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灾异——火灾

  南宋·绍兴四年(1134年)七月初十日,安溪阆山遭雷电袭击起火,燃烧一昼夜。

  南宋·乾道三年(1167年)五月,火。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1·祥异·泉州府·宋》:“乾道三年五月,火。”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4·祥异志》:“乾道三年五月,郡城火(《闽书》)。”

  南宋·淳熙元年(1174年)十二月,泉州火灾,烧城楼及民宅50余家。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1·祥异·泉州府·宋》:“淳熙元年十二月丁巳,火燔城楼及五十余家。(令有司赈恤。)”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4·祥异志》:“淳熙元年十二月丁巳,火燔城楼,延烧五十余家(《文献通考》)。”

  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五月,泉州南门桥十字街火灾,延烧四街,燔民居370余间,死10余人,损失折银十余万两,露宿缺食之民4600余人。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4·祥异志》:(嘉靖)二十三年五月,南门桥十字街燔民居三百七十余间。”并收录顾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顾珀》)《与郡太守书》,中有曰:“吾泉回禄之灾,间或有之,虽守者之弗戒,实氛祲之攸积。有烧毁一两家者,甚至延烧一二十家者,未有若近日南桥之变,延烧四街,计其房价家赀烧毁抢失共银十余万两计,其露宿乏食之民共四千六百有奇。民患于露宿,非钱财不可以坚屋;民患于乏食,非榖粟不可以济饥,此理之必然也。按氏郑灾,子产临事而备,宽其征,与之财。三日哭,国不市,使行人告于诸侯,陈不救火,许不吊灾,君子知其先亡也。恭惟朝廷设官,本以为民,学者立心,亦期及物。今南桥四街百姓,方遭饥馑荐臻之时,又罹焚炀赫烈之惨,富者尚能支持,贫者将何赖乎!”

  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十二月,泉州南街大火。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4·祥异志》:(万历)三十三年十二月,南街头火发,延烧百余家,南至奎璋巷口,东至四科亭,西至旌孝坊南,附近木石坊俱毁。”

  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冬,火燔泉州郡城丽正门楼。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4·祥异志》:(康熙)五十六年冬,火燔丽正门楼(雍正志)。”

  清·雍正四年(1726年)八月,德化县南关塔岸民居火灾,延烧数十家。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7·五行志·火》:“国朝·雍正四年八月,南关塔岸民居火,延烧数十家。”

  清·雍正八年(1730年)一月十五日,安溪县治前街道失火,烧坏民房、店铺九十多间。

  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泉州郡城双门前火。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4·祥异志》:(乾隆)二十四年,双门前火,延及明·文庄理学名臣坊。”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清》、《泉州牌坊》

  清·嘉庆七年(1802年),泉州郡城南门桥十字街火灾,燔民居170余橺。清·道光《晋江县志·卷之七十四·祥异志》:(嘉庆)七年,南门桥十字街燔民居一百七十余橺。”

  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泉州府学口十字街大火。清·陈步蟾《重修花桥庙记》陈国仕《丰州集稿·卷9》,南安县志编纂委员会,1992.10)载:“越丁未(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腊月念五(十二月廿五日)夜,火起于桥(花桥)中,从胭脂巷转出府学口十字街。始然于三更,蔓延于四更,时附近阛阓犹籍斯庙为寄资货了。五更时风力愈猛,更难扑灭……黎明火至庙(花桥宫)而熄灭。”(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步蟾陈国仕》、《泉州寺庙·花桥宫》)

  清·光绪七年(1881年),泉州府学口十字街大火。清·陈国仕陈步蟾《重修花桥庙记》后附言曰:“花桥坛自道光二十七年丁未火,于光绪七年(1881年)辛巳正月念六(廿六)日申初(时在15点),火从十字街常羊之维第一间起,延烧广袤四百余间。到寅刻(时在5点)毕,方腾空,四火俱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