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8划)

  官献瑶(字瑜卿,号石溪,清·安溪县还二里福春乡[今长坑乡福春村]人。原姓上官。师从蔡世远、方苞。国子学助教。进士及第及历宦。任满乞归。卒。著述。评价。
  范如圭
(字伯达,或作伯逵。登进士第。武安军节度推官。江东安抚司书写机宜文字,试秘书省正字,校书郎兼史馆校勘。主管台州崇道观。通判邵州、荆南府。 提举江西常平茶监,利州路提点刑狱,请祠。起知泉州,罢祠。舍邵武以居,卒。评价。)、范道生(字石甫,号印官)、范正辂(字载瞻,清·浙江鄞县人。清·康熙廿五年任德化知县。陈应奎《范侯德政碑》。“嘉禾”唱和诗。)
  金吉(号一庵)、金阿里(金呵哩,号肃轩)金学献、金丽泽(字石可,明末·江南武进人。崇祯十七年任德化知县。漳州知府。、金鼎锡(号卜庵,清·浙江仁和人,雍正六年任德化知县。)
  罗护那、罗文靖
(字次山)、罗憓、罗岳珪(字元锡,清·晋江人)
  
易时中(字嘉会,号愧虚。蔡清门人。东流教谕。夏津知县。顺天府推官。卒于家。评价。)、怯来、岳山、单辅(字岩泉,明·德化县高洋乡人)、舍剌甫丁(赛洛夫爱丁)、卓琮(字廷瑞) 、武成(明·顺天通州人,居泉州。)、和盐鼎(字岩夫,清·陕西汉中府城固县人。德化知县。江南道御史。纂修《汉南郡志》。)、经胜(原籍安徽凤阳府临淮县,明·洪武任崇武千户所第二伍百户)

官献瑶

  官献瑶(1703—1782年),亦称上官献瑶,字瑜卿,号石溪清·安溪还二里福春乡(今长坑乡福春村)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古民居·官献瑶故居》),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生。经学家,乾隆四年(1739年)己未科庄有恭榜二甲第二名进士累官提督粤西学政、提督陕甘学政、詹事府司经局洗马掌局事。

  《清史稿·列传267·儒林·官献瑶》有传。

  原姓上官

  福春氏原姓上官,肇基始祖为南宋·建炎(1127—1130年)间自上杭迁来的上官十六郎,后改为氏。官献瑶的理由是:“大抵人情畏繁复而乐简便,称谓亦然。”姓在1990年的全国人口普查中改回了上官姓。

  祖父官朝京上官朝京),清·康熙十一年壬子(1672)举人,历任莆田学博、武强令。清·康熙《安溪县志·卷七·风俗人物之四·彰献·皇清·科第》:“康熙十一年壬子林鉎榜:官朝京,还二里人。”《族谱》有曰:官朝京“清举人,武强令,卒于官。侍讲陈迁鹤铭其墓曰:‘学既成,名斯立。为廉吏,莱芜邑。筹平生,无愧涩。宅九藏,如龙蛰。君子居,吉祥集。宜子孙,光而缉’。”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迁鹤

  上官义侯

  师从蔡世远方苞

  《清史稿·列传267·儒林·官献瑶》:官献瑶,字瑜卿,安溪人。执业于漳浦蔡世远、桐城方苞,称高足弟子。”

  官献瑶7岁入里塾,其父亲自课督,学习成绩良好。16岁进县学,得到学使的赏识,以私俸奖给他购书籍。雍正七年(1729年)27岁,选入国子监学习,得到漳浦学者蔡世远的赏识,收为门生;又经蔡世远的介绍,受业于桐城著名学者方苞。当时官献瑶博通经书,留心正学,在蔡世远方苞指导下,深入探讨濂、洛、关、闽等家的精义和“六经”,成绩优异。

  时值李光地之孙李清植在京任礼部侍郎,聘其为家庭教师,因得遍读李光地所著书籍。他崇拜李光地的学说,还能有所发展。(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光地李清植》)

  高安朱轼(文华殿大学士)很推重官献瑶,曾说:“我老了,振兴吾道的重任,就落在你身上啦!”

  国子学助教

  《清史稿·列传267·儒林·官献瑶》:“亦以杨名时荐,补助教。甫入学,上事宜六条于其长。”

  乾隆元年(1736年)起用遗老,江阴杨名时从滇南被召回,即上疏推荐7个士子,官献瑶也在其中。

  该年官献瑶参加顺天(北京)乡试,中举人,即被安排在国子学当助教。

  其时高宗尊儒重教,特命尚书杨名时孙嘉淦,大学士赵国麟这些耆贤名德先后主持国子学。官献瑶刚入学,便建议应行事宜6条。那时的六堂助教,有钱塘王文山、南靖庄亨阳等,各任1经,官献瑶分讲《尚书》。他们都学有根柢,志同道合,弦诵之声,夜分不绝。京都人士赞为“四贤五君子”

  进士及第及历宦

  《清史稿·列传267·儒林·官献瑶》:

  “乾隆四年进士,选庶吉士,充三礼馆纂修,授编修。九年,典试浙江。寻提督广西、陕甘学政,迁洗马。

  在关中求得宋·张载二十馀代孙,嘱其邑学官教之。识韩城王杰於诸生,以为大器,果如其言。”

  乾隆四年(1739年),官献瑶捷南宫,殿试对策,援引经义论述时事,置二甲第二名进士,选庶吉士,充三礼馆篡修。官献瑶分修《地官》、《秋官》,工作量最大,脱稿也最早。次年请假回乡省亲。

  乾隆七年(1742年),官献瑶入都散馆,两次参加御试,都列一等,授翰林院修撰,记名御史,未及补,奉命主持乾隆九年甲子(1744年)浙江乡试。

  不久,官献瑶提督粤西学政。

  乾隆十二年(1747年),提督陕甘学政,迁詹事府司经局洗马、掌局事。

  官献瑶培养学子,先经学、理学,而后古文、时文,着重于立品敦行。边区少书籍,他请于抚军,刷印各种经书以及《四经性理精义》、《近思录》等,随地颁发。所取士子,其年少资质较佳的,常常资助购书之费。

  任满乞归

  《清史稿·列传267·儒林·官献瑶》:

  献瑶少孤,事母孝。自陕甘任满归,乞侍养。奉母二十馀载,母年九十乃终。

  抚爱诸子弟,修大小宗祠,增祭器,考礼经,遵时制以定仪式,立乡规以教宗人,置义租以恤亲族之贫者。”

  官献瑶早岁失父,陕甘学政任满,便请假归家奉母,承欢二十余年。闽抚曾聘他主讲鳌峰书院,因不忍离母而婉谢。

  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李维钰双鼎修《漳州府志》46卷,官献瑶应聘为主纂,因“奉驳中废”未刊刻。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官献瑶撰《重修泉郡通淮街关帝庙碑》,现存泉州通淮关岳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通淮关帝庙》)

  官献瑶在祠堂订立的祭祀仪式,远近传抄奉行。还亲撰楹联系于祠堂:“九世乃昌,登斯堂,鞠子成家,大段苦心如在左右;七支竞秀,启我后,敬宗收族一团和气,何分东西。”编修《族谱》,制订族规,带头推行乡约,尊老爱幼购置义租。全族数千人口,在他推恩教戒之下,有外户不闭、盗窃不作的风尚。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官献瑶卒于家。《清史稿·列传267·儒林·官献瑶》:“卒,年八十。”墓在安溪长坑乡福春村翰林岭山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古墓·官献瑶墓》)

  黄氏一直在家奉亲,未尝随任。

  长子官学礼上官学礼),拔贡;次子官学诗上官学诗),乾隆四十六年辛丑(1781进士。

  著述

  《清史稿·列传267·儒林·官献瑶》:“著《读易偶记》三卷,《尚书偶记》三卷,《尚书讲稿、思问录》一卷,《读诗偶记》二卷,《周官偶记》二卷,《仪礼读》三卷,《丧服私钞并杂记》一卷,《春秋传习录》五卷,《孝经刊误》一卷,《文集》十六卷,《诗集》二卷。”

  官献瑶善诗。如《雪山烹茶》“雪水胜如活水烹,未须着口已心清。汤看蟹眼初开鼎,叶煮莲须细入瓶。满颊生香知腊味,一时高唱起春声。思家不寂寻常惯,共对瑶华听鹤更。”

  评价

  官献瑶不仅以学问文章著称,还关注国计民生,穷经致用。

  官献瑶居官廉洁,馈遗悉绝。经常推荐一些上官未发现的循良官吏。

  他曾向陕西巡抚陈述备旱水利,向苏抚陈述南濠防火规划,向观察庄复斋预商捕蝗,都合理可行。

  他曾上疏论述州、县官应以发展农业生产为急务,加强治理,说:

  “略谓修筑沟渠,水旱有备,那么西北各省的地利,不会不胜过东南。

  当今自大江以西、五岭以南,大抵丘陵占平地三分之二,可那里的山,都光秃秃,一些林也枯萎无生气,飞禽走兽,几于绝迹。淮河以南,黄河以北,一些大薮、大泽,从前充满凫雁鱼鳖,现在仅为积水之壑而己。又河北、山东等地盛产瓜果,有所谓千树枣”、千树栗的,现在也很少看到了。

  其实小民趋利如鹜,难道他们竟然甘当懒汉,不想富足,让山林川泽成为弃壤吗?原因是某甲去经营种植,某乙就去偷窃破坏,也就是一人成之,百人毁之,利未得而己亏损。他们要是控告,当官的大都认为这是财产纠纷细事,不大理睬,所以,人们就不愿经营。

  如果政府明令禁止焚毁山林、偷网鱼池,有犯禁者,给予严惩;通令所属州、县官,认真审理这类犯禁案件;对那些劝导民众垦殖,著有成效的,给予优等考绩,不称职的加罚。这么一来,州、县官都以发展生产为当务之急,民众就会争先恐后,致力发家。几年之后,吏习民安,生之有道,取之有时,用之有节,国富民安,便可实现。”

  高宗览疏,深表嘉纳,特命行政大臣把他的奏疏改为谕旨,颁行天下。

范如圭(1102—1160年)

  范如圭(1102—1160年),字伯达,或作伯逵,福建建阳童游人,生于北宋·徽宗·崇宁元年(1102年),卒于南宋·高宗·绍兴三十年(1160年)。南宋·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知泉州。

  《宋史·卷381·列传140·范如圭》有传。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范如圭》据旧《志》为作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提刑范伯达先生如圭》据《闽书》、《名臣言行录》、朱子撰《神道碑》、《建宁府志》为作传。

  登进士第

  范如圭少从舅氏胡安国受《春秋》学,南宋·建炎二年(1128年)登进士第。

  《宋史·卷381·列传140·范如圭》:范如圭,字伯达,建州建阳人。少从舅氏胡安国受《春秋》。登进士第。”

  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范如圭》:范如圭,字伯逵,建阳人。登进士第。”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提刑范伯达先生如圭》:范如圭,字伯达,建阳人。少从舅氏胡文定胡安国受春秋学。建炎二年进士,廷对策极论人主正心立志之方,力诋和议宴安之失,言甚壮切,为考官抑置乙科。”

  武安军节度推官

  《宋史·卷381·列传140·范如圭》:“授左从事郎、武安军节度推官。始至,帅将斩人,如圭白其误,帅为已署不易也。如圭正色曰:‘节下奈何重易一字而轻数人之命?’帅矍然从之。自是府中事无大小悉以咨焉。居数月,以忧去。”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提刑范伯达先生如圭》:“授武安节度推官。始至,帅将斩人,公白其误。帅曰:‘已署矣。’公正色曰:‘节下奈何重易一字轻数命耶?’帅矍然从之。寻以忧去。”

  江东安抚司书写机宜文字,试秘书省正字,校书郎兼史馆校勘

  《宋史·卷381·列传140·范如圭》:

  “辟江东安抚司书写机宜文字。近臣交荐,召试秘书省正字,迁校书郎兼史馆校勘。

  秦桧力建和议,金使来,无所于馆,将虚秘书省以处之。如圭亟见宰相赵鼎曰:‘秘府,谟训所藏,可使仇敌居之乎?’竦然为改馆。

  既而金使至悖傲,议多不可从,中外愤郁。如圭与同省十余人合议,并疏争之,既具草,骇遽引却者众。如圭独以书责以曲学倍师、忘仇辱国之罪,且曰:‘公不丧心病狂,奈何为此,必遗臭万世矣!’怒。草奏与史官六人上之。

  金归河南地,方自以为功。

  如圭轮对,言:‘两京之版图既入,则九庙、八陵瞻望咫尺,今朝修之使未遣,何以慰神灵、萃民志乎?’帝泫然曰:‘非卿不闻此言。’即日命宗室士亻褭张焘以行。以不先白己,益怒。”

  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范如圭》:“历校书郎兼史馆校勘。尝以书责秦桧曲学背师、忘仇辱国之罪。”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提刑范伯达先生如圭》:

  “近臣交荐,召试,除秘书省校书郎。

  会秦桧力建和议,金使鼎来,其词悖傲不可听从,公与同省十余人合议并疏争之,既具草,而骇遽引却者众,公独手书诋,责其曲学倍师、忘仇辱国,且曰:‘公不病狂丧心,奈何一旦为此以遗臭万世。’怒。公卒与史官六人上所议草。

  未几,金归河南地以尝我,方自以为功,公曰:‘是亦安能久。’

  有因轮对,言:‘两京版图既入,则九庙八陵瞻望咫尺。今朝修之使未遣,何以仰慰神灵、下萃民志。’高宗泫然曰:‘非卿,不闻此言。’立命遣使。以公不先白己,益怒之。”

  主管台州崇道观

  《宋史·卷381·列传140·范如圭》:如圭谒告去,奉柩归葬故乡,既窆,差主管台州(浙江临海)崇道观,杜门十余岁。”

  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范如圭》:“谒告去,杜门十余年。”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提刑范伯达先生如圭》:“公亦以先墓久寄荆门,乃谒告归葬故乡,既即以病告,差主管台州崇道观。前后三请,杜门读书,不与人事者十余年。”

  通判邵州、荆南府

  《宋史·卷381·列传140·范如圭》:

  “起通判邵州,又通判荆南府。

  荆南旧户口数十万,寇乱后无复人迹,时蠲口钱以安集之,百未还一二也。议者希意,遽谓流庸浸复而增之,积逋二十余万缗,他负亦数十万,版曹日下书责偿甚急。召白帅,悉奏蠲之。

  死,被旨入对,言:‘为治以知人为先,知人以清心寡欲为本。’语甚切。

  又论:‘东南不举子之俗,伤绝人理,请举汉《胎养令》以全活之,抑亦勾践生聚报吴之意也。’帝善其言。

  又奏:‘今屯田之法,岁之所获,官尽征之。而田卒赐衣廪食如故,使力穑者绝赢余之望,惰农者无饥饿之忧,贪小利,失大计,谋近效,妨远图,故久无成功。宜籍荆、淮旷土,画为丘井,仿古助法,别为科条,令政役法,则农利修而武备饬矣。’”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提刑范伯达先生如圭》:“寻起通判邵州,又通判荆南府事。死,首被命入对。高宗犹记前议,劳问久之,公因进言:‘为治以知人为先,知人以清心寡欲为本。’语什切。”

  提举江西常平茶监,利州路提点刑狱,请祠

  《宋史·卷381·列传140·范如圭》:

  “以直秘阁提举江西常平茶监,移利州路(今四川广元)提点刑狱,以病请祠。

  时宗藩并建,储位未定,道路窃有异言。如圭在远外,独深忧之,掇至和、嘉祐间名臣奏章凡三十六篇,合为一书,囊封以献,请深考群言,仰师成宪,断以至公勿疑。

  或以越职危之,如圭曰:‘以此获罪,奚憾!’

  帝感悟,谓辅臣曰:‘如圭可谓忠矣。’即日下诏以普安郡王为皇子,进封建王。”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提刑范伯达先生如圭》:

  “至时,陈文恭公知政事,亦欲留公朝,着为党所挤,以直秘阁提举江西常平茶盐公事,出之。寻改利州提点刑狱公事,复请祠。

  时宗藩并建,储位未立,道路窃窃有异言。公虽在远外,独深忧之,故尝剟至和、嘉佑间名臣章奏合为一书,至是囊封以献。高宗感其言,语辅臣叹曰:‘如圭可谓爱君矣。’遂留公决定大计,即日下诏进孝宗为建王。”

  起知泉州,罢祠

  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范如圭起知泉州。因南外宗官谮之,罢领祠。

  《宋史·卷381·列传140·范如圭》:“复起如圭知泉州。南外宗官寄治郡中,挟势为暴,占役禁兵以百数,如圭以法义正之,宗官大沮恨,密为浸润以去如圭,遂以中旨罢,领祠如故。”

  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宋·知州事·范如圭》:“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起知泉州。时南外宗正官寄治郡中,挟势为暴,占役禁兵以百数。如圭裁之以法,宗室大沮恨,密谮之,遂以中旨罢领祠。”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提刑范伯达先生如圭》:“因复起公知泉州。既至,举大体,尽下情,择任丞史,蠲属县负课,以裁正宗官。被谮领祠如故。”

  舍邵武以居,卒

  《宋史·卷381·列传140·范如圭》:“僦舍邵武以居,士大夫高之,学者多从之质疑。卒年五十九。”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提刑范伯达先生如圭》:“僦舎邵武,门巷萧然,士大夫益高仰之,远近学者多从质问经史疑义。属疾,移书政府旧交,惟以国事为寄。卒年五十有九。后两年,孝宗受内禅,而公已不及见,世亦莫知公之尝有言也。”

  评价

  《宋史·卷381·列传140·范如圭》:如圭忠孝诚实,得之于天。其学根于经术,不为无用之文。所草具屯田之目数千言,未及上,张浚视师日,奏下其家取之,罢,亦不果行。有《集》十卷,皆书疏议论之语,藏于家。子念祖念德念兹。”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提刑范伯达先生如圭》:

  “公为人笃厚易直,不饰边幅,忠孝诚实,得之于天。

  其学根于经术,不为无用之文。有集十卷,皆书疏议论之语。

  后文公朱子朱熹撰公墓碑,末云:先人为史官时,实常与公连名奏事;及罢而归,又与公同日舣舟国门外,其相与期于固穷守死之意,晚而愈笃。先人既殁,公所以怜某者,亦益厚至于亲,为讲画,反复辨告,盖惟恐其迷昧没溺、丧失所守以辱其先人也,此意岂可忘哉。

范道生(1635~1670年)

  字石甫,号印官,别号清源道人,清·晋江安海人。善书画,尤精于雕造佛像。

  清·顺治十七年(1660年),应隐元禅师邀请,赴日本长崎,寓福济寺,为福济寺、兴福寺雕造佛像。日本宽文二年(1662年)为日本黄檗山万福寺雕十八罗汉、观音、弥勒、达摩、韦驮、伽蓝、关帝等像。这些像至今仍完好地保存在万福寺中供人顶礼膜拜。

  康熙三年(1664年),回国为其父作七十大寿。康熙九年(1670年)再返日本长崎,同年十一月病逝于长崎,年36岁,其墓至今仍在长崎崇福寺后山。

  范道生的遗墨在日本颇多:黄檗山法林院藏有《血书三尊佛》、松隐堂藏有《罗汉图》;福冈县江月寺藏有《十八应真图帖》,有隐元、木庵的题赞和高泉的跋。

  万福寺珍藏他初登黄檗山的七言律诗:
       “遥瞻紫气入山来,选佛名场喜乍开。
        龙象遍围狮子座,雨花争坠法王台。
        万松鼓翠暄天籁,千嶂排空起浪堆。
        露出重重真境界,不思议处孰能猜。 ”

  此外,长崎崇福寺还藏有木庵画的、范道生刻的《准提观音图》刻版。

  范道生等艺术家在日本传播建筑造型艺术、绘画、书法、雕塑、篆刻、诗文、医学等,对日本江户幕府时期的思想文化产生一定的影响,是中日文化交流的结晶。

范正辂

  范正辂,字载瞻,清·浙江鄞县人。康熙五年丙午(1666年)举人,康熙廿五年(1686年)任德化知县,卒于官。

  清·康熙廿五年任德化知县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宦迹·知县·国朝·范正辂》:范正辂,字载瞻,浙江鄞县人。丙午举人。康熙二十五年任。禁溺女,劝种植,举乡饮,建义学,设常平仓,葺宾阳、北镇二楼,缮堂庑,置寅宾馆,筑桥梁,刊邑乘,类有可纪。卒于官。”

  陈应奎侯德政碑》

  清·乾隆《 德化县志·卷之十五·艺文志(下)·碑文(国朝)》收录“范侯德政碑(陈应奎)”曰:

  “龙浔为邑,山则北络南剑,水则东泻永阳,多峰涧壁磴,民散巢之。虽里不盈十,粮不溢万,而力勤崇俭,风犹古也。寅卯(甲寅:康熙十三年,1674年;乙卯:康熙十四年,1675年)之交,海啸群飞,却烧遍地。越丙辰(康熙十五年,1676年),河伯决城湮宅,民之流离琐尾,几无孓遗。丙寅(康熙廿五年,1686年)冬,幸侯来莅兹土,天固将借手于侯以大造我德欤!

  侯甬东华胄,少掇巍科,而鸿才清节,留心于民瘼者已久。甫下车,即疏讲上谕,劝读课耕,士农蒸蒸,咸有起色。至其听断尽本虚公,征课悉捐耗供,禁溺女而掩枯骨,繁种植而弭萑苻,刊邑乘而设常平,举乡饮而兴义塾;他若筑桥梁,葺敌楼,缮堂庑,不殚民力而毕乃事者也。厥功伟哉!今邑之嚣者静,劳者康,而绛带者尽犊犁矣。执经者尽珪璧矣,云亩烟邱者遍绿畴矣,鼠牙犬吠者弯翔虎渡矣,尘封苔蚀者梅梁文础矣。夫且雨旸时若,篿不入境,禾穗三岐矣。

  噫!侯之为邑者,不遗余力,民将何以报之?夫县花门李,庭柏郊棠,铭于心,碑于口者,未足以垂永久。其纪之贞珉乎?亭亭片石当与戴云肤寸,画水成丁。同其惠泽云。

  侯讳正辂,字载瞻,浙江鄞县人,康熙丙午科(康熙五年丙午,1666年)举人。”

  “嘉禾”唱和诗

  范正辂萧宏梁陈锡华“嘉禾”唱和诗,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5·艺文志上·诗(国朝)》收录:

  “《嘉禾》(知县范正辂):‘叨膺简命莅龙浔,忧乐家风抚字心。百里漫歌三异政,一官惟畏四知金。愁无柏节凌霜翠,喜有棠阴带雨深。但愿尔民频献瑞,嘉禾岁岁纪如林。’

  《和明府咏嘉禾》(邑解元萧宏梁):‘闲来山水可幽寻,频忆当途父母心。三异政成夸止火,十茎秀满庆垂金。琴堂色笑和风发,花县讴吟香露深。卓吏方来褒德诏,行看策马入琼林。’

  《和明府咏嘉禾》(邑岁贡陈锡华):‘汉臣从昔歌来暮,先后还同抚字心。丁岸花疏争献瑞,浔阳禾黍尽铺金。政夸三异祥风遍,化溢双歧沛译深。自是春风嘘暖谷,应看桃李满琼林。’”

金吉

  金吉,号一庵,元·上都人。至顺(1330—1333年)间以武略将军、左副翼万户府上千产镇守泉州路。元末泉州亦思巴奚战乱”中与浔美场司丞陈馬玄(“馬玄”合一字)、氵丙洲场司丞龚名安合谋助官军复泉州城、擒那兀纳。后世定居泉州。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历史事件·亦思巴奚战乱》、《泉州人名录·龚名安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6·政绩志·武秩·元·左翼上千户》李筠溪撰传、参隆庆《志》、《清源丽史》载

  金吉,号一庵,先为上都人。至顺间以捕盗功授武略将军、左副翼万户府上千产,镇守泉州路。

  值蒲寿庚专权杀戮,待时而动,不与为忤。

  会西域那兀纳窃据泉州,遣骑袭劫。莆阳行省上其事,檄福州军校及泉之浔美场司丞陈馬玄(“馬玄”合一字)、氵丙洲场司丞龚名安合兵讨之。时守西门,兵利卒锐,馬玄(“馬玄”合一字)密往见曰:‘官军大至,玉石俱焚,公宜早计,转祸为功。’喜曰:‘吾夙心也。’夜潜开门,纳官兵,擒那兀纳,槛送行省。兵不血刃,市不易肆。

  殁后,州人牢醴祀之。

  长子呵哩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金阿里,先以之乱,倡义徂征,死节于莆。次嘛唅吻遵父遗命,葬于东郊荔林之原,遂世为泉人。”

金阿里

  金阿里又作金呵哩,号肃轩,元末泉州府城人,金吉长子。其主要事迹,一是重修清真寺,二是在元末亦思巴奚战乱那兀纳攻莆田,为陈友定所杀。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金吉》、《泉州历史事件·亦思巴奚战乱

  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清源金氏族谱》中有嘉靖时文人朱梧所撰《二世祖元处士肃轩府君传赞》“公名呵哩,武略将军一庵公长子也。豪逸雄伟,好孙子吴起之学,论难不能屈,授之阵法,慨然武功自许。适陈同林珙二家媾乱……遂以白牌舍人召募义兵,抵莆……力战不支,兵溃身死焉。泉人义之,纪于《通志》。公平日轻财乐施,慈仁广爱,敦尚回教。回人泉中旧有清净寺,圯废岁久,公以木石一新,钜费靡算,楼宇壮敞,至今侈观。回人德之,相率勒石寿功云。公娶陈氏,一子延宗。卒附东郭祖坟之侧。”《谱》“世系大略”亦记云:“贰世:元·至正年间,二世祖处士肃轩府君,公名呵哩,号肃轩,行一……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身殁莆阳。一子延宗。”

  《重立清净寺碑》所录元·吴鉴《记》亦载:至正九年(1349年),闽海宪佥赫德尔行部至泉,为政清简,民吏畏服。摄思廉不鲁罕丁,命舍剌甫丁哈悌卜领众分诉。宪公审察得情,任达鲁花赤高昌偰玉立正议为之□理,复徵旧物。众志大悦。于是里人金阿里质以己赀,一新其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不鲁罕丁舍剌甫丁偰玉立》、《泉州寺庙·清净寺》)

  对于金呵哩重修清真寺,地方史学者陈达生金阿里与清净寺》提出反对意见。他认为,据金吉金呵哩父子业绩考证推算,“则重修清净寺时(1350年)金呵哩才14—19岁,尚不能自立。即便按其上限再加上5岁(实际上亦不可能),亦仅24岁。他既非世代商贾,又非自贩舶于海外之暴发户,经济条件有限,‘愿出己赀,一新其寺’实可疑也。……按此文吴鉴《碑》文)所载,该寺废坏不治的程度严重,不仅一般教徒无法,甚至摄思廉不鲁罕丁也无计可施,其修寺之费必定甚为浩巨。依此,即便是金吉本人,以其区区一武宫,亦无法独赀修寺,更何况其乳臭未干,尚不能自立的长子乎?假设为金呵哩合家投赀,彼时金吉正当四十岁,年富力强,当铭刻金吉之名,而非金呵哩之名。”故他的结论是:“至正十年(l350年)独赀重修清净寺的金阿里,乃是一名居留泉州的阿拉伯(或波斯)虔诚的穆斯林,其与金吉当为同龄之人物,而非为其下辈。金阿里或是一名世代经商的穆斯林富商,他并未入仕,拟称里人。其与金吉长子金呵哩风马牛不相及。《清源金氏族谱》内朱梧的《二世祖元处士肃轩府君传赞》及附录《重建清净寺碑》文,乃是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修谱时撰赞者别有用心的强扯附会。”以备一说。

金学献

  金学献,清·杭州人,光绪间任泉州知府。

   光绪廿七年(1901年),清廷下令“着各省所有书院,于省城改设大学堂,各府厅直隶州设中学堂……”

  光绪廿八年(1902年),金学献奉省令筹办泉州府第一所中学校——泉州府官立中学堂(又名泉郡官立中学堂),延请陈棨仁李清琦二位翰林经办,址设泉州东街左侯祠。光绪廿九年春招生开学,学制5年,初设经史、国文、修身、算学、英语,后增设史地、理化、博物、体操等科。进士黄懋烈黄抟扶任正、副总办。

  金学献后来定居泉州,郡望“武林”

金丽泽

  金丽泽,字石可明末·江南武进人。

  崇祯十七年任德化知县

  崇祯十七年(1644年),金丽泽以拔贡任德化,时间不足1年。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1·秩官志·明·知县》:金丽泽,崇祯十七年任。”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宦迹·知县·明·金丽泽》:

  “金丽泽,字石可,江南武进人。崇祯十七年以拔贡授邑篆。

  精神炯炯,顾盼凛然,下笔如飞,片言洞人肺腑。

  初,邑有疑狱,甫至即牒城隍神决之,豪家屏息。

  适京师告变,大纲解纽,阖郡势豪横恣,猾民跳梁,德晏如也。”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5·艺文志上·诗(明)》:“《小春梅信课士日示诸生》(知县金丽泽):岫老云荒翠色沉,一枝聊复见天心。非贪日午烘晴煖,翻爱霜严表节深。东阁诗家将有兴,孤山处士欲微吟。莫言春色尚迟我,看取清香次第寻。”

  漳州知府

  崇祯十七年(1644年)当年清军入京,南明在福州建立隆武政权,即擢漳州同知,旋升漳州知府。顺治三年(1646年)九月清军入漳州,十月克漳,金丽泽与分巡漳南道傅云龙、龙溪知县涂世名同死之。清廷谥丽泽“节愍”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宦迹·知县·明·金丽泽》:“擢漳州同知,旋升知府,躬亲抚剿,盗贼望风归化。晋阶宪副指挥,所及秉钧握符者莫敢与争,时有石之谣。明年十月,大兵克漳。死之。”

  徐鼒《小腆纪传·卷第49·列传42·忠义1·傅云龙金丽泽》:傅云龙金丽泽,均不知何许人。崇祯末,云龙官漳南道,丽泽知漳州府。有廖淡修者聚众作乱,蹂躏漳平、宁洋、龙岩间;丽泽与参将颜荣讨斩之。丙戌(顺治三年,1646年)九月王师入漳州,云龙丽泽暨龙溪知县涂世名同死之。我朝赐云龙丽泽通谥‘节愍’。”

金鼎锡

  金鼎锡,号卜庵,清·浙江仁和人。康熙五十二年癸已(1713年)进士。雍正六年(1728年)自寿宁调任德化知县,当年六月即调南靖县。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1·秩官志·国朝·知县(署县附)》:金鼎锡,雍正六年正月任。”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宦迹·知县·国朝·金鼎锡》:金鼎锡,号卜庵,浙江仁和人。康熙癸已进士。雍正六年自寿宁调任德邑,洞悉民情,廉平不苛,催科折狱,有古循吏风。方葺治云龙桥,会宪委往外买谷,旋以能员调南靖县。”

罗护那

  北宋时天竺僧人。《诸蕃志·天竺国》云,北宋·雍熙间(984~987年),天竺僧人罗护那航海到泉州, “买隙地建佛刹于泉之城南,今宝林院是也。”这是外国僧人在泉州建的唯一的佛教寺院。(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宝海庵》)

罗文靖

  字次山,明·江西南昌人。举人。隆庆六年(1572年)任泉州府推官。

罗憓

  罗憓,明·桐庐人。弘治三年(1490年)以举人任泉州同知。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5·政绩志·文秩2·明·同知·罗憓》《闽书》载:

  “罗憓,桐庐人。

  弘治三年以举人任泉州同知,与守李哲同时。

  事无巨细,协谋可否,惟恐公家之需或缺,闾阎之情有所不堪。

  张襄惠张岳)论泉贰守称:‘五六十年间,耳目所闻见,仅得两人,憓与李缉也。’”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哲张岳》)

罗岳珪

  罗岳珪,字元锡,清·晋江人。乾隆元年丙辰(1736年)进士,历贵州天柱县令、浙江庆元县令、龙泉县令。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46·人物志·宦绩7·国朝·罗岳珪

  “罗岳珪,字元锡

  乾隆丙辰进士,授贵州天柱令。值苗变甫平,履勘田亩定赋,革除里下供给。调繁镇远,释白莲邪教案内株连之冤九名,民颂青天。

  丁艰,起补浙江庆元,转任龙泉。劳心抚字,咸有政声。卒于官,年五十八。”

易时中

  易时中,字嘉会,号愧虚,明·晋江人。

  《明史》有《传》,附于蔡清之后。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推官易愧虚先生时中综述《闽书》、王遵岩王慎中)撰《行狀》亦为作《传》。

  蔡清门人

  易时中是明代泉州理学家蔡清门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清》)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其门人陈琛王宣易时中林同赵逮蔡烈并有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琛王宣》)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易时中》:易时中,字嘉会,号愧虚。从蔡虚斋蔡清学。虚斋喜曰:‘晚年得此士,吾《易》不孤矣。’”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推官易愧虚先生时中》:易时中,字嘉会,号愧虚,晋江人。初从蔡文庄蔡清谥文庄)学,厕于末席,文庄方讲知言养气之章,时中举以诘质,酬应有条理,文庄首颔之。”

  东流教谕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附易时中》:易时中,字嘉会,亦晋江人。举于乡,授东流教谕 。”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易时中》:“年四十举嘉靖壬午(嘉靖元年,1522年)乡试,已蔚然为硕儒。授东流教谕,随材导接,为诸生开说谆悉。甲午(嘉靖十三年,1534年)分校浙江,所得皆名流。”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推官易愧虚先生时中》:“年四十举乡试,已蔚然为硕儒,授东流县教谕,随材导接,为诸生开说谆悉。邑人御史宋邦辅强直废居,条十二美赠之,自谓无愧辞。”

  夏津知县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附易时中》:“迁夏津知县,有惠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易时中》:“升夏津知县,岁旱蝗起,白衣菅履,徒步祈祷,雨降蝗去,而岁以登。时武城大水,檄视之,以实上。监司惮以灾闻,驳其议。逾境谒见陈情形,率为感动,奏蠲赈。”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推官易愧虚先生时中》:

  “升夏津知县。

  邑故寡讼,时中曰‘吾至,将多日坐堂上,屏隶偃扑,民有事具来吐实,还以曲直。’鞭赎都弛,重者挞遣而已。皆争来,言讼遂多矣。

  齐东故习,州县吏事中丞、御史、监司,奔伏如舆台,时中雍容跪起,用下士事上大夫礼。有御史作威,辄忿诟曰:‘某侮我。’或以谓时中时中曰:‘以礼事上为恭,非礼侮也。御史自倒其恭侮,吾不误也。’

  吏部召试台谏,以年自实,不就 。”

  顺天府推官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附易时中》:“稍迁顺天府推官。以治胡守中狱失要人意,将中以他事,遂以终养归。道出夏津,老稚争献果脯。将别,有哭失声者。”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易时中》:“除顺天府推官,执法平允。都御史守不法下狱,有旨推勘,时中穷其奸状。有为释憾者,谋中以他事,时中遂乞终养。”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推官易愧虚先生时中》:

  “除顺天府推官。

  都御史胡守中不法下狱,有旨推勘,时中穷竟之。有为释憾者,谋中以他事,时中方念母,遂乞终养归。

  夏津人绘像祠之。比部琼实书其石,以宋·仙居令陈襄为比。既终养,道出山东夏津,人闻旧邑公还,牵携数舍,迎舟曳挽,群持枣栗脩脯以献,欢声载两涘。至别,有哭失声者。

  时金陵以旂以中丞赴留台,联舟河中,为之嗟叹,赋诗有‘斯民信是同三代,循吏元非拂众情’之句。”

  卒于家

  《明史·卷282·列传第170·蔡清·附易时中》:“母年九十一而终,时中七十矣,毁不胜丧而卒。”

  ·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61·推官易愧虚先生时中》:“至家,筑室奉母。母年九十一而终,时中七十矣,毁不胜丧,宗党称孝焉。”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推官易愧虚先生时中》:“至家,筑室奉母。母年九十一而终,时中七十矣,毁不胜丧,宗党称孝焉。”

  评价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推官易愧虚先生时中》:

  “时中形癯神清,温恭而庄,和气溢于面目,语不华蔓,无悦人之容,而有浸渐醉人之益,无惊世之论,而有笃近扶世之忧,一见知其有道君子也。

  时中学专一家,不务该泛间语。王慎中曰:‘某以羸疾,不得致力于书,甚恨孤陋。’时中诚多疾,其不务博要,以修质反约为功,殆以微辞训其徒欤。”

  王慎中易时中的门人,14岁起即从易时中学习。易时中选授学生甚为严格,但对王慎中 非常器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慎中》)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推官易愧虚先生时中学派》:

  “按:

  愧虚先生之学,确守文庄蔡清榘矱,诚奉一先生之言者;及门遵岩王慎中,时称高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清王慎中》)

  世有疵议者,谓公亦杂于‘良知’之旨(指王阳明的“良知”说)。考公去虚斋先生蔡清未远,如净峰张岳净峰次崖林希元次崖诸先正公,皆与往复辨论,其撰《紫峰陈琛紫峰行状》,叙述氏渊源,亦无轶师门宗旨。至同时如吕泾野魏庄渠诸贤公,俱与造膝相从、致书愿见,皆欲证其平昔所闻以为端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张岳林希元陈琛》)

  曾与庄渠书曰:‘自得见君子以来,廓若发曚,始知正学之有所在,而此生之几于虚过。奉以周旋,时有警省,不敢丧己于流俗之中,溺志于技艺之末耳。’

  夫泾野庄渠,皆彼時论学所与为正宗者也。公之心折如此,岂如龙溪诸贤专言超躐径悟者大决藩籬而不返者哉。

  附先生于氏之门者,见乡邦典型未远,绪言派别尚有可稽云。”

怯来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元·总管·怯来据《陈众仲文集》为作传:

  “怯来(元)至顺(1330—1333年)间为泉州路总管。

  时文庙凋敝,廊门及师生舍皆坠漏,教授陈应麟请修之。

  怯来曰:‘事孰有尚于此者,当与子亟图之,毋使我有既去之悔。’乃召诸工度费,费且不赀,则曰:‘士廪薄,不可以支给也;民力瘁,不可以重劳也。’则出私币倡,在郡之笃义者,人争乐输,而师生亦各随力助。

  庚寅五月肇功,自礼殿至礼门,悉易其坏而丹之。作棂星门,饰先圣先贤,从祀贤人像。明伦堂、学正录厅、左右斋四十间悉改。覆平地为堂准,辟斋为广庑,从祀之祠以次兴修,历三年而告成。

  应麟驰书于陈众仲旅为文记之。”

岳山

  岳山,清·满洲正蓝旗人。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四月任泉州府知府,二十五年(1820年)二月卸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国朝·知府》:

  “岳山,满洲正蓝旗监生。由遗缺知府奏补,嘉庆二十三年四月任泉州府知府。

  清正爱民,不受私请。值童子试,延名流苦心搜阅,取士多得人。其首名杜彦士,少年捷进士,选庶常。

  二十五年二月卸事,阖郡士民拥挤饯送。既出境,犹盛称泉俗醇厚,焰然不敢当云。 ”

单辅

  单辅,号岩泉, 明·德化县高洋乡人。由恩贡授广东合浦知县,升平乐通判,后解绶家居。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乡贤·明·单辅》:

  “单辅,号岩泉,高洋乡人。

  少力学,从李文节李廷机文节,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廷机》)游。

  由恩贡授广东合浦知县,清介自矢,执法不阿。履任六年,不取合浦一珠。

  升平乐通判。

  解绶家居无藏获,妻自炊,客至,使子传茶饭。李文节高之,为举乡贤。

  其在合浦也,奉文丈量多代田,豪家魄金数千,请半丈,不听,悉丈之。朝廷按盗珠事下县核,祈免者入珠盈斗,不受,以实报,竟诛其党。其志节可概见矣。”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1·通判单岩泉先生据邑《志》为作传:单辅,字岩泉德化人。年少力学,从李文节游。由恩贡任广东廉州合浦县,清介执法不阿,任六年不取合浦一珠。迁通判。解绶居家,无臧获,妻自炊,子自传,茶饭供客,李文节高之,为举乡贤。”

舍剌甫丁(赛洛夫爱丁)

   舍剌甫丁,或译作赛洛夫爱丁元·塔伯利资(Tabriz,又作帖必力思,在伊朗西北境,今称大不里士)回教大商,元·皇庆间(1312—1313年)不鲁罕丁同时来到泉州,就此留居泉州(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不鲁罕丁》)

  泉人延不鲁罕丁住持礼拜寺(清净寺)任摄思廉(长老)舍剌甫丁任哈悌卜一职,成为不鲁罕丁的助手。哈悌卜是阿拉伯语khatib之译音,旧译作“鸣教”、“唱教”,今译“海推布”,意为“宣讲教义者”、“宗教演说家”,与伊玛目、穆安津合称“三掌教”,专门负责宣讲教义教法,并于主麻日聚礼时在“敏拜尔楼”(讲坛)上宣念“呼图白”

  元·至正七年(1347年),摩洛哥大游历家、虔诚的穆斯林伊本·巴都他(或译作伊本·白图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伊本·巴都他》)以印度使臣的身份到泉州港。其伊本·白图泰游记》中载,当时留居泉州之回教商人领袖中,除白尔汗丁(即不鲁罕丁)外,又有“塔伯利资大商赛洛夫爱丁(Sharif al-Din)者同时至。余在印度时,欠君债甚多。赛君生意场中,惠我实多,至今余甚感之。君能默诵《可兰圣经》,每日必祈祷。”(见《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2册)

  这位赛洛夫爱丁,即《重立清净寺碑》所录元·吴鉴《记》中之舍剌甫丁(Sharif al-Din)。《重立清净寺碑》载:至正九年(1349年),闽海宪佥赫德尔行部至泉,为政清简,民吏畏服。摄思廉不鲁罕丁,命舍剌甫丁哈悌卜领众分诉。宪公审察得情,任达鲁花赤高昌偰玉立正议为之□理,复徵旧物。众志大悦。于是里人金阿里质以己赀,一新其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偰玉立金阿里》)

卓琮

  卓琮,字廷瑞,南宋·永春人。陈淳陈北溪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淳门徒。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7·人物·泉州府·儒林·宋·卓琮》:卓琮,字廷瑞。永春人。嗜学坚苦,能畅陈淳所授之旨。”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28·卓廷瑞先生》:卓琮,字廷瑞,同安人;《郡志》作永春人。从陈北溪游,嗜学坚苦,以累成功。凡所讲论,能畅北溪之旨。”

武成

  武成,明·顺天通州人,先世授袭泉州卫千户,因居泉州。武成正统(1436—1449年)末任泉州卫指挥佥事,成化(1465—1487年)初擢福建都指挥佥事、提督海道。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6·政绩志·武秩·明·指挥佥事·武成据旧《志》、参《 通志 》为作传 :

   “武成 ,顺天通州人,先世授袭泉州卫千户。有勇略,善骑射。

  正统末,沙、尤(沙县、尤溪县)寇起,累立战功,擢本卫指挥佥事。

  天顺(1457—1464年)间,龙岩、上杭寇窃发,复著战功。

  成化初,召至京,以母老乞归养。寻擢福建都指挥佥事,提督海道。

  性孝友,礼贤敬士,有儒将风。”

和盐鼎

  和盐鼎,字岩夫,清·陕西汉中府城固县人。顺治三年丙戍(1646年)举人,康熙六年(1667年)任德化知县,升大理寺评事,终江南道御史。

  德化知县

  和盐鼎顺治三年丙戍(1646年)举人,康熙六年(1667年)任德化知县。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1·秩官志·国朝·知县》:和盐鼎,康熙六年任。”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3·人物志(上)·宦迹·知县·国朝·和盐鼎》:

  “和盐鼎,字岩夫,湖广(?)城固人。顺治丙戍举人。

  宽宏蔼吉,承前令猛酷之余,故族士类皆荡产倾家,喘息重足。痛革弊政,尝与绅士参酌利病,竟日无惰容。比听断必反覆辨论,务得倩实,不肯轻置之法,贵贱咸得欢心。

  【康熙十年(1631年),和盐鼎建德化文庙仪门及启圣祠、名宦祠、乡贤祠,训导林甲继协助建两庑及棂星门、垣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学校·德化县学(文庙)》】

  升大理寺评事。去之日,遮送百里,莫不涕零。

  旋擢北城御史,溯遗爱者至今啧啧焉。”

  江南道御史

  和盐鼎德化离任后,升大理寺评事,旋擢江南道御史,康熙十八年(1679年)黜。

  《康熙朝实录(圣祖仁皇帝实录)·卷65》:“康熙十六年(1677年)……刑部议覆:江南道御史和盐鼎疏言:今秦省底定,浙闽继归版图,但三省投诚之民甫出汤火,正宜抚恤安全。恐地方不法之徒,借从逆之名妄加陷害。应敕狭西、浙江、福建督、抚、除奸民潜匿地方,形迹叵测者仍行察访,其余被陷来归之民,该地方官及地棍衙蠹不得借端扰害,违者从重治罪,应如所请。从之。”

  方裕谨编选《康熙年间有关捐纳御史奏章·巡视中城江南道监察御史和盐鼎为以捐纳佐军需事题本》

  “康熙十六年(1677年)十一月十三日巡视中城江南道监察御史、臣和盐鼎谨题《为敬陈管见以佐军需事》:

  窃惟军兴旁午,筹饷为先。我皇上轸念民艰,允廷臣议,寓裕饷于扶进人才之内,凡片长末技皆奋兴乐输,以思表见。两年以来,民不加扰,而士马饱腾,诚权宜之善计也。

  今闽、陕底定,而江、浙、两广渐归荡平,一切捐纳事例,业奉定限停止之旨,自无容再议更张。然有行之裨益于兵饷而又不至亵名器者,于未止之先,固不妨于行于应,止之时即同归于止,亦因时度务之方也。

  臣谨胪列数款为我皇上陈之:

  一、内阁中书、兵马指挥原系应升主事之员,凡愿纳同知者,即许其捐纳同知,离任候补矣;而国子监博士、助教与夫通政司经历、銮仪卫经历,亦系应升主事之员,合无愿纳同知者,准其捐纳同知,一体录用,官不悬殊,例又画一,臣所谓不亵名器者此其一。

  一、如官监等项,既许其加纳国学典簿、翰林院孔目及中书舍人等官矣,而国学典籍、翰林院侍诏、典籍、詹事府典簿、京卫教授口口司务,则未议及,合无亦许其捐纳典籍、侍诏等官一体录用,同系散秩,品非悬殊,臣所谓不亵名器者此其一。

  一、如吏员已考未任之经历及九品异途序班之类,既许其捐纳知县及应升之缺,夫品既不殊,其为资格京职又同,臣所谓不亵名器者又其一。

  一、如曾经乡试入场之俊秀监生,既准捐纳岁贡,查武举亦经考中正途、文艺通晓之人,有愿改途捐纳岁贡者,合无照俊秀例,亦令武举纳银,准作岁贡,则文武一体,均系正途臣,所谓不亵名器者又其一。

  一、如革职永不叙用之官系贪酷者,自应照例不准加纳,外其因公诖误、并无贪酷等项事故,原与贪酷不同,及原非真正贪酷而比照贪酷例革职永不叙用者,准其一并捐纳录用,以原日所受之职,而开原情宥过之路,臣所谓不亵名器者又其一。

  一、如京官四品以上革职降级不准加纳,但降级者或有因公诖误,合无令其加纳,所降之级照致仕例,以原品荣身,有复职之虚名,无受职之实事,臣所谓不亵名器者又其一。

  一、臣前有推广捐纳并申停止之期一疏今,停止届期有愿纳者,不论已任、未任,俱取具同乡京官印结,即准纳银上库,随咨吏部查照,庶不致稽迟急公。

  臣谨就部议所未及者条列之,亦军需之一补也。如果臣言可采,伏祈敕部议复施行。为此具本谨题请旨。康熙十六年十一月十三日题。

  十九日奉旨:知道了。该部知道。”

  《清史稿·列传61·姚缔虞》:(康熙)十八年……上考察科道,黜孙绪极傅廷俊和盐鼎三人,而嘉缔虞王曰温李迥称职。”

  《清实录·康熙朝实录》:“康熙十九年……谕吏部:言官职司耳目,必学识优长、练达政务乃克胜任。近以科臣孙缵条奏,行取考选,应加考试。因将见任科道各官俱行亲试,观其才品,以昭澄叙。姚缔虞王曰温李逈条奏详明,克称言职;并 张鹏 等俱著留任,其益加勉励、殚心职业,以副任用。傅廷俊和盐鼎孙缵 才识庸常,不称言职,俱著降三级调用,不准以加级纪录抵销。尔部即遵谕行。”

  纂修《汉南郡志》

  康熙廿七年(1688年) ,汉中知府滕天绶倡修《汉南郡志》,和盐鼎等纂。

  《汉南郡志》24卷,前14卷为各府县山川、形胜、风俗、赋税、灾祥、秩官、兵防、公署、祀典、选举、人物等记述,后10卷为艺文,分诗、策、书、表、碑铭、记、序、传、赋、疏、文、状等目卷前有滕天受自序。此志有康熙廿八年(1689)刻本,12册。《清史稿·艺文志》著录。

  经胜,原籍安徽凤阳府临淮县,明·洪武廿八年(1395年)任崇武千户所第二伍百户。

  《崇武所城志•管伍官百户十员》载:

  “第二伍经胜,直隶凤阳府临淮县人,洪武二十八年九月内授职,十二月六日到任。

  传至经镗,隆庆三年1569年四月跟指挥欧阳枢大作擒斩倭,功升副千户。

  又至鸣枢,崇祯年间1628—1644年承袭恩授正千户,十七年1644年十月回所到任。

  《崇武所城志•战船》“百户,掌勇字五十九号四百料官船一只。此船后送琉球国中山王,差长史郭祖尾去国。

  千户府遗址在崇武古城水关内沿石板路往东近百米处,为经胜后人经鸣枢所建。经千户府第在清初迁界时焚毁,现只遗留石埕3层、石楹门的门柱和镌刻“古濠旧家”4字的门楣。濠州是凤阳别称,因境内濠水得名。(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历史事件清初迁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