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孕昌(1595—1657年)

  天启二年进士
  南京户部广东司主事
  南兵部职方司主事、考功司主事
  北吏部稽勋司主事、验封司主事
  北吏部考功司主事、文选司主事
  北吏部文选司员外郎
  北吏部稽勋司郎中
  回家省亲
(筑笋江“在兹堂”。筑清源山舟峰“纶恩”、“雷荐”二亭。重辟清源山舟     峰“洞”。 开讲在兹堂,倡明“旦气之学”。于清源山南台建珧云、访贤二亭。卜宅栖绿园并建讲     坛。德璟《栖绿园记》。开讲一峰书院。重建西洞天、偕乐亭于清源。)
  北吏部验封司郎中
  北吏部文选郎中
  下狱削籍出都
  归家
里居讲学。山水之癖。一征不出。二征不出。三征不出。孕昌檀樾祠。)
  入清
避兵。讲学不辍。不仕。卒。)
  身后
  著述
  附:李清馥按

  林孕昌,原名林胤昌,后世为避清·世宗·胤祯讳,作孕昌,或作允昌,字为磬,号素庵,明末清初·晋江人;林云程孙、光肇。理学名儒。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有传。·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6·林素庵先生孕昌》据童子炜撰《春秋易义序》郡志》为作传

天启二年进士

  林孕昌出生于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祖庐在泉州新门外山川坛,因倭患迁泉州城西北奉圣铺。万历四十三年乙卯(1615年)举人,天启二年壬戌(1622年)进士。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6·铨部林素庵先生孕昌》:

  “林孕昌,字为磐,号素庵,晋江人。

  祖云龙,隆庆丁卯隆庆元年1567年)举人,官至运同。晚好读《易》,手评二及《易传》,时与布衣黄季弢黄文炤论学,必依程颢程颐朱熹虚斋蔡清正派。

  为诸生时,即志濂、洛、关、闽之学。天启二年进士。”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林孕昌,字为磐,号素庵,晋江人。万历乙卯举人,壬戌进士。”

南京户部广东司主事

  授南京户部广东司主事。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授南京户部广东司主事,专管文武各官俸盐及淮、浙、长芦(在天津)、山东、福建各盐引用印。

  旧时盐仓废坠,食盐既足,余皆折价,官吏分润。孕昌颗粒不染,重盖盐仓,收贮余盐。后三殿工兴,搜括变价助费,犹得四千金。

  是时伯祖学曾林学曾为南通政,追随两载,手抄薛文清薛瑄王文成王守仁语录及先儒格言相勉,因悟濂(濂学,周敦颐创立)、洛(洛学,程颢程颐创立)、关(关学,张载创立)、闽(闽学,朱熹创立)之旨。”

南兵部职方司主事、考功司主事

  调南兵部职方司主事,天启五年(1625年)初以点马差便道归省,九月调南吏部考功司主事,父殁守制。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调南兵部职方司主事,勤操阅、严夜巡,兵将畏惮,为大司马陈道亨所信服。

  有标营卫总为兵扯辱,控之少司马公,责兵谢之。既而兵告卫总剥军粮,又欲处卫总。孕昌谓:‘卫总剥,当以官评劾之,不当以仇◇处之。名分者,上下所以相维;若兵丁讪上得志,异日何以约束!’公不能夺。

  前职方将各营选锋召入标营,营房窄不能容,兵几哗操,大司马患之。孕昌曰:‘易处也!每日严操练,赏其技艺精者,汰其老弱者。’及岁暮,汰将千人,人莫知者。

  南营兵多占役冒破,前职方升任时,吏书丐给腰牌三、四十名,次月造册领粮。孕昌曰:‘奈何以诡名岁縻朝廷五、六百金!’悉勾去之。吏书复求,少司马批呈至;孕昌知各兵皆顶替,令举大石,不能者责之。与是吏书稍敛戢。

  点操犒赏出自地租,而营官办席浩费,班皂复多需索。孕昌自发厨办席,即以其余赏班皂;营官不费一钱,亦不得藉以军士。

  以点马差,便道归省。时伯祖学曾亦以户部侍郎请告,同出南部。至家,思为终养计,屡催不赴。值父病,日侍汤药,吁天请代;及殁,哀毁逾礼。

  是年九月,已调南吏部考功司;守制食贫,为父卜吉兆,襄祖母葬事。”

北吏部稽勋司主事、验封司主事

  崇祯元年(戊辰,1628年)补北吏部稽勋主事,调验封司主事。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服阕,催檄叠至。

  崇祯元年,始入京,补北吏部稽勋主事;调验封,掌司印。

  时崔呈秀魏忠贤败后,各官惨死者子孙陈乞,立为题覆,予赠荫。又题请(东林党人)顾宪成冯从吾等各应加赠、荫子,以风励理学节义之臣。”

北吏部考功司主事、文选司主事

  调北吏部考功司主事,又调文选司主事。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调考功主事,掌司印。上《吏途混杂宜清》、《纠劾不职》二疏。

  调文选司。

  题覆宪臣曹于汴荐举理学周汝登,请加尚书衔,有司岁时存问。疏末复,请直省公举学业充茂一、二人,以风励末俗,即山林隐逸有如吴与弼陈献章者,亦许荐举以需聘召。

  文钻刺簿,修铨曹仪注。

  转左司。定吏途月选次序。上《推枚卜点用》疏,以成基命等进。”

北吏部文选司员外郎

  升北吏部文选司员外郎。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升文选司员外郎,掌铨事。

  酌定举贡官生论年取选。届选期,放签填簿,俱司官经手,吏无丛奸。考举贡监粟各官,如闱中例,司务收卷,每十卷一束,送公会厅分与同官,各戳印记“某卷系某官较阅”,关防严密。是夕,当堂出榜。众服其公明。

  有奸棍邓宗奎诈送家书,却不收。次早,复假广东学政张天麟候书;拆视,乃为通判吴宗和等求选,而荐宗奎为照管。立送兵马司拘问,搜出假图书十四方并通判、知县、提举、岁贡、典史等契约六张,皆一、二千金不等。阅对选簿,俱列首名,知系吏书串同作弊,立上《神奸捏造私书》疏,参送刑部。

  自此,大选、急选皆协群望。”

北吏部稽勋司郎中

  崇祯四年(1631年),擢稽勋司郎中。给假省亲。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擢稽勋司郎中。

  给假焚黄(烧纸楮,指葬事)省亲。太宰看语略云:‘本官以命世之才,当典铨之任,整暇敏练,简要清通。执法如山,真是吏从水上立;居心似水,果然人在镜中行。’盖实录也。

  出京行李萧然,以小车曳出。中官惊曰:‘吏部行李乃如此耶!’悉放出勿问。”

回家省亲

  崇祯四年(1631年),林孕昌回泉州省亲,一直呆到崇祯十一年(1638年)春才入都赴任吏部验封司郎中。期间,林孕昌做了许多事:一是在笋江畔筑“在兹堂”。二是在清源山舟峰筑“纶恩”、“雷荐”二亭并重辟洞”,在南台建“珧云”、“访贤”二亭,重建“西洞天”、“偕乐亭”。三是卜宅栖绿园并建讲坛。但最首要的,还是在“在兹堂”、“栖绿园”、“一峰书院”开讲理学,倡明“旦气之学”

  筑笋江“在兹堂”

  林孕昌在临漳门(今称新门)外城郊笋江畔山川坛原有“风乎亭别墅”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风乎亭》:“风乎亭,在新门外山川坛。林孕昌别墅也。自题诗云:‘自爱高巢学小鸠,雩坛卜筑望霞洲。不须童冠偕寻处,尽日春风泛海楼。’”

  山川坛原有三座小山,叫龟山,山下有西门氏祖坟。龟山背后不远,正对临漳门方围墉城石墙,而墙石原带有赤红色,过笋江浮桥未进城时,抬头远望,呈现一幅龟背大印图景,夕阳西下时图像更宛然。因此,墓穴称“金龟背绶印”,又称“龟山官穴”

  林孕昌又在该处筑“在兹堂”,即“在兹山房”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至家,襄父葬事。筑笋江‘在兹堂’……”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在兹山房》载:

   “在兹山房,在新门外笋江,亦林孕昌筑。自《序》云:

  ‘笋江在兹山房,余小子所草构,耕隐而鸠子弟读书其中者。

  每慨绝俗虚名,焦心正学不讲,有问及身心性命之故者,辄指之为迂,诋之为伪,而后生新进,粗知章句,便脍炙李秃翁(指李贽之书,间以翻案为奇,行以为高,致酿成轻薄,渐为世道之忧。思一起而维之,顾余非其人也。

  因忆何镜山何乔远先生倡学耻躬社,一时文风稍振。而家大司徒省庵先生林学曾,于不二精舍,谆谆讲解,环桥屦满。所刻小学一篇,尤为训蒙要领。近日黄季弢黄文炤布衣结社升文,里仁为美。童冠与偕,一歌一咏,犹有先民之典型焉。

  余不敏,谬师其意,而述其言,庶几夙夜自警,并以教吾子弟。若夫道南一脉,羽翼圣教,则惴惴未遑也。请以俟之君子。’”

  风乎亭别墅、在兹山房今已荡然无存。

  筑清源山舟峰“纶恩”、“雷荐”二亭

  舟峰岩在清源山左峰山陵逶迤直下之处,林孕昌的曾祖林福、祖父云程的墓茔均安厝于舟峰。舟峰南下一片山陵,叫“向天山”,墓冢累累,是氏祖业私山,墓牌都镌以“栖绿”灯号。山处原有一座石木构筑凉亭,匾额“笋江”郡望字样,后被拆毁。

  舟峰是林孕昌乐山喜水而开辟的胜地。崇祯四年(1631年)林孕昌一回到泉州,即在舟峰筑“纶恩”、“雷荐”二亭。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筑“舟峰‘雷荐亭’。”

  重辟清源山舟峰“洞”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舟峰左有洞,唐·林蕴林藻读书处也,重辟之。和宋·刘屏山《谒舟峰诗》,镌于石。”

  刘屏山,宋·崇安人,以荫判兴化军,是南宋·理学大儒朱熹的老师。林孕昌继承朱熹学说,追尊屏山先生为祖师。

  林孕昌《舟峰追和屏山先生韵》诗曰:“昔贤游此地,紫气满烟藩。石室千年树,桐城飞云蓬。促亭思祖德,终古有儒风。好酌京洛水,仙槎乘归翁。”

  开讲在兹堂,倡明“旦气之学”

  崇祯六年癸酉(1633年),林孕昌开讲“在兹堂”,与黄文炤倡明“旦气之学”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明年癸酉,开讲于在兹堂,与布衣黄文倡明“旦气之学”,从游者日众。”

  于清源山南台建“珧云”、“访贤”二亭

  崇祯六年(1633年)秋,与黄景昉谢元珧在清源山南台建“珧云”、“访贤”二亭。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秋,与黄景谢元珧同建珧云亭于南台。”

  此亭1958年尚存,后圮。

  卜宅栖绿园并建讲坛

  崇祯六年(1633年)冬,林孕昌在泉州城西门北奉圣铺构建宅院,为坐南朝北向街的三进三间大房屋,最南有个栖绿园。崇祯七年甲戌(1634年),又在栖绿园建讲坛,宣讲“旦气”,兵备曾樱题“任仁书院”,内为出云堂、正学堂。崇祯八年乙亥(1635年),林孕昌迁居栖绿园。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冬,卜宅栖绿园。

  越甲戌,复建讲坛。时蒋德假归,相与发明‘旦气’,门徒益广。兵备曾樱、太守樊维城、邑令戈简俱集听讲,公匾曰‘任仁书院’。内为出云堂、正学堂,公立碑记。慕道来学者履满,每月两期俱出讲章,与及门问难,分‘文、行、忠、信’四大柱课艺,为加详阅。

  乙亥岁,迁居栖绿。”

  林孕昌的故居,原上进因祭祀祖宗焚烧金楮时,不慎酿成火灾,全被烧毁;第二、三进年久失修,逐渐倒塌,1950年前后以无人看管之古祠堂荒地,收为街政公产地。1958年因建防洪堤拆迁西门城脚下几户房宅,把栖绿园氏故居屋地全部分配给拆迁户改建。

  蒋德璟《栖绿园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宅·吏部郎中林孕昌宅》载:“吏部郎中林孕昌宅,在城西北奉圣铺中;有‘栖绿园’,蒋德璟记。”并收录蒋德璟《栖绿园记》,文曰:

  “铨部为磐林孕昌题其书院曰‘栖绿’;或曰,是园也,旧名‘莎绿’,存名厚也;或曰,倣晋公绿野,谦言楼也。

  友人德璟,咏《诗》而得之曰,是其在‘淇澳’乎?‘淇澳’咏绿者三。《尔雅》绿,《毛传》曰王刍也’。笺曰一名鹿蓐’。陆机以为莖叶似竹,而《正义》非之曰‘绿与竹盖二草’云。言绿竹所以美盛,繇得洪水之润;卫武公所以德盛,繇得康叔之烈。其指甚远。

  今大父潜江大夫,方以望百之年,谷子诒孙,为海内师表,而铨部亲奉庭教,以与诸君子切磋琢磨,成其实器,眎卫武公隔代而述康叔,能若公祖孙同一堂乎?否也。虽然,其为绿竹之得润,则一也。

  门人登卿熙揆等进而称曰:

  ‘夫道犹水也,于家为星宿,于世为河海。有星宿必有河海,是固然矣。而为河海者,则每合千派万支之水,以成其大。今夫子,世之河海也。其神渊,其德全,人貌而天,其俯而淑吾党,恕采而敬敷,举能而导愚,若千派万支之赴于滉瀁之波,而不知其际也。

  夫子尝以旦气之学觉世,盖有笋江书院之会,而兵使者峡江公题之曰:任仁。

  仁在造物,以雨露生物;仁在圣人,以平旦生人。人而无平旦,则是天地无雨露,而物汇不复有萌芽也,将举世而为牛羊之世乎哉?是故任仁之仁,万紫千红总一春也。

  栖绿之绿,水碧山清,无非教也。识其为无非教而后知圣门求仁之学,效天法地之学也。阳明王阳明之良知知此,虚斋之密箴密此,公之任仁亦任此而已矣。’

  子蹙然曰:‘仁则吾未能,任则何敢让焉,方与子勉之。抑卫武公之诗曰:民之靡盈,谁夙知而莫成?武公之成,至于如金锡,如圭璧,而其学,得力于知。曰秩不知,邮不知,臧否不知。不知则谓之兴迷,知则谓之有觉。吾党一以有觉交相勉焉,可也。’

  院在城西偏,居室之北,左挹金粟,右拥清源。园地清旷,老树嫩蔬,四时葱蒨,为城市中洞福。而子复题其径曰‘菜根香’,盖取‘咬得菜根,百事可做’之义。其风操如此。

  于是子与子约:‘子且出,其以旦气觉一世而归,归而如公逍遥于绿野之上,使子得从而学圃,何如?’

  子曰:‘敬诺。’”

  开讲一峰书院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直指(按察使)张应星曾樱率僚属至一峰书院听讲,郡绅士毕集,孕昌曾樱黄文各出讲章。越日,张应星以‘上问录’相质,孕昌以‘问问录’答之。

  丙子(崇祯九年,1636年),丁祖父忧。是秋,三子逢泰举于乡,同社多中式,解元亦出社中。冬,黄道周过泉,复与曾樱及巡道陆卿正至一峰祠听讲。厥后,当道俱先后入社‘笋堤’(笋堤学社),鼓吹理学,称盛事。”

  重建西洞天、偕乐亭于清源

  崇祯十年丁丑(1637年),林孕昌蒋德璟在清源山重建“西洞天”、“偕乐亭”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丁丑,与蒋德重建西洞天、偕乐亭于清源,为文以记。”

北吏部验封司郎中

  崇祯十年(1637年),林孕昌在家起补吏部验封司郎中;崇祯十一年戊寅(1638年)春入都赴任。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是年,起补吏部验封司郎中。戊寅春,入都赴任。

  见司官出入皆由角门,与同官议复旧例,堂摺官不可。叱之曰:我前历四司,俱走中门;汝手持《仪注》,乃我所较订刊刻者。奈何执近日委靡之习?太宰商周祚闻之,亟请中门进,一时肃然。

  是夏,题覆何乔远应加谥荫,不报。

  云南土司禄洪子侄争袭,抚、按议四分其地,各管夷目。疏驳谓:伦序未明,国宪未伸,应令勘定确议。

  宁波刘伯洲原任江西副使,百岁人瑞。请改太仆卿京衔,仍从三品散官,以示优异。

  董其昌祖源承荫,移付选司改注选簿。

  丽江府世袭土知府木懿贡方物、马匹,乞加衔;议加布政司参政、管府事,给新衔诰命。

  新建伯王守仁先通先达之子业宏争袭多年,五府顾肇迹等移咨吏部,谓两者皆不应袭孕昌愕然曰:文成先生王守仁可使绝祀乎?细按宗谱:先达为承勋之子,既有可疑;先通文成之孙,更无异说。吾侪从其所信,毋从其所疑,文成九原亦当首肯,而数十年葛藤永断矣。与是议遂定。

  南京刑部查参伪吏周廷济等二百六十七人,其中真伪相兼。孕昌按名清查,或还原役,或以应得罪名准其参历,俟役满覆核。其作弊者,从重治罪;无知受欺骗陷诬者,准纳赎助军需。行提未到一百九十一人,严督原籍提解,一时人心悦服。

  兵部尚书张鹤鸣,流寇破颖御贼殉难;昌平副使药济众,亦山东御寇阵亡。为请恤典、后荫,以慰忠魂。

  各王府选婚封诰题奏,向皆寝阁,孕昌稽旧案,尽数汇题。计题王府辅国、奉国将军中尉等及世子选婚、郡君县君仪宾等选配等诰命三百六十五道,又题文武各官诰命赠荫共四百轴,土官承袭、散官题授积案尽覆,无留牍。”

北吏部文选郎中

  崇祯十二年己卯(1639年),擢吏部文选郎中。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6·林素庵先生孕昌》:“历官吏部文选司郎中,其秉诠衡澄叙官方,疏恤直节,荐扬理学诸名臣。”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明年己卯,擢文选郎中。

  上疏《为吏治当积弛之后、铨政有更新之期,谨循职掌用剖愚忠,以祈圣盐以致治安事》条例六事,皆切中时务,期与必行。而政府多侧目,票拟云:铨地情弊丛杂,林孕昌著极力振剔,不必袭陈。遂以极力振剔四字额与选司内堂。

  时部尚书缺,帝慎重铨臣,屡推不允。孕昌呈堂,与疏末开庄钦邻李待问张慎言张镜心四人。帝以钦邻补授,而钦邻竟以过家省觐,迟赴被谴。

  台省条陈铨政纷纷,择其有关治理者为之题覆。

  吏胥故有顶金,因知州郭正中条议,覆疏谓:欲革顶金,在除缺主;欲除缺主,在汰冗役。遇吏书缺,即将直省送到者考补,不许再索顶金。吏弊以除。

  有同年李可植久淹县令,升以南户部主事。惜薪司太监姓移部称:可植欠绢银千余两,钻营求升。该司独不见韩文镜事乎?——文镜以扬州府升副使,因欠绢被参提问,选司卫先范亦以此降三级调外者。朝中咸为可植孕昌危惧,孕昌不为动,回文云:本部照俸推升,不知余杭令有欠绢银之事。从来户、工二部各官有参罚,必移咨本部停升;二部并未移会,本部何从知之!今将可植文凭扣留,仍移浙江抚、按察本官绢银解完,方许领凭赴任,则两无碍矣。珰大喜,谓铨部真解事,将来州、县不敢欠绢银;即升转,亦要清还。少宰董邃仁亦喜云:处有事若无事者,选君也!

  值大选,东厂太监王德化拿假官三人,司属震栗。孕昌曰:易事耳。查三员履历,如非三考,当检举疏参;书办如无错,当参东厂。后厂知之,移文取履历送还三官,而参诬首姓反坐。

  册库科向有遏缺之弊,孕昌于各省进表官册,查其到任日期,密造底册存查。遇书吏送推升册,诘以某官俸最深,何故不开?则大惊。于是积年之缺尽开升,选者欢腾。”

下狱削籍出都

  立朝仅二年,以避宦党、忤权贵,被下诏狱百日,削籍为民归家。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6·林素庵先生孕昌》:“后以避珰党忤权贵,借他事下诏狱百日。归家,立朝仅两岁。”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复疏奏:为人才匮讪已甚、铨地启事綦穷,乞敕廷臣各举所知,确咨臣部核用,以信明昭、以济时艰事,力陈四竭三碍,不下千三百言,拂政府意。票拟云:选司职在用人,廷臣荐举多滥。内外大小员缺,林孕昌同该堂官虚公甄别,实择堪任的详开履历,请旨点用。不许借题徇私,致开窦。带降升迁,仍遵旨行。

  于是杨嗣昌为武陵人,时任兵部尚书,后因镇压农民起义军失败而自杀)薛国观百计谋孽,因题覆以知府职衔管常镇道事、题升通州监军佥事范志懋张平,及升太仆寺丞孙晋,屡经票驳,遵旨疏辩甚明。

  而杨嗣昌复以孕昌覆其所奏选人金镜五款无一依行,怒益甚,竟以强辩下狱。满百日,作《百日秋梦诗》。

  奉旨为民当差,策驴出都,送者遮道,谓:数百年,未有选君公道清白至此者!

归家

  林孕昌削籍为民,回到泉州,里居讲学,三征不出。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6·林素庵先生孕昌》:“已而三征不出,里居讲学,从游者履满。”

  里居讲学

  林孕昌归家后,即以讲学为务,并集结了笋堤社、宗镜社、颖社三社,培养理学人才。自崇祯九年丙子(1636年)至崇祯十六年癸未(1643年),每试事首名者均出自笋堤社;乡榜连得蔡高标何承都两名解元。而崇祯十五年壬午(1642年),同时入阁的蒋德璟黄景昉,也是笋堤社中人;是春会榜十人。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抵家,即与诸子弟讲论经史,每月三期,人各兼经,从者如云。经则《十三经》,史则汉、唐、宋、元四代,逐期课程,汇成全部,经年不辍。复与黄文结社,申明旦气;因读真德秀有《夜气箴》,作《旦气箴》续之。”

  “而笋堤社中自丙子至癸未,每试事首名辄出讲社,乡榜连得两解元;壬午,蒋德黄景同时入阁。是春,会榜十人;喜而题句云:笋水漾文章,此日南宫登十隽;闽学崇启沃,昨年黄阁贲双纶。又宗镜社童子八十人、颖社童子百人为文会,呈请笔削,遂有联登科第者。”

  《温陵掌故》称:泉州“明代宰相仅五人:李延机张瑞图蒋德杨景辰黄景,而出自笋堤社就有二人。

  林孕昌自崇祯十三年庚辰(1640年)四月起,还到莆田讲学。

  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载:“《经史耨义》二十二卷,明·林允昌撰。莆田有金石社,乃氏宗人讲肄之所,允昌集子弟月三会于其中之栖绿堂,每会讲五经及诸史。自崇祯庚辰四月始为第一期,至十一月止,凡二十二期,而经史义俱讲毕。门人张拱宸等因辑而成编。允昌以请学为圃,自题所居,故复引《礼》‘讲学以耨之’之语名之曰《耨义》。”

  山水之癖

  林孕昌素有山水之癖。崇祯十三年(1640年)重修清源山“西洞天”改护屋为“朋来轩”“偕乐亭”以石,八仙宫旧作厨房,今改建。崇祯十六年癸未(1643年),遍寻清源山“三十六洞天”,著《泉山小志》(已佚)。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重修清源西洞天,易偕乐亭以石(八仙宫旧作厨房,今改建)。落成,偕太守孙朝让登临,赋诗记焉。

  素有山水之癖,清(清源山)(紫帽山)、朋山时供眺咏,而三十六洞天尚未周遍。癸未春,与吴载鳌周廷、山人、僧道昭偕游,有图、有记、有诗,合而成《志》。”

  崇祯十六年癸未(1643年)春,林孕昌重上清源山舟峰岩时,于原镌刻《舟峰追和屏山先生韵》同石处,补勒刘屏山《宋·刘屏山先生游舟峰诗》“杖策到舟峰,开轩对绿丛。禅心清似水,容鬓乱如蓬。鼓角谯门月,莺花上已风。逢人相借问,何地隐庞翁。”注:上已:三月初三,古为游春节日。

  一征不出

  李遇知为吏部尚书,荐林孕昌补考功郎,因未有缺不就。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时李遇知为太宰,莅任即荐孙昌龄孕昌,奉旨准复原职昌龄即补文选;孕昌拟补考功,未有缺。”

  二征不出

  崇祯十七年甲申(1644年),李自成进京,明亡。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即位,号称监国。吏部尚书徐石麒奏荐林孕昌,擢南京通政使司右通政,辞。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甲申,京师闯贼之变报至,衰哭临,与诸绅助饷救援。福王监国南京,太宰徐石麒奏荐,将大用,忌者沮之。擢南京通政使司右通政,辞焉。丁内艰,茹蔬哀毁。”

  三征不出

  南明·弘光元年(清·顺治二年,1645年),清兵攻下南京,唐王·朱聿键入闽,在福州称帝,建元隆武。推林孕昌为兵部右侍郎,以为母守制辞;又推为太常寺正卿,坚辞不出。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唐王入闽,推兵部右侍郎,或强之出山,曰:情不可夺也!葬母于竹洋山,与父合厝。四月八日,负土成,有元雁飞鸣之异,因名曰雁山。已复推太常寺正卿,坚辞不出。”

  孕昌檀樾祠

  孕昌檀樾祠位于清源山舟峰岩,接中峰裴仙蜕岩前厅的东墙。该祠原有上下二进。

  弘光元年乙酉(1645年)春,周廷鑨孕昌《檀樾记》称:“上进安石像,下进为讲堂”,“先是笋江群彦图先生像于裴洞之左。”石像“片上有黄景赞:‘……容俨若思,义形于色,……泗水真传,考亭旧迹。’”“黄景刻石柱(堂外楹联)曰:‘泉山道貌追邹峄,笋水经心绍考亭’。”“……先生之志不在檀樾而在乎山水之间也。”

  清源洞的孕昌檀樾祠和西洞天的八仙阁,都是林孕昌设坛开讲理学的胜地。

  1957年春,清源洞创设华侨茶园,就原西洞天的断垣残基旧址,修建平列五间护屋,以住息生活,中间屋宇为食堂,即原“八仙阁”。1998年为改建新殿宇,则保存裴仙蜕岩,其余堂屋均拆毁,只黄景昉为檀樾祠撰刻的石柱楹联尚在。

入清

  避兵

  清·顺治三年(1646年)十一月,清兵攻陷泉州,林孕昌庐墓雁山避兵。顺治四年(1647年)秋,郑成功军队攻泉州,寓崇福寺三十三日。顺治五年戊子(1648年),郑成功军队再次攻城,寓东门又三十三日。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大清兵至,孕昌庐墓雁山。

  秋,海师迫城,城中苛严束湿,偕诸老寓崇福寺三十三日,作《子规三鸣》、《秋兴》七首以自嘲。

  戊子,海师复至,当事苛峻益甚。与诸老寓东门又三十三日,作《五忆歌》。”

  讲学不辍

  顺治七年庚寅(1650年)后,兵乱稍息,林孕昌复讲学不辍。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庚寅,与兵备道黄澍谈诗,有《八辘章耨斋杂咏》、《栖霞倡和》。是秋,太守(泉州知府景世英建宏文社,延孕昌主盟,课艺评选,文教大兴。

  辛卯(顺治八年,1651年),重修西洞天,置福田,为清源岁时香火。又与半岭岩葺‘不易亭’,门人洪承匾而记之。(此匾额以楠木书“稍憩亭”三字,文革中被窍走。)

  是春,诸弟子镌孕昌石像于八仙阁。值诞辰,及门百余人执经开讲第一山(指清源山)为寿,太守高联兴送‘正学’匾至,门人粘本盛王命岳为记。

  壬辰(顺治九年,1652年),开讲栖绿(栖绿园)之洁身堂,复耨《论语》,分经课艺,从者益广。”

  顺治八年(1651年)正月二十九日林孕昌诞辰,是日林孕昌执经开讲清源山,门弟子并为之祝寿,至者百余人,成为当时一大盛事。

  粘本盛《开讲记事》载:是日,“诸学者以讲坛久辍,乃设幄置酒与先生共登清源石洞……会郡刺史(恒山高征高联兴亦赍匾具彩帛,命使至山为先生寿,以先生檀樾在焉,颜曰:‘正学山斗’,公可谓当世能学道者矣!”

  王命岳《清源记事》载:“素师诞辰……能至者可百人,再拜称寿毕,师曰:‘笋社开坛胜友云集,思惟往事几同隔世’。……遂出所著《喻义》、《养志》二编,反复宣讲,究其指归,皆切旦气实义。诸子闻音莫不崩悦……盖清源累经素师开辟,载在碑碣……笋江则师先世之墓存焉,因庐而讲习其中也。先贤林学曾林云程二公祖、黄季相与论道歌雅之地也。”

  不仕

  顺治十年癸巳(1653年),荐入朝,辞。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癸巳,直指王应元疏荐,奉旨原职考核酌用□□□□□□□□□□□□□□具呈恳辞,方伯周亮工、巡抚佟国器为题请予告。”

  

  顺治十四年(1657年)十月,林孕昌卒于家。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6·林素庵先生孕昌》:“年九十终。”站长按:有误,应以《府志》为准。)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越丙申(顺治十三年,1656年)元旦,筮得‘小过’之豫,兢兢以过防为念。是春阴雨,偶跌折齿,作《讼齿文》。夏,辑《雁山诗集》。岁杪,得风疾,作《渔樵问答》以写怀。

  丁酉(顺治十四年,1657年),疾少瘥,为清源洞游,大新诸岩壑。岁旱,就蜕岩祈雨,三祷皆应。

  是冬十月,卒于家,年六十三。

  孕昌自通籍至林居,未尝求田问舍;膝有十子,家无担石。易箦时,几不能敛,笥中仅遗笔五矢、墨二函、履二只。”

身后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

  “戊戌(顺治十五年,1658年),郡绅士公举特祠。按院成性批云:‘宦羽仪当代,启迪后人;探之渊源,接关、闽之遗绪。既孚舆论,宜亟荐馨。’

  己亥(顺治十六年,1659年)春,迎林孕昌牌位)祀于晋江学左之旦气堂——为讲学旧处。”

  “子逢泰,崇祯丙子(崇祯九年,1636年)举人,历任陇西、三水知县;逢济,康熙甲子(康熙廿三年,1684年)举人,怀远知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吏部郎中林孕昌墓:光肇子。在三十三都火烧宅。”

著述

  林胤昌著述甚多,涉及广泛,经义、历史、文学,无所不包,但主要成就在经学方面。

  《明史·卷96·志第72·艺文1》 :林胤昌《周易耨义》六卷 。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6·林素庵先生孕昌》:“所著有《易史象解》2卷,《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收录。详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易史象解》、《[易史]广占》(1卷)、《续小学》(2卷)、《春秋易义》(12卷,《福建通志·艺文志·卷10》收录。)、《泉山小志》(1卷)、《经史耨义》22篇,《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收录,详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经史褥义》、《旦气箴》、《语录》、《在兹会语》(即《在兹堂会语》,1卷、《笋堤集》(4卷),未梓者有《论语耨义》、《尚书三礼》、《三百篇稿前后》、《戊巳自镜录》、《雁山集》(清·黄虞稷《千顷堂书目》:“林胤昌《雁山诗集》一卷[字素庵,晋江人,文选司郎中。]”)等书。”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4·人物列传·明列传11·林孕昌(同治补刊本):“所著有《茧草》、《经史耨义》、《论语耨义》、《周易口占》、《旦气语录内外篇》、《旦气箴》、《泉山小志》、《戊巳自镜录》、《续小学》、《易史广占》、《易史象解》、《春秋易义》、《春秋总论》、《三礼约》、《悌经》1卷,《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收录。《悌经》仿《孝经》分十八篇,篇末引诗亦仿其体例,《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是书“大抵掇拾陈言,徒供覆瓶”。、《续尚书》、《续三百篇》、《铨曹奏议》、《在兹堂会语》、《笋堤集》、《雁山集》、《百梦草》等书。”

  此外,还有问问录》1卷,《三先生语录》1卷,《兰草》等。

李清馥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6·林素庵先生孕昌学派》按语曰:

  “素庵先生为吾郡明季旧献,视镜山 何乔远为前辈,与石斋 黄道周八公 蒋德璟为同年。友榕檀,问答公为之序,皆同时互相观摩讲切,其学本之伯氏省庵司徒林学曾

  考省庵与公皆谈姚江之学,然省庵自授徒,至耄年奉朱子《小学》书为高曽矩矱,绝无肖似王学者。素庵则平生景慕文清文成庄文庄三先生,纂辑三公遗书,不但诵说其文而已。是时闽中典型师友犹有可稽,如莆有金石社,漳有榕檀,吾泉镜山 公倡学于恥躬社,省庵 林学曾省庵讲说于不二精舍,布衣季弢 黄文炤栖隐于升文社,而素庵林孕昌号素庵)则读书于笋江在兹社。

  尝自撰《在兹社序》曰:‘笋江在兹山房,余小子所草搆,耕隐鸠子弟读书其中者也。每慨末俗虚名,焦心正学,不讲有言及身心性命之故者,辄指之为迂,诋之为伪。而后生新进粗知章句,便脍炙李秃翁李贽之书言,以翻案为奇行,以跅◇足也合一字)为高,釀成轻薄,渐为世道之忧思,一起而维之,顾余非其人也。’观素庵自叙结社之志可见。彼时俗波靡,公盖维持于不坠者尔。

  又,公尝集子弟,月三会,讲说经义,旁及史学,其门人张拱宸何承都等缉成,名曰《经史耨义》。

  又,著《周易解义》、《笋堤集》诸书,著作甚夥。”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云程童子炜黄文炤朱熹蔡清林学曾李贽何乔远黄景昉蒋德璟曾樱真德秀吴载鳌周廷鑨郑成功洪承畯粘本盛王命岳》、《泉州水利·晋江·笋江》、《泉州山川·清源山、紫帽山、朋山》、《泉州学校·一峰书院》、《泉南著述·泉山铭、经史耨义》、《泉州寺庙、崇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