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下卷)

 宋
   概况。
   道教宫观。
   惠安崧山宋代露天道场遗址。
   吴夲
(字华基,号云冲,吴真人、大道公、保生大帝、花桥公,北宋·泉州府同安县白礁人[现属漳州市龙海县],原籍泉州府清溪县常乐里石门[今安溪县感德镇石门村])
——原籍考。
     ——生前。
     ——成神。
     ——影响。

   白玉蟾
(原名葛长庚,更名白玉蟾,字如晦、紫清、以阅、象甫、白叟,号海琼子、琼山道人、海南翁、武夷散人、神霄散吏、缤庵、鹤奴,封紫清明道真人,世称紫清先生,南宋·广东琼州人,祖籍福建闽清,为道教金丹派南五祖之一。)
     ——紫帽山金粟洞题诗。
     ——行状。
     ——身通三教,学贯九流。
     ——传人。

   其他著名道士。

     ——詹道人(鹪鹩仙,北宋初隐居南安高镇山翠峰屏洞穴之中。)
     ——苏随(紫云先生,北宋·晋江人,隐居洋屿棲霞洞。)
     ——洪圣保(北宋·晋江人,初居莆田将军岩,后于惠安龙泉寺出家。)

     ——林道者(瑞像岩道人,北宋·泉州著名道士,修真清源山天柱峰。)
     ——黄惠胜(俗称黄公祖师,北宋末南宋初·河南人,或作永春迎福里人,宣和间道士。先后在永春县泰山、安溪县感化里小尖山、大尖山[翠屏山]栖禅静修)
     ——裴道人(不知何许人,南宋·绍兴中来泉,坐化于清源洞石嵌中。)
     ——苏绍成(南宋·绍兴间德化人,属全真道士,委业于泉郡天庆观[今元妙观],后隐泉山[清源山]。)
     ——赵永嘉(南宋·绍兴间人,隐晋江金鞍山,有道术。)
     ——张自观(张慈观、张公圣君、法主公,属全真道,宋室南渡后炼性于德化蕉溪山石鼓岩。)
     ——陈朗(字子夷,人呼陈朗仙,南宋·绍兴间德化人,有道术。)

     ——崔道人(南宋·道人,乾道六年来安溪来苏里月峰岩集众修行。)
     ——崔法兴(南宋·全真道道人,熙宁四年修炼于龙峰岩。)
     ——陈大受(南宋·道人,庆元间居南安鹅眼山修行。)
     ——陈以文(字文中,号守素冲虚大师,南宋·同安人。清修道学,居天庆观。)
     ——张道源(惠应祖师,南宋·绍定学道德化九窦溪,后到安溪还一里择地修行。)
     ——碧桃道人(南宋末道士,隐于法石院。)
     ——如道人(名确,南宋·道士,修炼于惠安大乘庵。)
     ——李泗(南宋·德化县源头人,正一道道士。)

   道教著作。
   士大夫的崇奉。

 元
   概述。
   著名道士

     ——杰道(元·晋江人)
     ——陈义高(字秋岩、宜甫。元·长乐人,著名道士。行状。《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陈秋岩诗集》。陈义高的弟子王寿衍。)

     ——吴济川(名岩说,字辅德,号济川,世称吴公真仙,元·德化县九漈[今盖德镇有济村]人,道家正一派在德化的开山祖师。)
     ——徐友山(名权行,号广应,世称徐仙公,元·德化县儒山[今盖德乡]人,道家正一派在德化的开山祖师。)

 明

   泉州府设“道纪司”管理道教。
   概况。
   著名道人
     ——纪道士(明初寄寓泉州元妙观)
     ——吴云靖(明·晋江人,紫帽山道士,正统九年建古玄室于紫帽山南麓。)
     ——董伯华(明·道士,元妙观纪道士之徒。得道。尸解北山紫极宫。风雷云雨诸画像及雷石。)
     ——潘清泰(明·安溪人,晚年为道,居莲叶山麓老子法门。)
     ——李鼎(李仙公,明·江西人,净明道派道士。万寿宫弟子。万历间居泉。)
     ——陈甫一(明·德化尤中人,崇祯间全真派道士。)
     ——陈智篆(明·永春道士。)

   道教学者与著作。

 清
   上层道教的地位日益衰微。
   民间道教世俗化。
   较著道士
     ——江士元(清初·德化清泰里人,正一派道士。)
     ——何琦(字礼康,号弦斋,又号观吾、蒙泉居士,清·晋江人。)
     ——黄攀(字则华,道号从龙,清末泉州罗溪一带著名道士。)
     ——黄韬(字则略,道号从文,清末泉州晋北一带著名道士。)
     ——蔡玉树(生于清末,近代泉州著名道士,精正一派斋磁科仪,主泉州中岳宫。)
     ——杨道源(字悟善,清末·湖南衡阳人,来泉经营药店,后遁迹方外,修隐清源山南台岩。)
     ——焕彩(失其姓,近代南安丰州著名正一派道士。)

   道教著作。

 泉州道教传播台湾和南洋
 道教文化对泉州社会的影响

   道教对泉州民俗的影响。
   道教对泉州地方戏曲的影响很深。
   道教对泉州建筑、绘画、雕刻艺术的影响。
   道教丰富了泉州的民间传说。
   泉州的地名也渗入不少道教神仙的名称。
   泉州的民间谚语与道教有关的很多。
   道教对泉州的医药、体育等方面也有一定的影响。
   道教与泉州古代的航海技术关系十分密切。
   道教对泉州社会经济的影响。

  宋王朝极力提倡道教,故道教在宋代十分盛行,相应的民间信仰也十分活跃。

  概况

  早在北宋·神宗时,即就神祗封号问题议立制度。《宋史·礼志·卷106》载:“熙宁(1068—1017年)复诏应祠庙祈祷灵验,而未有爵号,并以名闻,于是太常博士王古请:‘自今神祠无爵号者赐庙额,已赐庙额者加封爵,初封侯,再封公,次封王。生有爵位者从其本封……欲更增神仙封号,初真人,次真君。’”这个意见得到批准,故宋代对民间神庙的赐封,达到空前绝后的程度。

  北宋,全真道(又称内丹练功派)首先传入德化。宋室南渡后,全真道虽有几位南宗高道,但无传徒;其派主张清静修行,不尚符箓,不练外丹,提倡内丹练功,实行道士出家制度。在南宋一代,道教信仰者基本倾向于邻省的江西龙虎山正一道(即天师道,又称符箓派);其道术为画符念咒,驱鬼降妖,治病禳灾等崇拜鬼神的一套“法术”

  宋代,泉州受北方战乱影响较少,经济、文化继续发展。元祐二年(1087年)设置市舶司,海外贸易地位与广州、明州同列。宋室南渡后,竭东南之财以支天下之全费,福建尤其是泉州地区受到朝廷的空前重视,当时除了赵宋皇族一个分支——南外宗迁泉聚居外,泉州更是“天子南库”,政治、经济、文化地位急速上升,集儒、道、释文化之大成的理学也十分盛行。(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沿革》、《海丝之路·兴盛篇》、《泉南著述》、《泉州史迹·南外宗正司》等)

  面临咄咄逼人的北方金兵的威胁,南宋政权迫切需要得到各种地方势力的拥护和支持,保持一个稳定的后方,因此,朝廷就大量赐封民间神,利用神权来支持政权,而是时的民间信仰由于迎合了朝廷迫切的现实需要,取得了合法地位,因而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并达到全盛。“历史上的神灵如果得不到封建统治者的允许或加封,这的存在和影响就成问题了。这又构成中国传统文化的另一个特色。”《惠安青山考•惠安青山王信仰考》

  泉州的道教经历唐、五代时期的发展,至宋代进入儒、道、释合一的新时期,一些比较有名的历史人物神,大都是南宋时才得到封号的,而且次数还相当多。

  道教宫观

  宋代,泉州兴建或重修大批道教宫观,仅方志上记载的就有天庆观、广孝观、净真观、柏庭观、碧虚观、东岳行宫、城隍庙、法石真武行宫、清源山纯阳洞、北斗殿和真君殿。还有惠安的崇真观,安溪的通元观和南安的徐道庵等。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8·祠宇志·寺宇(附)·按》述及宋代德化道教宫观的情况,曰:“泉南古称佛国,华刹淫祠,山僧野觋,无处无之。宋《志》载:德化五乡 ……庙占九所:成惠庙、灵济庙在县西三十里(今国宝乡国宝村),忠应庙在归化里(今三班乡),英显庙在半林铺(今上涌乡桂林村),显应庙在嵩平里(今雷峰乡与霞碧乡一部分) ,囷山庙、小尤庙在县西小尤团,孔太尉庙在嵩平里,乔将庙在新化里(今浔中乡仙荣村及国宝乡一带)。”

  惠安崧山宋代露天道场遗址

  宋代露天道场,位于惠安县张坂镇崧山村(今属台商投资区)官湖林场棋盘头孙厚斋墓往南500米,今无存,仅留遗址。2012年列为泉州台商投资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

  遗迹面积1500平方米,面对山峦连绵的低落处,山外即为獭窟海。

  丘顶现存祭坛3座,锥形,是圆形块石角垒筑而成的石塔,底部直径3.32米,顶径2.2米,残高2.4米。另有遗迹7处。遗迹东南边有一石碑,正面竖刻“天宫赐福”,背面上端横刻“无亨利贞”,中部八卦图案,下端竖刻“神卦驱煞降祯祥”,均为楷书。西南面有分段石刻八卦,现存5段及一须弥座。

  吴夲   

  吴夲(976—1036年),字华基,号云冲,闽台尊称吴真人大道公保生大帝,泉人俗称花桥公,北宋·泉州府同安县白礁人(现划归漳州市龙海县),原籍泉州府清溪县常乐里石门(今安溪县感德镇石门村)。太平兴国四年(976年)农历三月十五日生,景祐三年(1036年)五月初二卒。生前是名医,死后被尊为神。

  原籍考

  南宋·庄夏白礁《慈济宫碑》、南宋·杨志青礁《慈济宫碑》、《同安县志》、《海沧县志》、《龙海县志》均无关于吴夲祖籍的记载。但在安溪方面,却有许多资料证明吴夲原籍泉州府清溪县(今安溪县)常乐里石门,其父吴通、母黄月华由安溪入居泉州府同安县白礁乡(现划归漳州市龙海县)。

  近年,石门出土一方明吴泽泉墓志铭》吴泽泉生于明·嘉靖丙午年(1540年),《墓志铭》作于明·熹宗天启二年(1622年),为赐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郑之玄所撰。《墓志铭》曰:“……泽泉君,讳,字源济泽泉其别号也。先世自光州固始择胜于清溪之常乐里家焉。传至宋为真人公吴夲,从仓公啖上池,佐上帝渡活群生。吾曰:慈航下土,子孙应有食其报者。后受黄石公书,饵丹飞升,此又敛福遗后之意也。宣和间封慈济真人,迄今香饵普庇……”

  清·文渊阁大学士、安溪湖头人李光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光地》)所作吴真人祠记》载:“吾邑清溪(今安溪县)之山,其最高者曰石门……吴真人者,石门人也……乡里创庙立祀……子孙聚族山下,奉真人遗容。”

  清·乾隆《安溪县志·山川》载:“石门尖,高峰绝顶,其麓有宋·灵医吴真人祖迹在焉。”该书《仙释》载:“宋·灵医吴真人故迹,在石门尖麓。”同书《古迹》亦载:“宋·灵医吴真人故迹,在石门尖麓。”

  在安溪县感德镇石门村,现存有始建于宋代的玉湖殿,是当地奉祀吴夲的庙宇。殿中悬有“真人古地”之匾。相继,安溪官桥五里埔建双鲤堂、湖头建清溪宫、参内大厝建龟峰堂(石堂宫)、长坑衡阳建衡阳庵,都是奉祀吴夲的。

  生前

  现存最早记载吴夲的资料,是南宋·龙海人、进士杨志所撰的青礁《慈济宫碑》(简称“碑”)和南宋·永春人、曾任漳州太守、官至少师的庄夏(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庄夏》)所撰的白礁重修的《慈济宫碑》(简称“碑”)。

  《碑》撰写于南宋·嘉定二年(1209年),立于青礁慈济宫。青礁慈济宫俗称东宫,为厦门海沧氏望族、知州颜思鲁(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颜思鲁》)创建,原属漳州府龙溪县,今属厦门同安。

  碑》云:“侯吴夲,时被勅封为“慈济忠显英惠侯”)弱不喜弄,不茹荤,长不娶,而以医活人,枕中、肘后之方,未始不数数然也,所治之疾,不旋踵而去,远近咸以为神医……谨按谱牒,侯姓,名,父名,母黄氏,太平兴国四年三月十五日生,仁宗·景祐三年五月初二卒。”

  《碑》撰写于南宋·嘉定庚辰(1220年),立于白礁慈济宫。白礁慈济宫俗称西宫,原属泉州府同安县,今属漳州市龙海县。

  碑》云:“按侯姓,名,生于太平兴国四年,不茹荤,不受室,尝业医,以全活人为心,按病投药,如矢破镝。或吸气嘘水,以饮病者,虽沉痼奇恠叵晓之状,亦就痊愈。是以疠者、疡者、痈疽者,扶舁携持,无日不交踵其门。侯无问贵贱,悉为视疗,人人皆获所欲去,远近咸以为神。”

  另史志载,吴真人一生“以医名天下,以济人救物为念,而义不取人一钱”、“业医无贵贱,按病授药,如矢破的”

  清·乾隆《安溪县志·仙释》载:“真人名,字华基,号云冲,生于宋·太宗兴国四年(976年),由贡举授御史。仁宗时,医帝后愈,炼丹救世。”

  传说,景佑三年(1036年)吴真人因上山采药坠崖而卒,则他又是一个使用闽南一带的青草药治病的草药医生。

  成神

  碑》云:吴夲既没之后,灵异益著,民有疮疡疾疢,不谒诸医,惟侯吴真人是求。撮盐盂水,横剑其前,焚香默祝,而沈疴已脱矣。乡之父老私謚为医灵真人,偶其像于龙湫庵。”

  碑》云:吴夲景祐六年卒于家(?),闻者追悼感泣,争肖像而敬事之。”

  清·乾隆《安溪县志·仙释》载:吴夲景祐丙子(景祐三年,1036年)五月初二,择地显化漳州白礁,乘鹤升天,其后神异,不可枚举。自宋迄明,勅封十五次,为无极保生大帝。”

  吴真人死后还曾显灵。庄夏碑文及杨志碑文都说:“今枢密(泉州人状元宰相曾从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曾从龙》)言,幼年苦风关,疡头几秃。就侯医,愈。嘉定九年(1216年)丙子岁,右股赤肿大如杯。惟祷于侯,不事刀匕之割,未几日而平复。因念头畴昔双蝉幼翳,积久浸深,百药俱试,如水投石,自分以废人。适有良医,自言能游针于五轮间,小有差,如触琉璃而倒沆。人皆危之,赖候之灵,以迄于济,今乃渐复旧明。”

  吴夲逝世后,于景佑年间(1034—1038年)被泉州同安县一带民众崇奉为地方性医神,“争肖像而敬事之”。以后,他的神通就发展到“护国庇民”了。

  据碑》说,同安白礁慈济宫是在“虔寇猖獗,居民鱼惊鸟窜,朝暮不相保,率请命于侯,未几贼酉丧死,民获奠居。”的情况于,于绍兴辛未(1151年)建立祠宇的。再以后,法力更大,“水旱疾疫,一有款谒,如谷受响。”

  孝宗乾道五年(1169年),泉州人梁克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梁克家》)任宰相,“时郑公(即梁克家当国,知其事为详,适部使者以庙额请,于是有慈济宫之命。”经地方官申报,宰相推荐,皇帝认可,成为官封正神。

  南宋·嘉定十年(1217年)、绍定五年(1232年)两知泉州的真德秀吴真人诰碑》(《真西山文集·卷34·题跋》)云:“唯我圣朝,受天眷命,以作神主”,凡能风调雨顺,消除灾害,“有功于人者”,由朝廷“赐号名,秩祀典”。只要真人能使百姓“或农或贾,咸获堵安”,则可“显膺宠命,加进徽名”,而地方官也会按祀典,“谨率官僚,虔神奉安”。其后果是“则民之归仰自不能忘,朝廷褒封之典自不能已。”(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真德秀》)

  据加拿大汉学家丁荷生(Kenneth  Dean)统计,自宋至明,吴夲竟28次受朝廷直接褒封(Kenneth  Dean,Taoism  and  Popular  Cults  in  Southeast  China,Princeton :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3)。

  大概他不断地“护国庇民”,庆元乙卯(1195年)更受封为“忠显候”

  碑》又记:“开禧三年(1207年),会草窃跳梁,漫淫至境地上,忽有忠显侯簇帜之异,遂匈惧不敢入,一方赖以安全。邑人又以其绩转闻于朝,于是有英惠侯之命。”晋封为忠显英惠侯。

  上述“虔贼猖獗”、“草窃跳梁”等史实,乾隆《泉州府志·卷73》有载:“绍兴十三年(1143年)郡盗四起……十五年(1145年)山寇出没漳泉……十六年(1146年)詹铁叉复来寇……二十五年(1155年)同安有警,主簿朱熹(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曹沆守城西北,寇不能陷;二十六年(1156年)海寇奄至安平镇……乾道七年(1171年)岛寇毗舍邪掠海滨。八年(1172年)复以海舟之寇……淳熙七年(1180年)海舟贼沈师作乱,泉郡大震。开禧二年(1206年)剧贼号过海龙罗动天等攻掠临漳,迫泉郡,泉城昼闭。”在这么多的海寇骚扰中,人民对吴真人能保境安民,信仰就更加深化和广化了。

  吴真人受到朝廷的最高封爵——大帝。据《泉州府志·卷65》的记载:“明·永乐十七年(1419年)皇后患乳,百药不效。一夕,梦道人牵红线缠乳上灸之,顿瘥。问其居止,对以某所。明遣物色之,云有道人自言福建泉州白礁人,姓,昨出试药,今未返也。访者既不得道人所在,更入闽求而知之,归以报命,后大惊异,奏请敕封恩主天医‘灵妙惠真君万寿无极保生大帝’。”

  吴真人在明·永乐(1403—1424年)间进封为帝,和当时明成祖郑和下西洋之事有关。

  泛海远行必须祈求神明保佑海途风平浪静及船上人员身体健康。明·永乐间,泉州有两尊地方神祗受到朝廷的加封,一尊是海神妈祖《泉州府志·卷16》载泉州天妃宫:“明永乐十三年(1415年)奉旨修茸。……永乐中封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宏仁普济天妃。”另一尊是吴真人保生大帝。泉州还有一个外国神祗——即郡城东门外的伊斯兰圣墓的谟罕默德弟子三贤四贤,因是外国神,不便加封,郑和也于永乐十五年(1417年)到此行香,立下碑记。

  3神之中,海神妈祖保航行平安,医神吴夲保船员无疾,三贤四贤做向导神。联系宋代赐妈祖“顺济”吴真人庙额“慈济”,济者渡也,都隐含保佑海上交通之意。

  影响

  信仰吴真人的地域不断扩大。据碑》白礁慈济宫碑记称:“惟忠显英惠侯宅于漳泉之界,自绍兴辛未(1151)年,距今垂七十年,不但是邦(指同安)家其象,而北逮莆阳、长乐、建(建州)、剑南、汀(汀州)(潮州),以至二广,举知尊事。”

  明、清闽南人东渡台湾,信仰地域更扩及整个台湾。

  吴真人的信仰地区与妈祖有点不同。凡信仰吴真人处皆同时信仰妈祖,但信仰妈祖的地区则远远超过信仰吴真人的地区。妈祖是海神,沿海之处甚至内陆濒水之处皆有人信奉。吴真人是南方沿海的医神,只能局限于南方沿海;闽、粤、桂、台等省都是南方沿海,所以都信奉之;过浙江以北各省,气候与南方异,病疾也与南方异,因此就没有他的庙宇了

  泉州人信奉吴真人,从南宋开始。绍兴年间(1131—1162年),任太学士伏阙上书的同安人在泉州府城区吴夲生前行医故址花桥亭创建真人庙,供奉吴夲,因曾膺赐号“慈济”,故名“慈济宫”,俗称花桥慈济宫。

  宋、元两代除民众的祭祀外,地方官员在“或遇水旱”之时,也在此祀奉。南宋·嘉定十年(1217年)及绍定五年(1232年),理学家真德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真德秀》)两知泉州,多次到真人庙致祭,并“著为定例,一岁两祠于神。”他还宣扬说:“此邦之民,不幸有疾,求救于神者”,故“岁时当祀”真西山文集·卷48·慈济庙祝文》)。

  明代泉州吴真人信仰已极深广,久盛不衰,其程度与妈祖相等,岁时必抬其神象踩街游行。据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引明末《温陵旧事》记当时泉州元宵节盛况说:“神皆四舁,惟通淮关大帝、花桥吴真人、南门天妃、虎山王相公、古榕境玄坛元帅则八抬,吴真人、天妃步行耳,余皆驰脚步撵其疾如风,虽奔马弗及。”

  泉州郡城供奉吴真人的庙宇颇多,最著者民谚称之为“北、甲、桂、花”即北山宫、甲第宫、桂坛宫、花桥慈济宫四处。今桂坛宫已废。另原有的南门青龙宫、三堡宫则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北山宫、甲第真人庙、桂坛宫、花桥宫、青龙宫、三堡宫》)

  又据台湾王人瑞于1986年所撰《台湾庙神榜》第16面称:“自国姓渡台时起,大帝即为漳泉人士随迁景仰之神,流传至今,全省奉为主神的庙宇已超过二百七十多间。其中以学甲慈济宫、永和福天宫最负盛名。至于信仰民众为他所建辉煌庙宇,首推台北大龙峒保安宫最为宏伟。”

  白玉蟾

  白玉蟾(1194 - ?),原名葛长庚,出为氏继子,更名白玉蟾;字如晦紫清以阅象甫白叟,号海琼子琼山道人海南翁武夷散人神霄散吏缤庵鹤奴,封紫清明道真人,世称紫清先生,南宋·广东琼州人(今海南琼山),祖籍福建闽清(或说闽清人);生于绍熙五年(1194年)。为道教金丹派南五祖之一。

  紫帽山金粟洞题诗

  白玉蟾曾云游至泉州,与泉州有所交集,详细情况不见记载,唯见在紫帽山金粟洞题诗。(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紫帽山》)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紫帽山·金粟洞》收录有白玉蟾《紫帽山金粟洞》诗,曰:“白云乱山深复深,洞口枯树鸣幽琴。玉雪影梅春寂寞,琅风韵竹夜萧森。海流城外青萝带,岩耸天边碧玉簪。忆着仙人郑文叔,泪随夕照落平林。”

  行状

  白玉蟾原名葛长庚,父早殁,母改嫁姓人家,因出生时母梦一蟾蜍白物,更名白玉蟾

  白玉蟾幼聪慧。开禧二年(1206年)春,12岁赴广州贡院应童子科,考官出题“织机”,白玉蟾现场作诗:“山河大地作织机,百花如锦柳如丝。虚空白处做一匹,日月双梭天外飞。”

  白玉蟾谙九经,能诗赋,长于书画篆刻,但笃志玄学。自幼别家遍访名师,于惠州得遇泥丸真人·陈楠陈楠,字泥丸,南宗丹鼎派4祖),师事之,仍归罗浮山,授以金丹火候之法,并相从流浪各地,尽得其道法。后居广东海丰莲花山得道,称“琼绾紫清真人”。嘉定五年(1212年),在罗浮山得陈楠临终付嘱。

  彭耜《海南玉蟾先生事实》载,祖在广东罗浮拜陈楠为师,学道九年,得其丹诀。祖博学多才,悟性甚高,深得陈楠器重,将其携往福建武夷山中,悉心传授其内丹术。陈楠羽化后,祖沿长江一带云游,西至巴蜀,东到广闽。蓬头跣足,一衲弊甚,而神情清爽,与弱冠少年无异。每往来于名山大刹,神异莫测,“或狂走,或兀坐,或镇日酣睡,或长夜独立,或哭或笑,状如疯颠。”时人称其入水不濡,逢兵不害。喜饮酒,不见其醉。曾在杭州游西湖时堕入水中,同船的人绕湖寻觅不见,第二天早上,见白祖在湖上悠然自得,飘立水上,见者无不惊奇。曾作诗:“千古蓬头跣足,一生服气餐霞,笑指武夷山下,白云深处吾家。”

  白玉蟾成道后,在武夷山止止庵隐居著述,致力于传播丹道,并取汉天师“二十四治”法,按“师家曰治,民家曰靖”的传统,立“靖”为建宗传法之所,并得到官府认可,从此南宗丹鼎派正式有了自己的正式教团、宫观,白玉蟾成为道教南宗第5代传人,即金丹派南五祖之一,是道教南宗内丹派的实际创始者。止止庵也由此成为道教南宗祖庭。丹鼎派到5祖白玉蟾时为最兴盛时期,人才辈出。彭耜曾语其徒林伯谦曰:“大凡奉法之士,其所以立香火之地,不可不奏请‘靖’额也。”“靖”以为香火之地,内丹修炼、行诸法术、传道讲授之用。

  嘉定(1208—1224年)中,白玉蟾宋宁宗·赵扩之召,赴京都临安(今杭州)。宁宗向其请教养生之道,对御称旨,命建太乙宫,任主事,撰述丹道之作。未几,白玉蟾不辞而别,重返武夷,并浪游江南名山,拜谒道教圣地,往来于罗浮、武夷、龙虎、天台、金华诸山间,所过之处,均题咏。

  嘉定十年(1217年),收彭耜留元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留元长》)为弟子。

  嘉定十一年(1218年),宋宁宗降御香,建醮于洪州玉隆宫,白玉蟾“为国升座”;后又于九宫山瑞庆宫主国醮。

  嘉定十五年(1222年),赴临安,伏阙上书,言天下事,“沮不得上达,因醉执逮京尹,一宿乃释”,然臣僚上言其以左道惑众。一日不知所终。

  飞升后,封号紫清明道真人,世称紫清先生

  身通三教,学贯九流

  白玉蟾“身通三教,学贯九流”。著有《玉隆集》、《上清集》、《武夷集》(后由弟子彭耜编为《海琼 玉蟾先生文集》)、《紫清指玄集》、谢显道编《海琼 真人语录》、《道德宝章》、《海琼词》、彭耜编《海琼问道集》。其论述引儒家理学入道,丹、法、道、儒结合。

  他融摄理学与佛家思想,纳《易》学以阐丹法,自称“圣即仙之道,心即佛之道”。其内丹学说的基本理论为宇宙生成论和精、气、神的修为。掺揉易学、禅学的“知止”说,认为“人身只有三般物,精、神与气常保全。其精不是交感精,乃是玉皇口中涎。其气即非呼吸气,乃知却是太素烟。其神即非思虑神,可与元始相比肩。……岂知此精此神气,根于父母未生前。三者未尝相返离,结成一块大无边。” 

  白玉蟾师承陈楠的内丹及雷法,又兼通大洞法箓,斋醮科仪,尤以神霄雷法著称。在雷法及符咒应用上,认为灵验与否,主要以行法者的内炼功夫高下而定。主张以内炼为基础,雷法与内丹术相结合。而内炼功夫,全赖心之作用。他称“法是心之臣,心是法之主,无疑则心正,心正则法灵,守一则心专,心专则法验,非法之灵验,盖汝心所以。”且认为符咒召役的神灵实际上是行法者的精气所化。 

  白玉蟾对对五代以后道教的修炼方术有较大影响。其对内丹的理解是:“身有一宝,隐在丹田,轻如密雾,淡似飞烟。”《道藏辑要》之《冬至小参文》)主张性命双修,先性后命,融道教修命之术与佛教养神之方于丹道一炉。 白玉蟾的内丹学说理论,奉南宗传统,主张独身清修,他身体力行、终身无娶。其内丹学说之风格与张伯端石泰有所不同。张伯端以顿悟圆通释内丹还虚,白玉蟾则谓“至道在心,即心是道”,纯以禅理入道。又寓内丹于雷法之中,使南宗修持具有“内炼成丹,外用成法”的特点。

  跟白玉蟾同时代的宋代大儒朱熹当时也在武夷山讲学,两人师徒弟子间互有往来。朱熹曾数次向祖探问金丹道法的奥秘,均被婉言谢绝。后朱熹化名崆峒道人注解《周易参同契》,穷其一生,终不能解。后虽得白玉蟾的启示,但碍于一代儒学大师的身份,始终未能折节下问。白玉蟾对道学或理学集大成者朱熹倾拜得五体投地,塑朱熹遗像。《海琼玉蟾先生文集·卷6·议朱文公赞》》并给予以极高的评价,曰:“皇极坠地,公归于天,武夷松竹,落日呜蝉。”他的《无极图说》,就是仿周敦颐《太极图说》而撰写的。其著作中不仅吸收了很多程颢陆九渊理学的思想和语汇,如海琼 真人语录·卷4》“万法从心生,心心即是法。”海琼 真人语录·卷3·东楼小参》“至道在心,即心是道,六根内外,一般风光。”而且,吸收了大量理学家的思想资料和语汇,如“知止”、“道心”、“气”、“精气”等。

  白玉蟾是有名的仙家才子,平生无书不读,能诗善赋,《宋真人玉蟾全集》多至11卷,约80万字;其诗文自南宋至1969年的700多年间多次刻印。所著《道德经章句注》,学者评其“文简辞古,言奥绝伦,乃为千金之注!千古来唯此注堪与王弼本比纶!”

  白玉蟾还工书擅画,擅草书,兼篆隶,书法造诣尤深;其画精于梅竹和人物肖像。其狂饮而不醉,常乘兴即席挥毫,所作篆、隶、草书,所画人物、梅竹,恣肆超妙,奇拔俊逸,在闽浙、粤、赣、鄂一带颇有影响。近代一些书画家的梅花、草书即源于此。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天朗气清诗贴》就是白玉蟾的传世之作,行笔气势不凡,情感淋漓尽致,显张旭、怀素之墨韵,深受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赞誉。

  传人

  白玉蟾的从学弟子很多,除彭耜留元长外,还有叶古熙赵汝渠詹继端陈守默潘常吉王金蟾等,打破张伯端陈楠以来南宗单传的历史。二传弟子有赵牧夫萧廷芝了真子)、李道纯等。其中萧廷之著有《金丹大成集》。而传人里以王金蟾一系尤为兴盛,其中尤以李道纯为重。

  李道纯,字元素,号清庵莹蟾子云仪真人盱眙人,都梁(今湖北武冈)人。常住扬州仪真长生观。其学得王金蟾授受,并兼取北宗,道成后精研道意,广授门人。《玄教大公案序》曰:清庵 君得玉蟾 真人弟子王金蟾真人授受,为玄门宗匠,继道统正传,以袭真明,亦多籍见行于世。”《中和集·卷5》亦有“密意参同白玉蟾句,可知李道纯为南宗丹鼎派之嫡系。其功法融汇三教,主张中和。谓丹道之玄关即“中”,能“致中和”“四大咸安,百骸俱理”,由此成为“中”派的开创者。在丹法上主张三教合一,大量吸收佛家思想,提出以性兼命的说法。指出最上一乘丹法即顿悟法,可直接修性而不用修命,就可自然了命。还采用禅宗打坐、参禅、参究、棒喝、圆相、看话头等手段进行修炼。这使他成为元初道教中融合三教最具特色的代表人物。由于李道纯作为南宗传人常兼修北宗丹法,融南北二宗丹法为一体,被称为中派丹法之祖。著有《护命经注》、《大通经注》、《洞古经注》、《清静经注》、《清庵 莹蟾子语录》、《中和集》、《周易尚占》等。

  其他著名道士

  宋代泉州出现不少著名的道士。他们或善书法,或精于岐黄,或有种种灵异而名闻于世。

  詹道人

  詹道人,名字与生卒时间不详。北宋初隐居南安高镇山翠峰屏洞穴之中,精於针灸,有辟谷之术,有时数日不食而酣睡,人称“鹪鹩仙”,呼其洞穴为詹道岩。

  苏随

  苏随,自号紫云先生,北宋·晋江人。嘉佑二年(1057年)进士,任博罗令,后弃官归。崇奉道术,隐居府西南十里海中央的洋屿棲霞洞。著有《紫云诗集》。(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洋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7·人物志·隐逸·宋·苏随》有传,《泉南杂志·卷下》、乾隆《福建通志·卷33》等亦有记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7·人物志·隐逸·宋·苏随》:

  “苏随,嘉佑二年进士,任博罗令,弃官归。

  号紫云先生,隐洋屿栖霞洞,葆神炼气,不与俗接。

  一夕梦游异境,觉而赋诗曰:‘梦乘鸾凤到仙家,侍女风流魏月华。琥珀盏斟千岁酒,琉璃瓶种四时花。金函藏录文刊玉,石壁题名篆点砂。一枕北窗初睡觉,日移门外柳阴斜。’(上引诗名《东湖纪梦》,在东湖梦醒所作。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水利·东湖》)

  后数年,端坐而逝。”

  洪圣保

  洪圣保,北宋·晋江人,著名女道士。初居莆田将军岩,修真10余年。50岁后于惠安龙泉寺出家,辟谷服气。皇祐六年(1054年)卒。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宋·氏女》:“宋·氏女,名圣保,居将军岩。年五十,于惠安龙泉出家,布衣,一食或绝粒逾年。皇祐(1049—1054年)间,乡人夜闻音乐声,次早结发更衣而卒。”

  道者:

  道者,瑞像岩道人,北宋·泉州著名道士。

  元祐(1086—1094年)中修真清源山天柱峰,夜梦神人使镌释迦像于石。镌成,名瑞像岩道人,终隐于此。(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清源山·瑞像岩》)

  道人:

  道人,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道士,修隱南安乌石山。殁,人塑真身祀之。

  黄惠胜

  黄惠胜,俗称黄公祖师,北宋末南宋初·河南人,或作永春迎福里人,宣和(1119—1125年)间道士。

  幼不茹荤,预知祸福,能祈雨。先在永春县城东南郊泰山栖禅静修,宣和六年(1124年)往安溪县感化里小尖山修行,后移居大尖山(即翠屏山)。南宋·绍兴四年(1134年),在大尖山坐化。安溪乡民依山建寺,立庙为神,取名黄公祖师

  南宋·高宗敕封为“显应普济大师”,又称“泰山显应天师”,民间俗称其“显应祖师”

  永春乡人在永春泰山建岩庙,取名“泰山岩”。安溪翠屏山清代亦称“泰山岩”。(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翠屏山》、《泉州儒道释寺庙·泰山岩·安溪泰山岩、永春泰山岩》)

  道人:

  道人,不知何许人,语音似江东(江浙一带)。南宋·绍兴(1131—1162年)中来泉,后数载,坐化于清源洞石嵌中,郡人泥躯以祀。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仙·宋·道人》:

  “道人,不知何许人,语音似江东人。绍兴中来泉。

  头戴通草花,行歌于市,曰:‘好酒吃三杯,好花插一枝。思量今古事,安乐是便宜。’

  后数载,坐化于清源洞石嵌中,而通草花在前。郡人泥躯以祀,号蜕岩。”

  曾游憩安溪兴一里圣泉岩。清·康熙《安溪县志·舆域·岩》载:“圣泉岩,在驷马山左。岩最高,登巅远眺,可望郡中清源山。……宋·道人游憩石旁数月于此。”

  泉州自古遗留至今的一些地名与裴道人有关。

  清源石洞因道人在此修炼成仙,号“蜕岩”,又称“裴仙洞”。元·后至元四年(1338年),泉州万安禅寺释用平智泰《重建清源山纯阳洞记》,记载纯阳洞原为道人尸解处,“邦人即其骨肖像事之,并创屋以祀群仙,匾曰‘纯阳’。”

  道人坐化前,常在泉州郡城西街的一条巷口卖草药,人们如给他钱,则买酒喝醉,也不知他的住宿地方;后人将此巷称“裴巷”

  泉州民间还有道人驱除蛇妖、以虎为坐骑等传说故事。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清源山·纯阳洞·蜕岩、圣泉岩》)

  苏绍成

  苏绍成,南宋·绍兴间(1131—1162年)德化人,属全真道士。委业于泉郡天庆观(今元妙观),后隐泉山(清源山),精琴法。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仙·宋·苏绍成》:

  “苏绍成,德化人。

  委业于泉郡天庆观,即今元妙观也;后隐泉山。

  朱文公朱熹尝造其庐,书‘廉静’二字与之,且铭其琴曰:‘养君中和之正性,禁尔忿欲之邪心。乾坤无言物有则,我独与子钩其深。’”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玄妙观》、《泉州山川·清源山》、《泉州人名录·朱熹》)

  赵永嘉

  赵永嘉,南宋·绍兴(1131—1162年)间人。少为同安簿,事同安主簿朱熹。后隐居晋江金鞍山,有道术。世传其为人诙谐不羁。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仙·宋·赵永嘉

  “赵永嘉,隐晋江金鞍山。

  有道术,尝唤虎守室。

  土人饷之,酬草一植。怪弃之,饲牛羊,酣睡连日,复遗草解之始醒,再求不得,乃祥芝也。今有祥芝澳以此。

  永嘉少为同安簿,从事朱文公朱熹,后行山下,遇同人致意文公文公就访之,与游览胜,曰:‘此地二百年后,当为车马之区。’今永宁卫是也。”

  赵永嘉隐居之处晋江金鞍山今属石狮市,俗称小辜山。山顶有石室,室长二丈余,名“永嘉室”,亦称“月庵”,即为赵永嘉隐居处。后人将“永嘉石室”列为永宁十八景之一。

  金鞍山旁有宝盖山,山南有名胜虎岫岩,据称此处“云石光润,林木青葱,濒海特胜”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载,虎岫岩上有赵永嘉石刻诗1首:“青山吐出白龙开,我是地仙秀才。嘉善无鱼餐得去,永嘉有虎唤能来。”嘉善乃虎岫庵道士,常与赵永嘉谈玄论道,过从甚密。

  赵永嘉采草之山后名芝山,出海口称祥芝澳。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泉州山川·金鞍山、宝盖山·石狮宝盖山、芝山》、《泉州儒道释寺庙·虎岫寺》、《泉州卫邑所司城·永宁卫城》)

  张自观

  张自观,又作张慈观,尊称张公圣君,俗称法主公,属全真道。

  宋室南渡后炼性于德化蕉溪山石鼓岩。传说绍兴(1131~1162年)间张自观萧朗瑞章朗庆三道人入石牛山石壶洞与魈魅斗,后夺其洞坐化。(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石壶洞与石壶殿》)

  陈朗

  陈朗,字子夷,南宋·绍兴间(1131—1162年)德化人。传有道术,能行走如飞,百里立至,人呼陈朗仙”,德化县葛坑有陈仙迹。

  赤水镇位于德化县城西北部,赤水含有以锦水制赤火之意。相传,绍兴三年(1133年),曾有客商在赤水街北二里之牛棚格下建店铺,但生意萧条。陈朗赞此地钟灵毓秀,只嫌双髻山丙向属火,恐有火灾之虞,遂发动居民开“楼梯岭”、锲“石龟”、修“水巷”、砌“七星火”、建“德水殿”,以制火邪。

  崔道人

  崔道人,南宋·道人,名字和生卒未详。乾道六年(1170年)来安溪来苏里月峰岩,集众修行,建庵棲止。

  清·康熙《安溪县志·舆域·岩·惠林岩》载:“惠林岩,宋·乾道(1165—1173年)崔道人修行之地。嘉定(1208—1224年)中,(邑令)陈宓(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宓》)匾额‘惠林’,又名‘月峰岩’。(来苏里)”

  崔法兴

  崔法兴,南宋·全真道道人,熙宁四年(1071年)修炼于龙峰岩。(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龙峰岩》)

  陈大受

  陈大受, 南宋·道人,庆元(1195—1200年)间居南安鹅眼山(溪美镇榕桥境内)修行,刳石为洞,名开化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开化洞》)

  《南安县志》载:“ 宋·道人陈大受,庆元间居邑鹅眼山,刳石为洞,名开化。前架一室,凿石佛,可一丈。大受善琵琶,工草书,诸名公多集与游。”

  陈以文

  陈以文,字文中,南宋·同安人。清修道学,居天庆观(今元妙观)30余年。郡守倪思(嘉泰元年[1201年]知泉州,谥文节)雅敬之。庆元间(1195一1200年)赐号守素冲虚大师。(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倪思》、《泉州儒道释寺庙·元妙观》)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陈以文陈以文,清修道学,居天庆观三十余年。守倪文节公雅敬之。庆元间赐号‘守素冲虚大师’。”

  张道源

  张道源,南宋·绍定间(1228一1233年)在德化九窦溪学道,后寻到安溪县还一里(今长坑乡田中村),择地定居修行,并将该地称为太湖,开山修建太湖岩(泰湖岩)。邑人尊为惠应祖师。(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泰湖岩》)

  清·乾隆《安溪县志》载:泰湖岩,“宋·张道源祖师居此。康熙辛卯岁(1711年)毁于火,古迹犹存。寺僧构屋数橼,奉祀祖师。”

  碧桃道人

  碧桃道人,南宋末道士,隐于法石院。(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法石山》)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仙·宋·碧桃道人载:碧桃道人,隐于法石院。既殁,南外宗正赵必晔作诗怀之,有‘气概吞宇宙,忘形混樵苏’之句,词极悲壮。”

  法石山旧有白鹿洞,今已毁。《闽书》:宋时有碧桃道人隐居于此。及殁,南外宗正赵必晔作诗怀之,有句云:“精兰有西意,遗构空山隅。层巅极目字,结画清可模。”

  如道人

  如道人,名,南宋·道士。从王道询学道,修炼于惠安大乘庵。

  李泗

  李泗,南宋·德化县源头人,正一道道士。时适延平府(今南平市)干旱,李泗被召祷雨。

  道教著作

  宋代,泉州道教学者都博览广采道家经书,著书立说,对后世影响较大。

  名宦吕惠卿(1032-1111年),泉州人,进士出身,累官参知政事,原为王安石新政的支持者,元丰元年(1078),向神宗皇帝上表章,并递上所撰《道德真经传》4卷(收入道教经籍总汇——《道藏》),希冀作为治国之道;另有《庄子解》10卷、《中太乙宫碑铭》等著作。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吕惠卿》)

  曾慥,泉州晋江县人。绍兴十一年(1141年),擢太府正卿,总领湖、广、江西财赋。绍兴十七年(1147年),任虔州知州。他编纂巨著《道枢》42卷(收入道教经籍总汇——《道藏》),主张“学道以清净为宗,内观为本”曾慥的道教著述还有《至游子》2卷和《集仙传》等。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曾慥》)

  此外,宋代泉州人的道教著述还有留元刚(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留元刚》)撰的《云峰入药镜序》。刘骥撰的《老子通论》2卷。陈权撰《道德经注》。黄址撰的《南华真经解》等。

  士大夫的崇奉

  宋代居住泉州的士大夫都很重视对道教诸神的崇奉,借对道教神仙的祀奉来宣传儒家思想,或为发展海外贸易服务。

  如嘉祐二年(1057年),侍郎赵涯创建忠烈庙(即以后的府城隍庙),以城隍庙与地方官阴阳互为表里,治理泉州。

  嘉定、绍定间两度知泉州的真德秀,多次写《真武殿祝文》,到法石真武行宫祀道教玄天上帝,以祈消弥水患,保证农时。

  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尚书张汝锡修建东岳行宫,以祀道教四方神之一的东方青帝。

  知州倪思很敬重天庆观道士陈以文

  理学家朱熹敬重道士苏绍成

  真武庙又成为宋代泉州“郡守望祭海神之所”,商人外出经商,企求神灵保佑,香火旺盛,从一个方面反映了宋代泉州海外贸易的发展。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真德秀倪思朱熹苏绍成》、《泉州儒道释寺庙·城隍庙·泉州府城隍庙、真武庙、东岳宫》)

  概述

  元代,元太祖元武宗均尊崇道教,经常赐封著名道士,所以元代泉州的道教也很兴盛。《元典章》载,道士可免除差役,为元·泉州道教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元典章·礼部》载,中央设宣政院、功德使司两个衙门,专门管理“和尚先生”(包括僧人和道士)等各门宗教僧人,且在地方各路、府、州、县设置下属机构,称僧录司、僧正、都纲等,具体管理地方各门宗教。

  皇庆二年(1313年),元廷又同意各处路、府、州、县的寺观,推举“有德行,知佛法”的长老,由“众和尚(包括道士)保举”,经有司批准而出任“僧官”,以处理寺庙宫观内外事务。

  至元十八年(1218年),著名阿拉伯人后裔蒲寿庚,时膺任福建行省左丞,与受道学影响极深的兄长蒲寿宬,两人“协力捐财”,重建清源纯阳洞道、佛寺观。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蒲寿宬之孙蒲一卿与万户孙信斋,再次协力修缮清源山纯阳洞道、佛寺观,至今名留摩崖之上。(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蒲寿庚蒲寿宬》、《泉州山川·清源山》)

  元贞元年(1295年),改泉州天庆观为玄妙观。(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元妙观》)

  著名道士 

  杰道

  杰道,元·晋江人,性颇清狂,出言无度,后皆有验。一日澣所垢衣,曰:“明日行矣。”至期,危坐而化。

  陈义高

  陈义高,字秋岩宜甫,元·长乐人,著名道士。泰定元年(1324年)任泉州路报恩光孝观住持提点。

  行状

  陈义高早年学习正一道,受学于龙虎山崇禧院李则阳

  元代是龙虎山道教的鼎盛时期。此期龙虎山出现了大批著名道士,输送至大都(燕京),由张留孙组成一个规模较大的龙虎宗支派——玄教,不下数十百人,陈义高是其中之一。陈义高“早得仙术,元世祖忽必烈,前至元卅一年[1294年]卒)召赐金币,归遇贫者悉分与之。”

  《龙虎山志》(《永乐大典·卷12043》录)载:

  “高士陈义高,闽人。至元丁丑(前至元十四年,1277年),与其师大宗师居大都。初侍裕皇元世祖·忽必烈,继徒晋王噶玛喇裕宗长子)镇北边。(元贞元年,1298年)成宗登极,王入朝,上赐义高卮酒劳曰:‘卿从王累年无劳乎?’对曰:‘得从亲王游,岂敢告劳。’”

  后来,玄教中人分散到江南个地区主领道教事务,陈义高随龙虎山39代天师至京入觐后,归领福州冲虚宫。

  武宗至大三年庚戌 (1310 年)四月,特增陈义高“粹文冲正明教真人”

  泰定元年(1324年),又随天师入觐,制授“灵悟玄宇文泰法师、泉州路报恩光孝住持提点。”

  至正三年(1343年),又制授“至正文泰法师、教门高士、龙虎山繁禧观提举知观事。”

  陈义高“又精兵机,晋王北征命从行。时方烦暑,王欲试其术,召令降雪,义高斋沐飞符麾之皂旗,雪纷纷下。后赐归,端坐而化。”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陈秋岩诗集》

  陈义高能诗,著有诗文集《沙漠稿》、《秋岩稿》、《西游稿》、《朔方稿》。《四库全书》存其《陈秋岩诗集》二卷。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168·集部19·陈秋岩诗集》:

  “《陈秋岩诗集》二卷(永乐大典本)。

  案:《陈秋岩集》散见《永乐大典》中,然不著其名,亦不著时代。考焦竑《国史经籍志》有陈宜甫《秋岩集》,当即其人,而爵里则终无可考。

  集中《接刘介臣书诗》云:‘几回梦里寻君去,三尺书来约我归。闽海浪肥春雨过,和林沙远晓云飞。’则当为闽人。

  又有《庚辰再随驾北行》二诗。庚辰为至元十七年(1280年),则元世祖时尝为侍从。

  又有《读元贞改元诏诗》、《丙申十月扈从晋王领降兵入京朝觐诗》。考之《元史》,丙申为元贞二年(1296年)晋王噶玛喇裕宗长子,天性仁厚,御下有恩。王府官属自内史以下,俱请命天子,不敢稍专。尝出镇北边,叛王永和尔等闻其至,望风请降。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封梁王。二十九年(1292年)改封晋王。所云领降兵者,应即此事。则成宗时又为晋王僚属。

  其诗多与卢挚姚燧赵孟頫程钜夫留梦炎等相唱和,而诸人诗乃罕及之。其始末遂不可复详矣。

  原集《焦志》作一卷。然篇什稍多,疑其字画偶误。今据《永乐大典》所存者编为二卷。

  其诗大抵源出元稹、白白居易,虽运意遣词少深刻奇警之致,而平正通达,语无格碍,要自不失为雅音也。”

  陈义高的弟子王寿衍

  陈义高的弟子王寿衍(1273—1353年),元·杭州人,字眉叟,号玄览溪月。至元廿五年(1288年)提举杭州开元宫事,元贞元年(1295年)提点住持杭州佑圣观;大德五年(1301年)嗣义高职,提点住持玉隆万寿宫;至大二年(1309),还居开元宫。延祐元年(1314),授弘文辅道粹德真人、领杭州路道教事。

  吴济川:

  吴济川(1310—l366年),名岩说,字辅德,以号济川名世,元·德化九漈(今盖德乡有济村)人,道家正一派在德化的开山祖师。

  至正十年(1350年)曾往江西龙虎山拜正一天师学道。

  至正廿五年(1365年),与挚友徐友山结庵于德化金钟山修真。至正廿六年(l366年)十月初九日“沐浴端坐而逝”徐友山募缘为其塑像,建金液洞祀之,世称吴公真仙。(详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金液洞》)

  弟隐山、长子景阳、五子凯阳,均是正一派道士。

  徐友山

  徐友山(1343~1373年),名权行,号广应,元·德化儒山(今盖德乡)人。持戒修行,不娶。

  至正廿五年(1365年),与好友吴济川一同结庵于德化金钟山修真证道(属正一道)。至正廿六年(l366年)吴济川逝后,徐友山即募缘为其塑像,建金液洞祀之。(详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金液洞》)

  徐友山乃隐居于金液洞中,修真炼性。明·洪武六年(1373年)正月初九日趺逝,其徒李云台塑其像在吴济川左边奉祀,世称徐仙公

  泉州府设“道纪司”管理道教

  明初,正式成立道教领导机构。正一派成为民众信仰的道教。

  据《续通志·职官略》记,中央置“道录司”,府置“道纪司”,设都纪、副都纪各一个;州置“道正司”,设道正一人;县置“道会司”,设道会一人。明朝政府这种管理道教事务的官史,一般由道士充任,只设官职,不给俸禄。

  如泉州府“道纪司”设在玄妙观。德化县“道会司”洪武十六年(1383年)设在鹏都村崇道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泉州儒道释寺庙·元妙观、崇道宫》)

  概况

  明朝前半期,道教仍然盛行,泉州修建不少的宫观。如洪武年间(1368-1398年),重修建紫帽山金粟真观;惠安人、惠安县道会司道会杨必禄张崇道主持重建惠安东岳行宫;永乐年间(1403—1424年)修建泉州清源山紫极宫(紫泽宫);景泰三年(1452年),重修德化崇道观;宣德年间(1426—1435年),李森建安溪清溪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紫帽山、清源山》、《泉州人名录·李森》、《泉州儒道释寺庙·清溪宫》)

  明朝中期,封建统治思想支柱是儒家思想,视道教为异端,但又强调“神道设教”以助教化,又吸收道教某些思想来充实儒家思想,作为封建统治的有效工具。故明朝中、后期,上层道教虽然逐渐衰微,然民间道教仍然十分盛行。如天顺(1457—1464年)、成化(1465—1487年)年间,又屡次修建泉州紫极宫;景泰三年(1452年),重修德化崇道观;景泰年间(1450—1457年),道士陈静怀重建惠安科山寺;天顺年间(1457—1464年),李森兴建龙津观。

  嘉靖(1522—1566年)间,泉州各地发生过1次甚烈的“毁淫祠”事件。 所谓“淫祠”,指不在祀典的祠庙,因迷信愚民、侈靡浪费,历来为理学家所不齿。清·乾隆《 德化县志·卷8·祠宇志·寺宇(附)·按》述及德化当时的情况时就直指:“夫趺化飞升,非所以为训。顾时俗所传,皆在唐、宋之世,毋亦以其荒远莫稽,而姑妄称之欤?不然,胡以近数百年来,概乎未之有闻也?若愚民倡为神佛生日之说,陈乐侑觞,每岁新春妆扮神像,称侯称公,沿途迎演,旗鼓喧哗,饮食侈靡;多者费百金,少亦不下数十金,此又诬神惑民之甚,所当亟加禁绝者也。”

  “毁淫祠”事件波及佛教、道教、民间信仰等寺庙宫观(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佛教·明代·佛教式微的趋势未能彻底扭转·毁淫祠》)。如:

  嘉靖五年(1526年),永春知县柴镳督毁淫祠,收庙产为官田、学田,全县寺庙(包括佛教、道教等)仅存16座 。

  嘉靖六年(1527年)任晋江县令的钱楩也毁庙多多(包括道教宫观),以建立书院、私塾。

  嘉靖九年(1530年),德化县令许仁请示提学副使高賁亨获准,令各里团“淫祠 ”改为社学,拆基、垦田作学租。清·乾隆《德化县志·卷7·学校志·社学(附)》载:“嘉靖九年,请于提学副使贲亨 公,斥各里团淫祠为之(指为社学),并处置其资用。”清·乾隆《德化县志·卷8·祠宇志·寺宇(附)·按》曰:“嘉靖九年,竹厓 公请于提学副使贲亨 公尽斥各里团寺庙,改为社学。毁拆字基,听民垦种,充作学租,士民咸喜。邪正盛衰,于焉见矣。故《万历志》仅载十寺……四庙(宋代有9所):东岳、忠应、英显、小尤。按:东岳庙嘉靖九年亦改为阴阳医学惠民药局。”

  直至天启(1621~1627年)间,德化知县桂振宇在县城建祝圣寺,以西厅为道院,设置道会司,道教神烟复燎,宫庙又逐渐恢复和修建。清·乾隆《德化县志·卷8·祠宇志·寺宇(附)·按》:“今兹所胪,视昔几倍,而各乡神宫佛坛,无虑数百,固未暇缕叙也。”清代沿袭明制,德化在程田寺后及崇道宫先后设置道会司,道教又得继续发展。

  著名道人

  道士:

  道士,明初寄寓泉州元妙观,其徒为著名道士董伯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元妙观》)

  吴云靖

  吴云靖,明·晋江人,紫帽山道士。正统九年(1444年)建古玄室于紫帽山南麓,作为修炼之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紫帽山》)

  董伯华

  董伯华,明初·晋江乌屿人。先从元妙观道士,后得道术于吴云靖,尸解清源山紫泽宫,人即其真身塑像祀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元妙观》、《泉州山川·清源山》)

  《晋江县志》、《泉州府志》、《福建通志》俱有传,内容大同小异。

  得道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仙·明·董伯华》:董伯华,性至孝,母嗜膏豚,因习屠。后得道术于吴云靖,遂弃去。谈征应辄验。儿童与一钱,为画雷掌中,拳而伸之,其声霹雳。日得钱自给,以其余施贫人。”“伯华尝书‘勤俭’二字匾其宅。”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9·寺观志》:元妙观“在县前……明初有道士寓其中,后白日飞升,董伯华其徒也。”

  《福建通志》载,晋江人董伯华,服气炼形,谈征应辄验,成化间(1465—1487年)常来往漳、泉。“能呼风雨立至。又常画雷符,一张卖钱一文,然必童子乃卖之。藏符于掌,旋傍耳开之,应声而震,人称为雷师。”

  尸解北山紫极宫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仙·明·董伯华》:“后尸解北山紫极宫,人即其真身塑像祀焉。祈雨辄应。”

  明·何乔远《闽书》:清源山“紫泽宫,去纯阳洞半里许,是名下洞,菁深静杳,别为一区,唐·尊师蔡如金谭紫霄修道于此,今祀董伯华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何乔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蜕岩下大石前为下洞………稍右有仙人董伯华藏骸瓦棺,露存座上。僧称,旧有宫一座三间,即其瓦棺,塑仙人像………唐·蔡如金谭紫霄、明·董伯华俱修炼于此者,当在是。而与紫泽宫混为一处则非,盖紫泽宫又在前面山麓也。”

  风雷云雨诸画像及雷石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仙·明·董伯华》:“赠所善姓风、雷、云、雨诸画像,及雷石一块,磨水可以愈疾,今皆存。”

  “风、雷、云、雨”四神画像,被称为“四顾眼”,即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画中诸神的两只眼睛,都与欣赏者的两只眼睛相对,堪称明代泉州地方图画之绝技。

  廿世纪50年代初,厦门大学人类学教授林惠祥来泉州考古,据传泉州东街氏后裔仍然保存着祖传道教雷公石和“云、风、雷、雨”神图,立即拜访家。其后裔表示雷公石可赠与厦门大学,但“四顾眼”图画则不知去向。

  廿世纪50年代末,厦门海关发现“四顾眼”图画,送还泉州。如今,这四幅画完好保存于泉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

  泉州的雷公石,其实是新石器时代的石锛,呈长方形而扁平,长14.3厘米,最阔处6.3厘米,最厚处2.2厘米。刃口一面斜削,另一端原应是平的,但已被磨水治病,磨成浑圆了。雷公石今保存于厦门大家人类学博物馆。

  我国民间早有雷公的传说,以为雷公一手拿斧,会从天上打下来。汉代山东氏祠石室的石刻,便有雷神像。宋·沈括《梦溪笔谈》云:“世人有得雷斧、雷楔者,云雷神所坠,多于震雷之下得之。”这就是说,远古人类的石器埋于地下,雷雨后因流水冲刷,露出地面,被人发现,不知为何物,大惊小怪,于是便产生迷信,甚至要用雷公的威力来避邪治病。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也把雷公石列为药物之一,并注明其功能是“主大惊失心,恍惚不识人”,用法是“并石淋,磨汁服,亦煮服”

  潘清泰

  潘清泰,明·安溪人。

  嘉靖(1522—1566年)间筑精舍于激林之龙潭,攻儒业。

  晚年遁迹于黄冠,隐居为道,居住在莲叶山麓老子法门,有吟“不厌清斋淡,应知道味鲜”

  其惠安亲戚李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恺》)来访,与潘清泰谈玄论道,并赠以诗,曰:“得道留山老岁寒,繁华富贵等闲看。随云采药超尘远,敲雪烹茶坐夜关。六甲风雷藏宝篆,一壶天地杂灵丹。纵然复出山阴客,第惜鹅经欲换难。”

  一日,沐浴更衣,召集亲人说:“鼎湖云暗处,华表月明中。了此平生事,优游上帝宫。”端坐而逝。

  李鼎

  李鼎,明·江西人,逍遥万寿宫弟子,著名的净明道派(又称净明忠孝神仙道教)道士,能导引辟谷。后云游至泉州,居法华庵,仙逝清源山。后人尊为仙公”

  万寿宫弟子

  李鼎《定宇天光记》(《逍遥万寿宫志·卷15》载)有曰:“时于也,方拥□操箕在弟子之末。”

  万历(1573年~1619年)间,有彭又朔修道于南昌西山玉隆万寿宫,李鼎添为弟子。

  居泉

  万历(1573年~1619年)间,李鼎自江西南昌云游至泉州传道,客于泉州城内三教铺宜春境(今后城旅游文化街东端)法华庵,传授弟子。法华庵建于南宋·绍兴(1131—1162年),自那时起即为泉州净明道派的中心。(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法华庵》)

  一日,登清源山龟岩(龟山),留下1只鞋,再入狮岩,端坐数日仙逝。弟子就其遗蜕塑像奉祀于狮岩,又另作栗主(神牌)供奉于法华庵,后人尊为仙公”。(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清源山》))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仙·明·李鼎李鼎,江右人,客于泉城。能导引辟谷。每晨东向吸一杯水,端坐凝神,有延与语者,作行草书于几上答之。旋即拭去,不令存也。一日忽辞所知,登龟山坐化。众因遗骨塑像祀之。”

  陈甫一

  陈甫一(1627~1644年),明·德化尤中人,崇祯(1628—1644年)间道士,属全真道。生不吃肉类,能在树梢鼾睡,将圆寂时告诉乡人,在其身体周围堆积柴禾,趺坐自焚,乡人收其骨塑像奉祀。

  陈智篆

  陈智篆,明·永春道士。有一年,泉州发生严重旱灾,知府令智篆祈雨有应,赠礼不受,只求调拨粮仓的大米赈济穷人,知府允之。

  道教学者与著作

  明代泉州也出现一些著名的道教学者,如进步思杨家李贽、官绅陈用宾、解元李光缙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贽陈用宾李光缙》)

  又如丁衍夏,号泰清丈人,晋江人,回族。万历间〈1573一1620〉隐居清源山,上自结绳乌篆,以至近事无不博综。对于道教方术,如阴阳五行、占卜、炼丹肘后医学,神话故事以及经典《南华经》、《参同契》无不熟悉研究,故志乘称衍夏能张合道家之用。(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丁衍夏》)

  据民国《福建通志》、乾隆《泉州府志》,泉州市地方志编辑委员会编的《四库全书总目·泉州人著作目录提要》,以及泉州市区道教文化研究会编印的《道教文化研究通讯》等书辑录,明代泉州人的道教名著有:

  汪旦《道德经注》、《黄庭经注》。

  赵建郁《参同契释》。

  李贽《老子解》2卷、《庄子内篇解》2卷和《易因》2卷。李贽的《易因》,后被收入道德经籍总汇《道藏》。李贽的晚年,用七年时间研究《周易》。据李贽的学生汪本钶的《卓吾师先师告文》云,李贽读《周易》是“每卦自读千遍”,“忘食忘寝”李贽作《周易》的目的,是对历代注解《周易》之书的不满,认为孔子以后的《易》学,多悖《周易》大旨,多属臆测附会,使“《易》道大丧”,遂欲自著《易因》,阐发《周易》经传之本义,自命“夫子之所攸赖”。后李贽避祸入河南商县的黄檗山中,继续研究《周易》,修改《易因》,直到友人马经伦保护他到河北通州,乃继续修改《易因》。一直到他被捕入狱前,《九正易因》方告脱稿。所以《易因》是李贽的最后学术著作。(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贽》)

  陈用宾《悟真篇注疏》、《还真大旨》、《大道指南》和《道德经契心录》。(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用宾》)

  郭宗磐《老子解》4卷、《庄子解》4卷。(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郭宗磐》)

  周茂中《黄庭经注释》、《参同契注释》、《悟真篇注释》和《感应篇注释》。

  苏希栻《庄子注抄》4卷。

  李光缙《南华肤解》。(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光缙》)

  郑字明《阴符经注》1卷、《道德经注》2卷。

  黄乔栋《老子解》。(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乔栋》)

  韦际明《南华经注》1卷、《儒道释考》3卷。

  吴载鳌《阴符经运灼》。(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吴载鳌》)

  戴亮策《老氏骊珠》、《南华知知解》。

  林欲揖《道德经注》2卷。(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欲揖》)

  陈洪壁《参同契解》。陈洪壁,号微庵,晋江人。隐居晋江涵江岸边,刻苦学《易》,而对于《太极图》、《周易参同契》等道教经典亦有很深的钻研。

  洪天馨《参同契解》、《悟真篇解》。洪天馨,自署棱陵洞通衢道人,晋江人。长大学易,攻举子业,傍及群书,是一位道德学问著于当时的名儒。因科场失利,中年丧妻,子女夭亡,灰心世路,正德间(1506—1521年)隐于晋江华表山草庵,创办龙泉书院授徒讲学,留下十八明贤读书草庵的佳话。洪天馨非常仰慕葛稚川许旌阳费长房等著名道士的修道成真,对道教经典《参同契》、《悟真篇》、易学八卦参悟洞彻。后游情于方外,往来于清源山、天心洞、(紫帽山)金粟洞、灵源庵,所到之处即景踏咏。也尝游杭州、南京。(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洪天馨》、《泉州山川·清源山、紫帽山》、《泉州寺庙·天心洞、灵源寺》)

  陈荣选《道德经解》和《南华经解》。

  上层道教的地位日益衰微

  据《皇朝文献通考·职官考》载,清朝道教职官承袭明制。泉州“道纪司”仍设于元妙观(康熙间避讳改名)。

  清代,最高统治者重佛抑道。乾隆时,正一真人的官阶由二品降到五品,并禁止其差遣法员传度。又限制天师的的职权,只准许他统驭本山道众。但清袭明制,泉州正式道士必须到江西龙虎山天师府受箓,方能取得道职。

  道光时,宫廷停止了传统的天师朝觐礼仪,上层道教的地位日益衰微。

  民间道教世俗化

  至清初,泉州民间道教已世俗化。如德化县,时全真道已没有传徒,后人将其塑像尊称为“圣君”、“相公”、“真人”奉祀。而正一道 (即天师道)衣钵相传不断,因其师祖不同,分为两派:

  ①吴济川派:分布德化县城关、雷峰、南埕、水口、霞碧、盖德、国宝、美湖、春美一 带。

  ②陈四姑派:根据《陈十四传》,此派由福州传入闽北,再由闽北传人大田,宋代由大田黄峰传入德化,由于方言不同传误,陈四姑应名为陈静,又名十四),分布于德化上涌、吉山、葛坑、溪洋、汤头一带;其弟陈海清(应为二哥陈法清)授徒分布于德化赤水、大铭、三班和县西北部地带。

  吴济川陈四姑均系江西龙虎山派下,只有道服、道帽、发髻有所区别,教义、经忏、符菉基本一致。

   正一道(天师道)带有相当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学徒学习经、符通晓后,根据规定日期,按明、清科举办法,经过被认定道行高深有过封赠的道士主持考核经忏、符菉和过火城、上刀梯等惊险科目,然后根据成绩封赠文林郎、某某大夫、统兵指挥使等职称,并发给印章、凭证、死后要做道事上缴印、凭(烧毁)。道士家中设坛供奉的偶像有关羽朱熹、圣君、真仙、观音、祖师三者兼备,其宗教活动,大都为社会上迷信者做各种大小道事,成为职业道士,父授子继,也吸收少量亲友为徒弟。

  清政府为“有助教化”,仍然继续利用民间道教,作为维护其统治的补充。所以泉州的民间道教仍然流行。

  泉州官府对一些重要的宫观屡加修缮,因此一部分道教宫观得以保存,如元妙观、东岳行宫、府(县)城隍庙、北帝庙、法石真武庙。

  清·乾隆十二年(1747年)编《德化县志》载,时德化全县主要有十大宫庙,即伏虎岩、石壶洞、金液洞、泰华洞、安土庙、大卿宫、崇道宫、道士宫、通兴宫、紫云洞。还有其他庙祠 ,如城隍庙、先农坛庙、关帝庙、天后庙、东岳庙、忠应庙、水府庙、统军庙、英显庙、小尤庙、福安庙、仙寨庙,后来还陆续增加。

  对一些重要道观,提高祭祀规格以利教化。如清初对府、县城隍庙进行春秋二祭,光绪十九年(1893年)对泉州城里三教铺龙宫庙的城隍神,敕加“昭威”封号。

  还以官府名义作法事,促进了道教的活跃。如同治十三年(1874年)九月,永春知州翁学 本召集永春、德化、大田三县道士,在永春溪洲马路头做3天水陆大醮;光绪二年(1876年)七月廿五日,翁学本又召集三县道士在永春县城隍庙做7天大醮。

  较著道士

  由于上层道教衰微,道士罕见典籍。流传下来的较著道士有:

  江士元

  江士元,清初·德化清泰里(今雷峰乡)人,正一派道士。

  幼学元代吴济川派(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吴济川》)道法,精通正一道符篆。康熙卅五年(1696年)夏,德化干旱,知县严居敬命其祷雨。

  何琦

  何琦,字礼康,号弦斋,又号观吾蒙泉居士,清·晋江人,振奇拔俗,飘然有回方之志。

  《清源氏家集》载:

  “有道骨,能读奇书,好吃松心下酒,日可行数百里始休。遇幽岩怪石辄卧其上,不避风雨。

  后在刘仙岩与道士倾谈,夜半携手俱去,不知所终。

  著有《山阴集诗》,亦有逸概,不作近体。” 

  黄攀

  黄攀,字则华,道号从龙,清末泉州罗溪一带著名高功。光绪年间(1875—1908),曾徒步前往江西龙虎山学道受笔篆。

  黄韬

  黄韬,字则略,道号从文黄攀之弟,清末泉州晋北一带著名道士。

  蔡玉树

  蔡玉树,生于清末,为近代泉州著名道士。曾到江西龙虎山天师府受过道篆,精正一派斋磁科仪,主泉州中岳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中岳宫》)

  杨道源

  杨道源,字悟善,湖南衡阳人,咸丰九年(1859年)生,精于岐黄和道家炼养之术。清末来泉经营“楚南药店”,后修隐清源山南台岩,遁迹方外,修建南台岩的三清殿、文昌阁、佛堂。1915年遇害于匪患。

  焕彩

  焕彩,失其姓,近代南安丰州镇著名正一派道士,曾往江西龙虎山受篆。

  道教著作

  清代,因为上层道教的衰微,地方世俗化的民间道教的盛行,所以泉州人研究道教的著作不多。但也出现一些著名的研究道教的学者,如康熙间宰相安溪人李光地

  较重要的道教著作有:

  陈年《阴符经解》2卷;

  王命岳《感应篇引经征事》2卷;(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命岳》)

  黄志美《金丹指南》;(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志美》)

  李光地《阴符经注》2卷、《参同契章句》和《鼎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光地》)

  蔡起《道德篇》;

  黄煜《修真要言》;

  李日升《读老牖规》等。

泉州道教传播台湾和南洋

  明、清时期,随着台湾的开发,许多泉州人渡海到台湾垦殖,道教也东传台湾。郑成功收复台湾后,从泉州迁徙数万人到台湾垦殖,他的后代继续从泉州移民台湾。施琅统一台湾后,又迁移许多泉州人开发台湾。同时,西方殖民者东来,占据东南亚各地,为了掠夺当地资源,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其时,苦于残酷封建掠夺和战乱的泉州人,迫于生计,大量移民东南亚各国。鸦片战争后,根据不平等条约,有更多的泉州苦力被往东南亚、美洲和澳洲。

  这些泉州的移民带去了泉州的道教信仰。如石狮市永宁镇城隍庙分炉台湾鹿港等地,多达100多座;安溪县城隍庙分炉台北等地,多达200多座。据《泉州市华侨志》载,1841年至1875年,泉州地区出洋人数达164280人,年平均出洋人数4694人;1906年至1911年,泉州地区出洋人数达198377人,年平均出洋人数达33063人。泉州的道教文化亦随移民向世界各地传播。

  道光年间,有泉州籍人在新加坡建立道教天公坛、天福坛、天福宫。

道教文化对泉州社会的影响

  道教在泉州流传一千多年,宋代以后,儒、道、释为格局的文化思想形成,对泉州社会产生重大影响。泉州的岁时、婚事、生育、寿庆、丧事、营建和避邪等民俗,无不打上道教的烙印。此外,泉州的地方戏曲、雕刻艺术、医药、体育民间文学等,都深受道教的影响。

  ㈠道教对泉州民俗的影响。

  泉州保留不少与道教有关的民俗。

  按旧俗,每年正月,泉州城区要举行盛大的众神大游行,自清早至深夜,盛况空前。

  乾隆《泉州府志》引《温陵旧事》详细记载清代泉州的游神活动的盛况。每年正月,各铺、境推举出德高望重。而且富于资财都为主事,集合资金,定期设醮,然后迎神,周巡其境。境内居民,家家户户置几案,焚香楮甚恭虔。如绅富之家事先有祈请,则负责妆神像,名叫“赛答”。饰假面具,高擎其座及于门楣、屋檐。正神入座后,其前行开道者为“某将军、某元帅”等道教杂神,皆由人妆饰入座,挺立抬中。游行时道路高低转折,挺立者“凝然不动,足称绝技者”。游行队伍中的乐器,有马上吹、步吹、五音铜鼓;旗之部有高招旗、五方旗、帅旗、三军司令旗、清道旗、飞虎旗、巡视旗;执事则戈、铤、矛、戟、剑、箭架、盾、刀;还有材官、骑士、奚奴、军校、苍头、旗手之类。神像有四人抬和八人抬两类,视其神格而定。抬吴真人、天妃神像等采用缓步而行,而其他诸神像皆采用奔驰冲撞,其“疾如风,虽奔马弗及”。队伍中的“异饰面,极为丑态,鸣鼓助喊,以为神威。”而神行列之“前为道士,又前为鼓吹,又前为巡逆,虎冠假面为厉鬼之形。”凡一日之会,大抵如此。

  入夜,其首事者鸣锣知各家“门首点灯,二更时呼出灯牌、火把”。于是,不论大小人家,各持一盏长柄方灯,或执香灯,上书写“风调雨顺”、“祈保平安”。每间隔十步,就有一个四人抬的钟、鼓架,四周饰以灯火、锦、缎、流苏。鼓鸣于内,钟声应于外。又有一种类似钟、鼓架的“香架鼓吹”,形如“吴下酒船,长河官座,四周纱屏,画山水人物,皆名笔也。灯火三层,爇沉檀其上,香闻数里矣。”而整个游神的行列中,“关大帝、吴真人灯牌,以数千万计,钟鼓架、香架同,以数百计,火炬亦千百计”。是夜,泉州城区的盛况是“长街一望,如星宿,如燎原”。最后,府志补记:“凡兹皆不招而至,不约而同,欣欣而来,满愿而归者。”

  以上记载,表明清代泉州民间道教的盛行,也表明清代泉州道教的某些仪式活动,已演变成为民间习俗,而逐渐成为泉州民俗的一部分,有的一直延续到今天。今日泉州地区乡间民俗的“巡境”和台湾民间的“巡境”民俗活动,皆渊源于此。

  乾隆《泉州府志·风俗》引隆庆《泉州府志》云,这种盛大游神活动,居民负担颇巨,“多者费数百金,少者亦不下十金”。又引万历《泉州府志》云,游神之举,“妆饰神像,穷极珍贝,阅游衢路,因起争端”。再引《闽书》云,“泉中上元后数日,大赛神像,妆扮故事,盛饰珠宝,钟鼓震天。”

  按泉州道教民俗,泉俗正月初九日叫“天公生”,即天诞,也称“天香”,为玉皇大帝的生日,要举行各种活动“祈年拜天”。正月十五日(上元)天官赐福,各家要祭祀祖先和吃元宵丸,夜张灯,举行迎神赛会,谓之“进香”。三月,清明节,俗称鬼节,各家要祭祀祖先和扫墓。五月五日,是端午节,家家户户大门插松艾避邪,以纸扎大舟和五方瘟神,然后焚之。七月七日,为七娘夫人神诞,各家设神案敬七娘妈,并焚烧“七娘纸桥”。七月十五日,为中元节,据传是日地官赦罪,各家做“普度”祭祀祖先和无祀鬼神。八月仲秋日,以薯、芋和月饼祀神与祖先。十月十五日,为下元节,据传水官解厄,沿溪河居民做“水普”。十二月廿三日,要祀灶神,谓之“送神”。据传是日灶神上天,各家设酒菜佳肴送之,希望在天帝面前多讲好话。十二月廿九或三十日,各家隆重祭祀神和祖先,“烧过年金”,吃团圆饭。此外,每月的初一、十五日要敬天公,初二、十六日要祭土地公。晋江石狮市区城隍庙的“七大巡”神的生日,也成为民俗节日,其盛况罕见。还有许多铺、境的道教俗神的生日,也都演变成为地方民俗的节目。

  古代泉州还有雕刻石狮镇风、镇邪的道教风俗。泉州道教的堪舆家认为“甲卯风为风水之大忌”,故刻“石头风狮”以镇风。现在泉州随处可见单只的昂头朝前的“风狮爷”。此俗现在金门县仍然很流行。风狮往往置于村口大道旁,或置于自家大门口。而现在则发展为石狮镇邪,往往于大门口两旁各坚立石狮,昂首雄踞,既是作为镇邪之用,亦可作为艺术品点缀。

  泉州还有一种与道教风俗有关的风俗,即私家住宅朝巷口正中(即丁字街口),必须于朝巷(街)正中的墙面上刻上一个狮头——“石敢当”镇邪。据传“石敢当”是古代大力神,专司抓鬼、镇邪。据传《闽中金石志》载,宋·庆历五年(1045年),张纬知莆田,“再新县中堂,治地得石,铭文曰:石敢当,镇百鬼,压灾殃;官吏福,百姓康;风教盛,礼乐张。大历五年(770年)四月十日也”。可见,立“石敢当”的社会功能是避邪、镇鬼,为百姓和官吏造福,且为儒家的教化服务。这种民俗在今日的泉州、莆田、福州和闽西还很流行。如今,有的则于巷口的墙下,筑一座祀土地公的小庙或刻“四洲佛”像替代,道教信众认为可以避邪。

  此外,民间婚事的“拜天”、“谢地”庆典,以所谓“生辰八字”测算;民间的求子和其他妇幼问题,即找祈仕妈祈祷;寿庆要拜天、谢天;丧事要做功德,超度亡魂;破土建屋要举行“安土”、“上梁”、“镇宅”等仪式;造船航海,从开斧动工到造龙骨、安桅、落成下水,都要举行法事。避邪的形式,除前文说过的“石敢当”、土地公、四洲佛以外,有的在屋梁上、门楣上、厅堂中、照墙上等,悬挂八卦图案。还有,古代丧葬,下葬处要埋下“买地券”,标明墓地四至,写上道教咒语,并于墓地树石碑,上刻“土地神(即土地公)三个大字。今此葬俗已演变为树“后土”石碑。

  ㈡道教对泉州地方戏曲的影响很深。

  泉州的“法事戏”又称“打城戏”,原为僧、道法事后的余兴,以后逐渐由法事仪式而搬上舞台。最初,是道士在做功德超度亡灵时,桌上扎一个纸城,寓意亡灵囚于城中受苦,救苦道士要引渡亡灵出城,最后破城门而入,救出亡灵。其方式是一女子披上头巾代表亡灵,一男子(由道士妆扮)代表道士对着说唱。这种仪式也叫“打桌头城”。

  后来,发展为“打地上城”。演员由原来的一男一女,发展至一二十人,有布景、道具和剧目,在广场表演。后又发展为舞台戏剧。其表演艺术、科步、身段、曲调,有的吸取提线木偶的表演艺术,又吸收梨园戏技艺和京剧的武技,形成一个别具一格的地方戏曲形式,是为泉州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剧种,且驰名于台湾和东南亚各地。道教法事中的法乐和打城戏中的道情调乐典及打击乐,是泉州民间文化的艺术珍品。其武打的技艺,又与传统的南少林拳有着密切的渊源关系,为南少林拳术在泉州的活文物。

  ㈢道教对泉州建筑、绘画、雕刻艺术的影响。

  神佛造像、庙宇的出现使泉州雕塑、建筑出现新的气象。

  清源山老君石雕坐像高5.1米,厚7.2米,宽7.3米,为北宋的巨型石刻,刀法柔和而有力,线条简练,衣褶分明,两眼深邃平视,耳大垂肩,左手按膝,右手靠石几,闲逸安祥,它既精致,又不失夸张,很有特色,堪称宋代石像雕刻艺术代表作,现在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元妙观紫微殿的六角形石柱上的透雕石龙盘旋飞舞,昂首腾空。观中前殿两庑的28宿泥塑像,出自民间著名匠师之手,形态各异,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清·乾隆年间塑造的府城隍庙照墙上的大幅麒麟彩色琉璃浮雕,是泉州道教雕塑艺术品中之佼佼者。

  明·道士董伯华所绘的“风、云、雷、雨”4幅道教神像,即被称为“四顾眼”的珍品,是古代泉州道教艺术的代表作。

  此外,元妙观、东岳行宫的主殿建筑形式,都采用重檐歇山顶建筑,整体美观稳重,内部空间廓大。元妙观、东岳行宫、府城隍庙和法石真武庙的山门,都采用牌坊体建筑,且多为三开间庙门,气派恢宏,十分壮观,是闽南地区的典型古建筑群。

  ㈣道教丰富了泉州的民间传说。

  泉州流传着与道教有关的民间传说很多,著名的有蔡襄修建洛阳桥的故事。还有罗隐画马石、吴真人丝线诊脉、裴道人除蛇妖、吕洞宾与韭菜成、董伯华卖雷和飞阳庙与金鸡的故事。

  ㈤泉州的地名也渗入不少道教神仙的名称。

  如土地后、二郎巷、祈仕巷、裴巷、天后路、大城隍口、小城隍口(县城隍)、青龙巷、上帝宫巷和登仙桥巷等。这大约是该地历史上祀奉过有关道教神仙,或道教的民间传说与该地有关而得名。

  ㈥泉州的民间谚语与道教有关的很多。

  如“阿散仙”(喻游手好闲的人),“有烧金就有保庇”(鞭鞑贿赂之风),“仙人打鼓有时错”(喻犯错误难免),“通天教主专收无好徒弟”(喻别人的手下人不称职),“乞丐背葫芦-----假仙”(嘲笑伪装行为),“阎罗王嫁女儿----鬼抬鬼”(指物以类聚),“做天公也难中众人意”(喻办事难),“本地道士治本地鬼”(喻必须先知情,后方能解决问题)。这些有关道教民间谚语一定的哲理性,耐人寻味,丰富了民间的语言,是一份宝贵的文化财富。

  ㈦道教对泉州的医药、体育等方面也有一定的影响。

  近代泉州地区有10多家专事生产、销售丹膏丸散的老字号店铺,它们大多创业于明清代,世代相传,且与道教单传秘方有关。如城隍庙种德堂徐镜心“万应神曲”、西街台魁巷内保和堂“白塔疔膏”、扶元堂疥药;柯世德消炎膏;炎尝 八(病字壳)丸(专治初生婴儿的破伤风)、保婴堂“保婴丹”(专治幼儿惊风病)、花桥慈济宫“金汁”(专治发高热病症)、东门的“秋石丹”(专治过度劳累)。

  泉州花桥慈济宫,设有义诊所,施医赠药,且辟有草药园圃,栽种中草药,设置“金汁”制作、储藏地窖,对民间卫生事业作出贡献。

  道教讲清心寡欲,修性养神,又讲按摩,还讲导引(武术),三者称炼气功。泉州现行的“八段锦”、“太极拳”,其源流皆与道教有关。

  ㈧道教与泉州古代的航海技术关系十分密切。

  16世纪,泉州的航海者写了一本航海针路的书,书名《顺风相送》(作者佚名),书中载15条航线,从泉州启航的占10条,太武山启航3条,福州启航2条。

  《顺风相送》的开篇《地罗经下针神文》,是一篇开航前举行祭祀祷祝的告文,文中罗列奉请的道教神仙从四值功曹使者、历代御制指南针祖师、通阴阳仙师,历代过洋知山、知沙、知浅、知深、知屿、知礁祖师、罗经二十四向位尊神、罗经坐向守护尊神、鲁班师父部下仙师神兵将使、天妃及千里眼、顺风耳部下神兵等等,数十种道教神仙。

  《顺风相送》开篇的祷告文曰:祝“扯起风帆遇顺风,海道平安往回大吉,金珠财宝满船盈荣”;“朝暮使船长应护,往复过洋行正路,人船安乐,过洋平善,暗礁而不遇,双篷高挂永无忧”。而其中航海线路“浯屿大泥吉兰丹”记载如下:浯屿(金门)开船碇内开。用丁未(113度)及单丁(105度)针七更船平南澳坪山外(广东饶平海上南澎列岛)。针路一直往西南方向,直至用坤申(142度)及庚西(172度)针三十更,船取吉兰丹(今马来西亚)港口。是泥地抛船。用单申针七更船六坤,坤身尾有浅,过西边入港是大泥(北大年,在泰国南部)。这说明古代泉州金门出了,经越南、马来半岛到泰国的航线,是借道教八卦方位来计算航程和航向的。

  《顺风相送》的作者是航海的行家,又精通道教八卦术,所以能够操作罗盘诸细节,且把航海技术

常识神化,这就不是一般道士所能做到的。

  ㈨道教对泉州社会经济的影响。

  伴随着泉州道教的祭祀和庆典活动,因此产生一个生产、销售宗教用品的市场。

  近代,有些店号驰名海内外,如西来意、西方国、西佛国、西明国、西藏国等。其中尤以西藏国最为著名,专门雕塑木、泥神像,作品造型优美,远销东南亚。生产香料以博山堂最著名;金传胪的纸扎闻名闽南。此外,还有蒸制名类糕点、 食品。据1952年泉州市工商业登记资料,是年泉州城区有生产、销售金楮居民35户、香料16户、鞭炮16户、糊纸7户、雕塑神像2户、制神灯 7户(兼营刺绣神袍、铸造神器、印刷经书)、彩亭店6户、木主店2户。形成一支数量不小的生产经销道教用品的职业队伍,也形成一个专门销售道教用品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