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山(中卷)

  东峰(姜相峰、东台。姜相台。聚秀阁、东峰道场、姜相峰祠、登台庙。廓然亭。姜相坟。无名木。诗词。)
  西峰(高士峰、西台。石佛岩。秦君亭[隐君亭]。无等岩。孔希岛墓。“九日山”三个大字崖刻。翻经石。一眺石。碧玉峡。诗词。)
  白云坞(白云井、白云堂。仙人桥。)
  上山岩道
(菩萨泉。琴泉轩。思古堂[怀古堂]。小清凉石。)
  玉立石
  乱峰轩
  晋朝松
  二贤祠、三贤祠、四贤祠
  九日山书室
  奉先院
(奉先寺)

东峰(姜相峰、东台)

  东峰,或曰“东台”,又因形如麒麟,俗名麒麟山;以姜相峰名著。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姜相峰,在九日山之东。唐丞相姜公辅贬为州别驾,卒葬于此,因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姜公辅》)

  姜相台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姜相台》:“姜相台,在九日山姜相峰之下。旧有石台,唐相姜公辅尝登览于此,因名。”

  姜相台在东峰,姜公辅结庐隐居处。台系一坦平巨岩,可坐十余人。当年公辅闲坐眺览,傲啸山水,与西峰秦系偕隐13年。北宋·翰林学士、同安县书法家苏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苏绅 》)麒麟山石磴上题刻“姜相峰”三个斗大隶书,后人称东峰为“姜相峰”,平台为“姜相台”

  郭正(不详,疑或宋人)《吊相旧隐室》:“青山为主身为客,主人借客青山宅。白云自在千里飞,长松不换三冬碧。古藤谁与写作龙?龟老何年化为石?落花流水发源深,鸣雁过江悲晚色。家无妻子心无累,顶冒寒霜踵藏息。明月舞影聊尽欢,一点尘寰不留迹。倘来轩冕真可嗟,朝为公卿暮逋谪。屈原贾谊 尔为谁,问君何似青山客!”

  明·黄克晦《题姜相台》相登临处,青山客落晖。故人今不见,来日去如飞。一径迷芳草,孤坟隔翠微。欲知消百感,惟有醉时归。”(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克晦》)

  聚秀阁、东峰道场、姜相峰祠、登台庙

  聚秀阁,位于东峰相台后平地上,系唐代姜公辅东峰时筑室旧处。

  北宋·熙宁八年(1075年),沙县城西人陈偁首知泉州,曾在聚秀阁近旁构筑“读书山房”,令其第三子陈瓘在此潜心攻读。(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偁陈瓘》、《海丝之路》)

  南宋初,道士在聚秀阁设醮禳灾,又称“东峰道场”

  朱熹曾两度登临此地,一是绍兴廿六年(1156年),朱熹任同安主簿时,登临“东峰道场”场讲学。二是绍熙元年(1190年),朱熹赴漳州任途中重游九日山东峰故地,作《奉酬九日东峰道人公见赠之作》“几年回首梦云关,此日重来两鬓斑。点检梁间新岁月,招呼台上旧溪山。三生漫说终无据,万法由来本自闲。一笑支郎又相恼,新诗不落语言间。”于东峰西侧主持建造“思古堂”,题“仰高”堂额,此外还在西峰大书“九日山”山名,惜其真迹后世湮没,无迹可寻。(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

  乾道四年(1168年)起知泉州的王十朋,留有《聚秀阁》诗,曰:“清源山远水流长,九日溪山更异常。高阁摩云聚秀气,禅僧秀气聚中藏。”(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除聚秀阁外,当时东台应该还有为纪念姜公辅“姜相峰祠”王十朋《题姜相峰祠前》曰:“姓名端合上麒麟,当世哪知相是真。遗冢尚余封马鬣,孤忠曾记犯龙鳞。三巴流落知音士,九日迢遥避世人。精爽不迷祠宇后,俨然唐室旧冠巾。”

  明·嘉靖(1522—1566年)间,九日山下、南安丰州人(时丰州为南安县治所在地)黄养蒙“姜相峰祠”旧址建登台庙,祀金娘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养蒙》)

  黄养蒙黄澄之子。黄澄嘉靖二年(1523年)及第,历刑部员外郎、广东按察使佥事等。他仿效陈偁“九日山书室”于东台“姜相峰祠”旧址,供其子黄养蒙攻读之用。黄养蒙于嘉靖廿年(1541年)举进士,官至南太常少卿、光禄寺卿、北户部侍郎,后因疾致仕。黄养蒙曾作《九日山书室》,追忆他在九日山上读书的时光:“曾楹茅屋九山曲,时望金溪小径通。堆叶扫云寻老子,烹茶读《易》梦周公……”

  乡人传说,黄养蒙在朝为官时,曾受内宫金娘娘眷顾。黄养蒙致仕回到丰州后,念及金娘娘的恩情,把“九日山书室”修建为庙宇,塑金娘娘像奉祀。黄养蒙还向朝廷奏文请封,嘉靖帝遂敕封金娘娘“保婴护幼、护国注生夫人”称号。其实,嘉靖帝在位时先后册封皇后3名、嫔妃60多名,这金娘娘究竟是谁,无从知晓。

  清末民初,乡民又将苏夫人苏六娘苏夫人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苏夫人姑庙·紫帽山苏夫人姑庙》)从祀登台庙中,并列庙堂,合称“东台妈”尊为妇幼保护神

  登台庙2007年重修,庙门一侧高挂着黄养蒙读书处”匾额。又于登台庙旁重建一座名为“东峰道场”的道观。

  廓然亭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廓然亭》:“廓然亭,在九日山之麓。”

  廓然亭位于姜相峰西侧半山处,大约在“无名木”后,“姜相台”西的半山处。建于北宋·元丰(1078—1085年)年间,亭边有古松,是诗人词客雅集吟咏的胜地。废于元代。

  南宋·朱熹(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于绍兴廿六年( 1156 年)首游九日山时,曾咏《题廊然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廓然亭》收录以记游:“逗留访隐古祠旁,眼底樛松老更苍。山得吾侪应改观,坐无恶客自生凉。”

  朱熹后来又作《寄题廓然台》诗:“昨游九日山,散发岩上石。仰看天宇近,俯叹尘境窄。归来今几时?梦想挂苍壁。闻君结茅地,恍复记畴昔。年随流水远,事与浮云失。了知廓然处,初不从外得。遥怜石上翁,鹤骨双眼碧。永啸月明中,秋风桂花白。”

  南宋·绍兴三十年(1160年),梁克家(字叔子)中状元。梁克家回乡后即将上京任官, 陈知柔(字休斋)在廓然亭为他送行,相互赋诗留念。(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知柔梁克家》)

  陈知柔《廓然亭送状元叔子“廓然亭上少迟留,万壑风烟眼底收。饮罢征车已催发,都人待看上瀛洲。”

  梁克家《次陈休斋烹茗廓然亭见送韵》“已行更为玉泉留,好景烦公杰句收。紫帽峰前双鹭下,几多清兴满沧洲。”

  南宋·梁知录(不详)《题廓然亭》“老亭飘渺斗星旁,俯槛连云挂碧苍。船快远随飞鸟下,树浓阴覆酒樽凉。胡床坐久景方见,诗句评多味最长。况有青山对挥麈,每逢高论尝仇香。”

  南宋·赵时焕《九日山廓然亭送客》“频年因送客,携酒访山灵。归去成何事,重来愧此亭。天宽野水白,松润石崖青。倚杖思今古,寒鸥落远汀。”

  元·李倜《步朱熹廓然亭韵》“清晨出西郊,危径甃滑石。徐登九日山,眼观天地窄。沧溟渺无崖,云林森削壁。徒倚极遐观,感今怀往昔。而我逐幽寻,尘事勿为失。欣然隐君子,未审果可得。磨崖古题名,半含苍苔碧。日夕促归鞍,青山乱云白。”李倜:元·至大(1308—1311年)间泉州总管。

  清·三杰杰(不详)《次朱熹廓然亭韵》:“我生不忘俗,雅志在泉石。咏此廓然亭,敢曰海天窄。长啸对层峦,延梦倚翠壁。相、隐君,酬唱感往昔。激烈吊忠贞,积愁勿若失。适与尝心遇,元风岂外得。远溪抱星汉,曲窦遍海碧。群木杪如荠,云散乱峰白。”

  姜相坟

  位于姜相峰东南麓,系姜公辅坟墓。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9·丘墓·泉州府·南安县·姜公辅墓》:姜公辅墓,在县西九日山下。”1983年,南安县(今南安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姜公辅》)

  沿革与规制

  唐·永贞元年(805年)姜公辅猝死,妻室子女远在爱州日南(今越南河内南部),秦系为其营葬。

  墓制原比较宏大,后渐毁圮。

  南宋·淳熙十三年(1186年)福建路转运判官兼知泉州林枅曾命南安摄吏黄汝嘉重修。墓后岩壁上有隶书记事石刻曰:“秘书莆阳公治泉之明年秋七月既浹,命有司给公钱三万,指授南安南安摄吏黄汝嘉曰:‘唐直臣相墓岁久 毁圮,不足以昭遗烈,子为葺治之,毋侈故度,毋疫齐民,环植之所宜以木,俾来者之起敬焉。 '汝嘉奉命惟谨,越二十有三日报成。时淳熙丙午(淳熙十三年,1186年)后七月戊申月出(“月出”合一字)谨识,摄尉钱唐朱孝谨书。”既浹:汗流浹背的日子已结束。月出(“月出”合一字):阴历初三的代称。

  明·成化间,南安知县罗忄惠又修。傅凯为作《重修相墓碑记》,曰:

  “公(指姜公辅至泉日,与隐君秦系往还于南安九日山,遂终于此,君为葬此山之麓,即今相之峰,君之亭屹然砥柱并立。而故邱断垅,颓然于寒烟荒草之间,几莫能识者。别驾桐庐忄惠来治郡,雅慕公之直节,属余为访公之邱垅,修而立石以示后,卜日具牲礼以奠,属予书于石:

  呜呼!天地有正气,人心有正理。正气不容于一日息,正理不容于一日泯。使公在当时,若卢杞之奸,则虽蒙一时之宠,人将唾骂不已,其枯骨之灾地,尚有欲发而暴之者,凭望其垂吊哉!惟其直节不回,可以质天地而无愧,此所以虽屈于一时,而起敬于千载之下着,尚未艾也。公其可以小丈夫比哉?!睹高山而仰止,启后人之具瞻,则侯亦可谓知所重而无愧于公之为人,皆可书也。

  因系之辞曰:天地交而万物通,时有直臣而不显其功;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时有直臣而无所容。公之在唐,忧社稷之将危而费出之无穷,封章朝上而匹马夕出乎闽山之中。忠言逆耳,王臣匪躬。公盖以之古今,孰不仰相之高峰?!满山红叶,孤坟胧朦,不有我侯,孰起其崇?谨镌石以纪实,盖将使后人知异世而同风。”

  明·弘治间(1488~1505年)泉州知府李哲复修。

  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因周围墓葬累逼,姜公辅后裔姜宏泰告官,下令清除左右乱冢,并环立石柱为界,加以保护。《修墓志》曰:“噫!贤者为政,留意表章遗烈如此,甘棠且思之,况其冢乎?代远年湮,葬者迫逼,累累相续,名臣故丘,夷于齐民,道行者辄心恻焉。乾隆庚午年(乾隆十五年,1750年),其裔孙姜宏泰鸣于官,清除其左右迫者,环立石柱为界,稍复旧观。然石上记事,藓翳漫患,不可卒读也。 ”

  后又渐荒废。

  新中国成立后,因开山为田,墓被湮。后于今址挖出“唐相国忠肃公封茔”墓碑,重新堆坟,但似非原处。

  相坟占地约140平方米,居中竖立原石墓碑,碑高1.53米,宽1.34米,阴刻碗粗楷书“唐·相国忠肃公封茔”九个大字。墓前分列原物两尊石介土,其下卧伏石狮、石马、石羊各一对,并立一对圆顶角柱。

  墓前不远有井一口,名“相公泉”,今尚存。

  诗词

  北宋·吴栻《题相墓》“满林红叶坠纷纷,耆老犹言别驾坟。旧府光华关右日,故乡萧索海南云。酒杯湖上同方伯,茶灶岩边共隐君。二百余年真一梦,绕墙荒陇半耕耘。”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9·丘墓·泉州府·南安县·姜公辅墓》收录前四句。吴栻,字顾道,北宋·瓯宁人,从周扑学,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进士。徽宗·崇宁二年(1103年)和高丽修好,派给事中吴栻和户部侍郎刘逵出使高丽。回国后,任开封知府,擢工部、户部侍郎,后调宛邱知府。大观元年(1107年)后, 历任苏州、陈州、河中及成都府知府,后调京任兵部侍郎,又调龙图阁大学士,再帅成都。徽宗称其为官“清勤循良”。 再调中山府知府时去世。

  南宋·邓祚《题姜相墓》“布衣崛起秉洪钧,料事当年有若神。三尺孤坟封马鬣,一时直道犯龙麟。从容未见回天力,流落空闻弃海滨。赖有高人处士,不妨筑室作居邻。”邓祚,建炎进士,绍兴十三年(1160年)任泉州太守。

  南宋·陈知柔《谒公坟次邓祚韵》“欲将兴废问洪钧,来谒孤坟独怆神。千载高风余凛凛,一池秋水自磷磷。门前帆影来天际,林杪钟声落海滨。此道寥寥今复振,不应渔水是东邻。”(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知柔》)

  南宋·傅伯成《题相墓》“三尺孤坟古,秋风草自衰。凄凉埋玉地,想见叛麟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伯成》)

  南宋·泉州太守王十朋诗曰:“姓名端合上麒麟,当世哪知相是真。遗冢尚余封马鬣,孤忠曾记犯龙鳞。三巴流落知音士,九日迢遥避世人。精爽不迷祠宇后,俨然唐室旧冠巾。”(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南宋·泉州太守真德秀《谒姜公墓祝文》:“呜呼!建中(780—783年)、贞元(785—805年)之相垂二十人,而以清名直道标表百代者,公与陆宣公而已。公谪于泉,谪于忠,皆不果召而殁,天岂无意于忠臣乎,何其厄穷至是也!嗟夫!灵均弗迁,瓖辞孰得?曲江既死,劲节愈伟。是则天之厄公也,乃所以荣公也欤!嶷嶷公,巉巉东峰。峰以公名,千古并崇!我再来思,而再谒公。酹以一卮,怀哉清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真德秀》)

  元·释大圭《次韵王季鸿游九日山(并序)》(《梦观集》)。序曰:季鸿 君携友游九日山,过相墓,感隐君能为卜葬事,不暴于世,吊以诗。余未识其人,爱其诗,亦次其韵。”诗曰:“有客车马同,新秋在云巘。幽寻意方惬,周览涕欲泫。碧草满地生,白石抱空转。下有丞相坟,奈此牛羊践。隐君昔深遯,芳木足幽搴。维时谅多艰,此地憩重趼。日长聃书尽,岁暮越山远。初月闻啸歌,归云同息偃。鹤足喜松高,鱼心畏池浅。有怀莫与同,尚古一何缅。 公实英材,悟主片言善。位及台鼎崇,职与谏垣选。骨鲠方左迁,时运盖多舛。澹泊两相求,绸缪永云展。吁嗟日南英,梁栋先摧剪。微尔收白骨,当时委苍藓。逸事传海陬,史氏阙光显。千载有若人,游影始相勉。往古凛高踪,来今戒驽蹇。友道日以媮,殷勤何由遣。”隐君:秦系。(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大圭秦系》)

  明·冯澄《题相坟》:“相国何年掩夜扃,年年风雨过清明。夕阳送断麒麟影,古木啼残杜宇声。卖直得识原是直,售名遭贬不求名。翻成别驾孤坟起,碑碣峨峨对郡城。”【按:①冯澄,广东南海人,明·弘治(1488—1505年)中任南安训导。麒麟”:九日山东峰俗称麒麟山,因相坟在此山,喻相。③“杜宇”:传说为周朝末年蜀地君主望帝的名字,他后来传位退隐,不幸国亡身死,死后魂化杜鹃鸟,暮春啼苦,至口中流血,其声哀怨凄悲。④“卖直”、“售名”:装作正直大臣以博取名誉。唐德宗欲厚葬不幸死亡的爱女唐安公主姜公辅直谏劝阻而得罪德宗,要求辞职,德宗便以“卖直售名”为借口,将其降为太子左庶子,后又贬泉州别驾。】

  明·黄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黄玑》)《题相坟次韵》“长安万户锁柴扃,车驾蒙尘昼晦冥。曾托股肱登凤阁,肯于风雨断鸡声。建中若用扶危策,相国何由赢得名。莫恨忠魂闽海泊,宣公不起忠州城。”【按:①“次韵”冯澄《题相坟》韵。“股肱”:自胯至膝曰股,自肩至肘谓肱。《左传》:“君之卿佐,是谓股肱。”“凤阁”:即中书省,掌国之政事。“建中”:唐·德宗年号(780~783年)。⑤“扶危策”:指相预知朱温将叛,谏诛之等事。⑥“宣公”:春秋时宋宣公卒,传位其弟,即襄公,成为春秋五霸之一;襄公卒,又传位于宣公与夷。⑦“忠州”:今重庆忠县。

  无名木

  无名木,位于东峰南麓。据云,宋代此处有奇木一株,高可参天,盘根错节,枝叶茂密,因不识其名而以无名木名之,属“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闽书》载,“宋时木也,莫识其名”在东峰南麓石刻西侧小岩上,有摩崖石刻“无名木”南向,隶书,字径约20厘米,不知年代及作者,似为宋刻

  无名木明初尚存,常性题九日山诗刻中有清风声动无名木句。无名木今无存,据说在清代(或说明代),无名木老树凋萎枯亡。

  南宋·王十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十朋》)《无名木》二首:
  (一)“一木苍然老更奇,肯将名与世人知。我来不具知名眼,深愧平生不学诗。”
  (二)“堂下有奇木,灵根植何时?非无栋梁用,所叹识者稀。匠石不可待,山中聊自怡。”

  南宋·傅宗教傅自得子,官至龙图阁学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自得》)《无名木》(《全宋诗》):“峨峨九日峰,下有千年木。正异岁寒姿,命受兹也独。十围铁干古,百尺虬髯矗。不以姓名显,肯为封爵辱。畏名如畏虎,终焉托岩伏。何当大厦求,一枝亦自足。”

   明·苏浚(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苏浚》)《题无名木》二首,步 王十朋韵 :
   (一)“有木无名名更奇,托根幽壑避人知。许由逃迹唐、虞世,不入胜名书与诗。”
  
(二)“木存无人识,木凋不记时。灵根藏九地,所贵知我稀。肯自比凡卉,争逐春风飞。”

  诗词

  北宋·吕造《题姜相峰》“陪銮先请诛贼臣,鸾台继入持洪钧。文石抗辞忤万乘,武泥谪官来七闽。旧台可认蔚罗薄,余基犹占苍岭新。林际红浆摘嘉果,岩中绿粉封疏筠。烟松翻红徒偃盖,雨苔叠碧空成茵。回首唐风不足振,可怜满腹藏经纶。”(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吕造》)

  北宋·吴栻《题姜相峰》“花门北出祸匆匆,叩马何人独记公。葬厚欲栽宁诈直,谋南能利信真忠。刚名腊后乔林雪,废迹秋来败叶风。华表千年相对鹤,长看碑锁旧亭中。”吴栻,字顾道,北宋·瓯宁(今福建建瓯)人。从周仆学,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进士,累官龙图阁直学士,知成都、中山。徽宗称其为官清谨循良。

  南宋·绍兴八年(1138年),莆田人黄公度龚茂良这两位同乡、同榜,又同时到泉州府任职(为泉州推官,为南安主簿),绍兴十二年壬戍(1142年)秋,又同时离任。离任前夕他们又相约同游九日山,凭吊先贤姜公辅,并合题绝句一首,刻于姜相峰绝顶、“姜相峰”题刻西侧岩壁上。“抱琴历高峰,佛石就晚阴。空山对摇落,怀哉千古心。”〖注〗抱琴:喻两人结成知音。晚阴:夕阳在西峰石佛那边徐徐降落。摇落:秋风摇落凋残的叶片,悄悄而下。怀哉千古心:倾慕和感慨先贤姜公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公度龚茂良》)

  南宋·王十朋《姜相峰》(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3·词翰·泉州府·题咏》收录)“相国忠如宋广平,危言流落晋江城。天资自直无心卖,何处青山亦得名。”自注:明皇宋璟德宗相,皆有卖直取名之语,故云。”(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明·黄济《题姜相峰》“龙颜曾犯进规箴,一寸忠贞百炼金。流落闽山终白首,匡扶唐祚有丹心。幽潜表揭名卿笔,苔藓摩挲过客吟。千古高山人仰止,乘月我也乐追寻。”黄济,明·临川人,弘治进士。弘治三年(1489年)知南安县。

  ·泉州庄为珙(字石夫《九日山怀别驾》“谪向闽山志未平,一抔净土蛰忠贞。秋风也解孤臣苦,吹上松林作恨声。”

西峰(高士峰、西台)

  九日山西峰,又称西台;以高士峰名著。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高士峰,在九日山之西,唐·秦系隐于此。上有石,篆刻曰‘高士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秦系》)

  石佛岩

  西峰绝顶有座石亭,亭里有一尊天然岩石琢成的阿弥陀大石佛,是九日山三十六奇景之一和南安县文物保护单位,称“石佛岩”石佛岩外有石阶百级,原为唐、宋所垒,阶石层递,蜿蜒曲折,古称“百级石”,现登山石阶已非旧物。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石佛岩,在高土峰之巅,陈洪进镌佛像于大石上,建庵以覆之。”

  弥陀佛坐像为北宋·郡守陈洪进为禳压火灾,于乾德三年(965年)令工匠顺天然巨岩之形雕琢而成,是泉州早的石刻造像艺术珍品之一。佛像跌坐莲花座,袒胸盘足,双手托放膝上,衣褶深密,气势雄伟,宛然唐风;雕像通高7.50,其中佛像高6.70米,肩宽1.86须弥座高0.80米,与佛像一体凿成。今佛像面部风化严重,眼、鼻、双耳已落。(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洪进》)

  佛像原有木构屋宇遮护,但屡建屡毁,后易石室。今石室为清·康熙卅三年(1694年)南安知县李延基重修,屋顶分两层,上层作八角尖顶式,下层作四柱廊式,门额为卷形,李延基题勒“洞天别现”,俗称石佛亭。该亭形似一座有盖的炭炉,石佛能压火,又俗称荫炭亭。

  佚名题石佛亭石刻楹联:

  “石室照清江,万壑烟霞,尽是慈云慧日;崇岩凌碧汉,一天星斗,无非宝炬昙花。”

  “烁烁金身,只现自然色相;巍巍象教,总归不二法门。”

  《泉州府志》、《九日山志》均载南宋·朱熹首游九日山时,有《题九日山石佛岩》“卧草埋云不记秋,偶然成佛坐岩幽。纷纷香火来祈福,不悟前生是石头。”但又有人说此诗是王十朋所作。(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王十朋》)

  明·弘治黄河清《题石佛岩》“佛国开奇象,居然压万澎。身前原一石,幻后忆三生。禹鼎龙还啸,铜驼迹亦灵。乾坤能不朽,腐骨更惺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河清》)

  石佛岩西侧有碑记三:①《泉郡守信吾 公生祠记》碑,明·嘉靖(1522—1566年)间为“神明郡守”程秀民而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程秀民》)。②《重修九日山石佛亭碑记》,清·康熙(1662—1722年)间立。碑长方圭首,高2.4米,宽0.8米,厚0.1米,阴刻楷书,直写,字径约3厘米。记重修石佛亭始末。文中概括了九日山自唐至明的兴衰变迁情况,对研究九日山历史有较大参考价值。字迹部分已严重剥蚀。③1958年南安县人委会立的《修复石佛亭碑记》。

  石佛岩东侧下方有《南邑父母德政去思碑》,是明·万历四十四年丙辰(1616年)南安人为知县赵时用立。碑长方形圭首,高2.6米,宽0.95米,厚0.12米,阴刻楷书,直写24行,行60字,字径约3×4厘米。文为原云南楚雄知府傅履阶撰,记万历四十一至四十三年(16131615)南安知县赵时用政绩和评赞。

  石佛岩之前有“钓台”,今仅留遗址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钓台》:“钓台,在九日山石佛岩之前。累石为台,下瞰黄龙溪,故名。”

  秦君亭(隐君亭)

  秦君亭,又称隐君亭,旧址在西峰石佛岩下,苏才翁“高士峰”石刻右后侧,为宋“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

  沿革

  唐·天宝末(755~756年),会稽名士秦系避乱入闽,结庐于此。穴石为砚,注《道德经》,自号“东海钓客”(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秦系》)。后人思之,立“秦君亭”(又称“隐君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秦君亭》:“秦君亭,在九日山上。唐·秦系隐居于此,因名。”

  五代·后周·显德三年(956年),节度使陈洪进重修,并立秦系像于亭中。(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洪进》)

  淳祐十二年(1252年),赵竹屋又修,明复废。

  清·嘉庆二十年(1815年),秦系裔孙秦时中知南安,重建是亭,并撰立《重修秦君亭记》碑纪事于亭东“高士峰”石刻之前,叙秦系在九日山行迹及修亭始末。碑长方形圭首,高1.94米,宽0.675米,厚0.12米,碑题横写阴刻楷书,文阴刻楷书直写,字径约3厘米。(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秦时中》)

  民国初圮废。

  1990年乡贤港商吕振万捐资、九日山祈风石刻保管所于旧址重建新亭,并立碑以志。

  景物

  秦系长隐西峰时有石砚、石盆、石碾、石灶,亦为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石灶、石盆、石碾、石砚四石。皆在秦君亭侧。相传唐隐士秦系遗物也。”今多散失。尚存一石,长120厘米,宽80厘米,深30厘米,疑为古石盆;石盆北面,另有直径15厘米的圆孔一个,深8厘米,应为石砚。

  醉席《闽书》载:“在高士峰顶,有一地区,其草如茵,可以醉客;一作醉席。”当指秦君亭址两侧的小草坪。南宋·张思(事迹不详)《醉席》“席地如茵寄此生,洼樽独酌有余情。蓑衣和月卧不醒,江上数峰云自横。”“三十六奇”“醉石” ,而其处亦有盘石一片。

  诗词

  北宋·吴栻《题秦君亭》“秋日春风丽句亭,先生天上少微星。满垆松影随风碧,一砚苔痕带雨青。相笑中应斗酒,公谈外抵函经。何人为我携毡蜡,来洗苍苔墨数厅。”相:唐相姜公辅公:无等禅师。(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姜公辅无等禅师》)

  北宋·陈瓘陈偁之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偁》)题《秦君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3·词翰·泉州府·题咏》收录):“世梗贤路塞,达人识穷通。搀枪天宝后,美士如飘蓬。聘君当此时,卷迹云霞中。翩翩稻梁外,不学低飞鸿。音尘万方远2,轩冕一笑空。垂纶钓沧海,超然谢樊笼。清吟写其乐(乾隆《泉州府志·山川》作“清吟写真乐”),孤标激颓风。能令千载下,叹息诗人穷。登临忽终日,俛仰寻高踪。山麓一回玩,松盖青重重。”

  宋·刘涛《题九日山秦君亭》“唐时贤士今何在?晋代青松独此存。往事悠悠何处问,金鸡山色又黄昏。”

  南宋·王十朋《咏九日山秦君亭》“山中高隐欲逃名,不谓名随隐处成。凿石一泓诗数首,也曾攻破五言城。”[注]君:秦系。攻破五言城:秦系刘长卿友善,以诗相赠答,刘长卿用五言长诗难之,秦系用偏师攻之,传为一段佳话。

  南宋·傅宗教《秦君亭》(《全宋诗》):“隐君在何许?遗迹此山阿。春风闭门处,回首空烟萝。”傅宗教傅自得子,官至龙图阁学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自得》)

  南宋·淳佑壬子(1252年)浴佛日(阴历四月初八),宗室赵时焕(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赵时焕》)与赵崇皦游九日山,于西峰东坡巨岩勒下《题秦君亭》唱和诗。

  赵时焕诗曰:“频年因送客,携酒访山灵。归去成何事,重来愧此亭。天宽野水白,松润石崖青。倚杖思今古,寒鸥落远汀。”

  赵崇皦诗曰:“苍松藏野寺,山以隐君灵。俛仰千年事,孤高九日亭。抗尘头渐白,吊古眼犹青。有客耽幽讨,吟情起鹤汀。”

  南宋·淳佑十二年壬子(1252年)仲夏朔(五月初一),福州陈炎子登游九日山,览秦君亭,见赵时焕赵崇皦唱和诗刻,遂和诗勒石于二赵诗刻左上方崖壁间留纪:“隐君在何许?把酒唤英灵。已矣成千古,悠然见一亭。雨淋碑自墨,岁老柏长青。大笑下山去,潮平月满汀。”

  南宋·释藏叟(不详)有诗曰:“石灶断苔纹,摩挲吊隐君。风吹游子袂,月照古人坟。旧事残碑在,荒祠流水分。永怀山忽暝,黄叶坠秋云。”

  南宋·张思(不详)《题秦君亭》“蝉蜕真如一世豪,双蜗逐逐笑吾曹。君已去亭长在,著向山高更觉高。”

  明·正德十三年(1518年)六月十四日,黄河清郭“车堂”方彦三人联袂登九日山, 秦君亭西侧岩上有三人联吟诗三首勒摩崖。(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黄河清郭“车堂”方彦》)

  明·黄克晦《泛舟游九日山分韵(之一)》题秦君亭:“何处访秦君,扪萝入鸟群。山行常带雨,石坐不离云。樵径林间得,渔歌水上闻。何时还筑室,重注五千文。”【注】分韵:旧时作诗方式之一,作诗时先规定若干字为韵,各人分拈韵字,依韵作诗。君:秦系。扪萝:摩挲藤萝。樵径:樵夫行走的小路。五千:概言其多。

  清·刘佑《题秦君亭》“偶缘公事出郊垧,遂造秦君处士亭。故馆于今余蔓草,伊人已久付沉冥。金溪曲抱梵宫静,倒影平临乱岫清。老我惭无公绪节,回车忽忽入琴厅。”刘佑:鄢陵进士,康熙间知南安县。

  无等岩

  无等岩系一大岩石,在西峰秦君亭址下岩前。岩上部向南突出,岩下凹成一个天然洞穴,高与人等。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无等岩,高丈许,镌‘泉南佛国’四大字,唐僧无等建庵其侧,趺座四十年。庵今废。”

  唐代,出家于会稽(今属浙江绍兴)的高僧无等禅师来泉州,挂锡于南安九日山下延福寺。无等游九日山诸胜后,于此岩石下筑一石室,隐居修炼四十四年。无等享年九十九岁,卒后,人们雕无等禅师石像于洞中以祀,岩称无等岩,洞称无等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无等》)

  无等洞即当年无等禅师筑石室处。现存石门斗一方,长三尺余,宽尺余,上凿莲花瓣,及门轮孔二,系无等禅师石室斗石。洞内有石雕坐像1尊,佛像趺坐岩石上,双手叠放于膝间规制略小于人形制古朴,似为宋刻,系为纪念无等禅师而雕立。惜头部已被敲,今仅存躯干部高0.60米,宽0.35米。

  无等岩顶大石上有佛塔一座,形制古朴,是为唐代高僧无等禅师纪念塔。通高约2.5米,底座方形,边长1.2米左右,高0.8米,作2层,花岗岩条石砌筑。塔身4层,自下而上作覆盆、圆鼓、仰莲、圆柱状,圆鼓南面楷书阴刻“佛岩塔”三字,字径10×10厘米左右。塔顶有六角形挑檐翘角,其上作圆台状,两层。塔已倾圮过半,现存塔刹、塔身与基座雕制不一,唯基座似为后人重修。

  岩上“泉南佛国”4字石刻,起首写着(元)至正十年1350年,但无落款。据说原4字为无等禅师所题,后磨灭无存,元代偰玉立补题于上。

  无等岩前原有“砌石庭”,因年代久远,已荡然无存。

  ·大中间(847—859年)泉州刺史卢同白《九日山无等岩》(此诗系赠九日山无等禅师):“九日峰前八十秋,禅庵遥枕晋江流。师心应共山无动,笑指云霞早晚休。”

  ·天佑(905—907年)间周朴诗曰:“建造上方藤影里,高僧往往似天台。不知名树檐前长,曾问道人岩下来。”

  孔希岛

  无等岩之下有孔希岛墓,墓已成平地,唯在“泉南佛国”前平地上,有明·万历间立的《孔希岛之墓碑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孔希岛》)

  《泉州府志》孔希岛墓在‘如此江山'四字之下。”孔希岛墓今在无等岩下,如非志误,则是后迁 。

  墓碑云:“琴者孔希岛之墓 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岁次丙戌仲夏吉旦立。”

  墓碑阴刻:孔希岛,不知何许人,善鼓琴,遨游湖海上。问其家,不答;其年,曰不知也。性狷介,冬葛夏裘。人与之钱不受,受辄与人。时慷慨取琴鼓数行。遇豪贵人辄避去。鼓之鼓,弗鼓也。往来泉中四十年而貌不加老。囗而逝。与游者会葬于九日山,附隐君秦系以不朽云。”

  “九日山”三个大字崖刻

  相传九日山岩壁原有南宋·朱熹手书“九日山”3字崖刻,至清代已无存。乾隆卅二年丁亥(1767年)二月,马负书在西峰岩壁重勒3字,今存。

  在3字崖刻旁,有马负书所附跋文:“郡乘山川志,朱文公两游于此,有书‘九日山’三字。余游历憩览,考之山僧,谓世远湮没无存,良可慨惜!因重勒三字,以承先哲表彰胜地之至意云。乾隆丁亥年二月,提军使者马负书题。

  翻经石

  西峰一眺石前,有一埠无字的大盘石,方广丈余,石平如砥,可容十数人同坐。北宋初集贤殿修撰曾会《重修延福寺碑铭》载:五代·梁时天竺三藏拘那罗陀于此石翻译佛经。后人为纪念此事,即号此石为“翻经石”,为九日山现存最早古迹,属“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曾会拘那罗陀》、《泉州寺庙·延福寺》)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亦载“翻经石,梁·普通中,僧拘那罗陀尝翻译《金刚经》于其上。”

  千余年来,翻经石安然如故,唯宋代有人在此石上刻了个棋盘。

  “翻经石”西侧岩上、距“一眺石”不远,有“与木石居”石刻,题者不详,学者疑为朱熹所书。

  一眺石

  一眺石在翻经石左近,是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一眺石,在莲花峰之巅。高广皆丈余,登其上,则四方万境举在目中,故名。”

  黄文炤《九日山志》云:“有石头如盘,方广丈余,登其上,长江叠嶂宛然在目。”在这里,东可望清源山,南对紫帽山,左襟丰州,下临金溪,遥看泉州古城双塔,近览金鸡桥闸,放眼晋江流水蜿蜒入海去,回瞬山峦叠嶂来,野阔天空,景色万千。

  南宋·傅伯寿《题一眺石》“一眺人间万事非,海鸥山鸟更忘机。林端彷佛见帆影,知有扁舟天际归。”(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伯寿》)

  明·黄淑清黄河清弟,号晓江隐者,终身不仕。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河清》)《题一眺石》二首:
   (一)“披衲出山房,石盘已暝色。乍收叠嶂青,犹见一溪白。林鹤爱游人,松风欺醉客。梵钟远近声,渔火两三只。”
  
(二)“暮岚攸已净,明月胡迟来?石灶茶烟冷,金溪渔火回。白知山夜气,寒觉水云堆。且与山僧约,竹门试半开。”

  明·黄克晦《题一眺石》“清游曾记遍岩峦,一眺石边几度看。陈迹那堪如落叶,流年谁为障狂澜。空闻到处逢丹灶,不是当年戴褐冠。愚谷萧条松桂晚,鸣琴犹自向人弹。”

  碧玉峡

  《名山志》云:碧玉峡“在山之阳,两石似相并玉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碧玉峡,二石相并,如玉之立。” 今无存。

  南宋·张思(不详)《题碧玉峡》“野回方知天广大,身高更觉石召(“山”字头)(“山”字头)。泉人试为评章看,胜绝如何透碧霄?” 碧霄指清源山碧霄岩。

  ·康熙间张云翼《九日山游记》有曰:“日将夕,自秦君亭移坐一眺石,于碧玉峡踏仄蹬而下,过无等岩,寻前径以归。”据此知碧玉峡应在西峰一眺石与无等岩之间的峭岩陡坡处。一眺石下原有立岩数块,后被石工采伐而去,谅为此处。

  诗词

  北宋·刘涛《吊秦隐君》“唐时贤士今何在?晋代青松独此存。往事悠悠何处问,金鸡山色又黄昏。”(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刘涛》)

  北宋·陈瓘《题高士峰》“世梗贤路塞,达人识穷通。搀枪天宝后,美士如驱蓬。聘君当如此,卷迹云霞中。翩翩稻梁外,不学低飞鸿。音尘万事远,轩冕一笑空。垂纶钓沧海,超然谢樊笼。清吟写真乐,孤标激颓风。能令千载下,叹息诗人穷。登临忽终日,俯仰寻高踪。山麓一回習元(“習元”合一字),松盖青童童。”陈瓘,熙宁(1068—1077年)间泉州知府陈偁之子,慕秦系高隐,于西峰秦君亭畔 筑读书山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偁》)

  北宋·吴栻《题高士峰》“芸阁酬书谢建封,生涯潇洒一枝筇。曾为剡隐云横水,更作闽游月满峰。子美藩篱清可造,长卿城郭巧能攻。拂琴无复尘埃想,落落霜风一晋松。”子美杜甫子美,唐代著名诗人。长卿刘长卿文房,唐代著名诗人。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元·张光道(高士峰)诗:‘淡淡梨花寂寞春,一声啼鸟隔花闻。高峰影射金鸡月,渤海晴横碧峤云。’”

  九日山西峰东南坡半山处岩崖下,有·泉州监郡亻契玉立所题诗刻。其自序云:“至正庚寅重九来登是山。昔有廓然亭、四贤祠,岁久荒芜,惟高士峰、秦君亭独存,而廓然亭复扁。豁然览眺,徘徊感慨而赋。”诗云:“攀云晓上廓然巅,半岭回峦景豁然。花县屯烟山谷里,金钲跃浪海门边。四贤感慨祠空寂,九日登临菊自妍。萍水偶逢须一笑,醉忘佳节是何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亻契玉立》)

  ·洪武四年(1371年)春二月廿四日,泉州府通判郝中随知府常性等人“郊谒宪官,故登九日山”郝中赋诗一首,刻于九日山西峰东麓石刻群下部左侧:“磨空楼阁倚空山,京口仙人去不还。春色满林三岛外,清岩横岱九霄间。钓龙井古苍松老,憩鹤台荒丹灶闲。回首夕阳烟霭外,秦君亭上任关关。”(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郝中》)

  明·黄克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克晦》)《中秋再游九日山》夜宿高士峰:“高亭秋气夜萧萧,下界人家鼓角遥。何处山光如九日,一年月色在今宵。风吹桂露沾衣湿,潮送溪云挠树摇。潦倒不知东外白,金溪声下锦溪桥。”【注】再游:本诗写于《泛舟游九日山分韵》之后,故曰“再游”。下界:凡间。

  明·黄克晦《九日山西峰》“昔贤容小隐,岩壑尚余光。沙嘴衔渔艇,松荫冷佛堂。开樽山鸟啭,移席野花香。词赋诚何物?登高兴自长!”

  明·傅凯《高士峰》“世事将非此避名,先生踪迹有高亭。一庭芳草埋丹灶,千载清风耸翠屏。浩荡乾坤浮海岛,优游鸥鹭满沙汀。登临自觉无穷思,富贵却轻水上萍。”[注]傅凯时举,号敬斋,南安人,成化十四年戊戌(1478年)进士。详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凯》。高亭:指秦君亭。丹灶:赤色泥土垒砌的炉灶,喻高士居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凯》)

  明·黄澄《题高士峰》“潮落汀沙净,风高木叶干。振衣云不碍,坐石鸟相看。白发明江水,青樽对钓竿。结庐人已去,药灶火犹丹。”黄澄:嘉靖二年(1523年)进士。

  明·戴一俊《高士峰》“早赋归来栖碧山,岩头风景谢人寰。岚光映牖青霄落,松影摇阶翠岫环。幽鸟忽来音自好,行人坐看意俱寒。樵人故讶苏门隐,清啸风鸣不可攀。”戴一俊:惠安人,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进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戴一俊》)

白云坞

  白云坞在东峰、西峰、北峰三峰怀抱的低洼处,白云萦绕山坞故名,或曰因白云井得名。坞中碧潭一窟,泉流回曲,梯田数亩,林木苍郁,稳为一区。

  白云井、白云堂

  今白云井确切井址已不知何处。

  里人傅笋(唐·会昌六年第二名进士)未及第时筑“白云书屋”于此苦读。屋旁有井,名白云井。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白云井,泉味甘冽。相传,唐进士傅荀尝旦汲井,见云覆水涌,有龙跃其中,又名钓龙井。”

  宋人曾筑白云堂于此,入元后废圮无存。

  仙人桥

  位于菩萨泉上方不远、白云坞入口处的九日山东、西两峰交界处。其处两峰并峡,有高岩两块隔涧对峙,宋时有桥架空连接东、西两峰,其势险绝,俗称仙人桥。后桥毁塌,两峰突出之巨岩尚存。

上山岩道

  过延福寺,入九日山山门,为上山岩道。

  菩萨泉(菩提泉、菩萨坑)

  菩萨泉亦名菩提泉、菩萨坑,位于上山岩路北侧、东西两峰相交山峡间,今尚存。菩萨泉泉源在白云坞,集九日山东、西、北三峰之泉南注山口出峡,汇为小潭,后流经延福寺西侧而汇入现在的北渠。潭边有红色隶书竖写的题刻“菩萨泉”三字。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菩提泉,在(县西)延福寺后山。泉出大盘石中,其源莫测,湍流奔激有声。”

  《南安县志·舆地志》云:“菩萨泉出盘石中,有泉莫测,奔湍激响,声比丝竹。”

  琴泉轩

  “琴泉轩”旧址在白云坞下菩萨泉边一带,宋僧无可建。今无存。

  北宋·吕夏卿《题琴泉轩》“野寺抱琴至,古台终日留。暖风直酒病,好客伴春游。胜事回头改,浮名到耳休。吾怀真放旷,不强落林邱。”(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吕夏卿》)

  南宋·李邴《题琴泉轩》“但怪朱弦韵枯木,那知古润坠寒泉。鸟啼静夜应传谱,风入寒松拟续弦。妙体难寻斤斲处,高吟宁堕膝横边。饮光到此如欣舞,笑倒云门逸格禅。”(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邴》)

  南宋·黄公度《题琴泉轩》:“摇落江城暮,招提访旧游。泉声终夜雨,竹影一堂秋。露湛衣裳冷,山空枕簟幽。故人怜寂寞,抱被肯相投。”(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公度》)

  思古堂(怀古堂)

  思古堂,又称怀古堂,建于南宋初,元代已废。

  其确切地点不明。《闽书》记该堂在“半山里许道上”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思古堂》记:“思古堂,在九日山延福寺。宋·朱熹书匾。”较大可能“九日山”三字崖刻前的平台处,因南宋石刻时有“憩息于怀古堂”的记述,南宋·林躬行等人的留名石刻中也有“饮怀古堂,访隐君遗迹……足以助登览之胜”的记述,系游人必到之处。

  黄柏龄《九日山志》记载,南宋·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八月朱熹首游九日山时,在九日山建“思古堂”,以纪念唐朝隐居于此的秦系姜公辅,并为该堂题“仰高”二字为堂匾。(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

  南宋·傅宗教傅自得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自得》)《思古堂》(《全宋诗》):“何人凿山腹,高堂跨崔嵬。悠悠百年事,滚滚随尘埃。弃置君莫问,且复共此杯。”

  南宋·廖信孙(不详)《题思古堂》二首:

  (一)“深入泉林避世喧,幽人已往亦空存。登临怀古怀何事?山不能应石不言。”

  (二)“我来未遐访畴昔,先拜文公戏画铁。盘桓上下坐忘归,月影婆娑散林隙。”

  南宋·王十朋《思古堂》“孤屿游人思公,天台禅客亦思丰。黄花境界谁思古,堂在烟云缥缈中。”(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南宋·刘涛《题九日山思古堂》(《九日山怀古》):“今人思古不如古,后代思今亦似今。古往今来只如此,溪山伤尽几人心。”(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刘涛》)

  小清凉石

  小清凉石应在旧日上九日山路边,但此类岩石山下颇多,不知所指。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小清凉石。方广丈余,古木数株掩映其上,登者必先憩于此。”

  《名山记》“方广丈余,古木葱蔚掩映其上,登着必先憩于此。”

玉立石

  位于九日山西北山脊,西向。孤岩耸削,似玉而立,故名。又因状似猪八戒坐像,俗名“ 八戒石”

乱峰轩

  乱峰轩与琴泉轩同为宋·僧无可建,后废,轩址不可考。

  南宋·朱熹(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首游九日山时,有 《题九日山乱峰轩》诗两首:

  (一)“因依古佛居,结屋寒林杪。当户碧峰稠,云烟自昏晓。”

  (二)“岩中老释子,白发对青山。 不作看天想,秋云时复还。”

晋朝松

  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相传九日山东晋时植有松树百余棵,南宋·赵曾护时仅存一株。清·顺治间,这棵仅存的晋朝松最终被台风撕拔消失。

  《新唐书·秦系传》“九日山大松百余章,俗传东晋时所植。”

  南宋·赵曾护(南安主簿)《题九日山》中有句:“晋朝松百株,存在才一见。”

  南宋·王十朋《晋时松》二首:

  (一)“孤山陈柏已物化,九日晋松犹后生。欲问东西两朝事,风枝潇洒似谈情。”

  (二)“老节苍苍不计年,传来恐在太康前。蚪枝翠发梳风韵,犹似清谈往昔贤。”

二贤祠、三贤祠、四贤祠

  唐· 秦系姜公辅韩偓,均为外地人隐居九日山者,泉州名士欧阳詹常到九日山从秦系姜公辅游。后人建祠祀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秦系姜公辅韩偓欧阳詹》)

  二贤祠

  亦称二公祠,址在延福寺东侧,南宋·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泉州太守赵令衿建,祀秦系姜公辅

  赵令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赵令衿》)二公祠记》

  “泉为郡,界闽海之亻取,唐都长安距泉五千余里,闻人胜士罕有至者。贞元末,丞相姜公辅以直谏忤旨,谪为泉州别驾。先时,隐君秦系居南安九日山,晦影收光,不事夸耀,从之游。既殁,为葬山下。常料朱泌必叛、张鎰必败,遂相帝以济奉天之难。以诗名,权德舆尝云:‘刘长卿自以为五言长城,用偏师攻之。'二公皆唐伟人,名在简册,邦人景仰之若山斗焉。之坟号曰相峰,之故居榜曰君亭,而又命其山之巅曰高士峰,以示后人,使仰其高躅而不忘也。

  令衿昏衰无能,假守兹土。初见吏民,时访遗迹,幕有郑炳者,博学能文,饰以吏事,因为之言:‘今亭坟俱存而祠宇独闻焉,非怀古尚贤之意。'于是悠然慨叹,亟作堂宇于延福寺之东以奉祀焉,俾来者永其香火而不隳。且为之铭,庶几百世之下,闻者竦跃而兴起也。

  铭曰:鳞婴神龙,蹇蹇匪躬。相之忠,尘视公卿。惟义是荣,君之清。怀哉二魂,作于九原,英风如存。”

  后,祠毁圮,王十朋任泉州太守时原址已改建为前太守生祠,迁二公像于西峰石佛之下,王十朋曾作诗大为感叹。(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南宋·王十朋祠》:“郡侯不识国元勋,释子那知。隐士有灵应抚掌,相公死亦不容身。”其前有小序曰:“旧在延福寺中,后易之而立前守生 祠 ,而迁其像于西山石佛之下。前守,乃改忠献堂额者。”

  南宋·王十朋《次韵贺州题二公祠·丞相》“姓名端合上麒麟,当时那知相是真。遗冢尚余封马鬣,孤忠曾记犯龙鳞。三巴流落知音士,九日追陪避世人。精爽不迷祠宇复,俨然唐室旧冠巾。”“三巴”句:指陆宣公

  南宋·王十朋《次韵贺州题二公祠·隐君》“去剡游闽避世喧,清风寥邈典刑存。峰前鸟宿无名树,祠下僧鼓有月门。高尚端如上九蛊,含章更类六三坤。偏师胜后诗无敌,正要公来与共论。”自注:“来诗云‘安得斯人与共论'。”

  南宋·王十朋《寄南安鹿宰》“春秋重复古,二贤还旧祠。直道不终废,高风宜见思。古墓出荆榛,孤亭起颓隳。更将碧纱笼,覆护端明诗。”诗前有序曰:“予比至延福寺访祠,则迁他所,问相墓,则曰不知也。以语南安宰鹿 君。越数日,南安见访,云祠已复旧,墓亦得之,且修治矣。惟秦君亭未葺, 蔡端明诗将与壁俱圮而不护,因寄南安。”注:南安鹿宰:南安知县鹿何,字伯奇。 端明:蔡襄,曾任端明殿学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襄》)

  三贤祠

  后人又建三贤祠,祀秦系姜公辅韩偓,址不明。淳祐十二年(1252年)才重建。

  在九日山西峰“九日山”三字巨岩之东,有南宋·淳祐赵竹屋重修三贤祠记事摩崖石刻,文曰:“□□竹屋 公以俸资重修三贤祠、秦君亭,砌石□阶路及怀古前一了。淳祐壬子(淳祐十二年,1252年)端阳,住山惠珪谨识。”赵竹屋名不见志传,应系邑官。

  在九日山东峰南麓石刻群悬崖前小岩间,有南宋·淳祐重建三贤祠落成记事摩崖石刻,文曰:“淳祐壬子夏五月,南邑重建三贤祠成;六月上氵幹(即上旬),郡人陈晋接 进叔蔡次传 仲孚徐明叔 仲晦赵时焕 尧章王庚 景长同拜祠下,令君赵崇白敫(“白敫”合一字) 用晦置酒合乐以落之。”

  入元毁圮。

  四贤祠

  又建四贤祠,祀秦系姜公辅韩偓欧阳詹,址不明。

  宋末元初·傅定保《题四贤祠》诗云:“四杰唐遗迹,千年此妥灵。草荒丞相墓,云锁隐君亭。助教衣犹绿,翰林山尚青。因怀水南令,秋思绕春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定保》)

  元·欧阳至(身世不详)《题四贤祠》(步前韵):“唐像衣冠古,空山笔砚灵。 老僧新栋宇,隐士旧池亭。茶灶云根白,书灯鬼火青。残碑藓花碧,小篆雁书 汀。”

  明·李廷机《题四贤祠步旧韵》“往哲遗香火,聚英托地灵。怀人争有待,吊古已无亭。旧事怨回禄,芳名照汗青。临风重搔首,落日映沙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廷机》)

九日山书室

  又称九日山书院。(参见泉州历史网www. qzhnet.com《泉州书院·九日山书院》)

  南宋·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朱熹傅自得登游九日山时,与傅自得创设“九日山书院”,并亲自讲学、制订“教条”引导学子信守。(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傅自得》)

  明·黄养蒙(参见泉州历史网www. 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养蒙》)《九日山书室》“曾楹茅屋九山曲,时望金溪小径通。堆叶扫云寻老子,烹茶读易梦周公 。几年司计惭明主,何日乘舟挂晓篷。江上清风犹旧否?沙汀为我问渔翁。” [注]楹:旧时房屋一间叫一楹。曲:偏僻的地方。金溪:晋江流经南安丰州的一段。老子:原名李耳,一字,称老聃,春秋末杰出思想家,道家创始人,著有《道德经》。周公:也称 叔旦姓,武王弟,因封地在周(今陕西岐山),史称周公,西周杰出政治家,曾助武王灭商,武王死后,成王年幼,由他摄政。

奉先院

  亦称奉先寺,历史上曾为九日山的重要寺院之一,早已无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九日山》)

  《泉州府志·卷7》收录有宋·蔡襄(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襄》)《游九日山题奉先院壁》诗,落款为:“莆阳蔡襄庆历四年(1044年)二月二十八日入延福寺登秦君亭观白云井访北台还书奉先寺壁。”诗曰:“日照溪山生翠光,春深花草杂幽香。登临谁识迟留意,门外尘动去路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