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 宓

【字师复,号复斋,南宋· 莆田人】

  朱熹弟子。
  初宦。
  知安溪县

    ——立安养院并记。
    ——作惠民药局并记。
    ——报止经总制钱并《辩经总制补解钱》文。
    ——却例钱。
    ——重建县厅并《上梁文》。
    ——断案。
    ——《书丞厅壁记》。
    ——《书主簿厅壁记》。
    ——《流惠亭修禊序》。
     ——歌、铭、诗。

    ——其他。

  入监,迁军器监簿。
  出知南康军、南剑州、漳州。
  卒。
  评价。

  陈宓,字师复,号复斋,南宋·莆田人;陈俊卿(谥正献)第四子,朱熹之徒。约生于绍兴三十年(1160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俊卿朱熹》)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 ·知县·陈宓》有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9·龙图陈复斋先生》据《道南源委》、《考亭朱熹)渊源录》为作传。

朱熹弟子

  陈宓少事朱熹,长从黄斡(字勉斋朱熹的弟子)游。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陈宓,字师复,莆田人;丞相陈俊卿之子也。少及朱文公之门,长从黄斡游。”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9·龙图陈复斋先生》:

  “陈宓,字师复,丞相正献公第四子。

  少事朱子朱子器异之。

  长从黄勉斋游,称其胸怀坦然,无一毫私欲之累。尝与书曰:‘忽闻执事志道之笃、立行之高乃如此,喜跃不能自胜;先生九原之下亦当为之击节,幸吾道之有传也。’”

初宦

  陈宓初以父荫任泉州南安盐税,改主管南外睦宗院,再主管西外睦宗院。(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历史事件 ·南外宗正司》)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以父任历泉州南安盐税,主管南外睦宗院,再主管西外。”

知安溪县

  嘉定三年(1210年),陈宓知泉州府安溪县。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嘉定中:陈宓,三年任。”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知安溪。尽心所及,尽力所为。”“安溪士民不名令,而尊曰‘复斋先生’。”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9·龙图陈复斋先生》:“以父任,历知安溪。”“安溪士民不名令,而尊曰‘复斋先生’。”

  立安养院并记

  嘉定四年(1211) ,陈宓在安溪县治西南建房屋14间为“安养院”,收养往来山谷间贫困无依的穷人。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作安养院,以待僦力执事往来山谷间病而无所栖止者,取废寺粟岁若干粥之。”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9·龙图陈复斋先生》:“立安养院以处穷民,取废寺粟若干粥之,病则医药之,死则棺葬之。”

  陈宓并作《安养院记》,全文收录于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0·风俗人物之七·征文·记》,曰:

  “惠民药局记

  陈宓

  古者鳏寡、孤独、疲癃、残疾,皆上所养也。明诏州、县立安济坊、居养院,实三代遗意,州、县奉承,职所当举。

  安溪距城百里,计绝一隅,地无重货,商旅不至,惟贫困无聊之民,亻就力执事,往来山谷间。地势幽阻,秋冬之交,病作相望,伥伥无所栖。其或得托庐以息,而居人恐其或死累己,驱去之唯恐不速。以故羸困颠顿,往往不免,官无由知。

  来兹一年,日所伤恻,乃相地于近县西南,立屋十四间,庖氵畐粗备,名曰安养院以待之;择忠厚者二人谨视之;取废寺之粟,岁若干石以粥之;为惠民局于邑东以药之;病愈则裹粮以送之;不幸有故,则棺殓以葬之。尽心所及,尽力所为,庶无负圣天子仁民之意。

  呜呼!民,吾同胞;令,又其司命者也。使至于此,罪将安归!始不足为,其罪固已多,第勉勉以补过于后;后之君子,至于广其所不及,岂若 宓 之不勇以致悔哉!

  于是书之以俟。”

  作惠民药局并记

  嘉定三年庚午(1210年)冬,陈宓在县治中门内和大门外创立和剂局、惠民药局诊治病人,为安溪最早的医疗机构。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作惠民局,以药病者,立吏一人掌局,病愈则裹粮送之,死则棺葬之。”

  陈宓并作《惠民药局记》,收录于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0·风俗人物之七·征文·记》,曰 :

  “惠民药局记

  陈宓

  安溪视诸邑为最僻,深山穷谷,距县有阅五、六日至者。又气候多燠,春夏之交,雨淖则河鱼腹疾,旱则瘴痞作焉。俗信巫尚鬼,市绝无药,有则低价以贸州之滞腐不售者。贫人利其廉,间服不瘳,则淫巫之说益信。于是有病不药,不夭瘀幸矣!诗曰:‘蓝水秋来八九月,芒花山瘴一齐发。时人信巫纸多烧,病不求医命自活。’呜呼!兽且有医,而忍吾赤子诞于巫、愚于贾哉!

  嘉定庚午冬,为和剂局于中门之内。招明医一人,躬诊视、修制之事;吏一人佐焉,掌凡出入之籍;工一人,供凡役。创惠民局于大门外,一吏掌之,月一易,所以佚其劳、革其奸也;主簿兼督之,所以重其事也。

  夫长民使民有疾无医,有而不备,何以为心乎!后之君子,孰无是心!惟以是为民命所系,敬而无忽,务广本朝仁民之德,而不屑屑于计利,则不独人享其福也。天地鬼神,不可欺也,实可畏也。本钱五百缗,岁取赡安养院之余者入焉。”

  报止经总制钱并《辩经总制补解钱》文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

  “县有税课钱,名经总制钱,故为民病,府判监簿复欲解补登足,以给兵食。

  言:‘县地瘠民贫,逃产者比比而是。本县所纳常数,已是极费支吾,又欲逐月解补登足,此近来酷政,必是胥吏上惑清明。大贤孜孜为国,念兵食之不可缺,而不知兵所以卫民,若使小邑摧胸剸髓以供军,则是以爪牙病腹心也。 ’

  事竟得已。”

  陈宓所上《辩经总制补解钱》一文,收录于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8·征文·辩》中。其对经界的看法,与朱熹一脉相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朱熹》)。全文如下:

  “辩经总制补解钱

  陈宓

  窃见经总制之名,出于(北宋)宣和(1119—1125年)陈亨伯之手,当时未至已甚。(南宋)绍兴(1131—1162年)中催行经界之法,首税契约者纷然,故其额最高。一时憸人辄为比较之说。比一岁后,税契有限经总制之额,无缘登之义,未尝不叹息亨伯之失于前,诚有望诸君子救之于末也。

  本县地瘠民贫,而又经界不行,民之逃产者比比皆是。切恐更数年后,不可复为。经总制之额,本县所纳,递年自有常数,已是极费支吾,以疏谬之人为之,得不至乏供,诚为大幸。

  今承使庸行下青册,俾逐月发指定补三百千,只补今年八月以前欠,而九月所解,并要十分登足,不理指定之数。此是近来酷政,诸邑苦之,方将诉于府判、监簿以求伸也。

  府判、监簿当从前后一定规模,不宜循此。近者酷政,是必胥吏有以上惑清明。伏惟大贤孜孜为国,念兵食之不可缺,而不知兵所以卫民,若使小邑摧肤剥髓以供军实,则是以爪牙而病腹心,岂府判、监簿之本心哉?

  区区不敢不辩论者,正以县有常法,不宜于今日顿使增也。

  倘蒙台慈矜下邑之民贫,特照递年之数与物,亦不敢恃宽宏而不加意于催科,庶几少行其抚字之志耳。”

  却例钱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他日,吏进各色不系上供钱,曰:‘公自用之,此例也。’立却之,曰:‘入县即为官钱,私有,赃矣!’良久,曰:‘此一例字,坏许多贤士大夫。’”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9·龙图陈复斋先生》:“邑有例钱,却之,良久曰:‘此一例字,坏许多贤士大夫。’”

  重建县厅并《上梁文》

  嘉定四年(1211年),陈宓修建县衙大厅,并作《重建县厅上梁文》,收录于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文》 中。曰:

   “重建县厅上梁文

  陈宓

  “蓝溪古县,桐郡名乡。市环千家之弦歌,水绕万山之耒耜。民居错落,既日盛而岁繁;公宇卑陋,顾风旁而雨上。庸改高明之观,以通幽隐之情。役不及民,财惟节用。耽耽梁栋,夏凉冬暖以俱宜;衍衍宾僚,辰入酉归而共治。必省内以无慊,斯面南而不惭。未能鸣单父之琴,远希子贱;姑少葺襄城之廨,近效忠宣。肇举修梁,敢申善颂:

  抛梁东,衮衮清波涌日红。试问百川朝巨海,何如万国仰重瞳?
  抛梁西,百丈新虹跨凤池。多谢邑人齐着力,春风隐隐上云梯。
  抛梁南,玉立巍峰觌面三。下彻碧潭秋夜月,此心此景两渟涵。
  抛梁北,君王不战烽烟息。边疆从此定无尘,四海由来归有德。
  抛梁上,日月风云妙相荡。须知天命岂难忱?曾谓愚民庸可诳?
  抛梁下,万顷黄云喜多稼。从今风雨了无忧,只待深冬观腊蜡。

  伏愿上梁之后,时和岁丰,民淳俗厚。春风百里,总鸡栖犬卧之乡;午日一庭,无雀角鼠牙之患。庶竭忠力,少报君恩。”

  断案

  清·乾隆《安溪县志·卷5·宦绩》载:安溪有陈严一者,自断左手次指,诬告是胞兄之子砍断的。陈宓 心生疑窦,叫他演示当时持刀断指的情状后,遂诘问:“如此,则余指俱伤,安得仅断一指?乃汝自断诬之耳!”严一叹服,再拜曰:“公神明也!”归悔,厚待其侄。

  《书丞厅壁记》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0·风俗人物之七·征文·记》收录陈宓《书丞厅壁记》,曰:

  “书丞厅壁记

  陈宓(宋令)

  亲民莫如令,由汉以来,必置丞以贰之。曰丞者,赞助正救之云耳。令有疑必咨于丞,丞有言必忠于令。事或便民,议而行之;少有不便,止之惟恐或后。可否相济,不立私见,惟是之归。丞苟得人,令亦寡过。然则丞之任不轻矣!

  安溪地逾百里,僻远而民贫。令于民事,固当究心;丞于邑事,尤不当坐视而不之告也。然居是职者,往往参而关市之征,曰:‘吾能宽民薄税足矣’,至于邑事弗理,则曰:‘非我也’。如是而曰‘不负丞’,可乎?”

  《书主簿厅壁记》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0·风俗人物之七·征文·记》收录陈宓《书主簿厅壁记》,曰:

  “书主簿厅壁记

  陈宓

  安溪为邑几三百年,司簿领者固多贤士,寓处壁记不立,漫莫可考。时充员逾岁,复廨宇于县治之西,宗学教授陈德一概记其事矣,问先后名氏于耆老,才得二十人。窃谓居是官者,往往卑之,玩岁愒日,不屑以事业自见;况穷山小邑,益不足起其怠。是岂设官之意哉!

  勾稽之事于民最切,民之休戚在贰,岁之出入在簿,书吏并缘为奸,特原于此。苟吾爱民之心不至,惮劳好佚,其害有不可胜言者,而以官卑自恕可乎?

  按:此文旧志皆载 宓 作。味‘时充员逾岁’六字,恐是主簿赵时传所作。 ”

  《流惠亭修禊序》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序》 收录陈宓《流惠亭修禊序》,曰:

  “流惠亭修禊序

  陈宓

  得暇日,邀佳友,寻胜地,赏良辰,昔人以兼之为难;况绾铜束带,吏议拘迫!仆来安溪,爱其山水,事烦才短,此事俱废。积雨快晴,吏以告休。童子曰:‘非修禊辰乎?’

  于是命友联骑,东出龙津桥,步登高山。山上有台,翠巘旁绕,下瞰曲湍,如过几席。杯行到手,疾于飞羽。咏兰亭之章,如与昔人同处一席。少焉,西登凤池桥,憩于中亭。清风掀袂,如跨虹登汉。拿舟抵流惠亭,平湖偃日,紫荷刺水,白鹭窥人,草木芳蔚。游人堤上不绝,依稀钱塘西湖之胜。酒半假笔旁舍,即景成咏。回泊双清阁,五峰屏立,一水镜净,觞一再引,日薄,意恋恋犹未足。

  嗟乎!乐不可极,游不可放。斯集俱同心友,又子侄偕来,向之数美,今已尽偿,其所得不既充矣乎?诗以兰亭修禊事为韵。”

  歌、铭、诗

  陈宓作有《民间歌》、《择善堂铭》、《念斋铭》,述其理念。

  《民间歌》(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歌》录):“我有衍土,凤山之阳。昔焉芜秽,今则民歌农桑。既温且饱,复习乎典章。鸣呼!帝力于我其忘!”

  《择善堂铭》(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铭》录):“人心之善,知之必明。厥见不惑,择焉始精。道既在我,云胡不行!氏得一,拳拳服膺。执而弗失,庶几有成。惟知、仁、勇,一之以诚。不勉曷至,用念友生。 ”

  《念斋铭》(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铭》录):“道不远人,欲之则至。心苟不存,则为自弃。人亦有言,圣狂质异。质以念移,本无定位。于戏敬哉!益励乃志。”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诗》收录陈宓诗7首:

  《赋梅堂十首(录其二)》:“浓霜轻雪妒清华,暖日烘时只见花。天意似怜尘世界,故将茅舍换仙家。”“老觉无情恋物华,玉尘那复惜飞花!春风只在襟怀里,试问蓝溪吏隐家。”

  《题县圃三首(录其一)》:“晓来初日满林光,犹见枝头梅子黄。一对蝉声相上下,柳丝摇曳与俱长。”

  《游月湖》:“平芜几载翳云烟,一日重开便豁然。须信耕桑皆帝力,谩将歌咏祝尧年。金堤新插千株柳,玉井仍看十丈莲。县令愿同民快乐,西风来看绕湖田。”

  《题清水岩》:“飞溜无时断,行云一日停。半年嗟苦雨,三度扣禅扃。岩岫方从认,松篁恰得醒。草木多掩映,岸竹半伶俜。舟子应频唤,山农讶屡耕。溅衣黄土重,侵屦碧泉冷。溪合高低白,林迷上下青。乍褰绵作障,重展玉为屏。古佛灵如在,微官德岂馨!心悬炷香案,容肃换衣亭。晚照催归骑,清风惜暑棂。凭高闲一顾,人世是浮萍。”

  《题龙津桥》:“兼旬积雨截晴虹,洗出溪山罨画中。别浦渔歌来瞑色,长桥人语半秋空。”

  《将归留宿云津阁二首(录其一)》:“三年饱识溪山面,未省烟云际晓生。阁迥桥长正相映,桃源图上有人行。”

  其他

  陈宓居安溪,与郡守真德秀友善。他重视文教,在县治琴堂右畔创立印书局,刊印《司马温公书仪》、《唐人诗选》等。这种印刷作坊在本省还是较早的(清·乾隆《安溪县志·卷10·古迹·印书局》)。 他还取废寺的上等田为“赡学田”,在学的生员由30人增至40人。(参见泉州历史网 《泉南著述·泉版印刷》)

  嘉定四年(1211年),陈宓在县治前开辟一条一字路,树立两座坊表(非石料),东表曰“兴仁”,西表曰“和义”。东街和南街也同时辟地修建,嘉定六年(1213年)竣工。(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卫、邑”城· 安溪县城》)

  县治西畔常沿渡上,前任知县杨绳祖曾建一木桥。嘉定六年(1213年),陈宓将其改为石址木梁,桥上盖屋46间。邑人感其德,刻石曰公桥”陈宓嫌其掩盖前人功绩,将该石碑推入水中,改名为“凤池桥”。(参见泉州历史网 《泉州桥梁·凤池桥》)

  他曾读书于晋江白虹山 。

  他离任不久,县民为建令尹生祠于凤池桥旁。

入监,迁军器监簿

  嘉定七年(1214年)入监,进奏院,迁军器监簿。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嘉定七年入监,进奏院,天不雨,上封事直言,遂请罢归。擢太府丞,不拜。”

  清·李清馥 《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9·龙图陈复斋先生》 :

  “嘉定七年入监。因大旱,进奏言:‘宫中饮宴或至无节,非时赐予为数浩繁,大臣所用非亲即故,贪吏靡不得志,廉士动招怨尤。若能交饬内外,一正纪纲,天且不雨。臣请伏面谩之罪。’奏入,丞相 史弥远 不乐,而中宫庆寿、三牙献遗至是为之罢。

  却迁军器监簿。转对,言:‘人主之德贵乎明,大臣之心贵乎公,台谏之言贵乎直。’指陈弊事,视前疏尤为剀切。勉斋黄斡见而叹曰:‘使臣子皆如此,国其有不兴乎。’

  寻请罢归,擢大府丞,不拜。”

出知南康军、南剑州、漳州

  出知南康军,改知南剑州,又知漳州;宝庆二年(1226年)提点广东刑狱不就,拜祠命、辞职名,卒致仕。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

  “出知南康军,诣史弥远别,弥远曰:‘子言甚切当,愧仆愚昧,不能行耳。’

  累知南剑、漳州,请致仕。

  宝庆二年,提点广东刑狱,章复三上,迄不就。以直秘阁主管崇禧观,拜祠命,辞职名 , 卒进职一等致仕。 ”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9·龙图陈复斋先生》 :

  “出知南康军。岁大祲,奏蠲田赋(免赋额十之九),使流民筑江堤而给其食。造白鹿洞,与诸生讲解。

  改知南剑州。又大旱疫,蠲逋赋十数万,且弛新输三之一,躬率僚吏持钱粟、药饵户给之。创延平书院,悉仿白鹿洞规。

  知漳州,未行,闻宁宗崩,呜咽累日。无何,请致仕。

  宝庆二年,提点广东刑狱,章复三上,迄不就,以直秘阁管崇禧观。拜祠命而辞职名,得进职一等致仕。”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三学诸生以起宓为请,而没矣。”“端平初,赠直龙图阁。”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9·龙图陈复斋先生》 :

  “三学诸生以起公为请,而公殁矣。”

  “端平(1234年) 初,殿中侍御史王遂首言公‘事先帝有论谏之直,而不及俟圣化之更,宜褒身后’,诏赠直龙图阁。

  所著有《论语注义问答》、《春秋三传抄》、《读通鉴纲目》、《唐史赘疣》文稿数十卷。”

评价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9·龙图陈复斋先生宓学派》:

  “黄勉斋先生尝与李敬子书云:‘近得真景元真德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真德秀》)书,嗜学之志甚;至得陈师复陈宓书亦然。此二公者,异日所就又当卓然。先师殁,今赖有此耳。’

  又真西山先生真德秀跋《复斋陈宓诗卷》曰:‘某乙丑春尝为自箴曰:学未若临卭之邃,量未若南海之宽,制行劣于莆田之懿,处贫愧于义乌之安。莆田者,指予师复陈宓而言也。某与复斋陈宓平生故人,而每叹其不可及。’

  又按:

  先生嘉定三年曾任安溪令,志乘载公尽心所及,尽力所为,惠政甚多,安溪士民称先生不以令名,而尊曰复斋先生。惟时斯邑僻处山谷,读公所书《令丞主簿厅壁记》及《惠民药局记》、《安养院记》,盖先施之惠养之政,而于礼乐或有未遑乎,

  尝考紫阳 文公朱熹曾往安溪按事,相传为先儒过化之处;后公复莅兹土,又北溪
陈淳,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淳》)最后亦莅于斯,未到官而殁,是安溪荒僻幽遐,至紫阳师弟始开人文之先者也。

  读公《梅堂诗》有曰:‘春风只在襟怀里,试问蓝溪吏隐家。’仰见满腔恻隐,知存心济物厚矣。

  再考余乡湖山 (湖头),安之属里,其翠屏山之阴,有曰名教堂,说者谓紫阳门徒所栖止,其姓氏不著。是时学紫阳之学者,恐尽有人,惜姓氏莫考。余闻之故友王尚卿得之吾族姪广文延拱云。乾隆辛未五月十三日书。”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9·龙图陈复斋先生》:“公天性刚毅,信道尤笃,自言居官必如颜真卿,居家必如陶潜陶渊明,而深爱诸葛亮。身死,家无余财,库无余帛,庶乎能蹈其语者。”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陈宓》:天性刚毅,信道尤笃。自言居官必如颜真卿,居家必如陶潜,而深爱诸葛亮。身死,家无余财,库无余帛,庶乎能蹈其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