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吕)

  吕夏卿(字缙叔,北宋·南安人;籍居晋江安海和泉州郡城,史称晋江人。高要县主簿、江宁尉。宣德郎、守秘书丞:参编《新唐书》。直秘阁、同知礼院。史馆检讨、同修起居注、知制诰。出知颍州,卒。宅与墓。)吕谅卿(北宋•南安人,居晋江曾棣。从宦。诋绍述新法之非,被打入元祐党籍。平反。)
  吕渭、吕造、吕璹(字季玉。由泉州郡城迁南安水头。漳浦令。历宦。)、吕大奎字圭叔,号朴乡。朱熹的三传弟子。历知兴化军。死节。评价。)、吕图南字尔搏,号天池。明·泉州南安朴兜人,居晋江。自南安徙晋江。历宦至南京户部侍郎。家居。)、吕亻先、吕中(字时可,南宋·晋江人。教授。国史宝录院检阅、国子监丞兼崇政殿说书。秘书郎。徙知汀州,复秘书郎。奉祠,卒。)、吕椿(字之寿)、吕尚四(明·永春县六七都[属今蓬壶]人。起义。陷永春县城,啸安溪、仙游、南安各县。进攻德化县城失败。吕尚四之死。明·嘉靖黄养蒙《记》。蔡钟《墓志铭》。)、吕日登(字岸于,清·晋江人)、吕科( 字德中,北宋·晋江人)

吕夏卿

  吕夏卿(1015—1068年),字缙叔,北宋·南安人,籍居晋江安海和泉州郡城,故史称晋江人;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生。

  《宋史·列传第九十·吕夏卿》、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夏卿》、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夏卿》、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5·人物志·文苑1·宋·吕夏卿》有传。

  高要县主簿、江宁尉

  吕夏卿幼时聪慧,日诵数千言,稍长精通史籍。庆历二年(1042年)举进士,初授广南东路(今广东省)高要县主簿,调江南东路(今江苏省)江宁尉。

  《宋史·列传第九十·吕夏卿》:吕夏卿,字缙叔,泉州晋江人。举进士,为江宁尉。”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夏卿》:吕夏卿,字缙叔,晋江人。第进士,为江宁尉。”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夏卿》:吕夏卿,字缙叔,晋江人。庆历二年进士。”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5·人物志·文苑1·宋·吕夏卿》:吕夏卿,字缙叔。庆历二年进士,调江宁尉。”

  宣德郎、守秘书丞:参编《新唐书》

  擢宣德郎、守秘书丞。吕夏卿对唐史甚熟,欧阳修宋祁领编《新唐书》时,馆阁连章共荐吕夏卿参与,为编修官。《新唐书》工程浩繁,从庆历四年(1044年)下诏重修,至嘉祐五年(1060年)完成,历时17年,前后更换10多人,惟吕夏卿范缜二人自始至终。

   《宋史·列传第九十·吕夏卿》:夏卿学长于史,贯穿唐事,博采传记杂说数百家,折衷整比。又通谱学,创为世系诸表,于《新唐书》最有功云。”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夏卿》:

  “馆阁联章荐,为编修。”

  “初,欧阳修宋祁典领唐史,十七年书始成,时同预选者皆迁徙不常,惟夏卿范镇自发凡至于终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夏卿》:夏卿长于史,贯穿唐事,博采传记杂说数百家,折衷整比。又通谱学,创为世系诸表,于《新唐书》最有功云。”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5·人物志·文苑1·宋·吕夏卿》:

  “荐为编修《唐书》。”

  “初,欧阳修宋祁等典领《唐史》,十七年书始成。凡预载笔者,皆一时高选,前后十余人,迁徒不常。惟夏卿范镇自发凡讫于竣事。夏卿又纂《新书纪志传义例》,摘其中繁文阙误,目为《唐书直笔新例》一卷、《唐兵志》三卷;又集天下碑刻为《唐文献信考》,《历代氏谱志》为《古今系表》。”

  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载:曾公亮(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曾公亮》)进《唐书》表所列预纂修者七人,夏卿居其第六……其位虽出欧阳修宋祁下,而编摩之力,实不在下也。”

  吕夏卿主要编纂《唐文献考》和《古今世系表》,创设《新唐书》谱中的宗室、宰相世系表。

  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新唐书》二百二十五卷:……宋《宋史·吕夏卿传》称《宰相世系表》,夏卿所撰,而书中题名,则仍以官高者为主,特诸史多用一人,此用二人为异耳。……至于吕夏卿私撰《兵志》,见晁氏《读书志》;宋祁别撰纪志,见王得臣《尘史》,则同局且私心不满……”

  吕夏卿除参修《新唐书》外,还著有《新书记志传义例》1卷、《唐兵志》3卷、《唐文献信考》、《历代氏谱志》。吕夏卿对《唐书》的编纂有不同意见,提出后又未被欧阳修宋祁等采纳,著《唐书直笔》保存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新唐书、唐书直笔》)

直秘阁、同知礼院

  仁宗·嘉祐五年(1060年)《新唐书》成,吕夏卿擢任直秘阁、同知礼院。

  《宋史·列传第九十·吕夏卿》:

  “编修《唐书》成,直秘阁、同知礼院。

  仁宗选任大臣,求治道,夏卿陈时务五事,且言:‘天下之势不能常安,当于未然之前救其弊;事至而图之,恐无及已。’朝廷颇采其策。”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夏卿》:

  “编修《唐书》成,直秘阁、同知礼院。

  仁宗时,陈时务五事,且言:‘天下之势不能常安,当于未然之前救其弊;事至而图之,恐无及已。’”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夏卿》:仁宗时陈时务五事,见采用。”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5·人物志·文苑1·宋·吕夏卿》:

  “官书成,迁直秘阁、同知礼院。

  仁宗选任大臣,求治道,夏卿陈时务五事。且言:‘天下之势不能常安,当于未然之前救其弊。’仁宗颇用其策。”

  史馆检讨、同修起居注、知制诰

  英宗朝(1064—1067年),任史馆检讨、同修起居注、知制诰。

  《宋史·列传第九十·吕夏卿》:英宗世,历史馆检讨、同修起居注、知制诰。帝尝访以政,对曰:‘两朝不惜金帛以和二边,脱民锋镝之祸,古未有也。愿勿失前好。’”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夏卿》:英宗世,历史馆检讨,同修起居注,知制诰。尝言于帝曰:‘两朝不惜金帛以和二边,脱民锋镝之祸,古未有也。愿勿失前好。’”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夏卿》:英宗时论西北二边事宜,词极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5·人物志·文苑1·宋·吕夏卿》:英宗时,历史馆、同修起居注、知制诰。又言西北二边事宜,辞极切。”

  出知颍州,卒

  治平四年(1067年)一月神宗即位,改元熙宁。吕夏卿迁兵部员外郎、知制诰。时朝中讨论修仁宗英宗《实录》人选,朝论皆属吕夏卿,即同修《实录》。不久,吕夏卿“积劳致疾”乞闲职,于是出知颍州,熙宁元年(1068年)卒于任上,年五十三。

  《宋史·列传第九十·吕夏卿》:“出知颍州,得奇疾,身体日缩,卒时才如小儿,年五十三。”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夏卿》:“出知颖州,得奇疾,身体日缩,卒时才如小儿。”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夏卿》:

  “会议修仁宗英宗正史,朝论皆属夏卿

  后以积劳致疾,乞闲职,出知颖州,卒。

  ,撰《唐史音义》进呈,诏付秘阁;仕至建雄军佥判。”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5·人物志·文苑1·宋·吕夏卿》:

  “熙宁初,迁兵部员外郎知制诰,同修《实录》。”

  “乞闲职,出知颍州。卒年五十三。

  ,尝撰《唐史音义》六十本以进,诏付秘阁看详,仕终建雄军佥判。子,见《选举志》。”

  宅与墓

  吕夏卿宅在泉州旧睦宗院(位于今西街旧馆驿)西偏。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宅·宋宅》“紫薇舍人吕夏卿宅:在旧睦宗院西偏。”宋时,人们在其故居附近建“紫薇坊”纪念他,后废圮。

  墓葬惠安县白岩山麓(今属黄塘乡)。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夏卿》:吕夏卿墓,在县北十二都白岩山之麓。”

吕谅卿

  吕谅卿,北宋•南安人,居晋江曾棣;父吕璹,兄吕惠卿;有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吕璹吕惠卿》)

  从宦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谅卿》:吕谅卿,南安人。父,景佑进士,历守潮、怀二州,皆有善政。谅卿惠卿升卿为兄弟。”

  神宗(熙宁~元丰,1068~1085年)时,吕惠卿任副宰相,充王安石变法(熙宁变法)谋主。吕谅卿本无选人身份,欲出任监官,吕惠卿“不度法之可否,威使流内铨供脚色……即出敕以授。”

  诋绍述新法之非,被打入元祐党籍

  哲宗•元符(1098年)中,吕谅卿任温州军事推官,上书诋毁新法。

   徽宗•崇宁元年(1102年),蔡京专权,把元佑至元符间(1086—1100年)间司马光文彦博苏轼黄庭坚秦观等309人列为奸党,将姓名刻石颁布天下,称《元祐党籍碑》,有文臣(曾任宰臣执政官、曾任待制以上官、余官)、武臣、内臣等属;吕谅卿名列“文臣•余官”内,编管淮南路亳州。崇宁三年甲申(1104年)除名勒停。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谅卿》:

  “元符中为温州军事推官,上书诋绍述新法之非。

  崇宁元年,编颁元符章疏姓名,谅卿以邪等尤甚入党籍,编管亳州。”

  《续资治通鉴长篇拾补·卷23》:徽宗·崇宁三年……除名勒停人……淮南路亳州吕谅卿。”

  平反

  崇宁五年(1106年),元祐党人得以平反。三省同奉旨叙复元祐党人152人;其中曾任宰臣、执政官刘挚等11人,待制以上官苏轼等19人,文臣余官任伯雨等55人,选人吕谅卿等67人。 
同时,销毁朝堂与全国各地的《元祐党籍碑》,撤销对党籍人的所有禁令,准许元祐党人籍子弟在京城差遣。
南宋•绍兴二年(1132年)六月,追赠吕谅卿宣教郎。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谅卿》:“绍兴二年赠宣教郎,官其家。”

吕渭

  北宋·晋江人。宣和期间任提举广南西路常平章事。

  广西桂林市南溪山刘仙岩,有一方吕渭刻于北宋·宣和四年(1122年)的摩崖石刻,为向当地推广避免染岚瘴之病,刻了一贴法瘴的药方《养气汤方》,以垂永久。碑高0.5米,宽0.65米,楷书。本文每字径0.02米,注文每字径0.01米,共195字。包括药名、份量、制法、服法及疗效。

  全文于下:

  “按《广南摄生论》载《养气汤方》:附子,圆实者,去尽黑皮,微炒,秤囗囗四两。甘草,炙,秤一两。囗黄,汤洗,浸一宿,用水淘去灰,以尽为度,焙干,秤二两。囗囗囗囗右三味同捣,罗成细末,每服一大钱,入盐点,空心服。

  皇祐、至和间,刘君锡以囗囗事窜岭南,至桂州,遇刘仲远先生,口授此方。仲远是时已百余岁。君锡服此汤,间关岭表囗囗数年,竟免岚瘴之患。后还襄阳,寿至九旬。尝云:闻之仲远曰:凌晨盥栉讫,未得议饮食,且先服此汤,可保一日无事。旦旦如此,即终身无疾病矣!

  宣和四年上巳日,朝请郎提举广南西路常平章事晋江吕谓记。 ”

吕造

   宋·泉州人。仁宗天圣二年(1024年)进士,官朝散大夫。

吕璹

  吕璹季玉北宋·泉州南安水头镇朴兜村(今朴里村)人,吕惠卿(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吕惠卿》)之父。

  由泉州郡城迁南安水头

  吕璹原居泉州郡城(亦为晋江县治)相公巷,郡城亦为晋江县治,故或称晋江人。

  吕璹曾公亮(宋·宰相,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曾公亮》)家为邻,又有姻谊关系。家欲扩建府第,吕璹吕惠卿父子遂成人之美,腾出地皮予家。在地理大师黄应钟的指点下,另择新地,举家迁居南安县水头镇塔丰山昆仑垵,即今朴兜村。

  吕璹是朴兜村的吕氏开基始祖,而吕惠卿是二世祖,衍传至今在海内有1万多人,包括海外有23万人。

  漳浦令

  吕璹景佑元年(1034年)第进士,庆历年间(10411048年)为漳州漳浦令。

  《宋史·卷471· 列传第230·奸臣1·吕惠卿吕惠卿习吏事,为漳浦令。县处山林蔽翳间,民病瘴雾蛇虎之害,教民焚燎而耕,害为衰止。”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宋·吕璹》:吕璹,字季玉,晋江人(乾隆《泉州府志·循绩》作“南安人”)。景祐初第进士。历漳浦令,建学择师以教士,募民兵以御汀、虔之盗。既去,民祠焉。”

  漳浦隶属漳州府。唐·河南光州固始县人陈元光对开发漳州作出历史性的贡献,殁后历代屡有封赠。漳州奉祀“开漳圣王”的寺庙达100多座,仅漳江两岸的威惠庙就有二十几座。吕璹《题威惠庙》七律一首云:“当年平寇立殊勋,时不旌贤事弗闻。唐史无人修列传,漳江有庙祀将军。乱营夜杂阴兵火,杀气朝参古径云。灵贶赛期多响应,居民行客日云云。”

  吕璹在任漳浦县令时,留下一些传说:

  南宋·吴虎臣《能改斋漫录·卷18·神仙鬼怪》载有“虎诛”的事:有一次,一个老百姓又被虎咬死了,吕璹前往哀悼,令人在死者被虎咬死的地方挖掘一口很深的阱,还在阱旁竖立一块牌子,上写:“害民者速陷此中!”次日果然发现有老虎陷人此阱中。

  吴虎臣《能改斋漫录》还载有“媪之子复苏”的故事:漳浦县邑内有位老妇人的儿子在陈元光将军庙戏耍,偷拿了庙里的水果等供品。不料,这孩子一走出庙门,在石阶下竟仆倒而死。老妇人痛哭流涕,伤心至极,围观的人十分同情她。吕璹闻知,立刻写了一篇讼文到将军庙里祭拜。文中说,如果偷盗宗庙的酒食,依律是在罪人的脸上刺字,那么,偷盗将军庙里的供品是不应当处死的,如果这样做的人是愚蠢无知的。将军还应赦免他,这并不影响将军处事的公正啊!当吕璹把讼文在庙前焚烧之后,老妇人的儿子居然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了。

  历宦

  吕璹知衡山县、通判宜州,转开封府司录,历守潮、怀二州,终光禄卿。

  《宋史·卷471· 列传第230·奸臣1·吕惠卿

  “通判宜州,侬智高入寇,转运使檄与兵会,或劝勿行,不听。将二千人蹑贼后以往,得首虏为多。

  为开封府司录,鞫中人史志聪役卫卒伐木事,吏多为之地,穷治之,志聪以谪去。

  终光禄卿。”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宋·吕璹》:

  “知衡山县,撤淫祠以为亭馆。

  转开封府司录。宦者役殿庐卫士伐后苑木为器用,木堕杀士,事下按验,乞重其罪,以肃中禁,宦者卒谪去。

  历守潮、怀二州,迁光禄卿,卒。

  子惠卿升卿,俱第进士;谅卿为温州推官,入党籍。”

吕大奎(1230-1279年)

  吕大圭,字圭叔,号朴乡,南宋末·泉州南安水头镇朴兜村人,生于理宗·绍定三年(1230年)五月。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儒林·宋·吕大圭》有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侍郎吕朴乡先生大圭》据《南安邑志》、旧《郡志》、《道南统绪》、《朱氏经义考》、《闽书》、泉郡新《志》稿为作传。

  朱熹的三传弟子

  吕大奎师从王昭王昭陈淳门人,陈淳朱熹门徒,因此吕大奎朱熹的三传弟子。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儒林·宋·吕大圭》:吕大圭,字圭叔。同安人(乾隆《泉州府志·列传》作“南安人”)。居朴乡,因以为号。少师事陈淳门人王昭,复得文公道学之传。”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侍郎吕朴乡先生大圭》:

  吕大圭,字圭叔,南安人。

  少学于乡先生潜轩 王昭陈北溪 安卿陈淳安卿朱文公朱熹,世号温陵截派。居家授徒数百人。”

  吕大奎青少年时期曾在“杨林书院”读书教学。

  朴里村“镇安殿”供奉普庵公”普庵是宋朝的高僧,吕大奎在少年读书时,曾祈求过普庵公”,后来果然登科及第中了进士,遂在家乡朴里建立寺庙,虔诚供奉,以表感谢。“镇安殿”今存。

  历知兴化军

  淳祐七年丁未(1247年),吕大奎张渊微一甲第三名进士及第(探花)。历任潮州教授、赣州提举司干办、袁州、福州通判、朝议大夫兼吏部员外郎、国子监编修、实录检讨官、崇政殿说书,后因讲泉州话难懂,出知兴化军(今莆田市)。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侍郎吕朴乡先生大圭》:

  “登淳祐七年进士,授潮州教授,累迁简讨、崇政殿说书、吏部侍郎,以操南音出知兴化军。以俸钱代输中户以下赋;著《莆阳拙政录》。”

  “按:黄氏《道南统绪》辨正谓大圭为淳祐间进士,历官侍郎,出知兴化军。《南安邑志》、旧《郡志》、《同安志》、《莆阳志》皆同,独新《郡志》本之《闽书》稍异,今从氏本改正。”

  死节

  德祐元年(1275年),吕大奎转调漳州知府。未行,德祐二年(1276年)遇蒲寿庚献泉州城降元,将吕大奎捕至泉州,令署降表,吕大奎不从,将杀之。刚好有他的门人在元军总管内办事,才得以解脱。祥兴二年(1279年)冬,吕大奎避入海岛,蒲寿庚遣兵追捕,将授以官。吕大奎坚持不降,终被杀害,年49岁。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侍郎吕朴乡先生大圭》:

  “德祐初元,转知漳州军,节制左翼屯戌军马。

  未行,属蒲寿庚率知州田子真降元,捕大圭,至令署降表,大圭不署,将杀之,适门弟子有为管军总管者,扶出至家,以平生所著书泥封一室,变服逃入海岛。寿庚遣兵追之,将授以官,不从,被害,年四十九。

  其泥封室尽毁于贼,独其门人所传《易经集解》、《春秋或问》二十卷、《春秋五论》一卷、《论语、孟子集解》、《学易管见》行于世。

  所居朴兠乡,人称朴乡先生。”

  吕大奎墓在南安县大丰山西朴乡三原。

  吕大奎以身殉国后,南安石井镇杨子山下有一个村子为了纪念他,将该村改名大奎村”,沿用至今。

  评价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侍郎吕朴乡先生大圭》:

  “元·建大同书院,祠朱文公朱熹,以大圭配门人。

  丘葵赞曰:‘泉南名贤,紫阳朱熹高弟;造诣既深,践履复至;致身事君,舍生取义;所学所守,于公奚愧!’”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侍郎吕朴乡先生大圭学派》:

  “按:

  先生之学,渊源于紫阳 文公,世号温陵截派者也。

  宋祚运移,先生大节不夺,门徒赞之详矣。

  一桂称其《易学管见》发明多好。

  所著《春秋或问》,梦申跋后曰:

  ‘广文先生加惠潮士,诸士有以《春秋》请问者,先生出《五论》示之,咸骇未闻,因并求全稿。先生又出《集传》、《或问》二书,盖本文公之说而发明之。有《五论》以开其端,有《集说》以详其义,又有《或问》以极其辨难之指归,而《春秋》之旨昭白矣。

  梦申预闻指教,不敢私秘,与朋友谋而锓诸梓,以广其传焉。

  今考《春秋或问》二十卷、《五论》一卷、《易学管见》、《论语、孟子解》以传在学者得存,然《管见》诸书皆不可见,见者又仅此云。’”

   吕大奎《过安平渡》:“此日江山倍有情,怒涛万顷一书生;丹诚欲挽东流水,古渡安平恨不胜。”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陈淳蒲寿庚丘葵》、《泉州书院·杨林书院、大同书院》)

吕图南

  吕图南(1570—1642年),字尔搏,号天池,明·泉州南安朴兜人,居晋江。

  清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7·侍郎吕天池先生图南》综述新《郡志》、《南安邑志》为作传。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吕图南》、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吕图南》有传。

  自南安徙晋江

  吕图南,南安人,徙晋江。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7·侍郎吕天池先生图南吕图南,字尔搏,别号天池,晋江人。”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吕图南》:吕图南,南安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吕图南》:吕图南,字尔搏,自南安徙晋江。”

  历宦至南京户部侍郎

  吕图南万历廿二年甲午(1594年)举人,万历廿六年戊戍(1598年)进士,历官中书舍人、吏部主事(或曰礼部主事)、浙江道监察御史,以僚属党友之案谢病归。泰昌元年(1620年,或作天启元年、1621年),起南京通政司右参议,以丁外艰归。天启六年丙寅(1626年),升北京左通政使,后加左都御史(或作右都御史)。旋改南京户部侍郎。忤旨罢归。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吕图南》:

  “万历戊戌进士,授中书,升吏部主事。癸卯(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典粤试。

  迁浙江道御史,巡按广西。再按浙江,以僚属构党,告病归。

  泰昌初,起南京通政司右参议,复以艰归。

  天启丙寅,升北京左通政,寻转正。时阉焰方张,有监生陆万龄等请祀阉文庙,李映日等请加九锡封王,俱严驳不上。庄烈帝赐敕褒之。

  加左都御史,旋改南京户部侍郎,总督粮储。上疏乞留漕粮关税,便宜给发。忤旨,归。”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7·侍郎吕天池先生图南

  “万历二十六年进士,授中舍人,历礼部郎擢为御史,出按粤西、浙江,寻谢病归。

  天启初,起为南通政使右参议,寻迁左通政使。时珰魏忠贤焰方张,有监生陆万龄等请祠珰文庙,李映日等请加九锡封王,俱严驳不上。(后来)怀宗崇祯帝·朱由检赐敕有‘心事皎然,守正不阿’之语。

  加右都御史,旋改南京户部侍郎,总督粮储。会江陵饥,军士聚众谇变,且不测,遂抗疏乞留漕粮二十万石(又截三关税银七万),不俟谕旨,便宜给发,用是削籍归家。”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吕图南》:

  “万历戊戌进士,历官浙江按察使,升左通政。

  时珰焰方张,有监生陆万灵请祠珰文庙,李映日等请加九锡封王,图南严驳不上。怀宗赐勅有‘心事皎然、守正不阿’之语。

  加右都御史,旋改南京户部侍郎,总督粮储。是时白下苦饥,军士聚嚣,变且不测。图南上疏乞留漕粮三十万,不俟谕旨,便宜给发,坐忤,归。”

  家居

  居家十余年,吕图南筑白衣洋、清洋陂二水利,参修南安、安溪诸县志。七十二岁卒。著有《周易四书辑说》、《壁观堂文集》。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吕图南》:

  “筑白衣洋、清洋陂二水利,乡人赖之。

  图南善书法,与张瑞图伯仲,珰皆悦之,然图南独以自重完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人名录·张瑞图》)

  卒年七十二。所著《周易四书辑说》诸书行于世。”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7·侍郎吕天池先生图南

  “居十余年,筑监水利,乡人赖之。岁时闭影斋居,跌宕书史,如武荣(南安)、清溪(安溪)诸邑《志》,俱与邑侯共修焉。

  卒年七十有二。所著有《壁观堂文集》。”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吕图南》:“著《壁观堂集》。”

吕亻先

  南宋·泉州府同安县人。

  《朱文公文集·卷39》(四部丛刊初编缩本)载:朱熹致书称他“所存诚远且大……不以贫自累”,自愧“禄不足以仁其家”,希望他坚持操守,说“贫者士之常,惟无易其操则甚善。”(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朱熹》)

吕中

  吕中,字时可,南宋·晋江人。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中》、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吕中》有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秘书吕时可先生》据《闽书》为作传。

  教授

  吕中登淳祐七年(1247年)进士,历沂靖惠王府诸王宫和肇庆府大小学教授。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中》:吕中,字时可,晋江人。淳祐中第进士。历沂靖惠王府诸王宫、大小学教授。轮对,首言当去小人之根,首言当革赃吏之弊。”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秘书吕时可先生》:吕中,字时可,晋江人。淳祐七年进士,历沂靖惠王府诸王官大小学教授。轮对言:‘当去小人之根,革赃吏之弊。’”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中》:吕中,字时可,晋江人。淳佑七年进士。历沂靖惠王府敎授。轮对言:‘当去小人之根,革赃吏之弊。’”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吕中》:吕中,字时可。淳祐七年进士,教授肇庆府。”

  国史宝录院检阅、国子监丞兼崇政殿说书

  除国史宝录院检阅,迁国子监丞兼崇政殿说书。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中》:

  “迁国子监丞兼崇政殿说书。

  奏:‘乞晚轮二员说书,夜轮讲官值宿,以备顾问。’

  又言:‘进讲经史,乞依正文进读,不宜节贴避忌,不惟可察古今治乱,亦以革臣下谄谀之习。’

  又言:‘人能正心,则事不足为;人君能正心,则天下不足治。’”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秘书吕时可先生》:

  “迁国子监丞兼崇政殿说书。

  奏:‘乞晚轮二员说书,夜轮讲官直宿,以备顾问。’

  又言:‘进讲经史,乞依正文进读,不宜节贴避忌,不惟可察古今治乱,亦以革臣下谄谀之习。’

  又言:‘人能正心,则事不足为;君能正心,则天下不足治。’”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中》:

  “迁国子监丞,兼崇政殿说书。

  奏:‘乞夜轮讲官直宿,以备顾问。’

  又言:‘进讲经史,乞依正文进读,不宜节贴避忌,不惟可察古今治乱,亦以革臣下谄谀之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吕中》:


  “除国史宝录院检阅,迁国子监丞兼崇政殿说书。

  奏:‘乞晚轮二员说书,夜输讲书直宿,以备顾问。’

  又言:‘进讲经史,乞依正文进读,不宜饰贴避忌,不惟可察古今治乱,亦以革臣下谄谀之习。’

  又言:‘人能正心,则事不足为;君能正心,则天下不足治。’

  理宗嘉纳之。”

  秘书

  兄卒无后,请假归葬。明年,召为秘书郎。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中》:“寻以兄卒无后,请假归葬。明年,以秘书郎召。”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秘书吕时可先生》:“寻以兄卒无后,请假归葬。明年,以秘书郎召。”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吕中》:“以兄卒,假归葬。召为秘书郎。”

  徙知汀州,复秘书郎

  当权者丁大全吕中屡直言,徙知汀州期年。景定(1260—1264年)中复秘书郎旧职。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中》:“当路忌其直,徙汀州。在汀州期年,演《易》为十图。景定中复旧官。”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秘书吕时可先生》:丁大全忌其直,徙汀州。在汀期年,演《易》为十图。景定中复旧官。”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中》:丁大全忌其直,徙汀州。在汀演《易》为十图。寻复旧官。”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吕中》:丁大全忌之,出知汀州。寻复旧官。”

  奉祠,卒

  后吕中奉祠,卒。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吕中》:“卒。著《皇朝大事记》、《治迹要略》、《论语讲义》。”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秘书吕时可先生》:“卒。著《皇朝大事记》、《治迹要略》、《论语讲义》。”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吕中》:“卒。著《皇朝大事纪》、《治迹要略》、《论语讲义》。”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吕中》:“主管成都玉局观,卒。所著有《演易十图》、《皇朝大事纪》诸书。”

  所著《皇朝大事记》即《大事记讲义》,23卷(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大事记讲义》);《治迹要略》即《国朝治迹要略》,14卷。

吕椿

  吕椿,字之寿,南宋·晋江人;从学丘葵。(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丘葵》)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文苑·宋·吕椿》:吕椿,字之寿,晋江人。幼从丘葵学书,过目辄成诵,作文下笔立就。清贫彻骨,终身不仕,授徒自给。著《春秋精义》、《诗书直解》、《礼记解》。工诗,自成一家。”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3·吕之寿先生椿《闽书》为作传吕椿,字之寿,晋江人。幼从丘钓矶学,书过目成诵,作文立就。贫隐授徒,所著有《春秋精义》、《诗书直解》、《礼记解》。所为诗自成一家。”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5·人物志·文苑1·宋·吕椿吕椿,字之寿。幼从邱葵学,过目成诵,词赋立就。著《春秋精义》、《诗书直解》、《礼记解》。所为诗自成一家。”

吕尚四

  吕尚四,明·永春县六七都(属今蓬壶)人,农民出身。嘉靖四十年(1561年)起义,旋被镇压。这次起义,是永春县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志书的记载,或不实,或斩头断尾。今参一些其他资料记述之。

  起义

  明·万历《泉州府志》:(嘉靖)“四十年,倭自漳州掠同安。正月,历劫晋江屿头、沙塘、陈坑、石菌等处。分巡佥事万民英募永春蓬壶吕尚四等,兵至石菌,与贼战,败死者五百余人。千户王道成委罪于吕尚四,以故吕尚四遂盟逆念而回。”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延用上述记载:(嘉靖)“四十年辛酉,倭自漳州掠同安。正月,历劫晋江、屿头、沙塘、陈坑、石菌等处。分巡佥事万民英募永春蓬壶吕尚四等,兵至石菌与贼战,败死者五百余人。千户王道成委罪于吕尚四吕尚四遂萌逆念而回。”

  清·乾隆五十二年《永春州志》:

  (嘉靖)四十年夏,六七都叛民吕尚四托名御寇,实树党行逆,自为中阃,以三都郭南山、八都潘文备潘君祥,四五都林文焕赵天龄等为将,始强取人稻谷,继劫掠家财,所过胁从党与至万。

  惟十四都留安致仕教官蔡钟刘龙、生员刘梦麟等以其侄刘君盟为义长,各捐金给饷,纠二都兵四百余人,日操夜守,声势颇振。贼将赵天龄林文焕等欲啸南安,道经二都,不敢向迩。”

  《永春鹏翔郑氏族谱·大事记》:

  (嘉靖)“三十九年四月初十日,倭寇五百余徒从仙游石狮隘过十九都,十三日掠十五都太平,十五日掠县治,知县万以忠弃城走,官民兵不能御,十六日拔营去。晦日又从仙游一日直抵县治住营,焚县堂、鼓楼及民庐舍……六月十五日,倭寇数千从南安过塔口隘抵上场、西门住营,啸达埔,被吕伯三尚四乡兵截杀五十余级……

  四十年春,吕伯三尚四等托盟御寇,号二十八将。兴泉道征其兵往晋江捕贼,伯三为贼所杀,道府以兵出无功,仰县追纸甲。时县无正官,又值荒年米贵,吕尚四潘文备等拒命,以郭南山林文焕赵天龄潘君典等为将,始强取人稻谷,继劫掠家财,胁从党与数万。……”

  综上:

  嘉靖卅九年(1560年)四月,倭犯永春,知县万以忠弃城走;六月十五日,倭寇又数千人从南安过塔口隘抵上场、西门住营,啸达埔,被吕伯三吕尚四率乡兵截杀50余级。

  为御寇,嘉靖四十年(1561年),吕伯三吕尚四进一步扩大乡兵队伍,号二十八将。当年正月,倭历劫晋江屿头、沙塘、陈坑、石菌等处,分巡佥事万民英吕尚四吕伯三等参与御倭;二月二十七日吕尚四吕伯三兵至石菌,与贼战,败死者五百余人,吕伯三也为贼所杀。千户王道成以兵出无功,委罪于吕尚四

  夏,吕尚四遂率兵众回永春,道府还“仰县追纸甲”,时县无正官,又值荒年米贵,吕尚四八乡的潘文备等拒命,组织了八乡潘君禅、锦斗林文焕、五斗赵天龄起义造反。

  参加这次起义的人数,诸家记载不一,明·万历《泉州府志》清·乾隆五十二年《永春州志》“党与至万”民国《德化县志》“三万余人”林一新《上场万全堡记》“五六万”《永春魁斗谢氏族谱》有关吕尚四的记载说:“值荒年米贵”,“邑诸良家子弟,归者十九。”

  陷永春县城,啸安溪、仙游、南安各县

  吕尚四起义后,当年闰五月十六日凌晨攻击永春县城,活捉新任永春知县林万春,乘胜攻安溪、仙游、南安各县。

  清·乾隆五十二年《永春州志》:

  “君盟等时由间道夺其牛饷。用是感动县坊民兵二百余人应,十五都太平东关兵五百余人应。县无官,典史侯爵承委德化守城。等虑无统制,移书德化令张大纲,归典史统之,时闰五月初十也。

  典史至县调度众兵。贼啸各乡,屡被兵挫。上其事兴泉道,(万民英)正义二都之民,但恐众寡不伦,行牌慰谕:‘当相机而动’。继以十九都兵八百人应,密约德化以二十日永兵前攻,挑之出战;德兵摄后,以捣其巢;又伏二三都兵间道以截外援。事未及举。

  过十六日,知县林万春至,倡仪招抚,以聚兵恐致贼疑,立散兵众。奸人闻之,贼夜号群将,乘虚悉党来攻。十七日黎明,城围数匝,掳万春而去,杀市民一十七人,焚典史衙,并陷二都,火义长之居,不留寸草。

  啸安溪,啸仙游,又啸南安,以褚铎为之响导,大败官兵,掳千户王道成。所过地方,受害甚惨。”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0·武卫志·盗贼(附)》:

  “(嘉靖四十年)永春叛民吕尚四林文焕张时睦等党羽三万余人,将攻永春,警闻,永春绅士各捐金募兵四百余,日操夜守,贼避之。

  五月二日,从间道寇南安,于是永春各都民兵一千五百余人皆来应典史侯爵调度,密约德化克日捣巢。适知县林万春到任,性怯,力主招抚,立散民兵。贼闻,悉党乘虚攻之,以十七日黎明陷永春城,掳林万春,燔典史廨,大杀市民而去。

  是年夏,贼褚铎攻南安城弗克,千户王道成招抚之不听,执道成去。尚四合,所过地方杀掠备惨。”

  吕尚四起义后,遭到地主武装的抵抗。《永春州志》载:“十四都留安致仕教官蔡钟刘龙、生员刘梦麟等以其侄刘君盟为义长,各捐金给饷,纠二都兵四百余人,日操夜守,声势颇振。”

  起义也惊动了朝廷。据《明世宗实录·卷499》,当时巡按福建的御史李廷龙奏报:“山贼吕尚四李占春等与福、兴、漳、泉残倭四出剽掠,自建宁以北,福宁以南,无处不为盗薮。”世宗“以群寇猖獗,祸连三省”,切责诸臣“戴罪杀贼,期以几年报平,如再误事,御史指名参奏重治。”

  进攻德化县城失败

  当年五月二十二日,吕尚四进攻德化县城,至二十七日兵力大至,城外连营数十处,被德化知县张大纲击溃,六月初三日张大纲追击吕尚四直到永春蓬壶老巢。

  清·乾隆五十二年《永春州志》:“六月初三日攻德化城,连营十有二处,鸣螺啸瞰,霄壤震动。知县张大纲戒壁严垒,乘机出战,大破之。斩获贼首余党无数。尚四脱归本寨,知县督兵直抵之。”

  明·万历《泉州府志》:“德化知县张大纲戒壁严垒,乘机出战,大破之,直追至巢。”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0·武卫志·盗贼(附)》:

  吕尚四遂由仙游入德化石杰,以五月二十二日攻县城。

  至二十七日,贼党大至,分布城外,焚毁民庐,连营数十处。知县张大纲出战,斩贼数百。

  次日,贼造牛皮车、竹筏、竹梯、缘城蚁附。复以火铳、毒矢破之。戒壁严垒,乘机出战,屡有斩获。

  六月三日,乘胜直捣贼巢。”

  吕尚四之死

  关于吕尚四之死,有两种记载:

  一说吕尚四在蓬壶之战中死于张大纲之手

  ·黄养蒙《记》(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0·武卫志·盗贼(附)》收录,全文见下)载:“翌日,张大纲身先士卒,直捣贼巢,歼主画王渠腾吕尚四辈二百余人,坐致党魁赵天麟张时睦等百余人,其余胁从者并释归田。完师凯旋,则是日壬戍也。”

  一说吕尚四回师永春后,被内奸徐行恺引豪绅焚烧营寨,策应追到此处的张大纲吕尚四战至力尽,率亲党二十余人外逃投倭,为人所杀。

  清·乾隆五十二年《永春州志》:“适二十二都附近大姓尤万化尤万教等窥见贼败,乃率兵焚巢,释归千户、知县。尚四计穷,弃妻儿,带部下亲党二十余人奔投倭寨。”

  明·万历《泉州府志》:“郡人徐行恺为贼营医,素有心计,预结大姓尤万教万化等乘尚四败,纵火烧巢,释知县林万春、千户王道成,操戈以应德化。尚四计穷,弃妻子,率亲党二十余人投倭,为人所杀。”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0·武卫志·盗贼(附)》:尚四弃妻子,率亲党二十余人投倭,为人所杀,褚铎亦为永春人所擒。”

  吕尚抗倭起家的,失败后“奔投倭寨”根本不可能,这是旧《志》强加的罪名。倒是《府志》所载的“为人所杀”应是真实的。为自圆其说,旧邑《志》还故意抹去吕尚四参加抗倭的记载。

  吕尚四死后,其兄弟吕尚二和部属任文焕等坚持斗争,至隆庆元年(1567年)失败。

  明·嘉靖黄养蒙《记》

  关于德化战役的具体情况,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0·武卫志·盗贼(附)》收录“南安探花黄养蒙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养蒙》),文曰

  “德化泉之属邑也。依山为固,旧未有城,先令景武始议筑之。然经始之初,草创未备,规制失于低薄,民守病其旷倒,居于中者,凡遇警报则危惧之甚。

  已未(嘉靖卅八年,1559年)冬, 侯来莅兹邑,怍兴人文,惠爱百姓,尤以城郭为重,从而改筑焉。客岁辛酉(嘉靖四十年,1561年)春,余将命南行,道经其邑,见其造月城,营敌楼,崇堞浚濠,视向益坚。年来倭夷匪茹,六邑成受其毒,而德化独幸安堵者,以侯恩威素著与其城坚而守完也。

  迨夏五月,永春蓬壶吕尚四等乘倭倡乱,邻比之民胁从者不可胜纪,遂劫质其县新尹及泉卫千户,假以就抚为辞,而款我师,蚁附日众,声势益张,行略都鄙,私相部署。

  是月癸丑,遣贼鹿乔辈率众数千攻我南安新城,战于九日山,贼败夜遁,复保。

  尚四以二十七日丙辰,悉众入围德化,维时侯饬守备,振兵威,分命教谕严于巡守,而自统兵出击。西战金城寨,斩首百余级;东战窑头山,斩首三百余级。

  次日,贼以竹筏、云梯、天车、四面攻城,侯以火铳、毒矢击之。贼又取草数千束,谋为火攻。夜则缒人于城外,一炬焚之。

  仍遣兵夺其所据桥,断其饷道,俘斩贼数百。复出兵东西合战,城上鼓噪,贼众奔溃。其党尤万化等百余人弃戈就缚,祈不死以报效。时六月庚申也。侯料贼必退保蓬壶,将乘胜追剿,又以二质在贼中,恐为不利,乃募壮士夜取,以出释尤万化,归为内应。

  翌日,身先士卒,直捣贼巢,歼主画王渠腾吕尚四辈二百余人,坐致党魁赵天麟张时睦等百余人,其余胁从者并释归田。完师凯旋,则是日壬戍也。

  方尚四倡逆,叛者响应,其心非止于一方计,塞金鸡之水,截洛阳之流,断山海米谷,以坐毙泉州,又虑德化之蹑其后也,故先率所部徇南安,而身图德化。于时郡邑震惊,莫知所措。以一德化居民不满三百,官兵不满六百,欲求外援,则比邑之令与握兵之帅,既已被执,当道者意在招抚,专城者图在自保,向非侯之决策破灭攻焚巢穴,则贼势蔓延,竟莫谁何,非侯之威望素隆,人心思奋,又安能以小为坚,以弱为强耶?

  是逆寇之平,非特一方之幸,实七邑之大幸!侯之平寇,匪直昭于德邑,实七邑永赖之奇功!自是永福、上杭群盗才至其境,即遣兵剿捕,靡不闻风逃窜。而四郊之民依城为乐土者,又悉区处官地以止居,此抚字之仁与于城之勇,侯之所以并著而见称也。

  德之乡先生景春等以士民荷保障之恩,而思所以章侯于不朽,乃备述其伟绩,请记于余。余既稔侯之贤,又嘉其功,而章吾泉之並受其休也,不敢以不文辞,而叙录之云。

  侯讳大纲,字立卿,号衢坡,广之龙川人,由乡贡进士为今官。

  新任典史文章碑亭工力,重有赖焉,因并书之。”

  蔡钟《墓志铭》

  2013年发现于永春县桃城镇化龙社区萧满亭(又称“新坂亭”)角落一户姓人家的明代蔡钟《墓志铭》也见证了吕尚四起义这一永春的一次重大历史事件。

  蔡钟竹崖,岁贡生,任教谕,后来升迁为阳城王府教授。

  《墓志铭》篆额“明·阳城王府教授竹崖 公暨慈懿陈氏孺人墓志铭”。铭文有曰:“庚申、辛酉之岁,吕尚四托名捍贼,招诱亡命,乡之细民武荣豪陷以非罪,至众也,公决策夜驰白之,上免之,遗酧不受。”

  “庚申、辛酉之岁”即嘉靖卅年庚申和嘉靖四十年辛酉。

  《墓志铭》表露:吕尚四起义对整个永春影响巨大,追随他的民众很多。起义失败后,官府秋后算账,特别是曾被义军俘获的永春知县林万春更是恼羞成怒,株连甚广。蔡钟为本乡受到牵连的百姓奔走解救,做了一件好事。

吕日登

  吕日登,字岸于。清·晋江人。雍正二年甲辰(1724年)进士,荥阳令(今河南荥阳市),曾委署江苏无锡、金匮(属江苏常州,后废)二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6·人物志·宦绩7·国朝·吕日登》:吕日登,字岸于。雍正甲辰进士,授荥阳令。颁列教条,汰除重耗。甫八月,丁外艰,服阕赴补。以任内失察盗案,降级。嗣拣发江苏陈采办铜筋事宜,清丈南淮地亩,委署无锡、金匮二县,制军那苏图大加赏识。复以卓异,荐回任候升。未几乞休归,年七十三卒。”

吕科

  吕科,字德中,北宋·晋江人,吕夏卿之子(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吕夏卿》)。仕终建雄军签判。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文苑·宋·吕科》:吕科,字德中夏卿之子。尝撰《唐史音义》六十卷以进,诏付秘阁看详。仕终建雄军签判。子登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