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唐)

  佛教寺庙的兴建。
  佛教兴盛发展。
  名僧

    ——匡护。
    ——怀晖
(谢怀晖、大觉禅师、百岩大师、柏岩大师。《宋高僧传·唐雍京章敬寺怀晖传》按注:出尘志远;师从马祖;广布禅宗;进京;麟德殿论辩;身后。怀晖的弟子。《五灯会元·章敬怀晖禅师》。)
    ——黄糵禅师。
    ——令言(化身和尚)。
    ——文偁(仙游僧人)。
    ——义存(号真觉大师,俗姓曾,唐·南安县涧亭村梅山下人。出家。建寺西怡山、雪峰山。闽王·王审知尊崇之。卒。评价。传灯。遗事。)

    ——无了(俗姓沈,谥真寂大师,唐·晋江龟洋峰人,结庵龟洋。)
    ——无等(唐·高僧,出家于会稽,早年来泉,挂锡南安九日山下延福寺44年。)
    ——无比(俗姓邹,俗称邹公祖师,唐·沙县尾寮庵人[今梅列],贞观十年来居德化九仙山为僧,为灵鹫岩寺开山祖师。)
    ——无晦(俗姓陆,唐·四川人,咸通间修炼并化于德化五华山。)
    ——常笈(唐·僧,主泉州开元寺旧法华院。)
    ——岩头和尚(唐·僧,泉州南安人。)

  海外交流
    ——昙静(唐·南安县人,泉州超功寺僧人。鉴真东渡。昙静随鉴真东渡日本。)
    ——知亮(智亮、袒膊和尚,唐·天竺僧人。身在紫云。显在戴云。按。)

  唐朝为中国封建社会的黄金时代,亦为佛教的兴盛时期。

  自唐太宗僖宗等八位皇帝均信奉佛教,牵动了唐代中国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科技和对外关系等各个领域。

  浩繁的译经事业基本完成,具有中国风格的佛教宗派相继崛起,多种规仪制度的汉化和建筑、雕塑艺术的发展,使佛教得到迅速流播。

  唐设鸿胪寺下的崇玄署管理僧、道。武则天以后,以礼部下的祠部辖僧、道事务。

  唐代,泉州的社会经济、文化迅速崛起,为佛教在泉州流传提供有利的社会基础。佛教寺庙的兴建是佛教兴盛发展的重要标志。时泉州佛教盛行,唐朝就有“泉南佛国”之誉。宋朝著名的理学家朱熹对泉州有“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的赞语。

佛教寺庙的兴建

  贞观年间(627—649年),晋江龙湖烧灰村建造灵鹫寺,奉祀南海观音。

  垂拱二年(686年),在泉州肃清门外建白莲瑞应道场(今名“开元寺”),后赐额莲花寺。长寿中(692—694年),莲花寺改名兴教寺。神龙中(705—707年),改名龙兴寺。长寿间(692—694年)改名兴教寺。神龙间(705—707年)改名龙兴寺。

  垂拱三年(687年),在鲤城区江南镇曾林村紫帽龙首山麓建安福寺。寺内原有5尊唐代中、后期的石雕佛象,现存3尊,另2尊头已破损,属古印度犍陀罗艺术范畴,是泉州地区早期佛教雕像。

  开元四年丙辰(716年),沙县僧人邹无比到德化九仙山,与其徒普惠创建灵鹫岩,奉为祖师。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4·人物志(下)·释道·唐·无比》:无比,姓氏,沙县人,来居九仙山,尝佣力牧牛、艺圃。开元丙辰,与其徒普惠创灵鹫岩,欲悉以石为之。普惠曰:‘是使后人无功。’乃石其半,修真于天然室。其右有石洞,中一石,貌果老,群仙日夜(民国志作“月夜”)奏广乐,厌其聒耳,改雕弥勒,仙乐遂息。后坐化于灵鹫山巅。普惠见之,亦示寂岩中。今并祀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 儒道释寺庙·灵鹫岩》)

  开元二十六年(738年),敕天下佛寺皆改名开元寺。龙兴寺故改是名,沿袭至今。

  天宝六年(747年),在泉州肃清门外敕置祝圣放生池,即在池上建水陆堂。

  乾元(758—760年)间,永春建云峰寺。

  贞元年间(785—804年),在郡治北清源山梅岩已有福先招庆院。(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招庆寺》)

  贞元八年(792年),来安海灵源山隐居的道士蔡明浚与寺僧守净共同扩建山顶寺院。

  开成二年(837年),永春建太平寺。

  大中(847~859年)初,在惠安县西南的报劬山建报劬院,僧清恽曾为住持;县西云峰山建大中寺。

  大中二年(848年),永春建白马寺、延寿寺。大中(847~858年)间,永春建白云寺、云居寺、惠明寺;知亮与其师慈感结庐德化戴云山,奉为祖师。(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戴云寺》)

  咸通二年(861年),在惠安县东净山建净山寺(后称净峰寺)。

  咸通十年(869年),永春建西峰寺。咸通(860~873年)间,僧无晦修行于德化五华山,奉为祖师。

  乾符六年(879年),郡守林鄂将水陆堂广为院,号“护国水陆院”(明·洪武年间改为水陆寺)。

  乾符中(874—879年),郡人郭皎卓怿在晋江县邑(县治在泉州)仁风门外创建一寺院,让僧人齐固居之。广明元年(880年)获赐镇国东禅寺。

  文德元年(888年),在惠安县南建大福胜院。

  天复三年(903年),惠安县重建华林院。华林院是惠安县最早的佛寺建筑,何时始建不祥,会昌年间(841~846年)废。

  天佑二年(905年),永春建兴善寺。天祐(905~907年)间,永春建山居寺;在紫帽山灵应岩下 建观音院,宋·治平间(1046—1067年)赐名普照寺;刺史王延彬在青阳山建寺,匾曰“栖隐”,宋·治平间改法名云寺;观察判官宋骈宰晋江,始建墓庵,名“护安宝林明心院”,在三十六都濯缨堂之西;僧行端修真德化程田寺,奉为祖师。

  还有建于隋唐年间的同安兴教寺,宋·熙宁年间(1068—1077年)改名梵天寺。

  唐代,把晋江罗山紫竹寺迁建于石刀山(即“华表山”)半山腰。

  西山寺,在东石镇龙厦村,唐称景福寺,后因东石湾别名龙江而易名龙江寺。释瑞今《福建晋江龙江寺沿革》写道:“据说原为练兵营地,唐代年间改为佛寺,以镇国安民。”

  唐·天宝十四年(755年),佛教传入安溪,在整个唐代安溪兴建佛寺15座。

  据《八闽通志》的记载,永春肇建于唐的寺庙有:建于乾元年间(758—760年)的云峰寺,建于开成二年(837年)的太平寺,建于大中年间(847—860年)的白云寺、云居寺、惠明寺,建于大中二年(848年)的白马寺、延寿寺,建于咸通十年(869年)的西峰寺,建于天佑年间(904—907)的山居寺,建于天佑二年(905年)的兴善寺等。

  唐代,惠安县还建有云门寺,大慧禅师住持。

  总之,有唐一代,泉州一府五县(同安、惠安、安溪、南安和晋江)共造佛寺院40多座,足见唐代泉州佛教之兴盛。

佛教兴盛发展

  今泉州开元寺仍保存着泉州西门发现的纪年为唐·大中八年(854年)的六角形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幢构件。经幢为乡贡进士欧阳偃及沙门文中共书。经幢有篇序文,叙述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是如何从印度传入中国的。

  唐·大中八年的泉州佛教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幢,有一面是题名刻字的,这些题名有三部分人:

  其一为信众募缘题名,有姓名者数十人,这些善信中有许多女施主,她们的名字有一个特点,是以数字为其名的,即从一娘、二娘、三娘、五娘、七娘、十二娘不等,还有几位名字相同,仅姓不同罢了。经幢记载,募缘捐建此经幢的善信有200多人。诸多捐款、捐物的善信,有的是“为考妣,各舍铎一口”,有的施舍布一疋以为孝妣

  其二,经幢题名的人还有泉州的地方官员。如朝议大夫使持节泉州诸军事守泉州刺史上柱国薛凝,都押牙将值仕郎□太常寺奉礼部骁骑尉谢愻,押牙吴□、押牙陈元度、押牙兼都虞侯林弘、□□、押牙□□团练管干许庶等。从以上官职看,薛凝是官三品,阶五品;谢愻官职唐史未见;《五代史》有押衙官职,未见押牙。这些地方官对佛教之倡导,甚至他们就是佛教信徒,因此有利于唐朝泉州佛教的发展。

  其三,佛顶尊胜陀罗经幢的书写和镌字人。书写人是“乡贡进士欧阳偃、沙门文中共书”。《闽中金石略》认为“一石而两人合书,亦为创见”更重要的是乡贡进士欧阳偃《泉州府志》、《晋江县志》的《选举科目》不见其名,可补府、县志之缺。唐朝泉州仕进文人为佛教经幢作书,对佛教在泉州的发展也起了推动的和用。唐朝泉州被誉为“泉南佛国”。经幢是卢准等三人募缘拾二千文树立的。

  唐·乾宁四年(897年),文人黄滔撰《泉州开元寺佛殿碑记》,记泉州开元寺初建,“尝有紫云覆寺至地,至今凡草不生其庭”,又说:“垂云薙草,天启地灵。之如是,则开元寺实寺之冠,斯又冠开元焉”。这里说的是自唐·垂拱以来,泉州开元寺流传的美好神话传说。至今,泉州开元寺的桑莲古迹”、“紫云殿”、“紫云屏”等,都是承唐·垂拱以来的垂云薙草的传说而来的。

  《碑铭》又云,泉州开元寺和“桑莲、云草”之盛名,实寺之冠,斯又冠开元焉。”可知早在唐朝,泉州开元寺就是闽中诸寺中最有名的佛刹,而泉州开元寺以桑莲、云草为最为著名的胜景。

  《泉州开元寺佛殿碑铭》记载了泉州开元寺自唐·垂拱二年(686年)以来的沿革,记录了王审知(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王审知》)的崇佛,是今日研究泉州开元寺历史、泉州佛教史、泉州古代文化思想史和研究泉州古城史不可缺少的材料。

  据《碑铭》云,唐末泉州“开元寺佛殿之与经楼、钟楼,一夕飞烬”,其时泉州刺史王审邽(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王审邽》)为兹郡之秋也……乃割俸三千缗,鸠工度木,烟岩云谷之中。第二年,“宝殿涌出,栋隆旧绮,梁修新虹……方珪丛斗,楣承蟠螭,飞云翼拱,文榱刻桷”

  重建后的开元寺,竞是“僧朝梵而谷应,升者骨冰,观者目波,而五间两厦昔之制也”。即泉州开元寺重修后,保留了以前的规制。其大殿佛像的排列次序是:“自东迦叶佛释迦牟尼佛、左右真容、次弥勒佛弥勒佛阿难迦叶、菩萨、卫神”。并说明这种排列次序,是以法程之有常为依据的。如今泉州开元寺大雄宝殿佛像的排列与唐代大不一样,则为以后历次重修后改变的。

  乾宁四年(897年),泉州开元寺重建,其布局和规制是大佛殿居中,“东北隅则揭钟楼,其钟也新铸,仍伟旧规;西北隅则揭经楼”。其新规制的形势与又立岳峰,两危蜃云相配合,“东瞰全城,西吞半郭”,尤为壮观。这不但载明泉州古城址变迁的不可多得的史料。

  《碑铭》还记载了唐末福建佛教大盛行,统治者崇拜佛教的情况。乾宁四年,王审知为福建观察副使,“泊帅闽也,愈进其诚,缮经三千卷,皆极越藤之精,书工之妙”王审知特别举行隆重仪式,迎送佛经入重修后的泉州开元寺的揭经楼。其仪式是驾以白马十乘,送以府僧,迎以郡僧,置兹之楼。唐末王审知的崇佛,泉州佛教的兴盛,一目了然。

  据《泉州府志·方外》载,梁·贞明二年(916年),王审知“以木植浮海至泉(泉州)建塔,号无量寿塔(即开元寺西塔)

名僧

  唐朝泉州的佛教虽然受会昌年间武宗“灭佛”的打击,但很快得到纠正。唐一代佛教逐渐与中国的传统文化相互融汇,形成具有民族文化特色的佛学体系。各宗学说竞立,汇成卷帙浩翰、内容深博的佛学经藏,研究佛学思想的风气大盛,出现了不少著名僧人。

  匡护

  匡护,俗姓一说,不知何地人氏。垂拱间(685—688年)来西洞州(今鲤城区老城区)一带传播佛教。垂拱二年(686年),匡护黄守恭桑园创建莲花应瑞道场(即今开元寺,为泉州开元寺世祖。讲《上生经》,听者常千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守恭》、《泉州寺庙·开元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释·唐·匡护》载:匡护,开元寺世祖,律行良谨。”

  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福州鼓山释元贤《泉州开元寺志》记:“紫云大殿,唐·垂拱二年(686年)匡护建,时有紫云盖地之瑞,因以得名。”

  据《泉州府志》、唐·黄滔《泉州开元寺佛殿碑记》以及《泉州市志·黄守恭传》载:“唐·垂拱二年(686年)黄守恭感桑莲肇瑞,遂舍宅建寺。有司延匡护大师主持。建殿时,尝有紫云覆地,因名紫云大殿。寺建成后,初名莲花道场,自垂拱迄开元四易寺号,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始称开元寺。”

  《鲤城区志·卷36·人物·黄守恭》载:黄守恭……辟桑园周围七华里……。当时有高僧匡护,俗姓,来西洞州一带传播佛教,屡次登门求守恭献地建寺,他拨地建尊胜院,供匡护讲经说法。垂拱二年桑园出现桑树开莲花的祥瑞之兆,黄守恭就此舍园建寺,请匡护主持工程。寺建成,初名白莲花应瑞道场,后改称莲花寺。开元年间改名开元寺。”

  有的《紫云氏族谱》描记黄守恭献桑园供匡护建开元寺的具体过程:

  唐时,有高僧匡护,俗姓,来西洞州一带传播佛教,屡次登门求公献地建寺,黄守恭拨地建尊胜院供匡护讲经说法。

  垂拱二年(686年),匡护朝谒暮访殷勤,日久,守恭公曰:“欲吾金也?帛也?”僧曰:“非也。”公曰:“欲吾庄田?”僧曰:“非也。”公曰:“然则何为?”僧曰:“愿求长者一袈裟地耳。”

  公即许之,僧即以袈裟竖於竿上末,其阳影尽撑于此地,无佘尺寸也。

  公愕然曰:“汝果拟尽欲吾此地耶?”僧曰:“然。”公曰:“吾宅后桑园汝能管开白莲花者,吾尽将此地与汝。”僧曰:“请长者一观何如。”公依其到桑园。僧曰:“请长者赐一杯清水。”公即取水予之。僧将水喷于园中桑树,顷刻之间,尽开白莲花,公不乐而回宅。僧即云游四方去也。

  一天,公呼其子,曰:“僧非常人也,吾子无福居于此地,当舍之。”令书押此地,寻僧之所。榜一贴出,忽然紫云一朵,僧即在榜下。

  僧入见长者曰:“长者诚有是心哉?”公曰:“然。非特舍地,当有田叁佰陆拾庄,尽舍之。但吾有五子,欲安置何地?”僧曰:“莫愁。长子肇经居南安之吕洋,次子肇纪居惠安之黄田,三子肇纲居安溪之参陶,四子肇纶居同安之金柄,五子肇纬居诏安之南诏。付袈裟一领交长子收执为一派子孙,紫跋四地,日后子孙后世祭祀,明节相逢,符合之一脉。”公曰:“后世子孙倘有稍衰,愿圣僧明言训之。”僧曰:“豺狼尚知报本,而况人乎?长者舍宅为佛寺,舍田为佛资,其德非小,其泽非轻耳,后世儿孙绵绵富贵,与静玺同休,何衰之?”又曰:“长者舍宅建寺,功德无量,贫僧无可报,后将东园建祠为长者檀樾祠,长者贵躬百安,每年春秋明节切须著儿孙等概奉祀,后世儿孙一脉同知水源,春秋本木之义也。”

  黄守恭就此舍园建寺,因有桑开白莲花之瑞,初名白莲应瑞道场,后改称莲花寺。寺中有一殿宇曰“桑莲法界”。又有紫云盖地之祥,改称紫云寺。开元年间改名“开元寺”

  怀晖

  怀晖(756—815年),俗名谢怀晖,唐·泉州同安(今属厦门市)人,生于唐·天宝十五年(756年)。

  在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中,关于怀晖的记载只有简单的一句:怀晖,元和三年至京师,启章敬寺。示寂谥大觉禅师。”

  在我国佛教史上,怀晖是一个重要人物,是唐代江西禅系(即洪州宗)继马祖之后的最重要的禅宗继承和发扬者之一。

  出尘志远

  《宋高僧传·卷10·唐雍京章敬寺怀晖传》:“释怀晖,姓氏,泉州人也。宿植根深,出尘志远,迨乎进具,乃尚云游。”

  怀晖祖籍中原,先世于东晋时流寓泉州。

  怀晖自幼聪明,博览群书,尤好佛经、老庄之书,性喜清静无为。一天,他看过佛书后,沉思良久,忽然叹道:“我的祖先现在在哪里呢?四肢百体,视听功用,是谁授予我呢?”言毕,泣下如雨。自此皈依佛教。

  师从马祖

  贞元(785—805年)初,怀晖赴江西洪州(今江西省丰城市)师从大寂禅师。佛教洪州宗,即江西禅系,奉怀让为本系始祖。大寂禅师,法号道一,俗姓,世称马祖,汉州什邡(今属四川)人,怀让之徒,禅宗南派——江西禅系大师。

  《宋高僧传·卷10·唐雍京章敬寺怀晖传》:“贞元初,礼洪州大寂禅师,顿明心要。”

  北宋·释契嵩《传法正宗记·卷7载:“大鉴之三世。曰道一禅师,汉州什邡人也,姓氏。……其所出法嗣者凡一百三十七人……一曰京兆章敬怀晖者……”

  怀晖师从马祖后,专攻《楞伽经》等大乘教义。怀晖认为,自心本性清净独立,无须执意进行“遣境”、“去垢”的修行。曰:“心本清净而无境者也,非遣境以会心,非去垢以取净,神妙独立,不与物俱。能悟斯者,不为习气生死幻蕴之所累也。”

  马祖时代,禅宗尚受到其他教派的排斥,尤其是在北方和长安。怀晖有感于马祖北上弘法未达预期目的,即以传播南宗禅法为己任。通过马祖强有力的对禅宗的传布和实践,造就了一大批非常杰出的后继者,“入室弟子一百三十九人,各为一方宗主”怀晖即是其后的最重要的禅宗继承和发扬者之一。

  广布禅宗

  怀晖后赴徂徕山(位今山东泰安县东南)、齐州(今山东济南)、百家岩(位今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北嵇山,亦称百岩、柏岩,时属怀州,有百岩寺)、中条山(位山西省永济市东南)等地,广布禅宗。

  《宋高僧传·卷10·唐雍京章敬寺怀晖传》:“时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刘济颇德,互相推证。后潜崃山。次寓齐州灵岩寺。又移卜百家岩。泉石幽奇,苦于禅子请问繁杂,上中条山行禅法,为法者蹑迹而往。蒲津(山西省永济市一带)人皆化之。”

  怀晖在百家岩修行传法时,前来问法的很多,门徒多至数百,遂有百岩大师之号。后来官至礼部尚书的李益,曾专程到百家岩寻访过怀晖。著名诗人周贺曾作《赠百岩禅师诗,云:“野寺绝依念,灵山会遍行。老来披衲重,病后读经生。乞食嫌春远,寻溪爱路平。多年百岩住,不记百岩名。”

  进京

  怀晖“净心”、“自悟”说,在当时北方的佛教界引发很大的震动,也很快引起了笃信佛教的当朝皇帝的重视。元和三年(808年),怀晖奉诏进京,于长安章敬寺毘卢遮那院安置。

  《宋高僧传·卷10·唐雍京章敬寺怀晖传》:“元和三年,宪宗诏入于(长安)章敬寺卢遮那院安置,则大历(766—779年)中敕应天下名僧大德三学赡者,并丛萃其中。属诞辰,多于此修斋度僧焉。既居上院,为人说禅要,朝僚名士日来能参问。”

  元和年间先后奉诏赴京传禅说法的马祖弟子还有惟宽大义,大大扩张了洪州系南禅的影响,逐步形成京禅流派。

  《娑婆佛教史·第十二章·晚唐、五代时期的佛教》等载,新罗国贵族玄昱(俗姓)曾入唐,随南派禅僧怀晖学禅。随王子金义宗回国后,住南岳实相寺,创建了新罗禅门九山之一的凤林山派禅宗佛教,受到闵哀神武文圣宪安诸王的礼敬,以师待之。

  当时的著名诗人李益周贺都与怀晖过从甚密,结下深厚情谊。

  麟德殿论辩

  《宋高僧传·卷10·唐雍京章敬寺怀晖传》:“复诏入麟德殿,赐斋推居上座。”

  皇帝每召怀晖入麟德殿参与讲论佛经,被推举居上座, 与“名公义学”、“击难者”进行过激烈的论辩,使马祖的禅学思想占据了文化中心长安的讲坛。论辩结果是禅宗赢得了朝廷的尊崇,终于使禅宗成为了中国佛教的主流教派,流布千年,风及海外,使禅的思想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特质和标志。怀晖由此成为马祖之后最重要的禅宗继承和发扬者之一。

  讲法之余,怀晖还著有《法师资传》一书,主要记述从印度迦叶慧能神秀的祖師世系,及南慧能)、北神秀)分宗的歷史。

  身后

  元和十年乙未(815年)十二月示寂(或作元和十三年,818)。建塔于灞水。敕谥大觉禅师大宝相之塔。

  《宋高僧传·卷10·唐雍京章敬寺怀晖传》:“元和十年乙未815年)冬示疾,十二月十一日灭度(于长安章敬寺),春秋六十二。越明年二月,门人智朗志操等,奉全身葬于灞桥北原。敕谥大宣教禅师,立碑于寺门。岳阳司仓贾岛为文述德焉。”

  关于怀晖的卒年,记载不一。权德舆《唐故章敬寺百岩大德碑铭并序》、《宋高僧传》作元和十年,《景德传灯录》、《祖堂集》、《五灯会元》等均作元和十三年。 

  李益得知怀晖圆寂后,十分悲痛,作《哭百岩大师吊之,诗云:“遍与旁人别,临终尽不愁。影堂谁为扫,坐堂自看修。白日钟边晚,青苔钵上秋。天涯禅弟子,空到柏岩游。”

  著名诗人贾岛为撰《唐章敬百岩禅师碑铭》,对怀晖在禅宗的地位给予极高评价。曰:“实姓,称释子,名怀晖,未详字,家泉州安集里。无官位,有佛位。始丙申(天宝十五年,756年),终乙未(元和十年,815年)…… 铭曰:西方之教,南宗之妙,与日并照。百岩得之,为代导师,颍若玻璃,结火燔性,爱流溺正,痴冥奔命。即心是佛,即色是空,师之通兮。”贾岛集中还有《哭柏岩禅师诗》。

  北宋·欧阳修《欧阳修集·卷142·集古录跋尾·卷九还记载有《唐·百岩大师 怀晖碑》。文曰:

  “右《百岩大 怀晖碑》,权德舆撰文,郑余庆书,归登篆额。又有别碑,令狐楚撰文,书。

  怀晖者,吾不知为何人?而彼五君者,皆唐世名臣,其喜为之传道如此,欲使愚庸之人不信不惑,其可得乎?

  民之无知,惟上所好恶是从,是以君子之所慎者在乎所学。之文曰‘大师泥洹茶毗之六年,余以门下侍郎、平章事摄太尉’。‘泥洹茶毗’是何等语?宰相坐庙堂之上,而口为斯言。之朝,其语言《尚书》载之矣,异乎此也。

  治平元年七月十三日雨中书。”

  怀晖的弟子

  怀晖的得意弟子有怀政志操弘辨智真古堤和尚公畿和尚等。

  弘辨为长安大荐福寺僧,师承章敬怀晖禅,是洪州宗第二代京禅的代表人物。

  弘辨曾应唐宣宗之问说法,说禅宗“本无南北”,只是由于“开导发悟有顿渐之异,故曰南顿北渐”;他对禅宗的佛心论进行新的阐释,提出智慧觉照为佛心,心者佛之别号,称“陛下日应万机,即是陛下佛心”;主张顿悟需假渐修,如人吃饭,不一口便饱;认为外教诸宗持经、念佛、持咒都是如来最上一乘,禅宗祖师契会心印,亦是佛之一化,实无一法与人。

  弘辩受长安政治文化的影响,既继承洪州禅的思想,也发展了洪州宗京禅的思想特点和风格。弘辩在会昌法难之后,诏对称旨,既提高了自己的地位,也为洪州宗在京城乃至禅宗在全国的复兴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禅学思想更影响到后世。

  智真,扬州人,俗姓,传法于福州宁德龟山,为龟山寺第一代开山祖师。

  《五灯会元·章敬怀晖禅师》

  《五灯会元·卷3·章敬怀晖禅师》载:

  “京兆府章敬寺怀晖禅师,泉州氏子。

  上堂(示徒曰)至理亡言,时人不悉。强习他事,以为功能。不知自性元非尘境,是个微妙大解脱门。所有鉴觉,不染不碍,如是光明,未曾休废。曩劫至今,固无变易。犹如日轮,远近斯照。虽及众色,不与一切和合。灵烛妙明,非假锻炼。为不了故,取于物象。但如捏目,妄起空华,徒自疲劳,枉经劫数。若能返照,无第二人。举措施为,不亏实相。

  僧问:心法双亡,指归何所?师曰:郢人无污,徒劳运斤。曰:请师不返之言。师曰:即无返句。后僧举问洞山云:道即甚道,罕遇作家。 

  百丈和尚令僧来候,师上堂次,展坐具,礼拜了,起来拈师一只鞋,以衫袖拂却尘了,倒覆向下。师曰:老僧罪过!

  或问:祖师传心地法门,为是真如心,妄想心,非真非妄心?为是三乘教外别立心?师曰:汝见目前虚空么?曰:信知常在目前,人自不见。师曰:汝莫认影像?曰:和尚作么生?师以手拨空三下。曰:作么生即是。师曰:汝向后会去在!

  有僧来,绕师三匝,振锡而立。师曰:是!是! 长庆代云:和尚佛法身心何在?其僧又到南泉,亦绕南泉三匝,振锡而立。曰:不是!不是!此是风力所转,终成败坏。僧曰:章敬道是,和尚为甚么道不是?曰:章敬即是,是汝不是。长庆代云:和尚是甚么心行?云居锡云:章敬未必道是,南泉未必道不是。又云:这僧当初但持锡出去,恰好。

  小师行脚回,师问曰:汝离此间多少年邪?曰:离和尚左右将及八年。师曰:办得个甚么?小师于地画一圆相。师曰:这个,更别有?小师乃画破圆相,便礼拜。师曰:不是!不是!

  僧问:四大五蕴身中,阿那个是本来佛性?师乃呼僧名,僧应诺。师良久曰:汝无佛性。

  唐·元和十三年示灭,谥大觉禅师。”

  黄糵禅师

  黄糵禅师,会昌间(841—846年)卓锡同安县夕阳山。

  令言

  令言俗称化身和尚开元寺僧,天台宗。大中二年(848年)于开元寺西创支院“西罗汉院”苦行,习内典。曾出游燕、赵,传《法华经》、《上生经》。(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开元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唐》载:令言,居开元寺,苦行,习内典,俗呼化身和尚。”

  文偁

  文偁,僧人,唐·仙游人。募化造木塔于开元寺东,咸通六年(865年)塔成,凡九级,赐名镇国(宋代改为石塔,即东塔)。乾符三年(876年)卒,年七十九。(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开元寺》)

  南宋·宝祐《仙溪志·卷3·仙释·僧文偁》:“僧文偁,本县人。修行坚苦。日诵金刚经不辍口,所居丈室不烛自明,汤瓶水常满,若有神供。”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释·唐·文偁文偁,募化造塔于开元寺东,凡工值使匠自取之,多取则迷方不知所如。六年塔成,赐名镇国。乾符三年(876年)化,年七十九。”

  义存

  义存禅师(822—908年),号真觉大师,俗姓曾,唐·南安县涧亭村梅山下人;长庆二年(822年)生。是南禅青原法系下曹洞派大师,禅宗中云门、法眼两宗出其派下;住持福州雪峰山广福院40年,著有《雪峰义存禅师语录》、《雪峰清规》等传世。唐代南安原有义存父母坟庵堂,宋改为岩寺,也称雪峰寺,今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雪峰寺》)。

  《全唐文·卷826》收录 唐·黄滔《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滔》)。《十国春秋卷99·闽10·列传·义存》有传。

  出家

  义存出生于南安崇佛之家, 12岁从家君游莆田玉涧寺,从律僧庆元,留为童子;17岁落发。会昌五年(845年)武宗灭佛”,扮儒者潜之福州闽候芙蓉山,从宏照大师灵训禅师)。大中元年(847年)唐宣宗即位,废除灭佛令,即北游,受具足戒于幽州(今北京)宝刹寺;咸通二年(861年)及湖南武陵德山,参宣鉴大师

  唐·黄滔《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

  “大师法号义存,长庆二年壬寅(822年)生于泉州南安县氏。自王父而下,皆友僧亲佛,清净谨志。

  大师生而鼻逆熏血,乳抱中或闻钟磬,或见僧佛,其容必动,以是别钟爱于膝下。

  九岁请出家,叶而未即。十二从家君游莆田玉涧寺,寺有律僧庆元,持行高洁,遽拜之曰:‘我师也。’遂留为童子焉。十七落发,淳朴贞古,了与流辈异。

  暨武宗皇帝乙丑(会昌五年,845年)之否(指“武宗灭佛”),乃束发于儒冠,莱中而蓬迹,来府之芙蓉山(位福州闽候)宏照大师灵训禅师见奇之,故止其所。

  至宣宗皇帝之复其道也[大中元年(847年)宣宗即位, 废除灭佛令],涅而不缁其身也,□然而出。北游吴、楚、梁、宋、燕、秦,受具足戒于幽州(今北京)宝刹寺讫,巡名山,扣诸禅宗。突兀飘□,云翔鸟游。

  (咸通二年,861年)爰及武陵(湖南武陵),一面德山(指德山·宣鉴大师,止于珍重而出;其(指德山徒数百,咸莫之测。德山曰 :‘斯无偕也,吾得之矣。’”

  《十国春秋卷99·闽10·列传·义存》:

  “僧义存,泉州南安人,姓氏。

  家世奉释典;义存在襁褓间,闻钟梵声,辄为动容。年十二,从父游莆田玉磵寺,见庆元律师,遽拜曰:‘吾师也。’遂留焉。

  十七薙发,谒禅僧宏照宏照抚而器之。

  已,往幽州宝刹寺,受具足戒。”

  建寺西怡山、雪峰山

  咸通六年(865年),义存归芙蓉山;不久应福州刺史李景之请,到西怡山建寺,即后来的西禅寺。咸通十一年至乾符二年(870~875年),义存在师伯行实的协助下,得到当地信徒和福州刺史、福州观察使韦岫的大力资助,在福州象骨峰形胜之地建造雪峰寺,从此住持福州雪峰山广福院40年。中和四年(884年),僖宗赐寺额 “应天雪峰寺”,赐义存真觉大师之号。

  唐·黄滔《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

  “咸通六年(865年),师归于芙蓉之故山,其年圆寂(梵语的意译,时“圆寂”谓诸德圆满、诸恶寂灭)

  大师(德山宣鉴大师亦自沩山拥徒至,坐于怡山王真君上升之地。其徒熟师已嗣德山)累累而款关,师拒而久之。

  则有行实义存之师伯),始以师同而议曰:‘师之近巍巍乎,法门围绕之所,不可造次。其地宜若鹫岭猴江之为,卜府之西二百里有山焉,环控四邑,峭拔万仞。□以支圆碧,培 □娄以觐群青。怪石古松,栖蛰龟鹤。灵湫邃壑,隐见龙雷山之半。顶之上则先冬而雪,盛夏而寒。其树皆别垂藤萝,□茸而以为之衣,交错而不呈其形。奇姿异景,不可殚状。虽霍童武夷,无以加之。实闽越之神秀,而古仙之未攸居。诚有待于我师也,祈以偕行。’

  秋七月,穿云蹑藓,陟险升幽,将及之。师曰:‘真吾居也。’其夕,山之神果效灵。翼日,岩谷爽朗,烟霞飞动。云庵既立,月构旋隆。繇是□尼法轮于无为,树空门于有地。行实乃请名其山曰‘雪峰’,以其冬雪夏寒,取鹫岭猴江之义。斯则庚寅(咸通十一年,870年),逮于乙未(乾符二年,875年),师以山而道侔,山以师而名出。天下之释子,不计华夏,趋之如赴召。

  乾符(874—879年)中观察使、京兆公,中和(881—885年)中司空、颍川公,每渴醍醐而不克就饮,交使驰恳,师为之入府,从人愿也。

  其时内官有复命于京,语其道,其侪之拔俗悟空者,请蜕浮华而来。(中和四年,884年)僖宗皇帝闻之翰林学士,访于闽人陈延郊(福州观察使陈岩,得其实奏,于是圣锡‘真觉大师’之号,仍以紫袈裟俾延郊授焉。大师授之如不授,衣之如不衣。”

  《十国春秋卷99·闽10·列传·义存》:“咸通(860—874年)中回闽,登象骨山创寺。乾符(874—879年)间,僖宗赐号‘真觉大师’。”

  闽王·王审知尊崇之

  大顺二年(891年)义存云游丹邱四明,乾宁元年(894年)还闽。天祐四年(907年)唐亡,梁太祖·朱温改元开平,封王审知闽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审知》)。王审知义存特别尊崇,曾从他受法。

  唐·黄滔《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

  “居累夏,辛亥岁(大顺二年,891年)朔,遽然杖履。其徒启而不答,云以随之,东浮于丹邱四明。

  明年(景福元年,892年),故府侍中之有无诸(阙)克(句)。洗兵于法雨,致敬于禅林。馥师之道,常东望顶手。

  后二年(乾宁元年,894年),自吴还闽,大加礼异。

  今闽王(指王审知誓众养民之外,雅隆其道。凡斋僧构刹,以之龟焉。为之增宇设像,铸钟以严其山,优施以充其众。时则迎而馆之于府之东西甲第,每将俨油幢,聆法轮,未尝不移时。余乎一纪,勤勤恳恳,熊罴之士,因之投迹擅冉阝。渔猎之逸,其或弭心鳞羽。”

  《十国春秋卷99·闽10·列传·义存》:

  “太祖王审知入闽,问义存象骨山何奇。答曰:‘山顶暑月尤有积雪。’太祖曰:‘可名雪峰。’雪峰遂由是名。(一云雪峰乃咸通时名。)

  太祖常延义存与僧备问达摩所传秘密心印,义存云:‘须是见性。’太祖云:‘何为见性?’义存云:‘见自本性。’太祖曰:‘有形状否?’义存云:‘见自本性,无物可见。’太祖又问:‘备此一真心本无生灭,今此一身,从何而有?’义存曰:‘从父母妄缘而生,便即传命,身有轮回也。’是时义存等与太祖对答,内尚书三人隔帐后录之。

  太祖又常封柑橘各一枚,驰使问:‘一般颜色,为何名字不同?’义存乃旧函进上,其玄机皆此类,人莫之测也。”

  “后太祖馆于府之东西甲第。”

  卒

  五代·后梁·开平二年(908年)五月二日,义存示灭,俗年87岁,僧腊59岁。藏雪峰寺内“难提塔”

  《三山志》载,早在唐·龙纪元年(889年),义存生前就预造葬地,并自为《序》。唐·天复三年(903年),王审知义存自《序》于石碑,碑文有云:“《难提塔序》,僧真觉自序:……虽然离散未至,何妨预置者哉!所以叠石结室,剪木合函,般土积石为龛。诸事已备,头南朝北,横山而卧。愿至时同道者莫违我意。”

  唐·黄滔《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

  “戊辰年(五代·后梁·开平二年,908年)春三月示疾。吾王王审知走医,医至,粒药以授。师曰:‘吾非疾也,不可罔子之工。’卒不之饵。其后札偈以遗法子,函翰以别王庭。夏五月二日,鸟兽悲鸣,云水惨悴。其夜十有八刻时灭度,俗八十有七,僧腊五十有九。以其月十五日塔其藏焉。

  其塔也,其徒佥云:‘以山之奇堂之峻(法堂也),大师之生也王(去声),是其殁也,不宜舍诸。’故坎其中焉。若干尺之高,若干尺之周,皆雕珉石,错火壤,磷磷焉,□□焉。四隅则环宇以庥,玲珑穴条,霞时入,风雨罔侵。其日奔闽之僧尼、士庶,仅五千人。闽王 娣(涕)之,子王审知养子)降左金吾卫将军检校刑部尚书延禀始陈祭,是设斋焉。”

  《十国春秋卷99·闽10·列传·义存》:“开平二年三月得疾,太祖命医往视,答曰:‘吾非疾也。’竟不服药。夏五月卒,年八十七。太祖命养子、刑部尚书延禀陈祭,为设斋焉……”

  “难提塔”又称义存祖师塔”,是义存临终前1年自画塔墓样,天佑四年(907年)闽王·王审知特遣使到江西瑞迹山选取石材所建,现存。塔石构,塔身圆钟形;塔座两层八角形,一层石阶两级,二层素面须弥座,底边约2.9米,通高约4.1米。塔身浮雕凸出圆珠,如念珠环绕塔身,顶如圆笠,上有宝珠结顶;塔身嵌楷体义存祖师塔”铭文1方。据《雪峰山志》载,塔下地宫内有铭与序的刻石,系义存祖师自撰,闽王·王审知署名,计225字。

  评价

  唐·黄滔《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

  “大矣哉!大师之见世,于是罔量其僧耶。自始及兹,凡四十年,东西南北之夏往秋适者,不可胜纪,而常不减一千五百徒之环足其趋也。

  驰而愈离,辩而愈惑。常曰:‘三世诸佛十二分教,到此乃徒劳耳。’其庶几者若干人,其一号师备,拥徒于元沙(今安国)。其二号可休,拥徒于越州洞岩。其三号智孚,拥徒于信州鹅湖。其四号彗稜,拥徒于泉州招庆。其五号神晏,今府之鼓山也。分灯之道,皆膺圣奖,锡紫袈裟。

  而元沙级宗一大师、招庆元晤大师、鼓山定彗大师之命(请铭)焉。其曹早曰:‘法虽无说,名以文垂。自少林之建曹溪,无不刻碑而纪颂。我师其默乎?’一旦□其曹(句),首曰从智如堵,而扣愚求文。老且病,刊勒之加多已辞避。钦师之道,不觉耸然。伟夫!恭闻释波之东注也,流其象则不流其旨,流其旨则不象其形。厥初大迦叶之垂二十八叶,至于达摩达摩六叶,止于曹溪慧能,638—713年),分宗南北,德山宣鉴,782—865年)则南宗五叶,大师嗣(句),其今(至义存六叶焉。雪峰之分元沙、洞岩、鹅湖、招庆、鼓山,其道皆离贝叶以祗其七。非之能言也,但美数公葳蕤,其叶众多,殷勤之请,遂为之铭而应其求。

  其词曰:‘曹溪分派,谁继南宗。一言冠绝,六叶推雄。无物之物,非空之空。不莹而明,不增而隆。缩靡秋毫,舒靡鸿□。不有灵镜,曷扬真风。懿彼闽越,巍乎一峰。洞壑斯异,雪霜罕同。天之有待,师也云钟。名将道协,迹与仙崇。奔走厥徒,百千其丛。庶几几人,莫不元通。分灯照耀,树本玲珑。圣君宠叠,贤王敬重。不生不灭,曷始曷终。刻贞石于斯文,旌厥德于梵宫。’”

  《十国春秋卷99·闽10·列传·义存》:“住闽四十余年,门下常千五百人,称之曰‘雪峰和尚’。(黄滔雪峰碑铭》云:“其庶几者若干人,其一号师备,拥徒于元沙;其二号可休,拥徒于越州洞岩;其三号智孚,拥徒于信州鹅湖;其四号慧稜,拥徒于泉州招庆;五号神晏,府之鼓山也。”)”

  传灯

  义存继承南禅青原法系下的曹洞派,门下高僧辈出,身边的弟子常达1700人,得法弟子56人,其中因“无机缘语句”不立传,立传者达45人。在闽中分灯,有泉州招庆寺和福州鼓山寺。

  义存 门下外国来华留学僧有:高丽国灵照禅师,得法后在杭州传法;高丽国玄讷禅师,得法后在泉州传法,泉州刺史王廷彬为他建福清寺,后终老该寺;新罗国大无为禅师,得法后往新罗传法。其弟子文偃是云门宗创始人,其三传弟子文益是法眼宗的创始人,其再传弟子泉州招庆寺僧编《祖堂集》,为禅宗最早的灯录。(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廷彬》、《泉南著述·祖堂集》)

  《泉州千佛新著诸祖师颂》一书,所颂诸祖师“始迦叶,终曹溪,凡三十三祖”,恰与《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所载义存诸祖师的时间衔接。至南唐·保大十年(952年),泉州招庆寺二位禅师撰《祖堂集》,追溯为义存法嗣。这一连串的南禅曹洞少林宗派唐末在泉州的活动史实,恰好一脉相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泉州千佛新著诸祖师颂》)

  遗事

  《十国春秋卷99·闽10·列传·义存》:

  “义存常预造南提塔,自序曰:‘夫从缘得者,始终成坏;非从缘得者,历劫常坚。坚则在,坏则损。’

  又雪峰山又古杉,相传太祖义存手植,皆数十围;义存植者直而参天,太祖植者樛而逮地。

  又《谈荟》云:‘义存殁后,在函中,每月其徒出之,发爪皆长,辄为落薙 以为常,经百余年不废。后因兵火乱,始封而灰之。’

  此皆当时遗事,附记之。”

  无了

  无了,俗姓,谥真寂大师,唐·晋江龟洋峰人,结庵龟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释·唐·无了》:

  “无了,泉州氏子,龟洋峰旧裔。

  无了一日策杖披榛,遇六眸巨龟,斯须而失,因结庵龟洋。

  有虎逐鹿入庵,无了以杖格虎存鹿。

  其示化偈云:‘八十年来辨西东,如今不要白头翁。非长非短非大小,还与诸人性相同。’告寂,谥真寂大师。”

  无等

  无等禅师,唐·高僧。出家于会稽(今属浙江绍兴),早年来泉州,挂锡于南安九日山下延福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九日山》、《泉州儒道释寺庙·延福寺》)

  九日山西峰佛岩下有块巨岩向南伸出,岩下有一天然洞穴。无等游九日山诸胜后,于此洞结草为庐,筑一石室,隐居修炼44年,并于岩下石室上方镌刻“泉南佛国”四个大字。无等享年99岁,卒后,人们雕无等禅师石像于洞中以祀,岩称无等岩,洞称无等岩洞。

  唐·大中间(847—859年),泉州刺史卢同白《九日山无等岩》诗:“九日峰前八十秋,禅庵遥枕晋江流。师心应共山无动,笑指云霞早晚休。”

  此诗应系赠无等禅师的,如此,大中间(847—859年)无等应为80岁。无等九日山隐居修炼44年,卒年99岁,以此推算,无等到九日山和延福寺大概在元和十年(815年)至宝庆二年(826年)间,卒年约在大中十三年(859年)至咸通十一年(870年)间。

  无比

  无比,俗姓,俗称邹公祖师,唐·沙县尾寮庵人(今梅列),生于武德三年(620年),为德化九仙山灵鹫岩寺开山祖师。(详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九仙山》、《泉州儒道释寺庙·灵鹫岩·开山祖师邹无比》)

  贞观十年(636年)16岁,携母来居德化九仙山,削发为僧,法名无比,在山麓鸡冠垵的饮井结庐,耕圃为生。其母辞世后,常住九仙山。无比佛法造诣高深,常在天然石坪露天“说法台”讲经说法,据传,雨天石坪中不雨,热日石坪有云蔽日。为解除瘟疫,无比点石为泉,名曰甘泉,为人治病。

  开元四年丙辰(716年),无比96岁,与其徒普惠择地“孩儿坐斗”肇基灵鹫岩,改建大雄宝殿,雇石匠雕释迦牟尼安奉。

  无比晚年在天然石室禅定修真,日有群仙奏广乐,无比厌之,遂把大石洞里一块似八仙中张果老(或曰似太上老君)的天然巨石改雕为弥勒佛像,高2.7米,宽3米,周长9、9米。仙人遂在洞顶的“飞升台”(留有石刻)飞上天,仙乐遂绝。从此,大石洞称为“弥勒洞”

  当年,无比在灵鹫岩右侧对面山顶的“涅盘台”(留有石刻)上圆寂,至今九仙山尚有无比 师磐石”古迹。其徒普惠用丝绸裹遗体,塑成肉身佛,奉祀于寺院后殿,尊为灵鹫岩寺的开山祖师——邹公祖师普惠圆寂于岩中后,信徒也将其肉身塑像,并祀于后殿。这是泉州年代最早的“肉身菩萨”

  传说无比趺化前,曾于“说法台”绝食打禅49天,期间常有灵鹫前来朝拜。无比圆寂后,灵鹫岩因此得名。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4·人物志(下)·释道·唐·无比》:

  “无比,姓氏,沙县人。

  来居九仙山,尝佣力牧牛、艺圃。开元丙辰,与其徒普惠创灵鹫岩,欲悉以石为之。普惠曰:‘是使后人无功。’乃石其半,修真于天然室。其右有石洞,中一石,貌果老,群仙日夜(民国志作“月夜”)奏广乐,厌其聒耳,改雕弥勒,仙乐遂息。

  后坐化于灵鹫山巅。普惠见之,亦示寂岩中。今并祀焉。”

  无晦

  无晦,俗姓,唐·四川人。咸通(860—874年)间修炼并化于德化五华山(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五华山》)。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4·人物志(下)·释道·唐·无晦》

  “无晦,姓陆氏,蜀人。

  咸通间,炼真于五华山,结庵与虎同居,号虎蹲岩。凿井数仞得泉,语人曰:‘吾化后,每岁端午日,井水当溢至栏。’巳而果然。

  塑像中藏偈云:‘当午(“年”之误)学道白云边,这点灵光彻后先。五朵花开金布地,一源泉涌日中天。遗像岩头神自远,全真石上虎知禅。古今荒老乾坤在,薪火相传无晦然。’”

  常笈

  常笈,唐代僧人,南安延福寺无等弟子,后主泉州开元寺旧法华院。(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延福寺、开元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释·唐·常笈常笈,南安延福寺无等弟子。吴栻赠诗云:‘炎蒸庭柏外,杖履雨花间。’林鄂迎入郡城,以开元旧法华延笈主之。”

  岩头和尚

  岩头和尚,唐·僧,《祖堂集》载是泉州南安人,“于长安西明寺具戒成业”,讲《涅槃经》。

海外交流

  昙静鉴真东渡日本:

  据新编《南安县志》说,昙静为唐·南安县人,泉州超功寺僧人,生卒年及生平无考。唐·泉州超功寺的具体情况也无法考证。

  鉴真东渡

  鉴真(688-763年),唐·扬州人,14岁出家,景龙二年(708年)受具足戒,云游名刹,遍访高僧,研习律宗。

  天宝元年(742年),鉴真在扬州应日本僧人荣睿普照之请,拟赴日本讲授律藏和传戒。前4次因官府干涉或遇风浪而未成行。天宝七年(748年)第5次终于成行,但又遇风暴飘至海南岛。回扬州途中,最初邀请他去日本的日本僧人荣睿鉴真高足祥彦先后去世,时鉴真已60岁,且双目失明,但他不改初衷,酝酿着第6次东渡。

  天宝十二年(753年),日本“遣唐使”藤原青河一行在回国时,特意在扬州拜谒鉴真,再次请他东渡。

  天宝十三年(754年),鉴真与比丘法进昙静、尼智首、胡人安如宝、昆仑国人军法力、瞻波国(占婆)人善听普照等24人,乘遣唐使返日船第6次东渡日本,天宝十四年(755年)航抵日本萨摩国阿多郡秋妻屋浦(今九州鹿儿岛),抵达日本当时的首都奈良。

  第6次成功东渡日本,鉴真带去佛经34种。鉴真被授予传灯大师,在奈良东大寺筑坛授戒,创立日本律宗。759年建成唐招提寺,鉴真在该寺讲律传戒,校勘佛典,行医制药,763年病逝于该寺。鉴真把中国的雕塑、绘画、建筑、文学、书法、医学等传到日本,对中日科技文化交流作出了贡献。

  昙静鉴真东渡日本

  天宝(742—756年)间,鉴真和尚6次东渡日本,前5次均失败,第6次方成功。

  天宝元年(742年)第1次东渡时,昙静就随行前往,此次东渡日本,因高丽国僧如海告密而失败。其后4次东渡,不见有昙静的名字,可能没有参加。

  天宝十四年(755年),鉴真和尚第6次东渡日本成功,昙静随行。

  鉴真去世后,日本人淡海三船(日僧元开)据鉴真弟子思托的《鉴真传》写成了《唐大和尚东征传》,其中称泉州超功寺的昙静是随从鉴真东渡的14位弟子之一,在日本传播佛教戒律。日本《类聚三代格》也载,昙静在日本担任传戒师并建放生池,对佛教在日本的传播起了一定的作用。

  唐·大中年间 (847—848年)来泉州弘法的外国僧人有印度高僧智亮

  智亮侨寓开元寺东律院。因他四时都袒一膊,故称袒膊和尚。后因慕德化戴云山“幽绝可庐”,常言“身在紫云,显在戴云”,遂与其师慈感结庐戴云山修持,时有驯服老虎伏其侧。

  他长期在泉州弘法,能写汉诗,现存《咏戴云山》二首:
              其一:
     “戴云山顶白云齐,登顶方知世界低。
      异草奇花人不识,一池分作九条溪。”

              其二:
     “人间漫说上天梯,万转千回总是迷。
      争似老夫岩下坐,清风明月与心齐。”

  开元寺支院中有以其所居名袒膊院。智亮后在开元寺居室示寂,其弟子将其身运往戴云山塑像奉祀,崇为戴云寺开山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