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七星湖、星湖、万婆湖)

  东湖成因。
  唐代东湖亭与二公亭

——东湖亭。

——二公亭。

——东湖亭与二公亭为两亭辩。
  唐·乾符间建福远庙。
  唐、五代——辟园。
  北宋——植荷、置客舍。
  南宋·乾道——王十朋题咏。
  南宋·庆元——刘颖开浚东湖。
  南宋·淳佑——颜颐仲疏浚东湖。
  明·洪武——辟“小东门”对东湖。
  明·嘉靖——万婆湖的传说。
  明·正德至万历——陈琛庄一俊黄凤翔题赋东湖。
  
明·万历境况
  明·天启——沈翘楚重浚东湖。
  
明·天启
何乔远《东湖浚湖记》。
  改革开放后——重建。

  

  东湖在泉州城原东门外,宋名七星湖, 明称“万婆湖”,是晋江下游江水冲积而成的自然沼泽大湖。“星湖荷香”是古泉州十景之一。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东湖载:“东湖,城东一里。郡境诸湖,此为最大……一名万婆湖。有万婆祠。”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东湖》:“东湖,在东关外三十七都鸾歌里及三十九都棠阴里。以媪显灵于此,亦名万婆湖。又以后积七星墩,名七星湖。(按:旧《志》作三十七至三十八都鸾歌里,误。盖湖在三十七、三十九两都,与三十八都无干。七与九连,非与八连也。而三十九都又为棠阴里,非鸾歌里。)”

  东湖周边,古多景物。湖东北岸有鹿园,象坑桥西有东禅少林寺,湖西北隅有仁风门(东门)城楼,斗埔建有万氏妈宫,湖东有灵山圣墓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史迹·鹿园》、《泉州寺庙·少林寺、万氏妈宫》、《泉州府城》、《泉州山川·灵山》、《泉州古墓·圣墓》)

东湖成因

  据水文地质学观点,湖泊乃地表形态演变中之寿命最短者,其成因多种多样。而东湖在古代曾属晋江古河曲之一部,因上流水源减少及陆地上升,终成湖泊。

  据《汉书》载,西汉时晋水从金溪而下,溪水分向南北而泛滥。《泉州府志》称,“洋屿”岩壁有蛎壳之附着,说明洋屿古时曾处于海平面间(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洋屿》);若然,则江南低洼地多在水下,更无论矣。至于江北,则淹没丰州一带,经清源及赐恩两山之南崖,东阻于象山与圣墓山,而南向沉洲、下围,连及江南,浩瀚一片,全属泽国。

  当时泉州城区几全淹没,仅些小洲渚,如今之中山公园高阜,傅府山,龙头、虎头二小屿;至于释仔、英哥两小丘等则微露头角耳。以是《汉书》始有“东瓯王走泉山,山瞰大泽”之记载,因清源山之南直至池店尽是汪洋一片也。

  三国时,则有王郎走泉山,游“朗山”之记载。“山瞰大泽”亦指清源山南,河水仍在泛滥,犹停渚于东湖。同时龙头山已经成陆,可供游览,王朗曾游此,因名“朗山”

  六国时,东湖因陆地续升,水面续降,江南江北大部成陆。但晋江尚留一支河曲从鸟墩、白水营注入清源山麓,水位虽减,但仍属汪洋一片,故中唐·林蕴《泉山铭》仍有“山瞰大泽”之语(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南著述·泉山铭》)。该大泽以“牛臀石”作为尾闾,溢流倾泻,水量大而冲力猛,使东湖水面四向广阔。其后东湖面积因陆地续升而缩小,然尚不明显。

  勘其遗迹,知隋唐时东湖西岸,尚抵今第一医院之南北一线(当时二郎及忠义二巷俱在水下),东湖水西北尚弥漫今大城隍口、崇福寺与党校等地,湖水东抵圣墓山下,北至东岳前沿,南侧浩渺无际,与晋江河道几不分界。

  由于陆地续升,造成晋江主流与其河曲隔离,北门洋水面从而续降,含沙遂少,致使“牛臀石”难于磨损。从此,东湖北面水源被阻,水流大减,东湖西岸不得不退缩至二郎巷以东,使大壕(即涂、新二门间之水沟)以北大部成陆。此时约值隋末唐初,故泉州最初之罗城得以筑于二郎巷西畔,延至马鞍山而西进。

  然湖水持续下降,迨及中晚唐间,马鞍山以北一带亦几成平陆,故子城得以垒成正规长方形。斯时,祟福寺侧尚有浅泽,因呼为松湾(尚是东湖小滩)。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东湖载:“唐时周四十顷,后渐壅塞。”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东湖》《闽书》“郡境诸湖,此为最大。唐·贞元785804年)中……此时湖面可四十顷云。”

唐·东湖亭与二公亭

  唐时,东湖有东湖亭与二公亭。此时的东湖,东起东塘头,北至东禅寺,西抵东门兜,西南至民生崎下,南迤湖心村以南。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东湖》《闽书》“郡境诸湖,此为最大。唐·贞元785804年)中,席相为守,置酒湖上宴游,举秀才欧阳詹为《记》。湖上复有二公亭,亦所记。此时湖面可四十顷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何乔远》、《泉南著述·闽书》)

  东湖亭

  东湖亭致迟在唐·贞元二年(786年)前就存在,建在东湖中一大阜上,系之以桥。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东湖亭》载:“东湖亭,唐·刺史席相宴赴举秀才于此亭。欧阳詹序。”

  贞元二年(786年),泉州刺史席相置酒东湖亭上,以饯别上京都长安赴试之欧阳詹等,时因直言忤德宗贬为泉州别驾的宰相姜公辅作陪,且有丝竹匏桐以娱之席间各献华章,观者如市,泉人以为盛事。从此,席相每在东湖亭宴送赴京应试的贡士,以为常例。

  后来,欧阳詹于贞元八年(792年)中进士第二名,与韩愈同榜,世称“龙虎榜”欧阳詹高中后并未授职,即回乡省亲。贞元九年(793年)七月,适席相又在东湖亭宴送首荐于阙下的秀士8人,邀欧阳詹作陪。欧阳詹为此作《东湖亭序》。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唐·刺史·席相“癸酉岁(贞元九年,793年)与邑贡生八人将西上,以乡饮礼饯送之。更设宴东湖亭,修宾主礼,款洽备至。一时老幼来窥,尽室盈岐,闾里之士,皆以为荣,竞劝于学。”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东湖亭》收录欧阳詹《东湖亭序》全文曰:

  “贡士有宴,我牧席相新礼也。

  贞元癸酉岁贞元九年,793年,邑有秀士八人,公将首荐于阙下。古者相觌、相祖,有享、有宴。享以昭恭俭,宴以示慈惠。二典为用,鲜或克兼。诸侯升俊,造于天子。遣之日,惟行乡饮酒之礼,则享礼也。胾肉元酒,莫饮莫食。公念肉不使食,则仁不下浃;酒不使饮,则欢不上交。方欲激邦俗于浇漓,致民人于德行,而贤者仁未伊浃,才者欢未我交,其若蚩蚩何?

  秋七月,与八人者,乡饮酒之礼既修,乃加之以宴。餚移已膳,醴出家酝,求丝桐匏竹以将之,选华轩胜景以光之。

  后一日,遂有东湖亭之会。公削桑梓之礼,执宾主之仪,揖让升堂,雍容就筵。乐遍作而性情不流,爵无算而仪型有肃,锵锵焉,济济焉。于是老幼来窥,尽室盈歧。非其亲懿,则其闾里,皆内讼而誓迁善焉。

  呜呼!行其教不必耳提而口授,移其风不必门扇而户吹。公斯宴,则风移教行其间矣。真尽心竭诚,奉主化民之宰也。

  烟景未暮,酒德俱饱,有逡巡避位而言曰:‘夫诗者,所以美盛德之形容。君侯因片善附小,能回一邑之心,成一邑之行,而昭吾人恭俭于嘉享,示吾人慈惠于清宴。回人心,成人行,周公孔子之才也;昭恭俭,示慈惠,管子晏子之贤也。不有歌咏,其如六义何?’

  是日,人有甘棠頖宫之什,客有天水姜阅、河东裴参和颖川陈诩,邑人济阳蔡沼佐赞盛事,亦献雅章。

  小子公之甿,幸鼓微声先八人者鸣,俸豆伺彻,时在公之侧,睹众君子之作,遂从卜商之后,书其旨,为首序。”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欧阳詹席相姜公辅蔡沼》)

  二公亭

  二公亭建于东湖另一奇阜上。

  席相姜公辅常游东湖,得一奇阜,有意建亭。贞元九年(793年),邑人感二公之德,二公钟赏之阜,请之于县,得构巨亭,三日成之,二公莫知。地为二公而见,亭从二公而建”,遂号为二公亭;同年三月二十五日,欧阳詹撰《二公亭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二公亭》“二公亭,在东湖大阜中。郡人为唐·刺史席相、别驾姜公辅构。欧阳詹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二公亭》收录欧阳詹《二公亭记》曰:

  “胜屋曰亭,优为之名也。

  古者,创栋宇才御风雨,从时适体,未尽其要。则夏寝冬室,春台秋户,寒暑酷受,不能自减。

  降及中古,乃有楼观台榭,异于平居。所以便春夏而陶堙郁也。楼则重构,功用倍也。观亦再成,勤劳厚也。台烦版筑,榭加栏槛。畅耳目,达神气,就则就矣。量其材力,实犹有蠹。

  近代袭古增妙者,更作为亭。亭也者,藉之于人,则与楼观台榭同。制之于人,则与楼观台榭异。无重构再成之縻费,加版筑栏槛之可处,事约而用博,贤人君子多建之。其建之,皆选于胜境。

  今年暮春月,邦牧安定席相,别驾置同正、前相国天水姜公辅,念兹邦川逼溟渤,山连苍梧,炎氛时回,湿云多来,又日临胃次,斗建辰位,和气将徂,畏景方至。《月令》云:‘可以升山陵,可以处台榭,盖谓是月。’况地理卑庳,而不择爽垲以荡夫污廅乎?

  因问风俗,相原隰郭东里,所共得奇阜,高不至崇,卑不至夷,形势广袤,四隅若一。含之以澄湖万顷,揖之以危峰千岭。点圆水之心,当奔崖之前,如镜之钮,状鳌之首。二公止旌舆以回睇,假渔舟而上陟。幕烟茵草,翫怿移日。心谋意筹,有建亭之算,而未之言也。

  二公既归,邑人踵公游于斯者如市,登中隆,观媚丽,前来后至。异口同辞曰:汉帝不曰,百姓安其田里而无愁怨之声者,其由良二千石乎?是谓政平教成,时和境清,使俗泰而民以宁者也。《虞书》不曰,股肱良哉,庶事康哉,是谓翼帝藩皇,调阴序阳,使物阜而民以昌者也。席公今日之化育,吾徒是以宁。公昔岁之弼谐,吾徒是以昌。且以之宁,又以之昌,岂弟君子也?《诗》云:‘岂弟君子,民之父母。’二公真吾父母矣。兹阜二公攸选,尚而加爱,务休讼简,必复斯至,上露下芜,忍令父母憩之乎?

  遂偕发,为公就亭之如墙而前陈诚于县尹。县尹允其请,而为之办。

  方经蹠等周,环当上顶,诫奢训简,以授子来。于是家有余粮,圃有余木,或掬一抔土焉,或翦一枝材焉。一心百身,蠭还蚁往。蓁莽可去以自薙,瓦甓无陉而奔萃。一之日斤斧之功毕,二之日圬塓之佣息,再晨而成,二公莫知。

  层梁亘以中豁,飞甍翼而四翥。东西南北,方不殊致。糊白坟以呈素,雘頳壤而垂绘。通以虹桥,缀以绮树,华而非侈,俭而不陋。烟水交浮,岩峦叠回。精舍奉其旁达,都城企其遐际。容影光彩,摇漪入澜,指朱轩于潭底,阅云岑乎波里。爌潢油演,如飞若动。又钓人飘摇于左右,游禽出没乎前后。一盼一睐,千趣万态。税息之者,若在蓬壶方丈之上。二公重清旷于旧赏,纳忠恳乎群庶。寻幽探异常于斯,劳宾祖客常于斯,加以平畴间辟,通途在下,可以亲耕耨,可以采讴谣。作一亭而众美具。

  噫!天造兹阜,其固与人为亭欤?不然何不远郛郭而博敞诡秀之。若此非常之地,意待非常之人。故越千万祀而至二公方觌也。

  邑人想之,复言曰:‘事无隐义,物有正名。地为二公而见,亭从二公而建。斯亭也,可署曰二公亭。’虽蒭荛之云中,实有谓二公不忽,遂以为号。

  小子艺忝于文,曾观光上国。去之日,历越游吴;归之辰,逾荆泛汉。会稽之兰亭,姑苏之华亭,襄阳岘首,豫章湖中,皆古今称为佳境。或栋宇犹在,或基址未没,山川物象,遍得而览。方之于此,远有慙德。懿哉!

  二公智周德厚,卜地如此,感民若彼。非饰说,入吾邑者、升吾亭者知之。

  古之制器物,造宫室,咸有铭颂以昭其义,斯亭也,岂无效古而为之章句者。小子薄劣,不敢议其事,粗述其旨,姑为之记。兼借二公之名于记左,以为邦荣。在位元寮,亦以次序从公而列。

  贞元九年三月二十五日记。”

  东湖亭与二公亭为两亭辩

  《闽书》及府、县《志》历来认为,东湖亭和二公亭是两个亭子,东湖亭建在席相刺泉之前,二公亭建在席相刺泉之时。

  然而,东湖亭常与二公亭混为一谈。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东湖亭》:“东湖亭,在东湖中。唐·刺史席相、别驾姜公辅得奇阜,因构其上,郡人呼为‘二公亭’。尝宴赴举秀才于此,欧阳詹为序。”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东湖亭》最有代表性:“东湖亭即二公亭,非有二也。盖是亭成于贞元九年三月,公即于是年秋七月宴。此亭序所云:癸酉岁即九年也。若先有东湖亭,何必别构二公亭乎?《闽书》及府县志皆作两亭者,误。”

  这个看法是站不住脚的。一是因为两亭的建造过程清楚,二是欧阳詹在一年之中分别作有《东湖亭序》和《二公亭记》,三是在东湖为什么就不能建两座亭子呢!

唐·乾符间建福远庙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9·寺观志·城外寺观·福远庙》:

  “福远庙:在三十八都城东东湖。唐·乾符(874—879年)间建,宋·绍兴八年(1138年)修,十一年(1141年)赐额‘福远’。

  《闽书抄》:‘福远庙,龙神也。唐·乾符中,僧大员筑室东湖,时有白龙出没湖中,因立庙。宋·绍兴中,郡守赵意诚傅公直祷雨有应。 ’”

唐、五代——辟园

  斯时东湖既属郊园,又是水国,湖水盛旺,一向清澈。其含远山,吞浯江,朴而雅,为广大泉人游览胜地,官盖、缙绅、士子、商贾之迎送、聚契,多会于此。春秋佳日,游屐甚众。

  古人凡潮水所及之臣浸,均按例建龙王庙主禳之,故东湖之东岸(后称东塘头),唐时建有一龙王庙,面南,遥对龙须沟,以司其潮之出纳。该庙于南宋·绍兴八年(1138年)重修,十一年赐名“福远庙”,其旁植榕,于今为改。

  至五代周末,则连崇福寺一带之水亦已退尽,陈洪进得扩建崇福寺于松湾。(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洪进》、《泉州寺庙·崇福寺》)

北宋——植荷、置客舍

  东湖大约从北宋起,即广植莲荷,并置客舍。

  北宋·嘉祐二年(1057年)进士苏随(晋江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苏随》)《东湖纪梦》诗云:“梦乘鸾凤到仙家,侍女风流魏月华。琥珀盏斟千岁酒,琉璃瓶种四时花。金函藏篆文刊玉,石刻题名箓点砂。一枕北窗初睡觉,日移门外柳阴斜。”

南宋·乾道——王十朋题咏

  自唐辟有东湖直至南宋,湖水盛旺,水深源大,历经数百年而不淤。

  南宋·乾道四年(1168年),王十朋知泉州,乾道五年(1169年)冬卸任,翌年春离开泉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二公亭》收录王十朋题咏二公亭的诗三首:

  《东湖》:
  “微凉散梅润,浓绿敷桐阴。
   送客出东郊,驾言事幽寻。
   湖光照我眼,荷香清我襟。
   平畴入远望,岁有其自今。
   牛眠种已毕,蛤吠苗初新。古亭怀二公,遥望罗千岑。
   邂逅得良友,欣然契予心。乔松喜客来,凤枝出清音。
   手持荷叶杯,共对莲花斟。东湖异西湖,有诗不妨吟。”

  《东湖二公亭之二》:
      
“二公亭插芰荷闲,绿盖红妆四面环。
        若把西湖比西子,东湖自合比东山。”
  
注:东山:浙江上虞县西南四十五里,晋太保王安原隐居处。

  《次韻知宗游二公亭》
       “前日同登二公亭,清源入望清更清。
        宗英载酒挟两客,破暑共作城东行。
        东湖未到闻人说,香有荷花如郑隰。
        社中未为三笑游,亭上姑寻二公迹。
        衔杯适意论交情,江山照眼增双明。
        聊效公文字饮,奚用鼎沸笙篁声。”

南宋·庆元——刘颖开浚东湖

  由于陆地持续上升,湖底淤泥局部露出水面。南宋·庆元六年(1200年),郡守刘颖鸠资,付给十五禅寺钱米,令募工疏浚。(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刘颖》)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东湖“宋·庆元六年,郡守刘颖浚之,积土湖中为四山,置斗门四。于西南隅引为放生池,岁久侵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东湖》隆庆《府志》::“宋·庆元六年春,守刘颖以钱米畀十五禅寺,使募工开浚一万四千七百七十五丈,冬复开浚一万四千三百四十丈有奇。每丈各深四尺,积其土为四山。西南隅置陡门四。所以通潮,因以为放生池,作亭其上,曰恩波,为集拜之所。复徙宝胜废院额,创东湖放生祝圣宝胜禅院。合五院课入以益之,俾专主其事,且司湖之启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刘颖》:刘颖,庆元五年(1199年)以中奉大夫集英殿修撰知泉州。以钱米畀十五禅寺,使募工开浚东湖,助以壮城之卒,因以为放生池,凡二万九千余丈。 ”

  刘颖开浚东湖,使水深保持四尺,周二万九千余丈,积其土于历年浮出洲渚之上,成大小不一的四座土山。四土山各筑一亭。明·《永乐大典》载:“四亭为丰泽、湖光、聚星、绿野,今皆废。”而《泉州府志》只提刘颖建恩波亭及祝圣禅院,又建四斗门(闸门)于湖之西南岸。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恩波亭》“恩波亭,宋·庆元六年,守刘颖浚东湖,置陡斗,因以为放生池,作亭其上。今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9·寺观志·城外寺观·祝圣禅院》:“祝圣禅院:在仁风门外东湖上。宋·庆元(1195—1200年)间,郡守刘颖建。以湖为放生池,构亭其土,额曰‘恩波’,今废。”

  陈允敦先生推测:“上称四山之中,有原东湖亭及二公亭所在者,该二山只是堆土加大,其时新堆者应系‘圣山’及‘晋表’二山(山名皆后称者)。尤其是圣山居湖之中央,堆得最大,《府志》称‘刘颖求石于建平(即南平),访湖石于世家’,故于其上创建祝圣禅院,规模宏丽,为该湖游览胜所。”即所谓“湖中突起而韶秀者庙岛也”

  古时每岁为祝帝寿,例须放生,即鸠资购鱼鳖等水族投入湖中,使其自由生长,严禁捕捞,此举原已逐岁行之于浮桥(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桥梁·浮桥》)。奈浮桥距城远,难以管理,今已建寺于湖中,遂将“斯举移于此湖,并度僧于寺以司之”,“合五院课入以益之”。于是将圣山岛及祝圣禅院加意修饰,前添敞卷,后缀余轩,旁建僧舍,门外挂联云:“仁心为质,大德日生”,广植修篁,兼栽榕树,成为消暑胜地。

  东湖经刘颖疏浚后,湖水顺利进湖,藉四座斗门控制,终年水位咸宜,既利放生,又资灌溉。每有游人供献花种及木苗,如腊梅、紫薇、芭蕉、南天竹等,寺僧因宜而分植于四岛,速其园林化。

  此后,东湖四时烟树弥漫,岛上竹洲花坞,绿荫满目。湖上翠鸟成群,水中锦鳞游泳,夏有青蛙奏鼓,秋有蜩螗歌风,自然声色兼具。倚岸植莲,绿环洲渚,红艳半塘,凉风送晚,香气袭人。

  南宋·莆田人黄公度于绍兴八年(1138年)中状元,同年授泉州府推官,绍兴十二年(1142年)秋离任。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二公亭》收录其《宴二公亭》诗曰:“百年遗址俯郊坰,十里苍波带古亭。隔岸楼台春去远,满湖烟雨酒微醒。苔碑缺落庭松老,野鹤去来汀草青。风物不殊天竺路,扁舟髣髴旧曾经。”

南宋·淳佑——颜颐仲疏浚东湖

  南宋·淳佑三年(1243年),太守颜颐仲再次疏浚东湖。东湖周广五万余丈,积其土为三山,即大山、竹仔山、白皮仔山。

  《永乐大典》称,三山皆置亭,曰胜概,曰含虚,曰澄碧。亭旁山周,各植篆竹,与原四岛合称为“七星墩”,东湖也因此别称“星湖”“东西相望,前后相续,组成七星伴月之东湖胜景。”岛皆重缀綺树,且增构二虹桥(似是重修连接湖心与斗埔间之“氵高祐桥”及东塘山已废之唐古桥)。“复修丰泽斗门,置僧司之。”各岛重加绿化,铺石径,构回廊,“游人出没于竹丛蕉荫间,华而不移。”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东湖“淳三年,守颜颐仲复浚,又积土湖中为三山,郡人因名湖曰七星湖。后复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东湖》隆庆《府志》

  “岁久浸废,豪民势家窥请为田。

  淳佑三年,守颜颐仲接故牍仍畀寺僧浚之,始于附郭,不足则均之旁近,以及□外。各视产高下,率以产几千,赋役七丈,使集佣夫,官售其直。凡浚五万五千余丈,又积其土为三山,中造二桥,复丰泽陡门,置水利局,僧司之。明初分为上、下二塘,塘中有岸为界,在水漈、田庵之间。上塘属三十九(“九”,旧作“七”,非。)都,课米一十九石;下塘属三十七(“七”,旧作“八”,亦误。)都,课米一十四石。塘内仅出鱼荷,依界采捕输课,犹未免有赔貱之累。”

  “中有七星墩,即宋·庆元所积四山、淳佑所积三山也。”

  有宋一代,东湖臻于全盛。

明·洪武——辟“小东门”对东湖

  元代缺乏记录。

  明“洪武(1368—1398年)初,指挥李山增城垣高度,复于通淮、仁风二门间增辟‘小东门’遥对东湖。登北山(清源山)远眺,可见旭日初升,湖光瀲滟,如鲤之吸水者然。”

  圣山岛以北,因早期深度较大,斯时另成一潭,即《府志》所指之“方池”,“深四丈,周二百八十丈”,俗呼“布袋潭”,新中国成立前,尚留遗迹,今已被填为平田。“不久诸亭皆坏,惟剩‘含虚’一亭,充公生祠,改称‘涵虚’。”

明·嘉靖——万婆湖的传说

  万婆湖也称万家湖。明·《天下一统志》李谊《二仓记》载:“城之东隅有万家湖者,渺弥十里。”

  传说明·嘉靖(1522—1566年)间,倭寇进犯泉州,在东湖畔,见一老妪打草鞋,鞋长三四尺,觉得很奇怪,便问这鞋是给谁穿的?老妪手指东门城头回答,给吾儿穿的。倭寇往城头一看,只见一壮汉背靠城楼,脚伸城下,吓得仓皇逃遁。老妪姓万,人称万氏妈。后来,东湖也称万家湖。

明·正德至万历——陈琛庄一俊黄凤翔
题赋东湖

  ·陈琛(1477—1545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琛》)《东湖八咏》(录五首):
             一、泛舟
       “莲塘有草两岸清,天地无风一水平。
        自在小舟吾自乐,耳亦鼓吹任蛙鸣。”
             二、钓鱼亭
       “袖有丝纶不可量,从教鱼子乐洋洋。
        乘槎直欲到东海,钓取鲲鲸万丈长。”
             三、柳堤
       “杨柳堤头乱絮飞,沉吟春意澹忘归。
        夜深踏遍天心月,又有风来面上吹。”
             四、莲塘
       “长日炎炎正午天,万花无复敢争妍。
        小凫净拭亭亭立,不是濂溪亦爱莲。”
             五、百花庄
       “万紫千红春满园,小车花外喜睛喧。
        闲将物理观皇极,一度花开是一元。”

  明·嘉靖(1522—1566年)间庄一俊(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庄一俊》)《过东湖莲花犹开》诗(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东湖亭》收录):
       “来往东湖半里程,田家几处不知名。
        客惊落叶城中下,人在荷花水上行。
        八月风光翻夏赏,一年景象报秋成。
        登临不觉停骖久,好听前村长笛声。”

  明·黄凤翔(1538-1614年,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凤翔》)《东湖重泛》诗(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东湖亭》收录):
       “重携杯酒泛晴湖,水送西风病欲苏。
        倚艇芳莲疑旧识,穿花野鸟狎相呼。
        数声短笛千山暮,一棹寒灯万壑孤。
        对月已成秋兴赋,何如张翰意莼鲈。”
  注:张翰意莼鲈:张翰,晋代吴郡人,仕齐王为大司马东曹掾。因秋风起,思故乡莼菜、鲈鱼,即命驾归。

明·万历境况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东湖》:

  “万历《府志》:下(旧作“上”,非。)塘水由七里(“里”,乾隆府志作“星”,误。)坑来,俗呼“洗脚坑”是也。(“洗脚”,《县志》作“洗嘉”,误。)上(旧作“下”,非。)塘水由尚书塘来,二水俱从清源山诸坑而下。南有二陡门,左名龙须涵,右名郊水涵,俱通溪潮,遇旱则开陡门以放溪潮入塘,灌溉湖心、水漈(府县志皆作“钞溪”,误。)等洋田。

  此湖有灌田之利,有纳课之害,乃势家豪民忍于填垦,是诚何心!

  (按:此条诸志之字多误。隆、历《府志》“三十九”都作“三十七”,“三十七”都作“三十八”;万历府志“下塘”作“上塘”。“上塘”作“下塘”;乾隆府志“七里坑”作“七星坑”;县志“洗脚坑”作“洗嘉坑”又皆以“水漈”作“钞坑”。此等均涉影响,府志“七星坑”缘“七星墩”而误;实七里坑水下流,乃经七星墩也。县志“洗嘉”缘土音洗脚而误,俗腔脚近“嘉”,然实又是世家坑,所云洗脚已是世家之讹,更作洗嘉,直无谓矣。)”

明·天启——沈翘楚重浚东湖

  岁月推移,湖床继续不断上升,加以浜湖巨户占湖为田之风益炽,大量侵占沿岸浅底,围堰造田,致令湖面大缩,加以滥捕水族,东湖逐渐沦为小泽,放生亦徒俱空名。

  当时湖水仅拥二源:西来者集清源山南麓涧泉,先注入仁风街北之尚书塘,溢出之水量较多而落差亦较大,注入湖之西部(时呼西塘),使该塘深度持稳,有淤皆往东移;东来涧水经象坑大桥入于东塘,量小势弱,冲刷乏力,遂使东塘水面日缩,小量淤积则向西移。两淤皆汇于湖的中部,构成一南北走向长堤,北接圣山(即庙岛),南连月岛(亦名斗心),堤之中部自留一涵,以充东水西泄之口。

  明·天启五年(1625年),东湖淤塞严重,郡守沈翘楚重浚东湖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东湖“明·天启五年重浚。”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东湖》:“明·天启五年,守沈翘楚重浚,何乔远为建‘揽古亭’其上,并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沈翘楚何乔远》)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揽古亭》“揽古亭,明·何乔远为。天启五年守沈翘楚重浚东湖建。乔远为记。今废。”

  为控制水位及卸泄淤泥,曾重新调整南岸四斗门(龙湫涵、六斗门[后改称者,湖心与水氵祭间之堤]、东沟涵)的高度,于是湖水重见清碧。

  郡守沈翘楚又筑宾客厅及宿候所于湖上,并建揽古亭于凤亭山(二公亭废址)上。东湖粉饰一新,地方志有“亦比溱洧,悦我士女”,“日午画船桥下过,衣香人影太匆匆”之颂。郡中士庶之饮宴、团拜及劳宾、迓客者,多会于此。酒罢,或相与畅游东湖,或彼此携手登岸,折柳赠别。

  东湖东南岸葭苇丛生,青苍一片,虽较边远,游人罕至,但蓣天苇地,冬至而葭白四飞,胜似柳絮因风,也为七岛生色不浅。西北两岸距城较近,游人较多,寺僧密集栽垂柳,夹植芙蓉,花时红绿相间,映带之远,西南起水氵祭,东北至象坑,翠柳婀娜。加以宋代起遍植榕树,万婆庙、福远庙及东禅少林胜迹周近皆已苍劲挺拔,绿荫蔽门。

  其时后渚港运畅通,海外琛贡或官商进奉,进口物常有珍禽奇兽,其轻细者如鹦鹉、猕猴之属,皆迳输入城,转呈京师。至于体大量重者,则暂存近郊,设栅栏以供寄畜。湖东北岸,昔为后渚、浔美及乌屿诸大码头入城之要冲,故于其山坡设养牲所。曾有犀象之寄存,但次数固少,麋鹿等则不断有托养者(直至清·水师提督孙开华尚以多余之猴、鹿集养于此),故称“鹿园”。此园虽不正式对外开放,毋如游人抵此,常设法一览为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史迹·鹿园》)

  象坑桥西,仁风西畔濒湖处,建有巨型庙宇少林寺(即南少林寺),游客亦多顺便瞻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少林寺》)

明·天启何乔远《东湖浚湖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东湖》收录何乔远《东湖浚湖记》云:

  “泉之东湖,在古最钜。其时人民错莫于武荣山(南安丰州)之下,湖之延袤,北距北山,南距海,东距山,西距今郡城之行春门。《汉书》闽越王保泉山大泽中,是其处也。其后郡阁之、庐舍之、田畴之、坟墓之,历岁悬长。

  今之东湖,坳堂杯水而已,而庐舍之、坟墓之、田畴之,尚未有已也。

  北山(清源山)之石(中“口”改“垂”字)(下“人”改“義”字)魏邕,湖水潢漾,以映以荡,则无有回禄祝融之虞;原田则水可车可戽,岁是以收。离坎之会,文明兴焉。设涵置闸,启闭通海,古之法也。猫人之眉目轩张,血脉流畅,则无札瘥疵疠,和阜嘉生,岂不美欤!

  宋四百年,泉州浚湖(“湖”,原误作“河”。据乾隆《晋江县志》改。),太守二人而已。其一曰,其一曰颐仲。二公浚湖,封泥(“泥”,原误作“源”。据乾隆《晋江县志》改。)为山,凡七(左“土”改“山”)嵝。公四之,公三之,名七星矣。余未闻也。

  去今七百有余岁,乃有公。公始来泉,见湖之美,徙宾客庐宿候馆作新于湖上。自冬徂春,湖则大早,块不可破。公出私钱谓予曰:吾将遵海而南,放乎七星,用洒其厓,以滋灌溉。谁与我共此?

  予曰:古卿大夫与先生谋宾介(原缺“宾介”二字,据乾隆《晋江县志》补。)焉,至于息正息介,徵否惟所欲。夫子欲之,则远请从。

  于是为公大召役卒,一月而竣。举其阏土,联湖为堤,比于斗柄,毋置岸傍,生田畴心。堤下桥之,堤上亭之,亦拟溱洧,悦我士女。公不督鄙,谓可图事。余于是为公作亭记之。昔在唐·贞元,邦牧公、公来游斯湖,俯察遐观,欧阳四门名亭,载厥盛事。碑堙文存,为重刻之,以与记公之碑参伍并峙。

  予于是告于邦人曰:史白之渠,由来尚矣。召信臣汉家循吏,亦惟与水相出入。井、堤,本以兴利,名胜随焉。不云乎?如法蓄泄,濒湖千顷可无凶岁。不云乎?失今不治,葑无湖也。公浚湖,水气通矣,火患熄矣,原田每矣,文明兴矣,血脉畅矣,眉目轩矣。《书》载六府,水火居二。民于水火,恶其有余,又恶不足也。圣王治天下,能使菽粟如水火。公兹浚湖,水火菽粟哉!美哉功,江淮河汉而已乎?献浍沟洫,何巨何纤?然则有土地民社之君子,不在颛簿书徵,发期会间,明也。公为政大不胜书,在湖言湖。(按:此条当与下尚书塘参看,然今日填垦更甚矣。)’”

改革开放后——重建

  后来,随湖水不治,景物日非,清及民国近300年,无人疏浚,东湖草树日渐萧瑟。

  1990年,泉州市委、市政府决定重建东湖,辟为公园。1991年动工,1994年春节基本竣工正式开放。

  重建的东湖公园面积308亩,其中水域115亩。以中心湖为主体,环湖建了人文主景——“星湖荷香”(中轴线)、祈风阁(至高点),并建了“七星拱月”、二公亭、东湖亭、揽古亭、波恩亭等,还建了儿童乐园、游船码头、双舟朝阳。同时根据各个景点的人文景观创作了“百鲤广场”、“石泉松屏”、“星湖草坪”、“荷里飘香”、“刺桐瑞林”、“东湖鲤泉”16个植物景区和12处山石,绿化覆盖率达85以上。

  重建的二公亭在西大门跨龙门桥处。亭柱有二联:
  “甲第破天荒,永怀二公德;人文夸海国,迈步关山万里程。”
  “凭眺湖山烟霭外,笑谈今古画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