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山(上卷—概说)


  形势。
  晋兴、唐著
(开发于晋与唐间。记游诗。唐代摩崖。)
  宋盛。
  元明式微。
  清衰
(张云翼《九日山游记》。诗词。)
  现代保护开发。
  三十六奇景。
  山中无石不刻字。

 

  清源山逶迤西去,连葵山南下延伸小山,有九日山。九日山位于泉州城西约7公里,在南安市丰州金溪,地属旭山村。1961年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881月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并入清源山风景名胜区。

形势

  九日山多巨岩悬崖,岧尧(“山”字头)峥嵘。山后戴云山脉逶迤自闽中腹地奔腾而南来,山前晋江流水蜿蜒于泉州平川向东南入海而去。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连跨晋江县界。重九日,邑人多登高于此。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县(县治在丰州)西南二里。奥衍明秀,溪流演漾,峰峦映发,称为名胜。邑人九日登高于此,因名。山之冈脉,接晋江县界,峰岩泉石,其得名者以数十计。

  有东、西、北三峰,俗称三台,海拔112米。西峰(西台)因唐代秦系栖留,又名高士峰;又因绝顶有石佛造像,称石佛山。东峰(东台)因唐代谪相姜公辅寄迹,又名姜相峰;又因形似麒麟,俗名麒麟山。三台环抱如钳,北峰(北台)联结东、西两峰。三峰环抱之中有一坞,坞中白云出岫,曰白云坞。山下有延福寺 、昭惠庙通远王祠。晋江蜿蜒于山南,江上原有金鸡大桥,为宋时所建,现改为金鸡水闸。(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延福寺与通远王祠》)

晋兴、唐著

  开发于晋与唐间

  九日山得名有两说。一曰,晋室南渡,中原士族每年九月初九重阳节均在次登高北望,寄托乡思后每岁重九,泉人登高于此。一曰,古代一道人自言从戴云山最高处到次走了9天路程。《泉州府志·九日山》载:“邑人以重九登高于此,因名。自晋以来,缙绅先生以及方外之侣多登憩焉。”又载:“或云有道人言:‘吾自戴云山来此九日乃到。因名。

  南宋·陈知柔《墨妙堂记》(明·何炯纂辑《清源文献·卷12》):“吾州之西,有九日山焉。俯金溪江,为寺其中,盖闽之一奇也。晋以来,士大夫避世氛,多游息赋咏于此,至唐益盛,宜其笔墨与名山俱传,今访求无几也……内相居南安,尤以诗名。

  记游诗

  ·欧阳詹《赠山僧》:“笑向来人话古时,绳床竹杖自扶持。秋风头令不知剃,白发苍然发到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欧阳詹

  晚唐·张为《题九日山诗》:“叠嶂横空向郡西,迥然高削众山低。树梢缺处见城廓,日影落时闻鼓鼙。风触薜萝鸿鹄语,谷生烟雾鹧鸪啼。游人步步出林去,碎月玲珑满石梯。”张为唐宣宗·大中(847859)时人,工诗,与周仆齐名。

  唐代摩崖

  唐代,九日山上多有摩崖石刻,但都磨灭不传。

  南宋·陈知柔《墨妙堂记》载:晋远矣,唐自懿公马总为郡,以儒雅称。而相国姜公辅实庐山下,使君席相隐君秦系从之游,诗益多而字不可复见。”“可信邦之文士如欧阳四门欧阳詹御史昆弟林藻林蕴史黯昭州,与山人处士辈,往往有墨迹在岩崖间,卒磨灭不传。

  现在西峰“高士峰”题刻下面的斜岩上,有一片辨认不清的石刻残痕,依稀可辨“唐”、“杨”等字。在无等岩西的石壁上,也有刻字残迹,有“壬午”、“岁”、“泉”等字可辨。

宋盛

  经宋代开拓,有寺院宝塔,摩崖石刻,亭台楼阁,祠屋书室甚多。

  北宋·钱熙《九日溪景偶成》“渔家深处住,鸥鹭泊柴扉。雨过山迷径,潮来风满衣。岸幽分远景,波冷漾晴晖。却忆曾游赏,严陵有旧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钱熙》)

  南宋·吴岗《九日山》“村落清明后,旌旗香霭间。春心看花柳,诗眼掠江山。远树疏烟合,斜阳独鸟还。相看倦行疫,惭愧白云间。”吴岗:惠安人,绍兴八年(1151年)进士。

  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在绍兴廿一年(1151年)起任泉州同安县主簿期间,曾与好友两次游览九日山,留下了感怀诗篇。(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

  第一次是绍兴廿六年丙子(1156年),七月朱熹同安秩满,八月在泉州府候批书之际,朱熹与好友傅自得登游九日山,这次憩游历时9天。朱熹在廓然亭咏《题廓然亭》以记游(见下“廓然亭”),还写下《题九日山》诗:“昨游九日下,散发岩上坐。仰看天宇旷,俯叹尘境窄。归来今几时,梦想挂苍碧。闻公结茅地,恍复记畴昔。年随流水逝,事与浮云失。了知廊然处,初不从外得。遥怜植杖翁,鹤骨双眼碧。咏啸明月中,秋风桂花白。(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自得》)

  第二次是淳熙十一年(1184年),55岁的朱熹重到永春拜访年已古稀的陈知柔,嗣而相携游览南安天开八石的莲花峰,吟咏于九日山,寻踪觅迹王延彬手建的“云台别墅”“几年回首梦云关,次日重来两鬓斑。点检梁间新岁月,招呼台上旧溪山。三生漫说终无据,万法由来本自闲。一笑支郎又相恼,新诗不落语言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知柔王延彬》、《泉州山川·莲花峰》)

  朱熹游九日山时,曾题诗《赠岩僧》:“岩中老释子,白发对青山。不作看山想,白云时复还。”

  南宋·赵源(任南安察院)《九日山》:“九日登临老奈何,强将幽恨寄悲歌。疲倚巾帽愁风动,病看饥肠厌酒多。东岭荒榛岁马鬣,西岩空榻锁蛛窝。独怜堂下千章木,跨历齐梁未改柯。”

  南宋·赵曾护(任南安主簿)《题九日山》:“行行出西郊,稍觉尘嚣远。风景既已殊,硗确颇忘倦。南安古荣州,今亦壮哉县。九日一佳景,居然在郊甸。城高瞰川原,林抄露堂殿。晋朝松百章,存者才一见。岁月不我留,寒暑几度变。当年隐君,轩冕非所羡。间关剡溪来,至此获胜践。结庐巢其巅,穴石为之砚。城市不到足,公卿罕窥面。邂逅有至交,相从情缱绻。缅怀兴元年,致位在台絃。扶持公道开,不绝几如线。一言才见疏,斥逐邃遭谴。天教流落余,乃遂山林愿。当年筑室处,遗址了难辨。独有高士峰,千载猿鹤怨。

元明式微

  元及明,九日山日渐式微,堂屋亭榭失修,有些古迹湮没。

  宋末元初·邱葵《游九日山》:“八方去求友,名山在吾西。云石长挂眼,云何不攀跻。攀跻有所求,林木心所欢。欣欣岂在木,昔有隐君。隐君天上去,尚有姓名留。想当嘉遁时,煮茗共倡酬。倡酬者为谁?日唯欧阳。于昭忠与义,追琢而成章。成章匪扌离藻,一字不出山。最后有致光,亦复兹盘桓。盘桓亦如昨,人生几陵谷。至今荒祠下,凛凛人为玉。如玉复如玉,千年仰高风。谁哉共我游?建阳退斋翁。翁谓朱紫阳,穆穆千载师。昔年此游历,尚有妙句遗。遗句尚可咏,于焉且徜徉。欲寻廓然处,但见山苍苍。注:姜公辅欧阳:欧阳詹。朱紫阳朱熹(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邱葵》)

  ·张翥《游九日山》(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3·词翰·泉州府·题咏》收录)“寂寞隐君宅,岧□(上“山”下“尧”)丞相峰。石余唐日砚,树有晋朝松。把酒春阴薄,开轩晚翠重。遗诗刻高壁,留览更从容。

   ·胡器洪武间知泉州游九日山》:“郡中无事少从容,眺望闲登九日峰。云影半岩来紫帽,江流一道透黄龙。林中载酒惟瓢饮,石上题诗尽藓封。无计可辞轩冕系,归时犹听晚来钟。”紫帽:紫帽山。黄龙:黄龙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胡器》、《泉州山川·紫帽山》、《泉州水利·黄龙江》)

  ·程秀民(嘉靖间知泉州《九日山》:“空山木落惊秋暮,为惜黄花载酒过。树隐禅宫栖白鸟,水深沙界满青莎。疏篁日午侵棋局,远浦风生起棹歌。三十六奇何处觅?凭君犹说隐君窝。”(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程秀民》)

  ·丁一中《初春日九日山限韵一首》“青阳淑气正熙微,九日山巅一振衣。岩谷千年余胜概,冠裳万里共春晖。秦君亭废名犹在,姜相祠荒世已非。欲觅辽东旧时鹤,御风仍向海天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丁一中》)

  ·邱凌霄春游九日山和韵九日浮云变翠微,千年古刹几传衣。藤长松老空春雾,古往今来旦夕晖。海上高峰常若此,人间万事转成非。相逢漫忆辈,幽思翻牵野鹤飞。

  ·万历王豫“大海奇观尽,还登九日山。此中无限兴,不在山海间。”

  ·王慎中《游九日山》:“最有登临尝,兼之贤达具。落英妆藉草。鸣鸟看提壶。古寺藏林里,轻霞映海隅。青春云欲目,莫谴兴情孤。”(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慎中》)

  ·黄养蒙《题九日山 “曾楹茅屋九山曲,时望金溪山径通。堆叶扫云寻老子,烹茶读《易》梦周公。几年司计惭明主,何日乘舟挂晓蓬。江山清风犹旧否?沙汀为我问渔翁。(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养蒙》)

  ·史于光《九日山》:“九日山头向晓开,疏岚飞翠落舟来。莺藏春岸娇啼柳,犬隔寒溪漫吠梅。携酒期登聚秀阁,怀金欲买钓鱼台。可怜姜相峰前石,独宿无心云一堆。”(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史于光》)

  ·黄景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景昉》)《登九日山 》二首
  (一)
“似尔供流寓,修官策未遇。驳斑砚眼,夭矫晋松颂。虫食碑苔尽,鹤窥丹火无。相传旧舶使,曾此祭天吴。
  (二)“扪葛攀萝上,千年此度看。日风生静晓,人鸟避高寒。海老黄龙徙,秋深白露残。讵知烟影里,一簇是南安。”[注]扪葛:“葛”在闽南方言中指龙舌兰,泛指可供扶手攀授的植物;扪葛就是摩着葛藤。海老:海枯。 白露:节气。南安:当时南安县城在丰州。

  ·周廷钅龙《游九日山》:“秋气尚氛氲,秋山静可悦。凭兹佳胜区,绪风足(上“临”下“手”)撷。公鲠直巨,蜕骨余芳烈。肥遁有君,泉石蕴高洁。余欲往从之,垂老若羁绁。荏苒十六秋,重来搔短发。仰盼云露兴,俯祝溪云灭。石磴蹑欹危,筇屐费周折。临风曾叹嘘,杯酒不下咽。荒村樵牧稀,豺虎纷搏啮。丹灶瘞劫灰,光炯渐消歇。今昔理不殊,空用悲往哲。寄言谢山僧,缨头暂可辍。闲卧半间云,饥烹一壶雪。稍待菊花开,再展重阳节。得暇还复来,饮君石上月。(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周廷钅龙》)

  ·詹仰庇《九日山》:“九日风高向晚天,驰车迢递摄孤烟。岩高有客堪乘舆,云宿无僧可问禅。一水波光连树杪,千山秋色落樽前。微茫月影迷桂路,箫鼓中流入渡船。”(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仰庇》)

  ·李廷机诗曰:“石泉名菩萨,水似圣僧灵。垂阴无名木,回流怀古亭。浊世尘多眯,何人独眼青。徘徊今古事,归来月半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廷机》)

  ·黄克晦《重游九日山》:“本与名山有宿缘,一年两度此山巅。风流不落孟嘉后,强健还居杜老前。山壑野猿迎旧识,孤僧茶灶起新烟。君物色凭谁领,细揭荒碑吊前贤。(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克晦》)

  ·黄克晦《秋日九日山》:“葭苇浮舟绿劂(上“四”字头)文,凭君何许吊徵君。帘钩间挂莲峰月,药灶秋浓竹树云。潮下前洲渔火现,日衔西浦梵钟闻。天清落木人踪少,仰望长空雁一群。

  ·晋江诸生张守质(字可质,号念庵《游九日山 “步入禅关一径赊,摄衣登眺夕阳斜。金溪碧落千条练,紫塔光涵五色霞。月系扁舟渔火渡,风清古碣隐君家。游人亦卧东山麓,醉倚烟萝学种瓜。”〖注〗禅关:有关佛教的事物曰禅,此“禅关”指上山的关口。赊:作“远”解。摄:引持,“拉起”解。碧落:道家称天空为碧落。紫塔:疑指紫云双塔(泉州开元寺东西塔)。碣:圆顶的石碑,此泛指石碑、碑刻。隐君:指唐·诗人秦系,天宝末隐九日山,世称隐君。东山:在浙江上虞县西南,晋·谢安早年隐居于此;又,临安、金陵均有东山,也是谢安游憩之地,后因以东山指隐居。

清衰

  张云翼《九日山游记》

  ·康熙卅年(1691年),七闽总督张云翼(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云翼》)曾率众游九日山,留下一篇《九日山游记》。曰:

  “泉州之西,山川盘郁,有江自北来,会南安双溪之水,历金溪、黄龙迳于石笋桥下,是称笋江。溯江而上十五里,有山曰‘九日',奥衍明秀,传为士大夫探憩登高之所。今年雨旸时若,万宝既升,余欲行郊原,视其盈宁之象,因偕宾从游焉。

  出临漳门,夙于桥畔连三舡为方舟,载弦管壶觞于后,乘风潮扬颻。先之以渔艇纵横水面,计烹鲜以供客,是时晓岚依浪,新日喧沙,洲渚之间时有野老结绿竹、鸣社鼓相迓。而从行列校人马杂岸,知让道袯襫者,俾各携婴扶杖以观。余屡停舟询其岁计,溷于方言,殊不多解,但指顾箬屋稻畦、鸡犬烟火,色欣欣有喜也。因令射于浦,使纠桓者决拾破的,少示扦圉卫民之意。

  日中始抵通济桥。桥既圮,剩累址如封堠,玉虹偃波不可以跨。桥西为金鸡山,东即九日山,乃登岸,经延福寺废址,先陟相台;是以直谏忤德宗,贬此,筑室与秦系相近也。之穴石注《老》处,则在台西。遂由东峰凌顶俯瞰,江光萦绕群山众壑间,南放于海,苍苍茫茫,目不可穷。降自石佛岩后折而前,见所为炉、碾盆、砚遗迹宛然。并看苏才翁所篆‘高士峰'三字苍劲古质,如睹之为人。

  日将夕,自秦君亭移坐一眺石,于碧玉峡踏仄蹬而下,过无等岩,寻前径以归。

  余顾谓客曰:‘山以人重,盛衰之故,山亦不能不听消长于人。方九日之盛,于唐则高隐如公辅公绪,于宋则游咏如朱文公朱熹陈休斋陈知柔,而摩崖纪胜则又有魏公苏绅忠惠蔡襄之所挥题,乃俱堙灭于岩壁之间与!‘琴泉'、‘云井'三十六奇,鞠为茂草。今九日既衰,自有起者追踪古人,重为山灵生色,即厚自敛,宁能止林木之不复滋蔚乎?然山终亭亭无意增华,惟知触石兴云为雨泽,以相化育而已,何有于人事之消长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陈知柔苏绅蔡襄》)

  客曰:‘谅哉,如公言,此大臣端扑不事缘饰,靖共以亮工之义也,请书其语以为记。'

  遂相与登舟泛月,饮酒赋诗,笙歌迸奏,灯火蔽江,而夹岸人影犹依依走送。直至石笋桥,此记已成。其时则康熙三十年七月五日也。

  诗词

  明末清初·丁炜《题九日山》:“高阁凉生暑气微,溪云拂拂飏轻衣。山含细雨浮空翠,树拥残云隐落晖。石古虚传砚在,烟深莫辨晋松非。遥闻山吏留佳咏,化鹤何年此地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丁炜》)

  ·李延基(康熙间人)《题九日山》:“约客携樽上翠微,山光冉冉袭秋衣。松影挹翠凝朝露,鸥鹭冲波弄夕晖。砚草荒高士去,碑苔蚀古祠非。双凫何日朝天去?空羡凌云一鹤飞。

  ·蔡仕航(康熙间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仕航》)《题九日山》二首:
  (一)“一湾斜亻唐簉城西,客艇留樽尽日携。绣壁波纹来返照,傍洲鱼沫口佥“口佥”合一字)香泥。歌穿菡萏因风度,杖拄巉岩破藓题。梦里乾坤谁晓唱?桃都亦自又天鸡。[注]桃都:指桃源,丰州地名。
  (二)“不知炎夏黯然消,似□寒门冷气饶。露湿晴空熏细草,月随溪水涨平桥。秦君亭古坚城在,姜相峰高旧事遥。曾是爽鸠行乐否,向来斯地属王朝。”

  ·林学洲(晋江人,进士)《九日山即景》:“山以九日名,我思千日住。飘渺东西台,时时得真趣。”

  ·曾遒《甲戍重阳后五日游九日山》“摩挲石刻露嶙峋,和新诗试效。落帽秋风欺白发,戴云仙迹混红尘。隐居不脱寰中境,远眺还疑物外身。盛会年年应继续,痕留鸿雪妙传神。

  ·杨家栋《甲戍重阳后五日游九日山》“醉席曾经卧昔贤,千秋陈迹付寒烟。多情惟有山间月,夜夜瞒人伴石眠。”

  ·洪锡畴《甲戌重阳后五日遊九日山“山以重,非人山不灵。千秋双隐士,九日一孤亭。遁世头犹黑,怜君肯孰青。高风深仰止,兰芷满芳汀。

  ·洪锡畴《乙亥重阳日九日山登高》“栖迟谪宦有高坟,自昔名垂隔世闻。拓石重来寻宋刻,拒衣独上吊秦君。东西二水江间合,清紫双峰郭外分。旷望苍茫天尽处,可怜极北紧风云。”

现代保护开发

  新中国成立后,重视古老文化的保护、开发,着手维修复建。

  1991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曾登九日山参观,留下20多国专家联合签署的登游纪事摩崖石刻一方。

三十六奇景

  九日山(含山下的延福寺、金溪畔)“三十六奇”,其本初来历难溯其源,但最迟在元代已有“三十六奇”之说。

  ·至正九年(1349年),正议大夫、泉州路达鲁花赤偰玉立来到九日山,他“远观海屿之晏清,近览溪山之胜丽,遂搜三十六奇,访四贤遗迹、摩挲石刻,逍遥容与赋咏,而归书以记岁月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偰玉立》)

  ·嘉靖廿四年(1545年)任泉州知府程秀民《九日山》诗提到“三十六奇”。(见上文)

  ·万历1573—1619年)间,同安布衣先生黄文炤《九日山志》周维京[万历廿三年(1595年)进士]为作《序》称:“山以九日名,志旧也。然自晋、唐以来,相、君诸君子先后入泉,盘桓造胜,而山之名愈重,则固以千秋兹九日矣。夫谁之九日而千秋之人也。往日三十六奇,种种天胜,真令人应接不暇。缙绅大夫与夫山泽韵士、方外名衲,筇屐相踵者无空日,蠲咏著于苍崖绝壁之间,流播海内,侈为美谈,何其盛也!

  黄文炤《九日山志》罗列“三十六奇”为:秦君亭、姜相台、翻经石、石佛岩、无等岩、钓台、一眺石、醉石、葫芦石、百级石、清凉石、碧玉峡、砌石庭、自然磉、廓然亭、翠光亭、聚秀阁、御书阁、琴泉轩、乱峰轩、思古堂、墨妙堂、水陆堂、神运殿、灵乐祠、肉身佛、东峰道场、白云井、菩萨泉、惠泉、放生池、仙人桥、晋朝松、无名木、檀樾林和石砚石盆石碾石灶。其中不少名胜,是唐、宋以来历代文人名士雅集宴饮赋诗之所。

  ·康熙卅年(1691年)张云翼《九日山游记》也提到“三十六奇”。(见上文)

山中无石不刻字

  九日山最为著名的是摩崖石刻。北宋以后的摩崖石刻则基本留存至今。

  《南安县志》云:“九日山为我邑第一名胜,前代名公巨卿、贤人君子来游此者,卒有诗词题咏。山中无石不刻字。

  东、西两峰的摩崖上,迄今留存宋至清代的题刻75方。这些摩崖石刻,按年代分,有宋刻59方、元刻6方、明刻9方、清刻1方,以宋刻居多;按内容分,有景迹题名15方、登临题诗11方、游览题名29方、修建记事7方、海交祈风及市舶司事13 方。其中以?10方宋代航海祈风碑刻最为著名,是研究泉州港海外交通的珍贵史料,也是中国人民与亚非人民友好往来的历史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