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11划—下卷)

  崔道融、崔唐臣、崔拱(字宾玉北宋初·惠安县人,从宦后置宅居泉州郡城今称南俊巷者、崔越(字肃逸,号秋涛,清·山东平度人,顺治十二年任德化知县。)
  常衮、常光裕
  曹修睦
(字公臣。建安人,累官侍御史。知寿州,徙泉州。分司南京,致仕,卒。生卒年考。)、曹仕桂(字丹年,号馥堂)
  康朗
(字用晦,号磐峰,明·惠安县前康铺坑柄人[今螺阳镇崧洋山五音村]。进士及第。刑部主事、郎中。浙江按察使佥事。广西参议。山西参议、山东副使。江西左参政、浙江右布政。佥都御史。居家。著述。)、康兆元、康仁杰(五代·泉州人)
  盛均
(字之才号平庵,唐·南安桃林场迎福里[今永春县桃城镇桃溪村]人。行状。桃林场记。盛均祠。评价。永春盛氏。)、偰玉立字世玉,号止堂、止庵道人。身世。监郡泉州[重视维修和保护泉郡名胜古迹。主持《清源续志》编纂。筑城池,浚河道。兴学校,举人才。体察民情,重农桑,修桥梁,赈贫乏,举废坠。]诗文。、据多、盖略特·伯来拉、屠倬(号东厓)、绪东山(号三南,明·广西马平人。嘉靖廿六年任德化知县。)、萧腾凤(明·晋江人)

崔道融

  荆州江陵(今湖北江陵县)人,唐末诗人,生卒年待考。工绝句,与司空图方干为诗友,人称江陵才子。

  早年曾游历陕西、湖北、河南、江西、浙江、福建等地。乾宁二年(895年)前后,以征辟为永嘉(今浙江省温州市)令,累官至右补阙。不久朱温篡唐,不愿折节仕梁,避地入闽依王审知,因号“东瓯散人” 。在闽期间,王审知礼遇甚厚,常以国政咨询。

  后隐居南安招贤院(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延彬》),有诗曰:“如今却羡相如富,犹有人间四壁居”(见杨万里《诗话》) 。他的七言绝句《郊居友人相访》,为招贤院的研究提供了线索,诗曰:“柴门深掩古城秋,背郭缘溪一径幽。不有小园新竹色,君来那肯暂淹留。”

  崔道融《悲拾遗二首》之一:“故人从来匪铁心,谏多难得主恩深。行朝半夜烟尘起,晓殿吁嗟一镜沉。天涯有时北来尘,因话它人及故人。也是先皇能罪己,殿前频得触龙人。”

  僖宗·乾符二年(875年),于永嘉山斋集诗500首,辑为《申唐诗》3卷;另有《东浮集》9卷,当为入闽后所作。《全唐诗》录存其诗近八十首,今编诗一卷。

崔唐臣

  崔唐臣,北宋·晋江县人。庆历二年(1042年)苏颂(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n《泉州人名录·苏颂》)、吕浚同学相好。罢举。著有《崔唐臣诗集》。

  明·解缙等《永乐大典(残卷)·19辑》收录叶石林避暑录》载:

  “崔唐臣,闽人也。

  与苏子容苏颂》)吕晋叔吕浚同学相好。二公先登第,唐臣遂罢举,久不相闻。

  嘉10561063年)中,二公在馆下,一日忽见舣舟汴岸,坐於船窗者,唐臣也。亟就见之,邀与归,不可。问其别后事,曰:‘初倒箧中,有钱百千,以其半买此舟,往来江湖间,所意所欲往,则从之,初不为定止。以其半居货,间取其嬴以自给。粗足即已,不求有馀。差愈於应举觅官时也。’二公相顾太息而去。

  翌日,自局中还,唐臣有留刺,乃携酒具,再往谒之,则舟已不知所在矣。归视其刺之末,有细字小诗一绝云:‘集仙仙客问生涯,买得渔舟度岁华。案有《黄庭》尊有酒,少风波处便为家。’

  讫不复再见。

  顷见王仲弓说此。”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7·人物志·隐逸·宋·崔唐臣》:

  “崔唐臣,与苏颂吕濬同家交好,登第,怃然罢举。

  其后,入三馆,乘马偕出,循汴岸见一士舣舟坐蓬窗下,盖也。亟就谒之,问其别后况味。邀其归,不可。明日再访舟次,则莫可踪迹矣。

  归家视所,置留刺,末有细字绝句云:‘集仙仙客问生涯,买得渔舟度岁华。案有《黄庭》樽有酒,少风波处便为家。’”

崔拱

  崔拱,字宾玉,北宋初·惠安县人。从宦后置宅居泉州郡城。

  太平兴国六年(981年),惠安置县。端拱二年(989年),崔拱举进士,是惠安置县后境内首位进士。旋入仕,任著作郎,迁太常丞。

  崔拱一门三代五进士:崔拱为端拱二年(989年)进士。长子崔正则为天禧三年(1019年)进士,任阳山令;次子崔丽则为天圣二年(1024年)进士,任屯田员外郎、兴化军知事。崔丽则的长子崔黄臣为景祐五年(1038年)进士,任建州别驾;次子崔宋臣为嘉祐二年(1057 年)进士。

  崔拱曾和长子正则、次子丽则在惠安龙山书舍苦读,二子登第后,乡人将龙山峰改称登龙峰。

  崔拱一门三代五进士,郡人以为荣,誉为“南方之俊”家立牌坊于其泉州郡城住地。《八闽通志》:“南俊坊:郡人崔拱三世登进士者五人,里人以为‘南方之俊’,因名。”该地即称南俊巷,地名延用至今。族人还于坊内建府君庙。今坊、庙均已废。

崔越

  崔越,字肃逸,号秋涛,清·山东平度人。顺治十二年(1655年)以岁贡任德化知县,卒于官。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1秩官志·国朝·知县》:崔越,顺治十二年任。”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宦迹·知县·国朝·崔越》:

  “崔越,字肃逸,号秋涛,山东平度人。以岁贡授县职。

  俊伟豁达,不露圭角,廉静慈和,不事峻绝。听讼曲直无遁情,而不喜鞭杖。

  时征剿海寇,征檄纷驰,常匹马入郡,计画事办而费省。及大兵克复泉州,邑之巨寇归顺,犹置人于通衢,私抽货税,越力捕置之法。寻复判战于螺坑,千总遇害,亲督乡兵御之。严禁交通,贼党惧,始决意投诚。

  竟以忧劳致疾,实授命下,已捐馆矣。贫无以殓,适兄布政司经历崔起遣子来候,因经纪其丧,道路闻之,皆为流涕。”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5·艺文志(下)·碑文(国朝)》收录“《侯德政碑》(赖垓)”(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赖垓》),曰:

  “汉世故多能吏,然玺书之征,治行之最,先饮醇劝化之人,后鸷悍毛举之士。故三古以来,汉治为先。吾邑处丛山中,椎鲁称易理。自亥子而更,水飞山啸,窜深箐巢峭壁者皆是。空城榛莽,官道虎狼,绛带紫劚之人,率佩犊门,虽牒走于邮,骑躏于薮,终眼鹰而音鸮。

  幸惠我胶东侯莅是土,侯治谱自太翁佥宪公,州守有声,节义文章,久表于世。而珪瑶令名,专城吴兴,借为次膺之理,家声奕著,侯至而神明之誉归焉。

  夫以赤白纷飞,征派雨急之际,裕兵乎?

  裕民乎?檄书期期呼应必至之际,谀官乎?谀民乎?

  王师云集,巧妇难炊之际,爱身乎?爱民乎?

  乃侯不谋身,不官,请蠲者数上,请缓者数上。民乎于侯何幸,侯乃不等时令所为,轻以身试哉!乃侯不以彼易此,则有歌雁嗷初回者矣,有歌桁杨菌生者矣,有歌剜疮新肉者矣,有歌南为斯作者矣。

  侯曰:‘吾慰吾心耳,不桔槔吾民;吾□吾民耳,不茧丝吾官;吾殚吾官耳,不艾银吾身。’

  于是民则群谋曰:‘镂吾膈、碑吾,不可百世,吾永诸贞珉山则渊,莓则蚀,吾永诸绢楮。侯乎!黉宫鸟革,云桥蜿蜒,县花桃李,农兵地水,吾知吾侯。欲使子若孙知吾侯,异日云山片石犹得与桧同为蓂荚也,民之志也。’

  夫侯讳,字肃逸,号秋涛,山东莱州府平度州人。”

常衮(728—783年)

  唐·京兆(今陕西西安)人。天宝十四年(755年)状元。性狷洁,不妄交游,由太子正字,累为中书舍人。文采瞻蔚,长于应用,誉重一时。代宗时累拜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封河内郡公。德宗即位,贬为潮州剌史。

   建中(780—783年)初,常衮以前宰相起为福建观察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闽书》“初,闽人自乐其土,虽有长材秀民,通文学,习吏事者,相率不肯出仕。及常衮为观察使,设乡校,课文章,乡郡小民有能诵书作文者,衮必具宾主之礼,亲加讲导,延泉名士欧阳詹辈教育劝勉,闽俗一变,每岁贡士与内州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詹》)

  建中四年(783年),常衮卒,终年55岁。

  其后,闽人很怀念常衮,常在学校祭祀他。

常光裕

  常光裕,清·正黄旗。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知泉州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国朝·知府》:

  “常光裕,正黄旗监生。康熙三十四年知泉州府。

  为政安静,听断详明。

  晋江四十七都姓,系宦后故家,其同乡姓,世为婢仆。

  有谢拔因弟谢世为海上伪目,迫胁黄愿将六岁幼女爱娘许配其子谢储,欲藉以洗主仆之羞,黄愿畏祸忍从;继乃强命刘福为媒,亦无寸丝为定。

  及爱娘稍长,决意不嫁仆属辱身。谢拔即以悔婚叠控,邑令不顾名分,反代送币聘。爱娘当堂剪发,以死自誓。而问官复将爱娘之叔黄赓喜收禁,差白役施钦立押爱娘赴县成婚。

  爱娘情急,路经谢拔之门,遂登梯跳入,服毒而死。邑令验报,审详复以尸兄黄捷抄抢赖命拟流审解到府。

  时光裕新任,吊案亲讯,备悉家世为仆,黄爱娘原供有平时呼奴呼婢,一旦呼为翁夫妯娌,实属乱伦,不可玷辱之语。及谢拔胁婚,始无媒,继无聘,前后捏词混控各情节。将谢拔拟杖满百,枷号爱娘坟前。仍追给埋葬银两。谢储身充县役,立提责革。黄赓喜无辜开释。爱娘仍请旌奖。详蒙臬司抚院照详发落,阖郡称快,目为常青天。

  其他摘奸发伏,伸冤理枉,多类此。”

曹修睦(987~1046年)

  曹修睦,字公臣曹修古弟,北宋·建安(今福建建瓯)人。景祐(1034~1038年)间知泉州 。

  卒后,蔡襄为撰《尚书司封员外郎公墓志铭》,收录于《端明集·卷38》。蔡襄终 端明殿学士,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襄》)

  《宋史·卷297·列传56·曹修古附有曹修睦事迹。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曹修睦节《闽书》、参《 忠惠(蔡襄谥忠惠)集》作传。

  建安人,累官侍御史

  道光《晋江县志·曹修睦》:曹修睦,字公臣,建安人。”

  《宋史·曹修古·附修睦》:曹修古,字述之,建州建安人……弟修睦,性廉介自立,与修古同时真宗·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举进士,有声乡里。累官(抚州军事推官、)尚书都官员外郎、知邵武军。御史中丞杜衍荐以为侍御史。”

  知寿州,徙泉州

  《宋史·曹修古·附修睦“岁余,改司封员外郎,出知寿州,徙泉州。坐失举,夺一官罢去。”

  道光《晋江县志·曹修睦》:

  “景祐(1034~1038年)间知泉州。

  滨海有天水淮,迎潮水溉浸旁田数十里。自渠水湮塞,田芜租逋,修睦为疏凿之,渠通而田复,流民还业,赋额复旧,利及百世。

  长于文学,范仲淹尝赠以诗曰:‘泉南使君,诗源万里长。复我百余言,疑登孔子堂。闻之金石音,纯纯自宫商。’”

  分司南京,致仕,卒

  《宋史·曹修古·附修睦》:

  “后以知吉州,不行;上书请老,不听,分司南京。未几致仕,年五十一。

  章得象表其高,诏还所。夺官,卒。”

  有《文集》3卷,不传。

  生卒年考

  曹修睦卒年为仁宗·庆历六年(1046年)。

  关于曹修睦生年,清·康熙《建宁府志·卷18》作五十一岁卒,论者据次推算其生年为太宗·至道二年(996年);《全宋诗·卷146》括注为“979~1046”;均有误。

  蔡襄公墓志铭》云:(庆历六年)二月乙卯终于家,年六十。”各种版本均一致,其享年为60岁无疑。据此,曹修睦的生年应为太宗· 雍熙四年(987年)。

曹仕桂(1800—1848年)

  字丹年,号馥堂,清·云南蒙自县人。其父曹经国,字鹗亭,嘉庆间举人,后为拣选进士,曾任朝考教谕。平生爱著诗文。

  曹仕桂自幼受其父的教育,勤奋攻读,道光二年(1822年)中举人。道光十五年(1835年)以大挑一等历任江西新安、会昌、信丰、龙南、万安、南昌等县知县。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十月,升台湾鹿港同知,越二年始莅任,旋置淡水厅事。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卒。死后,诰授奉政大夫,加封中宪大夫。

  曹仕桂在台任职期间,“善听讼,有狱则断,案无积牍,顾未尝妄刑一人。性恬淡,无仕宦气,蔬粝自甘。淡厅固有陋规,屏不取。受事九月,以积劳病,犹力疾视事,遂卒于任。淡人士念其惠,祀德政祠”连横:《台湾通史》)。

  著《宦海日记》四本,现仅存一本。《日记》第1至35页,逐日记录他在福州官场交往,从福州出发,在泉州候船东渡台湾,以及在鹿港所辖水沙连内山地区巡视的经过。 其中有大量泉州当时的情况。(参见《泉南著述·宦海日记》)

康朗

  康朗(1508~1574年),用晦,号磐峰,明·惠安县前康铺坑柄(今螺阳镇五音村)人。

  《福建通史·明·列传8》曾把净峰张岳磐峰康朗葵峰黄光升(晋江籍)并称为明代泉州的“郡中三峰”。也有人将磐峰康朗净峰张岳卓峰戴一俊并称为明代“惠安三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岳黄光升戴一俊》)

  古今图书集成·氏族典卷·诸姓部(284··康朗》据《泉州府志》收录康朗小传。

  进士及第

  古今图书集成·氏族典卷·诸姓部(284··康朗》:用晦,惠安人。嘉靖乙未进士。

  康朗生于明·正德三年(1508年),康炅(字致明),母周氏;兄弟三,居长。《惠安县志》载有“飞炉古地”,指传说康朗出生时,崧洋山上一间宫宇内的香炉飞人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崧洋山·飞炉古地》)

  康朗七岁入塾馆,读书过目不忘,先生称其“有异质,端方凝重”,咸夸“神童”

  八岁时能作联,曾挥毫书写一联曰:“破屋无遮头,时见风云际会;家贫虽彻骨,亦有经史良图。”经文不胫而走,轰动全县,许多官宦人士赞为“才子”

  十六岁时,与其弟到崧洋山筑室为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崧洋山·康朗书斋[崧洋别业])》),刻苦攻读。兄弟俩经常以山景树木为题,赋诗作文。康朗曾为书斋题联:“懒筑垣墙,恐天地笑人迂拘;大开门户,放山川入我胸怀。”御史张岳来崧洋,见其楹联,认为他胸有抱负,定能出人头地。

  嘉靖十年辛卯(1531年),康朗中举;嘉靖十四年乙未(1535年),登二甲进士第十二名。

  刑部主事、郎中

  初授刑部主事,转刑部郎中古今图书集成·氏族典卷·诸姓部(284··康朗》:“授刑部主事,转郎中。”

  在刑部任上,嘉靖廿年(1541年),翊国公郭勋下锦衣狱,镇抚司判其死刑,明世宗不得不令法司覆勘,康朗即参与审理。当时郭勋的亲眷尚有官居显位者,特别是明世宗意欲宽,屡示意旨,前后办理郭勋案的官员大多受到排挤和陷害。但康朗等法司官员忠于职守,“檄置武定郭勋原为武定侯)于庭,责以大义”,坐实郭勋罪状,判郭勋绞刑。明世宗再令详议,法司更按照明朝颁布的法律拟奏,“论勋罪加等,斩;妻子给付功臣家为奴,追夺封爵。”由此,康朗等人直声震朝右。

  郭勋系明朝开国勋臣郭英的5世孙、郭良子。其事附于《明史·卷130·列传第18·郭英后,曰:

  “……廷臣皆言嫡孙,宜嗣侯(武定侯),诏可。正德初卒,子嗣。

  桀黠有智数,颇涉书史,正德(1506—1521年)中镇两广,入掌三千营。世宗朱厚熜初掌团营。大礼议起,知上意,首右张璁世宗大爱幸之。

  (世宗初年)怙宠,颇骄恣,大学士杨一清恶之,因其赇请事觉,罢营务,夺保傅官阶。一清罢,仍总五军营,董四郊兴造。明年督团营。

  十八年(嘉靖十八年,1539年)兼领后府,从幸承天,(其借编撰《英烈传》时,编造郭英射死陈友谅历史)请以五世祖侑享太庙。廷臣持不可,侍郎唐胄争尤力。帝不听,竟得侑享。其明年(嘉靖十九年,1540年),献皇称宗入太庙,进翊国公,加太师。

  先是,妖人李福达自言能化药物为金银,与相暱。福达败,力持其狱,廷臣多得罪者。至是复进方士段朝用,云以其所化金银为饮食器,可不死。帝益以为忠。

  给事中戚贤擅作威福,网利虐民诸事。李凤来等复以为言。下有司勘,京师店舍多至千余区。副都御史胡守中又劾以族叔郭宪理刑东厂,肆虐无辜。帝置勿治。会帝用言官言,给敕,与兵部尚书王廷相、遂安伯陈譓同清军役,敕具,不领。

  言官劾其作威植党。疏辩,有‘何必更劳赐敕’语。帝乃大怒,责其‘强悖无人臣礼’。于是给事中高时尽发奸利事,且言交通张延龄。帝益怒,下锦衣狱,二十年(1541年)九月也。寻谕镇抚司勿加刑讯。

  奏上,当死罪。帝令法司覆勘。而给事中刘大直复勘乱政十二罪,请并治。法司乃尽实诸疏中罪状,当罪绞。帝令详议。法司更当不轨罪斩,没入妻孥田宅。奏上,留中不下。

  帝意欲宽,屡示意指。而廷臣恶甚,谬为不喻者,更坐重辟。明年考察言官,特旨贬高时二级,以风廷臣,廷臣终莫为请。其冬,死狱中。帝怜之,责法司淹系,褫刑部尚书吴山职,侍郎、都御史以下镌降有差,而免籍没,仅夺诰券而已。

  自明兴以来,勋臣不与政事,惟以挟恩宠、擅朝权、恣为奸慝致败。”

  浙江按察使佥事

  康朗旋升郎中,再擢浙江按察使佥事。古今图书集成·氏族典卷·诸姓部(284··康朗》:“升佥事浙江。”

  时浙江有富豪王金箔,为非作歹,“犯大辟”(判死刑)。恰逢宰辅夏言路经浙江,王金箔乘机买通,求夏言替其宽解。夏言凭借权势欲为王金箔解脱,但康朗“益肃风裁”,坚持依法处死王金箔夏言恼羞成怒,要礼部尚书徐阶上书弹劾康朗徐阶早闻康朗声名,才免遭害。浙江百姓皆誉康朗“铁汉夫子,直声震朝右”

  广西参议

  《古今图书集成·氏族典卷·诸姓部(284··康朗》:“参议广西。督饷运,擒蛮寇,以外艰归。”

  康朗任浙江佥事不久,升广西参议,分守柳庆,巡抚属邑。

  因督饷有功,受到旨令嘉奖并赐白金和文绮(丝织品)。

  由于他勤政爱民,颇得百姓拥戴。南宁民众把掘地得到的一口东汉伏波将军)时期铸造的金洪钟呈献给他,康朗虽知这是无价珍宝,却没有接受。

  康朗官广西参议时,作五律《四月晚发黔江》(见《螺阳文献》):“出谷燕风清,移帆夕水明。滩声喧积溽,月色淡新晴。两岸花迎棹,中峰角倚城。旅愁与边思,此夜一含情。”〖注〗黔江:在广西中部,是西江中游象山县石龙至桂平县城段的别称。

  嘉靖廿九年(1550年),康朗晋京入贺,适逢蒙古俺答(明蒙古右翼士默特万户首领,驻今呼和浩特)叛乱,攻古北口,掠通州,进逼京师。嘉靖帝旨令有才望的藩臣防守都门,康朗应诏固守西城。

  事后,太宰李古冲康朗才可大用。但此时康朗因丁外忧,守制归家。

  山西参议、山东副使

  康朗在家守孝3年服除后,起补山西参议,并擢升山东副使、备兵曹濮

  《古今图书集成·氏族典卷·诸姓部(284··康朗》:“起补参议山西,擢备兵曹濮。剧寇傅伯玉刘千斤逼曹城,勒兵冒矢石死战。”

  当时,权奸严嵩的义子赵文华以工部侍郎奉命往山东“视师”,所到之处,官吏们都要奉承送礼。康朗鄙视其人,仅以“空函迎之”赵文华虽气得七窍生烟,但深知康朗廉洁奉公、政德孚著,只好“怒目叱去”康朗嗤之以鼻,不予理睬。

  江西左参政、浙江右布政

  不久,康朗转江西左参政,旋擢浙江右布政,丁内艰。

  《古今图书集成·氏族典卷·诸姓部(284··康朗》:“捷闻,转参政江西,进右布政浙江,丁内艰。”

  在江西时,管理财政的官吏进献盈余库金2000两,康朗不受分毫,仍存入府库。

  其间,严嵩占家乡江西分宜的大片田地营建私宅,江西按抚慑严嵩权势,一味顺从,不敢忤违。身任参政的康朗“独力持不可”,终使严嵩无法得逞。老百姓夸他为夫子,石圣人”

  佥都御史

  服除,补河南,晋佥都御史,开府郧阳,巡抚郧阳(湖北辖)、汉中(陕西辖)。

  《古今图书集成·氏族典卷·诸姓部(284··康朗》:“再补河南,晋佥都御史,开府郧阳,归。”

  在佥都御史任上,回民和汉族居民发生争执,官府欲逮捕回民,回民逃入山谷,啸聚数千人。陕西制军某檄兵备进剿,康朗会兵。康朗复信力陈宜抚不宜剿,没被采纳,结果剿而无功,朝廷只得派康朗前去安抚。康朗主张“只要归顺,不咎既往”。回民见康朗,罗拜加额曰:“勋阳都院耶,是仁信有声,必不我欺。”遂解散去。

  陕西制军恨康朗不进军协剿,嫉其招抚成功,有意排挤康朗康朗升任副都御史,巡抚湖广、贵州,兼督抚湖北、川东等地。“恨者谓久官宜去”康朗没赴任,请求解绶归里。

  居家

  康朗返梓后,兴办村校,发动村民挖潭开井、兴修水利、修筑道路,自己也亲自参加生产劳动。后来御史举荐康朗“严正如包孝肃包拯,忠诚如司马君实司马光堪予重用。隆庆(1567—1572年)初,朝臣和福建按抚六次交章推荐康朗复出,康朗都未被重新起用。

  《古今图书集成·氏族典卷·诸姓部(284··康朗》:“隆庆初,中外按抚六章交荐,竟不起。”

  万历二年(1574年),康朗奉诏进京。是年十一月,途中于福州病逝,赐祭葬,敕春秋二祭,立家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祠堂·康朗家庙》)。

  康朗墓在 仙游县枫亭镇学士村南岭下(康相山)锦屏山。1989年,康朗墓基被列为仙游县文物保护单位。因高铁建设,现迁枫亭公墓园内。

  著述

  康朗诗文宏富,著有《中丞诗集》10卷、《中丞文集》10卷、《海内诗文抄》12卷、《温陵文献》16卷、《戈成略》8卷等,逸于寇。1986年,惠安县文化馆、五音文物筹建委员会整理编印出版《康朗文集》,2012 年5月由惠安县氏文化研究会再次出版。

  明·林富春康磐峰诗文集序》康朗诗文“皆根极道德,原本事业,而发为篇章,粹然一出于正”

  明·隆庆五年至万历七年(1571年—1579年)任惠安县令刘弘道谓其诗“气沛江河,体峙山岳,词铿金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刘弘道》)

  朱一龙以为“读其诗,有中唐音响”(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一龙》)

  三山(福州)林应钟赞誉康朗“文思瑰奇雄伟,不亚于遵岩;其五七言诗,有之致”。按:遵岩王慎中,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慎中》。王维孟浩然

  兹从惠安县氏文化研究会再版的《康朗文集》中选录诗词数首,以观大概:

  《上元登西署官楼有怀》:“少爱林泉好,年来托市朝。一春多苦病,何日复逍遥。上已空言好,芳游谁见招。窥园闻黄鸟,啼杀百花娇。”

  《桑州道中》:“含嶂若云屯,松隈近有门。悬崖盘古磴,伏涧荡山根。鸟影烟中树,鸡声谷里村。仙源应不远,聊此采芳荪。”

 《昆仑别所知二首》:“山色有无雾里,水声远近花间。那堪岭上分手,共惜天涯别颜。”“花落关门常掩,云迷鸟径犹通。欲问蟠桃何处?应怜桂树此中。”

  《天寿山登望》:“汉家陵寝枕燕山,紫气悠悠沙朔间。驰道深宵芳树直,幽城藏日落花闲。姜歌出塞当宵切,胡雁惊秋带月还。惟有黄花诸镇戍,年年长闭北门关。”

  《夜游清源山》:“岩壑遥传住锡年,曹溪弟子旧安禅。山桥客渡残村月,岭塔僧归半岫烟。白石涧边听夜籁,青松影里见流泉。坐来一对焚香侣,始悟云林是宿缘。”

  《山庭秋夕闲步》“暮倚柴扉听远鸿,一声凄切下寒风。水门东去云涛渺,洞壑西看翠雾重。明月满城摇海上,青山数点出庭中。此时谁访无名客,独往独来自郭东。”

  《初到梧州谒督府》“一望征南战地宽,百年征战隔云端。月明鼓角当秋静,雪霁旌旗照日寒。仗策同趋裴相府,分旄谁上伏波坛。汉家铜柱应犹在,好拂吴钩中夜看。”

  《晚次大安宦舍,宿者皆满,寓宿杨店》:“阴阴江上树,旅舍欲黄昏。树色绿当户,泉声寒掩门。风尘殊楚越,云物近乡园。寄谢争席客,吾心正不喧。”

  《忆山中》:“萝薜帘栊间,泉石几床下。洛克自不归,山中春复夏。”

   《登松洋山》:“春游恣攀缘,狂歌入碧烟。海波晴映日,岩岫暗连天。倦歇村中树,行听石上泉。到来迷处所,赖有小童传。”

  《九月十五日出京风雪中闻警》:“远看烽火边城合,愁向烟尘南陌分。庾亮隐忧空恋阙,贾生流泪欲谈军。征衣九月天山雪,去路孤舟蓟北云。回首向人唯落叶,秋声灞上不堪闻。”

康兆

  康兆元清·奉天人。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任泉州督粮通判。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5·政绩志·文秩2·国朝·通判·康兆元》:

  康兆元,奉天人。康熙四十三年任泉州督粮通判。

  自奉俭约。尝自言佐贰末职,无能展报国恩,惟随分自尽,以求无愧而已。征收仓粮,赢余不入,买米而炊。

  署邑事,革除耗羡,纤毫无染。谳鞫命盗大案,平情推讯,咸得真情。遇士不得已或至公庭者,不令屈膝,曰:‘吾重士,士宁不自重耶?’属邑缺员,上官稔其廉能,往往借才署篆。

  卒以运解本色赔累,不能称偿,郁抑无聊,卒于邸舍。人咸惜之。”

康仁杰

  康仁杰五代·泉州人。历鄂州文学、溧阳簿,终汾阳令。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文苑·五代·康仁杰》:康仁杰,泉州人。喜儒学,颇自励,尤工于诗。因游江淮,会南唐·陈德诚出次池阳,仁杰以诗投之,德诚荐至金陵。时陈洪进据漳、泉,南唐主召问其土俗,仁杰对答无滞,授鄂州文学,补溧阳簿,性循素俭,门无私谒。终汾阳令。”

  (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洪进》)

盛均

  盛均(生卒年不详),字之才,号平庵,唐·南安桃林场迎福里(今永春县桃城镇桃溪村)人。少聪颖, 文名震一时。大中十一年(857年)第进士,是永春第一位进士。官至昭州(现广西平乐)刺史。在盛均稍前,大诗人李商隐也担任过昭州刺史一职。

  行状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文苑·唐·盛均》:

  “盛均,字之才,永春人。

  【盛均少年时与南安人傅荀(820—880)相友善。傅荀于会昌六年(846年)登进士第,为榜眼,乾符间( 874—879年)自河东宣慰使拜昭义军节度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荀》)】

  博物强记。尝病白居易氏六帖》(共30卷,杂采各种成语、典故,供当时作文选录词藻之用)疏略,广为《氏十二帖》(已佚),囊括经史,贯穿百家,颇资时贤所好。

  舍人皇甫燠以辩博自处,每宾客及门,必延饮为证事令,屈者多自引去,惟终席,时谓勍敌。皇甫焕引为至交,连语数日而不厌。)

  大中十一年第进士,终台州(误,应为昭州)刺史。”

  盛均晚年归隐家乡,筑别业乌石山下,今毗蓝岩即其地也。毗蓝岩至今犹存,在桃城镇桃溪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毗蓝岩》)

  盛均著述颇丰, 有《昭州文集》(已佚)。现仅存《仲尼不历聘解》、《人旱解》、《真龙对》、《送建安郡守之任序》收录于北宋·姚铉编选的《唐文粹》中,另有《桃林场记》,后并收录于清·董浩等编纂的《全唐文》,幸得流传。

  《仲尼不历聘解》解释孔子行事的意义,宣扬儒道;《人旱解》以某地久旱不雨,太守请“术人”祈雨,而旱情如故为背景,论道:旱有“天旱”、“国旱”“人旱”三种,所谓“人旱”,即“邦毁其政,吏贼其行,千里人心,燥不为阴”,欲治此旱,须“求诸政,政清而俗阜”,今“邦守不清其政而逮龙货雨,是犹乘辇适海、豢羊望翼,于何可冀乎?”强调旱灾的人为因素,讥切时政;《真龙对》采用主客问答的体裁,犹可见盛均皇甫焕答辩之风采。

  盛均墓,在岵山镇北溪村文章山苦菜垄。(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古墓·盛均墓》)

  桃林场记

  盛均《桃林场记》一文,作于大中十三年己卯 (859年),是永春现存最早的地方文献,也是关于永春风土人情的最早著述。

  清·乾隆廿二年《永春州志·卷15·古迹》、乾隆五十二年《永春州志·卷12·艺文1》收录全文如下:

  “唐·武宗二年(即会昌二年,842年),余还斯境。其场由西十里,右肋精庐,前距危岫,形拘势促,不似公门。故其人轻而险,其官屑而残。时非厌迁,殆有数也。

  今己卯年(大中十三年,859年) ,觐季父于此,视廛里若巨邑,览风物如大邦。鳞鳞然廨宇之罗,霭霭然烟火之邦。一派趋碧,群峰走青。横飞而野鹤冲陂,旷望而晴郊远去。是以俗阜家泰,官清吏闲。凌晨而舟车竞来,度日而笙歌不散。故知兴废有时,吉凶有地。不然,何劳于旧宇,而逸于新亭耶?

  吾友王颛,字还古,莺泊未迁,禄为亲屈,莫邪曾试,犀象无全。是年冬,枉车再至,盖有为也。先是,知子谋展觐视,骤谒帘帏,去才旬月,归谐素志。知还古不日青云,暂适我愿耳。岂期其创造雉蝶虹桥,如遇武陵鸡犬桑麻之盛耶?是亦斯场人士之所愿也。”

  此文在《全唐文·卷763》中亦有收录,文字大致相同。但文章最后二句,《全唐文》所录为:“徒服其所刊,变风易俗。尝闻期月之内,变为大县乎!是亦斯场人士之所愿也。其它故事,前记已详。其或加予,未可无述。”

  桃林场为永春最早的行政建制,治所在今石鼓镇桃场村,魁星岩山麓。其始置时间,一说在隋·开皇九年(589年),一说在唐·长庆二年(822年),一说在唐·宝历间(825—827年)。《桃林场记》作于“己卯年”唐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冬,时盛均登进士的第3年。桃林场始置时间若依后二说,则距此记写作时间亦不过早30多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沿革》)

  该记开头提到的“唐武宗二年”(会昌二年,842年),按其语意,盛均当时应是外出游历后回到家乡,所见之景未能如意。而当他于十七年后再回到桃林场时,这里是一派繁华景象,人烟辐辏,商肆林立,交通已较便利,商贸往来增多,经济发展较快,人们有较丰富的娱乐生活。而“度日而笙歌不散”此句,后来也常被文史研究者引为泉州南音悠久历史的一个佐证资料。   

  该文作于晚唐,时北方久陷“藩镇割据”之乱,距离王仙芝黄巢大规模农民起义的爆发也只有15年,国势大衰,而在南方这一偏僻安稳之地,却隐隐仍有大唐兴盛之气象,桃溪两岸风光又俨然一幅世外桃源美景。

  盛均称赞当时桃林场的繁华,是在他的好友、桃林场场长王颛的辛勤治理下取得的。作为永春历史上第一位有确切姓名记载的地方长官,王颛空负才华,谋求升迁而未得,再回到桃林场任场长,盛均安慰他会“不日青云”。   

  《桃林场记》最后数句,依《州志》引文之意,是期望王颛将家乡开发建设得更加美好,而依《全唐文》引文之意,则是桃林场当时已渐具规模,希望不久升格为大县。这一心愿,一直到后唐·长兴四年(933年)才得以实现,桃林场升置桃源县;后晋·天福三年(938年),又因县境之东有乐山,草木繁茂,四季皆春,改称永春县。 

  盛均祠

  在南安诗山《氏族谱》中,收录着一篇清末举人戴凤仪(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戴凤仪》)《唐·昭州刺史乡贤盛平庵先生传》,提到:“都人士慕先生风范,祀为永春第一乡贤,复建祠于州城教场下。洎万历甲寅忽遭冯夷,祠宇漂没,后复立祠于象山,名曰象卷,迄今尝祀犹以时焉。” 

  该文说明两点:

  ①永春州文庙内的乡贤祠,奉祀的第一位乡贤就是盛均。这与《永春州志》的记载相符。

  ②永春还有一座专门纪念盛均的祠堂,原在“州城教场下”(现永春体育场附近一带),万历四十二年甲寅(1614年)因遭洪灾,迁到象山象卷(现桃城镇桃溪社区过溪周一带),这座盛均祠到清末戴凤仪时还存在。

  现在,永春乡贤祠已无存;令人困惑的是,从明迄今的永春地方志中找不到象山盛均祠的任何记载,过溪周象山脚下历经过变迁,也已找不到盛均祠的踪迹。   

  评价

  明·嘉靖(1522—1566年)间同安人林希元修纂《永春县志》评述:昭州生平无可考,所作《孔子不历聘解》等篇,其辞典,其论高,其味悠永,当在欧阳四门欧阳詹之列。但不经 昌黎韩愈标榜,遂落漠于后世,兹则有遇有不遇也。据其孙威应侯庙记》,均有《闽川》、《桃林》二记,则平生著述当不止此。惜散佚无存矣。其见于《唐文粹》仅数篇,予取而录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林希元欧阳詹》)

  清·乾隆(1736—1795年)间修纂《永春州志》的黄任(永泰人)在《桃源道中杂咏》诗曰:“桃源场记至今留,因读遗编识故邱。十二帖销无处问,只应低首昭州。”

  民国《永春县志》主纂者郑翘松认为盛均“文字是学孙樵皇甫湜(都是唐代古文运动的代表作家)一辈,于造意炼句,极有工夫。”

  民国《永春县志》:“永春自刺史以敏瞻雄一时,继其后者代有闻人。”到宋代,永春 “文风甲于七邑,儒硕彬彬”,“衣冠文物,俪比大邦,诗书弦诵之声不绝”,这些都离不开 盛均首开文风之功。   

  永春

  氏先祖唐初由江苏广陵(扬州)迁入永春,因盛均曾中进士,泉州氏奉盛均为始祖。

  盛均的妹妹盛氏,是留环之妻,即五代清源军节度使、晋江王·留从效的祖母。清《永春州志》收录有《有宋太傅公神道碑铭》,载:明圭,任郴州军事判官,赠鸿胪卿;娶盛氏,赠汝南郡夫人。初,太夫人之兄盛均登第,寻牧昭州,累驰价,以科名见勉,因赴召辇下,未第。”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留从效》)

  盛均之孙盛烈,据说曾任会稽守,亦以文学显,相传威应侯庙碑其笔也。

  永春氏曾一度兴盛,后遇暴雨洪水之灾而遭受重创。民国《永春县志》“元·至正九年(1349年)七月庚寅(一说至正二年[1342年]九月廿二日,新编《永春县志》采此说),永春大风雨,象山崩,民压死者甚众。按今治南有氏者,唐·昭州刺史之裔,相传原为大族,旁山而居,是夜水发山崩,被漂没者三千余人。自是溪流改道,而族亦微矣。”还有说是发生于明·成化十八年( 1482年)的大雨灾。

  现泉州氏主要分布于永春和南安,在永春主要聚居于桃城镇桃溪村、岵山镇铺上村,人口400多人。

偰玉立

  偰玉立(1290-1365年)世玉,号止堂止庵道人,元·新疆畏吾人(畏兀儿,维吾尔族),居高昌郡(故址在今新疆吐鲁番市东)。

  身世

   氏先祖回纥人,在唐代中期随回鹘西迁,从蒙古漠北来到高昌郡定居。高昌氏世代为回鹘贵族,因祖上曾居于偰荤杰河上,为不忘本,以为姓。蒙古帝国倔起后,氏先祖又随高昌王投向成吉思汗,返回中原。偰玉立是高昌氏的第四代。

  偰玉立偰文质《元史·列传80》偰文质官至吉安路达鲁花赤,赠宣惠安远功臣、礼部尚书,追封云中郡侯,谥忠襄。子五人:偰玉立偰直坚偰哲笃偰朝吾偰列篪,皆第进士。”

  偰玉立出身摩尼教世家,然偰玉立本人不信仰摩尼教。

  偰玉立以儒业起家,元·延祐五年(1318年)进士,任翰林院侍制兼国史院编修官。至正九年(1349年)五月,以正议大夫监郡泉州,任福建行省泉州路达鲁花赤。后迁湖广廉访金事、海南道肃政廉访使。

  监郡泉州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5·政绩志·文秩2·元·监军·偰玉立》:

  “偰玉立,字世玉,畏吾人。至正中监泉州。

  时诸路兵乱,玉立筑城浚河,为捍御计;兴学校,修桥梁,赈贫乏,举废坠;考求图志,搜访旧闻,聘三山吴鉴成《清源续志》二十卷;郡人蔡元年十四,有神童称,玉立优礼之,驿置京师,朝授编修,郡人皆劝于文学。

  士民立祠祀之。(旧志,参《闽书》)”

  偰玉立在泉州路达鲁花赤任上,留下不少政绩。

  一是重视维修和保护泉郡名胜古迹。

  他见谯楼瓦腐木朽,乃拨款修建,并发动郡人捐助。费时三月,谯楼恢复旧观。(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府城·泉州古城·威远楼》)

  泉州清净寺供天的银灯和房屋寺产被窃被占,寺字废坏。教徒到官府控告,多年不得解决。至正九年,闽海宪佥赫德尔行部至泉州,清净寺教长夏不鲁罕丁、都寺舍剌甫丁哈怫卜又率领众教徒投诉,赫德尔偰玉立负责办理,偰玉立很快征回旧物,教徒大悦。偰玉立又倡议并主持清净寺的重修工作。里人金阿里独力捐资,寺宇焕然一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宗教·伊斯兰教·清真寺》)

  二是主持《清源续志》编纂。

  因南宋·淳祐《清源新志》(又名《后志》,成书于淳祐十年)以后,泉州方志已百年失修,当时朝廷开修宋、辽、金三史,征集各地方志,泉州独缺。

  偰玉立感到“是邦古今政治沿革、风土习尚变迁不同,太平百年,谱牒犹有遗逸矣。今不纪,后将无征”。亲自主持《清源续志》编纂工作,聘三山(福州)文士吴鉴具体负责,考求图志,搜访旧闻,成书二十卷。

  泉州是舶司所在,诸蕃辐辏之所,是年冬,旅行家汪大渊再次来泉州,偰玉立探知他多年游历海外,熟悉海外诸国山川、土俗、风景、物产,就请他撰《岛夷志》附于郡志之后。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著述·郡邑志乘·泉州府志》)

  三是筑城池,浚河道。

  至正十年(1350年)起,同安、仙游二县流贼屡犯泉州。为加强防范,保护外侨不受骚扰,至正十二年(1352年)偰玉立决意拓城。他将罗城南墙向南推进,与南宋·绍定三年(1230年)知州游九功所筑“东自浯浦、西抵甘棠桥,沿江为蔽”的翼城连接成新罗城,并加高加宽,周长30里,高2.1丈。东、西、北基广2.4丈,南基广2丈,内外都用石头垒筑。改镇南门名德济门。废通津门,又在临漳、德济门之间建南薰门。

  偰玉立在扩城同时,疏浚城壕,并在旧罗城南濠两岸砌石,作为内濠。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府城·泉州罗城·泉州新罗城》)

  四是兴学校,举人才。

  至正十年(1350年),偰玉立主持重修泉州文庙明伦、议道二堂和西庑斋舍、先贤祠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府文庙》)

  郡人蔡元,14岁有神童之称。偰玉立保荐他进京师,朝廷授他编修官职,偰玉立以此激励学风。

  五是体察民情,重农桑,修桥梁,赈贫乏,举废坠。

  至正十年(1350年),偰玉立和泉州路总管孙文英下乡劝农,并在南安九日山崖刻“邵农于郊”纪念此事。

  泉州人民敬重他,誉为“温陵贤守”,在城东和桥南二处立祠奉祀。

  诗文

  偰玉立工汉字诗文和书法,好山水,著有诗集《世玉集》,今仅存十余首。他的诗意境深邃悠远,风格晓畅明快,文笔行云流水。偰玉立的诗作还被收入《永乐大典》、《全金元诗》,佚文则被收入《环宇访碑录》、《秘书监志》等文献。

  在泉州时,偰玉立公暇常登名山玩赏,遍游泉州名山古迹,泉州清源山和九日山有其不少题刻。(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清源山、九日山》)

  偰玉立曾三上九日山。

  至正九年己丑(1349年)初登九日山,在西峰无等岩东壁留下石刻:“至正己丑夏,予来守泉。明年春二月望,偕总管古襄孙文英 才卿邵农于郊时,府制忻都 仲实,推官沈公谅 虚中徐△(上“尸”下“立”) 时中,知事郏士凯 友元,照磨汪顺 顺卿,晋江南安令白榆等咸在,同登九日山高士峰。是日也,膏雨溉足,晴曦煦和,远视海屿之晏清,近览溪山之胜丽。遂搜三十六奇,访四贤遗迹,摩挲石刻,逍遥容与,赋咏而归,书以纪岁月云。高昌偰玉立 世玉文题。”

  至正十年庚寅(1350年)重九日复登九日山,在西峰无等岩南壁补题重刊“泉南佛国”,在九日山西北山脊八戒石(玉立石)岩壁上方题刻“玉立”,在西峰东南坡半山处崖下题诗刻一篇:“至正庚寅重九来登是山。昔有廓然亭、四贤祠,岁久荒芜,惟高士峰秦君亭独存,而廓然复扁。豁然览眺,徘徊感慨而赋:攀云晚上廓然巅,半岭回峦景豁然。花县屯烟山谷里,金钟跃浪海门边。四贤感慨祠空寂,九日登临菊自妍。萍水相逢须一口关(“口关”合一字,即“笑”),醉忘佳节是何年。'

  至正十一年辛卯(1351年),因祈雨三登九日山,留下诗刻:“□□□卯至正辛卯九月七日,偕浩然架阁君□□属曹祷雨复登。郡士许允恭有□□纪游,率尔次韵:□前紫帽带□回,峰上唐贤有筑台。□□分驰仙□□,西龙飞抱佛城来。海天浩□□□□,野墅黄花酒一杯。□□□□□□在,古今山泽孰怜才!'正议大夫监郡亻契玉立题,至正癸□(癸巳,至正十三年,1353年)冬县尹常瓒、住持释石塘志□。”

  偰玉立的《游晋溪》、《清源洞》、《谒天圣宫》、《天风海云楼》等,大都抒写大自然的美景,表现了偰玉立虽身居高位,却淡泊功利、倾心诗情的心志。

  《吉州道中》三首,是偰玉立由泉州调任湖广道经吉州时所作:
  “雪岭云岗望吉州,霜飞玉洁炫凝眸。黄堂屡听鸣琴者,万斛冰泉写碧秋。”
  “行尽高山涉水涯,仙家缥渺隔明霞。扬鞭笑指桃源路,不用扁舟溯落花。” 
  “涧壑昂藏郁翠松,半空请响
伯夷风。顽廉懦立知谁听,夜雪深关聚玉瑰。”

  他还写过一首《敬题文正公所书(伯夷颂)卷尾》,表达对宋代名臣范仲淹的倾慕和赞赏。 

据多

  唐·天竺(印度)僧。入唐后东游韶阳,依曹溪慧能得法。后游五台,再后游会稽,经友人荐,入住泉州少林寺。以一身而兼五宗法脉,其禅悟、拳艺和苦行为人所敬重。晚绝人事,精修释业,书《华严释注》、《法华解读》、《拳谱释注》诸经,为世所宝。年87坐化,得舍利1008粒,立塔记其功德。明·《泉郡历代名僧传》、《景德传灯录》、《泉州少林塔志》、《联灯录》等有载。

盖略特·伯来拉

  达·伽马开辟新航路后,西方殖民主义者纷纷东来。葡萄牙人来中国,主要是要发展和中国的贸易。明王朝推行海禁政策,只有朝贡才允许附带进行少量的物品交换。中葡之间的这种矛盾,决定了冲突在所难免。

  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明廷下令将占据屯门(今广东深圳蛇口)的葡人驱除。嘉靖二年(1523年)初,葡萄牙船只5艘来广州,请求通商,遭拒绝。葡人遂转攻广东新会县西草湾,想重新建立据点。备倭指挥柯荣率众迎击,俘虏葡人42人,斩首35级,缴获船2艘,并夺回被葡人掠去的中国男女10多人。

  嘉靖中期,以许栋为首的海商集团盘据宁波附近的双屿港,进行走私贸易。葡萄牙人与许栋勾结,在双屿建立据点,“每每肆行劫掠”。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浙江巡抚朱纨派都指挥卢镗率兵进攻双屿,葡人全被驱逐。

  葡萄牙人随后转移福建沿海的浯屿和月港,与那里的中国走私商人相结合,一边进行走私贸易,一边进行海盗式的抢掠。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朱纨和福建巡海道副使柯乔率兵进击,葡人的船从浯屿仓皇逃往诏安。明军截于走马溪,大获全胜。被俘的葡萄牙人经由泉州解往福州,在福州居留一年多,然后一些葡萄牙俘虏通过中国商人的帮助逃出中国,盖略特·伯来拉就是其中的一个。

  伯来拉在囚徒生活中仍然保持对周围环境的敏锐观察,写了一篇《中国报导》,对南中国,龙其是福建,作了大量的介绍。这是西方殖民主义者东来后有关中国的最早记录之一。

  伯来拉在《中国报导》中介绍中国的科举制度、司法制度和官吏的选拔方法等。他对福建的城市、农业技术、风俗、饮食、礼节、宗教信仰、建筑等作了记述,代表了当时葡萄牙人对福建的认识,并通过福建了解中国。《中国报导》在当时的欧洲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门多萨的《中华大帝国史》就大量引用伯来拉的撰述。(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南著述·中华大帝国史》)

  伯来拉描述泉州时说:

  “福建被葡萄牙人看做第一个省,因为他们的麻烦是从那儿开始的,由此才有机会认识其余的省。这个省有8个城市,最重要和最著名的叫做福州。另7个也相当大,其中最为葡人所知的是泉州,因为它下面有个港口。他们过去经常到那里做生意。”

  “泉州的街道,及我们在别的城市看到的街道,都相当平坦,又大又直,使人看来惊羡。他们的房屋用木头构造,屋基例外,那是用石头作地基,街的两边盖有波形瓦,下面是连接不断的廊子,供商贩活动,街道宽到可容15人并排骑行而不挤。当他们骑马行走的时候,他们必须穿过横跨街道的牌楼,牌楼是木结构,雕刻成各种式样,上盖的是细泥烧的瓦。在这些牌楼下,布商叫卖他们的小商品,他们要站在那里抵御日晒雨淋。富绅在他们家门口也有些牌楼,尽管其中一些修得不及另一些雄伟。”

屠倬

  屠倬,号东厓,明·鄞县人。嘉靖十一年(1532年)以郎中出知泉州,以兄任福建布政使,回避去。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明·知府》据旧《志》、参李竹坡《闵雨诗序》为作传,曰:

  “屠倬,号,鄞县人。嘉靖癸未进士,以郎中出知泉州。

  为人修饬方正,吏胥惮之,无敢窥乘。

  值大旱,益修其政,平讼理冤,绝罚寡费,振贫困,薄罪戾,诘奸慝,举淹滞。设坛祈祷,素衣角巾,冒暑俯伏。三日郊宿,不回公署,万仞龙湫,不辞匍匐,于是澍雨大沛,岁获丰收。

  时各寺田为豪家所有,而赋役专累寺僧,悉取田券,计亩派税,开给帖文,逋者追田入官,自此僧无负累。

  其政宽厚公平,以兄任福建布政使,回避去,民甚惜之。 ”

绪东山

  绪东山,号三南,明·广西马平人。嘉靖廿六年(1547年)任德化知县。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宦迹·知县·明·绪东山》: 绪东山,号三南,广西马平人。嘉靖二十六年以举人来任。嗜学,工诗文,讼清政简,公庭无事,日与诸生讲论。建丁溪书院,俾习业其中,置学田赡之。构驾云亭,复古义社。邑士民祠于龙浔山之麓。”

萧腾凤

  萧腾凤景腆孙,明·晋江人。隆庆二年戊辰(1568年)进士,历南海令,因事黜县丞,终两淮运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3·人物志·宦绩4·明·萧腾凤》:

  “萧腾凤 景腆孙。

  隆庆戊辰进士,授南海令。当巨盗曾一本煽乱之后,邑里萧条,添设抚臣,增兵置饷,督镇参驻处省城,客兵数千,恣睢为梗。腾凤调剂有方,上下称便,人心悦服。以事絓累,左迁县丞。

  后历官两淮运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