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廷机
(字尔张,号九我,谥文节)

  幼年。
  乡试第一。
  读书永春山中

    ——为永春林氏婿。
    ——题咏。
    ——游学德化。

  进士第二,授编修。
  累官宫坊。
  分校礼闱和典试应天
  国子监祭酒。
  迁南京吏部右侍郎署部事。
  兼署南京户、工二部事。
  礼部右侍郎、左侍郎

    ——“妖书”案。
    ——遇事有执,然性刻深。
    ——上雅重之。

  入阁。
  辞归。
  居家。
  身后。
  著述。
  题《寿玉山翁五老图歌》。
  评价。
  明·蒋德璟《燕居录序》。

  李廷机(1541—1616年),字尔张,号九我,明·泉州新门外(今鲤城区浮桥镇)人,嘉靖廿年(1541年)生。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和郡、邑有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综述“《明名臣言行录》、《明史》、新旧《郡志》、《闽书》、蒋八公撰《燕居稿序》”等记述为作传。

幼年

  李廷机少时家境贫寒,奋志砺学,素有兼济天下之志。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李廷机,字尔张,晋江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

  “李廷机,字尔张,号九我,晋江人。

  幼禀气薄,就塾后犹夜啼,筋浮睛露,乡父老谓非寿相,父母亦忧之;然沉静寡言,永日不思睡。

  十岁从黄默堂先生,一日以状元宰相命题,破曰:‘名魁天下之选,身近天子之光’。先生喜甚,命同学北面揖之。”

  “学者称九我先生九我者,廷机早失父母,取蓼莪之章以自号也。”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李廷机,字尔张,号九我,晋江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李廷机,字尔张,号九我。”

乡试第一

  隆庆(1567—1572年)初)李廷机以学业优异被泉州府学选为贡生入太学深造,隆庆四年庚午(1570年)应顺天府(今北京市)乡试第一(解元)。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贡入太学,顺天乡试第一。”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隆庆四年,顺天乡荐第一。”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隆庆庚午举北闱第一。”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隆庆庚午顺天解元。”

读书永春山中

  李廷机举顺天乡试后,回到泉州,到永春县游学和教书数年,又曾到德化授馆,并在永春娶妻。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归,读书永春山中。”《永春州志》载,李廷机“为永春氏婿”

  为永春氏婿

  李廷机的岳父名林铎林铎,字鸣盛,号石泉,永春锦斗人。家境原较殷富,后因倭寇之乱和农民起义,受到官府欺榨,家业逐渐破败。林铎的长子和长女婿均为庠生,但都早卒,因此他不肯将次女轻易许人,说:“吾将求能贵吾女者而托焉。”

  一日,林铎在呈祥乡朋友君家中见到李廷机,十分中意,出门时私下对君说:“若得此人为婿,心愿足矣。”李廷机早先在家曾订聘王氏,但未过门而亡故,于是由君做媒,娶林铎次女为妻,成了家女婿。后来李廷机自比汉朝的穷书生鲍宣有缘娶富豪千金桓少君为妻,言下之意,实是称赞林石泉好眼力,选婿于尚未发迹之时。

  锦斗《桃源方山族谱》载:李廷机成为家女婿后,在锦斗与林石泉相处4年有余,翁婿感情融洽,并与当地百姓结下诚挚友谊。李廷机与妻兄林文洵、当地青年学子王子希方云年一同在岳家“泉石楼”石室读书,互相切磋,学问更加长进。“后九我入相,二公子亦游泮水,云年则三中副车,其学问渊博,扬名显亲,皆得力于此也。”

  由于他的关系,李廷机之弟李廷柱也与永春结下很深的情缘。李廷柱李廷机16岁,父母去世时,他才“五七岁”,李廷机把他带到永春,“育而教之”,且“结姻于永春氏,就试永春”

  在永春的生活经历给李廷机留下深刻影响,从他《与林迪采妹夫》信中提到“儒家生计,不离教馆,十金馆可当永春百亩田”可见一斑。

  李廷机岳家故居“凤仪堂”位于锦斗内街,原本雕梁画栋,华丽宏大。因历史变迁,解放初辟为民居,后被改建,现仅存部分下厅堂及大门等遗迹,埕前有凤雕石鼓一副、喂马石槽一个以及数个零星石柱。

  题咏

  李廷机在永春期间,还与诗朋文侣畅游山水名胜,留下众多诗篇佳构。《永春州志》载:李廷机“游普济寺,有和颜廷榘诗六首,又游古德院诗二首。”

  和颜廷榘《普济寺》

  普济寺在永春县蓬壶镇蓬山。(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普济寺》)

  颜廷榘(1519—1611年),号桃陵,永春石鼓桃场人,曾任九江府通判、岷王府长史,是永春历史上有名的乡贤、诗人和书法家,比李廷机大22岁,是忘年之交。(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颜廷榘》)

  李廷机颜廷榘同游普济寺,颜廷榘赋诗6首,李廷机步其原韵和之。李廷机和《普济寺》今仅存2首:

  “庭宇自幽敞,杉松况四围。住僧争似识,游子至如归。野蔌斋厨足,人踪晚径稀。白莲应再结,令莫相违。”

  “黄昏僧饭后,清磬数声徐。秋意满兰若,吾心亦泊如。行行良得句,咄咄向空书。漫道长卿渴,犹能赋《子虚》。”

  按:①白莲社:东晋名僧慧远于江西庐山东林寺,同慧永慧持刘遗民雷次宗等结社精修念佛三昧,誓愿往生西方净土﹐又掘池植白莲﹐称白莲社。②令:东晋·彭泽县令陶渊明。③“漫道长卿渴,犹能赋《子虚》”:汉·司马相如,字长卿,曾作《子虚赋》。

  《古德院》

  古德院位于永春苏坑熙里村。·乾隆五十二年《永春州志》载:“古德院在二十二都,明·正统间建,晋江李廷机与里人王天策尝读书于此。”王天策是苏坑学子,与李廷机友善,又同时于隆庆四年(1570年)中举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天策》)
李廷机所赋《古德院》诗二首为:
“九月山中寒气微,浪游客子爱朝晖。泠然行处风为御,卓尔空中锡欲飞。薏苡野人初得种,松楸涧道故相依。独怜容易时光换,才着单衣又夹衣。”
“相逢萍梗兴怀同,蹑屐凭虚到此中。绕院潺潺千涧水,入松飒飒九秋风。轮回法藏犹堪斡,牢落僧居半已空。谁说游人心未了,云霄万里一飞鸿。”


  《咏雪山》

  李廷机还曾攀登永春最高峰——雪山,游雪山岩。雪山处呈祥乡和德化交界处的,海拔1366米,是永春群山之宗,晋江上游东溪之发源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雪山》、《泉州寺庙·雪山岩》)
李廷机和朋友经锦斗云路(横路)村方向登上雪山之巅,极目望远,诗兴大发,赋《咏雪山》诗:“竹楼晴日好,携友一登山。人影茶旗外,樵歌薜径间。澄潭沉碧藻,古柏郁禅关。回首三千界,白云心与闲。”
按:①“禅关”: 指雪山岩,原名碧莲岩。②“澄潭”: 雪山顶有一池,四时不竭,其形如莲花座。
?????据《锦斗氏族谱》(手抄本),这首诗题为《经锦斗横路往雪山书所见》,前两句作“荏苒秋已半,携友一登山。足蹑峰峦外,径穿汉霄间”,后两句则相同,推测《族谱》中所载为原稿,后来李廷机又作了修改。

  游学德化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4·人物志(下)·侨寓·明·李廷机》:

  “李廷机,字尔张,号九我,晋江人。微时游学至高洋乡,单辅礼款之,相得甚欢。复至英山,李繁命子云阶从之游。

  后以礼部尚书拜东阁大学士。致仕家居,闻单辅令合浦归,不携合浦一珠,亟来访之,见其清苦逾常,遂荐之入祀乡贤。又尝为作传。”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云阶单辅》)

授经于毘陵

  李廷机再诣公车,张居正延教子不就。万历六年戊寅(1578年)移家,授经毘陵,就馆座师申时行者2年。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再诣公车。张居正延教子,不赴。戊寅移家,授经于毘陵,就馆座师申时行者二年。”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张居正延之教子,辞不就。”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再上公车。张居正延教子,不赴。”

翰林院编修

  榜眼及第,授编修

  万历十一年(1583年),李廷机会试第一(会元)、进士第二(榜眼),授翰林院编修。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万历十一年,会试复第一,以进士第二授编修。”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万历十一年会试第一,殿试第二人,授编修。”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万历癸未会试第一,殿试第二。”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万历癸未会试第一,以及第第二,授编修。”

  万历十二年(1584年),李廷机的岳父林石泉八十大寿,李廷机的挚友颜廷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颜廷榘》)敬赋石泉公八十寿诗》曰:“青衿昔日号明经,白首于今老岁星。行抱一琴眠复枕,坐消百虑醉还醒。无金遗子如庞叟,有婿乘龙近廷。正是三春好风日,与君携手到芳亭。”诗中“有婿乘龙近句即指李廷机

  回泉省亲

  万历十四年(1586年),李廷机持节封赵藩,顺便回泉州省亲。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十四年夏,持节封赵藩,过家置义田,赡族人,葺先茔,葬族人并友人不能葬者。”

  他还到永春拜望岳父。当时林石泉得了一场大病,半身不遂,已不识人。翌年林石泉病故,享年83岁。李廷机为赋林石泉像赞》曰:“少而回翔于胶序,中而弃,终而磅礴于田野,老而忘乎。夫也,纠缠尽解,机阱不张,盖无怀为侣,华胥为乡。乃其家蛊,独支祀若敖于几馁;风尘善鉴,收逸少于东床(用王羲之“坦腹东床”典),则非山泽之曜,隐隐沉沉,槁项黄馘者,可同日月矣!”

累官宫坊

  升侍读中允,累迁洗马(东宫官属)兼修撰,侍光宗朱常洛,时为太子)东宫讲学。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累官宫坊,侍皇太子讲学,每四鼓入长安门,寒暑风雨不辍。”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累官宫坊,侍皇太子讲学。”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升侍读中允,累迁洗马兼修撰。侍光宗东宫讲学,每四鼓,呼长安门入,风雨寒暑不辍。”

分校礼闱和典试应天

  李廷机于万历十七年己丑(1589年)分校礼闱,万历十九年(1591年)主持浙江省乡试,万历廿二年甲午(1594年)主持应天府(今南京市)乡试,次年再典武试。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己丑分校礼闱,陶望龄出其门。甲午典试应天。”

国子监祭酒

  迁左庶子直讲经筵,万历廿四年(1596年)晋祭酒。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累迁祭酒。故事,祭酒每视事,则二生共举一牌诣前,大书‘整齐严肃’四字。盖高皇帝明太祖所制,以警师儒者。廷机见之惕然,故其立教,一以‘严’为主。”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二十四年升祭酒。以‘整齐严肃’约士,曰:‘此高皇帝之训,今人不守高皇帝训,辄远引敷教在宽之文。夫所谓宽者,乃多方劳来辅翼、欲其自得之谓,岂以纵弛哉!’”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旋晋祭酒。以‘整齐严肃’约士,曰:‘此高皇帝之训也。今人不守圣训,辄远引敷教在宽。夫所谓宽者,乃多方劳来辅翼、欲其自得之谓,岂以纵弛哉!”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迁左庶子直讲经筵,寻为祭酒。以整齐严肃约士。”

迁南京吏部右侍郎署部事

  万历廿六年(1598年),李廷机迁南京吏部右侍郎,署部事;廿七年(1699年),典京察,奉诏考察南京百官。李廷机在南京吏部任内3年,一扫往昔南(京)吏部四季考吏,或请托、或漏题、或奸诡、或忽略的营私舞弊风气。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久之,迁南京吏部右侍郎,署部事。二十七年典京察,无偏私。”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升南京吏部右侍郎,署部事。二十七年典京察,无偏私。”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转南京吏部侍郎。”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改南吏部右侍郎,典京察,杜绝偏私。”

兼署南京户、工二部事

  在南京时候,李廷机兼署南京户、工二部事。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

  “尝兼署(南京)户、工二部事,综理精密。

  奏行《轸恤行户四事》,商困大苏。

  外城陵垣,多所缮治,费皆取公帑奇羡,不以烦民。”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

  “尝兼摄户、工二部事,综理精密。

  奏行《轸恤行户四事》,商困大苏。

  外城陵垣多所缮葺,他如皇城、公署、庙祠、牌坊、桥梁,一一修治,费皆取节缩公帑奇羡,不以烦民。

  或讽以儒臣不宜亲俗事,曰:‘有俗人,无俗事。天下国家事何可言俗也?’

   时浙人李文政结交近侍,廷机告御史置之法。”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

  “摄户、工二部。

  节缩奇羡,置无用之资以葺罗城,修孝陵,岁省水衡万余金。

  或讽以‘儒臣不宜亲俗事’,曰:‘有俗人,无俗事,天下国家事何可言俗也。’

  时浙人李文政结交近侍,廷机告御史置之法。”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

  “兼摄户、工二部,综理精密,事事修治。

   或讽之曰:‘公翰林官,顾肯亲俗事?’廷机曰:‘有俗人无俗事,人不可俗,天下国家事何言言(原注:前一“言”字疑为“可”字)俗也。’

   因雷震郊坛,率同僚条上修省事宜。复言:‘今日阙失,莫如矿税,宜罢撤。’不报。”

  其最突出的政绩有4项:

  一是苏商困。时南京商人苦于各衙吏巧立名目敲诈勒索,联合向朝廷告状,提出他们可以每年一次性提交2800金(一金等于20或24两银)的醵金(酒钱,即杂捐),要求朝廷禁止衙役无休止的需索。李廷机奏行《轸恤行户四事》,令诸司出银钱,与百姓同样公平买卖,规定内输(商品)可折价者折减,并以身作则,令工部率先执行,深得南京商人拥护,铺行复苏。

  二是公益多所缮葺。南京城垣年久失修,李廷机没有中派捐税和征调民役,全部用财政盈余及铸钱获利进行修葺,计修外罗城130里、太祖孝陵墙垣30里。又利用每年节余的水利经费万余金修缮皇城直房公署、庙祠、牌坊、桥梁等公共建筑。

  三是决堤利民。南京东门外有一段汇通长江的河道,南京应天府成山阻断江流,筑堤养鱼,每年坐收40金的渔利。沿河居民到南京工部衙门告状。一天,成山好友、同僚武操院某为访李廷机李廷机乘机请某转告成山决堤。经某斡旋,成山果然决堤,居民无不欢悦。

  四是置李文政于法。南京城内有一地痞李文政,依仗权势,指使五城兵马任意抓人、打人,人称“恶虎”李廷机令手下放出风声:“少宰(吏部侍郎别称)厌憎文政。”李文政心虚,派其子到官署向李廷机投案自首。李廷机以他冒充监生的罪名下令拘捕,在太学当众重笞,送县狱关押,随后发动受害者控诉,判处李文政到边疆服役,没收私宅为公署。

礼部右侍郎、左侍郎

  礼部侍郎、视部事

  万历廿九年(1601年),李廷机召为北京礼部右侍郎,万历卅一年(1603年)始受任,时已进左侍郎,视部事。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召为礼部右侍郎,四辞不允,越二年始受任。时已进左侍郎,遂代郭正域视部事。”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改北礼部左侍郎。”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改北京礼部左侍郎。”

  “妖书”案

  万历卅一年(1603年)十一月,有人在京师散发书帖,传播帝欲易太子的流言,时称“妖书”案。神宗下诏在京师五城追查。时大学士沈一贯(称“四明”)与礼部右侍郎郭正域(称“江夏”)、沈鲤(称“归德”)不和,欲通过“妖书”案真犯皦生光抓同谋,揪后台,株连无辜,迫害郭正域沈鲤李廷机力保全之。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会楚王华奎正域发其餽遗书,诬讦正域不法数事。廷机意右楚王,而微为正域解。大学士沈一贯欲藉妖书倾正域廷机与御史沈裕、同官涂宗浚俱署名上疏定皦生光狱,株连遂绝。”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

  “在礼部时,妖书事起,捕治甚严。

  时归德沈鲤、四明沈一贯二相不协,会有言楚王假王者,江夏郭正域为礼部右侍郎,所见复与四明相左,江夏四明,遂成郄。

  江夏引疾去,四明之人因借江夏以倾归德。

  上谓妖书实出江夏手,逮讯江夏从人、乳媪,下多官廷讯,五日不决。上怒甚,诏责会问官,有‘朋友情深,君臣义薄’之语。多官计无所出,江夏危甚。廷机独以身保任江夏,为之翼护。

  会缇骑缉得皦生光者,即以坐之。众在疑信间,犹豫未决,御史沈裕言于厂珰(东厂的宦官)曰:‘事不决,缙绅荼毒矣。’廷机是御史言,生光亦慨然承伏。

  狱上,其事后乃决,而江夏保无恙。”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时妖书事起,捕治甚,归德四明二相不协,神宗谓妖书实出江夏手,逮讯江夏廷机独以身保任江夏,为之翼护,不避艰险。”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妖书狱起,沈一贯欲藉以陷郭正域沈鲤廷机力保全之。”

  遇事有执,然性刻深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

  “三十三年(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夏,雷震郊坛。既率同列条上修省事宜,复言今日阙失,莫如矿税,宜罢撤。不报。其冬,类上四方灾异。秦王谊漶由中尉进封,其庶长子应授本爵,夤缘欲封郡王,廷机三疏力持。王遣人居间,廷机固拒,特旨许之。益府服内请封,亦持不可。

  廷机遇事有执,尤廉洁,帝知之。然性刻深,亦颇偏愎,不谙大体。楚宗人华勣以奏讦楚王,抚按官既拟夺爵,锢高墙,廷机授《祖训》谋害亲王例,议置之死。言路势张,政府暨铨曹畏之,不敢出诸外,年例遂废。礼部主事聂云翰论之,廷机希言路意,中云翰察典。给事中袁懋谦劾之。廷机求退,不允。”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在礼部时,拒秦府、益府之夤缘请封。”

  上雅重之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

  “署礼部四年,立简易之条以便宗室,减外贡入京人数以省边传,饬殿试之规以闲进士,定殿试之期以便岁贡,并屋以居官,施衲以活冻,宗藩有所诉请,立为明白,遂不至贿求胥吏、请托中官。诸宗德之,为立生祠四区。

  上雅重廷机(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朝觐之期,上于禁中谓左右曰:‘此时京官不忙,惟赵世卿李廷机不与外吏相接也。’褒以忠慎恭勤。”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会朝觐,神宗在禁中语左右曰:‘此时京官不忙,惟赵世卿李廷机忠慎恭俭,不与外吏接。’又札谕内阁有‘朕知其清谨’之语。”

入阁

  万历卅五年(1607年)五月,廷推李廷机入阁,命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宰相),与原礼部尚书于慎行、南京吏部尚书叶向高等一同入阁,参机务。(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叶向高》)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时内阁止朱赓一人。给事中王元翰等虑廷机且入辅,数阴诋之。三十五年夏,廷推阁臣,廷机果与焉。给事中曹于忭宋一韩、御史陈宗契不可。相持久之,卒列以上。帝雅重廷机,命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参机务。廷机三辞始视事。”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三十五年,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参机务,廷机三辞始受命。谢恩疏言:‘人臣惟知有主,苟可自致。于主者无不尽,有益于主者无不为,不知有身,不知有家,不知有交游往来,不知有毁誉得丧,必无一念不可与主知,必无一事不可对主言。以是,内省有不可则止之训焉。’”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遂以礼部尚书拜东阁大学士。”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三十五年,廷推阁臣,特命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参机务。三辞而后拜命。”

  据颜廷榘《新作永春县学尊经阁记》记,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冬,永春新建县学尊经阁,第二年落成,“大学士李九我公自京发书助金,曰:‘予弟廷柱尝执经校中也’。”

辞归

  李廷机甫入阁,即遭元翰及给事中胡忻攻击,万历帝为抚慰李廷机,罚元翰胡忻夺俸;后姜士昌宋焘又攻击李廷机万历帝干脆把姜士昌宋焘罢黜,引起朝中群情激愤,李廷机求罢。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主事郑振先诉前阁臣朱赓,十二项罪状,涉及李廷机反对扰民和工商业的“税监”、“矿监”等事。更坚定李廷机辞官的决心,以年老多病为由累疏乞休,并杜门数月不出。廷臣数十人又交章攻击,称其假病故作姿态。李廷机求去不已,至万历四十年(1612年)九月,疏已百二十余上,乃陛辞出都待命。万历帝无奈,乃加太子太保,赐道里费乘传,以行人护归。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

  “元翰及给事中胡忻攻之李廷机不已,帝为夺俸,以慰廷机。已而姜士昌宋焘复以论廷机被黜,群情益愤。廷机力辨求罢,又疏陈十宜去,帝慰谕有加。

  明年四月,主事郑振先十二罪,并及廷机

  廷机累疏乞休,杜门数月不出。言者疑其伪,数十人交章力攻。

  廷机求去不已,帝屡诏勉留,且遣鸿胪趣出,坚卧不起。待命逾年,乃屏居荒庙,廷臣犹有繁言。

  至四十年(万历四十年,1612年)九月,疏已百二十余上,乃陛辞出都待命。同官叶向高言:‘廷机已行,不可再挽。’乃加太子太保,赐道里费乘传,以行人护归。”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在事九月,言者蠭涌,遂决意求退。上屡诏勉留,且遣鸿胪卿及同官宣喻趣出,坚卧不起。待命首尾五年,乃屏处荒庙,廷臣犹有繁言。至四十年九月,疏已百二十余上,乃陛辞出都待命。同官叶向高言:‘廷机已行,不可再挽。’乃加太子太保,赐道里费乘传,以行人护归。”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未几致仕归。”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甫视事,群小攻之。累疏乞休,待命逾年,然后得命,加太子太保。”

居家

  李廷机告老返乡后,在泉州西街五塔巷边建有1座小小的府第居住。

  《诗经·甘棠》有云:“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源于周朝召公“甘棠树下审案”的典故。天启年间(1621—l627年),大学士张瑞图出于对李廷机的崇敬,即名巷为“甘棠巷”,将李廷机比为召公。后人又称该地域为“贤相里”。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瑞图》)

  李廷机故居早已无存。

  李廷机景仰范仲淹,说读其事迹,“未尝不掩卷泫然涕也,”“公而在,愿为执鞭。”

  李廷机居家,关心地方教育事业。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泉州府文庙、府学因几次地震塌坏,李廷机令其门生、泉州知府蔡善继重修。(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学校·泉州府学》、《泉州人名录·蔡善继》)

  李廷机生活困顿,神宗从不追问。廷机将平时积蓄的官俸及富裕亲友资助的钱,在安溪购置五百亩“义田”,以其租谷收入赡养“屡贫不能朝夕食”的族人。自己身后无法购置棺木,而靠学生捐钱安葬,也绝不动用“义田”资产。

身后

  李廷机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卒于家,年七十五,谥文节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居四年卒。赠少保,谥‘文节’。”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四十四年卒,年七十五,赠少保,谥‘文节’。”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李廷机》:“殁,谥‘文节’。”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卒年七十五,赠少保,谥文节,特祠祀学宫。”

  李廷机临终,仅有银锭44块。

  墓在泉州南门外亭店村外洋南麓李厝山,自题“息我处”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大学士李廷机墓:在新门外洋。”

著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所著《四书臆说》、《春秋讲章》、《性理》诸书。”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所著有《四书臆说》、《春秋讲章》、《通鉴性理删》(又称《性理删》、《性理纂》)、《宋贤事略编》(即《宋贤事汇》)、《大明国史》、《国朝名臣言行录》、《燕居录》、《文集》二十八卷。”

  另有《诗经文林贯旨》、《秦汉殊言》、《汉书要删文粹》、《汉唐宋名臣录》、《评选草堂诗余》等。

   汇编成《李文节先生文集》传世。

《寿玉山翁五老图歌》

  永春锦斗有五位老者王玉山林观叔林大纲王廷惠王子希之父)、方渊泉方云年之父),在乡里德高望重。万历十九年(1591年),王玉山建书楼落成,于楼上摆宴庆贺并自祝七十大寿,有客献《南极寿星图》,图绘桃源鹿洞前五位寿星,以喻锦斗五老。

   后来李廷机回锦斗省亲时,见到这幅寿星图,爱老敬老之意油然而生,于是在寿图之上挥毫题下《寿玉山翁五老图歌》。这幅有李廷机墨迹的寿图无存,但李廷机的这首祝寿歌却因收录于《锦斗仙华王氏族谱》而得以流传。诗曰:

  “天有五星万古明,地有五岳万古横。天地之间有五老,元是五星五岳精。其中一老寿最高,婴抚松乔与钱彭。诸老奉之如父执,殷勤罄折贺长生。桑弧蓬矢不知年,钧天广乐自无声。仙掌绛桃三千岁,鹤发紫芝七九茎。引满由来滋穴瀵,画图更结海山盟。但愿年年人似旧,不与红日共西倾。吁嗟!世传五老不传名,海上三山无可侦。灵药空将玉女行,巨迹浪言缑氏城。尔曹宁知刘与嬴,含和圣世为祥祯。万历永永抚八弦,我欲将之献穆清。斟酌元气调玉衡,庞眉黄◇尽隶萌。吁嗟!莫使画工绘流氓!”

评价

  《明史·列传105·李廷机》:

  “廷机系阁籍六年,秉政止九月,无大过。言路以其与申时行沈一贯辈密相授受,故交章逐之。辅臣以齮晷受辱,屏弃积年而后去,前此未有也。

  廷机辅政时万历卅五年,1607年,四川巡抚乔璧星锐欲讨镇雄安尧臣,与贵州守臣持议不决。廷机力主撤兵,其后卒无事,议者称之。

  闽人入阁,自杨荣陈山后,以语言难晓,垂二百年无人,廷机始与叶向高并命。后周如磐张瑞图林钎蒋德璘黄景昉复相继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瑞图蒋德璘黄景昉》)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机》:

  “廷机沈静廉洁,强立有守,当官勤事,无一日不朝参。”

  “当辅政时,川抚乔壁星欲讨镇雄安尧臣廷机力主不可,全活黔蜀生灵,俾氏兄弟不至为播州之续。”

  “生平雅慕清净画一,欲朝列遵令甲省,论议以奉法循理为先。而此时士大夫尚建白,重气谊,时时越轶所守,为廷机所不喜。以此攻之者众,卒之清节皎然不可得而诬也。”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

  “廷机系阁籍六年,秉政止九月,无大过。平生遇事有执,尤廉洁,自授徒至直阁,萧然数椽中,角巾布履,不异儒素。平居言论,动称古人。在词林,惟礼节事体咨前辈;至行已居官,则曰:‘择善而从可也。’

  秀才时,馆于宪副元述家。自道:‘居官朝参之勤心志之故,仕宦三十年,不敢以惮劳养安、失礼怠事,交游馈饷一切辞却,第以节约当治。’生曰:‘羔羊之诗,诵大夫节俭正直。夫惟节俭,正直出焉。’

  雅慕清净画一之理,欲朝列之间遵令甲守,职掌省议,论以奉法循理为先。其时士大夫重气谊、尚建白,时时轶越所守官,而廷机不喜之,以此攻之者众且急,卒之清节皦然,不可得而诬也。

  自言曰:‘予在政府九阅月,惟主张四川撤兵,全活黔蜀生灵,省饟运,俾安疆臣兄弟不至为播州之续,此一事差足报国耳。’”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学派》:

  “孟子言:‘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后世率以此而论乡国汙隆盛衰之运,溯其流风余泽,以究人物终始,其大致无或爽者。

   明代成化后,蔡文庄蔡清文庄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清独倡宗风隆万,以降学术,分判遗泽寖微矣。文节李廷机私淑乡先生之教,以礼律身,以俭范俗,其砥砺廉隅,犹可以风世也。

  前辈尝言,公和气盎然,无复谿刻,一切科名勋业之盛,澹若高禅,萧然数椽中,角巾布履,不异儒素。谈及平生事,自授徒至直阁,进退出处之论详哉。其言之余,读《燕居录》、《名臣录》、《家训》诸书,仰见典型风节、学问源流,非仅以茹蘗见长。世有谓公刻而隘者,岂为确论耶。平昔谆谆于薛文清一人,其所志所学,可想矣。

  余因考彼时风尚波靡,而吾郡故老尚有典型也,故不禁娓娓述之。

  按:公集中与往复相砥勉者,有贯斋文恪杨道宾文恪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杨道宾九石诸公,为后进楷模。”

·蒋德璟《燕居录序》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文节李九我先生廷机·备考》收录蒋德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蒋德璟》)撰《燕居录序》。文曰:

  “德璟撰《燕居录序》曰:

  某少时尝一再见文节李廷机谥文节)于家,萧然数椽中,角巾布履,不异儒素,而谈平生事,自授徒至直阁,进退出处之详,及议代藩、安边、抚酋诸大政,若以为可教者。已,出《燕居录》、《性理纂》、《家训》、《家礼》授之。最后,以《宋贤事汇》见遗,曰:‘此宋前辈事,可师法。’心识之。

  而先君子亦数言公为南少宰时署户、工诸曹,勤於吏职,诸曹郎敬畏之。核仓库,缮城工,岁省金钱数万计。南公卿尝语公曰:‘公词林,旦晚且相此俗事,不足问。’公曰:‘有俗人,无俗事。天下国家事,何言俗也?’

  世或疑公清而隘,及余以诸生见,则和气盎然,无复谿刻,一切科名勋业之盛,淡若高禅。其署柱间用前辈语曰:‘见故人而一笑,自有余欢;念平生之百为,亦无可恨。’晏裘几敝,白头辞天子归,与(已)径就荒,黄菊待主人久矣(用陶渊明辞官归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典)。盖一再见,而恍然得公之深也。

  比踵入词林,叨貳春官,见公所釐次宗藩条例,后人奉若蓍龟;所购官房十八座,可万余金,皆节裁部羡,蠧为之在。辟雍亦各购有官房,其意欲使官各有居,以养其廉,而公家数椽,即中人产犹不如也。身为廉吏,而又能节缩浮费,以养人之廉,其非徒清可知。今诸子贫不能供饘粥而耳,视者犹以隘疑之,不亦异乎?

   公入直才数月,自拟薛文清薛瑄,谥文清,明代著名理学大师,河东学派缔造者),尝抗疏云:‘臣学足矣。’及公没,而文忠叶向高文忠,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叶向高驰数百里拜墓下,省其家无一物,叹曰:‘真不愧文清也。’嗟乎,令公而尽其用,与文忠相左右,当必有不可量者。

   既与同乡,刻公集,而二云 使君曾樱二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曾樱复刻公《燕居录》以授公子计部百菴君。与计部兄弟游,见其廉靖,有公风,因序所受知与公者,以见前辈下士之谊;而凡读是录者,时以一通置之座右,其于学亦思过半矣。”

故居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宅·明宅》“大学士李廷机宅:旧在笋江石塔山侧,后徙郡城西五塔巷贤相里。里以廷机得名,宅今为祠堂。”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宅·明宅》“大学士李廷机宅:在笋江石塔山,系旧居也。徒迁城西五塔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