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6划—下)

  阮钦为、阮旻锡(字畴生)、阮积山(又名金锥,字学文。附:阮孙龙、阮法生)、阮骏(字千里,北宋·兴化军人[今莆田市莆阳郡城右厢驿前街阮巷]。绍圣元年进士。知建阳县。摄安溪县。监台州税。董陕西诸县别立监铸小钱事。知陕州湖城县。募兵勤王,迁朝奉大夫。河南少尹兼西京留守,死金人之难。余事。)
  庆老禅师、

  如幻
(俗姓刘,名若,号瘦松,法名超宏,法号如幻)
  伊本·巴都他
(伊本·白图泰)、伊靖阿
  江与权、江默
(字德功)、江常(字少明。行状记述。建南安金鸡渡浮桥。建兴化熙宁桥。建晋江普利大通桥。
  纪宗汪
(字仲顷,清·晋江人)、纪宗瀚(字亨汝,清·晋江人)
  任汝亮、任顺
明·南直隶常熟人,弘治十四年任德化知县)
  
乔维岳(字伯周。初宦。泉州通判知军州事。保守泉州,退仙游林居裔农民军。淮南转运使:治淮河。罢使职,权知楚州。晚年历官。身后。)、池显方(字直夫)、安德肋·贝鲁亚(安德烈·佩鲁贾)、有朋禅师、守净、关詠(字永言)、阳思谦(字生白)、行修、

阮钦为

  阮钦为,字君博,号敬山,清初安溪县湖头镇湖一村人,或说惠安县獭窟人。乾隆《安溪县志》和新编《安溪县志》均无载。

  阮钦为初官长乐守备,后调铜山镇右营游击,是水师提督施琅属下,曾参加施琅指挥的攻克澎湖战斗。施琅《飞报大捷疏》中云: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十六日早,进攻澎湖……铜山镇标右营游击阮钦为等官兵配坐乌船一只,此数船首先冲锋破敌,直入贼艨,攻杀贼炮船二只,赶缯船六只,贼伙斩杀殆尽,其船放火烧毁。”

  据湖一村氏族谱》载,全台既平,叙功,阮钦为“从游击升任台州副将,擢汀州总兵官,调南澳总兵官。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以疾卒于官,祭葬如典,加赠太子少保。”

  氏族谱》还保留一篇康熙帝的《谕祭文》,当时由兴泉永道白瀛代祭。《谕祭文》曰:

  “皇帝谕祭原任南澳总兵官、加赠太子少保阮钦为之灵曰:

  鞠躬尽痒,臣之芳踪,赐恤报勤国家之盛典。尔阮钦为性行纯良,才能称职,方冀遐龄,忽闻长逝,朕用悼焉,特颁祭葬,以慰幽魂。

  呜呼!宠锡重垆,庶沐匪躬之报,名垂信史,聿昭不朽之荣.尔如有知,尚克欹飨。”

  康熙四十五年八月 日勒石。

  湖头《阮氏族谱》在附录中还记载:

  阮钦为长子阮宏俊,康熙辛卯(1711年)科武举(载《晋江县志·武科》);四子阮宏于雍正元年(1723年)任台湾水师协标右营守备(载《台郡志》);胞侄阮蔡文由漳浦籍中康熙庚年(1690年)科文举人,候选知县;胞侄阮见以奉旨特授厦门水师中营参将,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任中营参将,五十四年(1715年)转调台湾北路营参将,以疾卒于官(载《泉郡志·武职官》) 。

阮旻锡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62·隐逸·国朝隐逸·》(同治补刊本)载:

  阮旻锡,字畴生(清·泉州府)同安人,明·世袭次千户后裔。

  闯贼李自成陷京,旻锡方弱冠,慨然谢平时业。

  夙居岛外,师事,传性理学,患难与共。又得曹石仓所游之友杨能元池直夫,闻其绪论,讲习风雅。如是者十六、七年。

  出览名山大川,北抵京华,托处十数载。后乃逃于释氏,止教授生徒自给,实郑所南谢皋羽之流亞。

  三山(福州)谓其诗“冲微澹远,一以正始为宗;他日列‘文苑’,其平生志节必有表而传之者。”□□□□□□□□□□。

  年八十余,终。

  【有《清源山》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清源山》)】

阮积山(附:阮孙龙、阮法生)

   阮积山(1859—1927年),又名金锥,字学文,清末民初·泉州郡城后城人,咸丰九年(1859年)生,民国十六年(1927年)卒。

   父阮孙龙,字竹石,人称阮阿龙,清·嘉庆十三年(1808年)生,著名画师。阮孙龙没有师承,自学成才,擅长人物肖像画。他绘画的特点:一是用上等“油排”草纸卷成实心的“纸葱管”,使用时将其一端烧成炭化成为炭笔起稿,画面定稿描黑以后,用手帕轻轻一拍,不留炭笔痕迹。二是“喜颜”“对面画”,由顾主请到家中当面写生临描。由于阮孙龙善于体察人物的体态容貌、动作表情,抓住特征,传神如生人。三是阮孙龙对设色颜料十分考究,作品色泽鲜艳、经久不褪,线条清秀如真、色调和谐。由于作品远近闻名,求画者日众,于是在道光十年(1830年)开始在后城家中设画室,以绘画为业。后来又增辟宗教神像画,同样著名。

  阮积山,字学文,又名金锥,自幼秉传其父画艺,阮孙龙去世后,阮积山23岁继承父业,创阮积山画室”。当时已流传照相技术及西洋油画像、炭画像,严重冲击“对面画”,但阮积山知名度高,求画者仍大有人在;虽业务未衰,但究不如其父当时之盛。

  阮积山乃致力于道、释二教的宗教神像及儒家人物古画的研究,继承乃父写实风格,以原有画技为根基,加以创新,致力刻画各种神像特殊性格、形象及神话故事内涵,如“金刚怒目”、“菩萨低眉”、“老君飘髯”、“天尊挚拂”等,必恰如其分。人称他“画人成人”、“画神成神”、“画鬼成鬼”,活计很多,求画者皆须预定,寺院、外埠求画者尤甚。

  宣统二年(1910年),泉州承天寺作水陆道场,场面很大,特请阮积山绘制全套佛像计73幅,神态各异,张挂起来,宛如置身于佛国云霭间,观者群称为罕见之作。

  民国四年(1915年),泉州大寺后日本教堂传教士内山喜市带通译王锡畴闻名而来,请为画观音像20幅,寄回日本寺院悬挂。

  其他名画还有超尘和尚请他画的“天地水火”佛像,素描“鳌头观音”等。

  他还兼作仕女画,倩而不佻,婉而不滞,一派自然。

  阮积山的肖像画、神像画极注意时代背景的真实性,如发式、服饰、用线、建筑等造型,都毫不含糊地细查深研,其广博知识使所画的人物和背景尽善尽美,甚是罕见。被泉州画坛名家公认为魁首。

  阮积山传子法生君爵二人,为氏画室的第三代。

  阮法生,字秀潭积山之长子,生于光绪廿四年(1898)。法生自幼随父学艺,积山对他管教甚严。16岁时,正式要求积山让他出门画“喜颜”被拒绝。为此,法生转而要求为阮积山画张小影,经积山点头应允,法生立即面对慈父尊容眼疾手快地运笔,不多一会,一幅出题囤卷完成,后经配画全身,又把阮积山独好的琵琶画作配景(该画至今尚存)。阮积山即许阮法生正式出师。

  法生从此出入泉属一府七县的民家、僧院,替人画“喜颜”及神像,订画客户远达南洋各埠,络绎不绝。

  家历代存有画稿,使用颜料以赤石(矿物颜料)为主,故能长期保存。“文革”时被抄家,所存珍贵画卷皆被付一炬。法生从此封笔,也不愿传下第四代,一代工笔重彩的绚丽画卷,从此绝迹。

阮骏

  阮骏(?一1126年),字千里,北宋·兴化军人(今莆田市莆阳郡城右厢驿前街阮巷),南雄知州阮之才之子。绍圣元年(1094年)进士,绍圣三年(1096年)摄安溪县。

  其生平事迹见于《宋史·卷452·列传211·忠义7·阮骏》、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2·人物·兴化府·忠烈· 宋·阮骏》、明《闽书·卷106》、《莆阳比事·卷1、卷3》、《闽大记·卷42》、《重刊兴化府志·卷43》、《兴化府莆田县志·卷 18》、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 宋·知县·阮骏》、民国《莆田县志·第30卷》等。现代《忠孝堂氏族谱·第四集·“天下奇才、江南名士”》综述之。

  绍圣元年进士

  阮骏绍圣元年(1094年)甲戌科毕渐榜举进士。二考,丁外艰,归莆阳守孝,号慕几绝,水浆不入口者累日,邑人以公贫,争金以赙之,却不受。

  《忠孝堂氏族谱·第四集·“天下奇才、江南名士”》载:阮骏“幼警悟,日诵数千言,好学成章,弱冠攻文,崭能见头角,兵部侍郎许敦仁见而奇之,曰‘他日张氏之门者,必此人也。’时李国良方临二公俱莆中名士也,皆叹服以为天下之奇才。”

  《宋史·卷452·列传211·忠义7·阮骏》 :阮骏者,兴化军人。绍圣元年进士。”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2·人物·兴化府·忠烈·宋·阮骏》:阮骏,字千里,莆田人。绍圣初登进士第。”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阮骏》:阮骏,字千里,莆田人。绍圣元年进士。”

  知建阳县

  服除,知建阳县。

  《忠孝堂氏族谱·第四集·“天下奇才、江南名士”》载:

  “服除,知建阳县 。

  县多宦族,刻薄强狠,初窥伺邑官,随其所欲而啗之,于是,予夺悉出其手。 骏 既视事,律己以严,发奸摘伏,锋销角折,一无敢犯,号为霹雳手。

  时有屠家宰羊,羊奔而跪于县庭,若愬其冤。出金赎之,饲于景福寺。未几,邑西乡一牛生白犊,二民咸来告,且曰:‘邑人蒙休,天乃显瑞。’曰:‘非令之能,汝辈毋佞。’民遂讴歌,扬德化不能禁云。

  时有使者以应奉为名,交结权贵骤至显职。凡百科需采裒诸县,独介然不从,缘是取忤,惟中大夫周熊深知之,力荐其才。 ”

  摄安溪县

  政和三年(1113年)摄安溪县,四年(1114年)离任。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政和中……阮骏,三年摄。 ”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阮骏》:“摄县有惠政。”

  监台州税

  阮骏转监台州税。值方腊起义,宣和三年(1121)四月近台州,台州牧令弃印遁,上方遂委阮骏措置防御,击退攻城的方腊军,并收复黄岩、天台二邑。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2·人物·兴化府·忠烈·宋·阮骏》:“初监台州税属,方腊犯台,被檄司防御,按甲先登,射贼却之。”

  《忠孝堂氏族谱·第四集·“天下奇才、江南名士”》载:

  “有阅治绩居最,拟除潮州,谤者不已,乃出监台州税,处之怡然,束装之任。 

  睦州青溪人方腊,宣和二年(1120年)聚众揭竿而起,自号圣公,建元永乐,设官分职,占有杭、歙等七州四十八县,宋廷九次招降,不为所动。宣和三年(1121)三月,徽宗童贯发十五万兵南下镇压。

  四月,方腊退守清溪帮源洞,分攻城邑近台州,台州牧令老懦,贼未至弃印而遁,僚属无计所出。曰:‘弃城则不忠,出城则不利,因言台城面江枕山,真得地险屯兵以守,贼将何为?’遂委措置防御,乃出官帑召募壮士分官兵以统之,誓众曰:‘敢逃遁者当按军法。’

  寇迫城下,带甲操弓率众先登,莫不死战,寇将攻甚亟,发矢中其吭,因纵兵杀其党五百余级,寇乃引退,径破黄岩、天台二邑。领兵复城池 。

  民欲诣阙表守郡功,不从,密遣人追回前牧,以印还之,咸称长者。事闻,朝廷赐书奖谕,加进两秩。”

  董陕西诸县别立监铸小钱事

  宣和六年(1124 年 ),阮骏董陕西诸县别立监铸小钱事。

  《忠孝堂氏族谱·第四集·“天下奇才、江南名士”》载:

  “宣和六年(1124年),诏陕西诸县别立监铸小钱以为民用,董其事,募卒鼓铸,不浃旬而辨,未几遂罢。

  应募卒皆不逞之流,既无所归,欲生变。邑人大恐,丞簿、尉皆欲以弓手保甲弹压,独以为不可,乃单骑入监,诸卒罗拜唯唯听命,邑人遂获安堵。 ”

  知陕州湖城县

  知陕州湖城县。

  《忠孝堂氏族谱·第四集·“天下奇才、江南名士”》载:

  “知陕州湖城县。

  初到任,值歉岁,出常平仓米赈济,佐官固执,不听,民赖以活不可胜数。有饥死者,出俸以掩之。时又筑城,公帑竭,捐俸完之,邑人图公像浮屠,立祠祀之。

  邑之南园栗生异颖,同亩又获嘉禾五茎,民颂曰:‘我公和气所致。’

  致虚(字谦叔)辟为参议,例得犒赏金三十余两,固辞不受,留以赏军。后又以湖城圭田五百余斛,并俸给千缗,悉以赡卒。

  是县辟黄河,前此官吏多不便于民,以取要职,抵邑痛革其弊,中人不喜,终不肯阿,竟以勘转朝散郎。

  在剑浦,一日,有人书甲子令巫呪咀,弗之知,邻居夜梦神人告之:汝邻凭左道害县循吏,蠱瓶藏之阈下,诘朝果得,实以告,笑释之。”

  募兵勤王,迁朝奉大夫

  宣和八年(1126年)冬,金兵入犯,阮骏募兵勤王。

  《忠孝堂氏族谱·第四集·“天下奇才、江南名士”》载:

  “宣和八年(1126年)冬,金人犯顺,募兵勤王至郑州,会有和议,乃还。

  受广施恩,迁朝奉大夫,上疏乞亲王分镇诸藩,以金人再犯阙,亲王从行,不报;及二圣北狩,闻之号泣不已。

  先是,金人以高世由伪知两京,张有极伪为两京转运使。二人家属在陕与洛接境,一旦引金人东入,即西路为之挠,遂具劄白京兆帅臣陕西宣抚使范致虚,乞移家属于秦凤以远其地,范致虚嘉许,由此知 贤。”

  河南少尹兼西京留守,死金人之难

  建炎元年(1127年),阮骏除河南少尹兼西京留守。建炎二年 (1128年)正月十四日,金军攻洛阳,率兵护神御殿,被执不屈被杀。赠朝议大夫,赐谥忠武。

  《宋史·卷452·列传211·忠义7·阮骏》:“为河南府少尹。金人犯京师,率所隶兵拥护神御殿,抱神御,骂声不绝口,卒被害。特赠朝议大夫。”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2·人物·兴化府·忠烈·宋·阮骏》:“建炎初为河南府少尹,金人来寇,拒战不利,亟收兵护神御殿,而以余兵再战,兵败,抱神御骂贼,至死声不绝口。特赠奉直大夫(?据《宋史》应为朝议大夫 )。”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宋·知县·阮骏》:“建炎初除河南少尹兼西京留守,死金人之难。”

  《忠孝堂氏族谱·第四集·“天下奇才、江南名士”》载:

  “靖康元年(1126年)正月,钦宗立。金人渡河,朝廷遣使督诸路勤王兵入援。

  高宗建炎元年(1127年),诏中外有文武才略出众或沉下僚,俾侍众守臣监司广行搜访,各举所知,乃报州县,以礼厚遣。时西路都总管孙昭远文武才略,东京留守宗泽、经制使钱盖、经略使唐重亦交章荐。福建安抚使江常又以应诏。孙昭远又自西京贻书于曰‘非年兄出力,谁为助也?’朝廷除河南少尹兼西京留守,借四品服绯鱼袋。

  谕二子曰:‘吾忝一第,历仕四朝,受国厚恩,几及四纪。金人内侮,二圣北守,自古未有当此之时不能捐躯以报,虽生何益?’

  是冬,金人南寇,京城失守。议以陕西六路及蜀中四路兵、河东道总管司诸路兵分以控扼去处,邀截金人归路,以迎二圣,朝议不报。

  乃乞罢,时军储不继,以己俸赡兵。又时有叛卒二千人,在縈阳焚劫, 到府城统设方略捕殄之,休兵攒功,乞不预赏,卒闻之皆为奋激。京人攻洛阳,杀伤相当,诏河北守城尽起军民信道入援。    

  洛阳原无城池可为守御,计官军数千悉皆溃散,乌集之余本非队伍,不可出战,帅幕留台官悉望风逃遁。独昭远率所隶兵战敌累月,且战且守,援兵不至。意欲率兵决战而死时,神御在府。曰:‘与其死于敌,宁收兵固守洛阳,护神御以俟援至,亦臣子之愿也。尚事不可为,死未晚也。’昭远然其说,乃提孤军冒死拥护。

  至商洛,援终不至,金又大队而入,知势孤不可支。昭远率兵拒战,不利。以神御在府,亟收兵护神御殿,以余兵再战,又败,乃抱神御,指贼大骂。金人迫使从,曰:‘尔辈犬羊也,我恨不能食犬羊肉,肯向犬羊示荣乎!’金寇怒杀之,时为建炎二年(1128年)正月十有四日也。

  事闻,朝廷褒赠三官,进朝议大夫。赐谥‘忠武’,官其二子,诏令建祠,令有司春秋致祭。”

  余事

  《忠孝堂氏族谱·第四集·“天下奇才、江南名士”》载:

  “掺履端方,器识宏远,尝谓:‘当昇平时,即终老于山林。国难之际,马革裹尸而后已。’

  著有《谋议从事》五卷,多论攻守要害与杀金虏、迎二圣事,当道多採之。

  八任贤劳,家无担石之储,为国为民所固然也,风生两袖,清白相承,传为家法。

  兴化郡守筑官祠在仓后,八忠并祀,春秋致祭。朝廷褒美‘忠贞天植,家学有源’。

  之裔孙安抚擢宝祐四年(1256年)丙辰科文天祥文山榜进士,与文山交善,后文山官至丞相,视师南闽,便道入莆拜氏祖祠,且为之叙谱赠以联句,谊至厚也。文山 丞相题西山祠(在杭头)联云:‘大中丞观象贻谋 ,累叶宦勲昭国史;烈留守捐躯报主,有源家学洒宸章。’

  葬墓筑坑洋白石山,周围数十亩,青松翠柏环绕,四季葱郁长青。

  之原配宜人林氏,于岭头上林境内建冲兴院,以资夫君冥福,后遭兵焚。洪武初(1368年),通直房阮日孜(字晓窗)者,为忠武十一世孙,施地捐金迁建景德里,改名重兴,题檀樾主正殿正樑,仍祀于本院别堂。每岁正月初五日,氏子孙必衣冠到院肃拜,僧必盛礼留款,永为定规。

  值得一提的是:忠武公宜人林氏,为朝议林补之女。靖康之变,欲就河南辟命,以仓促计未决。夫人曰:‘常人所以不能立事者,以其有儿女之累耳。今虏势日张,关河骚动,君以此行当以身自效,勿以儿女辈为念!’即定计,厥后以忠义死,亦夫人有以助之也。林氏累封宜人,又以子封烈义,恭人尝自撰文祭忠武公,辞甚激切,载世籍中。”

庆老禅师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宋·庆老禅师载:庆老禅师(南宋·泉州人),能文而禅,与李文肃 结庵于(府治北清源山)舟峰之麓,匾曰‘无尘'。文肃叩之,曰:‘尘尘刹刹,皆是道场,何用讳却?若易为石航,与舟峰相应矣。'因赠之诗,落句云:‘峰头大舸谁安楫,我欲看君使石航。'”

  庆老禅师著有《临济宗旨》一书,补充了僧惠洪《僧宝传》内容之不足。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至绍兴十六年(1146年)居住泉州的离职宰相李邴,与庆老禅师有往来,留下两首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邴》)

  一是《庆老石帆庵》:
       “鹑作衣裳铁作肝,老将身事付寒岩。
        诸天香积犹多供,百鸟山花已罢衔。
        定起水沉和月冷,诗成冰彩敌云缄。
        峰头画舸谁安楫,我欲看君使石航。”

  二是《访庆老不值》:
       “惠远过溪应送玉川入寺不逢
        夕阳半岭鸦栖树,拄杖寻山步步迟。”

如幻

  俗姓,名,号瘦松,法名超宏,法号如幻,明末清初·惠安人,潮州府教授刘佑之子。

  刘若出身缙绅书香門第,读书过目不忘,19岁入学为诸生,博通经文,又擅书法,“才学重于一时”。所作诗文、著述深受黄道周何乔远(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何乔远》)器重。

  刘若三十岁时,偶读维摩诸经,顿生皈佛心信。

  清·顺治三年(1646年),清兵入闽,四十三岁的刘若不忍受剃发易服之辱,到惠安平山寺从住持僧沏际“脱白”,落发为僧,法名超弘,法号如幻。曾往漳州从亘信大和尚学法,并漫游名山大寺。

  如幻晚年息居南安杨梅山雪峰寺当住持十三年,与僧刀耕火种,讲说辩论,重兴雪峰寺,成为明代禅宗中兴以后闽南一大宗匠。(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寺庙·雪峰寺》)

  康熙十七年(1678年)寂灭,寿年74岁。著有《瘦松集》八卷、《语录》等。

伊本·巴都他

  又译为伊本·白图泰,摩洛哥旅行家。元·至正二年(1342年)来泉州。至正十四年(1354年)写成《伊本·巴都他游记》,赞誉“刺桐港诚世界最大港口之一”

伊靖阿

  伊靖阿,清·正红旗人。乾隆十二年(1747年)知泉州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国朝·知府》:伊靖阿,正红旗人。由监生乾隆十二年知泉州府。慈爱煦濡,视民如伤。缙绅贤士,以至山人墨客,皆加礼焉。考试力拔孤寒,凡贵胄富家,概绝弊窦,士论归之。 ”

江与权

  江与权,南宋·惠安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8·乡贡先生与权》:

  “江与权,惠安人。

  与黄以翼从学蔡和陈淳,为文古雅,两预乡贡。”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和陈淳》)

江默

  江黙,字德功,南宋·崇安人。乾道五年(1169年)调安溪县尉后历宰光泽、建宁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0·朱子建宁门人并交友·县令江德功先生据《道南源委》为作传,曰:

  “江默,字德功,崇安人。

  祖,历知郴、象二州,郡民绘像祠之,以廉吏荐进朝散大夫。

  登乾道五年(1169年)进士,调安溪尉。

  丁外艰归,诣武夷从朱子朱熹讲学,因携所著《易训解》、《四书训诂》以质朱子,曰:‘此先圣未发精奥也。’每以一意经史,无他嗜好,德行君子称之。

  尝辑本朝典故,撰为纲策上于朝。略云:‘伊尹太甲上述成汤商汤之事,周公成王近陈周文王周武王之模。敢献一得之愚,用衍万年之庆。’孝宗降玺褒美,赐绯鱼袋。

  后历宰光泽、建宁,皆有异政。卒于官,邑人祠之。

  ,为郢州录参,有声;从子。”

江常

  江常,字少明,北宋末南宋初·惠安人,后住泉州郡城(亦为晋江县治),亦作晋江人。崇宁五年(1106年)蔡薿榜进士,累迁中书舍人、给事中。宣和(1119—1125年)间任兴化军(今莆田市)知军事。靖康二年(1127年)十二月以朝奉郎、徽猷阁待制知福州。提举江州太平观归。绍兴八年(1138年)以徽猷阁待制于旧官上转一官致仕。

  行状记述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良吏·宋·江常》:

  “江常,字少明,惠安人。

  崇宁末第进士,累迁中书舍人、给事中。

  出知福州。建贼乘流趋迫州城,登埤呼其首,谕以祸福,许为腾奏,贼罗拜遁去。靖康初,州卒骄横,讙趋牙门,踪迹得其尤黠者付保伍,因事去之,士卒始识纪律。

  寻奉祠归。敬友孝亲;岁饥,倒廪赈济。以寿终。

  有外制十卷、文集二十卷。”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0·人物志·宦绩1·宋·江常》:

  “江常,字少明。崇宁五年进士。

  靖康初知福州。建州贼乘流逼州城,登陴呼其酋,谕以祸福,贼罗拜城下去。州卒骄横,欢趋牙门,访得其黠者付保伍,因事去之,士始识纪律。

  寻奉祠归。岁饥,倒廪赈济。父丧庐墓。以寿终。”

  《宋会要辑稿》:绍兴八年(1138年)“十二月三日,泉州言:‘左朝散大夫、充徽猷阁待制、提举江州太平观、持服江常疾病危笃,乞候服阕日守本官致仕。’诏江常候服阕日守徽猷阁待制,于旧官上转一官致仕。”

  著有《侍御集》20卷,泉州市图书馆收藏。

  江常卒后,泉州为立桂香坊。《八闽通志》:“桂香坊,宋时为给事江常立。”

  建南安金鸡渡浮桥

  宣和(1119—1125年)年间,江常自京师丁母忧归,建炎元年丁未(1127年)建南安金鸡渡浮桥。(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桥梁·金鸡桥》)

  明·万历《泉州府志》:“金鸡桥在一都九日山下。宋·宣和年间邑人江常造浮桥。”

  南宋·洪迈《夷坚丁志·卷11·金溪渡谶》:“泉州南安县金溪渡,去县(时县治在丰州)数里,阔百许丈,湍险深浚,不可以为梁……给事自京师丁母夫人忧,归泉南。建炎丁未卜墓地于渡之南岸,工役者日有履险之劳。南安宰事公谨甚,命暂联竹筏为小桥,仅可轻车往来……”

  建兴化熙宁桥

  江常在知兴化军时,靖康元年(1126年)始建熙宁桥。熙宁桥初名通济桥,位于莆田市城厢区阔口村(旧称白湖村),熙宁(1068~1077年)间是用舟相连的浮桥。江常倡建石桥,继任太守张读续成之。

  明《八闽通志·卷18·地理·桥梁·兴化府·莆田县·熙宁桥》载:“熙宁桥旧为白湖渡,熙宁间始议造舟为梁。……靖康元年郡守江常合众力鞭石累址,继守张读续成之。栏楯两旁其修四十寻,广二十之一,亦名通济,徐师仁为记。时有议欲移桥于木兰陂之下者,邑人林国均以为不若今所江阔岸平,无喧豗撞击之患,遂不用其言,而桥卒成。”

  建晋江普利大通桥

  绍兴十二年(1142年),江常捐金建晋江普利大通桥(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桥梁·金鸡桥》)。

  《八闽通志·卷18·地理·桥梁·泉州府·晋江县》:“普利大通桥,宋·绍兴十二年郡人江常捐金命僧智资营建,凡一百八十间,长三百丈。”

  此外,江常还对惠安云门寺(今属泉港区)进行了一次较大的修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云门寺》)

纪宗汪

  纪宗汪,字仲顷,清·晋江人。康熙四十四年乙酉(1705年)举人,历归化教谕、国子典籍、礼部司务。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6·人物志·宦绩7·国朝·纪宗汪》:

  “纪宗汪,字仲顷

  康熙乙酉举人,授归化教谕。教士以饬纪励节为先,阐扬幽闺节烈。

  升国子典籍,校刻经书六种,殚力稽劾。丙辰(乾隆元年,1736年)恩科,在京游宦贡监,无本籍文结,不许进闱。力陈祭酒扬名时宽禁,奏准取同乡官结,多士感戴。

  迁礼部司务。假归,卒于家。年七十九。”

纪宗瀚

  纪宗瀚,字亨汝,清·晋江人,纪宗汪兄。康熙廿三年甲子(1684年)举人。历闽县教谕、崇安教谕。(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纪宗汪》)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5·人物志·宦绩6·国朝·纪宗瀚》:纪宗瀚,字亨汝。康熙甲子举人。任闽县教谕,勉士以植品敦伦。连丁内外艰,起补崇安教谕,教如闽。乙酉(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偕弟宗汪上公车,道中得病归,至崇安卒。”

任汝亮

  任汝亮,明·猗氏人。万历六年(1578年)知泉州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明·知府》据《闽书》为作传。曰:

  “任汝亮,猗氏人。

  嘉靖间进士,授户部主事,却羡不受。

  隆庆初,管太仓,查盘数折,逮系狱。抗疏廷辩,中官索贿,奋言曰:‘天朝法纪,可贿免耶?’既释,改兵部。

  万历六年,出知泉州府。大署郡门曰;‘太守要钱听嘱者,不生还乡。’ 里人方仰其风裁,会去。

  初未至郡时,郡苦旱,祈梦九鲤湖,曰:‘太守雨,何不悟?’至,乃雨。

  卒后,人有遇于武当山者。”

任顺

  任顺明·南直隶常熟人。弘治十四年(1501年)任德化知县。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1·秩官志·明·知县》:任顺,弘治十四年任。”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宦迹·知县·明·任顺》:任顺,南直隶常熟人。弘治十四年任。性果断,多才能,每编赋税徭役,令下,民辄称便。有姓者好告讦,号雕儿,素为民患,化之以德,久不悛,乃置之罪,恻然遣之,曰:‘尔何不为嘉禾而为稂莠乎?’自是,德教蒸被,狴狱空虚。”

乔维岳(926—1001年)

  乔维岳,字伯周,五代末北宋初·陈州南顿(治所在今河南项城西)人。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以泉州通判知军州事。《宋史》、府、县《志》有传。

  《宋史·卷307·列传66·乔维岳》有传。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军州事·乔维岳》据旧《志》为作传。

  初宦

  乔维岳后周·显得三年(956年)登第,授太湖主簿。显德四年(957年)迁平舆令,北宋·开宝(968—975年)中擢为太子中舍、知高邮军,通判扬州、常州,又以殿中丞任升州通判。太平兴国(976—983年)初,徙襄州通判。

  《宋史·卷307·列传66·乔维岳乔维岳,字伯周,陈州南顿人。治《三传》。周·显德初登第,授太湖主簿。四年,迁平舆令。开宝中,右拾遗刘稹荐其才,擢为太子中舍、知高邮军,通判扬州,徙常州。金陵平,又移升州,改殿中丞。太平兴国初,徙襄州,俄丁内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军州事·乔维岳》:乔维岳,字伯周。”

  泉州通判知军州事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陈洪进(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洪进》)纳土归宋,以其子文显为泉州留后,泉州百姓对此不满,朝廷议择能臣关掌郡事,即起乔维岳以殿中丞任泉州通判、知军州事。

  《宋史·卷307·列传66·乔维岳三年(978年)陈洪进表纳疆土,以其子文显为泉州留后,朝廷议择能臣关掌郡事,即起维岳为通判。”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军州事·乔维岳》:“太平兴国三年,以通判知军州事。”

  清·毕沅《续资治通鉴·卷9·宋纪9·太平兴国三年》亦载:“初,陈洪进纳士,帝既命其子文显知泉州留后,议择能臣关掌州事,起复殿中丞南顿乔维岳为通判。”

  泉州府文庙在唐中叶始建于衙城右,称“鲁司寇庙”,五代改为“宣圣庙”。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乔维岳迁宣圣庙至崇阳门外东南三教铺,即今址(泮宫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寺庙·文庙·泉州府文庙》)

  乔维岳还曾游览戴云山,作《戴云山记》。(文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戴云山》)

  保守泉州,退仙游林居裔农民军

  建隆三年(962年),留从效卒,陈洪进张汉思从效少子绍镃,推副使张汉思为留后,自为副使。建隆四年(963年),陈洪进张汉思印,成为割据泉州(时含莆田、仙游)、漳州的军阀。为保住割据一方,陈洪进拥兵二万,并需每岁向朝庭上贡,只好“多厚敛于民”《宋史·卷483·列传242·世家6·漳泉陈氏》),课税繁重,民众不堪,阶级矛盾日趋激化。

  太平兴国三年(978)十二月,终于爆发了仙游游洋镇农民林居裔的起义。林居裔在百丈镇(今大洋乡)起事,曾一度掌握莆田县政,并率万余部众从何岭关南下,途经仙游、南安,越过晋江朋山岭,攻打泉州郡城。

  《宋史·卷307·列传66·乔维岳

  “会盗起仙游、莆田县百丈镇,众十余万(?应为“万余”)攻城(泉州郡城),城中兵裁(通“才”)三千,势甚危急。

  监军何承矩王文宝欲尽屠其民,燔府库而遁。维岳挺然抗议,以为:‘朝廷寄以绥远,今惠泽未布,盗贼连结,反欲屠城,岂诏意哉。’承矩等因复坚守。

  既而转运使(福州漕使)杨克让率福州兵破贼,围遂解。

  诏褒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军州事·乔维岳》:“时盗起仙游,众十余万攻郡城。郡中兵仅三千,势甚危急。监军何承矩欲尽屠其民,焚府库以遁。维岳抗议坚守。既而转运使杨克让率兵破贼,围始解。事闻,下诏褒之。”

  太平兴国四年(979年),林居裔率军回师仙游游洋,据险设寨固守。宋廷急忙下诏就近调兵讨伐。时平闽将军、涵江陈应功请任前锋,率兵进剿游洋山区。应功越溪谷尖战,被义军所杀。后“监军王继升率精兵追击,擒其魁,械送阙下,馀寇悉平”清·毕沅《续资治通鉴·卷9·宋纪9·太平兴国三年》)。

  先,莆田自陈·光大二年(568年)置县,属于清源军(泉州)管辖。林居裔起义军被镇压后,宋太宗披阅泉州图经,认为游洋镇山高地险,为防止山民再次叛乱,于太平兴国四年(979年)下诏在游洋镇增设兴化县,并建兴化军以领之。兴化军管辖莆田、仙游、兴化三县,军治原在游洋,太平兴国八年(983年)迁军治于莆田县治延陵里(今荔城),并建兴化军城。

  淮南转运使:治淮河

  归朝,为淮南转运副使,迁右补阙。雍熙元年(984)进为淮南转运使。

  《宋史·卷307·列传66·乔维岳

  “归朝,为淮南转运副使,迁右补阙,进为使

  淮河西流三十里曰山阳湾,水势湍悍,运舟多罹覆溺。维岳规度开故沙河(沙河又名乌沙河,明·漕运总督陈瑄重新疏浚后更名清江浦),自末口至淮阴磨盘口,凡四十里(以分淮河之水)

  又建安北至淮澨,总五堰,运舟所至,十经上下,其重载者皆卸粮而过,舟时坏失粮,纲卒缘此为奸,潜有侵盗。维岳始命创二斗门于西河第三堰(即五堰的中段),二门相距逾五十步,覆以厦屋,设悬门积水,俟潮平乃泄之。建横桥岸上,筑土累石,以牢其址。

  自是弊尽革,而运舟往来无滞矣。”

  现代水闸的原型,是一种称为“航行堰”“泄水船闸”的原始而费时的设施,在这种泄水船闸里通行十分缓慢且很危险。公元前50年我国就有这样的泄水船闸了。

  984年乔维岳在楚州(今淮安)运河西河创建的二斗门,是复闸,两闸相隔五十步(约合今制83米),垂直升降,交替启闭,两个闸门之间的水被关起来,形成一个缓冲段,送船过闸,既提高河运能力,又克服缓慢和危险的缺点,这样就发明了“塘闸”。到1375年,欧洲才建成第一个垂直升降的“塘闸”,比乔维岳晚389年。至于后来出现的旋转闸门,则是达·芬奇发明的。

  罢使职,权知楚州

  淮南转运使,权知楚州。

  《宋史·卷307·列传66·乔维岳“尝按部至泗州,虑狱,法掾误断囚至死。维岳诘之,法掾俯伏,且泣曰:‘有母年八十余,今获罪,则母不能活矣。’维岳悯之,因谓曰:‘他日朝制按问,第云转运使令处兹罪。’卒如其言,获免;维岳坐赎金百二十斤,罢使职,权知楚州。”

  晚年历官

  《宋史·卷307·列传66·乔维岳

  “迁户部员外郎。

  代还,为度支判官,转本曹郎中,出为两浙转运使,历知怀州、沧州。

  会考课京朝官,召还。属真宗赵恒寿王尹京(时赵恒为寿王,授京兆尹),精择府僚,留乔维岳为开封府推官。或言维岳在淮南,决狱不平允,左右有知其事者辨之,太宗赵光义特加赏异。

  储闱建太宗·赵光义寿王·赵恒为太子)乔维岳兼左谕德,转太常少卿。

  京府事繁,维岳评处详敏。有王陟为司录,真宗赵恒亦称其明干。及践祚赵恒于至道三年[997年]三月即位,是为真宗,即命维岳毕士安权知开封府,拜给事中、知审官院。

  维岳体肥年衰,艰于拜趋,陈乞外迁小州。上嘉其静退,特授海州刺史。

  咸平(998—1003年)初,知苏州。素病风,上以吴中多食鱼蟹,乃徙寿州,仍命太医驰疗之。”

  身后

  咸平四年(1001年),卒于知寿州任上。

  《宋史·卷307·列传66·乔维岳

  “四年,卒,年七十六。赠兵部侍郎,官给其葬。

  大中祥符(1008—1016年)中,录其孙世昌献之,并赐同学究出身。

  维岳明习吏事,有治剧才。在怀州,王钦若(天禧元年[1017年]为相)始举进士,维岳知其贵;又善待陈彭年(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拜刑部侍郎、参知政事,判礼仪院,充会灵观使),自刺郡连奏为通判,皆称荐之。”

池显方

  字直夫,明·同安人,居厦门,万历己酉(1609年)举人。

  工诗文,有《晃岩集》、《南参集》等。与时人董其昌、黄道周、何乔远等名流为友,得福建巡撫南居益器重。淡漠功名,喜游山玩水,写有游武夷、泊秦淮、登泰山等诗歌、游记。

  明·崇祯间,安溪青林岩“有重眉禅师嗣法于雪峰信和尚,寻隐此山。古迹有十景,同安孝廉池显方作十咏。”(《安溪县志》)

安德肋·贝鲁亚

  又译安德烈·佩鲁贾,意大利圣方济各会会士、泉州天主教区第三任主教。元·至顺三年(1332年)卒葬泉州。《中国天主教传教史》:安德肋·贝鲁亚是死后埋葬在泉州的。”

  另吴文良考证:安德肋·贝鲁亚,元代曾任泉州圣方济各会主教。这位主教到任后,建造了一座圣堂及一座规模相当宏大的修院。当这些建筑刚刚完成时,他在元·泰定二年(1325年)病死。”

有朋禅师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宋·有朋禅师载:有朋禅师(北宋·南安人),元丰二年(1079年),泉守陈枢主教开元寺。宣和六年甲辰(1124年)九月,忽笔偈云:‘张公酒,李公醉,归去来兮何所泥。打破虚空笑一场,金刚脚拄帝释鼻。’跏趺坐化。”

  著有《两会语》、《颂禅余咏》。

关詠

  关詠,字永言(据《全宋词》小传),北宋人。曾官屯田郎中(《文恭集·卷16·关咏可屯郎中制》)仁宗·嘉祐八年(1063年)以太常少卿知泉州,改光禄卿、秘书监(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9》)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关詠 据《闽书》为作传,曰:关詠,籍贯阙。嘉祐八年(1063年)自太常少卿知泉州,改光禄卿秘书监。泉有番舶之饶,官州者多市取其货,十不偿一。惟与参军杜纯无私买,竟以不察举他官坐免。”

  《宋史·卷330·列传89·杜纯》:杜纯,字孝锡,濮州鄄城人。…… 以荫为泉州司法参军。泉有蕃舶之饶,杂货山积。时官于州者私与为市,价十不偿一,惟知州关詠无私买,人亦莫知。后事败,狱治多相牵系,独两人无与。犹以不察免,且檄参对。愤懑,陈书使者为讼冤,得不坐。”

阳思谦

  阳思谦,字生白,明·新化人,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知泉州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明·知府》节《田亭草》为作传,曰:

  “阳思谦,字生白,新化人。由进士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自铜梁令擢知泉州府。

  躬操廉洁,为群吏先。规恢措注,硕画井然。

  郡猾胥窟穴,伊久灼其弊窦,从几席上迅扫之,莫敢有心招瞬语,旁寄耳目者。

  境多窃盗,甚且行劫,严行保甲,俾比闾相警察,虽豪家亦愿备干掫,自是胠箧发扃之徒,无复有鼠伏鹰攫者。

  俗多讦讼,片纸株连,构为陷阱,为理谕法剖,一分其直枉,辄遣去,政平讼理。

  尤注心风教,朔望集诸生,语以慎自爱重,毋负造士令典。

  杜媚奉之径,塞干谒之门,咸兢惕颅化。

  郡乘自隆庆二年(1568年)修辑,已历四十五年,聘尚书黄凤翔等重修之,以备文献,是为万历壬子(万历四十年,1612年)《志》。

  秩满入觐,迁擢去,士民德之。 ”

行修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释·五代》:行修,祝发瓦棺寺。同光二年,移锡湖西法相寺,依石为室,禅定其中,跏趺而化。寺僧为泥塑封之。宋·咸宁三年,赐号慧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