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周)

  周朴(字大朴,唐·江苏吴县人。隐居小溪场南山下。死于黄巢之乱。)
  周自超
(原名柏,字子兰,号岚溪,又号伟斋)
  周侗、
  周廷鑨
(字元立,号芮公、朴园居士。《泉州府志·周廷鑨》按注。)
  周凤翔
(字振仪)
  周青云
(字鼎声)
  周良寅
(字以衷,明·晋江人)
  周天佐
(字子弼、宇弼,号迹山、蹟山,谥忠愍。成进士。《送林次崖知钦州序》。授户部主事。哭杨最杨爵疏谏系狱。为疏救杨爵而死。身后。明·王慎中撰《墓志铭》。)
  周维京
(字银台)
  周道光
(号云川)、周渊、周锺(字君与,南宋·晋江人)、周珒(南宋·弋溪人。嘉定九年任安溪知县)

周朴

  周朴,字大朴,唐·江苏吴县人 。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8·人物·泉州府 ·寓贤·唐·周朴》、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8·风俗人物之五·阐潜·五代·周朴》等有传。

  隐居小溪场南山下

  周朴长于诗,极雕琢,时人称“月锻年炼”,未成篇已播人口。天祐(905—907年)间流寓安溪、南安,隐于小溪场(今安溪县)南山(午山、产坑山)下,时与无等禅师弟子常笈共游(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无等禅师常笈》)。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8·风俗人物之五·阐潜·五代·周朴》:周朴,字太朴,吴人。与李颖方干友善,吟诗写景,搜奇抉思,苟得一联一句,则忻然自快。初隐产坑山之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8·人物·泉州府·寓贤·唐·周朴》:周朴,唐末隐于安溪小溪场南山下,所居有塘,因名周塘山。余见福州府《人物志》。”

  死于黄巢之乱

  周朴又流寓惠安, 后避地福州,寄食乌石山寺庙。黄巢农民军攻入福州,不从被杀。周朴《咏蝶》诗云:“可怜黄雀衔将去,从此庄周梦不成。”一语成谶。泉人于午峰岩祀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午峰岩》),福州民为立庙乌石山。南宋·绍兴(1131—1162年)间,张浚出任福州知州、福建路安抚大使时,上疏奏请朝廷册封周朴,得号“刚显”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8·风俗人物之五·阐潜·五代·周朴》:“后徙居福州乌石山,与侯官令薛逄、寺僧灵观为禅悦之交。黄巢至福州,求得朴,问曰:‘能从我乎?’曰:‘我尚不仕天子,安能从贼?’怒杀之,涌白乳尺五寸。后人立庙于乌石山,额曰‘刚显’。”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3·人物·福州府·寓贤·唐·周朴》:周朴,字大朴,吴人。唐末羁泊于郡。黄巢入城,得将用之,曰:‘我为处士,尚不仕天子,安能从贼?怒斩之,涌白膏起数尺,后人为立庙祀焉。”

周自超(1760~1837年)

  原名,字子兰,号岚溪,又号伟斋,清·泉州永春迎福里前溪(今桃城镇桃溪村)人,生于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

  幼聪颖,博学能诗文,工书法。年青时参加童子试,名列前茅。以勇力过人,遂应考武科,中武举人。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考中武进士一甲第三名,钦点探花及第,被委为侍卫。随御驾至热河,抓获刺客,以功赐独眼花翎,赏穿黄马褂,诰封武功将军。

  嘉庆(1796—1820年)初,同安人蔡牵在福建沿海聚众起义,清廷命孙全谋等会师厦门镇压。周自超奉令率水师营。他善于领兵,屡破义军,以功被派驻镇金门。

  嘉庆七年(1802年)八月,与蔡牵战于高崎,杀辛德成等三十余人,并乘胜以渔舟追至铜山宫口,攻占义军营地,被任命代理海门总兵,兼管平海。

  这时,平海有会党首领陈阿本蔡牵联合,暗中联络周自超侍卫及各营警卫多人,期作内应,被周自超察觉。他在义军缺乏防备之时,率领轻锐队伍乘雨夜进行突袭,杀蔡牵主将卓亚旺等数十人。接着,又在黄屿拿获黄亚武等百余人,擒获陈明练,复追剿蔡牵于龙门镇,俘虏义军三十余人。清廷闻报,以周自超镇压有功,提升为崖州参将,兼香山水陆协统,保荐提举为虎门总兵。

  稍后,在一次战役中,周自超辖内的新会黄象新炮台被义军攻占,上司以他疏于防范,给予革职留任。周自超为表忠赎罪,即率兵会同其他镇压部队,与蔡牵大战于桅夹门。他率部追踪深入,为义军伏舟包围,身受重伤,乃裹创奋力还击突围,发大炮击沉义军船艘,引弓射杀蔡将三人落海,被围部队始得逃脱。事闻于朝廷,周自超官复原职。

  周自超蔡牵义军作战十数年,屡为清朝统治阶级建立功勋。然风潮靡常,起义军到处均得群众拥戴,且飘忽善变,难于剿灭。他深感师出无名,于心有亏;而诸将又良莠不齐,事权不一,中枢失察,常自坐累,遂萌退志,告病乞归。

  返里后,在桃溪之虎溪山坳,建屋舍数间,题其额环谷草堂,每日赋诗弹琴自娱。后来,朝廷考绩,以周自超宿著贤劳,诏令重新征召任用。他托词眼力衰退,不堪驱驰逊谢。从此足迹罕至城市,幅巾藜杖,自甘淡泊,萧然如寒士。一心课督子孙读书写字,耕种田园,而戒涉足仕途,自己亦绝口不谈战功。

  道光十七年(1837年)卒。著有《环谷草堂诗集》行世。

周侗

  明·德化县人,岁贡,官永定县教喻。

周廷鑨(1606~1671年)

  周廷鑨,字元立,号芮公朴园居士周良寅子,生于万历三十四年( 1606年),明·晋江人。故居在泉州新门街。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宅·明宅》:“郎中周廷宅:在胜得铺。有颐园、朴国小筑。”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54·文苑·明文苑3》(同治补刊本)载(《泉州历史网》站长按注):

  周廷,字元立,号芮公;所居第侧别业有朴树连蜷,因自称朴园居士晋江人,良寅子。

  天启甲子(天启四年,1624年)、乙丑(天启五年,1625年),联第进士;年甫二十。

  初授镇江府推官,至则誓于神曰:“异日持地方一钱归者,有如日。”摘伏雪冤,罔不明允。至事关军国大计,如漕河、盐屯、议防、议援,侃侃指画;当事韪之。

  两分校棘闱,所得士,吴中如吴伟业葛枢,山左如张懋等,皆名流。
署丹阳县事。尽革耗羡,宿弊一清。

  以卓异,擢吏部验封司主事。时题授冠带,多冒滥;抗疏力陈其失,奉旨饬行。自是,貂及殿阁皆之。

  转考功、稽勋二司员外,晋文选郎中;鉴空衡平,清慎如一。

  有陈启新者,以武举妄陈政务,骤膺帝眷,添吏垣;议废科目、罢推知行取。疏驳其谬,事竟得寝。

  而政府及中贵索瘢阴中之,遂引疾,乞终养归。

  【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周廷鑨在泉州清源山左峰百丈坪东侧半山腰摩崖题刻“等岩”两个隶书大字,蕴意为等待时机。上款题“明·崇祯庚辰正月”,落款为周廷书”。】

  (崇祯十七年[1644年]明亡)唐王朱聿键入闽,起原官,晋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太常寺少卿,提督四译馆。知时事不可为,仍告归。

  【清·顺治九年(1652年),“诏起遗逸”,两江总督马国柱周廷鑨名字上报,清廷下令征召入京,周廷鑨加以拒绝。】

  工诗文,儒雅风流,菁华霞举。为诗殚美极妍,稽词清俊,阮旨遥深,兼擅其妙;人分其牙后,尚有余芬。

  晚乐与方外游,息机关楗,视金紫如赘◇(上“疒”下“琉”去王)

  年六十六,(清·康熙十年,1671年)卒于家。

  所著有《两都三余篇》、《三山草》、《去来草》、《颐园草》;复汇而刻之,曰《朴园诗历》,分前、后集。又有《水经注钞》(《通志》参《江南通志》、《瘦松集》、《诗历》各序)。

周凤翔

  字振仪,清·永春人。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登进士,任浙江清吏司、江苏清吏司主事。

周青云

  字鼎声,清·永春人。乾隆十六年(1751年)登进士。曾任四川大宁知县、福宁府教授。

周良寅

  周良寅,字以衷,明·晋江人。因在都下任过户部给事中等职,且向朝廷谏言,习称“周都谏”。隆庆五年辛未(1571年)联捷进士,历户科给事、刑科都给事、浙江参政,谪判靖州,迁宁国令。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3·人物志·宦绩4·明·周良寅》:

  “周良寅,字以衷

  隆庆辛未联捷进士,历官户科给事。奏请疏通钱法,兼管光禄寺。值慈圣太后千秋,内票取数万金颁赏内戚近侍,良寅上《惜费疏》,得停罢。

  转刑科都给事。张居正丁艰,六科会议疏留,独不署名。

  出为浙江参政。逮计典,向所不合者居要,遂谪判靖州,迁宁国令,解组归。”

  周良寅谪迁安徽东南部宁国令约在万历八年(1580年)前后(《宁国县志》),历时仅3个月即解组归。

  周良寅未仕前,嘉靖卅九年(1560年)诗人黄克晦从惠安崇武奉母举家避难迁居泉州,广交士绅、名流、学者、官宦,“结社分韵”,即与文采甚好的周良寅结为挚友。万历(1573—1620年)初,黄克晦出游北方,万历六、七年(1578~1579年) 间,离京返乡,万历八年(1580年)前后途经宁国, 多所逗留,写下许多诗,其中如《和都谏同诸明府游敬亭山次韵》、《游敬亭山短述,都谏、司理信至,复有再游之订》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克晦》)

  特别是黄克晦见宁国县经周良寅3个月治理,社会状况大为改观,去时,600多名百姓当道哭泣挽留,黄克晦都谏以衷左迁宁国令,三月大治,维莫之春将乞告,百姓攀号借留于当道六百余人,余为之感作此代申其意,时有楚游并以告别》二首诗记录了此情景 :

  (一)“宓治不下堂,汲理恒卧阁。在宥固无烦,音声庶可托。高贤昔莅思,岩邑何曾薄。木燧方改钻,风篪未变龠。乞告偶怀乡,倡咏借乐行。父老苦攀留,奔走填城廓。牛祷遍已歆,马害况无作。勉慰氓盟私,终战倾殇藿。毋言风片珪,何如甘一壑。”

  (二)“朝为楚子期,暮作吴人宿。风轮无定端,日晷有成速。何言山水乡,值此仁明牧。如邛善古交,游梁寡新作。黔突屡授餐,谈麈每更仆。小憩羽人宫,已改暮春服。宵从山门旋,旦灸西行榖。别离岂不难,仕隐各异躅。道远无遐心,执手俱相勖。”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坊·明坊》:“都諌坊,为给事中周良寅立 ……在崇名铺。”都諌坊已毁。崇名铺,地处今中山中路南段,即从花巷开始,向南延伸至涂山街十字路口的西侧一带。

周天佐(1511—1541年)

  周天佐,字子弼,又作宇弼,号迹山蹟山),忠愍,明·晋江人。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宅·明宅》:“户部主事赠光禄卿周天佐宅:在胜果铺虎头山崇福寺街。乾隆府、县《志》作萼辉铺,非。”

  《明史·卷209·列传97·周天佐有《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9· 忠愍周蹟山先生天佐综述旧《郡志》、《清源文献》亦为作《传》。

  成进士

  《明史·卷209·列传97·周天佐载:周天佐,字子弼(明)晋江人。嘉靖十四年(1535年)进士。”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9·忠愍周蹟山先生天佐》:

  “周天佐,字宇弼,号迹山,晋江人。

  嘉靖十四年进士,奉旨赐归娶。家居菲衣粝食,挾册吟诵,思通达,当世务,孜孜如不及,于余事漠如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之49·人物志·忠节·明·周天佐》:周天佐,字宇弼 ,号迹山。少读书贫苦,以当世志士贤人为期。嘉靖乙未(嘉靖十四年,1535年) 成进士。”

  《送林次崖知钦州序》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9·忠愍周蹟山先生天佐收录周天佐《送林次崖 知钦州序》林希元次崖,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希元》),曰:

  “先生《送林次崖知钦州序》曰:

  嘉靖岁乙未(嘉靖十四年,1535年),大理寺丞林次崖公以论辽东事触忌讳谪钦州。时吾泉士大夫秩於官者,惟次崖为尊,及其出也,或相与语曰:‘吾泉其衰乎!列卿独一 次崖 ,兹且不能容于朝矣。’

  予叹曰:

  ‘不然也。

  夫人才盛衰,诚不于其秩之崇卑,与其分之疏与戚也。吾泉仕者,与朝廷疎远,天子宠光所不及,天下之所知也。至其为国家忠谋,不为爵禄牵系,而直言以报天子,乃于泉得一人焉,亦天下之所知也。

  且予闻次崖公奏议方上,虽中官辈有愿一见而相语者,曰:不识公何状。夫人如中官,且知慕次崖,则天下之仰慕次崖公者当何如耶?然则泉其盛乎!’

  或默而退。

  予乃戒从策马,造次崖公之庐而谒焉。

  公适检点行装,古书浩瀚,一见而戏予曰:‘书其能误人耶?’

  予曰:‘不然,惟次崖能多读古书,故能为今日事。次崖公其不负于书,书其不误次崖矣。’

  公欣然而笑,乃告予以必去之意,曰:‘平生所学,为何使今而默默居棘寺?指日可得大中丞,吾本心几坏尽矣。予不肖,方由秀才被举到都下,居数月,见士风与时势相趋,波荡风靡,鲜有存其初志者,则尝窃叹曰:今世之官,皆坏人心术之具也;不如吾秀才辈,其好恶与人相近也者几希。’

  予闻次崖公言,甚喜次崖公能不以官害其心也。古所谓‘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次崖公其人也欤。

  公卜日启行,祖道郊门者,皆贤公卿大夫名士,行色甚壮。予亦蒙恩赐归娶,方与公同归。是归也,即欲效次崖公之多读古书,他日即欲效次崖公之敢为直言,不坏本心,兹予志也。并述以请教次崖公,非敢言赠也。惟公以为何如?”

  授户部主事

  《明史·卷209·列传97·周天佐载:“授户部主事,屡分司仓场,以清操闻。”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9·忠愍周蹟山先生天佐》:“戊戌(嘉靖十七年,1538年)拜户部主事,分督草场。已又督储德州,经理严密。”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之49·人物志·忠节·明·周天佐》:“授户部主事。”

  哭杨最

  杨最,时任太仆卿,因直谏致杖死。

  《明史·卷209·列传·97·杨最载:

  “杨最,字殿之,射洪人。正德十二年(1517年)进士。……累迁贵州按察使,入为太仆卿。

  世宗好神仙。给事中顾存仁高金王纳言皆以直谏得罪。

  (嘉靖十九年[1540年]八月)会方士段朝用者,以所炼白金器百余因郭勋以进,云以盛饮食物,供斋醮,即神仙可致也。帝立召与语,大悦。朝用言:‘帝深居无与外人接,则黄金可成,不死药可得。’帝益悦,谕廷臣令太子监国(时太子朱载壑年仅四岁),‘朕少假一二年,亲政如初。’举朝愕不敢言。

  抗疏谏曰:‘陛下春秋方壮,乃圣谕及此,不过得一方士,欲服食求神仙耳。神仙乃山栖澡练者所为,岂有高居黄屋紫闼,兖衣玉食,而能白日翀举者?臣虽至愚,不敢奉诏。’

  帝大怒,立下诏狱,重杖之,杖未毕而死。既死,监国议亦罢……”

  明·何乔远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何乔远》)选编《皇明文徵·卷16》收录周天佐《哭太仆》诗一首。曰:“识公今巳死,考德恨无繇。一疏违双阙,孤标障百流。风高三峡壮,气结五云秋。易得唐生泪,川江欲尽头。”

  杨爵疏谏系狱

  《明史·卷209·列传97·杨爵载:

  “杨爵,字伯珍,富平人。……登嘉靖八年进士,授行人。……久之,擢御史……

  帝经年不视朝。岁频旱,日夕建斋醮,修雷坛,屡兴工作。(嘉靖十九年,1540年)方士陶仲文加宫保,而太仆卿杨最谏死,翊国公郭勋尚承宠用事。

  (嘉靖)二十年(1541年)元日,微雪。大学士夏言、尚书严嵩等作颂称贺。

  抚膺太息,中宵不能寐。逾月乃上书极谏曰:

  ‘今天下大势,如人衰病已极。腹心百骸,莫不受患。即欲拯之,无措手地。方且奔竞成俗,赇赂公行,遇灾变而不忧,非祥瑞而称贺,谗谄面谀,流为欺罔,士风人心,颓壤极矣。诤臣拂士日益远,而快情恣意之事无敢龃龉于其间,此天下大忧也。去年自夏入秋,恒旸不雨。畿辅千里,已无秋禾。既而一冬无雪,元日微雪即止。民失所望,忧旱之心远近相同。此正撤乐减膳,忧惧不宁之时,而辅臣言等方以为符瑞,而称颂之。欺天欺人,不已甚乎!翊国公,中外皆知为大奸大蠹,陛下宠之,使谂恶肆毒,群狡趋赴,善类退处。此任用匪人,足以失人心而致危乱者,一也。

  臣巡视南城,一月中冻馁死八十人。五城共计,未知有几。孰非陛下赤子,欲延须臾之生而不能。而土木之功,十年未止。工部属官增设至数十员,又遣官远修雷坛。以一方士之故,朘民膏血而不知恤,是岂不可以已乎?况今北寇跳梁,内盗窃发,加以频年灾沴,上下交空,尚可劳民糜费,结怨天下哉?此兴作未已,足以失人心而致危乱者,二也。

  陛下即位之初,励精有为,尝以《敬一箴》颁示天下矣。乃数年以来,朝御希简,经筵旷废。大小臣庶,朝参辞谢,未得一睹圣容。敷陈复逆,未得一聆天语。恐人心日益怠媮,中外日益涣散,非隆古君臣都俞吁咈、协恭图治之气象也。此朝讲不亲,足以失人心而致危乱者,三也。

  左道惑众,圣王必诛。今异言异服列于朝苑,金紫赤绂赏及方外。夫保傅之职坐而论道,今举而畀之奇邪之徒。流品之乱莫以加矣。陛下诚与公卿贤士日论治道,则心正身修,天地鬼神莫不祐享,安用此妖诞邪妄之术,列诸清禁,为圣躬累耶!臣闻上之所好,下必有甚。近者妖盗繁兴,诛之不息。风声所及,人起异议。贻四方之笑,取百世之讥,非细故也。此信用方术,足以失人心而致危乱者,四也。

  陛下临御之初,延访忠谋,虚怀纳谏。一时臣工言过激切,获罪多有。自此以来,臣下震于天威,怀危虑祸,未闻复有犯颜直谏以为沃心助者。往岁,太仆卿杨最言出而身殒,近日赞善罗洪先等皆以言罢斥。国体治道,所损甚多。臣非为等惜也。古今有国家者,未有不以任谏而兴,拒谏而亡。忠荩杜口,则谗谀交进,安危休戚无由得闻。此阻抑言路,足以失人心而致危乱者,五也。

  望陛下念祖宗创业之艰难,思今日守成为不易,览臣所奏,赐之施行,宗社幸甚。’……

  及帝中年,益恶言者,中外相戒无敢触忌讳。疏诋符瑞,且词过切直。帝震怒,立下诏狱搒掠,血肉狼籍,关以五木,死一夕复甦。所司请送法司拟罪,帝不许,命严锢之。狱卒以帝意不测,屏其家人,不许纳饮食。屡滨于死,处之泰然。 ”

  为疏救杨爵而死

  《明史·卷209·列传97·杨爵》:“既而主事周天佐、御史浦鋐以救,先后箠死狱中,自是无敢救者。”

  《明史·卷209·列传97·周天佐 续载:

  “(嘉靖)二十年(1541年)夏四月,九庙灾,诏百官言时政得失。

  天佐上书曰:

  ‘陛下以宗庙灾变,痛自修省,许诸臣直言阙失,此转灾为祥之会也。

  乃今阙政不乏,而忠言未尽闻,盖示人以言,不若示人以政。求言之诏,示人以言耳;御史杨爵狱未解,是未示人以政也。

  国家置言官,以言为职。系狱数月,圣怒弥甚。一则曰小人,二则曰罪人。夫以尽言直谏为小人,则为缄默逢迎之君子不难也;以秉直纳忠为罪人,又孰不能为容悦将顺之功臣哉?

  人君一喜一怒,上帝临之。陛下所以怒,果合于天心否耶?身非木石,命且不测,万一溘先朝露,使诤臣饮恨,直士寒心,损圣德不细。

  愿旌忠,以风天下。’

  帝览奏,大怒。杖之六十,下诏狱。天佐体素弱,不任楚。狱吏绝其饮食,不三日即死,年甫三十一。比尸出狱,曒日中,雷忽震,人皆失色。

  天佐无生平交。入狱时,第隔扉相问讯而已。

  大兴民有祭于柩而哭之恸者,或问之,民曰:‘吾伤其忠之至,而死之酷也。’ ”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9·忠愍周蹟山先生天佐》:

  “辛丑(嘉靖二十年 , 1541年),九庙灾,有诏诸臣条时政阙失。

  初,御史杨爵疏陈五事,诏系狱,数月无敢言者。

  谓此乃时政阙失之大因,上疏曰:

  ‘求言之道,示人以言,不若示人以政。陛下令诸司条奏阙失,此特示人以言耳;御史杨爵之狱未释,是未示人以政也。

  夫国家置言官,以言为职,杨爵所犯在于过直,情则可矜。古者帝王求谏,尝立毁谤之木,毁谤非事君之义矣。然而帝王不讳者,虑下无直言,则上不闻过也。汉至文帝时已治安,而贾谊方奋其痛哭流涕长太息之谭,彼岂好为不祥哉!

  天子之尊,所少者不在唯诺称颂之满庭,而在忧治危明之一士;在庭诸臣不负此义者,独耳。

  圣怒之下,一则曰小人,一则曰囚犯。 夫以尽言直谏为小人,则为逢迎之君子不难也;以抗疏纳谏为囚犯,又孰不为容悦寡过之臣哉?言行君子所以动天地也。

  人君一喜一怒,上帝临之,陛下试一思焉。其所以怒而罪之者,果合天心否耶?臣愿察之言,原之心,亟从宽释,仍不吝采行旌其忠谠,以劝来者。如是,而人心悦喜、天道降康,此求言弭灾第一义也。’

  疏闻,诏廷杖,与杨爵同系狱,越三日毙狱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之49·人物志·忠节·明·周天佐》:“辛丑,九庙灾,诏诸臣条时政阙失。时杨爵以建言得罪系狱,数月无敢言者。天佐谓此乃时政阙失之大,因上疏乞宥谏臣,以光圣德,以回天意。情词慷直激切,诏廷杖下狱。越三日,毙狱中,时年三十有一。

  身后

  《明史·卷209·列传97·周天佐》:穆宗即位,赠光禄少卿。天启初,谥忠愍。”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9·忠愍周蹟山先生天佐》:“隆庆纪元(1567年),赠光禄寺少卿,荫一子入监读书。”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之49·人物志·忠节·明·周天佐》:

  “妻遗腹举女,以兄子日暹为后。

  隆庆改元,赠光禄寺少卿,荫一子入监。

  天启初赐谥忠愍。”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赠光禄卿周天佐墓》:“赠光禄卿周天佐墓,在后市里宝盖山麓。……奉政大夫刑部郎中一骐墓在其左。俱有墓道。”

  明·王慎中撰《墓志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赠光禄卿周天佐墓》收录明·王慎中《墓志铭》曰:

  “先生仕不久,年不永。其学专锐而方进,其行勤修而曰敏;进而未见其止,勉而不及于成,独其志皎然可知也。

  忆君丧归时,余友人毗陵顺之寓书于余曰:‘不可使君无传。子以文名世,君又乡人也,子必勉之。’余奉君之教,不敢失。

  而君之父,封主事公以状委余曰:‘贫不能葬亡子,赖诸当路之赙,与缙绅之遗,买地后市之里,宝盖山之麓,穿圹坚密,将以是岁甲辰十一月十五日葬矣,愿有志。’余不敢辞。

  余惟君之不欲君无传也,亦伟其言,而哀其死也。余志君之墓,独论其志详焉。庶世之求君者,不徒伟其一疏,而哀其一死也。然以余文之陋如此,知不足副君贻书相勉之意,而有孤封主事公之讬矣。其何以慰君于地下耶?

  铭曰:以为如是而可以死耶?非君忧主之意。以为不可以死耶?亦所以明为臣之义。以一死为足以传耶?则君之好修不止于是。以为不足传耶?则其节已昭然而若此。”

周维京

  周维京,字银台明·晋江人,生于隆庆元年(1567年)。周廷鑨(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周廷鑨》)之父。

  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朱之蕃榜进士。崇祯元年(1628年)正月升任南京通政使司通政使(清·汪楫《崇祯长编·卷5·崇祯元年正月》)

  刻于南明·隆武二年(清·顺治三年,1646年)的《明·大学士张瑞图暨夫人王氏墓志铭》(《晋江文化丛书·第2辑·晋江碑刻选》,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5月。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张瑞图》)周维京篆额的,其中记述着周维京所任官职及年龄。曰:

  “赐进士出身、正议大夫、南京通政使司通政使、奉旨存问、前应天府尹、浙江左布政使、整饬淮扬兵备、四川右◇◇使、广东提刑按察使、两奉敕以右参政督理湖广粮储、广东惠潮兵巡道、户部河南江西二青吏司郎中、七十八叟、眷会弟周维京顿首拜篆额。”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6·杂志下》《司空日记》两则,曰

  “周银台 维京。其父母年逾四十,有一子,名王官,锺爱之,五岁而殇。其母念之甚,晨夕于大士前焚香祈祷。一夜梦所焚香烟直上入云,有一孩子循香烟而下,直至母前,母视之,则其子王官也。持之大恸。儿谓母勿哭,大士已请于帝,今复为母子矣。母果娠,生子即银台公也。后第乙未进士,与余同年,官至通政使。予向闻其事,询之银台公,果然。”

  “笋江维甲,郡庠生也。甲午未入试前数月,梦人持榜示之,其第五人为周维,而下一字以指蔽之,不令见。周觉自喜,以为指甲即己名也。迨秋间大比,其族人周维京应选入,遂登第五魁。神之隐机若此。”

周道光

  周道光,号云川,明·太仓州人。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以同知任泉州知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明·知府》节《林次崖文集》为作传,曰 :

  “周道光,号云川,太仓州人。嘉靖癸丑进士,四十一年知泉州府。

  先于三十九年任本府同知,亲临泉州、永宁二卫,稽点军余,革勾连之弊;躬临一寨四澳,督理战舰,振边镇之威。适军乏食,将为变,亲诣抚谕,皆解甲散去。贼谋攻城,应兵内伏,道光侦知,歼其渠魁,释其胁从,地方以宁。

  既得太守之命,至省谒司道,值安平羁旅数十人,久阻会城,挟之归。谒巡抚于福清,见被掳妇女三十余,羁于官,泣言于军门释之,且给食携归,未任而泽已先及民。

  莅政慎施舍,重进止,革宿弊,除蠹政;振淹滞,举废坠,轻刑罚,薄税敛;省财节用,逐久恋隶卒十余辈,衙署以清。察游辞诬善者,而斥治之,奸雄缩首。加意学校,捐俸金百余,以赈诸生之不能自存者。凡兴利革弊,靡不勇往为之。

  道光初知开州,亦有善政。民为镌‘去思’之碑。”

周渊

   周渊,明·洪武(1268—1398年)初泉州卫指挥佥事。明初,福建沿海地方并不太平,陈友定势力虽被扑灭,其余部出于对朱明政权的不满,发兵起事,其故将、泉州总管陈同即率部攻陷同安县,周渊扑灭之。

  《太祖高皇帝实录·卷32》:“洪武元年……六月……陈友定故将、泉州总管复收集余众攻陷同安县,泉州卫指挥佥事周渊率兵击之。驰马直入其阵,斩总管,复同安。”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6·政绩志·武秩·明·指挥佥事·周渊据《闽书》为作传周渊,洪武初为泉州卫指挥佥事。元亡,陈友定故将、泉州总管陈同收余众攻陷同安县。率兵击之,驰马入阵,斩,复同安。”

周锺

  周锺,字君与,南宋·晋江人。咸淳七年辛未(1271年)进士,任南剑州判官。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0·人物志·宦绩1·宋·周锺》:周锺,字君与。咸淳七年进士,授南剑州判官。安静为政,志存爱民,百姓赖之。卒于官。行道之人,皆为流涕。”

周珒

  周珒,南宋·弋溪人。嘉定九年(1216年)任安溪知县。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嘉定中……周珒,九年任。”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周珒》:珒,弋溪人。莅官,政教兼举,当时以赵彦侯皆继陈宓而治,为立祠并祀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赵彦侯、 陈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