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学校(4—6划)

  4划:
  文晖书堂(泉州府学耆士鲁东陈鹄先生门生十八士碑记)文峰书院(惠安县东门外附郭地南埔山[今惠安一中址]。肇建。清·孙珩《新设惠安县文峰书院兼考棚记》。)、文公书院(首建于永春县留湾,续建于县治东北隅,又建于文庙之东,后圮毁。)
  凤山书院、丰州书院
(南安市丰州镇)、云龙书院(德化县东岳庙后观音阁西畔)

  5划:
  石井书院(朱祠。晋江市安海镇成功西路。二朱过化。二朱先生祠。石井书院的创建。南宋·留元刚《石井书院记》。初建时的规制。南宋·宝庆游九功拨五废寺田以廪士。明·成化徐源重建。明·弘治罗憓重修与傅凯《记》文。明·嘉靖、万历重修。清·康熙陈炎重建。清·乾隆马鏴创台门及两庑。近、现代。知名山长。影响。诗词。遗址:朱文公祠。)
  芝山书塾(石狮市祥芝大堡。创办。办学特点[办学目的。课程内容。自编校本教材。营造和谐的教学氛围。为乡里撰文铭记。桃李芬芳。] )
  正音书院
(概说。晋江县正音书院。南安县正音书院。惠安县正音书院。安溪县正音书院。永春县正音书院。德化县正音书院。同安县正音书院。)
  龙泉书院
(草庵精舍。晋江华表山草庵前。肇建。十八名贤读书。重建。)龙山书院(龙山书室、氏草堂。惠安县净峰镇狮头村[西头村]。沿革。人才辈出。规制。)、龙浔书院(德化县龙浔山麓)

  6划:
  
考亭书院(故址在安溪县城隍庙东)
  观海书院
(南安市水头镇水头中心小学内)

四划

文晖书堂

  创办于明·熹宗·天启(1621—1627年)初, 位于晋江县龙湖镇鲁东村(原称卢塘)。卢塘位于晋江龙湖镇东部3公里,元、明属晋江县十七、八都,旧称卢滨,后改称鲁东。

  天启初,阉党乱政,户部主事、晋江县五店市(今青阳)屿头陈厝人陈文晖(后改名陈鹄弃官归隐居卢塘馆学,即鲁东 文晖 书堂,设馆授徒,执教不仕。留下门生同朝十八士的佳话。(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鹄》)

  在已废弃的龙湖镇鲁东村原村小学不远,有一座三开间的古大厝,墙壁倒塌一边,门前石堵上,刻着“鲁东文晖书堂”字样。陈鹄故居便在村西不远处,也是红砖大厝,已破败不堪。

  西山有一片很大的石群,中间的那块石头上新刻着“鲁东十八士”的名字。这里曾是十八士读书之地。

  关于文晖书堂和陈鹄清·顺治十年(1653年)泉州知府陈秉直撰立的《泉州府学耆士鲁东陈鹄先生门生十八士碑记》有详细记述。可惜碑已无存,留在族谱中的实录不少文词并不通顺,似有讹误,但基本情况尚算清晰。

  《泉州府学耆士鲁东陈鹄先生门生十八士碑记》

  《泉州府学耆士鲁东陈鹄先生门生十八士碑记》实录(《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 站长标点分段按注)

  “吾郡卢塘,为钦赐之里,文风丕盛,明末清初科甲蝉联,簪缨鹊起,盖敕封鲁东矣。地处晋江衙口西北侧四里许。

  此里文晖书堂学馆,门迳通邃,馆舍俨然,明末清初科第入仕者,为世人所慕。自此平凡无奇之卢塘,因科第入仕甚多,而闻名於世。郡南鲁东诸家谱世恩俱载:‘兴于明末而盛于清初。’

  文晖书堂之学馆,有一老学究姓,虽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然时运不济。此府学耆士本名文晖,字光夏,一字浩文,明·万历庚子 (万历廿八年,1600年)领乡荐,会魁第二,魁星爷与之相邂逅。初授县令,有治绩,民立生祠祀之;旋擢户部主事。呜呼!明·熹宗·天启初,因忤阉党济私乱政、陷害忠良,耆士遂弃官归隐鲁东,设馆授徒,以此为生。

  泉州府学耆士本名文晖,隐曰陈鹄,潜心精选,拔优秀才嗜学而智者,收为门人十有七也,教授诸生;另一门生,家境清寒,无力攻书,为书堂学馆炊事,为府学耆士 陈 先生煎茶煮饭,亦工亦学。

  明·崇祯十七年(甲申,1644年),江南闯王李自成起兵北上,长城之北女真族皇太极虎视眈眈,明思宗朝廷内忧外患,处多事之秋矣。

  吾郡耆士先生适逢七十五寿辰,诸门生请奏陛下:‘让廷臣诸生为之祝寿,以报一日为师、终为师之恩。’

  皇上一闻,深为诧异,谘其诸臣:‘师从谓何方人士?何故如此奏巧,盖同日之为师祝寿也感恩?’

  其在朝门生异口同曰:‘吾师为陈鹄耆士,先生本名文晖。’

  上闻,啧啧称奇,啻其耆士先生其门生有几乎?诸生曰:‘十有七也。’

  皇上欣闻其事:‘何为师祝寿,臣仅十七,而门生为十八,何如点数乎?’

  门生曰:‘在下微臣,此乃鲁东文晖书堂耆士陈鹄先生弟子,其同朝十八士,为陈鹄先生子陈洪谧蔡肱明卢若腾张朝綖吴韩起黄炳朱辜胤奇丁胤甲梁玉蕤郭符甲杨明琅沈佺期许吉璟何运亮史赞圣苏国瓓王命岳施安候施显安候。’(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各名条》)

  诸生请奏陛下,下跪上疏曰:‘陈鹄耆士之门生十七,之所以多出一名为十八士,其为老先生煎茶煮饭之门生,老先生教授之。余生即崇祯十六年特用进士史赞圣。’

  上略闻片刻,慨言:‘当年孔子有弟子三千、七十二贤,天下称奇;而陈鹄耆士门生十七位,却有十八名入士在朝为杜稷。诸府学耆士无愧圣贤之师。’

  诸生曰:‘是吾师教之有方,承万岁爷提携之,恩重如山矣。’

  (上曰)‘自古严师出高徒,此泉州府学耆士先生教授有方,诸臣在朝登进士、中举人、入行伍、为仕,今杜稷之材,真令朕深表欣慰。遥想当年孔夫子生于鲁西,而文晖 陈鹄先生堪与相彰,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也。’

  又《渎头青阳鲁东氏家传》载:

  陈鹄本名文晖,字光夏,又字浩文,号耆斋,南明大学士陈洪谧亲父,福建晋江人;理学鸿儒。

  明·神宗万历庚子年领府学乡荐,初授青田令,入仕爱民如子,擢户部主事,青田人塑像生祀之。阉党乱政,归隐居卢塘馆学,即鲁东文晖书堂,设馆授徙,教授乡里,执教不仕。

  明·穆宗·隆庆庚午年(隆庆四年,1570年)二月十二日辰时生,清·太祖·顺治癸巳年(顺治十年,1653年)八月二十日午时卒于杭州客栈,驾鹤西去,寿八十有四。钦赐祭葬于鲁东岩山之东南,祀名宦。

  其远祖五代·状元陈逖(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逖》) ,传十五世至先祖宋·度宗咸淳庚午科解元陈与桂,由晋江卅二都渎头移居五店市陈厝;由青阳陈厝开族祖解元陈与桂,复传十五世至陈鹄,乃寓居鲁东。

  又《闽中理学渊源·佚事》载:

  明末清初时有位名文晖隐名陈鹄之私垫,在鲁东执教,收个门生十八,皆入仕,且同窗、同师、同朝。

  后皇帝惊悉,赞叹道:‘孔子在鲁西,先生堪称在鲁东啊!’因而封之为鲁东。元、明属晋江县十七八都,有诸姓,而后以姓为最。

  又《万姓统谱》载曰:

  鲁东位于龙湖东部,鲁东村人口千余,古称卢塘;鲁东又名鲁滨,为海滨邹鲁之东,故名鲁东。

  明末清初时,有位名陈鹄之私垫先生,在鲁东文晖书堂执教,收门生十八,皆考取功名,在朝廷为官。后被皇帝知之,赞叹道:‘孔子在鲁西,先生堪称在鲁东矣。’因而为鲁东。元、明属晋江县十七八都。

  于是下旨将陈鹄老先生居住之里封为鲁东,镌碑勒石,竖于鲁东埔头乡路间。皇上之旨,为天下行人及文武之臣下马之礼仪,若过孔庙,供人凭吊,或朝拜焉。清·顺治皇帝闻泉州府学耆士陈鹄之门生皆为国梁邦柱,路人一过此碑,无不肃然起敬。

  又曰:‘大清定鼎,天下稍安,皇清·太祖特旨敕封陈鹄为昭代圣贤之耆士,且下旨特诏陈鹄赴京受封要职,用心良苦。’道陈鹊乃白衣秀民之耆士,遂特旨赐陈鹄进士出身,入朝侍君备顾问也,或酌荐封禄赐爵。

  陈鹄接旨,却年已逾古稀,皇恩浩荡,赐进士出身。耆士先生奉旨赴京。呜呼!社稷耆士功名待授,岂料寿命不齐,年事已高,车舟劳顿,风雨兼程,水土不服,竟染一病,不治而逝于途中杭州客栈。其灵柩为门生运归鲁东西北岩山之东南御葬。

  噩耗传遍京城,顺治帝惜失至极。帝命殿阁下旨,诏天下之贤士暨文晖  陈鹄先生诸门生回京入仕。生者皆号淘痛哭,遥设祭奠,鸠资为师祭奠造坟安葬。痛哉!天下儒士皆惜别。陈鹄耆士鸿福未享与诸生同享皇恩厚禄,遂以歌谣唁其盛,以碑志其事曰:‘陈鹄陈鹄,才识学博。皇帝诏尔做官,尔却有缘无福。’

  鲁东文晖书堂有一方由中宪大夫泉州知府黄逊诚当年所立之墓碑,其碑文曰:‘泉州府学耆士鲁东先生坟。’

  ‘鲁东文晖书堂’、‘泉州府学耆士鲁东陈鹄故宅’及岩山上先生门生十八士名录崖刻,此为鲁东文士所志。

  据《深沪茂山卢塘氏家谱》载:

  旧有氏住民于此,为龙湖所属。一为卢塘陈店龙湖陈茂山 氏原住民;一为晋邑鲁东晋江卅二都渎头陈洋五代状元陈逖,传十五世至宋·咸淳解元陈与桂迁五店市陈厝,解元处士公又传十五世至泉州府学耆士鲁东陈鹄先生为其裔,有晋江炉灶卢塘氏者分一支迁居金门陈厝,另一支则迁檀林。又曰‘檀林’同‘陈林’,若干住民世肇于此矣。

  明末清文事未考,纪籍未志,谘访耆旧,故不揣之固陋,盖爰笔志其概矣。

  中宪大夫泉州知府陈秉直谨识

  皇清·顺治十年隆冬望月之吉”

文峰书院

  文峰书院,位于惠安县东门外附郭地南埔山(今惠安一中址)。

  肇建

  清·道光七年丁亥(1827年),在惠安知县仝卜年倡议下,举人陈金城孙珩孙其青8人为董事,孙经世郭金榜郭用锡之子)16人为襄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金城孙珩孙经世郭用锡》)发动民间捐款2万多两白银,于惠安县城东门外择地创建文峰书院及考棚;余资存商生息,以供司职膏火。道光九年(1829年)文峰书院竣工,内设试士室62间,育才室58间,并设有斋舍、藏书楼、文昌阁、朱子祠、园圃台等。

  文峰书院在肇建中,得到惠安当地民众的拥护和支持,其中两人特别突出:

  一是百崎后海村回民、南洋航海商郭用锡郭用锡得知县里要建书院,便令其子郭金榜捐大洋2000元,当日即差人挑往县衙上交,一时轰动全县,成为清代八闽南洋海商捐资兴学第一人。事闻,道光十五年(1835年)十二月十四日道光帝颁发诏书嘉奖,并敕封郭用锡为修职佐郎、盐运司知事,赠建“乐善好施”坊和“父子恩荣”匾额。(详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郭用锡》)

  一是王种德王种德,讳种德其字,是个小商人,当年开设“胜珍号”五谷小商号,平素乐善好施,热心公益事业。兴建文峰书院暨试院时,择县城东门外南埔山为址,这片土地恰好邻近奎巷村村民的田地。王种德得知后,便首倡献地以成全之,立即呈报愿献出自家的田产十二丘,并把全部田契送交县署右学正斋老师收转知县。知县仝卜年将此事稟报福州总督部堂某。不久,由福州(闽浙)的布政司颁下一份授予王种德为诰封登仕佐郎的“录”(相当于九品头衔的荣誉)。黃色环龙的“录”到达县署的次日,即由礼房派员在地保的陪同下,鸣锣开道带到奎巷村姓祖厝大厅张贴起来,全村雀跃,鞭炮齐鸣,还燃放“马蹄枪”三响,以谢圣恩,并庆祝赢得献地兴学的荣耀。

  ·孙珩《新设惠安县文峰书院兼考棚记》

  文峰书院落成时,孙珩《新设惠安县文峰书院兼考棚记》一文(清·道光《惠安县续志》收录),勒石立其旁。文曰:

  “惠故有育英书院,在县治旁,入官廨已百年,又建于黉序左,曰螺阳。俄而化传舍,县试岁童子常三千人,县署不足容,往往星散民家,官与民俱不便之。

  岁丁亥道光七年,1827年),与邑侯议经始,郡人士奋于义而激于公也,不数月得白金二万有奇,龟地于野,府财于衿,前以试士,后以育才。盖试士之室六十有二,育才之室五十有八。斋舍、讲堂、藏书楼、文昌阁、朱子祠、丘囿台沼毕具,靡白金一万一千有奇。以其余权子母为膏膳,有余则以赡士之艰于道,复试及乡试、会试者。既成,屈驾侯而落之。

  余启曰:是役也,官不劳而事集,民不怨而财办,非候之明曷济?候其锡以书院名。

  侯曰:是邑有登科山,宋读书发迹之所,邑之人所艳也,请名为科山书院。

  余起献疑曰:

  ‘是院小文峰面而朝大文峰,旁而拱,似取义于文宜。

  孔子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夫子文即夫子之道也。自蔚宗分儒林、文苑为两传,而文益轻,然尚不欲以当科名,今侯鼓一邑士民之力,以成此举也。屠宰佃渔之夫,无不踊跃争输,岂不以科名之兴,将为乡荣,然而蔡京辱仙游、惠卿吕惠卿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吕惠卿辱福建,乃并其子孙耻言之。况虎而冠,马牛而襟裾,挟势以凌其乡人,岂乡之人所望于我辇哉。夫王彦方徐孺子布衣也,然乃使其乡奉之如严师慈父母,是故士顾自立何如耳。

  虽然,不可以不学也,游之乎仁义之途,泽之乎诗书之腴,察之义利疑似之间,持之理欲消长之初,涵养深刻则德性粹,磨砻久而渣滓无。不然,凭其愤戾粗鄙之气,以行其嫉娟褊骜之私,人欲炽、天理灭,而犹自以为仁义道德,岂学者之可以不辨,且夫文亦非必谢科名以为高也。

  苟功煦苍黎,言轨弈祀,道德籍科名以显。如元·卢圭峰卢琦、明·张襄惠张岳襄惠,又何道德之假托不足为桑梓重,是在学者之自勉而已矣。抑余更有质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卢琦张岳》)

  今夫书院所辅,学校之逮也,顾学校虚文,书院多实效,不学校纵虚文也,而告朔之羊常供,书院乃一废而鞠为茂草,何者,乘兴来兴尽归,而山长为过客矣。轩饲马、堂宿隼、而房舍为候馆矣。经费之金以弥官帑之亏,田园之人以饱胥吏之腹。兹幸斯地而不侯馆也,官吏之侵吞、山长之废旷,可无惩乎?

  请自今以殷实公正绅士十人出纳经费,每入值各二人,山长所延择,官不预,其有绅士不公且正者,鸣官究黜之,明府以为何如?

  侯欣然曰:子之言,吾无以易也,盍书以为记。

  余退而记之如此。

  公卜年名,山西进士。”

文公书院

  文公书院,是永春县(后为永春州)官方书院,首建于留湾(今留安),续建于县治东北隅,又建于文庙之东,后圮毁。

  据民国《永春县志》等载:

  明·嘉靖三年(1524年),永春知县柴镳“吾朱文公遇化永春,宜有专祠”,首建文公书院于留湾(今桃城镇留安社区)。文公书院中为正堂,祀朱子;后为讲堂;两翼建楼二,左为“识风”,右为“同月”。(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倭寇入侵永春,书院毁,续建于县治东北隅。

  清·顺治三年(1646年)又毁于战乱。康熙廿三年(1684年),知县郑功勋、教谕蔡祚周迁建于县城文庙之东,即学署中祠地也。时有正室三,学舍四,前有魁星楼、文昌阁。

  雍正十二年(1734年),由永春县升格为直隶州。

  乾隆十二年(1747年),永春州知州杜昌丁建讲堂三间、两庑、学舍四间,“延师集生徒肄业”,并为之捐钱置田,将在西坝新垦之地租为师生膏火之资。

  乾隆廿一年(1756年),署知州郑国望又增学舍六间。

  后圮毁。乾隆卅二年(1767年)提督福建学政王杰《梅峰书院记》载:“州(永春州)旧有文公书院,岁久而圮。”当年知州嘉谟以文公书院讲堂改建明伦堂(今桃城小学内),移书院到学署后面,为“梅峰书院”。(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学校·泉州书院·梅峰书院》)

凤山书院

  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安溪知县龚颖(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龚颖》)将县西凤山的凤池庵改建为凤山书院,又称朱文公书院,奉祀朱熹

丰州书院

  丰州书院,位于南安市丰州镇旧南安县署东。

  丰州古为南安县治,在泉州建县最早,但至清初尚无书院。

  清·乾隆廿年(1756年),南安知县邹召南始于旧县丞废署建书院。邹召南“大会绅士,相基度地,议以丞署故址为书院……糜金钱百二十余万,木石工积五千有奇”而成之。中为讲堂,后祀朱子,旁设学舍。乾隆廿二年(1757年),继任南安知县任炜建置膏火,以盛其业。

  光绪元年(1875年),拓东西两廊为考棚。

  光绪卅一年(1905年)废科举,改书院为学堂。

  1950年以后为丰州中心小学。

  原有讲堂为硬山式屋顶,抬梁式木构架,保存较好,尚有石桌夹甚多。

  讲堂左壁立有清·乾隆廿一年(1756年)南安知县邹召南撰《新建丰州书院碑记》(又名《新建义学碑记》)。碑花岗岩,长方形,长2.64米,宽0.986米,楷书阴刻,24行,字径约3厘米,记述兴建丰州书院的缘起、意义、规制和寄望。

  讲堂右壁立有清·乾隆廿二年(1757年)继任知县伍炜撰《丰州书院膏火碑记》。碑花岗岩,长方形圭首,长2.62米,宽0.99米,碑额高0.24米,字径约5厘米,记述丰州书院经费困难,组织募集资金以充日用的经过和意义。

云龙书院

  云龙书院,在德化县东岳庙后观音阁西畔。乾隆三年(1738年)德化知县黄南春建,或曰乾隆元年(1736年)黄南春重修。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7·学校志·书院·云龙书院》:“云龙书院 , 在东岳庙后观音阁西畔。乾隆三年知县黄南春建。”

  民国·《德化县志》则称:“乾隆元年,知县黄南春重修。”

五划

石井书院

  石井书院,因祀朱松朱熹父子,又名祠”,位于晋江市安海镇成功西路,与泉山书院、小山书院、欧阳书院并称泉州古“四大书院”。1999年6月以朱文公祠”列为晋江市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1月列为福建省第八批文物保护单位。(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学校·泉州书院·泉山书院、小山书院、欧阳书院》)

  “石井”是泉州安海镇在宋、元及明中叶前的行政地域名(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古港·安海港、石井港》),书院在安海,故名石井书院。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书院·石井书院》载:“石井书院,在府城西南安平镇,名鳌头精舍。”

  《安海志·学校·石井书院》:“石井书院,在府城西南安平镇,旧名鳌头精舍。”

  二过化

  清·道光《晋江县志 ·卷14·学校志·书院·石井书院》载:“宋·绍兴初,吏部朱松尝为镇官,与士人讲学。后其子熹官同安,至镇访父,时与父客耆士论说经义,镇人益劝于学。”

  《安海志·学校·石井书院》:“宋·绍兴初,吏部郎朱松尝为镇官,公余进民之秀者,迪以义理之学。后二十余年,其子来官同安,常至镇与父友耆士论经义,镇人益勤于学。”

  南宋·绍兴(1131—1162年)初,朱熹之父朱松韦斋先生)任石井镇监,小名沋郎的幼年朱熹随全家人上任。(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松朱熹》)

  朱松“抱负经济,耻于自售”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9·名宦》),“试吏驰驱,厌鱼盐之琐碎”《四库全书·韦斋集·卷11》),并不得志,而公余“乃择民之秀者,充弟子员,教以义理之学”

  里人黄护仰慕朱松才学,在镇西鳌头境捐建一所镇廨,并于镇廨畔筑“鳌头精舍”作为朱松讲学馆所。致后人有“谁是当年辟草莱?层轩高栋傍崔嵬”《安海志·卷38·诗咏》)之思。(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护》)

  南宋·绍兴廿三年(1153年)秋七月,朱熹到任任同安县主簿兼领学事,绍兴廿六年(1156年)七月秩满。在此期间,朱熹常往来于相距百余里的泉、同之间,必经安海。史书载:朱熹“访父执,与耆士论说经义”《安海志·卷6·学校》亦载:朱熹“屡过此,见其老幼义理详悉,遂与论说,士因益勤于学”,“民沾其德,咸知向学。”

  安海人直接受朱熹教化的,如高禾(字永叔,淳熙八年进士)。清·乾隆《晋江县志·卷9》载:高禾“伯父先第,父与叔复联第……来亻卒临漳(漳州)朱文公时绾府第,执第子礼,卑以恭,文公深器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高禾》)

  二先生祠

  南宋·乾道年间(1165—1174年),朱熹的学生傅伯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傅伯成》),为感念氏父子对安海倡教兴学之功绩,把鳌头精舍辟建为“二朱先生祠”(遗址为现镇政府机关所在地),绘朱松朱熹父子画像奉祀,并写下碑记。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卷130·文选楼影宋抄奉》和宋《方舆胜览·卷12》有载。

  石井书院的创建

  朱熹当时并没为统治者所赏识,南宋王朝怀疑他办学和传播学说是“倡其邪说,广收无赖”,怀疑他结识“逆党”,阴谋“反叛”,将他打成“伪学之魁”,被罢官并险遭处死,庆元六年(1200年),朱熹辞世,终年七十一岁。

  南宋·嘉定三年(1210年),朱熹第三子朱在以荫补官,通判泉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在 》)

  嘉定四年(1211年),逝世11年的朱熹获朝廷“平反”。同年,石井镇官游绛应安海士民之请,报请泉州郡守邹应龙求建“石井书院”邹应龙然其请,派朱在至镇“董其事”(《安海志·卷6·学校》),并捐公帑四十万以倡;漕、舶二使者,郡之二车,乡之秀民,咸以资助。朱在即在原“二朱先生祠”的基础上,扩建为石井书院,嘉定四年(1211年)冬天动工,嘉定五年(1212年)秋天告成。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书院·石井书院》“嘉定四年,(石井)镇官游绛白郡守邹应龙,建书院于镇西,如州县学之制,命通判朱在文公子)董其事。建大成殿、尊德堂。富文、敏行,移忠、立信四斋,绘二先生像于尊德堂,异室而祖焉。留元刚记。”

  《安海志 ·学校·石井书院》:“始于宋嘉定之邹应龙。”“嘉定四年辛未,镇官游绛集众力,相地于镇西为书院,如州郡学之制。命通判朱在董其事,建大成殿、尊德堂、立四斋,曰:‘富文、敏行、移忠、立信’。”

  南宋·留元刚《石井书院记》

  石井书院落成时,留元刚(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留元刚》)作《石井书院记》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书院·石井书院》《安海志·卷6·学校》收录 ,文曰:

  “古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若远而近,所寓皆教。故士君子行,人人有之,世世有之。世入春秋,鲁泮郑校,不绝如丝。一经秦暴,扫地亡几。汉室开学,迨今百世,然岂必曰京师郡邑而已哉?亦惟崇废起坠,犹幸不泯。

  嗟夫!吾先圣之道,与天地并立,处处赫赫巍巍。天下用之,天下之功;一国用之,一国之功;一家用之,一家之功,可祠而敬,于地何择?后之所以日不逮古者,教化之略,治效之亏也。

  昔龙江有书院,寖久弗葺,惟庙像仅存。开禧甲子,予始议复故,或者难之,余喟然曰:‘教化之地,不病其详,而病其略,今之所病乃略之。故聚庐万里,徼福缁黄,重堂突厦,经营后设,设一儒馆,遂骇观听,宁有是哉?’

  缮修以来,于兹十年。建安贻书曰:

  ‘石井居郡之南,亦号多士,距郡学二舍,负笈者告病曰:闻予渐仿为肄业之所。

  太守邵武 应龙然其请,捐公帑四十万以倡。漕舶二使者,郡之二车,乡之秀民,咸以资助。

  爰相兹土,面三峰,会众流,厥基崇敷,俶规制殿于中堂,于后为斋者四,杏坛筑于西序之前,祭器藏于东序之左,又即堂为别室,以祀二先生。三门列峙,缭垣环周,檐甍层复,凡三百楹,公私经费合四百万。赡养有田,讲肄有膳,舍采之仪,考士之式,大略可睹矣。

  经始庚午(嘉定三年,1210年)之冬,讫工壬申(嘉定五年, 1212年)之秋。慨若时司存期会,如束湿鲰,方郡国不急是图,不惟不敢,亦且不暇,微贤太守孰主张是?淑人之功远矣,愿文以记。’

  余思既事未免违俗,效之犹非,敢自是乎?虽然,是役也,请之者不惮,从之者不疑,卓然有见,实获我心。天下如石井者凡几,使请之若而人,则学校如林,庠序盈门,将使是民为三代之民矣。书之何辞?”

  初建时的规制

  石井书院是在原朱子祠的基础上扩建的,故祠与石井书院实际上合二为一了。以后习惯上仍称为“朱祠”,至今周围居民区的地名乃曰“朱祠口”

  据资料可知,石井书院初建时如州县学之制,前后分为3个层次:前为棂星门,中建牌坊门廊及大成殿,后立尊德堂。东、西两侧分建富文、敏行、移忠、立信等4所斋舍,还有门廊、乐轩、左史原舍等建筑。大成殿悬挂朱文公祠”匾,尊德堂同堂异室供祀朱松朱熹父子像。且置学田,使生员赡养有田,讲肄有膳,成为当时泉州地区县属建院最早、规模最大、设备最完善的高等学府。难怪留元刚感叹道:“天下如石井者凡几!”

  南宋·宝庆游九功拨五废寺田以廪士

  南宋·宝庆(1225—1227年)初,泉州郡守游九功拨五废寺田以廪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游九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书院·石井书院》:“宝庆初,守游九功拨五废寺田以廪士。岁久倾圮。”

  明·成化徐源重建

  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泉州知府徐源、推官柯汉重建,塑朱熹像,还在堂之东北建小山丛竹亭、西北建杏坛。(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徐源》)

  《安海志·学校·石井书院》:“复于明·成化之徐源。”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书院·石井书院》 载:“明·成化十二年,知府徐源、推官柯汉重建,塑文公像祀之。堂之东北为小山丛竹亭,西北为杏坛。 ”

  明·弘治罗憓重修与傅凯《记》文

  明·弘治十年(1497年),泉州同知罗憓重修,傅凯记。

  《安海志·学校·石井书院》:“修于弘治之罗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书院·石井书院》载:“弘治十年,同知罗憓重修。门外立石华表,匾曰‘石井书院’。傅凯记。”并收录傅凯《记》文如下:

  “鳌头石井学院,为宋·韦斋 先生与文公先生父子而建也。

  绍兴初,韦斋公尝为是镇官,吏事外,进民之秀者,教之义理之学,士向慕之。后文公来簿同安,屡过此,见其父老与其长上论说义理且详,士用益勤。

  至嘉定间,镇官因士民之请,白于郡守应龙,相地于镇廨之西为书院,如州县学之制。建大成殿、尊德堂及富文、敏行、移忠、立信四斋,绘二先生之像而祠焉。仍给五废寺田,以廩士之肄业于斯者。当时家礼乐而人诗书。

  由宋至今,田既迷失莫究,书院为风雨所震坏,地基为豪黠所侵并,而夤缘盖屋、筑坟于基内。郡庠生庄概等白诸巡抚公行核,未复而去。后国子生庄楷奏行郡邑核实,拆屋屏坟复建中殿及门楼,而四斋犹弗克举。

  弘治丁巳(弘治十年,1497年)冬十月,贰守桐庐出按海滨,往拜焉。见斋地鞠为草莽,内仍被侵以盖屋,门楼倾塞而傍出入,中堂黝垩亦几毁漫漶,咨嗟良久,而遂有兴复之念。

  归谋诸同寅郡守四明,咸壮之。因立拆其屋,捐俸金十两以倡。致仕江阴邑丞偕诸耆民黄隆海等,各劝捐资助有差。随委君而下九人董其役。

  重建四斋如旧制,改建门楼三门而高大之,修葺中殿而塑文公之像于中。东小山丛竹亭,西杏坛,外仍树以石华表,而匾之曰‘石井书院’。兴工于丁巳(弘治十年,1497年)十一月十一日,毕工于正月二十六日。躬行释菜礼,而告成焉。仍欲建后堂而塑韦斋之像于中。

  君偕诸耆民以侯之功不可泯也,属郡庠生伍超黄缓来请为记。

  呜呼!周室既衰,教化不行,周公之道几晦,孔子出而集群圣之大成,删述六经,垂宪万世,群圣之道于是乎大明。灰烬于赢秦,驳杂乎汉唐,孔子之道几晦。文公出而集诸儒之大成,研极精微,解释经传,孔子之道于是乎大明。然则孔子有功于群圣,文公又有功于孔子,而渊源所自,则出于韦斋仲素讨论之日,不可掩也。故皆得从祀于孔子之庙,宜矣!

  而此石井乃先生父子过化之地,教泽之及人者深,至今如亲炙之,又安得不轩昂其栋宇,巍峨其貌像,而致崇于无穷哉!”

  明·嘉靖、万历重修

  明·嘉靖(1522—1566年)间,晋江知县钱楩重修;万历(1573—1620年)间,泉州知府窦子偁又修。(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钱楩窦子偁》)

  《安海志·学校·石井书院》:“嘉靖间钱楩重修,万历窦子偁又修。”

  清·康熙陈炎重建

  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清兵入安海毁镇,石井书院被焚废。康熙卅九年(1700年)晋江知县陈炎重建。 乾隆七年(1742年),泉州知府王廷诤复建韦斋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书院·石井书院》“明季倾圮。国朝·康熙三十九年,晋江知县陈炎就遗址而鼎新之,塑像行礼。乾隆七年,知府王廷诤复倡建韦斋祠。”

  清·乾隆马鏴创台门及两庑

  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泉州通判马鏴创台门及两庑,安平绅士公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 ·卷14·学校志·书院·石井书院》(乾隆)十四年,通判马鏴复鸠绅士创台门及两庑,聚生徒肄业其中。安平绅士公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书院·石井书院》收录《安平绅士公记》记文如下:

  “石井镇尽山滨海,宋号石井津,海舶就榷焉。(南宋)建炎(1127—1130年)间,创镇设官。其名书院者,宋·吏部郎韦斋 朱松官是镇,公余之暇,择民之秀者教之,人始知学。公子考亭朱熹复为同安主簿,时来镇与其执友讲究经义而安之,文风丕振,追胜杏坛,肇芳丛竹云。

  嘉定四年(1211年),镇官、郡守应龙因士民请,于署之东畔建大成殿,绘二先生像祀之。迨国朝鼎革,旧址仅存。

  康熙庚辰岁(康熙卅九年,1700年),邑侯祠就湮,倡率鼎建,塑文公像以行释菜之礼,而韦斋公之祠,缺而未举。夫公不附和议,铭韦自警,用启理学之传,特配启圣祠中。则安为公过化之地,尸祝其容巳哉。

  乾隆壬戌(乾隆七年,1742年)夏,安绅士呈请府主廷诤,倡题重典。阙岁而草创成堂,设主致祭,以报功德。越戊辰(乾隆十三年,1748年)秋,复捐赀修饰,甎埴圬墁,槛棂雕琢,而堂宇略备。

  近昌黎来刺斯土,甫下车,慕先生之风,即有义塾之议。因海涨桥倾,捐俸劝修,分委督理。告成之日,进斯董事,谓桥梁利于济人,而学校为造士要津,既得绅士多助,其勿吝鸠庀完成,因祠为学,以擎盛事。于是申请列宪,垂为成典。于是创立台门以及两庑,延师就祠而设绛焉。

  今者两祠岿然,士之望门墙而兴起者,讵非我公之造就哉?夫不为之前,虽美弗彰;不为之后,虽善弗继。公以作人为己任,将化雨春风,育英才于鳌海,培多士于鸿山,是即继韦斋先生朱松化民成俗之至意,而于考亭朱熹之兴学倡教,并流传于不朽也。

  是为记。”

  近、现代

  如上所述,南宋·嘉定四年( 1211年),安海镇官游绛、泉州郡守邹应龙建石井书院时,并建大成殿、尊德堂,绘二先生像于尊德堂祀之,异室而祖焉。清·康熙卅九年(1700年),二祠就湮,晋江县令陈炎重建,塑朱熹像以行释菜之礼,而朱松韦斋)之祠缺而未举,从此改称朱文公祠”

  《安海志·学校·石井书院》:“原为石井书院,今改为晦翁 先生祠。递年春秋二祭,仿府县祀仪。”

  光绪间(1875—1908年)重修。

  朱文公祠”,又称“启贤祠”,在安海镇镇政府驻地西侧兴胜境,现存建筑物为清代所留。

  2008年7月,晋江市、安海镇两级政府出资400多万元,对石井书院进行修缮。

  知名山长

  历代以来,多有名儒大师出任书院山长,如南宋·顾长卿余谦一,元·杨相孙陈玄,明代的陈惟白刘绍祖,清·教育大家陈棨仁等。这些大家名流,为书院的建设和培养大批人才做出重大的贡献。

  顾长卿,字子元,南宋·嘉定四年(1211)进士,学识渊博,人称“书柜”。历署安溪、南平等地县学教谕,入元为福州路教授。

  余谦一,字子同,南宋·莆田人。咸淳元年(1265年)进士,授泉州石井书院山长。历国子监书库官、太学博士、宗正寺簿、知化州,入元不仕。清·乾隆《莆田县志·卷22》有传。

  杨相孙,字敬在,元·晋江人。为泉州直学,补石井书院,公出纳,斥贪鄙,以严正自持。(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杨相孙》)

  陈棨仁,字铁香,清·晋江人(今石狮永宁)人。同治十三年(1874年)进士,官至刑部主事、中宪大夫知府衔广东补用。因薄宦情,假归不出。回乡后致力文教,曾乐承石井书院山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棨仁》)

  影响

  石井书院建的早,影响也大。

  泉州文庙明伦堂旧有一联云:“圣域津梁,理学渊源开石井;海滨邹鲁,诗书弦诵遍桐城。” 联中“石井”是泉州安海镇在宋元及明中叶前的行政地名。联语追怀“二过化”的历史作用,称赞泉州的文风之盛。由于安海与朱松朱熹朱在3代的关系,还被称为“开理学之先河 ”、“闽学开宗”之地。

  由于二在安海讲学,“启迪文风,诲掖士子,因而人才蔚起 。”

  据《安海志·选举》统计,建炎以前,从雍熙二年(985年)至重和元年(1118年)133 年间,安海已出了20名进士。但朱熹而后约近500年,安海及其所在的晋江县乃至整个泉州地区的文化发展,学术风气更是出现空前的盛况。这当与“二过化”以及历代统治阶级对朱子学的倡导密切相关。

  查阅《安海志·卷23·选举》,以朱熹同安任满的绍兴二十六年(1156 年,即朱松监镇二十余年后)为界,统计对比绍兴二十六年前100年(1056—1156年)和绍兴二十六年后100年(1156—1256年)的科第人文,前百年进士17名,后百年进士32名。可见朱松朱熹而后,科第远盛于前。

  学术则以研习儒家经典最为可观。《易》为《五经》之首,且最难。泉州人研究《易》学的风气,在朱熹而后,史称“天下言易,皆推晋江”。据《福建通志·艺文志·卷1、卷2·易类》统计,泉州历代有《易》学著作89人,明代居多,有69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概述》)

  安海儒生多学《易》,如万历间进士黄志清著《易说》。据《安海志·选举》统计,从明·景泰元年(1450 年)至清·雍正四年 (1726年)276 年间,安海共有119个举人 ( 不包括武举 ) ,其中注明学《易》者61人,占半数以上 (余者多治《诗》、《书》、《礼》或《春秋》)。明代与唐顺之齐名的文学家王慎中(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慎中》),同时也是《易》学家。

  诗词

  《安海志·卷36·诗咏》收录有关石井书院的诗词:

  明·黄伯善“吏隐当年聚讲堂,至今草树亦文章。传经己作枌榆社,省觐遂成桑梓乡。 云彩天光新栋宇,小山丛竹旧宫墙。青衫脱却出门去,莫党鹅湖改紫阳。”

  清·黄燮“谁是当年辟草莱?层轩高栋傍崔嵬。山河文物青云上,南北车书赤日来。伏枕泉声清客梦,偷春花色上阶苔。庭中闲地栽桃李,万里风光向此开。”

  清·黄帝赉紫阳振铎满江墟,肃肃仪型君子居。闾阎四达千间屋,天地中华六卷书。何处尘香浮蝶蚁,自家丸子弄鸢鱼。春风拂树绿横牖,灯火依稀似石渠。”

  清·柯敦圃《石井书香》“石井讹传近碧溪,宋朝书院在鳖西。渐峰远照门前凤,笼岫近呈墙外鸡。五孔泉中甃影动,四斋堂上学声低。温陵理学开安海,泉郡黉宫铁券题!”

  遗址:朱文公

  现存“朱文公祠”遗址占地面积932平方米,坐北向南,由仪门、庑廊、拜亭、大成殿等组成。三门列峙。大成殿及西廊庑舍仍存。

  大成殿面阔五间,进深六柱,穿斗式梁架,歇山顶。

  天井中立宋代“杏坛”碑1通、明·弘治《重建鳌头石井书院记》、清·乾隆(1736—1795年)年间《重修启贤祠》残碑1通。

  另有明·黄凤翔黄汝良撰文的《安海新设驻镇馆记》2通,是从原安海驻镇馆移来。(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凤翔黄汝良》)

芝山书塾

  芝山书塾,位于石狮市祥芝大堡,为石狮历史上最早的私办书塾。

  创办

  晋江祥芝人刘君辅,是原宋朝主薄,后弃官经商,成为富甲闽南的大财主和远近闻名的大慈善家。元·前至元卅一年甲午(1294年),刘君辅“构书塾于芝山,延请邱钓矶林兴祖诸名师教育子姓。每岁捐粟三百石以为塾廪,以供师徒岁俸日膳等费。”

  刘君辅所聘塾师邱钓矶林兴祖均是一代名儒。邱钓矶邱葵,字吉甫钓矶其号,宋末元初·泉州府同安县小嶝岛人;亲炙于吕大圭洪天锡之门,是朱熹的四传弟子,人称紫阳高弟”、“理学名贤”

  延祐元年甲寅(1314年),刘君辅二子刘叔和以为“书塾追隘,无以为藏修游息之地”,请求扩建。刘君辅“嘉其言而颔其请,乃作燕居堂以奉先圣先师,堂之后为斋,斋之后为炉亭,左经右史,诗文以与诸生隶习。斋之两序各有房以备寝涑。疮溷圃各有其地。”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刘君辅邱葵吕大圭洪天锡》)

  办学特点

  邱葵在芝山书塾执教长达 27年,教学上起主导作用,创立一套较为完整的课程体系。由于邱葵先进的教育思想、博学才华以及宽严相济的教学方式,四方学子慕名向往,芝山书院也打破了原来只接受氏子孙的限制,向异姓弟子开放,芝山书塾成为传播理学的阵地。

  一、办学目的。

  邱葵批判唐朝以来为应对科举而确立的“惟声律词藻是务”的教学目标,反对教育成为科举考试的机器,继承儒家积极入世的哲学思想,提倡学习“有用之学”,确定三条办学目标:

  ①坚持学而优则仕,把学生培养成能“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对社会、对国家的有用的人才。

  ②书塾要“教其子弟格物致知”,教会学生会学习、会研究学问的方法和能力。

  ③提出“诚心正意”的育人目的,培训学生成为一个正直、诚恳、踏实的人。

  二、课程内容。

  邱葵《芝山书塾记》云:

  “学于是塾者,必以六经为本,先读《大学》以观古人为学第,而求其入德之门。

  次读《论》、《孟》以观圣贤之格言大训,而求其旨约之方。

  次读《中庸》,以观圣神功化之极致,而求其性命……

  【这三个步骤的教学,基本延续朱熹的作法。朱熹言:“先读《大学》,以定其规模;次读《论语》,以立其根本;次读《孟子》,以观其发越;次读《中庸》,以求古人之微妙处。”】

  又参(指邱葵的老师吕大奎之遗言绪论,以培植其根株。

  又旁搜广取之文,以发畅其枝叶。

  功而学之,壮而行之。”

  三、自编校本教材。

  邱葵不唯是一个课程的执行者,凭借已有的教材进行教学,他还是一个教材的开发者。他根据学生的实际,自编“校本教材”《警学遗言二十则》、《学则词章富》、《学则德业优》等。“校本教材”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对促进学生品学兼优、提升文化修养大有裨益。

  四、营造和谐的教学氛围。

  邱葵极力营造和谐、开放、教学相长的书塾氛围。

  学习之余,邱葵组织学生走出书斋,观察自然,感受生活。祥芝的好山好水一次次点燃邱葵的创作火花,一首首诗作应景而生,并与学生分享。“轻阴春漠漠,淡日随行屦”,“宿客不还过鸟语,独闻山雨对花时”,“当兹肃霜月,数枝春盎盎”……。

  邱葵还与学生一起读书,《风雨中与吕之寿读文公诗传》记录了一起生动事例:“冷冷叶上风,瑟瑟檐头雨。天分本无私,人性皆相似。譬之入山林,斧斤随所取。姿年舍我去,初心日以负。勗君岁寒心,保此栋梁具。圣域廓悠悠,修途未容驻。”

  五、为乡里撰文铭记。

  邱葵的为人处世深受当地乡亲敬仰,当地发生大事,常请邱葵撰文铭记,邱葵也吝笔墨,撰写了《芝山书塾上梁祝颂》、《西桥公盖上梁祝颂》、《丰山岩上梁祝颂》、《金沙接待院记》、《芝山刘氏书塾记》、《芝山慈济宫记》等。

  六、桃李芬芳。

  在邱葵主教下,芝山书塾门人学有所成。

  校主刘君辅的四个儿子都参加科举获得官爵。《温陵芝山氏大宗世牒》也记载,刘君辅二子叔和“性和厚……服役官政,其精敏人弗及……授漳南巡忧,所在民歌思之”;孙刘元颂“赋性聪敏,六经奥旨无不知晓”;侄孙刘宗元“性颖悟,读书强记,所著有《五经集解》行于世”;玄孙刘允正“笃行好文,谦和不伐”

  门人吕椿、杨相孙等继承邱葵的衣钵,笃研理学,著述颇丰,诗文自成一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吕椿杨相孙》)

正音书院

  正音,即为学习官话。

  概说

  ·雍正六年(1728年),雍正帝谕令福建、广东两省推行官话,8年为限。谕旨颁布后,有关大臣立即制定具体规定,严令闽、粤两省督抚、学政落实。

  施鸿保《闽杂记·正音书院》雍正帝上谕曰:

  “凡官员有莅民之责,其言语必须人人能晓,然后可以通达民情,熟悉地方事宜而办理无误。是以古者六书之训,必使谐声会意,娴习语音,皆所以成遵道之风,著同文之治也。

  朕每引见大小臣工,凡陈奏履历之时,惟有闽、广两省之人,仍示乡音,不可通晓。夫伊等以现登仕籍之人,经赴部演礼之后,其敖奏对场,尚有不可通晓之语,则赴任他省,又安能宣读训谕,审断词讼,皆历历清楚,使小民能共晓乎?官民上言,语言不通,必使胥吏从中代为传递,于是添设假借,百弊丛生,而事理之贻误多矣。且此两省之人,其语言既不可通晓,不但伊等历任他省,不能深悉下民之情,伊等身为编氓,亦不能明白官长之意。

  素尔讷等《钦定学政全书·卷59》:

  “于凡系乡音读书之处,谕令有力之家,先于临近延请官话读书之师,教其子弟,转相授受,以八年为限。

  八年之外,如生员、贡、监不能官话者,暂停其乡试,学政不准送科举;举人不能官话者,暂停其会试,布政使不能起文送部;童生不能官话者,府、州、县不能取送学政考试,俟学习通晓官话之时,再准其应试。

  俞正燮《癸巳存稿·官话》载:“雍正六年,奉旨以福建、广东人多不谙官话,著地方官训导,廷臣议以八年为限,举人、生员、监、童生不谙官话者不准送试。”

  几年间,闽、粤两省各郡县均建立正音书院教授官话,福建省更创造性地开设正音书院112所其中泉州建立的正音书院有7。两省的乡试要求考生必须掌握官话,有时学政还亲自面试。

  但是,推广官话的工作收效甚微。清末探花商衍鎏曰:“初时甚为认真,无如地方官悉视为不急之务,日久皆就颓废,至嘉庆、道光时,福建仅存邵武郡城一所,然亦改科制,广东则更无闻矣。”

  晋江县正音书院

  晋江县正音书院,雍正七年(1729年),晋江知县唐孝本在泉州城内设立正音书院4所,均由义学改办。

  ·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正音书院》:“正音书院,一在城内百源庵,一在城内铁炉铺,一在城南承天寺,一在城西奉圣铺,俱雍正七年建。”

  南安县正音书院

  南安县正音书院,雍正七年(1729年)设立,在南安县治丰州武荣铺。

  惠安县正音书院

  惠安县正音书院,雍正七年(1729年)设立,在惠安县城明伦堂后朱文公祠中。惠安知县王裕琛择邑中晓官音者为之师,礼致监生洪昌等四人分教。后又礼聘江西贡生罗其宿掌教,不久辞去。雍正八年(1730年),知县王泽椿延聘邑廪生张步瀛掌教;次年,知县田生桂延邑副贡陈时泰掌教;皆设帐于文公祠中春风堂。

  安溪县正音书院

  安溪县正音书院:雍正七年(1729年)设立。当时因来不及建立新院,便附在考亭书院内。乾隆元年(1736年),江西候选教职徐世宾来院主学,不久后停办。

  永春州正音书院

  永春于雍正十二年(1734年)“县”升格为“州”,官配随之升格,“教谕”升为“学正”,学额为“廪膳生员30名,增广生员30名”。按:“廪膳生员”简称廪生,每人月给廪米六斗,但名额有定数;“增广生员”简称增生,没有廪米。

  永春州正音书院,乾隆元年(1736年)设在文公祠内,旋即于城内原学署中祠地建书院。乾隆三年(1738年)停办。

  民国《永春县志》:永春县正音书院“在文公祠内。乾隆元年1736年)奉旨设正音师一人,以邻省候选教谕晓官音者为之。时委浙江仙居县贡生郑先行主之,岁给廪俸。乾隆三年停办。

  德化县正音书院

  德化县正音书院,雍正七年(1729年)设立,在凤翥山麓。

  同安县正音书院

  同安县正音书院,雍正七年(1729年)设立,在同安县治文公祠内。

龙泉书院

  龙泉书院,位于晋江华表山草庵前。(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草庵》)

  肇建

  龙泉书院倡建之前,草庵之处就有办学传统。

  先是南宋间,晋江罗山苏内氏的肇基始祖曾信添在此开办乡塾,教授乡里子弟。

  后是明·正德(1506—1521年)间,洪天馨在草庵殿内创办书院,专志授徒讲学。洪天馨,字 天霞,号薇峰,自署棱陵洞通衢道人,晋江人。天馨学易,攻举子业,傍及群书,是一位道德学问著于当时的名儒。洪天馨科场失利,中年丧妻,子女夭亡,灰心世路,遂隐于草庵 授业为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洪天馨》)

  至嘉靖六年(1527年),晋江县令钱楩以儒学为正宗,在晋江各地大力倡学,并着力兴修书院。 任内,钱楩在草庵前修建书院,继续聘请洪天馨任教,招徕附近村落童稚读书。相传草庵右侧约50步处有巨石如船,上有1尺见方的摩崖石刻大字“龙泉”钱楩因名书院为“龙泉书院”,又称“草庵精舍”。(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钱楩》)

  此后苏内学风渐盛,不少就读于草庵的学子金榜题名,民间有传言龙泉书院“文者登科入第,武者行侠为将”。民众感激钱楩,在草庵前建“遗爱亭”,祀奉太爷”的石雕神像。亭旁还竖立1块侯碑”

  十八名贤读书

  嘉靖(1522—1566年)初,泉州有十八位士子住草庵“龙泉书院”勤奋读书,后来十八人均举,留下十八明贤读书草庵的佳话。1938年,弘一法师撰写《重兴草庵石记》时,记载了此事。为此,弘一法师还在摩尼光佛坐像两侧留下一则木刻对联:“石壁光明相传为文佛现影,史乘记载于此有名贤读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弘一法师》、《泉州寺庙·草庵》)

  跟随洪天馨读书的十八士子,现难知其详。据史料零星记载,仅知有:

  庄用宾,晋江人。嘉靖七年(1528年)、八年(1529年)联捷进士,官至刑部员外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庄用宾》)

  庄用晦,晋江人,庄用宾弟。嘉靖七年(1528年)中举。(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庄用晦》)

  赖存谨,晋江人,嘉靖间贡生。

  赖存业,晋江人。嘉靖间贡生。任广东琼州教喻时,奖掖庠生海瑞,并为海瑞解决婚姻案。海瑞晚年为南京吏部侍郎,以门生礼为立“兄弟明经”匾额。

  王慎中,晋江人。嘉靖四年(1525年)、五年(1526年)联捷进士,官至河南布政司参政,是与毗陵人唐顺之齐名的古文学家,时称“晋江、毗陵,又与唐顺之归有光并称明代三大散文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慎中》)

  张志达,嘉靖八年进士。

  蔡克廉,晋江青阳蔡厝人。嘉靖七年(1528年)、八年(1529年)联捷进土,官至户部尚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克廉》)

  蔡克熙,晋江青阳蔡厝人。克廉弟,贡生。

  蔡鸾,贡生,教喻。

  蔡廉,贡生,南容教喻。

  庄一俊,晋江青阳人。嘉靖四年(1525年)举人,嘉靖八年(1529年)进士,官户部主事、吏部验封司员外、浙江参议,诗文书法皆有成就。(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庄一俊》)

  重建

  龙泉书院早已湮灭。2011年,晋江市政府在草庵前方400米处投资1000多万元重建,2013年9月建成。

  重建的龙泉书院依山而立,按照书院特有的建筑规制,复原书院的历史原貌,展现古代书院祭祀、讲学等功能,是一座闽南红砖大厝,古香古色,错落有致。

  其由主体建筑及两侧厢房组成,占地2030平方米,建筑面积1580平方米。主体建筑按中轴线推进依次为石埕、仪门、天井、拜亭、大成殿、天井、2层藏书楼及后花园。

  明代的“遗爱亭”、“侯碑”已毁,草庵左侧一座古色古香的石亭是近代重建的, 太爷”石雕像也是重塑的。只是在原亭子的后方有个小石窟,内存1块残石,从形状看应是1尊石像的残片,上面有模糊的五官,应是当年亭内供奉的太爷”石像的残片。

龙山书院

  龙山书院,又名龙山书室、氏草堂,为氏家学,位于惠安县净峰镇狮头村(西头村),毗邻延寿氏家庙(张岳家庙)左侧(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祠堂·延寿氏家庙》),是明代惠安县八大社学之一。2001年2月列为惠安县文物保护单位。

  沿革

  南宋·宁宗时(庆元元年—嘉定十七年,1195—1224年),氏先人居现在张坂镇锦田,因子弟连年科举不第,萌生去意。摇鼓公肇基狮头村,为张坑近百村的氏始祖。

  入元,传至四世张性祐(1300—1368年)。张性祐生于大德四年庚子(1300年),少读书,通孙武兵法,膂力过人。因平寇有功,授职正六品昭信校尉、泉州翼百户。张性祐创家学龙山书室,又名张氏草堂(后称龙山书院),历史之久甚至超越延寿氏家庙《惠安县志》载:“龙山书室,在邑东山前铺香山下,元·昭信校尉张性祐构为子孙读书之室。”

  张性祐去世后,其孙张彦宗历经元、明易代,目睹家道困境,“念非力学,无以树门户,于是折节读书,业儒者是。筑精舍与所居龙山书室,置书万卷,旦夕读书其中。”永乐朝(1403—1424年)张彦宗官至湖广按察司经历,是龙山书院走出的第一人。他的同事、永乐朝惠安县第一位进士余福曾《咏龙山书院》诗:“志士论经处,幽期不可寻。山风吹散帙,湖水杂鸣琴。窗曙妆寒雾,庭皆下夕阴。名驰柏台上,长忆旧园林。”

  龙山书院是所家学,父子祖孙自相传授,也“延请名儒教授子孙”,蒲林敦名师李谋,就曾在龙山书院任教廿多年,直至年迈退休,家仍以师礼相待,岁问不绝。张岳少年时就当过他的学生。

  惠安县首任图书馆馆长、清末惠安四才子之一的杜唐曾咏《龙山书室》“香山山下旧龙山,书室元时造数间。岚绕笔锋青满架,气来海浪碧连环。未蟠秋伏三停相,如笑春开五彩颜。果有耳云真好读,朱紫屡世列朝班。”

  书院因年代久远,几经倾圮。清朝末年重修。1940年,现代核物理学家张文裕之父张碧泉复倡修。2007年,氏裔孙集资重建,于2009年10月6日落成揭牌,面貌一新。

  人才辈出

  自有书院以来,延寿人才辈出。据《惠安县志》和《氏族谱》记载,龙山书院培养出来的有进士10人、举人20人、贡生几十人,在明、清两朝位居惠邑之首。单就张岳一门,就有“七世联科甲,一门六进士。”

  张茂张岳的曾祖父,授任浙江桐庐县丞,六十多岁致仕归,专攻《诗经》,著《清介叟集》等书。

  张纶张岳的祖父,任江西萍乡县令,精楷书。

  张慎张岳之父。未出仕时亲自在龙山书院教授以自给,农忙时带弟子下田耕作,以致人不知他是读书人。后任广东英德县令,“兴文教、正礼俗、毁淫祠”,创办英德龙山书院,病殁任上,英德人即龙山书院设坛祭祀。

  最负盛名的是张岳,官至太子少保、右都御史兼兵部左侍郎、六省总督、正二品,是有明一代理学名臣,也是惟一载入《明史》的惠安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张岳》)

  规制

  龙山书院与延寿氏家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祠堂·延寿氏家庙》)是一个建筑群,共用一道围墙包围。围墙内既有一墙之隔的龙山书院、氏家庙,还有书院口的莲花池、古井、憩亭和花圃。从大门口望进去,像一把半开的古式折扇,龙山书院和氏家庙正处于扇顶部位。

  书院坐西朝东,面阔三开间,进深三落,建筑面积200多平方米,硬山式屋顶,重檐抬梁结构,具有典型的明清风格。屋脊与氏家庙同高。

  山门之内是宽敞的广场,中有一池水,石鲤鱼高高跃出水面寓鲤鱼跃龙门之吉意。池边有座毓香亭,雕栏玉砌,当是读书或品茗的好去处。

  再往前便是书院的正门,门匾“龙山书院”四个镏金大字。

  院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中厅悬挂“桐庐流荫”、“宫经”、“伦元”、“明经”、“少尹”等匾额。

  后厅福堂上有孔夫子画像,案上供奉张岳半身塑像,“其神凝焉而若有岐,其身饬焉而若有盘”,生动的刻画了张岳文振三省、武肃九藩,一生“宁为岩畔柏,不随秋叶扬”的精神风貌。

  现代著名核物理学家张文裕曾专程拜祭,并留下一匾,上书三行字:“成化己巳年选桐庐丞张茂立 少尹 十七世孙张文裕恭述”。此匾为张坑最后一个举人张春祺之子大舍所书,现存于龙山书院。 

龙浔书院

  龙浔书院,在德化县龙浔山麓。嘉靖四十年(1561年)德化知县张大纲建;已废 。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7·学校志·书院·龙浔书院》:“龙浔书院,在龙浔山麓。嘉靖四十年知县张大纲建。今废,址犹存。”

六划

考亭书院

  考亭书院,故址位于安溪县城隍庙东、今安溪县实验小学处。

  曾之传,号石岩,清·江西永新人,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以举人知安溪县,“催科有法”,甫到任便以发展安溪的文教为务,修理学宫、文昌祠等。

  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冬,大学士李光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光地》)告假返安溪故里,拜访曾之传,留宿新落成的文昌祠中,见文昌祠富丽堂皇,而位于县学东的朱子祠却摇摇欲坠,颇有感慨。他认为修建文昌祠固然无可厚非,但更应修建纪念朱熹的地方,倡议建一书院。他对曾之传说:“俗祀文昌,盖古者司中司命之遗,虽然星辰河岳必以人配,五百年来朱子人师也,今天子崇重之优,风闻天下欤,学者知所向往。地之归也,取道两江,凡玉山鹅湖朱子信宿讲论焉者,其守类能修举。吾邑为朱子奉檄往来品题名胜之区,法得立祀,非其人不兴也,期有待于吾候乎?”《泉州府志·学校》

  于是曾之传带头捐俸,李光地等响应,在文昌祠后购得一地,连同文昌祠一起扩建为书院。移祀文昌于后进,而祀朱子于中堂,并以朱子门人陈淳(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淳》)配享。又扩充前部为敬业堂,立“考亭书院”匾额(朱熹别称考亭先生),延师聚徒课业讲艺。又置田租六十栳为香火资。李光地为作《邑令曾之传建考亭书院记》,清·乾隆《安溪县志·卷11·艺文志》收录。

  书院落成时,还在院中竖立1块刻有“仙苑”两个大字的石碣。石碣四尺高,所镌之字大如斗,没有书写者姓名,据说是朱熹所写,原来沉没于西溪薛坂渡,明·隆庆(1567—1572年)间被渔者捞上来,一直弃置溪岸。书院建成后即将此石移置院中,以作纪念。

  乾隆廿二年(1757年),知县庄成重修书院,又建敬业堂前两廊十余间房及大门,并作考棚(即魁星楼)。

  光绪廿八年(1902年),在考亭书院旧址考棚创办安溪学堂,是泉州府最早设立的一所学堂。

  光绪卅一年(1905年)慈禧太后下诏,宣布自光绪卅二年(1906年)废除科举。当年安溪知县谢金元将安溪学堂改称安溪县高等小学堂,迁址明伦堂。民国期间,学堂屡合屡分,10次易名,校址也多次迁徙,直至抗战胜利后学校才固定在考亭书院旧址,解放后改称安溪县实验小学。

观海书院

  观海书院,位于南安县三十九都水头乡(今南安市水头镇水头中心小学内)。

  南宋初,朱熹朱松曾在泉州安海任首任镇监,朱熹少年时曾在安海渡过。绍兴廿三年(1153年)起,朱熹任同安县主簿兼领学事5年,其间常在安海、水头一带讲学授徒,对水头的教育和社会生活产生深远影响。(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 朱熹朱松》)

  庆元六年(1200年)朱熹卒后,乡民在水头建朱子祠,崇祀朱熹。后在祠内创办观海书院,弘扬学。

  ·乾隆1736—1795年)间重修,并扩建东、西两厅和后厅。

  近现代观海书院(朱子祠)先后易名为观海学堂、观海小学,又扩建为水头中心小学,把朱子祠包容在校园内。2005 年重修。历代崇祀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