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岁时记(二)

  拗九节(正月廿九,后九节)
  立春
    ——迎春仪式(泉州府和晋江县“鞭春”仪式。安溪县“鞭春”仪式。德化县“迎春”仪式。)
    ——芒神(太岁)
    ——土牛

    ——陈百戏
  社师入(二月初一)
  花朝(二月十五日)
  上巳节(三月的第一个巳日)
  寒食
  清明
    ——祭祖
    ——润饼菜、清明馃
    ——踏青
    ——上墓
    ——插杜鹃花
    ——烧清明仔
    ——惠安秀涂“小清明”

  洗太子(四月初一)
  浴佛节(四月初八,佛诞节)
  立夏
    ——吃虾面
    ——补夏
    ——立夏雨

  端午(五月初五,端阳节,五月节,天中节,地腊)
    ——端午节的起源(屈原说。龙诞说。懋日说。夏至说。曹娥伍子胥说。玄宗生日说。       吉祥雀子说)
    ——包粽子
    ——煎堆补天
    ——炒午时盐
    ——挂五瑞
    ——薰烧艾叶、苍术、蝉蜕
    ——刺“五毒”
    ——泡、饮雄黄酒
    ——续命缕和香袋
    ——律垢浃(沐兰汤)
    ——唆啰嗹驱邪(采莲)
    ——划龙舟
    ——水上捉鸭
    ——蚶江海上泼水节

  荐新(六月)
  夏至

拗九节

  农历正月廿九日。

  闽俗正月初九称“上九”,正月十九称“中九”,正月廿九称“下九”“后九”,所以又叫“后九节”,讹称“拗九节”。此俗至今仍在民间流行。

  拗九要吃拗九粥。拗九粥来源,民间有二说:

  一说源出目连。相传目连母亲悍,死后被送进地狱受苦。目连长大后,每天送饭给母亲,都被小鬼吃掉,不得已煮了一碗颜色拗黑的粥,小鬼不敢食,故名拗九粥。目连送饭的日子即为拗九节、孝顺节。

  一说源出送穷。明代学者谢肇制说:“高阳氏子,衣敝食糜,正月晦日死,世作糜,弃破及街巷口,除贫鬼。”清代学者多赞成此说,林祖焘《闽中岁时杂咏》诗:“相传拗九届芳辰,各煮饴糜杂枣榛。扫尽尘封投尽秽,送他穷鬼迓钱神。”

立春

   立春是农历二十四个节气的第一个时节。“立春日乃合春天节候,或在年内,或在正月;有一年首尾遇两次者,俗曰双春”(清·陈德商《温陵岁时记》)。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立春之日,家设香案爆竹接春,贴春胜。”

  迎春仪式

  明、清两代朝廷规定,立春日全国各地府、县均要举行“迎春”仪式,以官员当众鞭打春牛,来表达官府“重农”的政策导向;同时通过迎接春牛入衙门的仪式,表示官方一年一度的行政周期的开始。

  泉州府和晋江县“鞭春”仪式

  明至清初,泉州官府立春日的“迎春”仪式在东郊迎春亭举行,亭名仁风亭,原在东华门。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地震,仁风亭圮,移于迎春门(即涂门),门外新建的迎春亭,俗称“春牛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2·古迹志坊宅附·城外古迹》:

  “迎春亭, 在迎春门外。国朝·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圮于水。后屡议建,未果。

  按:礼,岁迎春于东郊。后因亭圮,职司者始成礼于城楼上。此一时之权宜,非制也。 ”

  泉州地方于立春日同时举行“迎春”祭礼和“鞭春牛”仪式。当天文武官员齐集迎春亭,循古例先祭土牛和太岁即芒种神,祈求今年好年景好收成。“是日府衙扛一纸人及土牛,游于市上,谓之迎春牛”(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

  关于整个仪式的详细过程,陈允敦《泉州迎春盛况回忆》(《泉州鲤城文史资料》,1987年第二辑)曾追忆清末的情形如下:

  “在迎春牛以前,牛及太岁,大清早就被抬往迎春吊桥东头,静候文武百官到齐,按品穿戴。到齐之后,才由春官(以府衙役充当)手执红绿鞭(细茸染制)向牛背抽打,谓之‘鞭春'。

  之后,春官们便抬牛返登迎春门楼,是日就该楼大排春宴,文武百官按品入席。

  宴毕,整队从迎春门沿涂门街西进,游行行列有一定次序规定。据清时的惯例:

  ‘泉州府迎春仪式’七字大旗居先。

  大哨角二支及二、三队次哨角继之。

  第三是步兵队伍,继之以马兵。

  第四是六营:中营参将署、左营、右营、前营、后营皆游击署,加上一个城守营参将署,是为六营。

  第五是六厅,即府志中之六曹文职的司功、司户、司仓、司法、司田、司兵。

  第六散卫队。

  第七扛春牛与太岁,二者同装于一棚板之上,棚板规定挪用县署门板代之,棚原由衙役四人抬着游行。

  第七大牌执事,牌上写‘肃静’、‘回避’、‘晋江县正堂’等七、八面,杂有穿皂服,戴高竹帽,口喊‘威呵’!

  第八打大锣,锣凡四个,分悬于两木架,各由二人抬着行进,边行边打,每打七下(不多不少,指县官级),杂以侍从,或骑马,步行;又有‘副轿’,内坐略卑于县知事的官员,如县丞等。后面来辆八佐轿,才是‘县知事正堂’的坐轿。

  第九另一套人马亦是大牌执事,喊‘威呵’,持戒棍,扛大锣,锣每次连打几响(符合府级规定);又杂以侍从、马、轿。

  最后才是‘泉州府正堂’,仍是八佐轿,但质量较高,轿后另有随行侍从,又随以‘细乐队’,终以散行衙役。”

  清中期,民间将迎春仪式和 迎春门(涂门)外邻近的三翁宫(位于法石附近云麓村东面山腰间)奉祀的“三翁”联系起来,当日村人击鼓祀“三翁”,如 日暮祈筶出“三翁”,则卜岁大熟。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6·杂志下》“采《桐城杂事诗》”曰:“孝廉陈翊霄 云程(晋江人,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己酉科举人)有《桐城杂诗》五十首,自注刊刻,亦采风之遗……又(句):‘迎春亭外鼓冬冬,壶酒豚蹄祝岁丰。日暮肩舆神驾出,人人欢喜是三翁。’注:迎春亭外有小庙,三神传为殉宋主之难者。春日村人击鼓祀之,日暮祈筶要出何神,若三翁出,则岁大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三翁宫》、《泉州山川·云麓山》、《泉州人名录·陈云程》)

  到清末,迎春仪式更加世俗化。俗传“抓得春牛土涂灶者有福”,又云“石掷春牛而中者必有吉利”,于是,在迎春游行时,民众沿途抓春牛土并向春牛掷石。

  安溪县“鞭春”仪式

  清·康熙《安溪县志·卷9·风俗人物之六·问礼·鞭春》:

  “鞭春:

  每岁先期造春牛、芒神于东岳宫。‘立春’前一日,各官常服舆迎至县仪门外。土牛南面,芒神在东西向。

  至日清晨,陈设香烛、酒果。各官具朝服四拜,班首官奠酒者三,复位又四拜。各官执彩仗排立两旁,长官三击鼓毕,偕各官环击土牛者三,遂碎而退。

   ……以上载《嘉靖壬子志》……今录如旧。”

  德化县“迎春”仪式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迎春日,老稚竞看土牛,群集于云龙、龙津二桥。”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9·礼仪志·迎春》:

  “预期塑造春牛并芒神于东郊外。

  立春前一日:

  知县率僚属俱穿蟒袍补服至春牛所。

  通赞导至拜位,唱:就位,各官俱就拜位上香,鞠躬,拜、兴、拜、兴。初献爵,再献爵,三献爵;读祝文。读毕,通赞又赞两拜,礼毕簪花,各官俱籫花。

  上席酒三巡。属官先行,长官次之,春牛随后,迎至本县头门外,土牛南向,芒神西向。

  本日:

  清晨备牲醴、果品,各官具朝服。

  通赞导至拜位,唱:就位,鞠躬,拜、兴、拜、兴。初献爵,再献爵,三献爵;读祝文。读毕,通赞又赞两拜,兴。

  导至土牛前,各官俱执彩仗,排立两旁。通赞赞:长官击鼓。凡三击,遂擂鼓。鼓手自擂。赞:鞭春。各官击牛者三。揖,平身。

  通赞导至芒神前,揖,平身。

  礼毕。”

  芒神(太岁)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9·礼仪志·迎春》:

  “芒神服色,用立春日支辰受克为衣色,克衣辰为系腰色。如立春子日属水,衣取土克水,用黄色;系腰取木克土,用青色,余日仿此。

  头髻用立春日纳音为法。金日平梳两髻在耳前;木日平梳两髻在耳后;水日平梳两髻,右髻在耳后,左髻在耳前;火日平梳两髻,右髻在耳前,左髻在耳后;土日平梳两髻在顶直上。

  罨耳用立春时为法。从卯至戌八时,罨耳用手提,阳时左手提,阴时右手提;从亥至寅四时,罨耳或揭或掩,寅时揭从左边,亥时揭从右边;子丑二时全戴盖,寅、亥时为通气,故揭一边;子丑时为严凝,故全戴。

  鞋、裤、行缠以立春纳音为法。逢金木系行缠鞋裤:金行缠,左阙悬在腰左;木行缠,右阙系在腰右。水日俱全,火日俱无,土日著裤,无行缠鞋子。

  老少以立春年为法。寅申巳亥老,子午卯酉壮,辰戌丑未幼。

  身高三尺六寸,按一年三百六十日。”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记述:

  “芒神高三尺六寸。”

  “按一年三百六十日,以立春之年定其老小:寅辛已亥老,子午卯酉壮,辰戍丑未幼。”

  “以立春日支受剋为衣,剋衣为系,如子日立春属水,土尅水衣黄,木剋土系青带是也。”

  “用立春日纳音为头髻,金日平梳两髻在耳前,木日平梳两髻在耳后,水日平梳左髻在耳前、右髻在耳后,火日平梳右髻在耳前、左髻在耳后,土日平梳两髻在顶直上;如甲子日纳音属金,平梳两髻在耳前是也。”

  “用立春时为罨耳,卯时至戍两时,罨耳用手提,阳时左手,阴时右手;子丑二髻全戴,寅时揭起左边,亥时揭起右边,盖子时为严凝、寅亥为通气也。”

  “以立春纳音为鞋绔行缠,金木皆系行缠鞋绔,金行系左关,悬在腰左;木行缠右关,系在腰右;水日具全,火日具无,土日着绔,无行缠鞋子。”

  土牛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9·礼仪志·迎春》:

  “土牛胎骨用桑柘木身,高四尺按四时,长三尺六寸按三百六十日,头至尾长八尺按八节,尾长一尺二寸按十二月;鞭用柳枝,长二尺四寸按二十四气。

  土牛色以本年为法,头、角、耳用年天干,身用年地支,蹄、尾、肚用纳音。

  天干甲乙属木,色青;丙丁属火,色红;戊己属土,色黄;庚辛属金,色白;壬癸属水,色黑。

  地支亥子属水,色黑;寅卯属木,色青;巳午属火,色红;申酉属金,色白;辰戌丑未属土,色黄。

  纳音如甲子年立春,纳音属金,用白色。余仿此。

  笼头构索,以立春日日干为笼头色说见上。

  构用桑柘木索,孟日用麻谓寅申巳亥日,仲日用苎谓子午卯酉日,季日用丝谓辰戌丑未日。

  造牛以冬至节后辰日于岁德方取水土。甲年东方甲位,乙年西方庚位,丙年南方丙位,丁年北方壬位,戊年东南方戊位,己年东方甲位,庚年西方庚位,辛年南方丙位,壬年北方壬位,癸年东南方戊位。”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记述:

  “土牛以桑柘木为胎骨。身高四尺,按四时;长三尺六寸,按三百六十日;头至尾长八尺,按八节;尾长一尺二寸,按十二时;鞭用柳枝,长二尺四寸,按二十四节气。”

  “以本年天干为为头、角、耳,地支为身,纳音为蹄、尾、肚。如甲子年干属木,头、角、耳皆青;支属水,身黑;纳音属金,蹄、尾、肚白色是也。”

  “以立春日干为笼头,如甲日青笼头之类。”

  “以立春日支为拘索,寅审已亥日用麻,子午卯酉日用苧,辰戍丑未日用丝。”

  “凡土牛皆以冬至后辰日,取水土于岁德方造之。如甲已年东方甲位,乙庚年西方庚位,丙申年南方丙位,丁壬年北方壬位,戊癸年东方戊位是也。”

  陈百戏

  明·王世懋《闽部疏》(万历十三年[1585年]十一月书):“闽俗……迎春日多陈百戏,盛亭台之饰,坐婴儿高槊上,儿皆惯习,饮噉自若,了无怖惧。千夫百骑,绕堂皇而出。唱呼跳舞,劳以历书。恶少辈多舞狻猊,求索尤甚,即藩臬长无奈之何。士女传观,填街塞巷,自兹春事日盛。 ”

社师入学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

  “二月初一前后,社师入学。

  弘治《省志》:宋盛时,泉乡里各有社学,岁前父兄商议择师表,至日,里推一人为东,以诸生姓名具关帖,启请入学。”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上元)节后沿村落议书社礼,遣子弟从师。”

花朝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二月十五日:花朝。(〖夹注〗《风土记》:春序正中,百花竞放,故曰花朝。)《闽书》:泉中林下诸老,有以是日饮酒赋诗者。宋《郡志》:仲春贵家开园圃,放游人赏玩,兼旬经月。又:东湖、北山多亭馆,游人相望,此节今废。”

上巳节

  上巳节在农历三月的第一个巳日,也称“三月节”,是祓禊的日子,即春浴日。

  清·乾隆《台湾府志》载:(三月节)采鼠麹草(鼠曲草),合米粉为粿以祀其先。”泉州同此俗。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三月上巳,用枫叶染秫米为青饭。”

  上巳节和花朝节一样,正逐渐被人们所淡忘、忽略。

寒食

  寒食节,在夏历冬至后一百零五日、清明节前一二日,历史上曾被称为民间第一大祭日。

  五代时,泉州人有寒食节扫墓的习俗。

  五代·安溪开先县令詹敦仁《感时吟》云:“禁烟时节雨初晴,野哭凄凉泪眼盈。料得故坵新草木,晚风潇瑟作秋声。”(安溪开先县令詹敦仁纪念馆筹建理事会辑录:重建开先县令詹敦仁纪念馆暨詹敦仁学术研讨资料汇编·詹敦仁诗文选》)

  由于寒食节和清明离的较近,后来所以人们把寒食和清明合在一起,只过清明节。寒食节早己被人们遗忘了,扫墓也推迟到清明节(虽说扫墓时期为清明节前后10天,但与寒食节无关)。

清明

  清明为24节气之一,时间约在每年公历4月5日(或前后一天)。称之“清明”,当与此时处于仲春与暮春之交。“清明者,谓物生清净明洁”(宋·陈元靓《岁时广记》引《三统历》)。它既是时序标志,又是我国民间重要的传统节日,是重要的“八节”(上元、清明、立夏、端午、中元、中秋、冬至和除夕)之一。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清明:插杜鹃花,祭祖先,有馃以鼠曲和米粉为之,绿豆为馅。明日,扫墓培土挂楮帛。亦有即清明日者,亦有迟之数日者。《安溪县志》:插柳于门。”

  闽南侨乡对于清明节十分重视,是民间传统的溯源追本节日,其主要活动力扫墓祭祖。一般认为,扫墓起源于秦,或曰先秦已有,但古时扫墓并不一定在清明时节,如隋唐时期,人多是在清明节前一、两大的寒食节扫墓。后来,寒食扫墓逐渐改在清明,寒食这个节日也就被人们所遗忘了。泉州俗语说:“清明不回家无墓(或曰无祖)。”外出人员在一般情况下都会回家过节。

  在民族英雄郑成功的故乡南安石井一带,清明节改在农历三月初三上己节,俗称“三月节。”传说是因郑成功起兵反清复明,忌“清”字压在“明”字上头。

  祭祖

  是日中午,各家各户要煮“润饼菜”(春卷)、带牲醴,到厅堂、祖厝孝敬嫡系祖先魂灵,以及厝主、地基主等。

  吃“润饼菜”和“清明馃”

  泉州清明节的食俗是吃“润饼菜”“清明,当为古时寒食节食俗之遗风。

  “润饼菜”是以面粉为原料擦制烘成薄皮,俗称“润饼”“擦饼”,再卷胡萝卜丝、肉丝、蚵煎、芜荽等混锅菜肴,即可食用,甜润可口。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清明日……田家以新麦甫登,炒而舂粉,和糖为丸,包以糯米粉,外裹笠叶,或以麦粉作壳,舂豆为馅者,谓之清明馃,俗号脚目馃。乡人提筐挚篮,分馈城中亲朋。予少时有咏《脚目馃》一律云:晶盘撑出恰如珠,说着佳名笑噬肤。奴辈袛媚太慰否,不知青眼尚垂无。立定脚跟好做人,踬山踬垤要书绅。寄言年少踏青客,足下应须着眼频。”

  踏青

  清明三日,群人游赏,散布四郊,谓之踏青。“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

  上墓

  上墓,即“上坟”、“扫墓”,表示对先人的敬意和孝思。泉州在清明节前后10天内均为扫墓日期,只要是家族先人的墓葬,知道位置的,都得扫,往往一家子一个清明节需赶五、六处;如要修墓和拾骸(拾骨)移葬,则不用另行择日,凡事无忌。

  清明扫墓由来已久,大盛于唐代。《梦粱录》记载:在古代,清明节这一天,“官员士庶,俱出郊省坟。”有一首唐诗描写当时的情景:“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冬去春来,草木萌生。先人的坟茔,是否狐兔在穿穴打洞,会否因雨季来临而塌陷,要携带子女亲临察看。 扫墓的一般原则是“新者添土,旧者除草”:前者指 新筑的墓,要连续在3年间的清明节前后择定吉日上墓 ,同时添土修墓,俗称“培土”;后者指3年以后的旧坟,需清理墓埕,拔除墓边杂草,开沟理水。但无论新墓 、旧墓,均要描碑文(旧用朱砂调蛋清,后用红漆)和举行简单的祭祀仪式,压“纸钱”,上供果,点香烛(或只点香),烧金楮,放鞭炮,或在树枝上挂纸条。做法上新墓较隆重,贡品丰盛,还要恸哭志哀,旧墓相对简单一些。

  晋江深沪一带还有妇人“哭墓”习俗,其声调音旋韵转,情悲声凄,催人泪下,与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寒食野望吟》诗所描述的唐代寒食节哭祭烧纸钱之俗十分相似:“丘墟郭门外,寒食谁家哭?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累累春草绿。棠梨花映白杨树,尽足生离死别处。冥寞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有的还为先祖追荐功果。

  据清代乾隆年间修撰的方志记载,永春、德化两地岁时民俗与泉俗独异之处是八月祭墓,俗云此月墓门开,与今不同。

  现在推行火化,扫墓均在火葬场公共墓地和骨灰存放所进行,诸事简化,但仍有不少旧墓地在山上,还按旧俗扫墓。

  插杜鹃花:

  《泉州府志》称泉俗清明“插杜鹃花”。此为古代插柳习俗演变而来。古人把柳枝插在屋檐下,一是为了纪念“教民稼穑”的农事祖师神农氏;二是为了预报天气,古谚有“柳条青,雨淋淋;柳条干,晴了天”的说法。也有将柳条制成柳圈,戴在头上,古谚有“清明不戴柳,生来变黄狗”

  烧清明仔

  清明前、后十天“烧清明仔”,祭祀孤魂散鬼(民间称为“清明公”)。

  惠安秀涂“小清明”

  惠安县秀涂港在清明节过后的第10天,有隆重的民俗——小清明。

  廿世纪30年代初,泉属地区屡经军阀混战及土匪骚扰。由于秀涂港所处的重要位置,更是官匪必争之地。一段时间,港区被民军高为国霸占,民团不肯罢休,于1931年4月间,纠集东园、葛上村等地民团围攻高为国;又通过亲属关系买通国民党晋江驻军黄子炎派来30多人助战。

  开始,高为国据守将军山,后看民团兵马众多,来势汹汹,乃退守秀涂慈济新宫,凭借有利地形负隅顽抗。民团首领黄辉祖之弟带领兵丁发起进攻,当场毙命。黄辉祖暴怒,一面从正面加强火力,另从背面的观音寺采用火攻。高为国兵丁抵挡不住,溃不成军,死伤无数,血染港区沙滩;被俘兵丁也受尽折磨,后或溺死,或砍头,惨不忍睹。

  事过不久,秀涂港船民在下海作业时,称看到被杀兵丁阴魂不散,因此每年4月间,当地家家户户炊粿做粽杀鸡宰鸭,祭厉祈安。

  这一民俗流传至今,且由秀涂人带到台湾。

洗太子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四月初一日:寺僧募化人家,名洗太子。”

浴佛节

  农历四月初八,相传为如来佛释迦牟尼的生日,俗称“佛诞节”。寺院里举行“浴佛法会”。各地善男信女,于此日备办香格供品,到附近佛寺顶礼膜拜,以求冥佑。这是佛教传入中国后兴起的节日,但又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由来已久,延续至今。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四月)初八日:浴佛。(〖夹注〗按:佛经是日为释氏[释迦牟尼]成道日。)以香汤灌佛顶,分饣鬼施主家,副以饼饵。(〖夹注〗《高僧传》:摩哥利头浴佛,以五色香水灌佛顶。《(荆楚)岁时记》:无子者,是日以薄饼供九子母以乞子。)”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荆楚以四月初八日,诸寺各设会,香汤浴佛,共作龙华之会,俗称弥勒下生之徵也。又《南史·顾欢传》:老子入关之天竺,维卫国国王夫人名曰净妙老子因其昼寝,乘日精入净妙口中。后年四月八日夜半时,剖右腋而生,坠地即行七步,于是佛道兴焉。《秋雨轩随笔》:春秋庄公七年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相传是日佛降生之日。按:辛卯为四月初八日,然则初八日浴佛,乃循世俗三朝洗儿之说也。据此,则浴佛日当以初八矣。又《高士传》:摩哥利头浴佛,以五色香水灌佛顶。予有句云:‘落苗坠溷说因缘,入世何愚出世贤。乞得八功德水去,伐毛洗髓趁芳年。清净六根佛始基,澡身须自出胎时。西天老佛西京史,不是金钱洗禄儿。’”

立夏

  春季过后,便进人夏季的节气,其分界的标准是农历二十四节气的立夏日。此日常在农历四月上旬,公历五月上中旬。

  吃虾面

  旧俗立夏之日,泉州各地均用红糟渗入面条中煮熟供全家食用。因红糟色红,为吉祥之色,又有发酵作用,以寓发达发财之意。

  此俗衍化至后来,变为购买海虾渗入面条中煮食,谓之“吃虾(夏)面”。海虾煮熟后变红,与红糟红色同为吉祥之色;而虾与夏闽南语同音,以此为对夏季之祝愿。

  补夏

  立夏日,出嫁的女儿多有备办猪肉、猪肚、猪腰、鸡蛋、面线等物,送给娘家父母食用,称为“补夏”,即所谓“冬季补立冬,夏季补立夏”

  “补夏”之俗,女儿藉此对父母表孝心,于泉州侨乡颇为流行,至今不衰。

  立夏雨

  沿海渔民,对“立夏”日的天气特别注意。旧俗传云,如“立夏”日下雨,对渔民全年的捕捞作业大大不利,以致全年渔产歉收。故俗谚云:“入夏日,水槎槎,讨海人恰惨死老爸!”旧俗如此,但似缺乏科学根据。但渔民长年生活海上,所谓“三寸内外无性命”,安全没有绝对保证,所以养成比较浓厚的迷信心理。

  而农民与此相反,立夏降雨为吉兆。俗谚云:“立夏降雨是烂夏,作田人亲像做皇帝”,即夏季雨水充沛,可保丰收。

端午节

  农历五月初五,亦称“端阳节”、“五月节”、“天中节”、“地腊”

  端者,初始也。“端午”有三说:

  一是“五”为数段之始。“五”为一个数段。人点数总是:“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廿五三十……”算盘子也以“五”为数段,上坎一子代表“五”。计算丝缕的单位,也以五缕为一纟它。而“五”、“午”音相谐,“五”在《说文》上本通“午”,故“端五”亦称“端午”

  二是与夏历的建寅有关。阴历以地支纪月,一年之中,五月为午月。以此类推,初五日可谓午日。日月都逢“午”,即“重午”。五月初五又为午月中的第一个“五”,故称“端午”

  三是本作“端五”,因避唐玄宗五月初五日生辰讳,故改为“端午”

  “端阳”:五为阳数,“阳”指艳阳骄盛。五月节的气象特征已行夏令。重五节开始出现艳阳天,故称端阳。

  又名“天中节”《提要录》云:“五月五日午时为天中节。”午为十二时辰之一,午时是每天之中,故五月节又称为天中节。

  道家称“地腊良辰”《道书》云:“五月五日为地腊,五帝校定生人官爵血肉盛衰,记录常生。”

  “五”在端午节民俗中已成为一种数字符号。是故五月节的民俗事象中什么都强调个“午”字。午时采的莲、采的茶可以入药,午时曝书可除蛀虫,午时晒被褥能杀菌。其民俗活动的主题,是驱邪除祟,祈福求安。

  端午节的起源

  一、屈原说。

  南朝· 梁檩《荆楚岁时记》:“五月竞渡,俗为屈原沉汨罗江日,故命舟拯之。”

  南朝· 吴均的志怪小说《续齐谐记》:“五日以简贮米投水祭屈原,后人见三闾谓曰:苦为蛟龙所窃,愿以蒲叶裹五色丝缠之,则蛟龙畏也。”

  二、龙诞说。

  闻一多在众多的史籍中找出了101条史典,证实五月五日系龙的生日。

  农历五月初五,原为古闽越族人的“龙子节”。后晋人南迁,将中原汉人纪念屈原的习俗带到闽南,与“龙子节”揉合在一起,形成独特的端午节习俗。

  三、懋日说。

  南朝·梁檩《荆楚岁时记》说:“采艾以为人悬门户口,以祛霉气。”

  明· 彭大翼《山堂肆考》说,五月五日为恶日,如佩带艾叶扎成的“艾虎”,可以避邪除秽,驱魔逐鬼。

  其实,农历五月并不是只有初五这一天才是“恶”日,而是整个五月都是“恶”月。东汉·崔实《四民月令》载:“是月(即五月)也,阴阳争,血气散。”五月气候多雨湿热,人的体质也较差,容易流行瘟疫。故至南朝·梁人宗懔《荆楚岁时记》在记荆楚五月风俗时说:“五月俗称恶月,多禁忌。”

  端午节习俗也大多集中在避“恶”方面。泉州人习惯把端午节称为“五月节”,这大概是与五月为恶月的传统观念有关,而实际上五月又可以说是旧时泉州人的避恶攘灾月。

   四、夏至说。

  西晋史学家司马彪《续汉书》说:“仲夏之日,万物方盛,夏日至,阴气萌生,恐物不揉懋。”须以五色印为门户饰,以惩恶气。

  五、曹娥伍子胥说。

  《异苑》:“五月五日,曹娥父迎君逆涛而上,为水所淹,巡江号哭,投江死三日,后与父死俱出。”

  南朝· 范晔《后汉书》说,浙江东部百姓十分怀念伍子胥,每逢夏历五月五日,必沿曹娥江逆流而上,并以歌舞接神。

  六、玄宗生日说。

  野史传说,公元685年五月五日乃李隆基诞辰。后人牵强附“五”,遂将五月五日称作玄宗生日。

  七、吉祥雀子说。

  在湖北丐阳一带有四位“吉祥雀子”的侠客,他们专事劫富济贫,不幸官兵围剿,于五月五日投湖尽节,后人哀之,竞相划船以祭祀。

  包粽子

  家家用竹叶包糯米为粽子,也称角黍。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端阳……作粽相馈遗。(〖夹注〗《风土记》:以菰叶裹粘米,谓之角黍,俗云粽。)”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端午馕角忝。”

  唐·《开元遗事》云:“宫中端午造粉团、角黍贮盘中,以小角弓射之,中者得食。”知唐之前即有角黍(粽)

  据《续齐谐》载:(五月)五日以竹筒贮米、设水祭屈原。又传汉代长沙人欧回,因梦见三阁大夫屈原称:祭物为蛟龙所窃,请以蒲叶包裹以五色丝缠之,则蛟龙畏。不管传说如何,以米粽投江祭屈原之俗,由来已久,至今不衰。

  安溪县湖头于1948年“献江”之后,一直到2009年端午节才重现“献江”盛况,有万人参加。

  端午午时(12时),先在蓝溪边的关帝庙请关帝爷,由一名道士主祭;祭后供筵,在庙前置供桌,敬奉龙头雕像,祀以肥鸭、猪脚、粽子、米粉等。

  祭祀结束,将粽子搬上龙舟,由道士、旗手、锣鼓手、鼓吹手、篙手组成的祭江队承龙舟逆流而上,沿江游弋。旗手舞动彩旗,道士立于船头,高唱屈原《招魂歌》:“汨罗……涟漪罗……涟阿罗……涟漪罗……”乐手配以悲壮凄凉的乐曲和歌声,随后把整串的粽子抛入江中。岸上和桥上的人们也纷纷抛出粽子,砸向龙舟;舟上的人们给于回掷,形成一场粽子大战,至粽子抛完为止。

  煎堆补天

  “堆”,或作“饣追”、“锤”,泉音“de”,即麦粉,或米粉,或地瓜粉,以及其他配料调成糊状,下油锅煎成一片一片的圆形软饼;有甜堆(配料用红糖)和咸堆(配料用绿豆芽、韭菜和小白虾或海蚵煎)两种。

  煎堆风俗起于唐之前。唐·《开元遗事》云:“宫中端午造粉团、角黍贮盘中,以小角弓射之,中者得食。”“粉团”应即为“堆”

  在南方,农历五月初正是梅雨季节,经常淫雨霏霏,难得放睛。民间传说是远古女娲补天时遗漏了一条缝,天空漏了所致,应设法予以弥补。因此,到了五月节这天,泉州人家家户户煎堆,用以敬奉神灵,目的是为了堵住裂缝的天。反映了惧怕久雨成灾,期盼夏季农作物有个好收成的心理。而端午节这一天,也往往是睛天,所以百姓益信煎“堆”确有补天之效。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端阳……以米粉或面和物于油内煎之,谓之堆。(〖夹注〗按:此即菹龟之讹也。《风俗通》:是日煮肥龟,去骨加盐豉麻蓼,名曰菹龟,取阴阳包裹之象。)”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6·杂志下》“采《桐城杂事诗》”曰:“孝廉陈翊霄 云程有《桐城杂诗》五十首,自注刊刻,亦采风之遗。”中有句和注曰:端阳令节江乡盛,樱笋筵中荐米锤。注:以油炸锤供筵祀先。”陈云程,清·晋江人,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举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云程》)。

  午时联

  旧时,泉州民间在端午节有贴午时联的习俗。

  午时联之设,不同于春联。午时联的形制较短小,不是磨墨书写的,而是用黄色的雄黄酒或黄枝水书写的。贴联的位置仅在厅门上,张贴的时间在正午。

  午时联的主题思想指向两个方面:一是祈祥避邪,二是怀念爱国诗人屈原。联例:

  “海阔中天节,江城五月春。”

  “门高无碍齐公子,海阔难寻楚大夫。”

  “蒲剑冲天皇斗现,艾旗拂地鬼神惊。”

  “松大夫招来百福,竹君子扫去千灾。”

  “思无邪正心诚意,虑有德履泰临丰。”

  “盛世本无邪,寰宇长昭天子镜;德门原有庆,端阳亦镇赤灵符。”

  “胜地纪中天,象取白芳占汇吉;翔风符正午,薰来引竹报平安。”

  炒午时盐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端阳……合百药。”

  到了端午节中午十二点前后,家家主妇常取茶叶和盐少许,人锅热炒,炒至盐色发乌为止,然后趁热包好收藏,作为家庭药茶。每逢盛暑肠胃发生毛病,取午时盐茶冲泡饮服,颇能见效。

  挂“五瑞”

  闽南侨乡于端午节在大门、房门的门楣之上悬插五种植物,即榕枝、艾叶、菖蒲、柳枝和大蒜头,俗称“五瑞”。这些多为芳香科植物,能发出一定气味,可以杀菌并驱除蚊蝇。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端阳……悬蒲艾及桃枝于门,贴符及门帖。”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端午)沿门插蒲艾以辟邪。”

  考:

  《荆楚岁时记》:“端午以艾为虎形,或剪綵为小虎粘艾叶以戴之。”“采艾结为人,悬门户上以禳毒气。”“端午都人画张天师像以卖,又泥塑其像,以艾为髻,以蒜为拳,置于门上。”

  《续汉礼仪志》:“五月五日,朱索五色桃印为门户,饰以除恶气。”

  《抱扑子》云:“或问辟五兵之道。答曰:以五月五日作赤灵符着心前。”

  薰烧艾叶、苍术、蝉蜕

  端午节这天,农村家家户户生起火炉子,关闭门窗,把苍术、蝉蜕或艾叶放在炭火上焚烧,烟熏满室,使其发出强烈气味,以薰杀房间内的细菌蚊虫。这是一种非常科学的中药室内薰杀消毒方法。

  刺“五毒”

  以红纸印“五毒”(蝎、蛇、蜈蚣、壁虎、蟾蜍)图,贴于屋中,再用五根针分别刺于“五毒”之上,以避免“五毒”侵害。

  泡、饮雄黄酒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端阳……饮雄黄酒,且噀于房角及床下,云去五毒,小儿则擦其鼻。”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端午)饮菖蒲雄黄酒。”其可能为《荆楚岁时记》“五日以菖蒲,或镂或屑,以泛酒”的滥觞。

  取少量雄黄泡于酒中,少量饮服;或加入少量朱砂,再用毛笔涂于小孩的手心、脚心,并在小孩额头上书写“王”字;或用黄纸染湿,再粘贴于门后。

  因雄黄有杀菌功效,酒有挥发性,不论饮用、涂抹或让其慢慢挥发,都有一定杀菌效果。小孩皮肤幼嫩,涂抹手心脚心,可以消毒杀菌。至于额上“王”字,与送虎仔帽含意同,即盼望小孩能成长得像生龙活虎一般。

  续命缕和香袋

  泉州风俗,在端午节那天,在每个孩子的手腕或手臂上,系以五色丝拧成一股的细索,俗称“缚手”。这细索称缕命缕,或称长命缕、辟兵缯、避兵绘、合欢结。顾名思义,“缚手”的目的,是为了辟凶而祈求长命。但泉州人却将“缚手”赋予更直观地的含义,说是经过“缚手”,小孩子的双手才不会乱动,以致任意摆弄和损坏家中所陈设的器物。

  缕命缕要一直系至七夕七娘妈生日,才解下来连同金楮焚烧。(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岁时记·七夕》)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端阳……小儿以五色丝系臂,曰长命缕。(〖夹注〗《风俗通》:长命缕,一名辟兵缯。)又以通草象虎,及诸毒物插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6·杂志下》“采《桐城杂事诗》”曰:“孝廉陈翊霄 云程有《桐城杂诗》五十首,自注刊刻,亦采风之遗。”中有句和注曰:皓腕从新结五丝。注:即长命缕。”陈云程清·晋江人,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举人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陈云程》)。

  《风俗通》汉·应劭著,其曰:“五月五日,以五彩丝系臂,辟鬼及兵,又名长命缕、缕命缕、辟兵缯。”据此,即此俗直承汉代,至今已两千年矣。

  至于“以通草象虎,及诸毒物插之”之俗,刘克庄(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刘克庄》)词有云:“时样钗符艾虎。”《荆楚岁时记》也曰:“取万岁蟾蜍头上有角者,阴干带于身辟五兵。”

  端午节时,还特用绸缎为小孩缝制鸟兽瓜果形状的“香袋仔”,内装香料及雄黄,让小孩挂于胸前,以驱除瘴气,有益健康。在上引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6·杂志下》记述的陈云程《桐城杂事诗》中,有句和注曰雄黄锦袋佩娇儿。注:儿童以锦绫制雄黄袋,佩胸前以辟邪。”

  “律垢浃”

  即所谓“五月节,律垢浃”,这在民间诸多节日之中,可谓别具一格。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端阳……沐兰汤。”

  沐兰汤之俗,由来久矣。《大戴礼》载:“五月五日,蓄兰为沐浴。”《楚辞》也云:“浴兰兮沐芳。”《泉州府志》虽有载,但泉州早已把它简化为一般沐浴了。

  端午节时令已由深春转人仲夏,地气渐温,家庭主妇于中午之时,汲取井水或烧煮蒲艾汤,为儿童沐浴洗涤。而青少年及壮年男子,也于是日齐赴江河湖海之中游泳洗浴。据云此日沐浴,夏天不生痱子。

  禳灾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端阳……是月无定日,里社禳灾。先日延道设醮,至期以纸为大舟及五方瘟神,凡百器用皆备,陈鼓乐、仪仗、百戏,送水此焚之。近竟有以木舟具真器用以浮于海者。”

  “唆啰嗹”驱邪

  亦称“采莲”,乃古越族人的遗风,歌唱中的“唆连”据说是古越族人辟邪去灾的咒语,又说是古越族人呼龙舟为“氵页滤”,所以才有“唆连”这种音词。是一种诙谐风趣的驱邪消灾习俗。举行活动的时间,旧方志载为五月初一,而新编方志则记为端午节这天,均有。

  《泉州府志》载:“五月初五采莲,城中神庙及乡村之人,以木刻龙头,击锣鼓,迎于人家,唱歌谣,劳以钱和米。”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载:“五月初一日采莲,城中神庙及乡村之人,以木刻龙头,击鼓锣,迎于人家,唱歌谣,劳以钱或酒米。”

  详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文艺·民间舞蹈·唆啰嗹》。

  划龙舟

  为了打捞屈原的尸体。后演化为赛龙舟民俗活动。是龙崇拜的一种形式,即要借龙王之神威,避恶消灾保平安。龙舟身长而窄,首尾高翘,船头雕饰龙头,龙嘴能张能合,舌头能伸能缩,船身彩绘鳞甲,熠熠发光。

  明·王世懋《闽部疏》(万历十三年[1585年]十一月书):“闽俗……端午节尤重竞渡。所过山溪,数家之市,皆悬舟以待。往往殴击,至杀人成狱。禁稍弛复竞,其俗诚不能革也。”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端阳:龙舟竞渡。(〖夹注〗明·黄克晦[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黄克晦》]诗:‘乍采芙蓉制水衣,蒲觞复傍钓鱼矶。歌边百桨浮空转,镜里双龙夹浪飞。倚槕中流风澹荡,同桡极浦雨霏微。为承清宴耽佳赏,自怪猖狂醉不归。’)”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2·风俗志·歌谣》:“—惟端午采莲斗龙舟曲。明·黄克晦有诗:‘乍采芙蓉制水衣,蒲觞复傍钓鱼矶。歌边百鹢浮空转,镜里双龙夹浪飞,倚棹中流风澹荡,回桡极浦雨霏微。为承清酿躭佳赏,自怪猖狂醉不归。’可谓识曲得其真矣。”

  泉州赛龙舟分龙船鼓、祭江、竞渡三阶段。

  龙船鼓:泉谚:“五月节,龙船鼓,满车路。”车路即街道,意街头巷尾充塞鼓声。打船鼓从四月初一打到五月初五晚上,意味赛龙舟的时节到了,要做好准备。

  祭江:在五月初五子时举行。拟参与竞渡的龙舟上备好猪头五牲,人们打鼓开船,划向上游,表示人们获悉屈原投江噩耗,心情悲痛,急切追救。到祭江地点,船靠岸边,举行祭悼仪式。祭毕,让船顺流而归,表示在汨罗江找不到屈原的尸体,无可奈何而失声痛哭。

  竞渡:祭江之后,择时揭开。龙舟上插一把形似幢幡的蜈蚣旗,或由指挥官挥舞一把1米多长的头旗,每艘龙舟配备30到50人,其中8人在后撑竹篙,3人在船尾掌舵,还有旗、鼓、锣手各1名,其余在前划桨。竞渡时,旗手在船头摇旗喊号子指挥,鼓、锣手击出急促有力的锣鼓点,健儿拼命划桨撑篙;掌舵者边掌舵边与旗手一起呐喊号子助威,同时用一只脚按号子节奏齐踩船板,让船头一起一伏地冲波逐浪向终点冲刺。

  泉州端午节赛龙舟的活动与其他地方差不多,惟独惠安崇武较为特殊。早年崇武在端午节也有赛龙舟,但与外地有所不同,主要是于台风季节即将到来之前在海上举行的祝神驱魔活动。据传后来因某一年失事,就不再在海上赛龙舟,而改在陆上游龙舟,游行时要唱《阿螺歌》,其歌词大意是请求神灵消灾灭祸。

  另外,泉港区南埔镇沙格村(古称沙堤)“扒龙船”也有近600年历史。《开辟沙堤乡谱》载:明·永乐( 1403—1424年)年间,出于改造当地风水需要,沙格人造龙舟入海澳以助龙气。清·康熙五年(1666年)四月廿八日,乡人、明末遗臣王忠孝客死台湾(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王忠孝》),沙格乡人想为他做“七日超度”,便利用端午节“扒龙船”之机,为王忠孝举行招魂回乡仪式,为“扒龙船”增添了新内涵。

  考:

  赛龙舟是端午节的一项重要活动,在我国南方十分流行。它最早当是古越族人祭水神或龙神的一种祭祀活动,其起源有可能始于原始社会末期。

  但古时竞渡,是否概用龙舟,尚有疑问。因《荆楚岁时记》载:“竞渡者取其舟轻利,谓之‘飞凫’,又曰‘水车’,又曰‘水马’。”那就不限于龙舟了。唐代竞渡也有不用龙舟的,如《唐小史》载:杜亚节度淮南,民为竞渡,欲轻驶,乃髹船底,篙人衣油采衣,没水不濡。”

  龙舟之制,相传始于隋炀帝唐·颜师古《大业拾遗记》云:隋炀帝幸江都“至汴,帝御龙舟,萧妃乘凤舸,锦帆彩缆,穷极奢侈。”“绛仙善画长蛾眉,帝色不自禁,回辇召绛仙……擢为龙舟首楫,号曰崆峒夫人。”

  唐代的龙舟竞渡,已经达到很大规模。唐·骆宾王《竞渡诗序》云:“便媚舞袖,向绿水以全底;飘颺歌声,得清风而更远。”刘禹锡诗:“绿旗夹岸照蛟室,罗袜凌波呈水嬉。”吴和子词:“画鼓轰雷,红旗挚电,夺罢锦标万彻。”

  水上捉鸭

  泉州端午节特有的民俗活动。在江河船上沿水面平行置一去皮的3—4米的杉木,越长越佳,杉木上涂以油料,使之润滑;杉木尾端挂一长形小竹笼,内放一只活鸭;笼盖直竖立一竹棍,使之能一拍即开。

  活动者保持身体平衡,赤足从船上沿杉木小心翼翼行至尾端,拍开笼盖,活动者与活鸭均掉入江中,在游泳健儿协助下,抓住活鸭。活鸭即作为活动奖品。由于身体平衡难度极大,成功者少,失败者多。

  岸上观者千百人呐喊助威,欢声雷动。

  蚶江“海上泼水节”

  海上泼水节是石狮市蚶江镇端午节独有民俗,作为闽台对渡附属项目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蚶江端午“海上泼水”习俗,最早见于明,盛于清。彼时,作为“泉州总口”的蚶江港与台湾鹿港对渡,蚶江港繁荣兴盛。《对渡碑》有载:“蚶江为泉州总口,与台湾鹿仔港对渡。大小商渔,往来利涉,其视鹿仔港,直户庭耳。利之所在,群趋若鹜。”最盛时,蚶江有郊商百余家、对渡船只300余艘。(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古港·蚶江港》)

  因此,每至端午节,当地便组织蚶江与鹿港对渡船只,相互追逐泼水,洗掉晦气,交融情谊,互祝吉祥。而平时供奉在蚶江“五王府”内的“海神爷”(乘坐“金再兴”神船),此时便被请上龙舟,祈求保佑。

  这一天,各乡各里人群争相涌向蚶江古渡,参加海上泼水节活动。人们乘上小船,驶向海面,拿着戽斗、勺、水桶,盛起海水,相互追逐嬉戏,泼向对方船上的人,一时间水花四溅,分不清哪是人,哪是船,笑声、水声、喊声交织成一片。

  同时,这一天也举行庙会、采莲、祭江、护航仪式、捉鸭子、赛龙舟等活动,将闽台文化、传统文化、美食文化、旅游文化融入其中。

  “海上泼水节”习俗1949年后因海峡两岸隔绝一度中断。1988年端午节,蚶江民众又自发举行规模盛大的海上文体活动,纪念泉州蚶江与台湾鹿港对渡205年,传统的海上泼水节得以复兴并传承下来,且一年比一年热闹。

荐新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六月:荐新谷于祖先,献荔及时果,或副以筵。(〖夹注〗崔实《四民月令》:初伏,荐瓜果于祖宗。)”

夏至

  古人重冬至节而轻夏至日。五代·安溪开先县令詹敦仁有一首《长至日即事》诗(安溪开先县令詹敦仁纪念馆筹建理事会辑录:重建开先县令詹敦仁纪念馆暨詹敦仁学术研讨资料汇编·詹敦仁诗文选》)

  长至日指最长的一天,夏至日白昼最长,冬至日夜晚最长,均可称长至日。但从此诗中“三径草就荒,一堤柳仍茂”一句看,此诗的长至日当指夏至。

  诗中抒发的是感时即事、安贫乐道之胸怀,感受不到节日气氛。从诗作的标题看,作者也视“夏至”“日”而不是“节”,仅视为一个节气而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