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岁时记(一)

  春节正月初一,过年,元日。
    ——过年。
    ——敬天公。
    ——开正。
    ——贺正。
    ——团拜。
    ——压岁钱。
    ——传柑遗意

    ——
吃“长寿菜”。
    ——武阵。
    ——禁忌。

  女儿女婿日
正月初二。
  迎灶君:
正月初四,接神。
  做大岁
正月初五,吃大顿,无头节。
  众人生
正月初七,人日,七宝羹。
  天公生:正月初九。
    ——天诞日。
    ——敬天公。

    ——做天香。
    ——南安英都拔拔灯(串灯。源起。程式。)。
    ——晋江永和山前火把节。
  元宵正月十五,上元节。
    ——祭春。
    ——吃上元丸、润饼菜。

    ——闹元宵(赛会。妆阁。攻炮城。德化水口淳湖坐钉轿。永春达埔岩峰“炸佛”。永春东平鸿安“跳火佛”)。

    ——闹花灯[挂灯。送灯。赏灯。游灯。出灯(抢灯)。猜灯谜。南安桃源上元点灯。晋江东石数宫灯和会灯。游灯龙。]

    ——请替身、过关限。

    ——祀棕蓑娘。

    ——南安英都迎郡主。
    ——巡境[海神巡境(台商投资区洛阳镇)。六王出巡(台商投资区浮山村)]

春节

  正月初一。

  常称为“过年”、“过新年”,可见“年”既是时间单位,也是节日名称,是年与年之间的大节。年是我国民间古老而又最为隆重的节日,时称“载”,夏代称“岁”,商代称“祀”,周代起称“年”,沿用至今,其间只有唐玄宗肃宗二帝时一度称“载”。

  过年的时间自汉武帝时确定正月为岁首,即以正月初一为新年,又称“元日”;又因此日始于旦,也称“元旦”。辛亥革命后改行公历,以1月1日为元旦,于是原称为“元旦”的农历正月初一即改称为“春节”,但仍习称为“年”

  正月初一也称正旦。正旦为岁之朝,月之朝,日之朝,所以也叫“三朝”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元日:鸡初鸣,内外咸起,贴门帖及春胜,设茶果以献先祖,拜祠堂及尊长,戚友相过贺。日午,复献馔于先祖,明日乃撤;亦有晚即撤者。

  过年

  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泉州称为“过年”,要待过了十五,“年”才算过去了。

  民谣云:“初一场,初二场,初三无姿娘(姿娘意为妇女,此日妇女不上街);初四神落地(灶君从天上汇报回来);初五舀肥(掏粪便,农事开始);初六隔机(整理织布机,隔开经线与纬线,妇女们开始织布);初七七元(人日,取菜、果等七样做‘七宝羹’);初八完全(年糕吃完了);初九‘天公’生;初十好食天(指天气寒冷宜在家饮酒);十一请女婿;十二倒去觅(妇女再回娘家探望一下);十三吃糜配芥菜(糜即稀饭,连日吃腻了酒肉,改改口味);十四结灯棚;十五上元丸;十六‘地妈’生; 十七‘那怎生’(节日就这样过去了)。”

  从正月初一至初四,人们欢度春节。初五,百业经营,俗称“初五隔开,初六淘肥,初七人生日,初八五谷生日”

  敬天公:

  子正之时(零点)一到,四处爆竹声响成一片,人们即在家中厅堂设案,摆上三牲、果合、清茶、金楮等供品,燃三炷清香,点烛,恭拜“天公”,敬祀祖先。这种祭祀一直持续到初四。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元旦鸡初鸣,男女盛服,谒堂拜祖先及所祀之神,爆竹焚楮。”

  开正

  除夕之夜守岁至深夜12点钟响,迎来了新年黎明。在子正之时“敬天公”的同时,家家户户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燃放爆竹,即“开门爆竹,迎春纳祥”,俗称“开正”

  爆竹原指爆裂竹子的声响,其起源很早,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西汉·东方朔《神异经》说:西方深山有人长尺余,凡病寒热称犯“山犭柔”,即取竹置炭火中,使其发响惊走“山犭柔”,其寒热病也好了,所以又称焯竹。《荆楚岁时记》载:“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避山臊恶鬼。”说明爆竹在古代是一种驱瘟逐邪的音响工具。

  到了唐初,瘟疫四起,李田把硝石装在竹筒里,点燃后使其发出更大的声响和更浓烈的烟雾,结果驱散了山岚瘴气,制止了疫病流行。这便是装硝爆竹的最早雏形。

  以后火药出现,人们将硝石、硫黄和木炭等填充在竹筒内燃烧,产生“爆仗”,亦称“炮仗”、“鞭炮”,代替了最原始的爆竹,但民间还习以“爆竹”称之。

  明·黎谆诗曰:“自怜结束小身材,一点芳心未肯灭。时节到来寒焰发,万人头上一声雷。”

  贺正

  清晨,无论男女老少,纷纷起床盥洗,穿上早已准备好的新衣服。早餐合家吃面线加鸡蛋,吃蛋去壳,意在除霉气,迎吉祥,面线则象征福寿绵长。

  早餐后即出门走访邻居亲友,笑脸相迎,首次见面皆要互道“恭喜”,俗称“贺正”,亦拜年之意。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元旦)质明驰贺亲邻。”

  古例“贺正”有讲究,一般是初一到亲戚家“贺正”,初二向朋友、邻里“贺正”,初三“贺正”已属不敬。故俗语说:“初一亲,初二邻,初三‘阐神’(冒失、自大之意)。”如今,“贺正”则一直延续到元宵。

  过年前事先备好蜜饯和糖果,有客上门拜年,即要奉上,或喝甜茶、咖啡,并说“请甜”“甜一下”,以示有个甜蜜的开端,为古“奉茶”之意。

  古“奉茶”,即于初一凌晨,父母叫家里的小辈捧着准备好的茶和甜点,去给家里的长辈以及附近的邻居拜年、敬茶和甜点,还要边说“恭喜发财”、“新春快乐”之类祝词。在闽南,吃特定的甜点还有特殊的寓意,象“吃甜,愈来愈后生”、“吃枣,你好我也好”等等,这些话用闽南语说来朗朗上口。

  清·陈德商《温陵岁时记》

  “先辈于贺年时,皆衣冠往拜。今则请人持名片叩门往贺矣。

  许徵甫 祖芳刺桐城新年词:‘忙杀司阍勤接应,不教名刺顿生毛。’

  黄喈南春联句:‘时节承平春正月,吉祥语在两行中。’

  又新年词:‘书窗亦藉承平福,开写春联试彩毫。’”

  女儿回娘家“贺正”,是在正月初二。出嫁的女儿要偕同女婿、儿女携礼回娘家,娘家备丰盛午餐接待。

  德化俗,上门拜年,客人先在主人门外放鞭炮,主人送客也回敬鞭炮。鞭炮纸屑遍地,但春节期间不能扫除,一怕“扫掉财气”,二鞭炮纸屑愈堆愈厚,显示主人阔气、客人多。德化自正月初五后,大多开始忙于各自生计农活,俗称“断五”,除了远方亲朋,很少再串门拜年。

  新年到丧家贺岁,不能循例道“恭喜”,误言则为大忌。

  团拜

  泉州早在宋代就有团拜的习俗,只是后来废止了。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宋《郡志》:元正贺礼,乡老相约聚拜,省往复之烦。郡守两司率僚属会焉。旧于贡闱,后于承天寺,至淳祐间(1241~1252年)乃即泮宫。邻里则各于侧近庵宇会集,齿长岁推一人,具酒果为礼。今此礼废。”

  在明代,泉州郡城元妙观(天公观,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寺庙·元妙观》)尚有正月初一“拜牌”旧习,本州府官员齐到元妙观三清殿行祝厘之仪,然后各自回家换盛服交往新岁,吃朋友酒席。其实,这是将拜“天公”和礼节性的“团拜”相结合。

  大约从清朝时候起,京师又开始流行团拜。清·艺兰主《侧帽余谭》载:“京师于岁首,例行团拜,以联年谊,以敦乡情”,“每岁由值年书红订客,饮食宴会,作竟日饮。”泉州应该也恢复起来。

  压岁钱

  春节拜年时,长辈要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分给未成年的晚辈(一般指未婚者)。这一“红包”,即压岁钱。“岁”“祟”谐音,压岁钱即“压祟钱”,避免恶鬼妖魔或“年”的伤害,表示把祝愿和好运带给晚辈,祈求保一岁平安。

  压岁钱不在于钱多少,它以红纸包裹,主要意义在红纸,因为它象征好运。因此,在分派红包的长辈面前打开压岁钱,是不礼貌的。

  古代的钱是铜钱。清·吴曼云《压岁钱》的诗中写到:“百十钱穿彩线长,分来再枕自收藏;商量爆竹谈箫价,添得娇儿一夜忙。”

  传柑遗意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是日,人家皆以柑祭神及先,至元宵乃撤。(〖夹注〗按此即传柑遗意。《岁时记》:上元以柑相遗,谓之传柑。) ”

  在正月初一敬祀天公和祖先时,需有红柑或红橘、柿饼。同时,家家户户总喜欢把柑橘放在过年米上,客厅还摆一盆长满小橘子的橘树;待客的甜盘中,也有红柑或红橘、柿饼。这是取大吉大利的意思,是古传柑遗意。

  究其来源,可从《熙朝乐事》看出:“正月朔日,签柏枝于柿饼,以大橘承之,谓之百事大吉。”据《明皇杂录》:“唐·上元夜,宫人以黄罗包柑遗近臣,谓之传柑宴。”可见吃柑橘图吉利在唐代早就成为礼仪。至宋代,温州人即搬橘树人室,故宋·叶适有诗云:“蜜满房中金作皮,人家短日挂疏篱。判霜剪露装船去,不唱杨枝唱橘枝。”

  吃“长寿菜”

  在德化农村,正月初一早餐是甜汤圆、甜米粥,多素菜,吃“蒸岁饭”、“长命菜”

  所谓“长命菜”,亦称“长寿菜”,即将整棵的芥菜或菠菜放在水里煮,然后掰成几块(不能切断),再拿去蘸油。“长寿菜”先敬神灵,然后家人再吃,寓意食足寿长。

  武阵

  在安溪、漳平和永春交界处的桃舟乡,南少林武术大展示的武阵是每年正月初一最重要的民间活动。

  初一早晨,当地以姓为主的村民,都要打出龙凤旗,抬出八仙轿,吹起唢呐敲响锣鼓,浩浩荡荡游街串巷。游行队伍中,一定要有一支24人以上的带刀枪、持棍棒的武术队伍,不时在游行途中进行一番武术表演,最后在南少林遗址前进行一场大比武。如果天气好,这项活动将进行到中午,游行队伍则要走出10多公里的路程。沿途围观的群众,在家门口摆上各种菜蔬,点起清香,与游行队伍遥相呼应,偏僻山乡热闹非凡。

  清朝年间,泉州南少林寺被官家围歼,不少南少林武僧(据称24人)为逃避迫害远逃隐居在偏僻的桃舟乡,其中一些武僧还俗娶妻生子,繁衍后代,目前姓村民即是南少林武僧的后裔。他们把南少林武术当作珍贵的“祖先遗产”世代传扬。(参见泉州历史网qzjhnet.126.com《泉州寺庙·少林寺》)

  由于桃舟乡是偏僻山村,加上当年官家“围剿南少林”恐怖手段的限制,乡人聚会不易,便在每年正月初一的民间祭祀活动中加进了“武术展示”,以纪念南少林。久之,武术活动取代了新年的其他民间欢庆活动,成为当地过年的特色习俗之一。

  禁忌

  正月初一,新年伊始,凡事以纳吉迎祥为准则,禁忌很多:

  忌饮茶水,忌吃稀饭,如此即可避免以后外出“半途遇雨”

  忌打骂孩子,忌和别人吵架,忌说不吉利的话,不得讨钱逼债。

  忌操刀切物,以示戒杀。所有食物如须刀切者,除夕即已准备周全。

  忌用扫帚扫地,意谓新年迎祥纳福,惟恐一扫而空。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

  “《搜神记》:商人瓯明,过清草湖,湖神邀归,问所需。有一人私语曰:君但求如愿,不必余物。依言。湖君许之,乃呼如愿出,一少婢也。至家数年,遂大富。后岁旦,如愿起晏,鞭之。如愿走入粪帚中不见,家渐贫。故今岁旦,粪帚不出户,恐如愿在其中也。

  《荆楚岁时记》:正月一日以钱贯击杖脚,迴以投粪帚,上云今如愿。

  泉俗则于除夜扫室中,污秽积户侧,不敢拼于外,曰求如愿;元日亦然。”

  忌穿旧衣裳,要穿新衣,曰“去旧迎新”;忌赤足,行走时足被刺伤即为不吉。

  忌打坏器皿、碗碟之类,否则一年福气均被破坏;如不慎打破,则将碎片投入井中以镇压之。

  以前烧柴火或煤炭,忌到邻居家灶膛或煤炉中引火,否则邻居会说“旺气”被你引走了。

  除夕夜、初一夜、初五夜、元宵夜均不熄灯,寓祥光永驻。

女儿女婿日

   正月初二,泉州民俗称之为“女儿女婿日”

  这一天清早,女儿、女婿和外甥,穿着盛装,随带鸡、猪脚、面线、猪肚、糕粿和糖果饼干等,一起来到外公、外婆家。女婿带领一家人来给岳父、岳母大人拜年,其礼数之重与为老丈人祝寿差不多。

  岳家设宴款待,岳父同众女婿以及自己的儿子一桌,岳母同众女儿、儿媳围成一桌,而众多表兄弟姐妹围成一至几桌,大团圆欢宴。

迎灶君

  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或二十四日)灶君上天述职,正月初四回来,家家户户于该日迎灶君,复之如送只礼,意求灶君保平安添福寿,故亦称“接神”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元旦)越四日,陈设酒肴俟神降,谓之接神。”

  旧俗送神均在下午举行,接神则在初四清早即要举行,即“晏送神,早接神”,其意在于要把神早早接回,让神佑护的时间尽量多延长。

  接神的礼品与送神时略同,也是三牲果合、金香烛炮,先焚香迎接神社氏下降,斟酒祭献之后,再鸣炮烧金,以示欢迎。并祈求诸神佑护合家大小,一年平安如意。

做大岁

  正月初五“做大岁”之俗,流传于惠安县东部的崇武、泉港区(以前称“惠北”)的山腰,后龙、南埔、界山等地,以及介于惠东、惠北之间的辋川村,及其北邻的莆田地区。其称呼各地叫法不一,或曰“过大年”、“吃大顿”、“无头节”

  其俗称“初五比初一还大”,除“吃大顿”外,春联也与他处略异,红色春联上多加一道醒目的白纸条,称“白眉红联”,有的染坊还特地制作“白眉红纸”供写春联之用。

  其由来有两说:

  一是“补岁”说。明·嘉靖年间某年十二月过半,倭寇偷袭莆田仙游、枫亭地区,同时波及惠安、泉港沿海一带。倭寇杀人无数,为躲避血光之灾,民众大多外出逃难,直到戚继光带兵到仙游打退倭寇,百姓才得以在初四、初五回家过年。由于初一那天没有好好过节,人们就在初五时补过春节。为表达对死难者的哀悼,红色春联上多贴了一道白纸条。

  一是“抗清”说。“白眉红联”风俗源清初,当地群众以此表达对清朝政府强行要求民众剃发的无声抗议。

众人生(人日)

   旧俗正月初七是“人日”,即众人的生日,俗称“众人生”

  “人日”之俗,最少有二千年历史。汉·东方朔《占书》曰:“岁正月一日占鸡,二日占狗,三日占猪,四日占羊,五日占牛,六日占马,七日占人。”道家解释:“天地先生鸡,次狗,次猪,次羊,次牛,次马,始生人。”

  清·陈德商《温陵岁时记》《魏书·自序》云:“帝宴百官,问何故名人日?皆莫能对。收对曰,晋·议郎董勋答问,称俗云,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

  隋·卢思道《人日思归》也称春节(入春)后七日为人日,诗曰:“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人日,《闽书》:泉人以是日取菜粿七样作羹,名七宝羹。(〖夹注〗《(荆楚)岁时记》:人日以七种菜为羹。)”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亦有熟煮面线,合家团食,若寿日。俗以是日为人生日云。”

  这一天的清早,家庭主妇要比平日更早起床,为全家老小煮一锅美味可口的面线,掺入春节期间早已准备的肉丸子、炸排骨、鱼丸、香菇、虾米等佐料。而晋江还有一种和其他地区不同的做法,即在上述面线中加入几块甜煎粿。

  备好线面以后,主妇又得准备一些煮熟剥壳的鸡蛋和鸭蛋,每人两个,因传统风俗是“一鸡一鸭,吃到一百(岁)。其风俗有如做生日吃鸡、鸭蛋一样,其差别只是一人生日和众人生日而已。

天公生

  天诞日

  “天公”即道教中的玉皇大帝,是天庭、人间、地府“三界”的最高统治者。正月初九即天诞日玉皇大帝神诞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蠡海集》云:玉皇生于正月九日者,阳数始于一而极于九,原始要终也。”

  但自从佛教传入中国,天公不再指单纯意义上道教的神,有人说“天公”释迦牟尼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初九日:《闽书》:泉人谓是日为天诞。(〖夹注〗《玉皇本行经》:玉皇以是日度世。按:干宝《搜神记》:玉皇乃外国王子之成佛者,具有父母姓名,今即以为天;误矣。)”

  实际上,天公崇拜源自原始社会人们对自然、天地、神灵的敬畏,在长期流传演变中,融合了道教、佛教和儒家文化。

  敬天公

  正月初九,泉州民间普遍“敬天公”

  初八即开始筹备。

  一是准备供品。炊糕做粿,准备“三牲”主牲是大猪头,次牲是五斤重的大猪脚,边牲是鸡或鸭;如再加上鱼、鱿鱼干或目鱼干,即为“五牲”“三牲”、“五牲”都要整个或整头完整的,煮熟后放在一个大长方形的木盘或圆形大瓷盘中。供品除“三牲”、“五牲”外,还有五果、六斋、“搭饭”清茶、香花、酒瓶、酒杯。

  二是架“天公坛”。初八晚上,在大门口或大厅的天井口,视供品多少,将1张或数张八仙桌架在长板凳上,系上红布,作为“天公坛”。坛上靠后摆放“天公纸”纸扎的高大“天公庙”,代表天公神位,供品全部摆上神位前。神位前还摆上1个红桔灯,上写“心”字,俗称天公灯,表“一心诚敬天上至尊”之意。

  从子时起,家家户户燃放鞭炮,点亮“天公灯”

  初九凌晨或天快亮时,一般在清晨五点,在“天公坛”点燃1对大红烛,上香之后,长辈领着合家大小在坛前跪拜,烧折成特大号的“天公金纸”,燃放鞭炮,叩谢玉皇大帝保庇平安顺舒的浩荡天恩,祈愿来年天公赐福,风调雨顺,并许愿日后隆重酬谢。

  礼仪结束,移去供品,将三炷香插在“天公灯”上。独晋江安海,又将“三牲”、果合移往龙山寺天坛及各铺境“境主公”天坛行香叩拜。

  个别地区,“敬天公”仪礼则安排在正月初一凌晨提前进行。

  做天香

  即设天香清醮。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初九日……道观多报赛,近则里巷有之,乡村之间无定日,谓之天香。”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是日元妙观(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寺庙·元妙观》)最为热闹。初八、初九、初十三日,观之董事,即遍观中悬灯结彩,早夜奏乐演戏。清晨迄暮,男女老幼,持办香陈八珍,叩拜阶前者踵相接。晚于观门外仿燔柴而祭意,斫柏木六、七寸长,造作塔形,投火于尖处焚之,光灼宵汉。”

  正月,各铺境各自择日举行庆典,除摆坛祭拜外,还有“添香”、“投符”、“赞诞”、“巡境”等活动。

  有些特殊情况,如做“度日卒(“日卒”和一字)(周岁)、做十六岁(成年庆)、结婚、祝寿、新居落成等,也结合谢天“敬天公”。这种庆典十分隆重。在自家厅堂或大宫中摆“天公坛”,请道士设天香清醮。富有人家还请戏班演出。傀儡戏的演出,要先由相公爷“踏棚”、“贺寿”,方成大礼;小梨园“七子班”的演出,要先由戏鼓师傅与生角合演提苏”,仿效相公爷“踏棚”。高甲戏演出不合敬神礼数,而布袋戏(掌中木偶)演出时偶人“梅花指”中指向天,“敬天公”时皆不能用。

  南安英都拔灯(串灯)

  拔灯,亦称拔拔灯、串灯,是南安县英都镇英溪流域特有的活动,每年农历正月初九晚举行,是全国九大灯会之一,2008年6月入选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源起

  英都“拔灯”始于宋代,成型于明·万历1573—1620年)年间。

  宋、元时期,以泉州港为起点的“海上丝绸之路”崛起,每年夏冬雨季,泉州郡守和市舶司官员率领外国番商使者,在九日山下昭惠庙举行隆重的祈风仪式,拜祀海神盛极一时。泉州各沿海港口、内河驿渡码头纷纷建海神庙,英都昭惠庙便是其中之一。(参见泉州历史网《海丝之路》、《泉州儒道释寺庙·昭惠庙·南安英都昭惠庙》)

  英溪水九曲十八弯,船工用驳船航运,把英都的粮食、丝绸、薪炭、茶叶、笋干等运到泉州。为祈求航运顺利,船工都到英都码头拜祀。通常逆水行舟需拉纤,俗称拔船。英都昭惠庙每年灯节,乡人把逆水行舟拉纤和喜庆迎灯结合起来,产生了拔灯民俗游乐活动。

  拔灯活动再现当年“海上丝绸之路”内河驿渡英溪的情景,“灯龙”象征着英溪潺潺的流水,而拔灯的村民则象征着纤夫。

  程式

  拔灯队伍从英墟街昭惠庙出发,经后店、鞍后巷、沿荣山北侧依山势逐步登高。灯阵行至山脊之间,前导的两把耀眼的火把,时而高举,时而落下,后面灯笼顺着山势绕成一圈圈灯笼阵,倒映在五世祠堂东轩、西轩门口的两个大池里,水天相映,灯火闪动,五彩缤纷,灿烂非凡。

  拔灯程式:

  一、供天、敬神。农历正月初九“天公生”,给天公上供。做完“天公生”,把供品挑到昭惠庙供仁福王诸神。

  二、缚灯,准备“灯阵”。事先备好特制的数条粗大的长缆大麻绳,各家各户带来各式灯笼,每盏灯笼间隔2尺左右挂在大绳上,每条可悬挂数十盏甚至一百多盏,称为一阵。通常有十多,多者二十左右。每盏灯笼都需点亮,以前用蜡烛,后以移动发电机发电点亮灯泡代替,2017年后改用干电池以策安全。

  三、会灯。傍晚,各灯阵和附带的表演队伍到昭惠庙前会合。每个灯阵选出1位体形剽悍的男子为“灯首”“灯首”是一种荣耀,只有去年正月初九至今年正月初九结婚或添男丁的人家才有资格“竞争”

  四、起驾、脱壳。灯阵会齐后,仁福王起驾,队伍出动,首先沿庙前名为“五斗”的田地环行三圈,称“脱蛇壳”

  五、拔灯。数条灯阵连成“灯龙”,前头打起两把大火把,并排行进为前导。各灯阵的“灯首”肩负麻绳,上身前倾,状似拉纤,后面数十人紧扶灯绳呼喊着“号子”依次快步紧跟,状如“拔船”,生动地再现当年英溪船工拉纤时逆水行舟奋力拼搏的壮观场面。各之间,每阵附带表演项目,如“大鼓吹”、“花鼓唱”、“车鼓舞”、“南音弦管”化装戏艺等,在巡行中表演。

  五、谒祖。接着,灯阵向氏家庙挺进,绕庙巡游一环,大放鞭炮。

  六、迎灯。谒祖后,灯阵返回本自然村,开始全境大巡游,游艺节目掺杂其间。到了家家户户门口、鞭炮、火花、烟火持续不断,把节日欢乐气氛推向高潮。

  七、回銮、报灯。巡游全境后,留一灯阵为仁福王护驾回銮。仁福王回銮入庙,决定下一年“灯首”(即组织者,俗称“灯排头”,一般4人),旧“灯首”当晚到新任“灯首”家报喜,放鞭炮祝贺。至此,一年一度的拔拔灯圆满结束。

  2017年,南安英都“拔拔灯”如期点亮。当晚6时许,由8000余人组成的拔灯队伍从昭惠庙出发,全长约2公里,共有25条“灯龙”“灯龙”过境,鞭炮齐鸣,观众有1万多人

  晋江永和山前火把节

  晋江市永和镇山前村的火把节,已延续300多年,每年正月初九晚举行。2013年列为晋江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并成功入选泉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山前村的火把节起源于清·康熙年间,时村里经常发生自然灾害,村民们为祈求新年五谷丰登、风调雨顺,每年春节期间发动全村人举起火把,伴着锣鼓声和鞭炮声,从村里的世泉宫出发绕村巡游。此习俗一直延续到“文革”前。1982年恢复,并将时间固定在每年正月初九。

  晚8点开始,山前村村民聚集世泉宫,在南音、什音表演和锣鼓暖场后,共同举起2000多支火把出发,绕村巡游3公里多。整个火把队伍延绵超过1公里,犹如一条火龙。港澳、菲律宾的侨亲也会组团回来参加活动。

  火把最长达3米多,最短也有1米多,是村民提前做的。做火把的技能代代传承,村里每家每户都会。

元宵

   农历正月十五为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古代以正月十五为“上元”,七月十五为“中元”,十月十五为“下元”,合称“三元”。据道家的说法,上元乃三官大帝之一的上元天官赐福之日,居“三元”之首,须往三官庙行香。

  泉俗素称“上元小年兜”,十分隆重。

  祭春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上元:夜张灯,以米圆祭先及神,或以酒馔祀祠堂,谓之祭春。”

  永春乡下民众聚集祖厝,各族各房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排列齐整,或跪或拜,口中念念有词,举行拜祖典礼。有实力的乡族还在祠堂前日夜上演社戏。上元夜,乡亲纷纷弄狮、舞龙、游灯、“请火”、跳神戏。

  吃“上元丸”、润饼菜

  “上元丸”,古称“浮元子”,亦称“元宵丸”,是元宵节的应节食品。此食俗始于宋代,取其圆形,寓有全家人团圆、吉利、美满之意。是日以元宵丸汤供祀祖先、神明,谓之祭春,并作家人早餐。(参见泉州历史网 www.qzhnet.com 《泉州小吃·元宵丸》)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上元:……上元圆——是日研术米作粉,捣碎长生果(土名落花生),杂以蜜冬瓜、桂花,和以沙糖,搏为寸许。丸熟而荐之祖先神前,曰上元圆。按《皇明通记》:汤圆以糟米粉包糖如弹,水煮熟为点心,一名糖圆。永乐十年元夕,听臣民赴午门观鳌山三日,以糖圆、油饼为节食,李雨村 调元《诗话》云。余有《元宵》诗曰:元宵争看采莲船,宝马香车拾坠钿;风雨夜深人散后,孤灯犹唤卖糖圆。先严有《搓丸》句云:愿得双丸如日月,灼幽照隐遍人间。”

  泉州的元宵丸闻名遐迩,其制法独特,以炒熟的花生仁去膜捣末,加上白糖、芝麻、蜜冬瓜、金桔泥、拌以焗葱白的熟猪油、香蕉油(香料),捏成丸馅,沾湿后置于盛有干糯米粉的盘中,反复数次滚转而成,煮熟后食之香甜而不腻嘴。

  上元节当夜有孝敬神祗之俗,然后合家吃润饼菜,亦寓团圆美满、包金包银之嘉兆。(参见泉州历史网 www.qzhnet.com 《泉州小吃·春卷》)

  闹元宵

  以社会活动过节,俗称“闹元宵”,出门游上元,看花灯、焰火、猜谜语、攻炮城,举办文艺踩节:化装游行有宋江阵、踩高跷、迎阁、骑马队,乐队有南音、十音、车鼓阵、笼吹,舞蹈有舞龙、舞狮、火鼎公火鼎婆、踢球舞、拍胸舞、剑舞、扇舞等。

  赛会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上元内外赛会迎神,乡村之间或于二月,谓之进香。隆庆《府志》:多者费数百金,少者亦不下十金。”“(明)万历《府志》:装饰神像,穷极珍贝,阅游衢路,因起争端。(明·晋江人何乔远《闽书》:泉中上元后数日,大赛神像,妆扮故事,盛饰珠宝,钟鼓震鍧,一国若狂。”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又引《温陵旧事》云:“吾温陵以正月谓之朝拜,亦曰‘会’。盖合闾里之精虔以祈年降福,亦遵古儺遗意,相沿已久。”“董其事者鸠金定期设醮,然后迎神周其境内。人家置几椟焚香楮甚恭。”“神皆四舁,惟通淮关大帝、花桥吴真人、南门天妃、虎山王相公、古榕玄坛元帅,则八抬。”“神之前为道士,又前为鼓吹,又前为巡逆……锣声震天地。”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上元:……装人——上元前后,夜间好事者,或摘某诗句、某传奇,饰稚小儿童,装扮故事,导以火把鼓吹,爆竹盈耳,游行市上,谓之装人,即古傩遗意也。”

  德化元宵节,县城迎“城隍巡城”,农村迎神闹元宵。

  妆阁

  南安市洪濑镇的“妆阁”,是元宵节该地的一项主要活动。其俗源自元朝闽南一带的民间草台“蜈蚣戏”(已失传),集全村人力物力一起过节,成为民间化解矛盾的最好方式,增进邻里往来、和睦。

  所谓“妆阁”,就是各家各户将自己年约七、八岁的小孩,化装成《白蛇传》、《三国演义》等古代戏文人物造型,继而准备一张绑好两根铁棍的板凳,让小孩坐在上面。活动开始后,由每家的两个成年人抬起坐在板凳上的童男童女,组成一列长长的队伍走街串巷。

  攻炮城

  攻炮城,是泉州元宵节喜庆活动项目之一,有时在中元节及普度期间也举行。

  攻炮城是融娱乐与竞技于一体的群众性娱乐活动,风格独特。由于攻炮城者众多,以青年为主,而小孩则在旁呐喊助威,场面热闹壮观。

  制作炮城需要内行师傅。先用竹木、麻线、铅线和铁钉等材料搭起“炮城”的框架,高约二三丈,分若干层,形状有方有圆,也有三角形者。 框架搭好之后,焰火师傅根据财力及要求,设计制作多种焰火图景,置于“炮城”四周,层层而上,一直到最高点。最高处则设置一个特别精彩的节目。每个节目都有一个火眼,也是节目的火药心。攻炮城者把点燃的鞭炮扔到炮城上,那燃烧的鞭炮如果正好点燃火药心,就能引燃这个节目,使这个节目的焰火全部燃放,获得奖品。

  “炮城”名目繁多。

  如“金龟蘑”,在一个米筛大的竹环上捆扎无数个“鼠仔”(即装满焰火药料的斜口芦竹细管),并用一条火药芯彼此连接,一旦火药芯被“炮兵”的电光击中引燃,所有“鼠仔”同时迸出五光十色的焰火,并推动竹环迅速旋转,变成五彩缤纷的飞轮。 

  又如“仙人祝寿”,当攻城的炮仗点燃这个节目的火药芯时,燃烧的焰火化成一个仙翁的形象,手中扎成的一捆画幅突然向下展开,展示出一个斗大的“寿”字。 

  又如“满天星”,一经点燃,在尺余长篾条上缚着的数十个“鼠仔”同时升空,最后又在空中爆炸,犹如今日之焰火。 

  德化水口淳湖坐钉轿

  德化县水口镇淳湖村,自明·嘉靖(1522—1566年)间至今,每年正月十三日至十五日都举办独特的舞龙、舞狮、“坐钉轿”活动。

  其舞龙、舞狮所用的龙、狮是用纸做成的。纸龙、纸狮的制作,从正月初二、初三即开始,一条10余米长的纸龙,要耗费1位师傅10多天的时间。

  “坐钉轿”活动较为独特。“钉轿”的椅面、靠背处及落脚处共布满56颗长达数厘米的钉子,钉子刃面雪白,锋利无比。 钉子上垫两张薄薄的纸,表演者穿着厚厚的衣服,手持木刀剑,端坐钉椅之上,任凭抬轿人一路颠簸,不时挥舞刀剑,祈愿“千灾扫去,百福招来”

  永春达埔岩峰“炸佛”

  每年元宵节期间,从农历正月十一到正月十五,永春县达埔镇岩峰村每天晚上都有“炸佛”活动,最热闹的是元宵当晚,一直持续到正月十六凌晨四时许。

  “炸佛”习俗始自明末,沿袭至今。整个活动分为巡游和“炸佛”两轮。相传炸着赵大天君的胡须,就能祈福消灾、添丁进财。

  巡游时,队伍前有4“造火”开路,另4个年轻人头戴的斗笠上,笠上有一张叠成三角状的“天官赐福”灵符,赤裸上身抬着赵大天君在村里巡走。队伍里有人举着长竹竿,上绑大串鞭炮,炸响在赵大天君四周。队伍经过之处,家家户户都会点燃大串鞭炮,争相“炸佛”

  永春东平鸿安“跳火佛”

  元宵夜,永春县东平镇鸿安村都会举行“跳火佛”活动,意在以火驱疫、辞旧迎新。

  年轻人用轿子抬着村里龟坑宫的感应圣王”、“判官”诸神,在锣鼓齐鸣的助阵中,跳过高高的火群(火堆)。扛佛的年轻人一边跳火群,一边还要念念吉词:跳入来,新年大发财;跳出去,无忧搁(泉音,意“又”)无虑;跳过东,粮食吃袂(泉音,意“不会”)空;跳过西,钱银满厝内。

  闹花灯

  元宵节亦称“灯节”、“灯夕”,家家张灯,户户结彩,闹花灯。泉语“灯”、“丁”谐音,寓祈望人丁兴旺、迎接光明之意。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上元作灯市,三五家共结华表于通衙。十三日放灯,十六日收灯,谓之灯节。”

  灯节最早的历史记载从汉武帝开始。汉武帝在平定“诸吕之乱”后称帝,称帝时刚好是农历正月十五,祭拜太一(当时信奉的显赫神明)时汉武帝出宫游玩,刚好碰上民间放灯。于是定正月十五为“灯节”,有与民同乐之意。

  唐·玄宗开元年间(713——741年),每逢上元都要放灯三夜(十三至十五)。上元活动由于都在夜晚,故有“元夜”、“元夕”“元宵”的称呼。节日的主要景物是“上元灯”,因此又有“灯夕”之称。

  泉州的“灯节”始于唐朝。唐代士族南下,将闹花灯习俗带到泉州。

  泉州的“灯节”在宋朝发展到顶峰,花灯之盛,冠绝天下,形成“上品花灯”,有“春光结胜百花芳,元夕分华盛泉唐”之说。特别是南宋,在泉州设南外宗正司,管理3000多名来泉州定居的皇室宗亲。他们仿照临安大放花灯,上元的活动热闹壮观。宋·《五杂俎》誉称:“天下上元,灯灼之盛,无逾闽中。”甚至连京城杭州点灯都委托泉州太守、南安知县雇工精制。

  在明代,元宵节泉州城内(亦是晋江县治)花灯不减宋时。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耳谈》记载嘉靖卅八年(1559年)进士、晋江沙塘蔡一槐幼年一则逸事曰:“晋江公沙塘一槐,年六岁往姑夫家看灯,姑夫试以对曰:‘元宵灯火满街衢。’即应声曰:‘大地文章连斗柄。’……”(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蔡一槐》)

  明·王世懋《闽部疏》(万历十三年[1585年]十一月书):“闽俗……尤重元宵,十三日始放灯,数步一立表,一表辄数灯,家联户缀,灿若贯珠;如是者至下弦犹不肯撒。有司禁之,缙绅先生不平见颜色。是月也,一郡之民皆若狂。”

  泉州花灯内容,以山水风景、历史人物、飞禽走兽、亭台楼阁为主。类别主要有走马灯、莲花灯、宝莲灯等。最具泉州特色的是“无骨灯”“料丝灯”。其中“无骨灯”为泉州独创,直接用硬纸连接而成,与一般灯用竹子做骨架的做法不同。而“料丝灯”则八面通透,采取镂空的做法,点起灯后整灯通透。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上元:……上元灯——市人制灯出沽,或以五色纸,或以料丝,或扎通草,作花草人物虫鱼,燃以宝炬,维妙维肖,俗名古灯。恒于府治西畔双门前作灯市。……故桐荫吟榭邱家树《上元灯》词云:一年元夕一回换,怪听声声卖古灯。”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上元:……弄龙——各铺好事者,是夜以青纱数丈,制为金龙灯,燃蜡炬,十数人执而舞之,曲伸盘旋,鳞甲毕动。前导一球,随之上下。亦且敲鼓鸣金吹笛,与儿童竹马,群履踢球,杂游市上焉。”

  挂灯:

  元宵前夕,多数人家在居家、店铺门口悬挂花灯或大红灯,烘托喜庆气氛。生男孩之家,制作或购买花灯,挂到寺庙、宗祠,以示“添丁”;德化有的还要宰杀一只公鸡、加一篮白粿敬祖。

  送灯:

   “送灯”是泉州传统习俗。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上元:……上元灯……有新嫁女者,女家须买白芙蓉灯一双,送于婿家,云是宜男兆。……张炳文 云:最是女家忙送客,吉祥争买白莲灯。”

  有年内出嫁尚未生育的女儿,娘家在大年初二到正月十五派小舅子或男童到新郎家送莲花灯、公鸡灯、有尾蔗、“仙女送”等,祈祝早日“出丁”。莲花灯需1对,一红一白,白色代表男丁,红色代表女丁;而公鸡灯则代表男性。“仙女送”是一种彩图,绘仙女送骑马的状元郎出天门下凡。莲花灯和公鸡灯在送达那天一同点亮1次,正月初七或正月十五再点1次 ;“仙女送”则挂在新郎、新娘的床头,有尾蔗竖放在新房的门后。

  如女儿已生育但没生男孩,只赠观音送子灯”

  此俗沿袭至今,各物均有店售。

  赏灯:

  元宵夜,男女老少成群结队上街赏灯。

  游灯:

  元宵夜,小孩手提春灯,点上蜡烛,走门串户,结成游灯队伍,信步游灯。

  出灯(抢灯):

  泉语“灯”、“丁”同音,“出灯”“出丁”,寓意人丁兴旺。

  小孩游灯时不慎把灯烧了,即“出灯”。如烧的是红灯,预示生女孩;烧了白灯,预示生男孩。

  灯被抢也是“出灯”。古时元宵节,富人组成“游灯族”,没钱买灯做灯的穷人就组成“抢灯族”。在游灯的大街上,空手的穷人们用歌谣嘲笑提灯的富人:“梅花灯,点不香;官刀灯,搅茅房……”随后一拥而上抢夺富人的灯,被抢的富人不仅不恼怒反倒兴高采烈。

  猜灯谜:

  猜灯谜是逛灯会的又一趣事。把谜语贴附灯上,供人边赏灯边猜谜,猜中者向主持人领取奖品。

  南安桃源上元点灯:

  唐·武则天久视元年(700年),泉州开始建城,当时市区范围较小,上元花灯活动无法与北方城市相提并论。至于民间自发点灯历史悠久而且延续至今者,在福建应首推南安丰州桃源。

  桃源上元点灯,名闻遐迩。唐·僖宗广明元年(880年),傅实以威武军节度招讨使从长安带兵入闽镇守泉州。因有政绩,敕赐傅实银印青绶,衔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尚书左仆射(相当于宰相)傅实原建府第于泉州东门外凤山南麓,聘紫云黄守恭五世孙女为夫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实黄守恭》)

  僖宗光启元年(885年),傅实舍第修建护安功德院(即泉州东禅少林寺),带兵驻扎南安丰州重建府第(今武荣氏大宗祠)。为了表示效忠朝廷而建唐王宫(即桃源宫),内有唐太宗李世民徐茂公程咬金尉迟恭秦叔宝塑像。每早按仪朝拜,从未间断。上元也按照长安结灯的仪式,祝天子万年,与民同乐。这就是桃源上元点灯的开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寺庙·少林寺·东禅少林寺》、《泉州祠堂·傅氏——桃源傅氏大宗祠》)

  傅实迎娶夫人黄氏后,隔年上元节前,家父母因最疼爱这女儿,特送来红、白莲花灯一对,预祝早生贵子,合家欢乐。从此,开泉南上元送灯的先河。

  往后,每逢上元,姓族人就在唐王宫和大宗祠点灯,相沿成俗,年年如此。

  明·世宗嘉靖廿九年(1550年),傅夏器(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夏器》)参加京都会试高中会元(进士第一名),授仪制主政,为泉州府、南安县和姓争光。南安知县伍文定赠颂联:“泉山名姓无双本,南邑文章第一家。”第二年上元,姓族人欢欣鼓舞地举行大型灯会,附近十多个村庄,数千人积极参与,氏大宗祠和唐王宫内外及街道两旁,挂着数以千计的各式花灯,灯月辉映,热闹无比。

  明·神宗万历年间,朝廷占星官启奏皇上:“天上白猿星将于上元之夜下凡转世,位在偏南方向。”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傅夏器遂与族亲相议,以上元灯会的盛况吸引白猿星下凡转世。燕山姓也不约而同地参与这次竞争,彼此全力以赴各尽所能。

  但见桃源氏大宗祠和唐王宫外,以及沿街的屋檐都挂着斗灯、橘灯、百花灯、宝塔灯、如意灯、玉簪灯、绣球灯、料丝灯、龙虾灯、走马灯、润饼灯、白兔灯、公鸡灯、年年有余灯、鲤鱼吐珠灯、双龙抢珠灯、龙凤呈祥灯、仙女荷花灯、嫦娥奔月灯,真是五颜六色,千姿百态,应有尽有,目不暇接。

  唐王宫前的龙柱上闪烁着红色对联:“二十传来,君明臣忠称盛世;三百载往,国泰民安庆升平。”宫内有宫灯百盏,大小不一,精巧异常,灿烂辉煌。氏大宗祠大门前耀眼的对联:“管弦喧天,人往人来金吾夜;灯花匝地,溪南溪北玉园春。”厅堂的柱联:“逢盛世,安居乐业,尽是桃源仙境;庆元宵,源远流长,既成柳邑民风。”正厅中灯群四簇,宫灯为主,绕以红白莲花。

  礼案上安放三件宝贝:一是宋·宣仁皇后赐给郡马傅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察》)的商代欹器(倾欹易覆之物,可置于座右以为戒),二是宋·少师楫上朝手执的玉如意,三是玉鸳鸯。堂下笼吹吹奏,喜气洋洋。大宗祠前广场上有梨园演出、南音会唱、舞狮和踢球。鳌山四周用锦缎围绕,流苏缀饰;鼓鸣于内,钟应以外,灯火三层,光辉夺目。鳌山上有亭台楼阁,有暗藏机关发条的戏剧人物,能在灯下表演一些动作。可见当时闹花灯规制宏伟技艺高超。

  值得一提的是,上元盛况空前的灯会之夜酉时,主持人精心安排姓媳妇“钻灯脚”。桃源石盘一位新婚妇女得到白猿星投胎转世,生下傅文龙。他于明·天启二年(1622年)中进士,授河南道御史、陕西都察院。此乃闽南上元灯节“钻灯脚”的起源。

  晋江东石数宫灯和会灯:

  元宵节,晋江东石镇有“数宫灯”和会灯习俗,2008年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每年正月十三日前,东石仙迹境凡去年新婚的青年,都须把新娘陪嫁的宫灯挂到始建于明朝的三公宫(又称嘉应庙,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嘉应庙》)里去,从正月十三日至十五日连续3个晚上,男女老少齐集庙里,欣赏五彩缤纷、争奇斗妍的宫灯,或猜灯谜,或听南曲清唱。赏灯时,人们数着这一年宫灯的对数,算一算当地去年有多少男子结婚,预测今年可比去年增加多少人口。泉语“灯”、“丁” 同音(ding),东石男人大都常年出海在外,通过数宫灯,可使那些回家过春节的航海者了解家乡人丁情况。

  东石与台湾相隔很近,旧时从东石坐帆船,一昼夜便可抵达台湾。明代以前,就有东石人到台湾谋生。明·嘉靖(1522—1566年)年间,去台人数渐多。明末清初郑成功收复台湾时,东石人多有在军水师并随他前往收复台湾的。到清代,又有不少东石人渡台谋生,定居台湾。

  渡台的东石人不忘祖家,他们以故乡村名为聚居地命名,如嘉义县东石乡、澎湖县湖西乡的东石村、彰化县鹿港东石里、布袋嘴等,还将故乡三公宫(嘉应庙)“九龙三公”的香火分灵过海,建庙奉祀。现台湾有东石嘉应庙分炉23处,如台湾布袋镇嘉应宫、新温嘉应庙、北港仔嘉应宫、高雄路竹乡三公宫、布袋光复里安天宫、嘉义盐地仔龙珠宫、彰化诏安里竹安宫、高雄前镇区三公宫、台北青龙宫等。同时,也把家乡“数宫灯”习俗带到台湾,每逢元宵节在三公宫内提挂宫灯。

  不仅如此,以前每年元宵节,台湾那边的东石乡亲都特地赶回祖籍地“会灯”。他们提前派人于正月十三回乡祭祀“三公”, 带回过去一年内台湾乡亲新婚的宫灯数,并把故乡的数字捎回去,以互报闽、台两地子孙发展的情况,共祝子孙兴旺。

  “三公宫”内除各新婚夫妻送来的宫灯外,还由公家定制一盏大红绣球灯挂在正中。在元宵夜的午夜时分,各新郎官齐集宫内,在主事者通报今年本地及台湾的宫灯数,共庆两岸人丁兴旺后,就开始举行灯俗活动的重头戏“卜灯”。新郎官们按送灯的次序,在三公爷座前掷“信杯”(一阴一阳为一杯),掷得杯数最多的可迎回中间的那盏绣球灯,迎回者的叔伯兄弟、亲族都会赶来帮忙,大放鞭炮,用大红甲吹迎回家,挂在厅中。因为此灯代表着在新的一年里迎回者会“出丁”(生男孩)。随后,各人也将各自的宫灯迎回家里挂在新房内,祈求三公爷保佑婚姻幸福,早生贵子。

  台湾乡亲代表也参与“卜灯”,若掷得大红绣球灯,十六日得专船送回台湾,本地则出动“蜈蚣阁”欢送。

  这一习俗,一直保持到新中国成立、海峡两岸隔绝才中断。现在,两岸互通,“会灯”习俗再次恢复。

  游灯龙

  每年元宵期间,山区的一些村,如安溪县蓝田乡后清村、德化县杨梅乡云溪村、上云村等,要举行游灯龙祈福活动。其俗源自元朝闽南一带的民间草台“蜈蚣戏”(已失传),有600多年历史。游灯龙集全村人力物力一起过节,成为民间化解矛盾的最好方式,增进邻里往来、和睦。

  灯龙由龙头、龙身、龙尾,以竹蔑为筋骨,纸张裱糊而成。村里准备好龙头灯和龙尾灯,龙身由一家一户做一节(或以灯笼代之),再共同组成长龙。全村只擎一条灯龙,最长时达三、四公里,灯龙越长,象征该村越兴旺。当夜幕降临,村民在纸龙灯里点上蜡烛,舞动灯龙,走家串户 送去祝福,持续数小时。

  “请替身”、“过关限”

  旧时郡城、晋江、惠安一带,要“请替身”、“过关限”

  所谓“替身”,是指能立置的小蔑纸人,家庭主妇要先略备酒菜敬祭,并念道:“吃肉紧迫迫,吃酒跑溜溜,吃主人酒菜,替主人消灾。”然后焚烧掉。有的还要用红纸剪成或扎成一个城门样的关隘,再举行一个过关仪式。这是春节系列民俗活动结束前夕,再一次祈冀在新的一年里消灾消难,前途光明。

   祀“棕蓑娘”

  沿海一带未成年女孩还时常结伴祀“棕蓑娘”

  备好食品及一寸长的小红绣鞋一只或小衣衫一件,到厕所内上供,祝曰:“棕蓑娘,水芒芒(容貌美),教阮绠(织),教阮纺。教阮绠布好布边,教阮做鞋好后跟。教阮举大针,补大裘;举针仔,挑绣球。举剪刀,剪花样,剪得照人照人样。”其供品或边祝边吃,或祝毕带回,小红鞋或小衣衫则要焚化。

  “棕蓑娘”当为全国许多地方所敬妃的厕神紫姑。《显异录》曰:紫姑,莱阳人,姓,字丽卿,寿阳李景纳为妾,为大妇曹氏所嫉,正月十五日夜,阴杀之于厕间。上帝怜之,命为厕神,故世人以其日作其形,于厕间迎祝,以占众事。”

  泉州未成年女孩敬祀“棕蓑娘”,在于祈求来日心灵手巧,精于女红,与全国其他地方占蚕桑、占姻缘、占得子等有所不同。

  南安英都迎郡主

  南安县英都特有的元宵活动。

  每年元宵,农历正月十三、十四、十五连续三个夜晚,南安 英都村街上人来人往,观灯游赏,小孩举着公鸡灯、凤鼓灯追逐奔跑。忽然,谁喊了一声:“郡主来了!”“郡主来了!”顿时,欢腾的灯街停止喧哗,男女老少探头张望。只见从霞美村抬来一顶花轿进入英墟街,沿途锣鼓声、唢呐声、鞭炮声不断。尾随在花轿后面的是舞龙长阵。

  原来,清初开国功臣洪承畴之孙洪奕沔被满族王爷招为女婿,称为郡马;亲王的女儿称为郡主。郡马、郡主都住在京都,家乡宗亲想一睹郡主的风采,不时发贴邀请郡主回乡。郡马便请京都巧匠雕一尊郡主塑像,千里迢迢从京城送来英都。郡主的塑像由洪奕沔宗亲保存,每当元宵佳节,便用花轿抬“郡主”出来观赏花灯,也让乡人一睹郡主风采。花轿前南音清唱,花轿后龙队狮队争相起舞,闹个通宵。

  巡境

  海神巡境(台商投资区洛阳镇)

  元宵夜的海神巡境,是泉州台商投资区洛阳镇一年举行一次的元宵传统民俗活动,以祈求全境平安、风调雨顺、百业兴旺。洛阳镇上每隔3—5米就有一处篝火,鞭炮声不绝于耳,再加上焰火、花灯,整条街一派红火景象。

  六王出巡(台商投资区浮山村)

  台商投资区浮山村(獭窟岛)一年一度于元宵日举行六王出巡活动

  浮山村有西峰后宫,奉祀六府王爷。是日,乡人上千人组成踩街队伍,下午3时长炮点起,鸣锣开道,从西峰后宫出发举行六王巡境活动,声势浩大。