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洪进(914—985年)
[字济川、致先,谥忠顺]

  仙游人。
  以材勇闻。
  以绍颇首送建州。
  随留从效降南唐。
  与张汉思留从效绍鎡
  夺张汉思印。
  遣使奉表北宋。
  每岁修贡朝廷。
  纳土归宋。
  富贵且极。
  逸事。
  遗迹。
  弟陈钅舌
  长子陈文显
  次子陈文颢
  三子陈文顗
  四子陈文顼

  陈洪进,字济川致先,谥忠顺,五代·后梁·乾化四年(914年)出生于泉州仙游(今属莆田市)。

  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据《清源志》为作传)、元《宋史·卷483·列传242·世家6·漳泉氏》、明·何乔远《闽书·君长志》、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3·闽4·列传·陈洪进》,以及《泉州府志》、《晋江县志》有传。

仙游人

  《宋史·漳泉氏》陈洪进,泉州仙游人。”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陈洪进,字济川(今风亭市[现仙游枫亭]马母岭之西有故宅、墓)。”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陈洪进,泉州仙游人。”

  《十国春秋·陈洪进》:陈洪进,字济川,先世本临淮(泗州,今江苏盱眙县)人,已而迁泉州,居仙游县之枫亭,遂为仙游人。 ”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节度使·陈洪进》:陈洪进,仙游人,居晋江。”

  陈洪进的故居在仙游县枫亭镇秀峰村侯榄,名“德星堂”陈洪进后来移居开封,留小子文顼守家,德星堂即文顼所建,并请乡贤蔡襄命名并书。

  原莆田、仙游二县隶属泉州(时称清源军、平海军),一直到北宋·太平兴国四年(979年)置兴化县(县治设在今仙游游洋),才建太平军,辖莆田、仙游、兴化三县;太平兴国六年(981年),太平军改为兴化军。故《宋史》“泉州仙游人”

  北宋·同为仙游枫亭人的蔡襄蔡忠惠集·卷38·右千牛卫大将军致仕公墓志铭》载有:“公讳善页(“善页”合一字),字辅臣,其先世临淮人曰者,因官入闽,居泉州仙游,兵阻道绝,乃留不返。公之曾王父曰太子太傅讳某,王父曰太子太师讳◇,皇考曰赠中书令谥曰忠顺累封南康郡王讳洪进,皇妣曰邓国太夫人林氏,曰河南县太君林氏……”

  南宋·王偁《东都事略·列传7》(《四库全书·别史类》)载:陈洪进,字济川,其先泗州人也。曾祖为闽官,遭乱因家泉州之仙游县。”

以材勇闻

  陈洪进行伍出身,投泉州指挥使留从效手下。

  《宋史·漳泉“幼有壮节,颇读书,习兵法。及长,以材勇闻。隶兵籍,从攻汀州(今福建长汀县),先登,补副兵马使。”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颇读诗书,习兵法,因隶兵籍,以功补副兵马使。”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幼有壮节,颇读书,习兵法。及长,以材勇闻,隶兵籍。从攻汀州,先登,补副兵马使。”

  《十国春秋·陈洪进》:“幼有侠节,颇读书,习兵家言。长以材勇隶兵籍,从攻汀州,先登,补副兵马使。”

绍颇首送建州

  闽国·永隆六年(944年),朱文进连重遇杀闽主·王延羲朱文进自立为闽主。陈洪进追随留从效董思安张汉思等人反抗一党,擒杀朱文进任命的泉州刺史黄绍颇

  《宋史·漳泉氏》

  “从留从效黄绍颇,将以绍颇首送建州(今建瓯),请出兵为援,群下以道阻贼盛,惮其行。洪进虑事久生变,独请往。

  至尤溪,贼数千人遮道不得前。洪进绐贼曰:‘福州、泉州已为义师所袭,尔辈复为何人戍守?’即持绍颇首示之曰:‘我送此于建州,迎嗣君以归国,尔辈将安归乎?’贼遂溃,渠帅数人皆听命。

  洪进至建州,延政大悦,以为本州马步行军都校。是岁,(后)晋·开运元年(944年)也。

  自是,漳州杀,迎延政从子继成为刺史;许文稹以汀州降;连重遇朱文进,传首建州;福人又杀重遇延政遂遣洪进归泉州。”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送黄绍颇首于建州,王延政大悦,以为本兵马步行军都校。未几遣归南唐。”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

  “从留从效黄绍颇,将以绍颇首送建州,请出兵为援。群下以道阻贼盛,惮其行。洪进虑事久生变,独请往。

  至尤溪,贼数千人遮道不得前。洪进绐贼曰:‘福州、泉州已为义师所袭,尔辈复为何人戍守?’即持绍颇首示之,曰:‘我送此于建州,迎嗣君以归国。尔辈将安归乎?’贼遂溃,渠帅数人皆听命。

  洪进至建州,延政大悦,以为本州马步行军都校。

  自是,漳州杀程贇,迎延政继成为刺史。许文稹以汀州降。连重遇杀朱文进,福州人又杀重遇延政遂遣洪进归泉州。”

  《十国春秋·陈洪进》:“从留从效黄绍颇,以首送建州。天德帝王延政命为本州马步行军都校 。”

留从效降南唐

  《宋史·漳泉氏》(后晋·开运)三年(南唐·保大四年,946年)(南唐)李璟陷建州,延政(投降)江南(南唐)明年,泉州留从效王继勋降江南(南唐)从效为清源军节度,洪进为统军使,与副使张汉思同领兵柄,累立战功。”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以留从効为清源军节度使,洪进为统军使,与副使张汉思同领兵柄。”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及延政入江南,从效为清源军节度使,洪进为统军使,与副使张汉思同领兵柄,累立战功。”

  《十国春秋·陈洪进》:“已又为统军使,与副使张汉思同领兵柄,累立战功。”

张汉思留从效绍鎡

  《宋史·漳泉氏》(北宋·建隆三年,962年,七月)从效卒,少子绍镃典留务。月余,洪进绍镃将召越人以叛,执送江南(南唐)。推副使张汉思为留后,自为副使。”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从効卒,洪进执其子绍镃送南唐,推张汉思留从,自为副使。”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从效卒,少子绍镃典留务。月余,洪进绍镃将召越人以叛,执送江南,推副使张汉思为留后,自为副使。”

  《十国春秋·陈洪进 》:从效既殁,少子绍镃典留务。月余,洪进汉思为留后,自为副使(原按:一作四门指挥使。),时宋·建隆三年也。”

张汉思

  《宋史·漳泉氏》

  “汉思年老醇谨,不能治军务,事皆决于洪进汉思诸子并为衙将,颇不平洪进,图欲害之,汉思亦患其专。

  明年(建隆四年,963年)夏四月,汉思大享将吏,伏甲于内,将害洪进。酒数行,地忽大震,栋宇将倾,坐立者不自持。同谋者以告洪进洪进亟去,众惊悸而散。汉思事不成,虑洪进先发,常严兵为备。

  洪进文显文颢皆为指挥使,勒所部欲击汉思洪进不许。

  一日,洪进袖置大锁,从二子常服安步入府中,直兵数百人,皆叱去之。汉思方处内斋,洪进即锁其门,使人叩门谓汉思曰:‘郡中军吏请洪进知留务,众情不可违,当以印见授。’汉思惶惧不知所为,即自门间出印与之。

  洪进遽召将校吏士告之曰:‘汉思昏耄不能为政,授吾印,请吾莅郡事。’将吏皆贺。即日迁汉思别墅,以兵卫送。

  遣使请命于(南唐主)李煜洪进为清源军节度泉南等州观察使。”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明年,洪进为清源军节度泉南等州观察使。”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

  “汉思年老醇谨,不能治军务,事决于洪进汉思诸子并为衙将,颇不平洪进,图欲害之。

  汉思亦患其专,乃大享将吏,伏甲于内,将害洪进。酒数行,地忽大震,栋宇将倾,坐立者不自持。同谋者以告洪进洪进亟去,众惊悸而散。汉思事不成,虑洪进先发,常严兵为备。

  洪进文显文颢,皆为指挥使,勒所部欲击汉思洪进不许。

  一日,洪进袖置大锁,从二子,常服安步入府中,直兵数百人,皆叱去之。汉思方处内斋,洪进即锁其门,使人叩门,谓汉思曰:‘郡中军吏请洪进知留务,众情不可违,当以印见授。’汉思惶惧,不知所为,即自门间出印与之。

  洪进遽召将校吏士告之曰:‘汉思昏耄,不能为政,授吾印,请吾莅郡事。’将吏皆贺,即日迁汉思别墅,以兵卫送。

  遣使请命于李煜洪进为清源军节度泉南等州观察使。”

  《十国春秋·陈洪进》:

  “汉思年老,不能治事,军务皆决于洪进汉思诸子并为衙将,内怀不平 ,潜有去洪进意。

  明年(建隆四年,963年)夏四月,汉思大享将吏,伏甲于内,将害洪进。酒数行,地忽大震,栋宇将倾,坐立者不自持。同谋者以告洪进洪进亟去,众惊悸而散。汉思事不成,虑洪进先发,常严兵为备。

  洪进文显文颢皆为指挥使,勒所部欲击汉思洪进不许。一日,洪进 袖银铛,从二子,常服安步入府中,直兵数百人,皆叱去之。汉思方处内斋, 洪进即扃其门,使人叩门谓汉思曰:‘郡中军吏请洪进知留务,众情不可违,当以印见授。’汉思惶惧不知所为,即自门间出印与之。

  洪进即日迁汉思别墅,遣使请命于江南。江南以洪进为清源军节度、泉南等州观察使。”

遣使奉表北宋

  《宋史·漳泉氏》

  “时(宋)太祖赵匡胤平泽、潞,下扬州,取荆湖,威振四海。洪进大惧,遣衙将魏仁济间道奉表,自称清源军节度副使、权知泉南等州军府事;且言张汉思老耄不能御众,请臣领州事,恭听朝旨。

  太祖遣通事舍人王班赍诏抚谕,又与李煜诏曰:‘泉州陈洪进遣使奉表言,为众所推,因而总领州事,以诚控告,听命于朝。观其倾输,尤足嘉尚。但闻泉州昔尝附丽,尤荷抚绥。然变诈多端,屡移主帅,恐其地里辽远,制御有所未遑。朕以书轨大同,恩威远被,嘉其款附,己降诏书。盖矜其远俗便安,不必以彼此为意,想惟明哲,当体朕怀。’

  上言:‘洪进多诈,首鼠两端,诚不足听。’

  太祖又诏谕之,乃听命。

  建隆四年(963年),遣使朝贡。是冬,又贡白金万两、乳香茶药万斤。复上言,请寝洪进恩命。太祖又以谕

  乾德二年(964年),制改清源军为平海军,授洪进节度(平海军节度使)、泉漳等州观察使、检校太傅,赐号‘推诚顺化功臣’,铸印赐之。以文显洪进长子)为节度副使,文颢洪进次子)为漳州刺史。

  是年夏,丁家艰,起复。”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宋太祖削平四方,洪进大惧,遣牙将魏仁济间道奉表纳款。太祖遣通事舍人王班赍诏抚谕。乾德二年,制改清源军为平海军,授洪进节度泉漳等州观察使、检校太傅,赐号推诚顺化功臣。”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

  “时宋太祖平泽、潞,下扬州,取荆湖,威震四海。洪进大惧,遣衙将魏仁济间道奉表,自称清源军节度副使,权知泉南等州军府使,且言张汉思老耄,不能御众,请臣领州事,恭听朝旨。

  太祖遣通事舍人王班赉诏抚谕。

  建隆四年,洪进屡遣使朝贡。

  乾德二年,制改清源军为平海军,授洪进节度泉、漳等州观察使、检校太傅,赐号‘推诚顺化功臣’,铸印赐之。以文显为节度副使,文颢为潭州刺史。”

  《十国春秋·陈洪进》:

  “时宋平泽、潞,下扬州,取荆湖,洪进大惧,遣衙将魏仁洛间道奉表 纳款,贡白金千两,乳香、茶叶皆万计。太祖谴使抚谕,且以其事诏江南,江南后主听命。 。

  于是乾德二年,宋改清源军为平海军,授洪进节度、泉漳等州观察使、检校太傅,赐号‘推诚顺化功臣’,铸印赐之。以文显为平海军节度副使,为漳州刺史。

  是年夏,洪进丁家艰,旋起复理军府事。”

每岁修贡朝廷

  《宋史·漳泉氏》

  “洪进每岁以修贡朝廷,多厚敛于民,第民赀百万以上者,令差入钱,以为试协律、奉礼郎,蠲其丁役。

  宋太祖·开宝九年,976年)及江南平(宋灭南汉、南唐)吴越王钱俶来朝(入宋朝觐见)陈洪进所辖泉、漳二州直接与宋朝接壤)洪进不自安。遣其子文颢入贡乳香万斤、象牙三千斤、龙脑香五斤。

  太祖因下诏召之,遂入觐。至南剑州(今南平),闻太祖崩,归镇(泉州)发哀。”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江南平,吴越王入朝,洪进不自安,遣其子文颢入贡。太祖召入觐,未至,太祖升遐,复归镇。”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

  “洪进每岁以修贡朝廷,多厚敛于民,第民资百万以上者,令差入钱,以为试协律奉礼郎,蠲其丁役。

  及江南平,吴越王来朝,洪进不自安,遣其子文颢入贡。

  太祖因下诏召之,遂入觐。至南剑州,闻太祖崩,归镇发哀。”

  《十国春秋·陈洪进》:

  “洪进以每岁修贡朝廷,多厚敛于民,民赀百万以上者,令为试协律、奉礼郎,蠲其丁役。

  及江南平,吴越·忠懿王朝宋,洪进不自安,遣子入贡,太祖因下诏召之,遂入朝,道闻太祖晏驾,归镇发哀。”

纳土归宋

  《宋史·漳泉氏》

  “(开宝九年,976年,十月)太宗赵光义即位(十二月改元太平兴国),加检校太师。

  明年(太平兴国二年,977年)四月,来朝(赴开封入觐),朝廷遣翰林使程德玄至宿州(今安徽北部、新汴河以南等)迎劳。既至,赐钱千万、白金万两、绢万匹,礼遇优渥。又增其食邑,以其子文颢为团练使,文顼并为刺史。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洪进遂上言曰(即陈洪进《献地表》,詹琲代撰

  ‘臣闻峻极者山也,在壤而不辞;无私者日也,虽覆盆而必照。顾惟遐僻,尚隔声明,愿归益地之图,辄露由衷之请。

  臣所领两郡(泉州、漳州),僻在一隅,自浙右未归,金陵偏霸,臣以崎岖千里之地,疲散万余之兵,望云就日以虽勤,畏首畏尾之不暇。遂从间道,远贡赤诚,愿倾事大之心,庶齿附庸之末。

  太祖皇帝赐之军额,授以节旄,俾专达于一方,复延赏于三世。祖、父荷漏泉之泽,子弟享列土之荣。棨戟在门,龟緺盈室,虽冠列藩之宠,未修肆觐之仪。

  暨江表底平,先皇厌世,会婴犬马之病,尚阻云龙之庭。皇帝陛下钦嗣丕基,诞敷景命,臣远辞海峤,入觐天墀,获亲咫尺之颜,叠被便蕃之泽。六飞游幸,每奉属车之尘;三殿宴嬉,屡挹大樽之味。旬浃之内,雨露骈臻,至于童男,亦荷殊奖。恩荣若此,报效何阶?志益恋于君轩,心遂忘于坎井。

  臣不胜大愿,愿以所管漳、泉两郡,献于有司,使区区负海之邦,遂为内地;蚩蚩生齿之类,得见太平。

  伏望圣慈,授臣近地别镇。臣男文显等早膺朝奖,皆忝郡符,牙校宾僚,久经驱策,各希玄造,稍霈鸿私。’

  太宗优诏嘉纳之。(诏令“隳三城”洪进为武宁军(今江西九江西南部)节度、同平章事,留京师奉朝请。诸子皆授以近郡(长子文显为通州团练使、知泉州,二子文颢为康州刺史,三子文顗为滁州刺史,四子文顼为登州刺史),赐白金万两,各令市宅。”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太宗即位,加检校太师。明年入朝,上言以漳、泉二郡归于有司,乞授近地别镇,诏纳。以洪进为武寍军节度使、同平章事,赐铁券并白金万两市宅。”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

  “太宗即位,加检校太师。

  明年来朝,朝廷遣翰林使程德玄至宿州迎劳。既至,赐钱千万,白金万两,绢万匹,礼遇优渥,又增其食邑。以其子文颢为团练使,文岂页(“岂页”合一字)文顼并为刺史。

  洪进遂上言,愿以所管泉、漳两郡献于有司。太宗即优诏嘉纳之,以洪进为武宁军节度同平章事,留京师奉朝请。诸子皆授以近郡,赐白金万两,各令市宅。”

  《十国春秋·陈洪进》:

  “太宗即位,加检校太师。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四月,朝京师,礼遇优渥,又增食邑,加其子文显为团练使,文顼并为刺史。

  洪进因上表言:‘臣远辞海峤,入觐天墀,获亲咫尺之颜,叠被骈蕃之泽。六飞游幸,每奉属车之尘;三殿宴嬉,屡挹大罇之味。浃旬之内,雨露洊臻,至于童男,亦荷殊奖。恩荣若此,报效何阶?愿以所管漳、泉两郡,献于有司。’

  太宗嘉纳之,(漳州、泉州两郡)凡为县十四(含莆田、仙游)、户十五万一千九百七十八、兵万八千七百二十七。遂授洪进武宁军节度使、同平章事,留汴京奉朝请。诸子皆授以近郡优赐 之。”

  陈洪进纳土归宋后,南唐·李煜惶惶不安,吴越·钱俶惊慌失措,匆忙上表乞降。从此,吴越十三州土地尽归宋朝。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6·拾遗·泉州府·宋》:“是年(太平兴国八年)四月,宋太宗尝览福建版籍,谓宰相曰:陈洪进只以漳、泉二州赡数万众,无名科敛,民所不堪(《续资治通鉴·太宗本纪》作“民亦不堪”),比朝廷悉已蠲削,民皆感恩,朕亦不觉自喜。(出《续长编》。)”

富贵且极

  《宋史·漳泉氏》

  “明年(太平兴国四年,979年),从宋太宗的军队)(山西)太原(灭北汉)

  (太平兴国)六年(981年),封杞国公。

  雍熙元年(984年),进封岐国公(赐府第于开封祥符县)洪进年老,富贵且极,上言求致仕,优诏免其朝请。

  (雍熙)二年(985年),以疾卒,年七十二。废朝二日,赠中书令,谥曰忠顺,中使护丧,葬事官给(敕葬开封祥符田村,追封颍州会稽东海南康郡王,赐御书以守茔。)。”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封杞国公,改歧国。卒年七十二,赠中书令,谥忠顺,累赠南康郡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六年,封杞国公。雍熙元年,进封岐国公。洪进年老,富贵且极,上言求致仕。优诏免其朝请。二年,以疾卒,年七十二。赠中书令,谥曰‘忠顺’。”

  《十国春秋·陈洪进》:“后封杞国公,进封岐国公。洪进年老,富贵已极,上言求致仕,优诏免其朝请。居无何,病卒,年七十二,赠中书令,谥曰忠顺 。”

逸事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洪进在泉十七年,在阙十年。”

  《宋史·漳泉洪进在泉州,日方昼,有苍鹤翔集内斋前,引吭向洪进洪进视之,有鱼鲠其喉,即以手探取之,鱼犹活,鹤驯扰斋中数日而后去,人皆异之。”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6·拾遗·泉州府·唐》、清·《十国春秋·陈洪进》等均引用此说。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6·拾遗·泉州府·唐》:

  “陈洪进据漳、泉二州,有沙门行云者谓人曰:‘氏当有五侯之象。去此五年后,有戎马千万众,前歌后舞入此城,喜而不怒。’泉人闻之,疑洪进所管二州,何以容五侯?当克汀(汀州)、建(建州)以自益耳。

  后洪进入朝,献其地,改镇徐州;文颢,通州团练使;文凯(右“几”改“页”)文顼文显三人并受诸州刺史。王师入城,作笳鼓为乐,悉如其言。(出本志。)”

遗迹

  崇福寺、罗城:

  崇福寺位于泉州市区东北隅的梅石街崇福路(古地名松湾)。(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崇福寺》)

  陈洪进之女不齿其父反复无常,决心遁入空门虔心礼佛,以赎父罪。陈洪进劝阻不住,只好在泉州城北隅松湾古地兴建千佛庵(后改名崇福寺),俾使削发为尼的女儿于此诵经礼佛。

  初建寺时,陈洪进特地将罗城扩大,将寺院圈入城里,并重新开凿一段环城河,以便能经常乘船循环城河来此看望女儿。

  《泉州府志》载:“崇福寺故在城外,宋初陈洪进有女为尼,以松湾地建寺,拓罗城包之,名千佛庵。”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9·城池志·罗城》:“及陈洪进于宋·乾德初(963~968年)领清源节度使,以城东松湾地建崇福寺,复拓其地包之,北之东西隅稍宽,俗号葫芦城。”

  陈埭

  位于今晋江南岸陈埭(原二十七都)。此地本是大片荒芜的海边滩涂,陈洪进组织人围垦,引九十九溪灌溉,使之变为一望无垠的良田,人们把这地方称为“陈埭”,以纪念陈洪进。(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水利·陈埭》)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烟浦埭……又西南为陈埭。本陈洪进所筑,受西北吟啸浦之水及罗裳山诸涧西南出,分为众港,从二斗门以入海。”

  天水淮(节度淮)

  位于府城东南三十五都下淮(下围)。唐·大和三年(829年)泉州刺史赵棨建,陈洪进改曰节度淮。(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水利·天水淮》)

  陈翁桥

  位于晋江三十九都,陈洪进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桥梁·陈翁桥》)

  九日山西峰石佛

  在九日山西峰绝顶有座石亭,亭里有一尊天然岩石琢成的阿弥陀大石佛。佛像高7、5米,肩宽1、85米,袒胸盘坐于莲花座上,气势雄浑,是泉州较早的石刻造像艺术珍品之一。北宋·乾德三年(965年),县邑多火灾,为禳压火灾,陈洪进倡镌该石佛。(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九日山》)

  延福寺

  又名建造寺,位于南安丰州镇九日山下金溪畔,建于西晋·太康九年(288年)。北宋·乾德间(963—968年),陈洪进增建建造寺,复旧名延福寺,“支院故有五十余区”,僧侣亦不在少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延福寺》)

  万岁坡:

  万岁坡在泉州城东南郊法石山上,是陈洪进当年仿汉武帝登嵩山接受群臣三呼万岁旧时而筑坛,因而留下地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万岁山》)

  茅亭: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茅亭》:

  “茅亭,陈洪进宴游之地,今废。

  宋·郡守韩逢吉诗:‘氏当年为胜概,吾徒今日作良游。时迁代谢皆如此,细雨灯花莫浪愁。’”

陈钅舌

  《宋史·漳泉氏》洪进钅舌,初为泉州都指挥使。(北宋)开宝四年(971年),授漳州刺史,入贡,至宿州卒。钅舌文琏,供奉官、阁门祗候。”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洪进,初为泉州都指挥使,开宝四年授漳州刺史。入贡,至宿州卒。文连,供奉官阁门祇候。”

  《十国春秋·陈洪进》:洪进钅舌,为泉州都指挥使。开宝中官漳州刺史。”

长子陈文显

  《宋史·漳泉氏》

  “文显仲达

  洪进领漳、泉节制,署左神机指挥使,迁泉州马步军都军使、右军押衙。

  (北宋)乾德(963—967年)初,朝命平海军节度副使,累加检校太保。

  洪进归朝,授文显通州团练使、知泉州,未几代还。

  时太宗征太原,朝于行在。久之,出为青、齐、庐、寿、西京、水(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军州事·陈文显》作“川”南北、陕州四州都巡检使。

  文显与诸弟不睦,咸平(998—1003年)初,御史中丞李惟清抗疏曰:‘文显等并分符竹,委以方面,一门荣盛,当世罕俦。先人之坟土未干,私室之风规大坏;弟兄列讼,骨肉为仇,官奉私藏,同居异衅,屡经赦宥,而久积人言。文显首起讼湍,当律文尊长之坐,乞置散秩,以警浮俗。’

  诏曰:‘文显等颇伤名教,合置邦刑,以其父有忠勋,未忍捐弃,宜赐诫谕,许其改过。傥无悛革,当正简书,令御史台告谕之。’

  以疾改通许镇都监。

  (咸平)六年(1003年),卒,年六十五。

  子宗宪,历虞部(户部)员外郎,为西京作坊使;宗元,殿中丞。”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子文显,字仲远,泉州马步军都军使、右军押衙。乾德初,朝命授平海军节度副使,累加检校太保。归朝,授通判团练使知泉州。未几代还阙。”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

  “文显,字仲达

  洪进领泉、漳节制,署左神机指挥使,迁泉州马步军都指挥使右军押衙。

  乾德初,朝命平海军节度副使,累加检校太保。

  洪进归朝,授文显通州团练使,知泉州。未几代还。

  时太宗征太原,朝于行在。久之,出为青齐、庐寿、西京、水南、陕州四州都巡检使。

  文显与诸弟不睦。咸平初,御史中丞李阁清抗疏,论其罪,乞置散秩,以警浮俗。诏以其父有忠勋,令御史台告谕之,许其改过。

  以疾改通许镇都监,卒。

  子宗宪,历虞部员外郎,为西京作坊使,宗元殿中丞。”

  《十国春秋·陈洪进》:文显仲达,历泉州马步军都军使、右军押衙。宋命为平海节度副使,累加检校太保。及洪进朝宋,授通州团练使,知泉州,未几代还。又为青、齐、庐、寿、西京、水(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军州事·陈文显》作“川”)南北、陕州四州都巡检使。文显与诸弟不睦,咸平初为言者所劾,诏戒諭之,以疾改通许镇都监,卒。”

次子陈文颢

  《宋史·漳泉氏》

  “文颢,初为泉州右军散兵马使、衙内都指挥使。俄权知漳州,朝命漳州刺史,凡七年,求还泉州,署行军司马。

  开宝(968—975年)末,江南平,洪进遣第三子文顗入贡,文顗不欲行,乃遣文颢。至京师,自陈愿留以俟父入觐,太祖嘉之。

  及洪进归朝,授文颢房州刺史,会升房州为节镇,换康州刺史。

  端拱(988—989年)初,出知同州,钱若水为从事,文颢深礼之,委以郡政。

  咸平(998—1003年)初,知耀州,又徙徐州,坐用刑失入,责授左武卫大将军、知涟水军。上念其父纳土效顺,复以为康州刺史,留京师。

  大中祥符(1008—1016年)初,议东封,以濮州驰道所出,命知州事,顿置供拟颇勤至,诏褒之。驾至,召见劳问。礼毕,改衡州刺史,特给内地刺史奉料,未几代还。

  以老疾累表求致仕,诏免朝谒,岁给公费及月廪并如故。

  (大中祥符)六年(1013年),卒,年七十二。”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次(子)文灏,为漳州刺史凡七年,入贡至京师,自陈愿留俟父入觐。洪进归朝,授功州刺史,换康州,历知同、耀、徐、濮四州,终衡州刺史。”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

  “文颢,初为泉州右散兵马使衙内都指挥使。俄权知漳州刺史凡七年,求还泉州,署行军司马。

  开宝末,江南平,洪进遣第三子文岂页(“岂页”合一字)入贡。文岂页(“岂页”合一字)不欲行,乃遣文颢至京师自陈,留以俟父入觐。太祖嘉之。

  及洪进归朝,授文颢穿房州刺史,改康州。

  端拱初,出知同州。钱若水为从事,文颢深礼之,委以郡政。

  咸平初,知耀州,又徙徐州,坐用刑失入,责授左武卫大将军。上念其纳土效顺,复以为康州刺史,留京师。

  大中祥符初,改衡州,特给内地刺史奉料。未几代还。

  以老疾,累表求致仕。诏免朝谒,岁给公费及月廪并如故。

  六年卒。”

  《十国春秋·陈洪进》:文颢初为泉州衙内都指挥使,俄权知漳州,宋命为漳州刺史。数年求还泉州,署行军司马。洪进朝宋,授房州刺史,改康州。 端拱初,出知同州。咸平初知耀州,又徙徐州,坐用刑失人贬官。已而以洪进 纳土功,复迁康州刺史。祥符东封,命知濮州,驰道所出,供亿颇勤至,诏褒之。改衡州,代还,以老疾请致仕,卒。”

三子陈文顗

  《宋史·漳泉氏》

  “文顗,始为泉州衙内都指挥使、知漳州。

  洪进归朝,授滁州刺史,仍旧知州。俄召归,奉朝请。

  景德(1004—1008年)中,换光州,以久次,领和州团练使,历知海、濮、濰、沂、黄五州、信阳军,所至无能称。

  卒年七十一。

  录其子宗绶为大理评事,孙永弼永升为三班借职;次子宗缵太子中舍。”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子)文顗,终滁州刺史。”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文岂页(“岂页”合一字),始为泉州衙内都指挥使,知漳州。洪进归朝,授滁州刺史,仍旧知州。俄召归奉朝请。景德中,换光州,以久次领和州团练使,历知汉、濮、潍、沂、黄五州信阳军,所至无能称。卒,录其子宗绶为大理评事,孙永弼永升为三班借职;次子宗缵太子中书。”

  《十国春秋·陈洪进》:文顗始为泉州衙内都指挥使,知漳州,宋初擢滁州刺史,俄召归京师奉朝请。景德中改光州,以久次领和州团练使。历知数州军,所至无能称。”

四子陈文顼

  《宋史·漳泉氏》

  “文顼,本文显子。初,洪进在泉州,有相者言‘一门受禄,当至万石’。时洪进与三子皆领州郡,而文顼始生,乃以文顼为子,欲应其言。

  初补泉州衙内都校,又为衙内都监使,朝命领顺州刺史,归朝为登州刺史。沧、棣有寇盗,命为巡检使。会以禁军大校赵延溥为登州团练使,文顼改舒州刺史。

  淳化三年(992年)卒,年三十五。

  文顼颇知书,亦工画。

  子宗绛,为殿中丞。”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4·唐及五代人物·陈洪进》:(子)文顼,终舒州刺史。”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泉州府·宋·陈洪进》:

  “文顼,本文显子。初,洪进在泉州,有相者言一门受禄,当至万石,时洪进与三子皆领州郡,而文顼始生,乃以文顼为子,欲应其言。

  初补泉州衙内都校,又为衙内都监使,朝命领顺州刺史。即朝为登州刺史。沧、棣有寇盗,命为巡检使。寻改舒州刺史,淳化三年卒。

  文顼颇知书,亦工画。

  子宗绛,为殿中丞。”

  《十国春秋·陈洪进》:文顼颇知书,工画。本文显子也。洪进在泉州日,有相者言:‘一门受禄,当至万石。’时洪进与三子皆已领州郡,而文顼始生,洪进欲应其言,乃取为己子,赐名与诸子齿。文顼历衙内都监使,宋命领顺州刺史,归朝为通州刺史,改舒州,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