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克塽
(号晦堂,字实宏

  郑克臧(下“土”)监国。
  东宁事变

    ——陈永华之死。
    ——郑经卒。
    ——克臧(下“土”)被杀,克塽袭。
    ——监国祠。

  权臣把政。
  傅为霖、沈瑞事件。
  康熙决计规取台湾。
  施琅进取台湾

    ——康熙趣施琅进兵。
    ——清军破澎湖。
    ——郑克塽请降。
    ——《郑克塽降表》。
    ——康熙帝准降《敕谕》。
    ——施琅入台受降。
    ——郑克塽《进降表》。

  安置
    ——分别安置。
    ——赐封汉军公。

  后事
    ——严格控制居住。
    ——有衔无职。
    ——后裔。

  郑克塽(1670-1707年),郑成功之孙、郑经郑锦)次子,号晦堂,字实宏。康熙九年庚戍(1670年)六月廿八日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成功郑经》)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有传。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小腆纪年》、《台湾外纪》、《圣武记》、《沈文肃奏议》”为作传(《福建通志列传选•卷1•郑成功克塽》选录)。其事清•乾隆《泉州府志•卷73•祥异•纪兵附》(同治补刊本)、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亦有载。

郑克臧(下“土”)监国

  郑克臧(下“土”;1664—1681年),乳名,字号不详,郑经长子,为郑经昭娘(原为郑经四弟的奶母)所生;一说郑经嬖妾生女,易某姓屠户子为子,但郑经自称目睹其降生,并不相信。(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经》)

  康熙十三年(1674年)郑经渡海西征,以陈永华为东宁总制使留守东宁(台湾)。郑克臧(下“土”)娶陈永华小女儿为妻,诸事悉受陈永华教导。

  康熙十八年(1679年)四月,陈永华表示“元子年登十六,聪明特达,宜循‘君行则守’之典,请元子克臧监国”郑经允许,遣礼官郑斌赍谕抵台湾,同陈永华郑克臧(下“土”)监国。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载:郑锦克臧(下“土”),自出师时为居守,永华请于,号‘监国’。年未冠,明察能治事。”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

  克塽次子。

  唐氏无出,妾昭娘生子克臧(下“土”)。或言昭娘伪娠,乞养屠者子,不之信也。

  及长,娶陈永华女,于是命永华克臧(下“土”)监国。”

东宁事变

  东宁事变指郑经卒后,诸将密谋缢杀监国郑克臧(下“土”),奉郑经次子郑克塽嗣袭为延平王。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载:“及卒,遂共缢杀克臧(下“土”),奉次子克塽嗣为延平王。”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73•祥异•纪兵附》(同治补刊本)和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均载:(康熙)二十年正月,郑经死,子克塽袭。”

  陈永华之死

  郑克臧(下“土”)立为监国后,刚毅勇断,有乃祖(郑成功)风。时郑经诸弟,即克臧(下“土”)的叔叔们,在台恃势欺压横行,强占民田,克臧(下“土”)守正不阿,必执不可。故上至国太(董友郑成功元配夫人、郑经之母),下及镇将兵民,抱以热烈支持。(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董友郑成功郑经》)

  康熙十九年(1680年),郑经反攻大陆7年无成后返回台湾,意志消沉,从此溺于酒色,无复西意。见监国郑克臧(下“土”)处分国事妥当,愈加放心,自此军国事务皆交克臧(下“土”)裁決,唯偶取公文批阅而已;并给予精兵三千,由沈诚毛兴统之为护军。宗族益惮监国,而含恨愈深。

  而郑克臧(下“土”)的祖母董氏始终认为郑成功是给郑经和奶母生子一事气死的,因而迁怒于郑克臧(下“土”),极力主张立嫡孙郑克塽郑经次子,正室所生)为世子。

  这时,台湾氏集团内部权力之争空前激烈。东宁国分为二派:一是留守派,以郑克臧(下“土”)、陈永华等为首;另一是西征派,即反攻大陆回台人员,以冯锡范刘国轩等为首,西征败归要分享留守派的地盘。
冯锡范极妒忌陈永华掌握大权,又为事方正,因之设计而对陈永华說:“在西征上我沒有立下功劳,回来后仍占据国家大位,觉得不妥,所以我将辞去职务,在家静养以渡余年。”

  此言深让陈永华感动,既然最令人头痛的一介武夫冯锡范都懂得要让位,自己也应辞职,即向郑经提出解除兵权的辞呈。

  郑经不想批,但冯锡范却大加赞同並说道:永华勤劳数载,形神已焦。今欲乞休静摄,情出于真,宜俯从之。”康熙十九年(1680年)三月,郑经批准,并将陈永华所管辖全国最骁壮的部队勇卫军交由刘国轩冯锡范仍任職侍卫,并不辞职。

  冯锡范陈永华上当,进一步向监国郑克臧(下“土”)下手。刘国轩本非奸邪之徒,但冯锡范之父冯澄世刘国轩有提拔之恩,刘国轩曾拜冯澄世为义父,这层密切关系使刘国轩失去正义,也遗忘托孤使命,促使冯锡范后来的弒君。

  陈永华发觉上了冯锡范的当,但为时已晚,悔恨不已,不久抑郁而死,与夫人合葬于天兴州赤山堡大潭山(今台南县柳营乡果毅后)。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载:“顾[郑克臧(下“土”)]乳媪子,锡范等意不属,先构罢永华兵,永华郁郁死。”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克臧(上“臧”下“土”)裁决国事,虽诸父昆弟不少假,而群小多惮其严,经诸弟亦不利其立也。冯锡范克塽妻父也;构于其间,罢永华兵柄。永华死,克臧(下“土”)失助。”

  郑经

  郑经纵情享乐,身体虚弱,又痔疮暴胀大肠紧闭(或说中风),医疗无效,于康熙廿年(1681年)正月廿八日(公历3月16日)寅时卒于东宁北园别馆,与其父郑成功一样,终年仅39岁。

  郑经生病时,郑克臧(下“土”)日夜侍侧,衣不解带,督视汤药。郑经病危时,授郑克臧(下“土”)剑印,指郑克臧(下“土”)托孤于刘国轩

  克臧(下“土”)被杀,克塽

  郑经猝死,王位继承顺理成章应由长子、监国郑克臧(下“土”)即位,但时已接替故“总制使”陈永华冯锡范起而反对,联合郑经之郑聪郑明郑智郑柔等,图谋“自立乾坤”。冯锡范硬说郑克臧(下“土”)非长子而是螟蛉子,应由年仅十二岁的郑克塽即位,而克塽冯锡范之女婿。

  冯锡范郑聪郑明太夫人造谣,说尽郑克臧(下“土”)的不是。董太夫人欲见刘国轩冯锡范,而刘国轩以有病未赴约。

  正月卅日,太夫人下令召见郑克臧(下“土”)。郑克臧(下“土”)不疑有他,在入门时将隨从护卫毛兴沈诚挡在门外。就在克臧(下“土”)进入太夫人府內、尚未见到董氏时,即被冯锡范随协蔡添一刀剌入腹中,再由郑聪郑明郑智郑柔4位叔叔以木棒打死(《清史稿》称为“共缢杀”),时年18岁,距其父郑经之死只差2天。董氏得知郑克臧(下“土”)被弒,为时已晚。

  二月一日,年仅12的郑克塽即位。

  郑克臧(下“土”)遇害3天後,懷有身孕的郑克臧(下“土”)夫人也自缢身亡,如此一家5天死了3位半。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

  诸弟扬言曰:‘克臧(下“土”)非吾骨肉,一旦得志,吾属无遗类矣!’白董氏,收监国印。

  监国至丧次,弟群起挞之。克臧(下“土”)曰:‘我平日不避嫌怨,为氏疆土耳。今日生死惟命,何挞为!’董氏命幽诸别室,诸弟竟杀之。

  克臧(下“土”)妻方娠,其兄慰之曰:‘盍存孤以延夫后?’答曰:‘吾所处者变也。纵生男,孰能容之?有死而已!’绝粒七日不死,乃自经。”

监国祠

  台湾人痛惜克臧(下“土”)之死,建有“监国祠”在郑成功祠内,附祀克臧(下“土”)夫妇。

  监国祠有陈谟所题一联:“惟君克振祖风,乃使骨肉情中,生许多媒孽;有妇能完夫志,求之须眉队里,恐无此从容。”

权臣把政

  郑克塽立为延平王时,年仅12岁。冯锡范自以拥立有功,表封为忠诚伯,仍管侍卫,兼参赞军机。弒君之郑聪为辅政公,然而资才庸懦,事少决断,惟冯锡范是听;郑明郑智为左、右武骧将军。又将克臧(下“土”)螟蛉难嗣大位”的文书通告四方,民心、军心尽丧。

  国太以长孙郑克臧(下“土”)是因召见而死于非命,间接促成杀孙,怨叹郁卒不已。康熙廿年(1681年)六月十六日,重病缠身的太后临终前也只好承认现实,任命刘国轩为“武平侯”,授予“独断军国大事”大权;同时授予冯锡范主持政务,封为“忠诚伯”。六月二十日,太后卒。

   陈永华之侄陈绳武也遭到冯锡范的排挤,六月革去職位。从此实际权力落入二人手中。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载:克塽幼弱,事皆决于锡范。”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克塽,妾和娘所生,立年十有二矣,诸务决于锡范刘国轩等皆为所制。”

傅为霖沈瑞事件

  傅为霖,字世扬。初事氏,康熙元年(1662年)追随郑泰之子郑缵绪降清,康熙十三年(1674年)郑经反攻大陆时,傅为霖又归顺郑经郑经授其宾客司(行人),负责与清朝谈和事务。

  康熙廿年(1681年)郑经卒后,傅为霖接受清·闽浙总督姚启圣的策反,纠联蔡恺朱友高寿等11镇将领共同谋叛。事泄,冯锡范刘国轩尽杀傅为霖党羽其皆眷属,事及续顺公•沈瑞两人大开杀戒,迫害异己势力,使氏集团内部矛盾更加激化,人心涣散。(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泰郑缵绪傅为霖》)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载:“行人傅为霖谋合诸将从中起,事泄,锡范执而杀之,并及续顺公·沈瑞。”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

  “方在厦门,姚启圣赂其嬖人施亥,令擒以自效。及克塽立,行人传为霖密约十三镇同日发难;事泄,并及沈瑞,屠其家。

  妻,郑斌女,克塽释之。郑氏守义,缢死,国人悲之。”

  康熙《台湾府志·卷八·人物志·流寓》载:

  续顺公·沈瑞者,襁褓袭封;,其仲也。

  甲寅(康熙十三年,1674年)逆倡乱,伪藩郑经和之。明年(康熙十四年,1675年)寇广,以公(指沈瑞,下同)与其眷属抵台,遇之甚厚,以郑斌之女妻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经·渡海西征·破饶平执沈瑞》)

  辛酉年(康熙廿年,1681年)(清)总督启圣傅为霖作反间,事觉被戮。时已死,子克塽幼,未能国。当事者(指冯锡范以公与为霖谋,囚其眷属;告公曰:‘我家蒙国厚恩,奈何受制于氏?宜蚤为计!’公曰:‘吾志决矣!”’命结缳毕,公不能及,扶之升;即升,拜于地,候公气绝下之。而,亦自投缳死。

  公有太夫人三,闻公已殁,是日皆自尽。公同母妹年十六,闻之抚胸大恸曰:‘吾兄弟一家俱亡,留此块肉无益也!’亦自缢而死。”

  清·全祖望《鲒亭集·卷15·姚启圣亦载:

  “初,郑经有嬖人施亥者,公(指姚启圣,下同)密招之,令擒以自归。诺公而事泄。
死,其嗣子克塽少,公又结其行人傅为霖,将用我故臣续顺公·沈瑞以覆氏。

   续顺公者,其先明将沈志祥,自辽左即归于我(清),时已有恭顺怀顺智顺三王皆降将,故以续顺为名。其后出镇闽,寻移粤。逆之反,并其军迁之铙平。氏攻铙而获之,遂以入台。

  至是,公密约之,纠合十一镇,刻日将发。事泄,等死。”

康熙决计规取台湾


  至康熙廿年(1681年),台湾经济上、军事上已远非昔日可比。

  经济上,台湾已连续3年发生自然水旱灾害,粮食歉收,米价飞涨。多年战争的消耗,也使台湾府库空虚,财政拮据。为筹集粮饷,扩充军队,抵御清军的进攻,氏集团加强了对台湾各族人民的压榨和勒索,岛内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空前激化,各种形式的反抗斗争时有发生。

  军事上,军在大陆沿海地区的作战中损失惨重,最后仅剩千余人逃回台湾。此时台湾、澎湖两地的郑军尚有5 万余人,大小战船200 艘左右,但军心涣散,士气低落,不断有郑军官兵驾船投奔大陆,向清政府投诚。

  七月,内阁学士李光地康熙帝上奏,说郑经死后,“子克塽幼,诸将军权不相能,果于杀戮,兵民离心,若以大师征之必克,机不可失。”康熙帝听后当即表示:“尔言是,朕计决矣。”(《涵芬楼古今文钞·卷61·陈万策襄壮公家传》)

  七月廿八日,清廷再次任命施琅“仍以右都督充福建水师提督,总兵官,加太子少保”(《清圣祖实录·卷96》),谋划进取台湾。(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施琅》)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载:“诏用施琅为水师提督,与(福建总督)启圣规取台湾。”

施琅进取台湾

  康熙施琅进兵

  康熙廿二年(1683年)五月,康熙施琅进兵台湾。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二十二年,国轩投书启圣,复请称臣入贡视琉球。上趣进兵。”

  清·蒋良骐《东华录·卷8·康熙二十二年癸亥》

  “五月甲子(二十三日)。

  先是,福建总督姚启圣奏:‘海贼刘国轩遣伪官黄学齎书至,请照琉球、高丽等外国例,称臣进贡,不薙发登岸;应否如所请,请旨定夺。’

  上曰:‘台湾贼皆闽人,不得与琉球、高丽比。如果悔罪薙发归诚,该督、抚等遴选贤能官前往招抚。或贼闻知大兵进剿,计图缓兵,亦未可料。共审察确实,倘机有可乘,可令提督即遵前旨进兵。’

  至是,姚启圣奏:‘遣福州副将黄朝用往谕刘国轩等,仍如前言。’

  上乃趣施琅速进兵。”

  清军破澎湖

  康熙廿二年(1683年)六月,施琅乘南风发兵铜山(福建东山),会各镇官兵破澎湖。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时国轩以二万人守澎湖。(康熙廿二年,1683年)六月,师乘南风发铜山,入八罩屿,攻澎湖,击沈锦师船二百,斩将吏三百七十有奇、兵万馀。国轩以小舟自吼门走台湾。”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73•祥异•纪兵附》、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均载(康熙)二十二年六月,靖海将军施琅会各镇官兵破澎湖。”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施琅乘南风至澎湖。刘国轩方调遣扼敌,见东南角微云起,喜甚。须臾,闻雷声殷殷动,推案叹曰;‘天命也!’海行以云起为风兆,闻雷则散云。战败,由吼门窜入台湾。

  大师至鹿耳门,胶浅不得人,泊海中十有二日。忽大雾,潮涨高丈余。台人骇曰:‘先王得台湾,鹿耳门涨。今复然,天也!’”

  郑克塽请降

  施琅率军在澎湖大败刘国轩后给,台湾造成强大的军事压力。闰六月十七曰,宁靖王吊脰自杀,群臣想投降,郑克塽同感。七月,清师入台湾,郑克塽在主和派的支持下,向施琅派出代表请降,并提出“三不伤”请求,即清军入岛“不伤室一人,不伤百官将士一人,不伤台湾黎庶一个”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载:康熙廿二年(1683年)“七月,吴启爵持榜入台湾谕军民薙发,克塽使请降,疏闻。上降敕宣抚,克塽上降表,遣侍。”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73•祥异•纪兵附》、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均载:(康熙廿二年)七月,我师入台湾,郑克塽降;设一府三县。”“一府三县”即台湾府与台湾县、凤山县、诸罗县。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锡范创议投诚,克塽然之,遣使赍‘延平郡王’金印一、‘招讨大将军’金印一,籍土地、户口、府库、军实诣军门降。”

  七月初五,郑克塽郑德潇写降表,十五日将文稿送交澎湖施琅军前。

  清·蒋良骐《东华录·卷8·康熙二十二年癸亥》

  “八月壬子(十三日)福建水师提督施琅奏:‘七月十五日,郑克塽遣伪官冯锡珪等,伪侯刘国轩、伪伯冯锡范遣其弟伪副使刘国昌冯锡韩等齎降表文稿诣臣军前,请缴伪册印,率众登岸,以求安插。臣随遣侍卫吴启爵、笔帖式常在冯锡珪等持榜示往台湾晓谕伪官兵民,验视薙发;即令郑克塽等缮写降表,并伪册印一并齎送,以便代奏。至台湾虽在海外,地方千余里、户口数十万;或弃、或守,伏候上裁。’

  得旨:‘海洋远徼,尽入版图,积年逋寇,悉皆向化,具见卿筹划周详、剿抚并用,克奏肤功,朕心深为嘉悦!在事有功人员,该部一并从优议叙;余令议政王大臣会议以闻。’

  寻议:‘台湾应弃、应守,俟郑克塽等率众登岸,令侍郎苏拜与该督、抚、提督会同酌议具奏。’ 从之。”

  《郑克塽降表》

  郑克塽降表》全文曰:

  “招讨大将军延平王臣郑克塽谨奏: 为举国内附,仰冀圣恩事。

  窃惟臣生自海邦,稚懵无识;谬继创垂之绪,有乖倾向之诚。迩者,楼船西来,旌旗东指;箪壶缓迎于周旅,干羽烦舞于虞阶。自省重愆,诚为莫赎。

  然思皇灵之赫濯,信知天命有攸归。逆者亡、顺者昌,乃覆载待物之广大;贰而讨,服而舍,谅圣王与人之甚宽。用遵往时之成命,爰邀此曰之殊恩。冀守宗祧以勿失,永作屏翰于东方。业有修表具奏外,及接提督臣施琅来书,以复居故土,不敢主张。臣思既倾心而向化,何难纳土以输诚。

  兹特缮具本章,并延平王印一颗、册一副,及武平侯臣刘国轩印一颗、忠诚伯臣冯锡范印一颗,敬遣副使刘国昌冯锡韩齎赴军前缴奏;谨籍土地人民,待命境上。数千里之封疆悉归王宇,百余万之户口并属版图。遵海而南,永息波涛之警;普天之下,均沾雨露之濡。实圣德之渐被无方,斯遐区之襁负恐后。

   独念臣全家骨肉,强半孺呱,本系南人,不谙北土。合无乞就近闽地方,拨赐田庄、庐屋,俾免流移之苦,且获养赡之资;则蒙高厚之生成,当誓丹青以衔结。

  至于明室宗亲,格外优待;通邦士庶,轸念绥柔;文武诸官,加恩迁擢;前附将领,一体垂仁;夙昔仇怨,尽与蠲除;籍没产业,俱行赐复。

  尤期广推宽大之仁,明布维新之令。使夫群情允惬,共鼓舞于春风;万汇熙恬,同泳游于化曰。斯又微臣无厌之请,徼望朝廷不次之恩者也。

  为此,激切具本奏闻,伏候来旨。”

  康熙帝准降《敕谕》

  清·蒋良骐《东华录·卷8·康熙二十二年癸亥》:

  “秋七月丙申(二十七日),海逆郑克塽遣伪官郑平英等齎降表至提督施琅军前,(福建)总督姚启圣转奏请颁赦招抚。上命撰敕发姚启圣施琅酌行,敕曰:

  ‘皇帝敕谕郑克塽刘国轩冯锡范等:

  帝王抚御寰区,仁覆无外;即海隅日出之邦,无不欲其咸登衽席,共享昇平。

  尔祖、父自明季以来出没海洋,盘踞岛屿:本朝定闽之后,尔祖郑成功窃据一隅,甘外王化;以及尔父郑锦,苟延岁月,假息偷生,勾引奸徒,窥伺内地,屡经勦抚,仍执迷不悟,顽梗怙终。

  至尔年方童稚,惑于党类之言,妄思效尔前人,窜伏台湾,恃为窟穴,倚险负固,飘突靡常,以致沿海地方,里閈不宁,时遭兵燹之厄。

  朕念中外兵民皆属赤子,何忍听其久罹兵灾,不加拯救。故特命提督施琅选将练兵,整饬战舰,扬帆进勦,直入大洋。旋据奏报,已克澎湖,尔等抗拒大兵者歼灭殆尽,余众败遁台湾。目今舟师进勦,指日荡平。

  近据总督姚启圣奏:尔等具奏请降;又据来使呈乞恩赦。朕体上天好生之心,薄海内外,率俾安全。特颁敕旨,前往开谕:

  尔等果能悔过投诚,倾心向化,率所属伪官军民人等悉行登岸,将尔等从前抗违之罪,尽行赦免,仍从优叙录,加恩安插,务令得所。

  煌煌谕旨,炳如日星,朕不食言。倘仍怀疑畏,犹豫迁延,大兵一至,难免锋镝之危,倾灭身家,噬脐莫及!尔等其审图顺逆,善计保全,以副朕宥罪施仁至意。’”

  施琅入台受降

  康熙廿二年(1683年)八月,施琅入台受降。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载:康熙廿二年(1683年)“八月,督兵至鹿耳门,水浅不得入,泊十有二日,潮骤长高丈馀,舟平入。台湾人咸惊,谓无异成功初至时也。克塽国轩锡范率诸将吏出降,诣京师。”

  清·蒋良骐《东华录·卷八·康熙二十二年癸亥》载:

  (八月)戊辰(二十九日)福建水师提督施琅奏:

  ‘臣于八月十一日,率领官兵自澎湖进发;十三日,入鹿耳门,至台湾。十八日,郑克塽及文武官俱已薙发;宣读敕诏,郑克塽等欢呼踊跃,望阙叩头谢恩。

  所有郑成功之子伪辅政公郑聪等六人,郑锦之子郑克塽及其弟伪恭谨侯郑克◇(上“舆”下“土”)等九人,伪武平侯刘国轩、伪忠诚伯冯锡范等子弟,及明裔朱桓等十七人,并续顺公下官兵家口、海澄公家口,俱拨船配载,官兵陆续护送,移入内地;并移咨侍郎苏拜及督、抚,听其安插。

  其余伪文武各官家口,见在趣令起行;兵丁有愿入伍及归农者,听其自便。

  至于江、浙、闽、粤各省被获男妇,臣仰体皇仁,已悉令回籍。

   其册印、紮付,已次第追缴;仓库人民户口册籍、船艘军器,俱令巡海道线一信等察收。’

  下所司知之。”

  郑克塽《进降表》

  江日昇《台湾外记》收录郑克塽向清朝上的《进降表》,全文如下:

  “延平王佩招讨大将军印臣郑克塽谨奏:

  论域中有常尊,历代绍百王为得统;知天意有攸属,兴朝宅九土以受符。诚五德之推移,为万汇所瞻仰!

  伏念先世,自矢愚忠,追怀前代之恩,未沾盛朝之泽。是以臣祖成功,筚路以辟东土;臣父,靺韦合(“韦合”合一字)而杂文身。宁敢负固自重,自拟夜郎?徒以保全遗黎,孤栖海角而已。

  兹伏遇皇帝陛下,高覆厚载,仁育义怀!底定中邦,如旭日升而普照;扫扩六宇,虽浮云翳而乍消。苟修文德以来远人,宁事胜心而焚海国?乃者舳舻西下,自揣履蹈之获愆;念此血气东来,无非霜露之所坠。颜行何敢再逆,革心以表后诚也。

  昔也威未见德,无怪鸟骇于虞机;今者误已知迷,敢后麟游于仁圃。伏愿视天地民物为一体,合象胥寄棘于大同。远柔而弥宁,形民因无心于醉包;贰讨而服舍,依渔自适性于渊泓。夫且问黄考之海波,岂特誓丹诚以皦日已哉?臣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

   谨奉表称进以闻。”

安置

  分别安置

  康熙廿二年(1683年)台湾平定后,清廷议政王等会议决议:将明后裔及伪官人等,安插直隶、河南、山东等省,但郑克塽刘国轩冯锡范陈允华乃贼中头目,不便安插外省,应将伊等近族家口,俱着遣来,编入旗下(应是内务府之谓)。”

  施琅得知后权衡利弊,向朝廷上了《移动不如安静疏》,主张就近安插。奏道:“若行移驻,其间有眷口者不少,无眷口者亦多,远涉长途,不堪艰瘁,逃匿生患,所不能无。又沿途搬运,百姓有策应人夫之苦,经过郡县,官吏有备给口粮之费,所到地方有拨动民房之扰;开恳耕作,有应给牛种农具之资,又是一番苦累……”

  这一意见既有利于稳定刚刚回归的台湾军民人心,又能节省大量人财物,于是康熙帝下旨改变了原来的决定,仅将及明裔朱恒等人遣京;其余军四万余名投诚人员发回原籍受职、入伍、归农,各听其便。

  清·蒋良骐《东华录·卷八·康熙二十二年癸亥》:

  “十二月甲辰(十三日):

  先是,侍郎苏拜等奏:‘郑克塽刘国轩冯锡范、明裔朱桓等,俱令赴京;其武职一千六百有奇、文职四百有奇,或愿回籍、或愿授职,应听部察例议叙。兵四万余人,愿入伍、归农,各听其便。’

  上命:‘郑克塽家口亲族及刘国轩冯锡范本身家口,俱令遣发来京。其伪官并明裔朱桓等,俱于附近各省安插垦荒。余如议。’”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

  “自成功初起迄克塽,奉永历正朔三十七年,而明朔始亡。

  疏请经略台湾,礼待克塽及诸将帅,归之京师。”

  赐封汉军公

  康熙廿三年(1684年)元宵节,为庆祝统一台湾,康熙皇帝赐封功臣;授郑克塽公爵(正黄旗海澄公)、刘国轩冯锡范伯爵。

  《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郑锦·郑克塽载:“上授克塽公爵(正黄旗海澄公,隶汉军正黄旗,国轩锡范皆伯爵。诸明宗人依氏者,宁靖王朱桂自杀,鲁王子及他宗室皆徙河南。上以国轩为天津总兵,召对慰勉。眷属至,赐第京师。克塽请为成功(上“舆”下“土”)等请官,上特许之。”

  清·蒋良骐《东华录·卷8·康熙二十二年癸亥》:“至是,郑克塽等至京。上念其纳土归诚,授郑克塽公衔,刘国轩冯锡范伯衔,俱隶上三旗;仍令该部拨给房屋、田地。”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诏授克塽汉军公;克塽死,除。”

后事


  严格控制居住

  清廷不许郑克塽回福建居住,与家人被软禁在北京朝阳门外的一条胡同里,而这里正是当年清廷软禁其曾祖父郑芝龙的地方。(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郑芝龙》)

  为防止前明及氏政权余党滋事,清廷对郑克塽的活动进行严格控制。在降清后20多年间,郑克塽仅回泉州两趟,且每次仅停留数日便被要求限期返京:

  一是为郑成功的遗骸迁回泉州。郑克塽以台湾远隔溟海、祭扫不易为由,要求把祖父郑成功、父郑经等人迁葬内地。康熙卅九年(1700年)诏准。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福建列传•卷31•郑成功•孙克塽》:“康熙三十九年,诏曰:‘郑成功系明室遗臣,非朕之乱臣贼子。’敕遣官护送成功及子两柩归葬南安,如田横故事;置守冢,建祠祀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古墓·郑成功墓》)

  二是修缮氏祖庙,即氏大宗祠(又称“延平郡王祠”)。(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祠堂·氏大宗祠(延平郡王祠)》)

  有衔无职

  康熙卅二年(1693年)内务府编立佐领,由郑克塽二弟郑克舆(下“土”)管理,分隶正黄旗汉军。

  清廷对郑克塽不谓刻薄,也非厚待。郑克塽虽授以公爵称号(汉军公),却有衔无职,坐吃山空。家人口众多,1个佐领仍无法维持生活,因此请求归还在闽、粤被侵占的祖产,结果是在晋江、同安、漳州、广东各地祖产全被地方官所占,非但不还,反将氏家人诱往数年,拖毙两命。

  康熙四十六年丁亥(1707年)八月廿七日,年仅37岁的郑克塽卒于北京。

  郑克塽临终之际,遗本奏称“家道贫寒,难以养瞻”,请求添赏1个佐领,奏准后由7弟郑克塙及子郑安德管理两次,此后两个佐领又被合二为一。雍正四年(1726年)拨入正红旗汉军。

  后裔

  郑克塽死后,郑克塽的3个儿子安福安禄安康继续遭软禁,生活没着落,朝廷的俸禄尚无法维持生计。其母黄氏再向清廷要求发还家产业,虽下令清查,但不了了之。

  此后,清廷的一些弄臣挑起各种事端,对郑克塽的儿孙们进行迫害,氏在北京动辄得咎,因小事而使克塽之子郑安福被革职,弟郑克塙被降调,或流放边疆,或贬为奴仆,或予杀害…… 至雍正六年(1728年),仅剩下半个佐领。

  雍正九年(1731年)将内务府拨出壮丁添足一个佐领,由郑克塽亲子领催郑安康管理,雍正十年(1732年)与康熙廿二年(1683年)编立的刘国轩佐领合并。

  氏这一支系,因家产耗尽,子孙逐渐衰颓,慢慢地从历史舞台上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