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苏—上卷)

  苏益(字世进,又名利用)、苏光诲
  苏缄
(字宣甫。同安人,居泉州。进士及第。南海主簿。阳武尉。令崇仁、南城二县。知英州,广南西道兵马都监,房州司马。累知廉州、鼎州。知邕州,死难。身后。遗迹。)
  苏大山
(字荪蒲)
  苏镜潭
(号菱槎)
  苏希栻
(名志夔,字于钦,号阜山)
  苏浚
(又作苏濬,字君禹,号紫溪。身世。进士及第。南刑部主事、工部主事。礼部主事、浙江提学佥事。陕西分守参议。广西按察副使、广西参政。擢贵州按察使,辞病归。居家、卒。著述。明·李廷机《苏紫溪祠》记清·李清馥述评。余事。
  
苏奉礼(北宋·德化县善均里石城人[现雷峰长基村]。身世。进士及第。)苏十万(讳一侯,字万仁,号留义,南宋末元初·德化县善均里[今雷峰乡一带]长基村石城人。勤王抗元。邑人建水府庙祀之。苏十万[号留义] 不是苏刘义。、苏舜臣(字哲甫,明·晋江人)

苏益

  苏益,字世进,又名利用苏光诲之父;五代末北宋初·河南光州府固始县人,居泉州府同安县,遂为同安人,是入闽定居的芦山姓始祖。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先生光诲》:

  “苏光诲,父(唐·光启元年,885年)自光州固始随王潮入闽,(为泉州都统领军使,居温陵[泉州]诛叛将黄绍颇留从效表为漳州刺史。陈洪进惮之,计召至同安,为大第留不遣,密使人之漳夺其任,遂为同安人。”

  北宋·乾德五年丁卯(967年)苏益卒。太平兴国四年(979年)赠隰州刺史。

  苏光诲葬其父苏益于同安县内厝镇蜈蚣仑。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苏光诲王潮陈洪进》)

苏光诲

  苏光诲,北宋·同安人;苏益子。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先生光诲》:

  “苏光诲,父,自光州固始随王潮入闽,诛叛将黄绍颇留从效表为漳州刺史,陈洪进惮之,计召至同安,为大第留不遣,密使人之漳夺其任,遂为同安人。

  氏纳土后,盗起游洋,光诲夕殪盗魁十余人,送首级于州将乔维岳

  太宗召赴阙,迁左卫将军。

  子仲昌,天圣二年(1024年)殿试,被勋致三班官,历任荆湖南北路提点刑狱,知宜邵,复三州,终左屯将军。子孙累世贵盛。”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苏益王潮陈洪进乔维岳》)

苏缄(1016—1075年)

  苏缄,字宣甫或作宜甫北宋·同安人,是苏益的曾孙、苏颂的堂叔、的从弟

  《宋史·卷446·列传205·忠义1·苏缄》、《闽书》、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忠烈·宋·苏缄》、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怀忠苏宣甫先生》、《泉州府志》、《同安县志·苏缄传》有传。

  同安人,居泉州

  苏缄的籍贯所载不一,《宋史》记为晋江人,府、县《志》均作同安人居泉州郡城(亦是晋江县治)。

  《宋史·卷446·列传205·忠义1·苏缄》:苏缄,字宣甫,泉州晋江人。”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忠烈·宋·苏缄》:苏缄,字宣甫,同安人。”,《宋史》本传作晋江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怀忠苏宣甫先生》:苏缄,字宣甫从弟也。素有侠负,慕古忠臣义士之迹。”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中坊·怀忠坊》:,同安人,赐第郡城忠义境。”(忠义境属衮绣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按:乾隆《府志·选举》系宝元元年进士,注‘同安人’。《县志·选举》无之。《府志·忠义传》:‘赐都城甲第,赐额怀忠。’《县志》云:‘赐第郡城东忠义境。’则后裔为晋江人。故县《选举》虽无名,而本学忠孝祠祀之。《坊部》载怀忠坊。”

  进士及第

  苏缄进士及第,其时间《宋史》未载,明·黄仲昭《八闽通志》记景祐(1034—1038年)中,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记宝元五年(1042年),清·乾隆《泉州府志·选举》、《同安县志·苏缄传》均记宝元元年(1038年);应以宝元元年(1038年)为是。初授河南簿。

  《宋史·卷446·列传205·忠义1·苏缄》:“举进士。”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忠烈·宋·苏缄》:“景祐中第进士。”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怀忠苏宣甫先生》:“宝元五年登进士第。初授河南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1·人物志·义行·宋·苏缄》:苏缄,字宜甫。宝元元年进士。”

  南海主簿

  调广州南海主簿。

  《宋史·卷446·列传205·忠义1·苏缄》:

  “调广州南海主簿。

  州领蕃舶,每商至,则择官阅实其赀,商皆豪家大姓,习以客礼见主者。

  以选往,商氏辄升阶就席,诘而杖之。

  诉于州,州召责曰:主簿虽卑,邑官也;商虽富,部民也。邑官杖部民,有何不可?州不能诘。”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1·人物志·义行·宋·苏缄》:“初授南海簿。”

  阳武尉

  再调河南阳武县尉。

  《宋史·卷446·列传205·忠义1·苏缄》:“再调阳武尉。剧盗囊橐于民,贼曹莫能捕。访得其处,萃众大索,火旁舍以迫之。从中逸出,驰马逐,斩其首送府。府尹贾昌朝惊曰:‘儒者乃尔轻生邪!’”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怀忠苏宣甫先生》:“再调阳武尉。本儒者,尝驰马手斩剧盗送府府,尹贾昌期惊曰:‘儒生乃能尔耶!’”

  令崇仁、南城二县

  苏缄曾任江西崇仁、南城二县令,见于《江西志》,时间未详。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怀忠苏宣甫先生》:

  “按《江西志》载:

  ‘尝令崇仁、南城二县。

  其令崇仁:民喜争田,有数十年不决者,一断以法,未半岁,庭无留讼;治宝塘堤,冶铁为缆以作梁。

  其令南城:岁凶,民藏粟者固闭待价。籍得其数,先发常平谷,定中价粜于民;揭榜于道曰:某家有粟几何,令民用官价籴;有勒不出及出不如数者,挞于市。以是民无艰食。

  子尝知横州,以恩信得民。’”

  知英州,广南西道兵马都监,房州司马

  苏缄累迁秘书丞,知英州(今广东英德市)。皇祐四年(1052年),广源州壮族首领建立“南天国政权”侬智高起兵反宋,苏缄破之,优授供备库副使、充广南西道兵马都监。后以邕州大将陈曙失律诛,亦坐贬房州司马。

  《宋史·卷446·列传205·忠义1·苏缄》:

  “累迁秘书丞,知英州。

  侬智高围广。

  侬智高攻下邕州(今广西南宁),沿江东下,连破横(广西横县)、贵(贵县)、浔(桂平)、龚(平南)、藤(藤县)、梧(梧州)、封(广东封州)、康(德州)、端(高安)九州,进而围攻广州。】

  曰:广,吾都府也,且去州近,今城危在旦暮而不往救,非义也。即募士数千人,委印于提点刑狱鲍轲,夜行赴难,去广二十里止营。

  广人黄师宓陷贼中,为之谋主,擒斩其父。群不逞并缘为盗,复捕杀六十余人,招其诖误者六千八百人,使复业。

  贼势沮,将解去,分兵先扼其归路,布槎木亘四十里。贼至不得前,乃绕出数舍渡江,由连、贺而西。与贼战,摧伤甚众,尽得其所掠物。

  时诸将皆罢,独有功。仁宗喜,换为供备库副使、广东都监,管押两路兵甲,遣中使赐朝衣、金带。

  (此年,侬智高兵败逃回邕州)袭贼至邕(宋朝派遣枢密院副使狄青攻讨侬智高残部,苏缄也追讨侬智高到邕州)(管辖苏缄的)大将陈曙以失律诛,亦贬房州司马。”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忠烈·宋·苏缄》:“历知英州。侬智高围广城,将兵赴难,杀获有功,仁宗特命改官,除广东都监。”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怀忠苏宣甫先生》:

  “累迁秘书丞,知英州。

  侬智高围广州,奋曰:‘广去吾州近,危而不救,非义也。’即募士数千人,委印于提点刑狱鲍轲,夜行赴难。

  广人有黄师宓者,为贼谋主,擒斩其父,复捕杀不逞者六十余人,招其诖误者六千余人使复业。

  贼势阻,将解去。分兵先扼其归路,摧伤甚众。

  奏至,仁宗语执政曰:‘南事淹时,战将未闻有功;苏缄儒生,乃能奋勇如此。’优授供备库副使,充广南西道兵马都监,遣中使赐朝衣金带以宠之。

  《同安县志·苏缄传》载:“奏至,仁宗语执政曰:‘南事淹时,战将未有成效,苏缄乃儒生,能奋力如此,宜加优奖。’”

  后以邕大将陈曙失律诛,亦坐贬。”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1·人物志·义行·宋·苏缄》:“累迁秘书丞,知英州。侬智高围广州,募士数千赴难。广人有黄师宓者,为贼谋主,擒斩其父,复捕杀不逞者六十余人,招胁从六千余人,贼势沮,将解去,分兵破之。奏至,仁宗大悦,授广南西路兵马都监。”

  累知廉州、鼎州

  苏缄复著作佐郎衔,监越州税十余年。英宗即位,荐还副使衔、知廉州。又坐谪潭州都监,未几知鼎州。

  《宋史·卷446·列传205·忠义1·苏缄》:“复著作佐郎,监越州税十余年,始还副使、知廉州。屋多茅竹,戍卒杨禧醉焚营,延烧民庐,因乘以为窃,戮之于市,又坐谪潭州都监。未几,知鼎州。”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怀忠苏宣甫先生》:英宗即位,大臣论荐,始还副使,知廉州。”

  知邕州,死难

  熙宁(1068—1077年)初,进如京使、广东铃辖;熙宁四年(1071年),为皇城使、知邕州(今广西南宁)。熙宁九年(1076年)死难。

  《宋史·卷446·列传205·忠义1·苏缄》:

  “熙宁初,进如京使、广东铃辖。

  四年,交阯(即朝大越国,今越南北部)谋入寇,以为皇城使、知邕州。

  【苏缄知邕州之前,有萧注沈起主政邕州和广西。沈起到广西后便训练土丁、水手,积极备战,并禁止各州县与交趾的贸易往来。这些行为,使宋朝与交趾的关系更加紧张。 】

  伺得实,以书抵知桂州沈起(请求恢复边境贸易,缓解与交趾的紧张关系)不以为意。及刘彝致书于,请罢沈起所行事。不听,反移文责沮议,令勿得辄言。

  【苏缄只好加紧备战,固筑城墙,储备粮草。当时,北宋在广西的武装力量相当少。宰相王安石认为“募禁军往戍南方,多死,害于仁政。应鼓舞百姓豪杰,使趋为兵。”苏缄只能按上级指示起用峒丁(壮族民兵)、土丁(地方民兵)了。】 

  八年,蛮遂入寇,众号八万,陷钦、廉,破邕四砦。

  【北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年),交趾郡王李乾德乘北宋政府把兵力集中于北边对付辽国的威胁,岭南边防空虚之际,派太尉李常杰等人率领十万大军入侵广西,于农历1121日攻陷钦州,25日攻破廉州,27日包围邕州。

  闻其至,阅州兵得二千八百,召僚吏与郡人之材者,授以方略,勒部队,使分地自守。

  民惊震四出,悉出官帑及私藏示之曰:“吾兵械既具,蓄聚不乏,今贼已薄城,宜固守以迟外援。若一人举足,则群心摇矣,幸听吾言,敢越佚则孥戮汝。”有大校翟绩潜出,斩以徇,由是上下胁息。

  子元(长子)为桂州司户(司户参军),因公事携妻子来省,欲还而寇至。(因为有不准出城的命令)念人不可户晓,必以郡守家出城,乃独遣子元,留其妻子。

  选勇士拿舟逆战,斩蛮酋二。

  邕既受围,昼夜行劳士卒,发神臂弓射贼,所殪甚众。

  初求救于刘彝遣将张守节救之,逗遛不进。又以蜡书告急于提点刑狱宋球得书惊泣,督守节守节皇恐,遽移屯大夹岭,回保昆仑关,猝遇贼,不及阵,举军皆覆。

  蛮获北军,知其善攻城,啖以利,使为云梯,又为攻濠洞子,蒙以华布,悉焚之。

  蛮计已穷,将引去,而知外援不至,或教贼囊土傅城者,顷刻高数丈,蚁附而登,(熙宁九年正月十二日,107631日)城遂陷。

  犹领伤卒驰骑战愈厉,而力不敌,乃曰:“吾义不死贼手。”亟还州治,杀其家三十六人,藏于坎,纵火自焚。蛮至,求尸皆不得,屠郡民五万余人,率百人为一积,凡五百八十余积,隤三州城以填江。

  邕被围四十二日,粮尽泉涸,人吸沤麻水以济渴,多病下痢,相枕藉以死,然讫无一叛者。

  沈起刘彝致寇,又不救患,欲上疏论之。属道梗不通,乃榜其罪于市,冀朝廷得闻焉。”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忠烈·宋·苏缄》:

  “熙宁中交阯谋入寇,除皇城使,知邕州。

  伺得实,以书抵帅府,前后帅臣沈起刘彝皆不报。既而蛮众号八万,陷钦、廉,破邕四砦,勒部队使分地自守,以待外援。

  寇至迎战,斩其二酋。初求救于彝,彝将张守节逗遛至昆仑,不及阵而覆。寇获北军,使为云梯,又为攻濠洞,蒙以华布,悉焚之。寇计穷,将引去,而知援不至,乃囊士傅城,蚁附而登,城遂陷。

  犹领伤卒驰骑战愈厉,而力不敌,乃曰:‘吾义不死贼手。’亟还州治,杀其家三十六人,纵火自焚。

  蛮至求尸,皆不得,屠郡民五万余人,隤三州城以填江,民无一叛者。”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怀忠苏宣甫先生》:

  “熙宁初,进如京使、广东钤辖。

  四年,交趾谋入寇,以充皇城使、知邕州。

  八年,交寇陷钦、廉,乘势迫邕。阅郡得羸卒二千八百人,分城拒守。

  民惊震四出,悉出官帑及私藏,示之曰:‘贼已薄城,宜固守以迟外援;若一人举足,则群心摇矣。幸听吾言,敢越佚,则孥戮汝。’大校翟绩潜出,斩以徇,由是上下胁息。

  昼夜行劳士卒,发神臂弓射贼,所殪甚众。

  会刘彝所遣将张守节来救者,猝遇贼,皆覆,蛮获军使;为云梯又为攻濠洞,蒙以华布,悉焚之。蛮计穷,将引去,或教贼囊土傅城者,顷刻高数丈,蚁附而登,城遂陷。

  犹领伤卒驰驱战愈厉,而力不敌,乃曰:‘吾义不死贼手。’亟还州治,杀其家三十六人藏于坎,乃纵火自焚。城中人五万八千余口,感其义,无一人降者。蛮遂尽屠其民。

  沈起刘彝致寇又不救患,欲上疏论之,属道梗不通,乃榜其罪于市,翼朝廷得闻焉。”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1·人物志·义行·宋·苏缄》:“熙宁初刺史邕州,交寇陷钦廉,乘势逼邕。阅郡得羸卒二千余,分城拒守。而治兵使者拥锐卒不救,被围四旬,城陷。缄犹领伤卒厉战而力不敌,乃曰:‘吾义不死敌手。’亟还州治,遣长子元归家守先祧,自杀诸子 子明子正及其家三十六人,纵火自焚。邕人感公义,无一从贼者。”

  身后

  《宋史·卷446·列传205·忠义1·苏缄》:

  “神宗死,嗟悼。

  《同安县志·苏缄传》:神宗闻缄死,嗟悼。至晡时,方进膳,曰:“可惜苏缄近世忠义之臣,罕见其比。”

  赠奉国军节度使,谥曰忠勇,赐都城甲第五、乡里上田十顷,听其家自择。

  以子元为西头供奉官、阁门祗候。召对,谓曰:邕管赖卿父守御,傥如钦、廉即破,则贼乘胜奔突,桂、象皆不得保矣。昔张巡许远以睢阳蔽遮江、淮,较之卿父,不能过也。改授殿中丞,通判邕州。

  次子子明子正,孙广渊直温,与同死,皆褒赠焉。

  皆坐谪官。

  没后,交人谋寇桂州,行数舍,其众见大兵从北来,呼曰:皇城领兵来报怨。惧而引归。

  邕人为立祠,元祐10861094年)中赐额怀忠’。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忠烈·宋·苏缄》:

  神宗闻之嗟悼,赠奉国军节度使,谥‘忠勇’。召其子,谓曰:‘邕管赖卿父守御,倘如钦、廉,则贼乘胜奔突,象,桂皆不保矣。以较之,卿父不能过也。’

  邕人为立祠,元祐间赐额‘怀忠’。

  子子明子正,孙广渊直温,与同死,皆蒙褒赠。”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5·怀忠苏宣甫先生》:

  “神宗死,嗟悼,赠奉国军节度使,谥忠勇,赐都城甲第一区乡里土田十顷,官其子子元

  子元为合门祗候,召对,谓之曰:‘邕州赖卿父守御,倘如钦、廉即破,则寇乘胜奔突,桂、象皆不可保矣。昔张廵许远以睢阳蔽江淮,较之卿父,未为远过。’改授殿中丞、通判邕州。

  次子、子及诸孙同死,皆褒赠焉。

  刘彝皆坐谪官。

  后交人谋寇桂州,行数舍,见大兵从来,呼曰:‘城隍领兵来报怨。’惧而引归。

  邕人祠之,赐额‘怀忠’。

  黄万顷赞曰:‘昔守邕州,交寇冯陵;战厉力穷,义气犹横;合家自刃,肯污膻腥;千秋万岁,烈烈风声。’”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1·人物志·义行·宋·苏缄》:

  “神宗闻之,嗟悼至晡方进膳。赠奉国军节度使,谥忠勇,赐第郡城东忠义境上腴田十顷,授子元为殿中丞,通判邕州。子孙与同死者,皆褒赠。

  后交人寇桂州,忽见大兵从北来,呼曰:‘城隍领兵报怨!’惧而引归。邕人祠之,元祐中赐额‘怀忠’。”

  遗迹

  苏缄殉难遗址位于今南宁市兴宁路红星戏院及市公安局兴宁派出所一带,北宋时曾为邕州州署衙门所在地。时邕人在金狮巷原州署衙门废址建起一座忠勇祠”纪念苏缄;尔后人们又将祠改为“城隍庙”苏缄成为邕州城隍神。1920年,在苏缄一家殉难的地方竖立“宋·忠勇公成仁处”大石碑,并沿着山坡地势,砌筑石壁护墙。苏缄殉难遗址于2002年公布为南宁市文物保护单位。

  泉州郡人纪念苏缄的忠贞壮烈,为苏缄立怀忠坊、忠义坊,祀晋江忠孝祠。忠义巷有忠义庙,奉祀苏缄。南宋·绍兴间张汝锡在凤山麓建忠义庙,原祀汉·关羽、唐·张巡许远,后又增祀宋·岳飞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苏缄赵昴发

  苏缄墓(衣冠冢)在南安丰州董埔村三狮山脚下。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9·丘墓·泉州府·南安县·苏缄墓》:苏缄墓,在县北三都葵山之麓。”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苏益苏颂》、《泉州铺境·东隅·衮绣铺》、《泉州牌坊·泉州府城古牌坊·宋坊》、《泉州寺庙·忠义庙》、《泉州古墓·苏缄墓》)

苏大山

  字荪浦,泉州人,清末贡生。温陵“弓(右上山下又旁,韬的异体字)社”社员。

  苏大山不求仕进,而笃于学问。早年壮游燕赵齐鲁及台澎,返泉任藤花吟馆西宾。后值厦门菽庄开东阁延揽诗人,入幕主盟坛坫。菽庄西游瑞士,乃回泉杜门著述。

  二十世纪20年代,其甥杨昌国为出版《红兰馆诗抄》8卷。辑有《温陵诗徵》,惜被焚毁。赋《洛阳桥七绝》、《卓吾〈荔镜记〉》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126《泉州桥梁·洛阳桥》、《泉南著述·荔镜记》)

苏镜潭

  号菱槎 ,清末·举人。

  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北洋舰队全军覆没,清廷与日本订立“马关条约”,割让台湾。

  1918 年,苏镜潭林菽庄长子林小眉东渡台湾。越五年(1923年)再往,十日间咏诗百篇,对郑成功复台、施琅平台寄予崇敬,对日本帝国主义占据台湾实行同化,则以地理和历史事件激发人们不忘渊源,对一些抗敌英雄、将领加以赞颂。回来后“爰出客中旧作,厘为两卷,命曰 《东宁诗草》。志地也,亦以志余感也。”“东宁 ”者,郑成功开发台湾时的首府。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成功施琅、《泉南著述·东宁百咏

苏希栻(1531—1620年)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0·县令苏阜山先生希栻》:

  “苏希栻(名志夔,字于钦,号阜山,南安(霞舒乡[今康美])人。(故居康美石鳌头“知州厅”进士匾尚存)

  (苏希栻生于明·嘉靖十年(1531年)。

  祖父苏彬,号梅山,南安邑庠生,乡人称为“公道四官”,泉州知府赠匾“齿德兼优”。

  父苏灿,号梅石,南安邑庠生,勤谨课学,创立闻名一时的“梅石精舍”。)

  初试有司,督学朱衡拔首泉士,所登答子书策,有老宿未经见闻者。

  (苏希栻自幼聪颖敏捷,博涉群书。少年时,有群蜂飞集于书架,出口成《来蜂赋》,众皆称奇。15岁乡试得高等,18岁充邑弟子员,19岁应试入奖格,22岁以督学试更得头名,大为学使朱镇山赏识,征召入五经书院。

  嘉靖四十三年甲子(1564年)春,倭寇犯泉州,霞舒乡深受其害,苏希栻父母均蒙难于福山土堡。苏希栻念有志未竞,更加勤学益励。

  隆庆四年(1570年),苏希栻中举人。)

  万历二年(1574年)成进士,上公车。督学时为大司空,御史大夫葛端肃 皆遣子受业。

  希栻雅明经术。先是,以诸生设帐氏,时馨从于漳平,道宾从于紫云,后所造皆闻人也。

  (苏希栻曾在漳平、泉州紫云寺(即开元寺)设馆授徒,晋江人、太史杨道宾、中江知县苏九润,以及朱维京葛曦,皆出其门下,后成为朝廷名臣。)

  初仕许昌,甫数月,清节大著。会直指按部绳以拜跪之节,遂拂衣归,时年四十五。

  (苏希栻为奉直大夫,授河南许州知州。这时苏希栻已45岁,题联自勉:“强年始登仕路,一试便为大夫。”

  时许州管辖四县。苏希栻上任后,询疾苦,锄毫恶,请停不合理稽征杂税,以民生息。凡往来公吏,横索他人者,一律严加训斥。许州有西湖书院,苏希栻请学宪聘请名师,召集各县士子深造,优秀者月给一金。每逢初一、十五题诗品文,学者响应,蔚然成风。

  苏希栻强明自任,兼通法令,文书公牍皆亲自审理,明察公断,政通人和,甚得州民好评。

  当时许州同知是山西人,年老贪财好赌,曾被前任知州评贬,竟迁怒于苏希栻。此人的女婿是开封府同知,便向山西巡抚诬告苏希栻

  苏希栻的岳父是抗倭殉难被謚封为昭毅将军的欧阳深,妻弟是广西按察使欧阳模,姑表陈瑞山任河南副使巡按,姨表是状元庄际昌,外甥李淑元任太长侍卿,堂弟苏梦灿任河南信阳知州,要分辨开脱并非难事,但苏希栻曰:“了(失)官没了进士。”“吾灯窗之事毕矣,余事付之后可也。”遂拂袖归乡。)

  后田居之年恰如之。归田后,与里中文简黄凤翔司寇詹仰庇诸耆英结社赋诗。

  老年治莵裘(霞舒乡)阜阳山之阿,遂断城市而专山林。

  修族谱(三修《阜阳氏族谱》),清理义仓,建始祖祠宇、墓寮,葺治梅陇阡履濡桥(该桥贯通永春、德化),此为政于宗者。

  修‘霞舒里社’,筑半泮水坝,溉田五十顷,栽植苦丛以障曲溪水患,重新雪峰寺名胜,筑太湖民堡以豫不虞,此为政于乡者。

  凡所心画,制朴而详,费而省,兴利除害而可久。

  至儿曹,则土室衡门,八口不能三食。

  (苏希栻自题门联:“心里有天皆白日,眼中无地不青山。”“家有旧书惟教子,门无新事不迎宾。” 一门六子五庠生。地方官员力邀苏希栻复出,均遭婉言拒绝。 )

  平生克耐坚苦,老眼昏花,而对书然,自著《管斑存质》、《注庄子》、《注离骚》(《骚赋汇草》)诸书,又《选诗集解》、《诗选注》二部,尤时所传诵。其根本,则在族谱、义仓,设图立格,条理整然。

  (苏希栻所著,尚有《雪峰志咏》、《诗全集注》、《汉魏诗注》、《文选择注》、《瘦生汇草文集》、《拾存零草》等传世。 )

  尝手简子侄曰:‘凡干公事如己事,则事无不济;惜公钱如己钱,则费无不省。吾半生任劳任怨,惟仰不愧祖、俯不愧心而已。尔曹慎之。’

  卒年九十(卒于泰昌元年,1620年)

  (附叔元撰宾席文曰:‘先生诚心为质,直道而行。夙抱时名,济南 葛端肃曾遣子受业。雅明经术,宗伯杨文恪曾执贽及门。晚登甲第,出守舆州,骨鲠忤上官,彭泽之腰不折,芰荷返。初服衡宇之赋,遂成扄户著书,茹蔬课子丘园四十载,突烟时断时续,而建家庙,筑墓庭,拳拳以木本水源为先。宗族五百人,食指如櫛如星;而修谱牒,揭规条,諄諄以孝友睦婣为重云。’《南安邑志·李鹿巢集》) ”

苏浚

  苏浚(1542—1599年)又作苏濬,字君禹,号紫溪,明·泉州晋江苏厝人。明代后期著名的理学家

  《闽书》、旧郡志、新郡志有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综述。

  身世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苏浚》:苏浚,字君禹,号紫溪。”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苏浚君禹,晋江人,宋·忠勇之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苏缄》)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学派按:“先生自述先世之著于泉者,自宋·司空忠勇公始,其后或居清沟,或徙龟湖,又徙郡郭,具在家乘;又叙留耕公自宋鼎革后长怀高隐,子隐德公砥行匿名,大致相类焉。”

  苏浚为秀才时,博览群书,为文宏肆,一时莫及。

  进士及第

  苏浚万历元年癸酉(1573年)乡试解元,万历五年丁丑(1577年)成进士(会魁)。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苏浚》:“万历癸酉解元,丁丑会魁。”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万历元年乡试,时大司马郭子章为建州司理与试事,梦蔡虚斋蔡清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清出其门,既得卷,大奇之,荐为第一。五年成进士。会榜制举之文,出经入史,大变衰茧之习,海内翕然宗之。

  苏浚丁丑年会魁试卷《朝闻道夕》曰:“人生有涯,而道则无涯。苟以一息有涯之生,而闻千古无涯之道,则谓吾之身以一息为千古可也!”“太虚不能常聚而不散,而有得于道,则吾之生死亦天地间之旦暮也!”“以太虚之气还之大虚……以造化之形归之造化!”

  南刑部主事、工部主事

  苏浚初授授南刑部主事,丁忧归。守制时,杜门不出,“绝迹城邑”,即与亲戚朋友也“未尝一交”。知府嘉之,决定把千余亩的寺田交苏浚管理,以弥补其贫困。苏浚推辞不受,曰:“吾心如止水,名缰利锁二关,颇自斩绝,青天之内,乐有余地,岂以区区者介情哉!”服除,补工部主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苏浚》:“授南刑部主事,忧归。起补工部。癸未万历十一年,1583年分校礼闱,得士多名人,李廷机其最著者。”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廷机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授南刑部主事,丁外艰。服除,补工部。江陵相张居正有疾,九列为祝,釐部尚书以青词命不属也。癸未礼闱分校,得士为多,会元文节廷机其最著者。”

  礼部主事、浙江提学佥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苏浚》:“寻改礼部,擢浙江督学佥事。评品精详,众服公明。”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寻改礼部,出为浙江提学佥事。开门试士,士卷未竟,阅已遍,冰鉴独操,剗除常调,士始怪骇,久益信服。”

  陕西分守参议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苏浚》:“迁陕西分守参议,捐俸葺庠,与士谈经讲艺。尝单骑行村落,问民疾苦。父老有进斗酒园蔬,酹而嚼之,若亲父兄。”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迁陕西参议,领商洛道。衙斋无事,与秦士谈经讲艺。时屏騶从行村落,或登临山水,悠然自适;父老具园蔬斗酒来饷,酹而嚼之,若亲父兄。秦中苦役,白两台用条鞭法,民困以苏。商洛有矿,盗数百列栅拒守,移檄谕之,皆解去。”

  在商州城南二里许有三台山,其山势由麓至顶,岩岸三迭,故名“三台”苏浚曾命商州一位姓的知州,在三台山西面的龟山上修建砖塔三座,以补山的亏缺,塔成后若笔插三峰,遂改山名为“文笔山”

  广西按察副使、广西参政

  迁广西按察副使,寻转布政司参政,领桂林道。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苏浚》:“移广西备兵副使,寻移其省参政。政尚简易,兴文化俗。岑溪峒猺反,躬督将士讨平之。未几,以疾休。”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迁广西按察副使,备兵苍梧,寻转参政,领桂林道。政尚简易,兴文化俗。岑溪猺变起,废将陈遴,以吴广为先锋,身自督战,平之。”

  苏浚广西,主持撰修《广西通志》42卷,人称信史。《广西通志·序》云:尝陟尧山望锡海,西入岭方,东穷邻峤。

  擢贵州按察使,辞病归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苏浚》:“移贵州按察使,不赴。当道强之,对曰:‘用世如虚舟,存而不系,过而不留,不以天下为已有;出世如游鱼,游乎江湖,忘乎江湖,不以己为天下有。’竟不出。”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擢贵州按察使,辞,病归。有强留者,曰:‘用世如虚舟,存而不系,过而不留,不以天下为己有;出世如游鱼,游乎江湖,忘乎江湖,不以己为天下有。’”

  居家、卒

  万历廿七年(1599年),苏浚卒于家。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苏浚》:“生平超旷洞达,如置身霄汉上。君官无所取受,居家环堵萧然,未尝葺治。疾革,但命以故衣敛。”“卒,郡人士请特祠,与蔡文庄蔡清陈紫峰陈琛二先生祠并。”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清陈琛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亡何,卒。”

  著述

  《明史·志第72·艺文1》:苏浚《周易冥冥篇》(详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周易冥冥篇》)四卷,《易经儿说》(即《易经达说》)四卷。”《明史·志第75·艺文4》:苏浚《紫溪集》三十四卷。”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苏浚》:“著有《易经儿说》、《四书儿说》(即《四书达说》,4卷。详见泉州历史网《泉南著述·四书儿说》)、《韦编微言》诸书。”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0·按察苏紫溪先生载:

  “所著《四书解》、《醒易冥冥篇》,在粤修《广西通志》42卷)、《三余集》等书,又有《鸡鸣偶记》,则躬行心得之言,读者谓与虚斋密箴相表里,学者称紫溪先生。”

  “按:近代先生所传书,有《易经儿说》、《生生篇》(又名《易经生生篇》、《解易生生篇》,4卷)、《韦编微言》(1卷)、《四书儿说》、《著解醒篇》(又名《四书解醒》、《四书解》,1卷)、《鸡鸣偶记》(3卷。明代《说郛·续录·卷4》收录、《纲鉴纪要》(1卷)、《三余集》(又名《三余文卷》,30卷)等书。”

  民国·陈衍《福建通志·艺文志·卷38》载,苏浚尚有《安南志》1卷、《酒经》1卷。

  民国·晋江苏大山辑《苏紫溪先生遗著》1册,泉州市图书馆收藏。

  另有《易经心说》1卷、《得得篇》1卷、《漫吟集》5卷。

  他的诗赋文章不少,写得很有韵味,时人评论说“苍律宏肆,一时莫匹”

  明·李廷机苏紫溪祠》记

  万历廿七年(1599年)苏浚卒后,郡人在泉州府学尊经阁前请建特祠(苏紫溪)奉祀蔡文庄蔡清)、陈紫峰陈琛)二先生祠并列,李廷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廷机》)为作记,对苏浚为人予以述评。该记原立有碑,今无存;碑文见于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泉州市文管会《泉州府文庙碑文录·苏紫溪祠记》(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2009.8)亦有收录。

  文曰:

  “盖道未有不从淡入者也。今夫水惟淡,故可甘、可苦、可酸、可咸,以无味而能为众味。夫道亦然。君子之道,始于淡而不厌,淡则寡欲,外不足而内有余。故尼父以屡空进而以货殖绌赐。夫赐之于也,岂待知二知十而后别哉!一箪食,一瓢饮,一中绀而表素,而两人者之品大逞庭矣。何者?味弥淡,道弥近,味弥浓,道弥远也。余尝持是以观世之士大夫,贤者必淡,未有爽者,而于吾乡得紫溪先生。

  先生才高而学博,科巍而名章,环海之人读先生制举之文,与所谓《儿说》、《生生篇》诸书,莫不有紫溪先生。而先生迥然、介然,视世之腆腆芬华,一切不以入其灵府。

  故其视学两浙,惟知崇正学,树真才,尽谢诸干请,即有谣诼之者,不颇也。其副粤宪、参粤藩,盘桓乎苍梧,驰驱乎岑溪,六年之间,人曰‘滞矣?’曰:‘不滞也。’‘瘴乎?’曰:‘不瘴也。’时有门下士为政,先生移书不佞寄语之,第曰‘某贤未迁,某贤未起’,语不及私也。

  其致政也,以入贺之行,贺毕而请,人无知者。及见其疏,病也。或谓先生似不病,曰:‘似不病乃病也。’铨部以先生不当予告,更推择为贵州按察使。先生卧不起,曰:‘病锢矣,不能行也。’

  盖先是黄州先生尝对不佞谈先生,不佞曰:‘先生忠信孝友,仕不择地,家不求田,不问舍,是其为人尔已矣。’

  先生归而绝迹公门,结庐先陇,盖未及二年而殁。当其病时,每对其友人言:‘吾生有涯,吾位、吾年、吾福泽只是如此,足矣!’遍召所亲与诀别,而属其子曰:‘衣有故衣,棺无过数金,吾亲殓故薄也。’嗟乎!先生于死生之际,其淡如此,而又何有于世之腆腆芬华在身之外者哉!

  故先生居仅蔽凤雨,食仅具饘粥,无余财赢蓄以遗子孙。惟其教在两浙,泽在三秦、百粤,而其讲说著作之在于世者,炳炳烺烺,则先生之所为不朽者耳。

  吾郡有虚斋蔡清紫峰陈琛二先生祠,皆特祀,至先生而三。先生学宗虚斋,节侔紫峰,其进退相类,其讲解足相发明,而其文祠风雅,抑或轶而上之,乃其味之淡一也。当斯世之颓靡,而祀先生以昆绍前修,激励后死,维持风教,砥柱波流,所关巨矣。”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亦以门人文节廷机简录上文。

  清·李清馥述评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70·按察苏紫溪先生学派曰:“吾郡自蔡文庄蔡清陈紫峰陈琛而后,崇奖后学、开发经旨者,必推先生,其《韦编微言》、《鸡鸣偶记》,前辈谓可与虚斋蔡清密箴并传,信不污也。其《解易生生篇》诸解,自谓补程灏程颐朱熹蔡清陈琛之遗,善乎。”

  余事

  苏浚喜欢游览山川名胜的恬静。在为陈琛次子陈敦豫所作《墓志铭》中曰:“相与蹑枕紫帽,揽九十九溪胜,泛舟涵江而休焉。语剧辄饮,饮辄醉,醉后而歌。”“遇佳山水,醉辄浩歌,超凡洞达,如置身霄汉。”苏紫溪《三余集》)

  苏浚的诗如水长卷,碧水丹山,“三三六六”,如影随形,动静色彩尽在其中。诗中尽管也流露着诗人对时政的愤懑心情,却不失超然洞达。

  《泉州府志》载有苏浚诗云:“满径苍苍烟雨突,长空浪卷晓云沈。江头不断清商曲,留得春风与客心。”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宅·明宅》“参政苏浚宅:在南门外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参政苏浚墓:在石菰山。”

苏奉礼

  苏奉礼,北宋·德化县善均里石城(现雷峰长基村)人。

  身世

  苏奉礼苏益孙、苏光谊长子。

  苏益(875~967年),又名苏利用,字世进, 唐·河南光州固始人;苏晚子,苏威5世孙。曾授山西隰州刺史。唐末·光启元年(885年),在固始县苏堆村(今苏岗村)随王潮王审知军南下入闽,王潮任泉州刺史时 ,苏益为泉州押卫都统使,后任泉州都统领军使,居泉州府城。北宋初追赠上将军、武安侯。著有《吾族渊源》。后苏益因第三子苏光晦为漳州刺史,节度使陈洪进将他召至同安地不再遣送,即择同安县城永丰乡葫芦山下定居,为同安“芦山派”始祖,卒葬同安。有3子:长苏光谊,次苏光谓(后裔分布莆田一带),三苏光诲(居同安)。北宋·苏颂苏光诲之后、苏益6世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潮王审知陈洪进苏颂》)

  苏光谊,字明性苏益长子。初授官都统使,唐·乾宁(894~898年)中任泉州左都统领军使,五代时任参谋。约于北宋初迁居永春县善政乡桃源里桃林村(今桃城镇辖内)。

  苏奉礼苏光谊长子,北宋·淳化五年(994年)分支德化石城,后五世簪缨。 (《双翰氏族谱》)。

  进士及第

  苏奉礼举太平兴国二年(977年)丁丑科吕蒙正榜进士,太平兴国八年(983年)前后官至礼部尚书。

  时人李端《游终南山因寄苏奉礼士尊师员外》:“半岭逢仙驾,清晨独采芝。壶中开白日,雾里卷朱旗。猿鸟知归路,松萝见会时。鸡声传洞远,鹤语报家迟。童子闲驱石,樵夫乐看棋。依稀醉后拜,恍惚梦中辞。海上终难接,人间益自疑。风尘甘独老,山水但相思。愿得烧丹诀,流沙永待师。”

  苏奉礼与其妻陈氏合葬墓在雷峰镇长基村石城章峰山麓。

苏十万(约1230-1280年)

  苏十万(约1230-1280年),讳一侯,字万仁,号留义,南宋末元初·德化县善均里(今雷峰乡一带)长基村石城人。南宋末勤王抗元,战殁。

  勤王抗元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忠烈·宋·苏十万》 :苏十万,善均里人。之裔孙。宋亡,破家募义兵拒元,屯驻天平城、罗城诸山,后战败于水府。被刺,挺立不仆,血渍石上,朱殷不灭。”清·乾隆《永春州志》、道光《福建通志·卷190》的记载大致相同。 

  苏一侯是德化宣和进士苏钦后裔、苏日增长子(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苏钦》)。自幼聪颖,素习骑射,熟谙武略。秉性高标拔俗,慷慨豪爽,忠义恳诚,常能温恤贫困乡邻,人皆乐与交游。

  咸淳十年(1274年),元军迫近南宋京城临安(今杭州),朝廷危在旦夕,诏示天下忠臣义士勤王。苏一侯闻讯邀集平日好友、乡亲,慷慨陈词:“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况吾祖世食宋禄,正宜精忠报国。”遂尽倾家资以充军饷,募集义兵,据境内的罗城寨(今属德化县雷峰镇长基村)、南埕的天平城等处为据点,屯兵积粮;又以县南的肖田、蔡径和城西的 唐寨、涂坂宫、相安院为大本营。德化等各地群起响应,参加义兵,遂有“一呼十万”之说,故俗称苏十万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山·罗城山》载 :“罗城山在(清泰里)萧坑社长基乡。宋·苏十万募义兵拒元于此。”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山·天平城山》载:“天平城山在(清泰里)南埕乡。宋·苏十万屯兵拒元处。”

  苏十万集上万义兵勤王,有人劝之:“今敌势方炽,破京城掠内地,君以万众赴援,何异驱羊扑虎乎?”苏十万答曰:“夷虏入侵,黎民遭殃,驱凶虏收河山乃义战壮举。古云:义胜者谋立,人众者力济,国家养育臣民,今日有难,自当竭力报效。”兵至半途,惊闻临安失陷,张世杰文天祥扶幼主赵昺退至温州,苏十万赶赴温州接驾入闽。

  时元军气炽势锐,闽陷,二帝入粤后相继殉难。苏十万返回德化,在七台山彰武寨和天马山岭头寨再聚义兵,利用山区丛林茂竹复杂地形层层设防,用“竹林弓、蓬丛箭”继续伏击元军。苏十万前后与元军相拒七载。元兵持诏招降,苏十万答曰:“吾身为宋将,愿决一雌雄,死而后已,安肯屈事求荣乎!”

  元世祖至元十七年(1280年),因兵穷无援,苏十万在七台山下水府被围,混战阵亡,死于水府雷鼓潭。

  苏十万死后葬德化清泰里之南,后人称为苏墓山。清·乾隆《德化县志·卷8·祠宇志·宅墓(附)·宋·苏十万墓》:苏十万墓,在清泰里之南,苏墓山之东。山以墓名。”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山·苏墓山》载 :“苏墓山在清泰里之南,山形如壶。其东有苏十万墓。”

  苏十万氏,生子道隐,字志士苏十万死后,家族被清剿,其子埋名隐姓,潜徙山坪一带(今属大田)繁衍。氏族人也分头迁移至今宝美,葛坑,春美,大田等地。

  邑人建水府庙祀之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忠烈·宋·苏十万道光《福建通志·卷190》均载:“邑人建水府庙祀之。”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4·山川志·山·水府山》载:“水府山(位于在坊里茅岐社)林壑幽窈。宋·苏十万庙在焉。”

  邑人感苏十万忠义节烈,先是水府山下大地村先民将其塑像于大壇宫中(相传当年塑像中塑有大地村先民在雷鼓潭所拾得其遗骸),称为公尊王”,供人瞻仰膜拜。因此此庙宇便名为公尊王”大壇祖殿。随之在隆泰宏祠、双翰和屏山(今属大田)也立庙塑像祀之。

  元朝为笼络人心,敕封苏十万为武烈王,谥师汤;妻王氏赠一品夫人;随苏十万壮烈殉国的氏族亲,受谥封称号者达四十一人。

  渐渐地,公尊王”偶像遍布各地。明清时期,苏十万香火、偶像传到台湾,为台湾同胞所崇奉。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忠烈·宋·苏十万》:

  “降乩题云:‘不负心,顶天做去,大丈夫一呼十万,何妨称兵、称贼、称霸、称王?’邑进士李道泰(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进士。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道泰》) 为对云:‘肯回首,立地便成,好男子百炼千回,自是可鬼、可人、可仙、可佛!’。

  邑令鲁鼎梅(清·乾隆间进士、德化县令)吊以诗云:‘十万横磨剑气吞,英雄成败未须论。一拳石染生前血,几笔乩游死后魂。’”

  后人又有诗赞曰:“山河破碎夏倾忧,义士丹心愤国仇。雪霾万里孤臣老,光岳千秋正气酬。诸葛未亡犹是汉,伯夷虽死不从周。英雄成败应难论,天地咸钦草木讴!” 

  水府山下大溪村大地自然村大坛祖殿有古楹联曰:“雷鼓潭公尽瘁,大坛宫炉火非凡。”“十万英声扶宋祚,千秋义气薄天南。”“拒元扶宋忠心耿,秉忠报国壮志巍。”“非夸三次金包像,但羡七载铁肝肠。”“十万尊王府第,万千弟子平安。”

  苏十万(号留义)不是苏刘义

  近年,有信士与姓人士认为,苏十万即南宋末年的武将苏刘义,并将苏刘义的事迹套在 苏十万身上。连水府庙《水府祖殿重建碑记》也采用这种说法:苏十万,官讳苏刘义,名 一侯,字万仁……宝祐四年进士,景定四年任江西吉州刺史……”

  其实,苏十万留义,和南宋末任殿前指挥使的苏刘义是两个人。

  苏刘义事迹,《宋史》、《元史》多有记载,《闽书·前帝志》也有涉及,但没有专传。

  苏刘义,字任忠,号复汉,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埇桥区扬庄乡苏家湖村人,是苏东坡第八传孙。其祖师胆、父庆文,皆南宋进士。苏刘义宝佑四年(1256年)中进士,景定初(元·中统元年,1260年),随吕文德守荆湖鄂州,因战功官至吉州军事。咸淳七年(1271年)任兵部主事,次年任兵部郎中,咸淳九年(1273年)知京都临安府。

  元军进入临安前,张世杰和时任总统诸军事讨贼使苏刘义等保护二王逃出了临安,到达温州。五月至福州,拥益王赵昰即位,号端宗,建年景炎。苏刘义为检校少保、殿前指挥司司马、保康安民讨元使兼广东西策大使。十一月,元兵入福建,苏刘义等奉帝乘船南行;景炎二年 (1277年)十一月,广州降元,苏刘义张世杰等奉帝走井澳(今横琴岛)。景炎三年(1278 年)四月,宋端宗·赵昰崩,赵昺为帝,改元祥兴,诏命苏刘义为开府仪同三司,殿前指挥使。五月囟州危殆,奉帝造迁新会崖山。祥兴二年(1279年)二月,元将张弘范领重兵围之, 宋兵崩溃,丞相陆秀夫背着赵昺投海殉国,苏刘义张世杰驾船夺港冲出重围逃脱,至海陵岛又遇飓风,张世杰溺亡,苏刘义辗转返至顺德都宁山,延抗元义举,元军穷追围攻,苏刘义溅血山岳,全节都宁,享年47岁。

  之所以造成误解,其原因有:

  一、苏十万留义,与苏刘义同音。

  二、苏十万为德化县善均里长基村石城人,而苏刘义为安徽贵池人。贵池县在汉代称石城县,隋称秋浦县,一些贵池人常自称或被称“石城人”“秋浦人”。两个石城人混淆了。

  三、苏十万苏刘义同处于南宋末期,同样有辉煌的抗元业绩。

  许多苏姓族谱称苏十万曾于宝祐四年中进士,还任过殿前都指挥使、开府仪同三司,这也是把苏十万苏刘义混同了。中进士何等荣耀,开府仪同三司是正一品高官,这些地方志书必会记载,但查遍《福建通志》、《闽书》、《永春州志》等不见踪影。何况宝祐四年的进士根本没有德化籍的人士。

  同样原因,有的族谱说苏十万苏轼之后,有的族谱说他死于南宋灭亡后不久的平章山海面,均有讹。

苏舜臣

  苏舜臣,字哲甫,明·晋江人。万历十四年丙戌(1586年)进士,历刑部主事、太常典簿、知六安州。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3·人物志·宦绩4·明·苏舜臣》:苏舜臣,字哲甫。万历丙戌进士,授刑部主事。剖析疑狱,得从末减者三人。补太常典簿,迁六安州。清慎治民,疑岁可得例金千余,悉免之。罢归,贫甚。六安人称其廉直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