延福寺与通远王祠(昭惠庙)

  晋·太康始建延福寺
  南朝·梁·普通中印度高僧拘那罗陀挂锡延福寺翻译佛经
  唐

    ——移建今所。
    ——无等禅师
    ——赐名建造寺。
    ——重建大殿(神运殿)。
    ——另建灵乐祠祀李元溥
    ——诗词。

  五代
  北宋

    ——陈洪进扩建并复旧名延福寺。
    ——北宋·端拱曾会《重修延福寺碑铭》。
    ——北宋初规制。
    ——乐山王由雨神而海神。
    ——诗词。

  南宋
    ——绍兴·李邴《延福寺水陆堂记》。
    ——祈风祭祀。
    ——奉先院、墨妙堂与
陈知柔《墨妙堂记》。
    ——诗词。

  元代妈祖显,通远王销
    ——抬妈祖以抑通远王是有群众信仰的基础的。
    ——基于元朝的政治经济的需要。
    ——阴阳五行的理论。
    ——元朝对神祗的封号带有政治目的。

  明
  清
  近现代
  寺内其他古迹
(御书阁。放生池。自然磉。藏杉井。惠泉 )
  寺周围古迹(锦桥。翠光亭。仰高亭。檀越林。出米石。)

  延福寺,原名建造寺,位于南安市丰州九日山下,其寺址即今九日山下旭山小学校址的前后左右。从晋代到唐·武则天·久视元年(700年)第三次设置武荣州,州治由丰州城迁址今泉州市区时,丰州是当时闽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通远王祠曾称灵乐祠、灵岳祠、乐山行宫、昭惠庙,位于延福寺东。明·陈道远《重建昭惠庙叙》(《安海志·卷20·庙堂志》):“盖昭惠本在南安九日山延福寺之东。”

晋·太康始建延福寺

  延福寺,初建于西晋·太康九年(288年),原名建造寺,是文献记载的泉州最早的佛教寺庙建筑,原址在南安县(县治丰州)西南、距九日山西去二里许(丰州庙下村)。也是福建最早的佛寺之一。

  北宋·端拱曾会《重修延福寺碑铭》:建造寺“始晋·太康九年(288年),在县西南。”

  清·乾隆《泉州府志·坛庙寺观》转引《名胜志》云,延福寺“晋·太康年间建,去山(九日山)二里许。”

南朝·梁·普通中印度高僧拘那罗陀挂锡延福寺翻译佛经

  朝·梁·普通中(520—527年),印度高僧拘那罗陀真谛泛海来中国,曾挂锡建造寺翻译佛经;或说拘那罗陀建造寺译经的时间在南朝··永定二年558年)。可知当时的延福寺已四海闻名。

  拘那罗陀在所译《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后记”云:“经游闽越,暂憩梁安,太守王方赊乃勤正心法,性爱大乘,仍于建造伽蓝(建造寺)请弘兹典。”

  北宋历真宗仁宗二朝的曾会《修延福寺碑铭》云:“古《金刚经》者,昔天竺三藏拘那罗佗,于梁·普通中泛大海来中国,道经兹寺,因取梵文,译正了义,传授及今,后学赖也。凡得法要分为人师者,由大悲至岩头,由观音至朱溪,由天主至隆寿,由西庵至昭庆,皆是寺所自出者。”

  《名山记》也云:“梁·普通中(520—527年),僧拘那罗陀尝翻译《金刚经》于此。”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拘那罗陀曾会》)

  移建今所

  唐·大历三年(768年),移建于九日山南麓今所,名延福寺,名士欧阳詹(756—800年)为题寺额。(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欧阳詹》)

  北宋·端拱曾会《重修延福寺碑铭》:“至唐·大历三年移建于斯。”

  清·乾隆《泉州府志·坛庙寺观》转引《名胜志》云,延福寺“唐·大历三年移建今所,寺额欧阳詹所书。”

  无等禅师

  大概在元和十年(815年)至宝庆二年(826年)间,出家于会稽(今属浙江绍兴)的高僧 无等禅师来泉州,挂锡于延福寺。后来,无等在寺后九日山西峰一天然洞穴结草为庐,筑一石室,隐居修炼四十四年。大中十三年(859年)至咸通十一年(870年)间99岁卒后,人们雕无等禅师石像于洞中以祀,岩称无等岩,洞称无等岩洞。无等禅师的弟子常笈,后入郡城主开元寺庙旧法华院。

  唐·天祐(905—907年)间周朴《题九日山建造寺》“建造上方藤影里,高僧往往似天台。不知名树檐前长,曾问道人岩下来。”

  赐名建造寺

  会昌间(841—845)一度寺废。大中初沙门宣义劝募,里人洪玉丁潜董建,大中五年(851年)恢复旧观并赐名建造寺,有庵岩院落五十有四,得额者二十有一。

  北宋·端拱曾会《重修延福寺碑铭》

  “会昌(841—846年)废之,大中(847—859年)复之,五年(851年)赐其额。有沙门宣义者,谕众以输财,邑父老洪玉丁潜同谋而市基。庵岩院落总五十有四,得赐额者二十有一。

  故其托平地,瞰悬崖,加石梯,跨涧水,高与下相叠,背与面相依。草树阴森,藤萝交盘,檐窗隐映以回合,钟馨春容以遐举。楼台轮奂乎半空,门径委曲于绝顶。每海日明,天籁生,虹霓挂峰,苔藓萦壁,逍遥澹泞,若在鹫岭沃洲之上。虽劳尘俗虑,至而颖脱。曾不知心因境静,境逐心闲。优之游之,其趣自得。久所谓东南之美,为幽人之窟宅,造化之功,开后世之基址。故唐之周朴张为,聆风嘉尚,寄诗美之。”

  清·乾隆《泉州府志·坛庙寺观》 转引《名胜志》:“大中五年赐名建造寺。”

  重建大殿——神运殿

  咸通(860—874年)中重建大殿,据说乐山仙翁李元溥用神力运杉助力建殿,故“神运殿”,是九日山三十六奇景之一。

  北宋·端拱曾会《重修延福寺碑铭》“其大殿者,唐·咸通中,将取山材,先斋祷次。忽遇人指其处,果木便(“木便”合一字)旃梓杞者,是夕又梦许与护送。既而一日,江水瀑涨,其筏自至,了无遗失。大壮既隆,目为神运。”

  《安海志·卷20·庙堂志》引的北宋·徽宗·政和(1111—1118年)年间乡贡进土王国珍《昭惠庙记》载:“唐·咸通中,延福殿基方兴斤斧,公(指乐山仙翁李元溥降神于桃源驿之乐山阴,治材植沿游而下,人不劳倦。故殿宇飞棂,数百年而几近轮奂者,实公之力。 ”

  清·康熙《南安县志·卷2》载:“九日山在县西三里……山麓有寺曰延福。……一曰神运殿。唐·咸通中,僧初建取材于永春之乐山,遇一叟为之导,是夕又梦许护送。既一日江水暴涨,其筏自至,若神运状,故以名。”

  李元溥修行的乐山顶庵、下庵均有发杉池,顶庵发杉池边有一口神井,深不可测,据说可通金溪,九日山建延福寺的木材就是从这口井运出的。现在发杉池和神井的遗址仍在。

  另建灵乐祠祀李元溥

  同在咸通(860—874年)中,为感谢乐山(五台山)老翁李元溥之助,在重建大殿同时,又于延福寺东侧另建一祠祀之,取名“灵乐祠”,意即乐山之神灵,后亦称灵岳祠,亦属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

  清·康熙《南安县志·卷2》载:“九日山在县西三里……山麓有寺曰延福。 ……一曰灵乐祠,谓指运木之叟,盖乐山之神焉,祠以祀之。”

  《安海志·卷20·庙堂志》引的北宋·徽宗·政和(1111—1118年)年间乡贡进土王国珍《昭惠庙记》载:“公有庙于寺之东隅,为州民乞灵市福之所。”

  诗词

  唐·韩偓《题延福寺僧》“尽说归山避战尘,几人终肯别嚣氛。瓶添涧水盛将月,衲挂松梢惹得云。三接旧承前席遇,一灵今用戒香熏。相逢莫语金銮事,触发伤心不可闻。”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詹无等禅师李元溥韩偓》、《泉州山川·九日山、五台山》)

五代

  五代·后周·广顺(951~953年)间,募众财于大殿东造钟楼。

  五代·刘乙《题建造寺》“曾见书图劳健羡,如今亲见画犹粗。减除尺半石初泐,欠却几株松未枯。题像 阁 人渔浦叟,寄生台鸟谢城乌。我来一听支公论,自是吾身幻得吾。”

  刘乙是先看到延福寺的图而后来游寺的。寺而有图,并广泛传播于外,就不是一般的寺庙了,而当他亲见了延福寺后,反而觉得图画太粗疏,可见此寺当时是多么宏伟精丽。

  此时延福寺已成一个规模宏大的建筑群,有院落五十四、支院五十余,与九日山峰峦林壑连成一片,被誉为“东南之美”、“幽人之窟宅”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刘乙》)

北宋

  陈洪进扩建并复旧名延福寺

  开宝(968—976年)间,节度使陈洪进对延福寺加以增筑扩建,复旧名延福寺,使延福寺进入全盛时期,全盛时有支院五十余区。

  北宋·端拱曾会《重修延福寺碑铭》(收录于乾隆《泉州府志·卷16·坛庙寺观·延福寺》):

  “自(北宋)开宝(968—976年)中,连帅中令陈洪进割棒增饰,兼重建三门焉。其东南隅,别立奉先(奉先院,即后来的墨妙堂),报劬劳于考妣也。

  寺之讲堂者,先是连帅鄂国(鄂国公留从效造经藏于招庆禅刹,功既成而财有余,侯继旧治,补遗事,乾德(963—968年)中兴建立,至端拱(988—989年)中,寺用常住作亭于前,因以集讲学而示宏敞也。

  殿之前,众作石幢石塔以引翼之。

  殿东南钟楼者,(五代)周·广顺(951—953年)中募众财而造之,荐冥佑于含识也。

  殿之西北星宿堂者,济南郡夫人建之,资景福于侯也。

  寺之东南浴室者,劝郡缘而构之,用以涤外尘而植静因也。

  讲堂东影堂者,通判团练使侯终于此也。

  西堂五百罗汉者,邑尹二君劝吏民以植福也。”

  这个庞大的建筑群,由大悲阁至岩头岩,由观音殿至朱溪岩,由天王殿至隆寿寺,由西庵至昭庆院,都属延福寺的范围。它几乎占去九日山前溪边全部平地,以及东、西二峰半山以下,及白云坞等山坡山麓所有地方,成为一所规模宏大、设备周全、重殿叠阁、寺岩辉映的大禅林。

  北宋·端拱曾会《重修延福寺碑铭》

  北宋·端拱(988—989年)间,曾会(952-1033年)作《重修延福寺碑铭》,曰:

  “夫山川之秀者,闽中为胜绝;闽中之胜者,情源为灵异。故其著地形,辨土脉,阴协于鬼谋,凭高峰,俯空谷,居于佛刹者,其惟‘建造'乎!

  东去郡城十五里,南去大海三十里,左则南安属邑,市人之所游集;前则晋江通津,海潮之所吐纳。独其西北岗阜连路,若虎而蹲,若龙而奔,黛滴蓝喷,藏烟泄云,自远而来,豁然屏开,双峰对峙,中坦数里,疑其融洁之初,已张本乎造寺也。

  始晋·太康九年(288年)在县西南,至唐·大历三年(768年)移建于斯。会昌(841—846年)废之,大中(847—859年)复之,五年(851年)赐其额。有沙门宣义者,谕众以输财,邑父老洪玉丁潜同谋而市基。庵岩院落总五十有四,得赐额者二十有一。

  故其托平地,瞰悬崖,加石梯,跨涧水,高与下相叠,背与面相依。草树阴森,藤萝交盘,檐窗隐映以回合,钟馨春容以遐举。楼台轮奂乎半空,门径委曲于绝顶。每海日明,天籁生,虹霓挂峰,苔藓萦壁,逍遥澹泞,若在鹫岭沃洲之上。虽劳尘俗虑,至而颖脱。曾不知心因境静,境逐心闲。优之游之,其趣自得。久所谓东南之美,为幽人之窟宅,造化之功,开后世之基址。故唐之周朴张为,聆风嘉尚,寄诗美之。

  其大殿者,唐·咸通(860—874年)中,将取山材,先斋祷次。忽遇人指其处,果木便(“木便”合一字)旃梓杞者,是夕又梦许与护送。既而一日,江水瀑涨,其筏自至,了无遗失。大壮既隆,目为神运。

  自(北宋)开宝(968—976年)中,连帅中令陈洪进割棒增饰,兼重建三门焉。其东南隅,别立奉先,报劬劳于考妣也。

  寺之讲堂者,先是连帅鄂国(鄂国公留从效造经藏于招庆禅刹,功既成而财有余,侯继旧治,补遗事,乾德(963—968年)中兴建立,至端拱(988 —989年)中,寺用 常住 作亭于前,因以集讲学而示宏敞也。

  殿之前,众作石幢石塔以引翼之。

  殿东南钟楼者,(五代)周·广顺(951—953年)中募众财而造之,荐冥佑于含识也。

  殿之西北星宿堂者,济南郡夫人建之,资景福于侯也。

  寺之东南浴室者,劝郡缘而构之,用以涤外尘而植静因也。

  讲堂东影堂者,通判团练使侯终于此也。

  西堂五百罗汉者,邑尹二君劝吏民以植福也。

  东峰亭基,唐相 姜 公辅左迁之邦,寻幽致而营栋宇也。

  西峰亭石像者,独标奇形,控压列岫,唐征君秦系昔为隐君,勒篆高士峰。乾德(963—968年)中,侯镌而为像。择僧尸之峰下,构以亭。因石为炉、碾、盆、砚,皆之遗物也。亭之右,古松二株,堰蹇盘屈,异于常者。昔寺未迁,有老僧独坐,志之谓晋时所有。今或天地阴晦,有龙盘攫其上也。

  北峰之南曰白云井者,泉味甘凉,爽人肌骨,唐进士 傅笋 寄褐在兹,旭旦汲之,见云覆波涌中,有龙跃者也。

  井之左檀越林者,青葱聚秀。昔殿甫成,夜有神人拥徒历观,俄隐是所,今阴雨中,有灯自明也。

  林下之菩萨坑者,出水盘石,莫测其源,奔湍漱响,有圣僧时见也。

  坑之右石龛者,危岩虚空,人迹罕到,无等禅师昔常宴居。唐·大中( 847—859年)中,郡守问道,留偈旌德,今犹存也。

  古金刚经者,昔天竺三藏拘那罗陀,梁·普通(520—527年)中泛大海来中国,涂经兹寺。因取梵文,译正了义,传授至今,后学赖也。凡得法要分为人师者,由大悲至岩头,由观音琴朱溪,由天王至隆寿,由西庵至昭庆,皆是寺服自出者。

  乃铭曰:天地成气融结者,著形山泽之秀。东南炳灵,通海流涧,排空耸青。中有佛宇,昭然福庭。唯禅之门,亦觉之路。本乎虚空,孰为坚固。运以慈心,拔其苦趣。瞻此仪形,与之齐度。巍峨月殿,重叠云楼。石径几泐,烟岩半浮。松寒不夏,桂煖长秋。仿佛鹫岭,依稀沃洲。缅邈圣贤,杳然长逝。吩响鬼神,聿来加卫。古物斯存,灵踪益炽。发挥宝乘,振灼遐裔。真人出兮,书轨大同。诸佛来兮,教法载隆。梵刹维新兮,郡邑其东。勒铭丰碑兮,昭融帝功。”

  北宋初规制

  北宋初期延福寺规制:

  

  前临金溪,北靠九日山东峰,左依九日山西峰。

  中轴线:山门→放生池(左鼓楼,右钟楼)→神云殿→后殿→讲堂。

  中轴线的左侧:罗汉堂(临金鸡桥和九日山西峰山脚)→星宿堂(依西峰山脚)。

  中轴线的右侧:奉先院→昭惠庙(通远王祠)。

  奉先院的右侧:浴室。

  元丰间(1078—1085年),将54院落、50余支院合为一大禅林,规模十分宏大。

  另,北·元丰(1078—1085年)间还建有仰高亭和翠光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仰高亭》:“仰高亭,在延福寺之东。宋·元丰间建,国朝·永乐间重建。”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翠光亭》:“翠光亭,在延福寺前。宋·元丰中建。前临黄龙溪,天光云影,上下辉映,因名。”

  乐山王由雨神而海神

  灵乐祠所祀乐山李元溥在晚唐是山神。灵乐祠建成后,竞成为一所有求必应的神祠。

  至熙宁八年(1075年)敕封崇应公,事因泉州郡守蔡襄祷雨而起。后又封善利王,累加广福、显济王号。李元溥因此史称为“八字王”,即“通远善利广福显济王”

  《安海志·卷20·庙堂志》引明·陈道远《重建昭惠庙叙》:“逮宋·嘉佑三年(1060年)春,郡守蔡襄以旱甚,祷于祠应。熙宁八年闻于朝,敕封崇应公。”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16》引《闽书抄》所记皆同,唯增加“嘉祐(1056-1063年)泉大旱,忠惠蔡襄祷雨辄应”之句。

  与此同时,灵乐祠为庙,赐名“昭惠”,是为“昭惠庙”。雨者水也,乐山神人既然可祷雨有应,且其本来就有水运的神通,成为水上运输之神便自然而然。善利王也变成了通远王昭惠庙亦称通远王祠。

  蔡襄建洛阳桥后,似乎认为必须迎奉一尊神祗来作镇海利远的精神支柱,因此同时在洛阳建了一座昭惠庙,承认“乐山白衣叟”不但是雨神,也是海神。“乐山白衣叟”的海神地位便正式确立了。乾隆《泉州府志·卷16》说:“昭惠庙在万安桥,北宋·郡守蔡襄建。……《隆庆府志》载庙神即永春乐山白衣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寺庙·昭惠庙·惠安洛阳昭惠庙》)

  清·康熙《南安县志·卷2》载:“水旱病疫,海舶祈风,辄见应。宋时累封 通远王,赐庙额‘昭惠’。其后迭加至善利、广福、显济。” 民国《永春县志·卷16·祠祀志》“广福王庙在乐山,盖山神也。宋赐额昭惠。泉守蔡襄祷雨有应,以状闻,封善利王,累加广福、显济王号。”

  元丰(1078—1085年)以后,道教俗神通远王的声誉,已远远超过延福寺的佛教。

  到通远王祠举行由地方官员主持的航海祈风典礼,最早的记载见于《泉州府志·灵乐祠》 中纪述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的“肉身佛”,即通远王祠的从神陈益(因历史变迁,肉身佛今已荡然无存)。延福寺昭惠庙的通远王,有两位从神。民国《永春县志·卷16·祠祀志》“有从祀二神曰陈益黄志,皆膺王封。”陈益封仁福王,黄志封辅国忠惠王,都是真人而成神封王的。

  陈益是熙宁(1068—1077年)年间的巡辖官,“元丰间(1078—1085年)从守祈风延福寺神运殿”,感佛之灵,立志舍身为佐神,忽然间就拄着手杖站在庙里死去。寺僧见如此神异,就将其尸身封泥贴金供奉,配他为通远王的从神,是为肉身佛。

  元祐二年(1087年),泉州建立市舶司。泉州市舶司建立后17年,即北宋·崇宁三年( 1104年),九日山留下了最早一段有关市舶的记事石刻。虽然没有明确载明,但除了祈风,市舶又到此何事?后来相沿成习,到南宋达到鼎盛,由此可见重要性就远非一般神祠可比。

  通远王信仰随着泉州海上丝绸之路的兴盛,广泛流行于泉州城乡。

  民国《永春县志·卷16·祠祀志》载:“昭惠庙在州治西,即乐山行宫。(北) 宋·徽宗大观(1107-1110年)间知县留◇,绍定(1228-1233年)间知县任敞相继建。”

  安海港在北宋就成为泉州海外交通的重要港口,政和四年(1114年)八月也开始建造昭惠庙。奉祀此神时,安平桥尚未建造。《安海志·卷20·庙堂志》引录明·陈道远《重建昭惠庙叙》说:“政和四年立庙,赐今额(昭惠)。”

  北宋末年,通远王已施法力于海。《安海志·卷20·庙堂志》徽宗·政和(1111—1118年)年间乡贡进土王国珍《昭惠庙记》谓:“吾泉以是德公为多,凡家无贫富贵贱,争像而祀之,惟恐其后。以至海舟番舶,(对其崇拜)益用严格。公崇往业于烈风怒涛间,穆穆瘁容于云表。舟或有临于艰阻者,公易危而安之,风息涛平,舟人赖之以灵者十常有八九。时丁天旱,大泽焚如,守令忧之,为民勤祷,每用享于公之祠下,未终祀礼而雨泽滂沛。其社士民有祷于公,事无巨细莫是昭格,吾泉以是佥感公之威灵。” 

  宣和间(1119—1125年)林献可《昭惠庙献马文》称:“公之肇迹,其原有自。庇庥之力,于泉尤笃,人各各以归仰,方在在以奉祀,而公无不通也,无不在也,未尝有违所愿,此海滨之民,所以获建行宫焉。”

  可见在北宋末叶,奉祀通远王已由山区到海边,神力很大,能保佑“风息涛平”,完全是一尊泉州海外交通发展的海上保护神了。

  后来,通远王昭惠庙分灵到各处,除上述惠安洛阳昭惠庙、永春昭惠庙、晋江安平(安海)昭惠庙外,还有今鲤城区、丰泽区所辖的白水营白水营宫、高山雷山景、高山雷峰景、古圳昭惠庙、塔后红帝公宫,晋江青阳石鼓庙、滞潭昭惠庙、下伍堡海潮庵、安平海神庙、路东双忠庙、曾仓崇福庙、旧埔昭惠庙、新埔昭惠庙、萧妃怔宝殿、青阳中堡昭惠庙、内坑湖内,南安英都昭惠庙、东田美洋昭惠庙、前街进龙宫、加棠井南川宫、霞美霞郊桐源宫、丰州桃源宫、丰州金鸡王公宫、后田昭惠庙、洪濑扬美涧溪庙、东林玉斗宫、西林红帝公宫、康美小坂赖头境、池后赖头宫、赤岭宫、官桥下洋昭惠庙、西庄霞光宫、前坑红帝公宫、席里水尾宫、眉山兴明堂,惠安洛阳昭惠庙、新厝头昭惠庙、白崎克浦龙山宫、洛阳下曾昭惠庙、岭头昭惠庙,永春蓬壶丽里高英楼,金门太武山太武寺,厦门仓里昭惠宫,湾澎湖等地也有九日山海神的分庙。

  诗词

  北宋·吕夏卿(1015—1068年)《题九日山建造寺精舍》“日暖江空水涨沙,白云平处见人家。独怜此地重阳近,柿叶傲霜菊有花。”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洪进曾会留从效周朴李元溥蔡襄吕夏卿》、《泉州寺庙·招庆寺》)

南宋

  至南宋时,九日山海神晋爵为“福佑帝君”,洛阳及所有分庙之九日山海神也随祖庙称为“福佑帝君”

  绍兴·李邴《延福寺水陆堂记》

  北宋末南宋初,通远王祠的杀牲祭祀行为大盛,有违佛门杀生之戒;同时祀事之后,又在此觞豆并进,喧呼狼藉,也不合佛门清规。绍兴元年(1131年),慧邃禅师以佛戒改造世俗化道教的祀神仪式,另建堂室,易牲祀为果品鲜花水陆会,以救生灵之命。绍兴五年(1135年),禅师慧邃辟灵乐祠左兴筑“水陆堂”,供民众祭祀以不打扰佛门清静。“水陆堂”也是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今无存。

  致仕资政殿学士、闲居泉州的李邴《延福寺水陆堂记》(收载于乾隆《泉州府志·卷7 ·山川·九日山》),对慧邃禅师的行为表示高度赞赏。《记》曰:

  “泉之南安有精舍,曰延福,其刹之胜为闽第一。院有神祠,曰通远王,其灵之著为泉第一。每岁之春冬,商贾市于南海暨番夷者,必祈谢于此;农之水旱、人之疾病亦然。车马之迹盈其庭,水陆之物充其俎,戕物命不知其几百数焉!已而散胙饮福,觞豆杂进,喧呼狼籍。

  有禅师慧邃,以绍兴元年(1131年)尸是院。其持身也静而通,其莅众也简而严。逋责之未 偿者偿之,规绳之未举者举之。未几,院之徒循循焉异前之为,唯神祠依旧。

  师愀然曰:‘吾教以杀牲 为大戒,神依佛而守焉,犹人之于家于乡者,而弗从其教可乎?此非常之意,特人狃于习俗耳。’

  质于神曰:‘其能易杀为仁者,则兆吉。’

  卜者曰:‘然。’

  又曰:‘其能却茹荤为蔬食者,则兆吉。’

  卜者又曰:‘然。’

  师曰:‘神其许我矣。’

  又号于众曰:‘吾教有所谓水陆会者,能化刀锋为净土,化镬汤为为花池,化钅咸喉火喙为天人,化烊铜热铁为香饭,以一色一香为无边,以十方三界为一会,其德莫大焉! 神许余以不杀,余将为是会以报神之功,且与人为请福之地,其可乎?’

  众唯然曰:‘诺。’

  于时辟祠之左,为屋若干,楹环其外,中设十六位,堂宇靓严,绘事焕列,不劝而事集,不督而功成。作于四年(1134年)十二月,成于五年(1135年)六 月。涓日之晨,师即其堂,设坛场为大施会,受成以五戒,如其法之仪。自是凡祈谢于此者,其牲饔牢饩、□(三字“鱼”重叠)藁之费,易之为水陆会,救物命岁不知几千万。人不作罪业而作福业,神不享福报而享净报,其利益 不既大矣乎!

  或曰:‘师以佛戒信于神,其有不信于人乎?神以佛戒惠于物,其有不惠于人乎?是佛与神交致其道,人与物两蒙其利,将见泉之人无□(上“自”下“辛”) 疾,无灾殃,年谷顺成 , 寿考且宁,水陆堂其相也。 ’

  虽然,吾闻世间法以鬼神知为贵, 出世间法以鬼神不知为贵,昔玉泉山神受教于智者大师,嵩岳神受教于元珪禅师,与师故无以异名。障蔽魔王金刚齐菩萨一十年,觅起处不得,而提婆尊者自在天师相见以心不以行,五老师游藏,土地神预报,以为修行无力,为鬼神靓见,与今日是同是别?师学云门禅,得其奥旨者也,必自有关键,其尚有以语予哉!”

  但是南宋泉州地方官员却不遵守此佛戒,他们仍然于每年夏、冬两次祈风于九日山通元王祠,又是“桂酒椒浆,为舟预请”,礼毕,又是“饮福”

  祈风祭祀

  南宋,每年夏、冬,泉州官府由泉州郡守、南外宗正、提举市舶主持,府郡及市舶司的高级官员出席,到九日山下的延福寺通远王祠举行“冬谴舶、夏回舶”两次“祈风祭祀”典礼,成为制度。祭海神通远王以祈求顺风,望海舶能平安到达目的地。仪典隆重肃穆,规模很大,礼毕勒石记事,以致九日山摩崖尽是祀通远王神的祈风石刻。

  每岁春冬,海商也于此祈谢。南宋初·建炎三年至绍兴十六年(1129—1146年)生活于泉州的李邴《水陆堂记》载:“每岁之春冬,商贾市于南海暨番夷者,必祈谢于此。”

  九日山上现存关于海交和祈风的石刻13方。其中明确记述祈风经过的有10方,最早的为南宋·淳熙元年(1174年)虞仲房所刻,最迟为南宋·咸淳二年(1266年)赵希忄宅石刻。这些祈风石刻,清楚记述祈风时间、地点、参加者姓名,以及“车马之迹盈其庭,水陆之物充其俎,成物命不知其几百数焉”的盛况。

  祈风石刻中,诸如“有郡守倪思 正甫,提舶全茂 实腾,遵令典祈风于昭惠庙”,“以遣舶祈风于延福寺,通远善利广福王祠下,修故事也”,“大守贰卿 颜颐仲,祷回舶南风,遵齐曲也,提舶寺丞刘克逊俱祷焉”,“舶司岁两祈风于通远王庙”等题刻,就是那个时代尊崇通远王的遗留。

  清·康熙《南安县志·卷2》记载其盛况说:“通远王在宋时最为灵著,州人祈祷翕赫,酒肉滂沱。及乎散胙饮福,觞豆杂进,喧呼纷藉。”

  《安海志·卷20·庙堂志》引录明·陈道远《重建昭惠庙叙》说:“建炎南渡以后,(通远王)屡立阴德功,勤王助顺,累膺宠赠,至有八字之封……自是之后卫民翊国,昭晰于后,时(南宋·理宗淳佑六年(1246年),郡守刘克俊 核神前后功德上闻,十一年(1251年)特诏封忠济侯,未几,加仁福焉。自(北宋·徽宗政和(1111—1118年)延福寺庙,泉之村落多立行庙,安平之庙,亦于是始。”

  南宋·嘉定十年——嘉定十二年(1217—1219年)、绍定五年——端平元年(1232—1234年)两知泉州的真德秀《祭大仙祈雨祝文》云,“夫以佛道之尊,仙道之大,固万灵之所命”,把仙、佛放到同等地位一起祷祝,这是宋代泉州儒、道、释合一的事例。

  奉先院、墨妙堂与陈知柔《墨妙堂记》

  延福寺原有奉先院,是北宋初开宝(968—976年)年间节度使陈洪进“报劬劳于考妣” 所建。北宋·蔡襄《题奉先壁》曰:“日照溪山生翠光,春深花草杂幽香。登临谁识迟留意,门外尘埃去路长。”

  乾道(1165—1173年)间,延福寺僧无可喜好名家章帖字画,将奉先院改为墨妙堂,存放名家碑铭章帖。首先是为保护北宋大书法家蔡襄在奉先院东壁的诗题等墨迹,同时还将北宋苏东坡的《柯氏瑞鹊章》、黄庭坚的《莲花铭》、陈瓘的诗和帖,以及当时的李邴李汉老)、谢任温叔皮等人的诗文笔迹收存于此,故号墨妙堂。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墨妙堂》:“墨妙堂,在一都,旧奉先院也。中有蔡襄及诸名人题咏墨迹,宋·乾道间因改今名。”

  南宋·乾道六年(1170年),陈知柔《墨妙堂记》,曰:

  “吾州之西有九日山焉,俯金溪江,为寺其中,盖闽之一奇。自晋以来,士大夫避世氛,多游息赋咏于此,至唐益盛。宜其笔画与兹山俱传,今访求无几也。

  晋远矣,唐自马懿公马总为郡,以儒雅称。而相国姜公辅实庐山下,使君席相隐君秦系从之游,诗益多而字不可复见。其后内相 屋居南安(县治在九日山下丰州),尤以诗鸣。其家刻之碑,有吾伯祖龙学  简夫之《跋》。可信邦之文士如欧阳四门欧阳詹御史昆弟林藻林蕴史黯昭州,与山人处士辈,往往有墨迹在岩崖间,卒磨灭不传,独四门书‘建造寺'额在焉。

  国朝进士题名舔大谏钱熙始,曾楚公、龙学公踵之,太师鲁公、永相魏公诸先贤时尝留题。今存者,贤良公‘姜相峰'三字,与舍人吕绪叔所为《林卿墓志铭》而已,中间陈君举陈偁再为吾州,其子莹中陈瓘有书房在山巅,邹志完郭功甫过之。蒋颖叔将漕径来,亦题名以其寺,改律为禅,屋老而碑非,惟端明蔡君谟蔡襄之刻巍然并存焉。题名及诗文凡六,其三在寺,三在郡治郡庠。若洛阳江之氵矣,摹拓者无虚日,愈久而愈完。岂非山灵海若之呵护欤,抑世情好恶有厚薄也?

  住山僧无可,一日合诸公刻碑,敞旧‘奉先院'为‘墨妙堂'以栖之,与 东坡先生《氏瑞鹊章》、黄鲁直黄庭坚《莲花岩铭》、陈莹中陈瓘诗并帖。

  近时大参李汉老李邴谢任 伯郎、儒冠先温淑皮留诗赞列于壁,属予记其事。吾老矣,文不足以垂一世,素不习字而嗜古学之心犹在也。

  呜呼!自古文废于惰,学者不见古人制作久矣。能繇汉隶以考周秦籀义者绝无。盖唐、晋之帖,钟繇王羲之颜真卿柳宗元多工行书,世人跋慕,终身惟恐不到,尚暇遑其他乎?君谟蔡襄人物风流,不居下,其行书亦今日第一,此所以独传。然书之工无深泥也,学者要当论世尚友,考其行事以无愧于天地间是矣。而后商略古文之非是,悼石经之缺,补奇字之亡,犹不失为蔡伯喈杨子云。若夫临池呕心,退笔成山,以谋一切之名,果何益哉!果何益哉 !!

  乾道六年(1170年)冬至后五日也。”

  诗词

  南渡词人曹勋(1096—1174年)《题泉州延福寺壁》“春深犹未试春衣,漠漠轻寒酒力微。堪笑杨花太轻薄,淡烟细雨不教肥。”

  南宋·李邴《延福寺送佐》“夐绝天南郡,岹峣海上城,乱离伤客寓,祖饯喜山行。磴道绿云上,岚光惹履轻。雨余秋叶坠,日落暮潮平,地势金铃出,神光宝殿成。坟余马鬣,传钓但龙泓。华国标曾史,骚人隙笔耕。乳源清不渴,岩树老无名。小憩涛惊枕,高谈月徒盈。棋传幽谷响,琴落乱泉清。别屿孤烟起,遥天一雁横。登高兼送远,谁识异乡情。”

  南宋·王十朋《提举延福祈风道中有作次韵》“雨初欲乞下俄沛,风不待祈来已熏。瑞气遥看腾紫帽,丰年行见割黄云。大商航海蹈万死,远物输官被八垠。赖有舶台贤使者,端能薄敛体吾君。”紫帽:紫帽山。

  南宋·王十朋《十日同知宗提舶游九日山延福寺》“十日同游九日山,山中好处若跻攀。桑田改变松犹在,车马往来心自闲。昨日风应吹紫帽,今朝菊已带衰颜。登临称惬南来意,好逐飞飞倦鸟还。”

  南宋·王十朋《大年游延福寺》“去岁曾游九日山,匆匆不暇尽跻攀。烦君访我不到处,好把诗篇载取还。”

  南宋·王十朋《寄可公“泉山好处称延福,白发禅僧去复回。且与晋松为隐侣,莫同英石便飞来。”小序:可公禅老住泉之九日山二十年矣,予临罢官,求甚力,复为后政所留,寄诗酬以一绝。”自注:以英石见寄,号飞来峰。”

  南宋·王十朋《题善利王庙》“有德于民庙貌崇,我来端为谢年丰。日旸日雨皆神力,不止南风与北风。”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邴陈知柔真德秀马总姜公辅 席相秦系林藻林蕴钱熙陈偁陈瓘蔡襄李邴王十朋》、《泉州山川·九日山》)

元代妈祖显、通远王

  元代,延福寺仅添建明堂于大殿后。而南宋官方大力喧染的海神通远王,因改朝换代,元朝入主中国,元朝便大力抑制海神通远王,另外抬出一尊海神与之抗衡并取代其位——妈祖

  通远王的功能被妈祖取代,从此寂然无闻。

  (1)抬妈祖以抑通远王是有群众信仰的基础的。

  妈祖出生于莆田海边,素已显圣于海上,沿海船民、渔民很多已信奉她,南宋时已封至“圣妃”之尊,地位和通远王相匹敌。元朝完全没有加封通远王什么尊号,却把妈祖“ 泉州神女”之名义晋封为“天妃”,改称护国明著封号,把妈祖的地位“明著”出来,把通远王撇在一边,大加祭祀妈祖,推崇备至。

  (2)基于元朝的政治经济的需要。

  元朝基于政治经济的需要,不能放弃泉州海外交通大港的作用,要发展海外交通须有海上保护神。如果宋朝捧起来的通远王依旧占据海神地位,在元朝实行民族岐视政策之下的“汉人、南人”,就会生“故国之思”,于是另抬一神,护元朝之国,为本朝的海外交通贸易服务,更有利于巩固元朝的统治。

  元朝歧视“南人”,重用色目人,元世祖派来封天妃的钦差大臣,竟是色目人信伊斯兰教的背宋降元的重要人物蒲师文

  (3)阴阳五行的理论。

  山属阳,男属阳;水属阴,女属阴。通远王是山神出身,又是男性,作为海神,在中国古代阴阳五行学说盛行之时,有点勉强。妈祖出生海滨,又是女性,在选择条件上妈祖的属性大大优越于通远王,因此很容易取得信奉者之信仰。

  正如清·学者赵翼《陔余丛考》的见解:“窃意神之功效如此,岂氏一女子所能?唯水为阴类,其象维女,地媪配天则曰后,水阴次之则曰妃;天妃之句,即谓水神之本号。” 所以元朝撤掉通远王海神之职,而任命妈祖为海神,有其阴阳五行的理论根据。

  (4)元朝对神祗的封号带有政治目的。

  《元史·卷76·祭祀志》说:“凡名山大川忠臣义士在祀典者,所在有司主之。惟南海女神灵惠夫人,至元中以护海远有奇应,加封天妃,神号积至十字,庙号曰灵慈。直(直隶)、沽(塘沽)、平江、周泾、泉(泉州)、福(福州)、兴化(今莆田)等处皆有庙,皇庆以来,岁遣使上香遍祭。”

  全国各地的神祗只交所在有司即当地官员去处理,惟独朝庭亲自主持妈祖的祀典,不但封为天妃,且改易宋代庙额“顺济”“灵慈”,又每年派官北至河北、南至莆、泉祭祀妈祖,而不交当地官员主之,可见选择海神列入朝庭的议事日程了。

  从元初来说,沿海船民渔民对妈祖的信仰已很广泛,在各省沿海建造了许多妈祖庙宇。而通远王的庙宇只局限于泉州一隅,未见他州有奉祀者。元朝既有政治目的,庙宇多又说明群众的信仰的多寡程度。通远王在这点上比不了妈祖。宋、元易代,其失去海神位置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通远王在泉州部分群众中千年还是照常信奉的。九日山的庙已被毁。泉州新门“崎头庙 ”也是昭惠庙,亦废。安海之庙在明·永乐癸卯(1423年)及成化六年(1470年)皆曾重修,今亦已圮。永春之祠庙今亦废矣,惟独惠安洛阳桥北之昭惠庙,至今尚存,香火不衰,近又重新修复。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妈祖蒲师文》)

  明时延福寺已大大中落,仅存大殿一座嘉靖间随有名僧天辟等挂锡,亦无甚起色。

  明·马祖常《题延福寺》“托缽千峰里,枳花洞未开。哀猿依佛席,饥鸟下生台。潭影留云住,钟声送月回。山中太苦雪,谁寄一瓢来?”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马祖常》)

  明·詹仰庇《题延福寺》“何年延福寺,松竹抱山幽。井说钓龙日,岩传出米秋。冷烟销佛骨,暗雨滴僧愁。坐久心生道,人生更觉浮。”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仰庇》)

  明·邵维善(嘉靖间南安邑簿)《赠延福寺僧天辟“居山不如延福清,抅屋不如翠光亭。流水环回此亭下,一派百折丝桐呜。禅家老衲僧天辟,黄面传来人不识。九日山下放牛归,摸得寥天白日隙。一入深山四十年,高卧禅房听雨眠。常时会客此亭下,班房列坐如神仙。近年亭前山水碧,古冶龙泉匣中出。昨者我游九日山,天辟赠我青琅玕。惜无琼瑶以足报,且期松柏共岁寒。”

  清·康熙三十三年(1696年),南安县令满族人李延基有过重修。

  至陈庆镛( 1795—1858年,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庆镛

)重修时,其规模已缩成一小寺庙。

近现代

  到20世纪30年代 ,这所规模宏大的禅林,只剩下一座重檐歇山式的破落后殿和无屋盖的昭惠庙,到处断垣残壁,乱石碎片,荒凉之状目不忍睹。

  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延福寺仅存破落后殿被毁,除生产队仓库东壁系延福寺后殿墙半垛,及大圆石柱数根外,其余荡然无存。

  1989年重建延福寺大殿,1991年竣工重檐歇山式顶,面阔五间,进深四间。石刻楹联有清末·林骚(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林骚》)题延福寺:“观人观我观自在,是佛是仙是因缘。”佚名题延福寺:“小筑依名山,风交九日;长桥横古渡,水锁双溪。”

  2002年重建昭惠庙。

  灵乐祠旧构已圮,仅存面阔、进深各一间的殿堂一处,门前有石构雨廊一道,为现代建筑。

寺内其他古迹

  御书阁

  据传,唐、宋年间延福寺获历代皇帝御赐匾额多达21块,寺僧为收藏这些御赐匾,建造“御书阁”“御书阁”建造年代不可考,估计应在北宋延福寺全盛时期。该阁后世年久失修而毁。

  南宋·王十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十朋》)《御书阁》“黄龙溪上祥云覆,紫帽山头瑞气蒙。俗眼惊传佛光现,不知宸翰在山中。”

  放生池

  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在延福寺二、三道山门之间、大殿前,是南宋·延福寺住持慧邃禅师为备善信、香客放生而开凿的;水源来自菩萨泉,南泄入金溪。后随延福寺倒塌而填没,为天王殿前方广场。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延福寺)放生池,在寺前,上有翠光亭。”

  自然磉

  自然磉,原来在延福寺大殿西侧,有石方整如柱础石,泉语谓之“磉”。石自然天成,基础牢靠,建大殿适有巨柱立此磉上,故称为自然磉,也是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延福寺)自然磉石,圆如弹丸,周围丈余,出于天成。”

  大殿倒塌后,建小学于此,此石失其所在。

  藏杉井

  在延福寺内,系八角形大古井。相传是初建神运殿时大杉巨木涌出之处。

  惠泉

  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在延福寺内东侧、昭惠庙前。

  ·咸通十年(869年),此地有泉喷溢而出,泉水清冽甘甜,百姓取此泉水和药煎服,据说有除病奇效。延福寺僧人于是凿井储水。宋浚之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延福寺)惠泉。宋·郡从事表闻一重浚之,陈知柔为铭。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知柔

  后寺毁,泉亦填没。此井有双眼,里面的古井磐保存完好。井旁尚存“惠泉”二字碑刻。

寺周围古迹

  锦桥

  锦桥位于延福寺山门前,即今金溪北渠上小石桥处,宋时为进入延福寺主要桥梁,以巨大石板砌成。

  相传宋末幼帝为避元兵幸延福寺,马过锦桥失了前蹄,帝□(上“日”下“内”)肘部受伤,血流锦桥石板上,后来石板永远留下一个深陷的马蹄印及一抹盈尺长的殷红血迹。

  该桥于1955年建金鸡桥闸时拆毁,后再建。桥头石将军,仍保存。1990年,为迎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扩建,宽6米。

  翠光亭

  翠光亭,在金溪北岸、延福寺前,背负群峰,面临金溪,系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北宋·元丰(1078—1085年)间建,后为洪水漂没。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翠光亭》:“翠光亭,在延福寺前。宋·元丰中建。前临黄龙溪,天光云影,上下辉映,因名。”

  南宋·傅定保《题翠光亭次韵》(系步蔡襄《题奉先壁》原韵):“墨妙销沉万丈光,人间流落句文香。青山不管兴亡事,暖翠浮烟竞日长。”

  元·欧阳至《题翠光亭》“山翠浮林咽日光,落花犹带佛垆香。诗中野兴道不,隔水棹歌声短长。”

  明·黄克晦《题翠光亭》“寺外山亭古,今人结不如。檐喧将乳雀,池聚放生鱼。积翠含堤柳,凉风泛水渠。百年应有尽,一饮愿无余。”

  仰高亭

  仰高亭,在延福寺之东,北宋·元丰(1078—1085年)间建,明·永乐(1403—1424年)间重建,后圮。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仰高亭》:“仰高亭,在延福寺之东。宋·元丰间建,国朝·永乐间重建。”

  檀越林

  檀樾林,原为延福寺后一片树林,位于九日山西南麓、“无名木”上方山坡间,亦属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后陆续枯槁而逝。

  在九日山东峰南麓石刻群西侧第二块悬崖间,有北宋·韦子骏等留名石刻,曰:子骏 行部过此,率泽民同游。元祐六年(1091年)孟冬廿一日,题延福寺檀越林石。男寿成待行。”可知檀越林就在这几块悬崖之上。

  北宋·端拱曾会《重修延福寺碑铭》载:“井(白云井)之左檀越林者,青葱聚秀。昔殿甫成,夜有神人拥徒历观,俄隐是所,今阴雨中,有灯自明也。”

  出米石

  原在延福寺后,现因扩建民房,难觅旧址。

  《南安县志》“出米石”刻石一段,云:“兹寺香斋苾芬,公惮罄衣钵资,砌大殿后明堂,僧祖妙随喜乐助,至正辛卯(元·至正十一年,1351年)阙功告成,勒石以记。主缘僧道图志。”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定保黄克晦曾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