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乔远

[字穉孝,或称稚孝,号匪莪,晚号镜山]

  身世。
  青少年时代。
  刑部云南司主事、礼部精膳司员外、礼部仪制司郎中。
  疏谏“三王并封”。
  疏救同官陈泰来等。
  上言阻日本封贡事。
  力主京考、首发宗室入仕之法、强精吏事。
  坐累谪广西布政司经历、假归。
  里居二十余年。
  起光禄少卿。
  太仆少卿。
  左通政。
  光禄卿、通政使、户部右侍郎、致仕。
  回乡。
  起南京工部右侍郎、兼署户、工二部、乞归。
  归途入闽。
  修一峰书院、会讲于泉山书院。
  身后。
  著述。
  评价。

  何乔远(1558—1631年),字穉孝, 或称稚孝,号匪莪,晚号镜山,明·晋江人,是杰出的方志史学家。

  《明史·卷242·列传第130·何乔远》、清·乾隆廿八年《泉州府志·卷11·人物列传·明列传9·何乔远》、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有《传》。

  清·乾隆十四年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综述《明史》、《行略》、《家学》、新《郡志》等有关资料为作《传》。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明史》、道光旧志”为作传。

身世

  何乔远一家是我国少见的方志家族。父何炯,很重视地方文献,是泉州著名学者、教育家,官止教谕,曾编纂《清源文献》。兄何乔迁,万历(1573—1620年)解元,任建阳教谕,编纂《潭阳文献》。父兄的精深造诣,对何乔远产生巨大的影响,使他年轻时有机会接触与搜集福建的地方史,为以后编著《闽书》奠定坚实的基础。(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何炯何乔迁》)

  《明史·何乔远乔远,字稚孝,晋江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何乔远,字穉孝,号匪莪,学者称为镜山先生。父怍庵,潜修笃学,为靖江教谕;子四,季即乔远。”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何乔远,字稚孝,号匪莪,晋江人,仲子也。(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生于(江西)安福学舍(县学)。先夕,母林氏梦城隍鼓吹导送,生而异香满室。”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何乔远,字樨孝仲子。”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何乔远,字稚孝,晋江人。”

  何乔远宅在泉州郡城东街莱巷。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宅·明宅》“少司空何乔远宅:在衮绣铺。”

青少年时代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稍长,读书过目成诵,厌塾师句读,赠公独教之。年十四五,即攻古文词,有志圣贤之学,未肯俯首举子业以希急售。年十九,与兄大理乔迁同领乡书。时与文恪道宾户部履明左相梦麟、山人黄克晦结社,称‘五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何乔迁杨道宾黄克晦》)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稍长,奇伟不凡。父置膝,曰:‘必亢吾宗!’(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何炯》)

  五、六岁,工楷书。

  八岁,父试以骈语曰:‘乍雨乍晴天未定。’即对曰:‘有麟有凤国将兴。’知为国桢。命破题,题为‘冉有某句不称贤者,而门人之父曰误矣。’曰:‘聚敛附益,乌得贤!’一生清白,已见其概。携笔入学舍,仲父措笔命破题,应声曰:‘观孺子之妙手,察良工之苦心。’又知其必以作者名世。

  就塾,藏诗几中,塾师命弃去,即厌归。独遵父教,博综经、史、子、集,《文选》、《唐诗》过目成诵。

  十四五,即工古文词,复锐志举业。父摩其顶曰:‘今词林惟荆石 王锡爵为闻人,儿当拜其门下!’而督学二溪乔远应儒士荐,时年十九,与兄乔迁同登万历丙子(万历四年,1576年)乡榜。

  丁丑(万历五年,1577年),归娶。

  与兄乔迁杨文恪杨道宾陈及卿李世祯、山人黄克晦结社赋诗,有‘温陵五子’之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自少奇伟不凡。”

刑部云南司主事、礼部精膳司员外、礼部仪制司郎中

  何乔远第万历十四年丙戌(1586年)进士,万历十六年(1588年)选授刑部云南司主事,历礼部精膳司员外、仪制司郎中。

  《明史·何乔远“万历十四年进士,除刑部主事,历礼部仪制郎中。”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万历十四年成进士,除刑部主事,历仪制司郎中。”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壬午(万历十年,1582年),赴公车。父殁于家,痛泣几绝,赋《攀木篇》;于巾轴中得裹父齿,作《泣齿文》。服阙,矢志奉母,不赴春宫;母以贫故,累趣之。

  万历丙戌(万历十四年,1586年),成进士,果出荆石 锡爵手拔;而母林氏已先于正月即世,闻讣殒地复苏,徒跣奔归。襄事竣,释服谒选。过苏(苏州),贽诗文于王弇 王世贞,号弇州山人,大加引重。

  冬,至京,顿城外,不受入觐官帕金。

  (万历十六年,1588年)夏四月,选授刑部云南司主事。西曹多暇,与戴亨融袁君学吴文仲王惟允过从论诗,为《刻烛吟》。

  擢礼部精膳司员外、仪制司郎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万历丙戌进士,选授刑部云南司主事,擢礼部精膳司员外、仪制司郎中。”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第万历丙戌进士,除刑部主事,历礼部仪制郎中。”

疏谏“三王并封”

  《明史·何乔远神宗欲封皇长子为王,乔远力争不可。”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时光宗为皇第一子,十二龄未册立。神宗传谕礼部将三皇子并封,以待将来有嫡立嫡、无嫡立长。乔远上疏,以祖训无待嫡之条,请行册立。于是并封议寝。”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时有‘三王并封’之旨,上疏言:‘恭绎祖训,震器不可以久虚,国本不可以徐定。’其议始寝。 ”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神宗欲封皇太子为王,乔远上疏言:‘恭绎祖训,震器不可以久虚,国本不可以徐定。’议竟寝。”

疏救同官陈泰来

  《明史·何乔远“同官陈泰来等言事被谪,抗疏救之。”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考功郎赵南星被斥,陈泰来顾允成等俱论救,镌秩。乔远抗疏极言之。”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考功郎赵南星被斥,陈泰来贾岩薛敷教顾允成张纳陛于孔兼等论救,镌秩。乔远极言不宜为宰执报复。”

上言阻日本封贡事

  万历廿年(1592年),日本攻朝鲜,朝鲜王京陷落。万历廿一年(1593年),提督李如松率兵援朝,先胜后败,形势紧急。兵部尚书石星昏暗懦怯,为日本请封贡、求和议。何乔远直指兵部失策和“以和欺主”,力阻之。石星虽一再坚持己说,疏终不行。

  《明史·何乔远石星主封倭,而朝鲜使臣金晬泣言李如松沈惟敬之误,致国人束手受刃者六万余人。乔远即以闻,因进累朝驭倭故事,帝颇心动。而坚持己说,疏竟不行。”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倭攻朝鲜急,大司马石星闇懦,至为请封贡。乔远疏言‘其以和欺主’,因进累朝驭倭故事力阻之。而坚持已说,疏竟不行。”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倭攻朝鲜急。兵部尚书石星闇懦,为请封贡;而朝鲜使臣金晬泣言:‘李如松沈惟敬之误,致国人束手受刃者六万余人。’

  乔远上言兵部失策,而一再上王荆石王锡爵书:‘不当徇私人,听封贡。’

  其后东事(日、朝战事)数年始解,石星(因在处理对外关系上丧失国格)毙狱,人愈服其胆识。”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倭攻朝鲜,上言兵部失策。再上王锡爵书,谓不当徇私人,请封贡。其后东事数年始解,人愈服其胆识。 ”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

  “石星主封倭,而朝鲜使臣 金睟泣言李如松沈惟敬之误国,致国人束手受刃者六万余人。

  乔远以闻,言:

  ‘对倭之不可,在廷诸臣群谋佥同,乃敢逞臆饰非,与诸臣较逆睹之明、角前知之见。

  臣以为欲徵后衅,当观已败:

  方东事之起也,举朝谓倭狡而善战,锋不可当,不如量助金钱,画江守之。攘臂自奋,越国馈粮,丧师异域,此一败也。

  侍郎宋应昌,乡评物望无一可许,举朝谓不足与计。请遣经略,前后跋疐,狼狈而归 ,此二败也。

  沈惟敬,市井无赖小人,言何足听。任其欺弄,此三败也。

  且尝请太仓之储造战船矣,遣人说暹罗代倭为内应矣,遣人航海侦探关白动静矣,迄皆虚实妄行,毫无左验。

  自有东事以来,无一举动足快人意;则推之后事,不问而知其偾也。’

  因进累朝驭倭故事。

  帝颇心动,而坚持己说,疏竟不行。”

力主京考、首发宗室入仕之法、强精吏事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甲午(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乡试,科臣议欲典衡,乔远力主京考为是;而宗室入仕之法,亦乔远首发之。

  会肃藩王薨,其子请袭,贿中贵得封。乔远力言藩府宜终三年丧,拒所请。中贵无以难也,然挟恨刺骨矣。

  郑世子·载堉辞爵,议封其子翊锡,以成其让。

  晋藩新犝新牛坒(“牛坒”合一字)当封,为猾胥所抑,冒给月饷,立覆故牒,笞吏,还其封。

  其强精吏事,人慴服,不能欺。

  浙生某中顺天乡试,以冒籍革;复中于浙及应天,均以坐革之案难之。乔远曰:有才如此,岂他籍、本籍禁锢之耶!为复之。

  儋贡生范时化牒殁于水,路远不能归取牒,赴部诉于乔远,即准入试。十五年后,令永春,通刺称‘门生’,骇之,缕述,始知。”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

  “肃王薨,其子请袭,贿中贵得封。乔远力言藩府宜终三年丧,拒所请。中贵无以难,然恨刺骨。

  郑世子·载堉辞爵,议封子翊锡,以成其让。

  晋藩新犝新牛坒 (“牛坒”合一字)当封,为猾胥所抑,冒给月饷。立核故牒,笞吏,还其封属、进宗室名。”

坐累谪广西布政司经历、假归

  万历廿四年(1596年),下属有宗室册封之事,在封本纸尾忘记让何乔远署名,主事洪桂渚又没校对出,坐“奏牍不恭”罚俸;而前述得肃王子之贿的“中贵”却不依不饶。或劝何乔远委罪于洪桂渚洪桂渚也甘愿自受,何乔远均不许;因此谪广西布政司经历(职掌出纳文书)。不久元配温氏病亡,何乔远假归泉州。

  《明史·何乔远“坐累谪广西布政使经历,以事归。”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坐累谪广西布政司经历,以事假归。”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属有宗室名封之事,本尾误遗乔远衔名,主事洪桂渚对读不及详,坐‘奏牍不恭’例罚俸;中贵吹求,六改旨,谪添註广西布政司经历。吏请委罪于,叱去之;亦作疏愿自受,亟止之。不数日,改吏部,叹曰:‘我误长官,敢就职耶?’即告归。

  乔远赴粤,慷慨夷犹,无迁谪意。以元配温氏不禄,假归;赋《悼亡》诸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以宗室册封本尾误遗衔名事,谪广西布政司经历。”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封本纸尾忘署名,坐奏牍不恭例停俸。中贵缘前憾,谪广西布政司经历。遂归。”

  何乔远谪广西时,翰林院检讨区大相题五言律《送仪部稚孝谪桂林》一首(见于清·沈德潜周准编《明诗别裁集》)持赠:“长沙非不远,南去更萧森。谪宦楚山尽,独行湘永深。乡书同雁少,官舍共猿吟。今夕怀人梦,随君到桂林。”

  〖注〗区大相:字用孺,号海目,广南高明(今广东高鹤县)人,为文有奇气,下笔千言立就,万历己丑(1589年)进士,官翰林检讨,历赞善中允,掌制浩,居词垣15年,工诗,持律既严,铸词必炼,为明代岭南诗家之最,有《太史集》、《图南集》、《濠上集》等。长沙:指汉·贾生谪长沙事。

里居二十余年

  何乔远回到泉州后,里居二十余年,中外交荐,不起。

  《明史·何乔远“里居二十余年,中外交荐,不起。”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思北山先墓在焉,且为赠公手植荔园,遂之镜石结土椽,世传镜山是也。里居二十年,中外交荐,不起。”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假归几三十年。日与缙绅游士倡酬论学,讲德考业,求书问字,益屦满。珰煽焰,屡欲起之以收人心,不赴。名德硕望,与邹南皋冯仲好赵侪鹤,海内并称为四君子。”

  何乔远里居二十余年中,具体事状如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所载:

  “父旧居推任兄子,自寄居友人翁右舍二岁。郡守程萝阳公重其风节,为构丙房一区,代刻其父《清源文献》、《王梅溪王十朋真西山真德秀二公留墨》于郡邸。(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十朋真德秀》)

  而窦淮南公来代守,益相契。每事造庐问教,毫无所干;而为邑人条利病,不少靳。

  开泉雅社,诸士问业云集,日与缙绅游士唱酬清适。既而念词赋末技,无益身心;黽勉不休,思绍先圣道脉,匾其父所居之东曰‘寡过斋’。

  念北山(清源山)先墓在焉,为父手植荔园。遂之镜石(位于赐恩岩西南麓与五台峰东南麓交界处 的醉月岩),结土屋数椽,名其斋曰‘自誓’。割麦、掘番薯为饭;客至,沽村白与醉。时从田父泥饮,不厌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 ·赐恩岩· 醉月岩》)

  【是为“镜山书院”,故学者称乔远为“镜山先生”。

  “自誓斋”西面有清泉一泓,脉脉往下流注,何乔远题“枕泉”两字。又在醉月岩下特建一亭,纪念李邴,取名“镜亭”,并于岩侧题字“宋·李邴结庐,明·何乔远构亭”。(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邴》)】

  每与许敬庵李见罗徐匡狱范晞阳洪桂渚诸公论学,不分列门户,不支离心性,惟欲于庸德庸行步步绳尺,庶不负终岁请书求友之意。

  《报许甸南书》,大略谓:‘《大学》一书,尽之‘诚意’。所谓‘致知格物’,谓必明于本末之物,穷至其理;然后知吾一念之微,可通天下国家之大。而无敢有不诚其意,以明此德。此‘精一旨也,何必泥在一字一句之文!且如切如磋者,道学也;一语已尽,又不待补亡也。’其于《六经》,多发前人所未发。

  【万历卅二年(1604年),永春颜廷渠以86岁高龄慕名到镜山探访,题下“不厌”二字,石刻今存,上款“万历甲辰年”,下款“左史八十六翁桃源颜廷渠稚孝先生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颜廷渠》)】

  戊申(万历卅六年,1608年),子九转殁,一孙亦殇;子妇王承静自经以殉。椎楚之余,为之穿穴聚甓,庶几延陵之达焉。何乔远精神受到严重打击。痛定之后,将精力倾注在著作《闽书》和地方教育事业上。)

  先,丁未岁(万历卅五年,1607年)(泉州府太守)萝阳复来观察,访之山中,为构阁曰‘天听’,己酉(万历卅七年,1609年)成。乔远悬孔子像并图诸名贤,朔望拜焉。

  【在“不厌”石以北又建一亭,是何乔远著述起居之处。氏逝世后,中丞苏家宏题“南宫著书处”。】

  郡守姜同节入觐,越格疏荐。

  少司农吕天池吕图南号天池)按粤西,括俸金为成祠宇,置祀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吕图南》)

  癸丑(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门人林欲楫入都(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林欲楫》),谒叶向高;问:‘稚孝何如人?’曰:‘师不讲道学,乃真道学。生平得力,惟‘自誓寡过’,不求人知。’叶文忠叶向高叹曰:‘粹然君子也!’

  (万历四十年,1612年)请郡守蔡五狱蔡继善罗一峰书院。因痛发先生所以取重者,只缘参透‘无为不为、无欲不欲’一章,书与郑孩如唐见梅韦衷芹黄季弢黄文炤季弢先生张元中率诸门人集讲,以‘耻躬’名社。尝题联座右曰:‘人心中无私便圣,天理内行事最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继善黄文炤》、《泉州学校·一峰书院》)

  (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后,求学者多,并求留宿)复于镜山下买田家数椽,为休山书院,匾曰 ‘耻躬堂’。

  【万历四十四年丙辰(1616年),大学士叶向高与南安洪有声,晋江国、郭梦詹等四人到“镜山书院”访问,也留题刻石,至今尚存。(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洪有声》)】

  乔远家食几三十年,久无仕进意。海内以乔远邹南皋(东林书院首领邹元标冯仲如(御史冯从吾赵鹤侪(考功郎赵南星,并称‘四君子’。屡推汝宁通判、钦州知州、光禄大理少卿,皆为中官奏罢。”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所著《闽书》脱稿。】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4·人物志(下)·侨寓·明·何乔远还载何乔远……假归,家居几三十年。尝至德化览胜,过小铭访邑庠生周文台,促膝谈文,久之始去。”

起光禄少卿

  泰昌元年(1620年)光宗即位8日,即召何乔远为光禄少卿。九月光宗崩,熹宗即位,天启元年(1621年) 何乔远 始赴阙就任;七月典试山西。

  《明史·何乔远光宗立,召为光禄少卿。”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

  “光宗即位,即召为光禄少卿。乔远以为大行而得迁,非臣子所忍言。

  九月光宗崩,熹宗即位,叶文忠叶向高文忠邹忠介邹元标忠介二公先后以书道出处之义,天启元年始赴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叶向高》)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光宗登极,即起光禄少卿。

  时邹南皋邹元标同起抵京,握手曰:‘吾道之硕果也!’

  神庙神宗遗诏,仅起詿误诸臣;光庙光宗遗诏,所指仅国本诸臣。乔远投谒部院,请推广诏书论叙殁者,时议韪之。

  七月,有山西典试之命。阅卷详加评订,遂拔宗生二人;试录典雅剀切,南北群推。”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光宗登极,起光禄少卿。”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光宗立,召为光禄少卿。”

太仆少卿 

  何乔远移太仆少卿。时清军已取辽阳,巡抚王化贞驻兵广宁卫(今辽宁省北镇县)备战,朝中宰相叶向高主战;熊廷弼何乔远认为不宜轻举,主严守广宁。无何,广宁竟弃,经臣熊廷弼、抚臣王化贞先后逃,6万大军溃败。何乔远拟稿,与大理寺少卿冯从吾、太常少卿董应举朱一桂许维新等疏请逮治经、抚以正典刑,时称“五少卿疏”

  《明史·何乔远“移太仆。王化贞驻兵广宁,主战。乔远画守御策,力言不宜轻举。无何,广宁竟弃。”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移太仆。王化贞驻兵广宁,主战。乔远画守御策,力言不宜轻举。无何广宁竟弃,经、抚继逃,合疏请并逮治,时传为‘五少卿疏’。”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还朝,晋添註太仆少卿。

  时大清已取辽阳,朝中锐意恢复,乔远疏‘且严守广宁’,人以为迂。及广宁再陷,始服其先见。

  每念神京单危,无人分忧。其冬,谢绝入觐馈遗。经臣熊廷弼、抚臣王化贞先后逃,乔远属稿,与冯从吾董应举朱一桂许维新等疏请逮治以正典刑,时传‘五少卿疏’。”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

  “移太仆少卿。

  王化贞驻兵广宁,主战,与熊廷弼议不合。叶向高方再相,化贞座主也,颇右之。廷臣惟乔远廷弼言,宜专守广宁;无何,广宁竟弃。

  乔远遂与他寺少卿冯从吾董应举朱一贵许惟新等疏请逮治,当时传为‘五少卿疏’。”

左通政

  天启二年(1622年),何乔远进左通政。

  《明史·何乔远“天启二年进左通政。邹元标建‘首善书院’,朱童蒙等劾之。乔远言:‘书院上梁文实出臣手,义当并罢。’语侵童蒙。”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初,乔远邹元标冯从吾皆于林居考德为事,而汪应蛟杨东明高攀龙曹于汴一时同志并起废籍,因城南建‘首善书院’。科臣朱童蒙劾之,乔远言:‘书院上梁文实出臣手,义当并罢。’再疏不允。”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晋添註左通政。

  (天启二年,1622年,五月)山东妖贼(白莲教)数万攻陷城邑(十月被镇压),疏言:‘赤子无知,请乘大捷之后,招抚赦宥。’从之。

  时朝士欲声李可灼红丸弒逆之罪,乔远孝宗李孜省穆宗金倣等罪为议,人谓其识大体。

  科臣朱童蒙邹元标建首善书院讲学。疏言:‘书院上梁之文,实出臣手,当并黜。’再疏,不报。”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

  “天启二年,进左通政。

  山东妖贼数万,攻陷城邑。疏言:‘赤子无知,请乘大捷之后,招抚赦宥。’从之。

  时朝士欲声李可灼红丸弒逆之罪,乔远孝宗李孜省穆宗金仿等罪为议,人谓其识大体。

  邹元标建首善书院,朱童蒙等劾之。乔远言:‘书院上梁文实出臣手,义当并罢。’”

光禄卿、通政使、户部右侍郎、致仕

  何乔远仍用为光禄卿;时荐举久已不行,何乔远复倡发之。天启三年(1623年),何乔远旧病复作,方乞归,旋擢通政史 (俗称“银台”),被人讥为“因病得升”何乔远即日出京门,上辞疏官。熹宗不许,疏凡五上,乃晋户部右侍郎致仕以归。

  《明史·何乔远“进光禄卿、通政使。五疏引疾,以户部右侍郎致仕。”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

  “仍用为光禄卿。

  上荐举疏,举同县李光缙、永春李开芳、同安黄文照、海澄丁玉明、龙溪张燮及华亭陈继儒,有旨议覆。盖荐举久已不行,乔远复倡发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光缙黄文炤》)

  会旧病作,方志乞归,旋有银台之命,言者谓其‘因病得升’。乔远闻之,即日出国门,方上辞疏。熹宗乔远旧学清修,起用未久,不许。再坚辞,疏凡五上,乃晋户部右侍郎以归。”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冬,进光禄卿。洗手剔蠹,宿弊尽销。以积劳成疾,乞归,不许。仍擢通政史,言者谓因病得升’。即日出都,抗疏力辞。加户部右侍郎以归,橐中不满一金。”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晋光禄卿。以疾归。”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

  “旋进光禄卿。疏荐同县李光缙、永春李开芳、同安黄文照、海澄丁玉明、龙溪张燮及华亭陈继儒

  迁通政使,五疏引疾去,以户部右侍郎致仕。”

回乡

  天启四年甲子(1624年)夏,何乔远回到泉州,讲学镜山书院、主教泉山书院。魏忠贤屡召,不赴。崇祯元年戊辰、崇祯二年已巳(1628—1629年)间,何乔远参与招抚郑芝龙李魁奇。(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书院·镜山书院、泉山书院》、《泉州人名录·郑芝龙》)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

  “入里门,即便道镜山。作客位帖,引太祖汪仲魯‘告归不得辄通郡邑官张’;作祠堂帖,引孔子‘乡党恂恂’。戒子弟不得横取人财、横辱人、箠楚以慢父母、虐兄弟。

  会郡守移建朱子祠为泉山书院,延主教事。

  珰窃柄,屡欲起乔远以收人望,不赴。益与社中讲论切磋‘躬行’之学。

  戊辰、已巳间,郑芝龙肆氛海上,乔远开诚约束,欣然就抚。李魁奇再叛,独言:‘招我,非侍郎不可。’乔远毅然亲至中座,慷慨谕以祸福,弭耳不敢动,收回巨舰利器,当事因扫平之。”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甲子夏抵里,即便道镜山,其讲德考业、求书问字益屦满。

  会移建朱子祠为泉山书院,延主教事。

  魏忠贤煽焰,先时远害;珰屡欲起之以收人望,不赴。

  郑芝龙海商集团)猖獗海上,声言潜兵入城,惟镜山前后十里毋动。乔远开诚晓喻,欣然就抚。

  李魁奇蓄疑,再叛;钟斌羽之,气益咆哮。当事及缙绅合词求为解斗,乔远毅然至同安,委曲晓喻,魁奇等俯首就戎索。后当事得运密筹,鼓芝龙芝虎一战擒魁奇,再战溺钟斌,皆其先事解携力也。”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

  “既归,橐中无一金。居镜山讲学,户屦益满。

  魏忠贤扇虐,屦欲起之以收人望,坚不赴。

  郑芝龙猖獗海上,潜兵人城,惟镜山前后十里戒勿动。乔远开诚晓谕,欣然就抚。

  李魁奇再叛,钟斌羽翼之,益咆哮。乔远驰至同安,委曲譬喻,魁奇等俛首去。”

起南京工部右侍郎、兼署户、工二部、乞归

  崇祯二年(1629年),台省交荐,以南京工部(或说“户部”)右侍郎召,以年老具疏引年辞,有边警,慨然就道。崇祯帝嘉其老成体国,令署户、工二部。古称工部首长为司徒,故时人称之为司徒”。给事中卢兆龙劾其衰庸,署事二月乃乞归。

  《明史·何乔远“崇祯二年,起南京工部右侍郎。给事中卢兆龙劾其衰庸,自引去。”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

  “崇祯二年,台省交荐,特起南京工部右侍郎,具疏引年,甚切。属有边警,慨然曰: ‘此岂臣子高卧时也。’立就道。

  甫入都(留都南京),即上疏言:‘敌盘踞内地,须日夜挠乱之,毋以塘报为了事、截杀为虚名。请开镇江之练湖(南湖)以通运道。’

  怀宗嘉其老成体国,署户、工二部。

  署事二月,乃乞骸归。怀宗以清名慰留,再力请,乃许。犹复上《开海禁》一疏。”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怀宗思宗·朱由检即位,台省交荐,以南户部右侍郎召。具疏引年,会有◇警,不得达。因念国家有急,即日就道,令园丁护视山中松竹曰:‘乃公行,即归矣。’

  过苏(苏州)、常(常州),入周季侯周蓼洲高景逸家,吊其孤。

  至南都 (南京),上《先沥林壑微忠》一疏。◇◇◇◇◇◇◇◇◇◇◇◇◇◇◇◇◇◇◇
◇◇◇◇◇◇◇◇◇◇◇◇◇◇◇◇请开镇江之练湖以通运道。

  庄烈帝思宗嘉其老成体国,兼署户、工二部。在户部,有《核清冗役以破窟穴、考仓期以示振刷》疏;在工部,陈经费致匮之由,又言:‘年输淮库二十万金非旧例。’有旨科按勘查,而忌者侧目丛起。

  会有讽以衰老,即力辞。临行,复上《开海禁》疏,谓‘弭盗安民,莫先此举。’出南都(南京城),则橐中又余一金耳。”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怀宗即位。以南户部右侍郎召,忌者侧目,即力辞。”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崇祯二年,起南京工部右侍郎。请开镇江练湖,通运道。帝令兼署户部。疏请清冗役,考仓期。又陈经费致匮之由。并言年输淮库二十万金,非旧例。有旨按勘,而忌者侧目。给事卢兆龙劾其衰庸,遂引去。临行复请开海禁,谓弭盗安民,莫先此举。”

归途入闽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入闽,至建阳,遍拜考亭朱熹诸儒祠墓。崇化里有横渠子孙在焉,为书《祠记》,以《西铭》一篇,括尽仁体,而要以完天所生为主,无常变死生,一以顺受天命、还秉天则,发程颢程颢朱熹之旨。”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入闽,遍谒紫阳朱熹蔡西山、九峰刘屏山、云庄黄勉斋诸祠墓。崇化里有张横渠子孙,为书《祠记》。舟入将乐,谒杨龟山祠,游玉洞,探奇而还。”

  注:

  蔡西山蔡元定(1135—1198),字通,学者称西山先生,南宋·福建建宁府建阳县人。著名理学家、律吕学家、堪舆学家,朱熹理学的主要创建者之一,被誉为门领袖”、“闽学干城”

  刘屏山刘子翚(1101—1147),字彦冲,号病翁,南宋·福建崇安人。历真定府幕属、兴化军通判。后以疾退居故乡屏山,学者称为屏山先生朱熹尝从其问学。

  黄勉斋黄塝(1152—1221年),字直卿,号勉斋,南宋人。祖籍福建长乐,徙居闽县。朱熹极为器重,以仲女为其妻,并曾请其“代即讲习”。庆元二年 (1196年)“伪学”之禁起,黄塝于建阳潭溪建潭溪精舍,讲道著书,亦为朱熹往来云谷、考亭憩息之所。次年,丁母忧,黄塝奔丧福州北郊长箕岭,筑墓庐讲学,从者甚众。庆元六年 (1200年)三月,朱熹病重,命黄塝收《礼书》底本,补辑成书;并手书与他诀别道:“吾道之托在此,吾无憾矣。”嘉定十一年 (1218年)讲学江西白鹿洞书院。嘉定十二年(1219年)返回福州,次年致仕,专事讲学,弟子日盛,编礼著书,孜孜不倦。

  张横渠张载(1020-1077年),字子厚。祖上大梁人(现在河南开封),小时候父亲死于涪州官任上,于是侨居在现在的陕西省眉县横渠乡,人称横渠先生张载是北宋·哲学家、关学学派创始人。关学是张载在关中地区讲学而形形成的一个大的学派。比他稍晚的是程颢程颐兄弟创立的洛学(因是洛阳人而得名),再就是理学的集大成者朱熹了。关学和洛学是理学的学派之一,也是朱熹思想的先驱。

  杨龟山杨时(1044—1130,或曰1053—1135),字中立,学者称为龟山先生,宋·福建南剑将乐人。学于程颢死,又学于程赜。历知刘阳、馀杭、萧山三系,多惠政。南宋·高宗时官至龙图阁直学士致仕,优游林泉,以读书讲学为事。东南学者推为学正宗”朱熹张式的学部,皆出于

修一峰书院、会讲于泉山书院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

  “既抵家,修罗一峰书院。于月之三八日,与郑孩如唐见梅韦衷芹黄季黄文炤张玄中,率诸门人集讲。曾撰讲‘惩忿’、‘窒欲’二解,且言人于一岁之中循省,善念几多,恶念几多,庶渐渐有迁善改过,近里著已之意,语极切至常。题一联座右曰:‘人心中无私便圣,天理内行事最乐。’

  海内以乔远邹南皋(东林书院首领邹元标冯仲如(御史冯从吾赵鹤侪(考功郎赵南星并称。”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复会讲于泉山书院,撰《惩忿》、《窒欲》二解。”

身后

  崇祯四年(1631年)十二月二十日卒,年七十四。崇祯五年壬申(1632年)七月,题请特祠祀于泉州学宫之左隅,赠工部尚书。崇祯九年(1636年)为建“理学名臣”坊;十六年(1643年)赐祭葬。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

  “崇祯四年卒,年七十四。”

  “壬申七月,福建巡抚 邹维琏 以大学士史继偕(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史继偕》)等公举理学名臣,题请特祠,祀于学宫之左隅。赠工部尚书,予谥。(崇祯)九年(1636年),兴泉道曾樱为建‘理学名臣’坊。十六年赐祭葬。子九云。……后未得谥。”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未逾年卒,年七十四。先夕,地震如雷,有巨星闪闪自地腾上。赠工部尚书,予祭葬。(福建)巡抚为请建特祠于学宫。

  子九云,崇祯癸未(崇祯十六年,1643年)进士,授庶常(编修);甲申(崇祯十七年,1644年) 后,归隐◇◇◇◇◇。”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未逾年卒,年七十四。赠工部尚书,予祭葬。巡抚请特祠于学宫。”“子九云。”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卒,赠工部尚书,赐祭葬。”“子九转九云九说,再从子梦骏。”

  崇祯十七年甲申(1644年),李自成入京,明亡。何九云因父死未葬,忍辱投降李自成,心情十分矛盾。清初,勉强南归,葬父毕,杜门不出。匾其轩曰“东湖闲史”,自附于龚生范子之后,未几卒。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少司空何乔远墓:在三十二都金地院(紫帽山南麓)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紫帽山·古墓葬》)

著述

  《明史·何乔远乔远博览,好著书。尝辑明十三朝遗事为《名山藏》,又纂《闽书》百五十卷,颇行于世,然援据多舛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名山藏、闽书》)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

  “所著有《释大学》、《释武城》、释《大诰》、《召诰》、《洛诰》。

  他纂述之作,在刑曹有《狱志》,在礼曹有《膳志》,而大者,辑明十三代遗事为《名山藏》,集一代贤士大夫所论著、择其雅驯、兼收众体为《皇明文徵》,又纂《闽书》百五十卷。

  自著诗文百余卷,有万历、泰昌、天启、崇祯等集。 ”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

  “在官、在家,著书不辍:刑曹有《狱志》、礼曹有《膳志》、在粤有《西征集》、假归有《泉州府志》。其最著者,◇◇◇◇◇◇◇◇◇◇◇◇一代贤士大夫所论,著为《皇明文徵》。纂《闽书》一百五十卷,皆有功艺苑,足资后来修史考订。其自著诗歌、古文,◇
◇◇◇◇◇◇◇◇◇◇◇家乘,计百数十卷,不可殚举。学者称为镜山先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何乔远》:“生平著述不可殚举,其最著者《名山藏》、《闽书》二集,足资后来修史考订,学者称为镜山先生。”

  还编纂《安溪县志》,辑南安先贤诗文事略的《武荣全集》,写《东湖浚湖记》、《同安海丰埭记》、《顺济桥记》等。

  在何乔远的十几部鸿著之中,最有创新和建树的是荟萃八闽郡邑各志并参考前代载记而成的《闽书》22门 154卷和辑明十三朝遗事的《名山藏》100卷。

  《四库全书》把《闽书》和《明文徵》收存入目。何乔远的著作影响深远,而清政府对他的著述似乎很不放心。《四库全书目录提要》对《闽书》横加挑剔,认为“有乖志例” ,《名山藏》则被打入《禁书总目》。

评价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

  “乔远终始四朝,后先一节,安贫乐道,鞠躬厉行,平生德容冲粹,与人交洞见肺腑。自少励志前修,既立朝,以文章气节自砥。

  里居多年,益加意学问,因人设教诱迪,以躬行语默之常。匾其斋曰‘寡过’。又曰‘自誓’,取古人誓墓之义。命其堂曰‘耻躬’。

  每与许敬庵李见萝范晞阳洪桂渚诸公论学,不分别门户,不支离心性,惟欲于庸德庸行中步步绳尺,庶不负终岁读书求友之意。

  大学士叶文忠 向高宗伯欲楫曰:‘何穉孝何如人也?’答曰:‘文章气节,人皆知之;其深于道学,人未必知也。’曰:‘穉孝吾未尝见其讲学。’曰:‘惟不讲学,乃真道学耳。’因具述其平生得力惟‘自誓’、‘寡过’,不求人知。文忠以是序《闽书》,称其平生笃学真修,无愧宋儒云。”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5·司徒何镜山先生乔远学派》:

  “余尝读镜山公文集载王未斋传,而知怍庵先生何迥何乔远之父)与公为一时典型师表、维挽狂澜之砥柱也。

  公生于万历之代至崇祯初年,捐馆维时,士风谭说异矣。

  公之言曰:‘当嘉靖之时,晋江有蔡松庄先生讲《易》,松庄之墅弟子云从,而吾先子怍庵与之相亚。当是时,王文成王阳明之学方新,学士大夫多议其简径,而闽中诸先正去考亭朱熹尤近,尊守其‘致知力行’之说,以合于圣门博文约礼之义,不敢一毫离于绳尺,其为功甚勤,而其践履甚实。及乎今日,而始讲性命,以为高扣玄虚,以为归求之躬行实践之际,茫然背驰,不见其影响,而去诸先正之学远矣。’

  呜呼!公之言如此,其为世道虑也,不亦深切著明哉。即此见公之笃信师说,遵主学 ,渊源相绍,确乎不移。后之论公者,亦莫过于公所自述者矣。

  公著作宏富,如《名山藏》、《闽书》,包罗涵蓄,列代英贤言行昭然可考,即公之志事,亦具见于是矣。

  尝论学曰:‘主静莫如居敬,致虚莫若明理,此尤救明季末流之弊。’

  素庵林孕昌曰:‘泉自紫阳朱熹教铎以后,学脉薪传,蔡文庄蔡清陈紫峰陈琛何镜山何乔远、家省庵,相继互有发明,谅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林孕昌朱熹蔡清陈琛

 再,公门人如源撰公遗事曰:‘《司徒佳话》记云:如源侍公于镜山,尝取《名山藏》翻阅。公曰:此稿犹未定,吾每喜阅者删改。’按此乃公暮年之语,详于《佳话》中。

  《闽书》亦暮年之作,疑亦未为定本,今并及之。”

  清·乾隆《泉州府志·何乔远》:乔远和平乐易,与人交,洞见肺腑;奖掖后进不倦。田夫野老,接以至诚,每岁时伏腊,招饮尽欢,数百杯不乱。当典试山西还朝时,一榜诸生聚饯于郊,每人为酌三巨觥,至今传为佳话。”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乔远终始四朝,后先一节。安贫乐道,鞠躬厉行。与人交,洞见肺腑。里居多年,益博览。好著书,尝辑明十三朝遗事为《名山藏》,又纂《闽书》百五十卷行于世。善饮,至数百杯不乱。当典试山西还朝,一榜诸生聚饯于郊,为人酌三巨觥,世传为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