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专祠(6—7划)

  6划:
  
庄羹若庄际昌状元祠)庄应祯祠(庄先生祠。惠安县科山。)
   朱文公
(晋江朱文公祠[7所]。东石文公[朱文公祠、祠、鳌江书院。晋江市东石镇第二社区]都宪祠、
  安溪开先令詹公祠
公祠、
  名宦乡贤祠
泉州名宦乡贤祠[宋先立先贤祠于府治东。南宋·绍定郑璜更立新祠于文庙之东。南宋·嘉定真德秀建忠孝祠于府学礼殿东并自为《记》。明·成化徐源迁先贤祠于府学礼殿东。明·嘉靖以名宦、乡贤合祀于府学育英门西。明·隆庆改建于明伦堂东分名宦、乡贤为二。清·乾隆重修。名宦祠供奉。乡贤祠供奉。附录。]安溪县名宦祠[县儒学东]。安溪县乡贤祠[县儒学东]。德化县名宦祠[德化县文庙周边]。德化县乡贤祠[德化县文庙周边]
  7划:
  
侯祠、李文节
、李恺李慎乡贤祠李氏宗祠、北门李厝。惠安县螺城镇中山北路团结巷。沿革。规制。、李晋澄祠(老爹公宫。丰泽区城东街道浔美社区。)
  延平郡王祠(南安市石井镇)
  灵惠庙(清隐堂、詹敦仁、詹琲祠
。安溪县祥华乡美西村佛耳山麓。沿革。规制。二公祠、郡守祠、张云翼祠、报德祠(石井报德祠[晋江石井]、科山报德祠[刘望海祠。惠安县科山]少卿祠、何忠壮祠、何镜山祠、陈紫峰祠、苏紫溪祠、

6划

庄羹若祠(庄际昌状元祠)

  庄羹若祠,亦称庄际昌状元祠,俗称状元祠,位于泉州城内泉州府文庙泮宫门内西侧、旧训导署之前,今蓝桥巷。明·崇祯九年(1636年)建,祀庄际昌羹若。今存。19983列为泉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府文庙》、《泉州人名录·庄际昌》)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庄羹若祠》:庄羹若祠,在府治学宫泉州府文庙西,崇祯九年建,祀宫詹庄际昌。”

  庄际昌,明·永春人,寓居晋江县城(今鲤城区),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状元。

  祠坐北朝南,建筑风格简朴,总面积约为500平方米。有大门及前厅、主厅及左右回廊、天井,后落有走廊及天井。大厅为三开间三进深,砖、石、木结构,东侧有大门及大埕,并保留石狮1只。

  祠堂主厅有对联曰:“品比青阳梅树,玉洁冰坚,不愧大魁天下;学宗洙泗杏坛,升堂入室,证拟仞数宫墙。”

  大门呈凹形结构,顶端横一石匾。正面镌刻庄际昌状元祠”六大字,背面镌刻“万历己末科会试第一名廷试第一甲第一名赐进士及第任奉政大夫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读特赠詹事府詹事庄际昌字样,此匾应为建祠时之原构件。

  大门两侧石柱镌刻对联:“玉笔发文光千丈,金瓯歌春华万里。”

庄应祯祠

  庄应祯祠,又称先生祠,位于惠安县城附近科山。

  庄应祯(1519—1607年),字希周,号石坡,明·惠安县洛阳霞曾人,嘉靖廿六年(1547年)丁未科三甲进士,官至广东右布政。

  庄应祯祠始建于明·万历(1573—1620年)年间,因风雨侵蚀,旧祠已倾圮。1996年在原旧址上重建。

  祠坐北朝南,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厝顶青砖红瓦,脊上六龙戏珠,双凤朝牡丹,五彩缤纷。

  门楣嵌“大方伯”匾额。大门两旁,石狮1对,门前埕上花木环抱六角石埕,中置石桌石椅。

  厅堂龙桌玻璃龛金碧辉煌,龛上挂公画像,下置庄应祯雕像,龛顶横匾“丁末进士广东布政使庄应祯,系原石坊遗存古物。东西壁勒庄应祯传及诗词。

  原惠安县螺城南大街庄应祯府第因旧城改造被迁,其石构大门柱移至科山庄应祯祠。其上有竖刻对联:“一门四进士,三世两藩台。”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科山》、《泉州人名录·庄应祯》、《泉州民宅·庄应祯府第》)

朱文公

  晋江朱文公祠(7所)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朱文公祠》:

  “朱文公朱熹祠,在府治东蔡巷,今为温陵书院。(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书院·温陵书院

  一在小山丛竹。(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书院·小山丛竹书院》)

  一在宝觉山海印室之侧。(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海印寺》)

  一在八都安海城,国朝·雍正八年(1730年)重修。

  一在一都碧湖口。

  一在九都石佛寺,国朝·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重建。

  一在十五都福全城,乾隆十六年(1751年)重建。”

  东石文公祠

  文公祠,亦称朱文公祠、朱祠、鳌江书院(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书院·鳌江书院》),位于晋江市东石镇第二社区(原称鳌头村),与东石寨相近,在慈济宫左侧,是晋江现存的两个古书院(文祠)之一。1991年4月列为晋江县文物保护单位。

  明初始建。清·光绪十年(1884年)重修。1987年再重修,辟为东石镇退休教职工之家。

  祠占地面积约190平方米,坐北向南,由正厅、寝殿和厢房组成。整体格局与明、清泉州古民居书斋建筑样式无二。

  门额石上刻有“鳌江书院”四字。天井式别院墙下立有晋江市人民政府保护碑,上书朱文公祠”

  正厅面阔三间,进深六间,抬梁式木构架,硬山顶,砖石外墙。正厅内至今祀奉着朱熹牌位,高0.72米,宽0.18米,上刻阳文行书“宋徽国公夫子神位”。牌位上方是一幅朱子手持书卷的画像。(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

  东石在宋时称仁和里。相传,朱熹任同安主簿时,曾在东石设帐讲学,感此地人民善良,风俗淳厚,赞曰:“海滨邹鲁,仁和之里也!”仁和里因此得名。

  祠内珍藏着一块“夫子之墙”石碑,此碑原镶在书院外墙上,因为书院周围民居不断地增加,将外墙遮挡,工作人员只好将它收藏起来。

都宪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都宪祠》:都宪祠,在府治西文锦坊,明·成化十八年(1482年)建,祀明·山西巡抚(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鉴》)。”

安溪开先令公祠

  位于安溪县城,祀五代·安溪开先县令詹敦仁(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敦仁》)。

  五代·后周·显德年间(954959年),当詹敦仁辞去清溪(今安溪)县令时,清溪民众感其功德,曾于(县)厅事之东”立生祠。《泉州府志》:去,邑人思之,为立生祠。”

  太平兴国四年(979詹敦仁卒后,士民因祝祭不便,状乞改于县厅外东界重建祠。太平兴国五年(980祠成 “乃改新庙,额曰‘清溪县开先令公祠’”,以缅怀先令“爱民如子,惠利及民,清修砥节,廉顽立儒之风。”

  北宋·宣和二年(1120年)六月望日,“祠迁于城隍庙。”后即又移回原址。

  南宋·咸淳三年(1267年),乡绅林济川等列其生平事迹,申请颁赐庙号;咸淳八年(1272),敕赐庙号“灵惠”,并封詹敦仁“靖惠侯”

  明撤旧扩建。祠中原有一方明代《重修安溪开先令公祠记》碑,黑页岩质地,额圆抹,高140厘米,宽52厘米、厚2.5厘米。额横镌阴篆“重修安溪开先令公祠记”11字,礼部尚书黄凤翔撰文。主要内容叙述建祠历史沿革。迨至嘉靖之季,毁于倭寇。(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凤翔》)

  明·万历辛丑(1601年),詹敦仁裔孙仰庇重修黄凤翔撰《重修安溪开先令公祠记》。全文阴楷16行,行40字,字径2.6厘米,保存完好。1958年拆毁祠堂时,该碑被氏后裔收藏,“文革”期间转移幸存,今徙祥华乡多卿灵惠庙,陈列在文物展览室。(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泉州祠堂·灵惠庙》)

  1958年,清溪县开先令公祠”被改建为银行,原貌无存。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海内外安溪詹氏乡亲和有识之士恳求恢复“开先祠”原貌。199854日,安溪县政府批准在凤冠山麓东南坡大石垵择地重建,易名为“安溪开先县令詹敦仁纪念馆”, 200411落成。

  现“安溪开先县令詹敦仁纪念馆”占地5600平方米,建筑面积1670多平方米,由主殿、东西凉亭、东西楼管理房、金炉和进馆门组成。主殿内有詹敦仁塑像、詹敦仁生平事迹及图解、詹敦仁和其子詹琲诗词18屏、詹敦仁亲笔撰写的《新建清溪县记》、明·万历年间礼部尚书黄凤翔撰写的《重修开先令祠记》等。

公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公祠》:公祠,在府城北小山书院东,原为太守刘侃讲堂,今即以祀公。”

名宦乡贤祠

  泉州名宦乡贤祠

  泉州名宦乡贤祠位于泉州府文庙(府学明伦堂之东。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府学》“堂(明伦堂)之东为名宦乡贤祠。”

  宋先立先贤祠于府治东

  《泉州府志》旧名先贤祠,在府治东。”

  有宋,在府治东立祠祀先贤五人。南宋·嘉定十二年(1219年),太守真德秀增祀至二十人,位置既定,而祠宇未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宋先贤祠》

  “宋·先贤祠:原在府治东。

  其祠初祀四公:相国、四门欧阳、宋龙图、宝学子羽。后益以西塘介夫 郑侠而五之。

  嘉定己卯(嘉定十二年,1219年),守真德秀忠惠公文忠公十朋、尚书大昌思鲁、秘书,有教士爱民之德,修旧起废之功;又中令国华、驾部逢吉、忠简皆以精忠厚德,先后作牧;相国公辅,坐直谏谪,别驾御史、抱邃学,诎元僚;魏国忠献,国之元勋,诞育于此;忠肃,古之遗直,侍亲于此;鲁国宣靖公公亮、魏国,则乡之硕望。凡二十人,咸绘像焉。位置既定,而祠宇未称。”

  南宋·绍定郑璜更立新祠于文庙之东

  南宋·绍定元年(1228年),教授郑璜更立新祠于文庙之东,增祀至二十三人。真德秀卒后,邦人复绘像增祀焉,为二十四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宋先贤祠》“绍定改元(1228年)教授更立新祠,益以文节公、枢密、少卿,为二十三人。守郎中九功,与先贤之子孙官于此者,咸致助焉。里人教授思恭为之记。后文忠公真德秀卒,邦人复绘像焉。”

  南宋·嘉定真德秀建忠孝祠于府学礼殿东并自为《记》

  另外,南宋·嘉定十~十二年(1217—1219年),真德秀知泉州时,建忠孝祠于府学(泉州府文庙)礼殿东,祀唐·林攒、宋·苏缄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

  “乡贤祠,宋·真德秀建忠孝祠于府学礼殿东,以祀唐·义阙、宋·司空

  德秀自为《记》:

  ‘忠孝祠者,祠唐·义阙、国朝·皇城使赠司空忠勇也。

  二公何以祠?曰:公以孝行称,公以忠节显,祠之所以劝臣子厉风俗也。

  昔之君子以是名于世者众矣,奚独祠二公也?二公泉人,祠为泉人立也。

  然则泉人以忠孝著,独二公乎?曰:不然也。泉之士多工于文,而言能文者,必曰欧阳,取其尤著焉者也。二公以忠孝名,犹是也。

  曰:二公之所以尤著焉者何也?

  曰:孰不事亲?公之于亲,孝之至者也;孰不事君?公之于君,忠之报者也。今夫冬温而夏清,昏定而晨省,子之职也,而未可以言孝也。愉色而婉容,承颜而顺志,可以言孝矣,而未可以言至也。斋戒以见君,奔走以承命,臣之礼也,而未可以言忠也。美焉而将顺之,阙焉而弥缝之,可以言忠矣,而未可以言极也。

  然则孰谓至?曰:事死如生,事亡如存者,孝之至也。

  孰谓极?曰:主尔忘身,国尔忘家者,忠之极也。

  吾观公之丧亲也,水浆不入口五日,躬自陶甓而坟之,非苟以为难也。亲之存也竭吾力,既设而遂怠焉,是死吾亲也。公之守邕而捍寇也,其子曰:‘家可徙乎?’公曰;‘不可。’父老曰:‘城可弃乎?’公又曰:‘不可。卒奋其力以战,力不继,死之,其家歼焉,非恶生而嗜死也。吾受君之禄,以荣其身,以及其家,临难而恤其私焉,是孤吾君也。

  夫为人子而死其亲,为人臣而孤其君,是犯天下之大戒也,二公之所不忍为也。故恩之当报,不以存亡贰其心;义之当徇,不以死生易其节,所以尽臣子之分也。若乃祥应之假乎天,爵号之加于朝,褒表于一时,而焜耀于千载,则非二公之所计也。盖以孝而徼福,其为孝必不义;以忠而望报,其为忠必不笃。无所慕而为之,二公所以有功于名教也。兹余奉而祠之之意也。

  敢问学二公者将奚先?曰:事亲者人之所同,事君者人必得位而后可也,然岂有二致哉?故曰:事亲孝,忠可移于君,盖孝者忠之基也。平居能为公,则进而委质于朝廷,尽节于官守,其不愧公也必矣,此泉之士尝朝夕勉焉者也。

  奉而祠之,且刻其事于壁者,太守真德秀也。与其议者,博士吴实卿、从事李方子也。奉其祠者,郡之士黄龚也。

  嘉定十二年(1219年)八月甲子朔记。’”

  明·成化徐源迁先贤祠于府学礼殿东

  明·成化十年(1474年)知府徐源重修;成化十一年(1475年),迁先贤祠于府学礼殿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明·成化十年(1474年)知府徐源重修。”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宋先贤祠》“明·成化十一年,守徐源先贤祠于府学礼殿东、明伦堂西。”

  明·嘉靖以名宦、乡贤合祀于府学育英门西

  明·嘉靖三年(1524年),“名宦”、“先贤”合祀于府学育英门西之六贤守祠。先贤祠改为乡贤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嘉靖三年(1524年),改乡贤祠,林攒系出莆田人,莆既入于兴化,也废而不祀。”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名宦祠’旧名‘先贤祠’,在礼殿东。嘉靖三年,守高越以‘名宦’、‘乡贤’合祀于育英门西之六贤守祠。六贤守谓:宋·蔡襄王十朋真德秀,明·胡器尹宏欧阳复。”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宋先贤祠》“后嘉靖三年,守高越(先贤祠)于育英门西之六贤守祠,以六贤守并祀其中。”

  明·隆庆改建于明伦堂东分名宦、乡贤为二

  明·隆庆(1567—1572年)间,名宦乡贤祠改建于府学明伦堂东,分名宦祠、乡贤祠为二。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隆庆(1567—1572年)间,改建于明伦堂东、尊经阁西,分‘名宦’、‘乡贤’为二。”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宋先贤祠》“隆庆间,改建于明伦堂东尊经阁西,分名宦、乡贤为二云。”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名宦、乡贤二祭,旧无帛,隆庆二年(1568年)春,知县罗名士每祠增帛二端。”

  清·乾隆重修

  《泉州府志》“国朝(清)乾隆年间(1736—1795年)重修。

  《泉州府志》“国朝(清)乾隆二十年(1755年)知府、知县李从濂委裔孙李保王世科黄河清林元俊捐银重修。”

  名宦祠供奉

  名宦祠共供奉141位泉州历史上的好官,其中本府(泉州)和首县(晋江)人士85位,外地人士56位。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

  “国朝·乾隆年间,重修祠位,除外县各官不开列外,其本府(泉州府)本县晋江县名宦共八十五位,登载于后:

   唐:常衮(都团练观察处置使)、薛昱(清源郡刺史)、赵颐正(晋江县令)、赵棨赵昌(以上清源郡刺史)、姜公辅(清源郡别驾)

  宋:乔维岳韩国华陈靖方慎言沈周蔡襄(以上知泉州知州事)、郑侠(泉州儒学教授)、陈可大(泉州司户参军)、黄彦辉(知晋江县)、游酢(泉州佥书判官)、朱松(石井镇监)、胡大正(泉州佥书判官)、孙梦观(知泉州府事)、杜孝渊(泉州通判)、刘子羽陈康伯赵令衿范如圭陈俊卿赵子潇(旧志潇作渊)、赵必愿程大昌林枅颜师鲁王十朋汪大猷(以上俱知泉州府事)、杜纯(泉州司法参军)、倪思(泉州知州事)、方阜鸣(泉州佥书判官)、真德秀(知泉州府事)、李方子(泉州观察推官)、宋钧(知泉州府事)、郑鼎新(知晋江县)、李韶赵汝腾赵鼎游九功程卓孙逢吉(以上知泉州府事)

  元:乌古孙泽(行省都事)、偰玉立(泉州路总管)、陈□“馬玄”合一字,晋江县尹)、龚名安(晋江县丞)、王翰(平章从事,潮州总管)

  明:高绍孟(泉州儒学训导)、林文玉(泉州训导)、李凤胡器蔡锡尹宏熊尚初欧阳复张津(以上泉州府知府)、董仪(泉州同知)、洪葆(泉州通判)、武成(泉州卫指挥)、徐英蒋浚(俱晋江知县)、欧阳初黄结潘援(俱泉州教授)、朱文简(晋江教谕)、霍球(晋江训导)、颜贤(泉州司狱)、俞咨伯(泉州府知府)、曾振(泉州教授)、熊汝达朱炳如(俱泉州知府)、陆一凤(泉州府同知)、卢仲佃(晋江知县)、刘纯仁(泉州推官)、林腾鹄(晋江教谕)、顾可久(泉州府知府)、丁一中(泉州同知)、陈龙翔(泉州训导)、李待问(晋江知县)、沈振龙(泉州推官)

  国(清丛阴坤沈朝聘(以上晋江知县)”

  乡贤祠供奉

  乡贤祠供奉乡贤一百九十八人,其中晋江县一百八十八人、外县十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

  “国朝·乾隆二十年(1755年)重修,除外县十人不开列外,本县(晋江县)乡贤共一百八十八人,登载于后:

  唐:欧阳詹(开闽进士)。

  宋:韩琦(状元,封魏国公,诞生于泉)、诸葛安节苏缄(知邕州,赠奉国军节度使)、陈从易(学士)、曾会(尚书)、曾公亮(进士,少师)、邱烈(朝议大夫)、曾孝宽(大学士)、苏颂(太子太保)、吕夏卿(进士,江宁尉)、柯述(龙图阁学士)、曾怀(大学士)、李邴(太师)、留正(太师)、梁克家(状元,拜相)、许升(处士)、王力行(理学)、张读(知府、参军)、陈知柔诸葛廷瑞(太子太保,光禄大夫)、诸葛直(清开国男)、傅察(进士,少卿)、傅伯成(进士,知县)、庄夏(学士)、曾从龙(状元,大学士)、洪天锡(进士,学士)、吕大奎(吏部侍郎)、邱葵(理学)、庄弥坚(招讨司谏)、庄弥邵(太府大监)、庄弥大(刑部郎中)、徐明叔(侍郎)、陈瓘(司谏,谧忠肃,侍父守泉)、留恭(修撰)、留元刚(知州)。

  元:诸葛晋(进士,知县)、庄元弼(泉州教授)、夏秦(寓贤)。

  明:刘嵩(判官)、陈章应(进士,主事)、朱鉴(都御史)、崔惠(教谕)、黄宁(通州学正)、杨智(进士,御史)、蔡清(祭酒,赠礼部侍郎)、谢洞(教谕)、李聪(进士,检讨)、顾珀(都御史)、田嵓(知府)、林同(通判)、王宣(孝廉)、蔡祐(教谕,赠侍郎)、李源 (尚宝卿)、陈琛(提学佥事)、张岳(御史待郎,总督军务)、史于光(吏科给事中)、黄伟(刑部郎中)、邱养浩(都御史)、张文应(亚魁,知县)、黄克复(封户部主事,字希颜,隆、万二《志》俱书字)、林尧(岁贡,封南京户部主事)、周天佐(户部主事,赠光禄少卿)、张志远(知府)、林性之(进士,郎中)、庄士元(进士)、蔡元伟(同知)、薛天申(指挥佥事,以上俱据隆庆《志》)、易时中(进士,知县)、蔡克廉(尚书)、何元述(进士,按察)、黄光升(尚书)、陈道基(进士,尚书)、王用汲(尚书)、张冕(广西布政)、庄用宾(太仆寺少卿)、林一新(布政)、史朝宜(进士,赠大学士)、赵珤(佥事)、林钺(进士,知府)、蔡士润(御史)、林奇材(进士,知府)、秦廷帷(诸生,孝友)、林敦忠(赠尚书)、史朝宾 (鸿胪寺卿)、苏浚(按察)、赵恒(知府)、周标(布政司参政)、何炯(教谕,赠礼部主事)、李缵(鸿胪少卿)、吴从宪(布政司参政)、陈一道(县丞,忠义)、翁尧英(员外郎。以上据万历《志》)吴安生(进士)、倪维哲(翰林)、陈道会(翰林)、何观(知县)、庄敏(吏科给事中)、李汝嘉(参政)、冯亮(进士,副使)、詹源(进士,御史)、田崐(进士,知州)、刘孔宗(翰林)、吴应宗(进士,主事)、黄瑗(进士,知府)、诸葛骏(乡进士,教谕)、谢光(知府)、陈惠(山西沁州知州)、黄潛(同知)、詹皖(进士,知县)、薛时通(诰赠通奉大夫,广东布政使)、李逢期(知府)、黄润(进士,参政)、王慎中(提学参政)、王春复(按察使)、陈让(进士,御史)、黄乔栋(知府)、朱安期(进士,参议)、许宗镒(参政)、黄德洋(进士,参议)、郑一鸾(进士,员外郎)、黄养蒙(侍郎)、史朝富(知府)、江万仞(进士,少卿)、郑良璧(推官)、李澜(通判)、丁自申(知府)、李应元(封中奉大夫太仆卿)、王任重(太仆卿)、黄宪清(赠光禄大夫)、张治具(进士,御史)、郭维贤(侍郎)、蔡国炳 (进士,广东布政司参政)、林云龙(同知)、蔡一槐(参议)、李贽(进士,知府)、李继芳(参议)、庄国桢(侍郎)、林乔相(历仕五朝)、林燉(封京兆应天治中九十大宾)、林武苴(赠光禄大夫)、苏士潜(封中宪大夫)、陈邦颜(进士,给事中)、傅夏器(吏部郎中)、张尧(封主事)、黄伯善(赠光禄大夫,大学士)、欧阳模(副使)、吴龙征(御史)、龚云致(副使)、林欲厦(进士,都御史)、杨道(宾礼部侍郎)、何乔远(侍郎)、诸葛应科(乡进士,长史)、刘宏宝(布政参政)、陈瑛(进士,督学)、吴梦相(大理寺)、王畿(布政)、蔡增誉(提学副使)、李范廉(进士,员外)、郑沛(户部主事)、潘洙(左布政)、苏茂相(尚书)、苏茂杓(进士,太仆少卿)、陈亮采(进士,按察)、邓镳(知府)、黄国鼎(侍读)、谢望俨 (乡进士,知州)、苏茂祉(进士,知县)、王寅揆(知县)、张朝纲(布政使司参议)、周思兼(进士,知府)、李仕亨(进士,知府)、程光阳(知府,郎中)、洪猷(府学,司训)、蔡炫征(诸生,赠御史)、郭龙(赠太仆寺卿)、蒋光彦(廉使)、陈鸣华(进士,参政)、许学宗(主事)、陈文方(指挥佥事)、龚时应(乡进士,郎中)、金时舒(进士,广东按察副使)、苏朝阳(进士,知府)、李瓒(布政)、李廷森(刑部主事)、诸葛羲(进士,山东道)、吴韩起(进士,礼部主事)、刘廷焜(户部主事)、郑邦佳(封翰林)、张奇峰(总兵)、傅畿洪澄源(中奉大夫、云南左布政使)、杨敬斋 (进士,江南道监察御史)、林欲楫(大学士)。

  国朝:吴如纶(赠礼科)、郭天锦(进士,知县)、施世纶(都御史,以上俱据学册)、陈迁鹤(左春[坊])。”

  附录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

  “隆庆《志》云:‘诸先生列祀乡贤,固由学校有司之公,亦多出于孝子慈孙弟侄亲友之情。人心之明,舆论之公,自不容掩也。’

  次崖 林希元论曰:

  ‘古者乡先生没则祭于社,今祀乡贤于学,即此意也。然祀之于学,则尤重矣。盖凡有功于圣门者,始得从祀。不从祀而祀之学,其次也。本朝薛文清公,议者不与从祀,止令祀之学。夫道若文清可以从祀矣,仅得祀于学,则凡下于文清者,可轻议哉?

  宋·黄灏云:立祠于学者,不以功德名位,诸不在文艺之科者,不在列;不知君臣、父子、夫妇、朋友之义者,不在列;不知正心、诚意、修身、谨独之学者,不在列。

  噫!乡贤飨祀,必如黄灏所定,始可立脚圣门矣。世之人欲崇高其祖考,倚势夤缘,滥登俎豆,岂惟夫子门墙容身无所,其受人之谤议,抑岂少哉!是欲崇高其祖考,不知反累其祖考也。

  是故乡贤议祀,在有司固不可不慎,为人子孙,尤不可不自量云。’

  谨按:宋人以王安石配享,至坐对于颜子若,未几以革去。甚矣!祀事之严,而阿私僭淫无益也。

  记曰:‘先祖无美而称之,是诬也。君子之爱人以德,不以姑息,明有司秉礼度义,慎无轻议祀哉。’”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学校·泉州府文庙》、《泉州人名录·各人名条目》)

  安溪县名宦祠

  安溪县名宦祠,初在县儒学东,名福民祠,嘉靖七年(1528年)改今名。嘉靖十八年(1539年)改建于县治内谯楼西,嘉靖廿九年(1550年)毁于倭,万历四年(1576年)重建于县儒学东,万历卅二年(1604年)重修。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2·山川形势2·奠方·名宦祠》:

  “名宦祠,祀后周·县令詹敦仁,宋·宋文炳许君佑杨乾陈宓陈淳赵彦侯钟国秀周珒谢履黄朴孙昭先颜振仲,明·潘靖戴玠路亨黄怿

  在儒学东,名‘福民祠’。嘉靖七年,令黄怿改今名。十八年,令殷楘改建于县治内谯楼西,晋江户部侍郎顾珀记。二十九年倭毁。万历四年,令俞仲章重建于儒学东。三十二年,令高金体重修后,令蒋日华周鸣谠俱入祀。”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各人名条目》)

  安溪县乡贤祠

  安溪县乡贤祠,在县儒学东。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2·山川形势2·奠方·乡贤祠》:“乡贤祠,在儒学东。祀宋·张读余克济连三益,明·李亮詹靖詹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各人名条目》)

  德化县名宦祠

  德化县名宦祠,在德化县文庙周边,与文庙同日致祭,仪制见《德化文庙·文庙之祭·朱文公祠、名宦祠、节孝祠之祭》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8·祠宇志·庙祀·名宦祠》:“名宦祠,在学宫东。”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之七·学校志·名宦祠祀》:

  “名宦祠祀:

  宋:集贤院学士、前德化县知县陈靖。载《宋史·循吏传》为宋代循吏第一人。

  明:文林郎、德化县知县王巽文林郎、德化县知县冯翼按察使、前德化县知县应履平迪功郎、德化县县丞余表监察御史、前德化县主簿古彦辉

  以上俱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知县周佑纂修邑志,并请入祀。

  学宪副使熊洽,号鱼山,诚朴率人,道腴范士,雅有实学,别无异尚;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五月,闽、侯、怀三县学呈申学宪行县制主,一体入祀。

  文林郎、德化县知县胡惟立;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入祀。

  国朝:太子少保、兵部尚书,闽浙总督范承谟,太子少保、兵部尚书、闽浙总督姚启圣,福建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金培生。”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学校·德化文庙·文庙之祭·朱文公祠、名宦祠、节孝祠之祭》、《泉州人名录·各人名条目》)

  德化县乡贤祠

  德化县乡贤祠,在德化县文庙周边。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8·祠宇志·庙祀·乡贤祠》:“乡贤祠,在学宫西。”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之七·学校志·乡贤祠祀》:

  “乡贤祠祀

  五代:唐归德场长颜仁郁

  宋:赠朝请郎林程,转运判官苏钦循州知州郑轮

  明:中宪大夫、按察副使凌辉

  以上俱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知县周佑纂修邑志,并请入祀。

  儋、吉二州知州林茂;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入祀。

  四会知县邹绚,平乐通判单辅,封临江府推官郭琛;崇祯六年(1633年)入祀。

  户部主事郑沛全椒训导赖孔教赠翰林院简讨、四会知县赖燫。”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各人名条目》)

7划

侯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侯祠》:

  侯祠,在府城东凤山之阳,明·崇祯(1628—1644年)间建,祀晋令李待问

  史继阶(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史继階》)《记》:

  侯治晋江三岁,所属觐行,而其时资阅已深,政声流闻,天官卿首录侯姓名以应给事中御史之选。觐毕,奏留侯阙下。

而先是侯行时,荐绅先生祖道张上东门外,旄倪依依,不忍释去。久之,思益甚,则相与鸠工庀材,构宫祠侯。而孝廉元卿鹏举应运,诣余请记其事于石。余时不获谢,而逡巡者久之。无何,侯复以卓异转天官,属余,益思谢去不敢任。

  迩从南铨疏病归,入上东门,而香火之宫岿然道左者,成有日矣。于是孝廉申荐绅之指,请益亟,余不得避也。

  则叹曰:

  嗟夫!此直道之人心哉,《诗》云:‘岂弟君子,民之父母。’而传推明其义,在民之所好好之,所恶恶之,非必有他张设谬巧也。

  夫令亲民者也,自令而上,稽鉤有李,振饬有司,督察有台,令一无所与,而日佐二千石以询民疾苦,而务噢咻之致其亲焉,足矣。而或亢焉,自上则不亲,或閟焉,自封则不亲;或荦焉,自凭其胸臆则不亲。夫是亢焉、閟焉、牵焉之行,皆反其亲之之道,而张设谬巧者也。

  侯则不然,侯明经起家,连掇科第,英年敏识,而衷之以情。凡人情之所安,必侯之所安也;人情之所不安,必侯之所不安也。

  侯去邑,今几年往矣,而民日娓娓谈述侯之政。若治赋,则鎔作毋得倚耗取赢;若治役,践更者以时,而无窟利;若治赈,恩沾筦内之惸独,不漏润奸人。赝金者罪无赦,剿亡赖者伏尔刑。党有约,父兄以迪于子弟,而善人众闾有伍,诸偷不得发。必得百雉之列,望若金汤,驾虹之梁蜿蜒于海上,而昔之颓隳者改观矣。劝民尽地力,沙砾无不食之毛,赋额日增,按之有成籍矣。诸生季有试,月有课,以餼以资加丰焉,而斌斌多文学之士雅饬之材矣。夫是数者,侯之迹也。然非有殊常踔绝可异之政,桑沧海黍,穷谷以砾恭躏茂也。而民怀思若彼,则吾乡所谓得致于民之情也。

  晋地阸,无五通四达之都流其泉府,亦不能为谈天炙輠之辩,扬诩声名。故其民啬而便,小人旦夕力作,营公家之事,君子勤礼以共其上,有肝胆必竭之,意乐于赴人之美,而惮于疵人之恶。风之易行,感之易浃,故情足致也。侯惟不自爱其情,而致亲于下民,亦不爱其亲之之情,而转致于上,不啻家人父子。然缁可改,为棠可勿伐,是之谓岂弟之政,而为民父母忱哉!其父母也,安在夫张设谬巧,以荧烩人之耳目哉?

  侯名待问,字葵儒,南海人,甲辰(万历卅二年,1604年)进士。初治连城,已改治沙,所至有迹。而在晋者独深且久。兹握人铨而理大轴,征好参恶,虽平天下犹可一邑云乎!

  余南国陈人,今老矣,黜陟当不闻,用邱里之言记侯,亦无庸以嫌避矣。’

  后废。为弥勒亭。

  国朝·乾隆二十四(1759年)年,晋江令于从濂迁复其旧。”

李文节

  李文节祠,在泉州府学(泉州府文庙)左,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建,祀李廷机(谥文节)。今存。(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府文庙》、《泉州人名录·李廷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李文节祠》:李文节祠,在府学左,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建,祀大学士李廷机。国朝·乾隆(1736—1795年)年间修。”

李恺李慎乡贤祠

  李恺李慎乡贤祠,亦称氏宗祠,俗称北门,位于惠安县螺城镇中山北路团结巷199211列为惠安县文物保护单位。

  沿革

   李恺李慎兄弟先后于明·嘉靖十一年1532年)及廿九年(1550年举进士李恺官至湖广按察使,李慎官至吏部郎中两兄弟以廉洁公忠经文经武见称因见朝政日非遂先后解绶退隐居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恺》)

  嘉靖七年(1558),倭寇围攻惠安城李恺李慎兄弟倡军于城,亲自参战,合力抗倭追贼保城之功卓著,邑人感其德,为建“保障亭”,立《全城功德碑》以彰之。

  万历(1573—1620年)间李恺李慎卒后,就“保障亭”改建为李恺李慎乡贤祠。

  清代和民国重修。现存民国卅三年维修氏宗祠(李恺李慎乡贤祠)《熙春氏大宗诸董事谨布》的原件,是当时族人捐资及丁银款原本。

  近年乡贤祠因旧城改造拆迁危及祠堂,2007年利用三世冏卿人第拆迁的材料,以修旧如旧原则在原址重建,基本保存明代建筑规格。

  规制

  乡贤祠坐西朝东,主体建筑252平方米二进,由照墙、前埕、门厅凹斗门)、天井祀厅组成

  祀厅面阔三间,进深四间,宫殿抬梁式木构架,硬山屋顶,镂花筒瓦;外墙为“孩儿抱印”砖石彻就。厅堂内悬挂着朱熹笔迹的“清白贤相”等匾额。

  街头有“科第联芳”牌坊,始建于明代,民国期间拆毁,部分构件被收藏,现代重建。

李晋澄祠

  李晋澄祠,俗称“老爹公宫”,位于丰泽区城东街道浔美社区。列为泉州市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

  建于明·天启五年(1625年),是奉祀李晋澄的生祠。李晋澄,浔美人,为官时不愿与魏忠贤同流合污,任终贵州副使。相传有一年浔美遇上大旱,奉命征粮的李晋澄经过浔美却不进村,乡人得以留下救命口粮,乡人感之,为立生祠。

  祠前榕树下存有晋澄 先生生祠碑记”,系天启五年(1625年)书法家、晋江人张瑞图所书,记载 李晋澄生平事迹。(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张瑞图》)

延平郡王祠

  延平郡王祠,位于南安市石井镇鳌峰山麓、府东50米处坐南朝北,与郑成功纪念馆郑成功碑林相邻,是福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延平郡王祠前身是氏大宗祠。明末清初,郑成功率众抗清,收复台湾后,清廷实行海禁,氏大宗祠被烧毁。

  郑克塽归清后,受封汉军公、遵义侯。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诏令迁郑成功灵柩归葬南安祖茔,并建祠祀之。郑克塽即叫人修复氏大宗祠,于康熙末年竣工,同治元年(1802年)改称延平郡王祠。

  民国十六年(1927年)曾重修,1949年毁于国民党空军飞机轰炸。1987年重修。

  延平郡王祠坐南向北,雕梁画栋,富丽堂皇,与台南各地的郡王祠建筑结构相似,富有闽南特色。宗祠前立有竖旗杆之用的石夹板。中轴线自北而南依次为照墙、山门、天井、大殿。殿面阔、进深各三间,抬梁式木结构,硬山顶,两旁有庑廊。

  祠堂正中雕塑着一尊郑成功像。

  殿中前梁悬有康熙皇帝钦赐的三块匾额:一是“三世五爵”匾,右竖书“清·同治元年阳月谷旦”,左作三行竖书“明封延平郡王郑成功,嗣延平郡王郑经,监国郑克臧;二是“忠臣”匾;三是“孝子”匾。

  后梁中悬民国二年(1913)福建提督许世英“威风雄烈”匾一。

  墙柱镌历朝题赞楹联,其中有康熙皇帝诏赐郑成功父子迁葬时所亲笔题联一对,文曰:“诸王无寸土,两岛屯师,敢向东南争半壁;西镇多二心,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字体庄重、雄浑。

  祠内存有家的官阶总录,可了解氏家族豪世变迁。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成功郑克塽》、《泉州历史事件·清初迁界》)

灵惠庙

  灵惠庙,前身为清隐堂,位于安溪县祥华乡美西村佛耳山麓,祀安溪开先县令詹敦仁及其子詹琲。(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敦仁詹琲》)。1985年10月列为安溪县首批文物保护单位。

  沿革

  “清隐堂”詹敦仁隐居之所。詹敦仁,字君泽,生于五代·后梁·乾化四年(914年)。后周·显德二年(955年)任南安县小溪场(今安溪县)场监,既至,因小溪场请置县,获准,增割南安近地合小溪场设置清溪县,并受命任首任清溪县令。未几,不愿为官的詹敦仁便推荐王直道继任县令。卸任后,他钟爱安溪西部佛耳山乃择地兴建“清隐堂”定居。

  宋·咸淳八年(1272年),度宗追封詹敦仁为靖惠侯,追封其次子詹琲为靖贞侯并敕赐庙号“灵惠”,后以是名“灵惠庙”

  明代曾重建。1926年为北洋军阀张毅所焚,1927年重建,1991年重修。

  规制

  祠堂西北向,由庙堂、祖师祠、土地祠、门亭等组成,并绕以围墙。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建筑面积1500多平方米。

  庙堂建筑面积500多平方米,木石结构,卷棚歇山屋顶,穿斗式,面宽3间,进深5,左右翼以厢房当心间藻井,余为平棋天花板。

  正门上方悬有“父子封侯”横匾,前廊10根石柱,柱间连以琉璃栏杆。屋顶黄色琉璃瓦,屋脊彩绘花草鸟虫等精美图案,整个建筑物显得华丽堂皇,恢宏壮观。

  庙堂正厅立巨大木柱20根,最大圆径近60厘米,屋顶构架由木柱承力,中次间为如意斗拱藻井,结构复杂,彩绘精致。中设神龛3座,中祀詹敦仁夫妇,左右祀父母及子媳。龛顶木刻透雕花鸟珍禽、人物故事,工艺精湛。左右18屏木板隔墙,刻有詹敦仁诗文,黑底金字。

  联对多出自名家。其中官献瑶“先民有作留遗爱,廉山让水,掩映棠阴,升堂咸仰清高像;全德之兴多达人,循牧贞卿,芬菲梓里,入庙便生忠孝心。”(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官献瑶》)

二公祠

   二公祠,在晋江石湖,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以祀泉州二守杨一桂、把总沈有容(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沈有容》)。已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沈二公祠》:

  “二公祠,在石湖,一名日湖,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以祀泉二守杨一桂、把总沈有容

  何乔远(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何乔远》)记:

  ‘国家自郡守而外,若戎旅之事,则有同知理之。其在戎旅,都阃而外,陆而墩堡,水而汛瞭,则有寨游把总理之。夫是文武二吏相为用者也。武与节制,文与董视,二吏者而有私肥私赢之心,武吏则朘士以奉文吏,文吏得所以奉则恣而不敢问武吏。军卒觖望,器备若窳,警御懈隳。武不能振,文不敢问,则有怯于公战,勇于私斗。其寝处之所及,闾阎告病,不待寇至,常若苦寇。呜呼!是所从来远,若如之习,海内若一。

  清江一桂来贰泉郡,宣城有容来寨泉之浯屿把总,二公皆满九载乃迁。二公清洁以持身,严正以涖下,矢心以为国,协体以安民。籍不列空伍,饟不出虚额。士见贼而懦,遇民而悍,责之无所不率。士以饱嬉,民用按堵。凡有一事之利以及百世之赖,公开之,公成之,公持之,公夹之。

  二公既迁,民士念恩,厥并生祠,属余为记。

  余记二公,敢云不媿。夫下之所以爱其上久不能忘者,岂不谓有之以为利哉。储蓄衣粮,士之所以为利也,国家有养士之实,十敛五削,而下徒被名,则士怨生。士饱且嬉,卒而遇贼,竭死前行,丧其身首,是则命也,平居馁求无怨,不可得也。田畴闾门,市廛鸡豚,民所以为利也。境内有不虞之寇,当事之人为我驱除剿杀,则当事之人责也。彼其有禄于诏,有任于专,且夫不虞之事有时有也,不能率士,无以御之。士之苦民,则无时无有也。无时无有而求民无怨,不可行也。清洁以持身,严正以涖下,矢心以为国,协体以安民,二公之谓行无事,之谓杜未萌。行无事而不见德,杜未萌而不见功;无功无德,而人知之,而人愿之,欲其无念,不可得也。夫往者来之鉴也,美者征之劝也,非以美往,而实鉴劝。二公之记,予何愧焉。

  公之迁也,为广西浔州知府;公之迁也,为浙江都司佥书,并在万历丙午(万历卅四年,1606年)之岁。

  是为记。’

  今废。”

郡守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郡守祠》:

  郡守祠,明·万历(1573—1620年)间建,以祀太守,未详所在。

  黄凤翔(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凤翔》)《记》:

  ‘万历庚辰(万历八年,1580年),郡守公由刑曹大夫来典吾郡,居五载,迁副闽臬。已复参闽藩。越万历壬辰(万历廿年,1592年),擢为东粤廉访使,盖先后莅闽中余一纪矣。

  公将之官东粤,道温陵,郡士民先期走数十里迎之;已又追数十里送之。

  又相率诣生,请曰:‘太守公之有遗爱于兹土也,桑庚垒之祝久矣在念,顾輶车犹往来境上,时时获望见颜色,且格于例,弗敢举也。今望东粤往矣,召伯之甘棠,虽云勿剪,并州之竹马,无所复待矣。吾侪且卜地建祠,以识靡谖,而徼一言勒诸石。’

  生乃进诸士民语之曰:‘夫涤州之颂韩思复,韶州之生祠徐申,盖自古有之,匪今日始已。顾以卿荐绅称是邦大夫,不几于谀耶?诸君稔公美政,愿为我叙述之。’

  乃诸文学耆老娴于词者,则进而言曰:‘夫古昔所称良守,班班史册,未暇枚举。以今观公,约饬砥砺,无论暮金不入,即束修之餽,一切谢却,此其清操雅节,似北海之朱仲卿。辰出坐堂,皇吏抱牒,次第受署,浣手奉法,而独煦濡苍赤,务在成就全安,此其明察仁恕,似颍川之黄次公。两造至前,片言立决,事毕即遣归农。仍简除烦苛,为诸属邑倡,此其安静不扰,似会稽之刘祖荣。郡故饶,宦宗巨室,公弗用觚棱,自引重,惟遇事直枉,毫无假贷,虽有势如山弗为夺,此其公正不私,似扶风之尹子。况莅政余闲,辄校阅诸生,差次其材品,且择厥茂异者,谆谆诲督之,士斌斌多所濯磨,此其兴贤育材,似成都之文翁。盖公之德政如此,公行矣,执事即累牍缕陈,奚谀之与有?’

  生曰:‘唯唯,否否。君之言得未有既邪?先是监司莅郡者,过听悠谭,猛欲厮流凿渠,兴穷乡灌溉利。顾郡南濒海而城,河流随潮汐上下,岁稍苦旱,即浮卤乘之,下流既分,上源弗给,异时沃壤当遂沦为斥卤,区利未兴,而害巳立睹矣。时群情汹汹,以为弗便,乃肩其事者,方且惊击异议,蠭厉畚锸,谓郑国王景之绩可旦夕就。公博采舆论,驰白于抚院越公,檄下立止之,以故万姓懽呼,手额称庆。公沉毅善断,当机迎刃,不动声色,而利害灼然。兹举实永世德也,奈何置弗谭耶?’

  诸文学耆老佥以生之言为然,遂次所问答,俾勒于石,为公生祠《记》。

  公名,浙江余姚人,隆庆戊辰(隆庆二年,1568年)进士。

  今废。”

张云翼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张云翼祠》:

  “张云翼祠,在万安桥南宋·蔡忠惠蔡襄公庙左,翰林陈迁鹤倡义仝邑人建。

  乾隆(1736—1795年)间,有裔守泉者再新焉,而置烝尝寄在学中,与公同日祀。知县胡格为竖‘忠孝惠爱’匾。

  岁久庙倾,有为新之,将门上公祠大字匾毁去,以为官司往来迎送之所。每官至,驿吏将公像掩蔽,铺设以为行台。近年生员张鸣凤捐束金为新其像。”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襄陈迁鹤》、《泉州专祠·蔡忠惠公》)

报德祠

  石井报德祠

  位于晋江石井。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报德祠》:“报德祠,在东门外石井乡,明时建,祀侍郎杨兴。时石井盛疫,舆为辟瘟,乡人感德,建祠崇报。黄宁朱鉴(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鉴》)为记。”

  科山报德祠

  报德祠,俗称刘望海祠,位于惠安县科山。

  明·万历(1573—1620年)间,惠安人、御史刘望海奉旨出巡,道经惠安。时值倭患又起,福建抚台正在清查寺田,追缴田赋税收,以备军粮。刘望海见惠安欠收、地方贫穷,便到抚衙求情豁免,惠安因此省纳17000多金,大大减轻了全县百姓负担。

  万历卅九年(1611年)年,乡人建“报德祠”于科山,奉祀刘望海,塑立石雕头像,史学家何乔远为撰德政碑记,惠安进士张迎陈玉辉、举人张矿(后中进士、任浙江按察司按察使)、康士晋江化鲤潘一谔陈文进及乡贤张兆彝等数十人均捐金相助,碑尚存。

  “文革”中石雕头像被断为三段并分弃异地,后经氏族人多方寻找于1992年复得。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刘望海何乔远》)

少卿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名宦祠·附名宦专祠之祭·少卿祠》:少卿祠,在府治东,祀宋·郡守宋钧(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宋钧》)。今废。”

何忠壮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何忠壮祠》:何忠壮祠,在衮绣铺何衙埕,乾隆十五年(1750年)建,祀明·亳州知州死难何燮(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何燮》)。”

何镜山

  何镜山祠,在泉州府学宫(泉州府文庙)前,明·崇祯五年(1631年)建,祀明·何乔远(号镜山)。已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府文庙》、《泉州人名录·何乔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何镜山祠》:

  何镜山祠,在府治学宫前,明·崇祯五年(1631年)建,祀明·工部侍郎何乔远

  樊维城《记》:

  ‘《传》称没而言立,谓之不朽,如以言而已矣。毋论往代,即国朝著作者不下百千家,俱可不朽乎?抑犹未也。

  屈指以理学昭者,姚江、新会诸君子;以功业鸣者,青田、侯官诸君子;以史学显者,武原、京山诸君子;以艺文见者,兰溪、北地诸君子,犬都可尽以数十人。其余表章羽翼之士,固若夜郎之视汉。至于踵事增华,随机得悟者,方之蔑如也。

  然则立言亦不易矣,天未丧斯文,是以镜山 先生起而续之。

  先生登第于神庙初年,仕不择官,必尽其职;禄不营家,必敬其事;言不相时,必据其忠;志不希进,必投其合。故立朝五十年,声名满天下,而官止于少司空,宅仅能以蔽风雨,租不足以供饘粥,而萧然自得于性命之内,弹琴读书,咏先生之风。其出而当官,则与士大夫言政;其归而闭户,则与门弟子论学。用是其书富有,其德日新,世之慕镜山而思造其门者,踵相接也。虚而往,实而归,凡士之入温陵而不能得其一言一字者,以为辱。然先生亦不疲于屡照,虽昔年海寇未降者,不畏有司之法,而畏先生之片言,投戈恐后,盛哉德乎!虽古之陈太邱王元方,何以加焉!既捐馆舍,长公又出其所私藏未焚之奏议,而居官之概,亦见于是。理学、功业、史学、艺文,昭昭于后来之耳目间。呜呼!亦足以不朽矣。

  然此皆先生之糟粕,而其不传者,已与先生俱往矣。

  先生之门人太史八公蒋德璟太史大白郑之铉,为文以哭,比之于子游子夏,比之于永叔欧阳修,而称为狂狷可续圣道之传,诚知言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蒋德璟郑之铉》)

  维城初得郡,喜遂御李之愿,乃后属纊之百日而始任,既而中丞公疏请易名特祀,始求地立基于棂星门之右隅。次公以余慕之,属以为记,忝绾郡符,固宜赞述先德。但既非其人,而文又不足垂后。昔中郎东汉末年著名文人蔡邕称为人作碑,惟郭有道不愧,中郎有道,固足相当。先生之祠,宜得名贤手笔,乃以委之小子,愧矣!

  疏请于壬申(崇祯五年,1632年)之仲秋,建祠以其冬。既踰年而不获肯构,将俟赐金为先人光,否则,求仁者之粟以祀耳。

  余适有辑瑞之行,且未能承众为一木彖(“木彖”合一字)助,因并记之,时崇祯癸酉(崇祯六年,1633年)阳月。’”

陈紫峰

  陈紫峰祠,在泉州府学(泉州府文庙)东、育英门左,明·万历五年(1577年)建,祀明·陈琛(号紫峰)。已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府文庙》、《泉州人名录·陈琛》)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陈紫峰祠》:

  “陈紫峰祠,在府学东、育英门左。

  明·万历五年(1577年),知府姚光泮、晋江知县曾士楚等建,祀明·提学佥事陈琛

  黄凤翔(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凤翔》)《记》:

  ‘国之大事在祀,盖自古记之。而黉宫之祀典,主于表章贤哲,以扬励世风,尤莫有严焉者矣。殷设学曰瞽宗,使有道德者师焉,没而祭之,以为乐祖。周设三老五更于太学,其礼教隆然粲矣。而又祀先贤于西祀之庠,盖氏所谓天下之大教也。夫春、夏、秋、冬,弦诵诗书之备法,笾豆、簠簋、钟鼓、管磬之备物,步趋周折,登降揖让之备文,其为教也,人人之所共知。乃独谓既没之祀,为足以教天下也。兹其故岂易言哉?人情激于有所触,而怠于无所劝。彼其旌别于宫墙俎豆之间,能使闻且见者艳羡而兴起焉,是激劝人心之大权,而殷周之典所以为备也。

  我国家稽古定制,庙学中设乡贤祠,将择其德业学问卓为仪表者而祀之,即古瞽宗西庠之遗规。顾甄檄甚严,法私相袭,既非所以明祀典之重,矧有旷世贤哲翘然挺生于兹世,上之有功于圣经,而下之有关于风教者,讵可概以常典施之哉?

  某自少时辄闻吾邑有陈紫峰先生者,今世名贤也。先生潜心理学,博综经传,而尤邃于《易》。尝从虚斋 先生蔡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清》)问业,先生特所奖许。每剖析疑义,冥探奥窃,必于先生焉证之,若门之杨中立门之蔡元定也。诸所著述,咸足羽翼传注,而发其所未发。至于弃官顾养,再征不出,飘然逍遥于物外,而不知有可慕之禄爵,尤为足以立懦而廉顽。知先生者谓其有避世之深心,而非玩世,无道学之门户而有实学,此百世定论也。

  先生之殁,有司既采舆议,列祀之黉宫矣,然景行私淑之士,犹谓不满崇尚之意,始议特祠如蔡虚斋先生例。而学有隙地一区,堪卜建如式,殆若天造地设,以遗之今日者。始议于郡守炳如,邑令金色,成于按院良弼、督学豫卿、郡守光泮,而邑令士楚实助锾金,以襄厥事。二百年来未有之旷典,于今始备,荧荧奕奕,即黉序亦为之生色矣。’”

苏紫溪

  苏紫溪祠,在泉州府学(泉州府文庙)东、尊经阁前,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建,祀明·苏浚(号紫溪)。(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府文庙》、《泉州人名录·苏浚》)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苏紫溪祠》:

  “苏紫溪祠,在府学东、尊经阁前。

  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知府窦子偁建,祀明·按察使苏浚

  李廷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苏浚》)《记》:

  ‘盖道未有不从淡入者也。今夫水惟淡,故可甘可苦,可酸可咸,以无味而能为众味。夫道亦然。君子之道,始于淡而不厌,淡则寡欲,外不足而内有余,故仲尼孔子以屡空进颜回,而以货殖绌赐。夫赐之于也,岂待知二知十而后别哉?一箪食,一瓢饮,一中绀而表素,而两人者之品,大迳庭矣。何者?味弥淡,道弥近,味弥浓,道弥远也。

  余尝持是以观世之士大夫贤者必淡,未有爽者,而于吾乡得紫溪先生。

  先生才高而学博,科巍而名章。环海之人读先生制举之文,与所谓《儿说》、《生生篇》诸书,莫不有紫溪先生,而先生逌然介然,视世之腆腆芬华,一切不以入其灵府。

  故其视学两浙,惟知崇正学、树真才,尽谢诸干请,即有谣诼之者,不顾也。

  其副粤宪、参粤藩,盘桓乎苍梧,驰驱乎岑溪,六年之间,人曰滞矣,曰不滞也。瘴乎?曰不瘴也。

  昔有门下士为政,先生移书不佞寄语之,第曰:其贤未迁,某贤未起,语不及私也。其致政也,以入贺之,行贺毕而请,人无知者,及见其疏,病也,或谓先生似不病,曰似不病乃病也。

  铨部以先生不当予告,更推择为贵州按察使。先生卧不起,曰:病痼矣!不能行也。

  盖先是黄州先生,尝对不佞谈先生,不佞曰:先生忠信孝友,仕不择地,家不求田,不问舍,是其为人尔。

  已矣,先生归而绝迹公门,结庐先陇,盖未及二年而殁。当其病时,每对其友人言,吾生有涯,吾位、吾年、吾福泽祗是如此,足矣。遍召所亲与诀别,而属其子曰:衣有故衣,棺无过数金,吾亲殓,故薄也。嗟乎!先生于死生之际,其淡如此,而又何有于世之腆窃芬华在身之外者哉?

  故先生居仅蔽风雨,食仅具饘粥,无余财赢蓄以遗子孙。惟其教在两浙,泽在三秦百粤,而其讲说著作之在于世者,炳炳烺烺,则先生之所为不朽者耳。

  吾郡有虚斋蔡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清紫峰陈琛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琛二先生祠,皆特祀,至先生而三。先生学宗虚斋,节侔紫峰,其进退相类,其讲解足相发明,而其文词风雅,抑或轶而上之,乃其味之淡一也。当斯世之颓靡,而祀先生以昆绍前修,激励后死,维持风教,砥柱波流,所关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