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山(第四卷)

  右峰(西岩)
     ——概述。
     ——三笏石。

  南台岩

     ——形势。
     ——元代之前。
     ——明·正统、成化构筑岩宇。
     ——明·嘉靖建凌虚亭、廓然楼、思乐亭。
     ——明·万历重建岩宇精庐。
     ——明·崇祯林孕昌筑访贤亭、襭云亭。
     ——南台岩摩崖石刻。
     ——南台岩题咏。
     ——南台岩楹联(摩崖楹联。石刻楹联。木刻楹联。)

  舟峰
     ——舟峰概述。
     ——舟峰题咏。

  巢云岩
     ——巢云岩概述。
     ——濯缨泉。
     ——巢云岩摩崖题刻。
     ——明·隆庆黄凤翔《巢云岩记》。
     ——明·何乔远碑。
     ——明·李光缙《重修巢云书院记》。
     ——巢云岩题咏。

  弥陀岩
     ——弥陀岩概述。
     ——弥陀山门石刻楹联。
     ——弥陀寺

     ——弥陀岩石室和阿弥陀佛造像。
     ——弘一法师墓塔。
     ——弥陀岩摩崖诗刻。
     ——弥陀岩题咏。

右峰(西岩)

  概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

  “纯阳下洞西南半里许为右峰。旧志作紫泽西南一里许,非。亦名西岩,与东岩对峙。

  元·王翰镌‘海天一色’四字于石。

  明·蔡克廉诗:‘二十年中念友生,重游此地不胜情。欲谈往事僧何在?犹听高山磬自鸣。晚径也应怜旧迹,春莺谁复听新声?纵然学道诸缘静,觉到西峰梦不成。’”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翰蔡克廉》)

  三笏石

  民国·曾遒《桐阴旧迹诗纪·三笏石》(原载《晋江文献丛刊第一辑》,晋江县文献委员会编,1946年。现代陈泗东加按后载《幸园笔耕录》,鹭江出版社,2003年出版):

  “在清源山右峰顶上,三石重摺如笏,俗名状元石,以魏公韩琦大魁得名。魏公生时倒一石,文庄公蔡清生时再倒一石,两石相迭侧倒。尚存一石,屹然植立。

  人才关地脉,师相各流芳。亘古留遗迹,擎天拄大荒。功勋魏国,理学文庄,间世生同揆,名山史有光。盐梅调鼎鼐,俎豆附宫墙。三片犹撑一,何时途再昌。

  【泗东按】

  韩琦,字稚圭,自号戆叟,河南安阳人。北宋·天圣(1023-1032年)间进士,历官宰相,封魏国公,諡忠献,为北宋名臣。

  其父国华知泉州,母为国华婢,俗传名连理。生于州署旁的小庙中,故其庙称‘生 宫’。今废,地归入第二医院。其巷名‘连理巷’,以生母的名称巷名,今亦并入第二医院内,巷已废。  此则记载属于迷信,应是后人附会。”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韩琦蔡清韩国华》)

南台岩

  形势

  南台岩,即右峰的主峰,位于清源山中峰纯阳、紫泽二洞之间,离清源洞西南半里许。俯望城郭,历历如画,向为文人墨客登临游咏之地。自古铺筑二道登上石路,以利香客、游山者;向东一道接上清源洞主道,朝南下山至田边村,这一路路程短,但须蹬二千余级石阶(下段已破坏近400 级),如登天梯。

  南台岩地位险峻,两山旁列,其地逼窄,石壁巉岮。山门内、外计有5片巨石,均嵌空壁立,高4~5丈至10丈左右不等,广宽也类此,而以此为壁挡土,下临无底深壑,故自古筑砌灰石墙为栏,1996年部分拦墙倒塌,用钢筋水泥筑拦补就。

  台周遭有清源泉、藜杖泉、孔泉。台之后石壁千尺嶙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南台》:

  (右峰)迤逦南下,为南台。岩矗起三石,为三峰石。此是西向。高十余丈,嵌空壁立,以在上、下洞之南,故曰南台。

  按此处府、县志云:三峰石稍上为西洞天,林孕昌构偕乐亭其下,乃为南台岩。而以孕昌自为《西洞天记》列此右峰,又误。盖偕乐亭,明在蜕岩之右不过数武,与南台相去甚远。惟初时孕昌于舟峰及南台有先筑四亭耳。详见中峰上洞,孕昌 《西洞天记》,及此下所叙。”

  元代之前

  唐代,南台为蔡如金(又名蔡南玉)祷雨之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如金》)。 元·天历间,僧白云茅居修行。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南台》:“唐·蔡南玉祷雨之所。元·天历间,僧白云居之。王子真为书‘出岫无心’、‘绝壁遏云’刻于石。”

  “出岫无心”石刻今仍存,其上、下款署:“四明王子真书,天历壬申僧白云立。”因为“天历壬申”四字,而元·天历并无“壬申”年,引起对僧白云王子真是元代人还是唐代人的争论。

  有些志书称白云王子真是唐·大历间人。如民国初《福建通志·金石志》载:“‘出岫无心’四字在南台岩。唐·王子真书。”今人编著的《清源山胜概》明《八闽通志》载:“南台室在北山之巅。唐·蔡南玉祷雨之所。大历唐代宗·李豫年号,766~779年) 间,僧白云结屋其上以居,四明王子真为书‘出岫无心’四大字。勒之于石……”这是错误的。

  天历为元文宗·图帖睦尔年号。天历也没有壬申年,唐·大历也无壬申年。壬申为元宁宗·至顺三年(1332年)。

  可能的原因是:元文宗于天顺元年(1328年)即位,当年九月改元天历元年(1328年);天历二年(1329年)一月,文宗传位明宗明宗来不及改元,八月文宗又复位,并于次年(1330年)五月改元为至顺元年;到至顺三年壬申(1332年)十月,宁宗即位;次年(1333年)六月,惠宗即位,改元为元统元年。从天历元年(1328年)开始至元统元年(1333年),短短的6年时间,换了5任皇帝、3个年号。地处远离京都的泉州,实在眼花缭乱,搞不清楚,壬申年仍延用天历年号。

  明·正统、成化构筑岩宇

  明·正统(1436—1449年)间,僧明善敏殷等继住,重盖僧室。成化十三年丁酉(1477年) ,僧惠禧凿山累石,建楼筑室,扩建岩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南台》

  “明·成化(1465—1487年)间,僧惠禧复凿山累石,建楼筑室。

  《禅关开山记》 :

  ‘桐城北山南台,离城七里许,清源来脉,巨石高耸,溪光碧岫,绝顶幽清,四顾江山,一览昭然心目之间。元·天历壬申(实为元统元年,1333年),僧白云茅居修行。至明·正统(1436—1449年)年间,僧明善敏殷等继住,重盖隐室。久历风霜,屋宇朽坏。

  时有前任都纲迪庵徧历江湖,参方事毕,回此,见山窄狭难以安众,捐舍□钵,谨募缘众。成化十三年岁丁酉孟夏,于室顶西畔兴工,开基砌石,运工搬木,建禅关一座五间,小楼一所,以安僧众。期逾三载,无非收其放心,砍其自得一笑已矣。重修佛殿、僧堂,饭室、净所,奂然一新。仍造本行觉心塔一座,普同共仪。

  逮令工毕,福瑶请予记之。余愧才疏德薄,直述其言以为识。

  主缘僧行最,成化十五年(1479年)勒石。’”

  明·嘉靖建凌虚亭、廓然楼、思乐亭

  明·嘉靖(1522—1566年)间,推官谭铠建凌虚亭、廓然楼、思乐亭,顾珀(号新山)为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顾珀》)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南台》:

  “其地倚石为墙,下临无地,俯望城郭,历历如画。嘉靖间,推官谭铠建凌虚亭、廓然楼、思乐亭。

  顾珀为《记》:

  ‘节推崇德 侯莅郡三年,大率近民平易,刑清讼简,暇日寓乐于山水之间,往往著之声律、草书,以博其趣。泉之镇曰清源。清源之右曰南台,南台之南片石平砥,侯捐俸建亭于此,未题匾而去。

  比贰兴(兴化)郡守,移书请予名而记之。新山子未知所以构亭之意,或曰:‘仕宦芳踪。’或曰:‘宦隐也。’吾意不然,侯非作无益者。或曰:‘翠微旷阙,病东南,侯堪舆,盖补之而时登之。’似也。

  当时偕登不知几人,其登不知几至?

  方其登也,西望紫帽、青莲、罗裳,如拱如揖;东瞰大海,洲岛错落,如吞如吐。邦之形胜,诚可乐矣。不知有思,匹夫匹妇弗获自尽者乎?

  又如薰风南来,花鸟馨香,酣畅赋诗,投壶鼓琴,亭之会亦极乐矣。不知有思,陶唐蟋蟀之风,复有反而思其忧者乎?

  侯志亶若兹哉,则斯亭之作,庶几古人忧乐之遗,吾所谓先后之间者也。然则君之登斯亭也,谓之乐亦可,谓之忧亦可。奚所择乎?亦曰忧也者,所以为乐也。名之曰思乐亭。’”

  明·万历重建岩宇精庐

  明·万历 (1573—1620年)间,兵宪杨际会重建精庐,黄凤翔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凤翔》)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南台》 :

  “万历间,兵宪杨际会重建精庐。

  黄凤翔记 :

  ‘郡城之北,清源雄峙焉。山有上、下二洞,稍折而西,循迳而南,有怪石峻嶒,下临无地者,为南台山。

  山故有精庐,沙门居之,岁久颓毁。骚人墨客携侣登临,则相与班荆藉草传觞。骋望白云青霭,飘拂衣裾,已而暝色逼人,栖憩无所,姑掉臂而去之。

  兵宪容县公观风政暇,尝一登眺徘徊,则慨然曰:‘兹胜境也,奈何委诸榛莽哉?’遂创意重构之。赀皆己捐,不费公帑;役皆佣募,不烦民力。背石为屋,架层楼其上,左为梵宇,为亭。

  黄凤翔闻兹台告成,扶杖陟翫,则辄有遐感焉。

  夫物有必至,事有固然,成之趋于毁也,兴之趋于废也,犹旦之有暮。彼金谷之园,没于豪贵,平泉之石,散于洛阳,其成毁兴废,关一家者,姑置勿论。即章华、柏梁诸钜丽,时更代易,倏已夷为邱墟,俾吊古踌躇者,欲寻其遗踪而不可睹。独岩泉天然之胜,托于亭台栋宇之观,虽不幸至陊颓,而一加修营,辄已依依如昨。故恬愉葆真之士,枕石潄流,终不肯以此易彼。

  今世仕者,匪牿于温饱私图,则缰于簿书鞅掌,尘怀俗虑,溢满眉睫,第令移 杨 公所捐之费,亦足供金谷平泉一木一石之需,乃所营者不在彼,而在此。兹其襟怀闳豁,岂俗吏所可几哉?

  余请告家居,坐卧一小轩,甚困。是日凭高遥瞩,岸帻引满,凉风被体,酷暑顿消。恨游兴未豪,不能偕友人作河朔饮。犹迟回弗忍去,顾薜扉之外,恐有却立旁睨,几其去而代之者。夫四时之序,岂直可以说应侯哉!即岩泉觞酌之乐亦尔。然使余获避喧逃虚,偷一日之适者,公德也。兴既阑,促蓝舆归,复坐小轩为之记。

  公名际会,万历丁丑(万历五年,1577年)进士。’”

  明·崇祯林孕昌筑访贤亭、襭云亭

  明·崇祯十六年(1633年),林孕昌在南台岩岩院内筑访贤亭,在岩院其外大石坡上(今存柱孔)建襭云亭。亭名访贤,是因黄文炤(同安人)在亭上著书时有当道者携“樽来访,故意匿避,孕昌‘高其风’而名之;亭名襭云,又因孕昌黄景昉览胜至此,衣袖皆云故名。”(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林孕昌黄文炤黄景昉》)

  南台岩摩崖石刻

  今留存于摩崖石壁间的游宦,郡长、乡绅和文士的题刻达40左右方。

  “出岫无心”,上、下款署“四明王子真书,天历壬申僧白云立。”天历为元代年号,四明 即宁波府。此为斯岩年代最早的一方石刻。见上文。

  “天子万年”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南台》:(明)隆庆元年(1567年),知府万庆于其最上处更镌‘天子万年’四大字。‘年’府县志作‘寿’,未是。”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南台》:“知府姜志礼又镌‘水石名区’、‘空中楼台’及‘登春台’等字,又有镌‘南山有台’、‘如此江山’及‘丸泉’二字者。”

  “水石名区”:泉州知府姜志礼(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任)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姜志礼》)

  “空中台阁”:晋江知县钱楩(明·嘉靖六年[1527年]任)题。《县志》作“空中楼台”,误。(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钱楩》)

  “如此江山”钱楩题。

  “南山有台”李朴题。

  “丸泉”:明末清初两度任泉州知府的苏州常熟人孙朝让题。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丸泉》“丸泉,在清源山南台岩,石上镌‘丸泉’二字。”史载,孙朝让 “治有德政,清廉勤俭。市米买薪而外,惟啜清源一斛水”。相传这“一斛水”就是这丸泉之水。丸泉原先长年不断流,即使大旱也滴水如丸,故名。(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孙朝让》)

  明·正德十一年丙子(1516年)夏,福建佥事查约自榕来泉,同总督刘镇登游南台岩,赋诗于南台岩东南麓、入山门东侧刻石为记:“禅宫倚绝壁,四周山一色。刻石记曾来,出门已陈迹。”(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查约》)

  明·嘉靖间,成都人李凤翔(字伯端,嘉靖二年癸未[1523年]进士,任福建巡按使),因夏四月望日,高朋“会于泉城承天寺,叹今怀昔,良晤穷难,纪诗一首”,刻于清源山南台岩、山门内岩洞中崖壁间:“忆昔灵台扬玉鞭,今逢闽刹泛风烟。廿年□□伤春事,一日花诗喜夙缘。鱼藻凤梧清梦索,鸥溪鹭圃旷惟偏。与君尽醉看龙剑,钟磬声熙月满天。”

  明·新喻人简霄(正德九年[1514年]进士,嘉靖间任福建巡按使)在南台岩寺后岩壁间、郭持平题刻东侧留有诗刻:“岧峣缘石磴,窈窕访仙关。木叶封坛净,藤花绣石斑。壮怀空碧海,尘眼落青山。洞主留人醉,清风日暮还。”

  明·嘉靖八年己丑(1529年),江西万安郭持平视察泉郡,二月戊子与泉州府学贡生倪居、晋江县学贡生张天衢、安溪县学贡生詹洧等登游清源山南台岩,赋诗抒怀,勒石于南台岩佛祖寺后东侧、“天子万年”题刻下方岩壁间:“二月征南亟,趁闲看海山。老僧烹石髓,遗刻没苔斑。花鸟惊春暮,风波行路难。同游多士在,珍重造贤关。”(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郭持平詹洧》)

  明·长洲(唐·县名,今苏州)人陆完(自号水村翁,嘉靖间任福建巡抚)于南台岩东侧、“空中台阁”题刻下方,有诗刻:“云避岩扃风在袍,自扶疲累未知劳。廻环俯爱溪流曲,险峭仰观石壁高。抚景敢忘天佚我,磨崖思共客争豪。肩舆夜下仍堪恋,皎月悬空海涌潮。”

  清·施世钧(生平不详)在南台岩东侧巨岩岩壁间有诗刻:“危石当幽径,云深锁洞门。疏钟山寂静,古树月黄昏。春色花偏落,禅机鸟不闻。百年三万日,此际一乾坤。”

  清·施世纶诗:“悠然出世来,香刹破苍碧,天地皆蒙蒙,东南流半壁。”

  南台岩题咏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 》收录的南台岩题咏有:

  唐·韩偓《清源山南台岩》“无奈离肠日九廻,强摅怀抱立高台。中华地向边城尽,外国云从岛上来。四序有花长见雨,一冬无雪却闻雷。日宫紫气生冠冕,试望扶桑病眼开。”此诗十分著名,历代常被引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韩偓》)

  明·朱衮诗:“栈云窈窕穿刚半,鸟羽离披奋已艰。气概不教容易领,穹台还费几回盘。剑雄石户遗金锁,鹤老禅关护日丹。力尽元虚身世小,无人肯着绿皮冠。”(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衮》)

  明·程秀民诗:“方城绝壑时牵梦,百月相看始一登。古洞花明迷曲径,悬崖松老抱枯藤。鹤还丹谷空遗蜕,鸟宿尘龛独有僧。多少烟云添客思,几将感慨对高陵。”又:“重上南台百尺楼,松花香细薜箩幽。钟鸣高塔僧初定,风落平林鸟未投。沧海遥看双树出,碧天斜倚片云浮。三山不是吴山迥,却为登临起暮愁。”(参见 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程秀民》)

  明·顾珀诗:“屹屹南台接碧天,禅关缥缈白云巅。峰连翠壁魁三象。日出红光散九埏。隔水苍松千树古,倚岩盘石万寻悬。闲来每发登临兴,曾借蒲团几醉眠。”(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顾珀》)

  明·苏浚诗:“崇冈叠嶂倚崆峒,满径蓬蒿忆故宫。自是洞庭开宝籙,却看琼苑出遥空。三山影落壶天内,万井烟生夕照中。握手相看拚一醉,青山几得故人同!”(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苏浚》)

  明·黄克晦诗:“苍崖千尺峭空虚,半挂璇天侧日车。看乌已知风在下,入岩初讶地无余。图中远岫含残雨,掌上平田绕绿渠。少小躭奇今白发,几回诗酒欲巢居。”(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克晦》)

  明·黄克缵诗:“嵯峨石壁倚晴空,楼阁新开面面风。东去江流长自绕,南来山势故争雄。林垂丹荔轻霞外,桥卧苍波落照中。拟向扶桑观日出,留连坐待海天红。”又:“松径阴阴爽气新,仙家风景净无尘。洞中日月闲今古,座上峰峦共主宾。沧海潮来凉满袖,夕阳岚下湿沾巾。山公饶有高阳兴,相约重寻岘首春。”(参见 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克缵》)

  明·黄景昉诗:“绝壁何缘玉一区,即教善画莫能图。为云合覆三千界,置邑将容十五都。日出金鸡啼破汉,风来黑鲤渴吞湖。诸公彩笔夸强健,最早诗成字字珠。”(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景昉》)

  明·林云程《南台岩》“危楼高插碧霄端,凭槛凝眸境界宽。石窦虚涵云气湿,松涛响带瀑声寒。千峰崒嵂天边出,两塔微茫雾里看。田野晴开真旷绝,壶觞终日罄交欢。”(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林云程》)

  另有清·林骚《游清源至南台四律(录一)“攀藤扪葛绕羊肠,绝顶高歌倚醉狂。双髻千年天地碧,万安一线水云苍。无书付鹤朝宫阙,有悟灵犀笑汉唐。田亩纵横棋局乱,分明黑白两茫茫。”【注】双髻:双髻山,即朋山。万安:万安渡。(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林骚》、《泉州山川·朋山》、《泉州桥梁·洛阳桥》)

  南台岩楹联

  摩崖楹联:

   “尘世事多悲玄鸟,几人犹未识青山。”佚名题南台岩。

  “放下全无事,提起万缘生。”佚名题南台岩。

  石刻楹联:

  “广运婆心称大士,睁开慧眼妙观音。”清·庄俊元书题,原立于山门,今重立于南台佛祖殿。原山门额匾“南台岩”亦为庄俊元书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庄俊元》)

  “剑气文光冲北斗,山环水带绕南台。”清·庄俊元书题,立于南台岩寺内魁星阁石柱。

  “普令众生得法善,犹如满月显高山。”弘一法师手迹题镌于复建的南台佛祖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弘一法师》)

  “永离尘秽毕竟清净,勤修众善具足菩提。”同上。

  “南山示范,弘祖律仪垂鲤廊;台教传承,荆溪法化著扶桑。”佚名题南台佛祖殿 。

  木刻楹联:

  “南挹紫峰,邀九日而萦晋水;台临鲤廓,合四恩共拥泉山。”今人陈腾芳撰、吴捷秋书,题南台佛祖殿。【注】紫峰:紫帽山。九日:九日山。晋水:晋江。鲤廓:鲤城。四恩:赐恩岩。泉山:清源山。(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山川·紫帽山、九日山》、《泉州水利· 晋江》、《泉州府城·泉州新罗城·鲤城》)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天,天法地,地法道,道法自然。”佚名题南台三清殿。

舟峰

  舟峰概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载:

  “又南台尽处,有舟峰。卧石去地千尺,悬崖若风帆,郡人呼曰舟峰。今称其近处为石船尾。上刻‘清果分流之界’六字。下有报劬院、舟峰庵、无尘庵。……

  (明)崇祯四年(1631年)林孕昌筑二亭:曰‘纶恩’,曰‘雷荐’。六年(1633年),复筑二亭,曰‘襭云’,曰‘访贤’。即布衣黄季弢文炤著书处。又有未亭、君子斋。今楼亭皆废。”

  上“南台尽处有舟峰”方位有误,应按乾隆《泉州府志》记:“舟峰在清源山五台峰东。”

  舟峰马尾松、相思树、余甘绿叶摇曳,峰上巨石兀立,如大船停泊碧波之上。“舟头”镌刻“石槎”两个大字。“舟底”腾空,只靠三个小触点与磐石相抵,形成一个可容七、八人藏身的石洞。

  “舟旁”一块状若风帆的巨石竖立在扁平的大石上。这就是从山下看“卧石去地千尺,悬崖若风帆”的景观。

  舟峰下有无尘庵。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9·寺观志·城外寺观·无尘庵》载:“无尘庵,在府治北清源山舟峰下。宋时庆老禅师建,匾曰‘无尘’。《闽书》云:庆老,本州人。能文而禅,与文肃公为友,即匾庵,印之曰:‘尘尘刹刹,皆是道场,何用讳却?若易为石航,与舟峰相应矣。’因赠之诗,落句云:‘峰头大舸谁安楫,我欲看君使石航。’”

  往南百步,巨崖上镌有“坦吾乐处”四大字。此为明·崇祯泉郡名儒林孕昌(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孕昌》)与同僚亲朋游乐之地。据林孕昌《西洞天记》载,此地曾筑二亭,一名“纶恩”,一名“雷荐”。旁有“林洞”,相传为唐·莆阳名士林蕴林藻读书处。

  香火鼎盛时,有报劬院、舟峰庵、无尘庵,均已废。

  长满苔藓的崖石上,依稀可辨“紫气西来”数字。

  舟峰题咏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收录的舟峰题咏有:

  宋·刘子翚朱熹幼时的启蒙老师)(刻于舟峰摩崖)
    “杖策到舟峰,开轩对缘丛。禅心清似水,客鬓乱如蓬。
     鼓角谯门日,莺花上已风。逢人相借问,何地隐庞翁?”

  明·周廷鑨(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周廷鑨》)诗:
    “胜览始兹峰,云山青万丛。金溪明翠浪,石径隐高蓬。
     櫂拨天河水,帆归岭树风。沧桑谁复问?江海一渔翁信。”

  又:
       “自结旃林不闭关,轻将翠黛点烟鬟。
        云留封树便成麓,客到浮槎直上山。
        返景近催天镜出,落霞祗接海潮班。
        荔香一品新尝得,更采芳荪满袖还。”

巢云岩

  巢云岩概述

  巢云岩位于清源山中峰之东侧,与弥陀岩相邻。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其(南台岩)东为巢云岩,岩石悬峭,石罅中常有云气往来。

  明(万历元年,1573年)·詹仰庇谪归隐于此(徜佯林壑十三年),郡守朱炳如为建书室(巢云书院)。邑令(惠安县令)叶春及题其峰曰‘高士峰’。黄光昇刻石曰‘青天白日’。上有流觞、放鹤二亭,今皆废。明·黄凤翔记。……何乔远碑。……李光缙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朱炳如叶春及黄光昇黄凤翔何乔远李光缙》)

  濯缨泉

  位于巢云岩上方西北侧,在弥陀岩瀑布上端。

  清源三峰鼎歭,雨水汇聚坑仔口一带,分三股下泻,以中股弥陀最为壮观。瀑布分段奔激起伏,形成悬波飞泻。每一短瀑之下均有泉窟,水清如镜。因明·高士詹仰庇(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隐居于此,遂称泉窟为“ 濯缨泉”

  巢云岩摩崖题刻

  詹仰庇有诗刻于巢云岩上方西北侧“濯缨泉”下方:
    “浮云有变迁,流水无朝夕。清源孺子身,放歌我自适。”

  晋江林云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云程》)詹仰庇同年进士,情谊极深。林云程于巢云岩詹仰庇题刻之右,勒诗一首,以赞詹仰庇高洁志行:
    “喷雪度飞云,泉水清如此。玩濯亦以歌,冷然思孺子。”

  詹仰庇题巢云岩、何乔远(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何乔远》)为书刻摩崖楹联:“北望泉声作雨,西来云气为巢。”

  明·嘉靖(1522—1566年)间,刑部南京尚书陈道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道基》)题刻巢云岩摩崖楹联:“地以人胜,石与天连。”

  明·隆庆黄凤翔《巢云岩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收录明·黄凤翔(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凤翔》)《巢云岩记》,曰(《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出城北三里许,岩宇星列。而泉岩称最胜者三:望之突然,梵宫阴蔚,外坦而中幽者,观音岩也;稍进而石门盘郁,佛龛邃靓,有古松蟠虬倒影者,弥陀岩也;又进而悬崖陡立,鸟道微茫,常有云气朝暮往返者,巢云岩也。
二岩距巢云,若由踵至顶望之,不能寻丈。乃自嶔崟突兀,曲折迁旋,登者十休而上,五休而下,若蓬莱千仞之不可几。

  比一至其巅,则怪石嶒崚,擎空吐雾,流泉喷洒,瀑布飞珠,其奇胜甲于诸岩。而金溪之水朝于右,浯江之水汇于前,平畴绵亘,郡城在目。当其彤云四塞,烟雨沈冥,则岑寂孤高,恍在层霄之上。若夫霁旭初开,暮霞掩映,群山奔赴,环流浴日,又旷然备一郡之大观矣。

  先是,年远荒颓,鞠为茂草,虽故老莫知其处。隆庆己巳(隆庆三年,1569年),侍御君以言事忤上旨,谴归田里,常栖迟于弥陀、观音两岩之间。一日,偕徵君访寻故迹,援萝登憩,披榛而石出,卓杖而泉落,不觉相顾大喜,谓神人之挈而授之也。

  已乃庀材鸠工,即其旧址建之。中见书室,背北面南。左为流觞亭,傍注涧水,而蓄鱼其中。右为轩窗,俯瞰二岩胜概,其规画精雅,皆出君心构目营。而郡守朱侯、贰守丁侯、推官李侯,咸捐俸以翼厥费。兵宪乔公给岩僧若干亩。

  落成之日,余携尊酒诣之,相与扫石而坐,临流而饮,觉其幽奇万状,寥廓无涯,令人息心炫目而不能舍去。

  嗟乎!百余年榛莽之区,一为君所赏识,遂缘以改观增胜,即一草一木,殆若非人间所有。美哉,君之足以自娱,而兹岩之获自托于君也。

  然余观自古诤臣,以言获罪者,多称病谢客,塞户避谤,惴惴焉犹懼不测。君今枕石漱泉,陶然以琴书诗篇自适,既无怀沙赋鹏之怨,又无忧谗畏讥之虑,则其所遭之幸,盖什倍于古人,是皆一时胜事,不可以无纪者也。余于是乎援笔而为之记。

  君名仰庇,今为兹岩主人;公名懋敬侯名炳如侯名一中侯名,皆尚意气雅慕君者,而余为凤翔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朱炳如丁一中黄凤翔》)

  明·何乔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收录明·何乔远(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何乔远》)碑,曰(《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居官任职之谓忠,委世韬身之谓光,显迹遂志之谓通,保终守固之谓贞。忠焉而不隐其愚,光焉而不任其晦,通焉而不变其塞,贞焉而不弛其毅,纯德君子也。

  维少司寇詹尔钦詹仰庇尔钦,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当嘉靖(1522—1566年)之季,宰邑南海,英概风举,殷守日晶。入为御史,不屑委顺朝旨,窥瞷时局,所昌言者宫闱琴瑟之和,所招尤者社城灌薰之衅。

  雷轰方掀,地狱可画;余生未残,主恩是恋。绝人同人,溷世出世,探怀乎诗书,寓情乎咏歌。公以居不深,迹不远,则行不遥。就北山之麓,结巢云书院而隐焉。身则辱于泥淤,气则畅夫轩渠,是公之光也。

  策足再起,掉头还归,磷不侵,声实并畅,天子不能舍公,召公再莅藩臬。九列迁于俄顷,八柱近在顾盼,而公必申其志,不枉所持。谁求台则甘从忤世,急遂初衣,问征前路,是公之通也。

  节守段干,义高颜阖,梦葵遗屦,饮水投钱,庇不止于葛藟,惠默沾乎蔀屋。汲行后进,如恐不及,归依帝释,不遗余功,是公之贞也。

  公用世先后积十余年,而隐于巢云书院者以三十余年,是岂特名德贞风与兹山俱崇,而精神之所萃聚,衣履之所振曳,其遗标余挥,未必不与诸山相栖迟也。槛外之云,是公心之变态也;门前之泉,是公心之浚发也。山中风雨,公之所以拘如晦也;山中竹树,公之所以展常春也。山中之土崇且削,公不以为无余地。山中之石磊且落,公不以为无余廉。公有兹山,兹山有公,交相重也。

  公殁有年,公子洪鼎奉公主其中,使千百世而后,颂公之有巢云也。东山之藉名谢客,香山之托灵白传也。某素辱公知,敬拜祠下,楷石为研,沃泉写记,深虑不足名公之秋毫而答洪鼎孝思之万一也。”

  明·李光缙《重修巢云书院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收录明·李光缙(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光缙》)《重修巢云书院记》,曰(《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巢云书院者,咫亭 先生詹仰庇咫亭,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为侍御时退居所营也。

  先生当穆庙朝,以柱下惠文,抗疏论宫闱事,批鳞触忌,削籍放归,始构此山为终隐计。山故有巢云洞,久已荒芜,废为灌莽之区,无有存者。先生辟而治之,巢云之名始著,则山以先生重。

  先生直声震天下,既归隐此山,朝端之士,望先生如泰山乔岳,可仰而不可攀,惟恐其高卧而不复出,有以高士名峰者矣。则先生以山重己。

  今上起先生山中,将大用之。先生始出,不数月拜都御史大夫,二年晋司寇。于斯之时,先生身依日月,位望益尊,中外倚之,始不得栖烟霞而有此山,山亦不能为先生之有矣。

  及先生予告归休,再寻山盟,岩居川观,如是者二十余年。门雀张罗,有司莫见其面,羽仪荐绅,蓍蔡后学,道有于身,而行谊闻于乡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先生有焉。

  今先生殁矣,岁久寝坏,长公定卿乃葺而新之。扶其已颓,拓其未备,焕然一新,奉先生主祠于其中。嗟夫!先生盖至是有始得常有此山也。

  天地间谁为吾有?则非吾有者尚多;以为非吾有,则吾之所不有者乃真有也。自古贤人君子,皆以其蘧庐非有之地,常占为千古长享之物,韩退之韩愈有阳山,柳子厚柳宗元有西山,欧阳永叔欧阳修有滁山,苏子瞻苏轼有吴山、西湖、罗浮、赤壁。终数君子之身,何尝有之?百世而下,想其人而不得见,而本其山川以存之,则以为数君子之有之也。齐景有牛山而不能有,而徒托之一涕,惟其欲身享而自有之,是以终于不可有,晏子笑其不仁矣。

  先生在时,或出或处,时行时止,未尝匏系为凿垣逃穴之举,于此山何尝长据为有?但往来啸弄于其间耳。长公今始为先生有之,山固以先生重也。风朝月夕,先生或御云气而至未可知,乃先生神何往而不之也哉!”

  巢云岩题咏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收录的巢云岩题咏有:

  明·詹仰庇(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自为诗:
       “荒岩栖息薜萝情,吾意云山足此生。
        曲涧泉添宵雨急,高峰石出晓天清。
        交加翠竹当窗发,自在黄鹂隔树鸣。
        会得群公多道气,故来空谷一班荆。”

  明·黄克晦(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克晦》)诗:
    “半岭嫌人迹,孤峰住水声。邻僧过寺别,长者出花迎。
     巢鹤非无托,归云似有情。自惭牵世务,强说得吾生。”

  又:
       “飞泉悬磴接垂籐,猿挂猱缘共一登。
        落日荒堂空草莽,千年怪石尚嶒。
        为巢每近孤鸣鹤,结社应来不住僧。
        禁闼纵教容汲黯,可能忍别自云层?”

  明·黄思近诗:
       “谁构禅居此一阿,逍遥从昔羡詹何?
        亭流曲水堪环座,石老盘松可倚歌。
        和郢客来芳草碧,闭关人定白云多。
        只于岩际寻真隐,何事沧洲制芰荷?”

  明·何乔远(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何乔远》)诗:
    “入径人皆喜,坐空得水音。春泉应更大,夏树转多阴。
     云起浮生态,巢居哲士心。上头行欲去,日暮尚沉吟。”

  明·干宗亮《送派上人移栖巢云》(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干宗亮》)诗
    “青嶂随栖息,白云时送迎。束经披石室,携钵入泉声。
     小径松筠长,新堂雪月明。禅心原不住,相对语无生。”

  【注】派上人:僧正派(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正派》。)

  明·郑之铉诗:
    “砺齿分余石,披襟借远风。断碑磨雨碧,寒树带霜红。
     巢处云千笏,尊前玉几丛。招携还此夕,信宿仗天工。”

  明·黄景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景昉》)诗:
    “能于青紫外,别作一枝栖。踏径输猿引,衔杯觉鸟啼。
     石痕甃绿玉,泉响骤青犀。慷慨风流事,前贤视屡齐。”

  又:
    “落落嶔崎性,微云曷与居?磴拏春树细,溪咽暮钟虚。
     二史乘箕早,孤臣拜杖余。殷勤祝洞壑,长奉绿文书。”

  明·周廷鑨(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周廷鑨》)诗:
    “行过三重水,还巢一片云。珠帘天外织,宝塔雾中分。
     凉月垂青幛,疎畦学绣文。夜深人未宿,熠耀自成群。”

  清·丁炜(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丁炜》)《巢云岩》诗:
    “群峰相映抱,曲磴足遨游。芳藓沿崖碧,鸣禽隔树幽。
     云飞山欲动,花落水争流。何处追觞咏,苍烟起暮愁。”

  另,明·黄凤翔(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凤翔》)《田亭草诗集》 有咏巢云岩、巢云寺诗三首:

  《咏巢云岩》“梵殿清钟日暮时,寻幽一径转逶迤。履随欲口泉声入,榻向岩头树影移。雨平原人青去怡尽,高山绝顶鸟归迟。恁栏解得无生趣,莲社还应问远师。”

  又:“杖凌危山献,双眸送落霞。天边分鸟道,树杪见人家。绝岛拖云起,出林带日斜。旦今筋力健,矩履是生涯。”

  《巢云寺夜游诗》“湖海无知己,相逢有老僧。煮茶烧落叶,说法剔残灯。瀑水三天雨,寒蟾一钵冰。纷纷车马路,应陋几千层。”

弥陀岩

  弥陀岩概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弥陀岩》(《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又(巢云岩)南为弥陀岩,左有飞瀑泉,大旱不竭。

  《闽书》:岩在擎珠凤峰之阳,悬泉从巢云下坠石壁间,冬夏琮琤,有竹箭之美。

  泉旁巨石刻‘泉窟观瀑’等字。

  蹑磴而上,有石径,深邃可以饮。郡人庄一俊(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庄一俊》)名其径曰‘招饮’。

  折石径出,有平台,明·詹仰庇(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刻‘一啸台’。

  有石,元时琢弥陀佛,丈六金身,相特端妙。东有亭曰‘对泉’,今废。

  国朝(清)·嘉庆八年(1803年)徐用逵再建。……

  国朝(清)·乾隆二十年(1755年),提督马负书建石亭山腰,复构亭于‘对泉’旧处,书‘清如许’、‘天风海月’及大‘佛’字,与知府怀荫布所书‘寻佛径’等字,皆镌于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马负书怀荫布》)

  【马负书“佛”字题刻,行书,字径约4.2米高,3.8米,勒石面积达16平方米宽,其壁立临空,真若一佛出世,超然尘外。行笔遒健劲拔,尤其笔序之末后一竖,长4米有余,劲如大刀倒插,气势逼人。落款“大清·乾隆二十年马负书笔”。】

  负书自为记:‘清源之弥陀岩高耸郡北。陟其巅,山海形势,雉堞田庐,毕罗眼底。余每按历憩此,惜名胜颓芜。乾隆乙亥(乾隆二十年,1755年)九月,偕僚侪构椽泉畔,建山腰石亭,以宜远瞩停踪,且为同志者谒。’”

  弥陀岩摩崖有顾德润题弥陀岩楹联:“望云惭飞鸟,临水愧游鱼。”

  石塔左边的“巨灵”二字,为清·乾隆年间李如筠所题。

  弥陀山门

  弥陀山门,正面额匾为明·张瑞图所书“北山胜概”,背面额匾“此外何求”

  山门正面额匾之下两侧有石刻楹联:“每庆安澜堪纵目,时观膏亩可停骖。”署名瑞图氏”,之下有钤印马负书”、“羲祥两方。这幅联刻的字迹是马负书所写,然而因为署名瑞图氏”,不少人便认为是张瑞图撰、马负书书。其实,撰与书的均是马负书。赐恩岩马负书题大“魁”字署易斋 瑞图,题诗铃印瑞图 羲祥,则知瑞图羲祥氏之号。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瑞图马负书》)

  弥陀寺

  弥陀岩有弥陀寺,为清源山四大名刹之一,1961年5月列为福建省文物保护单位。

  弥陀寺始建年代目前尚无定论,但唐·徐寅《咏弥陀岩瀑布》诗中有云:“民田凿断云根引,僧圃穿通竹笕浇。喷石似烟轻漠漠,溅崖如雨冷潇潇。”可见其时弥陀岩周围已有僧人活动之迹。有人据此认为该寺在唐代就已存在了。

  明·许獬《游清源山记》“从台(南台)之东攀缘石隙而下,为詹亭、为弥陀寺二所,杂客旁午不可以入。”

  弥陀寺在清·乾隆间南安进士徐玉本、乾隆廿年(1755)福建提督马负书、清末民初贞姑等,都有过修葺。文革期间的1966年底,弥陀寺被红卫兵以“破四旧”之名夷为平地,仅余石构残件;而阿弥陀佛立像石室则保存了下来。

  弥陀寺于1997年重建,1998年竣工,3间大殿,单檐歇山式建筑,红柱黑瓦,主祀西方三圣。寺内有集弘一法师(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弘一法师》)手迹题重修的弥陀寺二联:“开示众生见正道,犹如净眼观明珠。”“度脱一切众生海,得成最胜世间灯。”

  弥陀岩石室和阿弥陀佛造像

  弥陀岩石室中有元代阿弥陀佛造像,2001年列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元·至正廿四年(1364年),金陵僧觉成“平章三旦八、御史帖木尔不花、宪使孙三宝,佥事释迦奴捐财,在弥陀寺最上方依岩崖壁雕凿阿弥陀佛立像。道光《晋江县志》载:“有石,元时琢弥陀佛,丈六金身,相特端妙。”

  阿弥陀佛造像为立像,就天然崖壁雕凿而成。造像5.77米,宽2.5米,厚1.1头结髻,面庞丰润,右手下垂,左手掌心向上,掐指平放胸前,赤足踏莲花。造型凝重端庄慈祥和善,雕工精致,其服饰融入蒙古族文化特点。明·天启16211627年间,石佛又周身粉刷贴金。

  元代又依崖建一四方攒尖顶石室以庇护石像,即为弥陀岩石室,造像在石室之中石室仿木石构,石板顶盖,石梁石檐,取材泉州花岗岩。石室经历·万历卅二年(1604年)8.1级的大地震没被震毁,至今完好无损。1982年重修。

  弥陀岩石室西侧立有一方至正廿四年的《重修弥陀石室记》碑,碑文中有“易殿以石,建石塔,改堂宇,再精琢佛相涂金”句,弥陀寺寺宇应在此之前就有了,但原名不详,只因雕刻了阿弥陀佛立像,寺因此名弥陀院,后又改称弥陀寺。碑文中最有价值的是出现13处简化字,这是汉字简化史上的重要资料。

  石室中有石刻楹联:

  许元烜“非夸金色相,但羡石肝肠。”

  清·杨旬瑛书:“风烟永护天然相,云水长随不坏身。”

  界泉“当头忽现无生相,垂臂应提正觉人。”

  陈家英“碧海长城悬宝刹,危泉峭壁涌名山。”

  弘一法师墓塔 

  弘一法师墓塔,亦称弘一大师舍利塔,位于弥陀岩西侧。1991年3月列为福建省文物保护单位。

  弘一法师(1880-1942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弘一法师》)于l942年10月13日圆寂于泉州温陵养老院后,其舍利原分葬在圆寂处及杭州虎跑定慧寺,并建墓塔以志纪念。1952年3月在现址兴建弘一大师之塔”,将分葬泉州温陵养老院的弘一法师舍利子安放此塔。“文革”中被毁,1979年重建。

  整个墓塔区域占地面积240平方米,坐东向西偏南,由石室、舍利塔、埕组成。石室和舍利塔均用洁白莹润、精雕细琢的花岗岩石砌筑。

  石室单间,外形四角转八角,建于花岗岩石铺砌的平台上,面积53.5平方米,通高15米,仿木结构,重檐攒尖顶。石室内后壁龛嵌有辉绿岩的线刻弘一法师遗像,系漫画家丰子恺所作的“泪墨画”

  石室的石柱与外墙上,镌有弘一法师生前撰书的楹联四幅:

  “万古是非浑短梦,一句弥陀作大舟。”
  “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自净其心,有若光风霁月;他山之后,厥惟益友明师。”
  “愿尽未来,普代法界一切众生,备受大苦;誓舍身命,弘护南山四分律教,久住神州。”

  舍利塔安放于石室的中央,通高1.2米,石构莲花座卵形。

  石室前为埕,两侧岩石耸立,摩崖上镌刻着弘一法师临终前遗偈的最后遗墨“悲欣交集”四个大字。1980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登山拜塔,撰书“千古江山留胜迹,一林风月伴高僧”,1982年亦镌刻其上。

  石室右侧为曾任新加坡佛教总会主席广洽广净法师舍利塔。

  弥陀岩摩崖诗刻

  唐·莆田徐夤(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徐夤》)曾题诗《弥陀岩咏瀑布十二韵》勒石于弥陀岩瀑布间。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弥陀岩》收录,作《唐·徐夤《咏瀑布诗》》。

  此诗《全唐诗》亦有载,题作《和尚书咏泉山瀑布十二韵》

  清时修葺岩寺,其裔孙徐用逵于嘉庆七年壬戍(1802年)仲秋重刻岩上,云:“岩有瀑布诗,余祖秘书公徐夤曾任秘书省正字)旧□也。今修斯岩,于苍崖绿藓中寻是诗不得,谨稽郡志,合之家谱,炳炳烺烺,命工镌于石,以示不忘云。”诗勒于弥陀岩放生池东侧岩石上,题《唐·秘书公咏弥陀瀑布》
       “名齐火浣溢山椒,谁把惊虹挂一条?
        天外倚来秋水刃,海心飞上白龙绡。
        民田凿断云根引,僧圃穿通竹笕浇。
        喷石似烟轻漠漠,溅崖如雨冷潇潇。
        空
(水)中蚕绪缠苍壁,日里蜺旌(虹精)系绛霄。
        寒漱绿阴仙桂老,碎流红艳野桃夭。
        千寻练写长年在,六出花开夏暑消。
        急恐划分青嶂骨,久应礻朋 裂翠微腰。
        濯缨便可讥渔父,洗耳还宜傲帝尧。
        林际猨猱偏得饮,岸边乌鹊似
(拟)为桥。
        赤城未到诗仙
(先)寄,庐阜曾游梦已遥。
        数夜积霖声更远,郡楼欹枕听良宵。”

  【注】本诗《全唐诗》所载之字偶不同,注于括号中。

  明·龙泉人张启元登游清源山,于弥陀岩“泉窟观瀑”石刻之前方另一巨岩间留一诗刻:“持酒移殽别一欢,猜拳石上杂流喧。午风吹到汗躯爽,却恨暮鸦催客还。”【注】张启元,字应贞,明·龙泉人。嘉靖举人。任福建分巡漳南道,领汀、漳,驻上杭。隆庆间任福建佥事。

  明·隆庆元年(1567年)春,陈嘉谟任泉州通判的次年,与丁一中同游弥陀岩,有唱和诗各一首,勒石于弥陀岩一线天右侧石壁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陈嘉谟丁一中》)

  丁一中诗云:“天涯浮迹正飘蓬,又共南华到梵宫。石径幽侵禅骨冷,山花笑入客颜红。霏微昼酿岩端雨,澹荡春生谷口风。辽海陆能追化鹤,云台空欲附飞鸿。”

  陈嘉谟诗云:“长年浪迹叹飞蓬,此日联镳到上宫。石径尚余苔露碧,山花还照海云红。蓬开灵竅千年佛,吹尽浮岩一夜风。极目层霄应不远,直从天外数冥鸿。”

  明·隆庆六年(1572年)任泉州推官的罗文靖(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罗文靖》),在泉任职期间,登游弥陀岩,赋诗勒石于一线天右侧岩壁间:“凉风起东海,万里扫清秋。绝壁开苍径,飞云度古丘。日兼山色暮,花共酒香浮。天竺岩西走,相携到上头。”

  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施世纶42岁(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施世纶),在泉居丧终制,再次登游弥陀岩,赋诗勒石于“一啸台”西侧岩壁间(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弥陀岩》收录):“曾枕清泉漱石时,老僧还指壁间诗。江山无改旧游寺,十四年来鬓有丝。”【注】枕清流漱石:《世说新语·排调》载:孙子荆(名)年少时,欲隐,语王武子王济)“当枕石漱流”,误曰“漱石枕流”。曰:“流可枕,石可漱乎?”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砺其齿。”后以“漱石枕流”或“枕流漱石”指士大夫的隐居生活。壁间诗:历代许多文人雅士来这里浏览,留下不少题刻诗刻,一啸台东边岩壁间就有马负书的诗刻《春日游弥陀岩即景十韵》,其中有“夹涧飞泉挂碧空,宛然云外落长虹”之句。

  清· 康熙三十九年庚辰(1700年)九月,浙江宁波人李涵(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任福建陆路提督军门中营参将,为提督王万祥部下)登游弥陀岩,赋诗勒石于“一线天”谷口、“招饮径”题刻相邻岩壁间:“四塞无烟海亦清,凭高试眺刺桐城。军歌细柳民歌野,石屋飞泉佛有声。”

  清· 康熙四十年辛已(1701年)春,南安知县李延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延基》)登游弥陀岩,题诗勒石于弥陀岩石室东侧巨岩高壁间:“嶙峋石畔,古佛安禅。红尘不到,别有洞天。”

  清· 雍正七年已酉(1729年)八月,山东德州人石云倬(雍正六年任福建陆路军门提督)登游弥陀岩,赋诗勒于“一啸台”西侧岩壁、施世伦诗刻之右。诗云:“岩悬瀑布几千春,策杖寻幽不厌频。海上风烟久卧鼓,山中梅鹤亦亲人。云横白雁瞻天远,叶落苍苔浥露新。载酒啸歌吾敢醉,乾坤俯仰愧斯民。”

  清·乾隆十七年(1752年)任泉州同知、乾隆十九年(1754年)任泉州知府的觉罗四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觉罗四明》),在弥陀岩瀑布东侧岩壁间,刻有为石云倬题刻的“洗心”二字所作跋诗:“爱此清无滓,涓涓日夜流。一经题品后,名胜重千秋。”

  清· 乾隆二十一年丙子(1756年)春,提督马负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马负书》)登游弥陀岩,题《丙子春日游弥陀岩即景十韵》,勒于弥陀岩“一啸台”巨岩东南侧“一线天”谷口(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弥陀岩》收录):

  (一)《出廓寻芳》:“胜日登临玩物华,平畴万顷早禾嘉。山灵有意添春色,天半霏霏散雨花。”

  (二)《山亭小憩》:“构得新亭山半腰,凭栏一望海天遥。游人到此须停憩,好振春衣步紫霄。”

  (三)《崖畔古松》:“参差虬干势摩云,偃盖清森鹤作群。岁月承来多雨露,为梁为栋正需殷。”

  (四)《层岩瀑布》:“夹涧飞泉挂碧空,宛然云外落长虹。千支万派流膏远,会见天心溥化工。”

  (五)《山门巨石》:“山门巨石绕祥光,护法天生对峙昂。古佛由来无着相,何知不是两金刚。”

  (六)《石室弥陀》:“巍峨古刹嵌山阿,石润幽栖萃太和。分得西来莲一座,人人顶礼见弥陀。”

  (七)《高峰远眺》:“抠衣盘步上山巅,石蹬凌虚欲近天。俯视苍茫千嶂小,划然长啸斗牛边。”

  (八)《峰顶佛字》:“挥毫岩顶现全真,丈六凭空不坏身。却为巨灵开胜迹,昙光普照万家春。”

  (九)《云堂清话》:“啣杯相对话禅关,榄外游云自往还。得意当前皆胜概,何须蓬岛说三山。”

  (十)《归途夕照》:“一鞭斜照出山隈,不尽春光暮霭来。按辔回看登眺处,浮云送翠意悠哉。”

  清·乾隆二十一年丙子(1756年)闰九月初九,永春知州杜昌丁(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杜昌丁》)、晋江知县干静专邀约提督马负书登游弥陀岩。适逢江西临川人李友棠赴督学任途经泉州,遂相偕。夜昏乃还。杜昌丁李友棠各有即景诗刻。

  杜昌丁题弥陀岩即景诗十首,勒于弥陀岩“一线天”谷口、“招饮径”题刻左上角:

  (一)《佛字》:“题咏岁月湮,旧迹已剥落。龙蛇丈六高,新题歭寥廓。”

  (二)《瀑布》:“清泉山间飞,匹素挂万丈。攀援欲寻源,陡绝谁能上?”

  (三)《石室》:“凿岩成小筑,深广可十笏。庄严危相同,峭石立四壁。”

  (四)《一线天》:“千盘曲折上,幽然小径通。危石夹山罅,不仗五丁功。”

  (五)《石蹬》:“甃石开幽径,摄衣拾级从。譬彼自卑者,心渐登高峰。”

  (六)《半山亭》:“山前结石亭,自此臻胜景。松风邑亭畔,禅心初入定。”

  (七)《高士峰》:“探奇藉济胜,谁上凌霄台?高士何年到,藓壁摩苍苔。”

  (八)《清泉》:“一道清如许,鸣泉自千古。石上坐弹琴,志与伯牙伍。”

  (九)《石亭》:“幽瀑不断处,涓涓过小亭。水声流云过,山色接来青。”

  (十)《松林》:“映日穿林表,风清入夜多。飒然披我襟,忘却是岩阿。”

  李友棠草感二律,勒于弥陀岩石室东侧高崖崖壁上(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弥陀岩》收录):

  (一)“星轺往复偶停骖,闰节嘉招兴倍酣。安得参军仍落帽,将无弥陀是同龛。阶前众壑鸣秋叶,郭外千家映夕岚。行筴笑渠清似水,却逢名胜不妨贪。”

  (二)“石壁飞泉绕树隈,凭栏一望画图开。何人秉烛山间饮?有客浮槎海上回。太守摛毫继,元戎缓带引。异时按部还乘兴,重访题名拂翠苔。”

  弥陀瀑布“飞瀑泉”东侧岩壁,有怀荫布(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怀荫布》)《丙子(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冬游弥陀岩》诗刻二首(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弥陀岩》收录):

  (一)“山自清源发,岩因古佛名。云栖石室冷,雪点啸台清。霜叶流丹色,寒泉潄玉声。芸芳正应节,初建隼旂行。”

  (二)“风清铃阁静,政简簿书闲。喜见军民乐,好将岩壑攀。残苔斑石塔,疏木簇烟鬟。敢借游余兴,登临共岘山。”【注】岘山,即岘首山,位于湖北襄阳南,为襄阳南面要塞。西晋·尚书左仆射羊祜出镇襄阳时,尝登岘山,置酒言咏。

  弥陀岩题咏

  除上摩崖诗刻外,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弥陀岩》还收录有以下弥陀岩题咏诗:

  宋·邱葵(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邱葵》)诗:“弥陀岩下苍榕树,借我今年两度游。客思凄凉无奈老,水光潋滟最宜秋。便思乘兴归沧海,却恨知心远白鸥。日暮强随年少去,溪山好处尽成愁。”

  元·陈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弦》)诗:“城南野寺远凄凄,老去登临兴不迷。黄菊有情留客醉,青猿何事向人啼?长江水落孤帆远,古道芜寒匹马嘶。愿得相从休物累,频来此地共幽栖。”

  明·朱梧(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梧》)诗:“石壁参差鸟道危,岫云点缀碧山亏。千里泉漱降龙窟,百尺松生放鹤枝。山客莫愁风景别,岩僧都忘岁时迟。台高径窄来人少,锦席添杯片月随。”

  明·苏濬苏浚,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苏浚》)诗:“一径萧疎际,寻幽野兴偏。行看沧海近,坐对白云悬。雨急烟低树,风高鸟弄弦。芳兰堪共佩,到此总忘年。”

  明·黄克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克晦》)诗:“十年何事别兹岩?一见飞泉祗自惭。声落苍崖多作雨,流穿急石不成潭。洒衣宁觉三铢湿,漱齿惟怜一掬甘。虹饮鲸吞应不惜,满前风雪破昏酣。”

  明·黄凤翔(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凤翔》)诗:

  “梵殿清钟日暮时,寻幽一径转逶迤。屐随谷口泉声入,榻向岩头树影移。疎雨平原人去尽,高风绝顶鸟归迟。凭栏解得无生趣,莲社还应间远师。”

  又:“杖履凌危巘,双眸送落霞。天边分鸟道,树杪见人家。绝岛抱云起,出林带日斜。只令筋力健,短屐是生涯。”

  明·蒋德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蒋德璟》)《瀑布诗》“原泉体本似天河,天半飞来透薛萝。虹雨千层吹不断,琉璃万斛涌还多。近朝沧海成高浪,分溉青郊饱远禾。五老九华飞练好,何如此处白龙梭!”

  明·杨铉锡“名岚山北有弥陀,挈伴寻幽到薛萝。径里鸣泉听乍细,石间落子兴偏多。抱檐崖树堪知午,劝酒春禽自解歌。回首旧游今十载,劳生空悔逐流波。”

  明·蒋熺诗:“莎庭藤嶂倚阑干,满意搜奇不说还。来往忙云闲处想,低昂怒瀑定中看。鸟因樵子重寻洞,泉为农人勇出山。薄暮与君谈胜事,意行又到太湖间。”

  清·丁炜(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丁炜》)诗“齐云山半赏心多,曲径幽香雨曼陀。几杵疎钟僧自定,一湾流水鸟空歌。维摩法焰传灯火,谢、傅清吟寄薛萝。倘得闲园分十笏,静看人世任风波。”

  清·黄道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道泰》)诗“十年不到此岩扉,寺废僧残事事非。碧瓦暗滋清草长,红泉时带白云飞。潮生海国鱼盐富,风过山楼橘柚稀。何日此身无星碍?醉吟佳句送斜晖。”

  清·陈一策(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一策》)诗:“一啸高台上,岚光映翠微。石幽苍藓驳,树老绿萝衣。密竹多侵磴,残花乱扑扉。豪吟烟景暮,闲步夕阳归。”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弥陀岩》无收录的有:

  清·林鹤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林鹤年》)《弥陀岩观瀑布歌》“清源之麓藏石骨,中有佛岩殊兀兀。相传石影现弥陀,喝断水龙垂石发。水从天半驭云飞,点点珠落寒溅衣。偶然拄杖倚山听,晶帘侧卷钩斜晖。万松消夏忘暑日,水声回环抱石室。老僧入定寂无言,指向心源水自出。掉头我向山灵问,飞瀑千寻有余韵。好教吹去作苍霖,卷舒未合凭天运。”【注】兀兀:高耸特出貌。石发:藻类植物,今称水绵。入定:佛教名词,指坐禅时,心不驰散,进入安静不动的禅定状态。苍霖:苍天降甘霖,喻恩泽之施。天运:天体的运转,作天命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