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卫

  泉州卫
  永宁卫城
(永宁卫之设、造城、军备、抗倭与战事、镇海石、井)

泉州卫

  明·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称帝,国号“明”。二月,泉州路降于明。是年即泉州置卫指挥使司于府治西,领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隶福建都指挥使司。《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明泉州卫,府治西,洪武元年置。”(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府城》)

  职官配置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9·秩官·职员·泉州府·国朝·武职·泉州卫指挥使司》“泉州卫指挥使司:本卫及经历司、镇抚、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职员俱与福州左卫同。”

  查同书福州左卫指挥使司职官配置为:

  “指挥使一员,指挥同知二员,指挥佥事四员。以上俱旧制员数,今无定员,后仿此。

   卫有令吏二人,典吏五人。后仿此。经历司,卫之幕官也。经历、知事各一员,以上二职俱用文职充。后仿此。镇抚二员。有司吏一人,后仿此。……

   千户所正千户各一员,副千户各二员,以上俱旧制员数,今无定员,后仿此。所有司吏一人,后仿此。镇抚各一员,百户各十员。今无定员,后仿此。”

  地址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3·公署志仓厫附·泉州卫指挥使司》:

  “泉州卫指挥使司:在府治西镇雅坊之北,即宋·州治也。

  元改为泉州路总管府。

  (明)洪武元年(1368年),改为卫署。三年(1370年),指挥同知李山重建,正堂之东为架阁库,谯楼之东为钟楼。宣德十年(1435年年),指挥使王浚修。天顺三年(1459年),指挥使王振、指挥佥事赵立,复相继修建。天启六年(1626年),守沈翘楚修谯楼(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府城·泉州古城·威远楼》)。”

   卫署内有大井。·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七·地理·泉州府·晋江县》:“大井,在卫署内。相传留从效所凿,又名公井。”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大井》:“大井,在泉州卫内。相传留从效凿,又名‘留公井’。”(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留从效》)

永宁卫城

  永宁卫城位于泉州府城东南六十里、晋江县永宁里二十都(今石狮市永宁镇)近海处,东滨大海,北界祥芝依五虎山为屏障,南临深沪湾连深沪、福全,西接龙湖。永宁卫城有新、旧卫城;旧城因地形走势如鳌,又称“鳌城”。两城均为古代东南沿海海防工程的重要遗迹。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3·地理·城池·泉州府·永宁卫城》:“永宁卫城,在晋江县东南二十都,旧永宁里地也。”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永宁卫》:“永宁卫,府东南六十里。”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9·城池志·永宁城》:“永宁城,在三十都。”

  永宁卫之设

  永宁古称水澳。南宋·乾道七年(1171年)四月间,近千个毗舍耶(今菲律宾群岛)人,从水澳等处登陆,恣行凶暴,残杀乡民。知州汪大猷遣兵围击,俘敌400余人,余者被击毙。乾道八年(1172年),毗舍耶人再犯晋江沿海,始置水澳寨,官称永宁寨,取“永保安宁” 之意;驻扎水军60名,以为防御。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乾道七年,岛寇舍邪掠海滨。八年,复以海舟入寇,置水澳寨控御之。”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永宁卫》:“宋·乾道八年,置水澳寨。”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9·城池志·永宁城》:“宋为水寨。”

  南宋·嘉定年间,真德秀知泉州整修,增驻水军50名,并于永宁石湖新造军房50所,额定兵员325人。

  元置巡检司于此。《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永宁卫》:“元为永宁寨。”

  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改为永宁卫。《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 附见·永宁卫》:“洪武二十年,改卫。”

  明·成化年间(1465~1487年),永宁卫知事陈用之创办卫学,礼聘兴化举人陈愈任教。永宁“文风稍进,学者德之”

  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永宁人陈有纲中武进士,殿试第三人,为石狮历史上唯一的一位“武探花”

  造城

  元末明初,沿海地区遭受以日本武士、商人、浪人组成的倭寇骚扰。至明初,明·太祖·朱元璋为肃清元朝反明的残余势力方国珍张士诚等在海上的反抗,采取一系列加强海防的措施。

  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筑山东、浙东、浙西59城。

  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命江夏侯周德兴入福建,视察福州、兴化、漳州、泉州四郡,筑城十六座。

  时,永宁已成人口密集、经济富庶的泉南重镇和著名海港。《永宁卫志》载,时“封家不下三万,官印七十二颗”

  因泉州的晋江、惠安、同安一带倭寇活动极为猖獗,周德兴在明·洪武二十年(1387)视察永宁时认为:“此福地也,于是屯扎西隅,军不疾病,民皆殷富……因奏请建城”《泉州府志·卷25·海防志》)。同时,周德兴“抽三丁之一为沿海戌兵防倭,移置卫所当要害处”,改永宁水寨为永宁卫,增设祥芝巡检司。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周德兴遣泉州卫指挥佥事童鼎率兵校相地筑城。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城池·泉州府·永宁卫城》:

  “洪武二十七年,江夏侯周德兴以卫在濒海,宜备倭寇,乃遣泉州卫指挥佥事童鼎,率兵校相地,筑城于此。周围八百七十五丈,基广一丈五尺,高二丈一尺,为窝铺凡三十有一,为门凡五:南曰金鳌,北曰玉泉,东曰海宁、曰东瀛,西曰永清,各建楼其上。城外有濠,广一丈六尺,间碍大石,深浅不同,濠水或时涸。

   永乐十五年,都指挥谷祥等巡视,增高旧城三尺,五门各增筑月城,高与城称。

   正统八年,都指挥刘亮督同本卫指挥同知钱辂,于各门复增置敌台。

   成化六年,门楼俱圮,指挥使杨晟重建。”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永宁卫》:(明·洪武 )二十七年,以卫濒海,乃筑城以备倭,周不及五里。”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9·城池志·永宁城》:

  “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江夏侯周德兴改为卫。遣指挥童鼎筑城,(永宁卫城东西长二百九十五丈,南北宽二百零七丈)周八百七十五丈,基广一丈五尺,高二丈一尺,窝铺三十有二。为门五:南曰金鳌,北曰玉泉,东曰海宁(大东门)、曰东瀛(小东门),西曰永清,各建楼其上。城外濠广一丈六尺,间碍大石,深浅不同。

  永乐十五年(1421年),都指挥谷祥增高城垣三尺,门各增筑月城。

  正统八年(1443年),都指挥刘亮、指挥同知钱辂,于各门增置敌台。

  成化六年(1470年),门楼圮,指挥使杨晟重建。

  国朝(清)·康熙(1662—1722年)间,总督觉罗满保、巡抚陈瑸修,令移驻提标右营游击于此。”

  永宁卫城墙壁内外皆以花岗岩条石纵横间砌,石块一般长1—2米,宽、高各0、4—0、5米不等。中填以沙土,上铺条石置城垛。城内筑排水渠道水关沟通城外,污水、雨水汇流入海,沟长170丈,宽6尺,深7尺,除入口一段外,上覆盖石板。城外有一条环城濠,因久经泥沙淤积,今已缩为100平方米左右的小湖泊。

  永宁形同鳌鱼卧滩,所有街道将永宁城环绕起来,又形如一个八卦,古街道的布局又如一古篆“寿”字。八卦街一开始都很繁荣,中心点是永宁街上的中开封。相传建城时,在这里放罗盘,到大东门140丈,到北门110丈,到南门140丈。当时没有到西门的路。 到西门的路是在清代建的,从中开封通往西门的路135丈,就是现在的永宁旧街,俗称“剖腹街”。城中分铺,东西计三十三,铺中分甲,东西大街直贯,南北长街纵横全城,民居鳞次栉比。

  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倭寇入侵永宁湾,当地居民奋起抗击,拆旧城西南部分城墙另建一寨,后于康熙年间又经施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施琅》)重新修建,亦形成一座小石城,俗称新城,俗称新城,但其规模比旧城小,周围仅59.9丈,墙高1丈多,仅设1门,根本起不到什么防卫作用

  城内有三山。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晋江县》:“盖辅山,缭绕永宁卫治之后;仙人山,其山巨石盘绕,上有仙人迹;象山,形如伏象。(俱在府城东南永宁里二十都永宁卫城内)”永宁卫城建于地势陡峻的山坡上,城内有娘妈山、象山、莺山等三山。卫城居高临下,北依五虎山作屏障,俯瞰永宁港海面。当时筑城时,不采五虎山之石,舍近求远而取蚶江、祥芝沿海之石,就是为保留完整的五虎屏障。

  永宁卫城内有大东门的临水宫、小东门的玄坛宫、西门的宴公宫、南门的天妃(妈祖)宫、北门的玄天上帝(真武)庙等五大寺庙。城外有石将军、耶苏基督教堂、日本真宗教会及其他普通寺庙二三十处。

  卫城西明·永乐(14031424)间还建有迎恩亭,后废。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迎恩亭》:“迎恩亭,在永宁卫城西。永乐间指挥沈谨建。”

  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春,清政府采纳黄梧“平海五策”,颁布迁界令,俗称“辛丑播迁”(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海丝之路·没落篇·清·辛丑播迁》),强迫沿海居民内迁三十里,片板不得下海,违者处死,永宁卫城被拆去筑杆头寨,卫城化为“丘墟荆棘”。至光绪年间,从北门至大东门、小东门一段城墙尚保存完整,南门、西门仅存墙基。

  1956年后,又几次被拆,城石用去盖基督教堂和建水利工程,吊桥的桥板、桥基大部分成为群众盖房的石料。到70年代,连城基也荡然无存,只残留一些土墙依稀可见。

  军备

  永宁卫城设有指挥使司、架阁库、经历司、镇武所、监房、教场、演武亭等官厅衙署及军事设施。

  永宁卫城地位与泉州府城相等。永宁地形突出海表,成半圆形半岛,在全省五个卫城中,永宁卫城位居首位。

  永宁卫指挥使司所领千户所说法不一。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9·秩官·职员·泉州府·国朝·武职·永宁卫指挥使司》“永宁卫指挥使司:本卫及经历司、镇抚、左、右、中、前、后、福全、高浦、嘉禾(今厦门)、崇武、金门十千户所职员俱与福州左卫同。”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永宁卫》:“领守御千户所五。”这五所守御千户所是:守御福全千户所、守御中左(今厦门)千户所、守御金门千户所、守御高浦(今属同安)千户所、守御崇武千户所。

   《晋江县志·卷17·兵制志》亦载,永宁卫下御福全、崇武、中左、金门、高浦五个千户所,并设有祥芝、深沪、围头三个巡检司。

   其职官配置,《八闽通志·永宁卫指挥使司》“俱与福州左卫同”,即:

  “指挥使一员,指挥同知二员,指挥佥事四员。以上俱旧制员数,今无定员,后仿此。

   卫有令吏二人,典吏五人。后仿此。经历司,卫之幕官也。经历、知事各一员,以上二职俱用文职充。后仿此。镇抚二员。有司吏一人,后仿此……

  千户所正千户各一员,副千户各二员,以上俱旧制员数,今无定员,后仿此。所有司吏一人,后仿此。镇抚各一员,百户各十员。今无定员,后仿此。”

  永宁卫以永宁为中心,北连祥芝、崇武、峰尾,南接深沪、围头、高浦(同安)、厦门,互为犄角,遥相呼应,组成100多里的海上长城防御体系。

  永宁卫所是福建兵员配备最多的卫所,原辖兵员6935名,是福州卫所的五倍。后遭倭乱,“逃亡事故渐次裁减”。至明·万历间(1573—1620年),仅存2177名,建有营房561间。

  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水师金门镇标左营拨出战船1只、士兵35名,以驻守深沪、乌浔、永宁、东店。

   乾隆七年(1742年),福建陆路提督军门分游击1员、把总1员驻永宁,又调兵276名驻永宁,管辖梅林、沙堤、厝上、东店、竿头、邓厝、仑后、青石、灵水、前埔等汛。

  抗倭与战事

  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倭寇一度猖獗,在闽浙一带活动,其中一股在晋江永宁、安海劫掠。永宁卫城指挥使杜钦爵奋勇当先,率领军民严密防守,倭不得入而退。

  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四月,倭寇400余人从长坑头登岸,劫掠龟湖。五月,倭寇复进犯永宁卫城,被击退。此后三四年中,倭寇虽在晋江、英林、双溪口、石菌一带四处劫掠,终不敢冒然犯境永宁。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

  二月,倭寇犯永宁卫城,永宁卫城指挥佥事王国瑞骄兵自恃,溺于酒色,疏予防范,失守城陷,倭寇大掠数日而去。

  三月,倭寇复来攻城。城再陷,生灵涂炭,尸横遍野,军民为其杀伤几尽。为避倭乱,永宁居民纷纷外迁。其中,迁入石狮街的有姓、姓、姓、姓、姓等。

  三月八日,港边人佘见海,任千夫长,率兵复城,不克阵亡。倭寇来犯之时,又有梅林人黄澄黄克缵之父,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克缵》)“集里中少年,划港以守。及见贼势猖獗,乃阴令长年三老舣舟以俟。及败,乡人被驱入海,赖以全活者五十余人”

  倭寇陷城后,四处劫掠妇女。永宁人民奋起反抗,南澳总兵欧阳寨之妻“统婢出救,与其姑及夫弟俱陷贼”“持刀黥面,骂贼不已,贼怒,焚之火中”氏子妻氏,“年二十寡,倭乱,城将陷,督家丁拒之,躬为炊。”

  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倭寇100余人乘船突袭永宁,被家军截杀无遗。

  明·隆庆二年(1568年),永宁卫镇抚王世实随都督俞大猷往广东剿倭,在龙眼沙海战役中,身先士卒,壮烈牺牲,谥“忠勇”,立“昭忠祠”于永宁祀之,墓葬于永宁北门外北山。(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世实俞大猷》)

  清·顺治四年(1647年) 四月,郑成功部将林顺于永宁一带招兵,清将韩代闻报,突袭永宁,乡民死难者达2400余人。尚有生逃于水关沟者,恰逢暴雨,水涨入沟,淹死者甚众,“自是城郭空虚”史称“陷城洗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成功》)

  镇海石

  位于永宁镇朝阳山上。

  石呈扁圆形,高6米,基底每边宽3.3米,底部略呈椭圆状,贴叠在另一块大石上,形如金瓜摆在玉盘上。虽与底石接触面积小,却巍然耸立,风雨不动,背海仰坐,宛若宝珠悬望。

  石的背山面海,临海一面竖向雕刻“镇海石”三字大楷书,笔力遒劲,气度宏浑,相传为明·抗倭名将俞大猷镇守永宁时所写,后人即以此名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俞大猷》)

  井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七·地理·泉州府·晋江县》:“卫井,在永宁卫仪门内之左。其泉清冽,酿酒、煮茗尤佳。龙坡井,在永宁卫育贤坊,其泉甘冽,冬夏汲之不涸。”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龙坡井,在永宁卫育英坊内,其泉甘冽,冬夏汲之不竭。卫井,在永宁卫,其泉甘冽,酿酒煮茗皆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