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专祠(2—5划)

  2划:七贤祠(泉州府城隍庙东)、丁公祠
  3划:

  卫民祠(附:陈义士祠)
兵备祠、三贤祠(德化县旧冲霄塔下;祀闻人宗望、林大俊、桂振宇)
  义波祠
(真身庵。惠安县洛阳镇洛阳街)义烈祠(约祠宫、将军爷庙。永春县五里街镇儒林村。)
  4划:
  王刺史祠
文忠
(泉州府城东街仁风门内。沿革。民国·曾遒《桐阴旧迹诗纪·王忠文公废祠》和陈泗东按。)王玉溪祠、提督祠、王慕蓼祠、
  
五贤祠、劝忠祠(泉州城区曾井铺。沿革。立祠缘由。明·顾珀《记》略。明·庄一俊《记》略。)、水府庙(在德化县茅岐社水府山;祀苏十万)
  5划:吏部祠、郎中祠、节孝贞烈祠、

2划

七贤祠

  七贤祠,位于泉州府城隍庙东。原为六贤祠,祀韩国华韩琦王易王曾朱松朱熹三对父子。至明, 添祀郑良璧,称七贤祠。清·道光(1821—1850年)间修府城隍庙,并修七贤祠,并将未能列入名宦祠的海禄邱之勋杨延桦史必大附祀于此。已废。

  民国·曾遒《桐阴旧迹诗纪·七贤祠》(原载《晋江文献丛刊第一辑》,晋江县文献委员会编,1946年。现代陈泗东加按后载《幸园笔耕录》,鹭江出版社,2003年出版):

  “址在温陵讲学院北、府城隍庙东。

  先是祠仅祀公、公、公父子,至明添祀公,名七贤祠。清·乾隆间,郡绅议以 公、公、公、公入名宦,不果。道光间修城隍庙,并修七贤祠,郡人即将四公附祀祠之前厅。

  民国以来,屡经驻军,祠被拆毁,神牌亦废。辛巳(1941年)夏,薛文波等捐资修城隍庙,并修七贤祠,复安牌位。惟前厅尚未建筑,乃收公等四位附列两旁。

  父子相承世济美,勋名两代炳青史。
  爱民太守仁兼慈,至德动天锡贤嗣。崇隆相业维朝纲,定策元勋慎端委。
  公派本泉华宗,绳武先芬乔与梓,和羹兆应梅花诗,造化阴阳赖燮理。
  望考有亭庭训贻,温陵讲学小山峙,闽学名匹濂洛关,黉宫哲位享樽簋。
  师儒宰辅垂典型,有宋民风纳正轨。海滨自昔称醇良,追念遗徽殷仰止。建祠地复邻欧阳
(原注:离“不二祠”在百步左右。),百世馨香合崇祀。
  更有明代推官,品行端严器望伟,三百年来辉后先,笃生名世实同揆。高山在望灵式凭,七贤之名自此始。
  
大道从来无不容,凡属同仁总一视。公、公文武材,一为龙骧一獬豸。郡邑善政在亲民,二公清似水。门庭附祀虽从权,综溯生平堪比拟。
  千年祠宇兵变余,栋拆榱崩剩残址。乡人好义重兴修,道德纲常应奋起!

  按七贤:国华良璧。附之勋延桦必大

  【泗东按】

  泉州府城隍庙,始建于宋,规模宏大,堪与开元寺比美。建筑的木斗拱,也刻有飞天乐伎。大殿后壁有一幅明代漆绘的地图,很名贵。此庙先毁于工厂,再毁于学校,现只存后面荒废的三小间城隍父母祭殿,其他荡然无存。现址为工农小学校舍。木斗拱飞天残存数个,为市文管会收藏。照墙‘麒麟壁’,造于清·乾隆间,工艺甚巧,1975年文管会把它移建于开元寺西广场。

  七贤祠已废。

  朱松朱熹父子,都在泉州当过官,讲过学。

  王易是宋朝宰相王曾之父,先世为泉州人,迁山东益都。故王曾也被称为泉州人。王曾孝先,北宋·咸平五年(1002年)中状元,曾经连中三元(解元、会元、状元),官宰相,封沂国公,谥文正

  其余诸贤未详。”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城隍庙·泉州府城隍庙》、《泉州人名录·韩国华韩琦王曾朱松朱熹欧阳詹》、《泉州学校·小山丛竹书院》)

丁公祠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8·祠宇志·庙祀·公祠》:公祠,在三贤祠右。祀明·太仆卿丁启溶。万历间建,何乔远记。见《艺文志》(见民国版《德化县志·艺文、碑文》卷十七)。”

3划

卫民祠(附:义士祠)

  卫民祠,祀明死难太守熊尚初,配祀晋江县主簿史孟常、阴阳学正术杨仕洪。正统(1436—1449年)间建于熊尚初死难处古陵桥西,寻复建于资寿寺南,正德十年(1515年)移于泉州城南涂山街,既又改于承天寺之南,复改蔡巷内,今废。清·乾隆(1736—1795年)年间,继修古陵原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卫民祠》:

  “卫民祠,祀明死难太守熊尚初,配以晋江县主簿史孟常、阴阳学正术杨仕洪

  正统(1436—1449年)间建于古陵桥西,寻复建于资寿寺南。

  正德十年(1515年),守葛恒移于城南之涂山街。

  葛恒自为《记》:

  ‘郡城之北有卫民祠,祀先知泉州府事丰城尚初,配晋江主簿事史孟常、阴阳学正术杨仕洪也。

  公以正统戊辰(正统十三年,1448年),由人材举授都察院经历,出守泉州。越岁,汀剧寇窃发,侵掠泉界,势汹甚,飞报白未下,卫民弗敢专调,民趋叩为备御计。

  公曰:吾守吾土,义当捍民,益惶城之存亡且以刻。

  公又曰:吾当躬御,不可延寇歼吾城。

  乃提民兵属仕洪,而躬督以出,与贼战于城之南郊古陵坡。竟以兵力不继而败,遂被执。迫以屈膝,义不肯。嗣迫赎以赀,又义不肯。气愈厉,骂愈甚,遂与孟常仕洪并遇害。

  已而调兵至,贼走,泉人痛之,功之,立嗣古陵桥西。景泰辛未(景泰二年,1451年),朝旨令有司搜剔被贼害者,而专祠之,泉郡遂以义举,因迁像今祠。

  嗣是岁享无旷,上吊一时之忠,下迪万世之典,亦可以见民彝物则好德之良心,虽无号令,犹翕然向风也。

  然历年既久,祠日倾圮,其地居荒僻,非所以为崇德报功之地。城南之西,有淫祠深广若千丈,直通衢,势轩敞可为移祀之地者,乃以别驾郭汝载所卖市民原赀赎焉。乃檄晋江知县沈松分委民史景章郭宁董其役。故北移祠而南建之,式旧像而新塑之。轮奂翚飞,庙貌楚丽,拥以门戟,环以后寝,翼以序庑,所谓阙土燥刚,厥位面阳,厥材孔良,兼有之焉。

  戒事于庚辰冬十二月,落成于次年春三月。既成之日,奠安三像,士民群观,三忠俨如在焉。’

  既又改于承天寺之南,复改今蔡巷内。

  嘉靖(1522—1566年)年间,又附祀百户张养正、义士陈言陈言当嘉靖间,尝入垒说贼,贼平,乡郡以宁。守公赠以冠带,事闻御史台,下郡邑祀之,因配食公侧。

  后十余年,缙绅疑而摈之,陈言豸臣请于守公,许自为祠。

  何乔远为《记》:

  ‘义士祠私乎?公乎?曰:私也。私则曷为祠?曰:私也,而实公。

  曷为私也而实公?义士当嘉靖之季,盖尝入垒说贼云,贼以平,乡郡以宁,而义士老闾巷间久矣。义士既口不自言,而会有言于太守公者。公延之宾席,义士则不往,公高之,赠之以冠带,而义士之功始闻于人。

  义士没,里老长详言于郡邑,摄郡公以闻于御史台,御史公则下郡邑祀之。有司选地不相应,郡有卫民祠,以祀故郡太守公之死贼正统间者,则以义士配其侧。

  距之十余年,缙绅先生疑而摈之。

  义士子豸臣曰:国家褒旌之典,有以德论者,莫如忠臣、孝子、贞妇、善人。有以功论者,莫如斩将搴旗,边境捉生捕首虏,然要之,下人疏之,上人核之,再核再疏,再报再奏,而朝廷如拟施行矣。吾父虽以布衣得祀乎,然亦里老言之,郡县牍之,御史檄之,而犹不足信,则国家之论德论功者,不以郡县御史乎?何郡县御史之檄之牍能信之他,而独不信之吾父也?则以请于郡守公,请得自为祠,敢以郡县御史台为征,庶几春秋之事,有司修虔式灵,若配食公侧如故。

  公可之。

  何乔远曰:

  匹夫之行易修也,而为信难;士大夫之行难修也,而为信易。匹夫之行修之止其身,近而难以闻,往而易以息,诵而传之者寡矣。士大夫修之,身措之,天下人见之,人知之,相与传而诵之,第患其不修耳。

  君孝弟,笃之家,诚信孚于乡,此匹夫所宜有者也。事莫难于说贼而纾难,而不足以得信于人,然则节侠之夫,自古而止耶?柱厉不知而死难,狼瞫见黜而奔师,弦高犒牛,禺人从踦,非绝德也。闾巷之人,叔季之世,蒿目而忧,与人同患,盖有之矣。不则漆室且女也,恤纬且嫠也,故曰有其举之莫敢废也。谁任受信,谁任受疑?甚哉!义士之祠之不可已也。

  君子之好人善也,瘗也而揭之,铲也而抽之,况世如此其近,而犹在里长老之所覩记者乎?豸臣,一子衿也,授经不足以糊口,而独其为斯祠也,视力之所至,盖亦曰其先祖无美丽称之,是诬也,有善而不知,不明也;知而不传,不仁也。

  天子之礼乐,岂鲁周公所当得哉?然何成王当时不以予小子封唐叔虞也?故曰有其举之,莫敢废也。故谓是祠也私也,而实公也。

  予为其记,而系之诗曰:

  有蠢群丑,譬彼骄虫。势既披猖,祸实蕴隆。有撄负嵎,鲜不陷胸。陈君入穴,如闯室宫,揖让有序,谭笑肃雍。众始不信,拟刃擬弓。不阻不怯,弥见从容。厌乱悔祸,天意人从。师帅郡县,式武且公。武则克诘,公实大同。泥首面缚,庶免即戎。不如我言,干戈省躬。为尔开生,我心则冲。众悦从君,遂欵垣墉。果得不杀,散而归农。君口反舌,莫明君功。君功既伸,又复蔀蒙。九原易世,孰表劳庸。台史文书,久列报崇。有子构堂,复具始终。皎日不信,请质耆庞。不脱不拔,靡较靡躬。’

  按记:陈言后亦别祀,但祠已不详,故《记》附于此。

  国朝·乾隆(1736—1795年)年间,知县黄昌遇于从濂继修古陵原祠。”

兵备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兵备祠》:兵备祠,在府治东洛阳。国朝·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署郡守嘉谟建,祀明·兵备道万民英。”

三贤祠

  三贤祠,在德化县旧冲霄塔下,祀闻人宗望林大俊桂振宇(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闻人宗望林大俊桂振宇》)。万历(1573—1620年)间建,清初废。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8·祠宇志·庙祀·三贤祠》:“三贤祠,在旧冲霄塔下。祀明署知县、泉州通判闻人宗望,知县林大俊桂振宇。万历间建。今废。”

义波

  义波祠, 又名“真身庵”,位于惠安县洛阳镇万安村(万安街、洛阳街)下街昭惠庙南侧数百步江边。现江滩淤浅,江畔民居栉比,祠已杂于民居之中。1987年12月列为惠安县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

  义波,惠安洛阳白沙庵边村人,幼失孤恃,穷困潦倒,寄食寺院,后皈依释氏,为白沙寺僧。(参见泉州历史网 《泉州儒道释寺庙·白沙寺》)

  蔡襄于北宋·至和三年(1056年)二月至六月、嘉祐三年(1058年)七月至嘉祐五年(1060年)秋两知泉州,在任期间修造洛阳桥,义波协理其事, 职司后勤,主膳厨。蔡襄亲撰《万安桥记》有曰:“职其事者,卢锡王实许忠、浮图义波宗善等十有五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襄》、《泉州桥梁·洛阳桥》)

  传说,义波用1口大鼎煮饭,有次下了好几天的雨,柴草潮湿不燃,义波毅然将跛足伸入灶中代柴, 烧成灰炭,不误民夫膳食,而神色自若。

  嘉祐四年(1059年),义波圆寂于造桥工地。时人在瞭望石江北岸上(万安街)建庵,将义波真身附土塑像祀之,名义波和尚真身庵”;后人简称“义波祠” 。据说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有人打碎义波塑像抛人海里时,犹见义波仙骸。

  现存义波祠”为清代重修。近年修葺。

  义波祠坐北朝南,面积161平方米;南北深17.10米、东西宽11.40米;由门楼、天井、正堂(祀厅)组成。门楼面阔3间,进深1间;正堂面阔、进深各3间;祠左有文昌祠,右有姑妈宫。均为硬山式屋顶,抬梁式木结构。

  祠内柱联:

  “真身无我相,身外有名庵。”

  “真积无穷宗化育,身修有价重储候。”

  “真空妙趣佛无语,身外名庵道有源。”

  庵前小院有石砌六角形古井1口,井旁置“如极乐”匾额1方;膳厨门上有“即云梯”额1方;照墙上横砌楷书横写“真身庵”石匾1方,长76厘米,高23厘米,落款“丁巳年立”

义烈祠(约祠宫、义烈殿)

  义烈祠,原为约祠宫,俗称将军爷庙,始于南宋之初,明·嘉靖年间为纪念抗倭阵亡将士改今名。位于永春县五里街镇儒林村,是泉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沿革

  南宋初,有村媪于此潭边洗涤衣裳,潭顶端漂一木板至老媪前,推之复返,不去,拾而观之,上有四字大将军”。媪置此板于榕树下,自此就有人敬奉,而香火日盛,有求必应,从而远近均至烧香祈求、求医,药到病除,追资必获。斯时,泉郡远近得名,鸠集乡资,就地起盖一宫,即“约祠宫”,面积不大。

  流至明代,宫渐扩大,塑祀关羽关平周仓、赤兔马。

  明·嘉靖元年(1522年)之秋,县令柴镳在此募集民勇抗击倭寇,誓师出征,更名义烈祠 。

  清·康熙十三 年(1674年),敕封关羽“协天大帝”、“竭忠王”、“忠勇王”、“追风神将” ,时乡人曰:“帝者,必有殿焉。”里人鸠募翻盖,由县令骆起明 定穴,填濯龙潭、伐榕树,建殿宇,不日成焉,仍祀关羽关平周仓、赤兔马,并供奉榕树神于右。骆起明并书“关帝庙”三字,并命名“义烈殿”

  有联:

  “义效春秋,心存汉室;烈盖古今,忠贯日月。”

  “入此门满腔义气,履斯地一气诚心。”

  濯龙潭之得名,因此潭深处,有一石龙直抵象山之麓,石龙角从桃溪之底横穿至此,结成渊潭。故在义烈殿左侧,另盖有一殿,曰“濯龙殿”,供奉玄天上帝。

  明·史于光《义烈祠记》

  祠之西廊有碑刻二方,额浮云图案,篆书“义烈祠记”。文楷书,记载明·嘉靖元年(1522年)和四年(1525年)乡民御寇卫境经过及阵亡者姓名。文撰于明,作者为给事中史于光 ;而碑成于清·乾隆五年(1740年),两者相去200年。

  史于光《义烈祠记》曰:

  “嘉靖改元(嘉靖元年,1522年)之秋,南靖贼犯永春,攻南桐,令仲和 率兵将捕之。蓬壶之民曰:‘我辈不可危父母以兵也。’以义相激击贼,民战死者七人。时八月丁亥日也。

  庚寅,仲和率典史萧表正兵至贼遁,追至赤水,战,贼败,至陈坑,复败之,贼奔漳,战死者五人。

  十二月复寇,据胡坑,仲和募蓬壶兵,犒赏躬督以战兵致死奋击,贼死伤相枕,狼狈归巢,战死者八人,时小尽日辛丑也。

  越元日癸卯,仲和预兵花石岭邀之,贼知其不可免,以死突围,奔德化,战死者一人。

  将追之,会汀广贼大至,仲和恐以谋合,命覆鼎兵设伏以待战,至,伏发,大败之。贼怖而逸,战死者五人。

  仲和亦以是日败贼于笳胡隔,奔据白芒。越日,覆鼎捷至,贼奔安溪。

  八月,贼复至。仲和率兵逐之,至石鼓。战死者一人。

  越三年十月,贼复入安溪,仲和督兵击之,至高坪、小姑、鸡母岫,凡三战皆捷。贼奔德化,战死者六人。

  追及小尤中团,贼穷殄无遗类,战死者一人。

  好生恶死,情也;雇有勇者,为义所驱,亦情也;以义效死,情之正也。山烧水田之民,岂能知义?亦驱之者,义耳。自昔战士之勇于死,何莫非驱?睢阳之死,张巡驱之;邕州之死,苏缄驱之;永春之死,仲和实驱之。然睢阳、邕州之死,不下数万,永春十一战,死者仅三十四人。是非永春之幸,仲和 竞不至为张巡,为苏缄,此其幸也,仲和不至为张巡,为苏缄,故战死之人,得以祠而礻冀。吾又叹之不幸,而不得为仲和也。

  仲和,号雪松,台之临海人 。

  礻冀死者之名,具列于左。

  知县柴镳《哭义士诗》:‘覆鼎山头哭个谁?满眶老泪不胜挥。倒囊出去完车税,荷担归来被战衣。藜苋不充膏草野,绮纨世袭厌多肥。县官无限伤心事,空向西风叹落晖。’  

  祀郭荣六、郭景二、潘学、尤新五、沈朝美、杜荣茂、廖时通、陈乾瑞、范文华、苏瑞举、李成张、周育、苏舜宁、苏甫进、何廷灿、陈朝宗、张瑶章、吴璇义、庄廷宝、苏宠二、朱详逸、钟旺辉、郭显七、郭惠四、郭惠九、陈德克、林启九、刘富旺、蔡玉智、王元珍、黄子孝、陈显清、黄子明、张元宗、陈良。”

  原按:

  “三十五人,郭荣六旧《志》载其武功,余皆义士。

  战死于阵者外,又有尤濂、许时佐,王时成、陈通、王邦遂、林德顺、沈佛居、黄元复、吴世可、王邦璧、刘必祉、林必成、杨次恩、黄福……张四仔 、王玉真、朱士登、许养仔、庄以信、颜绵五、王国华、黄道谨、黄元六、郭兴俊、王邦泰二十九人同阵亡者,祀典未及,附祀于此。

  又有武迹、黄光甫、刘君盟、陈克就、李子元、颜钜卿、林铎、尤万原、 苏继元凡九人 。

  旧《志》论,以上盗贼之变,民遭荼毒,至是横极矣,官弃不守,民自守之,人心之因,险于金汤,其尤濂黄甫诸人之谓与?或死,或不死,皆命也,皆义也。武勇而壮烈者也,罗用弼,仓大使委官耳。吕岳,教职也,师也。其奋烈不顾亦若是,其义兴。当是时,贼胁之曰:‘我不攻寨,汝反攻我,今若鸣一螺,我即烧一屋。'盖屋庐之顾,人情恒然。而鱼山公诸人,义高见亦高,应之曰:‘庐有所不顾,城有所必守。'虽其后竟毁如贼言,然其应机之敏,兴存义之固,亦诚足多矣。故得备而论之,有慨焉。”

4划

不二祠(欧阳家庙)

  不二祠,亦称欧阳家庙,位于泉州城东北小山一带,府城隍庙后殿北面约5-6丈,与府城隍庙建筑处在同一中轴线上,今泉州市第三医院院址。(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书院· 小山丛竹书院》)

   唐代里人欧阳詹在此读书,贞元八年高中甲科进士第二名,与韩愈为同科进士,人称“龙虎榜”,授国子监四门助教。后人在小山建欧阳家庙不二祠,始建无考,祀欧阳詹。(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詹》)

  不二祠为硬山顶,面阔5间20米,进深4间19米,山墙高达12米,明间与次间相通,为抬梁土木 结构,次间山墙为土墙,厚达2尺,边间山墙为外墙,厚达1.5尺。祠后有双护厝,中为不二堂。

  不二堂供奉欧阳詹塑像,高丈余,衣冠庄严。龛额上之“不二”木匾为后人特地搜集欧阳先生墨宝之“不”“二”两个字镌刻制成。所谓“不二”是指专心不二的意思;另有欧阳詹 系泉州人第一个登进士第,堪称独一无二的说法。因此,泉人将欧阳詹的祠堂尊称为“不二祠”

  堂前悬有木刊联二:一为南宋·朱熹“事业经邦,闽海贤才开气运;文章华国,温陵甲第破天荒”;一为明·何乔远“不二题堂,银钩铁画,论当年合班之列;无淫箴室,神窥天鉴,待后学直开吴、闽、濂、洛之先”。都对欧阳先生有极高的评价。(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何乔远》)

  “文革”期间,祠堂被毁,传说仅“不二”匾额幸免于难,被民间所收藏,木匾长四尺多,高一尺多,白底黑字,字迹苍劲。

刺史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刺史祠》:

  “刺史祠,在府治崇阳门楼,宋·绍兴间守刘子羽建,祀·唐王潮。

  《闽书》:公始牧泉,当干戈荡析之际,独能兴义学、创子城、罢役蠲征,保境安民,以惠爱称,追封秦国公,泉人塑像以祀于楼,后毁于火。

  国朝·乾隆十七年(1752年),知县黄昌遇重建门楼,仍移祀焉。”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刘子羽王潮》、《泉州府城·泉州子城·崇阳门》)

王忠文祠

  忠文祠,位于泉州府城东街仁风门内,祀南宋·泉州太守王十朋(谥忠文)。清末废。

  沿革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忠文祠》:

  “忠文祠,在府治东衮绣铺,宋·乾道 ( 1165—1173年 ) 间建,祀郡守王十朋

  明·隆庆五年(1571年),守朱炳如修。

  国朝·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守刘侃修。

  乾隆六年(1741年),守王廷诤重修。

  嘉庆十六年(1811年),守家修。”

  民国·曾遒《桐阴旧迹诗纪·忠文公废祠》和陈泗东

  民国·曾遒《桐阴旧迹诗纪·忠文公废祠》(原载《晋江文献丛刊第一辑》,晋江县文献委员会编,1946年。现代陈泗东加按后载《幸园笔耕录》,鹭江出版社,2003年出版):

   “公名十朋,号梅溪,温州人,宋时为泉州太守,事见《府志》。祠在东街仁风门内,与郭惟贤,谥恭定祠附近,坐北朝南,不知废于何年?现其地仅余瓦砾,细草茸茸。东壁间竖一石碑,字亦半灭。前官产欲卖,以非热闹市场,故至今尚存。

  太守循良系去思,

  仁风门内旧专祠。

  烟笼草色余残瓦,(原注:其地荒凉特甚,似废坠已久者。)

  雨渍苔痕蚀断碑。

  遗泽原田资灌溉,(原注:公开六陡门以泄水,并以引水灌田,又浚诸陂塘。)

  摩崖巨笔擅雄奇。(原注:安海过东桥七、八里,有石佛寺。旁有大石,公书“泉南佛国”四字,每字四方,皆大七、八尺。)

  酹神何处馨香荐?

  合祀文忠最得宜。 (原注:祠废后,尚存栗主,不知何时将其主合祀公祠。)

  文忠公真德秀祠亦在东街,与忠文公祠相离数百武而已。清·光绪间,乡衮黄佑堂先生修祠成,即集同人订每年十二月至祭,并祭忠文公。遒躬厕其列,行礼致敬,肃然如在。民国斯举废,祠将圮焉。

  【泗东按】

  郭惟贤,字哲卿,泉州东街人。明·万历甲戌(1574年)进士,官都御史,卒谥恭定

  真德秀,浦城人,人称西山先生,谥文忠,南宋时两知泉州,兴利除弊,发展海外贸易。

  王十朋真德秀郭惟贤诸祠,现均废。”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真德秀郭惟贤》、《泉州专祠·文忠祠、恭定祠》)

王玉溪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王玉溪祠》:

  王玉溪祠,在十三都福全,明·万历(1573—1620年)间建,祀同乡王任重

  何乔远(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何乔远》)《记》:

  ‘有二三父老踵门而告曰:

  ‘予濒海之民也,居于邑之十三都。近予之都有仓曰福全,以储军环,福全之民委输焉。而吾都独远,仓又去邑远,上储之日,皆邑佐贰往眎之,不能多为期,剋日而受事。以吾都之远,更苦不立办,且有负任之劳,与货贿胥吏舆隶之费,所从来久矣。

  万历初年,浔阳公来为令,时方度田行眎海滨,知方之近远,请于当道,许吾都之民上直焉。行之有岁,胥不得岁费,则以浮言耸他令,令民上储如故,民告病莫得也。

  吾都缙绅有冏卿 玉溪者,为令言,乃得复上直。是时为邑令者,则海陵公。余辈喜问卿公言行,醵金为寿,冏卿公麾而去之。

  冏卿公为德于吾子孙世世也,余辈无以报冏卿公,则群立公生祠于都,庶吾子孙知吾都所以得免于委输之劳者,藉冏卿公一言,则是吾子孙世世受冏卿德。又藉令有猾胥如往时,吾指冏卿公之祠为正,唯吾子文之。’

  予惟冏卿公起家观察推官,易历西南陲,抚理牧人。眎漕江淮重地,迁四岳之长,致之而归。主上嘉公恬节,进秩是官。凡公所至,饬己爱民,一廉如水。其利泽则既普于中外矣,而居乡所为又复如此。公居常讲于圣贤之学,不徒以官履著声,则余敢以公所服行,为二三父老诵之。盖圣贤之学不过邦家必达,以至无怨。乃无怨之云,岂仅仅远咎而已。在彼无恶,在此无射,庶几夙夜以永终誉。怨之所以无,誉之所由终也。公诚心为质,闻有善言善行,踊跃欢喜,如其自身。今老矣,尚求忘食忘忧而进之,是公平生之大而为德诸父老,其一节也。

  父老而命予文,则请以斯言碑之生祠之下,以见公之全。

  公名任重,字某,玉溪其别号,隆庆戊辰(隆庆二年,1568年)进士。’

  今废。”

提督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提督祠》:提督祠,在东门外驿路铺东岳庙口右畔,康熙年间建,以祀提督王万祥。”

王慕蓼

  王慕蓼祠,在泉州府学宫(泉州府文庙)前,西向,明·崇祯十一年(1638年)建,祀王畿(号慕蓼)。己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府文庙》、《泉州人名录·王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王慕蓼祠》:王慕蓼祠,在府治学宫前,西向,明·崇祯十一年(1638年)建,祀布政使王畿。”

五贤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五贤祠》:

  “五贤祠,在府治北城隍庙(指晋江县城隍庙)左,祀·宋郡守国华、子魏国公,赠仆射、子沂国公文公

  祠旁即小山丛竹。”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城隍庙·晋江县城隍庙》、《泉州人名录·韩国华韩琦王曾朱熹》、《泉州学校·书院·小山丛竹书院》)

劝忠祠

  劝忠祠,位于泉州城区曾井铺。

  沿革

  明·嘉靖间,浔美场盐民感御史粘灿(号涤楼)功德,在浔美场后蒋桥庵祀之;郡守王方南以庵淫祠不经,废蒋桥庵原所祀诸神,独奉粘灿像,并应百姓所请为祠题匾曰“劝忠”。清初“迁界”,蒋桥庵的劝忠祠废,复建于泉州城区曾井铺现址。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劝忠祠》:“劝忠祠,明时建,以祀御史粘灿。旧在浔尾场后,因‘迁界’废,复建于府城曾井铺。”

  立祠缘由

  明代,氵丙洲场辖有14仓,在泉州府城东南的十一都和十四都。浯州场则在同安县。以这些盐场的盐课供永宁卫饷给,可谓就近供给。但盐课折米或折银饷军,加重了盐课负担,其中浔美盐场负担尤其重。

  嘉靖九年(1530年),时任山西道监察御史的晋江人粘灿,了解到泉州属下浔美场、氵丙洲场的盐户的艰困,上疏为民请命。

  疏曰:“……若浯州场每丁只纳(盐课)三斗六合六勺,氵丙洲场每丁只纳四斗四升五合,又免里甲杂办。浔美场独每丁纳米七斗七升六合六勺,而里甲杂办仍复不免。是以土著之民多不聊生,壮者流离转徙,老稚死亡相继,且海滨瘠卤,稻麦少收,当兑纳盐米之时,概于外郡籴米上仓。船经大海,一遇强寇、飓风,人船俱没。盐户之害,莫此为甚。”万历《泉州府志·卷7·版籍志·盐课》

  疏上,终于争得皇帝批准,减轻盐户负担,并准许将应纳米粮折银上缴。

  浔美场、氵丙洲场千万盐民颂其德,纷纷刻碑立亭记之,又在浔美场后蒋桥庵为粘灿立祠生祀。时泉州郡守王士俊应百姓所请为祠题匾曰“劝忠”

  明·顾珀《记》略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劝忠祠》收录明·泉州名士顾珀《记》略曰

  “顾珀《记》略:

  ‘闽中郎会滨海,以盐粮输于上国,制也。浔尾地浇,上输比他场独重。盐民遇征困甚,往往多逋役。涤楼悯其艰,特恳疏上请天子俞之,减输价,蠲杂役,盐民赖以全活者甚众。顾惠始一场,他场暨蒙福焉。

  昔齐人以盐富国,通轻重之权,宋人论盐之法,亦便输钱,涤楼兼有是哉。且中世士夫以官为家,曾遑人恤?富者不让禄,显者不让名,厚殖以自肥,月巳(“月巳”合一字)汩没波塵者何限,有能上宣德意,下达幽隐,而清苦独躭如涤楼者乎?以一日而建数千百载之勋,一言而活亿千万人之命,使柄大用,则所以福泽于天下国家者,何可胜纪。

  盐属恳请当道,原立祠于蒋桥庵,以地荒致虞,众惧终废,相率恳请附场基之后,以地广民稠,可垂永久也。巡按高云川暨诸当道嘉其议,因相与协谋改建焉。

  予衰老,倦应酬,奈当道公索余言,始援笔以纪颠末云。’”

  明·庄一俊《记》略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劝忠祠》收录明·泉州名士庄一俊《记》略曰

  “庄一俊《记》略:

  ‘涤楼公中兴初上封事于朝,有功于盐民,为公立生祠塑像。

  始公上封事,亲戚有慰公者曰:‘南畿稍静。’公曰:‘台谏臣有南北乎?’益矫勉以盐疏请,盖蠲晋江浔美场也。疏辞恳切,悽惋明白。长者天子悲伤其意,下大司农与福建守臣议,悯念兹场困苦独倍氵丙洲、浯洲,复处当上意。于是兹场什征输,诏旨悉停罢,父老子弟相与刻石亭中,名为劝忠。

  又以涤楼公家族居亭东,坟墓居亭西,父老兄弟相仁爱,春秋祭祀以时,至易蒋桥庵为生祠,因以俎豆。公盖子弟世世相仁爱,过之而欢呼鼓舞,思以奉朝献君,共宣德意,若不及也。

  郡守王方南公以庵淫祠不经,当革去,奉公像居中,是不伤财不害民,而又以报效公云。’”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粘灿顾珀庄一俊》、《泉州历史事件·清初迁界

水府庙

  水府庙,在德化县茅岐社水府山,祀宋·苏十万(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苏十万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8·祠宇志·庙祀·水府庙》:“水府庙,在茅岐社水府山。地势阻深,宇基宽广。宋·苏十万拒元战殁于此,里人祠之。”

5

吏部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吏部祠》:吏部祠,在万厚铺,祀宋·员外郎起宗(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石起宗》)。国朝·雍正八年(1730年),郡人蔡宾兴倡修。”

郎中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郎中祠》:郎中祠,在清源下洞,祀宋·郡守叶廷珪(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叶廷珪》)。今废。”

节孝贞烈祠

  位于泉州郡城西南隅文山铺。已废。

  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在文山铺旧社学地建二烈祠,祀烈妇晋江陈氏、安溪李氏。后陆续有节孝贞烈者附祀。清·雍正元年(1723年),奉文建节孝祠,雍正四年(1726年)晋江县令叶祖烈、乾隆十三年(1748年)李元瑞先后重修。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嗣后裔陈大纪倡修增扩,并置市廛供祀事。嘉庆十一年(1806年),再拓祠后一进,嗣各后裔先后再充买市廛,祀泉州当地符合礼教的节孝贞烈妇女亡灵共一百四十二人(名单略)。

  《泉州府志》:“在文山铺旧社学地,原名二烈祠,祀陈、立二氏。明·嘉靖间(1522—1566年)李银建,推官张元清记。国朝(清)方鼎倡捐,祠内子孙重修。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节孝贞烈祠》:

  “节孝贞烈祠,在文山铺,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因社学地建二烈祠祀烈妇陈氏李氏

  张源清《记》:

  ‘二烈者,泉之烈妇人也。

  嘉靖丙申(嘉靖十五年,1536年),有氏太□,子覆按之信,议旌其详请于侍御中溪 公,公报曰:是观风之责也。议可。请于督学午坡 公,暨藩伯臬长守巡诸公,佥报日可。

  越二年戊戌(嘉靖十七年,1538年),又有氏,子覆按如氏请于侍御互石 公。公推重风教,大异之。又请于侍御蒙泉 公,公加叹赏,以及督学章山 公、藩臬长守巡诸公,昭然允协。

  呜呼!二妇人所遭际,可不谓奇哉!子曰:古之君子喜善也长,余虽稍降,然郡人于烈妇啧啧不衰,以永之志矣。

  按陈氏晋江人,夫曰朱焯,病且死,遗腹之月,他日生男。族有识者怨其父曰:盍逆之抚育?陈氏执义不可,自余勉强来归,处一室,不盥不栉,虽诸姑姐妹罕得投餽,而子病告归,仍以子处生死决然焉。子殇则曰未亡人义当死,所隐忍谓此子也,实氏后,今天夺之,吾蔑所从矣。廼谋自尽以致死者再。会其夫宅兆成,绐婢子取茉莉花根,掇汁饮之死。死之日,为丙申(嘉靖十五年,1536年)闺十二月初二,时年二十有六也。

  李氏安溪人,少通《孝经》、《列女传》,稍稍了大义,年十九赘晋民。□□□五月,而林泗再徙父家,则以病报,李氏请于父视之,踰日死,待官至,则□哭踊入,伏棺哭尽哀,起拜舅姑及家人如礼。已覆入哀,为文以祭曰:妾有他志,身首异处。又曰:君之卒哭,魂来要我。始家人察其志意,殆不欲生,防之经月。女益烈欲死,以十月初二日缢夫柩前,乃父所谓也。里之人相传曰:李氏颜面如生,睛及掌中各有点如渥丹,要不可解。大抵正气所郁积未散者,与昔太史公司马迁张子房张良,□□然貌若妇人,意若疑之。

  今兹二烈曰妇人者,固形容须眉间耳,夫倚于节理而□议死地,若偿责逃要,恐须后期以为戚,斯其操志执行,霜严日皎,金石为裂,不曰丈夫可哉?

  当斯时也,闻二烈之芳躅,想其高致,慈母愿得以为女,贞士愿得以为室,处子思齐,然而自祝寡妻嫠妇,循心顾影,或悼或伤,有不自知泣下者。由是观之,死生欲恶在此不在彼。或者贤者姑忍其死。

  又曰:□独愳无势耳,□□阨悯蒙□□恳□□□□词令龊龊,以苟旦夕,交游不随,宗党不收,而猥云我薄□谅弗为也。又有乘人危急,乃存市利者必期树美人间,有一死,大不然之,死烈□□□□□□□执□□之曰,然则必死□□□成,志遂节立声显哉,曰亦各其时也已。

  今夫贤人深谋于庙堂揖让而□理甚安适然,一旦设色袭貌不任,则以身之材,宏辨陵之□必利撼之□出力引是非□天下大体不为两可,设疑不为媕阿示媚,愳已志不白也。法吏奉宪致禁一切,持绳墨以议,其不得职也。夫刑则刑,夫死则死,殉分然也。廼有殁□□□□硁硁信果必践为期慕义□□无穷□也亦几矣。夫介客非其人不见,非其物不取,□情违世,矫拂情分,虽少偏矣,其辩足称也。是故践义者,人之所性生孰不学而扬徽,亦政教征发而起应者也。子死孝,臣死忠,所谓幸不幸也。非欤?

  子曰:二烈妇者亦□□□,然松柏必岁寒乃见后凋,假令二妇者夫无恙,与夫□守,终尽百年,依然不死,即死有贤与否,未可知也。抑知二妇,而以寒贱□存不为人所知识,或虽知之,无以之于有位,或公论尚糅襍,无所别白统一以泯者,岂顾少哉?悲夫!

  会晋尹鲍汝化以父老志,教授黎殷、教谕沈源以弟子员志,乃曰:盍祠之以风我人士乎?而子乃谋于同官艮斋 子、东湖 子,相城西南隅□□□文山旧有社学,即而祠焉。氏父李银曰:吾力能成之。阅月,而告竣事。嗣以二烈之先,后节孝贞烈者附。’

  国朝·雍正元年(1723年),奉文建节孝祠,邑令叶祖烈李元瑞即其地先后重修。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祠后裔陈大纪倡修,再加增扩,并置市廛供祀事。

  方鼎《记》:

  ‘国家励世磨钝之典,自忠臣义士以外,莫重于烈女节妇。古人云:死有重于泰山,死有轻于鸿毛,是说也。杨椒山赴义前夕,谕贤妻勿以死从,且发明泰山鸿毛之故,只争在有儿子可守,与无儿子可守之分。是知专重殉夫死者,无以见抚孤保世之功;而专重守孀帏者,又无以昭杀身成仁之德。维我皇朝圣人相继驭宇,二者兼收靡遗焉。

  旌表之例,由司牧核实详文,赐金建坊,以光其里门,合祠岁给祭费。及期,则有承发之官,钜典煌煌,德至渥焉。

  余自临莅晋江以来,偏阅群祀,而文山铺有贞烈节孝之祠。其初因旧社学地建为二烈女祠,起于明·嘉靖间晋江陈氏、安溪李氏,当时白镪未敷,俱李氏之父足之,事见于泉州府推官、余姚张源清之文。呜呼!古人无尔我,此风良足尚也。

  嗣是,而渐以二烈之先后贞烈节孝者附,皆受旌乃得入其神主甚多。盖海滨邹鲁之风,其女子率能知大义也。福善者,天之道;好德者,民之彝。而况抚此邦者,有父母斯民之责,敢不敬乎?

  雍正四年(1726年),邑令祖烈见此祠倾颓,修之。乾隆十三年(1748年)元瑞又修之。今祠中后人寖昌寖炽,甲科蝉联,芹香叠采,国学大纪怅斯祠残缺,毅然与同志者交勉,举栋宇、垣墉、几筵、俎豆而一新之,买祠旁□□□祠后道士室,增设福德堂,而又大其寝室。复置祀业于崇名铺,以备洁粢丰盛。其经营宏远,其费用浩繁,各子孙鸠集者银若干,不敷者皆生足之。古风其犹存欤!

  举事之初,先阅前辈王素思先生,谓先生萱堂荻教有成,父子进士,是兹祠领袖也,不可无以为吾侪倡。先生欣然诺,将赴广文,即以此意为余详言,且嘱余记。

  余忝为斯邑一日之长,愧不能为二公,然喜贞烈节孝诸女士有贤子孙能耀圣朝励世磨钝之典,是天道民彝,浑合无间,风化之隆也。于是乎书之。俾勒之于贞珉。’

  嘉庆十一年(1806年),再拓祠后一进,今为福德祠,嗣各后裔先后再充买市廛,现祀节孝贞烈共一百四十二人(名单略),每岁以春秋仲丁日由府遣官致祭,翌日各子孙致祭,嗣官及子孙俱于丁之明日致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