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经(1642~1682年)

  嗣为延平王(台湾事变。和谈。发兵台湾夺取政权。擒执郑泰逼其自缢。郑泰日本存银事件。)
  抗击清、荷联军的进剿
(厦、金失陷。清、荷联军问题。)
  退保东宁国
(退保台湾。成立东宁国。荷兰侵占基隆港。施琅首征台湾。拒绝招抚。请兵日本问题。最后和谈破裂。)
  渡海西征
(三藩叛乱。分地自战。入思明、取同安。争泉州。下漳州。入潮州。泉州之役。降漳浦。西救潮州。吴三桂求解兵未决。政权建设。诱杀永春民吕花。破饶平执沈瑞。讨漳州黄芳度。)
  闽南之战。
  退守台湾。
  治台
(加强政权建设。发展农业经济。鼓励民众发展手工业和商业。建设学校,发展教育。建寺庙,兴宗教。)
  杂录。

  又名,字式天,号贤之,明末清初南安人,郑成功(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郑成功》)长子。事载《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载:成功子十,其长也,一名。”

嗣为延平王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元年五月,成功死,子袭。”

  台湾事变

  顺治十八年(南明·永历十五年,1661年)公历2月1日,郑成功于料罗湾祭海誓师,进军收复台湾。郑经留守金、厦两島,提督黄廷、五军总督王秀奇、总兵官洪旭、户官郑泰等人辅之。

  当年,郑成功收复台湾后,郑成功闻知郑经狎四弟之乳母氏,生子后诈称侍妾所生,怒极,特令往厦门杀郑经媼並夫人。金、厦诸将不从,联名上启曰:“报恩有日,侯阙无期。”

  康熙元年(南明·永历十六年,1662年)五月初八日(公历6月23日)未時,郑成功病逝于台湾东都,时年39岁。氏集团遂发生分裂。在台湾的郑军将领拥郑成功之五弟郑袭继位,而在厦门的将领却推郑成功之长子郑经郑绵继位。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载:成功既卒,台湾诸将奉其幼弟为招讨大将军,使引兵至台湾。诸将有欲拒,于告丧。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载: 

  “初,郑芝龙有子六人:长曰,即成功;次曰、三曰,四曰、五曰、六曰,夫人颜氏出。及,俱死燕市,惟在家。今年春,入台湾,以其生事安置之。

  成功殁,诸将以在远,推护理。谋自立,引黄昭萧拱宸为腹心,诸将多不附。”

  和谈

  明政权的厦门、台湾双方准备兵戎相见,内部陷于混乱,“每闻风声,慌乱不堪”。清王朝认为有机可乘,曾多次派员到厦门招抚郑经。郑经为了减轻压力,以便集中力量解决内部问题,也派人与清朝谈判,交出南明皇帝赐给的敕书、印玺,作出愿意归顺清朝的姿态;清庭则要求台湾人众迁回内地,剃发易服。最终和谈并没有成功。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大清康熙元年壬寅(1662年)六月,郑锦入居思明州。

  靖南王·耿继茂、总督李率泰,遣信史招抚思明。

  思明大臣郑泰洪旭等议曰:‘先王东征之日,犹欲权宜通好,今濒海迁移,惨至此极,可不为桑梓计?’众意皆合。

  下伪教曰:‘先王开国东都,草创未半,遽尔厌世。余将东承遗绪,诸君苟能息兵安民,无堕先王一生孤忠苦节,幸甚!’

  等乃议照朝鲜例,遣杨来嘉同入京待命。

  朝廷以灰烬垂灭,不许。于江浙闽广,各设满汉兵户郎中一员,专司招辑。岛上人望风投款,多张大其事,真伪蒙贸,文武官降者,俱降四级用。又有武改文之例,都督、副总(副总兵)改副使佥事,参(参军)、游(游击)改同知。”

  《清史稿?耿仲明继茂传》亦载:“康熙元年,成功死,子锦代领其军。上命继茂相机剿抚。继茂疏报:‘自顺治十八年讫元年,招降将吏二百九十、兵四千三百三十四、家口四百六十七。’其后成功世袭、兄子缵绪及所置都督郑赓先后出降,复得将吏七百有奇、兵七千六百有奇。”

  发兵台湾夺取政权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载:(康熙元年,1662年,十月)全斌使为将,以永华为咨议,冯锡范为侍袭者。全斌力战破之,乃入(台湾),嗣为延平王。走泉州降。”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载:“其(康熙元年)冬十月,入台湾,讨郑袭,执以归。” 

  其记载具体战役情况是:

  “闻知(台湾事变),即引兵东出。周全斌为五军,以陈永华为咨议,参军冯锡范为侍卫,十月至台湾。

  黄昭约诸将出御,皆阳诺。会大雾,东军(台湾军)迷,后期,独先至,冲营。营多新募,战小却。全斌率亲兵数十人力战,中流矢死。

  俄雾开,则日午矣,众惊曰:‘吾君子也!’并投仗。

  入安平,遣人请委罪于仆蔡云自缢死。收杀李应德曹从龙萧拱宸等数人,余悉不问,反侧乃安。”

  台湾内变平息。后郑袭又走泉州降清。

  擒执郑泰逼其自缢

  郑经在平息台湾内变之后,谋求割据一方,于康熙二年(南明·永历十七年,1663年)一月回师金、厦,率众窥视福建。

  由于怀疑郑泰与台湾内变有牵连,六月擒杀郑泰郑泰郑成功的族兄、郑经的族伯,长期担任明郑政权的户官,驻守金门。郑泰之死,其影响是巨大的,由此导致一系列连锁反应。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载:

  “二年,还思明。

  尝与台湾诸将通书,得之,遂杀

  鸣骏郑经族叔,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郑鸣骏》),子缵绪亦走泉州降。诏封鸣骏遵义侯、缵绪慕恩伯,世袭皆授左都督。

  诸将蔡鸣雷陈辉杨富何义先后举军降。渐弱。 ”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亦载:

  “康熙二年癸卯正月,自台湾还思明,以内难既平,祭告先王,申固守。

  汛六月,杀其伯父、户官郑泰鸣骏、子缵绪来奔。

  先有与黄昭书,败得书。及杨来嘉自北还,有异谋,不自安,称病金门。

  率兵将入海澄,觇知,以为图已也,举家扬帆出金门。有劝勒兵入自明者,泣曰:‘今日救死耳!称兵重吾罪也。’或又劝之来降,曰:‘先生郑芝龙已误,岂容再误?’舣舟待命。

  使吴慎赉印论之曰:‘两岛之地,一以委伯,余棹欲东矣。’犹豫受印,未敢入谢。鸣骏劝之入,如旧。明日,置酒,伏甲执自缢。

  鸣骏大哭曰:‘乃吾杀兄。’即引军(自金门)踉跄遁,周全斌等追之不及。以舡二百,兵八千,文武官四百人,入泉州降。封鸣骏为遵义侯,缵绪为慕恩伯。

  由是(驻南日、崇武等地的原郑成功部将)蔡鸣雷陈辉杨富何义先后举军降(降清的官兵总计万余人、船只300余号)势益衰。”

  郑泰日本存银事件

  郑泰长期担任明政权的户官(财政部长),掌握着明的对外贸易和国库。郑成功北伐失败之后,郑泰氏事业失去信心,开始把资金汇到日本,寄存在日本长崎唐通事办事处,以备万一。这件事郑成功郑经父子都不知道。

  郭弘斌著《台湾人的台湾史》记载,郑泰在日本寄银总共307032两3钱4分,亦即丁银3070贯323匁4分。而《闽海纪要》所记载的这个数据是40万。总之是一笔大数。

  康熙二年(南明·永历十七年,日本·宽文三年,1663年)郑泰既死,郑经派人细查帐册,才从其遗物中发觉郑泰把贸易所收获的大量银钱寄存在日本长崎。

  为了拿到这笔银钱作为“恢剿逆虏之资”,从这年开始,郑经派协理刑官蔡政到日本,向日方要求归还这笔钱。但是,郑泰的弟弟郑鸣骏也派人到日本要求归还,而且还持有存银勘合。日本受理双方诉讼后,表示仅以双方的提诉理由不能决定,要求双方提出充分证据。

  此后,1664、1665、1666年,郑经郑泰亲族都各派代表到长崎交涉。到康熙十三年(1674年),日本决定将存银交给郑泰遗族。

  此时中国正发生三藩之乱,在北京的郑泰遗属被清廷控制,行动并不能自主。郑泰遗属想要将日本存银再归属郑经,于是派人前往厦门拜会郑经,以存银勘合为条件请降,郑经答应。

  康熙十四年(1675年),郑经派员往日本拿回存银。原本的30万银,日本扣开支销,只发回26万。其中有部分因为1663年的一场大火烧黑或烧镕成块。

  这一项索回寄银的事件,前后12年,郑经方面派人交涉4次,郑泰遗族6次。

抗击清、荷联军的进剿

  厦、金失陷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二年十月,水师提督施琅与海澄公黄梧、总督李率泰、陆路提督马得功攻厦门;得功船为所 围,死之。弃厦门、金门,走铜山。大兵入厦门,墟其地而还。”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载:

  (清·康熙二年,明·永历十七年,1663年,十月)(清·靖南王)耿继茂(福建总督)李率泰大发兵规取金、厦,出同安;(提督)马得功将降卒郑鸣骏军队),并徵红毛(荷兰)兵,出泉州(进攻金门)黄梧施琅(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施琅》)出海澄(进攻厦门)

  全斌得功,遇于金门外乌沙。得功舟三百,红毛夹板船十四,全斌以二十舟入阵冲击,红毛礟皆不中,诸舟披靡(不敢进)得功战死得功殿后,为全斌所破,赴海死,众兵遂溃);而同安、海澄二道兵大胜,直破厦门。复进克金门、浯屿。退保铜山(今东山)(清师堕厦门、金门城,焚掠而还。)

  清、荷联军问题

  荷兰殖民者被郑成功驱逐出台湾后,念念不忘卷土重来,但由于力量孤单,又没有一个立足的基地,因此希望借助满清的力量消灭郑氏,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满清统治者由于缺乏足以战胜郑氏的海军力量,需要借助荷兰人的大型夹板船。他们互相利用,签订军事协议,联合军事行动。

  《满清一统志·卷423·荷兰》:“本朝顺治九年(1652年),伪郑成功率舟师攻平安城,荷兰战败,因弃台湾而去。十年(1653年),广东廵抚奏称荷兰国遣使航海,请修朝贡。十三年(1656年),贡使哔呖哦悦嘢哈哇惹等到京,其贡道由广东入。”

  康熙元年(1662年)公历6月29日,荷兰东印度公司首次派出夹板船12艘,士兵1284人,组成的远征舰队,由荷印海军提督巴尔塔沙·波特(Balthasar hort)率领,从巴达维亚出发。8月14日,荷兰舰队驶抵福州闽江口五虎门。各船上均竖有大纛旗,上书“支援满清国”,表示愿意协助攻击郑军,并以荷兰人得自由出入中国一切港口和在沿海占领一块适当基地为条件。

  靖南王·耿继茂与闽督李率泰对与荷军合作不敢擅自主张,答以金、厦军正在接洽投降,荷兰人的建议必须奏请清廷许可。

  《清史稿?圣祖本纪一》载:(康熙二年,1663年)三月,荷兰国遣使入贡,请助师讨台湾,优赉之。”

  清廷的批示是:“彼红毛人来船出力剿贼,殊甚可嘉。可否助战,著该王、总督等核议具题。所带货物,著委员监督贸易。”

  波特看清廷态度推辞,即率舰队返回巴达维亚。

  康熙二年(1663年)公历7月1日,波特再次率领由夹板船16艘、士兵2653名和价值1370荷盾的货物组成的舰队,从巴达维亚出发,公历8月29日驶抵福州闽江口。

  这时,清吏招降郑经的计划已告失败,荷军受到清方热情款待。靖南王·耿继茂和福建巡抚委托官员拨给房屋,以便荷兰人“卸存货物”,并邀请荷舰驶往泉州会齐。

  公历10月15日,荷舰驶入泉州湾,耿继茂在泉州郊外帐篷中欢迎波特一行,清军出席的还有贲岱金世德马德功郑鸣俊(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鸣俊》)等。

  波特耿继茂递交一封信,提出军事合作、自由贸易等11款,即通常所说的清、荷联军协议的草本。耿继茂答应荷舰协助清军取下金门、厦门后,方可通市,清军并立即协助荷舰将军逐出台湾。

  波特在耿继茂帐篷中,还目睹了氏将领杨富及其50名属下降清的仪式经过。   

  康熙二年(1663年)公历11月18、19日,清、荷联军攻击郑军,军寡不敌众,退出厦门,不久又退出金门、浯屿。

  《清史稿·圣祖本纪一》:冬十月壬寅,耿继茂施琅会荷兰师船剿海寇,克厦门,取浯屿、金门二岛……”

  《清史稿·施琅传》:靖南王·耿继茂、总督李率泰等攻克厦门,敌惊溃,募荷兰国水兵,以夹板船要击,斩级千馀,乘胜取浯屿、金门二岛。”

  《清史稿·耿仲明继茂传》: (康熙)二年(1663年)十月,继茂率泰督兵渡海克厦门,水师提督施琅以荷兰夹板船来会,乘胜取浯屿、金门二岛。”

  《满清一统志·卷423·荷兰》:“康熙二年,荷兰国遣‘出海王’巴尔塔沙·波特统领兵船至闽安镇,助剿海逆,克取厦门、金门,颁敕諭二道,遣官赍赏,赍银缎至福建,令给付本国人带归。”

  清廷迫使军逃往台湾后,亦开始感到助荷攻台害多利少,乃以缺乏远航的帆篷船具为辞,不肯渡海助战。波特大失所望,于康熙三年(1664年)初将舰队开到安平镇外海窥探,看见郑军防守严密,不敢冒险登陆,只好另找机会。

退保东宁国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三年三月,郑经遁入台湾。”

  康熙的政策是“寓剿于抚”,清政府乘机展开了大规模的招降活动。在高官厚禄的引诱下,军人心浮动。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载:(清·康熙)三年(明·永历十八年,1664年,三月)杜辉以南澳降。铜山粮垂尽,全斌亦出降,封承恩伯。与其将黄廷坚守。继茂等复以水师出八尺门,与诸将翁求多等以三舟,载其孥尽入台湾。改东◇万人降,遂拔铜山(今东山),焚之,得仗舰无算。”

  自郑经掌权以来,军自承天府南北总督周全斌、水师统帅忠靖伯陈辉以下数十员镇将、总兵、都督共文武官员3985人降清。军损失兵力10余万人,大小战船900余艘,宿将精锐十去七八。面对全军即将瓦解的严重局面,郑经万般无奈,只得放弃沿海岛屿,退出厦门,率残部逃往台湾。

  《清史稿·耿仲明继茂传》亦载:与其将周全斌等走铜山,复入犯云霄、陆鼇诸卫,总兵王进功与战,大破之。”“(康熙)三年三月,继茂复与率泰及海澄公黄梧合军,自八尺门出海克铜山,以数十舟走台湾。”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甲辰(康熙三年,1664年)正月,铜山粮尽,周全斌黄廷复率所部降,亲旧多散,惟洪旭陈永华永华兄子绳武,侍卫左右不去,引余众东保台湾。”

  成立东宁国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载:永华洪旭引馀部(入台湾)为东宁国,置天兴、万年二州,仍以永华综国政。”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伪改东都为东宁,僭置天兴,万年二州。

  委永华统庶事,分土列屯,征租均役,兴鱼盐,申法禁,立学校,通市外国,安抚土民。然自后氏之甲,竟不能出东宁,闽广浙濒海中外殊绝,民少安枕矣。

  是岁,前兵部尚书张煌言移桃花山,被袭,槛车致杭州,不屈,死之。南海悉平。”

  荷兰侵占基隆港

   康熙三年(1664年)公历7月7日,荷兰“出海王”巴尔塔沙·波特率领12艘船,第三次从巴达维亚驶往中国。到福州,再次与清朝地方官商谈清军助荷攻台一事,但不得要领。

  波特便单独行动,进攻澎湖。公历8月20日,荷军打败澎湖的氏军队,27日进占台湾北部鸡笼(基隆港)波特一面修复西班牙人旧堡,一面仍派人到福州商组攻台联军,直到康熙七年(1668年)8月始被军逐走。

  施琅首征台湾

  清廷意图消灭氏政权的行动也没有停止。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载:(康熙三年,1664年,七月十日)诏授施琅靖海将军,周全斌杨富为副,督水师攻台湾,阻飓,不得进。”

  施琅首征台湾,共发兵两次,均无功而返。

  第一次在康熙三年(1664年)十一月间,施琅选择冬天偏北风的季节,率领舟师起航攻打台湾,不料船队航行到洋面上遇上飓风,无法行进,只得返回。

  第二次在康熙四年(1665年)三月,施琅选择春季发兵,自铜山(东山)启航。但风力太小或无风,以风帆为动力的舰队行进速度缓慢,进展很不顺利,只得找地方抛锚休息与补充淡水,第4天船队开拔后,气象条件又发生变化,遇到了偏东迎面的逆风无法行进,只得折回。此后的半个月里,天气一直不好,休整一周后,施琅率领船队又启程了。这次出征后的天气更加糟糕,航行中突然遭遇恶劣风暴,清军船只的桅杆刮断裂,篷帆被风撕破,船桨折断,船舱漏水,船队只能随风飘荡,连施琅自己的指挥船也被吹到了南边的广东省潮州地界。(详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施琅》)

  拒绝招抚

  施琅初征失利后,当时两岸虽武装对峙,但又都有一定的和平愿望。清王朝三藩未除,经济不稳,无力用兵海上。而台湾郑氏,土地初辟,人口甚少,生产落后,经济困难,急需大陆的粮食和物资供应。且部大多是福建人,离家日久,思恋乡土,私下渡海来归者络绎不绝。

  清廷转而采取谕降政策。《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载:

  “(康熙)四年(1665年),廷议罢兵。李率泰请遣知府慕天颜谕降,假卿衔,赍敕往。请称臣入贡如朝鲜,上未之许。

  (康熙)六年(1667年),徵入京师。撤降兵分屯诸省,严戍守界,不复以台湾为意。兵亦不出。相安者数年,滨海居民渐复业。”

  康熙六年(1667年),清廷派总兵孔元章赴台湾议抚,答应郑经如归顺,可封“八闽王”郑经犹豫不决,后以“和议之策不可久,先王之志不可坠”(《海纪辑要》),拒绝清朝的招抚。

  请兵日本问题

  清·康熙六年(朝鲜·朝·显宗八年,1667)六月,有一只福建商船遭遇海难,九十五名船员漂到朝鲜济州。

  《朝实录·显宗八年六月乙未》载:朝鲜地方官员报告:“唐船一只漂泊(济)州境,而所乘船片片破碎,所载物尽皆沉没,所余无几。漂到人九十五名,今方接置,俱不剃头。观其服色,听其言语,则的是汉人。招致其中为首者林寅观等,书问其居住及漂到之由,则以大明福建省官商人将向日本商贩,洋中遇风以至于此云。”

  《朝实录·显宗八年十月甲戌》又载:此95人为首者乃林寅观曾胜(福建人,生于明·崇祯四年[1631年])陈得。据朝鲜史籍记载朝译官问语,林寅观等人答云“藩王与郑经之物也”。足证此95人乃台湾郑氏官商。他们是当年五月初十日从台湾起程,不料海洋中中遇风,二十三日漂到济州岛时船体破碎,为朝方收留。

  亲自讯问的济州特使事后记录下一本《漂人问答》(手抄本)。是书现藏干日本天理图书馆,1982年《关西大学东西学术研究所纪要》第十五辑附该书影印照片全文

  据《漂人问答》援引林寅观的话说:“今年四月末,清朝差使姓名孟章,共文武四位,欲与我藩议和。而我藩即欲启闻(日本)国君,等欲乘风开舡。此书预先寄来,等未知后事。”

  “孟”、“元”同义,故当时人亦称孔孟章孔元章计六奇《明季南略·卷16·台湾复启》称孔元章孔文举孔元章于康熙六年(1667年)春前往台湾招抚,而同年十一月清朝闽水师提督施琅《边患宜靖疏》指出“总兵孔元章招抚回归”施琅《靖海纪事·上卷》),足见上引林寅观“今年四月末”孔元章“欲与我藩议和”的资料是可靠的。

  “此书预先寄来”,系指郑经致日本国王书是东渡前即五月初十日之前交给林寅观曾胜等人,虽然《漂人问答》又援引林寅观等人的话说此书信由于船体破碎“失于漂沉之时”,但蔡政致寄寓日本的明遗民的三封书信犹存,并让朝方阅览,显然“失于漂沉之时”是出于保密需要的推托之词。不过,林寅观等人在答复朝方询问中,仍然透露出索取郑泰长崎存银和“会聚兵马”机密,使朝方留下了“汉人行中有请兵日本文书”的印象。

  最后和谈破裂

  清·康熙八年(1669年) 六月康熙亲政后,刑部尚书明珠、兵部侍郎蔡毓英奉旨至泉州,商议招抚郑经事。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己酉(康熙八年,1669年),乃复遣明珠蔡毓荣至泉州,加兴化知府慕天颜卿衔,两入台湾,许以如朝鲜封贡。柯平叶亨报使,议卒不成。”

  兴化知府慕天颜两入台湾,宣示招抚之意。清廷做了重大让步,允许氏封藩,世守台湾。郑经则提出:“苟能照朝鲜事例,不薙发,称臣纳贡,尊事大之意,则可矣。”江日升《台湾外记》)

  康熙则认为,台湾是中国的领土,不能与藩属朝鲜相提并论, 答复:“若郑经留恋台湾,不思抛弃,亦可任从其便。至于比朝鲜不剃发,愿进贡投诚之说,不便允从。朝鲜系从未所有之外国,郑经乃中国之人”(《明清史料丁编》第三本)康熙不愿台湾成为独立于中国之外的国家,谈判破裂。

渡海西征

  三藩叛乱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康熙)十二年(1673年)靖南王耿精忠将以福建叛应吴三桂,使约为援。十三年(1674年,三月)精忠遂反(于福州)。”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十三年三月,耿精忠反。伪檄至泉,提督王进功纵诸将焚掠,诸县俱降。”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康熙十三年三月,耿精忠反,伪檄至泉州,提督王进功纵诸将焚掠,诸县俱降。”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康熙十二年癸丑(1673年)靖南王·耿精忠怀逆谋,内畏太妃周氏,未发。密遣番译黄镛使台湾,请兵援,舣舟澎湖待之。冬(十一月)平西王吴三桂(据云南)反,上诏二王留旧封,精忠谋益缓,乃辞,旋师。”

  “甲寅(康熙十三年,1674年)春,靖南太妃周氏薨,耿精忠反计遂决。复遣聘台湾,许归全闽戈船,曰:‘王(指郑锦将水,吾将陆,江浙不足平也。’

  三月望日,精忠坐府,召督抚以下计事。执总督范承谟,杀福州知府王之仪。巡抚刘秉政请降,遂据福州。驰檄属郡,自为总统兵马上将军,称甲寅年。

  提督王进功以泉州,总兵刘炎以漳浦,赵得胜以海澄,各举军降。加进功平北将军,宁远将军,得胜威远将军。海澄公·黄梧已降,病疽死,封其子芳度为平和公。

  遣曾养性取福宁,略平阳,平阳总兵蔡朝佐降。

  潮州总兵刘进忠密请兵,使刘炎会之,攻续顺公·沈瑞,并其军。以进忠为平粤将军。

  吴三桂至衡州,僭伪号,国号周,纪元昭武。”

  不久,定南王·尚之信也在广东反清。史称“三藩叛乱”

  分地自战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夏四月,遣礼官柯平如福州报聘。精忠始虑下游不服,故藉声援。已而旬月之间,全闽皆下;浙之温处、江之广信、粤之潮州,继踵风靡,意更骄倨,乃欲负约。语柯平曰:‘师来不恶,当分地自战耳。’由是两家兵端起矣。

  精忠多忌,以王进功在闽日久,恐其为变,诱留福州。征诸镇兵出关,惟兴化马惟兴先行。黄芳度遣其兄率千人从。复征赵得胜兵,不及,以海澄待台湾。遣侍卫左都督冯锡范督诸军入思明,得胜深交锡范,会取同安。

  五月,至同安,守将华尚兰降。泉州守将张学克,家在同安,絷之以招学克学克闻变,趋赴不及,遂以军降。施凤亦率舟师降。下游人心摇动,精忠大恐,以王进旧将有声,擢为都尉使,镇泉州。”

  入思明、取同安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仍称永历年号。以永华辅长子克臧居守,与诸将冯锡范等督诸军渡海而西,入思明,取同安。以族人省英知思明。省英子也。”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郑经刘国轩冯锡范入厦门。五月,郑经复据厦门。”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郑经刘国轩何祐冯锡范入厦门。(康熙十三年)五月,郑经复据厦门。”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是月(康熙十三年,1674年,五月)郑锦入思明(今厦门),以郑省英知州事。叙海澄、同安功,赵得胜为兴明伯,张学克为荡涤将军,华尚兰为神武镇,杨威为尾宿营,施凤亢宿营,邓麟采知同安县。”

  争泉州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六月)集舟航,整部伍,方引军复出,而精忠与争泉州。泉州兵内乱,精忠所遣守将溃围走,迎师入。”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 (同治补刊本):“六月,入泉州城,遣□将刘国轩精忠兵于涂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康熙十三年)六月,入泉州,遣刘国轩精忠兵于涂岭。”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军)舟航始集,部伍始成,旧人乡戚,咸来问劳。而耿精忠闭福州,会城称许帝。卤簿警跸,修饰仪卫,铸‘裕民通宝’钱。马九王出仙霞,为制府李芝芳所遏,不得进。疆众日蹙,方与氏构兵,如两鼠斗于穴中,识者知东南事大定矣。”

  “王进至泉州,步卒仅千人,与城守赖玉厚结,专行威福,任戴国用为牙爪,勒王进功家属入福州。

  进功藩锡杨青等计曰:‘翁被留在省,闻福州兵又至,吾无噍类矣,盍先发?’

  六月九日,王藩锡赖玉国用戴国用李尚文入军门,执之,遂攻王进意气自若,走登南门,竞死斗。提标无统帅,相持竟日。暮,王进遥望扬帆,恐海舶来攻,乃夜溃围。得省中援军,整甲徐还惠安,守将邀走之。

  王藩锡赖玉于市,百姓脔其肉殆尽;绞戴国用;泉民德李尚文,为请,乃释之。

  迎岛师军)入城,以藩锡兄弟为指挥使,假理提督军务,余官皆复旧职。”

  下漳州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复攻下漳州。”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黄芳度黄梧之子)在漳州,闻风欲降,念其父罪重,惧不免死。使告之曰:‘时际光复,事属尔父,果抒诚悃,当弃前愆。’乃杀城守刘豹,奉启泉州承制,封德化公。前提督有请,靡不从。

  芳度终不安,间道密表于朝,亦羁縻之。漳属皆下,独漳浦为刘炎所据。

  于是氏据有漳、泉二州,及思明、金门。”

  入潮州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精忠遣兵围潮州,潮州总兵刘进忠降于遣其将赵得胜入潮州,击破精忠兵。”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平南兵围刘进忠于潮州,潮福路断,进忠由海道献款思明。使后镇金汉臣舟师援之,以进忠为定北伯,兼右提督。”

  泉州之役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康熙十三年,1674年)秋七月,精忠两遣使至思明,行和求泉州。

  九月,耿精忠(提督)王进自兴化,别将由上游,会刘炎协攻泉。使右武卫刘国轩出御。

  素轻南兵,泉州之役曰:‘是众寡不当,愿益兵。’期取泉自效。步骑二万,鼓行至惠安,恣焚掠。

  国轩严阵以侍,相守越旬,进退屯枫亭,连营二十余里,军势甚盛。

  (十月)国轩率轻骑觇之,猝遇于涂岭。许耀少却,国轩分诸军搏战,自辰至已,两军殊死斗,进兵遂溃,追奔至兴化,军郭外,三日夜乃还。”

  同年,郑经部相继攻取南安、安溪、永春、德化诸县。

  降漳浦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十一月,刘炎在漳浦,为右臂患,遣兴明伯·赵得胜、侍卫冯锡范,由海澄进师。

  与云霄镇刘成龙、福州亲军都尉徐鸿弼,合师迎战于罗山岭。右虎卫何祐挥兵击之,等大败,走入漳浦城。岛师军)环阵攻围,三将皆出降。”

  西救潮州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赵得胜遂引兵西救潮州。

  先是,金汉臣救潮州,一军尽没。会祸结,外援不至。城坏百余丈,刘进忠悉力守御,中外隔绝已半载。

  至是,赵得胜统军入潮,与广兵战于黄冈,破之。广兵烧营而遁,潮围始解。得胜班师。”

  吴三桂求解兵未决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先是,三桂初反,遣帛书一入福州,一人台湾,会兵。使监纪推官陈克岐、副将陈文焕报之。三桂复遣礼曹员外钱黯通问。

  值岛师军)入泉,再遣礼曹周文骥来解兵,曰:‘天下事重,无操同室戈,贻敌笑。’及精忠鸿弼等败,乃使潘曰兴修好。

  报曰:‘王能如约者,听。’竟未决。”

  政权建设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

  “更定军制,以锡范及参军陈绳武赞画诸政,诸将刘国轩薛进思许辉施福艾祯祥分领各军。

  省英为宣慰使,督各郡钱粮,令人月输银五分,曰‘毛丁’;船计丈尺输税,曰‘头’。

  盐司分筦盐场,盐石值二钱,徵饷四钱;饷司科杂税给军。

  复开互市,英圭黎、暹罗、安南诸国市舶并至,思明井里红火几如承平时。”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氏自成功时,即置六官,多僭帝制。再出思明,更多设伪官。

  以陈永华为御史总制,留守台湾;以六官协理:洪旭洪磊吏官、杨荣户官、郑斌礼官、柯平刑官、杨贤工官,惟不设兵官。置六科都事察言,承宣宾客。

  诸司亲军:曰侍卫,以冯锡范为之;曰勇卫,留守永华陈永华摄之;曰左、右武卫,薛进思刘国轩为之;曰虎卫,许耀为之;曰五卫,施福为之;曰銮仪,艾祯祥为之。又有果毅、折冲、五常、五行、五兵、左右先锋、前锋、后劲、中权、戎旗二十八宿营制,听五提督节调。

  凡文武事宜,皆赞画参军陈绳武、侍卫锡范主之。

  前取饷于东宁(台湾),比得漳、泉,转运不继,始用六官征催富民绅士。以郑省英为宣慰使,统督各郡钱粮。前昌密道吴慎为屯田道,清收屯租;诸县令以六科都事为之,皆台湾来者。人月输银五分,名曰‘毛丁’。船计丈尺,名曰‘梁头’。督造采船料,盐司分管盐场。

  以陈达章司泉州,冯锡圭司漳州,郑珍英司潮州。盐石直二钱,征饷四钱,饷司科杂税给军。

  是岁(康熙十四年,1675年),番舶互市于思明。

  先是,中左所为诸洋利薮,岛破,夷舶不至。

  甲寅(康熙十三年,1674年)氏复岛,英圭黎万、暹罗、安南诸国,皆献方物互市,中左烟火市里,几复其旧。”

  交好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十四年,精忠使贺年,亦报礼,自是复相结。”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康熙十四年乙卯(1675年),春正月,精忠张文韬如泉州贺年,以五艘如约。郑锦郑斌报使,立条誓枫亭为界(“有事相援,无得侵伐”),自是交好。”

  诱杀永春民吕花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永春民吕花,保所居村曰‘马跳’,不应徵索,使进思围之,三月不下,诱降而杀之。”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康熙十四年,1675年)二月,杀永春民吕花恃马跳地险,不服征索,避科敛者依之。使左武卫薛进思攻围,三月不下。永春知县郑时英,遣人招谕,许以不死。出降,钉之,没其家产。”

  破饶平执沈瑞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续顺公·沈瑞屯饶平,进忠攻之,击破援兵,遂执及其孥归于台湾。”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是月(康熙十四年,1675年,二月)续顺公·沈瑞以饶平降台湾。叔母尚氏平南王女也,降时迁至漳浦,尚留诏安。广兵围潮,趋饶平。及潮州围解,刘进忠移师攻之,不克。广兵来援,左虎卫遇于百子桥,败广兵,乃降,改封怀安侯。”

  讨漳州黄芳度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海澄公·黄梧卒,子芳度保漳州。自海澄移军万松关,亦自潮州攻平和,降守将赖升芳度孤守漳州,围合,总兵吴淑以城降,芳度死之,其孥皆殉。”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康熙十四年,1675年)五月,率师次于海澄。

  饶平之捷,刘进忠密启于,请讨黄芳度亦以氏必死之寇,终无降理。是月六日,发泉州,入海澄,实图漳州。

  留驻二十日,芳度不敢入见,遣其中军朱武奉启,意觇军势。使郑斌入漳宣慰,或率兵从征,或束身自诣,终不至。且召黄翼于关外,密使归漳。移书来征,又以病辞。遂定计攻城。

  是月,刘国轩大败广东于鲎母山。国轩自涂岭之役,率所都入潮,同刘进忠行徇属县。诸县坚守,国轩兵老粮乏,欲退守潮州后图,平南挥步骑来追,国轩等设伏以待。会吏官洪磊宣慰广东,厚赀增募,骁勇迎战鲎母山,伏发,广兵大败。

  (康熙十四年,1675年)六月,黄芳度据漳归朝。自海澄移军万松关,芳度剃发守陴,使弟芳泰入广告急。赖升守平和为之声援,岛人攻漳城不克。后镇万宏中炮死。自潮州攻平和,赖升降,漳属皆复为台湾。芳度孤守漳城。”

闽南之战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十五年康亲王·杰书下福建,精忠降,克泉州,国轩复围之,两月不下。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康熙十五年丙辰(1676年),大清兵入福州,耿精忠出降。王师进克泉州,黄芳度以漳州后来会。刘国轩复来争泉州,攻围两月不下。

  芳度遣兵复平和,屡攻黄瑞镳于漳平,不克。七月,将军喇哈达师次漳平,瑞镳无援,始出降。”

  李光地迎师自间道赴援,总兵林贤黄镐朴子威以舟师会,国轩退次长泰,隳同安,稍进屯漳州溪西。

  【清·邵廷采《南明东南纪事·郑成功下》:

  喇哈达间道永安,援泉州,湖头李光地(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李光地》)练乡兵自守,为乡导。巡抚吴兴祚自仙游复永春,提督杨捷自兴化下惠安。林贤黄镐陈子威以舟师出闽安镇,克期救泉州。

  国轩水陆布御,恐分兵力薄,乃引退,趋长泰,诸县皆弃还。林贤等进复定海,岛将章元勋战死,萧琛退泊海山。还,斩以徇;遣左镇陈谅、后镇陈起明、督朱天贵等御林贤

  九月,大清师败刘国轩于漳州之溪西。”

  师进击国轩国轩败,弃长泰走。

  许辉以二万人攻福州,壁乌龙江。康亲王遣副都统喇哈达等渡江奋击,破其垒,逐北四十里。兴、泉、汀、漳诸郡尽复,惟海澄未下。

  (清·康熙)十六年(1677年)(清·宁海将军喇哈达师克海澄,复破之,遂围泉州。下敕叙国轩等功。

  副都统穆赫林等克泰宁、建宁、宁化、长汀、清流、归化、连城、上杭、武平、永定,凡十县。(二月)喇哈达等解泉州围,撤兵(弃漳州)还思明(厦门,分兵守晋江东石、蚶江、祥芝及惠安崇武、獭窟沿海等地)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十六年二月,大兵至泉,郑经走厦门;各县以次恢复 。”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康熙)十六年二月,大兵至泉郡,走厦门,各县以次恢复。”

  (三月十九日,龙溪县人蔡寅自称“朱三太子”反清,率200余人夜袭泉州。随后在泉、漳一带山区活动,声势日盛,人数逾万,与郑经部队遥相响应。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十六年)四月,山贼 蔡寅以白巾为号,伏溪桥,劫官兵夺银;遂屯聚数千,掠乡村,两界人多受其害。时总兵黄蓝会剿,捣其穴,遂至仙人旗山下,大败之,贼始逃散,蔡寅入海。”

  六月,郑经趁三藩之乱占领的泉、漳、邵、汀、兴五府之地相继失守,损兵2万多,在大陆沿海仅存厦门岛及广东惠、潮两地。)

  (清·康熙)十七年(1678年)康亲王杰书遣知府张仲举,不纳。

  国轩自长泰退据三汊河、玉洲、水头、镇门诸寨,屡遣兵攻石码、江东桥。

  又遣其将林耀林英犯泉州,提督段应举击破之,获耀

  吴淑又自石码登陆,海澄公黄芳世、都统孟安击破之,沈其舟。

  上令复徙滨海民如顺治十八年(1661年)例,迁界守边。(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海丝之路·没落篇·迁界》)

  穆赫林黄芳世会师湾腰树,攻国轩,师败绩。国轩陷平和、漳平,遂复破海澄,段应举穆赫林及总兵黄蓝死之。族,芳度所遣诣京师奏事者也。

  国轩进围泉州。

  (江日升《台湾外记》载:“‘三藩’之变,郑经出师闽南。康熙十七年(1678年)正月二十二日,军突入泉州湾……”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十七年,郑经取同安、南安、安溪等县。四月,山贼蔡寅又率众攻安溪;二十八日,郡城兵至,乃解。 ”

   蔡寅从安溪撤走后投郑经

  《台湾外记》又载:“同年六月,刘国轩率部围攻泉州,林日慧接命,即整舟师,入泉州港,驻泊御殿头。清将马胜闻讯,督一旅出南门,一旅出涂门。双方激战至日暮,不分胜负。林日慧率部退据鹧鸪,马胜收兵回泉州城。二十一日,刘国轩进驻石头街。次日,攻南门桥,清将冯昭京率部抵御,二十三日,刘国轩屯兵桃花山、连营东岳庙,直亘清源山。二十六日,刘国轩夺取洛阳桥,泉州震动。”

  七月初四,刘国轩攻入惠安县城。同月又攻同安。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十七年)七月,刘国轩侵同安;都统雅大里遁归泉州,国轩遂围泉州。时国轩水陆并进,攻南安,杀守将;诸县守兵弃继弃城遁。贼攻泉南门,城坠四十余丈。我师筑短墙以守。会天大雨,城不克拔。相持两月,援兵四集,围乃解。”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康熙)十七年七月,刘国轩寇同安,都统雅大里遁归泉州,国轩遂围泉州。时国轩水陆并进,攻南安,杀守将,诸县守兵相继弃城遁,遂攻泉州南门。城堕四十余丈,我师筑短墙以守,会天大雨,城不克拔,相持两月,援兵四集,围乃解。”

  (八月)诏趣诸军合击,将军喇哈达赖塔,总督姚启圣,巡抚吴兴祚,提督杨捷,分道并进,子威以舟师会,克平和、漳平、惠安(以及南安),复解泉州围。

  启圣赖塔等逐国轩至长泰,及于蜈蚣山,大破之,斩四千馀级,进克同安,斩林钦

  赖塔又破兵万松关,启圣及副都统吉勒塔布等,与国轩战于江东桥、于潮沟,国轩屡败。

  副都统瑚图又击吴淑于石街,尽焚其舟。

  敛兵(从永春、德化等地撤兵)退保思明。”

退守台湾

  参加“三藩之乱”失败后,台湾氏集团内部权力之争空前激烈。接替病故总制使陈永华冯锡范,联合郑经的王弟郑聪郑明郑智郑柔等人,图谋“自立乾坤”

  清·康熙十八年(1679年) 正月,为了防止郑军窜扰大陆,清廷在福建沿海重行“迁界”(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海丝之路·没落篇·迁界》),赶逐百姓内迁十里或二十里,于沿海20~30里靠近水边险要地方添设炮台,遍筑界墙小寨,断绝内外交通,对军实行全面封锁。

  与此同时,任命曾在洞庭湖大破吴三桂有功的万正色(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万正色》)为福建水师提督,加紧建造战船,编练水师,准备进攻金、厦。

  二月,分守惠安沿海的郑经水师五镇蔡冲调趁调回厦门之机,驾船入泉州降清。

  招降活动也从未停止,而且规模更大,条件更加优厚,如对投诚的官员保留原职或按原衔补官,士兵赏银20—50两不等。 由于清廷的经济封锁和姚启圣的招降活动,军土地日蹙,财源枯竭,氏集团在金门、厦门的统治受到瓦解,士气动摇,人心涣散,至年底,先后又有5个陆镇、5个水镇官兵共10余万人降清。

  由此,清廷决定与军决战,彻底消灭闽南一带的郑经势力。与荷兰联军、利用荷兰海军夾板船攻击郑氏水师一事再次提到议事日程。

  《圣祖仁皇帝圣训?卷15 》载:“康熙十八年(1679年)己未二月甲戍:先是,海逆郑锦耿精忠叛,窃据漳、泉诸郡,后耿精忠降,诸郡以次收复,郑锦屡败,仍遁入海,而厦门、金门犹为所据。上欲乘胜荡平海逆,乃厚集舟师,规取厦门、金门二岛,以图澎湖、台湾。又以曩时征取厦门、金门,曾用荷兰国夾板船,特諭荷兰国王,令具夾板船二十艘,载劲兵协力攻取二岛。至是奉命大将军和硕康亲王·杰书等议奏,战舰水师未备,荷兰国舟师又不能预定来会时日,海贼现据海澄、厦门之固,势难急图。上曰:‘征剿海寇,调发满洲绿旗官兵甚多,福建经制兵外,又增兵数万,授水陆提督为将军以统之,宜乘此兵力速行进讨,若如大将军、康亲王所奏,需以岁月,则供亿烦费,必将撤还大军,海寇何由残灭?其令康亲王会同将军、总督、廵抚、提督等详议以闻。’”

  又载:“三月庚戌,上諭奉命大将军和硕康亲王·杰书等曰:‘顷因定海舟师少,已特增兵。今荷兰国人为寇所阻,何以不行扑灭?俾得前行音问,既未能通舟师,必不能如期而至,如此则我兵遇有机会,可不俟荷兰舟师即进剿耶?抑必俟彼船至日方举事耶?兹以剿荡海寇,增调师旅,修理战舰,糜费军饷甚多,大将军、王等宜规取厦门、金门,速靖海氛,不必专候荷兰舟师。’”

  由于预计荷兰海军“必不能如期而至”,康熙十九年(1680年)正月,水师提督万正色建议不要再等待。《清史稿·万正色传》载:“时议檄调荷兰国船进取厦门,正色疏言:‘荷兰船迟速莫必,延至三四月,风信转南,即难前进。今新旧鸟船俱集,臣与抚臣吴兴祚决计进讨,臣率水师直攻海坛,兴祚率陆兵为声援。’”清庭最后同意了万正色的意见。(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万正色》)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载:

  “诏厚集舟师,规取金、厦。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十八年十二月,总督姚启圣、巡抚吴兴祚大集舟师攻厦门。”

  (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 正月)兴祚出同安,与启圣会师,自陆路取厦门。

  (二月)提督万正色以水师攻海坛,分兵为六队前进,自统巨舰继;又以轻舟绕出左右,发砲毁锦师船十六,兵三千馀入水死,朱天贵引退。(攻下海坛后)正色督兵追击(乘胜南下厦门;海澄、丙州守将相继投降),斩吴内林勋。湄洲、南日、平海、崇武(以及秀涂)诸澳皆下郑经驻崇武部将朱天贵林升率水军300余艘迎战,被万正色击沉20多艘,撤往铜山澳)天贵出降(五月,郑军水师著名将领朱天贵率官员600余人,兵2万余名,舰船300余艘献铜山降清)

  副都统沃申击破林英张志,水陆并进,趋玉洲,国轩走还思明。苏堪以海澄降。

  启圣分遣总兵赵得寿黄大来赖塔击破陈洲、马洲、湾腰山、观音山、黄旗诸寨。

  兴祚复与喇哈达等逐兵至浔尾(今集美),遂克厦门、金门,(仅领千人)还台湾(沿海诸岛全归清所有)。”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十九年二月,提督万正色兵至泉州,合巡抚吴兴祚军与贼战于围头,克厦门,进扼料罗;贼惧 ,遁归澎湖。……”

  从此,郑经沉湎于酒色,不问政事,令长子郑克臧为监国主政。

  清·康熙二十年(1681年)正月二十八,郑经病逝台湾承天府东宁北园别馆,和他的父亲郑成功一样,终年仅39岁。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二十年,卒。”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康熙)二十年正月,郑经死,子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康熙)二十年正月,郑经死,子克塽袭。”

  清·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康熙皇帝遣官护送郑成功及子郑经两柩归葬南安县水头镇康店村覆船山,建祠。1982年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古墓·郑成功墓》)

治台

  郑成功开台、治台的宏大规划,由郑经继续予以实施。郑经在老臣陈永华等人辅佐下,治台二十多年,继志抗清,并按郑成功生前设想对台湾进行开发建设。

  一是加强政权建设。

  郑经进一步完善府县制和官制,建立乡里保甲制。

  改东都为东宁,升天兴、万年二县为州,增设三个安抚司,分别管理台湾南路、北路及澎湖地区。

  分承天府为东安、西定、宁南、镇北四坊,坊置签首,以理民事。制近郊为三十四里,下辖诸社,社置乡长。十户为牌,十牌为甲,十甲为保;设牌首、甲首、保长,分层掌理户籍,并劝农桑、禁赌、诘盗,此为台湾建立乡里保甲制度之始。

  二是发展农业经济。

  从大陆移民,主要是军职人员,人数约二、三万,规模较郑芝龙(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郑芝龙》)郑成功时期为小。据《台湾省通志·人口篇》载,到郑经时期,台湾汉人已达十二万,而原住民仅十万,汉族人口超过原住民。

  致力于垦荒拓地,兴修水利。经济政策上更为优惠,把荒地分给军队开垦,寓兵于农,把荷兰人的土地变为“官田”,随郑军来台义民和文武官员开垦的地为“私田”等,按类管理,奖励垦荒,发展多种经营,大兴水利建设,使稻米、蔗糖、果类、渔业产量成倍增长,宝岛成为“野沃土膏、耕桑并藕、渔盐兹生,硫磺水藤,木棉盛出,经织不乏,舟帆四达,嘉木阴森,屋宇完整的繁荣富裕之邦”

  到郑经时期,台湾拓植面积约20多万亩,生产的粮食不仅足供本岛食用,还以所余运往漳州、泉州贩卖;仅每年远销日本、波斯的就有30万担。

  三是鼓励发展手工业和商业。

  大力推广大陆先进技术,烧砖瓦、播蔗煮糖。

  为打破清廷经济封锁,大力发展海上贸易,在大陆东南沿海一带岛屿设立商业贸易据点,兴贩于内地和东西洋诸国。当时台湾的市场,汇集了来自内地和英国、日本、越南、东南亚诸国的商品成了东西方贸易的转接地。

  四是建设学校,发展教育。

  郑经嗣位后,在承天府宁南坊择地建立孔庙,并于其旁构建明伦堂。康熙五年(1666年)正月,孔庙落成,郑经率诸文武行释菜之礼,观者数千,雍雍穆穆,皆有礼让之风。

  康熙五年(1666年)建立太学,以陈永华为学院主持人,叶亨为国子助教,又命各社开办学校,延中土通儒以教子弟。凡民八岁入小学,课以经史文章。郑经为了彻底废除荷人的奴化教育,使台湾教育按中国的传统模式正规化,除加强儒学思想在台湾的统治地位外,将明代的教育行政机构、学制和考选制度移植到台湾,并略加改造,使之适应当时明郑政权的机构体系,很快改变了“以生产自给够吃为标准,甘蔗果树任其自生自长,尚无日历、文字,以月圆为月,十月为年……”的落后状况。

  郑经还特别重视原住民的文化教育,对新港、目加溜湾、欧王、麻豆四大番社,凡有子弟入学者,蠲免其徭役。

  五是建寺庙,兴宗教。

  据《台湾通史·宗教志》,郑经首先在承天府东安坊建造弥陀寺,其后陈永华在赤山堡建龙湖寺,台湾佛教由此兴。

  大陆移民奉祀的神抵,还有中坛元帅,如王、蔡、郑三姓在高雄建的三凤宫,柯氏家族在高雄左营的天府宫等;王府千岁,如嘉南移民所建的南鲲身代天府等;关帝,如台南的关庙、山西宫等。

  据不完全统计,明郑时期台湾建立的寺庙还有:嘉义的北极殿、观音亭、庆安宫、农神庙、太子庙,澎湖的北极殿、威灵宫、南天宫、圣帝庙、保安宫、龙德宫、吴府宫、玉莲寺、将军庙,台南的关帝庙、弥陀寺、法华寺、厉王宫、昆沙宫、玉皇宫、开元寺、大观音寺、灵佑寺、北极殿、五帝庙、开山宫、东岳庙、武庙、池府千岁爷庙、沙陶宫、城煌庙、小南天、马公庙、总管宫、万福庵、弘济宫、金龙殿,高雄的朝阳寺、广济宫、镇南宫、三山国王庙、福德祠、清福寺、武庙等。

  在郑氏治台短短的20余年间,兴建如此多的寺庙,不仅在台湾史上是仅见的;在大陆福建也属罕有。今天台湾宗教和民间信仰诸神,在明郑时代基本上已齐位,福建诸神也差不多全部分灵移祀到台湾。

杂录

  郑经《与群公分地赋诗得京口》:
       “京口瓜州指顾间,春风几度到钟山。
        迷离绿遍江南地,千里怀人去不还。”

  [注]群公:对多位同僚或朋友的尊称,相当于现在的“诸位先生”。分地赋诗得京口:联吟赋诗活动的一种形式,选定几个地方,抽签安排各人分咏一处,这里“得京口”,就是郑经抽得京口为吟咏对象。类似于分韵“得某字”(就是用某字的韵)。京口:在长江南岸,即今江苏省镇江市。瓜州:一作“瓜洲”,在长江北岸,杨州市南面,因似“瓜”字形向江中伸展,故名。指顾:顺着手指就能看到,形容迅速。迷离:错综参差,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北宋·王安石曾作七绝《泊船瓜洲》:“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郑经此诗系步其韵而作,主题似在缅怀郑成功北伐攻金陵失利而牺牲的将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