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理

  青少年
  从军[建宁(松溪营)游击、灌口营参将]
  与征台湾(提标右营游击领前锋)
  宣化府总兵官挂镇朔将军
  福建陆路提督
  夺职
  协理北路军务(总兵衔)
  评价
  诸弟及子

  蓝理—1720年),义甫义山,清福建漳浦人。行伍出身。康熙廿一年(1682年)施琅征台湾,署右营游,当前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施琅》);台湾平,仍授参将、加左都督。康熙四十五年至五十年(1706—1711年)任福建陆路提督,驻泉州;崇福寺天王殿正前方照墙上,嵌有其于清·康熙五十年(1711年)题刻的“松湾古地”石碑。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卒,年七十二。

  钱仪吉《碑传集•卷15•康熙朝功臣下》收录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有传。

青少年

  蓝理少桀鳌自大,长益卓荦。16岁从事染业,不肖;聚众进入海寇卢质巢穴,击杀卢质,率其降部诣郡投诚。当事疑蓝理亦盗,并系狱。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公讳,字义甫,号义山,福建漳浦人。

  少桀鳌自大,不屑与群儿偶;长益卓荦。伟躯干,虎头、燕颔;巨目丰颐,口可容拳。力举八百钧,足追奔马,曳其尾倒行;刀盾、枪炮,靡不精绝。时拊腹跳叫曰:丈夫不封侯拜将,非人也!

  年十六,无以资生。或劝之业染;笑曰:君子固穷,吾姑试为之!设缸置靛,收里布,躬染濯。

  一日,遇族叔赞皇于道,见手青,问何为?以实告。赞皇怒,举扇扑其额,骂曰:天生一具铜筋铁肋,不立功万里外,作此不肖,可鄙!公矍然归,持斧击靛缸,破之。

  集族中雄健者十五人,谋曰:我欲为国家出力,顾世莫我知,无尺寸凭藉。今海寇卢质拥众岱嵩、井尾间,荼毒生灵;我与若往杀之,官以吾为能,必闻于朝,用吾矣。皆曰:善。遂行。出洋尾桥,招邀得五十人;至岱嵩屯驻。

  卢质居井尾,隔一江,遣二小贼游巡;公传言:吾欲与质斗,令质来!质闻,率众三百至;公虓然大笑曰:人言卢质英雄,伪耳!曰:若何名?公曰:岂不闻蓝理曰:乳臭耳,吾安得闻之!公曰:吾素闻若勇,今始知若非勇;若所恃二、三百人耳。假令二三百人弗动手,独若只身与吾斗,吾擒若矣!喜曰:有是哉!令军皆壁立,毋擅动。与公各携藤牌、短刀,跃出沙场;斗百合,不分胜负。

  卢质,有名剧贼;身长七尺余,白面长须,挥刀盾如闪电,百夫莫能当其勇。见公少年,心易之;至是,始知为劲敌,悉殚其技不能胜。公度气馁,忽虎吼,大呼曰:着矣!愕然,趾出盾外。公截其趾颠,遂斩之;谓其众曰:降者免!贼众皆降。其副王都闻之,降。

  公议驰诣郡献功,请缓数日,言有仇欲报;实潜出剽掠,后以伤卒。

  公始自诣郡,郡中当事方疑公作贼,又虑海寇侵扰,戒严。公指天誓日,言屠贼状;弗信,逮公于狱,杂群贼中鞫治之。爰书置极刑,届期将斩;计五十有三人,议留一人缓死待后来者。令掣签,公曰:死则死耳!何掣为!群贼向前竞掣之,遗一签于地;公曰:地上者予我!官揭视之,乃字。由是五十二人皆斩,而公独留。

  久之,同系有越狱者,事泄当斩。将及公,迅雷忽作,昼昏似夜;当事度其冤,乃止。然终不能出狱;公亦晏然,无出意,日束刍捆履以为食。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蓝理,字义山,福建漳浦人。少桀骜,膂力绝人。集族人勇健者击杀海寇卢质,诣吏,欲因以为功,吏疑亦盗也,系之狱。

从军[建宁(松溪营)游击、灌口营参将]

  康熙十三年甲寅(1674年),靖藩耿精忠叛,蓝理被释放出狱,令赴藩下授职。蓝理不从,间道走仙霞关投康亲王军入闽。因功,康熙十五年(1676年)授建宁(松溪营)游击,康熙十八年(1679年)迁灌口营参将。康熙十九年(1680年),忤福建总督姚启圣,并代士卒领罪,坐虚兵冒饷,夺官下狱经年始释,发军前效力。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康熙甲寅,靖藩耿精忠叛,悉纵系者,令更衣赴藩下授职。公曰:‘我岂从贼作乱之人哉!’

  间道走上游,出仙霞关;闻亲王统大师讨逆,星驰迎之,具陈平闽策。王嘉其忠,令随征为前导;屡立战功,奏授松溪营游击。

  未几,迁灌口营参将。

  灌口地当孔道,军兴旁午,供亿甚繁。闽督启圣驻漳筹海,每使过,有诛求;公不应,且执而鞭之。由是,诸使皆谮公;纠公虚兵冒饷,革职,永不叙用。

  公有卒,斗杀人,当死;公怜其母寡、无昆弟,白之官曰:‘杀人者,我也!’卒无罪,得免死;置公于理。

  公在狱又经年,始获释。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

  “康熙十三年1674年)耿精忠反,悉纵系者,令赴藩下授职。间道走仙霞关诣康亲王军降,为乡导,破叛将曾养性于温州。

  十五年1676年),从师入闽,授建宁游击。

  十七年1678年),从都统赉塔败海寇于蜈蚣山,复长泰。

  十八年1679年),迁灌口营参将。

  十九年1680年),总督姚启圣驻师漳浦,令分兵守高浦,辞不赴,劾虚兵冒饷,坐夺官。下部议罪,拟杖徒,请剿海寇自赎,上允之,发军前效力。

与征台湾(提标右营游击领前锋)

  康熙廿一年(1682年),清廷批准靖海将军施琅专征台湾,奏请蓝理随师出征。康熙廿二年癸亥(1683年六月十四日施琅在福建铜山(今东山)誓师,蓝理以提标署右营游击,领舟师为前锋,向澎湖进击。在澎湖战役中,蓝理勇猛死战,虽腹破肠流掬而纳之而已;后施琅拜疏上蓝理为复台首功,泉人因之称为“破腹将军”(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施琅》)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岁癸亥,朝廷以氏父子窃踞澎、台,数侵扰泉、漳,为边患,议大兴师,命靖海将军往剿灭之。

  名宿老将,善用兵;闻公英勇,奏请随师平贼,檄署提标右营游击,领前队先锋。公喜得遂报国志,日在厦门练习水战,教演行阵。

  有二卒出市薪蔬,遇将军标噶叭什观剧使酒,擒二卒挞之;并诋公革职之员,不可为将。卒归愬,公笑曰:‘汝曹斗殴,常事;且问汝胜耶、负耶?’卒曰:‘受挞耳,何敢争胜负。’公怒,命斩之,曰:‘汝二噶叭什不能胜,何能杀贼!’卒呼冤曰:‘我等以主帅内标,姑让之。请复与斗,如不胜,愿斩!’公纵之再斗,曰:‘胜矣!大胜矣!’喜,命二卒仆门板上,刺一鸡淋之;舁以随往见将军,请发噶叭什二人者付惩治。

  公不可。公固请曰:‘今行军用人之始,士卒不敢爱躯命为将军出死力;将军宜一体抚恤之。惟公惟溥,可服人心。噶叭什小辈,恃将军亲昵,无故鞭挞士卒。且当众大言,谓某革职之员,不堪为将;损先锋威重,摇惑众心。将军不发此二人付某惩治,恐军士人人解体也。公不得已,付之。

  公驰至营,遣卒齎公文飞报将军曰:‘今日上吉,先锋启行杀贼。’即诣海岸祭江,绑噶叭什二人斩之;轰然大炮九声,顺风扬帆而去。公闻之,不悦;既而曰:‘虎将也,必成功!’命治装,统诸军继之。

  公帅师直抵澎湖,氏将曾遂等以数万众迎敌,战舰蔽江;公奋勇与战,自辰至午,益力。忽有贼炮斜飞过公腹,公偃;曾遂呼曰:蓝理死矣!’公次弟,从背后扶公起立;公空拳虎吼,大呼曰:蓝理在,曾遂死矣!’唤‘草茵持刀来!’连呼‘杀贼’者三,声如巨雷;舟中军士皆气壮,无不一当百。草茵,族子别号也;持刀授公。见公腹已破,肠流出外,为掬而纳诸腹中。公四弟,傅以衣;五弟,持匹练连公腹背交裹之。公大呼‘杀贼’,不暇顾。

  伊时贼舟竞进,以铁钩钩住公舟,我师亦飞钩钩贼舟;火箭、火龙、火罐彼此对掷,烟焰漫天。贼中有飞天鼠者,沿大桅而上,伏篷阴,衔刀扪绳,负篷而立,群贼转篷向外,则持刀飞跳下我舟;公弟挥刀斩之,贼人气丧。我军贾勇先登,公命以火药桶尽倾贼舟,燔毙贼无数,沈其二艘;贼大败,逐北数十里,弃械、浮尸盈海面。

  遣弁赴将军报捷,公大喜,拜疏上公首功;亲至公舟慰劳。有红彝医药,极神效,命医公。医言须七日勿动气,乃可平复;公曰:‘大功已成,安卧十日可也!’其后公将战,戒左右勿使公知。将帅齐出,千驴竞奋;贼悉锐拒,我师……

  ……闻之惧,遣使纳降。我师入台湾,百姓安堵,海疆底定。”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提督施琅征台湾,知英勇,奏署右营游击领舟师,部议格之,特旨允行。当前锋,诸弟皆从。

  郑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克塽》)遣其将刘国轩守澎湖,令曾遂等率众数万迎敌,战舰蔽海。督兵与战,自辰至午,战益力。遂发,弹掠而过,仆,遥呼曰:蓝理死矣!起立,亦呼曰:蓝理在,曾遂死矣!”呼刀,族子以授,见腹破肠流出,为掬而纳诸腹,傅以衣,持匹练缚其创。呼杀贼,麾兵进,击沈敌舰二,敌大溃。舟慰劳之,令治创复战。

  舟胶浅沙,敌舰环围之,闻,赴援。舟书姓名篷上,敌惮,战为稍却,追击,大败之。得敌舰,请易舟,出,逐敌至西屿,杀伤殆尽,遂克澎湖。

宣化府总兵官挂镇朔将军

  台湾平,叙功,仍授蓝理参将、加左都督,遇缺先用。康熙廿七年戊辰(1688年),蓝理入都,授陕西神木副将;未行,特授宣化府总兵官,镇朔将军印。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朝旨以公血战破敌,功在首先,遇缺先用;而公以二亲且老,乞归省,弗赴。

  未几,丁父艰。服阕,又越二载戊辰,始入都。

  过赵北口,遇圣驾出水围,将回避,骑凝立道中弗肯行,鞭之数十不动。乃舍骑,步入粱园中。驾至,遣侍卫问谁骑?公乃出曰:蓝理,从福建来者。上问:是征澎湖拖肠血战之蓝理否?公奏曰:是。上曰:来何迟也!召至前,问血战状,解衣视之,以御手抚摩伤处,嗟叹良久。

  复召至行宫,极慰劳。

  廷议授官,部臣以公革职闲员,拟守备,弗可;拟游击、参将,俱弗可;乃拟授陕西神木副将,赐帑金三百两。未行,特授宣化府总兵官,挂镇朔将军印。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

  “台湾平,叙功,仍授参将,加左都督。未几,丁父忧。

  (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服阕,诣京师,迎驾赵北口,召至御前,问澎湖战状,命解衣视其创,慰劳甚至。超授陕西神木营副将,寻擢宣化镇总兵,挂镇朔将军印。

调补浙江定海镇

  康熙廿九年(1690年)蓝理调补浙江定海镇总兵,四署理提督事。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越三载,以海洋多盗,调补浙江定海镇。在浙十余年,四署理提督事,兵民相爱,山海肃清。修定海文庙,祀忠烈、垦荒芜、筑道头、通洋舶,海外苍黎欣欣大有起色焉。尤重斯文,礼贤士;诸生单寒者,必周恤培植之。乡、会大比,皆资行李之费;浙人士藉藉弗衰。

  每遇上南巡接驾或入京陛见,恩眷之隆,群臣无比。上常向诸王大臣言公拖肠血战状;又引见太后曰:此破肚总兵也!盖爱公如家人孺子,赐賫优渥,不可悉数。公每敷奏,侃侃指画,或手舞足蹈;上嘉其真率,手书所向无前勇壮简易匾额赐之。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康熙)二十九年,移定海。

移天津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蓝理移镇天津。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寻以天津为京东重地,调公镇守。

  公以畿辅产米无多,而天津一望平原,皆沃衍闲旷,可浚河引水开灌稻田;率兵疏凿,躬胼胝负土筑堤,市牛种、农具,募民耕,种得水田数百顷。岁收稻谷,上俱以赐公。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

  “(康熙)四十二年复移天津。赐花翎、冠服,并御书榜曰所向无敌赉焉。

  四十三年1704年),以旧伤疾作,乞解任,温旨慰留,遣御医诊视。

  以畿辅地多荒洼,请于天津开垦水田百五十顷,岁收稻谷,民号曰

福建陆路提督

  康熙四十五年丙戌(1706年)蓝理擢福建陆路提督,驻泉州。蓝理任内多有建树,但左右亲昵多阴交泉州奸宄,托蓝理之威敲诈勒索,多行不法。泉州豪族富家不堪其侮,刻匿名虎帖,多列条款传播京师,恶名尽归蓝理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丙戌,迁福建陆路提督;调公五弟独石路参将赴天津,接管营田事。

  公至闽,见桑梓父老,欷歔太息,道及微时颠沛事,慨然有‘广厦千万间尽庇寒士’之意。

  地方鼠窃盗贼,搜除廓清。尽撤街巷栅栏,曰:‘此非弭盗,乃弭捕盗者!’漏下三鼓,城门洞开,民间夜户不闭,行旅戴星往来。遗货物于道,无敢拾取。数郡人民安乐之。

  时询疾苦,闻文武胥役弄权舞弊以及势豪大恶、讼师土棍朘削人民,悉关白当事,按法区处;亲近者,竟自治之。

  堪舆家言:‘漳郡人文郁塞,乃后山仙殿压学宫地脉,东南田里港未筑,水门直泻所致。’公毁仙殿,大兴工役,填筑田里港。又以江东桥被贼断后,险渡狂澜,民苦病涉;倡修江东大石桥。二役费须钜万,企偕诸文武官绅捐赀不足,则以郡人之不孝不弟、为富不仁者罚出锾附益之。

  又狭小市廛制度。筑漳州浦头、石码、泉州新桥、安海、沙溪、涂岭行铺千百间,大开街衢,便民贸易。

  当曰:‘以地方不义之财为地方万民之利,可以劝孝弟、抑豪强;转移风化,莫善于此!’或曰:‘此有司事,非所宜!’公怒曰:‘天下官,管天下百姓;腐儒何足以知之!’由是,告讦不法事者日接踵,差弁句摄络绎于道,而假威藉丛之辈纷纷四出,富人重足而立矣。

  公左右亲昵,多阴交泉郡土宄;侦访素封,诡称公令恐吓之,获利无算。或遇豪黠不听从,则以抗拒为大辱。又不敢明目向公言,伺公游行处,隔窗偶语,故作嗟叹不平声。公闻问故,则故匿不言;再问,尚吞吐其说,似绝不经意者。公性急,不能休,乃言某某为富不仁、极害人不堪之处,或暴横孤寡诸非人类成为事。公曰:‘岂有此理!世间无官法耶?’复极言势力浩大,官吏莫敢撄。公曰:‘治之!’则后此诸事皆公所为,其人不能支,必请托左右,纳赂求解;凡出入公门者皆致富,而恶名尽公受之。泉郡势豪妒公者,刻匿名帖,绘一虎以比公(虎帖),多列条款传播京师,声名大坏。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

  (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擢福建陆路提督。

  四十六年1707年),上南巡,迎驾扬州,赏赉有加,复御书榜曰勇壮简易

  四十七年1708年),丁母忧,命在任守制。

夺职

  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漳、泉二府旱,朝廷诏水运江浙漕粮30万石赈之,并免本年未完额赋。康熙五十年辛卯1711年)春,地方官赈灾不曾施及百姓,泉州一带民众聚集千人抢夺粮食,逃奔山中漳平陈五显等纠2000人扰泉州永春、德化诸县。蓝理率兵进剿,数月后始疏陈,并言村落安集如故。康熙帝斥其诳,命夺蓝理职,并派大臣前往招安。康熙五十一年壬辰(1711年),蓝理入都,福建巡抚满保虎帖参劾,按之,论斩,诏从宽免死,入京旗。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辛卯秋,以漳平陈五显盗案解任。

  壬辰入都,值觉罗满出抚闽,据虎帖参劾;上命侍郎和托腾煃偕总督时崇、巡抚并按之。左右不肯承,公曰:吾大臣,何必辩!举笔署曰:皆实。拟极刑,追赃八万,家产皆籍入官;上念公功,免死,契家归旗。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

  “(康熙)五十年,巨盗陈五显等纠二千人扰泉州永春、德化诸县。事闻逾数月,始疏陈,并言村落安集如故,上斥其诳,命夺职。

  总督梁鼐、巡抚满保先后劾贪婪酷虐诸状,遣侍郎廖腾会督抚按治得实,论斩,诏从宽免死,入京旗。

协理北路军务(总兵衔)

  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师北征蓝理请赴军前效力,赐总兵衔,协理北路军务。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以老病回京,寻卒,年七十二。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俄以西藏用兵,命之军前效力。有进战、退守、移营、就粮数事合机宜,上深嘉之,赦免所追赃;而闽中家产俱经有司变鬻一空,无复有立锥地矣。

  越数载,以老,得赐还京。康熙五十九年卒,年七十二。

  “康熙六十一年壬寅1722年秋,赐公家属出旗,仍还闽省为民籍,护其丧归葬。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

  “(康熙)五十四年,师北征,剿策妄阿喇布坦请赴军前效力,赐总兵衔,从都统穆尔赛协理北路军务。

  以病回京,寻卒。诏免所追银两,遣其妻子回籍归葬。

评价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公生平躁急,性发如震霆;过即忘之,无藏怒宿怨。剧谈大笑,声闻里许。惟好自尊大,不服人。尤善骂,凡权势赫赫位在其上者多倨侮挫之,以示天下莫己若。

  遇才人杰土,虽寒贱彻骨,亦必折节礼下;以此,人服其藻监。

  教家勤俭,衣食粗粝无所择;家奴悉珍馐自奉,草蔬、败肉皆留以待公,公亦甘之。

  好书大字,濡毫伸纸,有无不应者。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论曰:公一代虎将也,起草茅、建奇勳,生平举动,种种异人,可不谓非常之杰乎!使公稍谦慎自持或官非梓里,急流勇退,千载犹将慨慕之。以好大喜功,卒为左右所蒙垢,晚节弗完,深可惜也!然公之奇气,终不可没。拖肠血战,功在社稷;未可以儒者洁清之操,堕国家干城之彦,庶几乎论得其平哉!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虓勇善战,性率直。官福建提督,政行于乡里。捕治盗贼,遂及诸豪家。修桥梁,平道路,率富民钱,益积怨。泉州民绘虎为榜(虎帖),列诸累民状,以是得罪。上念其旧功,终矜全之。

诸弟及子

  蓝鼎元《福建提督家传》:

  “诸弟皆以平台功,加左都督。最著者:次讳公,功烈居多,未仕卒。四讳公,仕至福建金门总兵官,亦喜书大字,拳能入口,扬盾一跃三、四丈。五讳公,累官参将,英勇不让诸兄,而好学聪敏,能背诵朱子《纲目》始终不遗一字,文人畏之。

  公有子六人:长国英,岁贡生;次文魁,太学生,早卒;三国庭,辛卯科副榜贡生,以军功候选郡司马;四国定,岁贡生,五国柱、六国桂,皆效力禁门,并授京营千夫长。

  《清史稿·卷261·列传48·蓝理》:,未仕;,官至金门总兵;,累官参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