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书院(7—10划)

  7划:杨林书院(南安市石井镇杨子山。沿革。骚人墨客屡出不穷。碑刻。摩崖石刻。)、怀古书院(永春县蓬壶陈坂)
  8划:诗山书院[南安十二都山头城(今南安市诗山镇山二村)东岳庙后。沿革(首建朱子祠。扩建朱子祠为诗山书院。改名诗山学堂。改名燕山学堂。近现代(燕山学校)。)。题联。朱熹自画像拓印件。]、图南书院(德化县城解阜门内。沿革。清·乾隆九年鲁鼎梅《记》。刘毓珍《图南课艺序》。鲁鼎梅《图南课艺序》。郑惠琇《图南课艺·跋》。郑惠琇《图南书院劝学箴》。)、岩峰书院(旧址在今永春县达埔岩峰小学)
  9划:泉州四大书院欧阳书院南塘书院(石狮市龟湖象磐旁)侯龙书院(永春县吾峰镇侯龙村。沿革。规制。)香山社学
  10划:浯洲书院浯江书院(金门县西门境内后浦乡。清·道光十六年碑记。余事。)、离相寺书院(泉港区山腰街道塔山东麓离相寺。办学。历代登科入仕者)

七划

杨林书院

   杨林书院,位于南安市石井镇西北隅郭前村的杨子山东南坡,是泉州最早的书院。

  沿革

  该座书院始建于唐·景福二年(893年),南安水头人杨肃曾读书其间。杨子山原名崎髻山,杨肃因治好了皇太后和闽王王后的疾病,唐昭宗封崎髻山为杨子山,敕杨子山的杨肃读书处为杨林书院。

  南宋,理学大家朱熹曾多次到杨林书院讲学,引得四方贤豪来访求教。当年与文天祥一道抗击金兵的吕大奎就听过朱熹的课。后人在朱熹讲学处举建朱子祠、朱子阁,春秋奉祭,但曾再三迁建。

  清·乾隆廿九年(1764年),于山顶清水岩东侧建朱子祠,四十九年(1784年)迁祠于原书院旧址。

  后祠、宇皆废,二祠仅存面阔、进深各三间的残墙。然今杨林书院遗址仍可辨。遗址坐北朝南,东头是隔开的3个小间,中部是一过道,西端为大厅。

  骚人墨客屡出不穷

  自宋以来,杨林书院骚人墨客屡出不穷,最盛时期乃明朝中叶。

  如宋·举人林文彬,杨梅山南麓清水岩还有其诗刻。

  郑普《会清水岩记》曾撰述当时一些名贤。如石井东安下村公孙进士、兄弟同榜:正德元年(1506年)黄鋮黄石崖)举进士,其孙黄华瑞黄华秀万历六年(1578年)举进士,他们俱读书于此。还如鸿山李子铛、穑村许子拱、锦堂李文鲁李文缵、淗江李鸿儒李豹、石井张奋等,都在杨林书院求学而高中进士。

  据明、清两代有史可查的石井儒生就读杨林书院得中进士者有29人。

  碑刻

  杨子山原有北宋·直学士权起居、舍人留元刚《石井书院记》碑一方,已无存。

  现尚存的碑刻:

  ①《会清水岩记》,明·郑普书,位于清水岩大殿前廊西墙上,清·道光年间郑普十二世孙撰写并立,记述嘉靖廿年(1541年)郑普荣归故里与同学相聚之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清水岩》、《泉州人名录·郑普》)

  ②《清水岩新建朱文公祠碑记(五文昌祠附)》,位于清水岩右下侧大榕树下,为清·乾隆卅九年(1774年)河南陈州府判洪应心所撰。碑高2.4米,宽0.6米,厚0.1米,长方形圆首篆额。文记朱熹的理学地位,石井海噬修建朱子祠的缘由、经过、规制和景观。其前左数步,另有乾隆四十年(1775年)修缮捐银题名碑1通,高、宽各58厘米,厚约10厘米。

  ③《清水岩重建朱文公祠堂碑记》,镶嵌在杨林书院遗址大厅正墙上,碑高2.2米,宽0.7米,圭顶,文14行,行46字,阴刻楷书,字径2厘米左右。清·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重建朱文公祠时立,详细记述迁址重建缘由、始末和规制。碑文中曰:“适山麓迤东高阜上有遗址一区,为明海亭暨绅耆书馆(杨林书院),堪与青囊理气,遂决计移徙,拆旧祠以成色。”“其规则坐北揖南,前后深三丈七尺八寸,宽三丈二尺五寸,薙以芥厨数间,而其门以揖清水。随取吉迁旧祠神像安于其中。”旁有捐银题名碑1方,大小与上碑等。

  ④《兆元阁朱子祠碑记》,在清水岩青云梯上方北兆元阁遗址处。碑高2.15米,宽0.72米,圭首,碑题横方,阴刻隶体,正文纵25行,行74字,记清·道光七年(1827年)迁建朱子祠事。

  摩崖石刻

  在杨子山高阜石壁上和杨林书院、清水岩寺周边,凿刻着宋~清摩崖石刻18方,其中景迹题名15方、诗刻3方,多与杨林书院有关。

  景迹题名

  “极高明”:南宋·朱熹题刻,立在性愿舍利塔顶偏东南高处,每字径30厘米×25厘米,左下方落款晦翁朱熹还留有“仙苑”、“眠琴”等摩崖石刻。此题刻为最古。

  “山海第一”:明·万历丙戌(1586年)郑西玄书刻,位于山脊镜面石上。

  “读书处”:在杨林书院遗址前凿刻着“读书处”三字,旁边尚有一行小字:“唐·杨肃、宋·吕大奎洎有明、清诸先辈俱读书于此。”有人考证,这一石刻是清·道光年间(1821~1850年)石井人许廷圭瘦生。详见下文)撰书的。

  在重修的朱文公祠旁,还有宋·林文彬题,其裔孙林鹏程勒的登杨子山感言。

  此外还有未到山腰清水岩前道旁的“小憩”、沿蜿蜒小路台阶而上的“通幽”、“别有天地”、清水岩旁的“仰止”、“曾见一人”、崎岖山径攀援而上的“山海大观”、清水岩南面泉水旁“枕泉”、“不舍”、清水岩寺后峭壁上“青云梯”等石刻。

  诗刻

  杨子山南麓清水岩山路口巨岩上,有象怀瘦生诗刻各一首:

  象怀(生平不详)诗曰:“不尽登临境,萧然野兴闲。泉声栖绝涧,云气绕空山。一曲沧浪罢,千林杳霭间。摩挲追古迹,着意藓痕斑。”

  瘦生诗曰:“仙凡真隔世,坐久道心闲。俯瞰疑无地,高依寄此山。帆归沧海外,衣振白云间。暮霭催人去,余霞散绮斑。”瘦生,名许廷圭,字锡瑶,石井土昔(“土昔”合一字)人,清·道光十四年甲午(1834年)举于乡,精通经史、文词,曾掌教杨林书院,考课谨严,士林望若山斗。许廷圭家境贫困,但却不趋奉公门,就是门徒中有人举官前来叩师,也不收礼。

  清水岩寺后巨岩上有宋·南安林文彬诗刻一首:“一山高出众山巅,路转峰迴别有天。石磴栖云人自远,僧寮隐树地却偏。帆归浯海沧波外,花笑春风古洞前。乘兴招游寻禊事,残霞薄暮上溪边。”[注]浯海:浯屿与大陆间海面。禊事:袚祭,为消除不祥,常于春秋两季于水滨举行。本诗作于上已日,阴历三月三日上已修禊尤为流行。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杨子山》、《泉州人名录·杨肃朱熹吕大奎林文彬郑普留元刚》)

怀古书院

  怀古书院,位于永春县蓬壶陈坂。

  怀古书院原为南宋•陈知柔的别业“怀古堂”民国《永春县志》载,永春直隶州知州向涛曾撰文说,因年代久远,“怀古堂”已毁,旧基地为乡民所占,后经十多年诉讼,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终由向涛判决并主持添设为书院。向涛未能看到书院修复训课就将离任,但他仍寄望“就近子弟期复先贤理学之遗召,望都人士妥为经理以期久远,永垂不朽。”

  后来,或许怀古书院存在的时间太短,或许当时就没有确实开院授徒,又或许其他缘故,怀古书院湮没无闻。

  1942年,毓斌中学(即永春三中)在此创立。

八划

诗山书院

  诗山书院,位于南安十二都山头城(今南安市诗山镇山二村)东岳庙后。

  沿革

  首建朱子

  戴凤仪《诗山书院志•序载:“诗山居南安北隅,为唐·欧阳博士生长之区;在宋,朱子当过化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戴凤仪欧阳詹朱熹》)

  先,清·道光十年(1830年)戴凤仪的高祖父戴仁斋即与举人吕廷琮洪文成,岁贡戴大炯等人,在当地郭山庙塑朱子像祭祀。

  同治十一年(1872年),地方士绅捐资在东岳庙后建朱子祠,祀朱熹欧阳詹(字行周)。时还拟就此扩建为诗山书院,未果。

  戴凤仪《诗山书院溯源记》(收载于《松村诗文集·卷8》,1997年影印本):同治十一年(1872年)地方士绅“捐千余金,建祠于东岳庙后,奉朱子为宗主,而祀行周先生于左。

  戴凤仪《自著年谱》(收载于《松村诗文集·卷1》,1997年影印本):当时“拟为诗山书院,但规模具而窄狭,且缺香资膏火。先子志欲充田为香资,特无同志耳。

  扩建朱子祠为诗山书院

  诗山书院是在朱子祠的基础上由戴凤仪主持扩建的。戴凤仪《自著年谱》(收载于《松村诗文集·卷1》,1997年影印本)载:“予登科后,思成先子之志,欲就此祠扩为诗山书院,奈始而纷烦世故,继而奋志功名,故迟迟至此始倡揖数百金,幸诗山人皆遁跃就捐,事赖以成。

  早在光绪八年(1882年)戴凤仪举于乡时,就想将朱子祠扩建为诗山书院,但久久未及行。

  光绪十六年庚寅(1890年),戴凤仪3次北上会试落第自京师归来,总董诗山书院事,才开始进入实质性募建。在南安县令冯彬蔚文卿)的支持下,光绪十八年(1892年)六月购地,七月开建诗山书院东轩,年底完工

  戴凤仪办学的主要动机,在于弘扬朱子正学,以培士气、维风化。他在《诗山书院碑记》(载《松村诗文集·卷8》,1997年影印本)中说:

  “诗山为文物奥区,唐·行周先生欧阳詹破荒于此。

  论者谓:闽中儒宗之倡,自欧阳始;闽中文物之蕃,则自诗山始也。况山川幽胜,朱子亦尝过化其间,则足振邹鲁遗风者,莫诗山者矣。然越宋迄今,其博学览能文以掇巍科、跻显宦者,虽代不乏人,而求其仔肩吾道,纲纪世风,足继考亭朱熹考亭、四门欧阳詹曾任四门博士)之绪者,则不可多得,岂非学校未兴,故无以宗先哲而励后生也耶? ……

  然犹恐院规未定,或诸弊丛生而难于持久;且恐正学未倡,士多溺于俗学而终无以自振。爰与侯酌定章程,力求无弊;又举《小学》、《性理》、《近思录》诸书,渐次讲明,与后生相砥砺。

  今一切规模既报宪许可,愿诗山翘秀鉴创造艰难,知裨益深厚,共维书院于勿替;而复克自振拔,宗考亭四门之正学,以翊国家,扶名教,勿徒以辞章利禄为营营,是则区区之心所厚望也。

  建筑过程并不顺利。戴凤仪《自著年谱》(载《松村诗文集·卷1》,1997年影印本)称:“此地多小田、厕池,且有劣衿顽民从旁阻挠,予与儿辈劳尽心力,地始买清。七月兴工,有姓旧坟,听劣衿暗唆出阻,势极凶狠。余先向彬蔚?文卿陈情,恳其出示严谕;次集诸绅,晓以情理,事遂谐。邪不敌正,信已! 自此侯与予契如胶漆。

  经过努力,诗山书院东轩于十月建成,室内装修工作亦于年底完工。戴凤仪《自著年谱》(载《松村诗文集·卷1》,1997年影印本)曰:戴凤仪还组织人力,“建床榻、椅桌诸器,以为开课用;制篷豆、篮簋诸器,以烈为大祭用。又与县令冯彬蔚邀泉州陈庆镛之孙、举人陈翼谋主讲诗山书院(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庆镛);并亲手制订《书院章程》28条,“几费焦思,欲求久远无弊之法,复酌之侯,商之霁川师,然后通详存案,幸各大意均许可。

  后来戴凤仪《诗山书院碑记》(载《松村诗文集·卷8》,1997年影印本)回顾创建历程时写道:

  “庚寅(1890年)归自京师,奋然于此事之不可因循,爰首倡一款,邀诸同志募六干余金,谂于元恩,申于彬蔚,二侯皆乐饮厥成,是亦诗山之文运将兴,乃克成此盛举也。

  方其筹资伊始,有疑其狐腋之难集者,有虑其鸠工之难就者,我诗山千余年来未有学校,一旦欲以匹夫私臆,为百世树人计,无怪其虑之疑之也。

  而日与二三同志殚一点愚诚,虽冒寒暑、焦心虑而不辞。其建厦,则恢拓东轩,增润旧规,学舍以二十余间计矣;其购田,则按券绘图,计亩核租,经畲以数百顷计矣。又复制百尔器,藏万卷书,以供取携,以资搜讨,煌煌乎一堂大备。溯厥经始,只焦老五载而成,乃叹愚公山可移、真武杵可磨也!”

  光绪十九年(1893年)?正月,诗山书院正式开学。诗山书院为二进硬山式建筑,范围包括了大门、中堂、东轩、朱子祠等建筑,又奉祀关帝庙、土地神,成为地方祭祀中心。

  光绪廿年(1894年),戴凤仪以内阁中书退休,更专注于办学。

  改名诗山学堂

  戊戌变法期间,清廷下令改天下书院为新式学堂,但因当时朝廷对此令意见并不统一,故没有在地方得到认真贯彻实施。光绪廿七年(1901年),据慈禧太后谕旨,朝廷再次下诏改书院为学堂,得以在地方全面贯彻实施。

  光绪卅一年(1905年)冬,诗山书院改为诗山学堂,戴凤仪为诗山堂长,依新法作《学堂训语十二条》规范学校纪律,并由长子戴绍箕掌文案、会计,督建校舍。

  改名燕山学堂

  宣统元年(1909年),因经费短绌,戴凤仪戴绍箕南渡小吕宋(今菲律宾),向海外族人和乡人劝款。此举得到华侨洪志荣洪景荣昆仲的响应,许以巨款资助诗山学堂,以三千两建学舍、七千两备经费。

  这样,得以增建后进学舍和报功祠,“诗山学堂改称燕山学堂,学规悉依新法,颇著成效。

  近现代(燕山学校)

  辛亥革命后,改燕山学堂燕山学校。时值时局动荡,人事沧桑,学校经费支绌,终因无法维持而停办。

  而后,院址一度被占为兵营,更兼风雨剥蚀,年久失修,逐渐坍塌废圮,荡然成为废墟。

  廿世纪50年代,燕山学校旧址改建为诗山粮站。

  题联

  诗山书院内各建筑,有诸多名士为之题联。

  大门

  ·戴凤仪萃百余里通材,木晦养荣,化育寻鹅湖旨趣;培千万年士气,芝英重茁,后先振虎榜声名。

  中堂

  ·戴绍箕聪明正直而壹者,庠序学校以教之。

  东轩

  清·戴凤仪楩楠出地归名匠,柱石擎天属伟人。

  ·陈佩韦所愿弦歌闻十室,休夸文字赋三都。

  ·冯彬胜地尚传诗句在,好山合作画图看。

  两廊

  ·戴凤仪诗地宫墙新讲幄,海天邹鲁旧儒风。

  ·戴绍箕马帐鳣堂今焕彩,鹅湖鹿洞古流徽。

  ·黄仲鸿硕笔崚嶒钟硕彦,诗山风雨萃诗人。

  ·柯复元回首浺天山起凤,留心胜地石镌鹏。

  朱子祠

  ·黄贻楫圣贤垂训详矣,万物皆我躬所备,强恕求仁,纯修亦易企友;福禄溺人甚哉,先生成进士有年,从师讲学,素志尤当共知。

  ·黄贻楫诗山昔破荒,有博士名齐,笔类,诵暗室宝箴,百世咸仰文章鼻祖;四海纷谈道,惟考亭说本,辨严释、老,研群书精注,千秋共明圣贤心传。

  ·林瑞璜教助四门,桑梓竞传博士;位参十哲,馨香恪荐诗山。

  ·戴凤仪南溪毓传,南邑应魁,同衍五百年斯文命脉;四字传心,四门助教,实开千万世后进津梁。

  ·戴凤仪博士问科地,文公过化乡。

  ·戴凤仪十哲并跻天地老,四门助教姓名馨。

  ·戴凤仪万古鹏峰传圣迹,七闽虎榜破天荒。

  ·戴凤仪白云室里吟诗地,尤水洲前画卦天。

  ·戴凤仪韦室镌铭,暗室书箴,我先师相在尔室;诗山破荒,文山毓哲,诸后学仰如泰山。

  ·黄仲鸿天欲破荒生博士,地因毓哲显文山。

  四门助教”、“博士”指·欧阳詹考亭”、“文公指挥南宋·朱熹。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欧阳詹朱熹

  关帝庙

  戴凤仪《松村诗文集·卷18·楹联·诗山书院崇祀关帝、开闽王洎土地神联句》“帝之神在天下,忠肝义胆,咸荐馨香,讵独诗山供一瓣;王有恩及闽中,辟草披榛,廓清疆宇,宜偕后土永千秋。”

  又题神龛:二三神千年俎豆,数百士一院栽培。

  后来,戴凤仪借为诗山书院崇祀关帝活动撰写对联之机,将关帝孔夫子并列,再题:“惟帝其难之,浩气忠义,史官休仪一矜字;夫子既圣矣,振顽起懦,后学宣尊百世师。”

  朱熹自画像拓印件

  诗山书院内保存有1朱熹61 岁时对镜写真的半身自画像拓印件,拓印自1块黑页岩石刻。

  这幅自画像是朱熹治漳州行前在崇安五夫里紫阳书堂对着铜镜描绘的。后由其16代孙朱玉刻于黑页岩,高93厘米,宽50厘米,厚3.5厘米。石刻于1974年4月在建瓯豪栋街朱子后裔家中被发现,1984年因火灾毁于建瓯文化馆。

  南宋·绍熙元年(1190年)正月,朱熹和将入朝的秘书监、诗人杨万里游了武夷山精舍、钓矶等十二景。杨万里朱熹蛰居山中7年不受重用深表同情,走后寄来诗作十二咏,其中《精舍》云:“忆我南溪北,千岩万岳亭;妒渠紫阳叟,诧杀一峰青。”《渔艇》云:“精舍何曾远?只在九曲北。渔艇若不来,弱水万里隔。”朱熹读罢,黯然神伤,便自画了一幅半身肖像。

  画中的朱熹穿戴儒服,威仪整肃,双手拢入袖中拱于胸前,似笑非笑,面部须发及右颊耳侧七颗面痣清晰可见。并自题云:“从容乎礼法之场,沉潜乎仁义之府。是予盖将有意焉,而力莫能与也。佩先师之格言,奉前烈之余矩。唯黯然而日修,或庶几乎斯语。”不久,光宗却意外地派他去漳州为守。是年四月廿四日,朱熹到达漳州。

  朱熹于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九月十五日出生在尤溪城北青印溪南山下的家中。其面部北斗状七颗黑痣,出生时即有。《搜神记·管略》云:“南斗注生,北斗注死。”传说北斗星君可主祸福、生死、?富贵。朱熹面悬北斗七星,但在官场中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朱熹自绘肖像而不隐去面部七痣,或许有自嘲“北斗下凡无人识”之意。

图南书院

  图南书院, 在德化县城解阜门内。

  沿革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之七·学校志·书院·图南书院》:

  “图南书院,在解阜门内。

  国朝·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知县范正辂建。正厅一座四房,左畔附屋两间,大门一座,门房两间。

  雍正八年(1730年),训导王方英建后宅三间,右畔附屋四间。

  乾隆九年(1744年),知县鲁鼎梅建中堂一座、堂房八间、左右舍十间、仪门一座。”

  清·乾隆九年鲁鼎梅《记》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之七·学校志·书院·图南书院》收录一篇《记》,从文章内容看,当为德化县令鲁鼎梅燮堂)作于乾隆九年甲子(1744年)。曰:

  “图南书院者何?治之义学也。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乎记?葺其旧,增其新,广而屋之,故从而记之也。

  古之教士者,学校而外,党有庠,家有塾,义学之设视此矣。卜予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故所居必有常,所习必有业。’诚以少而习焉,其心安焉,不见异物而迁焉,借有其地也。书院之建重矣哉!

  虽然,废而弗建,惧其荒也;建而弗广,病其隘也。荒则落吾业,而隘亦无以广培夫英材焉。治有义学,枕龙浔,揖凤翥,地灵所钟,宜人文蔚蒸而起。

  余承乏以来,公余校士其中,深幸邑之向学者众也。为延名宿掌教焉,月再亲课,第其高下,优者奖之,不及者导之。肄业者日益众,旧舍不足以容。

  岁甲子(乾隆九年,1744年),捐俸鸠工,因舍前之地,建一堂八室,左右旁舍十,重门邃宇,视旧制有加。冀沐浴咏歌其中者,少而习焉,其心安焉,不见异物而迁焉。既不病于隘,而愈以相勖于无荒,蒙庄不云乎?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他日抟风而上于此基之矣!

  司其事者,为耆民陈汝度曾道修,在工数月,劳勚备至,工告竣,因记之。”

  刘毓珍《 图南课艺序》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5·艺文志上·序(国朝) 》收录“图南课艺序(州太尊刘毓珍)”,曰:

  “连城之璧,毓彩荆山,夜光之珠,潜辉郁浦。玉无翼而飞,珠无胫而走。扬声于章华之台,炫耀于罗绮之堂者,盖遇托有人,而相得益彰也。士君子通经学古,抉圣贤之精蕴,而发为文章,譬若美玉精金,良工巧冶砥而铸之,而后知其为吴钩,辨其为和宝焉。

  乙丑(乾隆十年,1745年)夏,余奉命莅桃源,稔德化素称才薮,后因公抵其地,邑长燮堂鲁鼎梅出其图南课士艺,请序于余。予阅其文,有理极大醇,气极磅礴,思沉喾而词藻采者,知都人士之厚自砥砺,而燮堂公之振兴有方也。

  夫钟山之玉,泗滨之石,累圭璧不为之盈,采浮磬不为之索。德邑请生,通经学古者,固难更仆数。而质以文,美实由华见,惟燮堂公勘于劝课,故瑶篇锦句,触目琳琅,亦惟彬彬向风,望经品题者众,故贤父母乐得而鼓舞之也。夫制义特士人之羔雁耳,其润身华国,传久行远者,又当进而求之。

  余观德邑水秀山奇,生其间者,更深加淬砺,将价重连城,烛倍夜光,以有体有用之学,而相得益彰。此燮堂公之所深愿,亦予之所厚望也夫!”

  鲁鼎梅《图南课艺序》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5·艺文志上·序(国朝) 》收录“图南课艺序(鲁鼎梅)”,曰:

  “天地有大文章焉,怪怪奇奇不一名状,环眺山川,忽而云吐,忽而雾垂;忽而浮青凝碧,忽而披霞走练。当前形色,簇簇生新,文心何莫不然?

  德化称人才渊薮,余初拜篆,课士图南书院中,阅其文,光怪陆离,知其有德有造者多也。因董以宿儒,月再课之,奖其佳者,比三年矣。课者不以久而弛,作者愈因久而熟。鞅掌之暇,取新旧文裒而录之,得若干首,有真者、醇者、大者、超者,古若彝鼎,雅若仙珮,淡若秋水,英若春花,簇簇生新,与山水争秀丽焉。爱评而锓之。盖深喜都人士之绩学有得,以庶几不负余望也。抑余又有进焉,帖括,末也;经济,本也。诸生于通经学古之余,进而求之身为体焉,当有不止于是者。

  锓版成,为弁数言以告之。”

  郑惠琇《图南课艺·跋》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之十五·艺文志(下)·杂休文·跋(国朝)》收录郑惠琇《图南课艺·跋》,曰:

  “玉逢卞而价重,剑遇华而名彰。士甘子读书养气,嗖光匿采,隐隐跃跃,非得宗工哲匠为之裁成拂拭,则太璞钝置,芒气未腾,终难底于成器,以彪炳宇宙间也。德邑水秀山明,士生其间,类皆厚自砥砺,蕲得表见。

  岁癸亥(乾隆八年,1743年)燮堂 老夫子鲁鼎梅以江右名宿魁南宫,下莅斯土。批却导窾,切中机宜。每公余,辄诣义学集请生而课之,理禀,法宗化治,胎经孕史,不诡时,不泥古,一以圣谕之雅正清真为椹质焉。嗣而捐俸,更广学舍堂宇。两傍增数十间,俾生徒讲习其中,振兴鼓舞。每月两课,手自丹黄,捐俸奖励。邑人士彬彬向风,争奉文呈质,冀经品题片言只字,如获异珍。是诚千载一时者也。

  夫荆山之璞,不没于石;丰城之剑,不掩于尘。邑人士得贤父母,而归之涤染、淘新、黜浇、返醇,行见光芒之气,上灼九天;连城之福,价增十倍矣。

  濩落无似,朱墨莫辨,幸滥东郭(“南郭”之误)之竽,于兹数载,仰观乐育,亲炙末光,愧不能赞襄高深。今夫子裒所课文,择其尤者,授请梓人。窃喜请土附骥而显,而亦得与青云之荣施也。于是赘言。”

  郑惠琇《图南书院劝学箴》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5·艺文志(下)·箴(国朝)》收录“图南书院劝学箴(有引)(郑惠琇)”曰:

  “大矣哉七尺形骸,今古主一腔心血。圣贤关士也,念此肩担匪小,程期良遥。人各有心,八里仰弦歌之化,时方聚首,同堂擅鼓篚之休。所宜陶阴自惜,范任共期者电。朱门示箴,漫云咿唔足了,白鹿垂戒,爰仿条救相舰?所有胪陈,幸为佩服。

•  一、五教之目: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人生两间,作述为大。子孝父慈,相将以爱。委质登朝,靖共匪懈。黾勉同心,不祛(右“去”改“日”)是戒。天显子哀,棣萼和蔼。丽泽兰金,交道攸赖。凡此纲常,畴敢自外。

  二、为学之序: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学先致知,研究经史。蓄疑败谋,最为害事。爱谘爰诹,澄心渺旨。析厥毫厘,去非求是。身体力行,慥慥君子。

  三、修身之要:言忠信,行笃敬,惩忿室欲,迁善改过。枢机之发,召荣启辱。无贰无虞,千里可告。德之裕修,损益宜勖。淡泊和平,虚焉若谷。徒义去非,式金式玉。

  四、处事之耍: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义利之界,舜謶攸分。有为无为,判若泥云。阘(ta)茸猥鄙,终世沉沦。学辨古今,非达是闻。彼君子懦,品所为尊。

  五、接物之要: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一言性恕,终身可行。因人镜己,戒满持盈。横逆妄施,自反持平。责已以重,责人以轻。豚鱼可格,端在至诚。”

岩峰书院

  岩峰书院,旧址在今永春县达埔岩峰小学。

  《永春县志》(语文出版社出版,1990年10月版)载:“南宋·绍兴十一年(1141年)建岩峰书院。”

  据《泉州文史资料》“理学家陈知柔曾在此就读,乡民入学比较普遍。”陈知柔祖籍永春升平里七都(今蓬壶镇美中村),是绍兴十二年(1142年)进士,因此有在岩峰书院就读的可能性。陈知柔归隐后, 在蓬壶蓬山右峰陈岩置别业讲学授徒。绍兴廿三年(1153年)朱熹任同安县主簿时,曾过访陈知柔,为莫逆交,相与论道,游览名山胜水,作诗唱和,还曾在永春县学宫与陈知柔一同讲学,故而可能也到过岩峰书院。(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知柔朱熹》)

  民国四年( 1915年)在岩峰书院内改办“达新高初两等小学”。1994年在岩峰书院原址上,新建“岩峰小学”教学大楼。

  岩峰书院原规模不小, 还有1个水池,但今已无存,仅余30米外一简陋的卧石制水槽,据说是南宋时物。

九划

泉州四大书院

  宋、元、明代,欧阳书院、泉山书院、小山书院、石井书院并称当时泉州四大书院。

欧阳书院

  欧阳书院旧址在今清源山赐恩岩附近。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书院·》:“欧阳书院,在府城东北虎岩。旧志为泉郡四书院之一。”因书院建于市外,故有“刺桐城外读书台”之雅称。

  始建于明代嘉靖、万历间,由欧阳詹的裔孙在欧阳洞建欧阳书院,“午夜书声,可以相闻”明· 陈让《修欧阳书院记》),与泉山书院、小山书院、石井书院并称当时泉州四大书院。(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詹欧阳深欧阳模》、《泉州山川·赐恩岩·欧阳洞》)

  清代修葺。

  明代尚书黄凤翔(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凤翔》)曾为书院题七律《清源山欧阳书院》一首曰:“秋风似送读书声,遗迹灵岩结构成.甲第当年龙虎榜,湖山千古薜箩情。朝看野色连云起,夜落灯花带月明。为有孙枝传世业,青苔那许锁柴荆。”注: 薜萝:《楚辞·九歌》:“披薜荔兮带女萝。”后人因以薜荔为衣、女萝为带指隐士的服装,亦指隐士及他们的住所。 孙枝:梧桐树上的新枝,指子孙后代。柴荆:树枝、藤条编扎的简陋的门。

  明·黄凤翔撰书的门联:“文章道德开先,万古烟霞成豹隐;载籍音容在望,一龛灯火似萤囊。”

  还有一联据传系近人曾遒撰书:“大历风传不二观潮文起韩退之。”不二”即指欧阳詹韩退之韩愈

  赐恩岩西南麓,明·何乔远曾于此辟镜山书院,讲学授徒其中。相国叶向高也曾到此访问,并寻访欧阳洞古迹而留题崖壁间。(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何乔远叶向高》、《泉州书院·镜山书院》)

南塘书院

  南塘书院,位于石狮市龟湖象旁,明·嘉靖八年己丑(1529年)晋江县令钱楩(号立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钱楩》)废五通神庙改建,是石狮境内最早的官办书院。一般聘请境内外名儒任教习,教材以尊读经为主,必修课为经学。主要教材有《四书》、《孝经》、《礼记》、《五经》、《仪记》、《春秋左传》、《周礼》等。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书院·南塘书院》载:

  “南塘书院,在县南龟湖象畔。

  中崇正堂,祀晦翁 朱子朱熹。西正俗堂,东兴教堂,两廊号舍各五间,庖湢(厨房、浴室)之属皆备。前大门,楼东偏讲堂,楼外有庭,转东重门,又转东达通衢,周以缭垣,垣外余地可亩六分。

  明·嘉靖己丑,邑令钱立斋废五通庙创建。”

  南塘书院是钱楩在晋江县令任上,继重修泉山书院、安平石井书院之后建成的第三座书院。其事《南塘书院碑记》(存《江夏氏宗谱》,转引自《海交史研究》2008年第2期)也载曰:

  “县治之南六塘,环民数千居,最末为龟湖象磐,齿益繁,村落益簇以阜。其俗信事鬼神,诗书之习萧然也。

  嘉靖已丑(1529年)、庚寅(1530年),邑侯立斋先生省灾,两停骖焉,顾而抚然曰:‘吾闻之斯民也,祀崇弗于肆宏厥居,岁侈其诞,荡靡千亿。伤哉愚也!庶而弗富。’以教责在予,庸是兴修诸水利而二塘独注神思,不日之功足垂于永。

  嗣是,建社学于龟湖之巅,又即其淫祠之大曰‘通庙’者,火其神,斩其蔓,为晦翁 先生朱熹神位以居之,大书其扁曰‘南塘书院’。”

  南塘书院建成后,吸引了不少学子前来求学,这些人中也有不少后来金榜题名。如嘉靖十四年(1535年),铺仔村黄鳌举进士,任湖广山东布政参议;嘉靖十六年(1537年),洪窟村洪英明中举人,任淳安县令,后累官至刑部主事……贤明辈出的南塘书院从此名声大噪,享誉泉南。

  从《南塘书院碑记》上还可看出,钱楩不仅兴学助教,而且为其蕴造“七墩八塔”的景象,成龙山八景,造福一方。龟湖民众感念太爷的恩德,在洪窟村建生祠祀之 。

侯龙书院

  侯龙书院,位于永春县吾峰镇侯龙村(亦称后垄村)金字形面的双鬓垅山麓,“竹园斋”“桂轩书斋(又名“临池书屋”)两书斋组合而成,园林式,是目前永春县唯一保存完好的古代书院。20021月列为永春县第四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桃源颍川石牌侯龙氏族谱》(1949年四修2014年五修)有载。民国·郑翘松《永春县志·学校志》无载,可能与其仅是对自家子侄开放的私家书斋有关。

  沿革

  ·永乐二年(1404年),奉例屯政桃源陈辛得住居二十都石牌,传至第4陈毅裔迁居二十二都侯龙村。“侯龙”取意“侯龙腾飞而发达”

  四修《族谱》载:

  家自来重视教育。传至陈程千,明末清初人,“多智略善营家”“邑人颂耆其德。今侯龙学校之基金皆赖公之祀业,拨充者独多焉。

  陈程千的曾孙陈素厚,讳国瑛,乳名朴官,字敦明,生于清·康熙五十七年戊戌(1718年),卒于乾隆卅三年戊子(1768年),为侯龙13世,岁贡生。陈素厚幼年丧父,母郑氏教子有方且善于治家,素厚甫成丁即建凤阳堂,且有志于书香,架竹园斋。”“其中亭榭池沼备,极壮丽之奇。远近之人得门而入者,莫不交口羡之。自是门多长者之车轩来,上尊之客,恢恢乎气量宽宏,有大雅之规焉。”清代以16岁为“成丁”,竹园斋应始修于雍正十二年(1734年),是家的私家书斋,此为侯龙书院之前身

  四修《族谱》还记,自从有了竹园斋氏子弟读书风气蔚然,“身列明经,不矜势利,不侮孤寡,夫妇相敬如宾,琴瑟和鸣,足微麟趾螽斯之盛,以故桂馥兰芳,或选明经,或备干城,或人成均,联翩竞爽,何非公为善之德以致之哉!虽强年,子孙繁衍,又建螯头堂,垂裕后昆,真可谓克尽为祖为父之道者也。”陈素厚之长子、岁贡生赐俺(讳重芳,字而达)“潜心勉学”,并在乾隆廿六年(1761年)在州试中位列前茅;其第2子、第7子亦有文名。

  陈程千的曾孙陈确轩(侯龙13世,陈素厚的堂兄弟),有曾孙陈孝柳陈孝武(侯龙16世)。

  陈孝柳,讳登瀛,乳名世渊,嘉庆十六年(1811年)生。幼时家贫,曾背井离乡南下谋生,“尝得数百金归”,“创构临池书屋,并延名师以课子侄

  陈孝柳之弟陈孝武,讳登联,乳名世宁,嘉庆廿二年(1817)生。“诚实素朴,明于义理”“长郎、次郎均中武魁,例授直隶分州。将临池书屋建为“桂轩书斋“竹园斋”“桂轩”两书斋经此组合成一座园林式书院。

  清末,陈孝柳之次子陈日榜(1847—1896年),讳超元,字悌标,号杰臣,又号蕊庭“少有大志,善交游,重然诺”21岁“补博士弟子员”23岁参加乡试,并送到福州鳌峰书院学习;后“署闽县儒学训导加同知衔”32岁举孝廉方正,任广东补用县正堂。归乡主持里塾“桂轩”时永春知州翁学本大书“董帷”二字以表彰之。“董帷”典出西汉著名学者董仲舒授课时“下帷讲诵”,以喻指闭门攻读或治学精严。

  陈素厚的玄孙陈汉藩(1866—1933年),早年东渡台湾,加入同盟会,后返回厦门组市党部并任演说团团长。据五修《族谱》载,陈汉藩“告隐返乡,与族侄清如倡办侯龙小学(又称“侯龙学校”),首任总董事陈清如,曾随永春名士郑翘松读书,赞之“好古能文”“耽书成癖”“诗有奇伟之气”

  20世纪20年代,侯龙村旅外茶商陈悌怀独资重加修缮,使池、亭、阁、榭皆备。

  五修《族谱》还记载,1933年,18世陈月返(1885—1934年),字辗敦,号回亭“捐献银元壹仟元为侯龙学校基金。县长郑淑麟赠以‘热心教育’匾以褒扬之。

  侯龙书院在解放前和解放后一段时间,都作为后垄小学校舍。

  规制

  侯龙书院坐北向南,位于侯龙村的腹部,四面绿水青山环抱。为园林建筑,古香古色,颇有特色。据村中老者回忆,书斋原建有十八厅,分别有上下厅、前厅、两厢厅、东西厅、阶下两厅、孔子厅、桂轩两侧厅。今格局仍大体保存完整。

  门心有额“据梧”“修竹”“吞丹”“蕴玉”“修志”“、寄傲“云窟藏龙”“桂香分月”等。

  厅中楹联:“种树类培佳境地,读书如拜小神仙

  厅头楹联:“贤能所至人咸仰,和惠为怀世尽春

  双柱楹联:“博左图搂周汉制,无声诗写晋唐题

  中柱楹联:“垅负侯龙,文卜在田龙见;屏开美凤,瑞微当世凤鸣。

  庭院里有棵奇树,春花似笔毫,称玉笔花秋绽桂花,清雅脱俗。

  书院里有一方池塘,石桥架构池上,原来的石栏盘上有盆栽花,垂柳随风袅袅,鸟语花香,池水清澈见底,游鱼可数。惜现在书院失于修缮保管,池水近底,满生绿萍。

  石桥飞渡通西院“桂轩”,西院又称“临池”书屋,翘梁雕龙翘脊,彩绘花鸟虫兽。墙面布石浮雕麒麟、凤凰,临池挂木质金字牌匾“鸢飞鱼跃”上厅前厅上,原悬挂有知州翁学本的题匾“董帷”和县府表彰陈辗敦捐资一千银元的牌匾“热心教育”,今俱无存。

  书院之南数十个米,有1座立于清·乾隆卅六年(1771年)的“节孝坊”,经多年风雨至今犹存,诉说着历史的沉重。

香山社学

  香山社学旧址在德化县香林寺左路东楼花厅,创办于明·建文二年(1400年)。过去作讲堂的壁间有古联一对:“听讲应有神,大地好从湖水渡;闻香知无隐,前峰喜作莲花看。”(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寺庙·香林寺》)

  北宋时,泉州德化北区葛坑、田地、湖头、蔡岩、桂阳等处乡村是属尤溪县辖,尤溪属延平府。延平是“闽学四贤”之地,乃李侗罗豫章杨时朱熹理学活动中心,故府学、书院遍布各县乡。

  因此,在明·建文二年(1400年),原来是穷乡僻壤的德化桂阳、曾坂、田地、湖头等地乡人,为培养本乡子弟,与香林寺和尚商量,在香林寺东楼花厅创办“香山社学”,初收学生三十多人。

  香山社学培养当地乡村生员,直至清初,出了不少有名人才。社学毕业后做官的又往往报答母校之地香林寺。

  香山社学培养的生员中,以明代中宪大夫凌辉最著,在朝廷任职历经永乐、洪熙、宣德、正统四朝。(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凌辉》)

  凌辉从小在香山社学就读。作广东监察御史期间回到母校,见香林寺东楼旧损破败,作诗一首:
       “重上危楼思豁然,倚栏点缀旧山川。
身超世界尘嚣外,目断中天杳霭边。
郁郁苍松经岁月,萧萧翠竹洒风烟。
回思昔日登临处,瞬息如今又十年。”

  因此,明·宣宗·宣德元年(1426年),他的同年曾坂的曾灏创建寺内观音楼时,凌辉献出收来的租谷100担维修祖殿及方丈住室,不忘师恩。

  同时,凌辉还请封创寺僧人许了他郑道徽为祖师公。

  明·祟祯七年(1634 年),香山社学后来的生员苏嗣卿方如蕃苏维见林排开严其林凌潜夫林俞卿等七人同是二十四岁,同一年生日,因受张溥于在苏州虎丘开“复社”大会的影响,也成立“同庚联谊会”。这恐怕是泉州府最早的同学会学生组织。

  香林寺僧人和历代住持也十分支持社学,香山社学学生与和尚住在一块。有个来此访游的进士以为这不像正规书院,便讥讽教书先生曰:“儒释共一堂,弟子三千,俗界三千,问和尚何以为尚?”先生随口应道:“门墙高楼仞,学士十八,罗汉十八,请先生他处谋生。”来人自觉失言没趣,乃自嘲自解曰:“真是佳走(跳蚤)跌倒干。”

十划

浯洲书院

  元代,在金门建有浯洲书院,并设租办学。明·成化间废。

浯江书院

  浯江书院,位于金门县西门境内后浦乡,与燕南书院、金山书院、浯洲书院并称金门古代四大书院。金门古称“浯洲”“仙洲”,简称“浯”,属泉州府同安县。

  清·道光十六年碑记

  浯江书院现存1方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碑刻,其文曰:

  “金门书院,宋有燕南,元有浯洲,明无考。今曰浯江,建国朝·乾隆四十六年。

  前移通判驻马家巷,虚其署,岛中士黄汝试购为书院,祀朱子先儒。

  后设县丞。县丞欧阳懋德至,谋他于众,仍前署就署西义学改建焉。徐行健董其成。汝试愿捐银二千为膏火;寻卒,其子如杜以海澄田充之。讼于府,断如数,输银存晋江库,久之,被没,田亦失。

  嘉庆间,县丞李振青捐银为祭祀资。

  道光元年,兴、泉、永道以文劝众绅士鸠宝钱一千算,吴献卿捐宝钱四千算,子学元又捐四十算,膏火始具。牒大府,由道延师课艺。

  书院在后浦乡,前为大门、仪门,中为讲堂,后为朱子祠,祀先儒。东、西廊凡十有八斋,中厨皆备。

  余继公任,督课亦六年矣。董事诸君以未有碑记,请余记其原始,并书捐输姓氏于他石。

  道光十六年五月 日记。

  据碑文和其他材料可知:

  清代,以金门岛孤悬海外、兵民杂处,恐不便于管理,遂移晋江县分驻安海通判到金门镇抚,称同安县通判衙署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同安县通判移驻马家巷,新建衙署所需材料最初拟由金门旧署拆迁转运,但因梁木颓坏不敷使用而作罢。金门的通判旧署即为当地士绅黄汝试等人出资买下,改成书院,即今浯江书院,并在其中奉祀朱子、魁星、文昌帝君,配祀乡贤许升吕大奎林希元王力行丘葵许獬等,此即为浯江书院中的朱子祠前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许升吕大奎林希元王力行丘葵许獬朱熹》)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新置县丞欧阳懋德到任,书院原址被征收为县丞衙署,另在旧署西侧义学原址重新辟建浯江书院及朱子祠,得黄汝试捐银476两、监生徐行健1000两以成。黄汝试还再认捐膏火银2000两,置田产以充费用。

  至此,浯江书院与朱子祠规模均被扩大,组成为1个合二为一的建筑群落:共三进,前大门、仪门,中讲堂(内祀文昌),后朱子祠,东、西两廊共有学舍18间,祠后另有敬字亭;外环围墙。

  嘉庆(1796—1820年)间,县丞李振青捐银为祭祀资。

  道光元年(1821年),兴泉永道倪琇榜文劝捐,岛人吴献卿秉父吴琳遗愿捐钱4000算、众绅士捐钱1000算等,以发典生息充办学经费并于西廊建福德祠,祀巡道倪锈、县丞欧阳懋德李振青等;东廊建客燕斋,祀吴琳吴献卿父子。

  浯江书院是官办书院,创立后有多少士子消磨其中。·林文斗《赋别浯江书院诸生》云:“布衣曾染帝京尘,辜负东风二十春。浯岛棲迟弹铗客,长安多少看花人。穷通有命非关学,饮啄虽微亦夙因。三卧沧江缘底事?此间容得苦吟身。”

  

  从清·道光再经民国迄今,浯江书院及朱子祠历经数次整修。

  在近现代的整修中,除朱子祠尚能保留传统形制与木构建筑外,其他的建筑皆已改为钢筋混凝土结构,不复具有历史价值,因此当局仅将原建筑群中的朱子祠选列为古迹。

  朱子为三开间的歇山重檐规制,四面檐廊环绕,正前方设有月台以供接诏行礼。现大门上方悬有现代国学大师钱穆题写的朱子匾额,左、右两壁也挂有钱穆所撰各500字左右的朱子生平朱子学术简介。

  祠中存有道光十八年(1838年)福建兴泉永巡道、翰林院编修出身的倪琇撰写的《浯江书院膏火碑记》、《捐克膏火芳名录》等碑刻。

  祠中还存有1份浯江书院童生林汝材的月课试卷,试卷内容主要以1篇题为《奔而殿将入门》的文章为主,文章最后附试帖诗1首。此试卷所书小楷字工整有力,卷上评语为“笔意稳洽”,成绩列“中取”第二名。试卷右下方盖有“福建分巡海防与泉永兵备道关防”的印章。

离相寺书院

  离相寺书院,位于泉港区山腰街道塔山东麓离相寺,依寺办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离相寺》)

  办学

  唐·天复二年(902年)王潮王审知兄弟执掌闽地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潮王审知》),光州固始人郑济时(字洪父)、陈国忠(字义卿)避地入闽,定居惠安北部今泉港区区域。天祐六年(909年),郑济时在塔山东麓创建荐福院。相传当时荐福院建筑规模宏大,有9进99院。

  郑济时陈国忠一同住于院中,传习诗书,开一方文教之风。殁后,并祀于惠北十都(今属泉港区南埔镇先锋一带)灵应庙。

  此后近千年的封建时代,尽管荐福院演变为离相院、二相院、离相寺,此处始终长期兼作书院,化育一方文教。

  历代登科入仕者

  历代从离相院书院走出的周围乡里诸姓英才俊彦、登科入仕者辈出不穷。见于史籍的有:

   郭朏,字景初,北宋·前郭(今属山腰街道)人,问学该贯,元丰八年(1085年)特奏名进士,秘书丞,著有《汾阳集》。

   郭郊,北宋·前郭(今属山腰街道)人;从弟。学古有获,崇宁二年(1103年)特奏名进士。官司户。

   蔡义可,南宋·钱蔡(今属山腰街道)人,绍兴五年乙卯(1135年)汪应辰榜进士。能暗诵唐诗不遗一字。年74岁时任邕州(今广西南宁)判官,至84岁而归,时人奇之。

   郭洙,南宋·前郭(今属山腰街道)人;孙。沉潜经史,晦明无间,淳熙十一年(1184年)卫泾榜特奏名进士,官工部员外郎。

   郭浮休,元·前郭(今属山腰街道)人;郭洙曾孙。教授于离相院,《县志》称其“邑士,富有文艺”,事迹载于文苑。其好友、同安丘葵曾多次造访并赋诗《离相院》、《离相院暂憩》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丘葵》)

   卢琦,字希韩,元·德音里卢厝(今属峰尾镇诚平村)人。至正二年壬午(1342年)陈祖仁榜进士。任台州录事,延平知事,永春、宁德县尹,擢二盐课司,授温州路平阳知州。入祀乡贤祠,为元代著名文学家。入《元史》良吏传。(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卢琦》)

   郑文贤,明·七都(今属前黄镇)人。洪武(1368—1398年)贡生,广西梧州府郁林州同知。

   陈除,明·七都陈庄(今属山腰街道)人。永乐十二年甲午(1414年)何琼榜举人。任国子监助教。

   蔡恭,字孟敬,明·七都西蔡(今属山腰街道)人。永乐十五年丁酉(1417年)李骐榜举人,十六年戊戌(1418年)联捷进士。授兖州府同知。

   涂完,字尚美,明·七都前涂(今属山腰街道)人。永乐十五年丁酉(1417年)李骐榜举人,初授南京应天府江浦知县,官至知州。

   郑俊,明·七都(今属前黄镇)人。永乐(1403-1424年)贡生,济南临邑县丞。

   唐源,七都新宅(今属山腰街道)人,明正统十二年岁贡,授临江府照磨。

  吴观,明·七都西吴(今属前黄镇)人,明正统(1436-1449年)贡生,济南府宾州知州。

   连焰,明·七都坝头(今属前黄镇)人。弘治(1488-1505年)贡生,广东石城教谕,高州府训导。

   连忻,明·七都坝头(今属前黄镇)人。正德(1506-1521年)贡生,惠州府兴宁训导,广州府清远教谕。

   庄应祯,字希周,号石坡,明人,祖籍龙田(今前黄镇龙田)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丁未进士,历官至广东右布政使。墓葬今涂岭下炉“玉笏朝天”石北边。(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庄应祯》)

   朱一龙,字于田,号昆东,明·后林(今属前黄镇三朱后林)人。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唐汝楫榜进士,官至江西左布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一龙》)

   郭良(1516—1587年),字复吾,号北洲,明·前郭(今属山腰街道)人。嘉靖四十一年壬戌(1562年)申时行榜进士。历刑部主事、员外郎,山东佥事,广东参议改云南按察司佥事。入祀乡贤祠。著有《北洲文集》、《枫磐文集》。

   欧从云,字清源,明·欧厝(今属山腰街道)人。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庚戌韩敬榜进士。授浙江嘉兴府推官。

   黄文惠,字仲晋,号朋五,明·前黄(今属前黄镇前黄)人。万历四十年(1612年)高崇谷榜举人。任四川合州知州。

   黄元亨,明·前黄(今属前黄镇前黄)人。天启七年(1627年)戴震雷榜举人,合州守。

   郑耀星,明·古县(今属前黄镇)人。崇祯三年(1630年)张能恭榜举人。授太仆寺卿,山西道监察御史,内阁中书舍人。

   杨起凤,清·杨厝(今属峰尾镇)人。康熙五十三年甲午(1714年)林廷选榜举人。授文林郎、江南安庆府宿松县事,户部广西司政。

   欧壂,清·欧厝(今属山腰街道)人;欧从云。顺治六年(1649年)岁贡,授永福建阳训导。

   蔡亨,清·西蔡(今属山腰街道)人。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岁贡。

   庄大勋,清·埭港(今属山腰街道)人。嘉庆十二年(1807年)吕兴国榜武举人。

   庄大珪,清·埭港(今属山腰街道)人。道光元年(1821年)恩科王聘三榜武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