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5划:上卷)

  田川氏(田川松,翁氏。与郑芝龙成婚。生郑成功、七左卫门。接归安平。死于清兵進劫安平之役。田川氏之死对郑成功的影响。)、田广运、田嵓(字景瞻,号南山,明·晋江人。受《易》于蔡清。举进士。南京户部主事、南京吏部验封司郎中、宝庆知府。避居林下廿八载。)、田崑(字景玉,明·晋江人。)、田杨(字廷叡,明·晋江人。)
  世利把交刺惹(昔利巴交刺惹、巴来那。锡兰王子奉使中国住在泉州。锡兰国君长邪巴来那是否来华。)、世拱显(字尔韬,号小山)
正森
(一如和尚)、正派
古彦辉
(明·广东长乐人。洪武卅年任德化县主簿)

田川氏

  名田川松,日本人,日本肥前国平户岛主松浦侯家臣田川翌皇之养女,郑芝龙(原名郑一官之妻、郑成功(原名郑森之母。《清史稿·列传11·郑成功》载:芝龙尝娶日本妇,是生。”(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郑芝龙郑成功》)

  与郑芝龙成婚

  田川松的养父田川翌皇原名翁昱皇,由中国迁平户,是归化日本的泉州冶匠(一说是泉州驻日本的海商),在日本为田川氏田川松是其从日本人田川氏领来的养女。

  故而,中国文献从翁昱皇郑成功之母为翁氏。如明·《氏族谱》载:郑芝龙之妻翁氏诰封镇国夫人”,“翁氏出。”郑克塽(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郑克塽》)撰《氏附葬祖父墓志》作“曾祖母(《郑成功族谱三种》,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年)。而日本文献从田川翌皇田川氏(《郑成功全传》,台湾史迹研究中心,1978年)

  明·天启三年(1623年),郑芝龙(南安县石井人)为其母舅黄程押送货物到日本长崎。郑芝龙在日本长崎附近平户的河內浦千里滨(即今长崎县松浦郡千里滨)时,娶为妻。

  生郑成功七左卫门

  成婚翌年,以明·天启四年(日本·宽永元年,1624年),岁在甲子古历七月十四日(公历8月27日)辰时,田川氏出遊千里滨,拾文贝,俄将分娩,未及回家,乃依滨內巨石以诞,是为长子郑成功(原名,幼名福松,字大木。此石呼为儿诞石,至今仍立郑成功儿诞石”纪念碑。何廷瑞《日本平户岛上有关郑成功父子之资料》,台湾淡江学院,1977年版)

  田川氏郑成功时,袭中国惯例,文字相关记载不免俗地描述曾经产生异象如下:“岛中万火齐明,芝龙心异之。”或言田川氏生产时,梦见“巨鱼触膺”

  明·天启六年(1626年)三月,郑芝龙率大船数十出港,犯金门、厦门;四月,犯广东靖海等,威震海洋。

  明·天启七年(1627年),次男在平户诞生,初名次郎左卫门,后改七左卫门。九月,郑芝龙投人巡抚熊光灿靡下,为一名海防游击。

  明·崇祯二年(1629年),郑芝龙因征讨海盜有功,擢升福建都督。郑芝龙既威震八闽,颇有思念滞留日本之妻儿。是时日本方领锁国令,禁止人口出境,郑芝龙屡派員迎归田川氏母子未果。

  郑芝龙始則威胁,既而败之,直至明·崇祯三年(1630年),郑芝龙派二弟芝虎赴平户,始得迎七岁的福松郑成功先归;次男七左卫门尚幼稚,与田川氏留在平户。

  郑芝龙回国后,与日本、日本华侨和田川氏保持密切联系,每年有商船来长崎,“书简数通”、“每岁来舶赠银”资给七左卫门

  接归安平

  南明·隆武元年(清·顺治二年,1645年), 闰六月,明·唐王·朱聿键在明朝官员郑芝龙黄道周郑鸿逵(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郑鸿逵》)等的拥立下,在福州即帝位,建号隆武,封郑芝龙为平虏侯。八月,隆武帝诏赐,晋郑芝龙平国公加太師。

  郑芝龙欲接田川氏七左卫门回国。日本国法,妇女不适中原,但平戶侯闻郑芝龙富貴显赫,位极人臣,不愿开罪,提出留下其次子七左卫门作为田川氏回中国的条件。

  南明· 隆武元年(清·顺治二年,1645年)十月,田川氏单身远渡重洋,由郑芝龙派人从日本长崎接归泉州晋江县安平镇。幼子七左卫门寄托川内浦娘家,七左卫门因此留居日本,至1988年已传十一代。

  死于清兵进劫安平之役

  顺治三年(南明·隆武二年,1646年)九月十九日,清征南大将军多罗贝勒博洛统兵占福州。不久,兴化、泉、漳诸郡县相继被清兵占领。同月,博洛遣泉州绅士郭必昌持书往安平招抚郑芝龙,许以闽粤总督。郑芝龙不顾郑成功苦谏,于十一月十五日北上福州降清,清兵乃疾取兴化、漳、泉。

  清·顺治三年(1646年)十一月三十日,清·固山韩岱率兵进劫安平,郑芝龙郑芝豹郑芝鹏“敛其众,挈家资、子女于巨舰,弃城泊外海”。清兵烧杀奸淫,安平镇十室九空。翁夫人田川氏亦死于是役。郑克塽《郑氏附葬祖父墓志》云:曾祖母生于壬寅年(明·万历三十年,1602年)八月十八日未时,卒于丙戌年(清·顺治三年,1646年)十一月三十日巳时,享年四十有五。”

  关于田川氏之死,连横《台湾通史》仅说:“清军猝人泉州,田川氏死焉。”但对于其死法,各家有稍许出人:

  其一,是族谱的记载,称田川氏未及逃出,恐受辱,乃“拔剑破腹而死”江日升《台湾外纪·卷3》亦载:顺治四年(1647年,丁亥)二月(时间有误),清将韩代奉贝勒世子命,统满、汉骑步突至安平”郑成功翁氏手持剑不肯去,“大兵至,翁氏毅然拔剑割肚而死。”

  其二,受辱后登城楼投水自杀。

  日本人《海外异传》记述:“清兵入福州,芝龙退屯安海,为清将所诱欲降附,诸将不从。成功痛哭而谏,芝龙不听,单骑往降。清兵至安海,大肆淫掠,成功母亦被污。母叹曰:‘何面目复见人耶!’登城楼自杀,投河水。清兵吐舌曰:‘妇女尚能尔,倭人勇决不负所闻也’。成功痛恨,剖其母腹,出肠涤秽,重纳之以敛。”

  其三,受辱后自缢而死。

  《靖海志·卷1》云:芝龙既降,其家人以为可免暴掠,遂不设备。贝勒至安平,乱兵大肆淫掠,成功母亦被淫自缢死。成功大愤,剖其母腹.出肠涤秽,重纳之以敛,发丧后遂起兵。”

  日本人《鹿樵纪闻》亦载:“顺治丙戌(顺治三年,1646年),王师破福州,芝龙退保漳、泉,内院啖以王爵;芝龙撤备约降。……已而,王师挟芝龙北;又侵辱其妇女,日本女自缢而死。成功由是怨恨,用夷法,剖母腹出肠秽而后殓。其年冬,遂据南澳,举兵反。”

  各种说法中,有一点相同的,即郑成功以夷法剖母腹,洗肠葬母。

  田川氏之死一事传到日本,日人皆誉赞其“大和抚子之典型也!”

  田川氏之死对郑成功的影响

  郑成功出生在日本,七岁之前和母亲田川氏相依为命,母子亲情不在话下。田川氏死后,郑成功曾用黄金为母亲铸了一尊像,并用沉香做床,五色珠宝做帘,珍重供奉。这尊金像后被清军抢去烙化掉,郑成功因此更加痛恨清朝。

  田川氏之死对郑成功影响很大。郑成功无法劝诫父亲投降清朝,又因母亲死于非命,故而投笔从戎,慷慨起义。连横《台湾通史》说:成功虽遇主列爵,未尝一日与兵权,意气状貌,犹儒生也。既力谏不听,又痛母死于非命,悲歌慷慨谋起师。”

  郑成功一生始终以明未遗臣自居,高举反清复明旗帜壮举。日本诗人藤森大雅氏曾吟作长诗,说到郑成功母亲的影响:
      “君不闻此子受生日城中,山川钟气胆气雄。
       又不闻母氏清操亦奇特,泉城烈死惊异域。
       母教自古贤哲外,何况男儿性所得。”

  清·顺治七年(1650年)9月,郑成功在厦门设立祭坛,请兵部万年英宣读永历皇帝的敕命,“行礼祭太夫人”。这太夫人就是田川氏,她被封为“一品夫人”

  郑成功日后治军严谨,可谓“军律肃然,兵士无淫略,至孺子、妇女与军行争道。”《闽海纪要》也说:成功自起兵以来,军律严明,禁止淫掠,犯者立斩。破城之日,诸军虽争取财物,妇人在房内,则却退不敢人,远近称快。”郑成功在母亲死后,念母、祀母、扬母的表现,展现郑成功春暉无限、寸草难伸的情怀。

  郑成功亲身奖励孝行,《海纪辑要·卷1》:“己亥(永历)十三年(1659年)……赐姓舟至焦山,谓诸将曰:‘瓜镇为金陵门户,须先破之。’乃授诸将机宜。值南风盛发,各率所部进据瓜州上流。十六日,自督亲军及甘辉等将直扌寿其栅,清操江军门朱衣佐、城守左云龙率满、汉骑兵迎战。赐姓麾军大进……清兵大败。斩左云龙于桥下,擒朱衣佐,遂克其城。……召见朱衣佐,将欲用之;以有母存,哀恳求归,给资斧纵还。”

  田川氏后奉祀于台南延平郡王祠内。大妃祠有联云:
       “剑影出塞空,烈母今降当礼;
        火光腾绝岛,奇儿似为有明。”

田广运

  清·泰州人。进士。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知惠安县。

田嵓

  田嵓,字景瞻,号南山,明·晋江人。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田嵓》和郡、县《志》有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郡守田南山先生》据《新山集》有关记述为作传。

  受《易》于蔡清

  田嵓尝与顾珀(号新山)同窗,受学于蔡清(号虚斋)。成化廿二年丙午(1486年)举人;明年上春官落第,卒业成均(“成均”为官设的最高学府之雅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顾珀蔡清》)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郡守田南山先生

  “田嵓,字景瞻,号南山,晋江人。

  生而俊颖不凡,尝与顾新山读书城南精舍,精思默契,深造独诣,人多有不能及者。时蔡虚斋倡道东南,授《易》最早。

  成化丙午领乡荐,明年上春官落第,卒业成均。司业刘震邃于《易》者,试其文,惊曰:‘学有渊源,文以理胜,《易》其深乎。’命诸子弟师事之。一时闻人如翰林都宪相与切劘,学益宏肆,名重京师。”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田嵓》:田嵓,字景曕,晋江人。”

  ·道光《晋江县志·38·人物志·名臣2·明·田嵓》:

  田嵓,字景瞻,号南山,受《易》于蔡虚斋

  成化丙午举人。肄业成均,司业刘震试其文,惊曰:‘学有渊源,文以理胜,其深于《易》乎?’命诸子弟师事之。”

  举进士

  田嵓登弘治六年癸丑(1493年)进士第,告归省,与弟讲学资寿寺,多所造就。(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泉州儒道释寺庙·资寿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郡守田南山先生“登弘治六年进士第,得赐告归省,与弟均州君讲学于资寿寺。正以率物,因材施教,凡及门者皆有造,泉士多争师之。”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田嵓》:“弘治癸丑进士。”

  ·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田嵓》:“弘治癸丑登进士,假归省亲,与弟讲学资寿寺。泉士师之,多所造就,掇科第者十八人。”

  南京户部主事、南京吏部验封司郎中、宝庆知府

  授南京户部主事,榷杭州北关。擢南京吏部验封司郎中,寻升湖广宝庆知府。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郡守田南山先生

  “初试南京户部主事,榷扬州(?应为杭州)北关,以廉谨著。

  擢南京吏部验封郎中。

  寻升湖广宝庆知府。岷藩校卒犷悍,驭之以法,戢戢敛畏。岁大饥,发廪施粥,全活者众。楚地多间旷,发金邻郡,籴麦数千斛,教民树艺。麦秋至,民相语曰:‘生我者,父也。’”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45·人物3·泉州府··田嵓》:

  “授南京户部主事,榷杭州北关,以廉谨著。

  寻升宝庆知府。岷藩校卒骄悍,驭之以法。岁大饥,籴麦种千斛与民,每麦秋至,民相语曰:‘生我者父也。’”

  ·道光《晋江县志·38·人物志·名臣2·明·田嵓》:

  “授南京户部主事,榷杭州北关,以廉谨着。

  擢南京吏部验封司郎中。

  升湖广宝庆知府。兴学恤刑,留心抚字。岁饥发廪施粥。楚地闲旷,发金买麦种,教民树种麦。秋至,民相语曰:‘生我者父也。’”

  避居林下廿八载

  以亲老乞归养,居林下28载,屡征不起;筑室城北,与欧阳洞相望。嘉靖卅七年戊午(1558年)进阶亚中大夫。泉州郡守王士俊顾珀李源黄伟4人立“善俗坊”。年七十八卒,祀乡贤祠。(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山川·赐恩岩·欧阳洞》、《泉州牌坊》)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郡守田南山先生

  “以亲老乞归养,事父母愉婉笃至。晚复不喜纷华,筑室城北,与欧阳石室相望,凿池植柳,静坐终日,息机养气,如禅定者。司马山斋尝谓巡按君曰:‘吾榜中求道德文章正气人物,如田南山何可多得。’其为名流推服如此。

  在林下二十八载,给事文溥等咸疏其行义于朝,屡征不起。嘉靖戊午奉诏进阶亚中大夫。

  江南郡守士俊竖‘善俗’华表以风乡人云。”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45·人物3·泉州府··田嵓》:

  “以亲老乞归。

  泉守王士俊顾珀李源黄伟四人立‘善俗坊’以表之。”

  ·道光《晋江县志·38·人物志·名臣2·明·田嵓》:

  “以亲老乞归养。事亲愉婉笃至。既执丧,服阙,筑室城北,与欧阳室相望,凿池植柳,静坐终日,息机颐气,外事屏不闻也。

  有司重其行义,为‘善俗坊’表之。

  嘉靖中,奉诏进阶中大夫。

  年七十八,卒。郡人请祀乡贤。”

田崑

  田崑,字景玉,明·晋江人;田嵓弟。弘治八年乙卯(1495年)乡荐,任均州知州。因忤武当山镇守中贵,遭诬,构成重狱。后削籍归。晚隐黄龙溪(即“黄龙江”)之上。(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田嵓》、《泉州水利·晋江·附1黄龙江》)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明·田崑》:

  “田崑,字景玉弟。弘治乙卯乡荐,初授均州知州。

  值凶岁军兴,多方抚赈。

  武当山镇守中贵贪虐,力制之,为中贵所衔。故事,州官谒山,道士当出迎;他日中贵令道士不为礼,怒笞之。中贵遂毁醮坛万岁牌,诬奏,逮系至京。逆用事,构成重狱。大理卿燕忠疏雪其冤,削籍归。均人谣曰:‘太守忧民困猛虎,直道难容弃如土。’

  晚隐龙溪之上。”

田杨

  田杨,字廷叡,明·晋江人。嘉靖廿九年庚戌(1550年)进士,授礼部郎,终广东参议。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2·人物志·宦绩3·明·田杨》:

  “田杨,字廷叡

  嘉靖庚戌进士,殿试进御已拟一甲,世宗阅其名,曰:‘田中不得有木。’移置二甲第一。授礼部郎。

  终广东参议。奉命探珠,同事者分贡,上余珠可十六斛,取而投之井。”

世利把交刺惹

  亦译为昔利巴交刺惹”、“邪利把交刺惹,明时锡兰(今斯里兰卡)王子。

  锡兰王子奉使中国留居泉州

  明初郑和第三次下西洋途经锡兰(斯里兰卡)时,便和当地人民结下不解之缘。

  《明史·卷326·列传第214·外国7·锡兰山》载,明·永乐八年(1410年),郑和至锡兰,“其王亚烈苦奈儿欲害……发兵五万劫……生擒亚烈苦奈儿及妻子、头目,献俘于朝……命择其族之贤者立之。有邪把乃那者,诸俘囚咸称其贤”。于是永乐皇帝封其“为王,其旧王亦遣归……王遂屡入贡”。锡兰王邪把乃那是明朝政府扶持上台的,即位后称葛力生夏刺,在位56年(1410—1466年),与明朝保持长期朝贡关系。

  据《明史》载,宣德五年(1430年)郑和又一次奉使抚谕锡兰国,此后锡兰国也四次谴使来华朝贡,以示回敬。

  第一次是宣德八年(1433年),锡兰王不刺葛麻来中国朝贡。

  第二次是正统元年(1436年),附爪哇贡舶来朝贡。

  第三次是正统十年(1445年),偕满刺加使者来朝贡。

  第四次是“天顺三年(1459年),王葛力生夏刺·昔利巴交刺惹谴使来贡,嗣后不复至”。

  葛力生夏王第四次派遣出使中国的使臣,是王子世利把交刺惹世利巴交剌惹回程时先居停在泉州。

  李玉昆《泉州海外交通史略》(厦门大学出版社,1995.9)据《明史·锡兰山》记载推断:“天顺三年,锡兰王派王子昔利巴交刺惹奉使中国,住在泉州。成化二年(1466年)国王去世,王位被外侄继承,留居泉州的锡兰王子昔利巴交刺惹不得回国,定居泉州。”

  世利把交刺惹娶回族女蒲氏为妻,在泉州繁衍生息,并取世利巴交剌惹名字的第一个字“世”为汉姓。

  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编修的台湾漳化《世氏族谱·重修族谱序》云:“吾祖系锡兰山君长巴来那公之后,明·永乐年间为国使来华入贡,蒙留京读书习礼,月给廪饩甚厚。厥后国用不敷,将各国使给资回去,我祖遂家温陵(泉州别称)南街忠諌坊脚,有大宗祠,后被火。城北一峰书街亦有小宗,数年前被功兄载亨折卖,基址尚存。”

  漳化《世氏族谱·锡兰祖训》又云:“吾祖以锡兰君世子充国使,于前明·永乐间来华入贡,蒙赐留京读书习礼。阙后归途经温陵,因爱此地山水,遂家焉。传三世,生三子,分为天、地、人三房。旧有大宗祠在泉城内南街忠諌坊脚,因被回禄而废;而城北一峰书街有小宗,被孽侄再亨毁折,至今先灵无所式凭。”

  文革后,在泉州东岳山“世家坑”发现世氏墓地,其中就有“明 使臣公 孺人蒲氏 墓”、“通事公 慈淑谢氏等墓碑。

  锡兰国君长邪巴来那是否来华?

  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编修的台湾漳化《世氏族谱》除上述二处记载锡兰王子居留泉州的事外,还有二处提到锡兰国君长巴来那

  《世氏族谱·锡兰人房历代系》云:“我始祖巴来那公,由锡兰国君长入闽,为四夷馆通事。传一、二、三世,至四代再生三男,分为天、地、人三房。长房裕斋公建置产山在晋江东关外世家坑,土名世厝埔。”

  《世氏族谱·锡兰支系》云:“我开基始祖本锡兰国君长,讳巴来那,于明初钦赐姓,授四夷馆通事,入闽□□,迁泉建祠郡垣南街都諌坊。公原配蒲氏,至四世始生三男,分天、地、人三房。”

  吴幼雄《泉州锡兰王裔和遗址发现记》(泉州学林,2004,[2])说,综合漳化《世氏族谱》所述,“结论只能是明初来华入贡而居留泉州的锡兰使臣是锡兰君长邪巴来那之子,而‘通事’却是锡兰君长邪巴来那本人……共同来华入贡,后被赐姓世,居留泉州,但这又于理不合。”“反之,如果说《世氏族谱》所载的锡兰君长邪巴来那任通事’,与其子任使臣一起来华入贡说有误,《世氏族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错误?又为什么《世氏族谱》允许两说并存?这是很值得考虑的问题。”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世利巴交剌惹·世拱显》、《鲤城姓氏·世姓》、《泉州寺庙·白狗庙》、《泉州古墓·世家坑》)

世拱显

  世拱显,字尔韬,号小山,清·晋江人,明代锡兰王子世利把交刺惹之后。康熙五十二年癸巳(1713年)恩科举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56·人物志·文苑2·国朝·世拱显》:世拱显,康熙癸巳科举人。安溪李公坡纂辑《十三经注疏》,多与拱显互相参订。自诸生及举于乡,文名日噪。生平言方行矩,足未尝履公庭。观风整俗使师恕赠以‘积学砥行’之额,授永定教谕,以老辞归,寿八十三。著有《四书管窥》、《诗经辑要》及诗文集。”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55·国朝·文苑2·世拱显的记述更加详尽。如:

  关于世拱显的身世,乾隆《泉州府志》“采《氏家传》”云:世拱显,字尔韬,号小山,晋江人,本锡兰山君长邪巴来那公之后。”

  关于世拱显李公坡(清·宰相安溪李光地之弟)的关系:“安溪李公坡延为西席,遂得领其指授,究心经学,公坡篡《十三经注疏》,多与拱显互相参订……”世拱显方20岁。

  关于世拱显设教于泉州城里小山丛竹亭等:“设教于小山丛竹亭,执经问难者履满户外……七邑人士远不能执贽者,为文会必驰赴斋中。雍正已酉(雍正七年,1729年),观风整俗使师恕赠以‘绩学砥行’之额。壬子(雍正十年,1732年),郡守公延修府志,举乡饮正宾,授永定教喻,以老疾辞。”

  世拱显居住小山境,目前该地域还有一片残垣断壁荒地称相公宅”,在相公宅”旁发现一尊人形狮头石雕像(谢长寿主编《温陵白狗庙》,1998.11)。相公宅”的位置,与台湾漳化《氏家谱》所记氏小宗祠在城东北一峰书街”完全吻合。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世利把交刺惹李公坡李光地》、《泉州书院·小山丛竹书院》)

正森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明·正森》载:正森(明僧,晋江人),苦行勤修,颇通诗书。住法石、泰嘉、狮岩、乐山、清源、南台、承天诸寺,所至躬治场圃,不畜徒属。一钵一衲,久辄徙去。曰:‘身非吾有,又何为之罣碍?’年八十余,一日遽然坐化。詹仰庇(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为作《一如和尚传》。”

正派

  正派,明僧,住开元寺东塔院,后以詹仰庇邀移住清源山巢云岩,卒年七十九。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0·人物志·仙释·明·正派载:

  “正派,住东塔院,有诗名。司寇詹仰庇以言事谪归,绪屋北山巢云岩,延派居之。每有题咏,脍炙人口。

  尝题东塔殿柱云:‘最上一层,也要诸人共造;现前五级,还从平地增修。’

  临终示偈曰:‘勿毁勿赞,本无涯畔。云渡长空,月浮碧汉。’寿七十九。”

  (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仰庇》、《泉州寺庙·开元寺》、《泉州山川·清源山·巢云岩》)

古彦辉

  古彦辉,明·广东长乐人。洪武卅年(1397年)任德化县主簿。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名宦·明·古彦辉》: 古彦辉,广东长乐人。洪武三十年为邑主簿。性敏决,精吏事,识大体,尽心劝课,不尚苛察,凡有令出,民咸欢趋。三十一年溪涨,民居荡圮,公抚之,民忘其灾。视黉宫廨署规制湫隘,相地鸠工,广而新之。桥梁道路,莫不缮理。九年秩满,民将赴阙奏留,会监司保任,擢监察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