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正色

【字惟高,号中庵】

  身世。
  少入伍。
  参加平吴三桂叛乱。
  山西平鲁卫参将。
  擢岳州水师总兵官。
  岳州大捷,加左都督。
  拜福建水师提督。
  议征郑经。
  平福建沿海
(战况。三月十四日的疏报。疏请敕封妈祖。叙功。)
  设镇分防。
  姚、万之争。
  请缓征台湾。
  改福建陆路提督。
  云南陆路提督。
  卒于家。
  著述。
  遗迹。

  万正色(1637—1691年),字惟高,号中庵,清·晋江三十七都渡头铺浔美乡(今丰泽区城东街道浔美社区)人。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清·乾隆《泉州府志》、乾隆《晋江县志》有传。民国·陈衍《福建通志》“雍正旧志、道光旧志”为作传。

身世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万正色,字惟高,福建晋江人。”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万正色,字惟高,一字中庵,晋江人。”

  万正色生于明·崇祯十年(1637年)七月初二日,排行第二。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正色 胸有七痣,声如洪钟。八岁时,母病目,以舌舐之,遂愈。父以非罪系,请代得释。”

  家世代业渔务农,至高祖若山,字靖泉,始以椽官寿县(今属安徽)尹。

  曾祖会嘉,字敦礼,行船载货,下海讨鱼。

  祖国孚,字宏心,号心台,县庠生,淹贯经史,一生乐善好施。

  父乘琬 ,字怀璞,贡生,为人刚毅不阿,知书达礼。

  兄德耀,行伍出身,后以军功授都督佥事。

少入伍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少入伍。以招降海寇陈灿等,叙功授陕西兴安游击。”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 初,以姓从军。康熙三年,以招抚海贼陈灿授职,擢陕西兴安州游击。”

  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万正色七岁,父乘琬为延师授业。时天下大乱,义军四起,次年(崇祯十七年甲申,1644年)三月清军入京,明亡。 万正色转而随伯祖父、武举人万国光习武。

  清·顺治五年(1648年),万正色12岁,进县学修读四书五经;九年(1652年),万正色16岁,父乘琬以非罪系狱,万正色请代,得释;十年(1653年),万正色府试未及格,入泉州天后宫后院温习功课,自修《史记》、《资治通鉴》、《孙子兵法》诸书;十二年(1655年),万正色19岁,英殿村相士为万正色看相,遂再决定弃文从武;十三年(1656年),万正色娶夫人吴氏后,入开元寺拜释惠运学习十八般武艺,尤精七七四十九式大刀法;十五年(1658年)长子际璋生;十七年(1660年)次子际昌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天后宫、开元寺》、《泉州人名录·万际璋》)

  康熙元年(1662年),万正色26岁,第3子际祥生。万正色招募乡勇,以姑父姓从军,调戍山东威海卫。是年行迁界令,浔尾夷为废墟,万正色一家徙居郡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历史事件·清初迁界》)

  康熙二年(1663年),以功授职嵫阳(今山东兖州)屯田领队。

  康熙三年(1664年),以招降海寇陈灿等,叙功,授陕西兴安州(治今陕西安康市)游击。此后,万正色在兴安游击任上9年,直到康熙十一年(1672年)离开。在兴安时,生了4个女儿和第4子际瑞

参加平吴三桂叛乱

  清兵入关,定鼎中原以后,对明朝投降将官,论功行赏,封吴三桂为平西王,镇守云南;封尚可喜为平南王,镇守广东;封耿精忠为靖南王,镇守福建。三藩拥兵自重,割据称雄,引起了清王朝的顾虑。为了清除心腹之患,于康熙十二年癸丑(1673年)八月降诏撤藩。三藩不服,先后乘机叛乱,史称“三藩之乱”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康熙十二年(1673年)吴三桂反,正色从西安将军瓦尔喀征四川。叛将谭弘等据阳平关拒战,败之于野狐岭,乘胜复广元、昭化。”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

  “[康熙十二年(1673年)十一月]逆藩吴三桂反,四川应之;正色从西安将军瓦尔喀进征。

  [康熙十三年(1674年)二月]运饷银十余万至汉阴县(今属陕西)。营中夜噪,正色曰 :‘是欲因乱攘取吾饷耳,静以镇之,必止。’密敕左右控弦以待,噪者果息。

  【至宁羌州,即修雉堞,严守备,叛军不敢犯。师次汉中(今陕西南郑)。】

  伪总兵谭宏等据阳平关拒战,正色率兵败之于野狐岭,(五月初八)夺朝天关,乘胜克七盘关(和阳平关),复广元、昭化、苍溪诸县。

  (九月)至保宁府(治今阆中县),屯蟠龙山,贼以我兵深入,绝我粮道三十余日,兵各饥困。

  (十一月初一日,命撤保宁军回广元)统帅乘夜溃围而退,正色持大刀殿其后,行六七程始达汉中府;时人因称为‘万大刀’。”

山西平鲁卫参将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擢山西平鲁卫参将(今朔州市平鲁区),疏复原姓。”

  万正色未赴山西平鲁卫参将任,康熙十三年(1674年)十二月先回一趟兴安州原任所;是年五子际璜生。

  康熙十四年(1675年)正月十五日,兴安府(治今陕西安康市)镇标千总李茂荣发动兵变,杀总兵王怀忠。兵众蜂拥至万正色公署,大呼:“三军无主,请老爷作主!”万正色不愿苟且相从、随众叛应,劝说参与兵变的士兵中止行动。兵众因群龙无首,星散离去。

  事定,乃乘舟往山西平鲁卫赴任。

  夏五月,抵达平鲁卫。下车伊始,即加强防卫措施,集兵力,修城堡,严保甲。暇时亲行郊野,课农桑,谈孝悌,以是地方安定。

  康熙十五年(1676年),万正色赴河南养马,道出真定府,与征川时同为前锋的穆瞻将军相会。后穆瞻陛见,具陈万正色征川功劳。是年,五女生(后适施琅[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施琅》]第八子施世苑,22岁病卒)。

擢岳州水师总兵官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累擢岳州水师总兵。”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寻除副将,授岳州水师总兵。”

  康熙十六年(1677年)二月,清圣祖下旨召见万正色,以平定兴安兵变及征川功著,除副将,擢湖南岳州水师总兵官,赐宴保和殿,亲设馔食,赐盔甲。

  宴会中,清圣祖万正色“闻汝在川时,以大刀破敌。今大刀在此,能为朕一试否?”

  万正色答:“剑一人敌,但幼所熟手,未尝有忘也。”遂提刀舞蹈再三,初时一招一式尚清晰可见,后来只见一团刀光,不见人影。

  圣祖在旁看得眼花缭乱,又问:“汝晓读书否?”

  万正色答:“家传,时学,颇习章句,晓大义耳。”

  圣祖说:“汝今为大将,专事指挥,非同禆将只披坚执锐,冲锋陷阵已也。事须用人,乃克有济。”

  万正色答:“知人之哲,古人所难,要在反求诸身耳。古人有言:‘其身正,不令而从;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苟为将者,能正其身,则士卒用命。用人之道,亦在其中矣。”

  圣祖大悦,又赐帑金二千两,准万正色建置家庙,祭以其爵。在京期间,万正色于宣武门外倡建晋江会馆。

  旋回平鲁卫办理离任事宜。万正色初至平鲁时曾告神明自誓:“水火资平鲁,此外无他营。”至是,复焚香告神:“前言应不爽,神听自和平。”遂将积贮粢粮散给贫民。

  就道之日,远近焚香奔送,三十余里不绝。平鲁兵民为立碑纪德。

岳州大捷,加左都督

  康熙十六年(1677年)五月,万正色至岳州。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

  “时三桂据岳州,扼守洞庭湖套,植木为椿阻我师。

  十七年(1678年)正色上官率舟师夜入乱苇中,拔椿尽,击贼,屡败之。

  三桂江义巴养元杜辉等率舟二百攻柳林嘴,正色与游击唐善等击之,毁其舟。

  是岁,三桂死于衡州,其子应麒等守岳州。正色遣千总魏士曾赍书十四分致应麒部将,士曾为所杀,应麒亦杀部将之受书者,遂内讧。其将陈华李超王度冲出降。应麒弃城遁,遂复岳州。正色士曾请恤,赠守备。

  十八年(1679年),追叙克阳平关功,加左都督。”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

  “岳州为吴三桂所据,重兵宿将皆聚其间,贼将杜辉江义立桩于洞庭之套河峡,又置砦岸上,设兵固守,官兵攻之,四载不下。

  正色置前锋军七星山(与岳阳城相对)[康熙十七年(1678年)三月十五日]遣将廖春率兵百余人乘雨夜袭杀岸上守者,而自驾小舟入乱苇中尽斫其桩木,纵火呼噪。贼惊乱,自相残杀。

  我军遂进湖,堑君山以扼贼。大小十七战皆捷。

  【五月十二日,万正色率标兵,以二十余船先进驼河夹开路。军将领杜辉万正色孤军先进,拥众迎敌。万正色分兵夹击,舟中大小炮、喷筒、火箭一时并发。军死伤不可胜数,杜辉仅以身免。清军遂进湖区,占据君山控制敌方,据驼河,绝其饷道。又大战芦席口,放火烧毁敌舰,斩杀敌将张炳赵有库等人。】

  叙功加左都督。

  是年(八月)三桂死于衡州,子应期与伪帅杜辉江义等婴城(岳州)固守;正色以计间之,贼内溃。万正色作书十四封,派遣表弟、千总魏士曾分致吴应麒部将。魏士曾吴应麒杀害,吴应麒亦疑杀部将之受书者十三人,遂内讧。吴应麒属下陈华李超王度冲出降。)

  [康熙十八年(1679年)春正]应期弃城溃围走长沙。正色豫饬陆路诸师遏其前、调船兵袭其后,首尾夹击之,遂拔岳州,而常德、长沙诸郡以次削平。”

  岳州既平,万正色购表弟魏士曾尸首,亲临葬所哭祭,并特疏请恤。奉旨赠守备;准荫一子,以卫千总用。又轸念阵亡将士,亲为文以奠,已而放声大哭,阖营皆恸,声彻十余里。

拜福建水师提督

  康熙十八年(1679年),康亲王征福建,耿精忠降,而郑锦(即郑经。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经》)犹踞金门、厦门,陷海澄。四月初四日,万正色自以《闽人习海上事状》因陈水陆战事机宜(疏文见下)。疏入,调万正色任福建水师总兵,旋升为福建水师提督,统辖全闽水师营务,以专职掌。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

  “大将军康亲王·杰书征福建,耿精忠降,而郑锦犹踞金门、厦门,陷海澄。

  正色自以《闽人习海上事状》,因陈水陆战守机宜,言:‘福建负山枕海,贼踪出没靡常。宜择官兵习於陆者分布要害,使贼不得登岸;水军自万安镇顺流直下金门,塞海澄以断其归路。贼自厦门来援,则从金门掩击。更请蠲除沿海边地杂派,设法招抚,善为安置,则贼党自散。’

  疏入,诏加太子少保,调福建水师总兵,擢提督。”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

  “时福建耿精忠亦降,海贼郑锦犹据金门、厦门,陷海澄。

  正色自以闽人,素悉海上情形,陈水陆战守机宜,言:‘闽地负山枕海,贼出没无常。今宜择官兵习于陆路者分布要害,使贼不得登岸 ;水军自万安镇顺流直抵金门,塞海澄以断其归路。贼自厦门来援者,则从金门掩击。更请蠲除沿海边地杂派差役,使民安居乐业,不致穷而投贼,则闻风归命者必多,贼党自散。 ’

  疏入,特旨加太子太保,调福建总兵,擢水师提督。”

  任万正色为福建水师总兵时的上谕曰:万正色剿寇洞庭,著有劳绩,今岳州、长沙诸处悉已恢复,无烦水师,且万正色闽人,稔知水性,兹剿灭海寇之际,从优加太子少保,调福建水师总兵官,率所部官兵克期速赴闽中。其标下兵有不谙水性者仍留岳州,以见在投诚兵内习水性者补额携往。至闽之日,即以所条奏事宜,与大将军康亲王等会议酌行。”

  五月廿一日,圣祖又谕议政大臣等:万正色赴闽时,即令其领在岳鸟船并水手以行,至江南、浙江,更选战舰共百艘携往,以资征剿。”

  七月间,姚启圣曾先后两次上疏,另外保举施琅为福建水师提督、靖海将军,但清廷都以万正色效力茂著、特拣补福建水师提督”为由,驳回他的题请[《康熙统一台湾档案史料选辑·议政王等题复姚启圣疏请施琅以将军总统水师事务本》])

  十二月初二日,万正色由福建南台登舟,出师定海,巡抚吴兴祚舟次饯别。

  十二月十七日,设帐幕,张旗帜,集诸镇营将士举行祭江仪式,鼓励将士“戳力同心,共锄祸乱”
是年,福建沿海重行“迁界”。(泉州历史网《泉州历史事件·清初迁界》)

议征郑经

  康熙十九年(1680年)正月,朝廷议檄调荷兰国船协助进取厦门,万正色反对。圣祖赞同万正色意见,下令福建巡抚吴兴祚率陆路兵先据围头,而以林贤黄镐陈龙杨嘉瑞为援剿四镇,领兵而南。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时议檄调荷兰国船进取厦门,正色疏言:‘荷兰船迟速莫必,延至三四月,风信转南,即难前进。今新旧鸟船俱集,臣与抚臣吴兴祚决计进讨,臣率水师直攻海坛,兴祚率陆兵为声援。’”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

  “时议檄调荷兰国船到,然后进攻。

  正色疏言:‘荷兰船迟速莫必,延至三、四月风信转南,我舟又当退泊闽安,老师费财,敌锋愈炽;不如集现存舟师,直取海坛。海坛为贼帅朱天贵所据已七年,破之则夺其所恃,厦门、金门自危,海澄闻风必溃 ’。

  上是正色言,遂移咨巡抚吴兴祚率陆路兵先据围头,而以林贤黄镐陈龙杨嘉瑞为援剿四镇,领兵而南。”

平福建沿海

  康熙十九年(1680年)二月初二日,万正色拜疏出师征海坛,拉开了平定福建沿海的序幕。

  战况

  关于万正色平定福建沿海的情况,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和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 均简要记载曰:“十九年二月,提督万正色兵至泉州,合巡抚吴兴祚军与贼战于围头,克厦门,进扼料罗;贼惧,遁归澎湖。”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记曰 :

  “十九年,正色征海坛,分前锋为六队,亲统巨舰继之,又以轻舟绕出左右,并力夹攻,发炮击沈敌舰,溺死三千馀人,遂取海坛。其将朱天贵遁,正色追蹑至平海澳。

  天贵走崇武,正色掩击,大败之。

  与将军拉哈达、总督姚启圣、巡抚吴兴祚、提督杨捷会师取厦门。天贵降。窜归台湾。”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

  “时朱天贵有从叔丙坤在兴化,正色令赍书往招天贵而泄其言于海上,分前锋兵为二,声言鸟船由外洋进、赶缯小船由内洋进(由浒屿门直取贶美澳)天贵分兵堵御。

  (二月初六日)正色自以所乘大船由浒屿门入(诸镇随后,一时并进,大小船首尾相接,帆影蔽江 )天贵急迎战,正色佯置天贵取他舟,诸伪将以天贵有异志,各怀观望。我师奋勇争进,击沈贼船十六,贼兵溺死者三千余人(遂取海坛)天贵退据南日、湄洲诸澳。

  正色既克海坛,(二月十四日)率将士乘锐追击,直至平海卫(攻克南日岛),与兴祚师会,天贵闻风遁去。

  【二月十七日,清军抵崇武,沿海岸设炮,军有近岸汲水者,辄开炮攻击。】

  正色虑其退据崇武,(二月廿日)亟分将士为六队乘风南下朱天贵林升率水军300余艘迎战 ),击沈其舟十二,遂克崇武。人定后,忽令各镇移泊,贼果来劫,不值。

  (二月廿一日)诘旦,复分兵为六队,先以两队乘上风,以两队从下风诱战,以两队冲其中。(此时,朱天贵林升王德王应等数舟合围万正色大船,攻势猛烈。万正色下令左右开炮,击碎军船只)德耀亦率四镇兵至,斩伪总兵吴丙、伪副将林勋

  【最后,军溃败,朱天贵撤往铜山澳(今东山)。万正色乘胜追击,抵夜收泊岱队港口。二月廿二日,军退至金门料罗,因飓风大作,万正色移舟秀涂澳。】

  时(二月廿三日)巡抚吴兴祚自祟武驰会刘国轩退守厦门)正色曰 :‘贼已窜料罗,则海澄、金门、厦门皆空虚,疾引兵由同安石浔渡师,可袭取之。吾邀其归路,数十年逋寇可立歼也。’

  翊日,陈昌罗士珍等以海澄降。

  郑经知事不可为,(二月廿六日)率家属遁归台湾。(同日,总督姚启圣、巡抚吴兴祚所率诸军进克厦门)

  (二月廿九日)正色分兵为三路直捣料罗(今金门料罗湾),遂至金门受降,朱天贵率伪镇来归。”

  三月十四日的疏报

  三月十四日,万正色曾疏报前阶段战况,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和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均有收录。其疏文曰:

  “臣等与二月初六日攻复海坛,其全胜情形,业于二月初七日具疏题报外,随探逆贼朱天贵率舟宗(“舟宗”合一字)遁据南日、湄洲等澳,希图抗御。

  臣即咨会抚臣统师由陆路声援,臣审候风利,亲率大舟宗(“舟宗”合一字)于二月十四日自海坛进取,鼓励将士乘锐攻击,逆贼望风披遁。我师奋勇尾追,直至平海,与抚臣会师。

  而朱天贵又将败遁逆舟宗(“舟宗”合一字)窜合伪右武卫将军林升、伪左武卫江钦、伪镇黄应黄德等会舟宗(“舟宗”合一字)三百余艘,拼力坚踞崇武。

  经抚臣先以陆师于二月十七日抬运红衣炮火直抵崇武,缘岸设伏炮击,贼取水路绝,惊惶游移,栖泊不安。臣随于二十日乘风顺,自平海扬帆南下,贼径率逆舟宗(“舟宗”合一字)分列大洋数股迎战。臣指挥将士,分作六股攻击。自巳至酉,钓搭大战,犁沈贼舟大小一十二只。贼溃□海面大洋外,遂克获崇武,安泊船只。

  贼复于二十一日午时乘南风大发,径会 各港逆舟宗(“舟宗”合一字)前来,拚命死战;抚臣仍与崇武缘岸炮击。臣豫挥两股占据上风,以两股从下风诱战,以中两股冲舟宗(“舟宗”合一字)炮击。上下夹至,犁沈贼船一十七只、烧毁六只、擒获三只,阵斩伪总兵吴丙、伪骁翼营副将林勋、伪副领薛春、伪翼将林熊俞硕筹方国发等,阵斩贼兵六百余人,活擒五十二名,击沈溺死贼兵二千五百余众,得获器械、伪印节、火药、旗帜等项。

  鏖战两日夜,贼势莫支,我师乘胜追至泉州港,又得臭涂、地温。而贼舟宗(“舟宗”合一字)遂飘洋南遁,回顾巢穴。

  是役也,破海坛,取湄洲、南日、平海,攻复崇武、臭涂,皆贼所连年据扼边海要地以肆毒螯者。幸赖我皇上威灵,一旦肃静,而福(福州)、兴(兴化)、泉(泉州)沿边居民获安衽席矣。”

  疏请敕封妈祖

  三月,万正色疏请敕封妈祖。疏下部议,如永乐七年(1409年)封天妃故事,遣礼部官祭告。(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妈祖》、《泉州儒道释寺庙·天后宫》)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因疏言:‘海岛澄清,实藉风潮顺利,乞赐敕封天妃以隆昭报。’下部议行,并遣礼部官祭告。”

  万正色的疏文曰:

  “海岛澄清,实借风潮利顺。

  相传莆田县林愿之女,自宋时肇显灵异,明·永乐(1408—1424年)中建庙龙江,封为天妃,列在祀典。迩者臣率舟师渡海,虔中祷告。

  方征崇武时,贼恃南风,扬帆直逼,忽风从西发,我师欢呼奋进,遂以败贼。是固国家之福,亦由明神默佑。

  乞赐敕封,以隆昭报。”

  叙功

  康熙廿年(1681年)正月,海坛既克,奉旨下部叙功。

  事前,总督姚启圣私下对兵部侍郎说:正色先与天贵约乃进兵,未尝与贼战。”二月初六日,兵部疏闻,圣祖下旨:“进剿海贼一案,原系吴兴祚万正色会同定议,不俟荷兰国船只,即奋勇前往,志靖海氛。万正色领水师先行出洋,吴兴祚率陆兵互为声援,驱除海逆,克奏肤功。尔部乃称万正色朱天贵密约投诚,任意妄奏,以为滥冒军功,殊属不合,著遵前旨,即行议叙。”

  二月廿三日,叙克复海坛、厦门、金门功,予水师提督、太子少保、左都督万正色他喇布勒哈番(万骑都尉)世职。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初,海坛既克,下兵部叙功。启圣温岱:‘正色先与天贵约乃进兵,未尝与贼战。’兵部疏闻,上命仍议叙,予世职拜 他喇布勒哈番。”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

  “初克海坛时,奉旨下部叙功。

  有言正色先与朱天贵密约投诚,乃进兵取其空地,无攻击殪贼之事;兵部据其言入奏。上曰:‘正色志靖海氛,不俟荷兰国船,领水师先行出洋,驱除海逆,迅奏肤功。不得以朱天贵密约投诚,谓冒滥军功。仍即与议叙。’

  于是部议得予骑都尉世职。”

设镇分防

  收复金、厦后,万正色严申纪律,禁止部下骚扰地方。有个都司抢百姓一羊,立即斩首示众。随后又疏请 “展界”(参见泉州历史网《海丝之路·没落篇·清·辛丑播迁》、《泉州历史事件·清初迁界》),使内迁百姓得以复业。

  康熙十九年(1680年)四月廿九日万正色疏请分兵镇守滨海要地。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曰:“疏请分兵镇守滨海要地,上遣兵部侍郎温岱莅视。寻议铜山、厦门诸处量设总兵以下官,留水师二万人分镇之。”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复疏请复沿海边界以苏残黎,严边防以杜寇萌;自海坛、厦门、金门、海澄以至铜山、南澳,留水师三万分镇之。”

  万正色疏言曰:“闽省之患,海甚于山,防守之宜,水重于陆,海澄、厦门、浯屿、金门、围头、海坛、平海、定海、烽火门、日湖、獭窟、永宁、铜山、南澳等十四处,或孤悬海上,或滨海要冲,若以兵三万人,设镇分防,不时巡缉,则贼不能肆犯,我兵得以乘机灭寇矣。”

  上谕:海防设兵,所关最要。令兵部侍郎温代前往,会同尚书介山、侍郎吴努春及总督、巡抚、提督,亲诣诸处,详阅定议。

  五月十九日,克复海澄等地。朱天贵率所部文武官员六百余人、兵士二万余人、船三百余艘献铜山归降;郑经走台湾。至此,福建沿海诸岛全部复归清有。

  八月初四日,清圣祖采纳万正色在福建设镇分防的建议,谕兵部:“厦门、金门诸处,悉设兵镇守”,“近海要区,总督、提督标下可各设五营,兵五千人;巡抚标下设二营,兵一千五百人……提督驻镇海澄,其铜山、厦门诸处,分设总兵官、副将镇守。见在水师,留二万人……”

之争

  康熙十九年(1680年),姚启圣在清军攻取厦、金等岛后,奏请由他统兵进征澎、台。这是施琅入为内大臣后,在清政府内部首次提出的用兵台湾的意见。

  其时,福建的封疆大吏对这个问题存在不同的看法,万正色竭力反对进攻台湾,因而引起之间的争论。

  《清代官书记明台湾氏亡事·卷2》记载说:

  “及提督万正色等进兵克海坛、厦门、金门,启圣复奏请身往澎湖、台湾攻取。上命与巡抚、提督等详议具奏。

  正色因奏言:‘澎湖远悬外洋,仅有三澳可泊,且港口迫狭,不能联舟而进。台湾及外国荒远之区,其隘口浅狭,仅可方舟,一人守险,万夫莫开。卒遇风涛,驻泊无所,粮运不继,将为大忧。今逆贼郑锦等窜处台湾,分遣伪镇,已扼澎湖之险。并力穷追,或成困斗,徐行招纳,必自归诚。况闽海残黎既遭饥馑,又苦借派,息兵休民,犹恐未靖,劳师动众,将何以安?臣愚,窃谓今日之计,宜沿海设戍,以固疆隅,不可轻议进兵,以滋劳扰。’

  启圣又奏:‘郑锦不灭,则广东、浙江、福建山海之寇终难殄绝。臣愿亲督水师进取台湾。’

  上谕:‘台湾应否进取,令侍郎温代会同尚书介山、侍郎吴努春、总督姚启圣,巡抚吴兴祚、提督杨捷万正色等速行确议以闻。 ’

  至是,温代等奏复:‘宜如正色言。’”

  时兵部侍郎温代、刑部尚书介山、礼部侍郎吴努春恰在福建。从讨论的结果看,是万正色的主张占了上风。

  但姚启圣并不气馁,是年八月他又上疏称:“台湾断须次第攻取,永使海波不扬。此款在臣必欲亲率舟师剿灭台湾,永除后患。”《康熙统一台湾挡案史料选辑·姚启圣题为详议平海善后条款事本》

  康熙帝于十九年(1680年)八月初五日谕兵部:“台湾、澎湖暂停进兵,令总督、巡抗等招抚贼寇。如有进取机宜,仍令明晰具奏。”《清圣祖实录·卷91》

请缓征台湾

  康熙廿年(1681年)正月,郑经病故,李光地姚启圣都奏称应趁机进攻台湾,得到康熙认可。

  但是,是否进军台湾的争议依然存在,其中万正色尤主缓征,抗疏具陈。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上谕正色规取台湾,正色请缓师。”

  万正色认为,台湾远处海外,刘国轩颇能用兵,若悬军远斗,不惟有穷兵黩武之嫌,且有伤威失重之虑;且台湾变故已经数月,文武辑睦,绝无警息,遽启兵端,实为非利。“台湾难攻且不必攻”、“台湾断不可取”

  清·李光地《榕村语录·续集·卷11》载:“至五月,而尽来上本,言海寇不可平。大都是畏难有六分,而养寇以自重亦有四分。万正色更有‘三难六不可’之疏,中一条系言渠将刘国轩智勇不可当。皇上未免怒云:‘我仗他有本事,委之以重任,而他却畏服贼将,不成说话!’”

  康熙决心不变。六月初七日,康熙发出武装进取台湾的进军令:“滇黔底定,逆贼削平。惟海外一隅,尚梗王化……郑锦郑经既伏冥诛,贼中必乖离扰乱……总督姚启圣、巡抚吴兴祚、提督诺迈万正色等,其与将军喇哈达、侍郎吴努春,同心合志,将绿旗舟师分领前进,务期剿抚并用 ……速乘机会,灭此海寇……底定海疆,毋误事机!”《康熙起居注·二十年六月初七日》亦载:“进取台湾事情关系重大,着该将军、总督、巡抚、提督等,同心速乘机会灭此海寇。”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经李光地施琅》)

改福建陆路提督

  康熙廿年(1681年)秋七月二十八日,康熙帝派右都督施琅往福建,并任福建水师提督总兵官,加太子少保,“专征台湾”;改万正色为福建陆路提督,配合施琅作战。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康熙)二十年(1681年)改陆路提督。”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明年,改陆路提督。”

  万正色自康熙廿年(1681年)七月改任福建陆路提督,至康熙廿五年(1686年)离任,首尾6年,驻地均在泉州。期间官事无可记。康熙廿三年(1684年)七月廿二日,清圣祖召问学士席柱 万正色品行若何?”席柱奏称:“陆路提督万正色为人忠厚和平,居官亦优。”

  但万正色为家乡做了一些公益之事。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及贵,修洛阳桥、开八卦沟、建晋江会馆,人至今称之。”

  康熙廿一年(1682年)夏,万正色捐俸为倡,重浚郡城八卦沟;仲冬,重建浔尾“美山古地”――王公宫;续修《氏族谱》,撰《宗法议》。(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府城·泉州府城内外沟濠》、《泉州民系·泉州祠堂·浔江氏家庙》)

  康熙廿二年(1683年)三月,万正色主持重修洛阳桥,十二月告成;翌年二月作《万安桥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桥梁·洛阳桥》)

  康熙廿四年(1685年),万正色主持修葺安海龙山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龙山寺》)

云南陆路提督

  康熙廿五年(1686年),万正色调任云南陆路提督。

  康熙廿六年(1687年)十月,鹤庆总兵王珍万正色纵幕客、家人借军政造册名,索各营将弁银数千两。万正色亦揭发王珍侵占、挪用捐造胄用银二千余两。圣祖下诏,调万正色王珍驰驿至京质问。云贵总督范承勋党同伐异,偏袒王珍,复劾万正色婪取财贿,侵蚀兵粮诸款。

  清圣祖派遣侍郎多奇傅拉塔往云南察取人证物证。后下刑部定谳,论死。清圣祖下旨:万正色久历行阵,劳绩甚多,从宽免死,着革去提督,仍留世职。”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二十五年,调云南。未几,与鹤庆总兵王珍互讦,命与诣京师质问。总督范承勋正色纳贿侵蚀,上遣侍郎多奇傅拉塔按治,下刑部论死,上以正色功多,特宥之,夺官,仍留世职。”

  《清史稿·本纪7·康熙》“云南提督万正色侵冒兵饷,按律论死。上念其前陷贼时抗志不屈,行间血战劳绩甚多,免死,革提督,仍留世职。”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未几,移云南提督。总督范承勋劾以纳贿侵粮,夺官,仍留世职。”

卒于家

  万正色夺官后回归故里闲居。康熙卅年(1691年)年初,清圣祖下旨令万正色官复云南陆路提督原职,万正色因病未行;四月,万正色卒于家,年五十五岁。葬晋江县四十一都埭北乡(今属洛江区双阳街道)后山上。

  《清史稿·卷261·列传48·万正色“三十年,卒。”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

  “卒于家。”

  “子际璜际璋际瑞际昌际祥,以际祥袭职。孙布韩、元孙朝景。”际祥袭骑都尉。际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万际璋》 )

著述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万正色》:“幼习举子业,辍而学剑;及为大将,不废吟诵。 ”

  《四库总目提要》载:“《平岳疏议》一卷、《平海疏议 》一卷、附《平海咨文》一卷、《师中小札》一卷(山西巡抚采进本)。国朝万正色撰。正色中庵,晋江人。康熙十三年(1674年)正色以岳州水师总兵官征吴三桂,累立战功,《平岳疏议》作於是时。寻提督福建水师,同总督姚启圣平海坛及金、厦两岛,《平海疏议》及《咨文》作于是时,《小札》亦是时师中作也。”

  《师中小札》结集问世于康熙廿年(1681年),内附王得一《师中纪绩》。进士、内阁中书舍人、姻亲黄志焕万正色随军幕僚、螺阳王得一均为之作序。

遗迹

  万正色府第位于鲤城区东街第三巷。(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民居·万正色故宅》)

  康熙廿年(1681年)万正色任福建陆路提督(驻泉州)时,有司在泉州东街仁风门内为立“宫保提督”石牌坊。1963年拆毁。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提督万正色墓:在四十一都埭北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