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十 朋

【字龟龄,号梅溪,谥忠文

  擢进士第一(状元)。
  初宦。
  累至侍御史。
  力主北伐。
  历知饶州、夔州、湖州、泉州四郡。
  楚东诗社与不欺堂。

  在泉州的政绩

    ——倡廉戒贪。
    ——景仰先贤(访迹题赋。复
韩琦“忠献堂”(附清暑堂       )。复蔡襄“安静堂”。中和堂题咏。)
    ——重视文教(创泉州贡院。修北楼。礼贤下士。赋诗庆      南宫揭榜温陵得人为盛。)
    ——关心民瘼。
    ——热爱泉州。
    ——泉人德之。

  太子詹事,卒。

  王十朋(1112—1171年),字龟龄,号梅溪忠文南宋·浙江温州乐清人,生于北宋·政和二年(1112年)。南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进士第一(状元)。乾道四年(1168年)起知泉州。乾道七年(1171)卒。

  《宋史·卷387·列传146·王十朋》、《闽书》、《泉州府志》均有传。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王十朋》据旧《志》、参《闽书》为作传。

擢进士第一(状元)

  王十朋于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应试,擢进士第一(状元)。

  《宋史·卷387·列传146·王十朋

  王十朋,字龟龄,温州乐清人。

   (7岁就塾)资颖悟,日诵数千言。

  【建炎四年(1130年),高宗避难来温,十朋赋诗,有“北斗城池增王气,东瓯山水发清辉”句。绍兴三年(1133年),感伤时事,有“衣冠南渡如东晋,安得车书混一家”之叹。七年(1137年),李光自台州移守温州,道经乐成,投书请谒。十年(1140年)秋,赴试落第。】

  及长,有文行,(绍兴十四年,1144年)聚徒梅溪,受业者以百数。

  (绍兴十六年[1146年]春初)入太学(便道游雁荡,有"雁山新人春游眼,却笑平生未见山"之咏),主司异其文。

  【绍兴十八年(1148年)三月,省试落第。

  绍兴廿四年(1154年),家居讲授,栽种花木自娱。】

  秦桧死,上亲政,策士,谕考官曰:‘对策中有陈朝政切直者,并置上列。’

  【绍兴廿七年(1157年)三月,王十朋以太学上舍生免解,省试及格,高宗面试进士。】

  十朋以‘权’为对,大略曰:‘揽权者,非欲衡石程书如秦皇,传餐听政如隋文,强明自任、不任宰相如唐德宗,精于吏事、以察为明如唐宣宗,盖欲陛下惩既往而戒未然,威福一出于上而已。尝有铺翠之禁,而以翠羽为首饰者自若,是岂法令不可禁乎?抑宫中服浣濯之化,衣不曳地之风未形于外乎?法之至公者莫如选士,名器之至重者莫如科第。往岁权臣子孙、门客类窃巍科,有司以国家名器为媚权臣之具,而欲得人可乎?愿陛下正身以为本,任贤以为助,博采兼听以收其效。’几万余言。

  上嘉其经学淹通,议论醇正,遂擢为第一。学者争传诵其策,以拟古

  上用其言,严销金铺翠之令,取交址所贡翠物焚之。诏:‘十朋乃朕亲擢。’”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王十朋》:王十朋,字龟龄,乐清人。由太学试策,高宗廷擢第一。”

初宦

  初授左承事郎佥书建康军节度判官,继特添差绍兴府签判,绍兴卅年(1160年)除秘书省校书郎,寻命兼建王府小学教授。

  《宋史·卷387·列传146·王十朋

  “授绍兴府签判。既至,或以书生易之,十朋裁决如神,吏奸不行。时以四科求士,帅王师心十朋身兼四者,独以应诏。

  (绍兴卅年,1160年)召为秘书郎兼建王府小学教授。

  先是,教授入讲堂居宾位,十朋不可,皇孙特加礼而位教授中坐。

  (十月)金将渝盟,十朋轮对,言:‘自建炎至今,金未尝不内相残贼,然一主毙,一主生,曷尝为中国利?要在自备如何。御敌莫急于用人,今有天资忠义、材兼文武可为将相者,有长于用兵、士卒乐为之用可为大帅者,或投闲置散,或老于藩郡,愿起而用之,以寝敌谋,以图恢复。’盖指张浚刘锜也。

  又言:‘今权虽归于陛下,政复出于多门,是一死百桧生也。杨存中以三衙而交结北司,以盗大权。汉之祸起于,王氏之相为终始;唐之祸起于北军,藩镇之相为表里。今以管军位三公,利源皆入其门,阴结诸将,相为党援。枢密本兵之地,立班甘居其后。子弟亲戚,布满清要。台谏论列,委曲庇护,风宪独不行于管军之门,何以为国!至若清资加于哙五,高爵滥于医门;诸军承受,威福自恣,甚于唐之监军;皇城逻卒,旁午察事,甚于周之监谤;将帅剥下赂上,结怨三军;道路捕人为卒,结怨百姓;皆非治世事。’

  上嘉纳,戢逻卒,罢诸军承受,更定枢密、管军班次,解杨存中兵权,其言大略施行。

  秦桧久塞言路,至是十朋冯方胡宪查籥李浩相继论事,太学生为《五贤诗》述其事。”

累至侍御史

  除著作郎;绍兴卅一年(1161年)春迁大宗正丞,累疏乞祠,主管台州崇道观;绍兴卅二年(1162年)六月孝宗即位,诏起王十朋知严州;同年九月召对,上疏陈时政缺失,除司封员外郎,迁国子司业;隆兴元年(1163年),除起居舍人,升侍讲,旋除侍御史。

  《宋史·卷387·列传146·王十朋

  “除著作郎。

  (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正月,风雷雨雪交作,十朋以为阳不胜阴之验,遣陈康伯书,冀以《春秋》灾异之说力陈于上,崇阳抑阴,以弭天变。

  迁大宗正丞,亟请祠归。金犯边,起刘锜为江、淮、浙西制置,张浚帅金陵,悉如其言。

  (绍兴卅二年[1162年]六月)孝宗受禅,起知严州。召对,首言:‘太皇非倦勤时,而以大器付陛下,贤于,陛下当思以副太上者。今社稷之安危,生民之休戚,人才之进退,朝廷之刑赏,宜若之协,断然行之,以尽继述之道。

  拜司封郎中,累迁国子司业。言:‘今居位者往往职之不举,宜有以革之。人主有大职三,任贤、纳谏、赏罚是也。’上嘉之。

  (隆兴元年,1163年)除起居舍人,升侍讲。时左右史失职久,十朋除起居郎,胡铨奏四事,语在《胡铨传》。

  除侍御史,上谓胡铨曰:‘比除台官,外议如何?’曰:‘皆谓得人。’上曰:‘卿与十朋皆朕亲擢。’”

力主北伐

  王十朋力赞张浚主战,上疏论史浩八罪,又论史正志林安宅罪,皆罢去。

  《宋史·卷387·列传146·王十朋

  十朋见上英锐,每见必陈恢复之计。及将北伐,上疏曰:‘天子之孝莫大于光祖宗、安社稷,因前王盈成而守者,周成康汉文景是也;承前世衰微而兴者,商高宗周宣王是也;先君有耻而雪之,汉宣帝臣单于、唐太宗俘颉利是也;先君有仇而复之,夏少康汉光武是也。迹虽不同,其为孝一也。靖康之祸,亘古未有,陛下英武,慨然志在兴复。窃闻每对群臣奏事,则曰:‘当如创业时。’又曰:‘当以马上治之。’又曰:‘某事当俟恢复后为之’。比因宣召,语及陵寝,圣容恻然,曰:‘四十年矣。’陛下之心真少康高宗宣王光武之心,奈何大臣不能仰副圣心?愿戒在位者,去附和之私心,赞国家之大计,则中兴日月可冀矣。’

  因论史浩八罪,曰怀奸、误国、植党、盗权、忌言、蔽贤、欺君、讪上,上为出知绍兴府。

  十朋再疏,谓:‘陛下虽能如之去邪,未能如之正名定罪。绍兴密迩行都,尝为属吏,奸脏彰闻,亦何颜复见其吏民。’遂改与祠。

  史正志族异,拜而父事之,十朋正志倾险奸邪,观时求进,宜黜正志以正典刑。林安宅出入史浩龙大渊门,盗弄威福,至是诈病求致仕,十朋并疏其罪。皆罢去。

  张浚出师复灵壁、虹县,归附者万计,又复宿州。十朋奏:‘王师以吊民为主,先之以招纳,不获已而战伐随之,乞以此指戒浚。金将既降,宜速加爵赏,以劝来者。’上皆嘉纳。

  会李显忠邵宏渊不协,王师失律,张浚上表自劾,主和者乘此唱异议。

  十朋上疏言:‘臣素不识,闻其誓不与敌俱生,心实慕之。前因轮对,言金必败盟,乞用。陛下嗣位,命督师江、淮,今遣将取二县,一月三捷,皆服陛下任之难。及王师一不利,横议蜂起。臣谓今日之师,为祖宗陵寝,为二帝复仇,为二百年境土,为中原吊民伐罪,非前代好大生事者比。益当内修,俟时而动。陛下恢复志立,固不以一衄为群议所摇,然异论纷纷,既待罪,臣其可尚居风宪之职!乞赐窜殛。’

  因言:‘臣闻近日欲遣龙大渊抚谕淮南,信否?’

  上曰:‘无之。’

  又言:‘闻欲以杨存中充御营使。’

  上嘿然。”

历知饶州、夔州、湖州、泉州四郡

  会张浚符离战败,王十朋引咎辞职,改除吏部侍郎,不拜,七月回故里左原。隆兴二年(1164年)五月,以集英殿修撰起知饶州(今江西省鄱阳地区)。乾道元年(1165年)七月移知夔州。乾道三年(1167年)九月,以敷文阁侍制知湖州;在湖州8个月,乾道四年(1168年)五月 户部责虚逋三十四万,王十朋命吏持券往辨,不听,即请祠去,归途得敕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六月抵家。乾道四年(1168年)八月起知泉州。

  《宋史·卷387·列传146·王十朋

  “改除吏部侍郎,力辞。

  (隆兴二年[1164年]五月)出知饶州。

  【六月一日王十朋离家赴任,七月三日抵达饶州州治鄱阳。饶州地处鄱阳湖畔,原是鱼米之乡,但因连年干旱,百姓祈天求雨均无应验,焦急万分。恰在王十朋上任之际,饶州突然喜降甘霖,百姓一片欢腾,都说是新太守诚心爱民,感动上苍所致。王十朋《次韵何宪 子应喜雨》对此事有所记述:“六月西征遇旱灾,饥馑连年甑有埃。旱魅忽随冤狱散,雨师遥逐使车来。”注云:“某至郡即雨,何宪诗云:‘人间正作云霓望,半天忽惊霖雨来。’”】

  饶并湖(湖州),盗出没其间,闻十朋至,一夕遁去。

  【王十朋在饶州任上,勤事爱民,所有文书档案,总是亲自翻阅,审案时“晓以义理,鞭扑罕用”,全部释放了那些交不起租的无辜犯人,为含冤者平反昭雪,对偷盗者也耐心教诲,很少动用酷刑,对作恶多端者则刚毅果断绳之以法,使州院出现了罕见的“狱空”。】

  丞相洪适请故学基益其圃,十朋曰:‘先圣所居,十朋何敢予人。’

  【按:洪适,原籍饶州鄱阳。

  洪适洪皓曾以礼部尚书身份出使金国,金国逼其在伪齐做官,不从,被留放冷山十五年,始终保持民族气节。回国后因得罪秦桧,被安置到黄州,九年后去世。洪适也因其父之事受牵累被罢官,秦桧死后才被重新起用。

  洪适洪迈,为王十朋知交。

  洪适家府就在鄱阳饶州府学前,其后花园正与府旧学宫毗邻。时洪适回乡省亲,才发生王十朋拒“丞相洪适请故学基益其圃”之事。】

   (乾道元年[1165年]七月) 移知夔州,饶民走诸司乞留不得,至断其桥,乃以车从间道去,众葺断桥,以‘公’名之。

  (乾道三年[1167年]九月)移知湖州,召对,刘珙请留之。上曰:‘朕岂不知王十朋,顾湖州被水,非十朋莫能镇抚。’至郡,户部责虚逋三十四万,命吏持券往辨,不听,即请祠去。

  (乾道四年[1168年]八月)起知泉州,十朋前在湖割奉钱创贡闱,又为泉建之,尤宏壮。

  凡历四郡(饶州、夔州、湖州、泉州),布上恩,恤民隐,士之贤者诣门,以礼致之。朔望会诸生学宫,讲经询政,僚属间有不善,反复告戒,俾之自新。民输租俾自概量,闻者相告,宿逋亦愿偿。讼至庭,温词晓以理义,多退听者。所至人绘而祠之,去之日,老稚攀留涕泣,越境以送,思之如父母。饶久旱,入境雨至;湖积霖,入境即霁。凡祷必应,其至诚不独感人,而亦动天地鬼神。”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王十朋》:“历官吏部侍郎,力辞出知饶州,移夔州,继知湖州。户部责虚逋三十四万,命吏持券往取,不听,即请祠去。乾道四年起知泉州。”

楚东诗社与不欺堂

  王十朋任饶州知州期间,曾与何子应何子应卒后张孝祥加入)、王嘉叟王秬)、洪景卢陈阜卿组成“楚东诗社”,不时唱酬,互通情愫。他们不仅是当时的诗坛健将,还都是主张抗金复国、支持张浚北伐的志同道合者。王十朋当时是这个诗坛的盟主,直至夔州任上,还领导着这个诗社。

  楚东诗社的诗作很多,结集为《楚东酬唱集》(分前、后两集),内容非常广泛,涉及爱国救亡,赞美大好河山,抒发忧国情怀,题咏鄱阳胜迹、花圃亭院和山川秀色等。《宋史?艺文志》、《续文献通考》有著录,但已佚失。现从王十朋、张孝祥、洪迈等人的著作中尚能见到部分篇章。

  早在绍兴卅一年(1161年),王十朋在家乡饶州名其书斋为“不欺室”,并特作《书不欺室》诗:“室明室暗两何疑,方寸长存不可欺。勿谓天高鬼神远,要须先畏自家知。”隆兴二年(1164年)五月王十朋知饶州,仲秋(八月)二十日,请张浚书写“不欺室”书房匾额,张浚还为作《不欺室铭》。此后,“楚东诗社”诸人均有题不欺室铭的和诗。

  王十朋《不欺室铭不欺室三字参政公书也笔力劲健如端人正士俨然人望而敬之因成古诗八韵》:“云山老人国大老,历代遗编饫探讨。余事游神翰墨间,乘兴濡毫快挥扫。严霜烈日如鲁公,抉石奔泉陋徐浩。国朝君谟蔡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襄》)书第一,大字劣于行与草。云山心画无不长,笔力纵时书更好。我来求字盖求人,不为有官缘有道。紫岩之铭云山笔,不欺室中双至宝。玉箫峰下梅花溪,愿学云山归去早。”

  王十朋《次韵何子应题不欺室》:“公如忧国房玄龄,我如郑公思批鳞。隆兴天下同贞观,愿为贤相为良臣。我去公来不同日,各展忠怀对宣室。江湖邂逅论赤心,更约联翩书史笔。坤爻敬义诚君子,可惜作铭人已死。八十四字腾光芒,便是千年不欺史。”

  张孝祥《和何子应赋不欺室韵》:“隆兴天子开千龄,六龙飞天动潜麟。东嘉先生初召对,不欺之论惊廷臣。谁令浮云蔽白日?脱帻归来环堵室。巍巍乌府忆霜简,凛凛螭坳有椽笔。魏公眼力无余子,与公周旋岂其死。请公细读不欺铭,一字之褒如鲁史。”

  喻良能《次韵王龟龄侍御不欺室》:“与玄虽非童九龄,向来亦既许攀鳞。从容撰屦饱言论,我知公直社稷臣。此心炯炯贯白日,何止不欺寻丈室。霜台白简凛乘骢,史馆诛奸森直笔。紫岩先生子张子,百世一人嗟已死。室中八十四骊珠,千载流芳同信史。”

  王秬《题不欺室魏公为王龟龄书也何子应赋诗》:“君不见开元名相张九龄,岁寒松柏森苍鳞。胡尘澒洞言始末验,世间回首思忠臣。堂堂魏公忠贯日,志欲平戎奖王室。归来无地展经纶,余事文章挥健笔。玉节朱轓两君子,不以交情变生死。共将新句纪遗编,留与山林续诗史。”

  陈造《次韵(张孝祥)不欺堂》:“使君古醇儒,内视保良贵。芸芸镜中影,了莫遁情伪。赋芧岂至术,机灌彼谁子。退食一堂间,百事反诸己。床敷但诗卷,庭砌亦屐齿。洞洞灵府闲,拳拳圣言畏。独传迂叟印,不作俯仰愧。何当拾级前,拱坐商略是。謦咳付元城,归咏如阙里。从俗倦执热,得意风雨会。”

在泉州的政绩

  王十朋于乾道四年(1168年)起知泉州,冬十月到任;乾道五年(1169)冬卸任,翌年春离泉。王十朋在泉州虽只有短短的一年时间,但政绩显著,得到泉州民众的无限景仰,后世将之与蔡襄真德秀并列为泉州古代三位名太守。(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襄真德秀》)

  倡廉戒贪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王十朋载:“乾道四年起知泉州。下车会七邑令饮,作一绝云:‘九重天子爱民深,令尹宜怀恻隐心。今日黄堂一杯酒,使君端为庶民斟。’”

  泉州州治前原有戒石亭,立戒石一方,上刻“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苍难欺”亭因年久失修倒塌,王十朋到任后修葺一新,并作修亭诗警以戒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戒石亭》载:“戒石亭,在旧州治前。”并收录“宋守王十朋修亭诗”。诗曰:“君以民脂膏,禄泉大夫士。脂膏饱其腹,曾不念赤子。贪暴出自谋,诛求不知耻。指呼有鹰犬,嗜欲肆蛇豕。但言民至愚,孰谓天在迩。昭然甚可畏,殃必反乎尔。圣训十有六,简严具天理。大字刻山骨,朝夕临坐起。一句苟或违,方寸宁不媿?清源庭中石,整顿自今始。何敢警同僚?兢兢惟勅己!”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王十朋还载:“僚属间有不善,反复告戒,使之自新。”

  景仰先贤

  王十朋十分景仰对泉州人文作出贡献的先贤,其题泉州府治的大门联:八闽形胜无双地,四海人文第一邦。王十朋也是历史上文人骚客对泉州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的最高礼赞。

  访迹题赋

  他在泉州留下大量歌咏先贤的诗篇,如:

  《咏东湖二公亭》诗两首,歌颂唐·席相姜公辅“二公”和首登“龙虎榜”欧阳詹

  其一:“二公亭插芰荷闲,绿盖红妆四面环。若把西湖比西子,东湖自合比东山。”

  其二:“微凉散梅润,浓绿敷桐阴。送客出东郊,驾言事幽寻。湖光照我眼,荷香清我襟。平畴入远望,岁有其自今。牛眠种已毕,蛤吠苗初新。古亭怀二公,遥望罗千岑。邂逅得良友,欣然契予心。乔松喜客来,凤枝出清音。手持荷叶杯,共对莲花斟。东湖异西湖,有诗不妨吟。”

  《咏九日山秦君亭》,怀念唐·秦系“山中高隐欲逃名,不谓名随隐处成。凿石一泓诗数首,也曾攻破五言城。”

  王十朋对100年前北宋·泉州太守蔡襄蔡君谟)尤其敬仰,将其视为榜样。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王梅溪文”“乾道四年冬,予得郡温陵,道出莆田,望忠惠公故居,徘徊顾叹而不忍去。迨入泉境,访公遗迹,则首见所谓万安桥者,与大书深刻之记争雄,惜其有济川之才而不至于大用。登爱松堂、九日山,则又见公之诗与其真迹犹在,凛然有生意,如见其正颜色坐黄堂时也。盖公至和、嘉佑间尝两守是郡,至今泉人称太守之贤者,必以公为首云。”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闽书》蔡君谟守泉,诣飞阳庙祷雨,岁以大稔。题诗庙中曰:‘年年乞雨问山神,羞见耕耘陇上人。太守自知才德薄,彼苍何事罪斯民?’王龟龄题其后云:‘贤侯去久迹犹遗,乞雨诗奇字更奇。世俗妄论公政猛,爱民心有彼苍知。’”

  王十朋又题《咏万安桥诗》,对蔡襄建造洛阳桥的功绩大加赞颂:“北望中原万里遥,南来喜见洛阳桥。人行跨海金鳌背,亭压横江玉带腰。功不自成因砥柱,患宜预备有风潮。公力量真刚者,遗爱胜于郑国”。

  王十朋还主持修复许多先贤遗迹。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王十朋载:“修姜公辅之墓,立秦系之祠,复韩琦‘忠献’、蔡襄‘安静’二堂。”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席相姜公辅欧阳詹秦系蔡襄韩琦》、《泉州水利·东湖》、《泉州山川·九日山》、《泉州桥梁·洛阳桥》)

  复韩琦“忠献堂”(附:清暑堂)

  旧府治内有忠献堂、清暑堂。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忠献堂》:“忠献堂,宋时建。以韩琦谥为名。(在旧府治内,今卫署也。)”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清暑堂》:“清暑堂,王十朋诗:‘仁风未慰黎民意,何忍堂中暑独清。’(在旧府治内,今卫署也。)”

  或曰,旧府治内原有忠献堂,后易名清暑堂,王十朋仍复旧名忠献堂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忠献堂》“忠献堂,在旧州治内,即今提署。《闽书》以魏公生此得名,后易以‘清署’,守王十朋仍旧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韩琦》)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忠献堂》收录王十朋关于“忠献堂”的诗词3首:

  王十朋《忠献堂》诗:“九夏炎方气郁蒸,沈沈广厦有凉生。仁风未慰黎民意,何忍堂中暑独清。”

  《复旧额》诗:“相出相州生此州,巍巍勋业出;后人莫要轻更改,别有堂名胜此不?”

  《用前一绝分韻得相字》诗:“天作元圣配,公非浅夫相,乘风来帝旁,捧日到天上。兵戎在呼吸,端委见力量。三朝社稷臣,勋业谁辈行。堂堂国伊、周,勃辈安敢望!清源始生地,风土至今旺。释氏从何得?抱送真不妄。好事榜其堂,嘉名无以尚。何人辄更改,有识为悽怆。端同圣削迹,又类元覆酱。思贤旧观复,闻风懦夫壮。堂上生辉光,如公名始唱。奸骨死犹寒,如公昔为将。画像出貂蝉,疑公尚亡恙。平心蓼莪心,眷此应不忘。嗟予生太晚,不识天人状。版图犹未复,昼锦无由访。维杨金系腰,叹息为谁放。一麾忽南来,遗迹增慕向。当于异梦处,祠堂为公创。”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忠献堂》还收录清·张云翼(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张云翼》)《清暑堂怀忠文公》诗:“泉南熏熇岁不寒,郁蒸时候火云攒。昔年忠文来作牧,酷吏齐驱暑气残。捐利与民使自槩,水中不见催租瘢。仁风既慰黎民意,闲堦应种青琅玕。鼠不生牙雀不角,清凉之域乐且宽。俸钱复割贡闱立,簪裾群彦登其坛。中和堂中还赋诗,彤霞碧浪涌毫端。文采久知拟,风猷自许为。青天白日照千古,磊磊落落人所难;此心原自如冰澈,宁向炎州作热宫。”

  复蔡襄“安静堂”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安静堂》:“安静堂,王十朋诗:‘前贤治迹尚堪寻,留得堂名直至今,若欲斯民尽安静,要须安静自家心。’(在旧府治内,今卫署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安静堂》载:“安静堂,亦在旧州治内。宋守蔡襄所建。于此书《荔支谱》。孙蔡子强继守,重书额。”(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襄》)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安静堂》并收录王十朋关于安静堂的诗词2首:

  《王十朋复安静堂旧额》诗:“端明之孙字子强,银钩铁画传遗芳。昔年作郡古平海,大笔亲书‘安静堂’。自从宣和至乾道,字与输奂争光芒。一朝忽遭俗眼白,毁灭名姓深埋藏。我来搜访久乃获,老兵据为寝处妆。涤除五载尘土面,字向堂上争激昂。祖为第一孙是似,书有家法称莆阳。体具万安颇雄壮,榜与忠献同翱翔。因知文字乃至宝,一时之卮庸何伤?石鼓文有鬼神护,淮西碑并日月光。岂容泯灭暴秦火,谁肯脍炙段文昌?书生作郡太迂阔,理财听讼俱非长。吾君若问何以治,堂复。今才五日京兆尔,眷此陈迹犹未忘。但愿兹堂日安静,名与国寿俱无疆。”

  《安静堂》诗:“前贤治迹尚堪寻,留得堂名直至今。若欲斯民尽安静,要须安静自家心。”

  “中和堂”题咏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中和堂》:

  “中和堂,宋时建。旧名‘清彻’,寻改‘爱松’。

  蔡襄诗:‘偏爱东堂砌下松,三年潇洒伴衰翁。寒声动荡潮初上,疏影孤圆月正中。’

  又改‘中和’。

  王十朋诗:‘堂前老树几经春,阅遍泉南旧守臣。尽向中和堂上坐,中和为治有何人?’

  绍定间郡守方淙重修。

  (在旧府治内,今卫署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中和堂》载:“中和堂,亦在旧州治内。初名‘爱松’,宋时建。北宋·郡守蔡襄有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襄》)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古迹·中和堂》收录王十朋关于“中和堂”题咏4首:

  王十朋诗:“堂前老树几经春,阅遍泉南旧老臣。尽向中和堂上坐,中和为治几何人?”

  《爱松堂》诗:“炎炎畏日爱浓阴,穆穆清风爱好音。不独爱松兼爱竹,此君亦有岁寒心。”

  《纳凉》诗:“钤斋苦热炎,松竹生晚凉。飒然清我襟,兀坐兴味长。我无桑下恋,爱此独不忘。愿言勿剪我,清阴常满堂。”

  又诗:“官舍苦炎热,贡闱快虚敞。急呼玉友生,闲共同僚赏。堂成桂植万,堤就池分两。莲开花并蒂,荔擘珠在掌。诗句听细论,尘襟发清爽。行矣北归翁,山林起遥赏。”

  重视文教

  创泉州贡院

  泉州原无贡院,南宋·乾道(1165—1173年)以前皆试士于泮宫。而泮宫又地势低洼,馆舍颓隘,多所不便。乾道五年(1169年)二月,王十朋始以部使者馆(肃清门内,今西街通政巷口一带)为贡院,成屋百二十六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王十朋》:载:“于是割俸钱,创贡闱。”

  清·道光《晋江县志· 卷之十三 公署志·贡院》载:

  “贡院,在府治西,肃清门内。

  宋自乾道以前,皆试士于黉宫。

  五年,郡守王十朋始以部使者馆为贡院,命节度推官陈孔光成屋百二十六区。”

  翌年元宵,王十朋亲自在贡院举行宴会饯送士子上京赴试。从此,泉州有了科举考试专用场所。

  该贡院直至元·至正十七年(1357年)方废。

  清·道光《晋江县志· 卷13·公署志·贡院》并收录王十朋关于贡院的诗词6首:

  王十朋《四月八日贡院上樑》诗:“广厦初成万柱标,修樑巍跨玉虹腰。况逢此日生千佛,定引群仙上九霄。下笔蚕声纷战势,出林莺友竞迁乔。清源人物从今盛,孝子忠臣满圣朝。”

  《诸公和诗复用前韻》:“修樑欲举彩先标,声撼春雷鼓百腰。溪蛰蛟龙欣得雨,桐栖鸾凤合冲霄。清源水接南溟阔,紫帽山齐泰岳乔。学不负人宜自勉,前贤勋业著三朝。”

  又:“梁脊连年姓误标,两州骚客瘦吟腰。月河月满燕贺厦,佛国佛生虹挂霄。多士颜欢歌杜老,一输香满赋张乔。此途不止为科第,名节崔巍看立朝。”

  《贡院垂成,双莲呈瑞,因成鄙语勉士子》诗:“大厦垂垂就,嘉莲得得开。双双载千佛,两两应三台。欢意重重合,香风比比来。人人宜自勉,举举有廷魁。”

  《贡院图》诗:君少年登甲科,红莲首泛清源波。清源贡宇高嵯峨,同僚宣力君多。鞭扑不施成不日,首夏上樑秋半毕。一点灵台轮奂飞,十幅生绢画图出。苍苍嘉木森千株,新堤步步穿芙蕖。移下蟾宫古丹桂,飞来海上真蓬壶。他年君来作地主,记得亲曾视斤斧。雁过山中寄我书,要知多少新龙虎。”

  《元宵贡院张灯会客知宗即席赋诗次韻》:“欲送群英入帝乡,预烧灯烛趣仙装。银花初合万枝火,金榜已含千佛光。出海灵鳌驾蓬岛,逐人明月散天香。笙歌鼎沸吟篇出,元白于诗媿未昌。”

  修北楼

  乾道五年(1169年)八月贡院竣工后,王十朋又以剩下的建筑材料重修北楼。冬十月,北楼修竣,王十朋自撰《重修北楼记》,誉北楼犹武昌南楼。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府城·北楼》)

  礼贤下士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王十朋载:“士之贤者,诣门以礼致之(初一)、望(十五)会诸生学宫讲经(并倾听他们对州事的意见)。”

  赋诗庆南宫揭榜温陵得人为盛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梅溪文集》曰:王十朋守泉时,闻南宫揭榜,温陵得人为盛,诗曰:‘龙虎乡邦地最灵,鲲鹏相继上南溟。已闻元凯宾虞国,行见渊骞冠孔庭。帝遣伏波持使节,天教平海会文星。钤斋忽报捷音至,一炷清香千佛经。’”

  关心民瘼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王十朋》:载:“布上恩,恤民隐。”“民输租,俾自概量。谕至,温词晓以理义,多退听者。”

  泉州沿海产盐。北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前知州以官钱置办盐场专卖营利,禁止民间私贩,盐民利益受到损害。南宋·乾道四年(1168),王十朋甫上任,立即停止食盐官营专卖,允许盐民出售食盐,增加收益;又节约各种不必要的公费开支,“计其数足以当盐息之入”,以平衡地方财政。

  王十朋平时经常下乡劝导农民勤事耕作;非有重要事务,不派遣佐吏到县,避免繁杂苛扰。乾道五年(1169)闰五月二十六日飓风大作,王十朋灾后亲自查访民情,协助灾民修葺破屋。

  办案则做到事至立断,少用鞭扑,也不随便抓人关人,“故狱屡空”。百姓有诉讼日久不能解决的,都请有关职司移交王十朋审理,王十朋无不—一公正裁判,使当事人心悦诚服。

  热爱泉州

  王十朋热情讴歌泉州清源山的旖旎风光,把对故乡温州的家乡情结与热爱泉州结合起来,留下《咏清源山》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清源山》):“州北有山幽更幽,皇天阁雨为公游。登山如入上下竺,宴坐疑临大小湫。扫地焚香烟偻袅,煎泉瀹茗乳花浮。观诗起我家山兴,身在闽南梦在瓯。”

  王十朋对遍布泉州城的刺桐花也充满情感,有《咏刺桐》七绝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府城·泉州古城·刺桐城》):初见枝头万绿浓,忽见火伞欲烧空。花先花后年俱熟,莫道时人不爱红。

  泉人德之

  乾道五年(1169)冬,王十朋卸任。翌年春离开泉州。

  王十朋在泉州政绩显著,可他离任前却自谦:“居官无善政,排闷有诗篇。”确实,王十朋在泉州留下上百首诗篇,如上面所引的《州治即事》、《咏清源山》、《咏刺桐》、《咏东湖二公亭》、《咏九日山秦君亭》、《咏万安桥诗》,下面所引的《寓清源驿》,以及《承天寺十奇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寺庙·承天寺》)、《题无名木》等。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王十朋》:“去之日,老稚攀留,越境以送,思之如父母焉。后以龙图阁直学士致仕,州人建梅溪(又名王忠文祠,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祠堂·泉州专祠·王忠文祠》)祀之。朱熹十朋‘疎畅洞达,如青天白日,磊落君子也’。”

  去之日,有人仿效饶州百姓挽留王十朋的做法,把他必经之地的桥梁拆断,后来当地百姓重新修复,以王十朋之号“梅溪”为名;还越境送至仙游县枫亭驿。至清源驿时,王十朋也情意殷殷地赋《寓清源驿》诗告别。诗曰:“两年缪作清源守,不到请源洞里游。天恐孤予远来意,驿中聊许少迟留。”

  乾道七年(1171),王十朋卒于家,泉州士民会集在开元寺沉痛悼念。

太子詹事,卒

  乾道七年(1171年)三月,东宫建,除太子詹事,廷对时犹极论时事。旋以疾革许归里第,诏以龙图阁学士致仕,七月丙子命下而卒于家,享年60岁。赐谥忠文。

  《宋史·卷387·列传146·王十朋

  “东宫建,除太子詹事,力辞,诏州郡礼致,遂力疾造朝,以足疾不能趋,诏给扶减拜。谒东宫,太子以其旧学,待遇有加。又诏免朝参,遣中使以告及袭衣、金带就其家赐之。

  疾革,累章告老,以龙图阁学士致仕,命下而卒,年六十。绍熙三年(1192年)谥曰忠文。

  十朋事亲孝,终丧不处内,友爱二弟,郊恩先奏其名,没而二子犹布衣。书室匾曰‘不欺’,每以诸葛亮颜真卿寇准范仲淹韩琦唐介自比,朱熹张栻雅敬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韩琦朱熹》)

  子闻诗闻礼,皆笃学自立。闻诗知光州、提点江东刑狱;闻礼知常州、江东转运判官,为治能守家法,人亦思慕之。”

  贾氏,出身乐清望族,司理贾如规侄女,在王十朋知泉州时卒于泉州。

  著有《王忠文公集》(《梅溪王先生文集》、《梅溪集》),前集诗,后集文;尚有《尚书解》、《春秋解》、《论语解》、《周礼详说》、《唐书详节》、《梅溪奏议》等。

  宋孝宗诒褒他为“南宋无双士,东都第一臣”

  叶适论绍兴末、乾道初,“士类常推公第一。”

  朱熹论其奏议“气象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