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水利(7—9划)

目录

  7划:
  陈岩上陂(黄佛圳)陈埭陈坑港
  县后溪、县庭前井、县内井、县前井
  龟湖塘
(沿革。北宋·蔡襄《龟湖塘规》。明·童汉臣《续议塘规》和《嘉靖间泉州府申明塘规文告》。明·王慎中《龟湖塘颂德碑记》。)吾宗水文崖刻寿溪沙溪坝头溪(泉港坝头溪[泗洲溪。源于涂岭镇境内吊船山] 。晋江坝头溪[坝江。源于晋江安海红麒麟山])花桥溪佛泉井吴潭、秀才堤、李林溪、苏埭、状元井(鲤城区西街曾井巷)

  8划:
  金谷官圳金莲池、
  放生池(泉州放生池。惠安放生池。安溪放生池。)、
  尚书塘
、岱仙漈
岱仙瀑布。德化县水口镇榜上村水尾的赤石口[古属清泰里]飞仙山。概述。飞仙亭。清·黄守仁《岱仙漈赋》。清·郑秉钧 《岱仙漈赋》。诗词。泗洲坝潭、宝泉井、驿坂溪、泊泉、周井、昆仑井、官陂、底溪(李溪。德化县雷峰镇李溪村虎贲山与猫鼻山两山夹谷之中)

  9划:
  
南、涂二关外水利(位于泉州郡城南门[德济门]、涂门[通淮门]外,该地域今已改造为新城区[属丰泽区]南埕溪、南坑溪、
  茭布溪
、茭塘、
  前林港
(附:金山溪)前港湖
  虺湖、洑田塘
位于今晋江市罗山镇一带。建自宋。万历卅年龚润寰修。万历四十二年、天启五年再修。清代修。)洪濑溪洞口溪垵溪浐溪、赵公井济龙潭、剑潭、钟山滩、夜光井、欧宅林井(后田井)、盈塘

七划

陈岩上陂

  陈岩上陂,又称黄佛圳,位于永春蓬壶马跳,南宋·开禧元年至三年(1205—1207年)建,为永春最早的水利工程。

陈埭

  五代末(约955年),陈洪进据泉、漳二州时,派遣家丁为主要劳力,主持在郡城东南郊荒滩上,以泥沙条石筑锁海长堤,长20里,设闸门7个,引流洗卤,围垦造田。这是泉州历史上又一次大规模围海造田,改造盐碱土的工程。后人纪念他,把堤内一大片埭田名为陈埭,至今地名犹存,已成为晋江市的一大重镇。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烟浦埭……又西南为陈埭。本陈洪进所筑,受西北吟啸浦之水及罗裳山诸涧西南出,分为众港,从二斗门以入海。”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陈埭》:“陈埭,陈洪进所筑,其埭最大。合南浦诸水,为陡门,通归于大海。南洋田多仰焉。”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陈埭港,在吟啸浦之东南。凡罗裳、圭壁诸涧,流为万石,汇为盈塘、许塘。及罗裳东南,诸涧东汇于沙塘,东南汇于涩缨塘者,俱来会,至于东、西二陡门入于海。”

  五代时建的西陡门今存,位于陈埭镇岸兜村,是晋江市保存较完好的古代水利设施,1991年4月列为晋江县文物保护单位。西陡门东西走向,石构,2 间,高3.68米,宽9.42米,为条石纵横相间筑砌,船形墩。墩首高翘,墩中凿闸板道,作启闭闸之用。北闸孔道宽2.7米,南闸孔道宽2.95米。每间架6条石板与堤岸相接。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洪进》、《泉州水利·烟浦埭》)

陈坑港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晋江县》(晋江县治在今泉州市区)南四十里有植壁港……沿植壁而南,有陈坑港,汇井尾埭、烽火埭、西湖诸水趣于海。”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陈坑港》:“陈坑港,在石壁之南。有芦舍湾、埕边、潘迳诸港,各以大小远近纳流而注,烽火埭、西湖诸水,俱经此而趋于海。”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陈坑港》:“陈坑港,沿植璧港而南,汇井尾埭、烽火埭、西湖诸水之趋于海者。”

县后溪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惠安县》:“县后溪(在县北三都),发源东平山,出南岭桥,过草马埭。……流入峰崎港以达于海。”

县庭前井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安溪县》:“县庭前井,在县治中东廊下。宋·绍兴中,县令龚□□(据嘉靖《安溪县志·舆地类》,应为“县令龚时可凿”)以资民汲。”

县内井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安溪县》:“县内井,在(县治中)东廊。天顺间知县杨纪凿以资民汲。”

县前井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安溪县》:“县前井,在(县东)兴贤坊外,味甚清冽。”

龟湖塘

  龟湖塘是七首塘的第一大塘。龟湖塘以龟湖村为中心,方圆数十公里,将塔山、宝盖山以西地表雨水收蓄入塘,后来灌溉面积达一万二千亩以上。至今居于湖畔的许多村庄都以塘、湖、坑、洋命名,如塘头、龟湖、东洋、钞坑等15处。

  沿革

  龟湖塘修建于北宋,或说是泉州太守蔡襄所修。以后历南宋、元、明至清代、民国,曾多次修筑塘岸及闸门等。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又有龟湖,亦在府东南三十里,宝盖山东北诸溪涧水所汇也。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倭寇由龟湖突犯安平,燔掠而去,即此。”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龟湖塘》:

  “龟湖塘,在二十四都,长一千八百余丈,阔八十二丈,深一丈。东至塘后村,西至石狮亭,南至塘岬村,北至大洋。灌田三千八百余亩。

  宋·郡守蔡襄定塘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襄》)

  南宋·乾道四年(1168年),王十朋知泉州时,曾主持扩修

  明·嘉靖间郡守童汉臣增立塘规,四姓管修堤岸。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童汉臣》)

  万历壬子(万历四十年,1612年)林学梧修堤闸以捍怒潮。

  至国朝壬子,林孕隆重修之。晋令李元琳刻塘规,俾掌陂者世守。……

  国朝·乾隆壬辰(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秋,霖雨岸崩百余丈,铺锦乡乡宾黄汝焘暨侄时芳修筑,费白银八百余两,乡人欲伐碑纪德,力辞之。”

  廿世纪七十年代,龟湖塘仍存。

  随着石狮建市,市区不断扩大,龟湖塘变成高楼林立的市区。龟湖塘原位置在今石狮市区,大约在今石狮市华侨医院以南、东村桥以东、宝岛路以北、龟湖公园以西的这片地上;现龟湖公园也是当年龟湖塘的一部分。现东西走向的宋塘路(规划为二环北路),西起与南北二路(子芳路)交接处、东至与南北三路(濠江路)在塘边的交接处,全长1.7公里、宽26米,途经体育馆、宝盖镇政府北侧、塘边村等。该路即横穿原龟湖塘而过,故名。

  北宋·蔡襄《龟湖塘规》

  北宋·嘉佑四年(1059年),泉州太守蔡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襄》)为保护龟湖塘的水利设施,加强排涝抗旱作用以利农耕,并相应加强相邻各乡的联谊,特制定《龟湖塘规》十八条(后世称为《先宋塘规》),使龟湖的水利管理有法可依。原文曰:

  “一、本塘周围二千五百二十余丈,东取西六百九十丈,南取北二百九十丈,见深六尺以上。东至湖尾溪,西至塘西埔,南至塘甲等地,北至龙泉岩及塘岸。

  一、本塘东头水闸一间,闸外水圳一条,直抵南台庙西大桥住。若遇旱涝,陂首当严陂夫巡视,量雨及田之干涸,斟酌开塞,不许走泄水利。

  一、本塘西头水闸一间,闸外水圳一条,通本洋大浦,直抵海潮宫住。凡遇时雨,陂首当严陂夫巡视,斟酌开塞。如遇缺雨,于此放水添洋,当以海潮宫前石娄为则,不许过泄水利。

  一、本塘水则石闸一所三间(指测定塘内水平面的设施),旧例大雨淋降,即将东、西水闸开放,塘水当满,此则为准。若遇禾苗发茂成丛,就于此则上再添八寸大板(以为准),陂首合严陂夫人等斟酌时宜,不许损泄水利,益寡害众。

  一、本塘西头深涵一口,涵外水圳一条,直抵厦渎宫后住。其该灌田土,系塘西厦渎乡民耕种,每乡就于农户内选举质实之人,充为涵首,隶于陂首所属。如遇放水灌田,当于陂首处请给木牌,辰开酉塞。不许擅开,致令走泄水利,违者听陂首呈举。

  一、本塘中涵一口,涵外水圳一条,通于大浦。旧例天旱塘水稀少,西闸流水不敷灌田,方许开放。陂首暨老人等务要公同斟酌会议,先听牛渎沟高处田土及牛埭沟田土车水一日,后与大浦等处农众车水。不许以强凌弱,水利不均;如有不服,陂首指实呈举。

  一、本塘围岸一条,长二百八十余丈,水则石闸一所三间,东西水闸二所各一间,深涵二口。每遇春正月,集众修理完固。如或遇时不测崩损,随即修完,不在定限。毋得纵放牛、羊、驴、马等畜践踏,致令损陷走失水利,实为大害。违者,陂首合行呈举。

  一、本塘上岸一条,自东至西二百八十四丈,系本都及十九都农民砌筑。厥后农民务要照依均定地界管禁,不许懒力推误,走失水利。违者,陂首指名呈举。

  一、各涵闸旧例每年立冬尽行填塞,至来春二月中旬方开,非时不许因利盗泄,有亏来岁之用。陂首合严陂夫巡视禁约,务在益寡利众。

  一、本塘灌注洋田种子七百六十石七斗,东至隔林圳为界,西至洑田洋新塘沟上为界,南至塘岸及塘西下渎浦为界,北至海潮宫大路为界。如遇缺雨之时,陂首合严陂夫巡视界限,不许盗泄水利过界。敢有以本塘所注水盗取过界,定验水痕下落,指名呈治。

  一、本塘潴积潦水灌溉农田,不许于涵圳下张笱捕鱼。缺雨之时拦障,水利不得通流,致令下田失水。及雨水稍足,彼则擅开捕鱼,损泄水利,塘水稍涸,彼则依众下塘,施张网罟,捕鱼取虾,践害塘水,致成泥滓,农田失望。陂首合关陂夫前去约束,如有不服者,指定姓名,当以先下塘者为首,以闻于官惩治。

  一、本塘若遇天旱缺雨,塘水稀少,涵圳尚流,不许就于塘内车水,有防下田水利。其十九都塘甲等处农民,并不预本洋田土,隶筑塘岸者少。缺雨之时,周围塘湄田所,止许首段临水去处车水,余田并不许侵夺塘下民利。陂首合严陂夫巡视,各下灰号为记,违者指实呈举。

  一、本塘临水处,各有高阜地,旧存专一防备暴雨时降,洪水冲激,塘岸崩坏,此于取土修筑,诸人不许滥开为田。

  一、海潮宫斗门水闸三间。旧例潦则泄水下海,旱则关闸。如遇暴雨时降,洪水泛溢,疏放不逮,将本处玉栏舍东沙尾隙岸开掘。水疏通消,当即严令陂夫鸠工填筑如故。

  一、塘司春夏祈谷。旧例就众农户裒钱,各委干当人知当,保禳则轮田户主之。

  一、塘司鼓一面,水闸二间,水则三间,海潮宫水闸三间,各有闸板完全,系干当人收掌,起工日以次交付,或有疏失,就于上次取足。

  一、塘始系筑岸潴积孤山等处潦水,下荫龟湖洋田土。旧例系塘下都份有产之家充为陂首,农众告官佥举二十四都近于紧要海潮宫斗门乡六族内,选举德行淳朴,识达时务者,轮为陂首。

  一、海潮宫斗门,系本塘尾间冲要之地,疏塞不时。每年正月农闲之时,陂首鸠工多取泥土,积顿宫旁备用。毋得临期缺泥,致令走泄水利。”

  明·童汉臣《续议塘规》和《嘉靖间泉州府申明塘规文告》

  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泉州知府童汉臣童汉臣南衡,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童汉臣》)增立塘规,称《续议塘规》,共十九条三部分,并附文《嘉靖间泉州府申明塘规文告》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30·名宦2·明泉州府知府·童汉臣载:童汉臣……嘉靖三十二年以御史为泉州府知府。……郡南龟湖,收宝盖、金鞍、玉屏之水,灌田万余亩。宋·蔡襄定有塘规,历久渐弛,守陂之夫虽具,而官弗予直,常怠而废事。民请于前守方克,奏记部使者,既许而去,未行。汉臣下车,问民利病,众以为言。即符下晋邑,令无留牍,翻牍,得所谓《增议塘规二十九条》——堤堰坊墉,岁治月修,启闭以时,禁豪右之侵,严狂狡之诡,灿如列眉。以宽硕接其民,不赏而劝,不怒而威。岁以荐登,粟入倍于他乡。民伐石勒碑纪之。”

  《续议塘规》原注,到明·嘉靖间,龟湖塘已扩大到隔林、圳上、莲坂、塘西、塘岬、湖边、塘后、塘边等处,计灌田种子一千七百六十石,比北宋·嘉佑四年(1059年)蔡襄制规时,增加了一千石种子。

  《续议塘规》载:

  “本都(按:指二十四都)龟湖乡一万七百余家,本洋洋田一千七百余石。上无溪洞源流,惟赖古设龟湖塘一首,周围筑岸二千五百二十三丈,蓄水以资灌溉。下因迄北一带近海,潮水不时人浸,筑岸一条,以为堤防……”

  (本塘)下因迄北一带近海,潮水不时浸人,筑岸(即海岸)一条以为提防,仍设上下水闸共五间、东西深涵共二口,以备旱潦关泄。”

  《续议塘规》中还列举一些违章惩处的事例。如元·正统十三年(1448年)春早,陂首苏易亨依规开涵,许宗瑶相拒致讼,本府差主簿史孟尝开放西闸灌田。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许澄等违规不管禁塘岸,陂首黄雅盛呈府问罪。又经县府立石,永为遵守。

  《嘉靖间泉州府申明塘规文告》指出:

  “看得管水之有规律,犹治民之有法律。法律不严,则百姓不治;塘规不明,则水利不兴。”

  “陂夫冲风冒雨,昼夜不休,终岁勤劳,多病丧身,以致陂首力不能支。向经本都里老黄伟等人向县府申请,按宋代规制和本县六里陂和西南斗门的陂夫,都以编佥应役为例,每年以‘八名应役’,立为定制。”

  明·嘉靖王慎中《龟湖塘颂德碑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龟湖塘》收录·王慎中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慎中》)《龟湖颂德碑记》,曰

  “邑东南乡之田,皆仰水于湖。其浸钜而灌溥者,龟湖为最。环湖而庐且万家,支村析聚,栉比衽联,总其乡之名曰龟湖,盖以湖名其乡也。宝盖、金鞍、玉屏诸山之水,洒为四溪,流入于湖。濒湖仰水之田,度万余亩,民蒙其利而不能知其始所由作。惟蓄泄之节,淤决之禁,胪列科条,谓之塘规者,知其始于宋·忠惠公守泉时所留也。号湖以塘,盖邑俗方言云。

  湖水之利于田若是博,故有堤以捍海,堰以陉潦,坊以潴止,庸以宣流,而啮淫溃泆之害,必有资于人力,岁治月修,然后无水害。庸之启闭,有惰以妨时,有奸以病众,而豪右之侵争,狂狡之盗诡,皆所以为湖之患。其具不得不出于政刑,所谓规者,实于是取之。由宋至今,殆五百年,守陂之夫虽具,而官弗予直,故守者常怠而废事。

  南衡 公来守郡童汉臣南衡,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童汉臣》),以事行治属,问民利病,而龟湖首及焉。民方欲言,公顾就而问之,即符下晋江无留牍。又尽民之所言繙牍,得所为增议塘规二十九条,行之其乡。公善以宽硕接其民,使乐于有为,不待挞罚而相诫以率禁。其勤也,无斗酒尺帛之劳而自劝,湖以无患。比岁洊登,田入羡倍,粟溢他乡。人皆以侯之福我也,相与伐石勒公之德,且期以申勅是规之详于不废也。

  观古治民之吏,以循良见称,其善非一,而水利之兴修为最。邺之白渠,蜀之离堆,楚之芍陂,越之鉴湖,尤其著者也。作者非不欲为无穷之利,而修复之功,每有待于后人。盖民庶乖分,世序迁易则弊萌,蠹穴伏于其间。如芍陂作于孙叔敖,至何武邓艾刘颂魏欣赵轨,历数世皆以有功于陂,为民所记。而马臻孟凯尤有记于越,以鉴湖之功也。观其所为,如伐木通榛以纳众流,增辟水门益广灌溉,计功受分,使大小戮力,与夫禁民壅湖为田,立水约以裁贪争,皆于续规吻合。盖古今异便,而水利兴修之宜不越此也。

  斯规之有裨于湖,而不足恃以不废,法固有待乎人者。故予特为记之,非徒副民之请以述侯之德,将以遗后之为政者于无穷云。”

吾宗水文崖刻

  位于安溪县官桥镇吾宗村西北漈口山麓,是研究水文的重要资料。

  巨石阴刻(明)万历四年(1576年)洪水至此”。下刻一条长横线。据此可知,当年洪水曾淹没官桥、龙门平原大部分地区。

寿溪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寿溪,在县南四十都。源出覆釜山,萦纡二十余里,溉田三十余亩。昔有氏居其旁,人多寿考,故名。……入于海。”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南安县》:“寿溪,县(县治在丰州)南三十里。有覆鼎山(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覆鼎山》),溪源出焉。萦纡二十余里,溉田三千余亩。”

沙溪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惠安县》:“《志》云:县西有沙溪,出三髻山,合西南诸溪,亦曰白岩溪,入洛阳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水利·洛阳江》)。”

坝头溪

  泉港坝头溪

  泉港坝头溪,发源于戴云山脉的吊船山(涂岭镇境内)。旧称泗洲溪,流入添奇坝头港。随着坝头平原的形成而延长,后称坝头溪,溪流碧水常年不息,两岸绿树浓阴蔽日,周边良田万亩,是泉港的母亲河。

  旧时坝头溪有99条源流,溪沿山边走,有99曲之称。阳光下,滔滔的溪水波光粼粼,似一条巨龙蜿蜒游向大海,两岸绿阴密布,溪中舟影点点,溪水清澈可饮,溪里鱼虾成群。直到坝头溪上建起了几个水闸,船只才无法进入。20世纪90年代,坝头溪还是惠安县三大溪流中唯一未受污染的河流。

  现在坝头溪已几经变迁。

  晋江坝头溪

  晋江坝头溪,古称坝江。因该溪上筑坝而名。源于晋江安海红麒麟山,于井林桥注入安海湾,全长13公里,流域面积36平方公里。

花桥溪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水·花桥溪》:“花桥溪,在上林社。发源和睦场双阳山,至暗林口,受五华山水。至大屈尺,入于白泉溪。”(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双阳山、五华山》)

佛泉井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安溪县》:“佛泉井,在县西新溪里。相传昭应禅师(即陈普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寺庙·清水岩》尝过此,天暑渴甚,无井可汲,一老妪汲涧饮之,师感其意,以杖锡卓地,泉出,民随甓为井。”

吴潭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吴潭,在(县西)十三都。两山夹峙流注石壁间。其泉湛深,里人目为海眼。时有龙现。”

秀才堤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秀才堤,在县西。唐·黄晔有文声,郡守乌仲儒以女妻之,为筑沙堤十里,直抵其庐,号秀才堤。”

李林溪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惠安县》:“李林溪(在县北四都),发源竹林寺后,出旧铺桥。……流入峰崎港以达于海。”

苏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苏埭》:

  “苏埭,长二百二十九丈,阔三十八丈,深一丈六尺。

  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乡人就埭开浚,长三百一十余丈,阔二丈五尺,深一丈二尺。

  国朝·雍正八年(1730年),里人张焕登鸠族捐资,凿堑引水于湖中乡,长二百二十五丈,阔一丈,深九尺。计田一十二亩。”

状元井

  状元井,位于鲤城区西街曾井巷。(详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曾从龙·状元井》)

八划

金谷官圳

  位于安溪县谷口乡(今金谷镇金谷金山二村)。圳乃县衙奉省令开挖,每年春耕前,县衙派官员下乡击鼓鸣锣,召集民众疏浚,故称官圳。

  始凿于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安溪县崇善里(今金谷镇)谢守愚倡修,获准开工。圳从东坂、老鹰啄吊蛇峡谷拦溪筑坝,凿渠引水,经尚芸、华芸、金山、官佩至金谷村,全长约5公里,渠宽1.2米,灌溉面积1000多亩。

  1963年重修,并凿渠延伸过定明院格,至上吟一带,受益面积增至1600多亩。

金莲池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惠安县》:“金莲池,在县南十九都。产花茗莲,其色如金。”

放生池

  泉州放生池

  唐凿,在水陆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水陆寺》)

  惠安放生池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惠安县》:“放生池,一在县北七都大湖岩前,一在县治南门内旧学前。”

  安溪放生池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安溪县》:“放生池,在县南永安里。旧名陈塘。”

尚书塘

  位于泉州城东北郊。唐·贞元五年(789年)泉州刺史赵昌置,周围28里。

  《新唐书·志31·地理5·泉州清源郡》:(晋江县治)东一里有尚书塘,溉田三百余顷,贞元五年刺史赵昌置,名常稔塘,后为尚书(尚书仆射),民思之,因更名。”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

  “《唐志》:晋江县东一里有尚书塘,溉田三百余顷,本名常稔塘。贞元五年,刺史赵昌后为尚书,民思之,因以名塘。

  其塘(周围28里)上接清源山诸坑及东湖之水,下流达于晋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尚书塘》:

 “尚书塘,在三十九都棠阴里。(旧志作鸾歌里,误。)

  《图经》:塘周回二十八里。

  《隆庆府志》:与东湖仅隔仁风街一带。东湖在街南,尚书塘在街北。唐贞元五年,刺史赵昌始开此塘,名曰常稔。后召为尚书,民思之,因更名曰尚书塘。

  《方舆纪要》:水由清源山诸坑而下,灌田三百余顷。

  今多塞为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泉山陂》:“泉山陂,在三十九都棠阴里。水由清源诸坑而下。长一十余丈,阔三丈,深五尺。水流尚书塘,下东湖。”

岱仙漈

  岱仙漈,现称岱仙瀑布,位于德化县水口镇榜上村水尾的赤石口(古属清泰里)飞仙山,一级落差139米, 是福建省落差最大的瀑布,被誉为“华东第一瀑”

  概述

  岱仙瀑布 发源于石牛山的赤石溪,溪水流经山势雄浑的飞仙山峰,从榜上村的水尾山峰缺口飞流直下,称岱仙 漈。部分溪水流到边崖,在西边形成一道更宽的、水流似油从漏斗穿过状的油漏瀑,名油漏漈。由此岱仙瀑布也称岱仙双瀑。漈顶云蒸霞蔚,变幻万千。瀑布雷霆万钧,奔珠泄玉,排山倒海。(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石牛山、飞仙山》)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德化县》:“均山,县东北百八十里……相近者曰飞仙山,两峰角立,悬崖峭壁,瀑布飞流,高数千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 均山 、飞仙山》)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山·飞仙山》:“飞仙山(在清泰里),两峰角立,悬崖削壁中有瀑布泉,数千仞飞流直下,溅沫成雾,最为奇观。亦名岱仙漈。飞仙亭俯临之。 ”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水·岱仙漈》:“岱仙漈,在石牛山北。从飞仙山悬崖直下千仞,练自劈青。至山半则沫溅瀑飞,滃然不知其为水;或猛风飘荡,则水不知其所之,令人目眩胆碎。旁有油漈,石壁如削。水小溜,直并入赤石口。”

  飞仙亭

  漈顶榜上村有飞仙亭,匠人架仙亭于悬崖之上。在飞仙亭俯瞰,岱仙漈悬瀑下临无际 。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6·古迹志·楼亭·飞仙亭》:“飞仙亭,在清泰里。俯瞰岱仙漈,悬瀑千仞,下临无际,匠人乘屋,必待霎与之齐。旧传有女仙马氏姊妹三人,白日飞举。氏女见之,遂自投崖下,有白龙负之升,因名。”

  清·黄守仁《岱仙漈赋》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6·古迹志·楼亭·飞仙亭》收录清“监生黄守仁《岱仙漈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守仁》),曰:

  “龙浔之东,浐溪之偏,一山特起,名曰‘飞仙’。上耸双峰,屹焉插天,有亭翼如,绝磴之巅。灵娥攸栖,忘其岁年。

  左有清流兮,从石壶而浚发,似九曲之沦涟。纡徐兮藻汇,宛转兮洄旋。若沧浪兮澎湃,复喷激兮逶延。尔乃绕亭之下,劈峡而前。机泼泼兮流涓,涓泻淙淙兮声渊。渊落千丈兮素练,垂万仞兮若银河之倒悬。溅沫飞流兮,时分时合;湿云横锁兮,若断若连。乱晴空兮雾白雪,阴幽谷兮带苍烟。山非匡庐兮,偏见白虹飞电;亭非陵洞兮,何来玉碎珠联?岂仙真日劳夫织妊兮,朝浣纱而暮濯绵。

  予焉!高瞻远瞩,四顾周旋。念天下之水兮且百且千,冷泉之澄洁兮纪胜于白,灵泉之莹净兮见志于权。香炉瀑布兮得乐天而名以宣(“乐天”系“太白”之误,李白 《望庐山瀑布》有“日照香炉生紫烟”句),漱玉三峡兮赖子瞻而景以妍,东城之泉兮经赋于秦观,名水之涧兮曾咏于陈搏。何兹泉之潺湲兮,僻处穷乡而不获附于名山大川?岂山灵之有幸不幸,抑亦待其人而乃传?兹值采风一顾兮,不为巨眼所弃捐。采杜若,搴芳荃,搜崖寻壑,拂试加怜,为仙山而开生面兮.庶几与天台惠济相比肩。使古今上下俯仰兴怀者,如睹醉翁之酿泉。”

  清·郑秉钧《岱仙漈赋》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水·岱仙漈》收录清“廪生郑秉钧《岱仙漈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秉钧》),曰:

  “龙浔之东,石壶之北,飞仙山立,嵚岑秀卓。奇峰陡而欲摇,峭壁悬而成削。厂广深而还明,崒嵂耸而乍伏。

  则有清流激湍,岩壑奔腾。初涓涓其始出,继洋洋其渟泓。经村落,过仙亭,荡林麓,触砅砰。浸淫谷口,飞泻无停。遂乃吼若春雷,怒如秋风。下临无地,百仞溜空。劈开石壁云深,斜倚天梯雾雺。波涛涌于岸畔,泡沬散于林丛。匹练挂一隙之涧,虹桥驾万山之中。是诚洞天这胜概,福地之者也。

  当其春和景明,晴光摇曳,波纹兮斜飞,珠帘兮点缀。草树杂而鲜妍,风日清而佳丽。浮光荡兮千寻,澄素辉兮无际。

  至若阴雨连绵,汹浪喷薄,百里闻声,仰望眩目。长鲸高坠兮吸百川,虬龙鼓沫兮惊山谷。巨灵沸地吐瞿塘,屏 ◇ 倾盆泻河洛。势更雄于寻常,峡尤溢而磅礴。

  尔其骚人游子,搜冥探奇。步仙灵之迹,访真人之遗,策扶筇以流憩,蹑縢屩而委蛇。扪绝壑,寻曲埼。酌清泉而觉爽,临涟漪以赋诗。歘焉俯瞰,陡然神飞。恍似槎乘天半,浑若桟过峨嵋。石上投兮,经时委地,水奔流兮,倏忽珠玑。恨无御风之神,有惭列子(战国·列御寇;不必登华之悸,羞杀退之(唐·韩愈退之

  嗟乎!人生有几?足迹难遍。洞井岩泉,千态万变。名山鹄立,美不胜羡。则有如九曲之武夷,一方一壑;飞石之恒山,两崖急溅。他如泰岱之水帘,随风穿线;南衡之舒流,一幅白练。屈指此与许,孰轻而孰贱?而顾不具载于地舆,徒尔埋没于僻县。夫岂兹山灵,犹欲隐而未彰,抑亦在采风,急表章而述撰?”

  诗词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水·岱仙漈》收录:

  “李道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道泰》)《咏岱仙漈》:‘怪崖不可即,倚石抱枒。瀑作千山雨,人乘八月槎。风幡摇散落,渴饮参差。倘得凌虚过,应惊架百花。 ’

  “里人毛一夔(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毛一夔》)《咏岱仙漈》:‘岭树含青霭,岩天贯白虹。仙源应接汉,凡水岂鸣空?泻壁飞晴雨,奔崖荡晓风。庐山高瀑布,论此未能同。’”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6·古迹志·楼亭·飞仙亭》收录:

  “进士李道泰诗:

  ‘上看碧涧县,下为云雾逝,始知银河来,从无接流势。仙女骑白龙,山半每摇曳。石上三元君,丹成皆姑娣。游戏苍茫岩,千丈如阶砌,虚亭外嵌空,精爽接天际。解佩何足言?况复朝暮滞,万古壁间松,色绕青螺髻。’

  ‘朝朝巽两千山合,只看掌中肤寸云;不是悬崖轻撒手,却因游戏会元君。’

  廪生黄遂权诗:‘为访灵岩结伴行,阴阴山径鸟交鸣;双尖插汉笼云白,万仞飞泉挂练青;阁倚悬崖临一切,石容坐客话三生。夜来触景联长句,皎月当空斗柄横。’”

泗洲坝潭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水·泗洲坝潭》:“泗洲坝潭,在石杰乡。水底明净,不留沙石。”

宝泉井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宝泉井》:“宝泉井,在十六都深沪。其深四五尺,底为石,泉自旁出。视之不过一勺,而可供千家之饮,日夜汲者无数。虽大旱不竭。”

驿坂溪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惠安县》:“驿坂溪(在县北四都),发源禅静寺后,出驿坂桥。……流入峰崎港以达于海。”

泊泉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泊泉,在(县南)黄渐山,出石罅间。祷雨多应。山腰又有石窟,其水盈缩与潮相应。”

周井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周井,在三清宫之侧。深不及数尺,虽亢旱不竭,相传氏所凿。”

昆仑井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昆仑井,在(十五都)道旁。虽旱其泉常溢。”

官陂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官陂(在沙塘里)。自紫帽南坑流出金地院,左潴为仙塘,积为苏陂;自苏陂之东,曰吴陂;回而南,曰桃陂;直桃陂之南,又为相家陂;自相家陂南下,为官陂。官陂泄入于钱塘溪,合为陂头,自陂头合流,由吟啸桥至于湮浦埭。”

底溪

  德化县雷峰镇李溪村虎贲山(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虎贲山》)西南有一山,拱背翘尾,状似伏猫,称“猫鼻山”;虎贲山与猫鼻山两山隔溪相望,呈“猫虎对峙”架式。

  “底溪”又称“李溪”,发源于戴云山,从瑞坂水库西口蓄势而下,途径上云、溪口,潜入虎贲山与猫鼻山两山夹谷之中,水清见底,鱼鳌游弋其间,溪中多圆石,亦有大岩盘兀立其中,溪水经处,时而中流砥柱,雪花激荡,时而娴静缓流,水至低洼拐弯处,常蓄为深潭,两岸青山翠竹倒映水间。

  底溪流径村尾积洼处成一泓深潭,潭壁悬崖伸出一奇石,状如雄狮,当地乡民称潭曰“狮潭”。传称每逢天将降雨,潭上便大雾弥漫,预卜气候甚验。潭边竖一石碑,碑文为“永禁毒捕鱼鳌”,署名为清•同治九年1870年)德化县正堂韩树谷

九划

南、涂二关外水利

  南、涂二关外,指泉州郡城南门(德济门)、涂门(通淮门)外,为农田,古属附郭”,该地域今已改造为新城区(属丰泽区)。

  ·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附:乾隆庚寅修南、涂二关水利碑》收录有乾隆卅五年庚寅(1770年)所立的《修南、涂二关水利碑》,述乾隆卅二至卅四年(1767—1769年)较大规模修建水利的情况。碑文曰:

  “南、涂二关,即《志》所称德济、通淮也。关外有沟,蓄泄潮汐,以资灌溉,附郭田畴悉赖于是。自陡门渗漏,早无以储,农田失利,有由来矣。

  邑人国学介宾?思聪倡议修筑,就田出资,用济工作,爰请县主。公色喜曰:农事关心,甚盛举也。遂委任于君。凡诸工费,君皆先输之,以三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兴工。二关外之陡门暨南郊濠沟,兵马司桥等处,宜筑者筑,宜疏者疏,宜治者治,悉心课督,务使旱涝有备。

  是役也,工甫作而君殁。尔时,不惟吾侪感吊,公且怜惜之,挽君以诗,嘱其胞弟嘉谟君继焉。幸而嘉谟克继兄志,踵成其任,以三十四年二月讫工,共縻白金千有余两,衿耆按产鸠资。事竣时,公为之立石纪盛事焉。

  昔郑渔仲父国器,尝鬻田筑洋陂以惠莆人,至今传为义举。若君之昆季,勤修筑,溉田至一万余顷,捐其财,利赖及三十三乡。以今方古,何多让焉?爰泐其事,以志不忘,且为后之乐善者劝。

  庚寅三十三乡耆老苏廷美等勒石。

南埕溪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水·南埕溪》:“南埕溪,距举口二十里。受双芹溪水,经石柱、仓场,至自马埕受双坑水,至赤石口受岱仙漯水,下为湖坂溪。”(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水利·双芹溪、湖坂溪》)

南坑溪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惠安县》:“南坑溪,在县西十六都。发源马陇坑,过陈公桥,会于上林溪。……流入添崎港以达于海。”

茭布溪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惠安县》:“茭布溪(在县北三都),源出柯溪岭,过居仁浦前桥。……流入峰崎港以达于海。”

茭塘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茭塘》:“茭塘(在三十九都棠阴里,旧志作鸾歌里,误。),宋·嘉定七年(1214年),邑丞赵彦寓修。灌田七十顷。”

前林港(附:金山溪)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惠安县》:“前林港,在县东南四十里。县南有金山等溪,发源九峰诸山,下流会群溪,东至东井埭,出前林港以入海。”

前港湖

  位于晋江龙湖镇前港村(因该村近海,古有港口)而名,水面面积0.05平方公里,集雨面积1.38平方公里,蓄水量7.5万立方米。湖底高8.9米,岸高11米。

虺湖

  虺湖,位于晋江的龙湖、英林、金井三镇交界处,与龙湖相邻,二湖皆横山溪涧之水汇流而来。(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水利·龙湖》)

  水面面积1.03平方公里,集雨面积3.6平方公里,蓄水量205万立方米,湖底高程一般12米,岸高14米至15米。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龙湖,在府南百里。相接者曰虺湖,周可二十里。《志》云:府南七十里有横山,其溪涧之水汇流为二湖。龙湖大而水绿,虺湖小而水赤。相传旧与海通,涌沙介其间,遂别为湖。”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虺湖》:

  “虺湖,在十五都至十九都弦歌里。周围三十余里,积水三丈。

  《方舆纪要》:相接者曰龙湖,皆横山溪涧之水汇流。

  《万历府志》:与十四都相连。”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李安塘》:“李安塘,在十四都劝善里烧灰坝。长四十五丈,阔一丈,深一丈五尺。水自十二都东畔流来,通于虺湖。”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龙湖》收录明·陈让导《龙湖碑文》(龙湖)南陇外捍以海上诸山,汇为虺湖。视龙湖差低,广袤田亩皆得龙湖三分之二,水常溷而亦鲜涸。昔人取清浊、高下之义以名二湖,因地设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龙湖》:“《闽书》:龙湖与虺湖相去仅咫。龙湖大而虺湖小;龙湖水绿,虺湖水赤;二湖若雌雄然。”

洑田塘

  位于今晋江市罗山镇一带,是七首塘的第二大塘。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洑田塘》:“洑田塘,在二十五六都聚仁里塘市等乡。”

  洑田塘由新塘、蔡塘等五个小塘连通而成,塘岸三十里,集九十九溪水,灌溉面积达八千亩。如今,塘边留下与塘有关的村庄如塘市、沙塘、英塘、后洋、南湖等多处。

  洑田庙保存明代至清代洑田塘水利碑记5通,民国37年重修碑记1通。庙前有宋代石桥清风桥,附近尚存古代晋江重要水利工程洑田塘塘岸、水闸等设施。

  建自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洑田塘》明·隆庆《府志》

  “周围四千九百八十丈,高州灵源,五都东洋诸山之流俱入此塘,会流最广。

  旧传九十九溪之水入六首塘,惟湫田塘居多。中有石牛,水涨不没。鸣则堤溃,盖因入流多也。乡人立祠祀之,名牛后宫,为十九都乡约所。又有洑田祠,为二十五都社会。

  塘有北斗门六间,小涵九所,下有谢埭新塘、蔡塘潴水,虑水涨堤坏也。

  塘建自宋,郡守王十朋真德秀,里人柯栋设规建堂。”(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真德秀》)

  南宋·乾道四年(1168年),王十朋知泉州时,水旱灾害经常发生,他看到能容纳九十九溪水的洑田塘水涨堤坏,蓄水困难,常高处旱,低处涝,民苦不堪言,亲自集资雇工加以疏浚。王十朋实地考察后,采用修涵开圳引接天然湖泊蓄水的办法加以根治。由于工程浩大,民间集资不足,王十朋动用库银公款。结果,王十朋事泉仅二年,因此被参罢官。后来百姓感其功德,在泉州城内水门巷建庙祭祀。

  万历卅年龚润寰

  明·万历卅年(1602年),乡人龚润寰修,庄际昌(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庄际昌》)为作《修洑田塘碑记》。清·道光《晋江县志·卷 8 ·水利志· 洑田塘》收录庄际昌《修塘碑记》曰:

  “吾邑负山带海,田亩不能十之五,佃作而食者半在邑之南。其为灌溉潴蓄之利,曰溪,曰沟,曰塘。

  溪通潮汐往来,岁不苦旱。迩溪道壅阏,稍雨辄苦潦。

  沟自青洋陂入,沿江经吟啸(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桥梁·吟啸桥》)折为上下两沟,以各通于海。

  塘凡七,盈塘与沙塘合并为一,最大。其次则洑田塘,周围三十里,灌田环十九都、廿五、廿六都,亩八千有奇。其泄易涸,上吸九十九处之流,雨骤至,其潴易涨。岸一带当东南、西北之飚,波浪冲激,易以圮坏,则罄潴倾流,水旱交告病矣。曩怡颜 公设陂规,捐逸老堂以祀土神。都民岁请当道,择诸子醇谨者一人掌陂事,时其蓄泄,固其堤岸,率以为常。年久法弛,受事者勤惰不一,加以雨旸不时,塘日就浅,岸日就圮,都民苦之。

  润寰 先生念切桑梓,深悯艰食,壬寅岁(万历三十年,1602年)请于惺涵 侯,履亩开浚,颇有成绩。未几而先生以滇命之任,更历一纪,天叠降灾,堤岸复隍,陂塘成野,岁不能一稔,民之艰食日甚。

  先生归,捐俸余,凿石列岸,自陡门之西新涵沿岸一带,尽以石砌筑之。费几三百金,不问都民斗粟铢钱。更虑暴雨涨流,一陡门难以聚泄,遂采众议,破沮格,就横涵直圳复设瀃二间。而后乃今,蓄不虞圮,流不虞涨,洑田其永为乐土乎!又念祈祝土祠颓毁,鸠众修葺。神人欣协,春秋告稔,阖都士民,歌且舞之,伐石勒碑,以垂不朽。

  因僭为之记。”

  万历四十二年、天启五年再修

  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再修。

  天启五年(1625年),岸崩陂废,晋江沙堤人(今属石狮)、云南按察司佥事龚云致捐资修葺。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洑田塘》:“后岸崩陂废,明·天启五年,里人龚云致修筑。”

  清代修筑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洑田塘》:

  “国朝·雍正八年(1730年),令王之琦命乡绅柯伟生柯可栋董修。

  乾隆二年(1737年),令胡格清复埭尾占垦者。”

洪濑溪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南安县》:“洪濑溪,在县(县治在丰州)北,路出永春、德化二县,下流入于双溪。”

洞口溪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永春县》:

  “洞口溪,在县西北五十里。亦合诸溪水入安溪县界,下流合于蓝溪。(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水利·蓝溪》)

垵溪

  以流经垵村而名。源于晋江高州山,注入后洋塘,全长10.85公里,流域面积40.47平方公里。

浐溪

  浐溪又名浔水,发源于戴云山主峰南坡,是闽江支流大漳溪(尤溪水系)的南上游。(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戴云山》、《泉州水利·大樟溪、戴云九派》)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德化县》载:“戴云山水……九溪……其二溪之南流者(东埔、李山),合流为白泉、石山、苏溪、涂坂等溪,经城西,为西门溪。折而东流,为县前溪。回环曲折,俗谓之腰带水,总名曰浐溪。”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水·浐溪》“浐溪在县治前。环抱县城,亦名腰带水。上流为涂坂溪,下流为董坂溪。”

  浐溪环绕德化县境南部,全长101公里,流经10个乡镇,流域面积985平方公里,是德化南部的大动脉。她通过许多大大小小的支流,汇千万股山泉,人们又给予许多不同的名称。最后经水口合石牛溪,至涌口汇涌溪(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水利·涌溪》),东北流入永泰。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5·艺文志上·诗(国朝)》收录“典史王佐《浐溪即景》诗曰:“一带清流绕郭门,公余缓步听潺湲。烟拖陶柳芳洲蔼,风送潘花锦浪翻。雷雨开来符古谶,云龙杰(上“木”改“果”)出见真源。波间鸥鹭闲如许,踏向沙头共负喧。”

  清·黄守仁有诗曰:“清流如带汇长湖,掩映云山入画图;一叶轻舟时泛月,风光得似剡溪无?”

  清·黄好仁亦有诗曰:“沿溪深处石嵯蚜,松竹阴森间野花;错落烟村多傍水,西湖风景似非耶?”

赵公井

  ·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七·地理·泉州府·晋江县》:“赵公井,在(府治西)奉圣坊内。宋·郡守赵令衿(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赵令衿》)凿。……宋·淳佑间凿,泉甘洁。”

济龙潭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惠安县》:“济龙潭,在县西北十七都报劬山下。”

剑潭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剑潭,在(县西)三十四都。相传宋·元符间有两剑从空飞下至潭化为龙,故名。”

钟山滩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永春县》:“钟山滩(在县东十五都),滩势险阻,浪涌冲突,日夜水声如雷,即桃源咽喉之处。”

夜光井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南安县》:“夜光井,在(县西)三十一都。宋·绍兴间有夜汲者,见井中有光如半月状,投以汲器,光彩焕发,因名。”

欧宅林井(后田井)

  ·黄仲昭八闽通志·泉州府·安溪县》:“欧宅林井,在县北凤山(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凤山·安溪凤山》)之麓,旧云主山之井,又名后田井。”

盈塘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盈塘》:

  “盈塘,在二十七八都永福里。罗裳崎山诸溪涧水,俱潴此塘。与大沙塘相通,下流烟浦埭六陡门出海,长一千三百余丈,阔三百五十丈,深一丈。旁设四陂,通小渠灌田。

  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里人张天福捐浚,陈世坰董之。又就塘筑田三十余石,为修陡门、涵岸之费。郡守刘侃勒碑纪其事。

  《八闽通志》:旁有十里湖光亭,明·永乐间修,今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