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守御千户所”

  守御崇武千户所城
     ——地理:山峰、沙湾、岛屿、海景。
     ——建城。
     ——附:西门楼。
     ——大岞捍寨

     ——抗倭。
     ——人文:龙喉吼烟、海门深处、靖海云峰。
     ——诗词。

  守御福全千户所城
     ——沿革。
     ——规制。
     ——地貌。
     ——“十三境、十七庙”。
     ——战事。
     ——人文渊薮。
     ——元龙山石刻。

     ——民国·曾遒《桐阴旧迹诗纪·吊福全城遗址》和现代·陈泗东按。
  守御金门千户所城
  守御中左千户所城
  守御高浦千户所城

  “明初,倭夷入寇,沿海患之”明《崇武所城志》)。明·洪武三年(1370年),活动在朝鲜和我国沿海的日本海盗集团一倭寇突然登陆祥芝的蚶江,对泉州地区的安全造成威胁。

  洪武二十年(1387年)江夏侯周德兴经略海防。明《崇武所城志》“洪武二十年丁卯,江夏侯周德兴奉命经略海基,置卫所以备防御。”根据泉州沿海地区海岸线曲折,地形险要的特点,“一郡者设所,连郡者设卫。”当年,泉州设永宁卫,管辖5个千户所,即福全、中左、金门、高浦、崇武。

守御崇武千户所城

  守御崇武千户所,位于惠安县崇武半岛南端(惠安二十七都),在惠安县城东南70里、泉州郡城东80里。是我国仅存的一座比较完整的石头城,也是我国海防史上一个比较完整的史迹。1988年1月1月13日,国务院批准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3·地理·城池·泉州府·崇武千户所城》:“崇武千户所城,在惠安县东南二十七都。”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守御崇武千户所》:“守御崇武千户所,在惠安县南七十里,西去府城八十里。”

  地理

  崇武地处惠安东南海滨,北屏湄洲湾,南障泉州湾,沧波浩荡,岞山耸峙,地势险要。

  崇武半岛属石蛋地形,地势平缓,面积不及20平方公里的崇武,海岸线却长达28.8公里。狭长的半岛上,遍布着基岩裸露的十几个小山丘。花岗岩山丘延伸入海而成岬角,经潮汐和风雨的长年侵蚀,呈现出一片片质地坚硬的岩群,迭峰垒石,悬崖峭壁,磊落万状。成书于明·嘉靖二十年(1541年)的《崇武所城志·山水》曰,崇武具“龙脉形势”,“金水行龙,其势甚微,而脉甚旺”,“城兜海石当严禁革,勿致凿伤。”

  据说,崇武古城落在一个“三腿蟾蜍”风水穴。蟾蜍的头是北城门外的大石坛,尾巴是南城门外的海门深处岩群,东澳内湾和西沙银蛇海滩是两条后腿,一条前腿是“后海沙湾”。另一条不知是什么原因被老天爷砍断扔了,应是隔着五峰山的“岞口沙湾”

  山峰

  耸立于后海和岞口两大沙滩之间的五峰山,由丰山(原名“蜂山”)、旗山和东山组成,东南1公里为崇武古城,西北濒临大港构成岩岸。

  丰山中为主峰,高55.8米;南为前峰,高49.6米;北称后山,高48米。后山临海高巅处有一3米多高的巨石,棱角分明。基座是圆滑向海倾斜的孤立大石坛,石坛上镌有“险石”二字,似乎摇摇欲坠,其实万钧之力也难推动。

  崇武城坐落的地方是一个莲花穴,城中有海拔近30米高的巨石称莲花峰。

  位于崇武半岛东端,临海耸立的“岞山双峰”(见《泉州山川·岞山》)

  沙湾

  岩群把海岸分割成十几个沙湾,有数百米长的,更多在千米以上。个个潮退一弯新月,浪涌千堆白雪,洁净明丽,各有特色。最突出的是:

  “东澳内湾”:这是崇武最引人注目的沙湾。西连“靖海云峰”,东接“三屿”小岛。北有高34.7米的赤山为屏幛,是明代设墩台的地方。东澳内湾的沙滩,长达3000余米、宽70多米,潮间带坡度较大。

  “西沙银蛇”:西起“高雷倚壁”岩群,朝东横贯崇武港,似一条沙岛把港池隔成两半。“西沙银蛇”长近3000米。北侧为崇武港内港池,南侧是坡度平缓的浅海滩地,远处是万商云集的泉州大海湾,近旁是繁荣热闹的崇武商市区。“西沙湾海滨乐园”经初步建设已于1997年开始运行。

  “后海沙湾”: 其面对的海湾因在城的北方而称“后海”,地图标为“大港”,可惜它一直不成港而只是个湾。“后海沙滩”西起蜈蚣山岩群,东至港乾村前,长3000余米。潮间带坡度平缓,夏季更是平似明镜。

  “岞口沙滩”:位于后海湾的西南侧,古时为龙溪的出口处,是大商船也可停泊的海港。如今龙溪早已成为沙地,海港也不存大。长2000余米的一弯沙滩夹于阁仔山和五峰山之间,沿岸是一大片苍郁的防风林带。

  岛屿、海景

  环绕半岛距陆岸不远的海面,散缀着十几个小岛和礁屿,宛如嵌珠镶玉,星罗棋布,形状各异,千姿百态。

  据记载:“崇武大海中,春二、三月常蜃楼海市,如楼阁人马,千形万状,仿佛烟云之中,久之乃散。”

  建城

  崇武位于福建省东南沿海的突出部, 三面临海,西连陆地,地势起自大雾山脉,婉蜒起伏。它夹在湄州湾与泉州湾之间,往北与莆田的南日、湄州互为犄角,往南与晋江的永宁、祥芝互为犄角,东临台湾海峡,近处海域遍布岛屿与礁石,地形复杂,易守难攻。自古以来,因其地处险隘,“捍海疆而控东溟”,成为海防要塞,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史称,崇武是海道入泉州“界首”。北宋·太平兴国六年(981年)置惠安县崇武乡守节里,元丰二年(1079年)置小兜巡检寨,作为朝廷东南沿海首哨,元初改为小兜巡检司,明初因之。

  明《崇武所城志》:“宋·太平兴国六年,置惠安县,分拆此地,名曰崇武乡守节里。”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守御崇武千户所》:(北)宋·元丰二年(1079年),以海寇猖獗,置小兜巡司,巡徼晋江、同安、南安、惠安四县沿海地。元仍置巡司。明初因之。”

  明·洪武廿年(1387年),江夏侯周德兴将小兜巡检司移至距此东北一海之隔的小岞,而在小兜寨置千户所,“崇尚武备”之意改名“崇武”隶属永宁卫,并建崇武千户所城。此时惠安设五城,即崇武城、獭窟城、小岞城、黄崎城、峰尾城。从此,祟武城为惠安五城之一。

  之后,洪武廿三年(1390年),在崇武城内建千户所仓一座二廒(已废);洪武廿八年(1395年),崇武千户所千户钱忠修葺门楼;永乐二年(1404年),钱忠又在所城西北增建千户所仓5座,贮米以供官军俸粮(已废)。永乐十五年(1417年),都指挥谷祥等增高旧城及砌东西二月城。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3·地理·城池·泉州府·崇武千户所城》:“洪武二十年,江夏侯周德兴因小兜巡检司旧址而广之。城周围七百三十七丈,城基广一丈三尺,高连女墙二丈一尺;为窝铺二十有六,城四方各辟一门,并建楼其上。二十八年,本所千户钱忠因门楼敝坏,重修葺之。永乐十五年,都指挥谷祥等增高旧城四尺,及砌东西二月城,各高二丈五尺。”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守御崇武千户所》:“洪武二十年(1387年),江夏侯 周德兴经略沿海地方,设立城池,移司于小,而置千户所于此。城周四里有奇,后不时修筑。……以上俱属永宁卫。”

  明《崇武所城志》:“祟武千户所……周围七百三十七丈,军房九百八十七间,设军以守之。其城厚一丈五尺,城面即马路也。”

  崇武古城全部用白色花岗岩垒成。明·永乐十五年(1417年),朝廷拨款增建东西二月城,并增高城墙4尺。其后几百年间,崇武城屡次进行较大规模的整修,形成了如今规模:城墙周长2567米、南北长500米、东西宽 300米、基宽5米、墙高7米;有窝铺26座、城堞1304个、箭窗1300个。四面设城门,内门每扇高3.2米,宽1.3米;前门每扇高2.6米,宽0.9米;东、西、北三座城门相似,各有城门两道,城门上各设烽火台一座;南城门外加设一照墙。城墙上设烽火台、瞭望台,城墙内设二至三层跑马道。城四周还各建有一潭、一井和通向城外的涵沟;城内的十字大街相接四个城门,城内莲花山制高点还设有了望台,城内还建有捍寨、墩台、馆驿、军营、演武厅等。

  这是一套极为完备的古代战略防御工程体系,明代守丞丁少鹤丁一中)曾有诗句赞道:“孤城三面鱼龙窟,大双峰虎豹关。”

  其后,明·嘉靖、万历、天启、崇祯以及清·顺治、康熙、道光年间,有几次较大的增筑或重修。自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最后一次大修后,失修历140多年,损坏颇甚。1980年至1987年,分3次进行全面重修。

  清代设有水陆汛,重兵把守,有水师哨船守此门户。

  附:西门楼

  在崇武古城西城门内。楼与城同时建,岁久倾坏,嘉靖四年(1525年)八月重建,上祀关帝神像。楼下的瓮城地形开阔,历代很多记载抗倭御寇的碑刻都立于此,其中有明李恺撰《崇武所侯爱民御寇碑记》、明庄应祯撰《重建捍寨记》碑刻等。

  《崇武所城志•门楼》载:

  “楼同城建,岁久倾坏。嘉靖四年1525年会议,以西门路当往来之冲,无楼不成边防,劝捐重建,规模视昔尤壮。近里中鸠众修整,益加华丽。上祀关帝神像,下竖侯爱民御寇石碑。

  “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八月,吏部郎来崇,登楼(西门楼)题曰:‘举酒浥南溟,谁将鸣琴歌日;登台瞻北斗,我当缙笏拜天。’”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恺庄应祯朱肜》)。

  大岞捍寨

  大岞捍寨,昔屯兵之所、崇武藩篱,后渐废。嘉靖卅九年(1560年)崇武所城一度失守后,当政认识到大岞战略地位的重要性,千户朱紫贵于嘉靖四十年辛酉(1561年)正月初三日在旧址复建大岞捍寨,五月十八日竣工。大岞捍寨内为官厂,周垣四十丈,雉堞若干堵。登台远眺,可察贼艘。

  嘉靖四十一年壬戌(1562年)八月,庄应祯(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庄应祯》)撰《重建捍寨记》叙建寨事并为朱紫贵叙功。碑刻立于崇武古城西门楼下的瓮城内。碑文曰:

  “崇江在惠之南峤,自洪武筑城以备倭夷,置守御千户所,召军士隶于屯营,其间居民庐舍杂处,崇墉短堞,枕盻洪涛,盖天堑百二之胜也。倭缘是不敢窥边者垂二百余年。承平既久,衅孽渐萌。顷岁,漳、潮之玩宪不逞者,闢易竄倭岛中,诱致其国之人浮舟楫入寇。方庚申(嘉靖卅九年,1560年夏,署篆者失备,倭乘雨夜,夤缘攀堞,城为之一陷。

  说者谓大岞捍寨,昔人屯兵之所,于地理有关,实崇武之藩篱也,藩篱撤去,庭户势能不溃危乎?于是千户侯朱紫贵,图修复之计,上其议于兵备道公。既获允,遂捐己俸,不足者,军民敛余缗助之。迺寻厥旧址,审厥面势,增厥式廓,鸠工贞度,荷土垒石,登登陾陾,版锸具举,众不告劳。以辛酉岁(嘉靖四十年,1561年)正月初三日甲子经始,越五月十八日乃竣事。

  内为官厂,罩所谓贼石于其中,周垣四十丈,雉堞凡若干堵。登台远眺,则风帆上下,了然在目。入崇武城而东望之,隐然荷叶之状。以察贼艘,以镇风声,而崇江百二之胜,于是乎复完矣。

  先是,城之未破也,贼舟出没于张坑、小岞之港,所在患之。侯乘兵舸一鼓而获三十余俘,以献海道公。戊午(嘉靖卅七年,1558年守獭窟澳贼由莆阳攻惠安,侯领兵人援,登城督战,斩贼首掷于城下,贼解围而去。士大夫制彩缯赠之,题曰‘保障奇勋’。比陷崇武之日,侯躬冒死战,右臂创甚,而气弗衰也。赴兵备道请兵克复;置毒井中,贼多中药以毙;用间谍得其机密,贼谋夜袭惠安,数次俱被驰报,不果发。及克服崇武,军士逃亡山谷中,侯为之请给月粮,还定安集,甚加意焉。又为之请官帑百金,修葺雉堞之圮毁者,不费军士一钱。兵荒之后,厉气暴作,令之设斋醮,秉虔露祷,为之请命于帝,病者起,绝者苏,死者得瞑目矣。至是,捍寨落成,人益感之,谋勒石以遗不朽

  属予转粤藩,归自京师,崇江之父老来谒予求记,因具述侯之功阅以告。

  予闻之,天险不可升,地险山川邱陵是也。夫人才为干城保障,其障其险,非特山川邱陵比也。地理之说,堪舆家言,儒者不道也。王命南仲城彼朔方,夫宣王之御朔方,岂专恃城?文武吉甫之宪,显允方叔之猷,布列于屏翰,所以壮干城者深矣!方今寇贼奸宄,国家思得良将以讨平之。

  迹所闻,侯入援惠安,有体国之忠焉;斩俘献馘,有敌忾之勇焉;置毒设间,有沉机之智焉;抚定给粮,有恤士之惠焉;修齐禳厉,有保民之诚焉。循此五物,而勉修不怠,可以投鞭断流,标注纪烈,荡涤海外之妖氛,而子孙带砺之盟与国无极,即吉甫方叔不多让矣。兹所谓入险者,而区区大岞寨之胜,足多乎哉!

  侯名紫贵,字思让,余早岁之同邑庠友也。尝缮儒业,尤精于武经、将传诸书。宁不乐余之说,而思自激昂张大乎!是为《记》。

  嘉靖四十一年壬戌1562年八月,赐进士第、朝议大夫、广东布政使司右参议、前尚宝司丞,邑人庄应祯撰。

  抗倭

  几百年间,这座石城,阅尽几多沧桑,谱就几多抗御外来入侵的可歌可泣诗篇——明中叶以后,东南沿海一带“倭患日炽”,惠邑县属“一岁三四至”,作为东南前哨的崇武城军民同仇敌忾, 浴血奋战,留下许多千古传扬的悲壮故事。这里的“护龙官”、“崇山官”、“崇报祠”、“元饲宫”、“十二爷官”等,都是古城军民为纪念抗倭牺牲的英雄而建造的。

  祟武建城之初,由各地抽丁防守,至今还有“百家姓,万人丁”之称(现尚有98姓氏),兵士们在这里生息繁衍,为捍卫古城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明·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倭寇一千多人从大山登陆,烧杀抢掠。崇武的千户张荣率领军民奋起抗倭,力战身死,终于保住古城,崇武城免却一场灾难。

  嘉靖廿四年(1546年)春三月,海贼犯小兜海门,抢掠渔船、商船,千户朱肜率兵击贼,大胜,系贼俘献府。同年夏,海贼李大用犯大岞、五峰、溪底、赤湖、凤阳诸村,千户朱肜率军民击贼,贼退。

  嘉靖廿八年(1550年)海贼李大用复大举犯城,朱肜率军民迎战,贼退。

  嘉靖卅七年(1553)年,倭寇从海道攻崇武城,千户钱储身先士卒,奋力死守,战斗七昼夜,敌多折伤,退去。《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守御崇武千户所》:“嘉靖三十七年,倭贼来犯,官军御之,贼不能陷。”

  嘉靖卅八年(1559年)春三月,倭寇攻城。千户钱储督北门,百户王钱督南门。相持十余日,敌攻不下,退去。同年夏秋之交,曾三引贼攻城六昼夜,未遂退去。

  嘉靖卅九年庚申(1560年)正月,倭寇偷袭崇武城,四月初二日,全城军民浴血奋战,由于孤立无援,粮尽,千户郭怀仁朱紫贵失守城陷。千户钱储与百户王铁为掩护民众撤退,战殁。城陷42日,倭寇大掠,燔军民居所,钱储父子兄弟满门10余人死难,军民死伤枕籍。五月十一日,闽宪万育吾亲自统率军队反击,复崇武城。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春,居民方下田,倭骤登陆,戚继光指挥击敌,敌退。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抗倭名将俞大猷戚继光破倭于仙游。俞大猷曾督师崇武,固关御敌,凭险护民,威镇海疆,“寇莫敢犯”。(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俞大猷》)

  隆庆元年(1567年),戚继光亲临崇武指挥剿倭,于城内西门街中段北侧制高点莲花山置中军台,了望东、西、北三面海域往来舟楫,以察敌情;又设墩台,置烟堠,夜遇寇至则举火,昼逢敌侵则举旗。戚继光挥毫题书“锁镇海邦”镌在北城门额。该石刻长150厘米,高40厘米,字繁体、楷书。

  隆庆三年己巳(1569年)四月,倭寇200余人侵同安地界,分巡检事蔡惠谴指挥张奇峰袭破之,斩俘无遗,倭患平定。

  同年秋日,泉州府丞丁一中与昭勇将军欧阳枢等,督师崇武,黄吾野陪行,并于大岞山龙喉岩西侧岩壁间勒下唱和诗。诗刻高3.50米,宽2.50米,字径0.2米,分为3方,有七律6首。(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丁一中欧阳枢黄吾野》)

  第一方是丁一中《秋日督师崇武城登岞山龙岩观后作》二首:

  诗一曰:“海宇新逢瘴雾收,余氛犹事运前筹。长风宜破鲸鲵浪,逸兴闲过鸥鹭洲。细柳已能闲远略,群英亦解抱先忧。沧溟万里平如掌,蓬岛相携驾鹤游。”

  诗二曰:“鼓角殷殷碧海湾,旌旗飞渡万重山。孤城三面鱼龙窟,大岞双峰虎豹关。地脉西来盘胜概,天声东去控诸蛮。振衣坐俯沧波渺,又共诸君色笑闲。”

  跋曰:“大明隆庆己巳奉政大夫温陵郡丞前司徒郎丹阳少鹤 丁一中书。同游者昭勇将军欧阳枢,庠生张文德文静张时春申昂达,其薄何沂汪有泮刘伊林藩也。”

  第二方是欧阳枢次韵二首:

  诗一曰:“霜涛乍落雨初收,俾卒新停五夜筹。云拥陈蛇来海儌,风吹皋鹤到沧洲。为怜民命纡神略,还惜山行缓国忧。露冕逍遥文士满,抽毫立马喜同游。”

  诗二曰:“旌旄移驻海东湾,结驷来登郭外山。绝岛此时应尽欵,孤城终夜可无关。石容擘地分双峤,海色横天限百蛮。叨上龙岩闻郢曲,夕阳樽酒意闲闲。”

  落款:“武荣新田欧阳枢次韵。”

  第三方是黄吾野《秋日奉陪都阃欧阳新田先生集诸彦登龙喉岩,用仁守韵二首》黄吾野,名光晦,字孔昭吾野其号,崇武当地人。嘉靖卅九年(1560年)倭寇陷崇武时其兄被害,吾野奉母避居泉州,此次是十年后重返家园。

  诗一曰:“海天南望战尘收,漠漠平沙罢唱筹。渔艇已鸣烟外橹,农人又住水边洲。登临好尽千岩胜,潦倒宁知百岁忧。况是将军今却毂,一时文藻忝名游。”

  诗二曰:“十年避乱别江湾,不道清游更此山。野寺长风吹古瓦,海门惊浪破重关。石间龙气过腥雨,天外禽言绝岛蛮。乡国升平归思切,钓矶应伴白鸥闲。”

  落款:“邑人黄吾野。”

  明末清初,郑成功屯兵崇武,北拒清军;之后,又遣驻守崇武的水师扬帆东海攻复台湾。

  人文

  西沙湾东出,路断脉连,四周奇峰怪岩,野趣纷纭。乍山八景引人流连忘返 :“龙喉吼烟”、“孤屿冬青”,“白鹤升天”,“狮石晚照”,“渔翁撒网”,“军民洞天”,“玉罄传音”,“滴水弹琴”

  今日的崇武城仍保存看宋、明、清历朝所修建的寺庙庵堂三十多座,主民宅也有数十处。其中有宋代的“云峰庵”、“水潮庵”,有明代的“关帝庙”、“东岳庙”,也有敬奉海神妈祖娘娘的“天妃宫”,以及纪念当地有功人物的“灵安王庙”等。

  崇武是个石头王国、“中国石雕之乡”。崇武的石雕手艺,独具玲珑、纤巧、繁细、流丽的艺术风格。在崇武古城南门外海滨,现代建有“中华石雕工艺博览城”,列为福建省12个旅游精品工程和泉州市十大风景区之一。“石艺城”占地面积9公顷多,由江口山延伸的“海门深处”和庵山之巅的“靖海云峰”,中间夹一洁净柔软的小沙湾搭配而成。设置25个景区,拥用500多件石雕精品。最突出的景区有:龙壁龙柱、惠女乐园 、戚继光像 、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等人物观赏 、华夏诸神 、动物世界、观音坡及石灯笼 、“鱼龙窟”岩雕 。

  龙喉吼烟

  龙喉岩,在大岞山西峰东麓,地属大岞村

  大岞双峰如虎豹争雄,双峰间峭岩凌虚劈海,其间夹峙一水汹涌,有奇岩由上、下二巨石相撑持,似巨龙张腭露喉,中含片石,狭长而尖,形似舌,故名。旭日初升,直射龙喉,水光晶红似珠,从喉中喷出,形成大岞八景之冠的“龙喉吼烟”。右有巨石,称“狮石台”,登之可观日出。

  明·戴一俊有《岞山题景之一:龙喉》诗,盛赞龙喉之景“万顷波涛百仞山,苔封灵迹绝跻攀。洞深疑有蛟龙在,笙鹤时闻驻此间。”【注释】仞:古代长度单位,周制为八尺,汉制为七尺,东汉末则为五尺六寸。跻;登,升。笙鹤:岞山有白鹤升天胜迹。

  喉岩、石台天然石景其上有明代题刻处:

  ①龙喉上腭岩壁间,有明·布政使、惠安人戴一俊卓峰“龙喉”二字题刻,径20气势飞扬。旁镌对联1“嘘吸沧溟涵地脉,吐吞日月镇天池。”

  泉州府丞丁少《秋日督师崇武城登岞山龙岩观后作》七律二首,楷,字径8厘米。(见上)

  ③~④泉州卫指挥佥事欧阳枢诗人吾野唱和各二首,,字径10厘米

  ⑤~⑥龙喉岩北有明·嘉靖湖广按察副使“狮石台”何乔远“人间蓬岛”,皆行,字径40厘米

  龙喉、狮石台崖刻1984年1月列为惠安县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戴一俊丁少欧阳枢吾野何乔远》)

  海门深处

  崇武古城南门外即临大海的峡道壁谷间,有大片岩群名叫“海门深处”

  岩群由崇武港东侧的江口山延伸入海而成。有“海门深处”四个大字镌于高耸的陡壁上,楷书竖写,笔力雄劲。据《崇武所城志》载,“海门深处”四字“不知何年何人笔,或云吾野先生。”黄吾野乃崇武人,是明·嘉靖年间以诗、书、画“三绝”闻名于世的布衣高士,去世后牌位被奉入福州乌山高贤祠。他的书、画作品现均未见,无法考证这“海门深外”四字是否出自他手笔;也不知是先有名而后题写,或是因题写而后得名。

  “海门”之谓有三说:

  一为“通往龙宫之门”。此处石岩不见高峻,最高处距海平面也不超过10米,却甚怪异。那一片灰白色的盘石交迭、峡道壁谷相连的岩群中,天然辟出一道整齐划一、颜色黝黑的石路,直伸向大海深处。大潮退尽,亦不见尽头。习谓从此石路步入水,便可达东海龙宫。

  二为“镇守海疆之门”。民国初,有位名叫余馨山的山家,曾为“海门深处”赋诗云:“石瘦因风削,天长为水牵。海门关不住,空设几千年。”南城门处照墙外侧题写的“威镇海门”,海边岩壁上镌刻的“破万里浪”,是崇武军民决心把守海疆大门的写照。

  三为“海交开放之门”。崇武人自古以海为田。这里是历史悠久的渔航名港,尤以“商船渡台捷径”著称。早在北宋年间,崇武港就常有外地商舶停靠,或候潮进泉州港,或就地交易货物,在海门深处近侧曾出现商市称“汉口街”。崇武人也破门而出,航行琉球诸国,民间称这为“做琉球”。明初因海疆不宁,实行海禁,但只要战事稍息,私人海上贸易仍很活跃。清代,崇武成为商船渡台捷径,即使是日本占领台湾期间,航船渡台仍十分频繁。

  “海门深处”西南方百余米海中,有小岛酷似海龟,人称龟屿。岛上巨石圆滑,石缝间布满海螺、蛤贝、牡蛎。周围水深莫测。退潮时有沙线连接陆地,可涉水而过。

  靖海云峰

  与“海门深处”只隔一数百米长小沙湾的东侧,有岩群称“靖海云峰”,俗名“庵妈后”

  这里是庵山的临海之巅,在崇武城东南,一大片高近30米的巨岩,兀立海峤,任凭浪涛冲击,巍然不动。“海门深外”的岩石好似经过雕刀精工切割,显得峥嵘瘦削。而“靖海云峰”的岩石却是一大片形成整体,浑圆肥实。

  庵山因有宋代建的佛庵而得名。庵堂又因山临大海常在云雾中而取名“云峰庵”,明·黄吾野张得山重修此庵,并在此隐居多年。现列为惠安县文物保护单位。

  古城墙蜿蜓于庵山之上,气势磅礴。明·万历年间曾在城墙上建一楼阁,取名“朝阳”,为文人聚会之地。古楼早已不见,后人就其基座改建为“文昌阁”。如今在这里建有一座海拔46米高的国际航标灯塔,高耸云天。

  庵山上古有一水塘称“荷包穴”,其水香甜沁人心脾。今在石坛上建的“靖海庵”内有一石穴,泉水清甜,汲之不尽。

  庵山大石坛上,有形似大交椅的石头,冬季能挡北来烈风,夏季可遮午后骄阳,晨迎万道霞光,夜观满天星斗,人称“皇帝殿”。传说清代乾隆皇帝曾由任狼山总兵官的崇武人张浩亭陪伴来崇,在此地坐观捕鱼船队出海。

  靖海云峰大石坛下,有一岩石似巨人耸立海水中,人称“鹿石”,可发声预警风浪。

  诗词

  明·秦钟震《咏崇武》:“一派孤城似驾鳌,万家烟火掇风淘。青山走势小兜尽,沧海支标大岞高。蛟蜃阶前光咫尺,帆樯岛外影纤毫。尘襟狮石泉堪沁,海阔天高白发搔。”(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秦钟震》)

  明·王约《崇武观潮》(《惠安县志·卷32》收录):“篙师波里立,万坎皆为雷。云物任神幻,风波自阖开。帆轻与水去,雁高从天来。应想闺中子,眼穿郎未回。”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约》)

守御福全千户所城

  福全所城位于晋江市东南金井镇福全村(“福船”谐音),北距泉州80里,东临台湾海峡,北接深沪镇,南连围头港。

  2006年,福全村被评为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福全城墙遗址2007年6月列为晋江市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11月列为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沿革

  ·光启年间,福全一带已有军队戍守开发。

  早在宋代,福全已是一个人烟稠密的港口,“濒海之民,不是高帆健橹,疾榜击汰,出没于雾涛风浪中,习而安之,不惧也。趋利之多,自昔为然。”此地正是东西洋交汇所在,番舶避风门户,所以包括圳上、大溜在内的福全港早就成为泉州海外贸易的十二港口之一,成为船运货物集散地。至今,福全古港轮廓尚存。

  14世纪,倭寇屡骚扰我国东南沿海(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hnet.com《泉州倭患》)。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为巩固海防,下令设立沿海卫所。洪武二十年(1387年),江夏侯周德兴设福全千户所,与崇武、中左(今属厦门)、浯州(金门)、高浦(今属同安)并列为五大千户所,均隶属于永宁卫,为当时闽南沿海军事要塞。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3·地理·城池·泉州府·福全千户所城》:

  “福全千户所城,在晋江县东南十五都大氵晋村。洪武二十年,江夏侯周德兴创筑。

  周围六百五十丈有奇,城基广一丈三尺,高连女墙三丈一尺,为窝铺凡十有六,城四方各辟一门,并建楼其上。

  永乐十五年,都指挥谷祥等增高城垣四尺,并筑东西北三月城。

  正统八年,都指挥刘亮督同本所正千户蒋勇增筑四门敌台,各高二丈五尺。”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

  “守御福全千户所,府东南八十里,北距卫城二十里。洪武二十年1387年)置。有城,周不及四里,后以时修筑,领潘径寨。

  《海防考》:所西南接深沪巡司,与围头、峻上诸处并为番舶停留避风之门户,哨守最切。福全、深沪有备,寇不能犯矣。

  ……以上俱属永宁卫。”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9·城池志·福全城》:

  “福全城,在十五都。

  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江夏侯周德兴造为所城。周六百五十丈,基广一丈三尺,高二丈一尺(《八闽通志》记:“连女墙三丈一尺”),窝铺十有六,为门四,建楼其上。

  永乐十五年(1417年),都指挥谷祥增高城垣四尺,并筑东、西、北三月城。

  正统八年1443,都指挥刘亮、千户蒋勇,增筑四门敌楼。

  国朝(清)·康熙十六年1677年),总督觉罗满保、巡抚陈瑸修。”

  1937年抗战军兴,国民党政府恐古城被日寇占领当作据点,竟征召民工拆毁福全古城墙。

  1958年“八·二三”金门炮战期间,城墙材料再次被拆除运往前线砌筑炮台,城石被拆除殆尽,仅留夯土城基遗址长约2000米、宽5米及南、北水关。村中则在原城墙处环植绿树以为标记。

  现代,福全村民与旅港澳乡亲捐资修复北门、西门和西面一段城墙,部分恢复了往日的旧观。

  规制

  古时福全城外墙皆以1米左右长,24厘米见方的花岗岩条石纵横交叠垒砌,内以角石垒砌成内墙,中间夯土填实,相当坚固。

  福全城廓形似葫芦,城内街道纵横交错,多以丁字连接,因此自古有“葫芦城,丁字街”之称。据说当时出于军事防卫的需要,北门街、西门街、泰福街、文宣街、庙兜街、南门的前街和后街等,都连接如丁字形,称之为“丁字街”。时至今日,福全古城的城墙残垣犹存,城内长街短巷也皆保存旧时格局。

  所城的4座城门遗址仍存。

  东门旁面朝海,左边有石塔,为福全的镇水塔。据说此塔原本有一剑形塔尖,后塔尖因故被移,遂被称为“无尾塔”(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hnet.com《泉州史迹·无尾塔》)。塔北有一方形巨石,为“印石”,这“一剑一印”遥遥相对,被认为是福全的风水所在。

  西门和北门则在现代重建。福全村人严守自古以来的村俗规定:婚丧喜事都须从西门出入,不得通行北门。

  ·成化十年(1474年),所城西还建有迎恩亭等,后废。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迎恩亭》:“又福全千户所城西亦有迎恩亭,成化十年千户蒋辅建亭;西有庵为憩息之所。”

  地貌

  当地民谚将福全独特的地貌总结为:“三山沉,三山现,三山看不见。”

  “三山沉”指城中的3个水池(龟池、下街池、官厅池),3池中均隐隐可见形状各异的小山丘:龟池中有状如石龟的小山丘,下街池中有形似石燕的山丘,官厅池内则有形如水獭的小山丘。

  “三山现”指屹立城内的三台山、元龙山和嵋山。

  元龙山是全城最高点,旧时登上元龙山顶就可远眺金门。往昔战争时期,元龙山是观察城内外的瞭望台。元龙山周围还有供一城军士汲用的“万军井”,抗倭时淬砺兵器的“打铁井”,集城中诸水出水关的“官厅池”一系列水系。如今,元龙山上不仅有修葺一新的关帝庙,同时也是城中摩崖石刻最多的地方。

  “三山看不见”则是因为人们在3个小石坡上建造了3座庙宇,所以如今只见庙不见山。

  “十三境、十七庙”

  福全城建成后,朱元璋派宿将蒋旺任福全所世袭千户,下辖千名兵士。当时福全城主要居住从四面八方征调来的军人和家属。在倭寇猖獗、数陷沿海诸城的明代,附近乡民纷纷移居城内,至今当地仍流传着“十三乡入城”的传说。至明朝中、后期,福全人烟稠密,居住千多户人家,住宅林立,有“百家姓,万人烟”之说。众多祠堂、祖厝成为福全古城的一个特色。至今,古城尚有等40多个姓氏,全村人口1500人左右。

  当时政府为便于管理,将古城划分为“十三境”,城中各境均有该境自奉的保护神,另还有全城共同奉祀的庙宇4座(关帝庙、城隍庙、妈祖庙、临水夫人庙),共17座庙宇。

  城隍崇拜最为鼎盛。每年农历五月十三城隍爷诞辰日定为村中“圣节日”,是日全村家家户户均要大摆筵席宴请亲友,同时还要延请高甲、提线木偶等传统戏班到此彻夜演出,盛大的庆祝活动持续5~7日。每逢此时,村中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堪比春节。

  临水夫人据说是古时一村民因向临水夫人求子成功,而自古田县的临水宫请至福全东山境的,如今依然香火旺盛。

  还有留鄂公庙,宋代始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留鄂公庙》)

  战事

  按明初编制,福全千户所驻军定数为1120名,兵分3种:守城训练的称“见操军”“往操军”;配合永宁卫、漳州卫轮班戍守浯屿水寨的称“出海军”;屯田种粮的称“屯田军”。福全卫所巡视范围包括晋江至南安一带,号称“北到大岞,南到料罗”大岞属惠安,料罗湾在金门。

  在倭寇猖獗、数陷沿海诸城的明代,福全所城于嘉靖初、嘉靖四十三年、万历十六年、万历四十四年数次击退来犯的倭寇和海盗,雄震一方,确保社会安定。

  嘉靖初年,福全正千户蒋继实,曾轻舟袭取倭寇,擒酋首李文信。倭党林凤等聚众来追,拿出船上瓷器当飞镖,一阵飞射,打得贼众头破血流。

  《晋江县志·武功志》记载,自嘉靖三十四年至四十三年,倭寇大规模侵犯泉州沿海城镇,几乎年年都有发生。泉州城、永宁城、安海城数次遭受攻击,永宁城曾两度被陷,福全城亦经受着血与火的考验。

  万历十六年、四十四年,倭寇两次攻击福全,海上“喧喊可闻”,被福全正千户蒋学深击退。

  明、清之交,福建沿海是郑成功与清军的战场,“三日清,两日明”。后清廷大肆推行“迁界”(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hnet.com《泉州历史事件·清初迁界》),福全亦属界外,如《福全城隍宫碑记》所述:“所城内外寺院、民居,悉遭毁劫。”

  康熙二十二年“复界”后,清廷招沿海迁民复归故里,回归福全城的居民人数已远不及前,人丁减少“十无二存”。村落已成废墟,乡人重兴家园,几乎所有的房屋都是“复界”后重建的。当时利用废墟上的碎砖乱石砌筑房屋,创造出“出砖入石”的建筑形式,福全村中尚保留着许多这样的墙体。

  人文渊薮

  早在筑城之初,福全即设朱子祠及私塾。在明代,福全不仅是一处海疆军事要塞,还先后出了十几位举人、进士,有“无姓不开科”的说法。万历年间,福全人蒋光彦和后山王三阳,曾在福全许家巷圆通庵读书,两人先后中进士。最著名的当数天启二年进士、崇祯十五年任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的蒋德璟,其故居至今尚存(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hnet.com《泉州人名录·蒋德璟》、《泉州民居·蒋德璟故居》)。此外,还有不少名将、宿儒、巨贾、神童见载于史册。

  福全古城是许多港澳台同胞以及海外侨胞的祖籍地,几乎全村每个家族都与台湾或者海外有关系。由于土地贫瘠,福全人迁到台湾、南洋历史悠久。清·康熙中,台湾成为福建辖下的一个府,与台湾一水之隔的福全人主要是迁往台湾。一些福全人在台湾经商致富,回老家翻修重建房屋;有的族人迁到台湾后,对老家念念不忘,外迁族人还与本族人签订合同契约规定:如果(外迁族人)回来的话,本族人应分房子给他住。故里的祠堂、祖厝成为外出游子寄托思根念祖感情的所在。福全林氏家庙、林氏祖厝,就是光绪年间在台湾艋甲经商的林宏炉捐资独建的;福全氏祖厝始建于咸丰年间,当时家兄弟以家贫相继往台,待家计渐丰,拨出一人回家乡建置产业,把根留在故里。而今,福全的祠堂、祖厝又成为一拨拨台胞寻根谒祖之地。到清末和日本占据台湾时期,福全人到台湾的少了,主要是前往南洋。

  元龙山石刻

  在福全村元龙山南崖石上,有明代摩崖石刻9处,保存完好。1991年4月列为晋江县文物保护单位。

  1.楷书“天子万”,字径0.50米,无上下款。此系未完成石刻,应缺1字。

  2.楷书“元龙山”,字径0.45米,位于“天子万”之东侧。

  3.楷书“山海大观”,字径0.4米,位于“天子万”之东侧。

  4.诗刻,字幅1.07×0.47米,字径0.035×0.035米。

  5.楷书“海山深处”,字径0.33米,仅此一处署名,知为明·隆庆年间泉州知府所题。

  6.“桃源洞”,字径0.10×0.13米。

  7.“仙足迹”2处,一处长0.78米,宽0.36米;另一处长0.3米,宽0.12米。

  8.“吉龙飞渡”

  民国·曾遒《桐阴旧迹诗纪·吊福全城遗址》和现代·陈泗东

  民国·曾遒《桐阴旧迹诗纪·吊福全城遗址》(原载《晋江文献丛刊第一辑》,晋江县文献委员会编,1946年。现代陈泗东加按后载《幸园笔耕录》,鹭江出版社,2003年出版):

  “福全所在晋南门外滨海,离城七、八十里。明·倭寇之乱,千户正所长蒋铿、副所长刘拱,因择险要之处,筑城为坚守计。倭果攻福全,率所兵及乡壮丁御之。阅四月攻不下,遂委去而陷永宁卫城,近亦拆矣。

  前临大海后依山,遥瞰云边赤嵌湾。(原注:福全所东望,大海茫茫,与台湾、澎湖对面。每夜战舰上之火,皆可遥见。而探海灯光及门庭,亦不以为怪。)
  万里楼船仓猝至,一夫慷慨可当关。(原注:前之可守者以城,现城已拆,而海疆又多事矣。)
  当年千户固边防,团结军民战法良。
  誓死登陴冲怒发,风云叱咤扫□枪。
  泉厦交通此适中,往来唯借一帆风。
  若逢海上烽烟急,争划鸿沟楚汉雄。
(原注:泉厦轮船往来均经福泉所,离岸甚近。)

  【泗东按】

  此诗作于抗战中,当时澎湖、台湾均为日本所占,而日舰经常停在福泉港外,夜照‘探海灯’于岸上,使居民提心吊胆。今澎、台已交还我国,尚为国民党所据,祖国未能一统,不胜感叹!”

守御金门千户所城

  守御金门千户所,在同安县东南五十里浯州屿(今金门县)。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江夏侯周德兴始置,隶属永宁卫,并建所城;又设峰上、官澳、田浦、陈坑4个巡检司,亦各建司城,每城周长180丈左右,高1丈8尺左右,基广1丈左右。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3·地理·城池·泉州府·金门千户所城》:

  “金门千户所城,在同安县东南浯州屿。洪武二十年,江夏侯周德兴创筑。

  周围六百三十丈,高连女墙一丈七尺,城台广一丈,为窝铺二十有六(乾隆《泉州府志·城池》作“高二丈五尺,……窝铺三十六”),东、西、南、北辟四门,各建楼其上。

  永乐十五年,都指挥谷祥等增高城垣三尺,并砌西北二月城。

  正统八年,都指挥刘亮督同本所千户陈旺复增筑各门敌台。”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

  “守御金门千户所,在同安县东南五十里,本浯州屿,洪武二十年置。

  筑城周三里有奇,辖县东刘五店等五寨,县西洪山等三寨。

  《海防考》:所东有官澳巡司,相近又有料罗、乌沙诸处,皆番舶入犯之径。其控扼要害,则在官澳、金门。

  ……以上俱属永宁卫。”

守御中左千户所城

  中左千户所城在同安县城西南五十里、嘉禾屿(今厦门市区)厦门海滨,隶属永宁卫。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徙永宁卫中左千户所官军于此守御,始筑城。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3·地理·城池·泉州府·中左千户所城》:

  “中左千户所城,在同安县南嘉禾屿厦门海滨。

  洪武二十七年徙永宁卫中左千户所官军于此守御。筑城周围四百二十五丈九尺(乾隆《泉州府志·城池》作“基广九尺”),高连女墙一丈九尺,为窝铺二十有二,东西南北辟四门,各建楼其上。

  永乐十五年,都指挥谷祥等增高城垣三尺,四门各增砌月城。

  正统八年,都指挥刘亮督同本所千户韩添复增筑四门敌台。”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

  “守御中左千户所,在同安县西南五十里。本名嘉禾屿,为厦门海口。

  洪武二十七年,移永宁卫中左所官兵于此,筑城戍守,周二里有奇。永乐(1403—1424年)、正统(1436—1449年)以后,不时修筑,辖县西南东澳、伍通二寨。

  天启二年(1622年),红夷突犯,总兵徐一鸣据城守拒,贼败却。

  《海防考》:所西有白石头澳,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官军败贼于此。为岛夷出没之所,向来设兵戍守。

  ……以上俱属永宁卫。

守御高浦千户所城

  高浦千户所城,位于同安县西南十四都,隶属永宁卫。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徙永宁卫中右所官兵戍此,并筑城,名高浦千户所城。永乐十五年(1417年)增高城垣三尺。正统八年(1443年)增筑四门敌台。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3·地理·城池·泉州府·高浦千户所城》:

  “高浦千户所城,在同安县西南十四都。洪武二十三年,徙永宁卫中右千户所官军于此守御。筑城周围四百五十丈,高连女墙一丈七尺,城基广一丈,为窝铺一十有六,东西南北辟四门,俱砌月城,并建楼其上。

  永乐十五年,都指挥谷祥等增高城垣三尺。

  正统八年,都指挥刘亮督同本所千户赵卸(去右旁,左加“王”)(乾隆《泉州府志·城池》作“赵瑶”)复增筑四门敌台。”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

  “守御高浦千户所,在同安县西南六十里。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徙永宁卫中右所官兵戍此,更今名。

  筑城周不及三里,辖县西高浦、大员堂、马銮等三寨。

  《海防考》:所西有松屿,与海澄县之月港相接,为滨海要冲。

  ……以上俱属永宁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