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颂(下卷)(1020—1101年)

  医药学成就(校定医药书籍。编写《嘉祐补注神农本草》。编写《本草图经》。)
  天文学成就
(详定《浑仪法要》。复制水运仪象台。撰《新仪象法要》。按地区差别处理历法问题。)
  外交贡献
(宋、辽关系。两次使辽、三次伴使。主张睦邻。著《华戎鲁卫信录》。)
  文学成就
(著述颇丰。“高产”诗人。)
  附:苏颂诗选

医药学成就

  北宋对药物学比较重视。仁宗·嘉祐年间,苏颂任集贤馆校理时,奉命负责整理校定以前的药书,于是他组织编审局,领导一批医官和文臣开展这项工作。苏颂在药物学研究方面的成就:

  校定医药书籍

  苏颂校定《神农本草》、《灵枢》、《太素》、《针灸甲乙经》、《素问》、《广济》、《备急千金方》、《外台秘要》等八部医药书籍。

  编写《嘉祐补注神农本草》

  为补充唐·《新修本草》和宋·《开宝本草》,苏颂主持和组织全国药物大普查,搜集整理各种药物标本,于嘉祐二年(1057年)与掌禹锡林亿等一起编写《嘉祐补注神农本草》20卷,共收药物1062种。

  编写《本草图经》

  苏颂奉诏编写《本草图经》(又称《图经本草》)21卷(20卷,目录1卷)(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南著述·本草图经》)

  过去的《本草》之书,都为北方人所纂。《宋史·卷297·艺文志》载,苏颂校本《本草图径》二十卷,是第一部闽南人主修的官定药书。

  该书从嘉祐三年(1058年)至嘉祐七年(1062年)完成。引用宋以前文献200多种,记载1082种药物,又和当时各州县绘制送上的药物图相对照,绘制933幅药物图。全书图文并茂,考证翔实,集历代药物学著作和中国药物普查之大成。

  《本草图经》记载了300多种药用植物和70多种药用动物或其副产品,以及大量重要的化学物质,记述了食盐、钢铁、水银、白银、汞化合物、铝化合物等多种物质的制备。对历史地理、自然地理、经济地理等方面也有记述。该书对动物化石、潮汐理论的阐述、植物标本的绘制,都在相应学科中占有领先地位。

  《本草图经》后被全文收入北宋·唐慎微的《证类本草》中。

  后来《本草图经》虽然失传,但它的主要内容仍保存在后人的各种本草著作中。如明代著名医学大师李时珍誉《本草图经》“考定详明,颇有发挥”,其医著《本草纲目》引用《本草图经》的内容多达74处。

天文学成就

  详定《浑仪法要》

  苏颂很早就从事天文学的研究,应进土试时,即以《历者天地之大纪赋》入选。

  元丰(1078—1085年)末年,他曾与当时的另一自然科学家沈括详定过《浑仪法要》。

  复制水运仪象台

  宋代之前,东汉·张衡创制的浑天仪和唐·僧一行等人的复制品都已失传。苏颂一生最大的贡献,在于复制水运仪象台。

  苏颂精通律历之学,元祐元年(1086年)奉命检验天文院太史局的天文仪器,发现多数仪器年久失修,无法使用,奏请另制。哲宗诏命他定夺新旧浑仪,主持其事。苏颂荐举精通《九章算术》、天文、历法的吏部令使韩公廉协理。

  元祐元年(1086年)十一月,苏颂组织一批科学家,并运用自己丰富的天文、数学、机械学知识开始着手复制水运仪象台和浑仪。在韩公廉和擅长仪器制造的寿州州学教授王允之和太史局人员和通力协作下,元祐三年(1088年)十二月获得成功。元祐七年(1092年)又复制成铜质台。共历时六年。

  水运仪象台是一座底是正方形、下宽上窄略有收分的木结构建筑。台高35.63尺(约12米),底宽21尺(7米)。

  水运仪象台依古法共分三层:

  上层为一座露天平台,台上安装浑仪一具,由龙柱支撑,上面屋顶可随意启闭,用于观测日月星辰的位置。

  中层为密室,内安置浑象一具,天球以机轮牵动,每转动一周为一昼夜,浑象的旋转和地球 的周日运动一致,生动、准确地模拟星辰起落的天象变化。

  下层结构复杂,南面设门,内构五层木阁:

  第一层称“正衙钟鼓楼”,为仪象台的报时机关;阁内另辟三个小门。一天分十二时辰,每个时辰分时初、时正,每到时初、时正及一刻钟时,就有红衣木人、绿衣木人各一,分别出现在左、中、右门内摇铃、敲钟和击鼓。

  第二层木阁,犹如现代钟表的时针表盘,阁中设置24个手执时辰牌的小木人,到时初、时正,便准时出现在阁门前,报告时辰的名称。

  第三层木阁,共安置96个司辰木人,其中24人报时初、时正,72人专门报刻。

  第四层木阁也设置木人,专司击钲报更,报告不同季节的晚间时刻。

  第五层木阁有38个木人,能按季节变换位置报告辰昏及更次

  在五层木阁后面,安装一套设有漏壶和机械系统的水力推动轮机,昼夜旋转,推动整座仪器的转动。因为是靠水力推动,所以称为“水运仪象台”

  水运仪象台是利用水力和机械力作为动力的复杂机械转动装置,集观察天体、演示图像,准确自动报时于一体,以水力代替人力推动机械运动。它采用宋初天文学家张思训自动报时装置的经验,学习民间水车、筒车、桔槔、凸轮、天平、秤杆等机械原理,匠心创造,反映我国宋代在数学计算、机械运用和仪器制造三方面的高度水平,被誉为“兼采诸家之说,备存仪象之器。”

  水运仪象台的意义和贡献在于:

  第一,为了观测上的方便,它的屋顶做成活动的,这是今天天文台圆顶的祖先。

  第二,浑象仪的四游仪窥管随天体运转,一昼夜自转一周,形象地演示了天象的变化,是现代天文台的跟踪机械——自转仪钟的雏型。

  第三,水运仪象台装置的“天衡”系统(擒纵器)是现代钟表的先驱。而欧洲直到十四世纪才发明靠动力转动的轴叶擒纵器;十七世纪才发明锚状擒纵器。著名的英国科技史专家李约瑟经研究张衡苏颂的水运擒纵器后说:苏颂的时钟是最重要最令人瞩目的。它的重要性是使人认识到第一个擒纵器是中国发明的,那恰好是欧洲人知道它以前六百年。”“我们借此机会声明,我们以前关于‘钟表装置……完全是十四世纪早期欧洲的发明’的说法是错误的。”

  第四,以机械传动、水流为动力的新浑仪,是世界上最早的天文钟。李约瑟也认为,水运仪象台“很可能是后来欧洲中世纪天文钟的直接祖先。”

  李约瑟博士《中国科学技术·第四卷·第三分册》评说:苏颂把时钟机械和观测用浑仪结合起来,在原理上已完全成功!因此可以说,他比罗伯特·胡克先行了六个世纪,比方和斐先行了七个半世纪。”

  撰《新仪象法要》

  绍圣二年至四年(1094—1097年),根据浑仪和仪象台的构造原理,苏颂又和韩公廉合撰《新仪象法要》三卷。

  《卷上》介绍浑仪的 设计,附总图4种,分图13种。

  《卷中》介绍浑象的设计,附总图7种,分图4种。

  《卷下》介绍水运仪象台的设计,附总图2种,分图21种,图中绘有机械零件150多种。
书中还附载依据实测绘制的两套星图63种,绘星1464颗。

  《新仪象法要》的意义和贡献在:

  一是详细介绍浑仪、浑象和水运仪象台的设计、制作及使用方法。

  二是保存一套我国现存最早最系统的机械设计图纸,且多为透视图和示意图。

  三是所绘全天星图,是国内最早的全天星图。西欧直到十四世纪文艺复兴以前,观测的星数只有1022颗,比苏颂晚四世纪,少测442颗。西方科技史专家蒂勒·布朗和《科学史导论》的作者萨顿都认为,从中世纪到十四世纪末,除中国的星图以外,再也举不出别的星图。

  《新仪象法要》是我国现存最详尽的天文仪象专著,也是一部代表11世纪我国天文学和机械制作水平的重要文献。现代英国科学家李约瑟博士把《新仪象法要》译成英文在国外发行,并称赞苏颂是中国古代和中世纪最伟大的博物学家和科学家之一”

  这部书陈列在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

  《新仪象法要》使得今人复原仿制水运仪象台成为可能。李约瑟博士的复制品陈列在英国南肯辛顿科学博物馆,王振铎的复制品陈列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入口处;在苏颂故里同安,也有水运仪象台的复制品,陈列在苏颂科技博物馆。

  按地区差别处理历法问题

  《宋史·卷340·苏颂传》载:“使契丹,遇冬至,其国历后宋历一日。北人问孰为是,曰:‘历家算术小异,迟速不同,如亥时节气交,犹是今夕;若逾数刻,则属子时,为明日矣。或先或后,各从其历可也。’北人以为然。”说明苏颂善于掌握地区差别,以处理历法问题。

外交贡献

  宋、辽关系

  千年前的辽代(916—1125年),是契丹族在我国北方建立起的民族政权,统治北中国209年,它与北宋对峙,是我国历史上第二个南北朝。

  宋、辽于1004年“澶渊之盟”签订和约之后,至1122年燕云之役关系破裂,修好118年,加上开宝至大平兴国间6年(974—979年),计124年。这期间,特别是“澶渊之盟”后的时间里,社会稳定,经济空前发展,是历史上一段繁荣时期。

  在宋、辽交好、社会稳定的大背景下,宋、辽两国通使不断,有贺生辰使、贺正旦使、告哀使、回谢使、国信使等等,另外各个传统节日两国都要互派使节致贺,而每年的冬至和国主生辰是必须互相致庆的。“估计全部聘使约为一千六百余人”付乐焕《辽史丛考》)。当时如王曾路振刘敞沈括欧阳修苏绅苏辙苏颂等,都是著名的赴辽使节。

  两次使辽、三次伴使

  苏颂一生,两次使辽,每次出使辽国往返时间多达四个多月;三次任接待辽使的伴使(陪同团团长)

  苏颂首次使辽,是在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年)八月丁卯,以三司度支判官身份,与张宗益等一同出使辽国的,时年48岁,途中写下前《使辽诗》30首,主要记述他的所见所闻及抒发对老友的怀念之情。

  苏颂第二次使辽,为10年后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八月已丑,以龙图阁直学士、给事中(时任秘书监兼集贤院学士)身份,作为大辽国的生辰国信使,和英州刺史姚麟等出使辽国,参加辽道宗的生辰庆典。往返途中写下后《使辽诗》28首。由于时过10年,旧地重游,感慨万千,不仅记述了辽国隆重的接待,而且用大量篇幅描绘了在和睦友好相处下,辽国人民悠闲、安逸的生活,歌颂和平睦邻政策的可贵与正确。

  主张睦邻

  苏颂在两次使辽、三次伴使的与辽国打交道期间,苏颂十分注意搜集整理辽国的政治制度、经济实力、军事设施、山川地理、风土民情、外交礼仪等情况,及时向朝廷提供。

  苏颂认为:“彼讲和日久,颇窃中国典章礼义,以维持其政,上下相安,未有离贰之意”,但也必须注意其“叛服不常”。并根据宋、辽两国的实际,提出与辽朝和睦修好的外交政策,深得皇帝的赏识与赞同,坚定了宋朝对辽推行友好政策的信心。

  著《华戎鲁卫信录》

  元丰四年(1081年),宋神宗考虑到宋、辽通好八十余年,但盟誓、聘使、礼币、仪式皆无所考据,想修一本书作为依凭,苏颂自告奋勇承担起这一任务。

  他搜集开国以来边境定界和其他各种有关文献,并根据所见所闻,于元丰六年(1083年)撰写成书,计229卷,事目五卷,总200册,由宋神宗亲自赐名《华戎鲁卫信录》,保存了宋、辽交往的大量史料,作为邦交依据。

文学成就

  著述颇丰

  文学方面,苏颂著述颇丰,见于著录的达10部之多,现传世的有6部:《苏魏公文集》、《新仪象法要》、《本草图经》、《魏公题跋》、《苏侍郎集》、《魏公谈训》等。他在文献学、诗歌、散文、史学等领域都是行家里手。

  “高产”诗人

  苏颂是一位“高产”的诗人,仅收录在《苏魏公文集》中的诗歌就有587首,且多是律诗、绝句。长律多达1400字,可谓“律诗之最”

  苏颂的大部分诗作是奉和之作,其中有一些是与一代诗翁欧阳修苏东坡的奉和诗篇。但也不乏名篇佳作。

  《前后使辽诗》就是他的上乘之作,具有现实主义笔触和真挚情感。如《和土河馆遇小雪》“人看满路琼瑶迹,尽道光华使者行”,反映为使者送行的盛况和使者的高尚、复杂心理;《和就日馆》“戎疆迢递戴星行,朔骑奔驰束火迎”,“每念皇家承命重,愧无才誉副群情”,生动记述辽国使者迎接宋使的情形,反映诗人忧国忧民、惟恐任务完成不好的心情。此外,如描绘“青山如壁地如盘”的北国风光,“牧羊山下动成群”的劳动景象,“依稀村落见南风”的异国风情等。

附:苏颂诗选

  《补和王深甫〈颍川西湖〉四篇》:
             (一)甘棠湖
    “为湖始何人,人贤物亦久。所以甘棠名,百年犹不朽。”
             (二)明月舫
    “明月照寒宵,湖水白如昼。纵览泊中流,清光应可就。”
             (三)宜远桥
    “溪流去无穷,路远更难尽。信步到桥边,望中千里近。”
             (四)竹间亭
    “青青林间竹,有亭才袤丈。林深隔嚣尘,人间见真尚。”

  《次韵资政〈答寺丞惠千叶桃花菊〉》:
    “分得浓华质,依然苦薏香。繁红如上苑,密蕊胜南阳。
     不用寻根叶,须留过雪霜。殷勤送东阁,聊荐百年觞。”

  《次韵〈江南感事〉》:
    “京洛倦游后,江南感慨多。壮怀伤岁月,醉眼小山河。
     无路通谈说,穷年谩揣摩。知音如有遇,终采击辕歌。”

  《次韵杨立之〈观韵海〉》:
    “六学先声病,群书欲备详。摛文资引据,结字辨偏旁。
     篆楷颜毫妙,编联蜀纸光。残篇虽脱落,犹可挹遗芳。”

  《次韵杨立之〈怀旧〉》:
    “秋卷昔观宾,同游上苑春。归轩今取道,共食浙江珍。
     俛仰周三纪,文章了十人。穷通不复问,一以付天均。”

  《朝议大夫致仕公挽辞二首》:
               (一)
    “清修闻校议,慈惠布州蕃。奉使功虽最,遗荣道亦尊。
     卜居邻楚泽,反葬近秦源。自得寻真趣,高风世所敦。”
               (二)
    “忆寓龙阳馆,曾陪布素游。登朝俱老大,分祛几春秋。
     脱屣追三景,遗衣复一丘。无因素车送,感旧涕双流。”

  《次韵钱塘寺丞〈狱空〉》:
    “网疏由世教。讼息偶年丰。圜土无留系,黎氓识变风。
     时方还治古,令欲训民中。宣布来千里,兴行自一同。
     吏宁嗟画地,书亦简司空。共对承平理,惟思尽至公。”

  《次韵君实内翰〈同游范景仁东园〉》:
    “銮禁限沉深,鳌头雄贔屭。主人出休沐,秋色正明丽。
     偶为东园游,便有中林意。纵言得造适,览物增意气。
     风清濯烦襟,日永忘归辔。朝野本无间,簪组何用弃。
     未必幽栖人,识兹真乐地。”

  巡检重建苹节堂》:
    “栋宇更新构,亭名即旧规。和容君子志,歌阕大夫仪。
     官政搜兵暇,宾贤命席时。弦开秋月满,矢落晓星驰。
     叠中朋筹胜,交酬饮树移。连鼙呈画的,急管送金卮。
     更得萧斋榜,重看沈壁诗。恩勤主人意,雅志最相宜。”

  《次韵和秘校〈登长干寺塔〉》:
    “九劫半依山,经营昔甚艰。周遭严佛宇,直上俯天关。
     登陟缘梯险,淹留布坐悭。椽楹亦涂附,棂槛遍朱殷。
     白日分明到,青云咫尺攀。龙潭斜影落,鸟翼怯飞还。
     基构从吴晋,声名动朔蛮。灯然时照耀,梵唱每循环。
     往事稠重问,前朝指顾间。谁知息心处,香火老僧间。”

  《次韵侍郎〈天元殿门芝草〉》:
    “列圣储灵贶,坤珍应祀仪。分葩对牟首,观瑞驻华芝。
     毓德繇皇始,彰功在圣时。早闻萦殿桷,复见孕门楣。
     自有云成盖,非因水聚脂。黄英苞五德,古字秀三枝。
     户牖瞻丹幄,簪裾从罽緌。画图稽大隗,歌咏入咸池。
     九庙流光远,千龄复旦期。将书符命志,宁比玉灵诗。”

  《次韵蒋颖叔〈同游超化院〉》:
    “贤良才识明,御史风望清。命驾千里至,高谈一座惊。
     旧故偶获道,离忧自兹平。朅来湖上寺,共语堂西楹。
     念昔一交臂,几年两摇旌。契阔信靡定,邂逅欣偕行。
     日薄聊顿辔,兴来再飞觥。霜林陨丹叶,泉坻结新冰。
     湖月金炯炯,竹风玉玲玲。峰峦对三山,楼殿如九成。
     南州足奇丽,此地尤兼并。因君发题咏,足使增嘉声。”

  《次韵三弟学士〈题七宝英师壁〉》:
    “岩居得幽胜,俗累无忧伤。占彼凤山腋,建兹法云堂。
     宵眠一毡蒲,昼食几稻粱。净众集善缘,勇猛能自强。
     瑞相严中楹,梵夹罗四旁,轩窗据苍崖,松竹围重冈。
     不杂人世喧,更觉禅味长。我尝命宾友,间或携肴觞。
     中休憩丈室,远览登上方。念昔保城堑,屹然壮金汤。
    列刹以百数,息民殄千殃。爰居尽乐土,利用无缺爿斤
(“爿斤”合一字)
     遂使吴会俗,长为礼义乡。何独竺乾域,宝山亦清凉。”

  《次韵司徒公〈耆年会诗〉》:
    “古人称宴安,居处必择地。诸公来河南,有若不期会。
     岩岩大司徒,早辞槐鼎贵。嘉谟纳渊衷,故事留台寺。
     构第铜驼坊,开门瀍水次。居守德爵同,位重官三事。
     高轩每过从,纵言谈道艺。复有乡里贤,夙昔承嘉惠。
     崧岭高横空,洛波清见底。履道追昔游,行厨载芳醴。
     燕毛礼所重,安车皆戾止。年尊二国公,齿序众君子。
     愿公寿千秋,慰民瞻具尔。三载一来朝,当陪天子祀。”

  《次韵蒋颖叔〈同游南屏见惠〉长篇》:
    “青山横莽苍,万石出南麓。古刹表耆阇,高声耸群玉。
     居惟择冈峦,近靡数松竹。郡郭路非遥,游人舂不宿。
     陟巘极跻攀,循崖劳伛伏。架筒引流泉,跨岭构重屋。
     讲座据妙峰,禅堂对枯木。幽寻难屡期,将往谁能独。
     偶逢霜台客,暂驻骢马足。联步访丛林,终朝走郊牧。
     相期方外游,顿忘河上曲。夷路喜君腾,高阁惭予束。
     更听名理言,俯惬中心欲。况已证真常,讵止齐宠辱,
     愿言挹清风,可用警浮俗。”

  《次韵签判太博〈移竹〉》:
    “梁苑有修竹,移来正得时。新开一斋馆,分植两轩墀。
     璅碎青金影,纤圆碧玉枝。物应人共美,性与地兼宜。
     渐喜声成韵,毋伤色暂衰。宁因恶土变,自与好风期。
     窗闼常相对,阑干不用施。看怜朝露爽,坐觉昼阴迟。
     拟富非侯等,亲邻见凤姿。燕杯留几席,画笔置藩篱。
     护长防将折,删枯欲更滋。破忧谈将解,化恐误仙骑。
     节耸蛟螭骨,苞翻虎豹皮。竿长终劲挺,根困任离披。
     肯顾柯亭赏,休思渭水持。吟馀毫亦健,灌罢器频欹。
     戴谱须书此,淇园未羡之。七贤尝伴侣,六逸重犹夷。
     缅继斯人躅,如吹仲氏篪。萧然发清思,赖尔作良知。”

  《次韵蒋颖叔佥部〈游介亭望湖山〉二十四韵》:
    “我昨来馀杭,孟陬值杓建。春色正融怡,皇华纡睠眄。
     言此佳山水,巧丽极怪变。有如画屏风,罗列围四面。
     城南古浮图,又为一郡冠。联驱松径中,信步苍崖畔。
     莓苔粘履屐,虬枝拂簪弁。纵览识高深,顾慕增诧叹。
     心迷真赏奇,竟觉旅游倦。物色虽难穷,指注亦粗遍。
     楼台郁相望,无异挂盘线。向非适幽遐,何由尽闻见。
     惟昔吴越君,塔庙务华焕。依山镌大像,叠石累高岸。
     经构无已时,赀费岂复算。较其舆地中,佛寺占过半。
     荣华一朝尽,金石空残片。款识刻犹存,排衙行不乱。
     虚亭复增修,郡府馀壮观。故人柏台彦,早岁历监殿。
     自从交臂来,几回伤聚散。声光日以高,使节复频换。
     江湖偶追陪,旬浃停车传。更有山林期,兹焉适予愿。”

  《次韵签判寺丞阻水见寄》:
    “京府偕趋幕,弥年接坐隅。驽骀攀骥足,鱼目混骊珠。
     风谊敦贪薄,吹嘘变朽枯。交亲齐鲁卫,政事拟阿蒲。
     契合宁容间,情通不鄙无。邀欢困萍蚁,较味賸莼鲈。
     气盛吞云梦,文雄猎具区。报投均缟紵,应和念篪竽。
     巢阁行观凤,为裘伫荐狐。世家传鹊瑞,职业在鸿都。
     耸壑方腾干,乘风好纵舻。一飞尝得志,平步即夷涂。
     见比亲琼树,清如隐玉壶。终当拾青紫,讵止学盘盂。
     少别如旬日,相望似五湖。荒郊逢辙涸,激水待云肤。
     窟穴增蛇鼠,腥臊恶蚋蛄。尊思孔北海,釜叹范莱芜。
     始见生蓂魄,俄惊绕树乌。初犹甘杞菊,久渐厌粱苽。
     昼咏依依柳,宵看历历榆。晨兴常过午,朝膳每通晡。
     间逸输吾子,驰驱属鄙夫。无因随李郭,长日想田苏。
     沙涨舟犹胶,河流轨不濡。行邮才咫尺,命驾只须臾。
     坐俟聆金玉,来应笑碔砆。多惭昏钝枣,难慕湛精醐,
     安得生双翼,徒然处橛株。重吟赠我句,足以豁蒙愚。”

  慈圣光献皇后挽辞七首》:
               (一)
    “内德方◇
(上新下女)茂,徽音比姒超。诒谋二圣托,燕处两宫朝。
     功被人间满,神归帝所遥。巍巍光献策,万世配仁昭。”
               (二)
    “晨夕东朝路,銮舆问寝兴。蟠桃未再熟,羽驾忽西升。
     逝水还天汉,流光下玉绳。圣心哀罔极,时望永昭陵。”
               (三)
    “帟室深攀慕,仙都去不归。悲凉虚水殿,彷佛见铢衣。
     难复金龙驾,终开白兽扉。西郊三百里,雨涕万人挥。”
               (四)
        “越从景祐至元丰,俪极坤仪四纪中。
         复辟先朝尊启母。助勤熙旦广尧聪。
         深居高拱收渊默,盛德成功绝比隆,
         太史方修长信注,续诗应首二南风。”
               (五)
        “冀王阴德在高门,南院功名燕后昆。
         庆衍曾沙钟圣女,尊居东殿见神孙。
         糺宗新广宣平第,尚主重开沁水园。
         自昔后家称累盛,谁如终始六朝恩。”
               (六)
        “初颁遗诰大廷中,百辟悲号四海同。
         过越丧期天子孝,便蕃恩泽外家丰。
         桥山弓剑开高寝,原庙衣冠入閟宫。
         玉辇三元朝象帝,年年长慕阙门东。”
               (七)
        “亭构依然揭大椿,宫闱无复驻飚轮。
         清衷念切承颜日,长乐悲深奉质辰。
         六御骖騑开道路,五陵松柏惨风尘。
         周南旧老偏摧感,曾是初元奉策臣。”

  《次韵孔平仲学士〈详定次口占〉》:
       “多士盈廷待指南,老枚何幸接徐严。
        子亭覆实参高议,时引清风拂画檐。”

  《承示君诗再和韵》:
       “先春百品避东洄,曾按茶经较胜来。
        除却黄家双井白,其馀布鼓敢争雷。”

  《次韵择谢学士惠文〈潞公所送密云小团〉一绝》:
       “小团品外众茶魁,宅相分从宰相来。
        南省同僚得传玩,朵颐终日味山雷。”

  《次韵择送〈新赐龙团与学士〉三绝句》:
              (一)
       “红旗筠笼过银台,赤印囊封贡茗来。
        社后三旬颁近列,须知邮置疾奔雷。”
              (二)
       “黄金芽嫩先春发,紫碧团芳出焙来。
        闻说采时争节候,喊山声动甚惊雷。”
              (三)
       “团团龙镜未磨开,馥馥新香满座来。
        试酌灵泉看饽沫,犹疑盏底有风雷。”

  《春日会饮怀丘思,同林成之作四首》:
              (一)
       “浊酒浇肠遣旅怀,春宵常苦漏声催。
        坐中不见夫子,明月无光厌举杯。”
            (二)次
       “二月中和气序均,酒酣偏觉长精神。
        之人欢会何稀阔,惆怅尊前更惜春。”
            (三)又次
       “右持卮酒左持螯,慷慨酣歌忆藉糟。
        因想良交成不寐,清谈终夕未为高。”
            (四)又和前韵
       “诗论心胆见天真,酒逐羁怀若有神。
        一夕所思惟我友,四时最乐是熙春。”

  《次韵和丹阳裴如晦学士寄示〈与蔡子直陈述古唱酬〉五篇》:
              (一)
       “登瀛忝继唐词客,补郡仍陪汉望郎。
        政事将何攀邵杜,声名空贵蹑王杨。”
              (二)
       “三贤领剧缘才选,拙者求间属倦飞。
        幸得汝阴当僻左,无能尸禄众应讥。”
              (三)
       “紞鼓吴门彻曙开,郡人还喜邓侯来。
        政成岁稔庭无讼,谁伴南园举宴杯。”
              (四)
       “当年二邑弦歌洽,所幸诸生簦蹻随。
        此日毗陵流美化,风流应似赞皇时。”
              (五)
       “惠爱昔曾留二浙,能声行复表三河。
        更传骚雅联编富,可是江山助思多。”

  《次韵阳孝本〈游翟家湾书院〉二首又一绝》:
              (一)
       “谩夸三岛冠灵鳌,咫尺在冈去靡劳。
        若使南阳人独卧,风云宁隔海山高。”
              (二)
       “淮上陂陁百亩冈,谁言形势占高强。
        郊居拟卜东阳宅,屋壁将营阙里堂。
        四面松篁分种艺,百家图籍待收藏。
        何人欲课三冬学,向此潜心事素王。”
              (三)
       “翟市西傍一径开,偶携亲友陟崔嵬。
        莫言第舍衡门陋,已有仙翁步屧来。
        日欲衔山回返照,风还吹雨压浮埃。
        才归便得诗盈轴,气猛才豪岂易陪。”

  《北帐书事》:
       “北海蓬蓬气怒号,厉声披拂昼兼宵。
        百重沙漠连空暗,四向茅檐卷地飘。
        与日过河流水涸,行天畜物密云遥。
        輶轩使者偏蒙福,夙驾阴霾斗顿消。”

  《初过白沟北望燕山》:
       “青山如壁地如盘,千里耕桑一望宽。
        虞帝肇州疆域广,汉家封国册书完。
        因循天宝兴戎易,痛惜雍熙出将难。
        今日圣朝恢远略,偃兵为义一隅安。”

  《初至广平纪事言怀呈同事合使》:
       “双节同来朔漠边,三冬行尽雪霜天,
        朝飧羶酪几分饱,夜拥貂狐数鼓眠。
        光景不停如转毂,归心难遏似流烟。
        须将薄宦同羁旅,奔走何时是息肩。”

  《次行奚山》:
       “奚山缭绕百重深,握节何妨马上吟。
        当路牛羊眠荐草,避人鸟鹊噪寒林。
        羸肌已怯旜裘重,衰鬓宁禁霜雪侵。
        独爱潺湲溪涧水,无人知此有清音。”

  《次韵侄〈书怀〉》:
       “传家累世奉遗经,窃禄清朝足代耕。
        虽是丹心比葵藿,其如黧貌点冠缨。
        时乎易失年加我,来者安知畏后生。
        戒饬尔曹惟道术,逢辰须用佐安平。”

  《次韵晁美叔〈游山〉见寄》:
       “已践修涂到急流,暂回俗驾喜同游。
        名为外物知难必,学悟无生信若浮。
        骚雅深情追李杜,林泉高兴拉巢由。
        迟留更爱灵峰境,青桂风来不待秋。”

  《次韵陈元舆待制〈新怀州侍讲见寄〉》:
       “缮性虽知众射标,颓年无奈羽谯谯。
        覃怀新守纡高旆,宁海元侯驻累乔。
        忆拟曹鞭涡水赋,尝陪戴席德阳朝。
        郡斋继日听馀论,不复牢愁咏大招。”

  《次韵程公辟〈暮春〉》:
       “日日寻春春欲还,园林游兴未应阑。
        间关莺啭冲牙韵,烂漫花开历绿团。
        须信马蹄随处健,肯教金盏暂时乾。
        休惊节物频更换,适意欢娱定一般。”

  《次韵次中〈寄莘老学士〉》:
       “曾见台乌朝夕飞,尚稽双凤浴天池。
        远方随牒应难久,同好弹冠即有期。
        佐幕暂来光右席,还家聊去植芳篱。
        睢阳老尹钦才望,待看同升赞盛时。”

  《次韵〈祷雪有感〉》:
       “终过元朝欲首春,条风先度海东门。
        寒凝一雨成飞雪,泰长三阳应上坤。
        疵沴渐消和气满,咏歌频发味言温。
        人情共喜年光好,不向樽前未易论。”

  《次韵刁景纯学士〈将至郡〉见寄》:
       “偃伏声名三十年,当时伦辈有谁前。
        曾随贡籍逢标鉴,更向词林接俊躔。
        上馆久违牵梦寐,归舟将至想神仙。
        襟怀旷达应如旧,迟对清尊一问焉。”

  《次韵奉酬签判殿丞〈燕集西湖〉》:
       “江海为藩地绝尘,湖山寻胜坐邀宾。
        消除袢暑忘三伏,追忆曾游隔五春。
        极望林峦横紫翠,旋供肴核剥青皴。
        常时欲到喧嚣阻,偶得相陪似宿因。”

  《次韵奉酬通判郎中〈宴望湖楼过昭庆院暮归偶作〉》:
       “山半楼台绕曲堤,水风当夏却炎威。
        常思遍览前朝迹,自恨劳生暇日稀。
        偶到上方凭槛久,怳如员峤蹑云飞。
        白莲旧社空遗址,有几人从此路归。”

  《次韵奉和次中〈叙别〉》:
       “嘉句连篇惠好音,愧无琼玉报南金。
        几年漂泊离群恨,此日逢迎话旧心。
        气类自应怜茂悦,世情谁复拟高深。
        且将怀抱还尊酒,莫为思归动越吟。”

  《次韵葛大卿〈题氏寒光阁〉》:
       “溪凝蓝黛合双川,阁在千岩万壑前。
        潄石我思清病齿,倚琴谁共听流泉。
        云生北岭横空白,春入东郊一望鲜。
        况是江南风物好,待君重咏四时天。”

  《次韵韩康公〈对雨即事有怀五弟〉》:
       “燕间谁伴泛金焦,注想鸰原望泬寥。
        接客后堂聊造适,偃藩临汝正逍遥。
        齐名孟季须爰立,一致夷聃异反招。
        笔札文章俱第一,风流今不数三萧。”

  《次韵韩康公曾令绰范景仁〈喜五弟改知汝海〉见寄之十》:
       “许汝相望画戟深,裴刘赓唱递筩临。
        两忘出处俱安节,不得亲疏共照心,
        幕府尚传诗寡和,士林重诵斗攸斟。
        追思五纪词场旧,何日逢迎更盍簪。”

  《次韵和钱穆甫〈答签判殿丞临安道中作〉》:
       “吴越开基旧土疆,鉴山仍是种瓜乡。
        七朝赐履加尊宠,五世苴茅奉宪章。
        里社依然题昼锦,昆云不绝佩鞶囊。
        人怀馀德能封殖,犹有当时似盖桑。”

  《次韵和宣甫叔父〈迁谪过都〉见寄》:
       “解组纵戎五筦城,壮谋期欲荡蛮腥。
        数奇不意同飞将,肺腑何因学卫青
        报国有心犹慷慨,谪官无闷但沈冥。
        竹林此日重相过,高论时欣侧耳听。”

  《次韵蒋颖叔〈游西湖入南屏山〉》:
       “楼台高下满仙风,疑是蓬莱象帝宫。
        湖面涵虚云漾漾,山腰藏景石珑珑。
        松筠影出红尘外,钟梵声来碧落中。
        薄暮将归起馀思,落霞飞鹜正横空。”

  《次韵〈久雨言怀〉》:
       “久雨涔雨资
(“雨资”合一字)浃甸圻,层云晻暧压城低。
        沈灰将恐蛙生灶,负土深防蚁漏堤。
        避冷竹窗烘炭兽,祷晴琳馆抗旌霓。
        知君方欲行千里,早晚残霞却照西。”

  《次韵开府太师〈留别诸公〉》:
       “经济才谟沛有馀,幡然高谢意何如。
        青云路尽寻归鞅,绿野堂成忆旧庐。
        汉苑宴游联魏丙,邺都宾客记应徐。
        他时若到城南第,入副宸衷对绮疏。”

  《次韵学士〈密云龙茶〉》:
       “精芽巧制自元丰,漠漠飞云绕戏龙。
        北焙新成圆月样,内廷初启绛囊封。
        先春入贡来千里,中使传宣下九重。
        自省何功蒙上赐,青蒿应为倚长松。”

  《次韵林次中察院〈经过南都〉见寄》:
       “都府曾为入幕宾,玉符重忝守藩臣。
        几年流落甘间散,平日交游半要津。
        簿领沉迷千虑耗,鬓颐衰飒二毛新。
        圣恩休养深知幸,厚禄华堂许便亲。”

  《次韵刘叔贡舍人〈从驾〉》:
       “鳌头星掖贵兼清,不似南宫散六卿。
        继踵棣华联禁直,并时兰玉占高名。
        甘法从皆才低杰,皇祐孤臣独老生。
        自叹荆枝半凋落,若论宗戚亦沾荣。”

  《次韵签判〈太博府公新诗墨迹〉》:
       “幕府雍容但省文,笔精诗格两难伦。
        临池得法毫端健,击钵成篇藻思新。
        征虏雅歌追乐事,兰亭赓唱掩芳尘。
        梁王宾友邹枚在,末至惭非赋雪人。”

  《次韵签判〈同登介亭〉》:
       “纷纷尘事厌烦冥,何处能令爽气生。
        簿领欲迷头不举,烟霞才望眼偏明。
        门临沧海千重险,地压高丘一再成。
        若论三山方外境,须将此地拟浮瀛。”

  《次韵宋次道〈庆黄安中李邦直二舍人皆自史院拜命〉》:
       “右垣更直宠新班,便坐通名听别宣。
        词训已高长庆代,事权不下永明年。
        除官草罢诸番制,执简研馀万岁烟。
        曾向兰台陪笔削,喜闻严近擢班迁。”

  《次韵宋次道学士〈重过礼院〉》:
       “斋居永日坐重帘,共叹清才久滞淹。
        诗格转精缘大手,风情不薄早斑髯。
        曲台论议于今美,东观翻雠载世兼。
        孤学尸官犹有赖,繄君馀润远相沾。”

  《次韵孙莘老司谏见寄》:
       “虽非文史足三冬,岂类无心但有胸。
        曾读丘坟叨典领,再分符竹荷矜容。
        君恩欲报微萤爝,亲禄方营苟釜钟。
        平日交情今楚越,徒劳瞻望景山松。”

  《次韵都尉团练〈押赐高丽归使宴射赠馆伴舍人兼呈诸公〉》:
       “通侯年少侍中郎,主客名园满国香。
        赐酒九行勤貊使,一帆千里送吴航。
        鸣弦屡奏前筹捷,摛藻俄传秀句长。
        更与诗翁相属和,骊珠数百透函光。”

  《次韵弟〈忠懿王祠〉》:
       “五君相继擅吴方,坐视群雄取乱亡。
        侍子奔驰先入贡,邻邦旅拒独勤王。
        岂惟佛刹传遗像,自有孙谋袭懿芳。
        应似窦融归汉日,功名累世到瑰章。”

  《次韵阳行先〈游招隐〉》:
       “古屋萧森数十间,禅扉幽寂叩常关。
        少微处士遗尘远,灵鹫高僧得地间。
        穿石到池泉滴滴,磨崖生藓字斑斑。
        山林真趣谁能辨,乘兴时来兴尽还。”

  《次韵李希荀〈寄念七侄并用前韵和十七侄送其行〉》:
              (一)
       “初从童丱祝千春,俄见骞腾祝更频。
        已喜吏资能可问,又嘉文笔速如神。
        室堂宜念承先构,乡里须教号善人。
        我待儿曹上霄汉,便归林下岸仙巾。”
              (二)
       “里閈相从秋复春,矜怜几类党频频。
        摛词已识言浮物,学艺兼知义入神。
        纵使声名高世俗,直须慈惠及生人。
        吾家自有青毡在,岂羡林宗垫角巾。”

  《次韵林次中〈九日都下感事〉二首》:
              (一)
       “桃杏初开已去家,又逢兰菊绽新花。
        感时谩缀茱萸佩,惜别应怜棠棣华。
        迢递宦游来日下,悠扬归思绕天涯。
        一尊重到平津合,惆怅文窗旧绿纱。”
              (二)
       “登高能赋属诗家,况值嘉辰对菊花。
        乍感商飚流素龠,故摛鸿藻艳春华。
        边关礼命行看至,淮海归期亦有涯。
        早晚霜寒侵旅榻,又悬复帐换青纱。”

  《次韵刘莘老学士〈惜别言怀兼呈次中察院〉二首》:
              (一)
       “梁园寒早雪霏微,亲友将分一棹归。
        客舍萧条风送柳,离筵凄惨酒沾衣。
        霜台二妙君相继,幕府三端我所依。
        况是汴渠今不涸,留连犹得奉音徽。”
              (二)
       “诗侣方逢梦与微,摅怀未尽遽言归。
        正思玉鱠将登俎,应笑缁尘又染衣。
        金石交情知不改,辅车形体自相依。
        何时得遂江湖乐,薄宦牵羁甚纆徽。”

  《次韵郎中二咏》:
              (一)
       “蒲条围坐雪添瓶,侧理糊窗炽炭明。
        常对图书堆四壁,却思裘褐胜双旌。
        道心生后安休息,事局间来怕践更。
        睡足定应输杜守,穷愁何必学虞卿。”
              (二)
       “百幅敲冰密属连,寝甘谁复诮便便。
        心间好隐忘言几,官冷宜铺坐客毡。
        乌布任宽忘道韵,绛纱徒侈怯霜天。
        休嗟抛掷缣绫贵,据榻犹胜枕杫眠。”

  《次韵王伯益同年〈留别〉二首》:
              (一)
       “从宦飘飘九见春,共嗟名迹尚埃尘。
        相逢梁苑留趋幕,不鄙池阳去长人。
        蚤向文科分甲乙,尝於命历校庚辛。
        穷通定分非婴虑,惟有交情久益亲。”
              (二)
       “桂籍昔叨联署等,莲帷今幸接芳尘。
        埙篪契合均天属,金石交深过古人。
        直向岁寒期茂悦,肯同时俗论甘辛。
        优游且作江南令,惠爱於民此最亲。”

  《次韵王正仲蒲传正〈二月十五日奉祠高禖〉二首》:
              (一)
       “视草名臣奉汉祠,祝禖才胜长卿迟。
        诗成雅类占宜芾,乐阕欣同梦射罴。
        宫殿疑仪临百子,神明歆德荐三厘。
        凌晨拜胙归天阙,杲日煌煌照上枝。”
              (二)
       “涤牢宫醴被禋时,物吐华心睡景迟。
        禁掖嘉祥开覆燕,祠官先兆应维罴。
        阳郊类帝重封土,宣室思贤正受厘。
        天锡子孙千亿报,年年玉叶长新枝。”

  《次韵和前漳守郎中三篇》:
           (一)碧波亭感事
       “华堂直北望云烟,劳远勤归此待贤。
        下榻喜逢徐稚至,登舟常羡李膺仙。
        知君将奉三年最,感旧曾歌一夜怜。
        红粉若能留客醉,不辞飞盏共陶然。”
            (二)续观潮
       “江皋空阔见东溟,两讯潮随远近生。
        夹岸炎天迷雪岭,居人晴日骇雷声。
        客帆朝暮乘风去,渔罟东西逐浪行。
        尽道波神久恬静,应缘四海正清平。”
            (三)游山
       “西山高下极深幽,十里清波一棹游。
        喜逐御风真造适,遍题僧壁更迟留。
        松间觅径因穷险,亭际披云尽露秋。
        却羡官间无检束,徜徉何异五湖舟。”

  《次韵苏子瞻学士〈腊日游西湖〉》:
       “腊日不饮独游湖,如此清尚他人无。
        唱酬佳句如连珠,况复同好相应呼。
        君尝听事嗟罪孥,虽在乐国犹寡娱。
        是社稷臣鲁颛臾,直道自任心不纡。
        最爱灵山之僧庐,彼二惠者清名孤。
        案上梵夹床龙须,炉销都梁馔伊蒲。
        洁行自欲敦薄夫,长吟拥褐忘昕晡。
        坐客不设毡氍毹,对镜如看方舆图。
        君怀经济才有馀,名声妖孽懲颜蘧。
        且来山林寻遁逋,更玩四营兼参摹。”

  《次韵陈蒙城〈金风堂射饮〉》:
       “南都绿蚁封初拆,西圃芳条换新碧。
        宾僚相遇惜馀春,樽俎留连因促席。
        百夫决拾看和容,何用娱宾循饮格。
        前者新诗严武事,几日毬场较锋镝。
        幕中赖有从事贤,抱器逢时隼当射。
        聊从把酒发笑谈,岂独鸣弦观准的。
        分明争计算多少,举令都忘歌节拍。
        蒙邑大夫富才艺,早擅词林名藉藉。
        昨来州序偶淹留,幸接话言逾宿昔。
        行筹不必苦辞觞,得隽况曾先射泽。
        多惭病守鲜欢悰,出口无奇但喑哑。
        贪荣窃禄未能归,每听春禽愁杜魄。
        今朝何似强开颜,为喜尊前有嘉客。”

  陈和叔内翰得‘庄生观鱼图’於濠梁出以相示且邀作诗以纪其事》:
       “公堂四合临中衢,翰林壁挂观鱼图。
        传之近自濠梁客,云是蒙邑先生居。
        先生昔仕楚园吏,傲世不蕲卿大夫。
        逍遥淮上任造适,高岸偶见群鲦鱼。
        清波出游正容与,潭底传沫煦以濡。
        悠然饵纶不可及,谁知此乐真天娱。
        惠施好辩发闳论,谓彼固异若与吾。
        至人冥观尽物理,岂以形质论精粗。
        禀生大块厥类众,合则一理散万殊。
        渊潜陆走各自适,天机内发宁拘拘。
        鸢飞戾天兽易薮,螣蛇游雾龟曳涂。
        味色谁能辨带鹿,足颈乌用嗟蚿凫。
        蜄筐信美害爱马,钟鼓虽乐愁鶢鶋。
        青宁久竹代生变,螽虫风化相鸣呼。
        方游溟海大空外,坎井讵能谈尾闾。
        若知飞息分皆足,图南未必胜抢榆。
        人生均是受形气,好恶欢养同一区。
        死生寿夭亦大矣,自本而视奚有无。
        方当在梦则栩栩,及其既觉还蘧蘧。
        入荣轩冕不累性,独往丘壑非为愚。
        不求刻意不徇利,孰是隐几孰据梧。
        惟能应变不囿物,天籁自与人心俱。
        一从郢匠丧其质,狂言空见传于书。
        当时陈迹复何在,客有过者犹踟蹰。
        先当朝士题咏处,不见綦履空遗墟。
        画工智巧良可尚,景物纵异能传模。
        古今变态尽仿佛,旦暮烟云随卷舒。
        遂令都邑繁会地,坐见淮山千里馀。
        泛观既已忘物我,企想岂直思玄虚。
        惟公雅尚每耽玩,持示同好良勤劬。
        自怜衰老喜求旧,况荷明照均友于。
        朝陪玉堂暂晤语,暮入荜门还宴如。
        欣然共乐濠上趣,相忘正在于江湖。”

  《次韵王宣徽太尉〈耆年会诗〉》:
       “古来贤相称高奇,虞有
        帝臣王佐见谟训,千载相望如同时。
        我朝公辅代间出,钟秀辰象分躔离。
        堂堂太尉实异禀,风质粹美和而威。
        仁皇始擢自藩翰,渭水兆告非熊罴。
        立朝早已擅风采,料敌曾不失毫厘。
        圣圣相承倚时栋,入登槐鼎出拥麾。
        司徒相继据魁轴,势压诸夏摧附枝。
        一言寤意尊社稷,万里奔命来戎夷。
        君臣一体自同德,下鄙汉相矜规随。
        功成治定预告老,还乡治第当西圻。
        十年休佚养冲气,泰宇充茂心欣嬉。
        二公勋德诵人口,载于彝鼎歌于诗。
        吾皇得相柄文武,调变四序齐璇玑。
        孟轲尝称圣之任,乃曰百世人之师。
        固宜天畀两元老,期颐常保松筠姿。
        规橅载在庙堂上,自使风俗淳浇漓。
        前年召自大名尹,对罢累请菟裘归。
        帝曰公今更强固,闵烦几政留清规。
        两加金貂百官首,再剖玉麟三水涯。
        洛人闻之喜且抃,如在旱岁逢云霓。
        朝临留府暮私第,偃息又将弥再期。
        今春欲作耆英会,涓日象值神俱比。
        谓宜饮食与宴乐,对接宾客心忘机。
        康宁寿富复好德,向此巨福全者稀。
        席间诸老尽贤杰,相得欢甚欹冠緌。
        饮盈百榼似尼父,歌有三乐同荣期。
        杯盘衍溢逮舆隶,割肉酾酒如林池。
        衣冠填咽两城市,车马照耀清涟漪。
        夜阑百炬列红烛,天寒四座添重帏。
        钜儒洒翰序嘉会,义薄皎日垂清晖。
        诸公半酣各赋咏,含毫叠纸鱼鳞差。
        诗成累幅灿珠玉,光艳宜若陵钩奎。
        歌声旖旎啸鸾凤,酒气冷冽喷酴醾。
        长篇立刻在金石,楷字高揭当轩墀。
        晋公延宾就绿野,傅卜宅临清溪。
        当时贵客亦有数,讵与今日争光辉。
        謄书远报邺都守,开缄摘句情融怡。
        答言遂起归与兴,迹虽未往心先飞。
        三贤事业固同道,用舍安得常情知。
        官尊邦国之柱石,望重士林之羽仪。
        退舍进用自殊致,大义当以公言推。
        不能则止固达识,陈力可行当有为。
        圣君知臣贤达节,事有轻重须从宜。
        宁拘经礼致为政,自有邦人歌衮衣。
        三台明润少微烂,光彩并照大紫微。
        子房辟谷方壮岁,张苍作相当庞眉。
        曹参置酒坐公府,晋贤高蹈来东篱。
        昔人出处固有意,造适自与时推移。
        光阴可惜且行乐,任从鷤鴃方春啼。”

  《次韵苏子瞻〈题李公麟画马图〉》:
       “霜纨横卷书绦垂,轴以瑇瑁囊青丝。
        披图二妙骇人目,笔画劲利如刀锥。
        龙媒迥出丹青手,势若飞动将奔驰。
        鞯衔如在赤墀立,仆御犹纵红缨羁。
        子虔六辔衒沃若,长康骏骨称天奇。
        虽传画谱入神品,未有墨客评黄雌。
        六诗形似到作者,三马意象能言之。
        奇踪莫辨霸或干,高韵压倒陆与皮。
        从来神物不常有,未遇真赏何人知。
        君不见开元厩马四十万,作颂要须张帝师。”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诗话总龟》苏子容宾客辈诗,如‘汝洛唱和’,皆往往成诵,苦不爱太白辈诗。曾诵《汝洛集九日送人》云:‘清秋方落帽,子夏正离群。’以为假对工夫,无及此联。又举刘梦得《送李文饶再镇浙西诗》,以为最着题。”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宋稗类抄》

  “魏收有‘庸峭难为’之语,人多不知其义。

  潞公文彦博以问苏子容子容曰:‘向闻之宋元宪云,事见本经。盖梁上小柱,取其有曲折峻峭之势耳,言人之仪矩可喜者曰庸峭。’

  就乃用此事作诗为谢曰:‘高宴初陪听鼓鼙,清谈仍许奏挥犀。自知伯起难庸峭,不及淳于善滑稽。舞奏未终花十八,酒行先困玉东西。荷公德量容狂简,故敢忘怀去町畦。’”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石林诗话》

  “丞相莘老殿试时,丞相子容为详定官。子容后尹南京,莘老复佥判在幕中,相与欢甚。

  元佑初,莘老自中司入为左丞,子容犹为翰林学士承旨,及莘老迁黄门,子容始为左丞。莘老宿东省,尝以诗寄子容云:‘膺门早岁预登龙,佥幕中间托下风。敢谓弹冠烦贡禹,每思移疾避胡公。’盖记前事。而子容答之,有‘末路自惊黄发老,平时曾识黑头公’之句,当时以为盛事。

  又三年,莘老既相而罢,子容始践其位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