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陈:一卷)

  陈洪济、陈洪照(字章成,号寄庐)、陈洪谧字龙甫,号默庵。身世与早年。南户部主事。知苏州。登莱副使、太仆寺少卿 、兵部右侍郎。南明·兵部左侍郎、礼部左侍郎、文渊阁大学士。归,卒。评价。)、陈洪谟(字龙见)、陈洪璧(号微庵)、陈洪图(字白书,号敬夫,晚号太河明·安溪县祥华乡珍山人,迁居郡城)、陈洪(字禹范,号淡轩,南宋·南安人)
  陈光
(字世德)、陈光绪(号五阆)
  陈一策(字尔忱)
陈一新(字又之,南宋·永春人)
   陈政、
   陈元光
(字廷炬)
  陈逖
字田远,号易斋。身世。举状元。为宦。归隐,卒。)
  陈庆镛字乾翔,别字颂南。清·晋江县卅九都玉塔里塔后村[今丰泽区北峰街道北峰社区塔后村]人。身世。进士及第。上《申明刑赏疏》。解印南归。江西、陕西监察御史。回泉州办团练。卒于泉州。著述。
  陈玉辉
(字达卿,号荆碧,明·惠安县辋川镇后坑村人。吉水县令。马部车驾主事、南京 湖广道御史。北京贵州道御史、南京监察御史。著述。)
  陈南楼
(名良节)
  陈敦履
(字德基,号静心,明·晋江陈埭镇涵江村人)陈敦豫(号及峰)
  陈永华
(字复甫。同安人。依附郑成功。治台。卒于台湾。后事。连横的评价。)
  陈化成
(字业章,号莲峰,谥忠愍。)
  陈小蕴(女,明·惠安县螺城镇人。)

陈洪济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6·闽7·列传·陈洪济》:陈洪济(唐末)◇◇人。初令同安,继令晋江,皆兴学教士,为王审知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审知循吏之冠。”

陈洪照

  字章成,号寄庐,清·德化县浔中镇丁乾村人。生于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卒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   少年勤奋好学,举岁进士,精通汉唐古文,深受学使庄培所器重,“称为好友,一时士林楷式之”。壮岁随商船赴印度尼西亚,寄居本县华侨黄甲家5个月。他广交华侨各界人士,往咬留吧、万丹、三宝垄“询悉夷邦掌故,凡气候、疆域、人物、风俗,俱熟睹而详记之。”归国后著《吧游纪略》。德化教谕朱仕,号筠园,编修《小琉球漫志》多宗其说。

陈洪谧(16001668年)

  陈洪谧,字龙甫,号默庵,明·晋江青阳陈厝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7·侍郎陈龙甫先生洪谧收录雍正九年《郡志稿》有关《传记》。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5·人物列传·明列传12·陈洪谧(同治补刊本)、《温陵晋邑渎头世科陈氏家传》有《传》。

  身世与早年

  清·乾隆《泉州府志·陈洪谧》:陈洪谧,字龙甫,号默庵,晋江人,宋·与桂(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与桂之裔。少聪颖,试诸生,累第一。天启丁卯(天启七年,1627年)举人。”

  《闽中理学渊源考·侍郎陈龙甫先生洪谧》:陈洪谧,字龙甫,晋江人。宋·?与桂之裔。”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陈氏家传》:陈洪谧,字龙甫,号默庵。晋江青阳屿头陈厝人,后寓居卢塘。宋·陈与桂之裔。少聪颖,试诸生累第一。天启丁卯举人。”

  陈洪谧的先祖陈与桂,南宋·晋江陈厝人,咸淳甲戌科(咸淳十年,1274年)解元。《釐正安溪县诸祠祀典并请补祀申文》:“忠义孝悌祠,雍正元年奉敕建,所祀……宋……陈与桂……按……陈与桂晋江人,不仕避居安溪,志列于寓贤,虽祀忠义孝悌祠,而籍非安溪。”

  陈洪谧的父亲为陈鹄陈洪谧陈鹄门下“鲁东十八士”之一。(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鹄))

  南户部主事

  清·乾隆《泉州府志·陈洪谧》:“崇祯辛未(崇祯四年,1631年)进士,授南户部主事。管北新关,常例悉除去;掌南京水兑卫军仰给漕粮,剔弊稽实,塞出入影耗之窦,商民祠而祝焉。 ”

  《闽中理学渊源考·侍郎陈龙甫先生洪谧》:“崇祯四年进士,授南户部主事。管北新关 ,尽撤关防;复兑南粮,尽塞出入影耗之窦。”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陈氏家传·陈洪谧》:“崇祯辛未进士,授南京户部主事。”

  知苏州

  清·乾隆《泉州府志·陈洪谧》:

  “迁员外郎,擢守苏州。

  苏赋几当天下半,积逋稠叠,考成严切,镌级至尽。咸劝其亟催科,笑曰:‘ 吾宁以民命博一官哉! ’

  听讼不使差扰,以牒畀讼者,令自摄对,开诚剖析,人皆信服;或不欲终讼,辄销牒遣之。

  岁饥,谷涌贵,群不逞,聚党入豪家劫粟。密捕渠魁按治,发积谷,劝富家出粟,价平乱息。于是,大兴工役,修学宫,缮城垣,浚濠河,日役千余人,使少壮者得籍以食,老弱妇女不能力作者,设粥食之,民赖以生。

  吴江民变,奉台檄,单舸赴之。民以太守乘危,争驾数百艘为卫,皆遣还。独往开谕,众即罗拜,谓:‘府公来活我!’立散去。

  流贼薄安庆,督府议撒阊门(苏州城门名)万家为防御计。洪谧曰:‘撤恐扰民。贼必无渡江越南京、趋苏州之理。脱有不虞,请任其咎。’卒不奉檄。言果验,人服其镇定。

  尝阅旧牍,见倡毁九学书院为阉祠者拟戍。曰:‘罪有大与此乎?’趣具狱论死。

  奸民张汉儒讦奏瞿式耜,章下三府会鞫,同事难之。洪谧曰:‘岂有奸人上书,而太守附会者!’竟定诬告罪,独署名以上,得报可。

  修复书院以训诸生,虽勾较烦剧,必亲往。每试士,绝竿牍,自检阅,所摸索与外论不爽铢毫。

  恒言:‘天下乱,皆吏不恤民所致。’故守苏九载,一以仁恕为政,扞灾患,勤抚绥。时羽书交驰,鞭笞不用,终岁不羁一人。民称‘母’、又号‘?佛 ’,所在肖像祀之。本缘逋赋不迁,吴人反以为幸,惟恐其去。

  庚辰(崇祯十三年,1640年),举卓异第一。

  癸未(崇祯十六年,1643年)考绩,舍洪谧无可举者,复注第一。例当入觐,逋课多,民咸惧其获严谴。

  帝廉知有惠政,纪名御屏。”

  《闽中理学渊源考·侍郎?陈龙甫先生洪谧》:

  “迁员外,擢知苏州。

  苏赋几当天下之半,积逋稠叠。至即奉削级之命,乃下教州县,尽斥诸羡费以充正额,终不能逮坐 镌级至尽 。

  听讼以牒畀讼者,令自摄对,开诚剖析,人皆信服;或不欲终讼,辄销牒遣之。

  吴江民变,奉檄单车往谕,皆罗拜伏罪,仅摘为首一人以报。

  流贼薄安庆,督抚议撤阊门万家为防御计。洪谧曰:‘贼必无越江陵趋苏州之理,脱有不虞,守请任其咎。’乃止。

  尝阅旧牍,见倡议毁九学书院为阉祠者拟戌未遣,曰:‘罪有大于此者乎?’趣具狱论死。

  遇童子试,与诸生指授题义,语温温不啻其父师。请嘱不行榜发,不限额数,务尽能文者而止。至今吴士语及,犹感涕也。

  恒言:‘天下之乱,皆吏不恤民所致。’故守苏垂十年,一以仁恕为政,民号‘母’,又号‘佛’,所在肖像祀之。本缘赋不迁,吴人反以为幸,惟恐其去。

  庚辰、癸未,双举卓异第一,纪名御屏。”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陈氏家传·陈洪谧》:“迁员外郎,擢守苏州苏赋,劝富家出粟,价平乱息。于是,大兴工役,修学宫、缮城垣、浚濠河。日役千余人,使少壮者得籍以食,老弱者妇女不能力作者,设粥食之。民赖以生。铢毫恒言,天下乱皆吏不恤民所致。庚辰,举卓巽第一;癸未考续合。洪谧无可举者复注第一例,当人观逋课多,民咸惧其获严谴。帝廉知有惠政,纪名御屏。”

  登莱副使、太仆寺少卿、兵部右侍郎

  清·乾隆《泉州府志·陈洪谧》:及至阙,遽迁登莱副使,旋晋太仆寺少卿;又议转升兵部右侍郎,会京师已陷,未及任。”

  《闽中理学渊源考·侍郎陈龙甫先生洪谧》:“召赴阙,与清廉宴,升山东按察副使、备兵登莱;未抵任,晋太仆寺卿,推兵部右侍郎。”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陈氏家传·陈洪谧》:“及至阙,遽迁登莱副使,旋晋太仆寺少卿,又议转兵部右侍郎,会京师已陷,未及任。”

  南明·兵部左侍郎、礼部左侍郎、文渊阁大学士

  清·乾隆《泉州府志·陈洪谧》:

  “(南明)唐王时,以民望,授兵部左侍郎,改礼部。

  乙酉(南明·永历三年,清·顺治六年,1649年)秋,与蒋德璟黄景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蒋德璟黄景昉》)黄道周同召,桂王朱由樃?陈洪谧文渊阁大学士。以母老,乞归。”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陈氏家传·陈洪谧》:唐王时,以民望授兵部左郎,改礼部。乙酉秋,与蒋德璟黄景昉黄道周同召,拜文渊阁大学士,以母老乞归。”

  归,卒

  清·乾隆《泉州府志·陈洪谧》:

  “(康熙七年,1668年)年六十九,卒。”

  “子俞侯,孙元焱,曾孙,元孙国豪,并登科。”

  《闽中理学渊源考·侍郎陈龙甫先生洪谧》:?“归,卒于家,年六十九。”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陈氏家传·陈洪谧》:“年六十九卒。……子俞侯,孙元焻?元焱,曾孙熙高熙垣,元孙国豪并登科。”

  墓在惠安县十八都陈庄铺汪坑洋狮头山麓之原。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大学士、祀乡贤陈洪谧墓:在惠安十八都汪坑洋狮头山。”

  评价

  清·乾隆《泉州府志·陈洪谧》:

  “洪谧学行夙优,方宠擢,未及大用,独于部曹著绩,而其守苏治行为最。与方岳贡齐名,同祀苏州‘名宦(祠)’;又与苏州推官倪长玕并著廉名,郡人为立双清书院。

  【守苏州时,与徐石麟侯峒曾并称“南部三清”。】

  素工诗(有《陈默庵诗集》)。其《游清源山》诗云:‘晓谷花耕深带雨,夜船渔火静通潮。’人竞传诵,以为得眺远之趣。”

  《闽中理学渊源考·侍郎陈龙甫先生洪谧》:洪谧学行夙优,守苏循职为一时最,与方岳贡齐名。晚方大用,而未竟其措施云。”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陈氏家传·陈洪谧》:“郡人为立双清书院,素工诗。其游清源山诗云:晓谷花耕深带雨,夜船渔火静通潮;人竞传诵以为得眺远之趣。”

陈洪谟 (1602—1671年)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氏家传》:

  “陈洪谟(1602—1671年),字龙见洪谧胞弟也,晋江青阳屿头陈厝人。

  为诸生,慷慨负气节。

  甲申(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闻李自成陷京师,思以身殉,具衣冠谒文庙,解所系绦自缢于府学明伦堂钟架,郡学博急解其绦,移时息始续。裂眦言曰:‘吾之为此者以大义,莫可逃于天地间耳。今救某,是不欲成某之志也。’

  遂杜门不出,卜安平(今安海)经营纸铺祖业,终其身。”

陈洪璧

  陈洪璧,号微庵,明·晋江陈埭镇涵江村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7·人物志·隐逸·明·陈洪璧》:陈洪璧,隐居涵江之滨。刻苦学《易》,而于《太极图》、《参同契》钻研入奥。所为诗文多以理胜。族中游庠者于茧丝牛毛未易解悟之处,必进质诸洪璧,为之条分缕析,退各充然有得,学者称曰微庵先生。”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陈微庵先生洪璧据《紫峰先生集》、《闽书》有关记载为作《传》。文曰:

  “陈洪璧,号微庵,晋江人,世居涵江之滨。

  兄洪载,弘治癸丑(弘治六年,1493年)进士,历官高州知府。洪璧?为从弟,其文字之雅,为所深器;大司成蔡虚斋先生蔡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清》)亦加爱重。

  盖其平日刻苦工夫,多在于《易》;而于《太极图》、《参同契》,人所难读之书,务钻研而入其奥。勤学到老,而不得行其志,布衣疏食,安于草茅之下,因以‘微’名其庵焉。”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涵江氏家世学派》:

  “按:

  氏《三陵稿》云:

  ‘昔在成化以后迄嘉靖间,泉中人文盖斌斌然矣,其一门诸父昆弟相为师友者,则涵江氏为盛。自太守敏庵?公以明经起家,时则有微庵先生肩随衽接,高谈周子太极之奥。稍后紫峰陈琛紫峰出,益昌明其学,为儒者宗;而侍御见吾陈让见吾南楼并执经授业,翘然称高弟。诸先生造诣渊醇,追古学者,仕亦有闻。(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琛陈让陈南楼?》)

  于时微庵虽少一第,而晚岁学成德尊,以其身为后进矩矱者垂八十年。南楼为之从子,独以恂恂谨饬,最得其欢。及紫峰辞官侍养,质斋公父兄子侄朝夕相从啸咏,其一门行义,孚于家庭,而文学推重,无愧邹鲁矣。’

  再按:

  氏先世,家青阳山,元·(1314—1320年)碧溪公始迁涵江,今为涵江云。”

陈洪图

  陈洪图,字白书,号敬夫,晚自号太河,明·安溪县祥华乡珍山人,避寇迁居郡城。登天启七年丁卯(1627年)乡荐,崇祯间(1628—1644年; 或说顺治间,1644—1661年)授漳州龙岩县教谕;丁外艰,起补诏安教谕;升建宁府教授,四载,以老辞归。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天启)七年丁卯戴振雷榜……?陈洪图,任建宁府教授。”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陈洪图》:

  “陈洪图,字白书

  乡荐第六。明·崇祯间,授漳州龙岩县教谕。时值邑令别篆,而土寇频发,城虚几陷。洪图率众亲矢石,截获贼首,堵御保全,如是者数次,按院首荐,士民立去思碑。

  顺安谕,邑七经贼蹂,文庙鞠为茂草,洪图捐助重新,加意作人,癸卯科李达可中解元,亘古仅见,登贤书者,后先继起,士林群颂棫朴焉。

  再升建宁府教授,课督亦然。老乃致仕 。

  山居益耽经史,谆诲儿孙,壬子科乡试第八名陈鸣球其次子也。 ”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50·循绩》(同治补刊本):

  “陈洪图,字白书,号敬夫,晚自号太河,安溪珍山人。避寇,迁居郡城。

  年二十九,登天启丁卯(天启七年,1627年)亚元。明季,人以才能相高;洪图独以忠信笃学闻与州闾:守义不妄取、守道不苛求、守璞不饬巧。

  顺治年间,授龙岩教谕。值令董汝昌摄篆他邑,山贼猝至;仓皇急闭城门,村民逃难者千余人号咷城外,不得入。洪图率诸生洞开城门,令先后次第进;因大启学宫,听其居处。劝人出米助饘粥,难民赖以生活。偕诸生画计,遣健壮出伏空屋,截获渠骁张崑山等六人,贼势解散。后又纠众万余人攻城,洪图日夜登陴;令诸生率其戚属并谕民之有家者各出子弟童仆,分堞守御。久之,援至,围解;百姓欢曰:‘吾曹父母、兄弟、妻子得保全无恙者,公力也!’丁外艰。

  起补诏安教谕。邑经寇乱残破,始至,士跣足荷笠敝衣以见;恻然曰:‘凉芜固若是耶!’厚加抚掖,学校顿兴。乙未,海氛盘踞经年;诏地滨海,人多胁从。主兵者疑其党逆,将剿之;洪图见 而力争曰:‘每堡皆有良子衿,岂党逆者耶?’主兵者敬其忠信,幡然曰:‘先生言是也!’因加意绥辑,人情大安。邑有镇将最暴抗;见洪图,辄改容。

  升建宁府教授。三山日广洪图后,叹曰:‘公盛德,宜为士人怀思!’在建宁四载 ,以老辞归。

  卒,年八十有四。以子迁鹤贵,赠(文林郎)翰林院侍讲;崇祀诏安‘名宦 ’。”

陈洪

  陈洪,字禹范,晚号淡轩,南宋·南安人;嘉定七年甲戌(1214年)进士,历新州教授、莆田知县、建宁通判。弟陈浩,嘉定十三年庚辰(1220年)进士。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宋·陈洪》:

  “陈洪,字禹范,南安人。

  登嘉定甲戌第。教授新州,转致中州,书数千卷诲学者。

  迁知莆田县,有惠政。

  通判建宁,摄府事,兵燹之后,痛加撙节,郡计以裕,后守深德之。真德秀(参见泉州历史网 《泉州人名录·真德秀》)荐其谨厚可用。晚号‘淡轩’。

  弟,庚辰进士,终连城令,有文行。”

陈光

  陈光,字世徳,南宋·永春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14·佥判陈世徳先生》:

  陈光,字世德,家永春民苏里之碧溪。

  妙龄力学,潜隐幽僻,闭户读书,手不释卷。岁首则裹粮从师,岁暮方归。侍赴乡试,榜黜无愠色,即就市鬻纸归。同行询之,云‘欲备抄写’,同行不觉嗤笑。答曰:‘后三岁复大比。’后果登绍兴戊辰(绍兴十八年,1148进士第,与朱子朱熹同年。

  尝进经筵讲解。丞相梁克家旧从受业,休斋?陈知柔与之为友。手抄《六经解》,一字差误,即毁其板,复手抄之,其诚敬学问如此。尤工为古文,所居之山,人以‘文章’名之。

  官封州佥判、权知新州。”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梁克家陈知柔》、《泉州山川·文章山》)

陈光绪

  号五阆,五代·河南光州固始人,安溪县湖头后溪、祥华珍山等地氏开基始祖。

  其父陈启端,官至特进奉朝请。五代·后唐·清泰二年(935年),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割地勾结契丹,陈启端贻书石敬瑭书记官桑维翰,极陈不可状。维翰不从。陈启端遂带其长子、时任幕府参军的陈光绪入闽,居小溪场大亭(今安溪县湖头镇横山、后溪一带)

  陈光绪为人乐善好施,仗义疏财,里人得其恩惠,名其山为陈五阆山,山名今犹沿用。

  卒于后周·显德五年(958年)。

陈一策

  陈一策,字尔忱,清·晋江人。雍正岁贡生。潜心经学。乾隆元年(1736年)举鸿博不中,以贡生荐举。有《香雪斋集》、《翠屏山人集》。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6·杂志下》《榕阴诗话》

  “陈一策,字尔忱,晋江人,著《香雪斋集》。七律清婉可诵。

  《夜宿山园》云:‘故人留宿在山园,幽僻居然绝世喧。万木丛中烟绕径,千峰缺处月窥轩。鹳声聒耳能醒梦,虎迹关心早闭门。见说梅花开远寺,明朝相约过前村。'

  《访友》云:‘草堂新筑傍苔矶,城郭风尘到此稀。背闪夕阳双鸟没,屐黏晴雪一僧归。石桥水色虚摇槛,板屋梅花乱扑扉。今日似游人境外,与君相对欲忘机。'”

  另有《五夜》:“五夜入孤村,冒寒人语少。鸡鸣两三声,残月挂林表。”

  《五髻峰前观石壁画马》(清·乾隆《晋江县志·卷16·词翰·清朝》):“罗裳之山势□□,五髻雄峰在东侧。烟□秀出削芙蓉,五峰并列争□□。山前异景信天开,巨石峻山曾(“山曾”合一字)几千尺。上有妙笔扫骅骝,神姿磊落当峭壁。竹批双耳双瞳方,意气昴藏脱羁勒。此画神肖非形模,何代何人留奇迹?好手群推冠古今,曹霸韦偃焉足敌。笔力所到石已吞,墨潘淋漓胜镂刻。苔侵萝缠尚宛然,雨淋霜剥不能蚀。应知道化钟神异,鬼物护持宁可测。矫矫龙性聚精灵,日日神游周八极。樵牧相传振鬣鸣,往往声闻风雨夕。”(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罗裳山·画马石》、《泉州人名录·罗隐》)

陈一新

  陈一新,字又之,南宋·永春人,陈知柔之徒(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知柔》)。绍兴元年(1131年)进士(或作绍熙元年庚戌,1190年),历汀州教授、国子博士、知邵武军,卒于官。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风节·宋·陈一新》:陈一新,字又之,永春人。年二十领乡荐,上春官试第三人,登绍熙庚戌第(明·万历《泉州府志·人物》作“绍兴元年进士”),教授汀州。庆元四年(1198年)典试漕闱,时权臣用事,一新发策以谷永刘蕡之事为问,同列骇视,请易之,不可,已而果有以激当国者之怒。后迁国子博士,轮对,深论权幸,劾免,通判婺州,知邵武军卒。”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通判陈又之先生一新据《闽书》、《永春县志》为作传:

  “陈一新,字又之,永春人。

  少受学陈休斋?知柔,文章志行迥出流辈。

  登绍兴元年进士,条对剀切,为时所称。教授汀州。

  庆元四年较艺漕闱,时韩侂胄用事,一新发策,以‘谷永攻君而党氏,刘蕡言直而有司不取’为问,同列请易之,一新坚执不听,果激韩侂胄怒,将以为罪,侍臣力救得免。

  累迁国子博士。轮对,深论权幸,以劾免,通判婺州。

  知邵武军。却互送,简供馈,以廉平称。卒于官。

  初,言者请下漕官索考官不习伪学状,一新曰:‘吾宁不为考官,决不书也。’其守义如此。

  所著有奏札、讲义、诗词、杂文,藏于家。”

陈政

  唐·光州固始人(《广东通志》认为,陈氏世家颍川[治今河南长葛],陈政的父亲陈洪在潮州任职,遂为今广东揭阳人),开漳圣王陈元光之父(参见《泉州人名录·陈元光》)

  《泉州府志·卷37·古迹》:“唐·归德将军陈政故里,在(惠安县)县北。政,光州固始人也。从太宗征伐有助,拜(玉州卫)左郎将、归德将军。(唐·高宗)总章二年(669年),泉、潮蛮獠啸乱,居民苦之,高宗敕政统岭南行军总管事,(率府兵三千六百人、偏裨一百三十二员)镇抚其地。

  《台湾通志·氏族篇》专引《漳州府志》曰:陈政所部一度曾陷入困境,“,嗣领五十八姓入闽相助。旋政卒,子元光领其众,勘定蛮乱,奉命世镇漳州,遂屯师不旋,垦土招徕,方数千里,无烽火之警,号称乐土。世谓漳州开辟,自此为始;亦为姓入闽之始也。

  陈政陈元光父子率军校入闽,是中原汉人南迁的第二次移民高潮。一些闽南著名的姓氏,大多是在这时入迁的。

陈元光

  字廷炬陈政(参见《泉州人名录·陈政》)之子,唐·光州固始(今弋阳)人。生于唐·显庆二年(657年)二月十六日。世称开漳圣王。

  唐·总章二年(669年),甫十三,领光州乡荐第一。时泉、潮间蛮獠啸乱,朝廷以陈政统岭南军事,率府兵三千六百人、偏裨一百三十二员,镇抚其地。陈政所部一度曾陷入困境,“政兄敏,嗣领五十八姓入闽相助。旋政卒,子元光领其众,勘定蛮乱,奉命世镇漳州,遂屯师不旋,垦土招徕,方数千里,无烽火之警,号称乐土。世谓漳州开辟,自此为始;亦为陈姓入闽之始也(《台湾通志·氏族篇》专引《漳州府志》)

  《泉州府志卷36·坛庙寺观》:南安县有“威武陈王庙,祀唐豹韬卫大将军元光,宋·建炎四年(1130年)赐额‘威惠’。神,固始人。唐·左郎将、归德将军,总章二年……。贞元二年,徙州治龙溪,敕葬于州北高田支山。

  陈政陈元光父子率军校入闽,是中原汉人南迁的第二次移民高潮。一些闽南著名的姓氏,大多是在这时入迁的。

陈逖

  陈逖890—952年)田远,号易斋。五代·泉州晋江渎头人。《温陵晋邑渎头世科氏家传》《台湾温陵渎头世科氏祖谱》等有载。

  身世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陈氏家传》:陈逖,字田远,号易斋。五代·泉州晋江卅五都渎头人。唐昭宗·大顺元年(庚戌,890年)九月二十五日生。”

  《台湾温陵渎头世科氏祖谱》:“一世公,字田远,号易斋,莆田黄石塘南陈本四子。由福建莆田黄石桂岭塘南徙居晋邑卅五都渎头,遂为晋江世科氏始祖,旧有状元世科坊在焉,吾祖世科氏由此名也,唐昭宗·大顺庚戌年正月初五日生。”

  据《温陵渎头世科氏祖谱》

  陈逖的远祖陈迈(585—658年),字斯征(或作仕征),行元一,颖川入闽始祖祥尉陈润?十二世孙、太守陈解长子。隋·大业十二年(616年),领泉州兵马镇莆田,唐初任莆田令散骑尉,遂居焉,是颖川迁入莆田氏始祖。

  陈迈传二世陈临(618—700年),三世陈怀琛(653—730年),四世陈弘璧(688—763年),五世陈延童(720—795年),六世陈庄(756—830年),七世陈瑚(788—850年),八世陈湟(820—898年),九世陈本(850—930年,唐末咸通癸已科明经),十世陈稜(882—960年)、陈秩(884—961年)、陈穆(886—965年,宜和,嗣子由陈山析居泉郡西门派)、陈秋(886—962年)、陈逖(890—952年)。

  唐末五代,陈逖由莆田黄石桂岭塘南徙居晋江渎头世科,为晋江渎头世科氏始祖。配潘湖欧阳詹曾孙女。(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欧阳詹》)

  举状元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氏家传》:陈逖少好学敏慧,善属文,五代·后梁·贞明四年(918年)高中状元。是年取士十二。廷试时,胸有成竹,执笔直书,一气呵成,无一败笔。是年,朝廷更迭,兵荒马乱。公自幼聪慧,进退知礼,风度翩翩,入京应试,对答如流。”

  《玉芝堂谈荟·第2卷》载:“五代·梁·贞明中状元陈逖。”

  清·徐松《登科记考·第25卷》载:“贞明四年(918年),进士十二人:陈逖。《玉芝堂谈荟》载贞明某年状元陈逖,未知其年,附此俟考。”

  《太平广记·卷407·草木2·异木·登第皂荚》抄录宋·徐铉《稽神录·第5卷·登第皂荚》曰:

  “泉州文宣王庙,庭宇严峻,学校之盛,冠于藩府。庭中有皂荚树,每州人将登第,则生一荚,以为常矣。

  (后)梁·贞明中,忽然生一荚有半,人莫谕其意。乃其年,州人陈逖进士及第,黄仁颖学究及第(贞明三年917年春闱,陈逖黄仁颖通过会试;贞明四年918年,陈逖中状元,黄仁颖进士科落第)仁颖耻之,复应进士举。至(后唐)同光中(同光三年,925年),旧生半荚之所,复生全荚。其年,仁颖及第黄仁颖同光三年通过会试,后唐·天成二年927年高中丁亥科状元。该科取进士23人)

  后数年,庙为火焚。其年,闽自称尊号,不复贡士,遂至于今。

  出《稽神录》。”

  为宦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氏家传》:

  “公深沉又雄才大略,能日夜操劳悉心为后梁效力,为当朝丞相敬翔所荐辟。末帝下诏,至后梁?京都开封待候授职。

  初授编撰时,后梁国土尽为晋国所侵占,先是侵占河北,不久又占山东。公尝向后梁?末帝上奏指出:‘国家连年丧失兵力士气未振,陛下深居殿阁之中,何以建家立业?’终未被后梁?末帝?朱友贞所纳。屡向当朝宰相敬翔提出辞去编撰之意,未能获准。

  后历礼部员外郎、郎中、翰林承旨。

  后公又随从安元信救上党,攻破夹寨,收复潞州,以功授校检司空。因受奸臣赵岩排挤,遂贬为雷州推官。

  居高宦,察民情,体民疾。家乡渎头连续多年遭受水灾,五谷颗粒无收,自奉月俸资助给陈洋中贫困之布衣,度难关,建家园。然后梁·末帝却为奸臣赵岩所诱,操弄朝政,公深感忧虑,后梁王朝国势也日见衰弱。

  归隐,卒

  《温陵晋邑渎头世科氏家传》:“后梁·龙德二年(922年)十二月,陈逖抱憾称病返回家乡隐居。宋(?误,应为后周)太祖·广顺二年(952年)十一月十四日卒于家,赐谥号为文端。著有《田远诗话》五卷。”?

  《台湾温陵渎头世科氏祖谱》:“唐(?误,应为后周)太祖·广顺壬子年(广顺二年,952年)八月十五日卒。配潘湖欧阳詹曾孙女,墓在(晋江)三十二都狮山状元岭,子彦达。”

陈庆镛

   陈庆镛1795—1858年)乾翔,别字颂南。清·晋江县卅九都玉塔里塔后村(今丰泽区北峰街道北峰社区塔后村)人,乾隆六十年(1795年)二月十三日生,咸丰八年八月初二日(1858年9月9日)卒。故居尚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民居?陈庆镛故居》)。

  《清史稿·列传165·陈庆镛》、《福建通志》(民国版)有传。

  1994年陈庆镛墓重修时,墓中取出两合墓志铭,一为《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一为《诰授中议大夫颂南?公暨德配淑人志铭》,可作参照(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古墓?陈庆镛》)。

  身世

  《清史稿·列传165·陈庆镛》:陈庆镛,字颂南,福建晋江人。

  《福建通志》陈庆镛乾翔,别字颂南。参《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福建通志》所记正确。

  陈庆镛祖上在陈庆镛登科从宦前均是普通庶人。《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载:曾大父讳继儒、大父讳可德、父讳大睿,钦旌孝子,皆以公贵,奉赠其官。

  陈庆镛七岁就学。《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公七岁就外傅,聪慧异常。《辞源》:外傅,教学之师。

  进士及第

  《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载:陈庆镛于道光二年壬午(1822年)在泉州参加科试,时礼部侍郎韩树屏来此视学,试以古学《谏果赋》,得公卷,大加赏识,以将来必为谏垣名臣,遂拔冠军,取入晋庠一名,从而赴省参加乡试,中举人第23名;道光十二年壬辰(1832年)赴京参加会试、殿试,中进士第47名

  《清史稿·列传165·陈庆镛》:“道光十二年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授户部主事,迁员外郎,授御史。”

  《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载,陈庆镛于道光十二年壬辰(1832)中进士后,改翰林院庶吉士,派习国书散馆,改授户部主事;道光十九年已亥(1839年)补户部云南司主事;道光廿一年辛丑(1841年)升授户部江西司员外郎;道光廿二年壬寅(1842年)补江南道监察御史

  梳理得知:

  道光十二年?1832年陈庆镛登进士第,初选庶吉士,入翰林,散馆授户部主事,道光十九年(1839年)补户部云南司主事,道光廿一年(1841年)升授户部江西司员外郎。

  道光十六年(1836年)四月初四,陈庆镛黄爵滋42名南方籍在京官吏,在北京陶然亭举行修禊之会,针对英国殖民主义者强行扩大鸦片贸易,毒害中华民族的严酷现实,提出禁烟抗英的主张。针对清廷政治昏暗、军备废弛的情况,陈庆镛先后上疏《认真训练水师策》、《武营积弊疏》、《海疆防堵疏》、《清查冒军需疏》、《整饬戎行疏》等,提出一系列政治、军事改革的主张。但清廷腐败已日益严重,这些主张都未被采纳。

  道光十九年(1839年),林则徐到广东,制节水师,严禁鸦片走私,勒令英商缴交鸦片,并在虎门销毁;?大力加强海防,准备战守。

  道光廿年(1840年),林则徐因受投降派诬陷,革职、充军伊犁。清廷派直隶总督琦善为钦差大臣,往广州与英方谈判。琦善一反林则徐所为,撤除防务,裁减水师,镇压抗英民众;私下与英军代表义律订立《穿鼻条约》,私许割让香港,开埠广州,赔偿烟价?600 万元。宣宗闻知震怒,对英宣战。鸦片战争爆发后,陈庆镛密切关注前线战事。

  道光廿二年(1842年),陈庆镛迁江南道监察御史。

  时江南水师提督陈化成在吴淞壮烈牺牲,陈庆镛作《题忠愍公化成遗像》诗,深切怀念并备加赞扬。(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化成》)

  上《申明刑赏疏》

  第一次鸦片战争终以签订卖国的《南京条约》而告终。琦善奕山奕经等丧权辱国,群情愤激,强烈要求惩办卖国贼。宣宗为缓和舆论,令把最辱国之靖逆将军奕山、扬威将军奕经、参赞大臣文蔚、两江总督牛鉴、浙江总督余步云后先就逮,部臣按律问拟斩候;余步云情节较重,即于十二月廿四日正法。但是,廿六日即奉上谕起用琦善为叶尔羌帮办大臣,未几,且以三品顶戴为热河都统;旋且用奕经为叶尔羌帮办大臣,文蔚为古城领队大臣。为欺骗朝野,宣宗在一次御试时以《烹阿封即墨》为题,文过饰非,朝中大臣抚膺叹息,噤不敢言。

  道光廿三年(1843年) 四月,陈庆镛就任江南道监察御史前,毅然上《申明刑赏疏》,极力弹劾琦善奕经奕山文蔚牛鉴诸罪魁,直指宣宗刑赏失措,虽知奕经为天潢贵胄,还是请求宣宗收回成命。道光皇帝慑于舆情,不得已下诏自责,复革琦善等人官职,令其闭门思过。疏文一出,谏草朝野争传,读者咋舌,陈庆镛直声满天下,与朱琦苏廷魁并称天下三大名御史,世人想望其风采。

  《清史稿·列传165·陈庆镛》:

  “二十三年,海疆偾事,获罪诸臣浸复起用。

  庆镛上疏论刑赏失措,曰:

  ‘行政之要,莫大於刑赏。刑赏之权,操之于君,喻之於民,所以示天下之大公也。大学论平天下之道,在于絜矩。矩者何,民之好恶是已。

  海疆多事以来,自总督、将军以至州县丞倅,禽骇兽奔。皇上赫然震怒,失律之罪,法有莫逭。于是辱国之将军奕山奕经,参赞文蔚,总督牛鉴,提督余步云,先后就逮,步云伏法。血气之伦,罔不拊手称快,谓国法前虽未伸于琦善,今犹伸于余步云

  乃未几,起琦善为叶尔羌帮办大臣。邸报既传,人情震骇,犹解之曰:‘古圣王之待罪人,有投四裔以御魑魅者。’皇上之于琦善,殆其类是,而今且以三品顶戴用为热河都统矣,且用奕经为叶尔羌帮办大臣,文蔚为古城领队大臣矣。

  琦善于战事方始,首先示弱,以惰军心,海内糜烂,至于此极。既罢斥终身不齿,犹恐不足餍民心而作士气。奕经之罪,虽较琦善稍减,文蔚之罪,较奕经又减。然皇上命将出师,若何慎重。奕经顿兵半载,曾未身历行间,骋其虚憍之气,自诡一鼓而复三城;卒之机事不密,贻笑敌人,覆军杀将,一败不支。此不待别科骚扰供亿、招权纳贿之罪,而已不可胜诛。臣亦知奕经高宗纯皇帝之裔,皇上亲亲睦族,不忍遽加显戮。然即幸邀宽典,亦当禁锢终身,无为天潢宗室羞,岂图收禁未及三月,辄复弃瑕录用?

  且此数人者,皇上特未知其见恶于民之深耳。倘俯采舆论,孰不切齿琦善为罪魁,谁不疾首于奕山奕经牛鉴文蔚,而以为投畀之不容缓?此非臣一人之私言也。

  侧闻琦善意侈体汰,跋扈如常,叶尔羌之行,本属怏怏;今果未及出关,即蒙召还。热河密迩神京,有识无识,莫不抚膺太息,以为皇上乡用琦善之意,尚不止此。万一有事,则荧惑圣聪者,必仍系斯人。履霜坚冰,深可懔惧。

  顷者御试翰詹,以‘烹阿封即墨’命题,而今兹刑赏顾如此,臣未知皇上所谓阿者何人?即墨者何人?假如圣意高深,偶或差忒,而以即墨为阿,阿为即墨,将毋誉之毁之者有以淆乱是非耶?

  所望皇上立奋天威,收回成命,体大学絜矩之旨,鉴盈廷毁誉之真,国法稍伸,民心可慰。

  疏上,宣宗嘉之,谕曰:朕无知人之明,以致琦善奕经文蔚诸人丧师失律,惟有反躬自责,不欲诿罪臣工。今该御史请收回成命,朕非文过饰非之君,岂肯回护?复革琦善等职,令闭门思过。

  于是直声震海内。

  陈庆镛成名后,产生自满情绪。其友张石洲致信予以批评(载于龚显曾《亦园脞牍》,光绪四年[1878]印行。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龚显曾》),曰:

  “窃见先生年来自以招呼名士为事,苟有闻于世,必宛转引为同类,从无闭户自精,读书味道之时……

  当今天下多故,农桑盐铁,河工海防,民风士习,何一事不当讲求?先生富有藏书,经学既日荒废,治术又不练习,一旦畀以斧柯,亦不过如俗吏之为而已,古今必无侥幸之名臣循吏也。

  愿稍敛征逐之迹,发架上书,择其切于实用者一二端,穷原竟委,殚心研贯。一事毕,更治一事,然后于朋友中明白事理者,相与讨论之。如此则取友自然不滥,他日出面宰世,亦不至贸贸而行,令人有言行不相顾之疑也。

  解印南归

  《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载,陈庆镛道光廿五年乙已(1845年)八月升授工科给事中不久巡视东城(《福建通志》错为巡视中城”),失察同官案,吏议降调,候选光禄寺署正。道光廿六年丙午1846年)辞官南归。

  《清史稿·列传165·陈庆镛》:“二十五年,迁给事中,巡视东城,以事诖吏议,左迁光禄寺署正。二十六年,乞归。”

  道光廿六年丙午1846年)南归后,从事教学与著述,先后主讲金石书院、玉屏书院(位厦门)。

  《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丙午旋里,主金石、玉屏两书院,掌教造就甚多。”“栖迟桄门,日事稽撰。

  陈庆镛撰《玉屏、紫阳二书院经费碑记》载:

  “自道光辛丑(道光廿一年,1841年)海氛告警,所存息荡遗,于是(玉屏、紫阳)二书院并为一。

  已酉(道光廿九年,1849年,余主讲其地,兴泉、漳、永肄业耒者,屡纷纷满户外。

  江西、陕西监察御史

  道光卅年?(1850)宣宗去世,文宗继位,诏命陈庆镛补江西监察御史,再调陕西。

  《清史稿·列传165·陈庆镛》:文宗即位,以大学士朱凤标荐,复授御史。蹶而再起,气不少挠,叠上疏多关大计。

  陈庆镛复任监察御史期间所上奏疏,如:为修治黄河河南段,上《河防筹画疏》;为巩固民心,培养国本,反对卖官鬻爵,上《请停捐军功举人疏》。

  回泉州办团练

  咸丰三年(1853年)冬,太平天国起义初兴,福建的泉州、漳州、兴化(今莆田市)、永春等府农民纷纷起义响应。陈庆镛以在职御史奉诏回原籍办理团练,在泉州西街西塔对面建立团练总局,筹划镇压。咸丰五年(1855年),陈庆镛擒杀惠安起义军女首领邱二娘;道光七年(1857年),夹功永春林俊起义军,瓦解部众。(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邱二娘林俊》、《泉州历史事件·泉州农民起义》)

  《清史稿·列传165·陈庆镛》:

  “自粤匪起,福建群盗蠢动,蔓延泉、漳、兴、永诸郡。咸丰三年,庆镛疏陈利害,命回籍治团练。

  惠安妖妇氏煽乱,侦获置诸法,赐花翎。俄以病请开缺。

  (咸丰)七年,逆匪林俊纠莆阳、仙游、永春、南安群贼犯泉州,庆镛激厉士民固守,贼攻围数日而退。

  论功,以道员候选。

  《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载,咸丰七年(1857)林俊率农民起义军围攻泉州城数日不克而退,乃因公先事筹饷调练,其保全桑梓之功尤大,大府入告以道员即选

  卒于泉州

  咸丰八年(1858年),陈庆镛以道员候选在泉州团练公所卒,年六十四;赠光禄寺卿,赐祭葬,祀乡贤祠

  《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载,翌年(咸丰八年,1858年陈庆镛竟因病不起”,“以疾卒于泉州团练公所”,“朝廷以公功为多,特赠光禄寺卿衔。

  《清史稿·列传165·陈庆镛》:(咸丰)八年卒于泉州,赠光禄寺卿,赐祭葬,荫一子知县,祀乡贤祠。

  《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可知,陈庆镛生于乾隆六十年(1795年)二月十三日,咸丰八年(1858年)八月初二日1858年9月9日)卒于泉州团练公所(址在今开元寺西塔对面),年六十四。

  关于陈庆镛生前的最高官阶,《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诰授中宪大夫,而《诰授中议大夫颂南?公暨德配淑人志铭》则称诰授中议大夫。按清朝官制,中宪大夫为文散官十八阶之第七,正四品;中议大夫为文散官十八阶之第六,从三品。两者孰是,已难于判断。

  《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载,咸丰九年(1859年)陈庆镛葬晋江三十九都玉塔里塔后村后山(今丰泽区北峰街道北峰社区塔后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古墓?陈庆镛》)

  光绪(1875—1908年)间,御史江春霖为题“抗直敢言”镌于清源山古道旁摩崖。(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清源山》)

  著述

  陈庆镛对汉学深有研究,六经宗孔安国郑玄,百行学程颢程颐朱熹

  《清史稿·列传165·陈庆镛》:庆镛精研汉学,而制行则服膺宋儒,文辞朴茂。著有《籀经堂文集》、《三家诗考》、《说文释》、《古籀考》等书。

  《赐进士出身诰授中宪大夫工科给事中颂南?公墓志铭》、《诰授中议大夫颂南?公暨德配淑人志铭》都记载他说:六经宗,百行学后者说这是他引用先生之言先生指顾炎武,字亭林

  《福建通志》也载,陈庆镛尝自题楹语云:六经宗、百行学程、'用顾亭林语也。

  从《诰授中议大夫颂南?公暨德配淑人志铭》还可知,陈庆镛所著《籀经堂稿》、《齐侯罍铭通释》均成书刊行,而《三家诗考》、《说文释文校本》、《古籀考》、《毂梁通释》尚为草稿,未成书。

陈玉辉

  陈玉辉,字达卿,号荆碧,明·惠安县辋川镇后坑村人。故居(忠孝积庆宗祠)在后坑村烧厝自然村塔山(鼓山的支脉)之东,现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民居·陈玉辉故居》)。

  吉水县令

  ?陈玉辉家贫,“少长闾阎,略知民间疾苦”,“留心民瘼”。少时“最喜诸书,所为发之篇章,荒唐莽荡,几于泛驾”,后受到父亲的批评指点,才潜修义理之学。

  万历廿八年庚子(1600年)举人,廿九年辛丑(1601年)联第进士授江西吉水县令。

  出仕伊始,其父谆谆训诫他“惟清、惟慎、惟勤、惟恺悌”,并两次到江西探视,“问治状如何”

  任上,陈玉辉“娴雅经济,轸恤民瘼”。江西连年水旱饥荒,五谷欠收,其《蔬粥》诗曰:“隙地多种蔬,荒年常啜粥。稚子莫嗟贫,西邻久枵腹。”陈玉辉上《预申救荒议》,力陈“救荒之策,修之于未然”。针对以往各地救赈中“党保里役乘是为奸”的弊端,提出除弊锄奸确保给赈的具体办法,分极贫、次贫,又次贫分粜、济、贷三种,对鳏寡孤独残者无偿发赈,手续严密,公正廉明,百姓称颂。

  其间,陈玉辉尊礼直臣邹忠介为师,与罗匡湖等研讨实践道学,不空谈义理,所为之文,“道寓于文章而不绝于事业”。他兴办文教,创立四乡书院。

  当地积习健讼,父子弟兄每见于公堂,士风隳坏,与民争讼尤甚。陈玉辉晓之以情,断之以法,不徇私情。一些“跋户”包揽田赋,逋逃田税,贿结胥吏以为倚援,前任“噤然莫敢问”陈玉辉到任后,不畏横暴,全面清查,抑奸除弊,依法处治,豪右敛手,“彬彬皆归于正,无复有非礼干谒有司之门者”

  马部车驾主事、南京湖广道御史

  陈玉辉后入主马部车驾主事,擢南京湖广道御史,辖屯田、马政。

  ?明神宗·朱翊钧昏庸荒淫,耽于酒色,深居大内,不理朝政,“政多废格,大小臣工累岁不得一瞻天颜”,朝政由宦官冯保包揽。陈玉辉任南京湖广道御史时,上《几务丛脞时事多艰疏》。疏文以前朝列祖奋发图强为鉴,直言不讳地指出:(皇帝)耳目不无壅蔽,宵人荧惑,朝常多废,南倭北虏,连岁内讧,海内浸以虚耗……灾变频仍,南北并荒,财殚民穷,兵疲食尽,浸浸有冰销瓦解之渐”,“国家之元气日益壅淤,岂为清平世界。”

  万历廿四年(1596年)巡视南京屯田、马政。

  屯田、马政是明朝养兵于农的两项重要制度,明初养兵百万,军粮全靠屯田。这种制度到万历(1573—1620年)年间,因王公、太监和将官不断侵吞屯田,役使军丁而遭受严重破坏。

  陈玉辉到任后,上疏指斥兵部“不徇才望”,屯官所用非人,弹劾马烨选司郎破坏原来制度,三个卫所的指挥侵吞军粮,“下剥军脂,上误国课”,力请整饬屯政。因此事关系重大,引起朝廷重视,疏文朝上夕批。

  于是,陈玉辉雷厉风行地整饬屯政。南京、江北、池河三卫武弁凭依土著之威,鱼肉军士子弟,侵占屯田。陈玉辉坚决清查,追出游击、指挥和千百户等162员侵田27000余亩。对“积恶最稔,占田最多”的游击韦昭及其二子一再提解,追出占田2000余亩,依律问罪。虽然“诸弁多方营免”,但他毫不留情。曰:“臣誓不清此田,不渡此江!”

  他还委托附近有司代管屯政,以补池河三卫距京卫遥远、鞭长莫及之不足;对占种者除彻底追查、绳之以法外,并尽调往别卫,使其无由继续作恶;及时处理揭发控告,使无含冤负屈离乡弃田者。

  特别是军屯,负有耕战双重职责。屯卒因不堪盘剥而大量逃亡,留下的也懒于耕种,疏于操练,军纪松懈。他给“逃亡过半”的京卫补充五万兵员,并提出征缴屯粮,严格军纪,实行奖惩,依期操练等措施。他关心屯军疾苦,“贫军遭水旱流离者,请停征,旨下如疏,屯卒欢呼”

  当时长江沿岸低洼屯田,被宦官盗卖,堤岸长期失修,生产遭受严重损失。陈玉辉“率四十二卫屯兵筑数丈,一月竣工,年输粮数十万(石)

  巡视屯政本是个美差肥缺,陈玉辉《京邸费用序》中说到:“留都素称屯十万,或曰今又广十万。士大夫一履其任,卷握之物,可富十世。”某缙绅巡屯三年,“膏田华厦几遍邑中”,“窖藏金三万有奇。”陈玉辉巡屯南京时,洁身自爱,刚正廉洁,“风裁严峻,书牍不入”。离任时,“秩满按上江,去之日,行资不办,同官醵金助之。”挈家渡江时,陈玉辉曾再拜昭告江神:“臣今日行矣。屯中如持一文钱,东渡扬子江,江覆之;西渡鄱阳湖,湖覆之。”

  北京贵州道御史、南京监察御史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起,陈玉辉丁父忧居家八年。其间倭寇侵扰福建沿海,县城告警,他出谋划策,使富者出钱募民守城。邑人惠之,立碑颂德。

  天启二年(1622年),陈玉辉起为北京贵州道御史。

  天启五年(1625年)转南京监察御史,掌南京道管京察大计,负责考察内、外官。陈玉辉为官清正刚廉,厘剔奸弊,风裁严峻,时“铁面御史”之称。视事五月卒于官。

  祀乡贤祠。在南京因有巡屯德政,祀郑一拂祠。

  著述

  著有《四书说》、《存耕录》、《御倭稿》、《备边稿》、《六曹经制》、《留台奏议》、《积庆家乘》、《屯田奏疏》2卷、《文江政纪》2卷、《适适斋鉴须集》12卷,均列入《四库总目》。

陈南楼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陈南楼先生》收录氏《三陵稿》撰《本传》,文曰(《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 站长标点分段按注)

  “某某,字某某,南楼其别号也。(明·晋江陈埭镇涵江村人。)

  少颖敏,融贯经史百氏,为文嚼理敷词,操笔立就。

  时紫峰先生陈琛紫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琛》)聚徒讲学于紫云寺,授《浅说》、《通典》诸经,南楼默记疾抄,传诵于人。尤虚怀奖善,见人文义有会于心者,无论名下虽下于已者,必录。

  在郡庠,取友以文学意气相感摩,有岱峰冠山郭立彦冠山,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郭立彦》)氏伯仲誉髦,南楼引以为切磋之助。

  比部郎林六川未第时,所交慎,许可一叩其学,知有渊源,以其子象川使就学焉。

  于时横经立堂下者不下数十人,南楼升座肃讲,细绎经旨,声吐洪亮,能使诸生竦然起奋。至评驳文字,一核诸理,必取平易疏畅,不眩奇诡恢张之说,以故及门多所成达。

  涵江自敏庵以明经起家,微庵陈洪璧微庵肩随衽接,高谈周子太极之奥;紫峰陈琛出,益昌明其学,为儒者宗;而见吾陈让见吾南楼并执经授业。及紫峰辞 官就养,好从杯酒啸咏终日,顾独爱南楼雅趣与合,然南楼终不以同行故略师弟之分,虽频燕见,不异紫云听讲时也。(参见《泉州历史网 》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洪璧陈让》)

  卒,时年四十七 。

  初,弘(弘治)、正(正德)、嘉靖间,泉中人文蔚起,其一门父子兄弟相为师友者,涵江?氏为最盛云。

 (按:《紫峰先生年谱》(明·李光缙著)载:‘族弟文学良节与侍御陈让,同受业紫峰陈琛。’据友人徐简之云:‘阅《涵江氏族谱》,良节南楼云。’)?”

陈敦履

  陈敦履,字德基,陈琛(号紫峰)子,明·晋江陈埭镇涵江村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陈德基先生敦履?履丰撰《墓志》为作《传》,文曰:

 “陈敦履,字德基,别号静心紫峰先生子也。

  生而刚方,嗜学好修,尝书先儒‘主敬穷理’之言铁于座隅以自省。

  弱冠从给事笋江于光学《易》,推高弟。

  年二十补郡诸生,再试不利,以紫峰家食,恋恋膝下欢,绝进取念,菽水事亲,志不苟取。

  友人侍御某曰:‘德基至孝天成,言不及势利,动不逾法则,古心古行,可于尘壒中求耶。’

  紫峰殁后,益以读书课子为务,其论学大都专主性命根极理本,不喜为时尚词华之习。

  尝语其子曰:‘而后,惟得其宗;国朝自薛敬轩陈克庵胡敬斋布衣、蔡虚斋诸贤之外,鲜有及者。近时种种新说,为学大蠹,儿辈无惑也。’

  一切佛、老子庄子列子之书,屏勿视;而于紫峰遗集,谓其源虚斋蔡清而述朱熹程颐程颢,穷编累帙,字仇句校,寿于梓,即老不少废。

  己未(嘉靖卅八年,1559年),泉中兵寇(倭患)后,迁徙靡定,德基恐后世子孙昧其所自,因修谱为合族计,寻觅祖坟而追祀之。

  年八十余,丰神峻整,无论见宾、承祭,虽子弟必正衣冠见之,严寒威暑,无少顷惰容。

  子又以孝闻,学能世其家云。”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4·人物志·儒林·清修·明·陈敦履》:陈敦履,字德基子。嗜学好修,尝书先儒主敬穷理反躬之言贴座隅自省。从史于光学《易》。年二十为诸生。屡试不利,以父家居,绝念进取。父殁,以读书课子为务。己未,泉中兵寇,迁徙靡定。因修谱为合族计,寻觅祖坟追祀之。年八十余,丰神俊爽,虽子弟必正衣冠见之,寒暑无惰容。 庄履丰 志其墓。子又以孝闻,盖能世其家云。”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琛庄履丰史于光蔡清》、《泉州历史事件·泉州倭患》)

陈敦豫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陈及峰先生敦豫何镜山先生何乔远撰《本传》为作《传》,文曰(《泉州历史网》站长标点分段按注)

  “陈敦豫,别号及峰紫峰先生陈琛紫峰季子。(明·晋江陈埭镇涵江村人。)

  资秉沉静,少即知学,步履进退,雅有常度。年十七补弟子员,从何怍受业。

  紫峰下世,敦豫逾弱冠,哀毁骨立,至性绝人。汇聚紫峰著作,旁搜遗轶,并编次年谱,梓行于世。与诸弟子员告当路,请专建紫峰特祠,以发明羽翼斯道之美。其立祀田,修家谱,抚恤宗党,水旱荒歉关民疾病者,多方所为,惟力是视;虽悍夫恶少,望而敬爱之;不义者,惟畏其知。

  晚年充养完粹,春温袭人。尝曰:‘学顾‘躬行’,何如耳,岂必讲哉。’

  既弃去弟子员,坚卧涵江之湄。名贤述作,朝夕几案;手抄《性理全书》,稍增减之。

  谓蔡虚斋蔡清所著《易蒙引》(《易经蒙引》)?,有茧丝牛毛之精,而人病烦;紫峰先生陈琛所著《易通典》,有浑合未破之天,而人病略。乃以《通典》为训笺,采《蒙引》切要为主意,合名《典引》,以藏诸家。

  门无俗宾,论文尊酒,辄为知己留连。雅有豪兴,引觞浮白,不以既醉爽度。乡先生林象川家与相近,时过从为快,尝曰‘安得斯人消今世顽懦鄙薄之风’云。”

陈永华?

  陈永华,字复甫,明末清初·泉州府 同安县人。郑成功的主要谋士之一。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58·孝友·国朝孝友1·陈永华(同治补刊本)据雍正旧稿 为作传。连横《台湾通史·史卷29》亦有陈永华列传》

  同安人

  清·乾隆《泉州府志》:陈永华,字复甫,同安人,子。为诸生。缢 死明伦堂,永华奉母以逃。城陷数日,乃为僧,入城求父尸于敬一亭,负归 殓葬。 ”

  连横《台湾通史》:陈永华,字复甫,福建同安人。父,以教喻殉国难。永华方舞象,试冠军,已补弟子员。闻丧归,即弃儒生业,究心天下事。”

  依附郑成功

  清·乾隆《泉州府志》:郑成功求笃学清修之士辅其子,授以伪职。”

  连横《台湾通史》:

  “当是时,(南明)招讨大将军郑成功开府思明(今厦门),谋恢复,延揽天下士。兵部侍郎王忠孝荐之。成功接见,与谈时事,终日不倦。大喜曰:‘复甫今之卧龙也。’授参军,待以宾礼。

  永华为人,渊冲静穆,语呐呐如不能出。而指论大局,慷慨雄谈,悉中肯要。遇事果断,有识力,定计决疑,不为群议所动。与人交,务尽诚。平居燕处,无惰容。布衣疏饭,澹如也。

  永历十二年(顺治十五年,1658年)成功议北征,诸将或言不可,永华独排之。成功悦,命留思明,辅世子。尝语曰:‘先生当世名士,吾遗以佐汝。汝其师事之!’”

  治台

  清·乾隆《泉州府志》:“台湾之事,巨细皆取决焉。”

  连横《台湾通史》:

  “(永历)十五年(顺治十八年,1661年)(郑成功)克台湾,授咨议参军。立,军国大事,必咨问焉。

  (永历)十八年(康熙三年,1664年)八月,晋勇卫,亲历南北各社,相度地势。既归,复颁屯田之制,分诸镇开垦。插竹为篱,斩茅为屋,以艺五谷。土田初辟,一岁三熟,戍守之兵,衣食丰足。又于农隙以讲武事,故人皆有勇知方,先公而后私。

  东宁初建,制度简陋。永华筑围栅,起衙署;教匠烧瓦,伐木造庐舍,以奠民居。分都中为东安、西定、宁南、镇北四坊,坊置签首,理庶事。制鄙为三十四里,里有社,社置乡长;十户为牌,牌有首;十牌为甲,甲有首;十甲为保,保有长;理户籍之事。劝农桑,禁淫赌,诘盗贼。于是地无游民,番地渐拓,田畴日启。其高燥者,教民植蔗。制糖之利,贩运国外,岁得数十万金。当是时,闽粤逐利之氓,辐而至,岁率数万人。成功立法严,永华以宽持之。险阻集,物土方,台湾之人,以是大治。

  十二月,请建圣庙,立学校。从之。择地宁南坊,(永历)二十年(康熙五年,1666年)春正月成,经行释菜之礼。三月,为学院,以叶亨为国子助教,聘中土之儒,以教秀士。各社皆设小学,教之养之。台湾文学始日进。

  永华既教民造士,岁又大熟,比户殷富,犹恐不足国用,请经令一旅驻思明,与边将交欢,彼往此来,以博贸易之利。而台湾物价大平。

  (永历)二十八年(应为永历二十七年,康熙十二年,1673年)春,耿精忠据福建,请会师。克臧为监国,命永华为东宁总制使。克臧永华婿也,事无大小,皆听之。永华为政儒雅,转粟馈饷,军无缺乏。及归后,颇事偷息,而冯锡范刘国轩忌之。

  三十四年春三月,请解兵,不听。既而许之,以所部归国轩。”

  卒于台湾

  清·乾隆《泉州府志》:“竟以劳瘁,卒。”

  连横?《台湾通史》:

  “永华无西志,诸将又燕安相处,郁郁不乐。一日斋沐,入室拜祷,顾以身代民命。或曰:‘君秉国钧,民之望也。’已复叹曰:‘氏之祚不永矣。’越数日逝。临其丧,文正,赠资政大夫正治上卿。台人闻之,莫不痛哭,驰吊于家。

  初,永华贫,以海舶遗之。商贾僦此贸易,岁可得数千金。不受。而自募民辟田,岁收谷数千石。比获,遍遗亲旧之穷困者,计其所存,仅供岁食而已。妻氏,小字端舍,赋质幽闲,善属文。晨兴,盥沐毕,夫妇衣冠敛衽揖而后语。一家之内,熙如也。合葬于天兴州赤山堡大潭山。

  清人得台后,归葬同安。”

  后事

  清·乾隆《泉州府志》:李光地为大学士,具疏入贺,谓:‘台湾未可卒图者,实由永华经理有方。今天心厌乱,使之殒命,从此亡可立待。’于是保施琅进剿,一战举国归诚。圣祖召见永华梦玮,授船厂副将;梦球,甲戌(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进士。”

  连横《台湾通史》:“子梦纬梦球居台蕃衍,至今为邑望族。”

  连横的评价

  连横《台湾通史》:连横曰:‘汉相诸葛武侯,抱王佐之才,逢世季之乱,君臣比德,建宅蜀都,以保存汉祚,奕世称之。永华器识功业与武侯等,而不能辅英主以光复明室,彷徨于绝海之上,天也。然而开镇成务,体仁长人,至今犹受其赐。泽深哉!’”

陈化成

  陈化成,字业章,号莲峰,谥忠愍,清·泉州府同安县氵丙洲(今金门县)人。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生。父为县里有名诸生。

  《清史稿·卷372·列传159·陈化成

  “陈化成,字莲峰,福建同安人。

  由行伍授水师把总。陈化成自幼好学,言行端庄,气节高尚,智勇过人。22岁因家贫投笔从戎,当水师兵员,参加平定海寇有功,升为外委。嘉庆六年[1801年]李长庚督师福建时,称赞陈化成“名将”之才,命部属善加重用。第二年,陈化成因战功升为把总。)

  嘉庆(1796—1820年)中,从提督李长庚蔡牵,数有功,以勇闻。(历千总、铜山守备)累擢烽火门参将。

  (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总督董教增(闽浙总督])荐其久历闽、粤水师,手擒巨盗四百八十余人,勤劳最著,请补澎湖副将。(福建提督王得禄也认为,陈化成是福建最结实可靠的水师人员而加以推荐。)(兵部)?以籍隶本省,格不行。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浙江)瑞安协副将。

  道光元年(1821年)(闽浙总督颜检陈化成熟谙水师,才具练达,在洋缉盗,屡次受伤,实为勇往”,再次疏请升为澎湖副将。)乃调澎湖。

  (两年后)(广东)碣石、(福建)金门两镇总兵。

  (道光)十年(1830年),擢福建水师提督。

  (道光)十二年(1832年七月),英吉利船驶入闽、浙、江南、山东洋面,命化成督师巡逻,以备不虞。

  同安潘涂、宦浔、柏头诸乡素为盗薮,掩捕悉平之。

  (道光十五年[1835年],陈化城针对原先规定的由金门总兵越界总巡海坛洋面,而南澳一镇又分属闽、粤两省,加以两省分巡期限不等、劳逸悬殊、呼应不灵等不合理的巡洋旧制,与闽浙总督程祖洛上奏朝廷,更定章程,严加巡缉,有力地加强闽省海防。

  道光十七年[1837年],英国兵船进犯闽安镇五虎门外洋,受到闽安副将张廷祥的阻击。英将曾改乘小船入福州,请求将在漳浦被捕缉的英国人带回,陈化城与闽浙总督钟祥严词拒绝,并派员押英将回大船,限令即日驰出外洋。

  道光十九年[1839年]十月,有英船三只私泊梅林外洋,陈化城督水师用火炮连环袭击,英船无力抵抗,狼狈逃逸。

  道光十九年[1839年]十二月,陈化城又与金门总兵窦振彪督师袭击来犯的英舰,迫使逃窜。)

  (道光)二十年(1840年),英舰犯闽,化成率师船击之於梅林洋,寻退去。

  调江南提督(驻扎吴淞)

  江南水师素怯懦,化成选闽中亲军教练,士气稍振。筹备吴淞防务,修台铸炮,沿海塘筑二十六堡。化成枕戈海上凡二年,与士卒同劳苦,风雨寒暑不避,总督裕谦牛鉴皆倚为长城。当定海三总兵战殁,裕谦亦殉,化成哭之恸,谓所部曰:‘武臣死於疆场,幸也。汝曹勉之!'

  吴淞口以东、西炮台为犄角,化成率参将周世荣守西台,参将崔吉瑞、游击董永清守东台,而徐州镇王志元守小沙背,以防绕袭。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五月,敌来犯,泊外洋,以汽舟二,列木人两舷,绕小沙背乡西台,欲试我效力。化成知之,不发,敌舟旋去,以水牌浮书约战。

  牛鉴方驻宝山,虑敌锋不可当。化成曰:‘吾经历海洋四十馀年,在炮弹中入死出生,难以数计。今见敌勿击,是畏敌也。奉命讨贼,有进无退。扼险可胜,公勿怖!'乃以化成心如铁石,士卒用命,民情固结入告,诏特嘉之。

  越数日(五月十三日),敌舰衔尾进,化成麾旗发炮,毁敌舰三,歼毙甚众。闻师得力,亲至校场督战,敌以桅炮注击,毁演武厅,遽退。敌攻坏土塘,由小沙背登岸,徐州兵先奔,东台亦溃,萃攻西台,部将守备韦印福,千总钱金玉许攀桂,外委徐大华等皆战死。尸积于前,化成犹掬子药亲发炮,俄中弹,喷血而殒。陈化成的尸体由部将、安徽人、武进士刘国标移藏于积苇中。)

  炮台既失,宝山、山海相继陷。越八日,乡民始负其尸出,殓於嘉定(武庙)(殡葬时百姓为之罢市哭奠。)

  事闻,宣宗震悼,特诏优恤,赐银一千两治丧,予骑都尉兼一云骑尉世职,谥忠愍,于殉难处所及原籍并建专祠。(又入祀于京师昭忠祠。)

  子廷芳,袭世职;廷棻,赐举人。”

陈小蕴

  陈小蕴,女,明·惠安县螺城镇人。

  出身书香门第。父陈元龄,字宗元,为太学生,以文学著称,诗与嘉靖时名士吴天成齐名,著有《思问篇》。

  陈小蕴禀赋聪颖,幼承家教,8岁能诗,尝得句云:“素手挽琵琶,清声明月中”。父见而奇之,曾对人道:“此吾家道蕴也。”自是以才女名扬遐迩。

  陈小蕴才华横溢,工文辞,尤擅诗藻,但所适非人,终生郁郁寡欢。“意不自得,日唯吟咏,以终其身”。时人陈晖刘如幻咸称其“有才而命薄”。当时许多诗人也谓其父虽以诗名,但与陈小蕴佳作比,当较逊色。

  有诗40首,初附于《思问篇》,后载入《惠风集》。《惠风集》系明·崇祯七年(1634年)进士?张正声编纂,有诗8卷。但此两个诗集均已失传,现仅存《螺阳文献》所选陈小蕴较有代表性的诗3首:七律《玩月》、七绝《采莲》和《寿衣》。

  陈元龄友人、晋江郑之元太史,当过翰林,对陈小蕴的诗甚为欣赏,曾为她写序,并题七律1首,云:“楼头题得美人妆,素手琵琶学句尝。锦字乌丝阑欲满,玉堂艳曲体谁长?闲情只共流苏语,妙气浑如喷雪香。恨事世间原不少,可能天孃嫁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