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陶瓷(上卷)

  史前
  商、周

    ——南安后寨山周代遗址(南安水头大盈村后寨山)
   ——永春商、周古窑址(概说。尖山窑址[永春县介福乡寮田尖山。发现与调查、发掘。标本。意义]。苦寨坑原始青瓷窑址[永春县介福乡紫美村]

  西晋——南朝
    ——溪口山窑址。
    ——九日山六朝古墓。

  隋
    ——松仔岭隋墓。
  唐——五代
    ——府衙北唐初古墓。
    ——洛江河市唐墓

    ——
磁灶青瓷窑址6处。
    ——
坝头窑址(南安市洪濑镇前瑶村鹰沟山下)
    ——四甲墓边窑址(南安市洪濑镇前瑶村四甲墓道左侧)
    ——大尾洋窑址(南安市洪濑镇都心村大尾洋自然村)
    ——德化县美湖唐代古窑址。
    ——德化县出土的其他唐代青釉器物。
    ——惠安窑内窑址。

    
——泉港槐山古窑址。
    ——九仙山古寺之灼台。

  宋——元
    ——发展。
    ——外销。
    ——工艺技术
(轮制。伞形支烧窑具。龙窑。鸡笼窑。)
    ——南安瓷。
    ——德化瓷。
    ——安溪古窑址。
    ——晋江磁灶古窑址
土尾庵窑址、蜘蛛山窑址、童子山窑址、金交椅山瓷窑址)
    ——泉州碗窑古窑址。
    ——德化盖德古窑址。德化屈斗宫古窑址。德化碗坪仑
(“山”字头)窑址。
    ——南安古窑址:
      白扩山窑址[南安市罗东镇高塘许村白扩山]
      梧毛寨窑址
[南安市罗东镇高塘村梧毛寨山]
      荆坑窑址
[南安市罗东镇荆坑村]
      直坑窑址
[南安市罗东镇荆坑村直坑自然村]
      许田窑址
[南安市梅山镇灯埔村许田自然村]
      芸头山窑址
[南安市梅山镇梅峰村]
      顶东窑址
[南安市康美镇梅星村顶东自然村]
      后垄山窑址
[南安市东田乡东田村后垄山]
      汤井窑址
[南安市东田乡汤井村]
      南坑窑址
[南安市东田镇南坑村]
      高山窑址
[南安市东田乡岐山(原名高山)村]
      寮仔窑址
[南安市东田乡蓝溪村大垄内寮仔山]
      白土窑址
[南安市仑苍镇园美村白土山]
      家山寨窑址
[南安市官桥镇下洋村家山寨]
      碗盒山窑址
[南安市水头镇石壁水库碗匣山]
    ——惠安后窑窑址。

史前

  在泉州新石器遗址,伴随着石器出土的陶器,属于东南沿海印纹陶的文化系统。

  1956年在永春牛头寨、鳌山新石器遗址,出土不少印纹硬陶。

  1958年8月,在德化县浔中公社(今浔中镇)丁溪村,曾发现过云尾山、牛尾寨、驷埔山等3处新石器时代遗址,采集到石锛、印纹陶片和釉陶片。

  1960年在南安丰州狮子山、寨仔山等地新石器遗址,出土不少印纹硬陶。

  1974年,在德化县美湖公社(今美湖乡)保健院后面的后坪山山坡上,发现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采集有石锛、石斧、石矛和 零碎的印纹陶片。

  在鹧鸪山等新石器时代遗址,也出土了陶网坠、陶纺轮等用器。

商、周

  南安后寨山周代遗址

  1974年,在南安水头大盈村后寨山,唯一发现福建省成批周代青铜器遗址,遗物中不少原始青釉器。器表有青绿色、豆绿色、深绿色和黄绿色等。说明在3000年前泉州已有烧制青釉器的技术。不过,当时烧成温度不高,釉水与器体不甚密贴,出土时釉层多已斑驳,露出胎骨,有的近似于釉陶,是原始瓷器。

  早期的陶器为粗陶,用陶土以手工捏制,内外不施釉,直接入窑以阳火烧制。质地粗糙,耐火实用。主要产品有饭钵、“茶鼓”(茶壶)、风炉、药罐、火钵等。

  另一类为釉陶,质地较细,制作较精,多带花纹图案装饰,装匣钵入窑,以阴火烧成。产品多为生活用品,如大小缸、瓮、钵、罐、瓶、碗、碟、杯、盏等。

  由于粗陶和釉陶价廉实用,易于烧制,其技术在泉州沿用至今。

  永春商、周古窑址

  概说

  新中国成立后,永春县境内发现的先秦文化遗址(其中多属商、周时期)有数十处,分布在一都到湖洋一带的广阔地区,尤其密集分布于五里街、桃城、蓬壶、达埔;如五里街的九兜山遗址、康山遗址、大宗山遗址、许厝山遗址、铜鼓山遗址等,桃城的长安山遗址、化龙山遗址、新宫山遗址、覆船寨亲边山遗址等,蓬壶的马头山遗址、杰山遗址、鳌山遗址、吴山遗址等。此外,还有达埔的大宫山遗址、凤山庵遗址、寨心尾(又名茶心山)遗址,石鼓的后圳古遗址、格仔寨遗址,岵山的大杏山遗址,一都的大湖尾遗址,湖洋的贡子山遗址,锦斗的虎坪山遗址等。

  在这些文化遗址中,采集到的文物以印纹硬陶居多,沉质软陶次之,釉陶少见,纹饰有相同之处。出土文物较多的是罐、壶、钵等器物残件,器壁厚薄不匀,有手工制作、慢轮修整留下的手捏痕迹和旋转刮削面,特别是釉陶的装饰弦纹明显是轮制的。采集的陶片有做工较精美复杂的纹饰,还有作为装饰品的石环。此外还发现有春秋战国的刀币,先秦的五铢、圈点陶罐、陶豆等。

  永春早期窑址如此密集,主要原因是永春境内遍布“伊利石型低温陶瓷黏土”。这样的黏土成分相当均衡,不需添加其他材料,并只需低温烧制就可以成瓷。

  尖山窑址

  尖山,位于德化县与永春县交界的寮田(属永春介福乡)。尖山窑址在尖山山坡处,距德化三班镇4公里,山上杂草丛生,周围分布着成片的柑桔园,有一条机耕路与公路相通。

  尖山窑址是商、周时期龙窑遗址,是德化龙窑的始祖。龙窑又称长窑,是一种半连续式陶瓷烧成窑,它依一定的坡度建筑,以斜卧似龙而得名。

  【发现与调查、发掘】

  2007年初,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期间(2007.4~2011.12),德化县三班镇泗滨村一位姓村民在寮田尖山为祖先扫墓时,发现大量古代陶瓷碎片。

  2007年10~11月,泉州市考古队、福建省考古所、德化县博物馆工作人员深入寮田尖山现场考察,在尖山周围几千平方米的范围内找到了许多原始瓷片和印纹软陶、硬陶陶片,有的瓷片表面有一层淡青色的釉,有的是由一个个圆点装饰的图案,有的像用竹片在上面戳成“S”形的“戳点纹”,有的像绳子压下去的“绳纹”、“网纹”,这些都是原始青瓷的典型花纹。

  由于瓷片分布范围很广,估计这里很可能有窑址存在,于是开始寻找和窑址有关的东西,终在铲平山坡的一处断面后,发现一个约1米宽的弧形窑炉残断面,宽约1.1米,高约1.3米,未经考古发掘不知残长;尽管与黄色的泥土混在一块,但两侧窑壁上长期火烧留下的厚厚的烧结层还是非常显眼。发现窑壁就证明了这里确实有窑址存在。并且认为,原始瓷标本分散范围这么广,可能窑址不只这1座。

  2012年12月6日,尖山窑址列为德化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国家文物局列为2013年抢救性考古发展项目。

  2013年初,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泉州市博物馆、德化县文体新局、永春县文体新局组成联合考古发掘队,开展考古发掘工作。2014年完成第一期发掘工作联合考古发掘队在尖山窑址发掘出一个较为完整的龙窑窑址。该遗址分两层,下层遗址的时间比较久远,估计曾废弃过。后又在下层窑址的尾部建一个新窑,上面的窑垮塌后叠在一起。经测量,该窑的内壁宽1.24米,残长3.84米。窑里面呈斜坡状,当时烧制瓷器时平铺在窑床上,前面有清晰的窑炉结构,尾部还有烟囱。同时还发现大量原始青瓷标本。

  2015年11月27日开始二期发掘。新发掘的尖山古龙窑址长3米多、宽1米多不仅有硬陶,甚至有原始青瓷,表面花纹多样、精美,但未发现完整的器物。

  【标本】

  2007年在尖山遗址堆积层采集到一批印纹软陶、硬陶和原始青釉瓷的残片:

  1、青瓷残片,瓷片的上部是用瓷土捏成的一个个米粒大的圆点粘贴,往下有像草绳压印的竖条形“绳纹”。施淡青色釉,釉面几乎脱落,只残留局部。

  2、印纹硬陶片,满饰“席纹”,纹路清晰。

  3、青瓷残片,上部用竹篾划出不规则的斜道,往下是水波纹,然后凸出两道弦纹,在这两道弦纹间用小竹签压印小圆圈,而形成的一排圆形阴纹。瓷片表面有施一层淡青色的釉,釉面发色纯正。

  4、青瓷罐残片,罐口口沿外侈,口沿下唇有两道凸弦纹,间以用小竹签戳成的圈点纹,自罐口往下顺势,逐渐鼓腹,内外施淡青色釉,偶尔有垂釉现象。口沿的内沿直径为12.25cm,外沿直径为17.25cm。

  5、陶片,瓶类的底部,陶片素面无纹,撇口,残片的上直径为6cm,下直径为8.2cm。

  6、青瓷钵残片,口沿,内部饰两道小珠纹,外部饰小珠纹与规整的棱形边饰纹相间,通体满饰,内外施釉。口径20cm。

  7、青瓷残片,饰“绳纹”,施淡青色釉,内外施釉。

  8、青瓷残片,饰“绳纹”,施黄褐色釉,釉面已脱落,只有小部分残留,器内无釉。

  9、陶片,饰乳钉纹三道,弦纹一道。

  10、青瓷残片,饰“绳纹”,表面施淡青色釉,釉面均匀。

  11、印纹硬陶残片,罐或瓶的腹部,依稀可见泥条盘筑痕,通体饰规整而丰富的纹饰,有水波纹、直道纹、弦纹(弦纹两侧均压印锯齿纹)等相间。

  12、青瓷罐残片,口沿之下溜肩,用小竹筒压印规整的圈点纹,施淡青色釉,内外施釉。

  13、青瓷双系罐残片,口沿,依次饰以圈点纹,水波纹,直道纹,罐耳由瓷土捏筑成6条直道纹,上下各堆贴螺纹。装饰讲究规整,精细。施淡青色釉,内外施釉。口径21cm。

  14、陶片,饰“网纹”

  15、青瓷罐残片,饰圈点纹,施淡青色釉。

  16、青瓷双系罐残片,罐耳刮6道直条纹,耳上有粘疤。施淡青色釉。

  17、青瓷罐残片,罐腹部,饰乳钉纹,施黄褐色釉,内外施釉。

  18、青瓷罐残片,口沿外侧粘贴米粒大的圆点。施淡青色釉,内外施釉。

  19、窑具、垫圈,断截面呈三角形状。

  20、青瓷残片,饰乳钉纹,施淡青色釉。

  2007年10月,把第一次调查采集到的标本选取10件送复旦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委托承焕生教授进“PIXE”(质子激发X荧光能谱)检测。这一方法是以“Mev”质子激发样品中原子,使其发射特征X射线,通过探测X射线的能量和强度来测量样品中元素的种类和含量。从测试结果看,上述标本具有以下显著特点:①胎体含铁量高,介于1.46—2.53%之间。②釉层cao含量特别高,介于10.63—22.25%之间。以上数据与德化窑以前发现的唐、宋、元、明各时期标本相比,上述成分含量明显偏高,与原始青瓷含铁量2%左右,cao含量在16%—20%左右比较相符。

  根据标本的胎釉、纹饰、造型及所含成分,可以确定这批瓷器标本为原始青瓷。

  【意义】

  在同一个窑址能同时找到印纹硬陶和原始青瓷,说明该窑址是西周时期硬陶向青瓷过渡阶段留下的。从印纹陶片的发现、墓葬青釉瓷的出土、原始青釉瓷片的出现到原始青釉瓷窑址的发现,给德化瓷始烧年代问题找到了答案,德化窑始烧年代应为商周时期。

  此前我市发现最早的瓷器生产窑址是晋江溪口山青瓷窑址,为南朝时期古窑址。这一发现有望填补我市陶瓷烧制历史从硬陶到青瓷过渡的空白,将泉州瓷器烧制历史向前推进1000~2000年,将德化龙窑建窑史向前推进了2000多年;对福建作为原始青瓷的起源地之一同样意义重大,如2013年现场采集的窑碳和原始青瓷标本被最终确定为商周时期,则泉州有望与浙江同时成为我国原始青瓷的最早发源地

  有人推断:这一古窑址还有望为我省闽江流域和晋江流域商周时期文化现象找到源头。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省考古工作者先后在闽江流域的昙石山、黄瓜山、黄土仑,晋江流域的音楼山、深沪等地,发现了一大批史前印纹陶器,这些陶器与德化商周时期古窑址发现的文化类型相同。此前,我省考古工作者一直找不到闽江流域和晋江流域发现的史前陶器的产地。专家们通过现场考察和深入研究,发现德化商周时期古窑址的史前陶器与闽江流域和晋江流域发现的史前印纹陶器的造型和纹饰极为相似,并据此推测闽江流域和晋江流域发现的史前印纹陶器有可能是德化生产的,通过人类迁徙逐步带到海边。

  苦寨坑原始青瓷窑址

  苦寨坑原始瓷窑址位于永春县介福乡紫美村,西北距辽田尖山原始瓷窑址约500米,东南距永春县介福乡约3公里,海拔高度674米。窑址所在山坡富含“伊利石型低温陶瓷黏土”,具备生产瓷器的物质条件。

  介福乡距永春城关23公里,考古工作队2014年在介福首次成功发掘古窑址,2015年又发现一处古窑址。

  早在廿世纪80年代,当地村民在苦寨坑山地种植芦柑时,发现一些破碎的陶瓷片,被专家初步鉴定为商周时期的器物残片。经专家多次现场调查,并确认一处古代窑炉遗迹。2008~2009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相关信息第一次被录入国家文物数据库。

  苦寨坑原始瓷窑窑址于2014年10月被发现,2015年11月下旬~2016年1月中旬开始野外考古发掘,发掘总面积235平方米,至今已发现9座窑炉遗迹。专家初步认定,该古窑址属商晚期、西周早期时代。同时对周边的山坡进行局部调查与勘探,新发现多处商周时期遗址。

  苦寨坑窑址的窑炉均为地穴式龙窑,由火膛和窑室两部分组成。已清理出的窑炉,一般长约3~4米,宽约1米。窑炉的火膛处左右壁有圆弧状和“凸”形两种,窑室平面呈长方形。从发掘情况看,几乎所有窑炉在不同程度上受到晚期窑炉或人类生产活动的破坏,但大部分窑炉结构保存较好。

  发掘出土有大量陶瓷器标本及1件石器,陶瓷器绝大部分为原始瓷和窑具。原始瓷器形有尊、罐、豆、钵、纺轮等。器物均采用贴片法分段制作,再粘接而成,多呈灰色或黄白色,胎土大多较细,质地坚硬,也有一部分因火候低致胎质松软。釉多呈青灰、青绿色,部分略偏褐或泛黄。装饰上采用刻划、拍印、戳印、堆贴、镂空等手法,纹饰有弦纹、网格纹、条纹、戳点纹、鼓钉纹、几何纹、云雷纹、水波纹等,还有一系列的纹饰组合,如弦纹、戳点纹、几何纹组合,网格纹、弦纹组合等。

  20174月,福建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窑址获评“2016年我国考古十大新发现”之一。

  评选意见认为:

  “这是我国目前已知的最早烧造原始青瓷的窑址,碳14年代测年约为公元前1700年至公元前1500年,即夏商时期。

  9座依山而建的窑炉大多保存较为完好,为土洞式长条形的龙窑,与之前原始青瓷的另一起源地浙江东苕溪流域是不同的技术体系。印纹硬陶与原始青瓷的并存,说明了东南沿海广大的印纹硬陶生产区域,从技术上讲是可以创制出带釉的原始瓷器。

  区域考古调查发现在周边地区还有10余个窑址,这是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生产区域。”

  专家点评意见:该窑址的发掘为探索中国原始瓷器的起源和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这里不但是原始瓷器生产的重要区域,而且北传至闽江流域,或与中原地区也有一定的联系。

西晋——南朝

  两晋、南北朝时期,泉州远离中原战乱,中原氏族南下入闽,带来中原的先进文化和生产技术,为后来泉州港的贸易商品生产提供了文化、技术支持,其中在窑业技术方面尤为显著,摆脱了以前原始瓷胎、釉结合的问题,开始烧造青瓷器。青瓷器不但用作生活用的器皿,也作为墓葬中的主要随葬品。

  西晋·武帝泰始元年(265年),在泉州之南的古镇晋江磁灶,出现烧制小型生活用陶技术,南朝、隋、唐以后进一步发展清《西山杂志》:“故磁灶是以陶瓷而得名。”

  1968年,德化县在修建城关至三班的浔三公路时,石排格附近公路旁古瓷窑址发现魏、晋时期青釉谷仓、青釉罐、青釉壶和托子(时代可能较晚)等器物。

  从南朝溪口山窑址到墓葬考古发掘出土的器物佐证,也回答了这一时期泉州窑是否烧造青瓷器的问题。

  溪口山窑址:

  南朝溪口山窑址位于晋江市磁灶镇下官路村西双溪口山西坡,东北面为梅溪,南临仙葬墓,西连狗仔山。(“晋江地区文物考古普查资料”,1977油印本)

  该窑址1956年发现,其年代始于南朝晚期延续至初唐,是迄今为止在泉州地区发现的最古老的窑址。19615月列为福建省文物保护单位,1982年9月列为晋江县文物保护单位。

  窑址面积约3万平方米,破坏严重,地表已垦为农田。从周边遗留的瓷片、窑具及尚存1米左右的堆积层可以看出,当年的生产已有相当规模。采集的标本器型不多,出土产品以罐、缶本(“缶本”合一字)、盆为主,碗、盏次之,还有盘、瓮、盘口壶等。器物细泥胎,胎呈灰或浅灰色,质坚或松;施青釉,呈青色、青黄色或青中泛黄,由于胎釉成份及烧成温度的原因,胎釉结合性差,再加天长日久胎体吸水,导致大部分标本釉面脱落;大多粗糙而笨重,内壁留有手工制作的痕迹。窑具主要有垫座及生产工具。

  该窑址在1982年进行过试掘,开3米×4米探方一个,出土青瓷及窑具标本105件。器型有盘口壶、罐、盘、钵、瓮、灯盏等;窑具有托座、圆形垫饼及三角支钉,从器物的装烧痕迹推断产品采用叠烧工艺。(陈鹏等:福建晋江磁灶古窑址,《考古》,1982年第5期)

  溪口山南朝窑址的发现,把泉州窑的历史向前推了一大步。南朝时期窑址的青瓷标本、烧窑用的窑具及烧制工艺已达到一定的水平,由此推论泉州地区在汉、晋时期已建窑烧瓷也是可能的。

  南朝青瓷器的出现,是一个划时代的变革,也为后来周边唐至五代窑场兴起提供了窑业技术的保证。更重要的是该窑址的发现,解决了闽南地区这一时期墓葬出土青瓷器烧造窑口的问题。(曾凡《福建陶瓷考古概论》,福建地图出版社,2001年)

  九日山六朝古墓:

  1956年,厦大历史系林惠祥教授带领考古实习队在南安丰州九日山下,发现六朝古墓,其后又多次发现。其中有东晋·咸康元年(335年)墓葬,随葬品中有双耳罐、四耳罐、碗、钵、带盘小杯、花插、小瓶、虎子、斗、博山炉、浅圆盘等19件瓷器。六朝时交通极不方便,除内有青瓷小盂1、平底小碗1件为浙江传来的青瓷器外,其他器物从数量上看,到周边省市去采购的可能性不大,且器型与装饰工艺又与周边地区出土的不同,因此依照当地风俗规制在当地烧造的可能性较大。

  松仔岭隋墓:1950年,厦大考古队在南安丰州前埔头北松仔岭下发现隋墓,墓砖文为开皇十六年(596年),随葬品中有注水式瓷罐、双耳瓷瓮。

唐——五代

  泉州在唐代已经步入对外贸易港行列,至中晚期,出现“市井十洲人”的繁荣景象。陶瓷成为出口的重要商品。韩槐准《南洋遗留的中国古代外销陶瓷》中说,波罗洲之文莱发现的唐代两耳罐,与在安溪县出土的随葬品无异,马来半岛发现的唐代耳罐,也与在肖厝区(今泉港区)山腰镇唐墓出土的器物极为相似。苏玛拉·阿地雅门《印尼发现的古陶瓷》(印尼陶瓷学会,英文本,1990年)载,在往南洋的贸易国出土和贸易航线上沉船出水的青瓷器中,发现有唐、五代泉州窑青瓷特征的器物。这一航线器物的特征是器型矮小,装饰较简单,以日用器型为主。

  外贸的繁荣,刺激着泉州陶业向瓷业加快发展。

  南安县早在唐代便有人开始烧瓷。

  德化的陶瓷生产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至唐后期,德化制瓷业,特别是三班泗滨一带陶瓷的生产已具相当规模。

  唐末·归德场(今德化县)场长颜仁郁(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颜仁郁》)有诗曰:“村南村北春雨晴,东家西家地碓声;麦黄正满绿叶密,稻黄无际红云平”《全唐诗》、《新选唐诗三百首》诗中所言“地碓”即舂瓷土的工具;“东家西家”者,言其多也。

  《龙浔泗滨氏族谱》载:泗滨氏开基祖教先(生于贞元三年,卒咸通元年,即787—860年)由河南迁来德化,颜教先孙、颜仁郁之侄颜化綵(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颜化綵》)生于咸通五年(864年),卒于五代·后唐·长兴四年(933),是迄今发现德化有史记载的最早的陶瓷研究专家。颜化綵总结本地先辈制作陶瓷的经验,编纂德化第一部也是泉州第一部陶瓷工艺专著《陶业法》,并绘制《梅岭图》(梅岭即今泗滨村南岭),介绍泗滨梅岭制瓷工场和工艺技术。一直到明代正统、景泰年间,后人颜俊高(1425—1485年)得颜化綵《陶业法》善本,按图依法建梅岭窑,所产瓷器销售海外,“千余丁仰给裕如斯。”史载:“泗滨村颜俊高得祖先《梅岭图》,筑碓以舂,兴工创绩,其为子孙谋深矣。”

  德化美湖古来就是陶瓷生产地,形成了以美湖、春美、赤水、国宝等地为代表的美湖地带环形带,同浔中地带环形带和桂阳地带环形带并称为瓷都三大陶瓷生产基地。

  五代·留从效治泉时,大力发展海外贸易,“陶瓷铜铁,贩于蕃国。”一般认为,这一时期泉州生产的陶瓷器物已是外销的主要货物。青瓷的生产规模、制作技术、产品质量,都有很大提高。

  现已发现唐至五代的古窑址19处,其中 以沿海的晋江、惠安居多,南安境内也有4处。产品主要有丝系或双系罐 、缶本(“缶本”合一字)、碗、盘口壶、盆、缸,胎质坚细且较薄,呈灰白色,釉色有青、黄、褐、黑。与溪口山窑址相比,质量明显提高。

  府衙北唐初古墓:

  1936年,厦大历史系庄为玑教授在泉州中山公园(古泉州府衙)北端,发现唐初古墓。墓砖文为贞观三年(629年)、岁次癸丑(永徽四年,653年)等。

  出土的冥器有灶、便壶、鐎斗、瓿、壶瓶、唾壶、灯台、洗、盆、盏、碗、盘、杯盘、杯、豆、甑等18大类173件。

  说明隋、唐时代,泉州的陶瓷业更加兴盛,生产品种物类已涉及日常用品的各个方面;技术更为进步。这一时期,陶瓷生产不仅着眼实用,也讲究美观,器皿上有刻划纹、曲线纹等装饰。釉层透明细净,色以青为主,亦有青绿、青黄、黄绿黑等色。器底多露胎,用单烧或叠烧法。釉料较前广泛,粒度更细,烧成温度亦较高。

  洛江河市唐墓

  位于泉州市洛江区河市镇梧宅村,系唐·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墓葬。2003年12月泉州考古工作者接到群众报告后,即前往实地进行调查,发现该墓已受到破坏,随之即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出土随葬的青瓷器十几件,器型主要有盘口壶、虎子、五盅盘、鐎斗、炉、瓶、罐、托杯、陶灶、钵等,同时出土的还有1件铜带扣。

  该墓坐北朝南,长4.85米,宽1.74米,高2.33米,去除表土后,掘露甬道1个、耳室2个,墓室用泥质契形砖砌成,保存完好。契形砖长0.37米,宽0.16米,高0.05米,泥质,色呈青灰或青黄,除素面外,砖上模印有阳纹纪年“贞观二十二年”款及钱纹、双鱼纹、米字纹、寿字纹、麦穗纹等与生活有关的寄寓文字、图案。

  从该墓中发掘出土的器物主要有:

  1、罐2件:直口,圆唇,短颈,鼓腹,平底。胎灰质坚,釉呈青黄色。因烧成温度关系,釉呈黄,且已大部分脱落。口径3.5厘米,底径3厘米,高4厘米。

  2、五盅盘:敞口,浅折腹,内底平微凹,外底平微凹。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外釉不及底。内底平放5个小酒盅,小盅有手拉痕,盅中央一小旋涡。口径14厘米,底径5.4厘米,高3.5厘米。

  3、三足炉:敞口,浅折腹,内、外底平微凹,三乳钉足,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内底无釉,外釉不及底。口径9.5厘米,高3.2厘米。

  4、瓶:盘口,口沿微敛,长颈,流肩,鼓腹,实足,平底微凹。胎呈灰褐,质坚,釉呈青绿色,外釉不及底。口径3.5厘米,底径3.8厘米,高9.7厘米。

  5、双系罐2件:敞口,短束颈,丰肩,斜腹,平底微凹,肩腹部捏贴对称小耳。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内施满釉,外釉不及底。口径6.5厘米,底径3.8厘米,高6.5厘米。

  6、插器:敞口,直腹,盘座底,实足。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口径2.6厘米,底径4厘米,高4.9厘米。

  7、托杯:直口微敛,圆唇,口内一弦纹,鼓腹,矮实足。托座,斜腹,矮实足微凹。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满釉。口径7.5厘米,底径4厘米,高5.5厘米。

  8、鐎斗:敞口,圆唇,口沿外侈,鼓腹,平底,口腹部捏贴一小把,三乳钉足。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满釉。口径8.5厘米,高4.5厘米。

  9、钵:敛口,圆唇,鼓腹,口沿、肩部有两道弦纹,平底。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内满釉,外釉不及底。口径6.2厘米,底径6厘米,高5.3厘米。

  10、虎子:倒圆锥形,前大后小,上一提把,下底部捏贴四个小足。前立面平,饰以老虎形状,一个口,一对眉毛、眼睛,刻以胡须。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满釉。长7.5厘米,高7.5厘米。

  11、灯盏:实圆锥形柱,上部捏贴一对称圆环,盘座,平底微凹。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满釉。高10.8厘米,底径6厘米。

  12、壶2件:盘口,短颈,丰肩,鼓腹,肩部捏贴一对称双耳,平底。胎灰质坚,釉呈青绿色,外釉不及底,底露胎。口径12—14厘米,底径10—13厘米,高25—32.5厘米。

  13、陶灶:灶呈船形,中央置一釜形器,釜形器上置一桶形器,口呈马鞍形,尾部有出烟孔。灶为灰沙陶,桶形器为红沙陶。长21.4厘米,宽11厘米,高7.3厘米。

  14、铜带扣:扁平,前一可转动的带环,上一把扣钮。铜质。长5.5厘米,宽4.5厘米,厚0.5厘米。

  该墓出土的青瓷器尺寸小于日用器,说明是墓主专为随葬烧制的冥器。这些青瓷器与周边地区出土的青瓷随葬品比较,具有闽南泉州地区自己独特的风格,是研究泉州地区青瓷与周边地区关系的重要实物依据。

  磁灶青瓷窑址6处

  在对晋江磁灶下官路村南朝溪口山窑址周边相关窑场的调查时,发现有唐至五代的青瓷窑址6处:下官路村的后壁山窑址、狗仔山窑址,岭畔村的童子山窑址,下灶村的虎仔山窑址、后山窑址、老鼠石窑址。

  这些窑址生产的青瓷器主要是一些日用器,在器型和生产工艺方面是在传承南朝溪口山窑工艺基础上又有所发展。器型有碗、盘、罐、缸、瓮、釜、钵等。胎质粗,厚重,呈灰白色,釉呈青色、青绿色、青黄色、褐色等。

  坝头窑址

  坝头唐代窑址在东溪第三支流梅溪的分派四都溪上段、南安市洪濑镇前瑶村鹰沟山下,面积约200平方米。1971年发现。堆积层约三米。器型唯罐类,四系硕腹平底,胎色浅红、浅灰,部分器物有阴刻草书“市片”“片片”字样。遗址保存尚好。

  四甲墓边窑址

  四甲墓边唐代窑址南安市洪濑镇前瑶村四甲墓道左侧。面积约1000平方米,堆积层2米左右,1977年发现。器型仅罐、缸两类、部分器物施有青黄釉,其余为素面,造型粗糙厚重,窑具有垫托和圈垫。窑床已破坏。

  大尾洋窑址

  大尾洋唐代窑址在四都溪中段、南安市洪濑镇都心村大尾洋自然村。列为南安县文物保护单位。

面积约10000平方,堆积层0.54米。1977年发现。器型有罐、壶、器盖等,以罐为多,质硬,造型粗糙厚重,部分器物施青黄釉。窑具有圈垫和垫托。保存较好。

  德化县美湖唐代古窑址

  2002年,在德化县美湖镇洋田村,距美湖镇洋田村墓林片区唐代瓷器出土处2—3米远的地方,发现一处唐代古窑址。古窑址上面原有一古墓,村民迁墓铲土时发现,但该窑址已部分被破坏。

  该古窑址遗物散布面积约300平方米,残存窑基长约21米,宽1.9米至2.1 米。在窑址四周发现了20多根烧瓷用的隔层支柱,采集的器物标本有50多件,主要有壶、罐、碗、花口洗以及一些辨认不清的碎片,以及大量古窑砖,部分窑砖至今还坚硬无比。

  古窑址窑壁已部分风化,明显呈灰黑色,同外沿的红壤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窑内堆积着大量的灰黑色“熟土”。这些“熟土”可能是窑顶塌陷形成的堆积物。

  从遗物散布面积看,此处窑址的生产规模不是很大。从采集的器物分析,烧造时间下限为五代。进一步研究认为,由于当时开发山区的人口少,加上交通较不便,此处是一个生产产品以供自用及少量贸易的窑址。

  在该窑址采集的样本已在社会科学院等处进行科学鉴定,分析后的数据同在唐代古墓发现的唐代瓷基本一致。而且在该窑址发现的瓷器皆为青瓷,青瓷是介于陶与瓷之间的过渡产品,这同唐代是德化陶器向瓷器转变的沿革时期的论断相吻合。经多方研究考证后,有关专家进一步确认该窑为唐末窑址。

  此前,德化出土了许多唐代瓷,但一直未能找到到唐窑;全县发现的窑址有200多处,但最早只能追溯到宋代。因此,《德化瓷史与德化窑》只能说:“关于德化窑的起源问题,尽管目前还没有发现唐、五代的窑址,但是,从唐代和唐以前青釉器,以及从一些窑址中出土的具有唐、五代风格的器物看,德化窑起源于唐、五代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美湖唐代古窑址的发现,填补了这一空白。

  德化县出土的其他唐代青釉器物:

  1974年,在德化往盖德公路5公里处的路旁断崖上,发现唐土坑墓1处,采集3件青釉器。

  (1)青釉双系盘口壶:1件,可复原。口径15.2厘米,底径12厘米,通高25.2厘米。盘口,广肩,平底双系对称立于肩上。釉色略呈酱色和红褐色,仅口、腹施釉,腹下部及底部无釉,釉多脱落呈斑驳状。胎质灰白,松脆。

  (2)青釉双耳罐:1件,完整。口径9厘米,底径75厘米,通高12厘米。直口,唇微外撇,双耳,假圈足。釉呈灰黄色,器表下部及底部露胎,露胎部分呈黄褐色或红褐色。胎质灰白,松脆。

  (3)青釉碗:1件,稍残,可复原。口径19.7厘米,底部9.5厘米,通高6.5厘米。敞口,唇微外撇,假圈足。青釉泛黄,内外施釉,外底处及圈足露胎,釉多脱落。碗底留有5个支钉痕迹。灰白胎,质松脆。

  1974年,葛坑公社富地大队社员苏美塔盖房屋时,在距地表4米处发现一唐代土坑墓,出土青釉碗2件,发现时二碗对口相扣。

  (1)青釉大碗:1件,可复原。口径17厘米,底径6.5厘米,通高6.7厘米。敞口,唇微外撇,假圈足。碗内外上部施釉,碗外下部及底露胎,釉为深绿色,滋润光泽。碗壁有5道竖压弦纹。灰白胎。碗内底部留有6个支钉痕迹。

  (2)青釉小碗:1件,完整。口径12.7厘米,底径6厘米,通高4.5厘米。敞口,唇外卷,假圈足。碗内外上部施青釉,外下部及底无釉。灰白胎。碗内底部留有4个支钉痕迹。

  1976年,浔中公社浔中大队社员在尾舌墘开山造田时挖出两件青釉碗。在浔中公社土坂大队公路断崖中也发现1件青釉盘口壶。这些碗和壶的造型和上述出口器物一样。

  上述早期和唐墓出土的青釉器物,尽管无纪年可考,但与本省一些唐墓出土的青釉器相似,这为探讨德化窑的起源提供了重要线索。

  近几年来,在德化古窑址的普查中,在盖德碗坪仑,浔中墙坪山、太平宫和汤头的西墓丘等窑址中,曾采集到一些具有唐、五代作风的标本。

  惠安窑内窑址

  位于惠安县黄塘乡松溪窑内村北50米坡地上,窑址年代初定为五代。1976年调查时发现。遗址被严重破坏。

  遗物分布面积约200平方米。窑址仅残存一小段的窑基,窑基宽3.4米,高1.4米。在地表及浅层土中采集有碗、罐、钵、釜、缸等器形和器座、垫托等残窑具40多件。釉色以黄褐釉为主,底部多露胎,质或坚细或粗松。

  泉港槐山古窑址

 槐山古窑址位于泉港区界山镇槐山村(原属惠安县南埔乡,古名“磁窑”)内,1976年调查时发现,系唐至五代古窑,是泉港区至今发现最早的古窑。1985年列为惠安县文物保护单位,立碑于槐山上庄自然村后古榕树下;2005年列为泉港区文物保护单位,立碑于槐山中兴宫旁;后又列为泉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槐山窑址共5处,槐山村400米处的林厝尾(亦称“银厝尾”)2处、500米处的上庄山仔头2处、许厝1处,各窑相距在数十米至200多米之间,分布面积约5000平方米,局部堆积层厚0.2~2.5米,有两处可见窑床断面。由于荒废年代已久,窑址今因开荒造田或建造房屋而被破坏严重,地表残存瓷片甚少,只林厝尾一号窑遗址保存较好,范围近500平方米,深2至3米。1980年,对林厝尾一号址进行了局部试掘,共采集标本100余件器物,以罐为多,另有壶、钵、冼、器盖及窑具等。据鉴定,系为唐至五代时期的窑址。

  罐类(3式):第一式圆口、直颈、广肩、深腹、平底。肩部不匀称地附上手捏成的桥式耳4个。施半采釉,采釉色青中泛黄,有垂采釉;腹下露胎,火候较高,制作粗糙。第二式直口外卷唇,广肩4系,深腹平底,施青黄采釉,胎呈浅灰色。第三式侈口、短颈、广肩、鼓腹、平底;无施采釉,胎呈灰白。

  壶类(2式):第一式盘口、直颈、深腹、平底;施青黄绿采釉,胎灰白及浅灰色,质坚、器型粗糙厚重。第二式口、短颈,施青黄采釉,颈近肩部划有二至三道弦纹,胎灰白,质坚。

  钵类:敛口、浅腹、平底。未施采釉,胎浅灰色,质松,腹上部划有弦纹一周。

  冼类:敞口、沿外卷,深腹、平底,胎呈浅灰色。

  器盖:盖身呈伞状形,环形纽盖,面施黄褐色采釉,器内露胎,呈浅灰色,纽径约五厘米。

  窑具:残垫托,形呈圆锥状,有高矮瘦胖之别。斜壁、空心,近底部有镂孔;质坚,系夹砂粗泥陶,外表阴刻款识一字或两字,如“郑”、“开”、“易”、“西”等字样。

  据当地村民历代口传,磁窑”烧制陶瓷的历史上不止始于唐,广不止五处,而是起于南北朝,至唐时盛达99窑之多。据说廿世纪九十年代末,一村民在古窑遗址旁耕作时挖到一个五代时期瓷瓶,高约1尺,所塑花纹历历可见,迁居时遗失。

  1982年复查时,发现槐山古窑址总面积达20000平方米,年代延伸至宋、元。

  廿世纪七、八十年代,槐山的制瓷工人从2米之深原“窑土”(制瓷原料土)层中挖掘出古船板,经鉴定,它和泉州港出土的宋船一样古老。由此或许可推,槐山古窑的陶瓷发展史与泉州的海交外贸史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九仙山古寺之灼台

  徐曼亚《瓷史》提到:“德窑之源,以九仙山古寺之灼台有唐年号,似乎比建瓯为早一朝也。初之传入瓷窑,即尤溪边界廿九都与德毗邻之双溪口及葛坑、汤头、赤土寨等一带,至今虽成废墟无考,但其崩塌时,而有古瓷器之发现。”

宋——元

  发展

  宋代特别是南宋,泉州跃居为我国海上交通中心,对外贸易十分繁荣。泉州各色的窑业空前发达,所产的青瓷、白瓷、黑釉瓷成为外销的大宗商品。

  特别是南宋,宋廷偏安江南,福建被视为后方,北方移民大量进入,他们带来陶瓷业的新技术。同时,为了防止钱币外流,嘉定十二年(1219年)规定凡买外货,“止以绢布、锦绮、瓷器之属博易”《宋史·卷175·食货上》)。这一规定无疑加强了陶瓷器物在海外贸易中的作用,必然要刺激陶瓷业的发展。

  美国芝加哥大学历史博物馆亚洲部主任、英国伦敦大学博士、美籍华裔陶瓷女专家何翠媚亲临闽南各地古陶瓷窑址考古,她在国际学术会上曾以《闽南古陶瓷的地区性及国际性地位》做出结论:泉州“北宋、南宋时期陶瓷产地集中在沿海地区,并且以南安为首形成一庞大窑区”

  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年),日本禅僧加藤四郎左卫门景正随禅僧道元到中国,学习烧制陶瓷技术。加藤四郎曾在德化学习制瓷技术, 绍定元年(1228年)回日本后,在日本山田郡的濑户村(今爱知县濑户市)试烧成功。此后,加藤四郎开始建窑,大量烧制宋式陶瓷,史称 “濑户烧”至今仍称“德化窑”。这也成为日本制瓷技术的新纪元。

  元代,泉州成为世界最大贸易港之一,社会生产力得到进一步发展,晋江两岸瓷香弥漫。 陶瓷业不论是品种、质量、数量、烧成技术,比之过去又有新的提高。《安平志》载:“白瓷出德化,元时上供。”元·世祖·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春,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奉命护送蒙古公主阔阔真远嫁,由泉州下洋。他在马可·波罗游记》特别赞美德化瓷器:“迪云州(德化)制造的碗及瓷器,既多且美……购价甚贱。”“此城(指泉州)之中瓷市甚多,物搦齐亚钱(威尼斯银币)一枚,不难购取八盘。”(参见泉州历史网《海丝之路•元》)

  宋、元时期,泉州的陶瓷业生产,无论在规模上或质量上,都有较大程度的提高。至今在泉州地区发现的宋元古窑址有146处。其中南安市50处,主要分布在东田、罗东、官桥、水头、仑仓等地;德化县42处,半数以上集中在城关周围的浔中、盖德、三班等地;安溪县36处,主要分布在魁斗、龙门、长坑等地;晋江市12处,集中在磁灶附近;永春县6处,在玉斗、湖洋等地。

  外销

  宋、元时期泉州陶瓷产品的外销量很大,泉州以及闽南、闽中一带生产的瓷器,大多由泉州港装船出海,一路经明州(今浙江宁波)渡海至朝鲜、日本,另一路经澎湖转往东南亚和印度洋周围地区。1974年在泉州湾后渚港发掘南宋末沉船,出水大量宋代德化窑产品(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造船业·后渚港南宋末沉船》)。

  北宋·徽宗·崇宁四年(1105年)六月,提举两浙路市舶司发给前往日本的泉州商人李充的公凭中,清楚地记录了货物中有“瓷碗贰百床,瓷碟壹百床”(参看李知宴陈鹏:《 宋元时期泉州的陶瓷输出》,《海交史研究》1984年第六期)1975年在韩国新安发掘南宋商船,出水1万多件宋代瓷器,其中一部分是德化窑产品。

  澎湖是泉州古代外销瓷的重要中转站,宋、元时期德化县的陶瓷就经过澎湖列岛运销东南亚一带。近年,台湾陈信雄博士经过10多年的考古发掘,在澎湖岛采集发掘的1万多件瓷器标本,除了数十件属于明、清时期外,其余万件都是属于宋、元时期,且主要窑口集中在德化。陈信雄《澎湖宋元陶瓷》一书中详细介绍的陶瓷标本,均能在德化博物馆找到相同的实物。

  由泉州启航、经由澎湖、运转南洋的“澎湖航路”不见载于古籍,也不为学者所知。澎湖宋元陶瓷的发现,证明了一条被遗忘的宋元贸易航路的存在。另一方面,宋元台湾史料极为贫乏,这些古陶瓷的采集发现,为台湾开拓史和中华民族海外发展史提供了突破性的研究资料。

  南宋·赵汝适《诸蕃志》载,泉州瓷器外销的国家或地区有占城(今越南南方)、真腊(今柬埔寨)、凌牙斯加(马来半岛北部)、佛罗安(马来半岛南部)、细兰(今斯里兰卡)、闍婆(今印尼爪哇岛)、南毗(印度南部)、大食(阿拉伯国家总称)、层拔(今伊拉克东南)、三佛齐(今印尼)、单马令(马来半岛南部)、渤泥(今加里曼丹岛北部文莱一带)、麻逸(今菲律宾群岛之一)、三屿(今菲律宾的三岛)等14处。

  元·汪大渊《岛夷志略》中,对泉州外销瓷的器形、釉色,提法繁多。有青瓷器、青器、青碗、青盘……青白瓷器、青白花瓷、青白花碗、青白器、青白碗……乌碗等。器形有碗、罐、瓶、壶、埕(酒瓮)、瓮、垒、坛。产品远销台湾、琉球、印度之那半岛、印度尼西亚群岛、马来半岛、印度半岛、菲律宾群岛、阿拉伯半岛、波斯湾等51个国家和地区。

  荷兰早就与福建进行陶瓷贸易。1932年冯和法《中国瓷业之现状及其状况》一文就提到:“宋末,荷兰人从福建(主要应指泉州)贩运瓷器至欧洲,价值每与黄金相等,具有供不应求之势。”

  日本各地发现的中国宋、元瓷器中,有不少是泉州一带瓷窑烧制的。坂井隆夫《贸易古陶磁史概要》(京都书院,1989年)在东洋航线上沉船出水及韩国、日本等地出土的宋、元时期泉州窑青瓷器,以日用器为主,而以大海碗特征最为显著,敞口,深腹,实足,平底微凹,釉色青黄或青绿,胎灰质坚或松。

  东南亚是古代泉州商人经常往来的地方,宋、元瓷器在这里无处不见。在越南、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国的博物馆里,收藏着大量的中国宋、元瓷器,专家们一眼就能辨认出其中属于泉州瓷窑的产品。如菲律宾发现的磁灶窑蜘蛛山、土尾庵窑烧制的双龙抱珠、缠枝牡丹的绿釉军持、黑釉军持和龙瓮;雅加达博物馆里也有这类瓷器。在马来西亚和沙捞越的博物馆,新加坡李光前文物馆里,有数量可观的德化窑、安溪窑、南安窑生产的各种军持、瓶、盒、盆、罐等。

  西亚的土耳其、伊朗等地,北非的埃及、摩洛哥,东非的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肯尼亚等地,也都发现宋、元时泉州生产的瓷器。1853年(清·咸丰三年)在南非卓湾打捞出水的海底沉船上,也发现元代德化窑白釉瓷,后存大英博物馆。

  元·至正三年(1342年),到过泉州的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图泰伊本·白图泰游记》马金鹏译,载《阿拉伯世界》第九期)中就说过:“中国瓷器在刺桐(泉州)和泰克兰(广州)制造。瓷器价格在中国象我国陶器价格一样,或更低廉。此种瓷器远销印度等国,远至我国摩洛哥,是最好的瓷器。”

  工艺技术

  轮制

  北宋时,德化瓷胚成型,已采用轮制工艺,即利用辘轳车转动的惯性,用手把泥块拉捏成型。同时,也采用模印工艺,用吸水陶模装入泥料,用手压印成型,经自然干燥,脱模粘接,然后对粗胚进行整修,粘胚、施釉、剐底等手工操作。轮制和模印成型工艺,一直沿用到民国24年,才开始出现石膏模注浆法。

  伞形支烧窑具

  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年),日本人加藤四郎到福建德化等地学习烧制瓷器技术,并带回日本依法烧窑,日本人称他为陶祖。宋代德化窑盛行的伞形支烧窑具传入日本后,提高了日本陶瓷产品的装烧容量。

  龙窑

  龙窑是我国窑炉的一种形式,多建筑在江南地区坡地上,发现的最早龙窑,是浙江上虞的商代窑址。

  德化使用龙窑始于唐代中晚期,北宋时更为合理成熟。北宋时期的龙窑,窑身较窄较短。南宋时期,窑身加宽,窑体变长,窑床铺沙,坡度较小。自宋朝开始,以德化为代表的瓷器烧制,都采用龙窑。宋末,屈斗宫分室龙窑问世。

  龙窑俗称土龙窑,分室龙窑、碗窑、蛇目窑三种。

  龙窑呈长条形,依山坡而建,长依窑体而异,一般20米,坡度在10-28度之间,由窑头、窑室、窑尾三部分组成,尾上头下。自下而上,如龙似蛇,故名;亦称蛇目窑、蜈蚣窑。

  窑头为燃烧室,也称火膛。

  窑室为阶级状,每级称为一目(节),短者十多目,多者二、三十目。每目两侧窑墙处设投柴火孔(火眼),也是观察火色孔,对称排列。数级在阶梯通道两边设一窑门,以供装出瓷件之用。

  窑尾设闸壁(挡火墙),墙底部放通烟孔,墙后设烟火巷,俗称烟囱,一般高3米,宽0.4米,为烟窗。

  龙窑以松木、松枝做燃料,由于利用斜坡地势的高度差,火焰抽力大,升温适度、均匀,充分利用余热,排烟能力强,同时装烧面积大,产量和成品率高,,操作容易,故而得到广泛应用。

  德化龙窑,明、清时期仍继续使用。解放后,德化窑还是以龙窑为主。20世纪60年代,德化全县有龙窑近百座,大部分依山坡砌筑,长约43米,分32目,窑头6目,高1.2-1.7米,长1.1-1.7米,目宽1.2-1.6米,窑中到窑尾26目,高1.85-2.5米,长1.8-2.2米,宽2.4-2.6米,窑两侧每隔5目各放一窑门,高1.6-1.8米,宽0.4米。窑头设烧火膛,每目窑膛的两边对称各放一个投柴孔,孔大约0.15×0.2米。最后一目置闸壁(挡火墙),壁脚放9个通烟孔,倾斜度约25-27度。

  龙窑属于柴窑,由于以木柴为原料,现已基本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电窑、油窑、液化汽窑、天燃气窑。

  鸡笼窑

  宋末元初,出现一种介于龙窑和阶级窑之间,较易控制烧成火焰的鸡笼窑,开始改变宋初以来使用还原焰烧成的老技术,进入采用氧化烧成的新技术。

  南安瓷

  《马可·波罗游记》(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dnscn.cn《泉南著述·马可·波罗游记》)中提到的“距城十里”的产瓷地,被日本学术界称为“珠光青瓷”的宋元古瓷的产地,便是位于南安南坑一带和安溪龙门桂窑的古窑址。 宋元两代是南安瓷的鼎盛时期,南坑窑群是当时的主要产地。(参见下文“南安东田南坑古窑址”)

  位于南安南坑加棠井村的古庙南川宫,祈奉南岳帝君,始建于唐末五代时期,为泉州五岳圣地之一。宋时,湖南烧瓷名匠南迁福建,带来一尊武安尊王进宫供奉,并在此烧瓷开发,从此,武安尊王为窑主,而南岳帝君成为烧瓷匠人的保护神。南川宫就这样成为南坑窑群瓷工和船工朝拜的圣地。南川宫还配祀一尊仁远王,系九日山下昭惠庙海神通远王的佐神,是保佑瓷器安全航运的神祗。

  蓝溪畔上还保留着一个古码头遗址。渡口上有一座进龙宫,已有千年历史。当年,蓝溪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内河驿渡,南坑瓷运往码头,在进龙宫上香,拜祀顺正王公,然后沿蓝溪水进入西溪,船到泉州城,同番商进行贸易,许多外国人进了货,与泉州市舶司官员一道,到九日山下延福寺通远王祠行香,举行隆重祈风仪式,礼毕游山泛溪,勒石记事。之后,满载泉州城丝织品、陶瓷返回番邦。当然,也有的直接到窑址买货,从蓝溪码头下水,运到泉州城,再装上货舶启程。

  德化瓷

  现已发现德化有宋元时期古窑址42处。

  宋、元之际,白瓷已逐渐成为主流。德化瓷的瓷色纯净洁白,自南宋·祖龙宫、屈斗宫等窑场开始烧制,历代沿袭不衰,成为德化代表性瓷种。宋代,德化县太平宫(丁墘村梅墘山)、佳春岭(三班桥内)等窑场,生产白度高的莲花纹碗、刻花大瓷盘、印花浮雕盒等产品。元朝盛行瓷雕佛像,并成为朝廷的御用品。《安海志》曾载:“白瓷出德化,元时上供。”马可·波罗也赞誉过德化瓷器,使德化瓷器的影响日益深远,至今法、意等国仍称德化白瓷为马可·波罗瓷”。同时,装饰上已有白瓷印花工艺。

  历史上德化陶瓷基本上外销为主。

  埃及是非洲发现中国古陶瓷最多的国家。早在11世纪至12世纪法蒂玛王朝,埃及就从中国输入德化窑白瓷;在开罗南郊的福斯塔特遗址,也出土了不少 德化宋代的白瓷及明清时代的青花瓷。

  在非洲东部的肯尼亚,由于中国瓷器大量涌入,当地人因此将其称为“中国拉姆”,意为从拉姆运来的中国瓷器;在该国南部海岸的索巴萨区,也出土了德化的建白瓷、青花瓷等瓷器。

  在坦桑尼亚的噶尼喀亦出土了大量德化窑的青花瓷器,有吉祥纹青花盘、圆圈点纹碗、碟和花篮纹青花盘等。

  另外,在南非发现的中国古瓷,均集中在海底沉船,仅1647~1821年间,在好望角一带就沉没61艘船;1853年在南非卓湾捞出一批瓷器,其中就有元代德化的白釉瓷,这些瓷器现存放在大英博物馆。

  以上产品,都能在在德化的博物馆找到相关的实物证据。

  东非海岸基尔瓦遗址出土的白釉莲瓣碗,与德化屈斗宫同类产品毫无二致,是德化瓷输入非洲的证据。

  考古发现证实,日本、菲律宾、印尼等国,宋元 德化瓷器出土甚多,海碗、军持、粉盒、瓶、罐等器不胜枚举。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博物馆里,珍藏着许多德化的古陶瓷珍品。

   “南海一号”沉船前期打捞出水的部分瓷器,其中有许多是德化三班镇、盖德乡窑址生产的瓷器。典型的如三班镇佳春岭窑生产的小花瓶,盖德乡碗砰仑窑生产的刻花大口碗、粉盒等。

  安溪古窑址:

  1985年10月列入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安溪发现宋代古窑址近20处,可见安溪当时制瓷业相当发达。其中桂瑶窑釉色属影青和青瓷。产品大量行销日本。

  宋至清代,安溪瓷窑址分布在安溪县南部、中部、北部等12个乡镇的46个村庄,以魁斗、龙门、龙涓、长坑、尚卿等处最为密集。共发现155处,其中宋元36处、明清119处,以生产青白瓷、青花瓷为主,还有白瓷、黑釉瓷、黄釉瓷等。尤其是龙门桂窑烧制的青瓷碗,在日本称为“珠光青瓷”

  安溪窑规模仅次于德化,居全省第二,为古代泉州重要的外销瓷产地。

  晋江磁灶古窑址:

  磁灶古窑址(南朝至宋、元),位于晋江市磁灶镇岭畔村、沟边村,包括梅溪两岸的土尾庵山、蜘蛛山、童子山、金交椅山等窑址。1961年5 月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6月公布为第六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

  晋江磁灶在南朝时即建窑制陶,历经唐、五代,至宋、元而盛,是宋元时期泉州重要的陶瓷外销窑口,发现宋、元古窑址12处,分布在梅溪两岸的小山丘上。人们习惯于把磁灶辖区内以及与之相邻的南安官桥、水头一带的古窑址称为磁灶窑系。

  磁灶属于丘陵地带,气候温暖湿润,植被茂盛,周围产瓷土。梅溪源于南安市,宽阔曲折,汇于晋江而后入海,是古代磁灶重要水上交通枢纽。充足的燃料,便利的航运加之丰富的瓷土资源,为磁灶古代瓷器制造业的发展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

  乾隆《晋江县志》“瓷器出晋江瓷(磁)灶乡,取地土开窑,烧大小钵子、缸、瓮之属。甚饶足,并过洋。”

  据陈鹏等《福建晋江磁灶窑址》(《考古》1982年第5期)称,在岭畔村的蜘蛛山、土尾庵、童子山、山坪,磁灶村的许山、宫仔山、顶山尾、大树威,前埔村的曾竹山、金交椅山、溪 墘 山以及官桥下洋村的斗温山,都发现宋、元窑址,其中土尾庵窑、蜘蛛山窑和童子山一窑、二窑,已被列为福建省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这些宋、元窑址一般有范围大、堆积层厚的特点,如曾竹山遗址,有8条窑床露于地表,遗存物散布面达1.6万平方米;土尾庵窑的堆积物最厚达4.5米,属多次堆积,并且窑床互相叠压。蜘蛛山、童子山窑经试掘,皆属龙窑,其中童子山 一 号窑床中段宽2米,砖砌,有烧结面。

  磁灶窑的产品,胎骨较为粗糙,呈灰白色,若瓷若陶,釉色种类繁多,有绿、青、黄、黑、酱色等。其中以绿釉瓷和彩绘瓷最具特色。绿釉瓷色泽鲜艳,富有光泽;彩绘瓷分为素胎褐彩和釉下褐彩,特别是其釉下彩绘,实开泉州之先河。器物成型一般用轮制,兼用模制。装烧方法以匣缶本(“缶本”合一字)正置仰烧和托座叠烧为主。(参见叶文程林忠干《福建陶 瓷·第六章·第四节·磁灶窑系的绿釉与彩绘瓷器》)

  磁灶窑发现的陶瓷器物种类繁多,主要是各种日常生活用品,如:碗、盆、军持、执壶、瓶、罐、炉、托盏、杯、注子、粉盒等,每一类又有许多不同的造型。饰纹有花、鸟、虫、鱼等,碗有的印有弦纹、蔓草纹、莲蓬纹,多数为素面。装饰技法有印花、彩绘、堆花、贴花、 划花、剔花等。

  在彩绘器物中,有的还题有诗句,如“三月当濂禁火神,满头风碎踏青人。桃花也笑风尘客,不插一枝空过春。”又如“七十有叁春,年来尚当发;山河无寸草,天地是何人。”大概是匠人的随意之作。

  此外,黑釉器物中,有些在内壁刻有“明”字铭文,肯定是当时摩尼教徒订做之物。19 80 年在晋江罗山草庵寺前龙泉书院遗址发现内壁阴刻楷书“明教会”三字的黑釉碗及残片,都是磁灶窑的产品。这说明在宋元时期,晋江一带摩尼教传播规模和信教群众的人数都相当可观,以至要向窑场订制饮食器具,供宗教活动之用。(参见黄世春《从明教会碗的出土试论福建摩尼教兴盛之年代》,晋江文管会1987年编印《磁灶窑址 》)

  磁灶生产的瓷器在日本和东南亚各地均有发现:日本的横滨、长野、福冈、京都等地出土有磁灶童子山所产黄釉下铁绘花纹盆,蜘蛛山窑所产绿釉剔花器、龟形砚滴等。菲律宾曾发现磁灶土尾庵所烧制的双龙抢珠缠枝牡丹花纹饰绿釉军持和黑釉军持、印纹碟、黑釉罐、黑釉刻花炉、灯盏等,蜘蛛山窑的印纹碟、军持、绿釉龟形砚滴等。菲律宾各地的古墓中也出土不少磁灶窑烧制的龙瓮。马来西亚沙捞越博物馆收藏有磁灶窑产的绿釉盘、黑釉龙纹的军持。印度尼西亚出土有土尾庵、蜘蛛山窑的军持、执壶,金交椅山、童子山等窑的执壶等。雅加达博物馆收藏有磁灶窑烧制的军持。

  土尾庵窑址

  长约60米,宽约50米,堆积厚3.5米。

  蜘蛛山窑址

  在土尾庵窑址的南边约100米,长约50米、宽40米,堆积厚4.6米。

  童子山窑址

  在土尾庵窑对岸的梅溪北岸,长约260米,宽约140米,堆积厚约1.3米。主要产品有瓷碗、盏、匙、杯、盘、盒、军持、瓮、瓶、花插、碟及建材等。釉色有黄、绿、青、青黄、青绿、青灰、黑和酱色等。装饰技法有划花、印花、堆花和绘花。纹饰有龙纹、缠枝花纹、莲瓣纹、牡丹花纹等。

  金交椅山瓷窑址

  金交椅山窑址位于晋江市磁灶镇前埔沟边村村北的金交椅山上,南邻沟边村,北邻南安,西为农田,东隔梅溪,与南安珍珠山相望。1982年9月被确认为晋江县文保单位,2005年5月合并于“磁灶窑址”,升格为福建省第六批文物保护单位。

  窑址长约220米,宽205米,堆积厚3.4米。

  金交椅山窑五代创烧,至元末衰废。该窑址在磁灶窑系中是最具代表性的,发现于20世纪50年代

  考古发现4条窑炉,均系斜坡龙窑。第二条龙窑最长,残长60.88米。2003年发现的第4座龙窑位于窑址西北坡,南侧约10米处为一深沟。窑炉遭受严重破坏,不见窑头。窑炉呈长条形,方向284°,残长44.5米,宽1.62.20米,高差11.9米,尾部则架于山脊之上。

  出土器物器形有军持(执壶)、罐、碗、盒、茶盏、灯盏、器盖、小口瓶、注子、碟等,釉色主要为青釉和酱黑釉,器形精巧,胎质薄,大多为外销产品。窑具以垫座为主,还有垫饼、垫柱、垫圈等。

  4座龙窑的共性有:窑墙外都有石头护墙,石头排列有序;烧制器物的窑具都用垫座、垫饼、垫圈、垫柱等,在各窑炉内未见匣钵,仅在废品堆中采集过一两个;各窑炉烧执壶、罐等多种器形,釉色有青釉、酱(黑)釉两种;4座窑都存在叠压打破关系,说明窑炉在使用一段时间后,曾有改建过,同时也说明金交椅山烧窑时间较长。

  2003年的挖掘还揭露作坊遗迹1处,有利于全面认识宋元时期晋江烧窑及制瓷工艺。作坊遗迹位于坡地上,东部与南部破坏严重。作坊区发掘面积为150平方米。在发掘范围内发现有贮泥池、沉淀池、磉墩3处遗迹,其中贮泥池中还残存50厘米厚的青灰泥。令人最为惊叹的是:东侧坡下几乎是一线排列着10口大缸,其中3口缸套放在一起,最大的缸腹直径95厘米,最小的底直径15厘米。

  在一个遗址中揭露四座龙窑(若该遗址完整,应不止四座窑),在田野考古中并不多见,且每座窑至少使用过两期,说明宋、元时期晋江制瓷业已相当发达。窑炉及其两侧废品堆中清理出来的瓷器标本,发现少量的五代物品,主流是宋、元时期的器物,可见金交椅山烧窑有可能始于五代时期,兴盛于宋、元时期。

  其产品在日本、东南亚以及我国的南海和海外的沉船等遗存中都有发现。

  泉州碗窑古窑址:

  在泉州东门外碗窑乡,有南、北窑。北窑烧影青瓷,南窑烧青瓷。产品有碗、洗、执壶、瓶等。多素面,釉色灰青,烧制用垫圈,露胎处有硃砂红瘢,胎质灰白,且厚重,俗称“土龙泉”。在南洋群岛多有发现。

  德化盖德古窑址:

  北宋初,盖德窑以产青瓷闻名,色呈青灰,釉层透明,胎釉密贴。胎质坚结致密,吸水率低,近于青白瓷。器物以碗、粉盒、军持为主。除影青为主外,也有部分白瓷、黑釉瓷。产品行销东南亚、菲律宾等地。

  青白瓷用石灰釉配制,釉色白中泛青、青中带白,莹润明亮。因釉中含铁量少,经充分还原焰烧成,加之瓷胎纯白,故釉色白胜于青。自北宋至今,青白瓷的延烧历史最长,采用最广泛,尤盛行于德化。

  德化屈斗宫古窑址: 

  屈斗宫德化窑遗址,位于德化县浔中镇宝美村,分布在破寨山西南坡,范围较大,东西宽约300米,南北长约150米,为我国宋、元时的古外销瓷重要遗址之一。1953年华东文物工作队调查时发现。1976425“福建省德化屈斗宫址考古发掘工作队”开始发掘,历时3个月。1988年1月列为全国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窑炉属于由龙窑向明、清时期常见的阶级窑过度的一种中间窑型——分室龙窑,俗称鸡笼窑。

  该窑结构保存较为完整,依山坡建造,窑头朝南,北高南低,斜坡成12——22度。窑基遗迹全57.1米,宽1.42.95米,高差14.4米。火膛呈半圆形,约1.65×0.5米,膛前有一长方形灰池,膛后与窑体相连处有5个通火孔,略显喇叭状,每孔宽0.12——0.17米。窑体底部铺沙,共分17间窑室,室与室之间有隔火墙,墙下有5——8个烟孔。窑室两边墙壁下各有一条火道直通窑尾,窑后壁开有烟孔,没有烟囱,大概是由于坡度加大后,无需再立烟囱以加大热量的流通。窑墙由耐火砖砌成,高约1.4米,外加护墙以防止烧窑时突然爆裂。护墙设在两个窑门之间,俗称“窑乳”,多用石头和泥土为材料筑成。窑门设在窑室的前端,东面11个,西面3个,门宽0.4——0.8米。这种窑的优点,是将龙窑分割为单间,更便于掌握火候,以保证烧制质量。

  屈斗宫古窑址出土800多件烧制工具。装烧窑具种类很多,有支圈组合窑具、匣缶本(“缶本”合一字)、垫缶本(“缶本”合一字)、托座、三足或圆形垫饼、垫圈等。装烧方法以支圈组合窑具复烧和匣缶本(“缶本”合一字)正置仰烧并重,托座叠烧的方法已退居其次。

  屈斗宫古窑址出土6793完、残器,都是白釉和青白釉器,胎质洁白、细腻、坚硬。白釉晶莹温润,有的呈乳白色,接近于明代的建白瓷;青白釉呈水清色,釉层厚处略显淡绿,极富光泽,有淡雅清真感觉。

  与碗坪仑(“山”字头)窑相比,产品的数量更多,品种更丰富,有碗、盘、缶本(“缶本”合一字)、碟、炉、盒、洗、执壶、军持、瓶、高足杯、盅等,以墩仔式碗、折腹弦纹碗、铜罗盘、高足杯和直道弦纹洗为主,并且每一类产品都有各种各样的造型变化,如莲瓣碗。这些瓷器应用了印花、划花、贴花、浮雕等多种工艺,纹饰有各种精美的图案和牡丹、莲花、梅花、菊花等四季花卉以及鱼、雁、人物等,以瘦长莲瓣和缠枝卷草居多。不少器物上带有模印阳文(如“长寿新船”等)或毛笔书写的文字款识,有些匣钵还刻有”、“”、“姓字款,或“丁未年”年款。

  值得一提的是出土器物中,有三件洗底部模印蒙古人特征的头像,戴圆形毡帽,面部无须,身着长袖袍。另有二件三足垫饼,模印三字阳文,其中一为“天”字,另两字分别为梵文和八思巴文,意思与汉字“天”字相当。八思巴文是元世祖·忽必烈命西藏喇嘛教萨迦派首领、国师八思巴根据藏文字母创作的蒙古新文字,至正六年(1269年)正式颁行。

  这里出土的大量宋、元瓷器中,粉盒、执壶、盖壶、军持、小口瓶、莲瓣碗、墩子式碗、高脚杯、飞风碗、弦纹洗、花瓶等产品,曾分别于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斯里兰卡等国家发现。

  屈斗宫古窑址对研究宋元时代德化窑瓷业生产的组织形式、生产规模、窑炉结构、烧制工艺和瓷器外销,都有重要的价值,为研究“海上丝绸之路”和宋、元时期中外经济文化交流提供宝贵的实物资料。

  此外,屈斗宫德化窑遗址分布范围广,现已发现从唐代到民国的窑址达200多处。

  德化碗坪仑(“山”字头)窑址:

  位于城关以西约10里处的山丘上,周边约1500平方米的范围内,堆积着厚约2米的匣缶本(“缶本”合一字)和瓷器的遗存物。经发掘发现2座龙窑残基和数以千计的标本。据专家研究认定,碗坪仑(“山”字头)窑址系北宋晚期至元初的古窑遗址。

  碗坪仑(“山”字头)窑发现的2座龙窑,都是托座叠烧式瓷窑,现仅存窑基遗迹。

  一座残长3.7米,最宽处1.4米,高约1.5米。有半圆形火膛,约0.8×0.45米,膛前有半圆形灰池,膛后窑床高出0.43米,呈10度斜坡。窑底铺沙,窑后设档火墙,墙下有火道,分前后两排,相距0.2米,每排通火孔9个,窑墙用耐火砖,窑顶用扇形砖拱砌而成。

  另一座仅存窑身中间一段,残长12米,宽2.6—2.8米,亦呈10度斜坡,用砖砌成的窑墙上可见残存的玻璃质烧结面。有窑门5个,宽0.4—0.55米。

  碗坪仑(“山”字头)窑的产品,以纯白釉、青白釉和青灰釉瓷为主,另有少量酱褐色釉瓷。器物均以转轮脱胎而成,胎质细致,薄而硬,呈白色,釉层较薄,纯白釉釉色洁白;青白釉则色调不一,介于淡绿与白色之间。

  所见瓷器按用途分类,属饮食用品类有碗、盘、缶本(“缶本”合一字)、碟、执壶、注子、军持等,陈设器类有瓶、炉、笔洗等。纹饰以花草为主,构图疏密有致,层次分明,表现出相当高的艺术水平。工艺分刻划和模印两种,有的器物上还有制作者的铭文。

  南安窑址

  白扩山窑址

  白扩山宋代窑址,在东溪第二大支流罗溪分派直坑溪北岸、南安市罗东镇高塘许村白扩山,面积约8000平方米,堆积层1至2米左右。1961年发现。

  地表散见瓷片、匣钵甚多,以烧青瓷器为主。保存较好。

  梧毛寨窑址

  梧毛寨宋代窑址,在南安市罗东镇高塘村西北面梧毛寨山坡上。窑址面积约5000平方米、堆积层1.5米左右,露出窑基1米左右。1961年发现。

  烧青瓷,碗类为主,敞口沿处卷,斜直腹,圈足,饰直线、草叶、弦、篦纹。保存较好。

  荆坑窑址

  荆坑宋代窑址,在直坑溪中段东岸、南安市罗东镇荆坑村棠子埯,侯破埯、房仔口、瓷窑口等地。面积约22000平方米,堆积层3米左右。1961年发现。列为南安县文物保护单位。

  以烧青瓷为主,也有青白瓷。器型有碗、罐、炉、壶、豆形器等,饰篦、弦、莲瓣、直线、棱纹,有的加黄褐色花。保存较好。

  直坑窑址

  直坑宋代窑址,在南安市罗东镇荆坑村直坑自然村溪的东、西、北的过沟山、碗匣山、乃墩扩山3处。面积约10000平方米,堆积层厚1.5米左右。1961年发现。

  以烧青瓷为主,器型碗类为多,有篦、弦、草叶纹,有的加黄褐色花。乃墩扩山窑破坏较严重。

  许田窑址

  许田宋代窑址,在罗溪下游东岸,南安市梅山镇灯埔村许田自然村东北面山坡上,面积约100平方米。1977年发现。

  窑址大部分开成山田,破坏严重,地面散布有青瓷片,器型碗类为多,敞口、圈足,足部露胎。

  芸头山窑址

  芸头山宋代窑址,在罗溪与东溪会合处西南2公里、南安市梅山镇梅峰村羊弯桥边小山坡上。面积约300平方米。1958年发现。

  器型有碗、罐、器盖等,以碗为多。施青釉,饰有斜直线、草叶、草花、弦、篦纹。破坏严重。

  顶东窑址

  顶东宋代窑址,在东溪下游分派康美溪北岸、南安市康美镇梅星(原名五星)村顶东自然村西南约150米处的山坡上,面积约800平方米。1953年发现。

  有暴露龙窑形土堆,地表散布大量青瓷片和匣钵、垫饼,以烧青瓷为主,也有青白瓷。器型以碗为主,敞口和剑口均有,饰弦、篦、斜直线、桃形、草叶、莲花纹。保存较好。

  后垄山窑址

  后垄山宋代窑址,在西溪支流兰溪中游北岸,南安市东田乡东田村后垄山南面山坡。共3窑,面积约12000平方米,堆积层1至3.5米左右。1977年发现。

  以烧青瓷为主,也有青白瓷,器型有碗、炉、洗、碟、器盖、钵等,碗类居多,质坚硬,饰莲瓣、草花、水仙花、卷叶、直线、篦、弦纹。保存较好。

  汤井窑址

  汤井宋代窑址在兰溪中游南支分派上段南岸,南安市东田乡汤井村的碗匣山、宫口埔、碗蒋鹄等四处,面积4000平方米,堆积层0.52米左右。1977年发现

  以烧青瓷为主,也有白瓷,器型有碗、炉、杯、洗、瓶、壶、罐和器盖等。饰莲瓣、草叶、卷草、弦、篦纹和变形莲瓣纹。宫口埔、碗蒋鹄一窑两处破坏较严重,其它两处保存尚好。

  南坑窑址

  南坑窑遗址(宋至明),位于兰溪中游北支分派中段南岸、南安市东田镇南坑村一带,于1977年发现,大多为宋、元窑址,少数延续至明,窑址保存较好19913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国务院核定并公布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南坑窑址”合并归入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屈斗宫德化窑”项目。

  南坑四周群山起伏,南坑宋元时期的窑址共33处,占南安古窑址一半以上,分布在南坑村仔岭、长埔、大坝、牛路沟、顶南埔、大宫后、仑坪圹、大场仑、土垄后等地山山岭岭之间。在古窑址的山坡上,遗有大量陶瓷片,堆积范围连绵数里,面积约20万平方米,堆积层厚达15米,是目前闽南地区发现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古窑群。

  南坑窑址依山而建,出产青瓷、白瓷、青白瓷,且以青瓷和青白瓷为最多。器型有有碗、碟、盏、洗、壶、瓶、杯、罐、盆、炉、器盖和动物玩具等。胎骨里呈灰色、白色、灰白色,质地坚硬细腻,釉色晶莹润泽,釉层均匀浑厚。装饰技法有莲瓣、菊瓣、草叶、缠枝、斜直线、篾纹和弦纹等,风格活泼奔放,线条刚劲流畅。釉色繁多是南坑窑的一大特点,除大量烧造篦点划花青瓷(日本称为“珠光瓷”)外,还仿烧龙泉、官窑等多种釉色青瓷。工艺水平已经非常成熟,采用龙窑式窑炉烧造,大量采用匣钵正烧法,另有匣体复叠法,叠烧法支圈复烧等方法。 

  南坑加冬井大宫后宋代古窑址2003年省考古队发掘整理共发掘了3段,长度约30多米,窑尾虽被破坏,窑头却保存相当完好。该窑址主要烧青白瓷,产品以盒为主,其它也有碗、盘、炉等。该窑址出土的盒类实物尤其精致,据称与“南海一号”沉船中打捞出来的盒子几乎一模一样。

  南坑坪圹古窑址,2003年省考古队发掘整理窑炉遗迹保存较好,下层烧青白瓷,上层烧青瓷(又称珠光青瓷)。印证了青白瓷比珠光青瓷出现得更早,解决了考古界长期争议的“哪一个出现得更早”的问题。

  近年,在澎湖出土大量陶瓷,有许多篾点划花青瓷,与南安南坑窑出产的产品有关。在日本、菲律宾等东南亚各地,常有出土或出水泉州宋、元陶瓷产品,而其中多数是南坑划纹青瓷和瓜形盖罐等。 

  正当南安南坑窑群进入鼎盛时期,元末一场战争阻碍了陶瓷生产力的发展,加上特大的地震,黑蜂成灾,把这一带的古窑址推向灭绝,明、清时,这里只剩下3个窑址。

  高山窑址

   高山宋代窑址,在南安市东田乡南坑村南坑窑北约3公里处,南安市东田乡岐山(原名高山)村,有苦长埯、宫埯埔、西崎、碗蒋坑、东洋等6处,面积约1.5万平方米,堆积层厚0.5至3米左右,为宋~清代窑址。1977年发现。列为南安县文物保护单位。

  宋、元窑址以烧碗、洗为主,施青釉、白釉,开片及未开片均有,饰弦、篦、直线、草叶纹。质坚硬细腻。明清窑址有烧青花、牙黄开片黄褐色花,以碗为主,饰山水、花卉两种,构图严谨,线条流畅,间距相称。保存基本完整。

  寮仔窑址

  寮仔宋代窑址,在兰溪中游北支分派与干流交汇处西南、南安市东田乡蓝溪村大垄内寮仔山北面山坡。面积约600平方米,堆积层厚0.5至1.5米。遗址保存较好。1977年发现,2003年省考古队发掘整理在2005年5月公布第六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时与“南坑窑遗址”合并为福建省文物保护单位

  该窑址属长条形斜坡式龙窑,前半部分(约10多米)因建有一个砖瓦场而被切断,后半部发掘出了 43.3米,窑底及遗迹保存较好,除窑尾部分利用山体基岩,其余用红砖砌成残存窑壁高约0.3—0.75米,内宽1.8—2.5米。

  产品青瓷为主,部分为青白瓷。器型有碗、盘、杯、炉、盒、盏、罐、壶、瓶、水注、灯盏、器盖等,胎质坚硬细腻,釉色莹润。多数产品有刻划纹,饰莲瓣、草叶、折枝、直线、弦、篦和变形桃纹,器型、花纹规则,连窑具都很规则。尤其是水注制作工艺比较高,出土有一种很精美的水注——凤首水注。产品远销东南亚等地,为重要的外销瓷生产地。

  白土窑址

  白土宋代窑址,在西溪中游英溪会合处北岸,南安市仑苍镇园美村白土山北坡。面积约2000平方米。1977年发现时已严重破坏。

  烧青瓷、白瓷、青白瓷,器型有碗、罐、炉、盒、洗、碗类居多,碗口多葵瓣形,洗类施白或青白釉,晶莹透明,有缠枝、草叶、篦、弦等纹饰。窑具有匣钵、圈垫、垫饼、垫托等。

  家山寨窑址

  家山寨宋代窑址,在南安市区东南12公里左右和铺溪中段北岸,官桥镇下洋村家山寨北麓,陶窑,面积约10000平方米,堆积层3米左右。1977年发现.

  器型以小口瓶和壶为多,口沿部分施黄褐色釉,因火候高,胎呈灰色。窑具有圈垫、垫托、垫饼。窑址破坏严重。

  碗盒山窑址

  碗盒山宋代窑址,在南安市区南22公里左右大盈溪中段石壁水库(水头镇)碗匣山南坡,面积约10000平方米,堆积层4米左右。1957年发现。

  青瓷片、匣钵甚多。器型有碗、瓶、炉、杯、玩具、壶、器盖等,以碗居多,施青釉,足部大多露胎。饰有莲瓣、草叶、斜直线、弦、篦纹。窑址局部受破坏。

  惠安后窑窑址

  位于惠安县螺阳乡霞光后窑村西约200米处坡地,窑址年代为北宋。1984年1月列为惠安县文物保护单位。

  1976年调查发现。窑址破坏严重。

  面积约500平方米。现存6条残窑基,堆积层厚0.2~0.5米。采集到的标本以壶为主,次为罐、钵、盏、瓮、洗、器盖、窑具等。器形较粗大厚重,轮、模并用。多施青釉。纹饰简单,大都为素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