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沿革

(下:元—中华人民共和国)

  
     ——至元十四年立行宣慰司兼行征南元帅府事于泉州。
     ——至元十五年升泉州路总管府。
     ——泉州路一度改为泉宁府,后复。
     ——其他。
     ——福建行中书省废置不一。
     ——元末。
     ——人口。

  明

     ——福建全省平定。
     ——定为泉州府。
     ——卫所司。
     ——嘉靖间议割惠安县隶属兴化府、割惠北地以设枫亭县的风波。
     ——人口。
     ——福建(泉州)市舶司。

  清

     ——泉州府仍沿旧制。
     ——厦门的
氏政权。
     ——永春直隶州。
     ——兵备道。
     ——海关。
     ——人口。

  民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

   宋末元初,泉州登上空前繁华的顶峰,成为与广州并驾齐驱的中国最大的两个商港之一。城内“市井十州人”,“还珠入贡频”;“舶司所在,诸番辐辏”。外国人集居城南、东门仁风村、浮桥街等地,同泉州人民和睦相处,互相通婚,建置田宅,长期定居,繁衍子孙。据估计,当时在泉州居留的外国商人、旅行家、传教士“数以万计”。

  至元十四年立行宣慰司兼行征南元帅府事于泉州

  元初,仍称泉州。改小兜巡检寨为小兜巡检司。于泉州府南设港边巡检。

  至元十二年(1275年),意大利游历家马可·波罗伴送元朝阔阔真公主远嫁波斯路经泉州,手记《东方见闻》(即《马可·波罗游记》)中,认为当时泉州港比埃及亚历山大港更为繁荣。

  至元十四年(1277年),元廷在泉州设立行宣慰司,兼领行征南元帅府事。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分省附置泉州者》《元史》云:“至元十四年,立行宣慰司兼行征南元帅府事。”

  至元十四年(1277年),元廷在泉州设置市舶提举司。

  至元十五年升泉州路总管府

  至元十五年(1278年),福建全境入元版图。元朝统一中国后,施行行省制度。中央设置中书省,作为全国最高的行政机构;地方设置行中书省(简称行省或省),作为地方政权机构,行省下设路、府、州、县。

  改行宣慰司兼行征南元帅府事为行中书省,升泉州为泉州路总管府,领南安、晋江、同安、永春、安溪、德化、惠安七县及南、北二录事司,以领在城之民。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建置沿革·泉州府》:“元·至元十五年,升泉州路总管府,隶福建行中书省(其后改隶不一)。领司一(置录事司以领在城之民),县仍旧。”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分省附置泉州者》《元史》云:“十五年,改为行中书省,升泉州路总管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建置沿革志》:“元·至正(?应为“至元”)十五年,升泉州为泉州路总管府,领录事司一(初期为南、北二录事司,至元十六年(1279年)合而为一)、县七。”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历代泉州府以下职官考》:

  “元《百官志》:

  泉州总管府为上路(原按:元尝置平海行中书省于泉州,后迁行省于福州,遂自为泉州路总管府),达鲁花赤一员(原按:以蒙古人任),总管一员(原按:以汉人南人任),同知治中判官各一员,推官二员,经历知事照磨各一员,提控案牍一员,司狱一员。

  儒学教授、学正、学录各一员,训导六员。(至元十九年[1282年],元廷令各路府、州、县设儒学教授、学正、教谕。泉州路总管府儒学设如上,县学设教谕1员、训导2员)

  石井书院山长一员。

  蒙古学教授、学正各一员。(至元十八年[1281年]10月,在泉州置蒙古提举学校官2名)

  阴阳学教授、学正各一员(原按:《元史》无学正。)。(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泉州路始设阴阳学,依儒学、医学之例,路设教授、学正各1人,县设训术1人,教授天文、历算、周易、数学。)

  广平仓监纳大使、副使各一员。

  平准行用库提领大使、副使各一员。

  丰衍库大使、副使各一员。

  杂造局大使、副使各一员。

  都税务提领大使、副使各一员。

  清源站正提领、副提领各一员,脱脱禾孙、副脱脱禾孙各一员。

  录事司达鲁花赤一员,录事一员,判官一员,典史一员。”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2·沿革志》:“元·至元十五年,改泉州为泉州路,县属仍旧。设东西团、清泰里,小尤、杨梅团四巡检司,明初因之,洪武二十年废。”

  泉州路一度改为泉宁府,后复

  大德二年(1298年),改泉州路总管府为泉宁府。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建置沿革志》:(大德)二年,改泉州为泉宁府。”清·乾隆《德化县志·卷2·沿革志》:“大德二年,改泉州路为泉宁府。”

  大德六年(1302年)二月,泉宁府复为泉州路,隶属江浙行省。

   至治年间(1321~1323年),福建境内设八个路,均归江浙行中书省管辖。

  至正十六年(1356年),撤福建路,复立福建行中书省,泉州路隶之。

  其他

  至元十五年(1278年):惠安在玉埕设置盐管勾司,管理全县盐务。

  至元十九年(1282年): 调扬州合必军三千人镇守泉州,设万户一员(鲁花赤),撤除沿海诸要塞。

  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泉州市舶司并入盐运司,在泉州设置福建盐课市舶都转运司。

  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十二月:复置泉州市舶提举司。

  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四月:在泉州设镇抚司、海船千户所。

  至元间(1271—1294年) :在澎湖设立巡检司,管辖澎湖、台湾等岛屿,隶属泉州路同安县。当时澎湖列岛有居民1600余人,贸易至者岁常数十艘,有“泉州外府”之称。 

  延佑七年(1320年) :泉州设都转运盐分司,直属户部,专掌场灶榷办盐货及批验盐商引目等事。

   至正二年(1342年):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图泰来泉州,至正十四年写成伊本·白图泰游记》。书中记述泉州后渚港“大海船百艘,小船无数”,赞誉“刺桐港为世界最大港之一”

  至正十二年(1352年):监郡将泉州城垣扩建为30里。

  福建行中书省废置不一

  福建行中书省的设置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职员·方面·诸司附·元·福建行中书省》:

  “福建行中书省:

  按《元史》:‘行中书省掌国庶务,统郡县,镇边鄙,与都省相表里。国初,有征伐之役,分任军民之事,皆称行省。其后嫌于外重,改为某处行中书省。凡钱粮、兵甲、屯种、漕运、军国重事,无不领之。’福建行中书省,或置于福州,或置于泉州,或并入江西,或并入江浙,废置不一。又尝改为行尚书省,设官与行中书省同。详见《沿革志》。

  右丞、左丞各一员,参知政事、签省各二员,郎中、员外郎各二员,都事、管勾、照磨各一员(自郎中至照磨,皆行省幕官也。行中书省吏,有知印二人,通事二人,蒙古译史四人,回回译史三人,令史、宣使各二十五人,典史八人,皆依《三山续志》纂入。后仿此)。

  随省官属:按《三山续志》不载随省官属职员,而《元史》有之。《泉州志》平海省职员亦载焉。今增入。检校所检校一员(按《元史》有书吏二人)。理问所理问、副理问各二员,知事、提控案牍各一员,都镇抚司都镇抚、副都镇抚各一员。”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分省附置泉州者》按:“元设行中书省,凡钱粮、兵甲、屯种、漕运、军国重事,无不领之。或置于福州,则为福建行中书省;或置于泉州,则为福建平海行中书省。”

  福建行中书省的治所

  元代的福建行中书省的治所非常混乱,多有变动,如前述“福建行中书省,或置于福州,或置于泉州,或并入江西,或并入江浙,废置不一。又尝改为行尚书省。”“或置于福州,则为福建行中书省;或置于泉州,则为福建平海行中书省。”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建置沿革·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福建》:

  “元·至元十四年,置福建、广东道提刑按察司。

  十五年,置福建行中书省。

  十六年,改置宣慰使司,省罢;俱治福州。

  二十年,复置行中书省(宣慰使罢)。

  二十二年,改置宣慰使司,并入江西行省。

  二十三年,复置行中书省(宣慰司罢)。

  二十四年,改为行尚书省。

  二十八年,改置宣慰使司,并入江西行省,改福建广东道提刑按察司为福建闽海道肃政廉访司,按治帅府,漕司、军民司属。

  二十九年,复置行中书省(宣慰司罢)。

  大德元年,立福建平海行中书省,徙治泉州。(平章高兴言:“泉州与琉球相近,或招或取,易得其情。”故徙之。)三年,改置宣慰使司都元帅府,仍徙治福州。

  (据《三山续志》如此。

  考之《元史·本纪》,谓:“至元十五年,属赣州行中书省,增置提刑按察司。十七年,徙行省于泉州。二十年,改按察司为福建闽海道,并泉州行省入福州,罢福建宣慰司,复立行中书省于漳州。二十一年,以管如德为泉州行省参知政事。”

  而《地理志》又谓:“至元十四年立行宣慰司兼行征南元帅府事于泉州,十五年改宣慰司为行中书省,十八年迁行省于福州,十九年复还泉州,二十年仍迁福州,二十二年并入杭州。”

  《百官志》又谓:“二十三年,并入江浙。”

  俱与《三山续志》不同,未知孰是?

  窃详《三山续志》修于元致和间,一代典籍尚存,必有所据,而《元史》则修于易代之后,典籍未免散逸,容有未审,疑当以《三山续志》为正。且《元史》、《本纪》、《地理志》、《百官志》本一书,而自相矛盾如此,决难尽信也。)

  至正十六年,复改置行中书省。(按《元史·百官志》:“是年复置福建行中书省,此后不复废。”而其下又言:“二十六年,置福建、江西等处行中书省。”不知何也?)”

  治所在泉州的福建行中书省的记录

  根据以上和地方志的记录,理出治所在泉州的福建行中书省有:

  至元十四年(1277年)立行宣慰司兼行征南元帅府事于泉州,十五年(1278年)改宣慰司为行中书省。《元史·地理志》:“至元十四年立行宣慰司兼行征南元帅府事于泉州,十五年改宣慰司为行中书省。”

  至元十七年(1280年)五月福建行省并入泉州行省,七月徙泉州行省于隆兴(今南昌)。至元十八年(1281年)迁行省于福州路,十九年(1282年)复迁泉州,二十年(1283年)仍迁福州。《元史·本纪》:“至元……十七年徙行省于泉州。二十年改按察司为福建闽海道,并泉州行省入福州。”《元史·地理志》:“(至元)十八年迁行省于福州,十九年复还泉州,二十年仍迁福州。”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分省附置泉州者》《元史》“十八年迁行省于福州路,十九年复迁泉州,二十年仍迁福州。”清·乾隆《德化县志·卷2·沿革志》:“至正十八年,立泉州分省。”

  至元廿一年(1284年)二月再设泉州行省,九月泉州行省并入江淮行省,廿二年(1285年)并入杭州。《元史·本纪》:(至元)二十一年,以管如德为泉州行省参知政事。”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分省附置泉州者》《元史》“二十二年并入杭州。”

  大德元年(1297年)二月,在泉州置福建平海行中书省,辖诸州;三年(1298年)改置宣慰使司都元帅府,徙治福州。

  《三山续志》:“大德元年,立福建平海行中书省,徙治泉州(平章高兴言:“泉州与琉球(今台湾)相近,或招或取,易得其情。”故徙之。)。三年,改置宣慰使司都元帅府,仍徙治福州。”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元年春,“改福建省为福建平海等处行中书省,徙治泉州。”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建置沿革·泉州府》:“大德元年,为福建平海行中书省治所。三年,省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建置沿革志》:“大德元年,立福建平海行中书省,以泉州为治所,辖诸州。”

  《泉州府志·建置沿革》“大德三年1299年),罢福建行省为宣慰使司都元帅府,徙治福州。 ”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建置沿革志》“三年,改行中书省为宣慰使元帅府,寻皆罢。”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职员·方面·诸司附·元·福建平海行中书省》:“福建平海行中书省:(按《三山续志》:“大德元年立。徙治泉州。”)本省及幕官职员与福建行中书省同(但签省省一员)。随省官属职员与福建行中书省官属同(但理问所惟理问一员,都镇抚司惟都镇抚一员)。”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分省附置泉州者》按:福建平海行中书省“设平章政事二员,右丞、左丞各一员,参知政事二员,佥省一员,郎中、员外郎各二员,都事、勾管、照磨各一员,随省官属检校所检校一员,理问所理问一员,都镇抚司都镇抚一员。”

  对于福建平海行中书省于大德三年(1298年)徙治福州的记载恐有错误,时间应是大德六年(1302年)二月。依据是:

  ·庄弥邵《罗城外濠记》载:“皇帝龙飞之六载大德六年,1302年,省并江浙,立宣慰司,行省右丞札刺立丁公领使司帅府。”

  弘治《兴化府志·卷7·户纪·山川考·东厢·乌石山》载,县城东厢乌石山上摩崖石刻有“左丞雨,右丞雨”,记载:“大德庚子大德四年,1300年,春耕乏雨,行省右丞札刺立丁持节过莆,议捐俸修庙学,大雨随至。莆人咸喜,曰:‘此右丞公雨也。’文学椽庄邦元请于郡官,刻兹岩石以志。”

  这表明在大德四年1299年札刺立丁仍任福建平海等处行中书省右丞。

  至正十六年福建行中书省于福州

  至正十六年(1356年):撤福建路,成立复立福建行中书省,此为福建设省的开始。泉州路隶之。

  至正十八年复立泉州分省

  至正十八年(1358年),复立泉州分省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建置沿革·泉州府》:“至正十八年,立泉州分省。”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职员·方面·诸司附·元·福建行中书省》:“分省:按《元史》:‘至正十八年,福建行省右丞朵歹分省建宁,参政讷都亦分省泉州。’”

  元末

  元末至正十七年(1357年)到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泉州发生一起持续十年之久的“亦思巴奚战乱”,战乱平息后泉州随即被陈有定占据。(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历史事件·亦思巴奚战乱》)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建置沿革·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福建》:(至正)二十六年……至是,天下大乱,福建诸路及广东潮州俱平章陈有定据而守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建置沿革·泉州府》:(至正)二十二年,西域那兀那纳等窃据其地。未几,陈有定据而守之。”

  人口

  元初,尽管宋、元交战,人口损耗巨大,泉州地区人口亦有增减,但据史料估计,泉州府总人口仍达81万。

  到元末 至正(1341—1368年)中 ,据《泉州府志》载,泉州路七县“大约户八万九千六十,口四十五万五千五百四十五”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0·食货·户口·泉州府》:“元,户八万九千六十。口四十五万五千五百四十五(据《元史》修)。”人口比南宋中减少了66%。

  主要原因:

  ①元后期的残酷压迫剥削,致社会经济严重破坏。

  ②至正二年至十四年(1342—1354年),泉州自然灾害频繁出现(仅水灾就有5次之多),出现“泉州旱,种不入土,人相食”

  ③至正十七年(1357年),泉州爆发亦思巴奚战乱,历时十载,“哀鸿遍野,遗骸遍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历史事件·亦思巴奚战乱》)

  福建全省平定

  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 十二月:吴王·朱元璋命左御使大夫汤和、中书平章廖永忠率领舟师2万人从明州(今浙江宁波)航海攻克福州。汤和遣元降官原福建行省参政袁仁招谕兴化、漳、泉诸路。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朱元璋称帝,国号“明”,建元洪武。二月,泉州路降于明。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6·拾遗·泉州府·元》:“至正二十八年二月,泉州、漳州皆降于大明。(出《元史》)”

  洪武元年(1368年),明军平定福建全省,并建立起省级政权。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建置沿革·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福建》:

  “国朝·洪武元年,尽平其地。

  置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领福州、建宁、泉州、漳州、汀州、延平、邵武、兴化八府。

  置福建都指挥使司,领福州左、右、中及福宁、镇东、泉州、永宁、兴化、平海、漳州、镇海一十一卫。

  又置福建行都指挥使司,领建宁左、右、延平、汀州、邵武五卫及将乐守御千户所。

  置福建等处提刑按察司,分福宁、建宁二道(福州、泉州、漳州、兴化属福宁道,建宁、汀州、延平、邵武属建宁道),兼察诸府、县、卫所。

  三司并治福州府,而行都司则分治于建宁。”

  定为泉州府

  洪武元年(1368年),改泉州路为泉州府,罢录事司,属福建行中书省;领晋江、南安、同安、惠安、安溪、永春、德化七县。当年,朝廷遣官弓量田土,按田地、山林、池塘、海荡,分官、民、职、学四等以实定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建置沿革·泉州府》:“国朝·洪武元年,平其地,改为泉州府,属福建布政司,罢录事司,领县仍旧。”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明·洪武元年,改泉州路为泉州府,属福建布政使司。”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明初,曰泉州府,领县七。”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建置沿革志》:

  “明·洪武元年,始定为泉州府,罢录事司,属福建布政司,仍领七县。

  按:至正十七年,元·赛甫丁·阿迷里可叛,据泉州,官军讨平之。二十一年,回寇那兀纳作乱,又据泉州。回寇平,陈友定寻攻泉州,陷之。明命汤和陈友定,平之,始定泉州府云。”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2·沿革志》:“明·洪武元年,改为泉州府,领县如宋,德化居第五;晋江、南安、惠安、安溪、德化、同安、永春。置高镇巡检司。万历间裁。”

  洪武二年(1369年),因朱元璋部队驻在当时泉州府署,泉州府署(原今中山公园旧体育场一带)便迁到当时的晋江县学地、风云雷雨坛及宋州东仓故址(即今东街泉州军分区一带)。

  洪武二年(1369年): 福建全省八路先后改为福州、建宁、延平、邵武、兴化、泉州、漳州、汀州八府。

  据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泉州府的职官配备为:

  “《明史·职官志》:

  洪武六年(1373年),分天下府三等:粮二十万石以上为上府知府,二十万石以下为中府知府,十万石以下为下府知府。

  泉州府知府一员,同知一员,通判一员,推官一员;

  经历司经历一员,知事一员;

  照磨所照磨一员,检校一员;

  司狱司司狱一员;

  税课司大使一员;

  织染局大使一员,副使一员;(宣德三年[1428年],明廷在泉州设染局,遗址在今泉州市区东街门楼巷内。正统间[1436—1449年] 明廷在泉州设织造局。址在今泉州市区西街古榕巷内。)

  广平、永宁二仓各大使一员,副使一员;

  晋安马驿驿丞一员;

  阴阳学正术一员;

  医学正科一员;

  僧纲司都纲一员,副都纲一员;

  道纪司都纪一员,副都纪一员;

  儒学教授一员,训导四员。”

  洪武九年(1376年),废除行中书省机构,各省分别设立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司和都指挥使司等“三司”,以掌行政、司法、军政大权,并直属中央。布政使司下领府、州、县。改福建行中书省为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泉州府隶之。

  洪武十八年(1385年) ,建永春医学、阴阳学于县南三皇庙内,至明末废。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九月,福建按察分司置宁武道、延汀道、漳泉道三道,泉州府属漳泉道。

  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十月,福建按察分司调整为建宁道、福宁道二道,泉州府属福宁道。

  洪武年间(1368—1398年),议迁南安县治于诗山山头社,于山头城建社稷坛、东岳庙。后迁治未成。

  正统三年(1438年),安溪县官制缩编,被裁去县丞、主簿各一员,后又裁去训导一员。

  万历十一年(1583年),安溪县龙兴里析分为兴一、兴二两里,连同在坊里,全县共有18里。此建制沿用至民国初期。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泉州府通判移驻晋江安海。

  卫所司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建置沿革·泉州府》:“置泉州卫,领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复置永宁卫,领左、右、中、前、后、福全(治晋江县十五都)、高浦(治同安县十四都)、嘉禾(治同安县二十三都)、金门(治同安县十九都)、崇武(治惠安县二十七都)十千户所。泉州卫治本府,而永宁卫并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则分治于晋江县二十都。”

  洪武元年(1368年),泉州置卫指挥使司于府治西,领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隶福建都指挥使司。这是明朝在泉州设置的第一批海防军卫所。

  洪武十七年(1384年), 明廷实行防倭封海,废澎湖巡检司。

  洪武廿年(1387年),明廷命江夏侯周德兴到福建沿海福、兴、漳、泉四府经略海防。《明史·卷132·周德兴传》载:德兴至闽,按籍匳练,得民兵十万余人。相视要害,筑城一十六,置巡司四十有五,防海之策始备。”“民户抽三丁之一充戍兵防倭,移置卫所当要害处。”

  在泉州,置永宁守御卫和5个守御千户所,分别设置沿海巡检司19个(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 卫邑城、泉州守御千户所城、泉州巡检司城》):

  永宁卫:改永宁寨为永宁卫(今石狮市永宁),并筑城,把泉州卫内陆山区巡司推进到海岸线和近岸岛屿。

  崇武千户所:移置千户所于惠安崇武,并管辖峰尾、獭窟、黄崎、小岞五个巡检司。

  福全千户所。

  中左千户所:即今厦门。

  金门千户所:于浯洲置金门守御千户所。金门旧名浯洲,又名仙洲、浯江、沧浯等。因与中左千户所所共扼福建东南海口,有“固若金汤,雄镇海门” 之称,故于设守御千户所时取名为“金门”

  高浦千户所。

  他如移小兜巡检司于小岞;另筑峰上、官澳、陈坑、烈屿等处巡检司;石湖巡检司改徙于今石狮市祥芝;港边巡检移置晋江市深沪,改称深沪巡检司,与永宁崎角相;源口巡检司(安溪)迁往同安浯州屿,为口浦巡检司。

  洪武廿三年(1390年),沿海卫所每百户及巡检司都设置2艘船在海上巡逻。

  洪武廿五年(1392年),“卫所军与诸都互调”,如小岞巡检司军户与福全千户所互调,崇武千户所与漳州驻防互调。于是人口发生了较大的迁徙移动。

  洪武廿七年(1394年),泉州卫指挥佥事童鼎奉命督造永宁卫城,城周八百七十五丈,基广一丈五尺,高二丈一尺,窝铺三十二,门五,各建楼其上。城外濠广一丈六尺,间砌大石,深浅不同,为东南海防重镇。在嘉禾屿(古称嘉禾里,属泉州府同安县辖地,即今厦门市)设永宁卫中左所,筑城戍守。

  至洪武卅一年,在泉州沿海先后增设:永宁卫,管辖福全、崇武、中左、金门、高浦5个守御千户所,巡检司45个,筑卫所司城16座,以加强海防。

  正统五年(1440年),复设源口巡检司(安溪),后移白叶阪。

  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八月,余爌请准筑安溪县白叶阪城堡,周围一百四十丈,垒石为基,垒土为墙,中为分司,西为武所,东为巡司,共百余间。泉州卫派千户一员领兵三百名戌守。

  嘉靖三十年(1551年),复设源口巡检司(安溪)。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复设澎湖巡检司,派兵驻守。

  万历二十年(1592年),因源口巡检司(安溪)巡检员久缺,被漳州府推官龙文明裁革。

  万历三十年(1602年),徙浯屿水寨于石湖,把总沈有容重建寨城,周五十二丈,基广一丈四寸,高一丈四尺,门一。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卫、邑”城、泉州守御千户所城、泉州“司、寨”城》)

  嘉靖间议割惠安县隶属兴化府、割惠北地以设枫亭县的风波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底,倭寇攻陷兴化府城,恣肆屠戮、劫掠,府城焚毁殆尽,官吏、士绅及百姓死伤无数,《愿治堂疏稿》“环列数万余家,盖荡然一平野矣。”嘉靖时期沿海县城或卫所城沦陷的难计其数,然而府城的沦陷这是第一次,全国震动。

  为此,莆田籍御史林润嘉靖皇帝《请恤兴化府事宜疏》,其中有“请求割邻境界属以宽民力”一项,主张割福州府属福清县、泉州府属惠安县归属兴化府,藉此调剂补充兴化屠戮殆尽的人口空虚和解决征收税赋的困难。

  兴化府随即申乞析惠安县北十五里(今泉港区)、莆南二十五里(今莆田市秀屿区)、仙游二里(今枫亭镇),以枫亭古镇为中心,设立枫亭县。

  惠安县士绅闻讯后沸沸扬扬,引起了一场围绕“割地置县”的争议。都御史张岳(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岳》)之侄、贡生张宇遍访全县各地,尤其是深入惠北民众中,广泛征求意见,然后上《呈寝议割地建县文》,在论述割惠安县隶属兴化府之“六害”后,条分缕析地陈述了割膏腴的惠北以立枫亭县之“八不可”。朝廷最终打消了割惠安隶属兴化府、割惠北地以设枫亭县的设想。

  清·嘉庆《惠安县志》收录“明·张宇《呈寝议割地建县文》”曰:

  “呈为乞遵祖制,存封疆以绥罢民,以靖地方事。

  某自十一月伏见府檄下县,称御史奏乞惠安改属兴化府,兴化府申乞枫亭立县,析莆南二十五里、仙游二里、惠安北十五里,共成新县。某等访之人情,酌之时势,二者皆所不便。谨列上呈,用备采择。

  自昔建郡立邑,皆因山川形便,与其人情所宜。惠,褊邑也,系宋·太平兴国(976—984年)析晋江东乡之十六里疆域为一小县,历元及今,七百年余矣,一隶于泉州。而兴化辖属莆阳、仙游二邑,不闻病其为小,欲拓而大之也。今以倭患之故,便用藉口,欲务棼更。以某等之愚度之,二者均不可割。割之于惠有害,而兴化未见其益也。

  先自割县而言之。

  民受事于泉州,地近而便,去兴化近者一倍,远者再倍。倭毁之后,民情惮于奔走。害一也。

  泉州为惠治属,惠之人童而游焉,长而习焉,故上下之体势,乐于相安。骤移而之兴化,愚民至府,势孤力微,吏胥狡猾,挟官府之临之,为刀为机;而惠安之赤子,半为鱼肉。害二也。

  改属兴化,而钱粮狱囚行移,系籍于泉州者,势非二三十年难与俱改,是必两属而后可。尔莆为新郡,泉为旧邦,送往迎来,一邑而供二府,害三也。

  莆阳以城陷自解,权时科派必多,取办于惠,因循日久,遂成定制,害四也。

  惠安驿银不足,仰给于泉之各属者,岁四之一。巡司弓兵亦如之。今一改革,在泉必曰非我属也,靳之而弗予矣。不知兴化能处给如泉乎?吾知其不能也。害五也。

  岁苦倭暴,棘而请救于泉,则曰非我辖地也。惠孤城,力难独完;贼狡,窥见此隙,且愈生心。害六也。

  是谓割县之害。

  而割图以立县,尤有八不可焉。

  今民之困甚矣,省冗官、去闲务、抚养生息,与民相安,尤惧民之不聊生也。今一创县,设官分职,民重增此一县之费,固非期所以息民矣。然其费犹在后,尚未论也。较其近,则城池之筑、衙宇廨舍之立,谓将以给之官,则官之帑藏既竭矣。将欲责办于民,吾巩非今之民所能堪也。时诎举赢,不可一也。

  割三县合成一县,莆割里二十五、仙游割里二、惠割里十五,如是枫亭,为四十里之县,亦庶几矣。惠安仅二十里,则视枫亭仅得其半。况复倭后,邑里萧条,丁粮消耗,迩而奉例省并,则彼二十里者,止可十里。古人裒多以益寡,今欲损寡以就多。图里不均。不可二也。

  惠地西北倚山,东南滨海,斥卤不生五谷,民业渔盐,末作以就口食。今若割十五里以去,则近枫亭而便于割者,皆其西北之腴。而此之仅存者,特其弃余之海地尔,肥瘠不均。不可三也。

  惠米额,官民通万八千,官米不差者六千,实差民米仅万二千有奇。今割有半,则存者可得六千而已。一县之中,岁有官吏之禄、有师生之粮、有院司之按临,此其势之必不可免者也。且又当南面之孔道,宾客过从,上下迎送,供亿造繁,率取办于六千粮之中。岁费不支,不可四也。

  盐米旧亦无差,六千之中,半系盐籍。欲仍其旧不差,则民米不满四千,无有能自为役之理。欲告盐而均之,则在盐者,复以祖制致办。民盐分争。不可五也。

  惠财赋出自西北,人物出自东南,今以地属枫亭,出财之地去矣。士夫、举监、生员通计,进士十三人,举人九人,生员四百有奇。今较割去之都,进士生员仅十之一,举人无一有焉,悉在见存图里之中。岁当优免之数,及凡宾兴迎送,与夫士夫问遗之礼,又不知其几也。独以此数里者当之,使将如旧以行,则力苦于不给,惫愈甚也,欲与时而俱革,是居中国而去人伦,无君子也,将何以为理乎?典礼不称。不可六也。

  邑小,城无千家之聚,贼至乘城,城内丁壮籍不满千,所恃惟民兵尔,里割兵与之俱割矣。全惠之兵计六百,割半以去,则此三百兵者将何为乎?且守仓库者,兵也;卫官廨者,兵也;县官跟随与凡勾摄追呼,亦兵也。公私杂役,皆此半留之兵任之。兵不实城。亦不可七也。

  峰尾北通吉了,一帆之便,惠倚以为门户;辋川去县不十里,平时峰火相属,堠望时至,譬之人其咽喉也。故本道方图筑城一,弃而之他,兵旅动静,不相关白,贼由海道疾也,奄忽登岸,荡无关隘之障,而惠且愈单外。弃地失险,不可八也。

  是谓割里之不可。

  然此害与不可,特自惠而言尔,使真有益于兴化而害惠安,割犹可也。某等之愚复谓于兴化无益,则今之建议者,何苦虚取祖制而纷更之也。盖御史之议,岂不谓莆残毁,将割惠安以自广乎。不知惠地硗确,民贫不任一县之赋,其属于泉,特以职事相统摄尔,非能有实益于泉也。泉州治开于晋江,旧时一府之费,晋江以大县独供焉。不足则均之于南安、同安等县。而惠独以其瘠而贫也,诸百征输,不与他诸县齿。以隶于泉,概之曰七县,则亦徒具一县之名籍而止尔。在泉无益于泉,则改而之兴化,岂能有益于兴化哉?

  至兴化府之议,谓于枫亭立县,以遏南贼,以广声援。不知贼风汛浮海而至,则东沙、鹅头、青山诸处,迫近兴化,皆贼登岸之所。若由南陆行,则彼以数万之众,长驱直驰,径由枫亭城下而去,恐非枫亭所能御也。且兴化一城尔,有县、有府、有卫,又有监司之长临之其上,上下相协,以保一郡。纵使不能杀贼,而于以自守有余矣。不此急图,曰必设县而后可。夫县新设,则凡兵粮器械所资,以为备者,蔑乎不足恃也,棘则复请于兴化尔,为兴化者不反以多县为累乎?夫在惠安者既如彼,而其在兴化者复无益又如此。

  故愚等愚直,谓今封疆已定,分守素明,二议皆可,且无以为过。不自度愿乞行下兴化,士大夫毋私其乡,有司毋私其郡,大小臣工务期奉法遵职,轻徭薄赋,以保境息民为务。惠不必割而民自苏,县不必立而守自固。不然,则自宋元之季,疆敌外侵,大资内溃,其间变故亦屡矣。视今何啻十倍。而其时之官吏及乡士夫间,亦岂无通古今练国体之人,曾不闻有出一喙,建一议。若今割县割都之纷然者,岂真昔愚而今智耶,其故可知矣。

  某等参人情、酌事势,区区之见若然。又以其关一邑之大计也,故不敢避狂瞽之嫌,具陈如左。伏惟省览,俯赐施行,地方幸甚,疲民幸甚。”

  人口

  洪武十四年(1381年):据史料推算,泉州府七县人口总数为351000左右。

  成书于弘治二年(1489年)的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0·食货·户口·泉州府》载:“国朝,户四万一千八百二十四。口一十八万八百一十三。(其中)晋江县户一万八千七十九,口六万七千四百有七;南安县户六千三百九十五,口二万二千三百四十三;同安县户六千七百一十一,口三万八千九百二十六;德化县户一千一百七十三,口四千九百七十一;永春县户一千九百有八,口五千八百六十六;安溪县户二千三百八十,口八千六百七十五;惠安县户四千五百有六,口三万二千六百二十五。”

  嘉靖元年(1522年),泉州“郡总户数为四万二千三百三十七,丁口二十一万二千九百零三。”其中惠安县全县在籍军民盐匠等共4549户,38821口。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由于实行“禁海”,泉州经济日渐衰落,加之倭患、瘟疫,“户四万八千二百四十三,丁口十六万九千九百三十五。”人口为历史上低谷。

  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据万历《泉州府志》载,泉州人口外流台湾、南洋者甚多,泉州府七县仅有“户四万八千七百零四,口十九万三百四十九。”其中晋江县户21368户,丁56159人。

  万历四十年(1612年),惠安县在籍军民盐匠共4324户,30795口。

  福建(泉州)市舶司

  洪武三年(1370年) ,明廷在泉州设立福建市舶司,管理对琉球(今冲绳)的贸易。

  洪武七年(1374年)正月,罢福建(泉州)市舶司,严海禁以防倭寇。泉州官方海外通商贸易基本停止。

  永乐元年(1403年),复设福建(泉州)市舶司。

  永乐三年(1405年),在泉州城南设接待外宾的来远驿。

  景泰三年(1452年),邢部禁止福建(泉州)通琉球。

  景泰年间(1450—1456年),漳州月港民间对外走私贸易兴起。在此后的100多年间,以月港、锦江(石码)为中心的商业港埠逐渐取代泉州港。

  成化八年(1472年),福建市舶司由泉州迁置福州。近400年的泉州市舶史到此结束。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海丝之路·明》)

  顺治元年(1644年),建立统一的清帝国,全国划分为18个省、5个将军辖区、2个办事大臣辖区,共25个省级行政区域和内蒙古等盟旗。省下分道、府、县三级。与府并行的有直隶厅、州;与县并行的有厅、州。至清末,福建省共有9府2州,58县2厅。

  泉州府仍沿旧制

  顺治元年(1644年),泉州府仍沿旧制,领晋江、南安、同安、惠安、安溪、永春、德化七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建置沿革志》“国朝因之。晋江附郡城为七邑首县。”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2·沿革志》:“国朝因明之旧,以县去府远而丁粮少,列为末属;晋江、南安、惠安、同安、安溪、永春、德化。”

  泉州府的职官配置: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大清会典》“康熙间定各府知府为正四品,同知为正五品,通判为正六品,知县为正七品,府经历、县丞为正八品。其余各职员多省焉。”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

  “国朝泉州府知府一员,同知二员(原设一员,乾隆六年增西仓同知一员,今裁),蚶江分府一员(乾隆四十六年设),通判一员,推官一员(康熙六年裁);

  儒学教授一员,训导一员(国初二员,康熙四年裁。二十一年复设一员);

  经历司经历一员;

  照磨所照磨一员(雍正八年裁);

  司狱司司狱一员;

  税契大使一员(今裁);

  广平、永宁二仓大使各一员(今裁);

  晋安驿驿丞一员(今裁);

  僧纲司都纲一员;

  道纪司都纪一员;

  阴阳正术一员;

  医学正科一员。”

  雍正九年(1731年),南安县在十七都罗溪乡(今罗东镇)分设县丞署。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设置石狮分县,以晋江县县丞孙象治移驻石狮,带管安海。至三十五年(1770年),石狮县丞移驻安海。

  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金门通判移马巷。当时,金门的都增至六个(同安十五至二十都),并辖有大嶝、小嶝、刘浦、仓湖、后浦、烈屿六个保。

  咸丰元年(1851年)七月,福建全省实行保甲制度。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厦门鼓浪屿沦为“公共租界”

  厦门的郑氏政权

  顺治七年(1650年),郑成功驻兵厦门。郑成功以金门、厦门为基地,抗清复台,行政中心设在厦门,军事大本营设在金门。顺治十二年(1655年)郑成功在厦门置思明州。顺治十八年十二月十三日(1662.2.1)郑成功收复台湾后,厦门、金门一代由郑经占据。

  康熙三年(南明·永历十八年,1664年),清兵攻占金、厦,实行迁界,金门成废墟。

  康熙十三年至十八年(1674—1679年),金门复为郑经所踞,此时郑氏政权中心在台湾,金门成为双方拉锯作战的突出部。

  康熙十九年(1680年),思明州废。清兵入金门岛,金门仍沿袭旧制,隶属同安。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成功郑经》)

  永春直隶州

  雍正十二年(1734),升永春县为永春直隶州,属福建布政司,并划德化、大田两县属之。时泉州府领晋江、南安、同安、惠安、安溪五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建置沿革志》:“至雍正十二年,永春别升为州,而割德化属焉,晋江犹弁冕四邑,地大物稠,盖东南泽国之保障也。”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2·沿革志》:“雍正十二年,总督郝玉麟奏升永春为直隶州,割德化及延平府之大田县隶焉。大田县,明嘉靖十四年,割德化黄认团及尤溪、永安、漳平三县地置。”

  兵备道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设台厦兵备道,道尹驻台湾府治。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以泉州府同知分防设台厦厅。

  雍正五年(1727年):管辖兴化、泉州两府海防、兵备权力的兴泉道自泉州移驻厦门。

  雍正五年(1727年),改澎湖巡检司为澎湖厅。

  乾隆四年(1739年),在厦门现中山公园南部魁星石下建福建分巡兴泉永海防兵备道道署。

  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英帝国主义霸占驻厦门的福建分巡兴泉永海防兵备道道署,任意拆毁原有建筑物,改建成高出厦门城的洋楼,而且随意侵蚀附近的民居和冢墓,肆意破坏道署后山的园林。著名爱国诗人林树梅义愤填膺地写下《观筑夷楼》七律一首:“危楼三叠势凌空,版筑劳劳夕照中。地接鲸波帆影乱,栏齐雉堞笑声通。民居官舍嗟同毁,旧鬼新魂怨不穷。俯瞰孤城如斗大,玻璃窗牖自玲珑。”道署被占后,官吏们被迫迁移到“闽海关监督署”办公。

  雍正十二年(1734),驻厦门的福建分巡兴泉海防兵备道改称福建分巡兴泉永海防兵备道,管辖兴化府、泉州府和永春直隶州的海防、兵备。

  同治二年(1863年)夏历四月,英方归还强占18年之久的福建分巡兴泉永海防兵备道旧署。同年曾宪德到厦门任巡道,重建道署。

  海关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施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施琅》)任厦门水师提督时奏请设署“闽海关”(福建海关),管理对外贸易和征收关税等事务。泉州府属设立海关口馆10所,即:南门外口馆、法石口馆、安海口馆、东石口馆、马头山口馆、厦门口馆、厦门港口馆、刘五店口馆、鼓浪屿口馆、排楼门口馆,隶属闽海关管辖。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设立闽海关监督署(俗称“户部衙门”)。

  雍正七年(1729年)在晋江县安海设立户部税馆,名鸿江澳。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正式开辟蚶江港与台湾鹿港对渡,设海防通判于蚶江,“挂验巡防,督催台运暨近辖词讼”,欲渡台者由通判给照,禁止偷渡。

  人口

  顺治元年(1644年):根据目前掌握的人口资料推算估计,时泉州府七县约有人口185600人(不包括隐口) 。《泉州府志》描述:“方今兵燹之余,濒海之百姓,破家殒命者,已十去其五。”

  顺治十四年(1657年),惠安县4274户,10790口。

  康熙五十年(1711年),泉州人口约33万人。其中惠安县人口14226人。

  雍正二年(1724年),泉州七县旧额111518丁口,新编66521丁口,合计丁口178039人。

  乾隆廿六年(1761年),由于永春、德化划归永春直隶州,泉州府所辖晋江、南安、同安、惠安、安溪五县总计约495600人,其中男丁约16万;人口为清初的2.7倍。

  嘉庆八年(1803年),惠安县有31254户,248754口。

  道光九年(1829年),泉州府七县人口增至2521639人,为历史上第二次高峰。是年安溪总人口为254765人。

  道光十一年(1831年),按各乡造册申报,惠安县有17015户,496025口。

民国

  清·宣统三年辛亥(1911年):

  八月十九日(公历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泉州随即光复,清统治结束。

  泉州光复后,革命党人叶青眼带领学生和敢死队进入南安、安溪、永春,宣传革命,安抚军民。福建军政府派福建省参事兼闽南安抚使宋渊源南下安抚,相与配合,安溪、南安、永春 先后易帜光复。

  安溪县设正堂,原知县李祖衡改任第一任知事。

  九月二十一日(公历11月11日)惠安宣告光复,县知事曹士元潜逃泉州;12月,曹士元等率领200多名士兵返回惠安,改冠易服,当起民国的县知事。

  民国元年(1912年):

  成立中华民国,改为民国纪年。北京国民政府取消府、州、厅,实行省、道、县三级地方政制。福建全省分为东路、西路、南路、北路四道,原泉州府、永春直隶州所辖各县隶属南路道(址设厦门)。

  4月,析同安县嘉禾里(厦门)及金门、大小嶝置思明县,9月升思明府。

  民国二年(1913年):

  3月,废永春直隶州,改置永春县,隶属厦门道,县署设永春城关。

  安溪县正堂改设为县公署。

  民国三年(1914年):

  6月2日,国民政府废除清制,制定公布各省所属道区表。

  置兴泉永道(治所泉州),原泉州府、永春直隶州、兴化府所辖各县隶之。

  思明府改名厦门道,安溪归属厦门道;厦门成立思明县,道尹驻思明县;金门隶属思明县,派分治员驻金门。

  民国四年(1915年):分出金门、大小嶝设金门县,归厦门道管辖。

  1925年:

  各县知事改为县长。

  民国十六年(1927年):

  废道。福建省实行省、县二级地方政制,各县公署改为县政府。

  民国十八年(1929年):

  安溪县公署改设为县政府。

  民国廿一年(1932):

  10月,安溪县初行保甲制。

  民国廿二年(1933年):

  11月,十九路军于福州发动“福建事变”。11月21日,“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即“福建人民政府”)在福州成立。

  12月6日,将福建划为闽海、延建、兴泉、龙汀四省和福州、厦门两特别市。泉州属“兴泉(泉海)省”

  民国廿三年(1934年):

  1月3日,兴泉省政府成立。同月,福建人民政府失败,所设四省取消。

  7月,福建省政府奉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南昌行营训令,按所谓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之规定,实行行政督察专员制度,设立专署,将福建划为10个行政督察区。泉州属第五行政督察区,驻同安,辖同安、晋江、南安、金门、安溪五县。

  民国廿四年(1935年):

  10月,福建改划为七个行政督察区和厦门市,泉州属第四行政督察区,驻同安,辖同安、晋江、南安、金门、安溪、永春、德化、惠安、仙游、莆田十县。

  1937年:

  1月1日《泉州日报》载,晋江县人口约67万,比清·道光年间减少12万人;当时晋江县政府所在地的泉州城区人口约有20万人。

  1938年:

  4月,第四行政督察区驻地由同安移至永春。  

  1943年:

  9月,各专署辖区又家调整,析德化县归第六区,第四行政督察区驻地由永春移至泉州。

中华人民共和国

  沿革

  1949年8月至11月:除金门县外各县相继解放。

  1949年:8月24日,福建省人民政府成立。9月,福建省人民政府公布全省划为八个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泉州为第五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第五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于9月9日成立,驻地泉州(现市区庄府巷24号),辖晋江、惠安、南安、安溪、永春、莆田、仙游、金门、同安九县。

  1949年12月13日:福建省人民政府令,析德化县(原属永安专署)归泉州区辖,1950年10月正式接管。

  1950年:3月14日,福建省人民政府命令更改本省各专署名称,第五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改称为福建省第五行政督察专员公署,4月1日起正式实行。俗称泉州专区,10月称晋江区专员公署

  1951年1月1日:从晋江县城关区(泉州城区和近郊)奉准设市,即日泉州市(县级)人民政府成立,6日启印办公。

  1951年2月:省人民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决定,在八个地区设立专员公署,为省人委会的派出机构。3月17日奉省人委命令,晋江区专员公署改称为福建省晋江区专员公署,4月1日启印。时辖十个县市:晋江、惠安、南安、安溪、永春、德化、莆田、仙游、金门、同安、泉州市 。

  1955年:改为晋江专区。

  1956年5月9日:省委、省人委决定撤消闽侯、建阳、永安三县区,析闽侯专区的福清、平潭、永泰和永安专区的大田共四县归泉州区辖。泉州时领十四县一市(晋江、惠安、南安、安溪、永春、德化、莆田、仙游、金门、同安、福清、平潭、永泰、大田、泉州市),为历史上辖区范围最广的时期。

  1958年7月24日:划出同安县归厦门市。

  1959年8月15日:省政府决定恢复闽侯专区建制,福清、平潭、永泰三县仍划归闽侯专区。泉州时领十县一市(晋江、惠安、南安、安溪、永春、德化、莆田、仙游、金门、大田、泉州市)

  1963年:设三明专署。5月27日省政府通知,划出大田县归三明专署辖。

  1967年:由于文革局势混乱,6月13日,中共中央决定对晋江专区(泉州)实行军事管制。6月30日,晋江专区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

  1968年:9月23日,福建省晋江专区革命委员会成立。10月18日,原地委、专署和各直属机构印鉴停止使用。

  1970年6月18日:省革委会决定调整行政区划,划出莆田、仙游县归莆田地区,同时同安县划入晋江地区。

  1971年6月17日:晋江专区改称晋江地区。

  1973年7月23日:同安县复归厦门市。泉州时领七县一市(晋江、惠安、南安、安溪、德化、永春、金门、泉州市)。

  1978年3月29日:省委通知,根据《宪法》规定,省下按地区设立行政公署,作为派出机构。晋江地区革委会改称福建省晋江地区行政公署。

  1985年6月10日:国务院批准撤消晋江地区,实行市管县体制,泉州市升为省辖地级市,市府设在原公署所在地(市区庄府巷24号)。原县级泉州市改为鲤城区(县级)。1986年1月1日正式实行,泉州时领七县一区(晋江、惠安、南安、安溪、永春、德化、金门、鲤城区)。

  1987年:析晋江县4乡镇置省辖县级石狮市(县级);1988年9月30日,中共石狮市委、石狮市人民政府举行挂牌仪式。

  1992年:晋江县改为设晋江市(县级)。

  1993年:南安县改为设南安市(县级)。

  1997年:鲤城区析为鲤城区、丰泽区、洛江区三个县级区。

  2000年:惠安县析置泉港区(县级)。泉州时领三市五县四区(晋江市、南安市、石狮市、惠安县、安溪县、永春县、德化县、金门县、鲤城区、丰泽区、洛江区、泉港区)。

  人口

  解放初, 晋江、惠安、南安、安溪、永春、德化、莆田、仙游、金门、同安10县总人口约230多万人。

  1982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泉州总人口达481万多人,其中男性占总人口数的50.32%,女性占49.68%。

  1990年第 四 次全国人口普,全市总人口达582万多。

  2000年 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全市 三市五县四区(晋江市、南安市、石狮市、惠安县、安溪县、永春县、德化县、金门县、鲤城区、丰泽区、洛江区、泉港区)总人口约728万 。

  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泉州常住人口约812万。从人口分布地区看,相比10年前,除惠安、永春、安溪、泉港、德化常住人口有所减少,其他县(市、区)人口均有所增长,特别是环湾地区。晋江是泉州市人口最多的地区,达198.64万人,占全市总人口近四分之一。此外,常住人口中具有市外户籍的迁入人口为200多万,可知“新泉州人”已占全市总人口近四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