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 清
(字介夫,号虚斋,谥文庄)

  晋江人。
  少从侯官
林玭学《易》。
  成进士后归讲学。
  谒选礼部祠祭司主事。
  吏部稽勋司主事。
  蔡清《答当路陈民情书》

  补礼部祠祭司员外郎、改南京文选司郎中。
  起江西提学副使。
  卒。
  著述。
  评价。
  学术成就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的评述。
    ——学术思想。
    ——密箴五十条。
    ——重视培养人才。
    ——影响。

  
蔡清学派。
  遗迹。

  蔡清(1453—1508年),字介夫,别号虚斋,谥文庄,明·泉州晋江人,明代易学大家。生于景泰四年(1453年)。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蔡清》、府县《志》有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9·文庄蔡虚斋先生“《明史》、《闽书》、《蔡文庄公集》、《明儒学案》”为作传。

晋江人

  蔡清,晋江人。先世家惠安之东林里,高祖蔡润世安,曾祖蔡辉中;至元代,祖蔡惠(下“大”改“心”),始徙晋江居焉;父蔡观慧,号允元;叔蔡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观慧》)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蔡清,字介夫,晋江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蔡清,字介夫,号虚斋。”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9·文庄蔡虚斋先生》:先生讳,字介夫,晋江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9·东林氏家世学派》:? 

  “按:

  蔡文庄先生先世家惠安之东林里,至元代有处士讳者始徙晋江,是为先生始祖。

  先生蔡清尝自述其高祖大略,谓高祖世安公,讳,与都宪公为友。都宪尝语先生云:‘吾及识乃高祖,实一时善士。’

  曾祖讳辉中,永乐甲午(永乐十二年,1414年)乡试。

  祖讳(下“大”改“心”),不仕。

  父讳观慧,为允元公。先生为佚老会记言(指《逸乐会记》),在会凡十七人,而允元公为之长,一时在列皆乡之望,文行表表,出等夷而萃为一会,则允元公为巨人长德,以肇基启后,有以哉。

  泉南自紫阳朱熹而后,人文之盛,实倡起于文庄;是文庄先生之家世渊源,尤后学不可不追寻所自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蔡清》:蔡清,字介夫,号虚斋,晋江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7·人物志·隐逸·明·蔡惠》:

  “蔡惠虚斋先生祖父。

  性沉静,好读书,有高行。尤精地理之学,自择地于桃花山。晚岁委家于子,游神物外,穷年山居,不问世事。

   殁后,进士周太初挽以诗曰:‘处士素乐善,晚年长蔬食,大儿能克家,小儿乡进士。'

  次子,举人;元孙,理学名臣,从祀文庙。”

少从侯官林玭学《易》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少走侯官,从林玭学《易》,尽得其肯綮。”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所师事者何乔新,其《易》学则师三山林玭。”

  蔡清自幼好学,天资颖悟,有司试其文,皆以大器期之。及长,尤致力于六经、诸子及史集之学,对理学名家周敦颐程灏程颐张载朱熹性理之书,“靡不熟读精究”,做到“毫分缕析”,“能发前人所未发”

成进士后归讲学

  蔡清于成化十三年丁酉(1477年)乡试中解元,成化廿年甲辰(1484年)成进士,无意仕进,即乞假归,讲学于泉州水陆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水陆寺》)。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举成化十三年乡试第一,二十年成进士,即乞假归讲学。”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9·文庄蔡虚斋先生》:“成化十三年福建乡试第一,晋江之山鸣如玉磬者三日。二十年成进士,即乞假归,讲学水陆僧寺,江南之士多来从游,事亲读书之外,未尝急求仕进。”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蔡清》:“成化丁酉解元,甲辰进士。讲学水陆寺,士多从之游。”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成化丁丑解元,甲辰进士。请告家居,讲学水陆寺,士多从之游。”

谒选礼部祠祭司主事

  弘治元年(1488年),蔡清迫于母命,赴京谒选,得礼部祠祭司主事。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已,谒选,得礼部祠祭主事。”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9·文庄蔡虚斋先生》:“他日,为其母写容,母愀然曰:‘吾闻母以子贵,今汝举进士有年矣,吾犹故巾帼。’先生闻言大伤之,即赴选,得礼部主事,是为弘治初元。”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弘治元年赴选,得礼部主事。”

吏部稽勋司主事

  宏治(1488—1505年)初,吏部尚书王恕荐为吏部稽勋司主事。丁内艰归。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王恕长吏部,重,调为稽勋主事,恒访以时事。乃上二札,一请振纪纲,一荐刘大夏等三十余人。皆纳用。寻以母忧归。”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蔡清》:

  “宏治初,以王恕荐为吏部稽勋主事。

  因上‘管见’二札,言:‘今朝廷之患在纲纪废弛,以至士风日弊、民力日屈,当大振作之,乃可销境内之忧,静疆场之警。’

  又荐引名士刘大夏等三十余人,皆纳用。

  庶吉士邹智论事下狱,司寇何乔新方在告,乔新强之出,乔新即疏救,得谪官岭南。”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9·文庄蔡虚斋先生》:

  “吏部尚书王恕重其学行,奏改为吏部稽勋主事,时与谈论谘访。

  先生因上‘管见’二札于,言:‘今朝廷之患在纪纲废弛,以至士风日弊,民力日绌,当大有以振作之,乃可销境内之忧、静疆场之警。’

  又荐引名士刘大夏等三十余人,皆纳用。

  庶吉士邹智论事下狱,罪且不测,先生急白于大司寇何乔新,得疏救,得谪官岭南居之。

  丁内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

  “吏部尚书王恕稔知其学行,奏改吏部稽勋司主事,时与谈论谘访。

  因上‘管见’二剳,言:‘今日纪纲废弛,士风日敝,民力日诎,当大有以振作之,乃可销境内之忧,静疆场之警。’

  又疏海内名流刘大夏等三十余人,恕皆纳用。

  庶吉士邹智论事下狱,罪且不测。时刑部尚书何乔新尚在告,乔新,强之出。乔新即疏梂,得谪官岭南。

  丁内艰。”

蔡清《答当路陈民情书》

  弘治四年(1491年),蔡清因母丧回家丁忧。是年漳平县农民武装首领温文进在安溪大深设寨驻军,后攻占安溪县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历史事件·泉州农民起义》)

  弘治五年(1492年),蔡清答当路陈民情书(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书》收录),建议福建修桥梁道路。曰:

  “福建多山路,山路多险隘。如今浦城县仙霞等项及福清县常思岭,上官常所经行,犹或诧为险峻,抑不知此犹通衢大路也。其险甚处,上有悬崖峭壁百千仞,下则有不测之坑谷,泉泻其中,声如震雷;而仅以盈尺之板,或半腐木枝架其上以渡,甚可危也。又或林木蒙翳,披一罅而入,数十百步不见天日,与探虎穴无异。其出也,木叶草刺,粘带满襟裳。当时平无事,行者无喧呼追迫之声,犹若未甚害。

  不幸如去年漳贼温文进倡乱,不三四日抵安溪县,县民匆卒委弃资产,奔入泉。欲从陆行,则恐贼伺其隘,万一无生;姑投溪舟,而人众利先,溪舟小不足任,载胥及溺,皆无辜之民也。可胜痛哉。

  夫桥梁道路,亦王政一端。诸葛以仓皇立国于蜀,日不暇给,犹以此为务。今职方内地,皇风清穆百余年,而此等事有司视为度外。设使温文进辈稍有黠鼠之智,不离穴以即平地,则官军虽数十万,其如不得方轨、不得成列之径路何?恐亦未能剿绝如此之易也。虽幸无虞,而行旅之出于其路者,犯涉艰危,亦有司君子所当留心者。

  窃意可于岁事稍丰之日,令有司督谕当地大姓,或照里分,相地势所便,以次分治之。非必大动工力,大抵皆有成路。如旁岸之径,原用木度,则去其腐且小者,易以坚且阔者;或架方桥于其上,又善矣。其木石则取之左右无穷也。若林木丛翳处,则刊之焚之,使兽蹄稍远,行人不至卒与虎狼遇也。

  今之大姓,家有余资,而滥费于淫祀何限,此等在在有之。若令舍彼为此,督谕有方,盖未必不幡然乐趋也,未必皆劳鞭棰也。如民力不足,虽佐以官钱亦可。其于有事之日,兵民尤为大助。”

补礼部祠祭司员外郎、改南京吏部文选司郎中

  3年服阕,补礼部祠祭司员外郎。弘治十二年(1499年),长子蔡存畏参加乡试,卒于归途,蔡清以父老子幼乞便养,未准,又乞就近养亲,改南京吏部文选司郎中。一日心动,急乞假养父,归甫两月而父卒,自是家居授徒不出。山东巡按御史陆偁欲请蔡清出主省试,他认为非朝命,辞不赴任。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服阕,复除祠祭员外郎。乞便养,改南京文选郎中。一日心动,急乞假养父,归甫两月而父卒,自是家居授徒不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9·文庄蔡虚斋先生》:“服除,吏部有不悦者以补礼部祠祭司员外郎,乞便养,升南吏部文选郎中。一日心动,乞终养,至家两月而其父没,人谓孝感。自是家居授徒不出,每遇亲忌,痛哭流涕终日,不御酒肉;宗族内外有贫乏者,恒周恤之。”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蔡清》:“寻除南吏部文选司。”

  ·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服除,补礼部祠祭司员外郎,升南京吏部文选郎中。一日心动,乞终养,至家两月而父殁。每遇忌辰,痛哭流涕,终日不御酒肉。恤宗族,抚孤贫,虽屡空而不暇自计。”

起江西提学副使

  正德元年(1506年),蔡清即家起江西提学副使。任上,主持修茸朱熹讲学旧址白鹿洞书院,刊布《学政条约》、《大学、中庸蒙引》、《精选文》等,督励生员勤习功课。藩封于南昌的宁王·宸濠骄纵有逆节,蔡清不附,多有相抗;宁王素恨都御史林俊刚直,而蔡清林俊的好友,亦引起宁王忌恨。最后,宁王欲诬害蔡清蔡清被迫引疾致仕归家。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

  “正德改元,即家起江西提学副使。

  宁王·宸濠骄恣,遇朔(初一)(十五),诸司先朝王,次日谒文庙。不可,先庙而后王。王生辰,令诸司以朝服贺。曰‘非礼也’,去蔽膝而入。王积不悦,会王求复护卫,有后言,王欲诬以诋毁诏旨,遂乞休。王佯挽留,且许以女妻其子,竞力辞去。”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59·文庄蔡虚斋先生》:

  “正德改元,即家起江西提学副使。

  时宸濠方图不轨,凡朔望,藩臬官皆先朝宸濠,次日乃谒孔子庙。先生至,力请僚属同日行礼,先谒庙,后朝王。宸濠生日,令藩臬官着朝服贺。先生曰:‘臣子见君则朝服,无见王者。’去韍而入,宸濠大怒。一日宴藩臬官,宸濠嘲先生曰:‘公乃不能作诗。’先生对曰:‘某平生于人无私。’盖‘私’与‘诗’音相近。宸濠益衔之。其后奏求护卫,已得请矣,同官有倾先生者,谓先生独有后言。宸濠闻之,欲诬以非议诏旨之罪。先生正色对,遂疏乞致仕。宸濠尚阳善挽留之,且欲以女妻其子,先生力辞归。”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45·人物3·泉州府··蔡清》:

  “历江西提学副使。

  宸濠方图不轨,每朔望藩臬皆先朝宸濠,次谒文庙。至,力请先谒庙后朝王。宸濠生辰,令以朝服贺,独去韨而入,曰:‘以别于至尊也。’宸濠怒,一日与藩臬官侍宴,宸濠公乃不能作诗,对曰:‘臣生平于人无私,盖私与诗音相近。’宸濠益衔之,遂引疾归。”

  ·道光《晋江县志·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

  “正德初,即家起江西提学副使。

  宸濠以饰诈冒贤孝名,预知其有逆节矣。生辰,藩臬官具朝服贺,独去蔽膝而入,曰:‘以别于至尊也。’朔望,诸司皆朝王,后阅文庙,力请其僚同日行礼,先谒庙,后乃朝王。积怒,因待宴嘲不能诗文,谓朝廷方面,岂容藩王挫折,据理以对,益衔之。罢宴出,引疾致仕,归。”

  正德三年(1508年),复起蔡清为南京国子监祭酒,朝命未至而蔡清已卒于泉州家中,年五十六。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

  “刘瑾知天下议己,用蔡京杨时故事,起南京国子祭酒。命甫下而已卒,时正德三年也,年五十六……

  万历中追谥‘文庄’,赠礼部右侍郎。”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9·文庄蔡虚斋先生》:

  “时刘瑾方专权,驾引名士以掩人心,不数月复起为南京国子监祭酒,朝命未至而先生已卒,时正德三年也,年五十六。” 

  “万历中,佥都御史仰庇请易名谥‘文庄’,大学士廷机复请赠礼部侍郎。国朝·雍正二年,从祀孔子庙廷。”(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仰庇廷机》)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蔡清》:

  “时刘瑾方专权,援引名士,起为南京国子祭酒,朝命未至,而已卒。”

  “隆庆三年(1569年)从祀庙庭。万历中赐谥‘文庄’,赠礼部侍郎。”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

  “逆当权,方拔时贤,不数月起为国子监祭酒,命方下而已卒,知者谓若存必不出也。年五十六,葬于钟卢山……

  隆庆三年(1569年),议从祀孔子庙庭。

  万历中,佥都御史詹仰庇请易名于朝,赐谥‘文庄’、大学士。李廷机复为请赠礼部侍郎。

  清·雍正二年(1724年),从祀(泉州府)文庙。

  存畏存远,曾孙如川。”

著述

  蔡清一生致力于理学研究和教育工作,急急于求道而疏略于求官。他精研六经、子史及各理学名家著作,对《易经》尤为重视。认为《易》为“五经之首,生命之蕴”,因此研究特别深入,能发前人所未发。《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蔡清“以善《易》名。”

  蔡清一生著述颇多。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所著《四书、易经蒙引》(《四书蒙引》15卷、《易经蒙引》12卷),又有《河洛私见》(1卷)、《太极图说》(1卷)、《(通鉴)纲目随笔》(1卷)、《虚斋文集》(5卷),皆是以发挥经言。”

  还有《虚斋独解》2卷,《艾庵密箴》1卷、《考订大学传》1卷等。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易经蒙引、四书蒙引、虚斋集、虚斋三书、蔡文庄集》)

评价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平生饬躬砥行,贫而乐施,为族党依赖。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59·文庄蔡虚斋先生》:
“先生气清色和,外简内辨,始即之使人忘其鄙吝,及与之久,妄消躁息,与论天下古今,一以礼义折断,其言剀切精深。”
“备考   
罗整庵曰:蔡介夫《中庸蒙引》论鬼神数段极精,其一生做穷理工夫,且能力行所学,盖儒林中之杰出者。
孔兼曰:宋儒语录》荆川先生业有梓行,不容复赘,我朝先辈遗言尚缺如也。予于中得其人之纯正不杂者以列名,因录其言之精实可传者以垂训。若关中薛敬轩、玉峰魏庄渠两先生其最也,外此而吴康斋陈白沙蔡虚斋诸公非后先之颉颃者乎!予身在堂下,而此十先生者(曹月川薛敬轩吴康斋胡敬斋陈白沙蔡虚斋魏庄渠吕泾野尤西川徐养斋)皆堂上人也。愧学未窥斑,而辄敢次第,其言如左,缘考其行,则皆屋漏如斯,大廷亦如斯者也;蚤岁如斯,晚节亦如斯者也。斯之谓躬行君子,予之窃有志未逮者也。此外名贤,非无见道之语,而或其人尚存者,不可径述;议论未定者,不可漫述;言足听闻而中多疵累者,又不敢轻述。虽有掀揭之勋名、悬河之才辨,予终不敢雷同而附和之。盖析理有毫厘之差,谬必千里;论学有边旁之见,义多渗漏。严学派者审之?  
廉赞曰:平生所志,惟在儒术。举业理学,会萃为一。《蒙引》之作,藩垣置笔。辩如江河,守则以讷。朱之于吕,尝诔其殁。酷类成公,词寡人吉。闽学中兴,公多倡率。 
·道光《晋江县志·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色清气和,外闲内辨。”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蔡文庄集》曰:蔡虚斋李宗一书曰:‘儒者致用,尚欲经理一世,康济群生,而今数口之家,生计乃常不办,至数数仰资他人,贻忧父母,才之疏劣,于此亦可自考。虽然,士之常也。清亦尝有自解之法,即今卧处自题云:命好德不好,王侯同腐草;德好命不好,颜回任穷夭。非敢以德自居也,用以自勖。见贫之外,又有在所当念者尔。’”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蔡文庄集》曰:“先生曰:‘处今世亦自有许多避嫌处,不可便以圣贤自拟。’王应韶云:‘此鲁男子善学柳下惠之法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明世说新语》曰:邱文庄邱浚不屑一世,每称蔡介夫学醇行洁,可方古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邱浚》)
蔡清为官清廉,反对谋私。常说:“一身之利无谋也,而利天下者则谋之。”他推崇贾谊诸葛孔明的正直,敢于揭露明代封建统治者把“取于民”的钱财,都落入“庸将之家”、“权幸之门 ”,以致“兵弱”不振,热切希望最高统治者“当大有以振作之”,使人民安居乐业。
  
学术成就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的评述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59·文庄蔡虚斋先生》:
“尝曰:学宜养正性、持正行,故饬躬约礼,动准古人,以六经为入门,四子为标准,四儒为真派,而反身用力,本之静虚之地。故初时主於静,后主于虚,谓天下之理以虚而入,亦以虚而应,以格物不外读书,读书当以‘虚心涵泳、切己体察’八字为要诀,因以虚名其斋。其教人也,以看书思索义理为先,不独语言文字。盖谓圣人作经以明道,学者因传注以求经,实从体验身心而洞见道体者。
又曰:宋儒之道,至朱子始集大成。朱子之学不明,则圣贤之道不著。故与其徒著《四书蒙引》、《易蒙引》诸书,皆推原朱子之意,以归圣贤本旨。为宻箴五十余条,皆反身自检之功。友善寗永贞林俊孙交杨廉丁玑江朝东,而师事何乔新,其言《易》则师三山林玼。传其《易》者,则同邑,至今言《易》者皆宗之。弘治间士大夫理学中辍,永贞朝东与先生皆起稀旷之后,而先生与尤为独得。
恭肃光升曰:泉自朱子簿同安之后,私淑虽多,而惟先生为得其宗,泉南一时人物之盛,皆先生所造就也。虽历仕未尽儒者之用,而有教人数世之泽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光升》)

  学术思想

  蔡清的理学,主要是继承朱熹的学说。他在泉州清平铺楼上潜心著述,写成理学代表作《四书蒙引》,捍卫朱熹的学说,凡“合于文公者取之,异者斥之,使人观注玲珑透彻,以归圣贤本旨。”他认为“宋儒之道至朱子始集大成,朱子之学不明,则孔孟之道不著”。书成之后,名扬全国,成了风行一时的热门书。在他的力倡下,朱熹的《四书集注》成为明、清时期以经术取士的科举考试的标准答案。
詹咫亭请謚疏稿》詹仰庇,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仰庇》)曰:朱熹有功于圣人,而则有功于朱氏,羽翼经传,折衷群言……应举者但习之书,守之说。”后世称蔡清朱熹的功臣。
明·林俊蔡清曰:“平生精力尽用之《易四书蒙引》之间,阐发幽秘,梓学宫而行夫下,其于《易》深矣。究性命之源,通幽微之故,具有以见夫天下之赜象。”
他对朱熹的理学思想也有创造性的发展。如朱熹主张“理先”、“气后”,由“理”生“气”,即认为精神先于物质而存在。 蔡清则认为“尽六合皆气也,理则此气之理耳”,即先有气而后有理,体现了唯物主义思想。
?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之学,初主静,后主虚,故以虚名斋。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45·人物3·泉州府··蔡清》:
学初主于静后主于虚谓天下之理以虚而入亦以虚而应因以虚名斋
尝曰学宜养正性持正行以虚心涵泳切已体察为要诀
又曰宋儒之道朱子始集大成朱子之学不明之道不著。
著《四书蒙引》、《易蒙引》,皆推原朱子之意至今学者宗之。”
·道光《晋江县志·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其学初主于静,后主于虚。谓天下之理,以虚而入,亦以虚而应,因以虚名斋。”

  密箴五十条

  ·道光《晋江县志·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为‘密箴’五十条,皆自箴自砭之语。”他总结学习经验:“学宜养正性、持正行,虚心、涵养、切己、体察八字要诀也。”他自题其卧处云:“善爱其身者,能以一生为万载之业,或一日而遗千百年之休;不知自爱其身者,以其聪明际盛时,操名器,徒就一己之私而己,所谓如入宝山空手回也。”为了问学求道,他把贫困置之度外,题云:“命好德不好,王侯同腐草;德好命不好,颜渊任穷夭。”用以自勉。


  重视培养人才

  蔡清重视培养人才。
他刚登进士就请假归家,在水陆寺讲学,江南学子多跟他学习。为官所到之处,如建州、严州、杭州、北京、南京等处,所至必讲学,“官辙所至,随杖履者数百人”。告病归家,仍在水陆寺讲学不停。因此“有志之士,不远数千里从之”。在他的教育下,“出其门者,皆能以理学名于时。”
他对贫困学生不收学费,还供给膳宿,寒来暑往 ,还为他们添置衣裳。
他治学严谨,在床边设案置烛台,凡与学生讲论的问题,临寐前反复思考 ,若有所得即起床,点灯纪录备忘。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其门人陈琛王宣易时中林同赵逮蔡烈并有名,而陈琛最著。·道光《晋江县志·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得其传者陈琛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琛王宣易时中》)

  影响

蔡清的倡导和影响下,泉州李廷机张岳林希元陈琛苏浚郭惟贤等28人在开元寺结社研究《易》学,人称“清源治《易》二十八宿”,出版 论著达90多部,一时泉州研《易》蔚然成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廷机张岳林希元陈琛苏浚郭惟贤》)
蔡清在泉州成为研究理学的中心人物,且形成“清源学派”, 其影响遍及全国,故有“今天下言《易》者,皆推晋江;成、宏间,士大夫谈理,惟尤为精诣”之誉。
·道光《晋江县志·38·人物志·名臣2·明·蔡清》:“成、弘间,谈理学者,惟为精诣云。嘉靖八年,子推官存远表进《易经、四书蒙引》,诏发刊行。”(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概述·明》、《泉南著述·易经蒙引、四书蒙引》)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嘉靖八年(1529年),其子推官存远以所著《易经、四书蒙引》进于朝,世宗诏为刊布。

蔡清学派

闽中理学渊源考·59·文庄蔡虚斋先生学派》:
“按:
明代盛时理学大明,前辈言:北方之学起自渑池氏、河津氏,南方之学发自康斋氏,而闽中则虚斋先生实倡之。
先文贞公李光地谥文贞)撰《虚斋先生祠记》曰:吾闽僻在天末,自朱子朱熹)以来,道学之正为海内宗。至明代成化后,虚斋先生崛起温陵(泉州古称温陵),首以穷经析理为事,非之书不读,非之说不讲,其于传注也,句谈而字议,务得朱子当日所以发明之精意,盖有勉斋北溪诸君子得之口授而讹误者,而先生是评是订故。(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光地朱熹》)
前辈遵岩?王慎中谓:自明兴以来,尽心于朱子之学者虚斋先生一人而已,自时厥后,紫峰?先生陈琛次崖?先生林希元(按公初藁尚有净峰?先生[张岳])皆以里閈后进受业私淑,泉州经学遂蔚然成一家言。时则姚江之学大行于东南,而闽士莫之遵,其挂阳明弟子之录者,闽无一焉,此以知吾闽学者守师说、践规矩,而非虚声浮焰之所能夺,然非虚斋先生,其孰开之哉。今经学久晦,士大夫好尚趋向龎而不纯浮华之徒,转相夸毗,独至《蒙引》、《存疑》、《浅说》、《通典》诸书,则行于海内,家习而人尚之,翕如也。故尝以为吾闽之学,独得汉儒遗意,明章句,谨训诂。专门授业、终身不背其师言者,汉儒之学也;师心任智、灭裂卤莽者,近代之学也。是二者,孰古?孰今?孰醇?孰漓?后之君子必有辨之者矣。(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慎中陈琛林希元张岳》)
读先公叙述闽学源流,起衰救弊,诚今日学者之律令格式也。兹撮其略著於篇端。”

遗迹

蔡清故居位于鲤城区新华西路孝感巷24号。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宅·明宅》先儒文庄蔡清谥文庄)在曾井铺,今为祠。又有蒙引楼。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蒙引楼在清平铺。蔡文庄著书处。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云谷堂云谷堂平山塔院。府志明儒蔡清读书处。’”
墓在泉州城东郊桃花山,今尚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古墓·蔡清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