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 琛

  蔡清门人中之最著者
  设教
  举进士入宦。
  转吏部考功郎归养老母。
  居家
  著述
  身后
  明·王慎中述评
  明·何乔远陈紫峰先生言行略序》
  明· 李光缙陈紫峰年谱·序》略

  清·李清馥述评
  其他评价。

  陈琛(1477—1545年),字思献,因曾结庐于泉州紫帽峰下,又号紫峰,人称紫峰先生,明·泉州晋江县陈埭涵口人。生于明·成化十三年(1477年)十月。故居一在陈埭镇涵江村,一在市区西街裴巷内陈厝巷。(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紫帽山》、《泉州民居·涵口古建筑群》)

  陈琛是明代著名易学家,是蔡清虚斋,谥文庄)以理学教人、由举子业引入圣人之道的得意弟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清》)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附陈琛》、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陈琛》、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陈琛》有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综述张净峰张岳撰《墓誌》、王遵岩王慎中撰《本传》”为作传。(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岳王慎中》)

蔡清门人中之最著者

  蔡清有一帮门人,陈琛王宣易时中林同赵逮蔡烈并有名,而陈琛最著。(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宣易时中林同》)

  陈琛家境贫寒,5岁读书,18岁丧父辍学,白天务农,晚上杜门力学。初受业于长史李聪木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聪》)

  弘治十一年(1498年),陈琛22岁进秀才,应福建乡试,因“不交贿用”,名落孙山。他赋诗自励:“长使心闭涵水月,不妨脸上污尘埃。”并题联于柱以励志。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续小学》曰:陈紫峰少小即儒气道风,寻常应对,皆成节奏音响。长业儒书,遂有志圣贤之学。题其柱曰:‘发愤三年,须是不炉不扇;把持一敬,莫教愧影愧衾。’”

  弘治十五年(1502年),李聪陈琛禀学于蔡清。正德元年(1506年),蔡清督学江西,请陈琛偕行教其二子。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载:“其门人陈琛王宣易时中林同赵逮蔡烈并有名,而陈琛最著。”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附陈琛》:,字思献,晋江人,杜门独学。见其文异之,曰:‘吾得友此人足矣。’因介友人见曰:‘吾所发愤沉潜辛苦而仅得者,以语人常不解。子已尽得之,今且尽以付子矣。’”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

  先生,字思献,别号紫峰,晋江人。

  杜门独学,不为苟同。

  初受业于木斋?李聪。一日,蔡文庄得其文于木斋所,嗟异久之,曰:‘吾得友此人足矣。’先生乃介木斋禀学于文庄文庄曰:‘吾所发愤沉潜辛苦而仅得者,以语人尝不解,不意子已自得之。今且尽以付子矣。’督学江右,请与偕行,教其二子。”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陈琛》:

  “陈琛,字思献,号紫峰,晋江人。”

  蔡清以理学教人,得文大异之;及督学江右,请偕行。”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陈琛》:陈琛,字思献,号紫峰蔡虚斋高弟也。初学于李聪学于虚斋虚斋异之,尝语曰:‘吾所发愤涵泳而仅得者,不意子皆已得之。’屈引辈与为礼,固辞,乃师事焉。及督学江右,请偕行,教其二子。”

设教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归而设教学宫之傍与郡城之月台寺,四方从学甚众。”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陈琛》:“归而四方从学甚众。”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陈琛》:“归而设科学宫之旁与郡城月台寺,四方从学甚众。所著有《四书浅说》、《易经通典》一书。”

  正德三年(1508年),陈琛从江西返乡,在泉州府学(学宫,即府文庙)之傍月台寺(即承天寺)设课讲学。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陈紫峰言行录》曰:陈紫峰先生儒士时,读书月台书馆,佥宪建平来镇泉,急致先生为子师,具书币使节,推求迎。先生曰:‘是召我也。’固不至。公闻而愧之,乃自见先生于书馆。先生屹然安坐,宾师之礼不少屈谀,不少假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学校·泉州府学》、《泉州寺庙·承天寺》)

  后又结庐紫帽山古元室和小丹邱授徒,“乐道著书”,“而授道理”。(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紫帽山》)

  陈琛把当时士子登科必读的重要经典《四书》、《易经》译为白话,著为《四书浅说》、《易经浅说》,使之通俗易懂。

  陈琛之有才子之名,不在他的官位,而在他的学问,他当秀才之时,32岁之前,早已完成了泉州四大名书之一《四书浅说》的名著。

   陈琛自称:“余素有山水之好,凡吾闽中山水佳处,未尝无余迹也。”游遍闽中山水的陈琛偏爱紫帽山,居止古元室和小丹邱(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紫帽山·古元室、小丹邱》)。古元室为“泉之紫帽窝也。水抱山环,冬温夏冷,学修真者居之”陈紫峰先生文集·卷5》);“小丹邱在金粟洞之下,古元室之顶,小屋三间”《陈紫峰先生文集·卷首》)。

  陈琛曾赋《题古元室》“抱素真人曾此留,排云扫榻耿岩幽。也知有雪偏能暖,尤讶无风亦作秋。石涧潺潺惊水逝,尘缨滚滚叹人游。半年待我西铭了,红绿描春定满邱。”

  当年古元室的道士画了一幅《杏林春晓图》陈琛题了一首诗:“万古乾坤一片丹,神仙舍得在云间。可怜仙景分明甚,留与后人醉眼看。”

  陈琛也曾写下《次韵题小丹邱》诗二首,概述小丹邱的景物。

举进士入宦

  正德五年(1510年),陈琛34岁中举。正德十年(1515年)秋七月,陈琛偕其族弟陈让、子敦履寓小丹邱读书。在小丹邱约一年后,陈琛上京赴试,举正德十二年丁丑(1517年)进士,与林希元同榜,时陈琛41岁;授刑部山西司主事。不久,以母年老乞南,转南京户部主事,差监淮安舟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林希元》)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附陈琛》:殁十年,举进士,授刑部主事,改南京户部。”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

  “文庄殁将十年,先生举正德丁丑进士。

  初,考官编修得其文,以语总考公曰:‘造诣精深,出举业蹊径之外,此必陈白沙门人,不则蔡虚斋也。’

  释褐,授刑部主事。

  乞南,得户部,榷淮安舟税,正额既足之後,大开关门,恣商人来往。”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陈琛》:“正德丁丑进士。”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陈琛》:“正德庚午领乡荐,丁丑成进士。考官编修尹褒卷,荐主考大学士反复数遍曰:‘必出陈白沙门下,或师虚斋,他人不能为此。’释褐,授刑部山西司主事。以母老,乞改南,得户部,差监淮安舟税。”

  陈琛在刑部山西司主事任内,“仕不废学”,于“剖决纷琐之暇”,“沈涵经史以养道心德意”。他办案认真负责,每对同僚说:“理刑之道,当以诚实恻怛之意,为之审实求生。惟急于致刑辟,则人有不得其死者矣。”

  改南临行前,张岳净峰)在崇文门为其饯行。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紫峰年谱》曰:“先生以寡母在堂,年逾七十,加以时事可爱,归与之叹,每形梦寐。尝自咏云:‘得官更觉贫小味,经事方知静处功。’又云:‘望远可堪云隔水,思归更有日如年。’又云:‘白发愁边生出早,青山梦里欲观忙。’至上疏乞改南,临行张净峰祖饯崇文门。先生告之曰:‘北风雨雪之诗,吾兄得无意乎?’未几武宗将南巡,净峰以谏被杖系狱,乃叹曰:‘紫峰其真知几者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岳》)

  陈琛转南京户部主事差监淮安舟税时,不事横征暴敛,“凡小舟不入闸者,悉弛其征;正额既足,大开关门,恣商人来往,惟与宾客谈学赋诗,人大称便。”淮安漕院不满,“微欲有所干挠”陈琛坦然地对漕院的人说:“若论王道之纯,则钞关可无设。今正额不亏,而多取赢余以为功,岂所忍为?”其人愧屈。

转吏部考功郎,归养老母

  不久,陈琛转任吏部考功郎。吏部考功郎掌官吏的考课、黜陟等事,清水衙门,平日无事,请教求学者接踵而至,陈琛因才施教,来者皆有所得。嘉靖元年(1522年)明世宗登基,陈琛为母亲讨得封赠后即乞终养回家。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附陈琛》:“就擢考功主事,乞终养归。”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陈琛》:“寻转吏部考功郎,得封赠。曰:‘持此足以慰母矣。’遂乞归养。”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转吏部考功郎。会上两宫徽号,例得封赠。先生曰:‘吾持此归,足以慰吾母矣。’于是乞终养。”

居家

  陈琛居家不仕,嘉靖七年(1528年)诏征,辞;嘉靖八年(1529年)起贵州按察提学佥事,旋改江西提督学校,并辞不赴。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附陈琛》:“嘉靖七年有荐其恬退者,诏征之,辞。居一年,即家起贵州佥事,旋改江西,皆督学校,并辞不赴。家居,却扫一室,偃卧其中,长吏莫得见其面。”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

  “嘉靖七年,大臣有荐先生有用之学,不宜在散地,下诏征用,辞。

  又一年,即家起贵州佥事,旋改江西提督学校,并以母老力辞,不赴。

  村居足迹不入城府,不通达官贵人书问。却扫一室偃仰其中,静观天地万物消长之变,古今兴衰治乱之迹,与夫世俗炎凉向背之态,或迥然发笑,或喟然太息;时或纵步阡陌,与农叟谈俗叙故为乐。发为诗歌,往往自在洒脱,超然物表;为文层层崭崭,发性露光,如危峰矗石,枯条润叶。”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陈琛》:“嘉靖初以大臣荐,拜贵州提学佥事,俄改江西,皆辞不赴。”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陈琛》:

  “嘉靖七年,以大臣荐,诏征用,辞。八年,即家拜贵州按察提学佥事,复改江西,皆辞不赴。

  乡有利病当兴革者,如六里陂水利、八里亭迤南至龟湖道路,言于有司,浚筑缮治,乡人德之。”

   陈琛对家乡公益事业多所贡献。

  泉州城南门外晋江南路,沿海岸陂塘,曲曲折折,全长约40多里。每逢下雨,泥泞路滑,徒步艰难,连马都不好走。陈琛呈文泉州知府高越,请求整修。事竣并作《修晋江南路记》。

  六里陂为晋江最大的水利工程,因年久失修,农民多因争水引起斗殴,或至杀人。陈琛了解问题的严重性,作《论六里陂水利书》给当道,提出竣筑缮治意见,要求宽免陂夫服役。后其孙陈衢继承遗志,茸陂有功,署为陂首。

   陈琛晚年居紫帽山上秀林山的秀林庵。《陈紫峰先生文集·卷3》有题秀林庵六言诗四首,又有《题秀林庵禅房》四首,诗中理学禅意兼而有之,道出陈紫峰垂老心态。

著述

  陈琛著有《四书浅说》6卷、《易经浅说》(一名《易经通典》)8卷、《正学编》2卷、《陈紫峰文集》12卷。(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易经浅说、紫峰集》)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陈琛》:既殁,所谓无愧师门者,一人而已,学者称为紫峰先生。著有《四书浅说》、《易经通典》。”

  陈琛为学常深入探微,又得意于文词的表述,“笔力光动流转,不可端倪,语浅而根请深,语深而敷诸浅,险而安,常而伟,枯能使润,离能使合,约能不遗,肆能不乱,而卒归于生命道德。”

身后

  嘉靖廿四年(1545年)闰正月二十一日卒,年69岁。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陈琛》:“归养十二年,母终,年几六十。后十一年卒。有司特祠之学宫。”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

  “先生归养若干年,母吴氏以寿考终,先生年几六十矣。后十一年,先生卒,时嘉靖二十四年。所居后浦潮汐不至者数日,士大夫闻之,相与叹息。

  有司为祀之学宫。

  襄惠志其《墓铭》曰:‘道宗先觉,学异专门,精诣洞观,贯于本原,钟鼎非丰,菽水非贫,求仁而得,时哉屈伸。’又祭之文曰:‘呜呼紫峰,一世人豪,有蟠屈万古之心胸,有泻落长江之辨论,有避世之深心而非玩世,无道学之门户而有实学。’世论以为平当。”

  嘉靖廿七年(1548年)十二月,陈琛葬于紫帽山上秀林山麓,祔葬于其父质斋、母吴氏墓旁,今墓尚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紫帽山·秀林山与陈紫峰墓》)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提学陈琛墓:在三十二都秀林山。张岳《铭》:‘道宗先觉,学异专门。精诣洞观,贯于本原。钟鼎非丰,萍水非贫。求仁而得,时哉屈伸。一卧廿年,众望方殷。天不慭哲,遽尔乘云。涵江、紫帽,流峙高深。英爽飞沉,千古来今。体魄所藏,山曰秀林。父母在兹,式慰孝心。’”(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岳》)

  陈紫峰年谱》说:诸子从先生遗命,添筑于质斋公旧圹前,合为一坟而祔葬焉。盖骨肉团聚之思,溪山旧游之乐也。”

  明·隆庆六年(1572年),泉州府官方为陈紫峰建墓祠于秀林山(今无存)。陈紫峰年谱》记:“秀林墓上有祠,中塑先生遗像。至是,同守一中手书紫峰先生墓祠。”(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丁一中》)

  嘉靖卅八年(1559年),泉州知府熊汝达请建专祠于府学东,祠毁于二十世纪50年代后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寺庙·文庙·泉州府文庙》)

明·王慎中述评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琛·备考》收录明·王慎中(字遵岩)述评(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慎中》)。文曰:

  “遵岩曰:

  呜呼!士敝于场屋之业,而固陋浮浅,牿其心腑,专一经以自业,茫然皓首尚不能通其义,以传于绳尺之文,又乌知所谓圣贤之学哉!宿辈末生,相寻以敝。

  虚斋?先生出,乃始融释群疑,张皇新意,推明理性于字析句义之间,以与前儒相统承。夫所谓圣人之学者,其骈拇于条画,枝指於解训,要以详。夫场屋之业,而其意则进乎此矣。

  虚斋之学方显,士犹鲜能习其传,而紫峰?先生稍后自以其意为前儒文公?朱熹之学,未尝闻虚斋之说也。一日,虚斋得其文于故长史李木斋李聪所,嗟异久之,于是先生乃介公禀学于虚斋,请为师弟子。虚斋得先生,而其学益尊。

  又云:始丁丑(正德十二年,1517年)榜得士,吾郡最有名。给事史笋江于光,今佥事林次崖希元,中丞张净峰,与先生并以经学为海内巨工,张岳尤号为闳博而杰于文。

  给事公史于光淡于仕进,与先生同趋好,滞一官以卒。佥事公林希元喜事功,龃龉于世,迭起迭仆,卒无所就。中丞公张岳方据融显事功,为一时绝出。然林希元悔其颠踬,张岳亦以酬俗成务为多忧,而恨道之难行,未尝不高先生之决而慕其清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史于光林希元张岳》)

  某生最晚,犹及侍言于给事公史于光林希元张岳皆辱俯与为友,忘其年辈之后也。谬学乖驳,与二公有所往反,二公不以为是,予犹谬自信,且不揣而思有以易二公也;独不及事先生而请其说,然以二公推之,知其不予是,而予亦宜无以易先生也。然而知先生之心而能言之者,某则不敢让也。

  先生之书,其天趣极诣,神机妙契,在于言语文义之外而已。至于言语文义之所存字,谨其训句,详其义颛名,一门粥粥然,如恐涉他足而误途径,固与治场屋者设为如是耳。其超然会心,离去形迹,而遗忘物累,庶几所谓不枝叶于道而全其真者。由是以推先生之大,然则论先生者,不徒有考于其书,而论其书者,尚当有以求先生也欤。”

明·何乔远陈紫峰先生言行略序》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琛·备考》收录明·何乔远(号镜山,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何乔远》)陈紫峰先生言行略序》,文曰:

  “镜山撰《陈紫峰先生言行略序》曰:

  紫峰先生既殁,其学尊表于世,祀学宫有年矣,其孙复欲推明而大之,以贻诸后,命乔远次其生平言行,及当世学士大夫所尊重先生者,汇为一帙而为之序。

  序曰:

  圣人之道大矣!包乎天地而不见其元虚,统乎万物而不见其繁萃;兼言之未尝不精,微言之未尝不该;其深入于性命者,常显于事物;其博散于事物者,常通乎性命。后世名儒君子得其一指一归,发挥昌明之,可以淑身而善人,何其大哉。后世之儒所发挥昌明,其一指一归以淑身而善人者,非有所择之也,其性有近焉,其力有入焉。

  而以至圣人,犹渡津之有筏,适国之有径,其理未始二也。夫三代之世,人共明一道,士共修一学,则既无异同矣,异同生于汉。

  然所谓膏盲墨守者,特以守其师门训诂之传,非圣门安身立命之大端也。而后世乃以膏盲墨守乎训诂之说者,膏盲墨守乎圣门安身立命之道,夫圣人之道之不能不杂于异端也,犹太空之不能不阴翳,大道之不能不荆榛也。所赖名儒君子羽而翼之,使之垂光于中天,廓清乎四达,以尽后死者之责而已,岂可有彼此之间哉。

  君子之学,动则践履,静则涵泳,天高地下,万物散殊,莫非吾心之化工。诚有以,尽其广大高明之量,使之昭畅洞达其内,无纤欲之可留,则其中无一理之不存,仁义礼智以为徵应,孝弟忠信以为躬行,皆其必然之效、自至之符。

  故日用饮食,可以尽神化,愚夫愚妇莫不与知。能此圣人之道,所以性命事物、显微精粗,一贯无二,而剖析其同异,较论于毫釐者,虽忘言可也。

  先生之学,得之蔡虚斋虚斋之学,宗之朱晦庵朱熹;而所归宿独诣,实在于此。先生固不轻以语人,世之尊先生者,徒谓其高洁不滓、光明无累,亦未有得其精微者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

  至论先生出处之际,则其肥遯不仕,盖为太夫人之养,而非以隐为高者。令太夫人下世之日,先生暮龄未艾,庙堂一日用先生,则又必有为世道之光者,非但如斯而已也。

  某生先生之乡,最后私有志圣人之道而不敢以语人,间尝窃取蔡虚斋与先生所著遗书及其平日尚论玩索,盖亦有年,反躬内鉴,不得其仿佛。而先生之孙复以此相命,遂撷掇先生所学之大要,与其切近精实者如此。

  呜呼!论先生之世,岂特可以祀学而已,以跻有宋诸儒俎豆、圣人之庑可也。”

明·李光缙陈紫峰年谱·序》略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琛·备考》收录明·李光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光缙》)陈紫峰年谱·序》略,文曰:

  “又《年谱·序》略曰:

  吾泉乡先辈德行、文章、气节可谓盛矣,最著莫如蔡虚斋陈紫峰二先生。虚斋谨密精微,涵而揉之,而不见其端。紫峰光霁峻洁,融而超之,而莫得其迹。盖虚斋圣门之徒,而紫峰?琴张曾晳牧皮之侣也。圣门而后,其悠然温厚者莫如陶元亮(晋·陶潜,陶渊明),其脱然潇洒者莫如邵尧夫(北宋·邵雍紫峰先生殆欲兼之。

  先生自其布衣时,则已亢自矫厉;入仕三年,世利皭无,磷缁告满,得恩以荣其母,便挂冠归养;声名特达,朝命屡下,坚卧不出,卒奉菽水,终厥天年。林居二十余载,秕垢尘俗,饮酒赋诗,飘然有物表之致,而卒归之精义正学,可谓风举云停、鸿飞凤立。

  呜呼!先生于古人,真豪杰之士矣。先生冡子敦豫躬行实践,无愧先生,尝有志修先生年谱而不逮;季嗣敦履属稿未就,先生冡孙复乃与同志考核论次,又请民孚叔元重加削订,复使卒其业。

  某皓首老大,于虚斋与先生望之不得其津涯,序先生年谱,不觉爽然自失也。”

清·李清馥述评

  清·李清馥(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

  “文庄蔡清殁,道德行谊无愧师门者,先生一人而已。
初,弘治间理学中辍,虚斋先生蔡清起希旷之后,以深微践履之学教人,由场屋之业而入于圣贤之道,及门之士率常数十百人,能得其言语者有矣,未必得其精微,或能并精微之意传之者,其于反躬践履,未必能如其言,至出处去就大节,其能悉合于义,无愧师门者鲜矣。

  先生资廪明迈,其为学先得大旨,宏阔流转,初若不由阶序,而其功夫细密,意味悠长,非一经专门之士所能企及,其渊源承授之功,不可诬也。所记述以授弟子,则有《四书、易经浅说》二书。

  其族弟、御史谓:‘文庄《蒙引》,得圣学精微,间有意到而言或未到,及其所独到,则可以发文公朱熹未发。紫峰《浅说》,得圣学之光,大意到则言无不到,及其独到,又可发文庄未发。’

  而先生犹自谓此训诂之属,更欲门徒得夫励进退大节、破名利两关,言峻行古,与之游尘埃之外而细论,夫颜子所谓弥高弥坚者。是以一时从学之士,多有洞视今古、傲睨宇宙之怀。”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0·督学陈紫峰先生学派》:

  “张阳和?元忭曰:‘自考亭?朱子倡道闽中,一时及门高弟砥行植节者满郡邑。’

  故闽中之学,在有宋孝宗宁宗之世为最盛。迨明以来,朱子之书布四方,家传而人诵之。然时习其说以猎取科名,影响剽窃,而朱子之宗旨转晦。夫自蔡虚斋陈紫峰两先生相继出,乃始一洗俗儒之陋习,独采朱子之精微,而闽中之学,在明正(正德)、嘉(嘉靖)之间又最盛。

  再考虚斋之学方显时,士犹鲜能习其传;稍后紫峰出,抠衣称弟子,于是虚斋紫峰而学益尊。今紫峰《四书浅说》与文庄《蒙引》並传垂三百年,乡邦后先遗献讲明绍述诵仰师法者,皆二先生余烈也。

  然则有志先生之学者,慎毋固陋薄浅,牿其心志,如净峰张岳所谓‘务求之身心践履之实,以进于出处,去就之大节’,如是,益见先生孝养之诚、勇退之决,其纪纲乎彛常者厚矣。

  叔元尝言:‘前辈有及见文庄者曰,与虚斋先生坐半晷,则胸中半晷,圣贤也;有及见紫峰者曰,紫峰表里洞澈,似青出于兰,其气象可想矣。’

  先生与净峰张岳笋江史于光次崖林希元次崖并以正德丁丑(正德十二年,1517年)联第,其讲学论道,皆渊源于蔡子蔡清,上溯紫阳朱熹,不离其宗云。

  再按:承芳慎中见吾先生陈让,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让》)门人,见氏撰《见吾文集·序》及氏撰《见吾祭文》。一新自申为南楼门人,见氏《三陵稿》。士元蔡于省先生门人,见叔元撰《蔡于省传》,皆附私淑之列焉。”

其他评价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门人蔡存微事述》曰:

  “尚书东湖?廷举,于陈紫峰为前辈,以道义意气忘年相友。一日上疏乞归,而犹掌部篆。先生以诗讽之:‘此去看花犹半吐,何人完壁肯迟留?’

  东湖公亦倾心相咨,自述其所以不即行之故,且曰:‘知己寥寥,谁可告去处?惟先生道明德立,于生交虽浅而爱则深。教曰宜速,生不日行矣;教曰宜迟,生如诸老言,便候朝报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闽书》曰:

  “先生反身自检,少不慊志,痛自刻责。或为之箴,或为之诫,朝夕观看。常诵《孟子》三自反之言,谓其英气太露,终不如颜子渊程伯淳之气象深厚,尤为可爱。

   故其诗曰:‘春风面目对人好,秋水心情到处安。英气有些还害事,铭盘朝夕愿希颜。’

  又曰:‘未能一日勤三省,每到中宵念百非。何物献甘翻作苦,几时战胜得心肥?’

  又作诫曰:‘斯人亦人,我何埃尘。尤物为媒,斵丧吾真。若不猛克,俯仰愧怍。一战而胜,梦寐亦乐。’”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闽书》曰:襄惠陈紫峰书:‘少年时阅人未多,经事不熟,以为吾兄者亦今人中之有时望者耳。及再历忧患以来,所见士大夫功名富贵之际,没溺辗转,寝失初心,虽平时知已,亦未有能免者。如吾兄之高识远韵,真所谓翱翔千仞之表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