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卫、邑”

  泉州卫
  永宁卫城
(永宁卫之设、造城、军备、抗倭与战事、镇海石、井)
  南安县
(丰州)(丰州沿革。城垣。)
  惠安县城
置县。建城。
  安溪县城

     ——建城前。
     ——明·嘉靖
四十一年建城。
     ——明·嘉靖詹彬《明令蔡常毓重建安溪县碑记》。
     ——明·隆庆二年朱安期《明令陈彩、蔡常毓新造县城记》。
     ——明·万历前、中期继修。
     ——明·万历卅一年辟复县城古吉字街并詹仰庇《记》。
     ——明·万历后期相继修治。
     ——清·顺治十三年重建并李光龙《记》。
     ——清·顺治十三年李光龙《清令韩晓重造新城碑记》。
     ——之后沿革。

  永春县城
(古桃林场城。改名永春县。筑永春县城。)
  德化县城
方位。明·嘉靖卅六年始建。明·嘉靖卅九年缩周长。增开北、南二门。阙后沿革。

泉州卫

  明·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称帝,国号“明”。二月,泉州路降于明。是年即泉州置卫指挥使司于府治西,领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隶福建都指挥使司。《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明泉州卫,府治西,洪武元年置。”(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府城》)

  职官配置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9·秩官·职员·泉州府·国朝·武职·泉州卫指挥使司》“泉州卫指挥使司:本卫及经历司、镇抚、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职员俱与福州左卫同。”

  查同书福州左卫指挥使司职官配置为:

  “指挥使一员,指挥同知二员,指挥佥事四员。以上俱旧制员数,今无定员,后仿此。

  卫有令吏二人,典吏五人。后仿此。经历司,卫之幕官也。经历、知事各一员,以上二职俱用文职充。后仿此。镇抚二员。有司吏一人,后仿此。……

  千户所正千户各一员,副千户各二员,以上俱旧制员数,今无定员,后仿此。所有司吏一人,后仿此。镇抚各一员,百户各十员。今无定员,后仿此。”

  地址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3·公署志仓厫附·泉州卫指挥使司》:

  “泉州卫指挥使司:在府治西镇雅坊之北,即宋·州治也。

  元改为泉州路总管府。

  (明)洪武元年(1368年),改为卫署。三年(1370年),指挥同知李山重建,正堂之东为架阁库,谯楼之东为钟楼。宣德十年(1435年年),指挥使王浚修。天顺三年(1459年),指挥使王振、指挥佥事赵立,复相继修建。天启六年(1626年),守沈翘楚修谯楼(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府城·泉州古城·威远楼》)。”

  卫署内有大井。·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七·地理·泉州府·晋江县》:“大井,在卫署内。相传留从效所凿,又名公井。”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大井》:“大井,在泉州卫内。相传留从效凿,又名‘留公井’。”(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留从效》)

永宁卫城

  永宁卫城位于泉州府城东南六十里、晋江县永宁里二十都(今石狮市永宁镇)近海处,东滨大海,北界祥芝依五虎山为屏障,南临深沪湾连深沪、福全,西接龙湖。永宁卫城有新、旧卫城;旧城因地形走势如鳌,又称“鳌城”。两城均为古代东南沿海海防工程的重要遗迹。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3·地理·城池·泉州府·永宁卫城》:“永宁卫城,在晋江县东南二十都,旧永宁里地也。”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永宁卫》:“永宁卫,府东南六十里。”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9·城池志·永宁城》:“永宁城,在三十都。”

  永宁卫之设

  永宁古称水澳。南宋·乾道七年(1171年)四月间,近千个毗舍耶(今菲律宾群岛)人,从水澳等处登陆,恣行凶暴,残杀乡民。知州汪大猷遣兵围击,俘敌400余人,余者被击毙。乾道八年(1172年),毗舍耶人再犯晋江沿海,始置水澳寨,官称永宁寨,取“永保安宁” 之意;驻扎水军60名,以为防御。

  清·乾隆《泉州府志·志事·纪兵》(同治补刊本):“乾道七年,岛寇舍邪掠海滨。八年,复以海舟入寇,置水澳寨控御之。”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永宁卫》:“宋·乾道八年,置水澳寨。”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9·城池志·永宁城》:“宋为水寨。”

  南宋·嘉定年间,真德秀知泉州整修,增驻水军50名,并于永宁石湖新造军房50所,额定兵员325人。

  元置巡检司于此。《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永宁卫》:“元为永宁寨。”

  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改为永宁卫。《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 附见·永宁卫》:“洪武二十年,改卫。”

  明·成化年间(1465~1487年),永宁卫知事陈用之创办卫学,礼聘兴化举人陈愈任教。永宁“文风稍进,学者德之”

  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永宁人陈有纲中武进士,殿试第三人,为石狮历史上唯一的一位“武探花”

  造城

  元末明初,沿海地区遭受以日本武士、商人、浪人组成的倭寇骚扰。至明初,明·太祖·朱元璋为肃清元朝反明的残余势力方国珍张士诚等在海上的反抗,采取一系列加强海防的措施。

  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筑山东、浙东、浙西59城。

  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命江夏侯周德兴入福建,视察福州、兴化、漳州、泉州四郡,筑城十六座。

  时,永宁已成人口密集、经济富庶的泉南重镇和著名海港。《永宁卫志》载,时“封家不下三万,官印七十二颗”

  因泉州的晋江、惠安、同安一带倭寇活动极为猖獗,周德兴在明·洪武二十年(1387)视察永宁时认为:“此福地也,于是屯扎西隅,军不疾病,民皆殷富……因奏请建城”《泉州府志·卷25·海防志》)。同时,周德兴“抽三丁之一为沿海戌兵防倭,移置卫所当要害处”,改永宁水寨为永宁卫,增设祥芝巡检司。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周德兴遣泉州卫指挥佥事童鼎率兵校相地筑城。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1地理·城池·泉州府·永宁卫城》:

  “洪武二十七年,江夏侯周德兴以卫在濒海,宜备倭寇,乃遣泉州卫指挥佥事童鼎,率兵校相地,筑城于此。周围八百七十五丈,基广一丈五尺,高二丈一尺,为窝铺凡三十有一,为门凡五:南曰金鳌,北曰玉泉,东曰海宁、曰东瀛,西曰永清,各建楼其上。城外有濠,广一丈六尺,间碍大石,深浅不同,濠水或时涸。

  永乐十五年,都指挥谷祥等巡视,增高旧城三尺,五门各增筑月城,高与城称。

  正统八年,都指挥刘亮督同本卫指挥同知钱辂,于各门复增置敌台。

  成化六年,门楼俱圮,指挥使杨晟重建。”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永宁卫》:(明·洪武 )二十七年,以卫濒海,乃筑城以备倭,周不及五里。”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9·城池志·永宁城》:

  “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江夏侯周德兴改为卫。遣指挥童鼎筑城,(永宁卫城东西长二百九十五丈,南北宽二百零七丈)周八百七十五丈,基广一丈五尺,高二丈一尺,窝铺三十有二。为门五:南曰金鳌,北曰玉泉,东曰海宁(大东门)、曰东瀛(小东门),西曰永清,各建楼其上。城外濠广一丈六尺,间碍大石,深浅不同。

  永乐十五年(1421年),都指挥谷祥增高城垣三尺,门各增筑月城。

  正统八年(1443年),都指挥刘亮、指挥同知钱辂,于各门增置敌台。

  成化六年(1470年),门楼圮,指挥使杨晟重建。

  国朝(清)·康熙(1662—1722年)间,总督觉罗满保、巡抚陈瑸修,令移驻提标右营游击于此。”

  永宁卫城墙壁内外皆以花岗岩条石纵横间砌,石块一般长1—2米,宽、高各0、4—0、5米不等。中填以沙土,上铺条石置城垛。城内筑排水渠道水关沟通城外,污水、雨水汇流入海,沟长170丈,宽6尺,深7尺,除入口一段外,上覆盖石板。城外有一条环城濠,因久经泥沙淤积,今已缩为100平方米左右的小湖泊。

  永宁形同鳌鱼卧滩,所有街道将永宁城环绕起来,又形如一个八卦,古街道的布局又如一古篆“寿”字。八卦街一开始都很繁荣,中心点是永宁街上的中开封。相传建城时,在这里放罗盘,到大东门140丈,到北门110丈,到南门140丈。当时没有到西门的路。 到西门的路是在清代建的,从中开封通往西门的路135丈,就是现在的永宁旧街,俗称“剖腹街”。城中分铺,东西计三十三,铺中分甲,东西大街直贯,南北长街纵横全城,民居鳞次栉比。

  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倭寇入侵永宁湾,当地居民奋起抗击,拆旧城西南部分城墙另建一寨,后于康熙年间又经施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施琅》)重新修建,亦形成一座小石城,俗称新城,俗称新城,但其规模比旧城小,周围仅59.9丈,墙高1丈多,仅设1门,根本起不到什么防卫作用

  城内有三山。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晋江县》:“盖辅山,缭绕永宁卫治之后;仙人山,其山巨石盘绕,上有仙人迹;象山,形如伏象。(俱在府城东南永宁里二十都永宁卫城内)”永宁卫城建于地势陡峻的山坡上,城内有娘妈山、象山、莺山等三山。卫城居高临下,北依五虎山作屏障,俯瞰永宁港海面。当时筑城时,不采五虎山之石,舍近求远而取蚶江、祥芝沿海之石,就是为保留完整的五虎屏障。

  永宁卫城内有大东门的临水宫、小东门的玄坛宫、西门的宴公宫、南门的天妃(妈祖)宫、北门的玄天上帝(真武)庙等五大寺庙。城外有石将军、耶苏基督教堂、日本真宗教会及其他普通寺庙二三十处。

  卫城西明·永乐(14031424)间还建有迎恩亭,后废。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晋江县·迎恩亭》:“迎恩亭,在永宁卫城西。永乐间指挥沈谨建。”

  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春,清政府采纳黄梧“平海五策”,颁布迁界令,俗称“辛丑播迁”(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海丝之路·没落篇·清·辛丑播迁》),强迫沿海居民内迁三十里,片板不得下海,违者处死,永宁卫城被拆去筑杆头寨,卫城化为“丘墟荆棘”。至光绪年间,从北门至大东门、小东门一段城墙尚保存完整,南门、西门仅存墙基。

  1956年后,又几次被拆,城石用去盖基督教堂和建水利工程,吊桥的桥板、桥基大部分成为群众盖房的石料。到70年代,连城基也荡然无存,只残留一些土墙依稀可见。

  军备

  永宁卫城设有指挥使司、架阁库、经历司、镇武所、监房、教场、演武亭等官厅衙署及军事设施。

  永宁卫城地位与泉州府城相等。永宁地形突出海表,成半圆形半岛,在全省五个卫城中,永宁卫城位居首位。

  永宁卫指挥使司所领千户所说法不一。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9·秩官·职员·泉州府·国朝·武职·永宁卫指挥使司》“永宁卫指挥使司:本卫及经历司、镇抚、左、右、中、前、后、福全、高浦、嘉禾(今厦门)、崇武、金门十千户所职员俱与福州左卫同。”

  《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附见·永宁卫》:“领守御千户所五。”这五所守御千户所是:守御福全千户所、守御中左(今厦门)千户所、守御金门千户所、守御高浦(今属同安)千户所、守御崇武千户所。

  《晋江县志·卷17·兵制志》亦载,永宁卫下御福全、崇武、中左、金门、高浦五个千户所,并设有祥芝、深沪、围头三个巡检司。

  其职官配置,《八闽通志·永宁卫指挥使司》“俱与福州左卫同”,即:

  “指挥使一员,指挥同知二员,指挥佥事四员。以上俱旧制员数,今无定员,后仿此。

  卫有令吏二人,典吏五人。后仿此。经历司,卫之幕官也。经历、知事各一员,以上二职俱用文职充。后仿此。镇抚二员。有司吏一人,后仿此……

  千户所正千户各一员,副千户各二员,以上俱旧制员数,今无定员,后仿此。所有司吏一人,后仿此。镇抚各一员,百户各十员。今无定员,后仿此。”

  永宁卫以永宁为中心,北连祥芝、崇武、峰尾,南接深沪、围头、高浦(同安)、厦门,互为犄角,遥相呼应,组成100多里的海上长城防御体系。

  永宁卫所是福建兵员配备最多的卫所,原辖兵员6935名,是福州卫所的五倍。后遭倭乱,“逃亡事故渐次裁减”。至明·万历间(1573—1620年),仅存2177名,建有营房561间。

  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水师金门镇标左营拨出战船1只、士兵35名,以驻守深沪、乌浔、永宁、东店。

  乾隆七年(1742年),福建陆路提督军门分游击1员、把总1员驻永宁,又调兵276名驻永宁,管辖梅林、沙堤、厝上、东店、竿头、邓厝、仑后、青石、灵水、前埔等汛。

  抗倭与战事

  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倭寇一度猖獗,在闽浙一带活动,其中一股在晋江永宁、安海劫掠。永宁卫城指挥使杜钦爵奋勇当先,率领军民严密防守,倭不得入而退。

  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四月,倭寇400余人从长坑头登岸,劫掠龟湖。五月,倭寇复进犯永宁卫城,被击退。此后三四年中,倭寇虽在晋江、英林、双溪口、石菌一带四处劫掠,终不敢冒然犯境永宁。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

  二月,倭寇犯永宁卫城,永宁卫城指挥佥事王国瑞骄兵自恃,溺于酒色,疏予防范,失守城陷,倭寇大掠数日而去。

  三月,倭寇复来攻城。城再陷,生灵涂炭,尸横遍野,军民为其杀伤几尽。为避倭乱,永宁居民纷纷外迁。其中,迁入石狮街的有姓、姓、姓、姓、姓等。

  三月八日,港边人佘见海,任千夫长,率兵复城,不克阵亡。倭寇来犯之时,又有梅林人黄澄黄克缵之父,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克缵》)“集里中少年,划港以守。及见贼势猖獗,乃阴令长年三老舣舟以俟。及败,乡人被驱入海,赖以全活者五十余人”

  倭寇陷城后,四处劫掠妇女。永宁人民奋起反抗,南澳总兵欧阳寨之妻“统婢出救,与其姑及夫弟俱陷贼”“持刀黥面,骂贼不已,贼怒,焚之火中”氏子妻氏,“年二十寡,倭乱,城将陷,督家丁拒之,躬为炊。”

  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倭寇100余人乘船突袭永宁,被家军截杀无遗。

  明·隆庆二年(1568年),永宁卫镇抚王世实随都督俞大猷往广东剿倭,在龙眼沙海战役中,身先士卒,壮烈牺牲,谥“忠勇”,立“昭忠祠”于永宁祀之,墓葬于永宁北门外北山。(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世实俞大猷》)

  清·顺治四年(1647年) 四月,郑成功部将林顺于永宁一带招兵,清将韩代闻报,突袭永宁,乡民死难者达2400余人。尚有生逃于水关沟者,恰逢暴雨,水涨入沟,淹死者甚众,“自是城郭空虚”史称“陷城洗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成功》)

  镇海石

  位于永宁镇朝阳山上。

  石呈扁圆形,高6米,基底每边宽3.3米,底部略呈椭圆状,贴叠在另一块大石上,形如金瓜摆在玉盘上。虽与底石接触面积小,却巍然耸立,风雨不动,背海仰坐,宛若宝珠悬望。

  石的背山面海,临海一面竖向雕刻“镇海石”三字大楷书,笔力遒劲,气度宏浑,相传为明·抗倭名将俞大猷镇守永宁时所写,后人即以此名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俞大猷》)

  井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之七·地理·泉州府·晋江县》:“卫井,在永宁卫仪门内之左。其泉清冽,酿酒、煮茗尤佳。龙坡井,在永宁卫育贤坊,其泉甘冽,冬夏汲之不涸。”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8·水利志》:“龙坡井,在永宁卫育英坊内,其泉甘冽,冬夏汲之不竭。卫井,在永宁卫,其泉甘冽,酿酒煮茗皆佳。”

南安县(丰州)

  南安县治自古以来在丰州(今南安市丰州镇),位于今泉州城区西北5公里、晋江中游的北岸。直至193612月,南安县治才迁到南安溪美今处。

  丰州沿革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南安县》“南安县,府西十五里。东北至兴化府仙游县百七十里,西北至永春县百里。汉冶县地。三国·吴置东安县,属建安郡。晋改曰晋安,属晋安郡。宋、齐因之。梁置南安郡为治。隋废郡,改县曰南安,初属泉州,后属建安郡。唐初置丰州于此。贞观初州废。圣历二年为武荣州治,寻改泉州。开元713741年)中,州治晋江,县属焉。后因之。县无城,嘉靖中,备倭患,因湫石为城,复浚濠焉。今城周四里有奇,编户四十八里。”

  据上引《读史方舆纪要》及其他史料可知:

  早在原始社会,晋江中游北岸、今丰州一带就成为集落,原始人以渔猎为生。汉属冶县地。

  三国始,今丰州址即建立行政中心,到唐朝的近500年中延续存在,然名称却有6次变动:①三国·吴·永安三年(260年)置东安县,属建安郡。时即在丰州建置一个小城,作为东安县县治。晋改东安县为晋安县,属晋安郡。梁在丰州置南安郡。隋废郡,改南安郡为南安县,初属泉州(州治在今福州),后属建安郡。唐初置丰州于今址,丰州地名自此始;贞观(627—649年)初废。⑥圣历二年(699年)置武荣州,以丰州为州治。这一期间,无论名称如何改动,以今丰州址为行政中心的官府所管辖的区域,一直都包括木兰溪、晋江、龙溪三个流域,是闽南的中心。

  一直到唐·久视元年(700年),由于海外交通发展,而丰州属内陆港口,地面狭窄,交通不便,武荣州治即向东南南移5公里今泉州城区,建置新城,辖南安、莆田、龙溪、清源(今仙游县)四县,景云二年(711年)武荣州改称泉州。此后,泉州成为新的政治经济中心,丰州逐渐失去其重要性,沦为一般的南安县城,一直延续到193612月把县治迁往南安溪美止。

  城垣

  早在唐朝以前,丰州应建有小城,后废。1950年还发现有唐朝子城砖,但具体无考。

  宋代,在南安县治周边建有明远楼、应魁亭、绿野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南安县》:“明远楼,在县治之左。宋·郑丙有《新建楼记》。”“应魁亭,在县治前武荣坊之南;宋·大观二年(1108年)主簿朱廷杨建。”“绿野亭,在县治前半里许。取古诗‘春回绿野家家酒,风软甘棠处处花’之意以名;宋·大观二年(1108年)主簿朱廷杨建。”

  明·嘉靖卅八年(1559年),南安知县夏汝砺始垒石筑南安县城,即丰州城。上引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南安县》曰:“县无城,嘉靖中,备倭患,因湫石为城,复浚濠焉。今城周四里有奇,编户四十八里。”时城垣周长774丈,高2.16丈,设门四,各有门楼、名号,并引万石陂水环城为濠。

  明·万历廿五年(1597年),南安知县袁宗友把城墙增高4尺,四隅还添设角楼4座。后因地震、洪水,屡圮屡修。1956年在丰州村东门发现有阴刻“月城”字样的城砖,应为当时增高城墙的遗物。

  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春,南安知县祖泽茂于原基重建城墙如旧,改东、西、南、北四个门楼名为富春(东门富春地名至今犹存)、丰乐、武荣、长寿。城周3196米,高3米,敌楼6座,铳台176个,堞1022垛,城墙外设有护城河。

  其后,屡因洪水崩圮,康熙三年(1664年)、康熙八年(1669年)、乾隆十一年(1746年)均有重修。

  日寇侵华期间,19395~9月间,日寇派飞机14架次分两次入侵丰州古城上空,狂轰滥炸。后国民党政府以防日寇再次轰炸丰州为由,下令把丰州古城墙全部拆毁,并于193612月把县治迁往南安溪美。

  现未见城基,只存少部分护城河。

惠安县城

  惠安县,位于泉州东北五十里,与仙游毗邻。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惠安县》:“府东北五十里。西北至兴化府仙游县百余里。”

  置县

  惠安原为晋江县地,北宋·太平兴国六年(981年)析置。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惠安县》:“唐·晋江县地。宋·太平兴国六年析置惠安县,属泉州。元因之。”

  宋代,县治之左建有鸣皋堂。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惠安县·鸣皋堂》:“鸣皋堂,在县治之左。宋·龙溪侯来知是县,惟一鹤随行。莅止斯堂,与士友商较古今,鹤侍其旁,时或一鸣,声彻云霄,因名。”

  县治右有石盘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惠安县·石盘亭》:“石盘亭,在县治右。旧用堪舆家之说建石亭于此,以关县治水口。成化(1465—1487年)间知县张桓重建。”

  建城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惠安县》:“明·嘉靖间,因倭寇始筑城浚濠。是后屡经葺治。今城周五里有奇,编户三十五里。”

  明·嘉靖卅一年(1552年),总督王忬以倭寇攻浙,议置城。惠安知县俞文进始建惠安县城。当年十一月动工,次年十月竣工。周长9865、高19尺,基宽12尺,上宽1,内外皆砌石。开启明、永安、通惠、朝天四城门和上、下二水关;濠广3丈。

  嘉靖卅七年(1558年)倭寇陷福清县后直逼惠安,知县林咸率士民坚守,城得以全。此后又增设敌楼和炮台以加强防御。

  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重修

  清·顺治、康熙、乾隆年间多次加固。

安溪县城

  安溪县城址设于凤城,位于泉州西百五里,与永春、漳州漳平毗邻。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安溪县》:“府西百五里。西南至漳州府二百三十里,西北至漳州府漳平县二百四十里,东北至永春县百里。”

  建城前

  安溪原为南安县地,唐·咸通五年(864年)置小溪场,五代·周·显德二年(955年)南唐置清溪县,北宋·宣和三年(1121年)改名安溪县。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2·山川形势2·奠方·县》:

  “县,在蓝溪之阴,凤山之阳,于唐为小溪场。至詹敦仁为场长,请县之,名曰清溪敦仁有《新建县记》,别见。宋·宣和三年,盗起睦州清溪洞,恶其名,改曰安溪,取溪水安流之义。(详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沿革》)

  嘉定(1208—1224年)中,令陈宓辟东、南二街。(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宓》)

  宝庆(1225—1227年)初,令颜振仲辟西街而三焉(指构成有东、西、南三条街),顾土堑垒石为隘门而已。”(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颜振仲》)

  明·嘉靖四十一年建城

  安溪县旧无城。·嘉靖卅九年庚申(1560年)七月,倭寇由仙游经永春窜扰安溪,县不能守,县民惨遭劫掠;嘉靖四十一年壬戌(1562年)始议筑城,五月开工,至嘉靖四十五年丙寅(1566年)十二月全面完工。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安溪县》:“旧无城。嘉靖三十九年倭自仙游、永春突犯,四十一年始议筑城,四十四年城始完固。”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2·山川形势2·奠方·县》:“明·嘉靖三十九年,倭寇突至,县不能守。四十一年,始议筑城。相址者德化张大纲(德化知县,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张大纲》),成城者先后令陈彩彬庵蔡常毓(字需成,号前峰,江西参议、晋江朱安期为记。”

  竣工时,詹彬(安溪人,嘉靖进士,户部主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彬》)写下《喜登新城有赋》“溪山表里称雄居,此日登临更豁如。雉堞崚嶒浮翠巘,楼台缥渺逼苍虚。黄龙旧喷千湾水,丹凤新銜万里书。丧乱久经今贴席,何人意气不安舒?”

  明·嘉靖詹彬《明令蔡常毓重建安溪县碑记》

  安溪知县蔡常毓在接前任陈彩继续修完安溪县城之外,还于嘉靖四十四年(1566年)十二月同时重建安溪县衙,嘉靖四十五年丙寅(1566年)五月先期县城竣工。邑人詹彬(户部主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彬》)为作《明令蔡常毓重建安溪县碑记》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0·风俗人物之七·征文·记》收录。曰:

  “君子之简命于上,以其民与事寄之而已。将欲民之安与,则必省工作,薄科敛,日取民情之所以欲逸、欲富、欲寿者,日兢兢焉而后可使之安;将欲事之集与,则必备饩廪,程工力,日取事体之孰利、孰害、孰缓、孰急者,日兢兢焉而后可使之集。是民之与事本不相离,而欲安民与集事亦两不相能也。矧乃兵燹荐臻,输将益棘,民之生日促,事之来蝟兴。求以安民,而事之丛有不容已者;求以成事,而民之窘有甚可哀者。欲得两利而兼济焉,诚难矣!以余观于邑侯蔡前峰蔡常毓有厚感焉。

  邑自后周·显德中,余始祖敦仁公开先县治(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敦仁》),循是迄今,城池未设,非特财力称诎,抑亦以溪山为固,无事于设险也。迩因倭贼煽祸,奸人胁从,邑治被其灾者三焉,官廨民舍,荡无一存。前令彬庵 陈彩至,始度地筑堵城之,郛廓仅完,而侯以忧去,内之虚者犹故也。

  今前峰 侯继至,经营造置,聚财鸠工,县堂公宇,楼橹神祠,以次修举,建学之议,亦日以就绪。民不告病,事因以理。邑老稚观者,啧啧称叹复见太平之盛。拟之侯,其难易较然也。

  盖侯之时,民虽疲而适兴事之始,事虽侈而适劳民之初,其财其力,犹可以愤起者。今之时,视之昔为何如也?方张之水,崩崖流石,及其杀也,力不能漂一羽,其势则然。是侯所遭不为异与?使前乎令者得二侯之用心焉,则顺时成功,民恃为安。纵有寇患,当不至是烈也。使继侯非如侯之贤能焉,则惮劳避谤,贻患后人,将日圯月颓,其所费当百倍于今,又未可知也。天下之事,谋始者固难,而成终者尤难。往往能善其始矣,而率以不善继者败之何限也。推此,则侯之功孰巨孰细,必有能辨之者。侯亦何修而得此哉?

  尝读《诗》,卫遭难,文公徙居楚丘,营治宫室,终之致民富庶。诗人诵之曰:‘匪直也人,秉心塞渊。’夫虚浮则无实,浅率则易穷,人能操心诚实而渊深,则何所为而不成?侯悃愊无华,行从其言,所以致此者,有其本矣。又孙子田忌曰:‘取君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是我二胜而一负,彼二负而一胜。’夫马不加多也,一品拟之,而坐得胜算者,诚调度之有方耳。施之治财干事,亦犹是也。观之心以得其本,观之度以得其才,事更有大于此者,尚望我侯为之,况于一邑哉?

  邑博石轩 世清性所 学颜、乡先辈南崖 蔡志学警庵 吴焜率庠生彭昊吴主恕等诣余求文为记。余宜以不文辞也,顾侯之功,犁然有当余心,且席帡幪,又安敢以辞为哉!

  是举也,耆民王淋彭恕等呈请,侯遂以状白于抚院公、巡院公、分守公、守巡公,郡守公,佥报可。其年冬十二月始事,越明年丙寅(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夏五月告成功。

  公堂匾曰忠爱”,堂后耳房曰架阁库,后穿亭扁曰公廉。又后堂扁曰退思,堂之东曰赞政厅,西曰土地祠;甬道中曰戒石亭,两旁各五间,为房科书办卷宗。前为仪门,门外东西二亭,曰申明旌善。外为谯楼,楼之东曰南北预备仓。堂之东畔数步许,为典史衙。规制如旧,而宏壮伟丽,视昔焕然百倍矣。计费金五百有奇,咸出于侯之赎金俸资。士民感侯之义,各致助有差,故成功迅速如此也。

  董其役,典史杨明、乡官晴溪 詹洧(余叔)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洧》),若把总官黄大任、阴阳官吴主信、耆民陈恩吴主谦分督其役,皆有功于县治,例得兼书,庶来者尚有劝也。

  侯讳常毓,字需成,领已酉科(嘉靖廿八年,1549年)乡荐,历今官,广东东莞人,前峰其别号也。

  是为记。”

  明·隆庆二年朱安期《明令陈彩蔡常毓新造县城记》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0·风俗人物之七·征文·记》晋江人、参议朱安期《明令陈彩蔡常毓新造县城记》曰:

  “安溪,泉岩邑也,与永春、德化两县俱居山谷中,壤地相接,素患寇攘,筑城设险宜亟久矣。明兴二百年来,辄议辄寝,甚至垂成而罢。

  坊,居里之一,余十六里皆崇冈牙错,垅坂缘亘,贼睨以为巢。若远而感化,迩而长泰,诸数里之民屡受其荼毒;警报至,则弃邑而避,莫为拯援,势使然也。嘉靖间,剧发搜治,粗赖为安。乃当路者谆谆一劳暂费之论,终莫能使上下相孚,以举斯役,则以坊居之民与数里之民,量较利害,彼此相持,忌骚动,惮糜费。为之长者亦每阻于厉谤,落落难合,莫毅然任其责。而又率三四年一迁,或有故以去,孰能操意悉力,措无穷之惠,就难成之功哉?

  迨庚申嘉靖卅九年,1560年)七月,倭奴倡乱,由仙游出永春,突至安溪,公私残毁,民始震悔,帖然相率请于当道,奋议城役;当道可之,使德化大尹大纲度基定址,自西南及东畔一带,依溪险阻,可以为基,议定而邑侯至。时邑治残破,井里萧条,侯不阻其难,程土物,分财用,称畚锸,平板干,命日量工,不愆于素。逾年而城以内工役就绪矣,乃以忧去。

  邑人方皇皇焉惧斯役之罔终也,于是蔡常毓继至。当城工未毕之际,物力匮竭之日,民之几懈而谤怨将腾;侯乃一意抚绥,说以先民,民益趋事忘劳,思以体上官之意,而民可绩。侯亦得以悉心经画,随宜调度。患外城多圯,则砌以石;患土心易坏,则坚以葺。四门虽完,而门楼未建,串楼未覆,则无壮形势而垂久远;水门未开,泊岸未治,则无便民用而防水患。凡百偕作,自迩及远,自内及外,无不坚致完密,用以垂帡幪之庇于邑人,而建不拔之基于治所者,综有条理,而其功不磨也。

  城功既完,而邑治未建,堂奥弗尊,出令无所。侯用忧惕,乃复展转区画,庶民趋之,不日成之;而堂阶宅奥,咸焕然一新。侯之功益又大矣!

  于是邑士大夫、耆庶等思以永侯之功,相与建碑以示勿忘。邑学博世清学颜以职在庠序,乐观厥成,生员吴主恕承命谒余,以记请。

  余惟天下之势,不极不反,天下之事,不激不成;人情不大更变,不通不久。于今日安溪城成,大有慨焉。昔以承平极治之世,垂二百年议之而不足,今以凋瘁残伤之后,不三四年成之而有余。人情岂甚相远哉?否泰相仍,盛衰倚伏之机,大抵然也。天有是时,则人有是事,使非侯兴之于始,则无肇斯役之功;非蔡侯得民感孚之深,经略匡济之裕,则何以竣二大役,不费公帑,不动声色,如此成功之速哉?是皆可书也。

  是役也,邑人詹彬咨询协谋,预营其始;典史杨明课督诸务;阴阳训术陈可宗专司会计;分董其役,则耆民陈宇吴主谦等。城成而以报于巡抚军门公、巡按察院公。分巡兴泉道公亲临阅视,饬戎练兵,郡守,二守一中,咸嘉乐成而纪庆绩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彬万庆丁一中》)

  工起于壬戌(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五月,讫于丙寅(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腊月。周围约六百六十余丈有奇(2178米),城垣连女墙垛子高二丈一尺(6.93米),阔一丈八尺;门四,水门(水关)二,东曰‘朝宗’,西曰‘阜成’,南曰‘迎薰’,北曰‘拱极’。费出通县丁米融派并税亩等项,计七千四百两有奇;串楼则官给银,每丈六钱,照里班分定界址起盖。

  戊辰(隆庆二年,1568年),余为之记。乃今侯始至,新饬邑治兴学纪事阅城碑并刻,厥绩懋焉。

  侯讳仲章,直隶旌德人。侯讳,江西庐陵人。侯讳常毓,广东东莞人。”

  明·万历前、中期继修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2·山川形势2·奠方·县》:

  “万历五年(1577年),令俞仲章复以泊岸土薄善崩,更用石砌筑以护城,长凡十三丈。

  二十三年(1595年,四月)复崩(县城东隅泊岸崩),水且啮城,令章廷训复增筑(增筑泊岸,至次年五月完工),长三十三丈,高一丈五尺许,教谕滕养志为记。

  二十九年(1601年),令廖同春辟子城于南门,额曰迎秀。”

  明·万历卅一年辟复县城古吉字街并詹仰庇《记》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2·山川形势2·奠方·县》:(万历)三十一年,令高金体开古吉字街,塞旧门,辟新门,稍东之,额曰任兴,刑部侍郎、邑人詹仰庇记。”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0·风俗人物之七·征文·记》收录詹仰庇(邑人,刑部侍郎)”《明令高金体辟古吉字街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詹仰庇》)曰:

  “邑治阳居正南,阴则北街环之,旧有东西两道,相配如翼,纵横方正,形如‘吉’字。街后西畔一路,没入民居,堙为蔬圃。按《旧志》:‘豪势家不便居宅,遂致东开西塞。’阴阳不和,脉络不通,譬之天道有春生无秋收,譬之人身有左肱无右股。邑荐绅士民,由来病之,后先拘挛,难于发端。

  临安金体来莅邑,询谣俗利病兴革所宜,邑父老子弟以其事闻。

  侯曰:‘有往制,固不可莫之复也。抑古称‘惠迪吉’,夫遵职循理,恺悌廉平,以庇覆尔闾阎畎亩,其吉在令;恪志奉公,孝弟敦睦,率若化诲,其吉在尔民。讵直阴阳之说是究是图哉?’遂命辟之。旬日之间,康庄如旧,东西相偶,什伍胪列,庶民往来,啧啧称便。

  父老子弟谓予记之。

  予谓原陉、都鄙、市廛,经环野涂九七五轨之数,载在《周官》,靡不详备。孔子美蒲沟洫墙屋,襄公占陈道无表树,政有纪纲,无巨细也。侯采群议,顺舆情,扫数十年窃据之地,以为坦坦,周复自此,而饬之馆宇,时其启闭,所关岂小小哉?侯为政,无伸豪右,无抑闾左,无曲法出,无奇法入,平谳而亭,平礼而施,戛戛乎挈矩父母也;宜有斯举,以便蒸黎。

  或曰:‘街以‘吉’名,‘吉’从士从口。四民先士,士吐词摛藻,手口相应,左右逢源,彼美西方,久塞忽开,有右文之象焉。作人兴学,动与吉会,此又天人之符,教成之征也。’敢并记之。”

  明·万历后期相继修治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2·山川形势2·奠方·县》:(万历)四十七年,洪水为灾,城垣圯坏,令周之冕贺详王用予相继修治,增砌泊岸。”

  清·顺治十三年重建并李光龙《记》

  清·顺治十二年乙未(1655年),安溪县城被海兵所陷,城坏;顺治十三年丙申(1656年)一月初五日,安溪知县韩晓动工重建城垣,历时50天完工,较旧城更为壮观。顺治十四年丁酉(1657年)并盖串楼,增筑城东一带泊岸。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2·山川形势2·奠方·县》:

  “迨我皇清·顺治十二年乙未岁四月十一日,邑被海兵所陷,城复于隍。

  越丙申孟春,令韩晓集教谕张晃、署典史李彩暨诸绅衿士民商议依旧筑造,度其基,周围六百六十余丈有奇,垣连雉堞,高二丈一尺,阔一丈八尺。门四,水门二,较旧加壮。榜其四门,东曰定涛,西曰安泰,南曰澄清,北曰拱秀

  董其事者,邑人太史李光龙也;佐理者,坊里人、别驾张韵、训导吴洪俊、举人石金和、典史翁长祉也;分督者,庠衿林一火廷(“火廷”合一字)王曾李日熏李光埙,乡耆黄咸许增勋陈振雷潘景录吴逞卿,坊长吴宗隆、乡壮吴庚、训术陈启镰也。

  自兴工告竣,计五十日,详在李光龙碑记中,录于后。

  丁酉年,并盖串楼,而墉愈固。城东一带,泊岸久被水荡,复增筑,临流石砌稍宽,士民镌其石曰公堤。”

  清·顺治十三年李光龙《清令韩晓重造新城碑记》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10·风俗人物之七·征文·记》收录李光龙(邑人,翰林检讨)”(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李光龙》)《清令韩晓重造新城碑记》,曰:

  “邑离郡(泉州)计程可九十里,直郡西北隅,编里一十有八。其山水从四百里外蟠簇飞峙,萃于凤山、龙津,故邑以溪名,犹郡以泉名,首县(晋江)以江名,匪永(永春)、德(德化)所同也。《泉郡志》称:‘安溪感化里,号小泉州。’盖以是溪居海上流,人物货财,水陆辐辏,盐铁大利,直通上四郡,不独邻郡连邑也。城在斗口,去常乐、感德、崇善三里约二百里而遥,去长泰只约十余里而近,与南安连界。以故郡之征发期会,朝下夕至;县之追呼于山,再程始达。其民又多恃远而顽,殊少急公。治平且然,一遭荒乱,县之疲于奔命,可胜道哉?

  考城始于嘉靖丙寅(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易三县官,经营五载而始就。其初屡中倭故,非极乱不图治,欲议战先议守,以今揆古,天时人事,大抵然矣。闽中山海交煽,十载未靖,而海国为甚。泉属邑六城,同时摧堕,民鸟兽散。其情形则非攻非守,无战无知,痛心骇目,真古今未有之祸。即取二十一史中,稽其荒乱,以古覆今,能不重为叹恨?

  犹幸我朝盛治,威灵震叠,王师一怒,余魂釜游。凡受封疆寄者,仰承王猷,冀宽九重南顾忧,有不恨寇如仇,爱民如子,竭生平之蓄积,以赴功能之会者乎?恨深则骨勇,爱极则心慈,既勇而慈,乃设险守国,势又不得不用吾民也。用其力,则触目尽骨髓干矣;用其财,则三年酷派仅余荒亩矣。向鸟兽散者,颠踣川谷,招呼不前,市如墟矣。当事即仁勇,使无一腔精诚,溢于格调之外,兼运以智计,伸之缩之,纵之操之,则能猝办应骤,五十日而成城,极倥偬焦劳之会,而有从容暇豫之风,士无讥,民无怨哉?六邑是役,皆干城之选,而吾韩晓,则邑父老子弟所睹记彰彰者矣。

  考摧城之变,在乙未(顺治十二年,1655年)初夏。时王师前锋政入关,贼慑而遁,然尚沿海岸也。逮秋日,而中军入泉,泉、漳诸邑城,同时报复,王即首谕大选士为域民而抚之,于是海内之奇杰响赴,遴其最,畀为岩邑令。

  侯(指韩晓,下同)首得吾邑,单车抵署,谒庙斋神,尚迟偏师一扫也。非凭城无以固志,乃大集一邑绅士衿耆,使各献议,佥询协同,酌以特裁,恭详于部、抚、按、道、镇、府、馆诸大人,罔不谐嘉,报命于大将军世子,敬以丙申(顺治十三年,1656年)正月朔有五日,刑牲启土礼。委僚属合督之,绅士副督之,吏史耆老分六门,限丈尺,众督之。

  其用财节取诸众现当之九甲,而十甲纾其劳也。其用民夫,自坊及里,由近暨远,迭为番休,什伍而均节之也。

  其审形势,则以三方临河,湾环如带,独北拥山麓,贼从所窥伺,力新则功坚固始基之也。

  其用备筑诸器物,使田家及匠作新旧半之,俾役丁自携,完日偿之,不滥派溢额重苦民也。

  其用收贮给散,不专寄耳目,令督员互相勾稽,侯时自摘发之,虽有巧,难作蠹也。

  其自用精神,朝夕畚插间,终始无怠容,则我绅士愧之;劝勉慰其懈者,而间以意外之惠奖赏其勤者,则匠丁怀之。或谓远里追呼不前,恐误期会,奈何?愀然曰:‘凋残未苏,忍恣驱之?与其重虐,宁可获罪。’斯其精诚恻怛沁人脏腑间若此。

  民初以虑始为难,疑未即赴,赴亦惜力。既而鼓舞邪许,一洗悍习,自相伍者十之,贫富不较,劳逸不分,至婢仆子女亦群趋将事,往来使君车下。侯笑而过之,禁令毋叱喝之也。最异者,日役工千有四百,计五十日,不啻数万。转石运砖雉堞辘轳间,保无错趾折肱之患。夫民构一巨室,时日匪祥,或以病告,不则跌矣;况兹大役,而卒保康吉,绝无不虞,神若或阴相之矣。识者谓侯深时利之学,精人和之道,得道者多助,复城一事,聊见其端。

  城竣,而侯蒿目山中,又起而用兵矣。以二月望有五日报成于王,周围约六百六十余丈有奇,垣连女墙,垛子高二丈一尺,阔一丈八尺。门四,水门二,较旧加高壮。匾南曰‘澄清,北曰‘拱秀,东曰‘定涛,西曰‘安泰。门四,水门二,较旧加高壮。登高而望之,真如凤舞龙翔矣。

  于是二学师率庠友及与有城劳者,咸乐厥成,谓侯是役,宇我,屋我,招徕而固护我,我等可无余力再竭,彰大功以垂永久?佥谓余光龙:‘若日久从侯乘城,详睹侯之精诚感孚,人天交佑,非但勤慎廉敏而已,当颂扬毋后。’

  余以不文辞者再,以草野衰废辞者三,众固强之,惟侯亦不以拙朴乏伟观嫌也。敬与绅士合词而缕述之,以勒于石,树之道左。其费计◇千◇百◇十有奇,征自十八里九甲免役之数。其与督工若官、若吏、若衿、若乡耆及乐助诸姓名列于碑阴。

  时皇清·顺治丙申(顺治十三年,1656年)季春之吉。”

  之后沿革

  清·康熙年间(1662—1722年),安溪知县曾之传重修周围城垣。

  雍正二年(1724年),安溪知县邱镇修理小东门外泊岸;雍正十年(1732年),安溪知县蒋廷重修小东门城垣楼堞。

  乾隆五年(1740),安溪知县蓝应袭修大东门城墙;乾隆十六年(1751年),安溪知县周辑敬修小东门下城垣,至十八年(1753年)又修大西门城垣,至此,安溪县城城墙基本完成。城廓东至大东门(今看守所、先声小学),西至西门(原安溪车站周围),南至南门(今文庙周围),北至北门(今防疫站南面民房),东西长约500米,南北长约750米。

  民国十四年(1925年),李敬慎修安溪至湖头公路。在码头(今中百公司仓库处)借刘厝书房做车站。第一次拆除城墙(西门下至中百公司仓库地段)供车辆出入。

  民国十九年(1930年),省防军陈佩玉带兵进驻安溪,团部设在文庙。县城原有的街道宽度只有2~3米,的专车无法通行,因而陈下令拆掉城墙,沿城垣旧基建设环城马路。拆掉城墙后,在城西建设码头,开辟码头至石狮口(今中百公司商场),新街道与复新街(今中山路)相连接。同时拓宽复新街,改两旁住宅为商店。从码头至大东街路段改称中山路。又拆除下西街关帝庙以下小巷至现皮革厂与顶巷相连接,加以拓宽,再拆文庙泮宫供汽车通行至明伦堂团部。从此安溪县城无城墙。

永春县城

  永春县在泉州西北。毗邻仙游、安溪、德化。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永春县》:“府西北百二十里。东北至兴化府仙游县百十里,西南至安溪县百里,西北至德化县五十里。”

  古桃林场城

  永春原为南安县地,唐·长庆二年(822年)析为南安县桃林场。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永春县》:“本南安县地。唐·长庆二年,析为桃林场。”

  古桃林场位于今永春县城西3里,时初创,筑有小城,城周不及2里,具体情况无考。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永春县》:“古桃林场城,在县西门外三里。今名上场,在县前溪之南。城周不及二里,民聚居其中。溪之北曰上西门,为商贾贸易之所,路通尤溪、大田、龙岩、漳平诸处,颇称殷繁焉。”

  改名永春县

  五代·唐·长兴四年(933年)闽王置桃源县,晋·天福(936—944年)初改为永春县,县治移今址,无城。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永春县》:“五代·唐·长兴四年,王闽置桃源县。晋·天福初,闽又改为永春县,仍属泉州;县无城。”

  宋代,县治周边建有魁星亭、班春亭、平远台。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宫室·泉州府·永春县》:“魁星亭,旧名‘豁然,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邑令黄瑶重建,易今名。(在县治之左)”“班春亭,宋·淳祐七年(1247年)邑令林光廷建。(在县治之左)”“平远台,在县治东。宋·绍圣四年(1097年)邑令张叡筑。”

  筑永春县城

  明·嘉靖(15221566)间,为防倭寇,始筑城。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永春县》:“嘉靖间,因倭寇筑城,周不及三里。今编户十四里。”

  具体为:

  嘉靖(15221566)初为防汀、漳寇窜扰,知县柴镳始建永辉、永丰、永熏三门,无城

  嘉靖卅九年(1560年),倭寇攻永春县,捣毁三门,破坏民房,知县万以忠失守,始议筑城。嘉靖四十年(1561年)委德化知县张大纲督之,令里班分段筑城,周长518.2丈,0.8丈,高1.9丈;设迎晖、来德、文明、拱极四城门,城南濒临桃溪,东、西、北各浚濠以护城,长如城数。

  以后,又在城门东、西两隅各增辟一门,东叫水门,西叫河通门,又顺溪筑坝以护城。

德化县城

  方位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德化县》:“府西北百八十五里。东至兴化府仙游县百三十里,北至延平府尤溪县二百四十里,东北至福洲府永福县二百五十里,西南至安溪县二百二十里。 ”

  明·嘉靖卅六年始建

  明·嘉靖卅六年(1557年),德化知县邓景武为御倭,始建城池。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5·建置志·城池》载:

  “邑旧无城。明·嘉靖三十六年,知县邓景武申请建筑。

  南临浐溪,东自龙浔山麓环山而上,北绕大洋山,西抵大旗山巅,下达于溪。周八百三十七丈,高一丈三尺。下石上砖。开二门,东为‘宾阳’,西为‘有年’。”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德化县》:“旧无城。嘉靖间筑城御倭。今城周三里,编户十三里。”

  明·嘉靖卅九年缩周长

  嘉靖卅九年庚申 (1560年),倭寇大掠安溪、永春时,继任德化知县张大纲衢翁)考虑城周过广,守卫困难,将周长由837丈缩为668丈。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5·建置志·城池》载:

  (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知县张大纲改缩西偏城垣,截大洋、大旗二山于城外,存城垣六百六十八丈,视旧制增高西北,浚濠深丈余;建北镇楼,以资远膫。东筑月城,东西二门,俱建敌楼。

  岁贡陈石记:

  ‘岁庚申(嘉靖卅九年,1560年),倭寇倡乱,剽掠永舂,将克日唾手德化,谍知有城乃遁去。时邑侯张衢翁,思(指邓景武筑城之功,因喟然叹曰:‘公当其劳,我享其逸;德化之有城,不惟邑人世世戴公,余亦阴受公赐矣!’顾制阔而艰于守,可若何乃申改而狭之。

  城之东如其旧,西则改从县后山而下,循田中趋西门,周围六百六十八丈,高则合东西城皆增之。北城及西门建敌楼,外凿濠深丈余。东门城楼,视西北高广过之,外筑月城,登其上屹然金汤。

  次年辛酉(嘉靖四十年,1561年)夏,蓬壶叛民吕尚四率胁从者三万人,环攻十有余日,势甚猖獗,而我师卒能乘胜直捣巢穴,盖以城完而守固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历史事件·泉州农民起义》)

  噫! 侯固有功于民,而侯能成侯之志,是亦有功于侯者也。嗣后屡经寇变,深山穷谷之民,扶老携幼,鱼贯而入,寇退则反。盖自有此城,而人民以安,县治以固,二侯之奇勋伟绩,岂特彪炳一时哉!语曰:‘有功德于民则祀之,二侯之谓欤!’’”

  增开北、南二门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泉州府检校署德化知县谢启光修葺。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德化知县何谦增开北门名曰“拱辰”;万历十九年(1561年),德化知县丁永祚增开南门名曰“来风”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5·建置志·城池》载:

  “(嘉靖)四十三年五月,大水坏东西城垣,署知县、泉州府检校谢启光葺之。后屡有水患,时坏时葺。

  (嘉靖)四十四年,知县何谦开北门,名曰‘拱辰’;建敌楼,设窝铺。

  万历十九年,知县丁永祚开南门,名曰‘来风’。

  侍郎庄国桢(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庄国桢》)记:

  ‘德化县,泉郡之西北鄙也。由五季创邑治,逾六百余年弗克城。城自嘉靖丁巳(嘉靖卅六年,1557年)邑侯景武始。然其时仅为东西二门。迨乙丑(嘉靖四十四年, 1565年),侯复建门于其北,而南犹阙焉。

  丁永祚始至,登陟城垣,眺瞩方隅,俯而若有思也。已而叹曰:‘《传》有之,南门者,法门也。在昔圣人南面听政,向明而治。小之郡若邑,大之天下,于以布法坊民一也。即德化壤地褊小,介在万山中,然亦天子附庸国。业已周环雉堞矣,而门仅三面,向明之方阙焉弗备,其何:其示民?且也郡于今日,人文焕发,彬彬才俊。每春秋比士,列荐书常数十计,邑去郡不二百里,而寥简特甚,即比士于乡,鲜有应者,斯其故岂尽在士?或亦德之地脉未开耳!夫龙浔山若枕,而丁溪水汇于其前若带,固胜区也。必山泽通气,而后休祥启焉,文明臻焉。今者门制有阙南,北限艮,山泽之气,毋乃犹塞而弗通欤!第令更建门于南,背接峦嶂,面瞰溪流,若引诸纡萦之水,纳之襟裾间,用疏达其湮郁,而宣融其文明,庶几有蔚然而起者。’

  侯以燕语博士先生,诸弟子闻之,皆曰:‘侯实将有大造于我,奈何爱区区之力而以烦公帑耶?’遂相率诣于侯。

  侯为躬度厥址授之,而又捐俸倡焉。经画已具,畚锸咸集。始于辛卯(万历十九年,1591年)之二月,数旬而功竣。’”

  阙后沿革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5·建置志·城池》载:

  “崇祯十四年(1641年),知县李元龙增高城垣三尺,分雉堞为一千垛,重建‘北镇楼’。

  国朝·顺治四年(1647年),寇墩四门敌楼。寻以城北荒寂,田地湾湿,闭拱辰门。

  康熙十五年(1676年)四月十六日,大雨,溪水暴涨,自浪淹城。沿溪一带,城垣庐舍,尽湮为壑。伪知县蕖丽生督民修筑未就,伪知县辜锟继成之。仍旧址改‘来风门”为‘解阜门’,‘有年门’为‘金成门’,并建敌楼。东南开水门一,西南开水门二。

  二十五年(1686年),知县范正辂缮葺城垣,重建‘宾阳’、‘北镇’二楼。今‘北镇楼’废,址犹存。

  五十年(1711年),知县殷式训奉文修理城垣。开新门于城之西北隅,移教场于学宫后山。人文由是不振,绅士乃赴宪呈请复旧。

  六十年(1721年),知县熊良辅奉文修理城垣。

  乾隆十年(1745年),知县鲁鼎梅奉文修理城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