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卢)

  卢仁(字惟良。北宋·惠安县烽火岛[现泉港区峰尾镇诚平村卢厝自然村]人)
  卢瞻(字潜圣)
  卢琦
字希韩,号圭峰、立斋。元·惠安县八都德音里卢厝人[今泉港区峰尾镇诚平村卢厝自然村]身世。从学。进士及第。知永春县[赈饥馑、均赋役。行教化。平仙游”。救济泉州难民。御安溪”]。宁德县尹、参军事往来二郡。福建行省盐课司提举。卒。文学。评价。附:《元故承务郎、福建盐课卢君墓志铭》。
  卢若腾
(字闲之、海运,号牧洲 、留庵。身世。就学。兵部主事。武选司郎中,浙江布政使左参议分司宁绍巡海道。南明·佥都御史,不赴。南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浙东四州。归郑成功。卒于澎湖。著述。遗迹。)
  卢仲佃(字汝田,号怀莘,明·浙江东阳卢宅村人。晋江知县。福安知县。历宦。)

卢仁

  卢仁,字惟良,北宋·咸平至大中祥符间(998—1016年)惠安县烽火岛(现泉港区峰尾镇诚平村卢厝自然村)人。

  卢仁是位饱学多才为人崇尚的贤士,以教书为生。

  《惠安县志·文苑》载:

  “卢仁,字惟良。少失母,事父孝,从学张南轩,以治心养性为本……文为宗。榜眼宗旦尝造其庐,以所撰献宗旦,为之延誉。有文名,累举进士,不得志于有司,家贫授生徒生徒自给,不肯一毫干求于人……”

  “秉性庄重好礼,自少至老,未尝箕踞,嬉笑之语,未尝出诸口,俗好不入其心。”

  “课子孙不令稍懈,昆季尽恭顺之道,叔侄间有如父子,男女衣服俭以洁,无私蓄,无私撰,各勤职业,皆归于公。”

  卢仁生一女(卢节)一子(卢锡)。卢节适仙游枫亭望族蔡琇,生子蔡襄蔡襄幼年长住外祖父家。大中祥符(1008—1016年)间,卢仁带着年纪相仿的的儿子卢锡、外孙蔡襄到虎岩寺设馆授徒,亲自授课。蔡襄出仕后 曾两任泉州太守,并主持修建了闻名于世的泉州洛阳桥;官至端明阁大学士,是北宋名臣。蔡襄读书处的清泉石室(水岩洞)遗址尚存。

  《惠安县续志·文苑·卢锡载:“女适莆田氏,生,谥忠惠。子祥符中与蔡忠惠读书伏虎岩,以处士终;生平好义,济人利物,洛阳为晋江、惠安要途,忠惠作桥(洛阳桥),以 职其事。”

  (参见泉州历史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宗旦蔡襄》、《泉州桥梁·洛阳桥》、《泉州儒道释寺庙·虎岩寺·蔡襄读书处》)

卢瞻

  卢瞻(1030—1085年)潜圣北宋·惠安县峰尾卢厝人(今泉港区峰尾镇诚平村卢厝),卢仁孙,卢锡(洛阳桥工程实际主持人之一)子,蔡襄的表弟

  卢瞻于元祐六年(1091年)特奏名进士,惠安登高山也因卢瞻登科而改为登科山,简称科山。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士行·宋·卢瞻》:卢瞻,惠安人。学问该博,操守纯正。以八行应诏。有诗集行世(后人整理为《高士集》,泉州市图书馆有藏本)。”

  《惠安县续志·文苑》载: 卢瞻潜圣,笃志力学,隐县西登高山,因号其峰曰高士……

  卢瞻为官清正廉明,德范熏陶向里。皇帝闻名召见,垂询安邦治国大计,卢瞻精辟奏议,皇上十分赞赏,把他的名字写在御屏上,震动朝野。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卢仁蔡襄》、《泉州山川·科山》)

卢琦

  卢琦(1306~1362年)希韩,号圭峰立斋,元·惠安县八都德音里卢厝人(今泉港区峰尾镇诚平村卢厝自然村生于元·大德十年(1306年),卒于元·至正廿二年(1362年)卢厝附近有圭峰塔,塔边有圭石,故自号圭峰故居虽已不全,但依然可考,后人一般称为氏宗祠(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古塔圭峰塔》、《泉州民居卢琦故居》)。

  《元史·卷192·列传第79·良吏2·卢琦》、明·黄仲昭《八闽通志·6人物·泉州府·良吏·元·卢琦》有传。泉州府、惠安县、永春县《志》和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36·州守卢希韩先生》据《泉郡志》所作传大同小异。

  身世

  《元史·卷192·列传第79·良吏2·卢琦卢琦,字希韩,惠安人。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元·卢琦》:卢琦,字希韩,惠安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36·州守卢希韩先生》:卢琦,字希韩,惠安人。

  卢庆龙,字云从,元•前至元十三年丙子(1276年)生,至正三年癸未(1343年)卒,享年68岁;至正六年丙戌(1346年),诸子为其奉柩安塟。在此之前的至正四年(1344年),卢琦曾专程到福州,自述身世及乃父行状,请吴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吴鉴》)为作《墓志铭》,后收录于卢琦《圭峰集》。全文如下:

  “故前村居士公墓志铭

  前国子生三山吴鉴

  盖惠安卢琦登至正二年1342年)进士第,授将士郎、台州录事。蹄自京师之五月,丁父忧。明年七月来福州,以善状乞铭于吴鉴,曰:

  ‘吾先世,光州固始人也。唐末避乱,从王诸入闽,居泉之惠安。宋·1165—1173年间,有曰卢曕,隐登高山下,以八行摹邑人,名其山曰登科山。其后,迁邑东之圭峰下,乃吾高祖之父也。(参见泉州历史网《王潮王审知卢曕》)

  高祖讳汝华,曾祖讳达叔,祖讳义先,以至元•丙子(前至元十三年,1276年之三月生吾父,名庆龙,字云从;其年宋六岳乱,吾祖偕祖母李氏避之海岛中,逾年而归,邻里亲戚咸毁于兵,而吾庐柏然独遗。祖父冒难阻躬劬勩,以收役旧业,虽倥偬不遑,而教子必有礼法焉。

  吾父羁贯知自力学问,从槐庭?先生、齐芒?先生游。吾父事亲孝,居祖母李氏丧,哀毁骨立。祖父病,侍汤药食饮衣,昼夜不解带,至剔股肉为糜进之。祖父殁,丧葬尽礼。比老,犹孺慕不衰。岁时祭祀,未尝不悲思垂涕泣,间遇人亲丧,亦为之泣,盖深痛二亲之不复可见也。生平不饮酒,惟喜啜茗,读古书,为歌诗取适己意。客至必治酒,且清谈穷日夜乐之不为厌,州里疏戚咸称善人,人无间于言。

  吾母郑氏有贤徳,先二十七年卒。时吾兄弟幼稚。吾父绝甘分少,俾得就保傅,尝诲等曰:‘汝母早殁,吾教汝兄弟读书,非图富贵利达,惟愿世先德,为好人,行好事而已。’及归自京,又尝命曰:‘汝承祖宗休泽,幸已成进士,吾日暮途远,恐不能待汝禄养矣。然吾居乡,见世吏以贪傲败名节,人唾犹虫蛆。汝惟廉谨守道,则吾地下之目瞑矣!’后数日,感微疾,端默而逝,时癸未(至正三年,1343年二月十二日也,得年六十有八。

  子男四人:长屿,次,次,次,皆已娶;女一人,适某。孙男五人,孙女一人。

  诸孤将以丙戌十二月廿四日丁酉奉柩,于县北仙境山之原。惟先生知吾父也,审敢请铭。

  余曰:‘先大人存善积德,羡有成趾若。衔词不违,笃勤为孝子,而又登巍科,铮然显闻天下,扬光烈,信来世,宜谒达官闻人铭。而君以属余,是其有尚也!已,余何敢辞?

  铭曰:

  ‘闽海之壖,圭峰所蟠。有美隐君,康盘其间。野艺泽渔,于以自老。孝善世继,委祉子后。及见子贵,禄奉弗逮。凛乎若存,有训有戒。仙岗之阡,孝思烝烝。铭以劝善,久戴是征。’”

  从学

  卢琦少时受学于余子贤·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36·州守卢希韩先生》:在元末与陈旅林以顺林泉生皆以文学为闽中名士。少受学于余子贤子贤每语其友人三山(福州)陈忠曰:卢希韩经学该贯,为人简重,在吾门十余年,不见其有惰容,真畏友也。’”

  后来还曾继宋·先贤卢瞻之后在惠安科山结庐读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科山》、《泉州人名录·卢瞻》)

  进士及第

  元朝立国于1271年,元人是游牧民族,以武力夺天下,不重视文治,直到仁宗·延祐二年(1315年)才颁布科试制度,开科取士。时规定乡试地点,福建士子要到浙江,赴京会试举人限定300名,取进士100名参加殿试。

  至正元年(1341年),卢琦与其师子贤一道赴浙江乡试,途中子贤病卒,卢琦不顾试期已届,与友陈彦博护丧归。·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36·州守卢希韩先生》:“及从子贤试浙省,子贤道病卒,不顾试期,与其友陈彦博经营大事以归。《惠安县志·轶事》“从子贤浙江乡试,子贤道卒,不顾试期,与其友陈彦博经纪其丧以归。

  至正二年1342年)会试春闱,陈祖仁榜进士。

  《元史·卷192·列传第79·良吏2·卢琦登至正二年进士第。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36·州守卢希韩先生》:“至正二年进士。”

  《惠安县志·卓绩》、《泉州府志》均称:“终元之世,泉州第进士者,惟一人。此说不确。事实上,元代泉州第进士且无疑者3人:至正二年(1342年)壬午科陈祖仁2人(惠安卢琦、同安王三锡),至正十一年(1351年)辛卯科文允中1人(南安梁政)。而终元之世,泉人第进士后入仕者确惟卢琦一人而已。(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进士名录·》)

  知永春县

  卢琦初授将士郎(正八品)、浙江台州录事,因丁父丧承服上任。服除,改授福建延平知事。至正十二年1352年)授从仕郎(从七品)、永春县尹,至至正十六年(1356年)改调宁德县尹而去,历时4年。

  《元史·卷192·列传第79·良吏2·卢琦十二年,稍迁至永春县尹。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元·卢琦》:十二年稍迁至永春县尹……民为立德政碑,生祠之。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36·州守卢希韩先生》:“稍迁知永春县。”

  元代,贵族和地主、寺院疯狂兼并土地;中期以后更因统治者挥霍无度,国库日趋枯竭,加紧搜刮民财;且政事日益腐败,官府不问农事,水利失修,致自然灾害无法抗御。登第时距元亡仅26年,正处在元朝末叶,阶级矛盾十分激化。

  卢琦永春县尹任上,尽力救民于水火,缓和阶级矛盾,政绩斐然,影响极大。去之前,永春百姓曾相率前往福建宣慰司都元帅府乞留不得,乃立庙设生祠奉祠,并请翰林林泉生撰《永春县知县公去思碑》勒石矗于郊外,以颂卢琦惠政功德。《螺阳文献·卷1·林泉生〈永春县知县公去思碑〉》载:“自是,卢琦威行于境外,永春之名满闽、粤矣。

  一是赈饥馑、均赋役。

  卢琦任永春县尹的前3年,即至正九年(1249年)七月,永春灾罹空前大风雨,水发山崩,民多压死,受漂殁者达3000余人,村舍田园大量流失。

  《元史·卷192·列传第79·良吏2·卢琦》载始至,赈饥馑,止横敛,均赋役,减口盐一百余引,蠲包银榷铁之无征者,已而讼息民安。

  卢琦甫上任,即上疏请求开5处官仓账贷,以无偿施账、平粜、放贷等优惠方式,拯救饥谨;减夏、秋两季钱粮税,豁免铁炉税,停止横征各种牛、苧、丝料、夫役等附加什税;同时,下乡劝农,积极清理积案,对细小讼诉,晓以“何为弃农而造功庭”,劝讼者息事宁人,自仄而归。

  二是行教化。

  《元史·卷192·列传第79·良吏2·卢琦乃新学宫,延师儒课子弟,月书季考,文风翕然。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元·卢琦》:在县多惠政,而尤以教化为首务。

  《永春县志》亦载:“阖邑明人伦,知廉耻,保信义,持忠孝,官曹事少,学风翕然,教化大行。”

  三是平仙游”。

  《元史·卷192·列传第79·良吏2·卢琦邻邑仙游盗发,适在邑境,盗遥见之,迎拜曰:‘此永春大夫也。为大夫百姓者,何幸之大乎!吾邑长乃以暴毒驱我,故至此耳。’因立马喻以祸福,众皆投刃槊,请缚其酋以自新,许之。酋至,械送帅府,自是威惠行于境外。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元·卢琦》:仙游盗发,立马喻以祸福,寇挽刃槊请缚其酋以自新。

  四是救济泉州难民。

  据《泉州府志·祥异》载,至正十三年(1353年),泉州所属各县空前大早,至正十四年(1354年)饥荒,“种不入土,人相食。”晋江、南安、惠安三县特别严重,至颗粒无收

  《元史·卷192·列传第79·良吏2·卢琦十三年,泉郡大饥,死者相枕籍。其能行者,皆老幼扶携,就食永春。命分诸浮屠及大家使食之,所存活不可胜计。

  《永春县志》亦载:“民多扶老携幼,就食永春。”卢琦“谕百姓及浮屠食之,幼稚有弃于道者,命以舟载之。”

  五是御安溪

  《元史·卷192·列传第79·良吏2·卢琦(至正)十四年1354年),安溪寇数万人来袭永春。闻,召邑民喻之曰:‘汝等能战则与之战,不能,则我当独死之尔。’众皆感愤,曰:‘使君何言也!使君父母,我民赤子,其忍以父母畀贼邪!且彼寇方将虏掠我妻子,焚毁我室庐,乃一邑深仇也。今日之事,有进无退,使君其勿以为忧。’因踊跃争奋。率以攻贼,大破之。明日,贼复倾巢而至,又破之。大小三十余战,斩获一千二百余人,而邑民无死伤者。贼大衄,遂遁去。时兵革四起,列郡皆汹汹不宁,独永春晏然,无异承平时。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元·卢琦》:安溪寇来袭永春,率乡民大小三十余战,斩获贼众三百余(乾隆《泉州府志·列传》作“斩获贼众千余”。时列郡兵起,独邑境晏然。

  宁德县尹、参军事往来二郡

  至正十六年(1356年)卢琦授承事郎(正七品)、宁德县尹。

  《元史·卷192·列传第79·良吏2·卢琦十六年,改调宁德县尹而去。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元·卢琦》:十六年,改宁德县。先是,宁德县贼炽,民匿山谷中,闻来官,皆复业,贼亦奔溃。

  卢琦未到宁德上任前,该地盗贼猖撅,民不聊生。至正十六年(1356年)卢琦一到宁德,盗贼纷散.躲匿于深山峡谷的百姓,闻悉卢琦已上任,纷纷复归故里。

  至正十六年1356年),泉州处于持续十年之久的“亦思巴奚战乱”前夕,正当“兴、泉方用师”的混乱之际,卢琦受帅府命“参军事往来二郡(兴化、泉州)·嘉靖《惠安县志·卷13·人物·元·卢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历史事件亦思巴奚战乱》)

  福建行省盐课司提举

  至正十八至十九年(1358—1359年),卢琦累福建行省照磨,授承务郎(从六品)、行省都事,转福建盐课副提举;又用中书户部尚书公、福建行省平章政事公荐,旋升福建盐课都提举(正六品),分司海口,外商货运都得经他许可方能交易于全省。

  ·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元·卢琦》:升鹾司,民安赋集。

  ·嘉靖《惠安县志·卷13·人物·元·卢琦载:时泉州港“有蕃商以货得参省,势震中外,胁户部令下四盐场引自为市。曰:‘是上亏国课,下毒亭民,吾腕可断,牒不可署。’竟坚卧不顾。”

  卒

  至正廿二年(1362年),荐升浙江平阳知州(正五品),任命未至而殁,享年五十七岁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元·卢琦》:后以近臣荐,授温州路平阳州知州,卒。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36·州守卢希韩先生》:“晚以近臣荐,除守平阳州,命下未至而殁。”

  葬惠安八都龟鳖山(奎壁岩山)之阳。墓毁于文革,今石碑、翁仲无存,墓道墓室倾覆,墓道为民居所据,仅为立卢琦墓遗址碑

  文学

  卢琦著有《圭峰文集》10卷、《诗集》12卷,大部分失传·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元·卢琦》:有文集若干卷。

  卢琦在政坛是位良吏,在文苑又是元末闽中文学四大名士之一,与陈旅林以顺林泉生齐名。·嘉靖《惠安县志》称:“元诗三十大家选,公卢琦诗澹远,意境绝高,出三十大家上,盖之诗也。现代《中国文学史》也称卢琦刘固方回张翥四人是元代诗人的代表。

  其《圭峰集》2卷被收入《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167·集部20·别集类》传世(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圭峰集》)。古代惠安,从北宋•太平兴国六年(981年)建县,至《四库全书》编纂前的清乾隆卅六年(1771年),只有6名惠安人的著作被收入《四库全书》,即:元•卢琦,明•李恺王德一张岳陈玉辉黄克晦

  《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台湾出版)收有《圭峰集》2卷。

  他的《游洞岭寺》一律,收入清·张景星主编的《元诗别裁》一书,诗中的“日高花散影,风定竹无声”为一代名句。

  卢琦的作品有很强的社会性和现实性,对人民的苦难充满忧思与激愤,鞭挞元末的黑暗腐败政治,表达对贪官悍吏的愤恨。

  如五言古诗《忧村氓》“世道日纷纷,人人自忧切。路逢村老谈,吞声重悲咽:我里百余家,家家尽磨灭。休论富与贫,官事何由彻。县帖昨夜下,羁縻成行列。邻里争遁逃,妻儿各分别。莫遣一遭逢,皮骨俱碎折。朝对狐狸啼,暮为豺狼啮。到官纵得归,囊底分文竭。仰视天宇高,纲维孰提挈。但恨身不死,抑郁肠中热。南州无杜鹃,诉下空啼血。”

  作为一个同情人民、热爱人民的良吏,卢琦对元末人民因战乱所遭受的苦难有切身体会,它在《有事过居庸关》一诗中,描写了“草根白骨弃不收,冷风悲雨哭山鬼”的悲惨景象,对“道旁老翁八十余,短衣白发扶犁锄”更是同情不已,从而发出“生者有功佩玉印,死者谁能招孤魂”的感慨,并憧憬“男耕女织天下平,千秋万古无战争”的太平生活。

  又如《汀洲道中》(见《惠安续志·卷10》):“七闽穷处古汀洲,万壑千岩草树稠。岚气满林晴亦雨,溪声近驿夜如秋。云间僧舍时闻犬,兵后人家尽买牛。但得为太守,边方从此永无忧。【按】:西汉渤海太守龚遂、颍川太守黄霸,均为循吏。特别是龚遂“民有持刀剑者,使卖剑买牛、卖刀买犊。”

  卢琦又是一个兴趣超然的诗人。他在《渔樵共话图》中写道:“樵夫初下山,渔夫才舶船。邂逅即相问,生涯两堪怜。我渴鱼可羹,尔归突未烟。尔鱼莫索价,我薪不论钱。惟将薪换鱼,一笑各欣然。”使人感受到淡泊朴实的生活气息,给人以高远的意趣和情愫。

  卢琦对明代八闽诗坛的影响是深远的,明代“闽中十才子”的诗受他影响颇巨。

  评价

  卢琦处于王朝末叶,官吏腐败,民不聊生,是想力挽狂澜却抱恨终天的人物,也是一位处处为民、立淤泥而不染的良吏。《元史•良吏传》全国选18名,福建仅2名,卢琦是其中之一(另1名是福州罗源林兴祖),也是今泉港区唯一入选国史列传的历史人物。《福建通志》载元朝永春有10位知县,只有卢琦“良吏传”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36·州守卢希韩先生》:

  “迨得禄,视子贤家如师在时,载其弟之官,与分廪而食。仅少一岁,每别去见,必纳拜,曰:‘是吾师行。’君子称其厚谊。

  尝以事赴京,中道遽还,人问其故,叹曰:‘中原板荡矣。’因太息不已。”

  附:《元故承务郎、福建盐课君墓志铭》

  清娄云道光《惠安县续志•卷11收录有谢子龙撰文的《元故承务郎福建盐课君墓志铭》,全文曰:

  “元故承务郎福建盐课君墓志铭

  溪西谢子龙撰文

  中奉大夫中书户部尙书贡师泰书丹

  中奉大夫福建等处行中书省参知事郑旼篆盖

  吾乡友希韩?君之子?走介以书来曰:吾先君子以至正二十一年秋移病去官,侨居玉融之海乡,不幸明年秋七月甲辰卒,乃扶枢归,卜宅于故里龟鳖山之原,葬以十二月壬申。吾兄以执丧,不能躬衰经远出、泣血再拜乞铭于门。而尝辱与先生游,先君子又辱先生知,敢求先生铭。

  予执书以哭,以为君出仕四方,而声迹数相闻。维时弗靖,三年始音问不相接,我思其人方炯于怀,而承凶若,是其遽为之奈何,其忍不铭乎!

  君讳,字希韩立斋其自号也。

  儿时即耽读书,颖悟过人;既长,出游学益力,善传依为文,条鬯而赡贴,得孔子辞达之意。

  登壬午进士第,果以诗经为多士冠,泉人荣之,谓今欧阳欧阳詹,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欧阳詹》)焉。

  授将仕郎、台州录事,丁外艰不赴。终丧,改延平知事;授纵仕郎,调永春尹;改授承事郎,调宁德尹;擢福建行省照磨,授承务郎,升行省都事,转福建盐课副提举用中书户部尙书贡公福建行省平章政事普公荐,旋升都提举;俄以移疾去,卒于海上中途之寓舍,得年五十有七。

  其在延平,案无留牍,廉之名盖自此始出;考艺秒,多得俊茂,士类称快。

  及为永春,以和易近民,使情自达;有讼,审曲直立断之,吏不得以施其奸;大修学校,以身奖掖学者,多倾向焉;郡中大饥、道有积殣,君以公事至郡,见饿者,贸贸然悯之,令载以归,使富民出谷粟以赒养之,亡虑数百人;邻境侵掠,民久不知兵,君先怀以恩,作之以文,皆以锄挺瓦石奋击,大小三十余战,贼退,躬往谕之,所至开壁迎拜,享士卒牛酒。甫定而宁德之命至,举邑留之不可,咸镌碑立祠、歌诗以饯,至沓然及其家而不忍释者。

  迨赴宁德,贼势方张甚,民恟惧散匿,兵集无以为饷。君深入吁怀,民复而兵食亦以给,贼闻风溃去。居逾月,而省以檄召,民皆以为‘非候不能父母我,何夺之?’亟至哭诉于省,愿借一年。时泉内外皆兵,省臣以君之德望素孚于人,非君往谕之不可。君至,果晏然帖服,后竟不及归,宁德民益思之。

  参政公分镇泉,君以照磨参画有功。及为都事时,京师饥,君驰省檄至莆,令民入粟补官授以宣敕,人争趋之,而粮运大积,京储以济。

  福建盐法严酷,民有至死者。君莅职有方,脱其桎梏而苏之,民争赴功,大课以羡,至皆感德,目曰‘生佛’焉

  君世韦布积之既久,而发于君之身,则孰不欲以贵富自假;君居官十数年而廉,人无间然者。至于言貌应接,一如生平,略无世俗态。而所憾者,母早丧,事父与兄,而禄皆弗及,庶几他日有所显扬,其心尤拳拳焉。其在闺门,相敬如宾;在乡党朋友,而莫不尽情;尤好为赈贷,力虽乏而志不少衰。人之知君者,谓居今之时,宜其大用,以大民惠,而晚更多,难去之林壑又不可得,而竟以客死,是可哀也!然死而无愧,且得归以葬,是又可慰也。

  君先世光州固始人,从王绪入闽,居泉之惠安。曾祖讳,叔祖讳义先;父讳庆龙,赠承务郎、南昌县尹,生子四,君其次也;母郑氏,赠恭人;妻陈氏,赠恭人。子男四人:长,早世;次,娶连氏,娶林氏,娶柳氏;女三人,幼者;仅存孙女一人。

  有《文集》若干卷传于家。

  铭曰:世德之令伊,俊彦乃生;文冠多士,而弗自以荣;惟廉洁身志,专在氓人;方营营而我守以贞,竟以疾去而外患莫撄;故山遥遥,乃客死海滨。嗟哉!若人其目之能瞑,旅榇来归,藏之永宁,千载而下,尚不没其名。’”

卢若腾(1598—1664年)

  卢若腾,字闲之,一字海运,号牧洲留庵,明·泉州府同安县浯洲(金门)贤聚(今贤厝里)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7·主事卢牧洲先生若腾收录《通志》有关内容为作《传》。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5·人物列传·明列传12·卢若腾(同治补刊本)据《通志》参《浙江通志》、《同安志》有关内容为作《传》。《金门县志》连横《台湾通史·史卷29·诸老列传·卢若腾亦有《传》。

  身世

  《闽中理学渊源考·主事卢牧洲先生若腾》:卢若腾,字牧洲,同安人。”

  乾隆《泉州府志·卢若腾》:卢若腾,字牧州,同安人。”

  连横《台湾通史·卢若腾》:卢若腾,字闲之,号牧洲,福建同安金门人。”

  《金门县志》:

  “卢若腾,字闲之,一字海运,号牧洲(金门)贤聚人。生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卒于(南明)永历十八年(清·康熙三年,1664年),年六十六(虚岁应为67岁)

  祖父一桂,庠生,学殖渊博,为一乡儒宗。父道炳,刚毅耿介,重然诺。”

  卢若腾的先祖卢邹,唐代任职侍御中丞,僖宗·乾符元年(874年)从河南光州固始县入闽,为福建氏开基祖。传至十四世,有卢宗发卢宗兴兄弟。卢宗发于明太祖·洪武十九年(1386年)从同安县卢岭移居于同安县县城后卢,不久又率家人乘船到隔海相望的浯屿岛(今金门),成为金门姓宗族的开基祖,后裔聚居于贤聚村。

  就学

  《金门县志》:若腾少年三试童子科未中,父忧甚,淮深觉凡人欲立大功业,必先经困苦磨练,故教导益严,日督其精研经学性理,熟读历代史、秦汉文,及唐、宋诸大家集。”

  卢若腾曾一度客寓晋江龙湖内坑,是龙湖鲁东陈鹄文晖书堂”的门生,是 “鲁东十八士”之一。(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鹄》、《泉州学校·泉州书院·文晖书堂》)

  兵部主事

  《闽中理学渊源考·主事卢牧洲先生若腾》:“崇祯十三年(庚辰,1640年)进士,御试召对称旨,授兵部主事。时阁臣杨嗣昌督师湖广,作佛事祈福,若腾疏参嗣昌不能讨贼,止图佞佛。上以新进小臣妄诋元辅,严旨切责,时论壮之。”

  乾隆《泉州府志·卢若腾》:“崇祯丙子(崇祯九年,1636年)举人,庚辰(崇祯十三年,1640年)进士。御试,召对称旨,授兵部主事。时阁臣杨嗣昌督师湖广,好作佛事祈福,若腾疏参嗣昌不能讨贼,只图佞佛。帝以新进小臣妄诋元辅 ,严旨切责,时论壮之。”

  连横《台湾通史·卢若腾》:“崇祯八年(?应为崇祯九年)举于乡,十二年成进士(?应为 崇祯十三年,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历代进士名录·元、明、清·崇祯十三年》。帝以天下多故,御文华殿,简用新进士三十人,观政兵部,若腾于焉。时督师杨嗣昌夺情起用,玩寇佞佛,若腾劾其罪,下旨切责,天下壮之。”

  《金门县志》:

  “崇祯九年(丙子,1636年)始中举。(崇祯)十三年(庚辰,1640年),四十二岁成进士。时中外多警,上雅意边才,因授兵部(武库清吏司)主事。

  会阁臣杨嗣昌督师湖广,玩寇佞佛,若腾劾其恶。上以新进小臣,妄诋元辅,严旨切责,而时论壮之。”

  武选司郎中,浙江布政使左参议分司宁绍巡海道

  乾隆《泉州府志·卢若腾》:

  “迁宁波巡海道佥事。

  疏纠权珰田国兴揽带货船、滥用人夫、辱州县、阻闸口;有旨召国兴回, 论如法。

  居官洁己惠民,剔奸弊,抑势豪,峻绝馈遗,轻省赎锾,风裁凛凛。值胡乘龙盗起,从容指顾,旬日间凶渠授首,闾井晏然。大有功德与浙,浙人祠之,历久不废。”

  连横《台湾通史·卢若腾》:

  “累迁武选司郎中,总京卫武学。

  三上疏弹定西侯·蒋维禄。有恶其太直者,迁宁绍巡海道。

  濒行,又劾内臣田国兴诸不法事。帝纳之,逮国兴抵法。

  至浙,洁己爱民,兴利除弊,势豪屏迹,莫敢逞。荡平剧寇胡乘龙等,闾里晏然。浙人建祠祀之。”

  《金门县志》:“寻迁浙江布政使左参议,分司宁绍巡海道。洁己爱民,兴利除弊,势豪屏迹。荡平剧寇胡乘龙等,闾里晏然。士民建祠以奉,有‘菩萨’之称。”

  黄宗羲王征南墓志铭》载:“少时谒海道若腾,海道较艺给粮,征南尝兼数人,直指行部,征南七矢破的,补临山把总。”

     卢若腾巡守浙东兵备,在宁波驻扎时,溪口雪窦山山贼叛乱,联合浙江东阳附近的乱党伺机起兵。卢若腾不动声色,暗中传授克敌制胜的方法给太守陆自岳,很快平定了叛乱。因此婺中生灵涂炭,而宁波一带安然无恙。从此宁波人民对他很是敬重。他去大岚山寨时,山寨中的军民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但还是用酒食招待他,他是流着眼泪把他们赶走的。

  在明末抗清斗争中,和卢若腾一起共事的人里,宁波的志士最多。阁部里有钱止亭沈彤庵;列公里有冯簟溪张苍水陈逋庵,以及内家大学王征南,这些人都是中流砥柱之类的人。在这些人中,卢若腾王征南接触较早。

  南明·佥都御史,不赴

  乾隆《泉州府志·卢若腾》:“历凤阳巡抚。”

  连横《台湾通史·卢若腾》:“福王立南京,擢凤阳巡抚。若腾当国,纲纪大坏,辞不赴。”

  《金门县志》:

  “崇祯十七年(甲申,1644年),帝崇祯帝缢死煤山,清兵入京,若腾闻变,怨愤泣血。

  及福王立于南京,擢为佥都御史,督理江北屯田,巡抚凤阳,提督操江。 若腾 以马士英阮大铖当国,纲纪大坏,辞不赴。”

  南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浙东四州

  连横《台湾通史·卢若腾》:

  “及唐王(南明·隆武帝·朱聿键立福京(福州),下旨征辟,单骑赴召。

  授浙东巡抚,驻温州,督师北伐。特荐宿将贺君尧为水师总兵,募靖海水兵,扼守要害。以族弟游击将军若骥守盘山溪,为藩卫。奏简学臣考试,以取人才、收士望。从之。是岁温州大饥,捐资赈济,得旨嘉奖,加兵部尚书衔。

  鲁王起兵绍兴,号监国,其臣不奉福京之命,以兵窥温州,有兼并意。贺君尧勒兵拒之。而于颖亦有抚浙之命。若腾疏言:‘十羊九牧,号令不一,恐误封疆,请自撤。’不许。

  郑彩郑芝龙之侄、郑成功的堂兄,时封永胜伯,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芝龙郑成功之杀熊汝霖也,众畏其势,莫敢言;若腾直揭其罪,朝士振悚。

  帝隆武帝英明果断,有知人鉴;而郑芝龙(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芝龙》)专权,日事骄奢,大学士黄道周嫉之,奏请出师,窥江西,途次以门生为托。若腾复书相勉许。

  已而道周殉难,绍兴之师亦溃,清军迫温州。若腾君尧力守,粮绝不继,七上疏请援,不报。城民议款,拒之,愿以身殉。城破,率亲兵巷战,背中三矢,为靖海营水师所救,乃由海回闽,上疏自劾。而关兵已撤,芝龙降矣。

  若腾归里后,与同志某等结社,举兵图恢复,所谓望山之师也。既以粮尽而罢。”

  《金门县志》:

  “唐王即位福州,改元隆武,下旨徵辟,单骑赴召。授以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温、处、宁、台(即浙东四州)

  隆武二年(清·顺治三年,1646年),清兵攻下绍兴,迫近温州,若腾率师力守,粮尽达六月,城民议纳降,若腾严拒之,城遂破。率亲兵家人巷战 腰臂各中一矢,为靖海营水师救出。

  八月唐王被俘遇难,若腾痛愤投水,为同官拯起。寻潜入滃州(舟山),图起兵,见事不可为,乃回闽之曷山。

  清兵陷漳州,书招若腾降,覆书却之。”

  归郑成功

  《闽中理学渊源考·主事卢牧洲先生若腾》:“后归隐海滨。”

  连横《台湾通史·卢若腾》:“桂王立肇庆,改元永历,若腾上表贺。温谕下答。方是时,招讨大将军郑成功开府思明(厦门),招徕遗老,若腾依之。礼为上客,军国大事,时咨问焉。”

  《金门县志》:

  “入安平镇(今晋江安海)郑成功待以上宾。后转徙厦门,留居浯岛(浯洲屿,今金门),因自号‘留庵’。(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成功》)

  【与卢若腾一起留居金门的明室绅耆有王忠孝诸葛倬沈宸荃曾樱许吉璟辜朝荐徐孚远郭贞一纪许国沈光文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忠孝曾樱》)

  越年(清·顺治四年,1647年),永明王即位肇庆,改元永历,召拜若腾兵部尚书,以道阻不能达。”

  卒于澎湖

  清·顺治十八年(永历十五年,1661年)农历三月初一日,郑成功在金门祭海誓师征台, 康熙元年(1662年)五月初八日卒于台湾,子郑经继位。康熙二年(南明·永历十七年,1663年)十月,清兵佔领金门、厦门。(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成功郑经》)

  《闽中理学渊源考·主事卢牧洲先生若腾》:“卒。”

  乾隆《泉州府志·卢若腾》:“甲申变后,与癸未进士沈佺期许吉璟等同渡海,隐于台湾,励节终身。卒,年六十六。”

  连横《台湾通史·卢若腾》:“永历十八年(清·康熙三年,1664年)春三月,与 沈佺期许吉璟等同舟入台。至澎湖,疾作,遂寓太武山下。临终,命题其墓曰:‘有明自许先生公之墓’。年六十有六。嗣王·郑经临其丧,以礼葬于太武山南,今犹存。”(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沈佺期郑经》)

  《金门县志》:

  “永历十七年(清·康熙二年,1663年),金、厦沦清,若腾走南澳。

  (永历)十八年(清·康熙三年,1664年)(与沈佺期许吉璟参见《泉州历史网》 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沈佺期渡台,至澎湖,疾作。忽问:‘今是何日?’侍者以三月十九日对,矍然曰:‘是先帝(明·崇祯帝殉难日也。’一恸而绝。”

  著述

  乾隆《泉州府志·卢若腾》:“ 所著有《方舆图考》、《浯洲节烈传》及《诗稿》、《文集》。”

  连横《台湾通史·卢若腾》: “生平著述甚富,有《留庵文集》二十六卷、《方舆互考》三十余卷,《与耕堂随笔》、《岛噫诗》、《岛居随录》、《浯州节烈传》、《印谱》各若干卷,后多散佚。邑人林树梅求数种,刊之。”

  《金门县志》:

  “晚年一意著述,上自天文地理,下逮虫鱼花草,宏通博雅;品藻古人成败得失,反覆淋漓,断制严谨。至于身世感遇,忧愁愤懑之什,皆根于血性之注洒。

  所著有《方舆互考》三十余卷、《留庵诗文集》二十六卷、《浯州节烈传》、《学字》、《与耕堂随笔》、《岛噫集》(1卷)、《岛居随录》、《岛上闲居偶寄》、《印谱》等,惟多散佚。”

  1959年,在金门鲁王塚发掘出卢若腾留庵文集》、《留庵诗集》、《岛噫诗》、《制义》等书,为今日可见之著作。

  《岛噫诗》保存完整,所咏颇足反映明郑时代戎马倥偬之社会状况。有“八世胞孙德资重录”抄本。书前“小引”有云:“岛居以来,虽屡有感触吟咏,未尝作诗观,未尝作工诗想;如痛者之呻、哀者之哭,噫气而己。”

  遗迹

  卢若腾故宅在金门金城镇贤厝里大马路旁,门上有留庵故居”之匾。正屋是马背式元脊,左右边有二榉、尾榉各一,正屋、左右榉之間是深井,平面形状像一个凹字形,属于一落四榉头格局之金门传统民居。大门上方为加两斜坡屋瓦带有燕尾的“墙街”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台湾纳入满清版图。卢若腾子称在金水梦见其父托梦,诉其居于澎湖“在外苦寒”,欲返金门,其子乃迎其骨归,建墓葬于贤厝里村北大马路旁小坡地, 与故宅相距仅约百公尺。墓园原无墓碑,至其孙卢勗吾“琢石立于墓门”。碑石铭文分四行,中间两行楷书阴刻“有明自许先生 牧洲 公之墓”,碑左“奉”和碑右“遗命勒石”即说明葬于澎湖为何不题名,不落款的情况。

  如今卢若腾故宅及墓园已被列为三级古迹。

  卢若腾曾于永历十五年(1661年)倡修金门金湖镇太武山海印寺,留有《募建太武寺疏》及《重建太武寺碑记》。

卢仲佃

  卢仲佃(1521—1587年),字汝田,后号怀莘,明·浙江东阳卢宅村(原金华市东阳旧县城迎晖门外,今东阳市城区东侧)人。

  晋江知县

  卢仲佃嘉靖卅一年(1552年)中举,卅五年(1556年)丙辰科三甲进士,授晋江知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5·政绩志·文秩2·明·知县·卢仲佃据旧《志》为作传:

  “卢仲佃,字汝田,东阳人。嘉靖丙辰进士,授晋江知县。

  为政务恤民隐,建白兴除,可垂永久。

  安平(今安海)旧无城,与乡绅柯实卿经营。

  【安海是泉州沿海大镇,旧无城。嘉清卅六年(1557年),为防倭寇侵扰,卢仲佃在安海筑造石城。刚建到一半,倭寇悍然侵入烧掠而去。后来,安海乡贤、安徽池州知府柯实卿继续筑造而成。民以其城匾曰“卢侯城”。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巡检司城·安海城》】

  新筑深沪、乌浔二巡司,城垣剥坏,悉为缮完。

  时倭寇猖獗,军兴乏饷,上司议弓兵加征,洛桥置官榷税,再三申豁,民甚德之。

  以拾遗调福安令去,陈牒挽留者数千人。立祠二:一在郡东郭,一在安平城。又祀名宦。”

  福安知县

  嘉靖卅八年己未(1559年)四月初五,倭寇陷福安城,男妇死者三千余,掳驱而去者七百余,溺水堕崖死者莫计,妇人道产而亡者,死而绝嗣者,被刃残毁因为废人者,所在有之,史称“己未之变”

  当年十一月,卢仲佃接任福安知县。前县城城墙已为倭寇所破,卢仲佃率兵五千,加速进城,缮治城墙,招抚流民。卢仲佃对城基重新规划,北城外扩593米,西城外扩147米,北城内缩620米,南面亦稍加扩展,城墙周长仍旧保持2667米,并把城壕上原来的石板桥改成木吊桥。

  忽报倭寇至三洋,三洋民十余万阻于水不得渡。卢仲佃以渔舟济之,百姓获全。倭掠三洋无所得,复自三洋攻城。城中人因前祸而害怕,争先逃避。卢仲佃令曰:“吾与汝一同死守,听任妇女出城,男子逃出者,砍左右脚。”民乃止,死守三昼夜,倭寇终不能得逞。

  其年,卢仲佃还命三塘(官塘、外塘、南塘)百姓建筑城堡自卫。

  嘉靖卅九年庚申(1560年)初,卢仲佃发动民众掩埋遭倭害之遗骸,清明日为作《倭后掩遗骸文》祭之。文曰:

  “福安县知县卢仲佃呼去岁死难之民,而祭以文曰:

  自古长平白骨,春燕无窠。人遭世乱,卒与祸撄无足怪者。今圣天子当御,随在阳春。独倭侵海隅,城守不谨,遂至一邑老幼男妇无辜不雪者几三千人。呜呼!胡尔辈之所遭如是耶!

  予去岁被调在途,闻福安之报,泫然流涕久之。复奏留在军,铨曹注知邑事。昔之所风闻而遥涕者,今身历而面睹之矣。十月赴任,见荆棘满城,灰烬遍市,二百载烟火辏集之区,一旦荒墟,心痛之,誓不与此贼共天地也!顾予不能射骑,将何为哉?姑自力之可及者勉之,高城深池,吊其生,抚集其流移。念尔辈之死,姓名莫知,身首异地也。筑以砖冢,敛而藏之,于以泄不尽之哀。

  呜呼!尔辈亡矣,尔子孙在,尔宗族在,尔妻孥、乡闾在,尚鼓尔英爽不死之气,固尔宗祖万年之基,如倭复经尔邑,尔尚辅子孙宗戚一鼓歼之,以雪尔必报之仇,是尔不生而生也。

  吾谨伸前志,尔邑之遭洪水、盗贼以死者,不减于今也。尔辈遭此,亦数之奇也。尔其安于兹,毋为厉、为暴,以重为尔乡害也。以牲醴为食,其飨之。”

  历官

  不久,卢仲佃擢南京刑曹。

  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十一月,转兵部武库清吏司主事。时海瑞下狱,仲佃与同僚竭急以救,为徐阶所阻,引为终生之憾。

  隆庆元年(1567),升兵部侍郎,出守成都。值白莲教起义,百姓受死刑的有数百人。卢仲佃曲为宽宥。

  隆庆五年(1571),迁广东按察副使,转惠潮副使,后调湖湘。

  楚王薨,世子方襁褓。武岗王谋署府事,与王戚共盗楚王积蓄。卢仲佃忤权相张居正之意,按王戚于法,剥夺其武岗府事职务。万历元年(1573年),张居正复告知卢仲佃,方便其二子乡试。仲佃复拒之。张居正不悦,调卢仲佃参江右,巡按南昌。

  宁州氏民相仇杀,宁州守张其事,请求剿灭。卢仲佃斥之。氏最后解散,守张其事得罪,卢仲佃升广东布政使。

  有因欺蒙朝廷而贬官的,怀疑卢仲佃,与前宁州守一起构陷卢仲佃卢仲佃于是左迁备兵惠潮。

  时流民占据山寨,兵燹不断,瘟疫流行。卢仲佃为劝降流民,积劳成疾,遇上瘴气,最终死于任上。

  卢仲佃为人,性淡重然诺,节俭好施予,置义田千余以赈宗族。家居俭约,终身不畜姬妾。所著有《莫轩集》数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