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山(第二卷)

  纯阳洞(清源洞、清源上洞、裴岩、裴仙岩、蜕岩、蜕骨岩、齐云岩。)
     ——纯阳洞概述
     ——“清源洞”匾题
     ——蜕岩
     ——元·后至元释用平《重建清源山纯阳洞记》
     ——明·万历郭惟贤《重修纯阳洞记》
     ——清·顺治彭清典《修纯阳洞记》
     ——清·康熙觉霍拓《修裴仙像记》
     ——清·乾隆陈大阶《重修清源洞记》
     ——清·乾隆张光宪《严禁、兴岩记》
     ——清·乾隆《公议修补赐恩后茂山龙公立碑记》
     ——清·嘉庆王恕思《公修蜕岩前亭记》
     ——纯阳洞摩崖石刻
     ——题咏蜕岩诗词
     ——题咏纯阳洞(清源洞)诗词
     ——清源上洞石刻楹联

     ——民国·曾遒《桐阴旧迹诗纪·蜕岩裴道人遗象》和现代·陈泗东按。
  西洞天
     ——西洞天概述
     ——明·崇祯林孕昌《辟西洞天记》
     ——明·崇祯林孕昌《西洞天福田记》
     ——清·顺治周廷鑨《檀越记》
     ——清·顺治粘本盛《开讲纪事》
     ——清·顺治王命岳《清源纪事》

  清源下洞
  虎乳泉
(孔泉、乳泉)
     ——孔泉—乳泉—虎乳泉。
     ——题刻。

  紫泽洞
     ——紫泽洞概述
     ——南宋·真德秀真人诰碑》。
     ——清·雍正陈万策《喜雨亭颂》

纯阳洞

  纯阳洞,又称清源洞、清源上洞、裴岩、裴仙岩、蜕岩、蜕骨岩、齐云岩,位于清源山顶三峰之中峰上。一般称清源洞者均指此。

  在清源洞西麓,有南宋·嘉定十年(1217年)、绍定五年(1232年)两任泉州知州事真德秀名义题镌的清源洞四至界刻。(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真德秀》)

  纯阳洞概述

  ·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七·地理·泉州府·晋江县》:“清源洞,在泉山,有上、下二洞。上洞名纯阳,在山巅,乃东瓯王避汉兵处。后有石室,宋·裴道人仙蜕之所,号蜕骨岩。”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载:

  “中峰上统称纯阳洞,亦名清源洞,是为上洞。陟其巅可尽览郡中诸胜。明·李光缙读书于此,林孕昌(号素庵再辟西洞天而讲学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光缙林孕昌》)

  据今所见,山门从西入,立二石为表识。内地平旷,前列三石塔。迤而东,上始筑石垣之山门。国朝(清)粘本盛(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粘本盛》)勒“第一洞天”四字于门上。入门上镌“蓬莱”二字,旁书元·至治辛酉(至治元年,1321年)造。

  内左右皆有石塔,层级而上,又为盖屋之山门,匾曰“天工作筑吕仙”之语,螺阳陈文辉书。曲而西镌“清源洞”二字于石壁。

  累而上,东筑一楼以护诸洞。其余齐列,以西首殿祀佛祖。次为素庵 林孕昌,号素庵檀越,三即仙蜕岩石室,四为韩忠献韩琦,謚忠献蔡虚斋蔡清,号虚斋顾新山顾珀,号新山三公祠。(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孕昌韩琦蔡清顾珀》)

  又西为偕乐石亭。

  旧《志》谓蜕岩在洞北者误。其初先有蜕岩,而后有佛祖殿,观下释用平记自明。(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宗教·佛教·元·名僧·用平》)

  又其后乃有林孕昌朋来轩、偕乐亭,又其后乃有公檀越祠。

  (清)乾隆己亥(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即朋来轩地建观空楼,而祀韩琦蔡清二公于楼上。观下张光宪记自明。其祀韩琦也,以为此山神降生也;其祀蔡清也,以发解时此山三日作玉磬鸣也。至壬子(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重修,以高山不必建楼,仅作一层而改称观光阁。嘉庆间(1796—1820年)又以顾新山顾珀亦此山降生而并祀焉。

  前《志》称旧有亭曰“千峰紫翠”,有应真阁,皆元时建;下有亭曰‘望仙’,曰‘闻钟’,皆(明)洪武间(1368—1398年)建。今无其迹,想亦东楼前护房等处兴复时改易旧名耳。

  佛祖殿前,明·史继偕(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史继偕》)匾曰“灏天邻”;左右壁有数碑,内国朝(清)太守王廷诤匾曰“海天一色”。

  林孕昌)檀越上进安石像,片上有黄景(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景昉》)赞:
    “涌海孤峰,撑天半壁。有伟先生,衣冠翼翼。
     容俨若思,义形于色。刀尺千家,鼓吹六籍。
     夜气垂旦,潮声屡汐。未发观心,无象研易。
     泗水真传,考亭旧迹。共企源山,永瞻盘石。”

  旁有门人何承都赞:
    “唯我夫子,道大莫名。妙契羲象,占史以成。
     衡量天下,朝野自贞。严色温气,爱畏俱平。
     翼翼穆穆,或曰先生。不夷不惠,圣和圣清。
     龙蛇之蛰,凤凰之鸣。讲坛演畅,智愚咸倾。
     如狮子法,如振潮声。松香花雨,霜钟玉京。
     拥书问道,甲胄冠缨。小子何知,顶礼泰衡。
     泉源有乳,石笋莹莹。夫子之德,维日月明。”

  下进为讲堂,郡守高联兴额曰“正学山斗”。黄景(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景昉》)刻石柱曰:“泉山道貌追邹峄,笋水经心绍考亭”。

  有林孕昌《西洞天福田记》,周廷《檀越记》,门人粘本盛《开讲纪事》,王命岳《清源纪事》。以上碑记俱见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孕昌周廷鑨粘本盛王命岳》)

  上文提到的千峰紫翠亭、望仙亭、闻钟亭,皆在清源洞前,至清初已无其迹。

  千峰紫翠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千峰紫翠亭》:“千峰紫翠亭,在府城东北三十九都北山之麓。元时建。”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千峰紫翠亭》“千峰紫翠亭,在北山之麓。”

  望仙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望仙亭》:“望仙亭,洪武(1368—1398年)间建。(在府城北清源洞之前)”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望仙亭》“望仙亭:在清源山上洞之前。”

  闻钟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闻钟亭》:“闻钟亭,洪武(1368—1398年)中百户吴成重建。(在府城北清源洞之前)”

  还有喜雨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喜雨亭》:“喜雨亭,在(府城北)九都(应为卅九都)。宋·乾道元年(1165年)郡守韩仲通祷雨于清源洞,雨随应,遂因洞口小亭遗址重建,匾曰‘喜雨’。”

  “清源洞”匾题

  清源洞有“清源洞”石匾一方,嵌墙而立。幅高宽60×135厘米,字38×32厘米。

  清·道光《晋江县志·人物志·文苑》的记载:庄一俊尝涉清源绝顶,酒剧兴发,睨青衣行酒者发鬓长可笔也,令背而捉发濡墨汁,大书‘清源洞’三字。旁署曰‘天台学道山人’,作龙攫螭走状,至今悬洞门。一俊文慕韩愈,诗好李白杜甫,其不挠不羁,斗酒百篇类李白,故人咸呼为谪仙,自号亦曰初仙。尝有诗曰:‘一春中酒非关病,半日无诗便觉衰。’寄兴远矣……”

  庄一俊,字君斐,号初仙石山八石山人,明·嘉靖间晋江青阳人。历官户部主事、吏部验封司员外、浙江参议,诗文书法皆有成就。(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庄一俊》)

  泉州学者傅金星《泉山采璞》和陈允敦《泉州名匾录》据《晋江县志》均认为,现存“清源洞”三字匾题即庄一俊真迹。

  但许添源认为此刻不是庄一俊真迹:“现‘清源洞’三字稳重清秀,并无‘龙攫螭走状’。署字虽风化严重,痕迹模糊,但隐约可辨有一‘平’字,与‘天台学道山人’或初仙石山八石山人等题款不符。”

  蜕岩

  南宋·绍兴间(1131—1162年),裴思休道人尸解于清源山中峰,邦人肖像创屋以祀,匾曰“纯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裴道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仙石室广约六尺,高邃寻余,上石危峻,所镌者曰‘出世清真’、曰‘栖碧’、曰‘蜕岩’。明·陈惠书曰‘有仙则名’。门之对语曰:‘道满好斟三盏酒,山灵长笑一枝花。’

  其建蜕岩,当始于宋·绍兴间。后乃创佛祖殿,宋季岩废。

  元·至元十八年辛巳(前至元,1281年)法昙复之,大德五年辛丑(1301年)一聪新之,元统二年甲戌(1334年)契因又修之。……

  明·万历二十六年戊戌(1598年)太守命詹仰宪重修之。……

  (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同知彭清典又修之。……

  康熙十八年(1679年)觉霍拓仙像。……

  乾隆十六年(1751年),守王廷诤重修。……

  (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令王隽严禁、兴岩,绅士颂其德政。……

  方斋 公、蔚圃 公同诸绅士公议兴修……起于辛亥(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之十二月,于壬子(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十月竣事。……

  嘉庆十年(1805年),公修蜕岩前亭。……

  (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又公修之而补祀顾新山为三公祠。”

  【按:清源洞原有“二公祠”,祀韩琦蔡清。嘉庆廿一年(1816年),泉州知府徐汝澜主持修葺清源洞,于“二公祠”增祀顾珀,为“三公祠”(又称“三贤祠”)。祠内原有石柱联:“为相为师为儒,三贤均分岳降;立德立功立言,千载共仰山高。民国时三公祠尚存。后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韩琦蔡清徐汝澜顾珀》)

  元·后至元释用平《重建清源山纯阳洞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收录元·释用平后至元四年(1338年)《重建清源山纯阳洞记》,但有删节。今核对原件,以[]补上,并分段按注如下:

  “天下山川岩洞幽胜[之处],必仙佛所庐。佛或因仙而居,仙或因佛而显,乃相与成物外之风致[也]。

  泉之清源上洞,宋·绍兴间有道人[其]姓者来自江东,日戴通草花,行歌于市,曰:‘好酒吃三盏,好花插一枝,思量今古事,安乐是便宜。’或邀之饮,率三酌而止,俗[颇] 异之。忽连月莫测攸往,既而,樵者于洞石室中见巢(左“钅”旁)骨拱手端坐,草花委其前,方知尸解于此。邦人即其骨肖像事之,并创屋以祀群仙,匾曰‘纯阳’。

  始,游玩者弗悟道人寄意[于] 花酒之外,以为实嗜于尔也,岁时竞携酒肴以渎之,箫筑以噪之。识者咸谓:‘山川时运[之]未亨,俾灵区奥域,鞠为花馆酒台,岂称道人清净无为之旨哉?’爰议室之左构殿,以奉普陀大士,设蓍龟,以为士庶之乞灵。荤酒之风遂弭,[福利之誉日彰,亦犹闽之升山兰若,乃任真君上升之地,其景物胜概为一方所推美,鼓钟香火愈久愈炽,前谓因依者其此类矣。]

  暨宋季,兹山悉毁,[猱穴(左“犭”字旁)宅焉。]

  【既“构殿以奉普陀大士”,又“设蓍龟籤筊以为士庶之乞灵”,这是欲以佛教菩萨和佛教世俗化的卜龟来刹住世俗化道教,其结果是有效的,“荤酒之风遂弭”

  对此佛、道互为补充的现实,碑记撰者释用平智泰认为是“仙依佛而益显”,又是“佛或因仙而居,仙或因佛而显,相与成物外之风致也”。一言以蔽之:“悟清净无为之理,了仙佛异派同源。”这也是元代泉州佛、道合流的理论依据。】

  我朝至元十有八载(辛巳,1281年),四松僧法昙[抚迹吁悼而]谋兴复。适心泉 蒲寿晟同其弟海云平章蒲寿庚[协力]捐财以资之,规制比于曩时无虑十百。

  后二十一年(辛丑,大德五年,1301年),岚木顿朽高弟一聪继创,殿宇一新,应真阁、观空楼以次而成。(《晋江县志》原 按:此观空楼不必乾隆间所建之地。)考石记三十处。杉松数万本,绕石墉二千余丈,以防野烧。开新田二十余段,以备香灯。复得信斋万户公、心泉之孙一卿蒲仲昭 诸公相与辑事,故能若是。

  [此段碑记原文为:“后二十一年,召高弟一聪踵其席,遂考故业,屋创未几,岚木顿朽。奋肯构之志,勤勤勿怠,越数祀而殿宇辄一新。庋四大部则有阁容,□息则有堂,应真阁、观空楼继而成之。考石记三十处。杉松数万本,绕石墉二千余丈,以防野烧。开新田二十余段,以备香灯。噫!之作较师之功岂谓有加欤?亦气运之当亨,仙依佛而益显。适丁其时也,复得信斋 万户公、心泉之孙一卿 公相与辑事,故能若是。”]

  [生晋邑瑶林,授经四松,号石门,住山余三十年,足不越限……岁庚午,诫其徒契因主洞事。癸酉夏五奄化,全躯窆于山之胁。 ]

  越甲戌(元统二年,1334年)契因复修佛、仙二殿,以及门楼,意在归功于师,恐没其名,请予状其巅末。力请不已,乃为之记。

  [此段碑记原文为:“越甲戌,因以佛、仙二殿犹欠翻盖,乃撤修之,门楼弊漏,因重新之……因原所自当归功于师,恐没其名,请予状其颠末……”]

  [悟清净无为之理,了仙佛异派同源,徜于是得尔师之心,则一竹一木一水一石皆不刊之铭刻,讵心肤浅之词以讬永久之传哉!]

  时大元·至元戊寅(后至元四年,1338年)孟冬。

  [此段碑记原文为:“大元·至元四年龙集戊寅孟冬日,万安禅寺用平 智泰 撰,壮敏侯孙彦方 长安书篆”]

  明·万历郭惟贤《重修纯阳洞记》

  明·万历二十六年戊戌(1598年),太守命詹仰宪重修纯阳洞,郭惟贤(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郭惟贤》)为作记。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收录此记文,《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如下:

  洞作既竣,尔久詹仰宪以其图示余曰:“此郡太守今观察公所属也。”

  案图:洞于泉山脊冈,而中窿若台,宿士女解祠骛望,趾以相错。物力既绌,有司任其废兴,无为缮完。缮完之自观察,盖以其奉如干缗经始,它一以听助役。助役未可卒集,而护作者往或发取其中,观察曰:“是必君乎?”

  君既受命,而校计缮修之费,则自以其力虑材鸠佣,乃徐按助役藉继焉。而洞为殿如干楹,云粢蝎蠹,及是率易以文梁劲桷。后有明室,室有幽堂,即游人繦属讌寝,各即其次。旁有太清阁翼殿,若蜕岩之间,料戾而望,不及数楹,乃移之西偏,更为重乐浮柱,可数十武,窱以甬道,上属山顶,将为亭其上。循洞稍南,陉旁而密,营大士亭,连甍相辉,为观察禖祝之所,而像观察其中,系去思焉。

  君复念是洞绾一郡上游,主以一僧,僧所有田仅数十亩,山十余亩,为洒道费微矣。而田没租逋,委为空舍,便缶鬴灶,旋有旋敝。君曰:“是不可以吾世而失。”后图乃案志徵石,得其疆亩,复诸豪右并兼者十六,而以己赀偿诸缙绅而归者十四。又为上状中丞台,去其徵饷以固僧志,而后送迎扫除之役,僧得稍取给其中,斯亦勤矣。

  余比以楚事之竣,登顿洄沿,解带临风,嚣尘□隔。赏心兹会,盖徘徊于大士亭者,以甘棠观察而不□去。

  君又以书至,曰:“是山川所由以兴废也,不可无纪。”夫山川兴废,于政不足乎列;然以观察之不忘情清源,与清源之系思观察,则皆政也。而矧君为司寇公詹仰庇 ,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弟,敦礼有猷,冒费与怨,以成观察,皆可书乎!

  书之万历戊戌(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冬勒石。

  清·顺治彭清典《修纯阳洞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载:(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同知彭清典又修之。清典自为记。”并收录此记文和彭清典诗两首。《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如下:

  “北出郭门十里许,而遥有山,曰‘清源’。

  泉之有清源,犹瓯之有雁宕,处之有括苍,增城之有罗浮、石门也。山不甚高,而嵂崒郁苍,与南紫帽对峙,为泉井络之秀。绝顶有岩,岩下有泉自石窦出,乳甘而冽,特为胜妙。昔宋·裴道人成真于此,就洞祠之。虽无璚花瑶草、毛女芝童,伏虎旧迹斑然可考。里人有祷辄应。四时登高,游屐弗绝。泉钜公辈出,科名甲海内,实此山钟秀。所谓有仙则灵,诅非明验欤!

  自丁戍后,盘据山妖,云隐雾栋,半染红尘,几使羽人长往,烟驾不回,岂山灵亦有劫数,裴老力可驯虎制蛇,不能守其一区之洞壑耶?

  余去岁曾与同寅郡伯司贞 公、司理望如 公邀同眺览。探石室,观丹竈,顿令凡心欲脱。四顾倾圮,山僧请葺之。因公冗,鸠庀未遑。兹移守中州,思秋禊久订仙诺,乃疏倡缘修。僚友乡衮同心应者,各随愿力,而余捐俸卒业焉。

  工始中秋后二日,重阳前告成。又得相国张二水先生张瑞图,号二水,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张瑞图》)所勒石像,甃之廊壁,事殊奇凑。

  顾余私念,璚都命浅,金录道微,是役也,非敢效张融舍宅、陆襄置殿,奢祈福报,特以修举废坠,为此邦护惜山灵,职不容诿。且余待罪于泉七年,守官无状,但素心清影,常寄在碧水丹山间,将藉乎以告山灵,计清源君与老必有知而照余者。

  于是渚笔为记,仍别以诗。岁顺治己亥(顺治十六年,1659年)重九日。

  《又别清源君诗》:
        占断北岩第一天,扃云巢薜几千年。
        寒芽露乳清泉滴,古洞苔封白鹤眠。
        曾托生光宋史,仍看伏虎了元。
        三湘吏喼车尘愧,辜负名山此日迁。

  《别老诗》:
        苍峦紫阙羽衣家,漫拟裁云濯露华。
        三酌杯中芳草梦,一枝鬓负碧桃花。
        敢攀仙杖留清磬,深锁洞门护彩霞。
        别去嵩山回首远,余甘还忆涧边茶。”

  清·康熙觉霍拓《修仙像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载:(清)康熙十八年(1679年),觉霍拓修裴仙像。霍拓自记。”并收录此记文。《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如下:

  “岁己未(康熙十八年,1679年),余驻节温陵。公务之暇,辄偕二骚人墨客,览山川,探名胜。

  出北郭十里许,有山曰‘清源’,泉石幽异,烟霞澄鲜,隐见千形,晦明万状。余顾谓客曰:‘是诚名区胜境也,庶几其中有隐君子乎?’

  迤而上,至于绝巅,有洞名‘蜕岩’,蔚然深秀,石牀丹竃,历历烟崖中。客指谓余:‘有宋·裴道人成真处,当年栖隐此间,遗迹难尽考,相传有驯虎制蛇诸事云。’

  余喟然浩叹曰:‘嗟夫!余所谓隐君子者,其在斯人欤!’

  夫士君子之立身天地间也,出则当为国家建珠勋,标伟绩,坐于庙堂,张弛纪纲,务使利泽垂苍生,名声显当代,铭鼎彝而勒金石,俾千百世下歌功颂德不衰。即或洁身高蹈,飘然而隐也,亦且托迹岩阿,栖神烟水,葆性完真,超然尘?之表,务使流风余思,阅千百载而长存。熏蒿悽怆,若或见焉。

  余尝慨夫有山以来,登高赋诗,临风釃酒者,不知凡几。中间岂无权贵之公侯,赫奕之卿士,携仆妓,拥笙歌,志满气盛,穷耳目之娱以取快一旦,迄今皆泯灭消沉,化为荒草寒烟,与东流俱逝矣。欲考其当年姓字,而落莫皆无传者。

  今真人独留迹蜕形,云卧丹台之上,与山灵同不朽。岁时伏腊,都人士香火祠之。四方游客,登斯岩者瞻礼其像,皆叹息咨嗟不置,是独何修而能感人之深,入人之至,使千秋万岁后,留连眷恋,一至于斯?以视世之檄榷窃位,垣赫一时,不旋踵而湮没无闻者,其相去何如耶!

  是岁之秋,真人遗像忽然颓毁,余重慨夫比年兵火沧桑,仙灵亦遭劫数,今不葺而修之,使当年胜迹埋没于云崖烟莽中,致千载下仰高风者无从于名区胜境之间,挹其余光而吊其遗迹,是亦吾党十君子之耻也。

  于是捐俸属山僧葺新焉。涉旬而工成,貌像端庄,较曩日为倍。其云牕雾栋,零落倾毁者,募诸同心,次第踵理之。

  余少从事儒林,素不谈所谓神仙怪幻之术。是举也,非敢效张融舍宅,徼默报于渺茫不可知之中;特以先贤旧迹,不忍湮没于将来,以贻山灵之憾。且余弱龄委贽,数载从戎,亦甚不愿落落因人,使姓字无传于奕世。虽出处道固不同,然而流风余思,足以感人,盖于真人仰止焉。

  若夫山水之奇观,仙灵之显应,古今名贤有述而传之者,毋客余之喋喋也。

  遂书而勒之于石。”

  清·乾隆陈大阶《重修清源洞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载:(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守王廷诤重修。陈大阶记。”并收录陈大阶(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陈大玠》)记文。《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如下:

  “史记东越王退保泉山,颜师古以为泉州之山,曹能始《名胜志》谓师古(唐)贞观(627—649年)时,未有泉州之名,应在福州。余考(唐)睿宗·景云(710—711年)之先,闽下游统称晋安,而福州则无所谓泉山者。能始福人,私而欲争之耳。可见果属名胜,地非其有,犹将冒之,以夸天下来世,而况居桑梓听其颓坠不能武前人而增新之,此非生其乡者之愧哉!

  盖郡乘所载,泉山为岩三十有六,今之圮者八九,而清源洞高踞绝顶。山者郡之镇,洞则又山之主,洞湮山寂,郡失其瞻,岂复诸岩之比乎?

  昔洞初兴,由(南宋)绍兴(1131—1162年)间,裴道人来自江东,尸解嵌石,众因敛其蜕骨而塑之像,神灵大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裴道人》)

  迨元·至元(前至元,1264—1294年)中,四松僧法昙劝募营建,时有公者蒲寿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蒲寿晟》)成其志。往而石门一牕同寓户孙公继之,更加恢拓为四大部,为应真阁,为观空楼。外则缭石墉二千余丈,以防野烧。开新畲三十余段,山在田上,田在山下,犬牙相错。镌石山上三十余处,用为标识,以充伊蒲,然后佛场胜而仙迹存,皆其师徒高行笃业,为郡增光,非偶然也。

  自兴以来至明中叶,住山者或不逮畴昔,洞渐衰坏,而林郁树木多被芟夷。其田亩属于禅家者,贪狡豪强竞起攘夺。乃得詹咫亭詹仰庇,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先生介弟尔久詹仰宪,承观察公修复之任,亭屋之本有者完之,其待设者构之。按志徵石,得其疆亩,求还所并兼者十六,以己赀偿缙绅而归者十四,俾释子得以瓣香柑延,使名胜为不朽,其用心也如此。

  今岁久事迁,洞沦于衰坏者如前,而若君者不再作泌蒭氏,为山之界日蹙,为田之数日损,皆有力者饕口蠶食,而遗僧以输租之累。不有泉守公鼓舞,郡人多方葺洽,檄令长清其侵渔,则洞湮山寂,郡失其瞻,混沌鸿濛,其奚所底哉!

  夫名山者,宇宙辟之,鬼神护之,必无终敉理而废兴有数,则余所为深叹也。故洞僧正中来请,不敢以不记。

  公讳廷诤,安徽全椒人。令长者,一公,讳永书,直隶河间人;一公,讳,湖北江夏人。郡人好义者为余弟庭若,讳文辉。凡费金若干两,倡其戚友经伯嘉猷仲来兆泰等各致乐助,共襄厥成。庭若君惠安人,君余里人也。其余诸君姓字,及兹役所縻,俱载左方。洞规制仍旧,惟西偏面南新筑小楼一楹,足供眺远,由乾隆庚午(乾隆十五年,1750年)冬落成。

  僧正中方籲控案之未结者于官,于请记时若有不能言其意者,余曰:‘吾观洞中勒石,纪本朝观察公、公,郡侯公、公,邑侯公、公,先后为僧纯阳剖明旧产,永相传守,以山之灵,贤有司之明,其昭雪可俟,毋苦也。’乃以记授之,命详所谓本末者,锓诸壁焉。

  时乾隆十有六年辛未(1751年)。”

  清·乾隆张光宪《严禁、兴岩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载:(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令王隽严禁、兴岩,绅士颂其德政。张光宪记。”并收录张光宪记文。《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如下:

  “清源为泉郡屏障,上起三峰,形家谓之三台。中峰为清源洞,前有孔泉,石罅出水,特著灵异。山名泉山,郡名泉郡,皆取于此。尤多瑞徵,昔宋·郡守国华笃生忠献韩琦,谥忠献于郡署,传为泉山降神。明·文庄 先生蔡清,谥文庄发解,清源山鸣如玉磐者三日。余如俞虚江俞大猷,号虚江顾新山顾珀,号新山诸前辈,皆山灵郁积,种为人豪。山入韵士,为光翰墨,寄迹蜚声者无论矣。(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韩国华韩琦蔡清俞大猷顾珀》)

  是以自宋迄今,种松柏为山荫,举僧住持,务令香烟不替。而接引无资,或无以固僧志。前绅蒲心泉蒲寿晟孙信斋詹尔久詹仰宪林素庵林孕昌诸公舍资置产,蠲饷给僧,载在碑记,祀以檀越,志不忘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蒲寿晟林孕昌》)

  尔年来寺僧不守清规,卖地葬坟,斫树廓地,奸贪时闻,遂致近山十三乡棍恶率众攻山,群僧遁逃,而棍等始以除僧为名,继则串通约保书役,因而为利寺田,饱其仓庾。山树日寻斧斤,即数百年宋树已斨大半。恶徒盘踞,游人裹足,阳春芳景,化作栖苴寒烟,伤已!

  又赐思后茂,乃入城龙脉,该处变有柔土,形家以为灵气攸锺。附近棍徒开厕筑室,挖土烧炉,穷年惨掘,皆于形气有关,阖郡胥受其害。绅土等目击地脉之伤残,追寻兆釁之有自,列款呈宪,恳其申讨。

  大邑侯秋圃 王隽以菁莪造士之心,宏棫朴作人之化,思培植乎善类,宜攘锄乎奸凶,爰将党众盗砍之乡棍人等,按律严惩,押追树价,饬交绅士。乘时兴工,从山门外上至观音厅、裴仙洞、观空楼、偕乐亭止,逐层估计,废者重新,颓者修整。料取其材,工惟其坚,一还天外幽奇之胜。又为按记徵石,清其寺租,饬举戒僧住持管掌。再培楸松,申严挖土之禁,从此林木葱蒨,脉气郁蒸,岳降有基,崧高再咏,皆宪仁培植再造之恩也。

  绅士等以忠献韩琦文庄蔡清二公皆源山降灵,功在当时,泽垂后世,为位于观空楼上,奉为本山司土明神。又以邑侯有造福山灵之功,于观音厅殿左奉安长生禄位,勒功贞珉,与源山并垂不朽。

  夫清源之为泉胜,久载方舆,仙家踞为灵境,学士倚为精舍,而当颓废荒落之余,人既灰心,神亦退气,虽有骚人墨客携侣登临,籍草班荆,惟见白云青霭,飘拂衣裾而已。既而暝色迫人,栖憩无所,且鬼蜮为祟,卧寝不宁,则相与掉臂去之,又何以锺瑞气而扬山灵也哉。

  今贤邑侯一为振兴,而天地秀杰雄奇之气仍还旧规。试为陟其巅崖,寓目登眺,岂惟叠巘峻峯,若置青云之上,乃至大海环绕,一望苍然,日本、琉球若可指见。天下奇观不经点缀,谁有穷其幽而极其奥者?是邑侯之功也。

  侯讳,字用章,号秋圃,浙江仁和人,乾隆丙子(乾隆廿一年,1756年)举人。

  时乾隆己亥(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重阳日。”

  清·乾隆《公议修补赐恩后茂山龙公立碑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载:(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绅士陈联捷林聪柯者仁等公议修补赐恩后茂山龙。……按:补山脉事未终局,故嘉庆十九年(1814年)绅士又请前守富信补之,亦未果。”并收录《公立碑记》记文。《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如下:

  “泉有四大名山(东北的清源山,西南的紫帽山,西北的朋山[一说葵山],南边的罗裳山),清源首屈一指。盖扶舆清淑之气,其磅礴郁积为特厚。是以五郡之人文蔚起,盛行上国,昔王梅溪王十朋,号梅溪,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守是郡,尚题‘八闽形胜无双地,四海人文第一邦’之句于府治门首。可见人杰由于地灵、芳徽至今未泯也。

  源山为郡北巨镇,高峰矗起,岩岫回环,峰称三十有六,虽其旧址半属湮废,然稽之志乘,废迹犹历历可考。近因山木为地棍戕毁,以致寺渐倾圮。念此山系泉郡命脉,古木砍伐殆尽,而寺复倾坏,岂非缙绅先生之羞?

  于是方斋 公、蔚圃 公同诸绅士公议兴修,而郡中诸好义者亦勉力捐输,共得千有余金,先将寺宇次第修葺。观空楼本系朋来轩旧址,公议以为高山不必建楼,改为观光阁,而蜕岩及观音厅与东楼僧房暨西边护房,亦一并修理而黝垩之。至山门,地已倾陷,橡桷朽败不堪,重新修整。林素庵(林孕昌)檀越亦重修新建。

  起于辛亥(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之十二月,于壬子(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十月竣事。始修董其事者,孝廉人瑞也。计费将及四百余元,尚存银一千一百十四元。未交者以为赐恩后茂修补龙脉之用,谨将捐人姓名数目已交未交者开列于左,以见山灵之兴废有时,而吾泉好义之人为不少也。

  至后茂山之修补,则现在再行劝捐,以期集事,尤望乐善之有同心也夫。”

  清·嘉庆王恕思《公修蜕岩前亭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载:(清)嘉庆十年(1805年),公修蜕岩前亭。王恕思记。”并收录王恕思记文。《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如下:

  “清源为泉郡镇山古迹,有三十六洞,而蜕岩踞清源之巅,又为三十六洞之冠。

  蜕岩洞口,旧有古松数十株,宿云栖烟,翘青滴翠,相传为有宋时物。而今根株之尽,非独风雨之飘,此旧观之必不可复者也。

  蜕岩石龛之前建广亭数楹,所以奉仙香火,而增兹山胜概。前人之诗歌题识,隐见于藓痕石壁间者不可胜数。当年之游览,何其盛也。乃铃甑之委坠,榱栋之倾欹,与仙像之剥落,为日已久。

  窃念游览之兴,亦因时势为殊异。今之游弥陀岩、赐恩岩多而游蜕岩者少,盖喜弥陀、赐恩之易于登蹑,而惮蜕岩之难以攀跻也。夫非俯仰而有所兴怀,触目而行其善愿,名山其谁与作缘乎?

  文时日耀清和泽曜同游于此,见古迹之颓废,共谋修葺,以复旧观。嘉庆十年乙丑(1805年),四月兴工,八月告竣,而蜕岩胜概奂然一新。

  余既嘉诸君之志,而又以知仙之灵,其兴起人好善之心者,必有在也。诸君捐赀,不及旁人,而共力均财,亦无等差,故不序捐赀之额数,第记其岁月而存其姓氏,以俟后之君子。其缮完补葺,庶几相沿于勿替焉者耳。”

  纯阳洞摩崖石刻

  纯阳洞刻有宋末元初泉州阿拉伯人蒲寿晟(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蒲寿晟 》)《题纯阳洞》:
    “路入松萝去, 闲眠石顶云。半宵忽闻虎,六月不飞蚊。
     烟郭多年画,晴畴破衲纹。世无俱绝粒,持钵不如耘。”

  明·李元阳于清源洞顶悬崖石壁诗刻《清源山仙蜕凡骨》。李元阳仁甫,号中溪,太和人。嘉靖五年(1526年)进士,曾任福建巡按监察御史。诗曰:
       “卧云煮石有真机,蜕骨仙人丁令威。
        日暮不留岩下宿,空教萝竹袭人衣。”

  清· 苏州人许焕[康熙九年(1670年)任莆田郡守]有一诗刻,为石碑,嵌于清源洞门前左壁上:
              (一)
       “九秋晴日丽层峦,策杖攀崖天际看。
        东监海沙叠浪涌,西临宝盖翠岩巅。
        石间玉乳流琼液,岭畔松风响碧湍。
        传说齐公多凤菊,夕阳斜照暮光寒。”
              (二)
       “蓝舆十里出风烟,露白葭苍九月天。
        舟碧浮霞千嶂耸,山腰细靄玉虹悬。
        刺桐绕堞依双塔,紫帽飞津成大川。
        遥望嵯峨一抹远,壶山横亘万峰连。”

  施世钧(生平不详)在纯阳洞顶巨岩岩壁间有诗刻:
       “远上白云石径斜,眼中沧海是仙家。
        昔年丹灶曾开火,今日山桃正发花。
        对语孤僧忘岁月,静观老树是烟霞。
        游人到此休尘念,漫说登临玩物华。”

  纯阳洞顶有刻石“盝碧”二字,署“乙丑仲夏,吕醉翁书”。该二字系磨掉李元阳诗刻所镌,可知吕醉翁为嘉靖之后刻石。“盝碧”旁,另有施世纶(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施世纶》)题刻“出世清真”施世钧题诗,系避“盝碧”所镌,故“盝碧”刻石应在氏兄弟之前。因此,这个吕醉翁应是明末清初人。

  题咏蜕岩诗词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收录明确是“咏蜕岩者十三首”

  明·李元阳诗。(见上“摩崖石刻”)

  (明)
简霄诗。(见下“南台岩·摩崖石刻”)

  (明)黄河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河清》)诗:
       “绝崖高挂小岑楼,鸟自低飞云自留。
        曙发海天鸡独开,山分闽越景全收。
        江清树老今还古,石峭寒生暑亦秋。
        悟入寻真真已悟,移文休到此山头!”

  (明)陈琛(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琛》)诗:
       “松柏参差间石楠,藤萝藉手到仙庵。
        清来源水寒生北,紫染帽峯秀出南。
        净上抽茶堪慰渴,晴云欲雨不为岚。
        炉薰柏子留天使,诗酒从容半日谈。”

  (明)黄润(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润》)诗:
       “绝顶灵岩隐翠微,游人遥礼五云飞。
        猿惊鹤怨无消息,应待千年一度归。”

  (明)苏濬苏浚,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苏浚》)(《清源洞蜕岩》)
       “叠嶂寒泉落彩霞,回看春色遍桑麻。
        沧溟暗度仙人窟,鸡犬全飞野老家。
        千古江山留幻骨,半空云雨湿残花。
        坐来不觉诸天静,隐隐钟声到客槎。”

  (明)黄克晦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克晦》)诗:
       “频年五岳遍寻师,蜕影虚岩坐自疑。
        台下云生知有梦,天边鹤过忆曾骑。
        夜坛箫籁含明月,阴壑松萝动暗飔。
        依旧千峰俱遶榻,四檐云气为伊谁?”

  (明)郑之铉诗:
       “鱼城烟火望来曾,百丈坪前一再登。
        海上红云携断雨,山中白日对孤僧。
        雾深半榻迷樵径,人到空花点佛灯。
        蜕骨千秋何所在?只应别殿锁◇嶒。”

  (明)黄景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景昉》)诗:
       “绝顶松阴夹道栽,天然华盖护中台。
        人烟绕郭鸡栖处,石乳澄潭虎啸来。
        海估风微飞豆过,山僧日晚采茶回。
        神仙脱骨终何许?浊世空消酒一杯。”
  又:
       “隔宿重游未厌频,十年虚负北山神。
        空桐树老霜前色,通草花开梦后身。
        闲数溪桥鸦点点,笑看郡郭堞鳞鳞。
        何人杖屦还孤往?三变蓬莱海上尘。”

  (明)周廷鑨(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周廷鑨》)诗:
    “昔年高士径,今日望仙台。啸虎人安在?骑鱼客不来。
     天低云叶坠,山静雨花开。欲判三生事,临风酒一杯。”

  国朝(清)吴方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吴方皋》)诗:
    “古洞餐花处,萧然物外情。月流千树影,杯度两江声。
     迹与苍云远,身随紫鹤轻。浩歌绝顶上,一啸万峰青。”

  〖注〗餐花:即餐英。《离骚》:
“朝钦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物外:世外。两江:晋江与洛阳江。苍云:白云。

  (清)德萃(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德萃》)诗:
    “乘兴来蜕岩,时属三春暮。残花落满阶,巧鸟啼盈树。
     信宿不言归,主宾欢道聚。南窗共翦灯,促膝倾情愫。
     睡去到三更,潇潇闻雨澍。中心一何忭,以兹及时故。
     晓起不见山,满天皆岚雾。画永何以消?闲搜长短句。
     当且待晴明,言旋理杖屦。”

  另有清·丁炜(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丁炜》)《齐云岩分得阿字》
       “闲支轻策蹑层阿,绕磴松杉积翠多。
        岩顶香泉流石髓,洞中仙蜕隐烟萝。
        春深坐见桐花落,夜静时闻虎啸过。
        咫尺江城环碧槛,频从云里听笙歌。”

  〖注〗齐云岩:即位于清源山顶峰的蜕岩,“齐云”极言其高。分得阿字:联吟赋诗活动的一种形式,事先选定几个韵字,抽签分得哪个字,即以此字的韵部为韵作诗。“阿”字属下平声第五部“五歌”韵。策:策杖,拄着拐杖。石髓:石钟乳。咫尺:古代指八寸,经常用来指距离近,如“近在咫尺”。江城:频临晋江的泉州城区。

  题咏纯阳洞(清源洞)诗词

  北宋·钱熙(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钱熙》)《又题纯阳洞》:
    “十里扪藤萝,千崖插虚碧。仰觉云汉低,俯见尘市窄。
     小山走委蛇,远水别支脉。身骑鹪鹩枝,目眇大鹏翮。
     更有千载人,幽岩蜕空魄。朝蹑一片云,夜啸百丈石。
     我疑真人去,留此守剑舄。道人既无心,何事苦著迹。
     我有一壶酒,起舞酹仙伯。松权虽殊途,宇宙同作客。”

  元·偰玉立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偰玉立》)《清源洞》诗(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洞府神仙去不还,清源紫帽耸高寒。
        泉南佛国几千界,闽海蓬莱第一山。
        夜月凤箫声隐隐,秋风鹤珮听珊珊。
        瑶池岂隔尘环路,更叩危岑最上关。”

  明·李源(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源》)(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绝有人间一洞天,瘦藤扶我翠微巅。
        空中台阁魁三象,海上风烟荡八埏。
        地接龙堆双鸟去,仙遗虎谷一书悬。
        几时坐得山钟静?白石青云自对眠。”

  明· 正德十一年丙子(1516年)夏,福建匳事查约(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查约》)自榕来泉,同总督刘镇登游清源山,赋五律《清源洞》(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我爱清源洞,凌虚绝点埃。蜕岩留色相,石刻记蓬莱。
     远岫开图画,飞花落酒杯。悄然天景里,百岁几人来。”

  【注】凌虚:也作陵虚,意即升于天空,这里夸张形容清源山之高。色相:佛家语,禅学以一切外物凡有形式者,皆谓之色相。蓬莱:仙山名,在渤海中。岫:山。

  明·朱鉴(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鉴》)(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天下名山多,清源居第一。三十六岩环,中有读书室。
     冠盖相追随,优游仅半日。行云返岫迟,归鸟投林疾。
     回首各西东,何处寻行迹?”

  明·蔡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清 》)诗(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一登第一山,自觉众山小。日起海门腾,云连边树杳。
     物情随运迁,元化无时了。一事类登山,怀哉愧不少!”

  又:
       “行行行上北山巅,始信人间别有天。
        红日当头真可捧,白云着袖似相牵。
        细思田土千般物,何似清源一滴泉?
        我欲便为栖隐计,壮心未忍负青年。”

  明·王慎中(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慎中》)《清源洞》:
    “畏景在城市,聊兹息茂阴。攀嚌不觉远,依止自知深。
     石上消尘气,钟前起悟心。宿非如可谢,卜筑请从今。”

  明·王慎中(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慎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取路非高足,入山力复余。所长元有适,于计未为疏。
    高见群生扰,间看四体虚。堪嗟二亩半,促促邑中居。”

  又:
    “城中长日望,翘首起游思。如何咫尺地,动以岁年期?
     忽睹草花喜,终遭猿鸟疑。明归应复望,惆怅使颜衰。”

  又:
    “洞壑香氛氲,中间紫翠分。兴来只自得,独往有谁群?
     激射风前瀑,孤高天际云。心赏悠然会,何由与客论?”

  又《宴集》诗:
    “千峰最高顶,上客敞芳筵。心豁云初散,形忘酒易传。
     沧溟侔洞达,城郭俯纷阗。一与贤豪饮,翛然病已捐。”

  又:
    “凭高张讌好,岚翠满轩楹。杯泛流霞气,絃含激玉声。
     魂消游目远,日入发谈清。情深宁在酒?不醉自非情。”

  明·朱梧(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梧》)(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春画阴晴花发时,闲情遥与偓佺期。
        谷窥碧海莺迁早,路遶红泉马去迟。
        僧灶茶乾山鹤识,客堂钟湿洞云知。
        先生公事登临了,忘索衣冠且赋诗。”

  明·康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康朗》)(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岩壑遥传住锡年,曹溪弟子旧安禅。
        山桥客渡残村月,岭塔僧归半岫烟。
        白石涧边听夜濑,青松影里见流泉。
        坐来一对焚香侣,始悟云林是宿缘。”

  明·庄国桢(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庄国桢》)(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峰耸三台倚杖攀,此身恍已出入寰。
        烟浮下界阴睛半,潮送孤帆隐现间。
        飞斝狂呼明月饮,振衣喜共白云间。
        相传此地曾仙蜕,何日凌空跨鹤还?”

  明·林乔相(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乔相》)(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古洞岚深画不睛,夕阳佳气晚来清。
        光浮紫汉云初敛,色映虚岩月始生。
        树影蒙茸频向席,泉声杏袅间吹笙。
        夜分酩酊望牛斗,世路悠悠非我情。”

  明·苏浚(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苏浚》)(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故人樽酒忽相携,烟满秋山望欲迷。
        万壑寒生沧海外,千帆飞渡女墙西。
        风摇渔火僧初定,客掩萝门乌自啼。
        醉把朱弦弹夜月。三台遥处碧云低。”

  明·黄克晦(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克晦》)(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蹑屐名山顶,长风吹布袍。寥寥双眼阔,眇眇此身高。
     四幔青天影,一杯沧海涛。寻常只强健,倚醉首重搔。”

  又:
       “飞萝影外敝僧堂,啼鸟声深客座凉。
        出树低云初渺渺,渡江片雨忽茫茫。
        千湾白处皆烟浦,万点青中各水乡。
        莫道闲岩惟暂宿,归期来日总相忘。”

  又《夜雨》诗:
       “空堂云气夜蒙蒙,未觉张灯夜雨中。
        鸣砌暗生岩下瀑,入林偏飒叶间风。
        瓦穿僧护函经湿,座冷人欣盏酒红。
        山顶阴晴元不定,未须钟鼓试奚童。”

  明·苏茂相(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苏茂相》)(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清源洞口白云封,叠巘连冈几万重。
        六六峰头春踏遍,诸天天外更闻钟。”

  又:
       “出门面面是青山,百道飞泉泻石间。
        鸟语松阴人境绝,篮经轻度小云关。”

  又:
       “仄磴迂回数十盘,危亭巳坐白云端。
        凭栏半试登临眼,万顷平畴错绣看。”

  明·王际逵(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游诗三十七首”收录)
    “名山原旧约,皓首喜登临。踏雨乘春兴,街寒见客心。
     江浮新水白,洞隐古松阴。日暮未能去,幽期还再寻。”

  明末清初高僧如幻刘超弘,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如幻的《瘦松集》,载有其所作的以“清源洞”为题的七律三首:

  《清源洞三非法明二师》(此诗收人《泉州府志·山川》、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但误把超弘的弟子道余当成作者)
       “已觉龙钟气力微,山行尚拂薜萝衣。
        岩花倚笑如旧识,谷鸟忘机总不飞。
        槛外人烟村巷静,窗中浦溆野航归。
        山灵最是能留客,净扫浓云月满扉。”

  《宿清源洞用永慧开士韵》两首(《泉州府志》、《晋江县志》未收)
              其一
       “览胜不禁蹑屐游,江山千里落双眸。
        回岗带郭层层树,泛浦依汀个个舟。
        石洞擘开丹嶂峭,寒泉飞注宿云流。
        众芳落尽馨山桂,何事兴悲为凛秋?”
              其二
       “重岩邃宇且栖迟,正值清秋薄暮时。
        浦溆青荧渔火见,石栏徙倚斗牛移。
        藤花扑落阶前地,树影纷拿槛外枝。
        即景自然堪寄趣,山僧不是爱幽奇。”

  清源上洞石刻楹联

  清·施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施琅》)题清源洞裴仙祠联:“海静分明水月,山高咫尺神仙。”

  清末进士林骚(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骚》)撰书裴仙祠大门联:“清含万象朝罗紫,源俯双流带笋浯。”

  里人林士□题裴仙祠:“地以仙增胜,山从汉得名。”

  清初进士杨旬瑛题裴仙祠:“洞窥万户春光绕,人在源峰紫气高。”

  佚名题蜕岩:“道满好斟三盏酒,山灵长笑一枝花。”

  黄元王与题:“花酒洞中富贵,利名眼里烟霞。”

  吴金陵题:“策杖入云更向云中进步,凭栏阅世还从室外观空。”

  施世钧题:“钟声省人佛语,烟霞留客仙厨。”

  佚名题:“头顶好花撒与人间攀桂,手中玉盏斟来世上弄璋。”

  佚名题:“花开五叶凭吾插,海作三瓯任口吞。”

  陈家英题:“松影参差山径窍,仙源缥缈水云宽。”

  明·黄景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景昉》)素庵檀樾祠:“泉山道貌追邹峄,笋水经心绍考亭。”

  佚名题三贤祠:“为相为师为儒,三贤均分岳降;立德立功立言,千载共仰山高。”

  民国·曾遒《桐阴旧迹诗纪·蜕岩道人遗象》和现代·陈泗东

  民国 ·曾遒《桐阴旧迹诗纪·蜕岩道人遗象》(原载《晋江文献丛刊第一辑》,晋江县文献委员会编 ,1946年。现代陈泗东加按后载 《幸园笔耕录》,鹭江出版社,2003年出版):

  “清源为郡主山,耸三峰。中峰有石洞,名蜕岩,道人修真处,后人因塑象祀焉。

  先是,有问曰:‘子何福居此第一洞天?’裴曰:‘漳、泉有事,老以一身当之。’清·同治初,李世贤陷漳州,象腹无故自裂。民国某年,山有驻兵,适政府破除迷信之令,驻兵即将象掷碎。腹藏遗骸,狼藉遍地。郡人王润泉乃于草根石隙寻拾无缺,复纳骨腹中,捐资重塑,仍奉洞中云。

    云梯拾级现三台,古洞乾坤霁色开。世界沧桑尘外劫,仙家花酒静中灾。九遭阳亢兵为厉;百炼丹成骨未灰,造化神工收拾后,青山依旧任徘徊。

    按:

  洞下石壁上有‘云梯’二字,高六、七尺。

  又仙平时头插通草花,市上行歌有云:‘好酒斟三盏,好花插一枝,思量古今事,安乐是便宜。’

  【泗东按】

  据《晋江县志》卷十五:‘道人,不知何许人,语音似江东人,绍兴中(1131-1161年)来泉。’时代是南宋初。传说西街裴巷是他行歌之处,以其姓作地名。

  塑象文革中已毁,骨亦无存。”

西洞天

  西洞天概述

  西洞天在蜕岩之右不过数武。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西洞天》载:(明)崇祯(1628—1644年)初,林孕昌辟西洞天,创护室四间,建偕乐亭。……后屋与亭废,十三年庚辰(崇祯十三年,1640年)再建。改护屋为朋来轩,易偕乐亭以石,充田于寺僧。”

  林孕昌是明代泉州理学名儒,辟西洞天在此讲学。所谓“朋来轩”、“偕乐亭”,取“来者真朋来,乐者真偕乐”之意。

  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述,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西洞天》收录有林孕昌《西洞天福田记》、周廷鑨《檀越记》、粘本盛《开讲纪事》、王命岳《清源纪事》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孕昌周廷鑨粘本盛王命岳》)

  明·崇祯林孕昌《辟西洞天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西洞天》载:“崇祯(1628—1644年)初,林孕昌辟西洞天,创护室四间,建偕乐亭。”收录孕昌自为《记》”,并收录周廷鑨即事诗二首。

  明·林孕昌记曰(《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西洞天者,清源裴岩之西而别一洞天也。

  清源为郡巨镇,峰列三台。南台为右,而百丈坪直至舟峯,层峦叠嶂,若万马从天而下,为清源左翼,盖海滨一奇观也。

  余辛未(崇祯四年,1631年)春筑舟峰二亭:一曰‘纶恩’,一曰‘雷荐’。‘纶恩’在舟峰左,先曾大父州守公佳城在焉。‘雷荐’亦在舟峰左旁,有林洞,为先大父朝列公永思处。亭成,有雷从柱起,而亭不损。余友宫庶八翁取易殷荐祖考之义,命名而记之。

  癸酉(崇祯六年,1633年)秋,复筑前台二亭:一曰“襭云”,一曰“访贤”。‘襭云’为天然图画旧址,余与宫谕东崖一日览胜至此,衣袖皆云,故名‘襭云’。而‘访贤’则在南台院内,为布衣黄季弢著书处。亭成,有当道携尊来访,布衣故自匿,余高其风,名之曰‘访贤亭’云。

  余前诗有‘自笑三年四筑亭,荐雷遥望襭云青’之句,时固未有西洞天也。

  岁在丁丑(崇祯十年,1637年),正月二日午刻,清源山鸣如雷。僧告余曰:‘裴岩之西,荒草颓垣,无复盼者,山灵其有待乎?’余披榛往视之,见南台俯拱,朋山来迎,千岩万壑,真别一洞天也。向来未经点缀,果为缺事。

  亟谋之宫庶,复邀观察霖寰给谏锺湖,醵金庀材鸠工,鼎建为堂一,为寝三,为护屋四,甫一月告成,众疑有神助。

  太守姑苏公,偕司理公、邑侯公来游,复捐俸,予为筑偕乐亭,以侈其事。前师相所筑钟楼在裴岩之东,日就倾圮,今改为魁星阁。余碌碌藉诸同志,获成厥事,以告山灵。

  因思山水之趣,仁者之观,同一无尽。向余之登舟峰也,左望大海,右挹全溪,穹窿一叶,高挂云端,紫霄(紫帽山,灵霄塔)峙其前,双塔(开元寺东西塔)拜其下,自以为观止矣。浸假而陟南台之巅,怪石插天,千山如画,三江争流,万井铺茵,而晋(晋江)、南(南安)两邑罗列足下,海外奇峰茫乎无际,又自以为观止矣。尝试步清源之绝顶,俯温陵(泉州古称温陵)之全胜,地愈峻而道愈坦,眼界愈宽,而脚根愈实,其视南台、舟峰如一臂一指之相为用,而回首朋山蜿蜒吞吐,若遡河者之探其源,而登枝者之见其本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紫帽山、朋山》、《泉州寺庙·开元寺》、《泉州府城·泉州古城·温陵》)

  先辈蔡文庄蔡清,谥文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清》)有言:‘一登第一山,自觉众山小。’然则孔子所谓小鲁小天下者,道不在是耶?

  于是同社诸友顾而乐之,曰:‘吾子于舟峰亭以雷名,于南台亭以云名,云与雷皆从天变化。今兹西洞以天名,道若登天,得无不可几及耶?’

  余笑曰:‘诸君独不见偕乐亭乎?独乐不若与人,与少不若与众,道不远人,但问之游人而足矣。’

  遂援笔为之记。”

  明·周廷鑨《西洞天》诗曰:
       “住山始觉与山深,一度登临一度心。
        自向孤云分半榻,兼邀层霭下遥岑。
        悬崖石势青犹湿,绕径松髯碧更森。
        西去洞天天不远,只凭空翠结睛阴。”

  明·周廷鑨《偕乐亭》诗曰:
    “飘摇风雨际,不易此孤亭。故国烽犹赤,王孙草复青。
     琼田从鸟耨,涧石藉云扃。往事难回首,空余两鬓星。”

  明·崇祯林孕昌《西洞天福田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西洞天》载:“后屋(护室)与亭(偕乐亭)废,十三年庚辰(崇祯十三年,1640年)再建。改护屋为朋来轩,易偕乐亭以石,充田于寺僧。”

  林孕昌改护屋为朋来轩,易偕乐亭以石,并充田于寺僧,作《西洞天福田记》记之。后山僧奉林孕昌为檀越。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西洞天》收录林孕昌《西洞天福田记》,文曰(《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先是西洞天成,孕昌为记。偕乐亭成,则蒋八翁记,而匾书余名。戊寅(崇祯十一年,1638年),余与八翁先后出山。己卯(崇祯十二年,1639年)八月,飓风起,偕乐亭瓦木俱飏去,独留一匾。西洞天则风雨飘摇,几就倾圮矣。

  庚辰(崇祯十三年,1640年)春,余入里门,复选旧胜,忆飓风之起,余正在堂阜维音哓哓时也。燕闽万里,志气相动,理固不可晓。乃谋诸同志,重建偕乐亭。而旧守孙本芝公再莅泉州,命适下,因思山川之废与人事之聚散,若不神焉巧凑者。

  于是采石伐材,鸠工具举。西洞天护屋四间,今改为朋来轩,以朋山之来迎也。八仙宫旧作厨房,今改建,匾曰‘三台八座’,以清源居中台而八仙同升座也。洞门旧湫隘,今廓为长廊,匾曰‘齐云巨镇’,本芝 公书之。以《清源志》名齐云,谓高与云齐也。偕乐亭旧用瓦木,今易以石。周围垣墙,用石厚砌,其地培高两尺,用灰舂筑。亭中四望,则众山环翠,大海茫茫,匾曰‘海邦所瞻’。而同志十先生勒名其上,盖取‘泰山岩岩,鲁邦所瞻’之义也。其余若殿、若岩、若阎,皆以次修建,顿成美观。

  于是游人络绎,携觞载道,前歌后舞,冬夏靡辍。

  讲社诸友告余曰:‘兹来者真朋来,乐者真偕乐矣。如僧粮不给,看守无人,何如毁瓦画墁?狂客时至,何如烟岚飓飚?瓦木易坏,何适晋邑父母?’

  梅□公宓堂之暇,登山揽胜,慨然为西洞天长久之计。覈廉开元寺租,被原佃隐匿者五十余亩,概充西洞天修葺诸费,每岁自纳饷外,如上元、中元及圣寿、仙诞香祝之需,咸取给焉。

  斋粮稍足,复增看守一人,时延高朋,不闻暴客,于是诸友复相与乐而歌之曰:‘有清源不可无西洞天,有西洞天不可无偕乐亭,有公之亭不可无公之田。’诗人之颂鲁侯也曰:‘三寿作朋,如冈如陵。而推本于降之百福,俾民稼穑,熊公之田,福田也,德与泉山俱永矣。’余曰:‘善!’因历叙其事而记之。

  时崇祯癸未(崇祯十六年,1643年)长至日。”

  清·顺治周廷鑨《檀越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西洞天》收录清·周廷鑨(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周廷鑨》)《檀越记》,文曰(《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天地之名山大川,必资拂拭而后灵,亦犹古先圣贤必藉表章而后著也。
清源,郡镇山也。能大布云雨焉,大产英贤焉。峰列三台,而中台顸顶独峻,裴老洞其上,俯视层城若绮。

  洞左两楹,祀瞿昙列真之属,旧贯褊昃未开。选部林素庵先生林孕昌,号素庵。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孕昌》),沈湛智仁,元对山水,数游兹山,四顾兴感,乃于裴岩之西,再辟洞天。堂吸清以资稠坐,轩‘朋来’以畅尘谭,亭‘偕乐’以舒远望,改建魁星阁以兴文运,重修齐云巨镇门径以壮观瞻。清源旧僧田不给于用,先生置福田,畀司香禅和为膏火暨茨实,其纪纲创辟,载《西洞天》、《福田》二记林孕昌《辟西洞天记》、《西洞天福田记》)可考也。

  于是洞僧道昭谋奉先生檀越而徵贞珉于不佞。余唯植越之称,义取诸行,施雄赀佞佛者之所为。先生林孕昌富于道而醇乎儒,此何足辱先生。

  虽然,即以檀越言之,先生两司玉尺,替否进贤,以桢干王国,是檀越在朝廷矣。开在兹之堂,敞正学之席,嘉与滨海人士,镌磨礲切,是檀越之士类矣。葺庙貌,堂皇于茆宫,建会讲,臯皮于东序,是檀越在宫墙矣。汇经史之宗传,提旦气之先觉,易占远窥庖羲,耨义近接朱熹程颢程颐,是檀越在天下后世矣。此其表章圣贤之力富于山川,仅区区一时拂拭,遂谓足答名山之孕毓,生胜地之光宠者乎?

  且夫山水之关于学问,自古已然。有真圣贤始有真山水,故观山水者察其性情,觊人之学山水者稽其行事。先生倡道笋江有年,戊巳再出典铨,蒔正人,抗权辅,为桂为姜,万折不挠。记先生玉门之夕,笋江三文棹楔自掷于地,清源狂飓猝起,拔偕乐亭椽瓦都尽,仅存其。先生之行事如此,而山川之性情应之。是先生之拂拭山灵,与山灵之拂拭先生,固若相为报也。

  先是,笋江群彦图先生像于裴洞之左,相国黄景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景昉》)为之赞石龛道范,将如邹鲁之貌氏,考亭之貌紫阳矣。昔氏以宣尼为儒童菩萨、氏为光净菩萨说诞妄不经,然之为儒自若。先生既自足于儒,即使山僧而檀越,先生其又奚辞焉?

  余不佞与先生道义肺腑,癸末(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获从先生五游之后,记咏颇详,固知先生之志不在檀越,而在乎山水之间。

  时也,顺治乙酉(清·顺治二年,1645年)春正月。

  清·顺治粘本盛《开讲纪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西洞天》载:林孕昌于此讲学,门人粘本盛记。”同时收录粘本盛(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粘本盛》)《开讲纪事》。文曰(《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是岁正月念九日,诸学者以讲坛久辍,乃设幄置酒与先生林孕昌共登清源石洞,而先生揽揆正届辰矣。

  子姓门弟屐履递从,屭屭攀陟,凭高望之,麾裾连衿,摇曳云光,近错林秀,不知共数。牧者樵人覩听相呼,谓应是何家集头陀礼偈岩中也,则环观匝于丛薄。

  会郡刺史恒山高徵老公祖亦赍匾、具彩帛,命使至山为先生寿,以先生檀越在焉,颜曰‘正学山斗’。公可谓当世能学道者矣。

  须臾将讲,诸门人进曰:‘昔紫阳朱熹,别称紫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守南康,与象山陆九渊并造白鹿洞讲论,听者至有泣下。今日讲事伊始,而刺史之使聿至,虽未与此席,亦可当紫阳前日事,然不解象山所讲,何至使听者泣也?’

  于是遂以‘君子喻于义’章为讲,继以先生所撰《养志说》。

  讲毕,四座悚然,各相顾曰:‘紫阳所谓切中学者隐微深锢之病,其在斯乎!’

  数日前风雨飘淋,晦暧不晴,是日天色独霁,林秀山晖,和蔼袭体。

  世程曰:‘阴清曦出,顿见其旦,团天与日升之期哉!’

  命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命岳》)曰:‘先生并夙以旦气醒世,兹方开讲,天安得不为先生焕其旦也?’

  合座皆笑。

  比夕,酒阑,本盛谓诸子曰:‘今日之会,不可不志者三:愿我同人无忘夫聚少离多,古人所慨,况以数载中罢之业,忽续其盛,际时春明,山川在抱,恍所云吟风弄月,有吾与点也之趣,岂寻常如修禊为乐者?不可不志,一也。此洞宰先生重辟,渐次经营,殊增胜慨,虽先生沉湛知仁,元对时自有山水佳兴,然或为骚游搴芳,或为胆梵诵拜,往往见之,而讲席之聚未闻焉。自兹以后,有以今日事传者,当不减鹅湖矣,不可不志,二也。笋堤之间,时闻鸣铎,诸子沓步趋焉。若以先生悬弧之期,聚乐名胜,而加以理义之霏屑,亶为稀进雅之咏,寿考作人,在此日也,不可不志,三也。’

  诸子曰:‘然。’

  因共记之。时在辛卯(清·顺治八年,1651年)元春也。”

  清·顺治王命岳《清源纪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西洞天》载:“又门人王命岳亦纪事。”同时收录王命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命岳》)《清源纪事》。文曰(《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二十年前,环桥笋水与闻林素庵林孕昌,号素庵师旦气之学,一时从游至数百人,紫綍青衿交相错也。月每载举,岁以累计,通斯地者,望榕阴苍郁,江水汇流,悠然有杏坛泗上之思焉。窃语同侪:‘苟率是道而恒之,何必榕之不杏、笋之不泗哉!’

  荏苒二十年来,日月升沉,陵谷易位,素师亦中更潜见惕厉,谱在百梦三鸣九忆七兴词中,而笋水虽流,椿阴改观,向正学任仁诸堂厅,鞠为茂草,不可复识矣。每复过此,未尝不留连低徊,感从中来,临风搔首也。

  岁辛卯(清·顺治八年,1651年)正月二十九日,师诞辰,陟源山绝巘,从游诸子趾焉。能至者可百人,再拜称寿毕,师曰:‘笋社开坛,胜友云集,思惟往事,几同隔世。今日之会,良非偶尔,愿与诸公再理旧业。’遂出所著《喻义》、《养志》二编,反复宣讲,究其指归,皆切旦气实义。诸子闻音,莫不崩悦。

  余因叹二十年间,天地、山川、树木、宫室,其为变也大矣。师旦气之学,初终未改,所谓能率是道而恒之,是斧斤所不能斩刈,风雨所不能飘摇也。源山之中,蓊然翳者杏,何必榕?源山之侧,潒然溜者泗,何必笋哉?师徒具在,学业不辍。

  斯会也,南睇笋桥,雁齿如带。向者留连低徊,临风搔首之感,亦可以少谢矣。请叙之。师辞者三,为间,曰:‘清源、笋江二处,吾生平精神所系者,即为清源纪事,固所愿辟。’盖清源累经素师开辟,载在碑碣,学者同摹勒石像于讲坛之上。笋江则师先世之墓存焉,因庐而讲习其中也。先贤曾二云公祖曾樱,号二云,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曾樱》)黄季弢布衣相与论道歌雅之地也,故系之也。

  因援笔而序清源之游。虽然,师与,其终能忘怀吾笋江哉?

  是岁端月,门人王命岳拜题。”

清源下洞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出(纯阳洞,清源上洞)立石表识之山门以西,仰观蜕岩下大石前为下洞。

  大石之上,瀑布数十丈,镌“零源阁”三字。又提帅马负书(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马负书》)镌“云腾”二字。

  下有龙井,井中一石,镌“白龙”二字。井畔有石亭,前有司祈雨于此。后井湮亭废,仅存石柱,有石碑覆地,不可见。

  稍右有仙人董伯华(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董伯华》)藏骸瓦棺,露存座上。僧称,旧有宫一座三间,即其瓦棺,塑仙人像。今宫坏基存,前有谋兴建者不果。

  按旧《志》所云,下有亭曰‘卧云’,曰‘观海’,曰‘喜雨’。(南)宋·乾道元年(1165年)韩仲通祷雨于清源洞,雨随至,遂因洞口小亭遗址重建,今废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喜雨亭》:“ 喜雨亭 : 在清源下洞前。宋·乾道(1165—1173年)中,守韩仲通祷雨北山,有雨,因建此亭。”。有碑曰“海月潮光”。

  唐·蔡如金谭紫霄谭峭紫霄真人,明·董伯华俱修炼于此者当在是。而与紫泽宫混为一处则非,盖紫泽宫又在前面山麓也。惟宋·真德秀真人诰碑,按此句府、县志皆混。府志无叙,字已不分明,县志改称“有宋·真人及真德秀诰碑”。更难解矣。观下紫泽宫碑文自明。则在紫泽宫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如金谭峭董伯华真德秀》)

  旧志又云,界上、下洞间有泉二:

  中曰‘清源泉’,亦名‘相泉’,以留正梁克家二相(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留正梁克家》)得名。中有神物,鱼身牛耳,白色,头大如五斗栲栳,见则大水。(南)宋·乾道(1165—1173年)中屡见大水,撤州门匾额投洪波中乃已。

  ·《闽书》载:“界上、下洞间,又有清源泉,深五、六尺,甘洁无比。……是泉又名相泉,谓二相也。”

  ·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七·地理·泉州府·晋江县》:“清源泉。在清源上、下二洞间,深不过五六尺,甘洁无比,山以泉名,盖本于此云。”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清源泉》:“清源泉,亦名‘相泉’,在清源山上、下洞之间,深不过四五尺,大旱不竭。”

  历史上有人认为清源泉(相泉)即虎乳泉,是错误的。】

  左曰藜杖泉。世传蔡如金握藜杖戮之而泉出,故名。

  ·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七·地理·泉州府·晋江县》:“杖藜泉。在清源洞侧,若坎井然,相传蔡如玉手握藜杖,拄地而泉出,故名。”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藜杖泉》:“藜杖泉,在清源山下洞之前,其泉出之处,自平石之上,深不过一尺,大旱不竭。”

  又有玉龙井。详见水利。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玉龙井》:“玉龙井 在北山清源下洞之左。国朝知府怀荫布、知县王勋祷雨有验,勒灵雨应时于石。”

  或说龙井即清源泉,其左为藜杖泉,右为玉龙井。】

  近处洪承畯镌“仙灵山名”四字,俞大猷镌“君恩山重”四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洪承畯俞大猷》)

虎乳泉孔泉

  虎乳泉,原称孔泉、乳泉,位于清源上下洞之间、中峰腹部、藜杖泉之下的1方大磐石上,即北宋《方舆胜览》所记之“石乳泉”

  孔泉—乳泉—虎乳泉

  虎乳泉原称孔泉,在大磐石上,有两孔,由左、右二石隙分叉潜流,流量左孔较多,右孔微少,下凿尺长小石斗纳水,水盈则溢泻于对面岩石下的草泽中。 后地方文献将“孔” 讹为“乳”“孔泉”讹为“乳泉”。因有此泉,故清源山古称泉山,郡称泉州。

  明·何乔远《闽书》《太平寰宇记》曰:“泉山,泉主山也。山有孔泉,故名之。 朱买臣东越王所保之泉山是也。上下皆石,上石如壳,下石如砥,中坼孔窍,泉出焉,故谓孔泉。而旧《志》 乃以‘孔’为讹,改作‘乳’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其泉上下皆石,上石如壳,下石如砥,中坼孔窍而泉出焉。故曰孔泉。旧志讹‘孔’为‘乳’。”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 8 ·水利志·乳泉》:“乳泉,在藜杖泉之下,宋·元祐(1086—1094年)中,潜江令张总谪居于此,尝取泉炼药,逾年不坏,以为惠山泉殊不及。”惠山泉即无锡“天下第二泉”,可见孔泉的水质上乘。

  明末清初,泉人始称孔泉为虎乳泉,其因是孔泉上方有石刻“虎乳”两 字,署道人乙丑仲夏游清源留题”清·道光《晋江县志·金石志》载:“‘虎乳’二字,在清源山孔泉,宋·道人书。”《县志》道人”为宋代人,但查无实据;“乙丑仲夏”也不知何年何月?但从纯阳洞顶吕醉翁的刻石“盝碧”笔迹考之,吕醉翁道人实为一人,题刻时间“乙丑仲夏”亦同。氏应非宋人,而是明末清初人。(参见上文《纯阳洞》)

  题刻

  除道人“虎乳”外,磐石上及其近处岩壁留下的古人赞赏名泉的题刻甚多。

  明·林孕昌题勒“卷石勺水”明·黄日昌摹勒宋·朱熹“源头活水”。清·乾隆卅一年丙戌(1766年),受僧圆讷嘱托,黄时拱为募建于孔泉西处的名州亭作记,翌年阳月(十月)勒于孔泉磐石左下侧。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道人书‘虎乳’二字,明·林孕昌书‘卷石勺水’,黄日昌书‘源头活水’。国朝·乾隆丙戌,僧圆讷建石亭于泉之西,颜曰‘名州亭’,黄时拱记。皆刻于石。”

  明·万历四十二年甲寅(1614年),书法家李开芳“孔泉”大字并附记:“《寰宇记》云:泉山,泉州之主山也,山有孔泉,故名。汉·朱买臣称东越王所保之泉山是也。载宋·泉守廷珪《海录碎事》。郡名清源,盖以此泉云。”何乔远勒于石壁。 万历四十三年乙卯(1615年)中秋,李开芳又于大书“清源”二字,勒于磐石对面苍壁,并记文 “泉襟大海,浮天吐日,而此澄然一孔耳。山以之灵,郡以之著……”刻石。

  孔泉朝东山顶巨石镌刻大字“源清瀚海”,落款“康熙元年(1662年)壬寅仲春兵巡使者山阴胡升猷并书”

  清·乾隆廿八年(1763年),福建陆路提督军门泉州中营参将、苏州人钱嘉在游览了清源山后,于天柱峰下古道边“山灵笑我”摩崖石刻下方岩石上,题刻《乐酌孔泉》诗一首。曰:“匹马南来近一年,行装轻约半峰烟。还家宾友如相问,酌得清源几口泉?”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何乔远林孕昌朱熹叶廷珪钱嘉》)

紫泽洞

  紫泽洞概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自是(清源下洞)下至山麓为紫泽宫,有石刻‘紫泽洞天’四字。宫已废,即大石平面镌蔡真人蔡如金诰碑。……今亭废碑偃。此在上、下洞之麓,不舆下洞连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蔡尊师载:唐·蔡如金“以荫入仕,守太原,有惠政。……晚弃簪绂,归隐(泉州)紫极宫精思院。辟谷御炁,以方技济人。后炼丹北山清源紫泽洞。……”(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如金》)

  由于紫泽洞早已宫废、亭废、碑偃,后人每以紫泽洞即清源下洞。

  ·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七·地理·泉州府·晋江县》:“清源洞,在泉山,有上、下二洞……下洞名紫泽,去上洞半里许,有蔡如金真人祠及丹灶。上有百大石。山阴有梵刹四区,峻峰迭巘,寓目登眺,如在天上。郡人多游焉。”

  又如明·何乔远《闽书》载:“紫泽宫,去纯阳洞半里许,是名‘下洞’,菁深静杳,别为一区。唐·蔡尊师谭紫霄修道于此。今祀董伯华也。”

  故道光《晋江县志》有是辩。

  今紫泽宫、紫泽洞遗迹无存,但石刻有“光孝观道域界”,“光孝住持冲靖墓道”,“报恩光孝观知观郑冲靖演道二坟”,不知其故。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收录明·王慎中(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慎中》)《咏紫泽宫》诗一首,“以在此宫作也。”诗曰:
    “畏景在城市,聊兹息茂阴。攀跻不觉远,依止自知深。
     石上消尘气,钟前起悟心。宿非如可谢,卜筑请从今。”

  南宋·真德秀真人诰碑》

  南宋·泉州太守真德秀撰《真人诰碑》,原碑立于紫泽洞,现已无存。碑文保存在真德秀的《真西山文集·卷34·题跋》和地方志中,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如金·南宋真德秀真人诰碑》记文》。

  清·陈万策《喜雨亭颂》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山川志·清源山·紫泽洞》载:“国朝(清)雍正四年(1726年),郡守张无咎登山祷雨有应,郡人构‘喜雨亭’于此,立碑颂之。陈万策撰。”并收录陈万策《喜雨亭颂》碑文(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万策》)。文曰(《泉州历史网》站长分段按注)

  “惕庵 老公祖筮仕秋曹,以廉能受王知,特膺简命,来守吾泉。引见之日,倍加优异,锡以宸翰喜雨诗一首,以示敬天勤民之意,盖任之专且重也。

  下车以来,正己率属,冰檗自操,于政之大纲小纪,靡不矢公矢慎,亲自整齐,郡斯大治。

  乙巳(雍正三年,1725年)春,农时苦旱,禾黍黄陨,米价沸腾,民乏且惶,公躬率僚属粮宪公、晋邑父母公、绅士黄纯臣张遵渠黄育茹,芒鞋缟衣,步祷于源山之原。未及山之半,墨云即蓬蓬起,状焚而雨降。未出山,甘澍滂沱,三日不止。公于山中留题见志,郡人感悦,争相传诵,属而和之者数百。

  惟时惠安旱尤甚,公诣惠安,雨亦随至。凡所经历,沛然立应,四境沾足,禾苗复苏,岁转大有。更于惠安设法赈恤,活民无数,惠民歌之不衰。

  郡人以公之忧民而格天也,思构亭以志之。公曰:‘是天子之神灵,其应远哉!何敢以为功?’民曰:‘是我公之精诚,其泽溥哉!不可以无纪。’

  夫上有敬天勤民之主,下有行庆施惠之臣,天人感召,捷于呼吸,理则然也。锡公以喜雨之诗,公奉报以甘霖之应,何其机之神而德之孚欤?则是役也,吾民喜之,公亦喜之,天子闻而更喜之,夫焉得而不志之?

  故亭成而因以为名,且志焉。

  公讳无咎,号惕庵,山东莱州府掖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