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府文庙(府学):上卷

(庙 、学合一)

  唐·建鲁司寇庙于衙城
  五代为宣圣庙
  北宋·太平兴国乔维岳迁宣圣庙于三教铺今地并即庙建学
  北宋·大中祥符高惠连迁于育材坊
  北宋·大观柯述还旧址
  南宋·绍兴刘子羽重建
  南宋·绍兴张读《泉州重建州学记》
  南宋·绍兴即学东偏附以晋江县学
  南宋·淳熙至咸淳修辟
  南宋·咸淳殿毁,赵希忄宅重建并洪天锡《记》文
  元·大德札剌立丁重修明伦堂
  元·大德李贤翼林坤修大晟乐并杨应子《记》文
  元·至治廉忱塑两庑从祀像、筑杏坛
  元·至顺怯来修葺并陈旅《记》文
  元·至正修辟
  明·洪武张灏何大荣重修
  明·洪武钟道元陈诚重建杏坛并陈仲述《记》文
  明·洪武末永乐初重修大成殿、两庑、重建棂星门并周太初《记》文
  明·永乐、宣德修葺
  明·正统陈祚修辟并何观《记》文
  明·天顺张嵓增建庙门南向
  明·成化陈勉萧贵路修葺并蔡清《记》文
  明·弘治李哲修葺并蔡清《记》文
  明·弘治于茂复建号房、观澜亭
  明·正德葛恒修葺并林俊黄河清《记》文
  明·嘉靖高越修辟并史于光《记》文

  泉州府文庙亦称泉州府孔庙,古代庙、学合一,因之泉州府学亦在兹,又称学。

  位于泉州市区中心、百源川池西畔,是泉州古代文化教育的殿堂,也是泉州现存大型宋代建筑之一,在全国上千座孔庙里是罕见的,有很高的科学、艺术和历史价值。

  1985年10月列入福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6月列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福建省两处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文庙之一。

唐·建鲁司寇庙于衙城右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泉州府学,唐时于衙城右立‘鲁司寇庙’,张九龄书额,庙庭有皂荚,每应州人举进士之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徐铉《稽神录》、参《闽书》载:“泉州鲁司寇庙廷有皂荚,州人举进士,观其荚多寡以为应。梁·贞明中忽生一荚有半,人莫测其祥,是岁陈逖进士及第。时黄仁颖初以学究应试,至后唐·同光中亦及第。半荚之枝,遂成全荚。”(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逖黄仁颖》)

  衙城在子城之内,址在北门州顶,即现中山公园。衙城原很小,广袤各不过二、三百米,相当于一个土寨,仅是五代·留从效建立的一个衙门而已。明·洪武元年(1368年)废。“衙城右”即衙城西,今泉州六中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府城·泉州古城· 泉州衙城》)

  唐代学校制度较历代为盛,普遍建立官学。中央设有六学,地方设州、县学,生员少则20人,多至60人。约于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733 年),泉州建庙祀孔子,因孔子曾任鲁国司寇,宰相张九龄为题匾额“鲁司寇庙”,为泉州有孔庙之始。

五代为宣圣庙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五季为宣圣庙,在崇阳门外。”

  崇阳门为泉州古子城南门,亦称南鼓楼,后改名丽正门,遗址位于现中山中路上的承天巷口与花巷口之间。(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府城·泉州子城·城池规制、崇阳门》)

北宋·太平兴国乔维岳迁宣圣庙
于三教铺今地并即庙建学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

  “(北)宋·太平兴国初(太平兴国三年,978 年),守乔维岳始迁(宣圣庙)于东南三教铺,即今地(泮宫内)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乔维岳

  (太平兴国)七年(982年),守孙逢吉即庙建学。(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孙逢吉》)

  从此,泉州有了完整的州学。

北宋·大中祥符高惠连迁于育材坊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

  “(北宋)祥符二年(1009年),守高惠连迁于育材坊;坊在梦杲巷口。及复原所,以其地赐庄夏坊。废。”(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泉州人名录·高惠连庄夏》)

  育才坊,去旧学西北四十余步。

  南宋·张读撰、李邴书《泉州重建州学记》(全文见下)载:“太守高惠连逞私撼,迁而西之,衣冠遂减畴昔,鼓箧来游者,每愤惋焉!”(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泉州人名录·张读李邴》)

北宋·大观柯述还旧址

  北宋·大观元年(1107年),建泮宫门(亦称圣贤门),位于现孔庙西边,面临南大街。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大观三年(1109年)(告老返乡的)郡人、龙图(龙图阁学士)柯述白于郡,仍还旧址。”(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泉州人名录·柯述》)

南宋· 绍兴刘子羽重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

  “ 绍兴七年 (1137年),守刘子羽(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泉州人名录· 刘子羽》)重建左学右庙(即东学西庙),增旧基高一尺余。

  正中为大成殿(位于今址 ),殿柱皆石,殿前露台,翼以扶栏。下为甬道、拜庭,庭外泮池,亘以石桥,周以石栏。

  (大成殿前)东西为两庑,前为大成门,金声、玉振门。

  门外为露庭,左右为二栅门,外书‘礼门’、‘义路’、内书‘贤关’、 ‘圣域’。直前为棂星门。门外露庭,庭树木棉、榕树数株。

  外临濠沟,渡石桥而南为文庙,门三,临大街,蔽以栅栏。

  由大成殿东,为崇圣祠。即敬一亭故地,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移建于此。

  又(崇圣祠)东为明伦堂。旧堂前有东西十二斋,初列正巳上达等十二,后改为‘志道’、‘据德’、‘依仁’、‘游艺’四斋,今皆无之。

  【大成殿后为议道堂。

  大成殿、明伦堂之南各有方池,池前为藏书阁 。】

  张读记……”

  这次重建,泉州府文庙的规模和规制就此基本定型。

南宋· 绍兴张读《泉州重建州学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收录南宋·绍兴七年(1137年)张读《泉州重建州学记》

  张读,北宋·治平三年(1066年)生于晋江,后移居安溪,是安溪建县后首名进士,理学 家,卒于南宋·绍兴十五年(1145年)。(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泉州人名录·张读 》)

  《记》文曰(《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惟学宫之建,在州城南之东门,直于庚以阔通衢,擅山川之壮气,践槐袭衮,元勋伟节,世有名人。厥后太守高惠连逞私憾,迁而西之,衣冠遂减畴昔,鼓箧来游者,每愤惋焉!

  舍法之初,升养士之额,厥地褊逼,不足以容冠履。(北宋)大观三年(1109年),乡先生龙图(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泉州人名录·柯述》)解组还乡,徇粉榆之舆情,审芹茆之故址,乃叩州牧,自西而东,今学是也。

  然广轮虽延袤,而基址卑下,时浸淫坏屋壁者屡矣。加之行门隙地,以给编户,未仍旧贯,生徒汹汹,至兴狱讼,竟以居民高赀沮格不行,不获已经委巷而出,士气伊郁,积年于兹。

  (南宋)绍兴丙辰(绍兴六年,1136年)冬,富沙子羽(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泉州人名录·刘子羽 》)来曳泉山之绂(出知泉州),坐席未温,已大播桃李袴襦之谣。铃斋余暇,解榻优贤。适以上丁从事于学,前期斋瀹,徘徊周览,悯馆舍之颓隘,进诸生而告之曰:‘学校不修,太守之责也。时虽间关,讵忘俎豆乎?’遂鸠工市木,委教授戴伟、驻泊张谨共董其事。

  增卑而高凡二尺余,殿俨其中,螭蟠翚展,从事修廊以翼左右。为堂二 ,以集讲论;斋十有二,以分肄习职事,位亦如之。御书有阁,祭器有库,祠房燕亭,宾次庖廪之属,一新轮奂。

  又赎庚门旧地(辟门西向),以揖紫帽之峰。(门内)横跨石桥,因南溪支流入自巽方,遂凿长河浚青草池,纳潮汐于桥之下,则学宇告备矣。

  教官廨舍,在学之右,乃衿佩函丈之地,亦广而新之。

  阅十旬毕工,縻金钱五万余缗,公帑民力,无丝毫扰父老,士民乐输金以犒。

  役既成,公力丐宫祠,士子愿借留,不克从。欲无由报万一,营生祠于讲堂之左,岩岩清净,庶几朝夕景仰焉。

  尝闻鲁侯修泮宫,当时有史克颂之; 郑侨不毁乡校,后世有韩愈颂之,并能流芳古今,学者慕向。矧雄伟不常之功,超鲁跨郑,芜纍匪工,辄希二颂遗文以揄扬之,因托名不朽。

  颂曰:

  ‘赫赫清源,甲于闽山。有屹其◇,有澄其渊。地灵人杰,龙虎旧传。荖肩蕴藻,炜炜青编。我宋龙兴,化被幅员。兹惟望郡,首建学宫。卜云其吉,雉城东偏。公卿纷辽,誉蔼中原。侯逞憾,乃西阻迁。中虽克复,未正门阑。士气不振,殆几百年。韪矣刘公,忠义蝉联。辍自紫槖,来拥朱轓。雍容下刃,视牛无全。钧礼韦布,载笑载言。时惟上丁,斋戒告蠲。爰盼庑廊,蠹楹圮甎。恻然动色,予职承宣。学校不修,又谁咎焉?屡入意匠,乃趣工班。材如云委,杞梓楠楩。百堵俱兴,如飞如翰。门直于西,前揖紫烟。石梁雄跨,虹卧清涟。江山增丽,亘古无前。青衿感慨,淬砺龙泉。鹏搏鲲岩,春榜挐先。导礼蹈周,密勿朝端。何以报之?绘像岩岩。我公之德业兮,拂日戾天。我公之福履兮,方至犹川。我公之眉寿兮,超百弥千。漫叟作颂兮,托青瑶镌。 ’”

南宋· 绍兴即学东偏附以晋江县学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

  “(南宋)绍兴(1131—1162年)中,即学东偏,附以晋江县学。”(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属县学·晋江县学》)

  “乾道(1165—1173年)间,教授林岊立瑞莲堂于(晋江县学)讲堂右。

  《闽书》:‘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秋,讲堂下池产双头莲,系梁克家(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梁克家》)肄业之所,守辛次膺以诗纪瑞。是年,克家首选,明年,廷试第一。至是教授为立斯堂,教授张叔椿为《记》。’”

  “淳熙四年(1177年),别立县学,旧学(晋江县学)废。守叶廷珪(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叶廷珪》)修。”

南宋· 淳熙至咸淳修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

  “淳熙(1174—1189年)中,宪易庙门修文昌阁及诸斋。

  (淳熙)九年(1182年),守司马伋饰礼殿,设殿簾两庑。

  (淳熙)十二年(1185年),守林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枅 》)修之。

  绍熙(1190—1194年)中守颜思鲁(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颜思鲁》)、庆元(1195—1200年)中守朱佺相继修葺。

  嘉泰元年(1201年),守倪思(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倪思》)作棂星门,辟武斋,增小学,葺斋、廊、庙门及从祀之屋。

  (嘉泰)四年(1204年),守章良能(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章良能 》)甃十五斋地(建砖砌学宫宿舍15间 ),增置官书三千五百余本。

  嘉定四年(1211年),守邹应龙(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邹应龙》)即明伦、议道二堂间建六经阁,后废。

  (嘉定)十四年(1221年),守宋钧新十二斋。

  绍定改元(绍定元年,1228年),教授郑璜立先贤祠于庙东。

  淳祐(1241—1252年)间,守黄朴刘炜叔陈大猷韩识相继修。

  咸淳元年(1265年),摄晋江令钟国秀重建庙殿(大成殿),增旧基高二尺,拓广两庑。”

南宋·咸淳殿毁,赵希忄宅重建并洪天锡《记》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咸淳(1265—1274年)中,殿毁,守赵希忄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赵希忄宅 》)重建。洪天锡记 。”

  洪天锡,晋江人,官至华文阁直学士;生于南宋·嘉泰二年(1202年),卒于咸淳三年(1267年)。(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洪天锡》)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并收录洪天锡《记》文曰(《泉州历史网》 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天下万形,皆囿于数。惟形而上者,非数所能囿。故巨浸不能汨五行之伦,烈焰不能燔六经之理,此夫子之道所以超众有而独存,阅万变而亡弊也。

  旃蒙志奋若之岁冬十月辛巳,泉州大成殿火,宗正行守事希忄宅以兵救正,故得不毁。申旦,率僚佐及有位于学者,临夫子之庭,提学使者移问火故,校官林起东黄以谦震悸承命。郡帑素枵,侯悉少府用度,辍师生餐钱,命别驾虞会元、幕史霆声莅其事,大漕寄公各致助,理之,喜于义者愿受役焉。

  明年六月甲子,礼殿告成,用舍萌礼衅重檐四阿,视旧加壮。塑绘就章,各按仪式;先儒从祀,一如穆陵诏事竣事 。

  二校官以侯命来谒曰:‘典教亡状,贻祸圣师,无所逃戾,兹幸而济,未知能自赎不?记事之成,敢重奉以请。’

  予谢曰:‘此童子时所咏归也,虽老且病,曷敢曰不可?《春秋》书新宫灾,而新宫成不书,今书《春秋》意与?’

  二君固请曰:‘仅知辜已,顾征以复侯命。’

  予不得谢,廼曰:

  ‘侯命辱矣。

  紫阳夫子朱 熹,侯之外王父也,文献在焉。 朱子朱熹尝议白鹿 (白鹿书院)礼殿欲按开元礼临祭设位,不果;欲改跪坐,又不果。岂像于古未有而礼以义起,亦莫之敢废与?

  我朝通祀之典所以度越前古,非但门二十四戟,冕十有二旒,锡之镇圭,扁以宸翰而已。列圣以儒立国,诸老以道觉民,纬义经仁,祖性宗命,亿万斯年,赖此一脈。学宫像设,特以收敛人心之敬,夫子之道,岂依形而立哉?

  尝闻至人入火不爇,是虽寓言,可以喻道。善学者能于温厉恭安而得夫子之气象,于踧躩襜翼而得夫子之步趋,于钻仰、瞻忽而得夫子之博文约礼 ,于及门、历阶、升堂、入室而得夫子之宗庙百官。道在人心,火固不能爇也。特患人心不火而爇,如宋子所忧尔。内愧束緼也,外诱抱薪也。吾为此惧!

  二君幸以复侯,倘以为然,愿与承学交相儆焉。’

  侯方筑精舍祠紫阳,尊师重道,不以乏辞,盖政出于学,故知所先后云。”

元·大德札剌立丁重修明伦堂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元·大德三年(1299年),福建都元帅札剌立丁重修明伦堂。”

元·大德李贤翼林坤修大晟乐并杨应子《记》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大德)十年(1306年),总管 李贤翼及整治学校官林坤修大晟乐。杨应子记。”

  并收录杨应子《记》文曰(《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泉学士风最盛,国朝(元)崇儒重道,教养并举,故于今尤济济然。

  大中大夫总管贤翼,政本于教,士民爱之,亦既四载,其于学事靡不用情。

  先是,祭器之未备,侯倡致用院官同捐已财,易竹木而为铜者,二百六十六事,依合古式,以严祀奠,善类嘉尚,形于歌辞,此去年之冬也。

  今年春正月,江浙等处行中书省所委整治学校官之来泉,庙谒间,侯请之曰:‘每岁春秋二丁(丁祭,即大祭),礼虽举矣,而大晟之乐未之闻也。非阙典欤?按宋·政和之所颁,侯按察之所定,与夫福学(福州府学)之所行,互有稽焉。泉(泉州府学)之视福(福州府学),其犹邹鲁也。知乐者莫子若,述而作之,是不可以谢不敏。 ’

  君慨然究心于是,钟、磬、琴、瑟、笙、箫、埙、篪、柷、敔,搏拊大小长短毕备而中度焉。选乐生及登歌者百十有余人,教以乐音,作、止、疾、徐,合奏而中节焉。其钟之夷则中声,黄钟清者得之故相留正,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留正》)之家,似有所待。又增祭服若干件。

  其费则侯偕同知显武重福,治中昭信塔里牙赤、府判、奉训,推官,承务汝揖,承务彦祥、知事张元亨、提控案牍李晋杨茂,凡府之在职,洎夫司县之官属,各助俸一月。万户显武天有乐于致助,然学之士亦皆捐俸辍月供之一,余皆尽出于侯。宣阖宪司闻而是之。

  任其劳者,正学权学事陈天赐;分其劳者,晋江教谕冯深道、经师王伯琦、司服季谦甫、司器陈承伯

  逾月告成,而君之能事毕矣。

  仲春,越七日丁未,有事于先圣先师,八音克谐,通乎神明,洋洋乎乐声,观者莫不笑容,欣欣然而相告曰:‘此则我侯之为,甚盛举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自今以始,器文粲然,传正音于千载,赞圣宪于万世,示吾道于斯民,又岂但繋一州之观听而已。’

  嗟夫!今之为政者,多缓其所当急,急其所当缓,兹侯之所为,知所当急矣。盖乐也者,情之不可变也者;礼也者,理之不可易也者。严与和交相显明,自古迨今,不可阙一,而况当此盛明之世,而用之于夫子之殿庭者乎!

  昔也废,而今也兴;昔也缺,而今也备。其事神也敬,其感人也深,其移风易俗也易,传有之曰:‘礼乐兼得,谓之有德。’

  于是乎书。”

元·至治廉忱塑两庑从祀像、筑杏坛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至治元年(1321年),总管廉忱始甃台塑两庑从祀像,筑杏坛于棂星门南。”

元·至顺怯来修葺并陈旅《记》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至顺(1330—1333年)间,总管怯来修殿庑堂斋、棂星门厅事祠宇,复饬圣贤从祀像。陈旅记。”

  并收录陈旅《记》文曰(《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温陵校官陈应麟驰书于曰:

  ‘应麟,郡诸生也。猥承宠光,得归与邦人士学于泮水之上,惟德薄不足荷兹荣宠也,则蚤夜思所以尽吾心焉。

  乃展谒宣圣庙貌,屋室凋败,神物故闇,下视廊门暨师弟子舍,皆缺垩坠漏,弗妥弗严,盖因循不葺,二十年矣。谓吾郡诸生何又可玩愒岁月,视此为传舍,如向之为是官者乎?

  即以修兴事白郡侯怯来。郡侯瞿然曰:‘事孰有尚于此,当与子亟图之,毋使我有既去之悔。’乃召木土石金设色之工,求众敝以筹费。

  既又曰:‘士廩薄不可以大给也,民力瘁不可以重劳也。’则出私帑,倡在郡之笃于义者。

  于是某等咸欣助,官于学者,业于学者,亦舍钱以相役。

  元统三年(原按:“旧志谓至顺间怯来修,而陈旅文集记作元统三年怯来修,查元统又无三年姑存以俟考。”)五月庚寅肇功,自礼殿至殿门,悉易其坏而丹艧之,作棂星门,饰先圣先师从祀贤人像。明伦堂、学正录厅、左右斋四十间,悉改覆平。窳地为堂塗,辟斋所为广庑,凡从祀者之祠,又靡不举。

  其年七月告成,是何其既完具美之易也?盖侯能以是为己责,而助之者亦以为已所当为也,皆可书。敢用请于执事。’

  闻之:

  ‘学以治乎心也。心有不治,则其见于事者荒矣。心之为物,至征也,而周流于日用之间,至著也。失于耳目之所不及,君子犹得以议其心。学之未善,尝接于耳目,又其事之不可苟者。坐视而弗治,则其存于中者,陋亦甚矣,尚得谓之尝有学也乎哉?

  敬者,治心之道也,不能有为者,有苟焉之心也。心主敬,则体信,事由敬则达顺。方寸之矩,天下之物则尽寓是。’

  役之成,吾知郡侯、校官皆非能以苟焉之心成之。以苟焉之心倡,则人亦将以是心应之矣,恶乎而能成?《鲁颂》曰:‘济济多士,克广德心。’ 游于兹者,盍亦因修泮宫者之心而充之也。

  生是邦,得闻绪言于乡先生,自治弗勇,徒佩言以移日而去家,经故老之存者盖寡矣,将其言之不可以易闻也。

  因书以谂同志。”

   “按:旧志谓至顺间怯来修,而陈旅文集记作元统三年怯来修,查元统又无三年,姑存以俟考。”

元·至正修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

  “至正(1341—1368年)间,教授陈天锡造大成乐,铸礼器。

  (至正)九年(1349年),郡判卢僧孺作石桥(泮桥)于方池(泮池)

  (至正)十年(1350年),达鲁花赤偰玉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偰玉立》)重修明伦、议道二堂,及两庑斋舍、先贤祠。 ”

明·洪武张灏何大荣重修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明·洪武八年(1375年),知府张灏偕郡人何大荣重修。”

明·洪武钟道元陈诚重建杏坛并陈仲述《记》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 ,御史钟道元训导陈诚等重建杏坛于庙南。御史陈仲述记 。”

  并收录陈仲述《记》文曰(《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泉为滨海大郡,郡学庙之南有杏坛焉,岁久颓圮,夷为隙地,草荒没垣端,封治之功莫继,迄今有年矣。

  洪武庚午(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春,御史缙云钟道元按事至泉,首谒学宫,士子指以相告。

  道元披草芜,经陟遗址,顾瞻左右,乃言曰:‘夫前有作者,后必继之,莫敢废也。莫为之前且将经营,况有而弗理,是废前人之盛美也。今夫浮屠(指佛教)老子(指道教)之宫、栖神之宇,金碧辉映,游息之居,潭潭秩秩,岁益月增,修葺相继,日惧不足,矧肯废其旧贯乎?且郡学圣人清庙所在,士子来游来歌,谈道德礼乐于斯,以陶吾民,匪浮屠外说无益于天典民彝者可拟其万一,而弗遑修葺有若是者,何哉?今虽未遑改作,宜仍其旧而新之,然后为无废前功。 ’

  于是训迪陈诚等相与谋曰:‘公言诚是。顾弗为,为之匪艰。因循不理,宁不为名教羞?’乃抽私帑以资营度,陶大甓、伐大木,构亭以覆坛上,基之夷者崇之,圮者完之,倚以横槛,周以崇垣,树以名木,视前日为具美。

  讲学行礼之暇,率童冠者登斯坛,援琴一鼓,则天风萧萧,刁刁如升孔堂,如闻金石丝竹之音,如圣人复生于今日,洋洋乎在上,恍若至道之可求,其为益不既多乎!

  乃相率请予文以为记。

  余惟杏坛之说,虽不经见,蒙人 庄周 尝称夫子鼓琴于缁帷之林 、 杏坛之上。其言虽不可据,然予少时当游乡校,见石刻鲁国图,杏坛在夫子庙庭之后,其传固必有自,宜为后世高山景行之思而不可忘,又何待之鲁而后然哉。矧圣人之泽被及万世,如天罔极,则登斯坛者,宁不起无穷之思乎?

  昔召伯巡行南国,舍甘棠,其人犹思之,爱其树而不忍伤,况斯坛而无封治之者,理固有待于今日也。

  君子于是有取于君之言,诸君子兴举废坠之意,不书无告来者,于是乎书。 ”

明·洪武末永乐初重修大成殿、两庑、重建棂星门
周太初《记》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殿圮,知府胡器、教授欧阳遂初重修。

  【大成殿圮毁的时间,周太初《记》文记为己卯年即建文元年(1399年)秋八月。造成时间误差的原因,可能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五月明太祖·朱元璋薨、建文帝·朱允炆即位 有关。当以周太初所记的己卯年(建文元年,1399年)为是。】

  永乐(1403—1424年)初,知府姚恕、教授彭九思、指挥王鉴葺两庑,重建棂星门。

  周太初记。”

  并收录周太初《记》文曰(《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夫子生于周末,为鲁陪臣,当时其志虽不得大行,然其道实资于万世。汉高祖刘邦除暴秦,过鲁,祠以太牢,人始知所趣向,而圣道聿兴。(东汉)明帝刘庄临辟雍,行释奠礼。魏晋以来,代不乏祀。唐太宗诏州县皆立庙,至玄宗封以王爵,曰‘文宣王’。宋真宗褒封,曰‘至圣’。元武宗加封‘大成’。由是殿曰‘大成’之殿。

  泉郡庙学,肇建于宋,增葺于元,有年矣。皇明启运,奄有万方,其于学校之政,率先崇重。洪武(1368—1398年)初,前守洛阳尝命郡人何大荣修之。

  岁己卯(建文元年,1399年)秋八月,飓风大作,发屋拔木,震惊百里,而大成殿泊尊经阁皆为所仆。时潮阳欧阳遂初董文教,偕司训清源傅鉴、三山陈安仲走告郡守清江,公遂率诸僚寀诣视而忧形于色。

  翌日,召工师计之,(工师)曰:‘抡材庀工,动以千计。’

  公曰:‘嘻,艰哉!是诚在我,曷逭其责。’

  遂初曰:‘夫阐名教者,圣人也,凡人之所以知纲常伦理,可不思所自哉?惟公德望素隆,出膺师帅,治教并行,吏民安之,凡有设施,咸乐趋事。畴维斯举,若需乎官征乎民,则符牒旁午,而不胜其病,曷若倡诸慕道者以从事,则易治而民晏如矣。’

  公曰:‘是吾志也,尚共勗之。’遂咸抽俸币以资经始,悉召诸耆寿以告之。

  于是郡人黄胜生王得渊首任伐材运甓之费,宋·宣靖公亮(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曾公亮》)之裔孙孟熙董其役,泉郡、永宁二帅府若明威邱侯遇、幕宾张宏、抚军徐智翟荣,与大郡之士庶知礼义者,咸输已资以佐,方外之士亦皆向化而乐助焉。

  是役也,公总其纲,遂初督其成,安仲相其事,贰守、通守、经历罗冕,晋江令董淳实赞襄之。告成于永乐纪元癸未(永乐元年,1403年)之春正月也。

  既而遂初洎鉴以秩满去,公偕安仲应诏校书东观,南昌彭九思代领佥事,维扬钱俊贰教席,益加完美。未几,昭勇将军移镇泉阃,庐陵由冬官郎中擢绾郡章,复先事修举焉。

  九思间谓太初曰:‘盍记之,庶俾后之人知夫建置之颠末,贤守聿新之伟绩也。’固辞弗获。

  窃维圣人之道,犹天地之大,未有不蒙其覆载;如日月之明,未有不被其照临。继往圣开来学之功,贤于尧舜,所谓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夫子者。遗崇之典,蔑以复加,庙祀之严,礼所宜称也。

  公之守是邦,动以礼法自绳,故能遵圣人之道,以渐摩其民,至于庠序,尤留意焉。诸生有学行者,躬与之揖让,与唐·观察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常衮》)奚异哉!复得遂初之贤,以正师席,数载间贤才杰出,文风之盛,爰出前代。

  矧兹殿之建,重檐复屋,跂翼翚飞,黝垩丹雘,丰丽宏敞,庙貌巍巍,从祀济济。前则环以门庑,罗以棨戟。他若露台、若杏坛,皆以次就绪,而罔或亏焉。时之多士来游来歌,载瞻载仰者,宁不克广德心,景行行止,为异日邦家之基乎?

  是皆不可以不书也。”

明·永乐、宣德修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

  “永乐(1403—1424年)中,教授曾振、指挥王浚等重修明伦堂。

  宣德(1426—1435年)中,佥事鲁穆修方池(泮池)两桥,护以石栏。”

明·正统陈祚修辟并何观《记》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正统十一年(1446年),佥事 陈祚葺殿庑斋舍,增高明伦堂基三尺,改议道堂为至善堂,建会馔堂于明伦堂东,米廪于会馔堂北,设神厨宰牲所于戟门西南,辟射圃于学东,地滨百源川池,中有堂曰‘观德’。翼以两廊,疏河道通潮汐于方池(泮池)何观 记。”

  并收录何观《记》文曰:“本学旧河,岁久湮塞,积雨恒恐水不泄。正统乙丑(正统十年,1445年),佥宪姑苏择人浚河道,开阴沟,以吞吐潮汐。而今而后永赖之。河后倘壅塞,必倣此浚之,患乃免。”

明·天顺张嵓增建庙门南向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

  “天顺(1457—1464年)间,知府张嵓以学门西向非宜,增建庙门南向。

  后提学佥事游明、同知孔惠复建学门于庙门左,并建号房三十间。”

明·成化陈勉萧贵路修葺并蔡清《记》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成化十七年(1481年),大水,东庑坏,知府陈勉修;通判萧贵路葺礼殿明伦堂,堂后建穿堂,又建护学祠、会讲堂、祭器库,增建号房二十间。蔡清记 。”

  并收录蔡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清》)《记》文曰(《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吾泉府学,在于崇阳门外之东南。旧《志》云:‘创自五代以前。今亦莫详其的为何时、为何人所创矣。’历宋而元洎我朝,修建不一,各有纪载,惟正统(1436—1449年)间,按察司佥事姑苏实拓其旧规而改建之,势始宏敞。

  历时既久,加以顷岁霖潦,土木间有坏者,而旧贯尚亦有在所恢拓者,有在所更张者。况文风日长,多士如林,而所以居之地,又有在所区处者。

  会佥事金陵彦常,奉命督八闽教事,至则率励郡邑,以兴隆斯文为己任。于时知府临川,克承公意,尽心力,聚工费,始修大成殿及东西庑若干间,并新贤像之剥落者若干位,遂修祭器库二所,复修明伦堂、射圃及观德亭,仍建会讲堂、明伦堂后之穿堂及护学神祠,而祠旁二室,为乐器库,又建号房三十间,以为诸生讲肄之所。功未及竟,而从忧制去。

  于是通判泰和贵路嗣起而任之。以旧棂星门之逼于战门也,推而出之十数步之外。以旧神库、神厨、宰牲门之敝且障于集英门也,举而新之。于戟门西南而旧址则衍而平之,以廓其南面之势,且以赀入民地,以足其东南隅,而护以长垣百余丈,砌石道四十余丈,仍建号房十二间,修其旧者十间,以究侯之志。

  前后工皆用检校陈华董之工,始于成化壬寅(成化十八年,1482年)冬十月,至乙巳(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秋八月成焉。

  但见岩岩乎殿庑门堂之崇且邃也,翼翼乎斋居库厨之各正乎其位,而壮以丽也;秩秩乎阶圯垣墉之明净萧爽,而各有条理也。盖举八闽之学宫,未有若是之胜者矣。非惟吾道表则之地,藉是益煌煌乎其有辉,而衿佩之泮涣于此者,对境游神,盖亦有豁然领会于心目之表者。

  适公按试,至谒庙之旦,躬环视之,深嘉二侯之能共其职而广其意也 , 遂命教授马文等,伐石谒文以记之。等以属之不敏,固谢弗获。

  嗟夫!吾圣人之道之大,至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泽润乎万万世而不竭,凡士大夫稍得以光明于民庶之上者,自顶至踵,亦何者而非衣被吾圣人之赐。矧学校又为政者首务,盖国家所以扶植宇宙者,一皆取办于此,而或者乃视为度外焉,其所见一何其蔽于近也耶?二侯之绩,于是乎不可泯矣。然此盖二侯崇本自 效 之诚意,承流宣化之盛心,非必以是期不泯于后日也。而任公之命为此者,殆亦以为时之不能为二侯者设,且以风后人云耳。

  是为《记》。

  若夫发挥吾道渊源,而风励诸士,以正学用世之意,则前哲之遗于后学者,亦既详矣。此在吾学者,自正其意以求之,小子无庸缕缕也。”

明·弘治李哲修葺并蔡清《记》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弘治六年(1493年),大风发屋,知府李哲修葺。蔡清记。”

  并收录蔡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清》)《记》文曰(《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弘治癸丑岁(弘治六年,1493年)七月三日,泉境内大风,拔木发屋,城垣仆者且七八,所在如败荷,或曰:‘飓也。’府学旧贯号壮固,值是亦多所摧毁。

  翌日,太守侯与贰守侯,首诣学环视之,曰:‘凡境内风所摧,皆吾责也。而此其在所先矣。’即规画工赀所出,以命医学训科薛仁董其事。

  凡建大成殿下两庑十有五间,明伦堂下两序十有三间,戟门外傍门二座。两庑两序间数原不止此,此惟于其摧甚者更之。势使联合于其旧贯,可仍者仍之,其摧而未甚者,备之而巳。盖根本之地固无所靳于致隆,然重改作不轻用民力,亦尊先圣意也。

  若戟门,若棂星门,若四斋,若号房,概皆摧而未甚者,亦皆以次修之惟谨。

  若殿门之久而腐且折者,贤像之久而剥落污漫者,亦因而悉修之。

  射圃旧惟一亭,则增建两廊以翼之,凡十间。

  其门径隘则辟而广之,四周之墙悉治之。

  学门外旧有府学及儒林二碑楼,则并新之;‘儒林’今改匾‘兴贤’。

  肇工于其年之八月吉,至甲寅年(弘治七年,1494年)十月而毕。而学之规模,又为之焕然新矣。

  教授林敞、训导何瑷等,谓不可无以告来者,属记之。顾愚弗堪,辞弗获。

  惟昔鲁侯之作泮也,诗人颂之,而先贤存之于经以垂后世,固以风教所在也。是役虽若非始作者,伦然前无所仍而作之,以无事于作而修之、役之,为有力于风教者也。况其不缓于所先务,而亦不多事以为功,是其心术识虑,真于民之父母,师帅之职,有不负而足以发后之学者矣,又岂特其役事之可述也哉。

  役始后,皆侯主之;间因考绩之京,侯有力焉。是役既成,乃次及其他祠坛及官署之类,又相时宜,蠲民力,使得各治其私,而民忘其灾矣。

  侯宁波府人;侯名,严州府人。”

明·弘治于茂复建号房、观澜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弘治十七年(1504年),同知 于茂复即西庑后地建号房六座;又即庚门内池甃石为台,盖亭其上,名曰‘观澜’。”

明·正德葛恒修葺并林俊黄河清《记》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正德十五年(1520年),知府 葛恒绘饰庙殿及圣贤从祀像,并新斋、庑、厨、库、学门、先贤祠,立题名碑于明伦堂。林俊记。……又黄河清记。”

  并收录林俊《记》文曰(《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治之道,政舆化也。政自人始,化自士始。士学而人乎观并生而偕化。记曰:‘君子化民成俗,其必由学。’学,化之地也。

  锡山尚书署有声,来守于泉,既有以宣诸政矣。病夫化之未遑,觐以期逼也。授意庙学之修于倅,于博士崇易,于文学篪绶,道以白于代巡 、宣司、监司、提学,报曰:‘可。’方事事,觐还,亟缉推麟继至,属尹松尹太古稽祀之,非典者斥,属之尚义输材,材举之费、直举之仍者、修者、阙以备者,取彼益此,以自树崇正之功。

  既时,叙来二生瑞芳请文。

  夫马图宣秘,鸟迹系神,三五开运,道德于是乎成风矣。德下衰,夫子以师道授子弟,以身任删修赞定之责。德又下衰,智力相雄长,沦而为焚坑之祸,化乎亡又恶乎政哉!语道德者略世用,语政理者非师古。遗儒诵说,转相授受,犹足以鼓翼人文,系名教,抗声大义,折乱贼以寒其胆,为吾流立帜。然而古先圣贤之学,概未有闻。至宋而正学始盛,国朝又盛,古之复几矣。

  夫士圜而学别,凡民也业居之,师式之,学古也,而师犹之今士。间有无是道而服是服,如 庄生 所云者。于是有庙焉,使拜瞻对越其下,巍然中居,师之至也。肃然在旁,弟子之至也。又肃然而在列,则及门指授与私淑,而夫子徒者引而庙,亦专且至矣。抑何修以为一席之地哉?养之正,修之纯,本之以天德,行之以王道,以斟酌四代礼乐,则师古学古,而治亦古。斯役兆之尔,抑犹之器也。修之我者道也,器新而我犹故,奚庙学为?乃引以今师病,亦过矣。

  铭曰:

  维士先志,有观若师。衡县矩设,乃习之移。海澨温陵,邹鲁自昔。城是南东,泮宫有翼。皇朝启运,作者百年。疾风迅雨,敝漏颓穿。维时侯,赢举于诎。役是非鬼,壮我名物。兰题桂栋,天开日舒。颜趋孔步,紧古之儒。正学一时,遐迩伊式。维师之庸,维守之绩。 ”

  收录黄河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河清》)《记》文曰(《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泉郡学甲于天下,盖极其仪,尽其制,备天下之所未备,前人递修之,所以侈具瞻示景行而崇化本者至矣。因仍岁久,势且就圮。

  正德戊寅(正德 十三年,1518年),锡山志贞来守是邦,周遭学宫,叹曰:‘大哉宫乎!吾弗忍弗续前人之烈,以没泉郡之胜也。其将图之。’

  越明年已卯(正德十四年,1519年),垫江道明来教是邦,公觇其才,且曰:‘是可与共图者。’乃合生儒白于台,察于藩臬,搜剔祀宇之弗应祀典者,悉毁之。抡材为材,直地为直,经度出纳,率委重于君。君日与生儒谈理道、论政体,若弗专于事事者。

  阅数月,告大成殿新。又数月,告明伦堂、告戟门、臯门、告斋序号舍、告贤守名宦乡先生祠新。间凡前人之故时宜损益者,又递详而备。竹苞松茂,金辉玉映,所谓甲于天下者,至是益侈于齐、鲁、燕、秦、吴、楚之区矣。

  昔子产郑伯,如晋欲崇大诸侯之馆,至数百言。君子谓子产有辞,诸侯赖之。夫诸侯之聘会弗时,又欲崇而安之,况贤圣安灵生儒藏修之地哉!使子产而当此会,其所以大公之功与君之盛美,不知又几数百言也。

  河清尝访君时轩,坐少间,君拉予遍观,目力所至,酬应不暇,耳吾伊声,若武城然。私喜曰:‘泉之人士所以甲于天下者,其亦肇兹乎?’

  晋文晋文公能大诸侯之馆,犹足以霸其国,今日之所以昌人文而运化机,固王天下者之所宜先也。况圣明更化之初,泉士之鼓舞汇征,又适逢其会者乎?他日学以人胜,人以学胜,公与君之功,世载学宫可也。公之功中丞林俊纪之,君之功泉之大夫士谓吾职太常氏,宜纪也。

  随纪之。”

明·嘉靖高越修辟并史于光《记》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嘉靖三年(1522—1566年),知府高越改建至善堂为教授厅。即今明伦堂后,旧在仪门外,倾圮过半,教官多居号房,至是乃有定所。即西庑后号房建训导廨,购庙前地为总门。迳仍西折以入。南临于濠,即今通淮濠,为旧罗城外濠。广其半为泮池,浚湮塞以通潮汐,易濠南民居,辟路通淮大衢。史于光记 。”

  并收录史于光《记》文曰(《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n 站长分段按注)

  “昔朱文公朱熹,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按事安溪,爱其邑之凤山泉石奇峭,谓绝类建剑间山水佳处,然此其一尔。

  泉佳山水,自西北躍奇迥猗,盘旋三百余里,迤南而东,巨海经于东南界而聚焉。郡治峙于中,包山络川,不知几千百重。近而清源、紫帽、凤凰、灵秀诸山,四面辉映。金溪、笋江,横流迤出城下,波光旦夕,吞吐日月。(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清源山、紫帽山、凤山、灵秀山》、《泉州 水利·金溪、笋江》)

  故其秀气之发,始于唐·欧阳詹(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詹》),即为一代人物之冠。嗣是名贤继出,史册相望,不但为科第侈也。

  泉庙学据郡治之南,地颇夷旷,尤纳山水之奇,旧所繇道折西径入。

  嘉靖乙酉岁(嘉靖四年,1525年),郡守孔子大圣也,孔庙王居也,学宫师生诵法孔子地也,圣王之道,从委径可乎?

  乃赎民居之官地辟之,以直通衢。滨卫值河,因其故迹浚之,以纳江潮,东西南北二千余丈。庙学之前跨石为桥,桥之南北为牌楼二, 匾其北曰‘泮宫’,南曰‘青云’,路衢之左右为牌楼二,外各匾曰‘儒林’,左内曰‘兴贤’,右内曰‘育材’。气象恢郭,端直严敞,视旧加伟多矣。

  既竣功,公涖视,见群峰峻拱,媚秀蓑青,而外江内河,环流如带,喜曰:‘人物不于是益钟乎!’

  夫人物钟山川秀气,受盛者大,文王作丰,周公营洛,为受盛也。泉庙学受盛山川,而人事气数,又常若偶相值者。宋·嘉定癸未(嘉定十六年,1223年),守宋钧一大修之。越年,王胄省元;又越年,登进士者二十二人。淳祐丁未(淳祐七年,1247年),守陈大猷又大修之,其年吕中省魁,越年登进士者十九人。时若王胄吕中郑至果吕大奎皆伟人物也。公之预卜非欤?泉诸士将不于是益勉,期无负公负山川欤?(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胄吕中吕大奎》)

  是役也,侍御,宪副督学、巡海、分守少参廷用、分巡佥宪,皆崇志于学,以壮其成。而贰守、别驾宁道、节推,咸大公之举,胥力以相往来。事事晋江令文宿,恒涖稽督则教授尚宾、训导;而稽督尤专也。公以监察御史出守,重名节,崇风教,凡所举废,敛不及民,若葺先贤祠及儒官廨舍,具于郡志,兹记其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