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詹)

  詹敦仁(字君泽,初名雄,号清隐,五代·河南光州固始县人。祖父詹缵随王绪军入闽。劝王昶入贡朝廷 。避居泉州清源山。监小溪场。请升小溪场为清溪县。詹敦仁《初建清溪县记》。安溪县开先县令。隐居佛耳山。詹敦仁《清隐堂记》。《柳堤序(并诗)》。诗答留从效“刘龑取名义”。身后。评价。)
  詹琲
(号凤山山人,人称年德居士五代末宋初·安溪县崇信里多卿乡[今祥华乡美西村]人。隐于安溪凤山。代陈洪进撰《献地表》。陈洪进荐 之朝,固辞不去。长于诗。身后。)
  詹靖(字邦宁,明·安溪县崇信里人
  詹仰宪
(明·安溪县崇信里多卿乡[今祥华乡美西村]人)
  詹源
(字士洁,号企斋。从安溪徙居郡城。初宦户部主事、监察御史。贵州按察佥事、云南按察副使。居家。卒。)
  詹彬
(字汝宜,明·安溪人)
  
詹洧
(字仕润,明·安溪县崇信里人
  詹体仁
(字元善。登进士第。晋江县丞。太学录、太学博士、太常博士。太常少卿。知静江,守鄂州,司农卿。评价。)

詹敦仁

  詹敦仁(914—979年),字君泽,初名,号清隐,五代·河南光州固始县人。生于后梁·乾化四年(914年),宋·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去世。安溪县开先县令,为安溪氏始祖。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8·人物·泉州府·寓贤·五代·詹君泽》、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7·闽8·列传·詹敦仁》、《泉州府志》等有传。   

  祖父詹缵王绪军入闽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8·人物·泉州府·寓贤·五代·詹君泽》:詹君泽,光州人。避乱入闽,隐安溪(应为“仙游”)植德山下。 ”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敦仁,字君泽,固始人。从王审知入闽,隐仙游县植德山下。”

  《十国春秋·詹敦仁》:詹敦仁,字君泽,固始人。避乱隐仙游植德山下。”

  詹敦仁的祖父詹缵、父詹世隆、弟詹敦信

  据《清溪詹氏族谱·卷23》(转引自《重建开先县令詹敦仁纪念馆·詹敦仁学术研讨资料汇编》)等载:

  唐末,寿州人王绪陷固始,招王审知与其兄王潮在军中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审知王潮》),詹缵也在这时参加了当时的队伍。王绪军南下入闽,詹缵也随军进入福建,任前锋兵马使。王绪忌贤妒能,猜忌好杀,詹缵“托疾辞去”,“退处丘陇”

  后王潮发动兵变,废王绪,取泉州、福州。唐·景福元年(892年),唐昭宗王潮为福建观察使,王审知为副使。乾宁四年(897年)王潮卒,唐昭宗以福州为威武军,拜王审知为节度使。天祐四年(907年)唐亡,梁太祖·朱温登基,开平三年(909年)加拜审知中书令,封闽王。

  王审知屡征詹缵,不起。一次,王审知再征詹缵詹缵率全家走到莆田,与夫人夜饮,感叹“生逢离乱”,“出于万死一生之地”,希望“求一佳处,日与渔樵辈相与终老”。在柱子上题下:“生逢离乱,厌闻尘世之干戈;时服宠荣,若负终身之芒刺。回首家山云尽处,放怀邱壑月明中。”连夜逃走,到仙游植德山下隐居。詹敦仁兄弟是詹缵隐居植德山下后才出生的。王审知死时,詹敦仁方11岁。后来,敦信随父、祖一起隐居在植德山下。

  詹敦仁出身名宦之家,幼聪敏,饱读诗书,父辈多蓄诗礼经书,并课之。詹缵曾跟詹世隆说:“兴吾家者,必此儿也!”

  詹敦仁从小接受儒教的熏陶,认为:“报国丹心赤”,“儒术可谋身。”

  劝王昶入贡朝廷

  王审知卒后,其长子王延翰自立为闽王,审知养子建州刺史延禀联合审知另一儿子、泉州刺史延钧谋反,执杀延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延钧》)。延钧立,更名。唐即拜他为节度使,累加检校太师、中书令,封闽王。

  后来,王鏻又杀延禀上书想当尚书令,唐朝廷没有批准,就不再进贡,自立为闽国皇帝。的儿子继鹏继韬争位,继鹏成功,更名,年号通文。

  《新五代史》载:晋·天福二年(通文二年,937年),王昶“遣使朝贡京师,(后晋)高祖石敬瑭遣散骑常侍卢损闽王。”

  《旧五代史》载:“昶嗣伪位,朝廷因授昶福建节度使。晋·天福三年(通文三年,938年),遣使贡奉至阙,止称闽王。其子继恭称节度使,晋乃下制封为闽王。”

  王昶“朝贡京师”,跟詹敦仁“上书闽王·,劝其入贡”有一定关系。詹敦仁上书说:“切思前代(指王鏻罢贡京师,事失于曩,宜复于今。”

  王昶詹敦仁文林郎、士曹禄事参军、兼摄皇城司事,詹敦仁继承祖父詹缵的退隐志向,“三辟不就”王昶派使者带着官袍与笏版造门强请,又加授秘书省校书郎,詹敦仁干脆杜门不出。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8·人物·泉州府·寓贤·五代·詹君泽》:“尝诣闽主上书,闽主·饮留之,君泽以诗谢之曰:‘周粟纵荣宁忍食,葛庐频顾谩劳思。’”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詹敦仁“上书闽王·,劝兵入贡。令参决军事,敦仁弑父夺其位,辞去。强之袍笏不受,谢之(有诗详于后)。”  

  《十国春秋·詹敦仁》:

  “上康宗闽王·王昶书,累数百言。

  (闽国·通文二年,937年)康宗召之饮,且欲留之,命决参军事,敦仁谢以诗。(原按:有“周粟纵荣宁忍食,葛庐频顾谩劳思”句。)强以袍笏,不受,已复杜门不出。”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诗》收录詹敦仁《辞王昶袍笏命》,诗曰:“争霸图王事总非,中原失统可伤悲。去来宾主如邮传,胜负干戈似局棋。周粟纵荣宁忍食,葛庐频顾漫劳思!江山有待早归去,好向巢林择一枝。”此诗 《全唐诗·卷761》亦有收录,题为《劝氏入贡,宠予以官,作辞命篇》,文字上“漫”“谩”“巢林”“鹪林”

  但王昶妄自尊大,“意求以敌国礼相往来”,想与晋朝平起平坐,关系未能改善。上无归属,下难服众,王昶就以民间迷信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结果是,内乱被杀,“其妻、子皆死无遗类。”

  避居泉州清源山

  南唐·保大三年(945年),南唐灭闽。留从效任清源军节度使,据有漳、泉二郡。留从效派遣苏公诲詹敦仁到泉山(泉州城北清源山)居住,留从效詹敦仁过从甚密。(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清源山》、《泉州人名录·留从效》)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詹敦仁“遂避居泉山,杜门不出。”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诗》收录詹敦仁《迁泉城留侯招游郡圃作》,诗曰:“当年巧匠制茅亭,台馆翚飞匝郡城。万灶貔貅戈甲动,千家罗绮管弦鸣。柳腰舞罢香风度,花脸妆匀酒晕生。试问庭前花与柳,几番衰谢几番荣?”此诗《全唐诗·卷761》亦有收录,题作《余迁泉山城,侯招游圃作此》“戈甲动”“戈甲散”“庭前”“亭前”

  据《清溪詹氏族谱·卷23》(转引自《重建开先县令詹敦仁纪念馆·詹敦仁学术研讨资料汇编》)载,一日,留从效詹敦仁谈到天下古今事,詹敦仁“因乘间述古者逆顺祸福之理,且言周之三监,汉之六国,终以危亡。”“周之三监”,指周朝初期,周公摄政,管叔蔡叔武庚三人监殷,作乱,叛周。周公讨伐并诛武庚管叔,流放蔡叔“汉之六国”,指 汉景帝时的吴楚七国之乱。吴王·、楚王·、赵王·、胶西王、济南王·辟光、川王·、胶东王·雄渠一起叛乱。汉平七国之乱后,以楚元王之子平陆侯·为楚王。其他六国都“国除”。说明背叛朝廷,结局都不好。留从效被说服,不久,就让詹敦仁代他“撰表入贡京师”

  詹敦仁对唐代避居泉州的秦系姜公辅十分敬仰,居留泉州期间,詹敦仁曾至九日山访秦系旧居遗迹,赋《宿建造寺访隐君旧居》(清·乾隆丁丑版《安溪县志》):“我来客南州,访君寻旧迹。长松拂空云,古砚镌山石。壮矣长城,怀哉卖直。诗肠老更刚,偏师真莫敌。 ”

  【按:“建造寺”:即南安九日山延福寺。隐君”:唐代诗人秦系,隐九日山。“长松”:九日山有东晋时植的100多株大松树,称“晋时松”。“古砚”秦系隐居九日山时曾诠注《老子》,所用的砚台是山石镌成的,留有“穴石注《老》处”古迹。长城”、“偏师”指唐诗人刘长卿。唐·权德舆秦系刘长卿唱和诗作序谓:长卿自以为五言长城,用偏师攻之,虽老益壮。”卖直”:指姜公辅姜公辅因直谏厚葬唐安公主,被唐德宗斥为“卖直售名”,黜为泉州别驾,结庐九日山东峰,与秦系偕隐13年后去世。(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延福寺》、《泉州人名录·秦系姜公辅》、《泉州山川·九日山》)】

  监小溪场

  留从效强请詹敦仁当官,詹敦仁力辞,赋侯受南唐节度使知郡事,辟予为属,以诗谢之》(《全唐诗·卷 761》收录):“晋江河畔趁春风,耕破云山几万重。两足一犁无外事,使君何啻五侯封。”

  留从效不许,詹敦仁乃求监小溪场。小溪场即今安溪县地,时属南安县。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留从效受南唐节度使之命,知泉郡事,复辟詹敦仁为属,敦仁力辞,从效诗详于后)从效不许,乃求监小溪场。”

  《十国春秋·詹敦仁》:(后周·显德二年955年)清源节度使留从效再辟之,乃求监小溪场。”

  请升小溪场为清溪县

  詹敦仁至小溪场上任场监后,历览山川,体察民情,认为小溪场“土沃人稠,舟航可通,若益以邻界,因今之地,可以置县。”后周·显德二年(955年),詹敦仁的申文得到批准,并增割南安近地 合小溪场设置清溪县(今安溪县)。全县分四乡十六里,有民众三千余户。(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沿革·五代》)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詹敦仁“既至(小溪场),见其山川人物之美,请郡太守县之;太守报可。”

  《十国春秋·詹敦仁》:“既至,请升场为县。”

  詹敦仁《初建清溪县记》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0·风俗人物之七·征文·记》收录詹敦仁《五代初建安溪县记》

  “五代初建安溪县记

  詹敦仁(后周始令)

  夫万户而置郡,千户而置邑,古制也,泉之为郡古矣。小溪场西距漳、汀,东濒溟海,乃泉之一镇守也。地广二百余里,三峰玉峙,一水环回。黄龙内顾以骧腾,朱凤后翔而飞翥。土之所宜者,桑麻谷粟;地之所产者,獐麈禽鱼。民乐耕蚕,冶有银铁,税有竹木之征,险有溪山之固。两营之兵,额管二千余人,每岁之给,经费六万余贯。地实富饶,是岂不足以置县欤!

  敦仁奉命以来,视事之始,既嘉山川雄壮,尤喜人物伙繁,思筑而县之,乃以状请于郡太守。未几而报可之令下,增割南安近地,新揭清溪美名。敬奉以还,大惧弗称。矧新邑发冈自乾、亥而来,转势从辛、兑而入。向丙、己以奉离明之化,流寅、甲以伸震叠之威。左环右接,如抱如怀;前拱后植,若揖若拜。析为四乡一十六里,通计一邑几三千余户,梓列以图,卜契我龟。当三农收敛余暇,适二营番戍休闲。便近之户,役止三日,而民不告劳;筑作之工,计不逾年,而兵不殚用。崇门竖楼,所以严其势;绳廊周宇,所以处其吏。屋不华而加壮,寝仅足以为安。居民鳞次,雍雍然以和;官廨翼如,济济而有辨。由陆而至者,必出其途;自水而运者,会流于下。坐肆列邸,贸通有无;荷畚执筐,各安职业。土沃而人稠,风淳而俗朴。真东南形胜之地,实疆埸冲要之区也。初经营于显德大火之首冬,遂落成于明年小春之下浣。苟完苟美,不至侈矣;曰庶曰富,又何加焉!

  其奈地华人质,业儒者寡,是岂教有未及者欤,殆亦习俗有待而化者欤!岂知夫秦奢魏褊,俗若未易以转移;伯清惠和,闻者尚能以兴起;顾在上之人所以作之者如何耳。敦仁不能远引古者之说以为喻,请以乡邦之事而昌言之,可乎?尔闽之初,人未知学;自公观察常衮以来,有欧阳四门欧阳詹者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常衮欧阳詹》)。岂曰彼能而我否,孰谓昔有而今无!盖未然者,犹有所待而然;未至者,当有所勉而至。齐变至鲁,鲁变至道。盛事鼎来,以答山川之灵;雄名日起,以续龙虎之号。曰教之,令固不敢不勉;而从令之教,尔邑之人当交相劝勉,以副令之愿望。猗欤休哉!

  丙辰十月甲辰记。”

  安溪县开先县令

  清溪县置县后,詹敦仁被任为首任县令,并以小溪场场址“三峰玉峙,一水环回,黄龙内顾以骧腾,朱凤后翔而飞翥”的形胜,选为县址(今县政府所在地)。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詹敦仁“遂为清溪令。以农隙召便近户与番休戍卒,立门楼,廓廨宇,开邸肆,不逾年,毕工。召民诲谕之,德惠居多。”

  詹敦仁为官,“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而“民不告劳,兵不惮用”

  置县后,詹敦仁以兴学育才为兴县之要,倡学教化,清溪为学之风渐次形成。

  詹敦仁因地制宜,“立门楼,廊廨庑,开邸肆”,以贸通有无,清溪形胜,一时甲于泉南。

  詹敦仁立足农林,率黎民百姓披荆斩棘,垦地造田、兴修水利、栽桑种茶。清溪百姓“荷畚执筐,各安职业”。其时“土有茶谷麻桑之出,地多麟麈禽鱼之产,民喜耕织,冶有银铁,税有竹木之征。”

  其《行山吟》赞曰:“一片青山值万钱,牧童笑指有牛眠。我来多种松杉木,绿荫苍苍不记年。”

  是年冬,詹敦仁利用农隙,征调城郊民众每人服役三天,和轮值休息的戍卒,共同兴建县衙、仪门、吏舍,整顿市容,至次年十月竣工。施工期间,詹敦仁曾赋《督役筑县廨,悯劳而作》一诗:“喜闻禾稼恰登场,何事官工土木忙?辛苦一年方幸息,役劳三日得无妨?未师 令好栽菊,且学召公初种棠。皤腹于思宁免诮?不须执朴课程章。”

  闽国·凤阁舍人刘乙弃官隐居安溪凤髻山,与詹敦仁为友。敦仁常命子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刘乙詹琲》)。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诗》 收录两诗:一是《寄刘乙处士》,曰:“音问相忘二十秋,天教我辈到南州。无穷风月随宜乐,有分溪山取次收。好语传来如昨梦,离情欲剖带春愁。何时载酒从东下?细与君叙昔游。”二是《遣子访刘乙赠以诗》,曰:“扫石耕山旧子真,布衣芒屩自随身。石崖壁立题诗处,知是当年凤阁人。”此诗《全唐诗·卷761》亦有收录,题为《遣子访刘乙“芒屩”“草履”

  隐居佛耳山

  詹敦仁不愿长期为官,仅一年,便举荐闽王·王审知之孙王直道继任县令,自己携家卜筑隱居佛耳山麓。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詹敦仁“举王直道以自代。敦仁爱佛耳山峭绝高大,可耕可庐,卜筑其上,号所居曰‘清隐’,有《清隐堂记》。鄂公留从效遗之书,称曰清隐先生。”“王直道 ,乃敦仁所荐以自代者。”

  《十国春秋·詹敦仁》:“未几,奉王直道自代,隐居佛耳山。”

  当詹敦仁辞官时,清溪民众感其功德,曾于(县)厅事之东” 立生祠。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去,邑人思之,为立生祠。”

  詹敦仁卸任后,曾特专访安溪南部归善乡张仁里贵湖山(今属龙门镇溪瑶村)的龙安岩(后改称青林岩)主持清豁禅师詹敦仁《受龙安岩长老惠茶,以此作简》:“泼乳浮花满盏倾,余香绕齿袭人清。宿酲未解惊窗午,战退降魔不用兵。”清豁禅师詹敦仁均与清源军节度使留从效交往甚密,并曾同为留从效参谒军机大事,交情甚厚。(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青林岩》、《泉州人名录·清豁禅师》)

  詹敦仁选佛耳山麓卜筑定居,取宅名“清隐”,过着隱居生活,耕、读、隐、思,怡然自乐。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8·人物·泉州府·寓贤·五代·詹君泽》:“既而卜筑清溪,号所居曰‘清隐’。”清·康熙《安溪县志·卷5·风俗人物之二·考迹·堂》:“五代有清隐堂,詹敦仁故居,在佛耳山,今存。 ”《清隐堂》诗曰:“一间茅屋宽容膝,半亩蔬园剩供厨。静把旧书重点读,旋沽美酒养疏愚。”

  詹敦仁《勉儿》诗:“盛时方出仕,儒术可谋身。报国丹心赤,传家黄卷新。窗檠宜自勉,蔬饭莫贫嫌。吾老子应少,禄荣须及亲。”

  王直道屡次请他参与政事,詹敦仁均予婉谢,并作诗遗王直道“令尹来呼莫奖嘉,已甘林下作生涯。新添编户一氓数,自是耕农百姓家。”

  詹敦仁与释宏道(号介庵,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宏道》)素有交往。宏道晚游佛耳山,詹敦仁《与道人介庵游历佛耳,煮茶待月而归》诗:“活火新烹涧底泉,与君竞日款谈玄。酒须迳醉方成饮,茶不容烹却是禅。闲扫白云眠石上,待随明月过山前。夜深归去衣衫冷,道服纶巾羽扇便。”这是詹敦仁留下的安溪最早记载茶叶史话的品茗佳句。

  詹敦仁《清隐堂记》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0·风俗人物之七·征文·记》收录詹敦仁《清隐堂记》,文曰:

  “清隐堂记

  詹敦仁

  清源之西逾百余里,有地曰清溪。去邑之西,又逾百余里,有山曰佛耳。峭绝高大,远跨三乡。有田可耕而食,有山水可居而安。予既卜而筑之,爰取清幽之义,榜所居之堂曰‘ 清隐’。

  若夫烟收雨霁,云卷天高,山耸髻以轩腾,风梳木而微动。殆若晓妆睹镜,夜籁沉声,寒泉聒耳,戛玉鸣琴。非宫非羽,五音不调而自协;不丝不桐,五弦不抚而自鸣。此其所以为清者也。

  然与其适于耳目之外,孰若得之胸襟之内?春而耕,一犁雨足;秋而敛,万顷云黄。饥餐饱适,遇酒狂歌,或咏月以嘲风,或眠云而漱石。是非、名利,荣辱、得丧,皆不足为身心之害,此又所以为真清者也,宜乎斯堂以清目之。 ”

  《全唐文·卷900》、《十国春秋·詹敦仁》原按等均有录,然稍有差异。

  《柳堤序(并诗)》

  詹敦仁作有《柳堤序(并诗)》以述山居情怀,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序》收录,曰:

  “柳堤序(并诗)

  詹敦仁

  夫柳之性,断根插地,遂有生意,越一二年而笼睛蔽阴矣。予不知天地生物之心,且得以为负耒息耕之便焉;况是木删之则枝叶倍长,剪之则芽蘖滋多,又得以供火爨之用焉。

  时方春也,绿染方匀,柔丝袅风,搅诗肠之百结,宜吾一咏而一觞也。春云暮矣,雪絮飞球,悠扬远近,叹人生之聚散,宜闲居而自适也。于是秉耒就耕,书横牛角,锄且带经,或偃息乎繁阴之下,开卷自得,悠然而乐。虽盛夏溽暑,白扇可置,风袂自快。则是柳之繁茂,不谓无庇物之效也。

  俄而凉飙飒至,一叶惊秋。露滴疏枝,月筛淡影。放出千岩霁色,静笼数顷黄云。觉岁易以惊心,叹年华之暗度。云雪飘飘,未春而絮。青山改色,觉老其容。既当收敛暇余,乃且呼童削其繁冗,伐其朽蠹。

  夫插柳之效,予既两资其利,泚笔缀字,以示后人,仍纪之诗曰:

  ‘种稻三十顷,插柳百余株。稻可供饘粥,柳可爨庖厨。息来柳阴下,读书稻田隅。以乐 道,同是耕莘夫。’”

   《柳堤诗》收入《全唐诗·卷761》。

  诗答留从效刘龑取名义”

  《十国春秋·詹敦仁》:

  敦仁素号博雅。从效常问以南汉主·刘龑(上“龙”下“天”,音“炎”)取名义,敦仁为诗(《复从效问南汉刘岩改名字音义》)答云:

  伏羲初画卦,苍氏乃制字。点画有偏傍,阴阳贵协比。古者不嫌名,周人始称讳。始讳犹未酷,后习转多忌。或援他代易,或变文回避。滥觞久滋蔓,伤心日益炽。孙休命子名,吴国尊王意。◇(上“雨”下“单”)莔◇(上“雨”下“鱼”)(上“西”下“升”)僻,壾昷◇(上“穴”下“敖”)(上“称”下“大”)异。梁复踵已非,时亦迹旧事。耑兑(“耑兑”合一字)杰自其一,蜀闯是其二。鄙哉亻几(“亻几”合一字)(下“木”改为“月”)名,陋矣◇(左“夌”右“戉”)(左“黄”右“耑”)义。

  大唐有天下,后拥神器,私制迄无取,古音实相类。乘(中“北”改“万万”,下“八”改“一”)(上加“十”,中“×”改为“熏”)(中“玉”改为“乙”)囝星,风(上加“十”,中“×”改为上“米”下“口”)(上加一撇)厓而 (中两竖改为“儿”)埊,缶(下“山”改“止”)圀及曌风(上加“十”),作史难详备。

  唐祚值倾危,刘龑(上“龙”下“天”)怀僭伪,吁嗟毒蛟辈,睥睨飞龙位。龑、俨虽同音,形体殊乖致,废学愧未宏,来问辱不弃。奇字叹博,摛文伏 智。因诵鄙所闻,敢布诸下吏。’

  从效得诗,大加叹服。”

  此诗《全唐诗·卷761》收录。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诗》亦有收录,题为《讽南汉更名诗》,文字略有出入。

  身后

  北宋·太平兴国四年(979年),詹敦仁卒。

  《十国春秋·詹敦仁》:“居(佛耳山)数年卒。”

  《清溪氏族谱·卷23》(转引自《重建开先县令詹敦仁纪念馆·詹敦仁学术研讨资料汇编》)载:詹敦仁弥留之际,索清禅画像,亲题:“清者其形,隐者其迹;千古虚名,一朝过客。袖手西归,风清月白。”

  詹敦仁卒后,“公倾也,吏民如丧所亲,道路号泣,立像作佛事七日。”士民因祝祭不便,状乞改于县厅外东界重建祠。太平兴国五年(980年)祠成,“乃改新庙,额曰‘清溪县开先令公祠’”,以缅怀先令“爱民如子,惠利及民,清修砥节,廉顽立儒之风。”北宋·宣和二年(1120年)六月望日,“祠迁于城隍庙。”后即又移回原址。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南宋)咸淳三年(1267年),父老林济川等状其事,请赐庙号,因避英庙讳,改名‘淳仁’。八年(1272年)乃敕赐‘灵惠庙’,封‘靖惠侯’。”明撤旧扩建。“文革”期间,“清溪县开先令公祠”被改建为银行,原貌无存。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安溪凤冠山麓东南坡大石垵建“安溪开先县令詹敦仁纪念馆”,2004年落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专祠·安溪开先令公祠》)

  詹敦仁所居之里,后人以留从效通信中有“崇待笃信”之句,名之曰“崇信”,即现在的祥华乡多卿一带。清·康熙《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后人取鄂公(致詹敦仁书中有‘崇待笃信’之语,名其里曰‘崇信’。”

  詹敦仁墓在安溪祥华乡美西村将军脱帽山麓,保存完好。县文物保护单位。墓为一丘封土,封土前立一抹角墓碑,阴楷二行书“敕封始祖靖惠侯公墓”,下款“二十一世孙(注:应为二十二世孙)刑部侍郎仰庇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仰庇》)

  评价

  《十国春秋·詹敦仁“论曰:闽季官匪其人,任职者率寡廉鲜耻,不足道。刘乙拂衣凤山(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刘乙》)詹敦仁高蹈佛耳,洵遗世而独立者也。《易》云:‘鸿渐于逵,其羽可用为仪。’二君其当之矣。”

  詹敦仁尤工于诗,时与郑缄之文、林滋之赋”并称闽中“三绝”。《全唐诗》收录詹敦仁诗6首。清·康熙《 安溪县志·卷6·风俗人物之三·叙官·后周·县令·显德二年:詹敦仁王直道》:詹敦仁“所著有《清隐集》。其诸记及诗俱详于《征文》。 ”

詹琲

  詹琲,号凤山山人,人称年德居士,五代末宋初·安溪县崇信里多卿乡(今祥华乡美西村)人,安溪县开先县令詹敦仁次子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敦仁》)。约生于后汉·乾祐三年(950年)。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8·风俗人物之五·阐潜·五代·詹琲》、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7·闽8·列传·詹敦仁·附詹琲》有传 。

  隐于安溪凤山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8·风俗人物之五·阐潜·五代·詹琲》:詹琲,隐凤山之下,号凤山山人。‘深窅袤长,虚静广莫。’数语其序文也。”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7·闽8·列传·詹敦仁·附詹琲》 :詹敦仁,有父风,隐于凤山,号凤山山人。”

  代 陈洪进 撰《献地表》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8·风俗人物之五·阐潜·五代·詹琲》:奇才旷达,议论慷慨,与陈洪进故有姻雅,劝洪进纳土于宋,洪进从之。今《宋史》所载陈洪进《纳土表》,是撰也。 ”

  北宋王朝建立(960年)后,闽地漳、泉二郡仍为陈洪进所管领。陈洪进形势所迫,心不自安,于北宋·乾德元年(963年),即遣使朝贡。开宝八年(975年)江南平,陈洪进遣子入贡。太平兴国二年(977年)八月,陈洪进上京朝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洪进》)

  詹琲陈洪进有姻戚关系,他审时度势,与功曹刘昌言力劝陈洪进纳土归宋。先前礼部尚书潘承佑(南安人)曾经劝说,陈洪进不从。詹琲复劝,由于言辞恳切,陈洪进深受感动,于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四月决意归宋,并嘱詹琲代撰《献地表》上太宗太宗看完表,欣慰地说:漳、泉的百姓可以免受损失了。(陈洪进《献地表》全文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洪进·纳土归宋》)

  陈洪进荐之朝,固辞不去

  陈洪进献地归宋后,改为武宁军节度、同平章事,留京师奉“朝请”,极力推荐詹琲入朝做官。但詹琲无意功名,对陈洪进的推荐,力辞不就,追和秦系秦隐君,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秦系》)《辞张建封》诗以献。陈洪进读其诗后,不再勉强。詹琲遂回归安溪凤山。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8·风俗人物之五·阐潜·五代·詹琲》:洪进既归宋,欲荐宋太祖追和秦系《辞张建封》诗以献,洪进不之强。既老,人称为年德居士。”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7·闽8·列传·詹敦仁·附詹琲》:陈洪进荐之朝,固辞不去。”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1·风俗人物之八·征文·诗》收录詹琲《追和秦系<辞张建封>诗献陈洪进,诗曰:“谁言悦口是轻肥?独酌鹅瞰噉翠微。名利薄于秋纸扇,羊裘暖甚紫罗衣。心随倦鸟甘栖宿,目送征鸿远奋飞。击壤太平朝野客,凤山深处觅光辉。”

  该诗《全唐诗·卷761》亦有收录,但题为《追和秦隐君辞荐之韵上侯乞归凤山》 ,文字稍有差异,如“轻肥”“甘肥”“独酌鹅瞰噉翠微”“独酌鹅儿瞰翠微”“名利薄于秋纸扇”“蝇利薄于青纸扇”“觅”“觉”

  长于诗

  詹琲长于诗,著有诗集。后人论其诗:“观其感慨激愤之作,可谓形于象。至旷达豪纵,又见其洒然出尘之姿。”惜诗集有佚。《全唐诗》、旧《安溪县志》和《泉州府志》等书均收录其诗文。

  《永嘉乱,衣冠南渡,流落南泉,作忆昔吟》(《全唐诗·卷761》收录)诗:“ 忆昔永嘉际,中原板荡年。衣冠坠涂炭,舆辂染腥膻。国势多危厄,宗人苦播迁。南来频洒泪,渴骥每思泉。”

  《癸卯闽乱,从弟监察御史敬凝迎仕别作》(《全唐诗·卷761》收录)诗:“一别几经春,栖迟晋水滨。鶺鴒长在念,鸿雁忽来宾。五斗嫌腰折,朋山刺眼新。善辞如复我,四海五湖身。”

  身后

  詹琲墓在安溪祥华乡美西村侯洋虎厨内山麓。墓为蛋形封土,墓前重叠竖两碑,一为半月形,素面;一为长方形,抹额角,阴楷二行书“敕封二世祖靖贞侯公墓”,下署:“二十二世孙(注:应为二十一世孙)刑部侍郎仰庇立”等字。(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仰庇》)

  南宋·咸淳八年(1272年),度宗追封詹琲为靖贞侯。

詹靖

  詹靖,字邦宁明·安溪县崇信里人;五代清溪县(后改称安溪县)开先县令詹敦仁后裔(参见泉州历史网 《泉州人名录·詹敦仁)。正统六年辛酉(1441年)乡荐,景泰(1450—1456年)中知广昌县,升开州同知,卒于官。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正统六年辛酉方玭榜:詹靖,崇信里人。”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詹靖》:詹靖 ,字邦宁,令敦仁之后也。景泰中,知广昌县。县有姓者,素豪黠,前令不能制,至,置诸法,一境肃然。尝曰:‘居家如是,居官如是,若为富贵谋,非所学矣。’升开州同知,卒于官。 ”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4·同知詹邦宁先生万历《府志》、旧《邑志》为作传,曰:

  “詹靖,字邦宁,安溪人,县令敦仁之后。

  正统六年乡荐,景泰中知广昌县。县人有姓者素豪黠,前令不能制,至,置诸法,县境肃然。廉慎之操,六载弥励。

  后升开州同知,卒于官。

  孙,曾孙仰庇。”(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源詹仰庇》)

詹仰宪

  詹仰宪,明·安溪县崇信里多卿乡(今祥华乡美西村)人,詹仰庇之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仰庇》)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8·风俗人物之五·阐潜·明·詹仰宪》:

  “詹仰宪,少司寇仰庇弟也。

  敏智算,善擘画,轻财喜费,而耻自封。郡邑大夫有兴作之事,辄求仰宪主治。仰宪于凡木植、砖瓴、漆髹、涂墁,踊贱窳良,心计目审,不失尺寸。工匠执技以从,如部曲之隶将帅,手足并赴,不督自趋。官役仰公帑,或不时给,仰宪出橐中装先之。畚锸小人,尤乐从事。所作治具可坚久,而家资为损减。郡邑大夫善仰宪佐公家急,亲礼过当。仰宪又交游诸公,欢洽无间,时时解纷持平于亲友间,所以赈饥济贫,惟力是视。窭子饥人,天且父之。

  仰宪所为郡邑治工作,不可胜数。其大者,在新文庙,缮泉城,修洛阳桥,作岳神祠,塔溜石之湾以绾泉城风气。

  仰宪死,他日郡城崩,学舍圮,桥梁颓,泉人叹曰:‘无公矣!’”

詹源

  詹源,字士洁,号企斋,明·安溪县崇信里多卿乡(今祥华乡美西村)人,徙居泉州郡城;詹靖孙,詹仰庇 之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靖詹仰庇》)弘治十八年乙丑(1505年)进士,历户部主事、监察御史、贵州按察佥事、云南按察副使, 罢归。

  郡、县《志》有传。·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4·詹企斋先生综述万历《府志》、黄文简黄凤翔谥文简)撰《氏家庙记》为作《传》

  从安溪徙居郡城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詹源》:詹源,字士洁,本遗腹子,十余岁则慨然丈夫自期,所以事母至孝。”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詹源》:詹源,字士洁,先安溪人,之孙。母氏娠九月而父殁。母矢志育孤,徙居郡城,以就外傅。”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4·詹企斋先生詹源,字士洁,号企斋。母林氏娠九月而父殁,矢志育孤,携居郡城,使就外傅。”

  初宦户部主事、监察御史

  詹源弘治十四年辛酉(1501年)乡荐,弘治十八年乙丑(1505年)顾鼎臣榜进士,授户部主事、榷税河西;后改监察御史,因不赂宦官刘瑾 ,辞官归。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弘治)十四年辛酉张燮榜:詹源孙。”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弘治)十八年乙丑顾鼎臣榜:詹源。”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詹源》:“举进士,授户部主事,改监察御史。方逆用事,凡拜官者必私谒谢,诸御史奉差遣,非千金赂不得。源皆谢绝之,乞养母还。 ”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詹源》:聪颖力学,弘治乙丑进士,授户部主事,榷税河西,务廉正独持,朝议以其有风宪体,改监察御史。逆用事,凡拜官者必私谒谢,坚不往,乃乞恩奉母还。”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4·詹企斋先生聪颖力学,弘治十八年成进士。授户部主事,榷税河西。务廉正独持,朝议以其有风宪体,改监察御史。时逆用事,凡拜官者必私谒谢,独不往。诛,名益著。顾以梗直为柄臣所忌,时母方就养,乃乞恩奉母还。”

  贵州按察佥事、云南按察副使

  久之,詹源就家转贵州按察佥事,后擢云南按察副使,因忤御史,罢归。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詹源》 :

  “久之,就家转贵州按察佥事,之官未一年,御史阿当权意劾,朝议任未年,尼御史章不行。乾清宫灾,大工兴,采木贵阳川湖,精心受事。香炉山苗叛,督将卒剿平之。

  擢云南按察副使,兵备临安,执贪官置之法,御史私庇之,执益固,乃直达于朝,贪官竟罢。御史衔亦坐罢归。”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詹源》:“已而就家转贵州按察佥事。香炉山苗叛,督将卒剿平之。事闻论功,擢云南按察副使,备兵临安。复与御史争事。御史欲庇墨吏,执不可,竟闻于朝,去其官;亦坐免归。”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4·詹企斋先生“已而忌者卒挤之,就家转贵州按察佥事。贵州直指阿柄臣意,劾‘不职朝议’。任未一年,无不职状,竟不行,尼直指奏不行。乾清宫灾,兴大工,采木于贵阳、川湖,乃留领其役。会香炉山苗叛,督将卒剿平之,论功擢云南按察副使。有墨吏欲置之法,御史庇之。执不可,闻于朝,罢其官,亦坐罢归,时年甫逾强壮。”

  居家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詹源》:历官内外,皆奉母以从,供滫随外,不私一钱。捐金于安溪依仁里,上疏积水三十里溉田,至今为乡民利。”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4·詹企斋先生既早废,杜门养母,备殚色养,推祖腴产让其兄。于官司讯谒、里闬是非,绝无所闻问。尝疏清溪积水三十里溉田;白叶坂山寇平,白当道,全活良民为俘者九十余人。其为德于乡类如此。”

  卒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詹源》:预作《墓志》,自谓:‘不能纡辔违已,干谒竞世;不能是非两可,以取好人之名;不能足恭无礼,以要上下之誉;不能厚貌深情,以假道学之模;刚直而不能容人过,高负而不能受人犯。’其为人如此。”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詹源》:“年七十一卒。子仰庇。”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4·詹企斋先生“年七十一卒。自题作《墓志》,谓‘平生勉企古人,而卒以褊中负气、兀傲忤俗’云。”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御史詹源墓:在罗裳山。”

詹彬

  詹彬,字汝宜,明·安溪人,詹靖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靖》)。嘉靖廿二年癸卯(1543年 )黄继周榜乡荐,嘉靖三十八年已未(1559年)丁士美榜进士,授户部主事、榷临清钞关,因将额羡充公致榷关之人不满,坐谪凤阳府通判,郁郁而终。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嘉靖二十二年癸卯黄继周榜:詹彬孙。”(嘉靖)三十八年已未丁士美榜:詹彬。”

  清·康熙 《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科第·》:

  “,字汝宜。授户部主事,榷临清钞关。

  关故征商榷会,樯毂鳞凑,缗算憧憧,宽平莅之。估贩之众,日占算庭下,目授衡校,额入其输,并准恒纪。驵侩吏隶,故尝附益私求者,令无参其中,输者咸无假庇,莫不泉赴壑受。署所属役至不得自衣食贾区,幸靡所渔猎,皆欢然列肆中。岁算视常额羡以万计,悉以上之朝。前后榷关之人交口唾骂,大司农竟持古进羡之说罪之,坐谪为凤阳府通判。

  亦邑邑卒,卒之日,葛衣为敛而已。君子叹曰:‘若在今世,廉矣勇矣!’”

詹洧

  詹洧,字仕润 ,明·安溪县崇信里人。嘉靖(1522—1566年)中贡生,任广东高要县丞。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岁贡、恩贡、选贡》:“嘉靖中……詹洧,崇信里人。选言。 ”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7·县丞詹仕润先生收录《闽书》记述曰:

  “詹洧,字仕润,安溪人。嘉靖间任高要县丞。

  王遵岩 慎中讲学。晚岁造诣有得,于天机流动,无入不自得之趣。

  尝为何怍庵 作《洗心精舍》诗:‘高人已把尘心洗,精舍乾坤侭廓开。唯有一真含泰宇,更无二念扰灵台。碧空云散青天净,银汉夜深宝月来。浩浩渊渊神莫测,冰清玉洁绝纤埃。’读其诗,知其有得于道也。”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7·风俗人物之四·彰献·明·岁贡、恩贡、选贡·詹洧》所载同。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慎中何炯》)

詹体仁

  詹体仁,字元善,南宋·建宁崇安人。曾任晋江丞。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7·司农詹元善先生体仁》据真西山(真德秀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真德秀)撰《行状》、《闽书》为作传。

  登进士第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5·政绩志·文秩2·宋·县丞·詹体仁》:詹体仁,字元善,崇安人。始冠,登隆兴元年1163年)进士。”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7·司农詹元善先生体仁》:詹体仁,字元善,建宁崇安人。父,与胡五峰刘屏山游。先生登隆兴元年进士第,调饶州浮梁尉。郡上先生获盗、功状当赏,谢不就。”

  晋江县丞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5·政绩志·文秩2·宋·县丞·詹体仁》:“乾道(1165—1170年)间为晋江县丞。居官以利民为心,梁克家荐之朝。”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7·司农詹元善先生体仁》:“为泉州晋江丞。尚书大昌司马侍郎相继为守,赏待特异,郡有疑狱必咨焉。宰相梁克家,泉人也,始知先生,荐于朝。”

  詹体仁任晋江县丞时间,道光《晋江县志》记为“乾道(1165—1170年)间”,而《闽中理学渊源考》称大昌司马汲泉州守时詹体仁仍在任程大昌知泉州在淳熙七年(1180年),司马伋知泉州在淳熙九年(1182年),时间跨度12年以上,不知准确否?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程大昌司马伋梁克家

  太学录、太学博士、太常博士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5·政绩志·文秩2·宋·县丞·詹体仁》:“入为太学录。”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7·司农詹元善先生体仁》:“入为太学录,迁太学博士,寻迁太常博士。时高宗庙谥,或谓宜称‘尧宗’。先生言:‘谥法虽有之,于古无据,且大行功莫盛于中兴,请比殷·武丁谥为高。’议遂决。”

  太常少卿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7·司农詹元善先生体仁》:

  “累官太常少卿。

  时上以积疑成疾,久不过重华宫。先生陛对,首陈父子至恩,引《易》睽孤之说以开广圣意。孝宗崩,先生率同列抗疏,请驾诣重华宫亲临祥祭。

  时赵汝愚将定大策,外庭无预谋者,密令先生及左司郎官徐谊达意少保吴琚,请宪圣太后垂帘为援立计。宁宗登极,天下晏然,先生密赞汝愚之力也。

  时议大行皇帝谥,先生言:‘寿皇帝事德寿二十余年,极天下之养,谅阴三年不御常服,汉、唐以来未之有,宜谥曰孝。’卒用其言。先生深于礼,故前后定两朝庙谥,异论莫能夺,议者韪之。

  孝宗将复土,先生言:‘永阜陵地势卑下,非所以妥安神灵。’与宰相异议,除太府卿,寻直龙图阁、知福州,言者竟以前论山陵事罢之。

  屏处者八年,退居霅川,日以经史自娱,人莫窥其际始。”

  知静江,守鄂州,司农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5·政绩志·文秩2·宋·县丞·詹体仁》:“历龙图阁,知静江府,移鄂州,卒。”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7·司农詹元善先生体仁》:“复直龙图阁、知静江府,移守鄂州,除司农卿,复总湖广饷事。时岁凶艰食,即以便宜发廪赈救,而后以闻。侂胄议开边,一时争谈兵以规进用。先生移书庙堂,言兵不可轻动。皇甫斌自以将家子好言兵,先生语僚属谓:‘必败。’已而果然。开禧二年(1206年)卒,年六十四。”

  评价

  詹体仁朱熹门人,朱熹与其有书信往来。(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5·政绩志·文秩2·宋·县丞·詹体仁》:“郡人真德秀蚤从之游,问以居官莅民之法,曰:尽心平心而已,尽则无愧,平则不偏。按:真德秀浦城人,詹体仁崇安人,为同郡。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7·司农詹元善先生体仁》:

  “先生天姿超迈,志守卓然,自擢第归即从朱先生朱熹游,讲质疑义,其学以‘存诚慎独’为主。患世儒论经多失本旨,曰:‘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性,克绥厥猷惟后。此即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也。人能知此,则知观书之要,而无穿凿之患矣。’

  博览群书,自天文地理、卜筮医药、百氏杂说,靡不通;于浑仪漏刻,俱自亲制以测验,皆合。赵涣造新历以献,先生为作《序》,中书舍人黄裳一见嗟异,因以定交。

  为文若不经意,而明白畅遂,悉根于理致。神识恬畅,喜论说古今,遇佳士良友,穷日夜语不厌。立朝当官,自信所学于辞受出处之际,尤不苟周公必大。

  当国先生,尝疏荐三十余人,皆当世知名士,后多所收擢。

  郡人德秀早从之游,尝问‘居官莅民之法’,先生曰:‘尽心平心而已。尽心则无愧,平心则不偏。’世服其确论云。

  所著《象数总义》、《历学启蒙》、《庄子解》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