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 阳 詹

  《新唐书·欧阳詹
  明·
黄仲昭《八闽通志·欧阳詹
  清·道光《晋江县志·欧阳詹
  欧阳詹之祖籍及先辈

     ——祖籍长沙。
     ——直系先辈谱系。

  氏迁泉
(三说)
  父祖兄长宦职
  “缦胡之缨,化为青衿”
  “操笔属词,秀而多思,发人所未发”

  《祭母诗》的作者
     ——陈嵩说。
     ——欧阳詹说。

  “射百步期必中,飞三年而必鸣”
     ——达于京师。
     ——西上长安。

  温陵甲第破天荒
     ——登龙虎榜。
     ——泉州登进士第一人。
     ——影响深远。

  国子监四门助教
     ——候选。
     ——任职。

  惑太原妓而死
     ——英年早逝。
     ——恋妓而死。
     ——非议之声。

  欧阳詹生卒年代考
     ——说756—800年。
     ——说758—800年。

  评价
     ——文学。
     ——闽学祖师。
     ——惑妓。

  家庭成员及衍传
     ——家庭成员。
     ——三子衍传。
     ——黑蜂之难。

  遗迹

《新唐书·欧阳詹

  《新唐书·卷203·列传第128·欧阳詹》:

  “欧阳詹,字行周,泉州晋江人。其先皆为本州州佐、县令。

  闽越地肥衍,有山泉禽鱼,虽能通文书吏事,不肯北宦。及常衮罢宰相为观察使,始择县乡秀民能文辞者,与为宾主钧礼,观游飨集必与,里人矜耀,故其俗稍相劝仁。

  初,罗山甫同隐潘湖,往见奇之。辞归,泛舟饮饯。

  举进士,与韩愈李观李绛崔群王涯冯宿庾承宣聊第,皆天下选,时称‘龙虎榜’。闽人第进士,自始。

  事父母孝,与朋友信义。其文章切深,回复明辩。与友善。

  先为国子监四门助教,率其徒伏阙下,举博士。

  卒,年四十馀。崔群哭之甚,哀辞,自书以遗群。

  初,徐晦举进士不中,数称之,明年高第,仕为福建观察使。语及,必流涕。

  从子,字降之,亦工为文。”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欧阳詹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儒林·唐·欧阳詹》:

  “欧阳詹,字行周,晋江人。

  先是,闽人不肯北宦,及常衮观察闽部,始聚秀民教之,独为所敬爱。

  举进士,与韩愈李观辈联第,时称‘龙虎榜’。

  后为国子四门助教,率其徒举为博士,又昌言明何蕃为仁勇。评者谓唐自助教置官以来,善举职者无逾于云。

  孝友谦儒,动不逾节。其文章切深回复明辨。有集十卷。

  早卒,为作哀词,李翱为传,而廉使李贻孙又序其文传之。

  子,居南安,微有文,亦早卒。”

清·道光《晋江县志·欧阳詹

  清·道光《晋江县志·37·人物志·名臣·欧阳詹》:

  “欧阳詹,字行周,潘湖人。

  父温州长史。兄,安固丞;,潮州司库。

  幼即颖悟,喜吟啸,操笔属文,率人所未到。常衮观察闽中,奇之,特加推拔。

  贞元八年,陆贽知贡举,登第二,与韩愈李观李绛崔群王涯冯宿庾承宣皆入选,人号‘龙虎榜’。

  授四门助教,时韩愈为徐州从事,将伏阙,举为博士,又昌言何蕃为仁勇。论者谓唐助教善举其职者无逾于

  未几卒,年四十余。

  平生孝行信义。其卒也,崔群哭之甚哀,韩愈为哀词,李翱为传。

  有文集十卷,刻在郡斋,李贻孙序之。

  初,徐晦举进士,不中,数称之;明年高第,仕为福建观察使。语及,必流涕。

  子,居南安。从子,有文名,开成三年进士。”

欧阳詹之祖籍及先辈

  祖籍长沙

  欧阳詹之祖籍乃今湖南长沙。他在《唐·故辅国大将军兼左骁卫将军御史中丞马实墓志铭》中写道,“承眷长沙欧阳詹《欧阳四门集·卷5》),即是明证。

  直系先辈谱系

  欧阳詹的直系先辈,众说纷纭,主要有三说(见《泉州欧阳氏族谱》及卷首南宋·周必大、清·林麟焻两篇序文):

  (一)曾祖欧阳询→祖父欧阳通→父亲欧阳昌

  (二)高祖欧阳询→曾祖欧阳通→祖父佚名→父亲欧阳昌

  (三)七世祖(太太高祖)欧阳询→六世祖(太高祖)欧阳韶→高祖欧阳咸(一作欧阳幼咸)→曾祖欧阳素→祖父欧阳衍→父亲欧阳昌

  欧潭生欧阳詹族系考辫》(泉州欧阳詹学术研讨会论文,2004年11月)认为,第三种说法较为准确,由后溯前,即欧阳詹之七世祖(太太高祖)欧阳询→六世祖(太高祖)欧阳通(直系)与欧阳韶(继给)→高祖欧阳咸→曾祖欧阳素→祖父欧阳衍→父亲欧阳昌

  因为据考证,欧阳询(唐初书法家)生于南朝·梁·太平二年(557年),卒于唐·贞观十五年(641年)。欧阳詹约生于唐·至德三年(758年),卒于唐·贞元十六年(800年)。两人相距近200年,不可能只是间隔四、五代之祖孙。又考欧阳昌生于唐·开元十三年(725年),欧阳通已于武后·天授二年(691年)因反对废中宗而被冤杀,欧阳昌也不可能是欧阳通之子。欧阳韶欧阳通同曾祖之从弟,无子,以从兄欧阳通之第三子欧阳咸为嗣,又同徙居江西鄱阳(今波阳)。

氏迁泉

  氏先辈何人何时最早迁入泉州,先迁何地,争论剧烈,主要有三说。

  一说:欧阳昌携夫人氏,由江西迁入泉州,最早定居今晋江潘湖。

  二说:唐初六世祖欧阳韶由江西鄱阳入闽,游学武荣州(古泉州,邑治今南安丰州),沿晋江泛舟东下,见今潘湖一带似鄱阳般秀丽,遂筑庐而居,命其庐曰欧宅。至唐·建中间(780—783年),子孙逐渐繁衍,遂命村曰鄱湖,后又称潘湖、金湖、欧湖。(见《泉州欧阳氏族谱》;黄鸿源欧阳詹故里晋江潘湖考》,泉州欧阳詹学术研讨会论文,2004年11月)

  三说:欧阳衍由江西迁居潘湖不久,即徙居南安高盖山,建有欧阳古宅、资福院。以后欧阳詹到高盖山栖居读书,常在山上吟诗。高中甲第进士,后人为纪念他,改高盖山为诗山,村名诗村,溪名诗溪。(见明·戴廷诏欧阳詹考》,转录自清末民初戴凤仪《诗山书院志》于《欧阳四门集》;戴凤仪欧阳行周先生列传》、《欧阳四门先生辩》,均录自戴凤仪《松村诗文集》)

  廖渊泉欧阳詹研究若干问题考辩》(泉州学林,2006.3)认为,第二种说法准确,即唐初欧阳詹之继给六世祖欧阳韶时,早已由江西鄱阳来到泉州,先到邑治武荣州游学,后到其时尚属武荣州的潘湖定居。

  这是因为,欧阳詹常在文中说“予闽越人也”,其挚友韩愈欧阳生哀辞》欧阳詹“世居闽越”宋·欧阳修宋祈《新唐书·欧阳詹欧阳詹“泉州晋江人”,“其先皆为本州州佐、县令”,既是“世居”,就不可能至其祖父或父亲才到泉州。

  又古泉州邑治是由西部东迁沿海的,欧阳韶也有可能先到高盖山建屋,短暂托足,后到潘湖定居。

  欧阳詹于唐·天宝十五年(756年)生于潘湖,此前唐·开元六年(718年)已建晋江县。但祖父、自己、一子都住过高盖山,说他是南安人亦可。今高盖山存有欧阳詹祖母墓(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古墓·欧阳祖母墓》)。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宅·唐宅》“四门助教欧阳詹 宅:在城南潘湖。《闽书》云:‘环湖四十余家,弦诵相闻,宾兴不乏,擢第几三十人。后废,为资福院。’”

父祖兄长宦职

  唐·韩愈欧阳生哀辞》说:“自已上,皆为闽越官,至州佐县令者,累累有焉”(《韩昌黎集》)。

  宋《新唐书·欧阳詹说:“其先皆为本州州佐、县令。”

  族谱说,欧阳詹之父欧阳昌任泉州通判。但唐代并没有设通判之职,宋代才有。

  以上说法都不准确。

  欧阳詹《与王式书》“自注”明确指出:先大父任温州长史,家父大人任博罗县丞”(《欧阳四门集·卷8》。自注原刻“詹大人任温州长史,大人任博罗县垂”,误)。即祖父欧阳衍任浙江温州长史,父亲欧阳昌任广东博罗县丞。长兄欧阳谟(“言”在下)任浙江安固(今瑞安)县丞,仲兄欧阳巩(下加“言”)任广东潮州司仓,《与王式书》自注和族谱记载一致无异。四弟欧阳誉是否任官,族谱无载,不可得知,也有族谱说他早夭。

“缦胡之缨,化为青衿”

  唐·睿宗·景云二年(711年),定泉州为闽南首邑, 成为“人文鼎盛” 之邦。

  但在漫长的岁月里,泉州士子囿于旧习,耽恋家乡“闽越地肥衍,有山泉禽鱼”,文化教育不被重视,“虽能通文书吏事,不肯北宦”,科举很不发达。从隋·炀帝大业 年间(605~618年)开创科举制度,到唐·德宗贞元八年(792年)欧阳詹中进 士,180年间泉州竟没有一人参加进士考试。

  唐·大历七年(772年),李琦由华州刺史授福建都团练观察处置使,移建府学于城南兴贤坊,礼部员外郎独孤及为写碑记,竟云:“缦胡之缨,化为青衿。”意思是说结麻绳戴斗笠的野人,开始穿上读书人的儒服。这件事相当刺激当时一批胸怀大志的青年。

“操笔属词,秀而多思,发人所未发”

  欧阳詹自幼性喜恬静,聪颖好学,善自律,行止常自独处,不与一般孩童嬉戏,雅好湖山景色,每见河滨岩畔片景可采,心独娱之。稍长,爱好读书和写诗作赋,常虚心向人请教,学有所得,铭刻于心,随人而问,怡然自乐。

  青少年时代在家乡潘湖资福院从“隐者”罗山甫等读书,常登潘湖北畔的狮山岩、龙首山、九十九溪上的吟啸桥,每逢风月清晖或黄昏落日,便执一卷长吟高啸,不能自释。 后到泉州城北清源山赐恩岩下的欧阳洞攻读。

  其后又随其母到南安高盖山(今诗山,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诗山》)白云书室读书。后来的《祭母诗》曾回忆道:“高盖山前日影微,黄昏宿鸟傍林飞。坟前滴酒空流泪,不见丁宁道早归。”

  欧阳詹还曾到好友、当时名士林藻林蕴兄弟(后为内兄)的家乡莆田求学五年,在莆田广化寺灵岩精舍、福平山欧阳读书处等地读书。黄滔《莆山灵岩寺碑铭》记:“初,侍御史济南与其季水部员外郎贞元中居兹而业文,欧阳四门舍泉山诣焉。”《四库全书·黄御史集·卷5》

  由于勤学好问,刻苦钻研,其“操笔属词,秀而多思,发人所未发”

《祭母诗》的作者

  《祭母诗》是否欧阳詹所作,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

  陈嵩

  认为是永福(今永泰)陈嵩所作的意见认为:

  ①欧阳詹英年早逝,父母仍健在。韩愈欧阳生哀辞》曰:“呜呼!今其死矣……父母老矣。”

  ②欧阳詹之《欧阳四门集》不载此诗。

  ③明·戴廷诏《闽欧阳詹考》引《永福县志》称,永福也有一座高盖山,此诗是永福人陈嵩祭念安葬在永福高盖山上母亲的《哭母诗》(转引自清末民初戴凤仪《诗山书院志》)

  欧阳詹

  认为是欧阳詹所作的意见认为:

  ①此诗从古到今流传已久,在泉州一带几乎家喻户晓。题诗所在地名诗山、诗溪、诗村,皆以此诗得名。

  ②欧阳詹韩愈相处时言及母还在,中间阔别近十年,欧阳詹又时常回里,其母去世韩愈未必知情。

  ③欧阳詹所作诗未收录者,岂只此一篇。

  ④陈嵩诗相似,何以知不是仿欧阳詹之作?

“射百步期必中,飞三年而必鸣”

  达于京师

  大历十年(775年),邑人同学友王式吴播薛寿郑简康炜王云卿等人劝欧阳詹北上赴举,他度力不任,与灵源道士蔡明濬(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明濬》)、逸人罗山甫往来潘湖间。

  建中(780~783年)初年 ,常衮罢宰相为(福建)观察使,始择县乡秀民能文辞者”常衮虽被罢相,但他坦然面对人生。常衮是一位爱才的官吏,到任后大兴学校,亲自讲学,以宾主之礼对待生员,留意奖掖后进,倡导读书习文,闽人读书之风因此渐开。

  唐·泉州刺史薛播席相也是当时富有文才、努力为国家罗致 人才的贤明官吏。

  时薛播贬任泉州刺吏,赏识欧阳詹的才华,经常带他到城西九日山与隐居于此的秦系姜公辅等人交游,谈文论道。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唐·刺史· 薛播 》:“建中 (780—783年)间,薛播坐小累贬泉州刺史…… 得欧阳詹,优礼之,由是知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薛播秦系姜公辅》)

  席相薛播之后任泉州刺史,“敷文兴教”,热情奖掖后进。他对欧阳詹很是器重,凡观游飨集必邀请欧阳詹参与,让他写诗志盛。里人矜耀,故其俗稍相劝仕。 席相还引荐欧阳詹到福州谒见常衮常衮赞叹欧阳詹的才学,十分器重,比之为“芝芙”,“游娱燕飨,必召同席”

  从此,欧阳詹名声更大了,德宗贞元(785~804年)初年,他的 “文词崛兴”,瓯闽之间惟知有“渐腾于江淮, 且达于京师”。而此时,福建“风移教行”,士子“竟劝子弟”,皆以读书为荣。

  在常衮等的奖励下,当时泉州一群青年奋志力学,有时到莆田,有时在泉州,互相切磋、砥砺。他们在泉山石室读书时,林蕴写了一篇《泉山铭》,说明他们的志向和取得的成绩(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南著述·泉山铭》)。

  西上长安

  欧阳詹本无心科举功名,想长期在家读书,奉养双亲。后因双亲严命 ,加之常衮席相等长官的奖掖和亲友的激励,才决心参加科举考试。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闽书》欧阳詹少与里人王式吴播薛寿郑简康暐王云卿相善。诸公见性行文辞,劝其赴举,不应。后为观察常衮、州将薛播所知,诸公佥以白父博罗丞,令其赴举京师。父特与诸公会于龙首山妙峰堂,询议可否,诸公益决其行。父乃遣随计吏,明年(?)遂登第。”

  贞元二年(786年),欧阳詹西上长安,参加进士考试,这是泉州士子前所未有的举动。

  欧阳詹一方面有离乡背井的感慨,题《赴上都留别舍弟及故人》“天高地阔多歧路,身即飞蓬共水萍。匹马将驱岂容易,弟兄亲故满离亭。”另方面满怀“射百步期必中,飞三年而必鸣”的信心,经过一年艰辛的万里跋涉,抵达京师长安。

温陵甲第破天荒

  登龙虎榜

  从贞元二年(786年)起,欧阳詹在京师长安渡过了六年借贷赁屋的羁旅生活。

  六年中,在贤相陆贽主持下,欧阳詹“五试于礼部”,终于在贞元八年(792年),与当时著名青年文士贾陵韩愈李观李绛崔群王涯冯宿庾承宣等二十二人同登金榜,皆天下选,时称“龙虎榜”贾陵第一名,欧阳詹登进士第二名 ,韩愈第三名。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登科记》德宗贞元八年,是岁壬申,兵部侍郎陆贽知贡举,所取二十二人,贾棱为首,欧阳詹第二人。是榜为宰相者三人:王涯李绛崔群。赋题《明水》,诗题《御沟新柳》。”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渔隐丛话》举进士,联第皆天下选,时称龙虎榜。故刘昌言诗曰:‘一举首登龙虎榜;十年身到凤凰池。’世以为荣。”

  欧阳詹荣获甲第进士名次,大多数史志和族谱都说是第二名,只有清·徐松《<登科记>考》说是第三名,第二名是寓居泉州的江东(今江苏)籍人陈诩。但查阅史志族谱,该年泉州进士名录却不见陈诩姓名,古《登科记》早已佚失,难以得知。

  韩愈说:“八年春,遂与文辞同考试登第,始相识。”从此,欧阳詹韩愈这两个际遇同样坎坷而有共同思想抱负的文人,结为志同道合的朋友,过从甚密。

  泉州登进士第一人

  欧阳詹逝后,韩愈欧阳生哀辞》中称:“闽越之人举进士繇始。”《新唐书·欧阳詹也说“闽人第进士,自始。”这是不确的。

  唐·黄璞《闽川名士传》、清·泉州人柯辂欧阳行周先生旧事考误》、清·泉州人陈庆镛《复刘宽夫侍御位坦书》都己考证,福建首位进士是唐·神龙二年(706年)长溪(古属霞浦,今宁德)人薛令之。漳州人陈珦、将乐人廖广、莆阳人林藻,也都于唐·贞元七年(791年)第进士,早欧阳詹一年。

  清·郑万坤《全闽诗话》《四库全书》)载:闽东长溪(今福安)人薛令之,字珍君,登神龙二年(706年)进士。开元中迁右庶子,与贺知章同职为肃宗东宫侍读。由于官次清淡,积岁不迁,令之戏题诗壁间,发泄牢骚:“明月上团团,照见先生盘。盘中何所有?苜蓿长阑干。饭涩匙难绾,羹稀筋易宽。只可谋朝夕,何由度岁寒。”玄宗幸东宫见之,索笔题其旁曰:“啄木嘴距长,凤凰毛羽短。若嫌松桂寒,任逐桑榆暖。”令之因谢病归闽。玄宗闻其贫,而生恻隐之心,曾令地方官给予接济,令之量受而已。等到肃宗即位,以旧恩诏,令之已穷愁老死多年了。

  莆田人林藻登进士在贞元七年(791年)。南宋·朱熹《闽林开族千年谱·林氏世系总纪》中记叙由晋安温陵迁居莆阳北螺村的林孝宝之后裔:廷试赋《合浦还珠》称,擢进士及第,为闽中破天荒。”郑万坤《全闽诗话》(《四库全书》)也载,德宗贞元七年(791年)刑部侍郎杜黄裳知贡举,所取二十人,林藻第十人。

  但是,说欧阳詹是今泉州历史上首位进士,亦是闽泉历史上首位甲第进士,这是不会错的。南宋·理学家朱熹(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撰联赞他“事业经邦,闽海贤才开气运;文章华国,温陵甲第破天荒”,指认欧阳詹是泉州登进士第一人,是正确的。

  影响深远

  闽省自欧阳詹登第,文辞崛兴,影响极其深远。

  明·理学名臣、乡贤蔡清为《欧阳行周先生文集》作序谓:“自是,闽士始知所向慕,儒风日以振起,相师不绝。迤逦至于杨龟山(杨时)李延平(李侗)辈,分河洛之派,授之朱子,而正学大明,道统有归,吾闽遂称海滨邹鲁矣。是正有美夫瓜瓞之势,其蔓不绝,至末而益大者,谓非先生实为之根柢又不可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y.com《泉州人名录·蔡清》)

国子监四门助教

  候选

  贞元八年 (792年)欧阳詹举进士后,并未授职,即于当年五月回乡省亲。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唐·刺史·席相》: 席相,安定人。贞元 (785—805年)中以河东令刺泉州。敷教兴文,建六曹都堂,造北楼,请欧阳詹为记 (《六曹新都堂记》、《北楼记》)。”

  贞元九年(793年),欧阳詹再次北上, 临行前,泉州刺史席相在东湖二公亭设宴 ,为欧阳詹和八名赴京应试的举子饯行,请姜公辅作陪。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唐·刺史·席相》:“癸酉岁(贞元九年,793年)与邑贡生八人将西上,以乡饮礼饯送之。更设宴东湖亭,修宾主礼,款洽备至。一时老幼来窥,尽室盈岐,闾里之士,皆以为荣,竞劝于学。”

  欧阳詹为作《泉州刺史席公宴邑中赴举秀才于东湖亭序》。 后来,又撰《二公亭记》追述其事。

  贞元十年(794年),欧阳詹“直言极谏试”,没被录用。

  贞元十一年(795年),欧阳詹“博学宏辞科试”,试题为《片言析狱论》。他的文章指出当时“片言析狱”的弊端,论曰:“以斯析狱,小则严刑拷打,肌肤受刑;大则性命丧于刑具。片言不可用于析狱。”结果又落选。

  欧阳詹韩愈友善,相知甚深,且侍父母孝敬,与朋友信义,其文章切深,善往复明辩。

  欧阳詹“应博学宏辞科不授,一平选,被驳。”韩愈“三选于吏部不得官,闻吏部有博学宏辞选才,再试才一得,又黜于中书。”两人都是家山万里,在京亲朋寡少,无所依托,缺衣少食,租屋而居,相互间互相理解和同情,友情愈加深笃。他们总是形影相随,或共同探研文墨,“志于古文”;或谈心解闷,“悄悄深夜语,悠悠寒月辉”;或一同外出漫游,观赏长安附近山川名胜。

  在京几年中,欧阳詹历游了不少名山大川,四川、太原、中原一带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写下大量赞美祖国壮丽河山的诗歌。

  任职 

  贞元十四年(798年),欧阳詹终于在“四试于吏部,又一平选”后 ,于贞元十五年(799年)被朝廷授予一个文职小官——“国子监四门助教”。 虽然这是皇家高等学府“四门学”中最低的职衔,但福建人担任此职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在国子监四门助教任上,欧阳詹全力支持和参与韩愈柳宗元等人共同倡导的古文运动。他们很想有所作为,史称:“唐自助教设官以来,善举其职者,无逾于。”但朝廷并没有重用他们。因此,欧阳詹在长安过着借贷赁屋,缺衣少食的客旅生涯。

  贞元十五年(799年),时任徐州从事的韩愈回京述职,欧阳詹率生员伏阙上书,力荐韩愈为四门博士。事虽不成,但韩愈非常感动,临返徐州前,以满腔愤懑的心情写下《弩骥吟》欧阳詹。诗中慨叹:“喟余独兴叹,才命不同谋。寄诗同心子,为我高声讴。”欧阳詹见诗感慨不已,写下《答韩十八弩骥吟》回赠劝慰。

  欧阳詹对学子注意谆谆善诱。学生徐晦落第,欧阳詹作诗勉励他,诗中有“大器当晚成”之句。徐晦不负所望,第二年考取进士第一名。

  有《对月寄姜公辅诗》:
     “中宵天色净,片月出沧州。皎洁临孤岛,婵娟入乱流。
      应同故园夜,独起异乡愁。那得休蓬转,从君上庾楼。”

惑太原妓而死

  英年早逝

  贞元十六年(800)欧阳詹上书执政相,期望有所作为,而竞于当年客死长安,享年仅46岁。

  他逝世后,崔群哭之甚,韩愈写了《欧阳生哀辞》,李翱为他立传。?

  欧阳詹笃于友谊,临终时遗嘱灵柩南运,特嘱葬于年轻时与好友林藻林蕴兄弟读书的莆田广化寺灵岩精庐浮图之阴。

  恋妓而死

  欧阳詹英年早逝原因,唐·韩愈欧阳生哀辞》、宋·欧阳修《新唐书》本传、省府县志及族谱,均无记载,最讳提及。事实上,欧阳詹是恋妓而死。

  最早记载此事者,乃唐·元和间(806820年)晚唐诗人孟简孟简,字畿道,山东德州昌平人。孟简欧阳詹1年中进士,累官司封郎中、谏议大夫,常州刺史、户部侍郎。孟简欧阳詹的故交,为人“尚节义”,谅不至于见毁。

  ·大顺(890891年)间侯官(今闽侯)人黄璞的《闽川名士传》(已佚)也记此事。

  北宋·李昉《太平广记·卷274·情感·欧阳詹载:

  “欧阳詹,字行周,泉州晋江人。弱冠能属文,天纵浩汗。贞元年,登进士第,毕关试,薄游太原。于乐籍中,因有所悦,情甚相得。及归,乃与之盟曰:至都,当相迎耳。

  即泪泣而别,仍赠之诗(即《初发太原途中寄太原所思》)曰:驱马渐觉远,回头长路尘。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去意既未甘,居情谅多辛。五原东北晋,千里西南秦。一屦不出门,一车无停轮。流萍与系瓠,早晚期相亲。

  寻除国子四门助教,住京。

  籍中者思之不已,经年得疾且甚,乃危妆引髻,刃而匣之,顾谓女弟曰:吾其死矣。苟欧阳生使至,可以是为信。又遗之诗曰:自从别后减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欲识旧时云髻样,为奴开取缕金箱。绝笔而逝。

  及使至,女弟如言,径持归京,具白其事。启函阅文,又见其诗,一恸而卒。

  故孟简赋诗哭之“哭之”二字原阙,据明钞本由下文移补)

  序曰:

  闽越之英,惟欧阳“生”字下原有“诗哭之”三字,据明钞本移补于上)。以能文擢第,爰始一命。食太学之禄,助成均之教,有庸绩矣。我唐·贞元年已卯岁贞元十五年,799年),曾献书相府,论大事,风韵清雅,词旨切直。会东方军兴,府县未暇慰荐。久之,倦游太原,还来帝京,卒官灵台。

  悲夫!生于单贫,以狥名故,心专勤俭,不识声色。及兹筮仕,未知洞房纤腰之为盅惑。初抵太原,居大将军宴,席上有妓,北方之尤者,屡目于生,生感悦之。留赏累月,以为燕婉之乐,尽在是矣。

  既而南辕,妓请同行。生曰:十目所视,不可不畏。辞焉,请待至都而来迎。许之,乃去。生竟以蹇连,不克如约。过期,命甲遣乘,密往迎妓。妓因积望成疾,不可为也。先夭之夕,剪其云髻,谓侍儿曰:所欢应访我,当以发为贶。甲至得之,以乘空归,授髻于生。生为之恸怨,涉旬而生亦殁。则韩退之韩愈何蕃书,所谓欧阳詹生者也。河南穆玄道访予,常叹息其事。

  呜呼!钟爱于男女。素(明钞本“素”作“索”)其效死,夫亦不蔽也。大凡以时“时”字原阙,据明钞本补)断割,不为丽色所汨,岂若是乎?古《乐府》诗有华山畿,《玉台新詠》有庐江小吏,更相死,或类于此。

  暇日,偶作诗以继之云:

  ‘有客非北逐,驱马次太原。太原有佳人,神艳照行云。
  座上转横波,流光注夫君。夫君意荡漾,即日相交欢。
  定情非一词,结念誓青山。生死不变易,中诚无间言。
  此为太学徒,彼属北府官。中夜欲相从,严城限军门。
  白日欲同居,君畏仁人闻。忽如陇头水,坐作东西分。
  惊离肠千结,滴泪眼双昏。本达京师回,驾期相追攀。
  宿约始乖阻,彼忧已缠绵。高髻若黄鹂,危鬓如玉蝉。
  纤手自整理,剪刀断其根。柔情讬侍儿,为我遗所欢。
  所欢使者来,侍儿因复前。收泪取遗寄,深诚祈为传。
  封来赠君子,愿言慰穷泉。使者回复命,迟迟蓄悲酸。
  
生喜言施,倒屐走迎门。长跪听未毕,惊伤涕涟涟。
  不饮亦不食,哀心百千端。襟情一夕空,精爽旦日残。
  哀哉浩然气,溃散归化元。短生虽别离,长夜无阻难。
  双魂终会合,两剑遂蜿蜒。大夫早通脱,巧笑安能干。
  防身本苦节,一去何由还。后生莫沈迷,沈迷丧其真。

  北宋·邵雍还说他看到该太原乐妓的绝命诗笔迹

  此后,南宋·计有功《唐诗纪事》沿载此事。

  南宋·龙袤 《全唐诗话·卷2·欧阳詹全文:

  “欧阳詹,字行周,泉州人。初见拔于常衮,后见知于退之远宾,终于四门助教。李贻孙序其文曰:君之文周详,切于情,故叙事重复,宜其司当代文柄“司当”原作“掌”,据《全唐文》补改),以变风雅。一命而卒,天其绝乎?,早死。孙

  《途中寄太原所思诗》曰:驱马渐觉远,回头长路尘。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去意自未甘,居情谅犹辛。万里东北晋,千里西南秦。一履不出门,一车无停轮。流萍与匏系,早晚期相亲。

  或曰:游太原,悦一妓。将别,约至都相迎,故有早晚期相亲之句。妓思之不已,得疾且甚,乃刃其髻藏之,谓女弟曰:欧阳生至,可以为信。又作诗曰:自从别后减容光,半是思郎半恨船。欲识旧来云髻样,为奴开取缕金箱。绝笔而逝。及至,如其言示之。启函.一恸而卒。

  孟简赋诗哭之,序云:穆玄道访余,常叹其事,玄道颇惜之。

  欧阳詹恋太原妓而死一事,代有定论,故而清《全唐诗·卷473全文收录了孟简《咏欧阳行周事并序》。

  非议之声

  欧阳詹恋太原妓而卒,在唐朝和北宋并无非议。入南宋后,除元代外,一直到明、清,由于理学昌盛,论者不论相信与否,都以此事为耻。就是现代亦受此影响。

  南宋·葛立方《韵语阳秋》欧阳詹之《初发太原途中寄太原所思》等诗,证实欧阳詹确有恋太原妓情事,对韩愈欧阳生哀辞》只字未提,是“护短”“饰词”。其评曰:“岂退之韩愈退之以同榜之故,而固护其短,饰词以解人之疑与?呜呼!能义何蕃之不从乱,而不能割爱于一妇人;能荐韩愈之贤,而不能以贻亲忧为念;殆有所蔽而然也。

  南宋·真德秀欧阳四门·题跋》写道:“嘉定己卯(嘉定十二年,1219年,郡士林彬之为余言:四门之文之行,昌黎?韩文公韩愈盖亟称之。至黄璞为《闽中名士传》乃记太原妓一节,观者疑焉。近岁良能尝为文以辩,谓宜登载编末,以澡千载之污。’”矛头绕过孟简直指黄璞,干脆称污蔑,要把辩污的文章刊在欧阳四门集》之末,“以澡千载之污真德秀朱熹学术的主要继承者,嘉定十年~绍定年间曾两知泉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真德秀》)

  ·何炯《清源文献》曰:欧阳四门初发太原途中寄所思诗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此古《乐府》体也,黄璞乃有太原函髻之谤,谓公悦一妓,卒以此陨身。好事者喜传之,不信韩退之李习之李贻孙三公而信,何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何炯》)

  ·校勘家何焯1661—1722《义门读书记》中,将此事归于妄传。

  ·史学家沈钦韩1775—1832年)《韩昌黎集补注》中推测,韩愈欧阳生哀辞》绝口不提此事,是故意为朋友讳,以慰其父母。

欧阳詹生卒年代考

  欧阳生哀辞》、《新唐书·欧阳詹都记欧阳詹“卒年四十余”,哀他英年早逝。但其生卒年代,史志族谱均无记载,难以得知。

  

  最先较为准确推算欧阳詹生卒年代者,是清末泉州城里学者许祖淓

  他在《重校<欧阳行周先生集>跋》许邦光许祖淓许光禄父子遗集·聊中隐斋遗稿》)中,根据欧阳詹于唐·大历十二年(777年)《与王式书》中自言“年二十有一”,上推二十一年,测算欧阳詹生于唐·天宝十五年(756年);唐·贞元十六年(800年)后不见欧阳詹诗文,测算逝于是年,享寿四十五岁,与“卒年四十徐”大体相符。

  

  最近泉州学人林双华《关于欧阳詹研究中的几个问题》(泉州欧阳詹学术研讨会论文,2004年ll月)推算欧阳詹当生于唐·至德三年(758年),卒年与许祖淓推算相同,更加接近“卒年四十徐”

评价

  欧阳詹善诗、文,工书,著述颇丰,有《欧阳行周集》10卷,卷一 赋,卷二、三诗,卷四记传,卷五铭颂箴论,卷六述文,卷七序启,共142篇,表现他高尚的思想气质和杰出文学成就。《全唐诗》收其诗一卷。

  欧阳詹逝后,韩愈为作欧阳生哀辞》有云:“生不显荣于前,又惧其泯灭于后。”

  文学

  福建等州团练观察处置等使正议大夫使持节都督福州诸军事福州刺史兼御史中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李贻孙为《欧阳行周先生文集》序云:“操笔属词,其言秀而多思,率人所未言者,君道之容易……君之文新无所袭,才未尝困。精于理,故言多周详;切于情,故叙事重复,宜司当代文柄,以变风雅……而诗名尤卓绝一时。”其辞章“大振耀瓯闽之乡。”

  《四库全书目录提要》称:“其集有大中六年(852年)李贻孙序,称侍郎校书洎君,并数百年杰出。今观之文,与李观相上下,去甚远,盖此三人同年举进士,皆出陆贽之门,并有名声,其优劣未经定论,故贻孙之言如此。然之文实有古格,在当时纂组排偶者上,韩愈欧阳生哀辞称许甚至,亦非过情也。”

  所处时代,虽然己没有盛唐的繁荣昌盛,人的精神面貌也没有盛唐时代的蓬勃英发,但也曾经被认为是中兴阶段,并出现了一大批文人学士,表现了对社会的热情,对政治的褒贬,对文风的改革。欧阳詹由于过早辞世,所以在古文运动中的建树未被充分揭示,其文学上的才能也未充分发挥。但观全集,不难发现他的文学实践,正是唐中叶古文的实践。他摆脱了六朝以来的骈文羁绊,文章力求达情达意,从内容到形式都起了重要的变革。

  诗一卷,收入《全唐诗》计八十首。诗四言、五言、绝句、律诗、 歌行均有。歌行周旋情切,律绝恬淡感伤,不失风雅。言志抒情诸作,如:

  《寓兴》
    “桃李有奇质,樗栎无妙姿。皆乘庆云沃,一种春风吹。
     美恶苟同归,喧嚣同尔为。相将任玄造,聊醉手中卮。”

  《及第后酬故园新故》
       “才非天授学非师,以此成名曩岂期。
        杨叶射频因偶中,桂枝材美敢当之。
        称文作艺方惭德,相贺投篇料愧词。
        犹著褐衣何足羡,如君即是载鸣时。”

  《题王明府郊亭》
       “日月郊亭启竹扉,论桑劝穑是常机。
        山城要得牛羊下,方与农人分背归。”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笔精》“余在白门时,编刻《欧阳詹诗集》,自谓无遗矣。偶阅全蜀艺文志,有《新都行》云:‘缥缈空中丝,蒙龙道傍树。翻兹叶间吹,惹彼花上露。悠扬丝意去,苒蒻花枝注。何计脱缠绵?天长春日暮。’原本所遣,尚俟续补。”

  所作大多有新意,有独见。如《片言折狱论》,指孔子子路“片言折狱者,其也欤”,学者普遍认为,这是称赞子路善于折狱。却指出,这句话并非称赞子路,世代“以片言折狱”为害不浅。如《吊汉武帝文》,则直指武帝心怀“帝王与神仙”的矛盾,“履其位而不知所以守,好其事而不知所以从。”都能表现“文章合为时为事而作”的功能。

  历代贬抑欧阳詹的也有。

  写有《自明诚论》一篇,论说:“自性达物曰诚,自学达诚曰明。上圣述诚以启明,其次考明以得诚。苟非上圣,未有不由明而致诚者。”接着引文王周公孔子为自性而诚者,尹喜自明诚而长生,公孙鞅自明诚而佐赢政公孙弘自明诚而为卿,张子房自明诚而辅刘邦管夷吾自明诚而佐齐桓。进一步论证,既明且诚,施于身,可以正百行、通神明;处之家,可以事父母、亲兄弟;游于乡,可以睦间里、息讼争;行于国,可以辑群臣而子黎民;立于朝,可以上下有序;据天下,可以教化平。自明诚是有心者都能达到的。

  这篇论文强调要努力学习,才能实现各自的志向。而贬抑者如清初王士祯《香祖笔记·卷五》竟惊呼为“离经叛道,狂悖缪悠之论”

  闽学祖师

  欧阳詹受八闽文人尊为“闽文之祖”,也受八闽儒者尊为“闽学(闽派理学)之祖”

  明·泉州人、史学家何乔远题联赞他“直开关、闽、濂、洛之先”

  《闽政通考》云:欧阳詹文起闽荒,为闽学鼻祖。”

  清代官绅与族裔称欧阳詹“理学名宦”

  但是,现代学者大都认为这不符合欧阳詹之思想实际和历史时代,欧阳詹不是“闽学祖师”

  (一)欧阳詹虽具有儒家“民本”、“仁政”思想,但他是诗人、文学家,不是思想家、哲学家。

  (二)理学是宋、元兴起、明、清鼎盛的儒家唯心主义思想达到顶峰的学派,又叫道学,提出“理”(精神)先于“气” (物质),“理”决定“气”“存天理,灭人欲”的修养说教,分为关(关中)、闽(闽疆)、濂(濂溪)、洛(洛阳)四大派系。欧阳詹无此思想主张,而是具有初步朴素唯物论思想。

  (三)欧阳詹韩愈虽是志同道合的挚友,但两人思想认识有所不同。韩愈继承者自居,极力维护与发展儒道,说他是理学先驱勉强还可以,说欧阳詹则不行。何况,闽学创奠者朱熹欧阳詹的思也未见有何继承。

  (详参廖渊泉黄天柱蔡长溪欧阳詹的成长及其思想主张与诗文成就》,林双华《关于欧阳詹研究中的几个问题》,林国平欧阳詹哲学思想刍议》,王秀春欧阳詹与佛教》,均为参加2004年11月泉州欧阳詹学术研讨会论文)

  惑妓

  欧阳詹惑太原妓而死一事,历史上争论最为剧烈。

  北宋·陈振孙、南宋·真德秀、元·马端临等持正统儒家思想的官绅学者,都认为欧阳詹是孝顺父母、厚爱妻儿的正人君子,绝不会违背儒家伦理纲常,抛弃父母妻儿,贪恋一名歌妓,并为之而死的。因而,他们对孟简黄璞等人大加批驳,说是毁谤,责问好事者不信韩愈而信。(真德秀马端临黄璞之文,附录于《欧阳四门集》,编校者命真德秀文为《驳黄璞欧阳詹惑太原妓》,马端临文为《也驳黄璞欧阳詹惑太原妓》)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清源文献》欧阳四门《初发太原途中寄所思诗》:‘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此古乐府体也。黄璞乃有太原函髻之谤,谓公悦一妓,卒以此陨身,好事者喜传之,不信韩退之李习之李贻孙三公而信,何哉?”

  宋·晁公武《读书志》认为欧阳詹惑太原妓而死之事实有,但讥欧阳詹无德行。

  实际上,在封建社会,已有妻室的男人再恋他女,或纳姬妾,是正常的,并不被认为是对发妻的不忠诚与眷爱。唐宋时代还有官妓制度,士大夫、学子与游者甚多,李白苏东坡辈都有。因此,清·纪晓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欧阳行周集》评论欧阳詹恋妓之事说:“其时风气使然,不必奖其风流,亦不必讳为瑕垢也。”即是说,此事既非优点亦非缺点,不必宣扬也无需隐讳,评论最为公允。

家庭成员及衍传

  家庭成员

  泉州欧阳氏族谱都说,欧阳詹在世时,一家有祖母氏、父亲欧阳昌、母亲氏、自己、妻子氏、长兄欧阳谟(“言”在下)、仲兄欧阳巩(下加“言”)、长子欧阳价(一作)、次子欧阳萌、三子欧阳秬,共十人。

  然而,欧阳詹《泉州赴上都洛阳亭留别舍弟及故人》、《除夜侍酒呈诸兄示舍弟》两诗,说明他还有一个弟弟。有的族谱说不是弟弟而是三兄,实误。有人考证,四弟名欧阳誉,因兄长(“言”在下)、(下加“言”)、,底下都是“言”字,当可相信。

  欧阳詹又有一个妹妹,嫁给郑晚为妻。欧阳詹《有唐公子公()墓志铭》曰:有若人之妹配于公。”

  如此,则欧阳詹在世时,家庭至少有十二人。

  (以上所引诗、铭,依次载《欧阳四门集·卷3、卷5》

  欧阳詹氏、系莆阳(今莆田,时属泉州)名宦林披之千金,林藻林蕴之妹,名,排行第九,与兄等人同用“艹”字作头,亦当可信(见黄启明《潘湖俊儒·欧阳詹传略》)。

  衍传

  长子欧阳价(一作),分居情况有两说,一说居住泉州郡城西隅甲第巷,奉祀祖先;一说居住南安诗山(见《欧阳四门集·卷首·李贻孙序》:“其子自南安抵福州”),其后裔蕃衍迁徙情况,族谱缺载,不可得知,也有族谱说早卒无嗣。

  次子欧阳萌,迁居莆阳(今莆田)锦屏山下,祭扫欧阳詹墓,在莆各地蕃衍。

  三子欧阳秬(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秬》),欧阳詹将其继给长兄欧阳谟(“言”在下)为嗣,亲子变为从子,世居晋江潘湖,被冤杀,后裔蕃衍。

  黑蜂之难

  到明初欧阳仪时,于洪武二年(1369年)发生“黑蜂之难”。所谓“黑蜂之难”,至今仍是个谜,当是反抗明朝封建统治者事件,有其隐情,不好明言。

  欧阳氏族人受此严重打击,无法再住下去,为逃避迫害灭族,只得全部逃离潘湖。

  欧阳仪之八子分处泉州府城及其所属晋江、南安、同安(今属厦门)各县,漳州府属龙溪等县城乡(详见《泉州欧阳氏族谱》),至今晋江潘湖、南安诗山、泉州城西甲第巷已全无欧阳氏族人了。

遗迹

  欧阳詹在泉州的遗迹甚多:

  泉州清源山龟岩洞,是欧阳詹林藻林蕴读书处。

  泉州清源山赐恩岩上有欧阳书室。

  泉州城南紫帽山东南麓龙首山(今属晋江市,俗称龙头岭,讹音杏头岭)下妙峰堂,古为欧阳詹别墅,是欧阳詹早年吟读之地,后废。

  欧阳詹的故居在泉州市区甲第巷中段西侧,巷因欧阳詹“温陵甲第破天荒”而得名;其门前北侧为今甲第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甲第宫》)。故居原为三落四间张“手巾寮”,还有一大片园子。欧阳詹客死京师后,三个儿子或移居南安、莆田,或中进士上京,故居慢慢荒废。民国时,故居仅为一草坡,土丘隆起,里人称为“仙公山”、“欧阳山”、“厝山”欧阳氏后人曾于“詹厝山”西侧建一室,中有龛,供奉欧阳詹遗像。廿世纪50年代,泉州源和堂蜜饯厂扩建,“詹厝山”为两厂分割,原先的后花园也成了工厂宿舍 ,故居遗迹 便彻底消失无存了。1984年6月,泉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在甲第宫处立欧阳詹故居遗址”石碑。2004年,泉州欧阳氏族人和甲第宫合作,在宫后建楼,其第2、3层作欧阳詹故居陈列馆。

  欧阳詹诗名卓绝一时,然其字迹罕见,惟题“不二”于郡城书室。后人易书室为祠堂,称为“不二”祠(欧阳行周先生祠),位于模范巷第三医院内。宋代理学宗师朱熹来泉讲学时,曾为欧阳四门祠题联:“事业经邦,闽海贤才开气运;文章华国,温陵甲第破天荒。”明·史学家何乔远题其祠对联曰:“不二悬堂,银钩铁画,论当年合班之列;无淫箴室,神窥天鉴,待后学直开吴、闽、濂、洛之先。”明·李光缙为修欧阳四门祠,曾写有募修疏一文。(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何乔远李光缙》)

  晋江池店潘湖有欧阳氏祖宅,后改为资福院。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宅·唐宅·四门助教欧阳詹宅》:“四门助教欧阳詹宅,在城南潘湖。《闽书》云:环湖四十余家,絃诵相闻,宾兴不乏,擢第几三十人。后废,为资福院。

  吟啸桥,在晋江池店烟浦埭,欧阳詹啸吟桥上,故名。

  南安的高盖山,因欧阳詹曾经居住,故称“诗山”。还有“诗门”、“诗村”、“诗溪”等地名。清末·南安诗山大庭(今属码头镇)人戴凤仪《诗山怀欧阳四门诗云:“振衣独上此高冈,欲祝先生一瓣香。万古山灵钟间气,七闽文物破天荒。共知龙虎声名贵,谁识鸡豚服事忙。莆水诗山迢递甚,奔驰只为恋高堂。”(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戴凤仪》)【注】振衣:因登山致热而解开衣襟或脱下上衣。高冈:指位于南安诗山镇与码头镇交界处的高盖山。间气:旧时认为英雄豪杰间世而出,禀天地特殊之气,故称杰出的人为间气。七闽:指福建省。福建在历史上有时分八府有时分七府,故称八闽或七闽。莆水:指莆田。欧阳詹与莆田林藻林蕴兄弟由挚友而结为亲戚,曾于莆田和清源山一起读书;坟墓即在莆田广化寺侧。迢递:距离远。

  南安丰州有衣锦坊、应魁亭、欧阳行周书室,纪念欧阳詹荣登甲第进士和读书处。

  南安九日山有四贤祠,奉祀欧阳詹秦系姜公辅韩偓四贤。(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秦系姜公辅韩偓》 )

  在莆田的遗迹有:

  莆田福平山广化寺北灵岩精庐浮图之阴有欧阳詹墓。1994年重修,列为莆田市文物保护单位。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四门助教欧阳詹墓:在莆田县城南,广化寺浮屠之阴。后为氏所侵。乾隆十六年(1751年)裔孙芳馨讼于官,为清复其地。”

  《潘湖仁颖书院志》云:“初,欧阳詹与莆人林藻林蕴肄业于广化寺之灵岩精舍,后自京扶榇灵柩南运至莆田,遂葬于莆阳福平山下广化寺之灵岩塔浮屠之阴。”

  莆田还有欧阳书室,在城东北福平山下,广化寺旁灵岩精庐,欧阳詹林藻林蕴兄弟读书于此。

  莆田城东万安禅寺内有欧阳行周先生祠堂。因欧阳詹次子移居莆田,故建祠堂祭祀,后废。

  福州南涧寺有欧阳詹《上方石佛像记》崖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