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神赛会与勤佛

  游神赛会
  勤佛

游神赛会

  旧俗,每年正月,泉州城区要举行盛大的众神大游行,亦称“巡城”,自清早至深夜,盛况空前。清·乾隆《泉州府志·风俗》引《闽书》云:“泉中上元后数日,大赛神像,妆扮故事,盛饰珠宝,钟鼓震天。”又引隆庆《泉州府志》云,这种盛大游神活动,居民负担颇巨,“多者费数百金,少者亦不下十金。”又引万历《泉州府志》云,游神之举,“妆饰神像,穷极珍贝,阅游衢路,因起争端。”

  今日泉州地区乡间民俗的“巡境”和台湾民间的“巡境”民俗活动,皆渊源于此。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引《温陵旧事》详细记载清代泉州的游神活动的盛况。全文如下:

  “三吴谓之社,谓之会,举行于春夏之交,或以五月,山人百谷纪之详矣,末附顾氏一书,则指为祸阶,噫!亦太甚矣。

  吾温陵以正月谓之朝拜,亦曰会,盖合闾里之精虞以祈年降福,亦尊古傩遗意,相沿已久,事亦无足甚非者。

  凡会,皆于正初择其境之齿德而裕财者首其事,鸠金订期设醮,然后迎神,周其境内,人家置几焚香楮甚恭。绅富家之先有祈请者,妆神像,名曰赛答。假面盛饰,高擎其座及其楣檐,正神端拱,其行前者称某将军、某元帅,则选长躯伟干者,亦八抬,挺立结束不亚正神,复有一无所执,惟拱手躬身如庙中泥塑,位置既高,上下转折,凝然不动,足称绝技者。

  乐之部,有马上吹,有步吹,有音铜鼓,宦川云得之者,即所云诸葛鼓也。

  旗之部,有高招旗、五方旗、三军五命旗、清道旗、飞虎旗、巡视旗。

  执事则戈、铤、矛、戟、箭架、剑盾、龙头、钩镰等,刀无不毕具;而材官、骑士、执盖、碇马、奚奴、军校、苍头、旗手之类复百余人。

  好之事者,有摘某诗句某传奇,饰稚小僮婢而为之,名日抬阁;或结彩绸为棚,悬以珍玩,执之而行,名日软棚。凡皆疲累日之精神,以供一朝之睇盼。

  神皆四舁,惟通淮关大帝、花桥吴真人、南门天妃、虎山王相公、古榕境元檀元帅则八抬。吴真人、天妃步耳,余皆驰,脚攒力齐,其疾如风,虽奔马弗及。其或异饰花面,极为丑态,鸣锣助喊以为神威,观之一笑而已。

  神之前为道士,又前为鼓吹,又前为巡逆,岂即逐疫二字之讹乎?虎冠假面为厉鬼之形,筛金执桃,古傩遗式也。吴真人巡逆独多至数百人,余或半,或十之二三,锣声震天地,久之而神始过矣。

  凡会一日之事,大略止此也。

  至夜,首事者例以锣数面呼人家门首点灯,二更时呼出灯牌、火把,于是不论大小执长柄方灯,一持香,灯书风调雨顺,祈保平安等字。闻之故老云:旧例,每十步敲金,则持香者皆拜,朝拜之名以此。然持香吾犹及之,每灯数十,间以钟鼓架,其制四人舁之,周围灯火,缘以练锦,缀以流苏,鼓鸣于内,钟应于外,复夹以二觱篥为左右行,又一种名香架,鼓吹一如钟鼓架,而制加侈,大略如吴下酒船、长河官座,四周纱屏,画山水人物,皆名笔也,灯火三层,沉檀其上,香闻数里矣。关大帝、吴真人灯牌以数钱计,钟鼓架、香架以数百计,火炬亦千百计,长街一望,如星宿,如燎原。凡兹皆不招而至,不约而同,欣欣而来,满愿而归者也。”

勤佛

  “勤佛”仪式是闽南佛教民俗的特色之一,泉州开元寺于每月农历廿六日举行。

  “勤”即闽南音“围绕”之意。每到此日,黎明之时,即有数百善男信女,涌入开元寺中。由一名僧人带领,引诸善男信女向佛行礼后,即在天井之中,排成一个长行列,不断绕个大圆环而行。僧人手执木鱼,边敲木鱼边诵经,诸信女善男跟在后面,直至念经到了一个段落,才告结束。

  “勤佛”仪式结束之后,由开元寺僧提供给参加勤佛者一顿早点,经常是素面汤或米粉汤这一类简单食品。而参加“勤佛”活动的众多善男信女,也经常捐献一些钱钞供佛寺“添油”,从经济上资助“勤佛”活动月月持续下去。

  其他佛教寺庙,则于佛生日或特定日子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