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岳行宫

(东岳宫、东岳庙。泉州古郡城仁风门外凤山南麓)

  南宋·绍兴廿二年尚书张汝锡始建(南宋·韩元吉《东岳庙碑》记。其他记述。考古发现。)
  南宋•朱熹《凤山岳庙》诗。
  明·永乐间建环翠亭。
  明·
正统四年重建。
  明·万历三十五年重建(明•万历李光缙《重建第一山青帝宫记》。万历卅六年李光缙《帝像记》。)
  明•崇祯十三年林希庵重修东岳行宫地祗忠义庙。
  清·康熙卅年提督张云翼祷雨于此并自为《记》。
  清·屡有重修。安溪湖头李氏自修后殿及檀越祠
(清·道光二年李日燝《郡东岳檀越记》碑。清·道光三年陈寿祺《泉州东岳李长者祠记》碑。)
  清末规模。
  近、现代。

  

  东岳行宫,俗称东岳庙东岳宫,位于泉州古郡城仁风门(东门)外凤山南麓“凤首”穴(丰泽区东湖街道东岳村),临古驿路,距城2公里。现仅存正殿1座,2001年列为泉州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

 

  ·道光《晋江县志·16·祠庙志·东岳行宫》:东岳行宫,在府治仁风门外凤山之阳。凤山是泉州古城五岳(东岳凤山,西岳龙山,南岳溜石山,北岳狮山,中岳云山)之一。

 

 

南宋·绍兴廿二年尚书张汝锡始建

  

  泉州故有东岳庙,在泉州府城东北三十九都皇迹山,附开元观之侧,不知构于何代何年,规制狭陋。南宋·绍兴(1131—1162年)间,右朝请大夫、尚书张汝锡弹击秦桧不中,避地入泉,修玄于此。

 

  绍兴廿一年(1151年),郡人谋移址重建东岳庙,择城东“黄山”(后雅称“凤山”)今址。绍兴廿二年(1152年)张汝锡首施钱五千缗以倡,但随即辞世;其婿、右朝奉大夫韩习继之,致力以成,绍兴廿七年(1157年)竣工。

 

  韩习,字胜非,南宋·颍昌人。绍兴(1131—1162年)间任泉州通判、摄郡事,秩满寓居泉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韩习)

 

  南宋·韩元吉《东岳庙碑》记

  

  东岳行宫建成20年后,韩元吉应邀为撰《东岳庙碑》记,记文收录于《南涧甲乙稿·19。文曰

  “岳之莅中国五,惟岱宗位东,其德在仁,其职生养,以应夫出乎震者。三代命祀,齐鲁大邦,得以望而致祭。非其地也,他诸侯虽礼备莫敢越焉。自秦汉一四海,无有远迩,毕为郡县。凡山川不在其境,祷祠之盛,犹或举之,而阴骘降监庙而遍天下者,亦惟是东岳为然。

 

  宋兴三叶,升中告成,册以帝号,由是冠服、宫室率用王者之制。盖古者以神事山川,以鬼事宗庙,其曰岳渎视公侯者,特其牲、牢、豆、笾用等而已;坛(左偏旁“土”,右偏旁上“贵”下“辶”)有地,非必庙为也。

 

  去古既远,事神之仪,悉务鬼享。故虽山川,而筑宫肖像,动与人埒;土木崇丽,至拟于明堂太室,无甚愧者。将礼与时变,其致力于神当如是耶?

 

  泉州故有东岳庙,附于开元观之侧,规制狭陋。绍兴二十一年,郡人相与谋曰:吾州在闽越东南,负山濒海,自五季而后未尝见兵火。虽列圣临御,泽氵岁而德洽,岂殹(下“糸”)明神实阴相之。其曷以报?宜庙之宇一新焉。

 

  乃卜地于城东之山。是土也,溽而甚黄,俗号黄山。或曰:皇者,黄也。而麓有大石,高且百尺,相地者言:去此则可以庙矣。民趋之,劂锄刻刬,老稚奋力,不日而坦焉平壤。遂以为前殿基,元刂高培薄,顺其形势以楹,计之屋且百区。山灵渎鬼,俨列异状;社公土母,拱挹后先;祈年有方,司命有属。巍坛中峙,六庙外辟,璇题丹碧,跂翼焕烂,使望而进者肃然(左“忄”右“雙”)惧,如有执死生祸福之籍在左右,遂为一邦神祠之冠。经始于是年四月,而休工于二十七年八月之望,縻缗钱十有四万,阅岁而后成。噫!亦勤矣。

 

  先是,右朝请大夫汝锡,首施钱五千缗以倡郡人。施者既集,而君即世,其子婿右朝奉大夫实始终之。凡庙之位置高下与夫费用之出纳,工役之巨细,皆君力也。

 

  逮兹二十年,海无飘风,里无鸣桴,粳稌露委,疫疠不作。而泉之俗,利贾而业儒,蛮艘獠舶,岁以时兢,既富而安;野有弦歌,士皆诗书文雅是厉,踵属通显。民之幸神赐者,不懈益虔。

 

  于是,请书其事于石。因为作祀神之章,俾声于庙而碑焉。其辞曰:

 

  ‘神之徕兮自东,驱列缺舍驭靈霳。玉策照耀兮石石感“石感”合一字)穹崇,岩岩在望兮粤与鲁同。若木出日兮丹崖火融,嗟泉之阳兮既新我宫。钧天兮帝所,百祗卫兮万灵从。坎鼓兮镗钟,蔚馨白兮荔红。蚝羞于钅奥兮菄荐于壅,山无毒螫兮海无飓风。蛮宾委路兮卉衣蒙茸,蛊消厉息兮岁仍屡丰。发德大兮靡有不通,民趋于宫兮惟成在中,倚千万岁兮神施亡穷。’”

  

  韩元吉1118—1187年),字无咎南宋·颖川人[一作开封雍邱人(今河南开封市)人],绍兴1131—1162年)间历任南剑州主簿、建安令,迁知建州,累官吏部尚书,龙图阁学士,封颖川郡公。归老上饶南涧,自号南涧翁。曾撰《建安郡志》,为建安(建瓯)地方志之始。著《桐阳旧话》、《南涧甲乙稿》、《焦尾集》。

 

  韩习韩元吉都是颖川人(今河南许昌),都是同年代人,都与张汝锡关系密切。

 

  其他记述

  

  明·万历卅五年(1607年)重建时李光缙《记》说:“《志》不载其构于何代何年,但云建置修葺不一,至宋·绍兴,规制益宏,则其由来久矣。”

 

  ·黄仲昭《八闽通志·77·寺观·泉州府·晋江县·东岳行宫》:东岳行宫,在府城东北三十九都皇迹山。旧附开元观侧,宋·绍兴间始建于此。

 

  ·何乔远《闽书·卷7·方域志·凤山》:“凤山,自北山而来,势如凤飞泉之北邙也。上有东岳行祠。宋·绍兴末,尚书张汝锡捐赀开山,几落成而殁。汝锡有女嫁为颖川韩元吉妻。闻父殁,悲恸不禁。元吉乃持金来讫功。而汝锡,仕银青光禄大夫,复买田为供灯费。元吉尝为建安守。后官吏部尚书。按:《闽书》有误。张汝锡之婿是韩习韩元吉是应韩习之邀为张汝锡倡建泉州东岳庙写《东岳庙碑》。

 

  黄文照《第一山重修地祗忠义庙记》云:“宋·绍兴有金紫光禄大夫公讳汝锡者,弹击秦桧不中,避地入泉,修玄于此山。”“贻书以其一子婿,载宝南来,大兴三清五帝、岱岳诸宝殿。”“秦桧殁,家人迎大夫归。临行倾资置饷田二百亩,以充第一山道供。

 

  ·道光《晋江县志·16·祠庙志·东岳行宫》:·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尚书张汝锡建。

 

  考古发现

  

   2014年3—4月,在东岳庙前的菜地里暴露出一些大筒瓦碎片和有字的砖块。市文物研究中心主任唐宏杰观察后认为,这些砖瓦可断代为五代~宋:

 

  其一青砖(民间称为灰砖)阳刻“贴香社众助壁基砖”字样。这种特制砖被用于墙体等特定部位。值得注意的是,该砖上有字的部分采用牌记的方式,上有华盖幡幢样式,下有莲花底座,与明代以前古籍中的题名牌记样式一致。

 

  其一残砖阴刻“东岳正殿”四字,字体线条较粗,与宋代古籍中的字体吻合。

 

  其一残砖只剩阳刻“殿”字,与宋代流行的体风格相似。

 

  此外,出土的筒瓦体积较大,说明其年代比较早,且是公共建筑的构件,一般用于早期的寺庙或官署。

 

  2004年左右,这个地方也出土了一些有字的青砖,如有块青砖同样写着“东岳正殿”字样,另一块写有“岳司”字样。说明当时官府曾设置专门管理东岳庙的机构,也说明当时每年的特定时间,至少州、府官员要去进行祈福祭拜的活动。

 

南宋朱熹《凤山岳庙》诗

  

  南宋朱熹曾游东岳行宫,作《凤山岳庙》诗:“门前寒水青铜阙,林外晴峰紫帽弧。记得南姹通柳浪,依稀全是辋川图。”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

 

·永乐间建环翠亭

  

  ·永乐(1403—1424年)间,东岳行宫之侧建有环翠亭。

  ·黄仲昭《八闽通志·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环翠亭》:环翠亭,在(府城东)东岳行宫之侧。永乐间建。

  ·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环翠亭》环翠亭:在东岳行宫之侧。永乐间建。

 

·正统四年重建

  

  ·正统四年(1439年)重建。黄仲昭成书于弘治二年(1489年)《八闽通志》称其时尚存。

  ·黄仲昭《八闽通志·77·寺观·泉州府·晋江县·东岳行宫》:国朝·正统四年重建……存。”

 

·万历卅五年重建

  

  明•万历卅五年丁未(1607年),泉州大地震,飓风淫雨交作,东岳行宫尽圮,神像尽堙;副使姚尚德、泉州知府姜志礼等重建,詹仰宪董其事;万历卅六年戊申(1608年),詹仰成重塑帝像。(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姜志礼》)

  ·道光《晋江县志·16·祠庙志·东岳行宫》:·万历三十五年,副使姚尚德、知府姜志礼重建。

 

  明•万历李光缙《重建第一山青帝宫记

  

  东岳行宫重修竣工后,李光缙为撰立《重建第一山青帝宫记》碑。该碑在廿世纪2030年代时毁于学生的破除迷信运动,底座尚存。据估计,该石碑长2.4m,宽1.2m,碑文有1100多字。碑文未记撰文的明确时间,但东岳行宫始建于万历卅五年(1607年)秋泉州大地震后,历近3年竣工,因此应撰于万历卅八年(1610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光缙》)

 

  清·道光《晋江县志·16·祠庙志·东岳行宫收录有李光缙记文亦见于李光缙《景璧集·8·重建第一山青帝宫记》曰:

 

  “天下五方之山,以泰岱为东岳。《虞书》云东巡狩,至于岱宗’是也。太史公云:‘作事者,始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故古者天子法之。新春始事,必居青阳,左个车旂服玉,色尚青苍,以东方为万物发生之地也。’

 

  后世东岳之建,始于唐高宗·乾封元年666年,封泰山以其神,周流天下,无所不至。勅郡国所在东岳行宫,以祀青帝,而从泰岱之称,命曰东岳。

 

  吾郡行宫,在仁风门外第一山之阳。《志》不载其构于何代何年,但云建置修葺不一,至宋·绍兴,规制益宏,则其由来久矣。

 

  今上即位久,道化成,天地太和,山川鬼神应之。(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秋,地大震,飓风淫雨交作,青帝宫尽圮,帝像坏。郡士民徬徨,兵备使者公、太守公、邑令公谋兴复。礼请文学仰宪董其事,君自捐金百余为经始费,收旧木贮之,诹吉鸠工,盘土辟基,按旧更新,于焉始事矣。

 

  已,公、公、公先后捐金,外邑令亦有佐者。

 

  匠石杂作,土木并兴。向殿柱用木,今石之;向无层檐,今重之;向一殿,今列而三之。殿后开轩窓受明,左右直以两巷,垣屋翼其外。中为正殿,祀青帝像,傍塑女史、女侍御,六甲、八谷在帝左,尚书、大理在帝右。左右二执法在端门,东为宏文府,祀内阶帝君;西为阴隲司,祀阴德君。闢通天露台,著尊崇之象,以严祝厘之所,巍巍煌煌,视昔加廓矣。

 

  君属某记之。

 

  夫青帝者何神也?余考天官,紫薇、勾陈,大帝居焉。五帝座内辅太薇,外垣亦如之,有四方诸侯王之象。东方曰青帝,灵威仰之神;南方曰赤帝,赤熛怒之神;西方曰白帝,白招拒之神;北方曰黑帝,叶光纪之神;中央曰黄帝,含枢纽之神。位各有所居,职各有所掌,以顺大帝之序,而总其权于青帝。故六甲授时为木正,八谷司耕为火正,大理平刑为金正,尚书纳言为水正,并隶于东垣之属星。

 

  今夫天地间精华美丽之象,莫耀于文章,而其充积盈溢之盛,莫微于德行。一为亨府,内阶星主之;一为利府,阴德星主之。内阶(原注:“阶”下疑脱一“星”字)籍南垣而躔文昌星之东北,阴德星籍西垣而躔尚书星之右。东,木火相交,金木相裁,此乾始而亨,而美利,利天下之道也。

 

  大抵东方有帝,为乾之元,于四德为仁,于四时为春,于五行为木。仁无所不该,春无所不至,木无所不生,则元无所不统。文章者,木生之英也;阴德者,木性之仁也。谓帝居岱,可;谓东、西、南、北岳皆帝居,可。谓帝行春,可;谓春、夏、秋、冬令皆帝行,可。谓帝旺木,可;谓木、火、土、金、水皆帝旺,可。此之谓统天。

 

  孔子《说卦》,于后天之位曰‘帝出乎震’。震,东方也。而齐之、见之,以至于战而劳,而归其成于东北之艮。震、艮终始不离一,东帝之道甚大而甚妙,万物者,亦甚神矣。

  然则行宫之成,上应天道,下通地理,中植人纪,一郡之精神命脉系焉,安可一日废乎?吾亦知帝尊居绀宇星宫,何必人世?然郡人所以致陟降临汝之意者,舍是其奚以图之?

 

  是役也,君劳肩于身,役持于久,卒底有成,神人赖之,厥功懋矣。

 

  万历卅六年李光缙《帝像记》

  

  万历卅六年戊申(1608年)詹仰成重塑帝像。李光缙《景璧集·9收载其《帝像记》,曰:

  “帝在太薇垣五帝座之东,天上灵威仰之神也。于德属元,于时属春,于行属木,于方属东,于色属青。内座在华盖下,夹天皇大帝之居,以大德生天下。方各有帝,司时秉政,帝兼统之。天下郡国祀帝,必于东方,以象泰岱分岳之义。

  泉故奉帝殿居郡东之第一山,去今六百载因之。万历丁未岁(万历卅五年,1607年飓风拔屋,像貌尽堙,岂士民之奉祀不恪,帝心弗宁欤?抑除旧布新,其一时也?募缘鼎建,作冕旒帝像,为神人主。信士詹仰成实首造之。时戊申(万历卅六年,1608年)端午月十一日之辰。

 

  纪曰:‘郡城之东,凤山之崇。位彼中央,青帝是宫。巍巍青府,为五帝宗。至仁育物,盛德攸同。忽焉震怒,天乃大风。下民敬渝,达于帝聪。有废必兴,无感不通。帝日朕作,象此垣中。于昭显相,肇迄造攻。佑我生民,在帝厥躬。’”

 

•崇祯十三年林希庵重修东岳行宫地祗忠义庙

  

  •崇祯十三年庚辰(1640年),林希庵(讳□初,字调复希庵其号)重修东岳行宫地祗忠义庙,同安黄文照又作黄文炤,字丽甫,称季弢先生为撰《第一山重修地祗忠义庙记》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文炤》);文曰:

 

  “泉号‘佛国’,兼崇道教,玄妙观、紫霄观向与紫云(开元寺)、月台(承天寺)二寺相颉颃。玄风□远,宫观□然。独第一山,盖宫□宇□今归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玄妙观、开元寺、承天寺》)

 

  考之志乘,宋·绍兴1131—1162年有金紫光禄大夫公讳汝锡者,弹击秦桧不中,避地入泉,修玄于此。山自舟峰狮山而来,□起凤山,左右严□,拱青环翠。大夫选之曰:‘是大素紫宸之居也。’胎书以其一□一声,载实而来,大兴三清、五帝、岱岳诸宝殿,可为六坛。坛之下,东为地祗、天神(下缺)

 

  祗中诸像,皆列古□王臣。□门之□岳四渎,脉络之相贯也,精神之相系也,坤维也,□生忠臣烈士。金百炼而愈坚也,□百拆而愈□也,维地之砥柱也。有会此意,文信□(应为信国”,文天祥爵封信国公”)一像特祀焉。精忠贯日月口坤,真有宋一人也。则有继之以岳飞陆秀夫者,左,地道尚右也。又有继之以张巡许远者,有纪忠神,何可遗汉、唐神也?往置先后,职此故乎?□之义胆忠肝,聚精神于一堂之上;护国庇民,奠金汤于万山之左。维我温陵河山□固,借此在天之灵□。

 

  其他建置沿革,则自宋·檀越张汝锡而后,我嘉靖庚戌(嘉靖廿九年,1550年王见川封君檀越而前,上下数百年,□事香冥,存而不论可也。嘉靖庚戌至今又百年矣,栋宇倾颓,过者邈然。老庙祝业监□□支持以待。

 

  已卯岁(崇祯十二年,1639年,观察林希庵先生自浙中归,以是秋登笫一山,□揖地祗,四顾傍徨,庙祝以告,且以兴复为请。先生慨然曰:‘是予之责也夫。’盖先生夙崇奉祗神,朔望责临,伏腊不辍,□形梦寐,应维影响,此善信所为一肩不辞乎?遂卜茭诹吉,捐俸鸠工,募助继之。

 

  经始于崇祯庚辰(崇祯十三年,1640年元朔。满百日,百废俱新。是日也,从先生谒庙,仰视榱桷,俯视几筵,云蔚霞蒸,燕雀落成,国人搏颡祠下者如堵墙,喜可知己。

 

  予昔蒙先生一日知,既自岩栖□颜十禅,一旦叩□门而下访也,以是纪岁月见委。

 

  逊谢再三,谊不获辞,于是彰往事,镜近因,为笔数行如左。其笔之未尽者,秦桧没,家人迎大夫归,临行倾赀置饷田二百亩余,田皆狞佃隐匿,尚可清查,供香火也。

 

  庙先有神炳灵王,今为主其□。若夫神之右三眼元帅与两列十王,皆古供降魔遗像也。□外有□越公世杰张世杰一主,万历庚子(万历廿八年,1600年小子所增也。宋幼主南狩,越公张世杰帅师□泉城九十日,必欲得蒲寿庚而甘心焉;事虽不济,心甚尽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蒲寿庚》)□公一主,则先生所增也。文山公倾心公,有平原太守颜真卿□□□长安天子,不知名诗凡百言,先生意□。

 

  祗之界址,前路、观音堂,左檀祠,右翼忠堂,为地祗斋祀之所,后轩檀像在焉。祗夹其中,不□而固,余用志惟是。

  此举也,先生引为已责,绅衿感而乐助。□□闻而□□,施事敏而巩固□□□。左右檀祠岁久颓□,亦议一葺□新之。国人德先生,议建□祠,先生退然曰:‘协众力以共偕斯举也,乌乎颂?’不□不像,功成而不居。氏曰:‘□惟不居,是以不去。’先生宦迹所到,皆一路福星,随车甘雨。人越为永□茹燕使者,去峨有海土金□之捷,两台交疏于朝,天子方倚为干城。先生适罹阴阳□,休假归□,与合郡道宗暨尊考德□□于笋堤之上。先生□正学而张之鹄,有体有用,宦业益□□也。

 

  也,三秀□儒,一经迁叟,惟一念响生,颇见信乡有道者。岁辛未(崇祯四年,1631年,郡文山重有荒祠,祀合郡贞烈百氏其中,世远垂圮,万户永产独力修建,亦向征数言,勒石墙东。嗟乎,忠臣烈女,国之纲维,何将□□□□□彼乎愧。

  先生讳□初,字调复希庵其别号也。口枋则同安布衣文照也。

 

  崇祯庚辰(崇祯十三年,1640年中和节?日记。

 

·康熙卅年提督张云翼祷雨于此并自为《记》

  

  清·康熙卅年(1691年),福建提督张云翼祷雨于此。(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云翼》)

 

  ·道光《晋江县志·卷16·祠庙志·东岳行宫载:“国朝康熙三十年,提督张云翼祷雨于此。

 

  ·道光《晋江县志·卷16·祠庙志·东岳行宫并收录云翼自为《记》,曰:

 

  “康熙三十年夏四月,泉州不雨,民肩水以溉。来年溪井皆涸,稻田既如石,且不可秧。泉之监司、守牧与令,皆忧之。各为祈湫,民亦鳜于群神。白衣巾,幼者跪行于前,十步一起止;壮者、老者爇香于后而舁神其中,鸣金鼓以导神,亦素冠缟衣,持柳枝如行雨状。号呼之声,自昼入夜。余闻而悲,谋所祷之。

 

  或曰:泉滨海,宜告龙之宫。

 

  或曰:泉有山,蔡忠惠蔡襄祷于金鸡,真文忠真德秀祷于紫泽。(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襄真德秀》)

 

  余思上帝赐康,必专岳臣。维岳兴霖,先出云雨。岱峙于东,亲为天孙,所以始成万物,通元化气,主乎生而尤传肤寸之灵,独能不崇朝速遍天下?泉之东郊,既有岳祠,不独配位子鲁,而许分禋祀于极南。瀛濡之间,知以生生之气无远弗届,有其感之,当无不立应。

  乃建坛于祠,蔬食致斋,为文以告之。云殊有渰,雨犹细,未至优渥。余自署门复屏舆焉,徒步以致诚。是夕雷大作,云既同,祁祁如注,倏倒石吞江,不止若倾盆,继以霡霂者数日。平海一路,诸邑皆足。

 

  于是泉之民争来颂予。夫雨阳时若,百室盈宁,守土者之所大庆也。圣天子化洽南服,神威所震,鲸鲵且久遁,区区旱魃,自不能肆乃虐,而含泽布气,如乔岳者,亦莫不乐效其灵。余何敢贪天功,忘帝德,不思所以答神贶哉!

 

  艺稻既毕,晴日丽郊,乃率众民报赛之,并题词额曰霖沾肤寸云。

 

·屡有重修

  

   ·道光《晋江县志·16·祠庙志·东岳行宫》:

 

  “乾隆1736年—1795年)间,门内及两廊悉坏。二十五年1760年),雒阳司林懋懿捐银二百五十余两,请之府县,倡诸僚属、绅士捐助修建。

 

  嘉庆1796年—1820年)年间,守徐汝澜修青帝行宫前进。(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徐汝澜》)

 

  道光三年1823年),邑人陈维逵林振美邱克捷修两廊及后殿,以北三宫妆饰八十六位诸神像。林嘉猷独修殿内女官像。萧汉杰记。

 

安溪湖头氏自修后殿及檀越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16·祠庙志·东岳行宫》:其后殿及檀越,则近年安溪湖(湖头氏)自修。

  清·道光二年李日燝《郡东岳檀越记》碑

  

  东岳庙原立有清·道光二年(1822年李日燝《郡东岳檀越记》碑。改碑现存泉州南建筑博物馆,碑文见于该馆《馆藏碑刻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日燝》)

 

  文曰:

 

  “自木業“木業”合一字)祖建立五帝殿于青帝大殿之后,今二百余年,榱干甍础,事事坚致。帝像五尊,庄严威重,相传古良工子所造。左、右二祠,右檀越祀李森朴庵,后裔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森,其中夫人祠,祷禳(右偏旁改为“某”)者造辄验,俗媪指为‘池头妈’,以庭有东西池□两祠之偏,故云。

 

  余少闻诸家长老,左祠即妣,缘香火有赫,数传失本,误为公祀。嘉、隆(嘉靖、隆庆,1522—1572年以前,巫祝无□,并误指檀越为池头公者,骎骎乎鸡醴香楮来□。

  子孙惧焉,谋日:‘嗣息佳事,以吾祖母阖国之胤,沿习□久,虽不足争,若概冒祖,则系籍郡居无所蒸尝,是不可已也。’爰议正旦及八月廿五祖讳晨,率以□子日,合族人修祀事,晨至酉罢,扉敢异同。两榜之裔,树旗于前阶,胪匾于梁楣;子孙有京省之后与及□告祠而拜,率由不坠,于今犹然。

 

  崇祯壬癸(?崇祯无壬癸年,只有壬申、壬午)间,宗力颇强,因合计,岁久寝陋,及今不治,将贻艰于后人;易朽□新,易柱以石,坚其垣墉,厚其桷瓦,前庭倾倚,稍甏而砌之。醵子姓金千余,又不足而鬻祭田若干亩。论者□功亦归过焉,首事之难,欺神欺祖,吾知仁者必不为矣。

 

  嗣后,丙丁田海易观,鼎新之宇,悉为储□刍□□寄马宫而牛室之,道士迸窜,香几尘生。二十余年,壁落瓦碎。会子孙皆大减其产,三食不赢,虽有过者,叹□□而已。迩当事信因缘之说,听青鸟之言,大启神宇,萌意斯殿,其主者公正良直,蹊田夺牛,未即有焉。及□□□也,徙鹊居鸠,势所固然,已则不为,他人为之,即贤子孙其何□?

  惟神明不弃旧勋,祐启我后人赖甫□□,奔计于友人志嘉善规度,因与召匠石,费简功成。散鸠族众多寡,惟力用前功之五一,而雄观□□。斯役也,非赖甫之勤□,或辍而不作,或为而不就,将所为对峙于东西之池头者,必别有署之者矣。是□□□者庸任费与劳,抑其次也。

 

  友自言曰:夙尝梦一老成,款接甚敦,盘旋携手,如有属托,眠中闻知为□□庵长者,诺诺辞退。怀之十余年矣。’夫以吾祖感梦之功,及友精专不忘之诚,阴阳相注,影响可追,祖益□□知其然而预为之所,斯已奇矣。

 

  吾谓尝事见骎骎之形,以速赖甫气一之动,志也。友记前梦以赞成功,□□一之动,气也。赖甫虽欲晏安,不为其可得乎?呜呼!时绌举赢,聊号小康,廊而宏之,此他年之事,我后咸勉□□。

 

  甲午恩贡、授通判、钦赐御书‘在原至谊’匾额、六世孙日燝记。

 

  道光贰年陆月 日勒石。

 

  清·道光三年陈寿祺《泉州东岳李长者祠记》碑

  

  ·道光三年1823年陈寿祺《泉州东岳李长者祠记》碑。原立于东岳庙,现存泉州南建筑博物馆,碑石下部已损坏。碑文见于该馆《馆藏碑刻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寿祺》)

 

  文曰:

 

  “为人子孙者,于其祖考诗书之泽、树木之栽,犹将摩挲焉、什袭焉、爱护焉、封殖焉。□□世(下缺)毋敢慢。矧夫堂构垣墉之遗迹亻爱然容声之见乎其位者乎?

 

  明·安溪蓝湖长者(下缺)□匮,葺郡县治堂黉宫,造桥梁寺观,施及他郡,尘芥累钜万金。天顺1457—1464年中,应诏赈南□米(下缺)输边粟三千石,英庙明英宗旌其义。又率乡勇从剿沙尤寇,以□授漳州九龙领巡检。□之□□□民请,调源口,摄永春、德化、安溪三县事。氏祚胄蕃炽,福基笃自长者,于功德□尸祝勿绝(下缺)故有祠县、郡。(蓝湖即今湖头;长者指李森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森》)

 

  郡东郊岳祠,则长者重建,以祀岳神,而缁黄奉公与黄夫人像于左、右二祠,为(下缺)者也,后裔即于是恭桑梓焉。每岁正旦及八月二十五日长者之忌,族人毕至,修祀事,云礽(下缺)进士者,旗地阶下,匾于楣,行役过者,出入必告祠而拜。

 

  祠以外,为氏山界,外界族葬,盗(下缺)者断,迁碑于岳口祠下守之,迄今不坠。

  其累世修葺,则自胜国以来,衢州司马□云(下缺)父子继之,太常卿懋桧继之,嘉兴知府仕亨、平和教谕父子继之,户部郎中凤鸣(下缺)朝康熙1662—1722年初,(指郑成功之子郑经。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成功郑经》)煽乱,戎马蹂躏之际,赠大学士、岁贡生兆庆亟鼎新之。乾隆1736—1795年中,礼部待郎(下缺)五支继之。嘉庆1796—1820年中,东旺偕族继之。道光1821—1850年(下缺)选拔贡生维迪率乡贡志正,鸠族又继之。日裔(下缺)守堂祏洁蒸尝,率白曷替已。

 

  余考《氏家谱》,湖与郡之祖祠,往皆尝遘兵燹再新,惟□祠垂(下缺)年无恙。然则冯依神祗,肸响德声,意必有景光□赫霓风之灵异。百世而下,仁孝之情(下缺)属属如或见之,不亦肃然增其严恪守,抑文贞李光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光地》)有吉子孙于祖,譬草木于山,山之之泽不涸(下缺)木不敝然,益自栽植懋翳,以蒙覆荫润,山之泽惟愈长。是言也,诚氏子孙之镜也,岂惟兢(下缺)岳祠哉?

 

  贡士属余文勒石,□推述长者之积庆与后贤之勤谨,为之记。

 

  诰授奉正大夫、文渊阁校理、翰林院编修、国史馆总纂、京察一等、记名御史、嘉庆甲午钦命广东、河南主考官,已巳会试同考官、加六级、记录七次、福州陈寿祺撰。

 

  道光三年陆月 日勒石。

 

清末规模

  

  至清末,东岳行宫坐北朝南,规制宏大,共有7殿13坛,占地面积长200m、宽50m,奉祀神像102尊6进,各进以埕间隔,其布局,由南向北沿中轴线有:

 

  “万山第一”牌坊,东、西分设执法神。后为石香炉。(光绪(1875—1908年)间,东岳行宫山门倒塌,遗存“万山第一”字匾石构件,今收藏于开元寺中。)

 

  1进端门(山门),有露天天坛1座,坛台石料构筑,高于地面约1m;坛上有石亭1座,1丈见方;亭中1块火成岩大石块,“乞火”时用。端门东、西两侧设两座小庙,奉执法神:西为阴隲司,祀阴德君;东为宏文府,祀内阶帝君。

 

  端门后为大石埕。

 

  经大石埕后即2进正殿,重檐歇山顶,面宽7间,进深5间。殿内泥塑五岳大帝并列,冕旒帝王像,每尊通高2丈:正中奉东岳天齐仁圣大帝,东位奉西岳金天顺圣大帝北岳安天立圣大帝,西位奉南岳司天昭圣大帝中岳中天崇圣大帝

 

  3进青帝殿,规制较正殿略小。正中奉青帝东岳天齐仁圣大帝,姓),泥塑坐像,旒带顶,通高1丈多,女史、女侍共4尊分立左、右;东位有尚书、大理,西位有六甲、八谷。青帝从古东岳泰山之称,为东岳大帝,是道教尊神之一,主管人间生死。

  殿后埕之东侧有2个圆形小“血池”,池面宽不到1丈,深不及2尺,有台阶可下。埕两侧有烧金亭。

 

  4进并列氏祠堂(祀李森;原为张汝锡檀越祠)、夫人祠(祀池头妈)。

 

  5进冥王殿(后殿),正中奉地藏王,左、右10殿冥王并列:东侧奉五殿阁罗王氏(押魂望乡台审,掌叫唤地狱)、四殿五官王氏(司诱骗欺诈刑罚,掌血池地狱)、三殿宋帝王氏(司罚忤逆教唆犯,掌黑绳地狱)、二殿楚江王氏(司刑罚奸盗杀人,掌幽冥地府)、一殿秦广王氏(司人间吉凶寿夭,掌管鬼门关);东侧奉十殿转轮王氏(司各殿送来鬼魅甄别善恶,然后发配投生转世:善者投胎生为人,恶毒者转化卵生、湿生、化生[先押送“孟婆亭”的酗忘台下灌饮“迷魂汤”使之尽忘前生之事])、九殿都市王氏(司六亲不认不孝,掌不尊地狱)、八殿平等王氏(司放火杀人受刑,掌恶毒狱)、七殿泰山王氏(司杀生灵刻骨罪,掌管热恼狱)、六殿卞城王氏(司怨天骂地刑罚,掌枉死城)。除10殿冥王外,还有十八层地狱的主管神祗。

 

  6进殿堂并祀国姓爷郑成功)、国姓妈郑成功的生母田川氏)。按:·顺治四年1647年)八月郑成功军围泉州,曾驻军于此进攻郡城。或说田川氏血风夫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成功田川氏》)

 

  另外,东、西长廊分祀福寿司神像36尊、速报司神像36尊,称“司官爷”,每尊2米高,穷凶极恶,奇形怪状。

 

  在东岳行宫东侧还有夫人祠(祀白浊夫人血风夫人,专管妇人难产、血晕而亡)和七娘夫人祠(祀七娘夫人,职司妇幼安康)。

 

  血风夫人原附祀于国姓爷祠,清末国姓爷祠倒塌,即在行宫东侧另建夫人祠,合祀白浊夫人血风夫人;国姓爷祠重建后,新塑国姓妈合祀。

 

  行宫内有楹联:天知、地知、神知、鬼知,何谓无知?善报、恶报、速报、迟报,终须有报。

 

近、现代

  

  近代,东岳庙由东岳村姓道士管理香火。姓道士世代传承,为正一派在家道士,不持斋。主要为人斋醮、度亡、做法事,画符念咒,驱鬼降妖,祈福禳灾;还设“嘉礼戏”(傀儡班)专为信众敬神演出

 

  民国期间的1927—1935年间,泉州曾数次发起破除迷信运动,庙屡遭毁坏,1929年几被烧毁

 

  端门边阴隲司、宏文府两座小庙早已湮没至廿世纪30年代末,东岳行宫仅存“万山第一”石牌坊,端门的石天坛、石亭、石香炉,存第2进正殿,东厢存夫人祠。

 

  1942年,庙宇再度受毁,破损不堪,神像等文物被毁一空。

 

  现代重修正殿。2002年5月举行重修东岳仁圣大帝殿(正殿)谢土暨东岳仁圣大帝神像开光仪式。农历三月廿八是东岳大帝诞辰,2014年举行东岳大帝诞辰暨西岳、南岳、北岳、中岳四大帝神像开光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